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apyrus

25.2万浏览    7600参与
ピエロ(新帳

【Undertale】【Frisans】舊圖重發
最後兩張是frisans哦,雷者勿進
最晚到2017年8月的圖
根本就黑歷史(✖﹏✖)

【Undertale】【Frisans】舊圖重發
最後兩張是frisans哦,雷者勿進
最晚到2017年8月的圖
根本就黑歷史(✖﹏✖)

草哥君
「sans———!!!」「cl...

「sans———!!!」
「classic———!!!」
「啊啊…我知道了。」
两颗星星x原衫真的很好吃

「sans———!!!」
「classic———!!!」
「啊啊…我知道了。」
两颗星星x原衫真的很好吃

天使Papyrus

【sky的記憶片段1】滅世

“被重擊造成了局部淤血,臉上像是生鏽了一樣,嘔。”

sky的“兄弟”這麼形容被牢牢捆住的,瀕臨死亡的sky,他盡全力吐出幾個字,言語中帶著憤怒。

“sans,有本事你把我殺了。”

在講完這句話後,他甚至都沒有表現出後悔。

“那我覺得你該長點記性?”

sans用近乎是瘋狂的語氣接近他,扼住了自家兄弟的咽喉。

sky甚至不能發出聲音。

“聽著你他媽臭婊子,我們的世界沒了!”

意識似乎在剝離,這小小的骷髏沒了掙扎的力氣。

“別盡一口一個兄弟親切地叫,你跟那傻逼創作者一樣惡心...”

他最後看著自己的“兄弟”在自己的視野裡,最後徹底投入了死神的懷抱。

...

“我死了嗎?”...

“被重擊造成了局部淤血,臉上像是生鏽了一樣,嘔。”

sky的“兄弟”這麼形容被牢牢捆住的,瀕臨死亡的sky,他盡全力吐出幾個字,言語中帶著憤怒。

“sans,有本事你把我殺了。”

在講完這句話後,他甚至都沒有表現出後悔。

“那我覺得你該長點記性?”

sans用近乎是瘋狂的語氣接近他,扼住了自家兄弟的咽喉。

sky甚至不能發出聲音。

“聽著你他媽臭婊子,我們的世界沒了!”

意識似乎在剝離,這小小的骷髏沒了掙扎的力氣。

“別盡一口一個兄弟親切地叫,你跟那傻逼創作者一樣惡心...”

他最後看著自己的“兄弟”在自己的視野裡,最後徹底投入了死神的懷抱。

...

“我死了嗎?”

隨著一陣巨響——像是宇宙開天闢地一般明朗,一瞬之間周圍的一切都如同亂碼一般消失在了虛無之中...

包括sans。

sky落入了沒有底的虛空。

這時,他似乎找回了意識,而我們也無法猜測剛剛他經歷了什麼...總之...

“我還活著。”

在他睜開眼睛前就這麼說著,同時用魔法把自己懸浮在空中不至於無線下落。

“...”

“酷炫的papyrus...sky,要靠自己了。”

青山的渔场
还是忍不住摸了下,papyru...

还是忍不住摸了下,papyrus太可爱了,哪里来的小宝贝❤,想娶回家亲亲抱抱举高高❤

sans!大哥!哥!弟弟嫁给我行吗??

还是忍不住摸了下,papyrus太可爱了,哪里来的小宝贝❤,想娶回家亲亲抱抱举高高❤

sans!大哥!哥!弟弟嫁给我行吗??

火洣

Well we won't run out of cheese


It's my birthday today, so have some mercy fluff, haha.


what was gaster going to get him, that's the real question


——————————————————

zarla的生日贺图

今年也错过了她的生日呢【望天】

Well we won't run out of cheese

 

It's my birthday today, so have some mercy fluff, haha.

 

what was gaster going to get him, that's the real question

 

——————————————————

zarla的生日贺图

今年也错过了她的生日呢【望天】

火洣

之前讨论提到的裙子系列

P1 It said fancy dress party

P2 This will dazzle for sure

P3 Robes of state

P2懒得翻译了【反正我也看不懂……】

之前漏了P3,补上

突然发现我还堆了好多……

之前讨论提到的裙子系列

P1 It said fancy dress party

P2 This will dazzle for sure

P3 Robes of state

P2懒得翻译了【反正我也看不懂……】

之前漏了P3,补上

突然发现我还堆了好多……

银斯基Ginsky
嘿嘿嘿是小伙伴来约的稿!画了P...

嘿嘿嘿是小伙伴来约的稿!画了Papyrus还是我超爱的美式老牛仔风,我真的好爽啊!

嘿嘿嘿是小伙伴来约的稿!画了Papyrus还是我超爱的美式老牛仔风,我真的好爽啊!

星之影

p1p2是翻画的差错片段(不小心把papy画成正太但又懒得改所以就继续画下去了)
后面是花吐症梗(ooc预警)

p1p2是翻画的差错片段(不小心把papy画成正太但又懒得改所以就继续画下去了)
后面是花吐症梗(ooc预警)

Siren

为ukai太太的色彩流泪
P5是Frans!

ukai太太推特ID:うかい (@ukai_au)
推特地址:https://twitter.com/ukai_au?s=09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为ukai太太的色彩流泪
P5是Frans!

ukai太太推特ID:うかい (@ukai_au)
推特地址:https://twitter.com/ukai_au?s=09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一只羽毛在大声的说着“Z”
粗制滥造小短漫脑洞 *假如pa...

粗制滥造小短漫
脑洞 *假如pap发现和自己战斗的只是一个造型便利的台灯
Pap:草(不)
*最后福被好好的教育了
(但并不打算悔改— _— ✧)

粗制滥造小短漫
脑洞 *假如pap发现和自己战斗的只是一个造型便利的台灯
Pap:草(不)
*最后福被好好的教育了
(但并不打算悔改— _— ✧)

正常人小彩

【福→all】完美爱情收割指南

*GE剧情有。

*主CP:福→全员【没错是单箭头】

副CP:小幽灵x福

*清水

*极乱插叙

*三重心理疾病

*不算刀子【大概】,反正绝对不是糖。

*女福。

*都接受的话,祝食用愉快。

【前言、打开这本指南,确认自己有在好好阅读】

温暖的阳光洒进冷冽的审判长廊中,遍体鳞伤的人类笑着与眼前的怪物对峙着。

怪物不带任何情感地凝视着人类露出的笑容——那不是什么恶劣的坏笑。若是排除因为疼痛有点皱起的眉头,眼里只有发自内心的满足与开心。

{除开Sans的另一个是谁呢?是Flowey吗?还是说……又是Blooky?}——感受着没有压力两道视线变成了一道的人类思考着。

“到底是为什么...

*GE剧情有。

*主CP:福→全员【没错是单箭头】

副CP:小幽灵x福

*清水

*极乱插叙

*三重心理疾病

*不算刀子【大概】,反正绝对不是糖。

*女福。

*都接受的话,祝食用愉快。


【前言、打开这本指南,确认自己有在好好阅读】

温暖的阳光洒进冷冽的审判长廊中,遍体鳞伤的人类笑着与眼前的怪物对峙着。

怪物不带任何情感地凝视着人类露出的笑容——那不是什么恶劣的坏笑。若是排除因为疼痛有点皱起的眉头,眼里只有发自内心的满足与开心。

{除开Sans的另一个是谁呢?是Flowey吗?还是说……又是Blooky?}——感受着没有压力两道视线变成了一道的人类思考着。

“到底是为什么?Frisk,你为什么要做这么矛盾的事?”善于观察与分析的审判者当然看得出来,让眼前的人类行动起来的理由,并不是“因为做得到,所以非做不可”那种无聊的东西。

那一定是一种……比起好奇心,更加病态的理由。

“因为你就快要…啊……”失言的人类少女立刻捂上了嘴,略微平复心情之后再度开口,“唔,差一点……我说过我不会回答你的。”

人类深知眼前的怪物空荡荡的头盖骨之下隐藏着怎样的智慧。

{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说,什么都不能说……一定要记好了!}她在心中对自己强调,{毕竟是最后几个了……}

她在心中默念着——

{到最后也要好好拒绝我哦!Sans。}


“噢……我没有忘……我不会忘记的…………”Napsta Blook努力地回应了人类少女的调情,“因为……我已经用眼泪在手上……拼写好你的名字了…………”

“为什么你用眼泪的记录效果这么好呢?”Frisk有点疑惑不解。

“噢不!我是说……”Napsta Blook在片刻的犹豫后,似乎是红着脸开口了,“其实……我的意思是……”

他并不会意识到一切的导火索都将在下一句话被点燃。

“我的眼泪是魔法攻击……手上已经留下了你名字形状的疤痕…………所以……我会记得牢的……不会忘记的…………”

Frisk愣在了原地。她花了好几秒的时间去反复确认这句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然后,怨恨起自己的愚蠢与迟钝来。

“被回应了……”她低喃了一句。感受到Blooky投来的视线逐渐加重,下意识伸手地抓了抓头发。

{这种像是“用刀在手上刻下恋人名字”的行为……}

{他早就回应了我的调情……真想不到啊。}

{不仅仅是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

{我不再是一厢情愿了,至少现在不是了……}

{两情相悦啊……}

{……}

确认完自己的心境,人类少女平静了下来。

{……这感觉真糟糕。}



【一、分析自己的情况】

“……?”对方看起来有些苦恼,这样的反应自然不在Napsta Blook的预料之中。他慌了神,“难道…………噢不!抱歉…………我不是故意要让你感到困扰的……………噢……不………………”

Frisk很清楚,这是她自己的问题:“……不……”

“对不起……我只是想…………”

顶着持续加重的视线,人类少女稍微缓了口气,她眯起眼睛笑道:“别在意,我没有感到困扰。只是头有点晕,可能是睡眠不足吧。”

其实闭上眼睛并不会让她轻松一些,因为她的感觉与视觉无关。

那是她还很小的时候。Frisk忘记了自己那时为何要在公共场所放声大哭,但是她在下一秒就停下了哭泣。父母夸她懂事了,但是没人知道真正原因。

在那一刻,有些不同的人类少女感知到了视线交汇的重量。一切都过于突然,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然后,为了避开这种压力,人类少女极力避免惹人注目。避免发出巨大声响,避免登台表演,避免在课堂上举手发言,避免成绩过好或过坏,避免与人发生争执……

不展示自己的任何特点,把所有的优点与缺点都藏起来做一个透明人。

大家只会觉得Frisk是一个内向的人,没觉得有什么太大的不对。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校园暴力也轮不到她,因为基本没人会记得还有Frisk这个人存在。再说,不得罪任何人的她也很难被找到被暴力的契机。

只有Frisk自己知道她在做什么。她只是极力避免被关注,仅此而已。

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那个……如果……我是说如果……”仿佛之前的话语已经耗掉了他所有的勇气,Napsta Blook的声音变得更加虚无缥缈了,“要…补觉的话…………”

“我比较喜欢柔软的床铺。”Frisk即使察觉到了对方的变化,也依然在他开口之前就拒绝了。因为她现在最需要的是独自一人待着。

{或许自己单独静一静会好一些?}

在去新家的路上,她能感觉到有一道视线一直在跟着自己。

{Sans已经没理由监护我了,而且他走捷径监护的视线是断断续续的……最重要的是,他的视线没有重量。}

{Blooky原来这么黏人的吗……}人类少女四下张望却没看到可疑的怪物,她想着,{或许他只是在担心?不不不这很奇怪……}

{糟糕透了……}

“自己或许被谁在意着”,这一点让Frisk莫名的感到恐慌。

【二、确认问题的根源】

凡事总有例外。

幼小的Frisk发现她感受不到自己父母注视自己时目光中的重量。她依然可以感受到视线,但是那“温柔如水”的视线没有给她带来压力。

幼小的少女拙劣地分析着:“唔……那么……”

“爱我的人的视线……就不会有重量……?”

Frisk决定进行实验。

于是,人类少女的某位同学看到她破天荒地向自己调情,震惊得快感觉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Frisk依然能感觉到这位同学的视线,不过其中已经没有了重量。实验成功了。

但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太自然。

“或许是……在书里看到的那个……什么来着……?恋人的目光是火热的?”可她的确从来都感觉不到视线的热量,少女所感觉到的只有重量而已。所以她感觉不太自然的地方不是这个。

{算了吧,一定是我多虑了。}——逐渐变得外向的Frisk这样自我安慰着。

睡梦中的人类少女被视线的重量压醒了,环顾四周,依然没有看见怪物。

显然还是Napsta Blook。

{看起来我是躺在床上思考问题,不知不觉睡着了的样子……}忘记看时间的Frisk并没意识知道自己连5分钟都没有休息到。

{一开始就不能对Blooky调情。决定了,}她这样想着,{如果继续被Blooky看着,或许……不,一定会被阻止。}

Napsta Blook的担忧并不是没道理的,她已经决定要重置了。痛觉神经正常的人类自然会尽可能地选择痛苦程度小,又迅速到不会被察觉或者来不及阻止的自杀方法。

Frisk翻找出了纸笔,慢悠悠地留下了一些话,然后把纸张压在枕头下面离开了房间。

只是创造一个不被看着的契机还是很简单的。Napsta Blook当然会好奇人类写了什么而去查看。就算最终没有查看,也会因为考虑要不要查看而犹豫很久。这些她都知道。所以人类少女并没有写什么重要的内容,那只是她用来拖延时间创造机会的工具。

在感受到视线离开自己的瞬间,装备没子弹的枪,掏出手机按下“变黄”装填魔法子弹,对准太阳穴,扣下扳机。一气呵成地完成了回溯,并选择了重置。

{只是鼓励就好,这次我一定不会创造出沉重的视线了。}


不知道花费了多大的力气才从Toriel身边逃离,见到小幽灵的时候,甚至有一种解脱的狂喜。就人类少女目前的状况,大概Toriel的视线是她最不想面对的。

“我管它叫‘幽灵纳普斯文’…………你喜欢吗……?”

{啊就是这里,上次一定是因为在这里调了情才会出问题。}Frisk看着对方有些闪躲的目光这样想着。

于是,人类少女微笑着鼓励道:“嗯!这很棒!我想只要你肯表演,大家一定都会喜欢的!”

“哦不………………”甩出最后两滴眼泪,幽灵接下来的话语跟她记忆中的无异。只是声音抖得没那么厉害了。当然,也不排除人类少女“已经习惯了这种既颤抖又渺远而且还若即若离的幽灵音,所以自然而然地听得比上一次更加清楚。从而误以为对方的声线没那么抖了”的可能性。不过,只有一点Frisk是可以确认无误的。

{视线没有重量,这回对了!}她总算是松了口气。{这样一来就没问题了。}

但是,在察觉到依然有视线追踪自己之后,不安感又逐渐蔓延了上来。即便如此,自认为已经没有更好解决方法的Frisk依然自我安慰道——{只是我想多了。}

【三、按照自己的情况为“完美爱情”下定义】

“压力好大……好希望再也感受不到视线的重量……!等等,也就是说……”Frisk以为只有这样才能做到跟普通人一样,再也不用顶着视线的压力生活,“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爱上我?”

虽然有点困难……不过总可以试试吧?





{那个视线远离了。}人类少女有了惊喜的大发现。虽然只是无意中发现的……

她没有为了Napsta Blook刻意这么做。哪怕是在第1次,Frisk也有意减少跟Sans聊天的次数。即使现在她知道了这位懒癌晚期患者追着自己的理由,压力也并没有完全消失。因为就算Sans本身已经不再给Frisk带来压力了,可“被关注被在意”的压力还能以Sans为媒介,从Toriel那边传达过来。

她继续假装“只顾着追逐Papyrus,所以顾不上与跟着自己的Sans聊天”。这很有成效,每做一次都能明显感觉到从遗迹跟出来的那视线有明显拉开距离。

但是,安心感的停留并不太久。Frisk在过度简单的谜题中停下来仔细想了一想——{跟背负承诺的Sans不同,Blooky是主动跟着我的。然后在发现我有意疏远Sans之后……}

压力感瞬间爆发了出来,如此遥远的视线,似乎也带上了若有若无的重量。

{注意到了这一点而提前拉远距离避免被我疏远……不就是“在意”的证明吗?!}

这糟糕透了!

“错觉。”感到有些头疼的Frisk拍了拍脑门,“我没有被谁在意,肯定没有!”

【四、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看着人类好奇地拿起了他的可动模型,Papyrus解释道:“对构思战斗场景来说,是一个优秀的参考。”

“真壮观……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

“这个嘛……我只知道它们都来自于一个胖乎乎又笑容满面,喜欢给他人带来惊喜的男人。”

{噢,别吧……}

Frisk现在对笑容满面这个形容词好像有点排斥了,毕竟自从掉下来之后,带着笑容的怪物都有点让她感到不适。当然Papyrus除外。

Flowey暂且不论。Toriel跟Sans的确是一直带着笑容,两个都是压力源……或者,准确的说……这俩是共用一个压力源。虽说人类少女看不出怪物的胖瘦,不过好在他说的是“男人”,所以肯定不是Toriel这个最麻烦的压力源。而跟Flowey同样都是传来断断续续的压力的Sans,作为骷髅,显然也跟“胖乎乎”不搭边。

{虽然他衣服底下似乎塞了什么……不过这个无关紧要。Flowey也不知道是雄花还是雌花,但是用“胖乎乎”去形容……果然还是不太行得通。}

“没错!就是圣诞老人!!!!”就在人类认真地思索着其他笑容满面的怪物,正打算把“嫌疑”锁定到Asgore身上的时候,Papyrus大声地宣布了答案。

“啊!原来如此!”Frisk这才恍然大悟。

{跟我不同,圣诞老人当然不可能忘记伟大的PAPYRUS了。}她有些羡慕地想着,{等等……原来怪物也有圣诞节?!}

“那么,嗯……如果你已经看完了所有的地方……你想要开始消遣吗?”

“好啊~嗯……不过这友谊能量是什么?”Frisk坐在Papyrus的床车的边缘,总觉得有些奇怪。

在进行消遣的途中,她的不安感持续地加剧。直到真正的被发了好人卡之后,一切才终于回归平静。

“呼……”人类少女记好对方的电话号码。不敢给Toriel打电话的Frisk似乎到现在才终于看到了手机的用处。


橙红的夕阳斜射进只剩下两个人的教室,将一男一女的影子拉得修长。

男方的脸一片绯红,不知是夕阳的照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女方深深地低着头,五官都藏在阴影里。

Frisk的大脑完全当机,没办法好好思考。她只觉得沉重。沉重得喘不过气,挪不开步,张不开嘴。

等待回应的男生焦虑地搓着手,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少女的身体似乎比脑子先一步似乎适应了这样的重压,声带似乎可以勉强使用了。然后,她在考虑好措辞之前就听到了自己有些沙哑的声音——

“你的标准……就这么低吗?”

“所以我们准备开始了没?”Undyne显然是一副强忍着不表现自己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Frisk感觉这段友谊的巩固路程可能不太容易走。

“哎呀哎呀!我刚想起来!我得去趟厕所!!”Papyrus冲人类使了个眼色,就是那种能够听得到的眨巴眼,“你俩玩开心点!!!”

“咔嚓——!”他说着,然后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就破窗翻了出去。

Undyne立刻恢复了那不耐烦的表情,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人类少女。而对于Papyrus刚才的行动,鱼人怪物反而并没有多说什么。

{怕不是已经习惯了?!}

“哇喂!你好!”充满活力的声音从窗外不远的地方传来,“你也是来帮人类结交新朋友的吗?捏嘿嘿!真巧啊,难得碰面。”

{看起来是遇到了那个跟着我的视线的主人?}

对方的声音比较小,Frisk听不太清。更何况现在跟她“聊天”的Undyne也是个大嗓门。

{我之前实在没看到有谁跟踪啊……}人类少女苦苦思索着,但就是没有得出结果。她只能想到Flowey跟sans,但这两位都跟Papyrus比较熟,与“难得碰面”的条件不符。

而且照Papyrus之后的话语来看,那位跟踪者似乎是留了下来。明明被发现了,却并没有离开。

“听着,人类!我们可不光要成为朋友!我们将要成为……成为死党!”鱼人怪物自信满满地大喊着,“我要让你对我无法自拔,完全没法考虑其他的人!”

{等等等……等等?!}这可给Frisk吓得不轻,{前半句还没什么问题……可后半句台词的画风就太糟糕了点吧?!}

不过人类倒是也同样清楚Undyne就是这样的性格,大概她自己这样说出来还是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不对。视线也非常诚实的,没有增加重量……不对劲。

{从窗外传来的视线……增加了重量!}

因为Undyne的话语足够大声,窗外的跟踪者听完了之后似乎燃起了妒火。

{糟糕透了……}人类少女顶着压力,心不在焉地挑饮料、喝茶、聊天、做料理,{感觉外面那位怪物的妒火快把房子烧起来了……}

仔细闻嗅一下,似乎有烤鱼的味道……

{不对!房子是真的烧起来了!!}



“不一定哦,在我看来他们或许比星星更可靠呢!”凭借那些石头发出的微弱光线,她在瀑布的山洞里艰难地一边读着石板上的文章,一边与Papyrus打电话。“天花板上这些闪耀的石头比星星更近,更触手可及……也就是说,对着它们许愿或许能被听到!也许真的可能会实现?”

“哇喔!听起来很有道理!”Papyrus清了清嗓子,立刻开始了许愿,“我希望能和我很酷的朋友说话。看!它实现了!”

“哈哈~我居然算是个‘很酷的朋友’吗?”Frisk觉得对方只是没见过人类而已,并没有太在意,“话说……许愿是这样的吗?打从一开始就应该许下‘已经实现或者必定会实现’的愿望,而不是‘希望实现’的愿望吗?”

“捏?”电话另一头的小骷髅似乎没明白人类少女的意思,“那人类,你会许下什么愿望呢?”

行走中的脚步顿了顿,Frisk愣住了。

“我不知道,我……从不许愿。”

事实上当然没那么绝对。只是因为从未实现过,所以放弃了而已。她一直觉得只是自己的愿望很不巧的被忽视了,现在才终于明白过来……

{原来一直以来我都搞错了“愿望”的意思呀!难怪从来没实现过……}

“在饱餐一顿之后,我习惯躺倒在地板上,感觉自己像块废物一样……”对他来说,躺在地上什么都不做是最轻松的。但是看着人类少女疑惑的眼神,Napstablook违心地追加了一句解释,“这是个家族传统……”

但是显然,Frisk还是没有理解。

“你想不想……和我一同参与……?”幽灵怪物小心翼翼地提出邀请。要是被拒绝,恐怕就要尴尬得穿墙逃离了。

“好啊。”人类并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因为她的确没怎么休息。

Toriel的视线让她不敢再遗迹多待;雪镇的旅店隔壁房间吵得她睡不着;Papyrus的狗窝太小了根本睡不下;瀑布的金色花丛在垃圾场里,味道有点刺鼻……

“好的……跟着我来做……”他飘到了房间中央,就地躺下。

{总算可以放松一下了!}人类不假思索的跟了上去,躺到了他身边。

“好了……你只要不动就能一直躺着……”少女觉得幽灵怪物的声音似乎抖得比之前厉害了,而且似乎没怎么思考地说了一句疑似废话的内容。

对方似乎也意识到了一点,所以追加了一句……同样疑似废话的内容:“那么,在你想离开的时候移动就好了……我想。”

{感受宁静……}Frisk并未在意对方有一点不自然的反应。她闭上眼睛,放慢呼吸,感觉仿佛灵魂离开了自己的躯体。飘出体外之后还在持续上升,到了地面,天空,进入宇宙……但是为什么感觉有点沉?

{不太对劲……又感觉到压力越来越大了……不对啊我不应该放松的吗?怎么还开始有窒息感了……哇不行了!}

人类少女猛地睁开了眼睛,居然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幽灵的脸。

“啊!噢不!抱歉我不是……噢……”Napstablook慌乱地解释着,越来越语无伦次,“不……我没有打算…………噢………………抱歉…………………………”

这已经很明显了。Frisk只觉得异常地恐慌,夺门而出。

好在存档点离得很近,她没必要回溯太久。

“拜托了,千万不要喜欢我啊……”

{因为只有那样,我才能继续爱你。}



【五、深度分析自己的情况】

“我有些事情想对你说”什么的,“只要稍加接触就能看到你的闪光点”什么的,“想要更深入的了解你”什么的,“不希望止步于普通朋友”什么的……

等Frisk反应过来的时候,沉重的视线已经压了上来。

这次只有一道,的的确确就来自于对方。

{为什么……?}她搞不懂了,{他明明在表白,为什么我会觉得压力这么大?很焦虑……很不安……为什么啊?!}

男孩的表白还在继续,可既失望又难过的少女完全没在听。

{爱我的人的视线不是没有重量吗?一直以来我都搞错了?}

{对啊……}

仔细想想的话,她没办法确认自己的父母是不是真的也爱着她。

因为自己的性格,时常被拿来与那些已经成为了父母的骄傲的孩子相比较,从来都只会被批评。

日常提出的小要求十有八九都会被拒绝。就连每年圣诞节的圣诞老人也经常忘记她的小愿望。

因为周遭的孩子都被家长打过,所以她以为这是正常情况,一开始没有在意。但是她已经习惯尽最大的努力去避免做任何的错事了,即使没犯错误,也经常被打。

{也许母亲早就后悔生下我了?也许父亲早就后悔没有卖掉我了?也许他们早就后悔爱我了?所以……}

{把“即使止损”挂在嘴边的他们应该早就不爱我了才对……}

现在才突然意识到这一点的她,心中没有半点悲伤的感觉。Frisk因此小小地惊了一下,稍微怀疑了两秒钟自己的情感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随后又释然地继续得出自己的结论:“所以……没有重量的视线,并不是来源于‘被爱’,而是‘去爱’。”

然后,她反而松了一口气。

“哎?”Frisk突然的话语让男生摸不着头脑。不过他依然往好的方面想着,语气中带了一丝惊喜的意味,“意思是……同意了?!”

“啊,我是说……非常感谢,你帮我解开了心结。”她回过神来,很快考虑好了措辞,“我应该更早跟你接触的,这样我们就能更早成为‘非常要好的朋友’了,对吧?”

{不是要被全世界的人爱着,而是要去爱全世界的人!}

这听起来轻松多了,不是吗?

只要尝试着去爱,就能轻松地接受对方的视线了。

然后……只要对方不回应,就能继续去爱,视线的重量就会永远消失。





因为自己的性格,时常被拿来与那些已经成为了父母的骄傲的孩子相比较,从来都只会被批评。

日常提出的小要求十有八九都会被拒绝。就连每年圣诞节的圣诞老人也经常忘记她的小愿望。

因为周遭的孩子都被家长打过,所以她以为这是正常情况,一开始没有在意。但是她已经习惯尽最大的努力去避免做任何的错事了,即使没犯错误,也经常被打。

{也许母亲早就后悔生下我了?也许父亲早就后悔没有卖掉我了?也许他们早就后悔爱我了?所以……}

{把“即使止损”挂在嘴边的他们应该早就不爱我了才对……}

现在才突然意识到这一点的她,心中没有半点悲伤的感觉。Frisk因此小小地惊了一下,稍微怀疑了两秒钟自己的情感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随后又释然地继续得出自己的结论:“所以……没有重量的视线,并不是来源于‘被爱’,而是‘去爱’。”

然后,她反而松了一口气。

“哎?”Frisk突然的话语让男生摸不着头脑。不过他依然往好的方面想着,语气中带了一丝惊喜的意味,“意思是……同意了?!”

“啊,我是说……非常感谢,你帮我解开了心结。”她回过神来,很快考虑好了措辞,“我应该更早跟你接触的,这样我们就能更早成为‘非常要好的朋友’了,对吧?”

{不是要被全世界的人爱着,而是要去爱全世界的人!}

这听起来轻松多了,不是吗?

只要尝试着去爱,就能轻松地接受对方的视线了。

然后……只要对方不回应,就能继续去爱,视线的重量就会永远消失。



【六、检测此定义是否正确】

Frisk开始竭尽全力做“正确”的事情。

她觉得自己已经做得足够令人生厌了——打翻遗迹的糖果罐;威胁蛙吉特;招惹卢克眼;攻击纳普斯特;辱骂雪铁龙;揍扁小犬汪;无视或暴力破解谜题;毁坏回音花;以武力驱赶所有怪物……

但她永远都能跟怪物们交上朋友。

怪物们似乎有一个底线。只有要不打破它,任何的不良行为他们都会当做是“人类的特有习俗”。

没有怪物拒绝成为她的朋友,这令人类少女毛骨悚然。

{地面上的朋友是如此,Napstablook也是这样……}因为在她的思路里,只要成为了朋友,跨过那条线就是迟早的事。

不能被回应。连友谊上的回应也不能被允许。

最后,她把目光锁定在了正确的重点上——Level of Violence。


忧郁虫虫哭叫着逃窜。即使再怎么痛心,也要追上去,把它从空中劈落。

{只是一个尝试而已。}说起来很简单,但是实际做起来心里却非常难受。

Frisk看着对方哀嚎着飘散了,她确信自己真的跨出了这最艰难的一步。

然后,人类少女停留在原地,愣住了。

因为她原本以为自己需要很长时间整理心态,但是并没有。过程中分明充满了不忍心的难受与挣扎,但是在一切结束之后,她只能感觉到喜悦。

不仅仅是压力消失了,不仅仅是视线的源头消失了……

在她确信了对方再也不会给出任何反应之后,不管是谢意,歉意,还是试图去爱的情感,一切的一切……

不会被回应,他们之间的距离就不会被拉近。

不会被嫌弃,他们之间的距离就不会被疏远。

情感的通路并没有被切断,人类发现自己依然可以继续爱着地面上的灰尘,而且这些感情只需要通过最令人安心的单向通道。

{最容易保鲜的完美爱情,就是永远维持在一个完美距离的单相思!}

举刀,挥下。这就是她表达爱意的方式。

挥舞着刀刃跳着美丽又致命的舞蹈在遗迹游荡着。每一条生命的逝去都将意味着人类情感的发泄通道增加一条。

她意识到,love与LOVE没有区别。

【七、享受完美爱情】


“现在我明白了,把你留在这里究竟是保护了谁。并不是你……而是他们!哈……哈…………”

她在做让自己最能感到幸福的事情。

“好、好吧,这跟我的计划有些出入……不过……尽…尽管如此!我依然相信你!你还可以做到更好!即便你自己不这么认为!我……我保证……”

像是在地底埋了17年的蝉终于见到了阳光。

“这 个 世 界 势 必 会 存 续 下 去……!”

急切地想要为现在所做的“正确的事”奉献出自己所有的生命力。

“看来你不想加入我的粉丝俱乐部了……?”

{永远不会被疏远,永远不会被回应……}

眼前的骷髅怪物逐渐变得疲倦。趁着对方喘息的间隙,人类少女从容地弯腰,用左手捡起了刚掉落的破旧匕首——它原本所待的右手,已经被削掉了一小半手掌。

即便如此,她的脸上依旧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因为她所谓的“完美爱情”已经唾手可得。

这是第几份了?少女不记得了。

终于,在Sans的体力被逼至极限的时候,她成功地挥出了避无可避的一击。

“papyrus……你想来点什么吗?”

但是还不够。

眼看最后的城墙已经被打破Flowey逃走了。

“为什么……你……”

显然,远远不够。

“求求你别杀我。”

单向的情感通道像是光线一样……

“真幸福~”

——她正在努力地使自己成为光源。

到最后也没有任何一只怪物理解到她。就算是Chara,大概也只能理解为“扭曲的多愁善感”。

捧起Flowey的残渣……

“又收割了一份完美的爱情~”

END

Siren
实现人生梦想,活到了mn太太再...

实现人生梦想,活到了mn太太再开委托的今天
委托太太画的烟枪国王玩👑
我整个人都很好,停止呼吸的那种好

mnstrcndy太太汤不热ID:Mnstrcndy
汤不热地址:http://mnstrcndy.tumblr.com

实现人生梦想,活到了mn太太再开委托的今天
委托太太画的烟枪国王玩👑
我整个人都很好,停止呼吸的那种好

mnstrcndy太太汤不热ID:Mnstrcndy
汤不热地址:http://mnstrcndy.tumblr.com

Siren

PO太太!

PO太太推特:ポムノき(@POmme_N0_KI)
推特地址:https://twitter.com/POmme_N0_KI?s=09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PO太太!

PO太太推特:ポムノき(@POmme_N0_KI)
推特地址:https://twitter.com/POmme_N0_KI?s=09
主页及授权:点此

更多作者作品请点:作者总目录

白泽君是鸽子。
传说之下。比身高系列滑稽。

传说之下。比身高系列滑稽。

传说之下。比身高系列滑稽。

星之影

p1画手挑战,大部分都是画完p上去的,而且很多都是以前画的(偷懒)
p3听了朋友的意见后第一次尝试画的成熟一点(?)
p5花吐症梗(可能会有后续)

p1画手挑战,大部分都是画完p上去的,而且很多都是以前画的(偷懒)
p3听了朋友的意见后第一次尝试画的成熟一点(?)
p5花吐症梗(可能会有后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