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apyton

11597浏览    79参与
星之影

p1动作有参考
p2兽设papyton(没怎么画过兽设可能画的有问题)
p3画崩
p4狼人杀梗(有点画崩)

p1动作有参考
p2兽设papyton(没怎么画过兽设可能画的有问题)
p3画崩
p4狼人杀梗(有点画崩)

星之影

突然感觉mtt很适合白色西装

突然感觉mtt很适合白色西装

叽吧人

以前已经解禁的合志里的漫画,突然翻到了感觉还挺可爱的就放上来了

以前已经解禁的合志里的漫画,突然翻到了感觉还挺可爱的就放上来了

星之影

p3p4是和朋友玩的一个游戏(对方画个火柴人给你你画出火柴人的动作)

p3p4是和朋友玩的一个游戏(对方画个火柴人给你你画出火柴人的动作)

星之影

p1p2是翻画的差错片段(不小心把papy画成正太但又懒得改所以就继续画下去了)
后面是花吐症梗(ooc预警)

p1p2是翻画的差错片段(不小心把papy画成正太但又懒得改所以就继续画下去了)
后面是花吐症梗(ooc预警)

星之影

p1画手挑战,大部分都是画完p上去的,而且很多都是以前画的(偷懒)
p3听了朋友的意见后第一次尝试画的成熟一点(?)
p5花吐症梗(可能会有后续)

p1画手挑战,大部分都是画完p上去的,而且很多都是以前画的(偷懒)
p3听了朋友的意见后第一次尝试画的成熟一点(?)
p5花吐症梗(可能会有后续)

星之影

p1我在想如果三巨头一起对抗betty。。。

p1我在想如果三巨头一起对抗betty。。。

Ennddderrrrrrrrrr


赶在七夕离开之前赶紧画థ౪థ
underlust里的papyton!
另一个是毫无求生欲的horrorxdust


赶在七夕离开之前赶紧画థ౪థ
underlust里的papyton!
另一个是毫无求生欲的horrorxdust

星之影

前面几个沙雕表情包,后面。。。情头(?)和一个艾菲斯

前面几个沙雕表情包,后面。。。情头(?)和一个艾菲斯

星之影

最后一张是屠杀线三巨头(鱼姐我对不起你)sans站在凳子上

最后一张是屠杀线三巨头(鱼姐我对不起你)sans站在凳子上

星之影

听朋友说机器人特别重(滑稽)

听朋友说机器人特别重(滑稽)

叽吧人

p2私心套帕婷paro的酒窝灵

还有张🚗,评论走链接

p2私心套帕婷paro的酒窝灵

还有张🚗,评论走链接

柠檬舒

【papyton】谢幕

*解禁

*ne结局线


Papyrus现在正站在Mettaton的面前,自从他和他的兄弟成了Mettaton国王的经纪人后,他每天都要向Mettaton讲述地下王国里发生的种种事情,而他们的国王也会根据国情需要做出一些适当的改变。


例如核心的供能只供给宫殿顶端可以照耀整个地下世界的完美庞大的聚光灯,让所有的民众忘却烦恼,只投身于他令人振奋的节目中等等。


Papyrus听到了很多关于Mettaton国王的言论,有积极赞扬的,也有激进反抗的,当然,他都听不太懂。Sans则总是抱怨自己的休假太短,因为他经常被Mettaton国王派去和那些反抗他统治的人进行一些温和友善地沟通,顺便把他们...

*解禁

*ne结局线


Papyrus现在正站在Mettaton的面前,自从他和他的兄弟成了Mettaton国王的经纪人后,他每天都要向Mettaton讲述地下王国里发生的种种事情,而他们的国王也会根据国情需要做出一些适当的改变。


例如核心的供能只供给宫殿顶端可以照耀整个地下世界的完美庞大的聚光灯,让所有的民众忘却烦恼,只投身于他令人振奋的节目中等等。


Papyrus听到了很多关于Mettaton国王的言论,有积极赞扬的,也有激进反抗的,当然,他都听不太懂。Sans则总是抱怨自己的休假太短,因为他经常被Mettaton国王派去和那些反抗他统治的人进行一些温和友善地沟通,顺便把他们的名字记录下来拿回去给国王看。


然后那些被记录下来的人就会消失,无影无踪。


Papyrus曾经把这些事情通过电话告诉人类,他对地下世界的情况有些担忧,但Mettaton是个好国王这事毋庸置疑,他如此努力地创作出眩目迷人的新节目,不让大家的生活陷入无聊之中,除此之外,MTT的新节目,壁炉火焰,它常年燃烧吞没MTT觉得没有必要存在的建议书。Papyrus相信,就算是Undyne看了这些熊熊燃烧的火焰效果,也一定会被深深的吸引住,即便她曾经说过Mettaton的节目很无聊。


而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Sans告诉他,起义军已经将MTT的王宫团团围住,强撑着的政权和制度岌岌可危,现在,应该有个人和Mettaton聊一聊退位的事情了。


Papyrus不明白,为什么Mettaton把一切事情都做对了,情况还是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或许是因为大家已经仍然对返回地面抱有希望,不想沉浸在Mettaton给大家制作的虚假的太阳中。


他曾经听到一个已经消失的人,大声的指责Mettaton以权谋私,用最不堪最难听的语言去诅咒和谩骂,而更让Papyrus惊讶的是,周围的人们并不阻止,透过眼神他能感觉到,这也是大家真实的心声,只是因为种种原因不能说出口罢了。


Mettaton曾经是一个多么受人欢迎的明星。


很久以前,在人类掉下来的那段日子里,Papyrus曾指着电视里的Mettaton对人类说,这是他最喜欢的电视明星,虽然那一期的节目效果并不是很棒,但是他还是看得很高兴,Papyrus希望自己也有机会能和Mettaton一起登台演出,或许由于Undyne的训练或者对人类出于愧疚的陪伴,这个想法因时间不足而被一再搁置。直到有一天,当Papyrus再度打开电视的时候,原本应该是Mettaton新闻节目,变成了Mettaton和人类的双人节目。


Papyrus对这个组合并不意外,因为Mettaton喜欢剧本之外的剧情。但是人类似乎并不喜欢表演节目,他用玩具枪攻击Mettaton的核心,子弹和机械的碰撞声让节目的收视率一路飙升,Mettaton脸上一直带着灿烂的笑容,即使他的身上伤痕累累,但比起一直飙升的收视率,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Papyrus对人类完成了他的心愿感到高兴,他也很想和Mettaton一起笑,但他笑不出来,他的指骨死死的抠着电视屏幕,他的直觉告诉他,人类的杀意并不是表演,他的枪口毫不留情的指向Mettaton腰间的核心,那是一个机器的灵魂。Mettaton失去了手臂,又失去了引以为傲的双腿,但是他还是相信人类不会杀掉他,但是Papyrus却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他,人类,他会,就好像他曾经做过这样的事情。


Papyrus和Mettaton只隔着一层冰冷的屏幕,然而就是这层屏幕,他有心却无力打破。


人类和Mettaton都是自己的朋友,Papyrus不想看到任何一方受到伤害,但如果Mettaton被人类杀死了,他该怎么办呢?


他还能继续坦然地和人类做朋友吗,Papyrus的手放到门锁上,他需要一段时间好好想想,在此期间他不太想再见到那个人类了,就在锁已经挂到一半的时候,Papyrus听到了电视机里传来Mettaton的声音。


“看看这些收视率,我还从来没有拥有过这么多的观众。”


电视里的人类已经停止了攻击,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Mettaton又开始了电话接听环节,如果是往常,Papyrus会立刻捧起电话拨打过去,但这一次他没有,他愧疚自己对人类的猜忌,他早该明白朋友是不会伤害朋友的朋友的,但是如果Mettaton面对的不是他的朋友会怎样?


Papyrus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他想保护一个人。


的确,隔着电视屏幕,他没有办法保护Mettaton,但是以后不一样,在Mettaton成为国王后,Papyrus自告奋勇的成为了Mettaton的经纪人,他同时说服了自己的兄弟也来做这份工作,虽然他因为什么人而提不起什么劲头,但也算是一直尽职尽责。


这是属于Papyrus的保护方式,Mettaton从此再也不会受到伤害了,他发誓。


或许是只有保护还不够,Mettaton的国度摇摇欲坠,即使Mettaton曾经逼迫自己思考那些对于明星来说过于艰深的国家问题,但是最后的实施方案都不能够解决目前面临的困境。


Mettaton的确不适合做一名国王。


Mettaton现在就坐在Papyrus的对面,但是和Papyrus回忆中的不太一样。Mettaton在舞台上一向活力四射,即使是坐下休息也会表现的优雅华丽以便随时接受记者的采访,但是现在的他坐姿意外慵懒,眼眸也是半阖着的,看起来国王的身份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精力了。


很快,Mettaton就不再是一名国王了。Papyrus意外的有了动力,从此,Mettaton不必再为臣民的生活而苦恼,不必为了不理解他的人而担忧,他可以做回他最喜欢的明星了。


所有人都会继续为他欢呼,他即将成为地下最闪耀的星星,而他也会继续跟在他身后,保护他,陪伴他,甚至他们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就像一个家庭一样。


“Papyrus。”Mettaton突然打断了Papyrus的思路,他推开落地窗户向下望去,高台下的起义军已经围的很近了,还有很多围观的臣民们,就像他第一次登台演出时,台下高举海报的热情粉丝们那样。


“亲爱的,你看,他们是多么的爱我,甚至亲自赶来观看我的谢幕仪式。”Mettaton脸上带着微笑,聚光灯透过玻璃打在他脸上,勾勒出了漂亮的弧度,为他镀了一层漂亮的光晕,他的眼底流光溢彩,笑容也比任何时候都要灿烂。随后,巨大的落地窗玻璃在光芒中碎了一地。Mettaton的身姿如同舞蹈中折翅陨落的天鹅一般伴随着碎玻璃跌下了高台,Papyrus在一瞬间控制住了Mettaton的灵魂,这使Mettaton的身体停在了空中,Papyrus惊讶于自己连发愣的机会都没有,更加知道这个状态持续不了多久,他没有Sans那样强大的操控重力的能力,他只知道他不能放手,他抓住的是Mettaton,是他下定决心要去保护的人。


Mettaton看着Papyrus额头亮晶晶的汗水,笑着说道,“你不是一直想知道Undyne为什么不见了吗?因为她不喜欢我的演出,就是这样。”


Papyrus愣了一下,就看到Mettaton宛如断翅的鸟类笔直地坠落下去,聚光灯不知何时已经聚焦在他的身上,强烈的光芒让他的眼窝泛起湿意,当他想拼命的擦掉那些碍事的泪水,Mettaton早已化成了千万的机械碎片,像瀑布里闪闪发光的矿石星星,支离破碎带着些许烧焦的痕迹。


Papyrus感觉不到悲伤,他的胸口一阵钝痛,但很快起义军的欢呼声淹没了他,他们热情簇拥着城堡,Mettaton的碎片很快伴随着飞扬的尘土践踏得无影无踪,大家在庆祝一个时代的结束,所有人都在高呼着Papyrus的名字,他们认为是Papyrus将这个暴君推了下来。


他会被推选为新的国王。


Papyrus愣愣的看着下方正在为他欢呼的臣民,似乎在飘渺的空气中捕捉到了Mettaton的轻笑。


“就连我的死亡都会让他们如此开心,你看,我算不算一个成功的明星?”


所有人都在庆祝,只有Papyrus停在原地,他的誓言终究还是破碎了,即便他和Mettaton之间的屏障已经被打破,也不过是一地的玻璃碴罢了。


Sans一向是不喜欢掺和进太过于麻烦的事情,但是他还是决定去给Mettaton提个醒,起义军已经势不可挡,如果可以的话,最好选择离开这里,躲躲风头,直到新王上位。


Mettaton正在搅拌着果汁里的冰块,那些Sans为他整理出的治国方案最后还是被各种节目单所占据。


“我是不会离开的,亲爱的,谢谢你的提醒。如果我离开这里,他拿什么竖起威望?”Mettaton漫不经心的抬着眸子看了看Sans,可是眼神又是带了几分决然,“当然,Sans,你不想当国王的,所以也一定不会向Papyrus剧透我的谢幕演出,你是我最好的观众,即便你是那么的粗心,甚至把那个简陋且缺乏美感的起义军徽章从脱线的西服胸口露出来过。”


Sans有些惊讶的望向Mettaton,他是个聪明人,当然明白Mettaton的意思,他只是对Mettaton愿意为了他的兄弟做到这个地步而吃惊,他还曾经觉得这只是他兄弟的单相思。


“所以,你一切都想好了,包括你的结局?”


Mettaton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他已经构思了很久了,他喜欢这个出乎意料的结局,“你是一个好哥哥,Sans,我相信你会辅佐好你的兄弟的。”


“我觉得我并非你最好的观众,Papyrus才是。”


“不,Papyrus不是观众,是我的搭档,我认定的伴侣,我相信他会比人类做的更加出色。”


Sans不再多说什么了,他低着头思考了一会,也露出了平时的笑容,“也许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Sans想着,或许他真的是最好的观众,观睹着地底仿佛箱庭一般,怪物们像是牵线玩偶,上演着一出出悲欢离合,即便终究落下帷幕。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而下一次,两个主角还能彼此邂逅吗?


特嘉扣(已佛)

参加糊糊合志的papyton漫画,解禁了于是放一下
因为我的上色真的很差(比如封面)于是我除了封面其他画的全是黑白
【溜了溜了】

参加糊糊合志的papyton漫画,解禁了于是放一下
因为我的上色真的很差(比如封面)于是我除了封面其他画的全是黑白
【溜了溜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