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apa

2326浏览    131参与
养波渣女小阿九
啊,soundwave 全息影...

啊,soundwave 全息影像

意思意思

领会精神

灵感来源于一位太太画的大波调试papa的全息影像性能那个……但是我翻翻就找不到了😭

最后,emmm还是希望各位波波粉喜欢💕


啊,soundwave 全息影像

意思意思

领会精神

灵感来源于一位太太画的大波调试papa的全息影像性能那个……但是我翻翻就找不到了😭

最后,emmm还是希望各位波波粉喜欢💕



养波渣女小阿九
脑洞越来越大了

大到拖家带口了,喜欢这个梗



大波一家子,遵循着遗传定律。



画完我满满的满足感嘻嘻嘻



请他俩原地结婚!立刻!马上!















ps……看梗吧,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你好我也好哈哈哈哈哈哈











脑洞越来越大了


大到拖家带口了,喜欢这个梗




大波一家子,遵循着遗传定律。




画完我满满的满足感嘻嘻嘻




请他俩原地结婚!立刻!马上!




















ps……看梗吧,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你好我也好哈哈哈哈哈哈













养波渣女小阿九
脑洞,养波女孩日常哄pa 擦擦...

脑洞,养波女孩日常哄pa

擦擦光学镜上的清洁液❤️


坚持以大家喜欢为基本原则,进行脑洞研发💪

脑洞,养波女孩日常哄pa

擦擦光学镜上的清洁液❤️






坚持以大家喜欢为基本原则,进行脑洞研发💪

养波渣女小阿九
你已经很累了,可以好好休息了。...

你已经很累了,可以好好休息了。

愿在我们火种深处,你永远被温柔相待❤️

至我一生挚爱的声波先生。


ps.凑合着看吧,重在领会精神,真心希望大家喜欢,我爱papa,也爱热爱papa的你们

你已经很累了,可以好好休息了。

愿在我们火种深处,你永远被温柔相待❤️

至我一生挚爱的声波先生。




ps.凑合着看吧,重在领会精神,真心希望大家喜欢,我爱papa,也爱热爱papa的你们

电波少女和和娘

退坑出物占tag致歉

@因为自己退坑了

所以出掉一些东西

抱歉占tag

出一个lg-36声波模型

以前双十一官网上买的

绝对正版

@因为自己退坑了

所以出掉一些东西

抱歉占tag

出一个lg-36声波模型

以前双十一官网上买的

绝对正版

抹柠(◍′˘‵◍)

wwwww我又来摸鱼惹?|・ω・`)
p1~p5 按顺序依次是@食人熊
@papa   @地喵地喵地 @天使Papyrus  @時Toky 家的骨o(≧v≦)o
p6~p9cp图从左到右依次是 @魚塘  @食人熊   @抹柠(●°u°●)​ 」 @梦黑久(σ′▽‵)′▽‵)σ     @诺诺酱°  @君💙辰(期中考不到600左右就不回来了)     @青灯烛火  @司*也可以叫pain*妆 最后一张……可...

wwwww我又来摸鱼惹?|・ω・`)
p1~p5 按顺序依次是@食人熊
@papa   @地喵地喵地 @天使Papyrus  @時Toky 家的骨o(≧v≦)o
p6~p9cp图从左到右依次是 @魚塘  @食人熊   @抹柠(●°u°●)​ 」 @梦黑久(σ′▽‵)′▽‵)σ     @诺诺酱°  @君💙辰(期中考不到600左右就不回来了)     @青灯烛火  @司*也可以叫pain*妆 最后一张……可以忽略掉_(:з」∠)_

堀川国广

意味不明的摸鱼

试图空手套标题。
*第一次写到这个篇幅,ooc现场
*里面的梦境很混乱,梦嘛本来就这样没由头的(其实是这个菜菜不会安排情节)
*婶婶晕倒的原理参考熬夜猝死,所以papa说“生病的原因在于不节制”
*有战损注意(碎刀是不可能写碎刀的),最后大概还比较温柔
*少量舞台剧情节搬用
*梦境中papa出场有参考活击刀男出场的樱暴雪,至于婶婶YY的场景可以说只是婶婶脑内的想法,但一定程度上跟papa的神力有关。驱逐了战场的污秽,带来使人安宁的气息,婶婶才能掉入美丽的通感YY。
*有一个蜜汁“留下蝴蝶围绕的车辙”描写,因为这里编不下去了,然后想到“踏花归去马蹄香”,不是不是玛丽苏!
*后面有一点乙女化,本意...

试图空手套标题。
*第一次写到这个篇幅,ooc现场
*里面的梦境很混乱,梦嘛本来就这样没由头的(其实是这个菜菜不会安排情节)
*婶婶晕倒的原理参考熬夜猝死,所以papa说“生病的原因在于不节制”
*有战损注意(碎刀是不可能写碎刀的),最后大概还比较温柔
*少量舞台剧情节搬用
*梦境中papa出场有参考活击刀男出场的樱暴雪,至于婶婶YY的场景可以说只是婶婶脑内的想法,但一定程度上跟papa的神力有关。驱逐了战场的污秽,带来使人安宁的气息,婶婶才能掉入美丽的通感YY。
*有一个蜜汁“留下蝴蝶围绕的车辙”描写,因为这里编不下去了,然后想到“踏花归去马蹄香”,不是不是玛丽苏!
*后面有一点乙女化,本意不是这样的...大概是文自己成精跑偏了。基本没有面红耳赤动手动脚描写,还是列出避雷吧
没问题的话↓

        溯行军一波连一波蜂拥袭来。这样铺天盖地的骇人场景,上次见到还是本丸田灾时的蝗虫。
        今剑的木屐带断了,失去的一只不知去向;秋田的胸甲已碎掉成为废铁;就是时刻乐观着的三日月,陷入苦战也不加掩饰地显出狼狈。
        常年家里蹲的我比久经磨砺的刀剑情况更甚。此刻形势严峻,我的倒下必然分散队伍。刀剑们的安全...不甘啊...支起仅剩的听觉去捕捉,稳重的药研在高呼保护大将,撤军、撤军!撤军——
        ...
        ...
        燥热难受。
        呼吸迟钝宛如窒息。
        渴水的焦躁又紧迫着神经,双腿却如被固定在胶浆之中,迈不开病榻一步,尝试喊近侍...出口无声,喉咙已经嘶哑。
        好在山姥切国广发现大将醒了。
        担心出阵的人员。我急切地比着口型,小夜的情况怎样?
        他愈发把被单往下拉,深低着头。说话支支吾吾。只说没有碎刀的情况,问具体伤势,他说这可能需要开个军议。
        禁不住盘问。山姥切离开了房间,他是怕大将担心...这些小动作却使我心中的不详越发清晰:除了没有碎,已经到了最坏的情况。
        四肢的乏力没有改善,被这样禁锢着反而加重了脑内的胡思乱想。念起现世不顺种种...每日如仓鼠转轮一样逃不出的枯燥生活。消遣唯有在日暮人静后偷闲潜入本丸与他们共处。就是这片精神所托,也因自己...
        秋田天真地问十万个为什么;
        三日月啜吧茶杯甚好甚好;
        药研的不明试剂冒着诡异的光;
        小夜满足地吸溜柿子念叨复仇;
        歌仙皱着眉修改和歌;
        今剑和岩融排练二人转...诸多幕都历历浮于眼前。而今他们的状况,都起身关心不能
        毒蛇一样的怀疑盘旋不去。
        怀疑着无意义的人生,怀疑自己适不适合担任本丸大将。就在这瘟疫般的高烧和不安难受里,面带泪痕,再次沉沉入梦。
        ...又是江户城下的战场,溯行军从诡异的天空中汩汩冒出,繁多的数量,不见这条长龙的首尾。
        可身边再也没有任何一位刀剑。
        抱恙的身体无力抽出防身的近侍本体,冷汗涔涔冒出。
        身心的绝望无助已到顶峰,到这里了,就到这里了,让我沉湎于这噩梦吧。
        “祛除不净!”
        母亲指腹般的春风吹过,花瓣轻拂脸庞,宛若置身春野,以不属于人类的视界和听觉,看见每一朵春樱的花开花落。
        含苞的枝头透出闺房密语,盛放的伊们烂漫地欢笑歌唱。烟霞掩映间,牛车载着欢欣出游的母女,留下蝴蝶围绕的车辙;行走山间,衣衫褴褛的樵夫手里也得春色一朵;道场的少年挥舞木刀,汗出如瀑;微嗔的少女接过花枝,微酡脸颊许他重好。恍然浮生百态。
        顷刻落樱吹雪,画面如纸灰烬散落,蝴蝶与烟霞都被吹散。
        睁眼只见他,可怖的溯行军和污秽的战场景色都俱俱消失了。
        ...
        巍峨如山的背膀,这就是他啊。
        思绪飘的远远的,刚才臆想中的人们,如樱花一样转瞬即逝,绽放即为凋零。
        ...那审神者呢?
        石切丸和小云雀的体温紧贴身侧,身体却木木地暖不起来。
        审神者的生命,对于千年的刀剑付丧神只是花期一般短暂吗。
        今年的花儿谢了。明年也会有的。
        审神者离开换届,本丸的太阳也会依旧升起。
        该如何面对这羁绊...该如何接受相遇与离别...
        不由得揪紧小云雀的鬃毛,望着他的后背发呆。
        ...趁机稍微抱一下也没事吧?
        “这...主...”
        说完却又温温笑出声:
        “主,稳住了哦。”
        ...
        ...
        又在混沌之中啊,唤醒我的,是石切丸祈祷的声音。
        向神灵祷告的句子晦涩难懂,他的声音却格外使人安心。
        他闭眼的时候眼尾有好看的红色。
        他说祛灾避祸,病体痊愈。
        他双手合十,虔诚地为我咏唱咒语。
        他挥舞御币的样子谨慎而神圣(其实是因为他机动低...)
        ...
        看着这样的石切丸,痴笑出声。
        “生病的原因在于不节制,首先应当矫正这一点呢。”
        啊...如果不是浑浑噩噩...如果对生活不那么绝望...突然感到如获新生一般轻松,解脱了一切桎梏,连中二之血都苏醒过来,想要冲出去跑一跑跳一跳...身上竟好了大半。
        正迎上他温暖的笑颜。
        “都会好起来的哦。”
        这次的感觉格外真实,仿佛就在耳侧,仔细回味,还有温热的鼻息。
        有暖流蛮力地涌入心脏。
        即使终将匆匆飘散,宛如逝樱。
        不如珍惜此刻与他们的羁绊。
        本丸、现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惶惶然直坐起身。捏着自己的手腿脚确认着现实与梦境
        环顾周围,啊。是天花板被太郎撞坏的本丸不错。
        ...确实得到了治愈。不是梦...他!
        夺衣急起奔出本丸。
        修行的石切丸仍未归来,声犹在耳,清梦已成灰矣。

堀川国广

深秋于一年,意味着农事已经结束了。

红枫掩映下的神社鸟居,石切丸扫着阶上的红叶失神,谷物已经收成入仓,该祈祷什么了呢。

挥动御币,口中祝词自然流出:

“祛除灾祸,净化污秽,神灵守护,幸福顺遂。”

深秋于一年,意味着农事已经结束了。

红枫掩映下的神社鸟居,石切丸扫着阶上的红叶失神,谷物已经收成入仓,该祈祷什么了呢。

挥动御币,口中祝词自然流出:

“祛除灾祸,净化污秽,神灵守护,幸福顺遂。”

Beeley

为什么我又有了这种沙雕的想法,我满足了隔板的愿望,顺便还多画了几张


1:伤心的小波


2:大波回来时的小波


3:汽车人打进来和其他霸天虎篡位时的小波


4:OP和威总共处一室时的小波

为什么我又有了这种沙雕的想法,我满足了隔板的愿望,顺便还多画了几张


1:伤心的小波


2:大波回来时的小波


3:汽车人打进来和其他霸天虎篡位时的小波


4:OP和威总共处一室时的小波

YUNKNend

是papa个人向。[好帅好骚我死了!

无滤镜的写实向渲染练习。

更多详情见视频简介。

祝愉!

是papa个人向。[好帅好骚我死了!

无滤镜的写实向渲染练习。

更多详情见视频简介。

祝愉!

冷SoundW

最近p图上瘾疯狂的p小波的图。不太专业还请见谅,谢谢!

最近p图上瘾疯狂的p小波的图。不太专业还请见谅,谢谢!

木下陌尘

[声贾]错位(1)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没接首领那个该死的任务的话,是不是就不会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了?声波崩人设的想。


不仅他的磁带一个没过来,还变成了碳基,当然,只是表面上的。


声波捂脸的时候瞥到了小臂内侧的霸天虎标志,表情又冷漠了。


哦,变形手环。声波冷漠的想。为了和汽车人领袖之间的小情趣,威震天大人让震荡波发明的。还掩饰似的给所有霸天虎和汽车人都发了,然而原因其实所有赛博坦人都心知肚明。


炉渣的排气管。


内心吐槽完后,声波才开始探究这个世界。...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没接首领那个该死的任务的话,是不是就不会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了?声波崩人设的想。

 
 

不仅他的磁带一个没过来,还变成了碳基,当然,只是表面上的。

 
 

声波捂脸的时候瞥到了小臂内侧的霸天虎标志,表情又冷漠了。

 
 

哦,变形手环。声波冷漠的想。为了和汽车人领袖之间的小情趣,威震天大人让震荡波发明的。还掩饰似的给所有霸天虎和汽车人都发了,然而原因其实所有赛博坦人都心知肚明。

 
 

炉渣的排气管。

 
 

内心吐槽完后,声波才开始探究这个世界。

 
 

没有塞伯坦,声波能感觉到,这个星球的确是地球,但是科技水平比他的世界的要高。

 
 

因为他看到了从他头顶飞过的金红色铁罐,还有从他面前略过的红蓝白色的五星盾。

 
 

哦对了,还有不知多少个银白色飞行器,和一个带了鹿角的家伙。

 
 

“先生,这里很危险。”声波向声源处看去,是一个好像把美国国旗披在身上的家伙。

 
 

金发碧眼的某盾发现眼前的人没有动作,就说,“你可以先去避难。”然后又被迫加入战局。

 
 

看起来很可靠,对于碳基来说。声波心想,然后向他说的避难区走去。并不是声波害怕,他只是不想跟这个世界有太多牵扯,这会很麻烦。

 
 

暗红色的眼睛在紫色的护目镜下危险地眯了眯。

 
 

等我找到回去的方法,我就拿那个把他弄到这个地方的炉渣做研究!

 
 

……

 
 

声波走到没人的地方后停下了,他想到一个问题。

 
 

他去哪儿?

 
 

声波就思考了一秒然后选择慢慢悠悠地逛,反正他不需要睡觉。

 
 

他刚刚联上了这个世界的网,大概了解了一下这个世界,跟他猜的差不多,是他那个世界的影片。

 
 

那个俗称日了狗的漫威,的,漫威。

 
 

之前机械狗不知道怎么就迷上了地球的电影,然后疯狂给虎子们安利。之后就是一堆虎子围在一起一边看电影一边哭或者一边笑的日常。

 
 

他那时候干啥来着,好像是研究新型空间桥,哦,对了,又是威震天大人和汽车人领袖的情趣,他们(主要是威震天)想看看不同世界的他们是什么样的。所以他错过了这场安利风波。

 
 

跑题了。他刚刚上网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对,有趣。

 
 

能让声波觉得有趣的东西,不说大了,世界上真没几个。

 
 

他看到了一个不太符合这个世界发展水平的,“东西”,准确来说,是个AI。一个无限接近人类的AI,而且已经有了AI不该有的东西,情感。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是毋庸置疑的。

 
 

在网上同样只能以球自居的的声波对着“面前”的“球”说:“存在,不符合逻辑。”

 
 

一脸懵逼看着声球的贾球:???

 
 

————

 
 

就这样吧,贾维斯就出现了一行,我有罪!!

 

木下陌尘

[声贾]错位

吃邪教吗?


入坑警告:

1.HE/BE不定,但看我最近的情况,BE的几率要大,但也不一定XD

2.无大纲,更新时间不定,总之就是缘更

3.文笔渣,嗯,没练出来。。。

4.嗯……好多漫威电影没看完,应该涉及的不多,希望没有太多bug……

5.不带奇异玩,papa这么早回去就没意思了,可能小剧场里有,吧。。

6.不喜勿入!


嗯,更新可能得等会,我就是先占个tag[瑟瑟发抖.jpg]

吃邪教吗?


入坑警告:

1.HE/BE不定,但看我最近的情况,BE的几率要大,但也不一定XD

2.无大纲,更新时间不定,总之就是缘更

3.文笔渣,嗯,没练出来。。。

4.嗯……好多漫威电影没看完,应该涉及的不多,希望没有太多bug……

5.不带奇异玩,papa这么早回去就没意思了,可能小剧场里有,吧。。

6.不喜勿入!


嗯,更新可能得等会,我就是先占个tag[瑟瑟发抖.jpg]


一只小萌萌新啊

【TF×你】当你生病了

*是乙女向


*tfp机设


*包含:老威   小红  papa   


*是人机


*可能会有ooc吧


*最近生病突然冒出来的脑洞


*是学生党所以更新会很慢


*祝大家食用愉快呀(σ′▽‵)′▽‵)σ


威震天


      这是怎么了,突然一阵天旋地转,你像喝醉了酒一般走路开始摇摇晃晃,报应号长长的走廊扭曲起来,每走一步都像踏在棉花上,你便立马扶着额头靠到墙边。

稍...

*是乙女向


*tfp机设


*包含:老威   小红  papa   


*是人机


*可能会有ooc吧


*最近生病突然冒出来的脑洞


*是学生党所以更新会很慢


*祝大家食用愉快呀(σ′▽‵)′▽‵)σ

















威震天


      这是怎么了,突然一阵天旋地转,你像喝醉了酒一般走路开始摇摇晃晃,报应号长长的走廊扭曲起来,每走一步都像踏在棉花上,你便立马扶着额头靠到墙边。

   

     稍微定了定神后你便想着回房间睡一会儿,可没想到刚迈出第一步就失去平衡,脚下一滑,仰面朝天向后倒去。

  

     !!!你下意识地双手护头,闭上眼睛,整个人蜷缩起来,做好了撞击准备。

   

      还未接触到地面,失重感随即袭来,双脚离开了地面。你感觉跌入了冰冷却有温度的金属中,令你感到奇怪的是,虽然自己还处在脚不着地的状态,但还是让你悬着的心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你发现威总正蹲下来一手托着你,自己正躺在威总的手心里,扶着还在晕的头,慢慢爬起来:“威总?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站起身,把托着你的手慢慢举高,腥红色的光学镜里闪过一丝关切,还是被你捕捉到了。“我正好路过。”考虑到手中有个病人,他每一步都十分沉稳,尽量不让你受到影响。

 

      他把你送回房间后轻轻地把你放在床上,快速地用光学镜扫描了你之后,眉毛微微上扬,摇了摇头,无奈地说:“碳基的颈部主轴这么容易变形的吗。”


     自己像被扔进了洗衣机,躺在床上的你开始好好反思起自己之前写作业时头低得快趴到纸上,看手机时头恨不得吸进屏幕里的深刻错误。


      他托起你的头,撤去你的枕头,小心地避开了手指尖锐的部分,用手指垫在你的脖子后:“睡一觉吧,这样会让你好受点。”你点点头,枕在这大铁块上,感到十分心安,浑身放松,很快便进入了梦境。


   


    



















红蜘蛛


       你正软绵绵地躺在床上,浑身无力,还伴随阵阵头痛,而他却一本正经地坐在椅子上,拿着数据板,看着满是你看不懂的塞星文字。你从来都没见他这么认真工作过。

 

       机智的你见他看了半天都没翻页,光学镜看着数据板却根本没有聚焦,稍加思考就知道他不过是懒得照顾你,随便找个理由推脱过去而已。

 

      “小红,我难受,头好痛啊。”你故意放轻了声音,一方面是一用力头就疼得厉害,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得到他的注意。


       他收回出神的目光,瞟了你一眼,随即开启了嘲讽模式:“碳基就是碳基,这么容易生病,真麻烦。”

 

     “切,搞得好像你们硅基不生病一样。”你立马没好气地怼了回去。


      “至少没你们这么脆弱、大惊小怪的。”他站了起来,放下数据板,边向门外走去边说,“好了,我可是空指兼第二指挥,很忙的,还有事先走了。”


       心中一股无名之火生了上来,你也顾不得头痛了,猛地坐起身,朝门外大喊:“你冷酷,你无情,你……”


     “我无理取闹是不是?还有力气喊说明病的没这么严重嘛。”他头也不回地向你挥了挥手就走了, 只留下你一个人在房间里生闷气。

 

       激动过后你的头又开始给你颜色看了。你在心里默念几遍:不生气,要淡定。才渐渐平静下来。


       不一会儿小红就和击倒一起走了进来,从击倒口中得知小红一直用内线叫他过来给你看病,因为不熟悉人类的身体结构不愿意过来,还是小红自己过去把他拉过来的。


       “你不是说有事吗,怎么反而过来照顾我了?”


       “愚蠢的碳基,你生病了才是我最大的事。”他出其不意地给你来了一个wink。

















声波


      屏幕上飞快地闪过有关人类医疗的知识,他背对着你,两只触手贴住键盘,双手也在键盘上飞速游走,房间里只能听到敲打键盘的声音。


      这已经不能算一目十行了,至少也是一目一页的速度。你想着与人类医学相关有这么多资料,估摸着最快也要一天左右。


      然而你错了。。。大错特错。。。


      他用了不到半小时就把全部资料记了个全,甚至还包括杂七杂八的民间偏方。。。他回过头,正好对上你目瞪口呆的表情,黑色的敷面上露出一个笑脸:)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大屏幕,面甲上显示出塞伯坦人的CPU(大概是吧,塞伯坦生物0分)你知道他在告诉你这些资料对塞伯坦人来说算不上什么,在惊叹之余你又不免想到要是在背英语词汇时也有这样的能力该多好。


      他让你趴在床上,自己蹲下来,按照穴位图,蜷起指爪用指关节轻柔地替你按揉起颈部,刚开始有些酸痛,你吃痛地皱了皱眉,轻哼了一声。好似察觉到了,他稍稍放轻了动作,随着轻微的酸胀感,原本紧绷的肌肉放松下来,在那一瞬间,所有疲劳都烟消云散了。


     你本以为他可能会用力过度,没想到他的手法虽称不上娴熟,但却拿捏有道,什么地方该轻什么地方改重都十分分明。

   

















彩蛋


震荡波


    “你应该多补充一些加热过的含有电解质的物质,这对碳基的身体有好处,符合逻辑。”科学官认真地用大灯泡看着你,点了点头。


    “说人话。。。”


    “。。。你应该多喝热水。”


     (呵,直男)







    (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b


    (emmm写到最后脑洞枯竭,实在写不下去了我在写什么


   


一只小萌萌新啊

【TF×你】他们和你一起玩第五

*新人第一次写文,写的不好还请多多关照


*大概是乙女向


*tfp机设


*是人机


*内含:威总、小红、papa、ko


*是他们和你一起玩第五双监管(屠夫)


*ooc有


*都接受的话那就祝食愉(。ò ∀ ó。)


威震天:


      游戏没开始多久他就适应了这个模式,操纵着小丑开始大杀四方,真不愧是卡隆的斗角士,即使是在游戏中也打得很猛。平A加一个无限锯,可怜的小医生瞬间就只剩一格血了

       正巧到了滑梯附近,那医生像是看到了救星,连忙上了滑...

*新人第一次写文,写的不好还请多多关照


*大概是乙女向


*tfp机设


*是人机


*内含:威总、小红、papa、ko


*是他们和你一起玩第五双监管(屠夫)


*ooc有


*都接受的话那就祝食愉(。ò ∀ ó。)


















威震天:


      游戏没开始多久他就适应了这个模式,操纵着小丑开始大杀四方,真不愧是卡隆的斗角士,即使是在游戏中也打得很猛。平A加一个无限锯,可怜的小医生瞬间就只剩一格血了

       正巧到了滑梯附近,那医生像是看到了救星,连忙上了滑梯来躲避他拉着锯的疯狂追击。可他的车技简直是到了令人头皮发麻的水平,都不带停顿的径直冲上了滑梯。

       对面显然并没有想到,治疗到一半就被一个拉锯强行带走。开着语音的你清晰地听到了对面的哀嚎:“what?这什么呀就冲上来了!”

     


          -------另一边

     


      你正看着已经倒地的祭司。。。以及虎视眈眈看着你的两个前锋,他们已经干扰了你整整两分钟了,你气得火冒三丈,一个雾刃刮过去,却被对面灵活的走位躲开。

      你并不想和他们浪费时间,趁着对方分神的时间牵起了祭司。。。

      可你万万没想到自己却被安排上了,两个前锋轮流撞击的超长时间眩晕让你感叹起毫无游戏体验。

     “哇,威总,快来救救我嘛,我腰都快被撞断了(x_x;)”趁着你撒娇的时候,老威又把一个先知丢上椅子。这时你才想起来被烦的没有看过状态栏,你瞄了一眼,惊讶地发现,在这短短几分钟里,竟然已经有一半的人升天了!

     “碳基就是弱,这么一点麻烦都解决不了。”随着一束红黑相间的光,他出现在你面前的电机前。

     “啪”的一声,一罐泥巴准确无误的砸中正巧僵直的前锋。终于从眩晕中恢复过来的你见机丢了一个雾刃,来不及躲闪的前锋瞬间被一顿连击打趴在地。

     另一个前锋见苗头不对立马开球冲走,老威拉了无限锯追了上去。是之前安排时用球太多的缘故,前锋只冲了一段便停了下来,不出你所料被老威一顿暴锤。“是你们刚刚欺负她的吧?嗯?你们两个今天别想跑出去了。”老威周身散发出可怕的气场令你感到强烈的压迫感。瞄了他一眼,猩红的光学镜里分明闪着危险的光芒。

     语音中传来对面的哀嚎“太可怕了,我以后玩游戏都要有阴影了!”“这个屠夫太凶残了,你丑爷还是你丑爷啊!”


        

      虽然知道以他的能力你们肯定输不了。结果。。。。六台机时尚芭莎。这是出乎你所料的


















红蜘蛛:


       


     你正巧在追杀一个盲女,而她进了造船厂的无敌房,在那里和你不停地绕。         

     两分半后。。。你意识到你被一个羸弱溜了,被拍了一个板子的僵直时长让你意识到这是一个战斗盲女。

       她居然还对你做了一个挑衅的表情,真令人生气。

      虽然早就知道霸天虎空指的射击准度是不必怀疑的,但你却没有真正见识过,今天可让你开了眼。

     “谁啊!”。。。那个表情还未做完,就看见不知哪里飘来一发雾刃精确无误地把本就残血的盲女被打翻在地。

      “嗯哼~正中靶心。”他用低沉的嗓音说着,还露出了邪魅一笑。

       你突然被他的嗓音苏的大脑当机以及当场去世。“小红,你干嘛恶意撩人,我都没办法专心打游戏了。”

    “游戏重要还是我重要?嗯?”他抬起头,用长长的手指挑起你的下巴使你与他平视。你僵住了,能感到心跳好似漏了一拍,紧接着便是小鹿乱撞。天哪他为什么这么苏!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在你发呆的时候,他把盲女挂上椅子,又传送到其他地方去了。

    他简直是一个移动炮塔,一刀一个小朋友,你从未看见过如此精确度如此之高的雾刃。在你教了他泥巴的用途后,更是像开了挂一样,几乎没有一个人能撑过30秒。于是你就有幸看见了一排人都是上椅子的图标这样的盛景。


【地窖已开启】


    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了,顺着地窖的风声,你看见了向地窖跑去的那个盲女----没错,就是那个开局溜了你好久的盲女。她显然看见了你,开了语音,一边做着嘲讽动作,一边对你说“哈哈哈,拜拜啦!”

    正想着要制裁她,就看见小红大老远拿着泥巴,对准了地窖口的盲女,一个投掷。。。。。。右上角的残血图标瞬间变成了倒地“为什么!no!是我太皮了吗!”

    “这游戏对我没有什么挑战性。”随着大获全胜四个大字出现在屏幕上,小红如是说。















声波:


    他好似背过出生点,一开始他就往那几个刷人地点走去,一抓一个准。那高超的游戏技术让你只有一路跟在他身后捡尸的份,可怜你一个黄衣连二阶技能都还没出,唯一的一阶还是张狂给的。

    于是你向他提出剩几个人让你打的请求,他点了点头雕表示同意,操作角色远远的跟在你身后。

    你看了一眼机子的抖动,信心十足地朝海边走去。见到一个牛仔、一个舞女和一个空军在一起修机,正奇怪怎么舞女坑队友地在机子附近放了三个减速箱,你瞥到三人手上和腰间的枪和一地的手电筒暗呼大事不妙,可已经晚了。你已经踏进了减速区。

    “嘭”。。。空军这一枪的眩晕时间让你怀疑人生,比开了0.5倍速还慢。他们显然是计划好的,等过了眩晕时间再补一枪,终于知道为什么对面要选空军了,只要进了减速区,除非枪开完,手电筒耐久用完,否则就别想出去!

    正当你准备默默接受这糟心的一幕时,远处的papa传送过来接下了朝你开出的超长眩晕的一枪!

    你一瞬间愣在了原地,都忘了要逃离这一片区域。“快走。”声波用录音提醒你。你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离开,买了两瓶泥巴,又赶回战场。

    砸倒两人,剩下一个被开了二技能的你拍死。破坏了减速盒后papa的眩晕随即解除,这场游戏随着三人的投降而结束。

    papa收回在键盘上面的手,用他那尖锐、修长的指爪轻轻地摸了摸你的头,漆黑的屏幕上显示出了一个笑脸:)
















    击倒:


    他好像误会了什么,停在时装界面已经半小时了,不停地问你选什么角色好,穿什么时装好看。简直比你一个选择困难症还严重。又过了五分钟,他终于慎重地做出了决定。他不出你所料地选了红蝶,至于原因你想都不用想就知道。

    。。。。。。。。你在心里默默为盲女祈祷,因为她穿了一身非常亮眼的时装,已经被击倒追杀很久了。“大哥,你为什么一直追着我,我和你有仇吗?”“谁让你穿这么好看的时装。”

    就她的随身物品和时装来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欧皇。在那一瞬间,你这个非酋觉得她一点也不值得可怜了,甚至和击倒一样起了杀心。

    正所谓游戏可以输,欧皇必须死的原则,你和击倒在某种程度上达成共识,尽管她是个团宠,但这位盲女还是很荣幸地第一个上天了。

    然而代价就是被咔哒咔哒开完的机子,眼看胜利无望,自己的目标已经达成,你和击倒准备索性当一个佛屠,草草结束完这一局准备陪击倒试不同的时装了。


-------------------------------











最后


(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σ′▽‵)′▽‵)σ


(放弃挣扎了,tag为什么打不上去啊(╥ω╥`) 


(到后来不知为什么越写越少了,可能因为ooc严重得自己都写不下去了吧


(有什么建议可以在评论区打出来哦,我会努力进步的♪~(´ε` )







Saki
纤细的papa在板子上的画没有...

纤细的papa
在板子上的画没有这个十分之一能看
考试前的挣扎

纤细的papa
在板子上的画没有这个十分之一能看
考试前的挣扎

泽

你有在微笑吗

和那天一样 你天真的眼神

寒冷的夜晚 下雨的清晨

也肯定曾经经历过吧

你有在微笑吗

和那天一样 你天真的眼神

寒冷的夜晚 下雨的清晨

也肯定曾经经历过吧

神犬66
今天是辣雞平塗選手,平塗爽啊

今天是辣雞平塗選手,平塗爽啊

今天是辣雞平塗選手,平塗爽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