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apyrus

23.6万浏览    7309参与
酸菜鱼丸

HP tale设定(一)

突然觉得HP和UT莫名的般配,所以就码了一点设定

(应该没有正文只是单纯写写)

(毕竟我还欠着篇柠凯呢)

 

ooc有

作者不太会分院警告

 

好了,如果能接受的话请往下翻————

 

 

 

 

 

 

 

 

 

 

 

 

------------

Frisk:

*最近刚加入的一年级新生,原来是个麻瓜

*性别不明的小孩

*充满勇气的格兰芬多,最擅长的科目是魔药学和植物学

*在校服里穿着一件蓝底粉色双条...

突然觉得HP和UT莫名的般配,所以就码了一点设定

(应该没有正文只是单纯写写)

(毕竟我还欠着篇柠凯呢)

 

ooc有

作者不太会分院警告

 

好了,如果能接受的话请往下翻————

 

 

 

 

 

 

 

 

 

 

 

 

------------

Frisk:

*最近刚加入的一年级新生,原来是个麻瓜

*性别不明的小孩

*充满勇气的格兰芬多,最擅长的科目是魔药学和植物学

*在校服里穿着一件蓝底粉色双条纹的毛衣,夏天也没脱过

*法杖很奇特,像树枝一样弯弯曲曲,甚至有片叶子

*养着一只名叫“Flirt”的猫头鹰

*是格兰芬多魁地奇队伍的找球手

*一直眯着眼,所以在第一次上课的时候被误认为在打瞌睡,之后误会便再没发生过

*非常友善,交流技巧精湛,擅长调情

*偶尔嘴里会嘟囔“MERCY”“FIGHT”“SAVE”等词,经本人所说不是咒语

*很喜欢校长夫人做的派(这从他虽然不喜欢肉桂却能吃下夫人做的肉桂派可以看出来),且与校长夫人是非常棒的朋友

*会说很多双关语笑话,因此与sans是很棒的朋友(也许?)

*刚开学那会儿偷偷去过禁林不过很快就回来了,除了Chara没有被任何人发现(也有可能是其它人故意装作不知道?)

*奇迹般地,这个无性小孩能够吃下papy制作的意面,这或许也是他和sans能成为朋友的原因之一

 

------------

sans

*是个骷髅

*有个兄弟papyrus

*没见过他的宠物

*因为个人的意愿被分到了睿智的拉文克劳,至于分院帽本来想把他分在哪里至今未知

*身法非常灵活,适合魁地奇。但因为懒拒绝了拉文克劳队伍的邀请

*法杖同样奇特,是黑色的骨头法杖

*很擅长黑魔法防御术和天文

*是能够吃下papy意大利面的两人之一

*非常,非常喜欢说冷笑话

*和校长夫人是好友,经常在一起说冷笑话

*已经可以毕业了,但因为兄弟的原因仍然留在了霍格沃茨

*从来没穿过校袍,一般都穿着蓝色的外套

*眼睛很奇特,有时他的白色瞳孔会消失,只留下漆黑的眼窝。似乎还有别的形态

*论文写的非常好,每次成绩都是O

*对“禁林”这个词很忌讳,甚至不可以在他面前提起

*大部分时间其实都和papy在学校到处游走,其余时间都在图书馆……看不知道哪里来的冷笑话书

 

 

------------

PAPYRUS

*是个骷髅

*有个兄弟sans

*有一只名叫“COOL”的猫头鹰

*充满勇气的格兰芬多,五年级,和所有人都处的开

*是格兰芬多魁地奇队伍的击球手,他相当喜欢魁地奇

*无论冬夏都穿着一件橙红色的披风,据说是自己的“战斗形态”

*法杖与他的兄弟相同,不过颜色没有那么黑

*喜欢做意大利面(虽然很不好吃),为此常常叨扰厨房小精灵们

*很喜欢蜘蛛小姐那里的食物

*非常讨厌论文等理论性作业,不过论文经过sans的努力总算是个A,并没有不及格

*虽然理论很差,但实践成绩意外的好

*相当讨厌去图书馆

*有把很棒的扫帚,据本人所说是圣诞老人送给他的

*对禁林很好奇,但因为其兄弟的原因从来没去过

 

 

------------

Chara

*是一个和Frisk很像但没有血缘关系的无性人类,不同的是睁着眼睛而且脸上有很重的腮红,原先同样是个麻瓜

*很奇特的属于赫奇帕奇,六年级生

*成绩非常好,可以说是全能,但成绩大多是E,很少有O

*养着一只名叫“LOVE”的黑猫

*喜欢巧克力但对蜗牛过敏

*是校长一家收养的孩子,有个哥哥是Asriel(已毕业)很爱他的家人

*很想让校长夫人和校长重归于好

*是赫奇帕奇魁地奇队的找球手,眼力很好

*与Frisk一样,他在校服里也穿着一件绿底黄色单条纹的毛衣

*法杖很正常,还有把红色的小刀,虽然看起来吓人,不过是用来切食物的

*讨厌进入图书馆,因为不能在里面吃巧克力

*在Frisk念叨词语的时候会在旁边起哄似的说“FIGHT!”,而且不分场合

*知道Frisk去了禁林但从来不提起

*并不好奇禁林有什么

 

------------

Asriel

*霍格沃茨的已毕业生,目前在魔法部工作,有时间就会回学校看父母和Chara

*非常爱他的家人

*虽然是从斯莱特林毕业的但是很善良温柔

*精通魔药和魔法史

*和sans认识

 

------------

其实还有几个我还没写完,因为还要写柠凯

所以大概明天发

另外asriel写的太少了就不打他的tag了

隐归人

【undertale】Lost man...1

鲜血的,

粘稠的,

红色的,

杂乱的

……

谁在奔跑?黑色的身影紧紧跟在你的身后。

你在跑,往前跑。

不停的奔跑,不停的。

黑暗。

黑暗。

黑暗。

「抓到你了!」

「为什么你要跑?你应该……」

应该什么?

听不到,看不到,不知道。

鲜红的,

天蓝的,

金色的,

各式各样的颜色,

然后,

黑色渲染开来。

“呼!!哈……”Frisk猛的从床上坐起,长年磕着的眸子猛的睁开,金色的瞳孔闪烁着别样蓝色的光芒,在从窗外照耀进来的红光中,闪闪发光。

十六七岁的少女不停地喘息。

不过一会,随着窸窣的声音,她缓缓的磕上自己的眸子,在外人看来不知是睡了过去还是醒着。...

鲜血的,

粘稠的,

红色的,

杂乱的

……

谁在奔跑?黑色的身影紧紧跟在你的身后。

你在跑,往前跑。

不停的奔跑,不停的。

黑暗。

黑暗。

黑暗。

「抓到你了!」

「为什么你要跑?你应该……」

应该什么?

听不到,看不到,不知道。

鲜红的,

天蓝的,

金色的,

各式各样的颜色,

然后,

黑色渲染开来。

“呼!!哈……”Frisk猛的从床上坐起,长年磕着的眸子猛的睁开,金色的瞳孔闪烁着别样蓝色的光芒,在从窗外照耀进来的红光中,闪闪发光。

十六七岁的少女不停地喘息。

不过一会,随着窸窣的声音,她缓缓的磕上自己的眸子,在外人看来不知是睡了过去还是醒着。

「又做噩梦了?」

少女不着调的声音在这被红光照亮的房间中响起。

Frisk点头。

「又忘记梦到了什么?」

这时,与Frisk对话的人显出了身影,穿着绿黄条纹衫的少女睁着大大的红色眸子,一脸认真的坐在Frisk身旁。

“猹,我没事。”Frisk轻的如同一阵微风的声音在这静谧的环境中响起。

和Frisk有着一模一样面容的少女抱胸,从不离手的刀倒映出窗外鲜红的景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名为Chara的少女要大开杀戒。

很显然,Frisk也注意到了刀子里倒映出的场景。

被爱称为猹的少女无奈的摊手,然后走到窗子边,红色的眸子看着窗外红色的景物,然后挂着她灿烂的微笑,“刷拉”的拉上了窗帘。

「这一次的审判时间又长又让人感到暴躁。」

房间里又回归了黑暗。

黑的Frisk只能通过Chara身上微微的光亮,才能看清她的轮廓。

至少,这样的黑,比外面笼罩了原本应该绚丽多彩景物的红光让人感到舒适。

*你对我发问。

“这一次,不知道是谁会被审判。”Frisk从衣柜里拿出她的校服,一边换下睡衣,一边套上她熟悉的蓝紫衬衫,一边说道。

她的声音很好听,但却非常的轻,而且也不常开口。

如果是往常的日子,她的声音应该早就已经被早起的鸟儿那叽叽喳喳的声音掩盖,但索性的是,无论她的声音有多轻,Chara仍然能够听到她说什么。

她的声音,该死的好听。

——by  Chara

「只要不是你,其他的随便。」作为灵魂体状态的Chara飘在半空中,跟着穿着红色校服的Frisk走下楼梯。

Chara车经熟路的飘到厨房,不一会儿,顶着一盘土司,手里拿着一杯热腾腾的牛奶出现在了餐厅。

配合着Chara的Frisk早已乖乖的坐在餐桌上,等待半身的到来。

但是当Frisk看到Chara手里的牛奶时,她长年不变的决心脸( -_- )发生了变化。

(;一_一)不要。

你拒绝的表情如此明显。

但是。

*我拒绝了你的拒绝。

最终,这场无声的战斗中,Frisk一脸决心的喝光了牛奶,并对Chara举起了拇指。

-_- b

「好了,福,现在我能只要等到审判结束的钟声响起,我们就可以去那无聊的学校继续上课了。」

……

……

整整过去了一个小时,挂钟上的分针穿过时针后,Frisk看着窗外透露进大厅里越来越强的红光时,微微皱眉。

(-”_“-)ゞ

*你想要出去看看。

「福,你要干什么?!」躺在自己的布偶身体里的Chara看着站起来走向门口的Frisk,她大声的问到。

*你告诉我你想要出去看看。

*但我拒绝了你,并告诉你那太危险了。

「你要知道,现在还是云町的审判时间,在外面逗留的话,被审判者看到,是会被视为妨碍审判做处理的。」

Chara从Frisk亲手为她缝制的布偶里出来,并严肃的对着三杠表情的Frisk说道。

「福,我们先回房间里休息吧。」

少女无奈的飘在Frisk身边。

*我对你使用了安抚。

最终,Frisk套上她那件红色校服外套,有上楼梯。

打算回到自己的房间等待审判时间结束。

……

……

……

只不过……

当Frisk拉开门,踏进她的房间的时候,她看着那有些温馨的橙色光芒的长廊。

惊讶的睁大了她漂亮的金色眸子。

*我们疑惑的看着这陌生的长廊。

“嘿,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长廊的尽头,一道带着类似于玩笑话语的声音,传了过来。在这空旷的长廊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

Frisk带着她一成不变的表情(-_-)

毫不犹豫的转身,拉开了那自动合上的门,打算走出这陌生的长廊,回到自己的房子。

“heh,转过身来,孩子。”这道声音,充满了压迫。

*但你拒绝了他。

Frisk并没有理会他,走出了长廊。

“……”

在看到那灰白的陌生场景后,Frisk又退回了长廊,这一次,她终于将目光投注到了那个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的身影。

——一个穿着蓝色帽衫,比Frisk矮些许的骷髅。

——————————————————————————————————————————————
作话:请给我一些评论!靠爱发电!

夏冬木

【传说之下乙女向】假如你个子不是很高……

▲ papyrus系乙女段子


▲本篇内含【原帕,烟枪,Boss】


▲ooc不可避免,文笔略拙

  (尽量往原作画风靠拢)


▲是甜向(恋人关系)


【原帕】


papyrus站在广场上骄傲地宣布你们在一起时,那激动到颤抖的声音成功让他的兄长sans差点没吐出刚喝下去的番茄酱。


说真的,papyrus那家伙到底知不知道人类有款“叫做未成年人保护法”的东西……好吧,他肯定不知道。sans叹口气,准备和自己的兄弟再谈谈。


“heh,兄弟,我承认你和你的……额,亲密伙伴默契超棒的,但你是不是该推迟一下达成这个关系的时间。至少等她长到你的肩膀?”...

▲ papyrus系乙女段子


▲本篇内含【原帕,烟枪,Boss】


▲ooc不可避免,文笔略拙

  (尽量往原作画风靠拢)


▲是甜向(恋人关系)





【原帕】


papyrus站在广场上骄傲地宣布你们在一起时,那激动到颤抖的声音成功让他的兄长sans差点没吐出刚喝下去的番茄酱。


说真的,papyrus那家伙到底知不知道人类有款“叫做未成年人保护法”的东西……好吧,他肯定不知道。sans叹口气,准备和自己的兄弟再谈谈。


“heh,兄弟,我承认你和你的……额,亲密伙伴默契超棒的,但你是不是该推迟一下达成这个关系的时间。至少等她长到你的肩膀?”


“哦——天哪,sans你是说真的吗,谢谢你的赞美!我就知道你会是第一个鼓励我们在一起的人!我们一定会成为最棒的情侣搭档的,对吧亲爱的?”


papyrus对坐在他手臂上的你眨了眨眼,得到你的点头后,他高兴得捏嘿嘿笑起来,并用头骨蹭起你的脸颊,这感觉有点硬,但你并不想拒绝。


谁能拒绝一个笑容单纯的天使呢?


尽管他看起来在犯法。


【烟枪】


每当你们以情侣的身份出现在公共场所,比如:电影院,公园,餐饮店……总会有那么几个路人怀疑自己是不是撞见了“怪物诱拐未成年人案”的犯罪现场。


“如果你不老是叼着烟,也许就不会被当成人贩子了?”你试着出建议道。


仿佛人类懒洋洋地扒拉开眼皮一样,烟枪眯着眼眶与你对视,“小蜜糖,你知道那对我来说难如登天。”


别看这家伙像个宅居直男,说起情话要多骚有多骚,你不争气地微微红了脸,试图掰回正题,“你可以用棒棒糖戒烟嘛。”


“嗯哼,尼古丁带来的美好可不是这点小玩意就能弥补的,这就是大人的消遣方式啊,我的小女孩。”


“那我们一起穿情侣装怎么样!”


“……别,我可不想被当成跟你穿亲子装的老爹。”


【Boss】


“你再说一遍刚才的话?”


高个子的骷颅难得穿着红衬衣和黑长裤,这让他的身材被衬得修长又性感,但现在没有人有心情去欣赏,因为谁都知道火山筒正处在爆发的边缘。


“额……请问你是她的叔叔吗?”好吧,回答错误。


Boss攥紧拳头咔咔响,他扯着那人衣领毫不客气地怒吼道:“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你个废物!谁要做那鬼玩意的叔叔!我可是她未来丈夫!”


顿时你们这成了整个游乐场地的瞩目中心,幸好你早有经验,连忙踮脚亲了亲恋人的脸,成功让他僵住身体,并对工作人员道歉说明自己真实年龄,完全不需要大人陪同坐海盗船。


好了,现在陷入僵硬状态的Boss任你牵起他的手离开这,脸上还有不正常的红色魔法痕迹。


恢复冷静后他似乎仍有愠怒,却只是哼哼气,接着对你命令道:“再亲一次。”语气不容拒绝。


尽管不太好意思,你只能照做。毕竟今天的他真的很帅气,你们的约会也不该在这点不愉快中度过。


隐归人

【undertale】lost man 介绍

简介:此篇AU的Frisk与Chara同体,感情极好,但Frisk并没有在小时候掉进地下世界。因而这条故事的开始,Frisk已经16岁了,也就是说比Sans高。

★私设Frisk和Chara都是女孩子。

★Frisk,就读于一个位于云町的学校——云町中学高一年级E班,是学生会策划部副部长,非常尊重策划部部长。
且三观端正,面瘫(-_-),黑发金眸。
调情大师,痴货( ̄﹃ ̄)。

★Chara,灵魂体透明状态&也可以使用Frisk的身体战斗,一直和Frisk待在一块(尽管可以随时离开),非常重视Frisk,敌视一切想要伤害Frisk的人或物。
笑瘫,黑发红眸。
喜欢巧克力。
傲娇。?...

简介:此篇AU的Frisk与Chara同体,感情极好,但Frisk并没有在小时候掉进地下世界。因而这条故事的开始,Frisk已经16岁了,也就是说比Sans高。

★私设Frisk和Chara都是女孩子。

★Frisk,就读于一个位于云町的学校——云町中学高一年级E班,是学生会策划部副部长,非常尊重策划部部长。
且三观端正,面瘫(-_-),黑发金眸。
调情大师,痴货( ̄﹃ ̄)。

★Chara,灵魂体透明状态&也可以使用Frisk的身体战斗,一直和Frisk待在一块(尽管可以随时离开),非常重视Frisk,敌视一切想要伤害Frisk的人或物。
笑瘫,黑发红眸。
喜欢巧克力。
傲娇。??

★云町中学学生会策划部部长&高一E班副班长,凤镜夜。

★云町中学高一E班班长,小松菊。

★本作出现的Sans,是原Sans,正在经历屠杀线。

★AU世界多次出没,还有其他世界人物出没。

★有OOC,记得避雷,尽量刻画如同原来的性格。

火洣

the rare and elusive happy sans


 贴吧搬运

the rare and elusive happy sans

 

 贴吧搬运

十渡光影
扛着品如衣柜的Papy来啦!(...

扛着品如衣柜的Papy来啦!(❁´◡`❁)*✲゚*简直是家里顶梁柱般的存在,双商都高的可靠弟弟,没错,他是弟弟!
撞车请通知!

扛着品如衣柜的Papy来啦!(❁´◡`❁)*✲゚*简直是家里顶梁柱般的存在,双商都高的可靠弟弟,没错,他是弟弟!
撞车请通知!

幽梦书屋

【UT】the true history in true lab

the true history in true lab

* sans视角。此文为UT时间线发生前的脑补。与真实实验室有关。无cp。有二设。

【上】

那场“事故”夺走了gaster,没有领导人,大家都感觉“决心”实验似乎很难继续前进一步。因此,通过商议,我们向asgore提出了离职请求。

老实说,对我而言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为了这个项目我不断地进行时空跳跃,嘿嘿伙计,连续12个小时重复一个时间点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再者,papyrus——我年幼的弟弟,他似乎要察觉到我在做什么了。

我能想到保持我们秘密最好的办法就是终止它。因此,我决定带papy离开核心,居住到尽可能远的地区。

最后我们选择了snowdin...

the true history in true lab

* sans视角。此文为UT时间线发生前的脑补。与真实实验室有关。无cp。有二设。

【上】

那场“事故”夺走了gaster,没有领导人,大家都感觉“决心”实验似乎很难继续前进一步。因此,通过商议,我们向asgore提出了离职请求。

老实说,对我而言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为了这个项目我不断地进行时空跳跃,嘿嘿伙计,连续12个小时重复一个时间点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再者,papyrus——我年幼的弟弟,他似乎要察觉到我在做什么了。

我能想到保持我们秘密最好的办法就是终止它。因此,我决定带papy离开核心,居住到尽可能远的地区。

最后我们选择了snowdin,这一年四季都在下雪的小镇。papy喜欢雪天而我……好吧,我的积蓄可以付清一栋房子的首付——尽管接下来的几年里我都不晓得怎么活动“筋骨”。

所以接下来的一年里,我都浑浑噩噩地过着日子。有时候我溜到waterfall的秘密场所,至少这时候我的身边陪伴着一朵回音花,——它所能做的就是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重复我所说的冷笑话……结果倒也不坏,我被自己逗笑了。

我这样做只是为了……我知道……忘记实验室。

“SANS,我觉得你不能继续当无业游民了。”

“好。”

“SANS,你这懒骨头,你就不能动一动你的屁股吗?”

“好。”

“SANS!我的意思不限于只是摇摇屁股!你明白吗?”

我耸耸肩膀并躺在沙发上喝光一瓶番茄酱。

“SANS!不要在家里喝番茄酱!”

“知道我为什么要不断进食吗pap?———因为骷髅骨瘦如柴。”

“SANSSSSSS!!!!!”papy显然被我不学无术的态度以及完美的双关笑话给刺激到了。

“好吧……”他冷静下来后说道,“现在看起来你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不是吗?———别担心!我,伟大的PAPYRUS,会帮助你解决问题!”

说完这段话后,他模仿某本漫画中的人物笑声,狂奔跑了出去。

其实我仔细考虑了papy的建议。

时隔三年,我再次进入实验室,一切都焕然一新,使人感觉好像我们的实验发生在上个世纪。说到底,我还是放弃不了成为一名科学家。

沙拉拉。

一位穿白袍的小姐迈着缓慢的步伐从一扇门背后走了出来。我决定向这位陌生怪物打声招呼。

“heya。”

她吓得一个趔趄,扶着眼镜问:“你你是谁?你你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有什么目的?”

在她对我的称呼继续增长前,我回答她的问题。

“你好,我是sans,骷髅sans。” 我友好地伸出右手,她颤颤抖抖献出爪子,然后———

pfffffffffffffffff。

没错,经典的放屁垫把戏。每次都有效。

然而这位女士好像误解了什么,她的脸瞬间变得通红:“对对对,对不起我……呃?”

“冷静点,看看这是什么?”我解下藏在手心的屁垫,她的表情呆滞了一瞬,然后以一种写满不可理喻的神情看着我:“你可真奇怪。”

“抱歉,骷髅不能放屁,所以我们爱这声音爱到了骨子里。”

“哈哈哈,我并不是在责怪你。你的把戏让我轻松不少。不,老实说我也是只奇怪的怪物。” 她笑着说,“你好,我叫Alphys。”

她邀请我去二楼坐坐,我当然应允了。alphys问我是怎么进入实验室的,我告诉她我知道一条捷径。然后,我询问了有关她的一切。

显而易见asgore并不打算放弃“决心”实验,旧小组解散后,他一直在寻找新的人选。然而三年过去,只有这位年纪轻轻的alphys小姐肯愿意担任这个职位。

alphys解释她的意图:“我,我其实很开心国王能够找到我。我在学校几乎没有存在感……但国王鼓励我说我,我可以变得更加出色。”

我曾反驳过gaster的“7个灵魂”理论,我在论文中提出审判的概念,将人类灵魂中的暴力指数节省成LOVE,将施压痛苦的点数设置成EXP。我发现一个人类击杀了怪物后他的EXP会增加,而当EXP到达一定数量后则会增长LOVE,与之相关,那个人类的性格会变得冷酷。因此,LOVE越高,对怪物的伤害也就越强烈。

在观察中,我发现几乎所有人类的灵魂都无法达到“毁灭时间线”的程度,他们绝大多数是在怪物们攻击的时候错手增加了EXP,除却这些,他们是无害的。我在论文的结尾指责国王夺取灵魂的所作所为是不合理的,没有经过正确的审判,我们的行动与杀手无异。若继续下去,恐怕我们的LOVE也会持续增长而失去了善良的本心。

gaster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让asgore理解了这个概念,国王将他的神殿送给了我,(夺取六个灵魂后,他觉得他的罪恶不配被神明原谅)并将其改名为审判厅。

然而这还不够。之后我和gaster深入了各种概念,我们将LOVE分成20个等级,并为最高等级设置了关卡。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在所有怪物中,我是最弱小的一只。而我唯一的优势只有躲避和时间暂停。我向gaster提出更换审判者,比如我的兄弟papyrus。可gaster却说:“审判需要一颗公正,冷漠,强大的内心,我认为只有你可以胜任。”他说我可以变成实力最强的怪物。紧接着三周过去了,gaster兴致冲冲带来了一堆武器的草图设计……

……那是段美好的时光,但在这时候回忆只是在浪费时间。

alphys见我终于回过神来,冲我友好地笑了笑。

“所以,你想到怎么继续这个实验了吗?”

她紧张地握紧茶杯说道:“我我有一个猜想,如果将人类灵魂中的决心提取出来与怪物的灵魂融合在一起,是不是就可以制造出怪物的决心呢?”

她结结巴巴继续道:“我,我整理旧实验室的时候发现一张草图,或许是上一任皇室科学家留下来的……”

“是我的。”

“……什,什么?”

“我设计了决心提取器。”

她惊讶地捂住嘴巴:“老天,所以你真的是———真的是———Sans,Gaster唯一的助手!”

“这称呼真令人怀念。呵,可以这样说。但我和他也算不上这种关系啦……gaster他——不容易相信外人。” 我看着她,“那台机器可不容易做出来,所以你在寻求帮助,对吗?”

她垂下眼睑,带着一种不自信的语气问:“你可以帮帮我吗?”


【中】

决心提取机器的外形参考了gaster送给我的龙骨炮设计。如果只是把零件拼凑起来,这可一点也不难。

我想alphys是困在启动上了。

仅仅是举手之劳,我乐意至极。仅有一点,我警告alphys不准告诉任何人我参与了实验。她看起来有些被我的威胁吓到,以至不敢问我原因。

启动决心提取器的必要条件有两个:一是龙骨炮的能量,二是控制灵魂的重力。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举手之劳。

实验进行地十分顺利,alphys颤抖着双爪捧着小小一颗红色的心。

“我们这是……成,成功了?”

“yep。”

她看起来快要哭了。

我将六个灵魂的决心分别装在六个容器中。alphys正在写实验报告,她牢记约定,将启动机器的缘由记录成参考蓝图,并正式宣布将这种力量命名为“决心”。

“谢谢你今天帮助我,Sans。” 她说道,“其,其实我有一个建议。我可以把我每个月的工资分一半给你,我不能让你无偿帮忙……我,我的意思是,我可以不让别人发觉你做的事情,同时让你的付出得到回报……你,你觉得怎么样?”

我说:“谢了alphys,你帮了我大忙。”

回到家中,papy抱怨我是不是又跑去偷懒了,我告诉papy他今天成功鼓舞了我,他开心地回道:“哇哦!听起来真是件好事情!但什么叫‘骨舞’?”

嘿!你讲了个不错的双关哪,兄弟。

时间飞速流逝,我很高兴alphys在我面前越来越放地开了,我们经常在true lab 讨论如何将决心注射入怪物的灵魂。根据gaster提出的驳论,虽然怪物的灵魂由魔法组成,理论上无法获得决心,但若一只怪物的内心足够坚定,那么他极有可能能够接受决心的力量。

gaster的想法因为得不到实验的支撑而作废,可他曾私底下告诉我如果怪物拥有决心他就可以抵抗一个人类。我不耐烦地问他:“那么又要怎么做到呢?” 他说:“当一个人类试图屠杀整个地底世界,恐惧和仇恨会激发怪物的反抗心理,而抵抗杀手和守护国家的心理则会演变出决心。” 我哈、哈干笑两声:“这是个笑话对吧?” gaster微笑着摇摇头,轻声道:“不,SANS,是你的审判理论提供了灵感。我觉得我们离真相很近了。”

我不确定,如果gaster的假说是正确的,那么我和alphys现在所进行的实验无疑会害了那群“倒下了”的怪物们。我开始犹豫要不要对alphys提出终止实验,可每一次看她自信满满又兴致勃勃的模样,我往往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最终,我告诉她怪物身躯难以承受人类的决心。

她同意终止向“倒下了”的怪物注射决心,但她需要寻找一个能够装下怪物灵魂的容器。

这的确烦恼了我们很长时间,忽然有一天,alphys大叫:“花!”

“你说什么?”

“志愿者!”

alphys往往有奇特的想法,我想如果gaster能回来的话,一定会很喜欢她。alphys从国王的花园里搬来了许多金黄花。她特别小心翼翼将一朵花与其余的分离开来。我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说:“这是最特别的一朵!它是在皇后即将离开前出现的,比别的花生长的都要早!”

这或许是一位少女的小小的心思……?我不太理解,但给予了赞同。她感谢我这样做了。

我走捷径告诉papy近些日子我将会很忙,他饿了就去grillby那儿吃饭,只要说钱记在sans账单上就可以了。

他说:“我理解你!不必担心!伟大的PAPYRUS会照顾好自己的!”

接下来十几天,我和alphys几乎日夜不眠进行着实验,过程一点儿也不顺利,怪物的尸体没有化成尘埃,我们根本无法获得灵魂。alphys提议向所有物体注射决心,我斥责她那只会浪费珍贵的资源,况且,在数据尚未完善的情况下,贸然行动或许会引起无法挽回的后果。我忽然察觉到她的身体没有停止过发抖。有些事情不对劲。

“alphys,你,是不是,继续,对,他们,注射了,决心?”

我艰难地吐出每一个词,alphys的脸色变得惨白。

“这里是哪里!?”

我们被这声音吓了一跳。“谁?”

“这里是哪里?”

又问了一遍,声音是从金黄花研究室那里传来的。我看着alphys:“my goodness,alphys,别告诉我你对它们也注射了决心。”

“我,我很抱歉,Sans,我以为……老天,我只是……”

我丢下她跑向研究室,那儿总是黑漆漆的,alphys紧跟在我身后帮忙打开了灯。我们花了点时间适应了光线。然后,我看到,在桌子中央,有一朵垂头丧气的金黄花。

是的,我能够明确感知到这株植物的情绪。它也许因为注射了决心变成了一种怪物?……

“heya。”

它抬起花蕊(头?),我们看见在六片花瓣的中央幻化出一张面孔。说实在这瞧起来挺诡异的……但这是我们的过失,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你们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

“冷静。”我说,“你能想起来自己是谁吗?”

他没有犹豫:“Asriel Dreemurr,我记得我抱着Chara的尸体回到地底——她在哪儿!?”

我和alphys都倒吸了口冷气。很好,多年前死去的小王子借着一朵花复活了……这一点儿也不好笑。

Asriel 慌张的想要举起双手——他发现他失去了双手,而因为我们的失误,他的外形完完全全暴露在镜子中。

“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我的手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爸爸!妈妈!Chara!你们在哪里?!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模样!”

眼看局面即将失控,我只好举起手里的镇定剂:“抱歉,兄弟,现在只能先让你睡一会儿了。”

【下】

“苏醒。”

我说出这个词。alphys的身躯又震了一震。她现在几乎变得沉默。我也无法宽慰她说这并不是她的错。

我们相顾无言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尸体们”。昨天夜里,一具“尸体”张开了眼睛,并开始无意识地游荡。我们费了一番功夫才抓住了他。现在,越来越多的“尸体”开始蠕动,这场景像极了破茧成蝶,他们慢慢伸直僵硬的手臂,然后睁着无神的双眼坐了起来。

无法答话。我们只能静静地看着他们离开床铺。几次试验下来,他们的状态更接近梦游,无攻击能力,行走的范围也不会超出实验室。

alphys问:“他们拥有行动能力是不是证明……实验成功了?”

“我不确定。”

这是我回到实验所第一次觉得头疼入骨——呃,不应该在这时候插入冷笑话——总之,我束手无策。

而且我必须回到snowdin,我不能把papy单独丢在家里那么长时间。

“S,sans……” alphys开口,“我,我有一个想法。反正,他,他们已经活过来了,不如就联系家人,把他们送回去吧。”

我仔细想了想,觉得实验的进度似乎已经超出了想象之外,在这时候终止最好。我点点头。alphys的脸上瞬间迸发出被认同的光彩,可也不过转瞬即逝。

我回到snowdin见了papy,他真的将自己照顾地很好,他欢喜地告诉我他有了梦想。

“恭喜你兄弟,我为你感到骄傲。”

“SANS?”

“eh?”

“你看起来有些不对劲。”

“别担心兄弟,你知道我是懒骨头。” 我笑着说,“懒进骨髓里了。”

papy气的跺脚:“我讨厌你的双关笑话!”

“hey,你在笑诶!”

“我是在笑可我讨厌这样!” papy这样道,“好吧,除却令人讨厌的双关笑话,你还是我最亲密的兄弟。而且你最近变勤奋许多……我……呃……很欣慰?”

“用词真好,哥们。”

“闭嘴,SANS!你现在只需要去床上休息!剩下的事情只要交给伟大的PAPYRUS就可以了!不用担心我是你最棒的兄弟!捏嘿嘿!”

“谢了papy。”我感觉眼前一阵阵发黑,“可以走捷径吗?”

“呃……我允许了!”

我一瞬间抵达了自己的房间,“做个好梦。”我暗暗对自己说。


……


…………


【醒醒SANS。】

【gaster?eh?我在哪儿?】

哈哈哈……

【你睡迷糊了吗懒骨头?这里是true lab 啊?】

true lab……

【如你所见,我们正在进行决心实验。】

【那核心怎么办?】

【哦,SANS,看来你真的睡魔怔了!核心不是三年前就建造好了吗?】

【三年前……】

【……你还好吗?】

【嘿,没事。一切都好。】

【WELL,我不希望你太过疲劳。你知道为什么三年前我不让你加入核心的创建吧。】

【因为我防御只有1?】

【哈哈,这是个很好的笑话。不不,当然不是。我只是不想让你们受到一点伤害。】

【gaster,你总算说了父亲该说的话。】

【而你说了句让老父亲伤心的话。深入骨髓。】

【嘿!你说了冷笑话。你明知道我讨厌冷笑话!】

【冷笑话多好啊!你们都不理解其中的乐趣!】

【好吧,好吧,我在笑了。】

【WELL,那我再问一个问题。你最近过的好吗?】

【uh?怎么这样问?】

【我觉得你似乎需要帮助。】

【你就不能一天不操心吗?】

【我可爱的SANSY,不能。】

【……我在实验中犯了严重的错误。】

【别担心SANSY,我们可以解决它的。】

【事情好像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

【正确。科学家的预测。说下去。】

【按照理论,怪物的身躯不可能承受得了决心的力量。可现在不但所有人都苏醒了,甚至……一朵花?各项状态还均无异常?】

【说下去。】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难道说我们的假设出错了?——不可能,实验前我们已经进行过多项测试。——除非,像你所推断的那样,怪物可以演变出决心,当意志足够坚定时,他们就可以承受住决心的力量。】

【SANSY,还记得我那时候说过的话吗?】

【怪物的决心或许强大到控制时间线,但灵魂决定了比不上人类,当到了一定时间,怪物的躯体会承受不住这份力量而溶解……是啊,这就是我所担心的……或许我不该同意alphys把怪物们送回家的意见。】

【事情会变得更糟,但不会一直糟糕。】


………


……………

【……你要离开了吗?】

【时间就要到了。我不可能每次都出得来。】

【……well……Gaster……………I love you。】

【而我为你们感到骄傲。万事当心,注意那朵花。】

我被电话铃声吵醒了,alphys在那头发出尖叫:“SANS!不好了!那些怪物!他们!开始融化了!”

事情的发展比想象中还要糟糕,怪物们因为过于接近,身体快速融合在一起,现在,我们眼前的怪物有着好几种怪物不同的部位,每一只怪物都悲伤地低吟着。

“是我的错。”alphys抱着头痛哭。

我垂头道:“想办法解决吧。别担心,我们可以控制住他们的。”

看来公布实验的时刻必须得拖延了,alphys孤身抵抗着来自融合怪家人们的询问,她看起来身心俱疲。我定期会带来一些粮食。alphys决定封闭true lab,并将实验报告上交给了asgore。我试着去“骨舞”她,她问我什么叫“骨舞”,我说那是我兄弟说的最好的笑话。她听了之后终于露出了笑容。

现在我唯一在意的,就是那朵突然失踪的小花。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我瘫倒在家里的沙发上,还没睡着,papy闯了进来。

“SANSSS!!我想我可以实现我的梦想了!”

“真的吗?祝贺你啊兄弟。”

“捏嘿嘿,当然了。有一朵小花告诉我,以我的天赋完全可以当上皇家守卫的一员!所以我现在打算去挑战UNDYNE!!捏嘿嘿嘿嘿!”

我冒出一身冷汗,问:


“一朵会说话的花?”


END.

Hopuson

嘿嘿,前几天在画世界茶会溜达,截了很多大大的画,超级棒(σ′▽‵)′▽‵)σ

嘿嘿,前几天在画世界茶会溜达,截了很多大大的画,超级棒(σ′▽‵)′▽‵)σ

火洣

Gonna throw these right on the floor

Don't hold a baby near your face man, what are you doing!


That mercy variant again.



Gonna throw these right on the floor

Don't hold a baby near your face man, what are you doing!


That mercy variant again.


 

妄語症狀

重发
virtual visual的衫帕和福

第三张是帕【大宝贝
第四张压缩有问题(缩小看)

爱你

重发
virtual visual的衫帕和福

第三张是帕【大宝贝
第四张压缩有问题(缩小看)


爱你

魚塘

2p是和叭总的合绘!!他的kris好酷!

我的質量一點都不高,基本都是狂草...,最後一p衫右,是我的YY慎 入。

2p是和叭总的合绘!!他的kris好酷!

我的質量一點都不高,基本都是狂草...,最後一p衫右,是我的YY慎 入。

(¯﹃¯)

bad time trioooooooooooooooo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oooo什么东西ooooooooooooo


oooooooooooooo


我又凑齐了三人组

:D 


画技灵魂


纯属娱乐


不喜勿喷


万分感谢


bad time trioooooooooooooooo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oooo什么东西ooooooooooooo


oooooooooooooo


我又凑齐了三人组

:D 


画技灵魂


纯属娱乐


不喜勿喷


万分感谢




老色素
600粉感谢 骨兄弟请大家吃面

600粉感谢 骨兄弟请大家吃面

600粉感谢 骨兄弟请大家吃面

火洣

Just for old time's sake

You okay there Papyrus


This one took a lot longer than I anticipated, and the next one is going to take even longer... I might end up having to break the next one in half to keep the workload/size managable. It's so long as is... anyway, the point is it might take a while...

Just for old time's sake

You okay there Papyrus


This one took a lot longer than I anticipated, and the next one is going to take even longer... I might end up having to break the next one in half to keep the workload/size managable. It's so long as is... anyway, the point is it might take a while, please be patient, haha.

 

hello colorcube my old friend

 

Siren

我很好,我很好

gogo太太汤不热ID:sunny5518
汤不热地址:http://sunny5518.tumblr.com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我很好,我很好

gogo太太汤不热ID:sunny5518
汤不热地址:http://sunny5518.tumblr.com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