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over

1305浏览    160参与
小男孩是我的命

做人好累 画画好难 不想码字 bp快乐

做人好累 画画好难 不想码字 bp快乐


苏荔

壁纸(请滑到最后)

明天去学校啦

再做图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枯

估计月更年更都算勤奋辽~(溜

(   :∇:)我太难了

超级感谢大嘎的小❤️❤️,蓝手还有少滴可怜的评论(T﹏T

壁纸懒得翻的话就来个合集的链接(虽然做的糙不知🈶🈚人要)

(唔语死早说不出话)

歌单嗷)

《Ready Aim Fire》

《Whatever It Takes (Jorgen Odegard Remix)》

《X Gon' Give It to Ya (Radio Edit)》

《Electric Touch (Midnight Kids Remix)》

《Gladiator...

壁纸(请滑到最后)

明天去学校啦

再做图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枯

估计月更年更都算勤奋辽~(溜

(   :∇:)我太难了

超级感谢大嘎的小❤️❤️,蓝手还有少滴可怜的评论(T﹏T

壁纸懒得翻的话就来个合集的链接(虽然做的糙不知🈶🈚人要)

(唔语死早说不出话)

歌单嗷)

《Ready Aim Fire》

《Whatever It Takes (Jorgen Odegard Remix)》

《X Gon' Give It to Ya (Radio Edit)》

《Electric Touch (Midnight Kids Remix)》

《Gladiator》

《Joshua》

自截调 禁all 抱留

白白啦,嗳泥萌~(3年后也不会退坑,不可能退坑)

我是被自己感动枯了你们随意ᐕ)⁾⁾

                               ↑今日迷惑
ooooooooover!

苏荔

肝壁纸的我已🈚感情

库存只剩下明天一波啦

🐴上💊开学嘛(枯

自截调禁all 抱留

十分不可信的歌单

《Sunsetz》

《Bulletproof》

《Oceans Brawl》

《Take Me With You》

《All We Do 》

《Astronomical》

《All of You》

《Ocean Eyes》

《Black Sea》

《Revolution》

《Dark Side》

《Centuries》

上一弹↓
http://cjljcd.lofter.com/post/1fc5af19_1c66fd9d5

over

肝壁纸的我已🈚感情

库存只剩下明天一波啦

🐴上💊开学嘛(枯

自截调禁all 抱留

十分不可信的歌单

《Sunsetz》

《Bulletproof》

《Oceans Brawl》

《Take Me With You》

《All We Do 》

《Astronomical》

《All of You》

《Ocean Eyes》

《Black Sea》

《Revolution》

《Dark Side》

《Centuries》

上一弹↓
http://cjljcd.lofter.com/post/1fc5af19_1c66fd9d5

over

苏荔

壁纸

哈!一天肝两波可把我🐮批坏了(bu

自截调禁all 抱留

果然现在甜就完了

做图做的极为舒适

依然是并不按顺序的歌单

《for him.》

《Turnin'》

《Never Really Over》

《If We Have Each Other》

《1965》

《Empty》

《Two Punks In Love》

《Lost at Sea》

《lovely》

《Uncover》

《Beside You》

《Lover》 (我霉这首泰好听乐! ! !

↓上一弹http://cjljcd.lofter.com/post/1fc5af19_1c66eefde...

壁纸

哈!一天肝两波可把我🐮批坏了(bu

自截调禁all 抱留

果然现在甜就完了

做图做的极为舒适

依然是并不按顺序的歌单

《for him.》

《Turnin'》

《Never Really Over》

《If We Have Each Other》

《1965》

《Empty》

《Two Punks In Love》

《Lost at Sea》

《lovely》

《Uncover》

《Beside You》

《Lover》 (我霉这首泰好听乐! ! !

↓上一弹http://cjljcd.lofter.com/post/1fc5af19_1c66eefde

(话说我一张图发了两遍没有盲生发现华电叭x)

五五五五五
总结了最近。 还有照片不想翻了...

总结了最近。

还有照片不想翻了(相片多也翻不着了hhhh)

总结了最近。

还有照片不想翻了(相片多也翻不着了hhhh)

苏荔

sssssss沙雕改图第八弹啦!
是啵杂图)
狼3给我带来的伤痛迟迟不能消失
唉~
over

sssssss沙雕改图第八弹啦!
是啵杂图)
狼3给我带来的伤痛迟迟不能消失
唉~
over

苏荔

先肝出十张壁纸(叉会腰)

我太难了,做着做着被刀一下

已经色痴了,勿喷吧

自截自调勿改转

抱留

都是歌词或台词

《Champion》

《Training Wheeles》

《Young God》

《Can We Kiss Forever》

《The Climb》

《Man on a Mission》

《Unstoppable》

     ↑好像缺一个(挠头)

over

先肝出十张壁纸(叉会腰)

我太难了,做着做着被刀一下

已经色痴了,勿喷吧

自截自调勿改转

抱留

都是歌词或台词

《Champion》

《Training Wheeles》

《Young God》

《Can We Kiss Forever》

《The Climb》

《Man on a Mission》

《Unstoppable》

     ↑好像缺一个(挠头)

over

苏荔

【EC】震惊!天使掉下来要和我谈恋爱!?(完)

语死早瘾 君子E×羞涩话痨天使C

——OOC——私设——我说了嗷——注意避雷——

 

    20小时前

    "Erik"

    "嗯?"

    "我没想到地球这么美的"Charles盯着山腰上刻刻升起的太阳。

  
  "别盯着它看,看看它照耀着的吧。你们那里一定很无聊。"

    "...

语死早瘾 君子E×羞涩话痨天使C

——OOC——私设——我说了嗷——注意避雷——

 

    20小时前

    "Erik"

    "嗯?"

    "我没想到地球这么美的"Charles盯着山腰上刻刻升起的太阳。

  
  "别盯着它看,看看它照耀着的吧。你们那里一定很无聊。"

    "是的Erik,身边一切都是纯白。真的很厌倦。"

  

    Erik要是不知道Charles是个不用睡觉的天使的话一定会认为他要睡着了。

    Erik低头看靠在他肩上的Charles

 
  

    还真鸡儿睡着了。

    Charles呢喃着,发出梦呓的声音。Erik吻了他的额头,细数Charles鼻尖上淡淡的雀斑,把他抱进车里,开下了山。

  

    现在天已大亮,时间不留情面的走着。


    17小时前

    "哦!Erik。我睡着了,可能待久了躯体会更适应人类的习性"Charles从后座探到前面,趴在Erik肩上"我很抱歉,过了多久了?"

    "3个小时,Charles。希望你睡的舒服,我费了点时间把后面清干净"Erik吻Charles的眉心,看他的眼神里满是宠溺。

    "3个小时!哦不,3个小时会错过好多东西的,Erik"Charles皱起眉。

    "不Charles,事实上我们赶的正好。"

   Erik笑着指指窗外。像是个满怀期待的小孩儿

  

   "看,游乐场才刚刚开门。"

    "什么?"

    "Erik,你这个…天父啊…你这是欺负天使嘛。"

    Charles晃晃悠悠地爬下过山车。Erik不知道天使会不会吐,反正他看Charles是快了。

   "明明是你要玩的嘛,拦也拦不住。"Erik扶过他带Charles去买冰淇淋。

   "那你不知道要发自内心的阻止我嘛,坏Erik。"

   Charles像喝醉了似的,把自己全部压在Erik肩上作为对Erik欺负天使的惩罚。

   "好吧好吧,是我的错"Erik接过两个甜筒没有要递给Charles的意思

   "那么,原谅我吗?"Erik舔了左手上的一个,把另一个举高高。

   "Erik!"Charles尝试跳了几下都碰不到

   "还说你没欺负天使"Charles放弃挑战,环着双臂,撅嘴看Erik。

   "原谅你啦!"Charles别头看着地面。

   "那好吧"Erik咬了一口冰淇淋,捏着Charles下巴把他转过来,用舌头将半化的冰淇淋塞到Charles嘴里。

    "Erik…我唔"Charles瞪大眼,回过神时口腔里已充斥着浓浓的香草味,似乎Erik能把冰淇淋变得更甜。

    "给你,我也原谅你咯"Erik在那个绵长的吻过后轻啄了Charles嘴角。把冰淇淋递给Charles,自顾自地往前走。

  
.  "跟上啊Charles,还有好多东西等着你呢"Erik回头,看向在原地呆住的Charles,露出了狡黠的笑容,露出十几颗顽皮的牙。

    "…天父啊"Charles颤了一下,跑到Erik身旁,红着脸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头走着。

    Erik把Charles搂在身下,用手搅着Charles不太整齐的棕
发,咧嘴大笑。

    Charles双手握着冰淇淋,都快忘了吃。

    "Erik!"Charles猛一抬头狠狠地撞上Erik仰着的下巴。

    "啊ewww"两人齐齐疼的呲牙。

    "干嘛啊Charles"Erik托着下巴,拧紧眉毛。

    "我也疼诶好吗?"Charles揉头,指向响着轻音乐的旋转木马"那是什么?"

    Erik痛并快乐着"旋转木马啊天使大人,你没见过吗?"

    "当然没有,我这是第一次来地球诶。人类大人"Charles加重语气强调后四个字,一副被冒犯的样子。

    "走吧"Erik继续走,看着Charles不舍的在原地扭来扭去,隐藏不住眼底的笑意。

    "走去买票啊"Erik回头冲Charles眨了下眼,下一秒看Charles笑着颠过来,像动漫里可爱炸了的胖丁。

 

    笨天使,Erik想着。又搂回Charles,他感觉到Charles这一次在刻意贴近自己。

    无言。两人抿着嘴浸在粉红色的暧昧空气里心照不宣的想着对方。

     Erik挑了一只再普通不过的棕马,Charles跳上一只蓝色
独角兽。

     "我小时候养过独角兽的!"Charles在一群人中回头向Erik嚷。

     "酷!"Erik也不在意周围人诡异的目光,笑着回应Charles。

     "可惜他长大后回家做了首相!"Charles突然很难过的样子。

    Erik看自己旁边的男孩一副见了鬼的样子都要笑出声了

    "我养过一只松鼠!"Erik嚷"不过它不久就被我父亲吃了!"

    Erik呆住了,因为Charles听后就跳下独角兽走到Erik身边,旋转木马非人的转速多少让Charles晕眩。

   Charles打个响指,突然停止的旋转木马让他踉跄一下。

   时间停止了。

   "我很抱歉Erik"Charles心疼地抱住不清事态的Erik"对于你的松鼠。"

   Erik环住Charles,还是有点懵,但送上来的抱抱——抱就完了。

   Charles轻轻拍着Erik,一会起身双手抓着Erik肩。眼眶微微泛红。

  Erik突然慌了,万一Charles哭了他该怎么办?他太难了,活着真累。

 

。 Charles扯扯嘴角,是一个微笑。他走回自己的独角兽身边,倒着坐上去,正对着Erik。

  打个响指,滴答滴答。

   之后他们都没再提这件事,Charles一下来就拉着Erik跑到个个摊子前。趴在窗上,再转头朝Erik发射致命的期待眼神攻击。这招总是管用。


    12小时前

    "Erik这实在是太…太棒了!"Charles双手各抱一个齐身高的玩偶,身上戴一个Erik硬塞给他的胖丁挎包和Erik并排走在街上。

    其实这些没多少是Erik凭真实实力赢来的,Charles总会及时使一些天使的小奇迹让Erik自我感觉十分良好。

   
.."现在干嘛去呢?"Charles抱着玩偶颇为笨重的戳戳Erik。

    "Lunch!"Erik抓过一个玩偶,好让自己挤到Charles身边搂住他。

  
    记得之前生活这么规律还是在Erik小时候。

    "Erik,你下面蛮好吃啊"Charles嚼着意面。

    ?! Erik想直接在餐桌结束自己的生命。

    "…是,是吗?"Erik想自己喝口水呛死算了。

    "是啊!比在餐厅吃的乱七八糟的好多了啊,我和你说过的,Hank,还记得吗,他之前也有下面给我吃,不过……"

    "不许吃别人下面!!"Erik突然提起叉子砸餐桌。震得Charles一楞。

    "…好吧Erik,虽然不知道你怎么回事…"Charles颇为担忧的看着他。

    "呃抱歉Charles,你知道这很容易让人想歪。抱歉"Erik放下叉子,尴尬的笑笑。

    "哦!我知道了!下面这个词是不是让你想到自己的生 殖器官,哈!我就知道。"

   Charles一副猜对谜语的样子,笑咪咪的盯着正在重启世界观的Erik。

   "是是,是的太对了Charles。我看你比那什么Hank聪明多了。"Erik生无可恋的说。

   "哦,谢谢你的赞扬,但我得说Hank真的聪明的特别,如果你见到他你也一定会这么想的"

   "下午去看电影吧Charles"Erik在Charles一下子说12个小时前及时打断。

   "…哦,好啊"Charles吞下最后一口意面。


   Erik听见Charles正使劲抽鼻,时不时用毁天灭地的力气擤鼻子。一包纸巾早让Charles用光了。

   Erik心疼的搂着兀自抹泪的Charles,心想早知道不带他来看这无脑的爱情电影了。

   到伤心处Charles简直是扎进Erik怀里大哭,Erik抱着抽动的Charles,给他递纸顺毛。

   从影厅出去Erik才看到Charles把眼睛哭的又红又肿,抽抽搭搭的让人心疼。把Charles搂在怀里听Charles带着哭腔说命运对角色的不公。

   Erik扶起Charles压在他胸口的头,吻下Charles的泪痕,送给Charles一个温柔绵长的吻。

   连路过单身狗的怒目而视发出的死亡射线都击不穿两人的粉红泡泡。

  

    5小时前。

    "我想你只有做面好吃一点"Charles戳着盘里的黑色不明糊状半固体,很勉强的说。

   

   Erik清掉地毯上乱七八糟的东西,看到昨晚丢在地上的纸袋,里面装的是自己肯为其赴汤蹈火的药片,想了想,在Charles目光下把它丢掉。

    "只有5个小时啦,天使大人。"Erik环住坐在餐桌前的
Charles,在他耳边轻声细语的说。

    "当然…当然是看正能量视频啦!还能干嘛"

    Erik清楚的感到Charles颤了一下,在他舔舐Charles耳垂时。

    "去床上吧,Charles"Erik在他耳边呼气"任务完成的很好,不是吗?给我看你真实的样子,做为交换——我也给你看我的"

   

   Erik看Charles的脸肉眼可见的迅速红到耳尖。在他颈后留一颗轻吻。丢下Charles,自己钻进卫生间龇牙咧嘴的为自己刚才的举措无声喝彩。

   Erik冲洗完后趴在门后从缝里看Charles,Charles低着头,双脚在地上蹭个不停。

  原来天使脸红是真的会冒烟的啊。Erik看着Charles头顶缓缓升起的白雾。

   Erik推开门,弄出的声响把Charles吓了一跳。他只是看着Erik气势汹汹的向他走来。

   Erik吻了他,巧妙的运用了一心二三用的技能解开Charles的衬衫纽扣,把他拎起来半推半搡的压在床上。

   Charles反抗了吗?

   Erik会说:没有,顶多是一点可爱的情趣。

   Charles会说:Erik说的对。


   一小时前

     欢愉过后躺在床上。只是多了些离别的伤感。

  

   Erik承认这是他做过最完美的3次性 爱。

    Charles又睡着了,Erik吻着Charles白嫩的肩膀。

    拨弄着手里的羽毛,是Charles展开双翅时拔给他的。一个纪念。

    "…Erik"Charles回头吻了一下Erik嘴角"时间过的真快不是吗?"

    Erik点点头抓来Charles的手,抚摸着每一个指节。

    "你会…怎么离开?"Erik问。

  

  "离开?Erik我不会离开的"Charles笑着对他说"我会一直陪着你,只是你看不到而已。"

   "我不想再也看不到你"Erik很委屈,很难过。

  
"我很抱歉,我知道这样对我们都不公平,但这就是生活。"Charles侧身抱住Erik"人要向前看,你会找到自己爱的人的。"

   "可我不想爱人,我爱的是天使,是你啊!"

   "…我很抱歉"

   月光映着Charles的蓝眼中升起的雾气,显得很忧郁。

   "Erik,我得走了"Charles给Erik一个吻"照顾好自己好吗?"

   "再见,Erik"

  

    Erik在街边路灯下站着,看着手心里他留下的的纸条

  

    -晚安,明天你醒来的时候,我还会在你身边

   Lair.

   "Erik!哥们儿,又两天没见你啊。还以为你戒了呢。"叼着烟的Azrael看着往外掏钱的Erik嘻嘻笑着说。

——————End——————

好啦,我来报复社会。

先给说这篇甜的小可爱道歉(不要打我鸭

算是为be而be

去搞牙来着,心情极其暴躁

我他mua真是狠死我这颗bad牙了

气鼓鼓.jpg

文笔啥的,还是吃了。

哦对了感谢 @Mjayy. 大憨憨提供薛定谔的帮助

有兴趣请督促她开车

over(不喜勿喷,,另外小声求个评论)

                                    ↑溜了

马这篇的歌单 【Champagne】
                      【Carousel】
                      【Runaway】
                      【Let Me Down Slowly】
   

   

苏荔

【EC】 震惊!天使掉下来要和我谈恋爱?!



语死早瘾 君子子E×羞涩话痨天使C


本想一发完的


淦,两章完


赶绿色情人节来一发


标题还没想好来着,随便编一个叭(不愧是我)


——OOC——私设——我说了嗷——住意避雷——


  -晚安,明天你醒来的时候,我还会在你身边


    Erik看着手心里的纸条,忽明忽暗的月光映照着它微微发着荧光,斑驳迷离得几乎看不清上面半干的泪痕。


  24小时前


  "FUCK!FUCK!FUCK!!!"


   Erik在公寓里兀自对着没装药品的...



语死早瘾 君子子E×羞涩话痨天使C


本想一发完的


淦,两章完


赶绿色情人节来一发


标题还没想好来着,随便编一个叭(不愧是我)


——OOC——私设——我说了嗷——住意避雷——


  -晚安,明天你醒来的时候,我还会在你身边


    Erik看着手心里的纸条,忽明忽暗的月光映照着它微微发着荧光,斑驳迷离得几乎看不清上面半干的泪痕。


  24小时前


  "FUCK!FUCK!FUCK!!!"


   Erik在公寓里兀自对着没装药品的针管吼得青筋暴起,随手将其丢在毯子上,针尖对着咕咕外冒的香槟。


   Erik在香槟全流净前提了起来灌下最后一口,费力地站起来骂骂咧咧的穿上椅子上搭着的外套去找最近的毒窝。


   站在街边狠抛媚眼的少男少女Erik一概略过,这个月没闲钱让他在别人身上发泄过多的性欲了。Erik转过街角在靠在紧闭的快餐店门上,看着星点火光靠近。


   "Erik!哥们儿"星点火光后映出一个青年的脸,把叼着的烟抽出递给Erik


   "谢了Azrael"Erik推开"你知道我要什么"


   "是的是的"Azrael又叼回烟"脾气古怪Erik,不会好好说话Erik,爱吸粉的Erik"他神经质地念叨,低头在身上挂着的大皮包里翻来翻去。


   "常规量,对你肯定是不够但你看你…"Azrael一脸期待地看着Erik


   "再见"Erik一手给钱一手收货,丝毫没理会Azrael "干你这行的话多可不好"


   丢下一句话让Azrael无奈地在身后看他离开。


   Erik现在恨不得直接来一片吗啡嚼着回家


  由于昨晚注射了最后一点可卡 因后喝了口酒睡了整整一天,导致今晚起来格外的怀疑人生。


   哦真正格外怀疑人生是在Erik关上家门时


   "Hi,Erik"


   我操。


   难道自己真的嚼了片吗啡?一片吗啡就出个人,我他妈应该是嚼了两斤。


    Erik看着沙发上端坐的人,的男人也不想是个爬窗来偷人家内衣的变态,反而在他面前,Erik像是个入室劫财劫色的大汉。


   这男的好像在发光。这下Erik确定自己是磕嗨了。


   "Erik?Erik你在听吗?"男人歪头看Erik


  只要我不看他,幻觉自然会消失,都是假的都是假的,是我磕多了产生的幻觉。


   "听着Erik,我真的不是你磕药产生的什么幻觉…呃虽然也不是实体"男人盯着紧贴墙走的Erik


   "我是Charles"他笑着说。多少这笑容多少减少了Erik的僵硬。


   我的幻觉蛮可爱嘛


   ↑是Erik想的。


    那也就是幻觉而已!又不是深夜送上家们的小男妓。


    tui!Erik晃晃头,试图把他赶出大脑但只是加重了自己的晕眩。


   "Erik,Erik talk to me!天父啊,真是浪费时间"男人站起,让他显得更亮,在Erik乱糟糟的毯子上尤为神圣。


   正当Erik想跑到厨房提刀之际那男人突然弯着腰咧嘴。


   "ewww,Erik真有你的,针这种东西也随便乱扔"


   Erik呆住了,因为下一秒针管在男人手里化成片片羽毛飘落到地毯上


   "我就那一根啊,还是一次性的"Erik小声说,特别可惜的样子。


   "Thanks god"男人摊手说"虽然说的没什么意义,但谢谢你Erik,我还怕把你吓哑了"


   "我是Charles,是个天使,呃不是那种骗钱的啊,是正经天使"

  

    Charles看Erik呆呆的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好吧我承认我不是正经天使,但你放心吧,大天使长说我完成你最后一个我就可以佩章了。哦你可不知道他有多严厉,唉有时我就想我太难了你说是吧Erik?"


   "Erik?"


   他是天使他是天使他是天使…


   Erik滑到地板上,他以为"天使"是和他眼前这位date时该说的恭维话。令Erik矛盾的是他简直是个天使和他是天使听起来太不一样,今晚不用磕药都够迷幻了。哈哈。


   "…这,这么说你是个话痨天使"Erik尝试微笑但在Charles看来好像是痛得掉了块肉。


   "是的,哦不是,我是说我不是话痨天使,我们那边没有这个称号,职位最高是大天使,当然也是权力最大,权天使没什么大权哦你说好笑不,我啊就是个普通天使,唉现在生活不易嘛是吧,我这种生活不易的来帮助你这种生活不易的怎么讲,负负得正嘛。对了,我来的目的呢就是来帮你戒掉这种生活方式,啧啧这种生活方式,你觉得我说的怎么样?够官方吗?天使长说我说的太杂,所以我说他太严厉嘛,证据确凿嘛这不是。"


    "微微有点跑题,抱歉Erik。说回生活方式啊,不只是毒。瘾,性 瘾,烟酒过量这种问题,还要让你重拾生活新希望,做新时代良好青年等等。"


    Charles掂着脚坐回沙发,不知从哪拿出个杯子, Erik亲眼看到眼前的杯子自己汩汩冒出水。


   "唔Erik你以前也不爱说话吗?"Charles一口喝掉半杯,擦嘴的动作像只小仓鼠。


  一只蓝眼睛的仓鼠,啊不,天使。Erik点头。


   "不爱说话倒让我想起我在培训时同组的天使,他也不说话,一般都是我说他听,其实他虽然内向但还是很有趣的,是一个特别单纯善良的天使,我是说虽然所有天使都是单纯善良但他是特别,真的。而且他聪明的不行,像你们人类说的,聪明绝顶,,没错吧?你看我还在地球转悠,Hank早就坐办公室了。对了Hank是他的名字,他的地球名字,像我叫Charles你叫Erik那样。"


    "停,停一下Charles,你如果真的是个天使…"


    "我真的是啊,天使绝不会骗人的"Charles瞪大眼认真的看着Erik。


    "那好,话痨天使你…"


    "我说了我不是话痨天使!这种行为对天使来说很不礼貌,Erik"


    Erik看Charles握紧拳头咬着下唇的动作可爱到想去揉乱他的棕色头发。


    "好吧好吧,我道歉"Erik举手做投降状。


    "你会一直待到我成为新时代良好青年才离开吗?"Erik问,不可否认的是抱着期待问。


    "不会Erik,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才问呢"


     等着我问,好一个话痨天使


    "我只有24个小时,很不幸已经过了一小时了,我零点来还以为你会在家呢,果然还是出去喝了冷风"


    "我那是…Fine,23小时,你打算怎么过?"


    "Well,我们天使长说"Charles仰头,一副朗读圣旨的样子"想在最短时间内改变一个人—就要让他产生强烈的感情,然后瞬间抽掉,让他体会到万物的宝贵,从而学会珍惜……啊哦"Charles猛一捂嘴"天使长最后说这方法不能外传的"


    好吧,一个蓝眼红唇大嘴巴话痨天使,真是不寻常。Erik想


     "我很抱歉Erik。今天没带记忆棒"Charles噘起嘴看着Erik


     "没关系"他真是个天使不是吗"知道这些我更容易配合…不过,我这个年级做你父亲不太合适"


     "噗嗤,Erik你够了,别逗我了。"


     Charles笑得靠在沙发上,Erik不会想让Charles知道自己在那里做过什么的。


     "所以,你愿意和我做23小时的情侣吗,Mr.lehnsherr?"


     此时Erik觉得Charles是天使和魅魔的结合体。


     Charles起身走到Erik身前,微微前倾抬头看着Erik,Erik知道自己脸红的冒气。他近得都能数清Charles睫毛了。


     "我怎么能对一个天使说不"


     "很好,Erik"Charles看看自己的手,好像想到什么,就缓缓地放在Erik发烫的脸上。


     Erik觉得自己要抽过去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这时Erik觉得不吻上去都对不起自己的生命。


     他歪头,往下寻Charles的唇


     "没错!应该吃饭!"Charles转身嚷嚷着说。


     扑了个空的Erik瞪大眼,懵的一批


     天使脑回路都这么奇妙吗???


     "Erik!"Charles看看屋里乱成一团便回过头看Erik"我说了吃饭,别傻站着了。换上衣服,最近的酒店刚好有一个两人位空了"


     Charles打了个响指,手里出现一套崭新的黑西服塞给傻站着的Erik。


     Erik拿着西服扎进卫生间,用冷水拍了拍脸,怀疑自己会着了天使的魔。但他不知道的是Charles正趴在门上埋怨自己为什么没迎合Erik的吻


    "我很好,只是来完成任务的,没有动私情。想想23小时后吧Charles"他轻用头撞门。


    天父啊他迷人的像个恶魔。


    Charles很快停止了这种好天使不该有的想法。


     "OMG,穿上衣服Erik!"


     任谁一回头看见一个只在下体裹一条浴巾的男人都会这样说吧。


     Erik耸肩,他很满意的看到Charles透过指缝看自己。


     "天使也会这样的吗?"Erik慢悠悠的套上衬衫,以最能凸显自己身材的方试套上衬衫。


     "哪…哪样啦我?"Charles背过手,露出泛红的双颊。


     "别告诉我你做 爱也要那个天使长批准"Erik走到门前搁着Charles打开门。


     这下轮到Charles脸红咯


     "Erik! 你们人类! 都这样! 吃饭的吗? "


     Erik笑了,抿着高脚杯中的红酒,看这对面Charles切牛排的样子像是有多大仇似的。


     "这就是你功课没做足导致的"Erik把自己的切成很多小块,与Charles快烂掉的牛排交换。


     "才不是…哦谢谢你Erik,我想你也没那么坏"Charles笑得像个孩子,散发的天真都要呛到Erik了。现在Erik想一口把他吃掉,当然只是比喻,

他想。


     "我才不坏,Charles,就像相信自己是好天使那样相信我的话吧。"


    "Well,那是很信任了。"Charles喝了口酒。


 

    "你不打算说说你们那地方吗?"Erik问


    Charles停下手上的工作。Erik准备好听他高谈阔论了。


    "不打算"


    ???什么玩意儿?欺负老实人类嘛这不。


    Charles要了一份草莓慕斯,冲着怔住的Erik笑笑。


    "那么,吃完后该干嘛呢?"Charles心满意足地擦擦嘴,笑着问没吃多少的Erik。


    "你们天使,不睡觉的吗?"


    "我们不会感觉困的,当然也不会抗拒睡觉,你想睡觉吗?"


    Charles像是妈妈问孩子要讲睡前故事要不要晚安吻那样问Erik。


    "现在不想,时间紧迫对吧?"Erik不想到手的鸭子给放跑的,但还不是时候。


   Erik打算好好谈一场恋爱了,和一位天使。


——————TBC——————


无屁放了


还是把文笔这东西吃了


晚安


over


苏荔

【EC】 L'oiseau moqueur

铁打的HE,我爽了


写童年多一些,应该3章完


小孩子的友♂谊最美好勒(划掉)


写的时候是按剪刀手爱德华的场景想的


淦,🈚屁放了


 


——OOC——私设——我说了嗷——注意避雷——


 


“好啦,现在是谁要去参加欢迎派对呢?”


 


真是蠢到家了,Erik手揪着袖子看眼前蹲着的女人给他整理脖子上勒人的黑色领结,心想。


 


“是Erik!Erik准备好交新朋友了吧,我的小男子汉”她站起身用长着红色长指甲捏了男孩的脸,很完美的忽视了男孩散发怨气的双眼。


 


“我不想…”...

铁打的HE,我爽了


写童年多一些,应该3章完


小孩子的友♂谊最美好勒(划掉)


写的时候是按剪刀手爱德华的场景想的


淦,🈚屁放了


 


——OOC——私设——我说了嗷——注意避雷——


 


“好啦,现在是谁要去参加欢迎派对呢?”


 


真是蠢到家了,Erik手揪着袖子看眼前蹲着的女人给他整理脖子上勒人的黑色领结,心想。


 


“是Erik!Erik准备好交新朋友了吧,我的小男子汉”她站起身用长着红色长指甲捏了男孩的脸,很完美的忽视了男孩散发怨气的双眼。


 


“我不想…”Erik看着木质地板“我不要去”一点纹理都没有,只是木头的颜色而已。


 


女人像看到死老鼠似的。并用吃惊掩盖住眼底止不住溢出的愤怒和不耐烦。


 


“Erik,听着”以一种滑腻的腔调“我这可不是询问你的意见,若你在1周前这样说或许我还能及时告诉别人我只是一个人搬进,找个好地方无声地把你藏起来,相信我不会有人知道”女人又蹲下来,仍然抓着男孩的领结。“你没有,不是吗?”看到自己的话让男孩紧张地抿起嘴,满意的笑笑,露出红唇下整齐的白牙,放下板正的黑领结,回身走进厨房。


 


“穿上盒子里的皮鞋,还有不要让我看到你再掐着袖子不放”厨房里传来女人关冰箱的声音


 


作为欢迎对象不该喝酒,Erik掀开墙角的黑色鞋盒,把里面崭新的黑色皮鞋倒在地上


 


那个女人是男孩的母亲,至少在喝醉前是的,算的上一个典型的母亲,但从搬到这个小镇,同时也是和父亲离婚的一年里她喝醉的次数越来越多,甚至不喝酒时也满口胡言,Erik同情她,为她感到惋惜,但不爱她


 


“走!”她示意门口的Erik,自己跌跌撞撞打开车门,Erik试着忽略这股酒气,但女人吐出的烟


雾挤进他的鼻腔。Erik在赌自己能否活着参加这该死的派对。


 


如果Erik赌的是她开了几米就撞到街边并不存在的老树车毁人亡的话,那他赌输了。


 


只用10分钟不到,他们就双双甩上车门,参加这个事实上说不上是派对的聚餐,顶多叫作‘和一群假笑邻居一起在刚刚修剪好的草坪上吃折寿的烤肉’


 


Erik揪着袖子,不幸让正互相拥抱的母亲看到,收获了一个2秒的怒目。


 


Erik看看腕上的表,时针正划向第四个格,这时候对谁来说吃晚饭都太早。


 


“Erik,这是Shaw,你可以和他认识一下”Erik看着母亲领来向他伸手的男孩,像是披着人皮的狼狗,年轻但让人畏惧厌恶。


 


“你好,Erik”Shaw晃晃自己悬在半空的手,Erik在Shaw和母亲的眼下握了上去,只想马上抽离这个冰冷有力的纤瘦手掌。


 


“…你好,Shaw”Erik吃痛地皱着眉说。


 


女人满意的离开,去和烤架旁光着上身的男人讲话。


 


“新来的Erik,看见那边的宅子没有?”


 


Erik很不喜欢这个前缀


 


“没有”


 


他确实没注意,但在这么个每家房子都纯一色的粉蓝绿黄的小镇里黑色确实是鹤立鸡群,他顺着Shaw的手看去,一个黑色阴森的大宅坐立在路的尽头,说是阴森远远不够,隔几百米足够让Erik竖起鸡皮疙瘩。


 


“想不想去里面?”Shaw一脸奸笑看他,好像他住那儿似的。


 


“哥们儿,想跟我们混的话可不能怂”Shaw突然跟个痞子似的,恐怕要让他妈妈提醒一下他只有13岁。


 


“你们还有个组织”


 


Erik从桌边拿了一杯果汁,喝着不像很新鲜的样子,又放了回去,撇了一眼正被一个男人搂着学烤肉的母亲,她一定又喝酒了。


 


“对”Shaw没在意Erik放回去的果汁“我是头儿”Shaw仰头,很自豪的样子.


 


“那他们…你的成员呢?”Erik实在不能装得更好奇,但Shaw似乎十分满意了


 


“在房间里…玩什么的吧”他一副快来加入的脸色“或许我该介绍你们认识”


 


Erik欣然同意,他可不想继续看母亲的无礼表现。


 


他们腾腾跑上楼,Shaw在前面大步流星地走进最里的房间


 


“这是Emma”他指着坐在窗前涂指甲油的金发女孩


 


女孩仍然看着自己的指甲,好像在为自己涂出了一点而皱眉。


 


“Hi”Erik开了个头,叫Emma的女孩抬眼看他一眼,表示她听见了,接着埋头抠下手上的白指甲油。


 


Erik又开始揪袖子了。


 


“这是angel”Shaw指着蜷缩在沙发上看杂志的黑发女孩


 


“嘿,帅哥”Erik不太适应听到一个孩子口中说出这种话,还是对这个出了名的死板男孩说。


 


“Hi,angel”Erik不知道自己的脸有没有红到耳后


 


“Azazel”Shaw用下巴指了指趴在沙发靠背上的男孩,男孩给Erik一个令人不安的笑。


 


“好了!”Shaw走到沙发前,双手向后晃了一下,像是挑起本该在身后的燕尾,稳稳地坐上去


 


“谁想去鬼屋?”Shaw开口后瞬间把手抬的老高,接着是趴着的Azrael别扭的举起双手,使他滑稽了2倍,Angel把杂志盖在脸上,伸起一根手指,Emma顺着夕阳余晖欣赏着纤细白嫩手上的白指甲,优雅满意地举起手,像给世人展示一个价值连城的宝石。


 


“我不认为该去,我是说马上就是晚饭了”Erik感觉再揪袖子的话衬衫就会烂掉了。


 


“不,Erik,我们可不是莽撞的小孩儿,当然不是现在” Shaw一副看透尘世的样子把手交叉在膝盖上


 


“那么,明天7点在门前见…我家门前,就是这里。如果你感兴趣的话”Shaw说。


如果你有胆量的话。


 


“明天见”Erik笑笑,他会怕一个空房子?当然不。


 


他们下楼时刚好撞到来叫他们吃饭的女士


 


Erik看着自己盘里的食物,本来就没胃口,更别说下楼途中听见母亲和某个男人在某个房间里做 爱的声音。她喝太多,今天Erik要自己走回家了。


 


每人手里都有一杯难喝的果汁,Erik慷慨地把自己那份给了Azrael,谁知道哪个天选之子将喝到Erik临幸过的那杯。


 


Erik真的自己走回家了,母亲把钥匙丢给Erik,叫Erik明早给她带冰箱里的朗姆酒。


 


月色笼罩着小镇,Erik跑上阁楼,向小窗外望,Shaw口中的“鬼屋”也没有那么阴森,除了时不时飞起一群惊叫的乌鸦。


 


还是去睡吧。Erik打个激灵。


 


 


Charles看到一只知更鸟,一只和窗台上的同类不一样的。Charles清楚的看到它两眼间的橙色羽毛被粘在一起,他站到木箱上,便于直接趴在积灰窗台上。用衣袖干净的一侧轻轻地蹭着这只不到手掌大的鸟儿。


 


是酱料啊,小镇来了新的朋友。Charles想。


 


他把手里的黑袋子里的毛虫一股脑倒在窗台上,蠕动的浅绿小虫吸引着知更鸟,Charles笑着看它们形成半个毛球,吱吱地尖叫着进食。


 


他看的入迷,又忽视了滴在窗台上和尘土一同破碎的血液,他伸手用衬衫过长的衣袖抹了一下鼻子,一条刺眼的血迹在棉线中蔓延


 


好吧。Charles依依不舍地看着知更鸟,其中几只已经吃好,歪着头看Charles。


 


Charles笑了,在鼻血滑到唇上前用另一只袖子擦掉。


 


“再见啦朋友们!”他挥手,拿起空袋子踏踏跑到楼下的卫生间。


 


Charles看满屋的黑色,是的,是很温馨,但除了自己的皮肤和白衬衫上的血迹,觉得单调过头。于是他试着与鸟儿交朋友,在房后种他叫不上名的花。


 


毕竟住在“凶宅”里不会交到朋友的。


 


这点从他家人的离奇消失时就明了了


 


“他们才没消失”小Charles抓着警官的衣角奶声奶气地说“他们只是死掉了”


 


警官慈爱地看小Charles的脸瞬间黑了,Charles本该被送到孤儿院的,他自己抓紧大门要求留在这里,在警察们完全搜查整个大宅后,允许Charles在这居住,他们才不管Charles是否吃的饱穿的暖,Xavier家族从几个世纪前就不受待见。


 


Charles也不需要将死之人的关心。


 


他翻衣柜翻到了身上的衬衫和一些旧衣物,只是对他来说都太大了,总会合身的不是吗?找到了哥哥曾经的黑色皮鞋,走起路来会发出踏踏的声音,Charles很喜欢。整天顺着旋转的楼梯跑上跑下。


 


明天是Charles的9岁生日,他打算送自己一束花和在书房翻到的积灰的漫画书。


 


Erik睡得很不好,第二天早上只是从冰箱里翻了片吐司,看到上层的朗姆酒,手顿了一下,算了。他关上冰箱,他可不想母亲醺酒过多醒不来。


 


迷迷糊糊起着单车晃到Shaw家,他们几个人看样是已经等了一会,Emma都开始蹲下揪路边的草了。


 


“那么,开始吧!”Shaw突然嚎一声把Erik吓到了。


 


真是有够中二。


 


看他们五个人齐齐跨上颜色不一的脚踏车倒还很带感,Erik心想这可不是交朋友,只是结伴去一个地方而已。


 


去一个他自己不敢去的地方。


 


“好吧,现在谁先进去”


“Erik”“对对,他是新来的”


 


Erik:???why?


 


连努力让脚踏车不沾到泥土的Emma都赞同地点头。


 


好吧,我去了


 


如果让Erik选出一生中最吃惊,最真实的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最壮烈的一瞬,这一刻一定要进前十。


 


他伸手推铁门,很好,没有想象中的暗器击穿动脉也没有断头的鬼魂拿这电锯冲向他。只是老旧铁门该有的吱嘎声。


 


Erik很高兴冷汗有自己的想法,顺着额头流下,没让身后正忙着抖腿的Shaw看到。


 


他推开一条适合孩子进的窄缝,自己先挤了进来,长长的呼出口气。


 


Finallyyyyyy!!!


 


Erik有一种亲吻土地的冲动,但脑子告诉他这太戏剧性了,他转身看他们一个个地挤进,与生锈的铁门近距离的接触让Emma发出很长一声ewwwwwwww


 


连带使Emma对Erik产生了厌恶这种高级情绪。


 


Erik根本没看到Emma翻上天际的白眼,自顾自地往前走,推开门后Erik就自信心暴涨,Shaw只有在Erik身后紧紧跟着的份。


 


Charles是被金属碰撞声吵醒的,这可不是生日当天该有的叫醒方式,卧室的窗几年前就被石子砸碎了,此后蓝天便被木板严严盖住,好在之后的天不再蓝了,Charles也没觉得自己亏到哪去,只是花了一段时间让知更鸟不飞到木板那边,Charles知道它们没找到食物那几天很沮丧,他也是。


 


Charles踩上皮鞋,踏踏的跑到有大窗的阁楼,站稳后想到自己不该这么大声的。


 


他看到了人


 


Charles不太想承认自己好久没见到活人了,这样说显得他像个刚出窖的万年老尸嚷嚷着要喝人血。但没办法,这是事实。


 


Charles又流鼻血了,他蹲在窗下,想现在的人类说什么语言,知道他在这里居住吗,应该是不知道的,不然就不会闯进来了,难道现在正流行私闯民宅?


 


Charles脑子很乱,把事情想到最坏,忽视着鼻血在皱起的衬衫上散开。


 


我看起来会不会像刚吃完死孩子。


 


他们就是小孩。


 


我可以说我吃小孩,他们会被吓跑吗?


 


Charles知道现在他和人说话都会断断续续,更别说恐呵几个半大孩子。


 


他听见了声音,Erik确信。


 


在Erik和Shaw报告自己听见楼上的响声,收获了Emma的冷笑和Shaw结巴着说他一定是听错了时,Charles抹了一下鼻子,一边想象自己现在吓人的样子一边钻到墙角的储物箱里,幸好他们留下了这个大空箱子,幸好Charles还能以舒服的姿势蜷缩在箱子的黑暗中。他平缓呼吸后,鼻血渐渐止住


 


…只是好困。


—————TBC—————


下章ec开局见面吧

害!


苏荔

一边改就巨气md
今天狗威还没糊吗
我不管,盾冬szd
不喜勿喷(大声嚎)
晚安!

一边改就巨气md
今天狗威还没糊吗
我不管,盾冬szd
不喜勿喷(大声嚎)
晚安!

情绪别致的疯子
好像不去理她.不难

好像不去理她.不难

好像不去理她.不难

如晦

2019.04.12

   三天前我十八岁了,频繁觉得镜子里的自己看起来有八十岁,因为周身笼罩着一种耄耋老人才有的沉默。

   我恨透了现在的生活,没有能力回应爱我的人,没有气魄放下我爱的人,活的很慢,过得很难,步履蹒跚。

   阴雨天独自走路回家,两只手插在口袋里,在一群花花绿绿的雨伞之间是那么格格不入。我冷的发抖,在熙熙攘攘中按下烂熟于心的手机号码,“喂”“你在哪”“好 拜拜”。over。用剩下的一个小时踩公园路上的盲人道,如果不集中注意力数格子,就会有纷至沓来的回忆。...


   三天前我十八岁了,频繁觉得镜子里的自己看起来有八十岁,因为周身笼罩着一种耄耋老人才有的沉默。

   我恨透了现在的生活,没有能力回应爱我的人,没有气魄放下我爱的人,活的很慢,过得很难,步履蹒跚。

   阴雨天独自走路回家,两只手插在口袋里,在一群花花绿绿的雨伞之间是那么格格不入。我冷的发抖,在熙熙攘攘中按下烂熟于心的手机号码,“喂”“你在哪”“好 拜拜”。over。用剩下的一个小时踩公园路上的盲人道,如果不集中注意力数格子,就会有纷至沓来的回忆。

   碧波荡漾,我双眼发干,生涩地凝视着,恨不得投身去告诉这一湖水,我有多难过,我有多孤单。

   这有多难。

   今天冷得出人意料,我在思考你。

末世·籽华
这应该算是自家AU的猹衫吧?换...

这应该算是自家AU的猹衫吧?换灵之下

这应该算是自家AU的猹衫吧?换灵之下

如晦

2019.03.01

   南方的天气果然捉摸不透,教室旁边的树早上还有叶子下午就秃了。

   金灿灿地落了一地。

   我似乎没有那么害怕了,试过把话说清,你是装傻还是不明白,都无所谓了,态度没有差别,伤心也没有程度之分。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呢?长大就是学着接受曾经无法面对的,当初幻想自己酷到不行地还击,结果真正面对是只有逃避和战栗,去接受像这样的现实。

  这世上有比南极厚厚的冰盖更冷的东西,是你的话语。

  我翻到一年前写的诗本,“为什么厌恶是周期循环,而喜欢却是去而不返?”...

   南方的天气果然捉摸不透,教室旁边的树早上还有叶子下午就秃了。

   金灿灿地落了一地。

   我似乎没有那么害怕了,试过把话说清,你是装傻还是不明白,都无所谓了,态度没有差别,伤心也没有程度之分。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呢?长大就是学着接受曾经无法面对的,当初幻想自己酷到不行地还击,结果真正面对是只有逃避和战栗,去接受像这样的现实。

  这世上有比南极厚厚的冰盖更冷的东西,是你的话语。

  我翻到一年前写的诗本,“为什么厌恶是周期循环,而喜欢却是去而不返?”它这么说。

  因为我的坚持太长,因为我的绝望太短。

  今天天气还好,我觉得空空荡荡的,你在哪


🧩

情人节愉快👩‍❤️‍💋‍👩

情人节愉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