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hantom

3871浏览    193参与
Sparkling Umeshu

lesmis/phantom trade

新搭了一个trading site 欢迎喜欢悲/poto的同好和我交换~

https://sparklingumeshu.weebly.com

悲有16年亚巡和17-19大转盘 poto有18/19西区和宽街 虽然东西很少但是都是很新的网上基本上没有的资源~


新搭了一个trading site 欢迎喜欢悲/poto的同好和我交换~

https://sparklingumeshu.weebly.com

悲有16年亚巡和17-19大转盘 poto有18/19西区和宽街 虽然东西很少但是都是很新的网上基本上没有的资源~


鬼行十五(Ghost15)

【POTO】日记

#歌剧魅影语c存戏

#Erik


她必将受到诅咒!克莉丝汀,和那个愚蠢的男人!


不停颤抖的手带动笔尖在纸面上狂乱地书写,我感到我的嘴唇也在颤抖着,我的心也在发颤,仿佛将胸口掏开了一个洞,而只有慌乱与痛苦才会愿意涌进那片黑暗的地方。


为什么拒绝魅影的要求?他将一切机会都夺来,双手捧在你的面前,可你却恐惧他!


最后一笔叹号落下,伴随着“咔”的一声,笔尖弯折断裂,劈开的两个尖棱与无力垂下的羽毛躺倒在纸面上,留下一滩黑色的墨渍,而此情此景却在我的眼中有些熟悉。


双手缓慢地向前翻动着,这是我的第二个日记本,它从我意识到我对克莉丝汀的感情逐渐变质的时候就出现了,我开始在上面记...

#歌剧魅影语c存戏

#Erik


她必将受到诅咒!克莉丝汀,和那个愚蠢的男人!


不停颤抖的手带动笔尖在纸面上狂乱地书写,我感到我的嘴唇也在颤抖着,我的心也在发颤,仿佛将胸口掏开了一个洞,而只有慌乱与痛苦才会愿意涌进那片黑暗的地方。


为什么拒绝魅影的要求?他将一切机会都夺来,双手捧在你的面前,可你却恐惧他!


最后一笔叹号落下,伴随着“咔”的一声,笔尖弯折断裂,劈开的两个尖棱与无力垂下的羽毛躺倒在纸面上,留下一滩黑色的墨渍,而此情此景却在我的眼中有些熟悉。


双手缓慢地向前翻动着,这是我的第二个日记本,它从我意识到我对克莉丝汀的感情逐渐变质的时候就出现了,我开始在上面记下一些隐秘的心思。


扉页夹了几张从第一本日记中撕下来的部分,是的,最初我只是出于有趣,或者说,啊,是她该死的、好看的脸!我开始教导她如何唱歌,逐渐地,我发现我的目光不愿从她身上离开半秒,我疯狂地想要得到她、占有她,让她的一切都被我塑造!


于是我开始了第二本日记,独属于克莉丝汀的日记,我开始不停记下了有关她的一切。我本不是一个热衷于写日记的人,所以第一本日记用了几年也仍然没有填满,而在我还没意识到我对她的感情时,那些记录在第一个日记本上的有关于她的内容就开始变得多、变得频繁出现。


也许能称之为“初现端倪”?


所以那时我将第一个日记上所有关于她的内容都撕下来,夹进第二个日记本里,我希望这个日记本有完完整整的她。这是一本非常厚的日记,我相信它比寻常书本更大的纸面够我用上几年,但尽管我只是记一些较为“重大”的事情,比如她的生日、她参加过的舞会、她的第一次上台歌唱,等等,可是这本日记仍然快要被写完了,比我的预估还要快了近一倍。


一边向前翻着,一边跟随文字回忆,我紧绷的眉头也不知什么时候松了下来。抬手擦了擦有些潮湿的脸颊,眼睛也变得清明许多,我垂下双眼,沉默地翻着日记,直到翻到了第一页,扉页上赫然用大字写着“克莉丝汀专属”。


克莉丝汀……我给你最后的机会。


我的视线转移到立在一旁的新编剧本,支出来的纸签上写着“唐璜的胜利”几个字,纸页的厚度显然距离剧本完成还差得很久。


不过总会有足够的时间。


在报复与诅咒到来之前,有无限的机会逆转,只要完成我的要求……克莉丝汀,你知道我一向对你宽容,一向。


再次轻轻翻动着日记,我翻开了其中一页,中间的残纸昭示着这里的日记曾被撕下过一张。


手指摩挲着残纸,我仍然记得那天,世界上最丑恶的魔鬼失去了面具的掩护,暴露在最美丽的天使面前,那天我的书写也像今日一样疯狂,劈断了笔尖,留下了一滩墨渍。


继续后翻,翻回了崭新的墨渍,我抬手,将纸页缓缓地撕了下来。


“第二次……”


我将纸揉皱,团成一团后丢进了火炉。


像那团丑陋的纸一样,我承认,我早已被妒火焚烧。


丑陋的墨渍不配留在属于美好的日记里。


“……不配。”

急什么唉

【歌剧魅影】(Erik/Raoul) 失序(下)

没有了子爵烦人的声音,世界都美好起来。虽然子爵有时还是会对一个不存在的人说话,但并没有像精神病患者那般频繁了,他可以忍受。Phantom最近又学会了一项新技能,过滤掉子爵说的话是什么意义,只专注于他的声音,他承认,子爵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如果用他的声音做别的事会可爱许多。啊哦,他真恶劣。

连Christine都感受到了他最近的高兴,大着胆子向他说:“Angel, 我的儿时玩伴Raoul就要回老家去了,可否允许我最后一次见他?”

最后一次。

好的。

他早该知道的,谁会永远陪一个幻影玩耍?Phantom心又痛了一下,这不算欺骗,他从来没有认真对待过那个孩子说的话,他只是有些,有些……

“我...

没有了子爵烦人的声音,世界都美好起来。虽然子爵有时还是会对一个不存在的人说话,但并没有像精神病患者那般频繁了,他可以忍受。Phantom最近又学会了一项新技能,过滤掉子爵说的话是什么意义,只专注于他的声音,他承认,子爵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如果用他的声音做别的事会可爱许多。啊哦,他真恶劣。

连Christine都感受到了他最近的高兴,大着胆子向他说:“Angel, 我的儿时玩伴Raoul就要回老家去了,可否允许我最后一次见他?”

最后一次。

好的。

他早该知道的,谁会永远陪一个幻影玩耍?Phantom心又痛了一下,这不算欺骗,他从来没有认真对待过那个孩子说的话,他只是有些,有些……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也许以后再也不会有机会了……求你了,Angel?”Christine洋娃娃般的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他,用甜美的声音恳求他。

他怎么能拒绝他的天使如此合理的要求呢?

“我会和你一起。”Phantom说。

“你太好了,Angel!”快乐的Christine开始挑选她的新衣服。

Phantom只想回到自己孤独的小窝,蜷缩在黑暗的包围里。很快,他的生活将回到正轨,这真是棒极了。

“Christine,” Raoul坐在她的对面,拉着她的手,诚恳地说,“很抱歉最近忽视了你……”

Phantom远远看着他们相谈甚欢,冷漠的表情与周围的世界格格不入。

很久以后,Phantom感觉像是过了一百年,那对年轻人才结束谈话。

生活又变得灰暗起来了。就好像他原来有过光彩似的。他不会想念另一个喋喋不休的孩子,也从来不会幻想有一天离开的人会突然出现,太阳般照亮他的生活。

有时候他会戴上面具照镜子,憎恶地看着他的面具,问它为什么每个人都想把它揭开,即使揭开后底下是一片鲜血淋漓。

有时候他一遍又一遍弹相同的曲子,在失神的某一瞬间突然想到那只近在眼前的手,细嫩的肉包围纤长的骨,柔软而坚韧,在空气中活泼地跳舞,仿佛那些动听的声音是它弹出来的,那是他第一次真正意识到自己不是一个人。

有时候他坐在椅子上,吃着简陋的晚餐,蜡烛的火光摇晃一下,仿佛有个尴尬的声音在对面说:“我们没有在约会,我对她没有什么浪漫的想法,如果你愿意,可以自己去追她。”他当然不会这么做,但他也阻止不了他的女孩步入婚姻。她不能离开他。所以他终会这么做。

有时候他听到水声,停住下意识前往的脚步,想起没有一个让他吓唬到跌落的人,也不会有同样弄湿衣服的报复。

有时候他与Christine对话,两人又回到了曾经的毫无激情,他孤独的时候越来越多,迫切地渴望着和他的天使更进一步的抚慰。

直到某一天,那个子爵回来了,和Christine一起,像是天作之合一般,如此般配地闪耀着与众不同的天真与美丽,来到他的地下王国。

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另一个人已经在他的手下,艰难的吸气声仿佛白噪音,让他如在梦中,只专注于那双蓝色的眼睛,他很久没有接触到美丽的肉体了,他失去了空间感,上下左右混杂在一起,他是什么?他的手在哪?他的腿呢?也许在几公里外吧,他不知道。他只想继续做他现在做的这件事,直到永恒的终结。

他听到Christine带着哭腔大喊:“不!放开他!你这个怪物!”

他在干什么?哦,掐着Raoul的脖子。很快就会死了,永远留在这里陪伴他。

他终于崩溃了,对吧?

他是个疯子。

他一直是怪物,人们口中的恶魔。他承认了。

Christine跑过来,用她无力的小手徒劳地解救她的子爵。Phantom将她挥开。

他的神智回来了,他从未如此清醒。他拉着子爵站起来,手还放在他的脖子上,但放松了。

在一阵咳嗽声中,Phantom邪恶而低沉的声音响起:“Christine, 我给了你太多时间和自由,你知道你对我是多么重要,我看着你长大,你的声音传达着我的信念,你的存在支撑着我的生存,不要离开我,永远不要离开。我会放Raoul子爵离开,而你将会永远和我在一起,做我的妻子。”

“不,不……”Christine难以置信地摇头后退,“你不是他。”

“或者,你离开,而这个男孩将会失去他年轻的生命。”Phantom轻柔地抚摸他的后颈,满意地感受到一阵颤抖。

“我……”Christine咬着嘴唇,徘徊不定。

“咳、Christine,不要、选他!”Raoul双手扒着脖子上的坚固束缚,昂首看着她,自信而倔强的眼神一如既往。

Christine哭了出来。

“啊,多么伟大!”Phantom凑近,恶狠狠地吸进一口高档男士香水的味道,坚硬的白色面具硌着子爵的脸,“为了心爱的姑娘甘愿牺牲自己的生命——你以为这是垃圾的骑士小说吗!”

“不,Erik,” Raoul的手指更加用力地抓着他,看着他的眼睛,说,“我只是相信你,你不会伤害我的,Erik,我们是朋友,我们度过了那么多美好的时光……”

“住口!”Phantom气极反笑,“我们从来不是什么朋友,你甚至不知道我真正长什么样!”

Raoul艰难地吞咽一口,说:“这只是你的借口,你害怕与人交往,害怕受伤——”

“停下!”

“——你太孤独了,却还是不肯让别人走进你的心,是你自己拒绝了一切,是你一直拒绝向我摘下你的面具——”

“你胡说!停下来,我会杀了你!”Phantom手上的力气加大。

“——但我会努力,替你走出那一步。”Raoul的手出其不意地离开了,拿下了他脸上的面具。

“嘶——”Christine震惊地吸了一口凉气,随后快速用手捂住嘴。

那是一个奇异的景象,半边脸英俊光滑,棱角分明,另外半边却如同从重大事故中逃出一般,满是褶皱与凹凸,崎岖的疤痕从额头蔓延至嘴唇。

“满意你所看到的吗?”Phantom已无力再愤怒,无尽的悲哀如潮水般涌向他,将他淹没,埋葬。

“嗯,不满意,”Raoul皱着眉,轻轻放下脖子上的双手,“但我也只能接受了。”

“什——”Phantom的声音消失在唇间。

子爵轻轻捧着他的后脑,给了他一个完全不像他本人那么纯洁的吻。

Phantom觉得周围毛茸茸的,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远,很快就要消失了。

另一个男人对他露出一个让人心痒的微笑:“谁让我在来得及后悔之前就爱上了眼前这个人呢。”

Phantom觉得这个世界疯了,或者他自己疯了。发生了什么?他听到了什么?他是不是听到了“爱”什么的?

“我知道你也喜欢我,”Raoul的蓝色眼睛像天空一般明亮,“否则你就不会允许我随意进入你的私人空间,一起吃饭,展示你的天才。这并不容易,对你来说。”

“我没有……”Phantom觉得其实是子爵疯了。

“看,你还在否定一切,”Raoul抚摸他的眼睛,一遍又一遍划过崎岖不平的皮肤,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我知道你承受了太多,因为这个,上帝赐予的奇迹,让你与众不同,但你得知道,自己是多么有魅力,足够吸引一个好奇心旺盛的子爵,当然,也会被这个子爵吸引。”

“嗤,”Phantom嘲笑一声,“您也太自大了,子爵先生。”

“好吧,在我忧伤地回到家里自怨自艾之前,至少能告诉我,自己有一个机会吗?”Raoul看着他。

Phantom的嘴唇蠕动着,眼睛看向旁边,而不是看向那个能刺伤他的双眼的子爵眼中的希望。他会让他失望的。他一直这么做。

“我——”刚开口,Phantom的话又被子爵堵住了。

“唔,我就当这是一个肯定了。”Raoul的声音还是那么动听,内容还是那么惹人恨。

不过Phantom已经没时间反对了,他正沉浸在一个美好的温暖的拥抱中,和他想象中不同的炽热有力的男性身躯,却相同的美好。

他想永远都不放开。

另一边,受到惊吓的Christine脸上的泪也掩饰不住嘴角绽开的笑容,她爱的两个人都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或许那真的不是只存在于童话故事里的东西。

急什么唉

【歌剧魅影】(Erik/Raoul) 失序(中)

Phantom风一般回到地下,披风卷起的空气还来不及落下,又被男人愤怒的声音惊起。

“该死的、愚蠢的、无知的年轻子爵!白痴,蠢蛋,愚不可及!”Phantom狠狠地锤了一下桌子,坚实的上好木料让他的右手感到疼痛,心中更加烦闷。

他当然不是如Raoul所想的一般害羞地逃了,子爵简直乐观到异想天开,就是这种乐观,一些所谓的善良,和有意的亲近,让他勃然大怒,甚至有一种杀了子爵的想法。

自从他有意识以来,就一直在抗拒这种东西,无形的、根本不存在的、只有傻子才相信的把戏。善良?那是给别人看的,就像他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抚摸他的头说“永远爱你”,又在所有人都恐惧憎恶他之后骂他“怪胎”“恶魔”“肮脏的杂种...

Phantom风一般回到地下,披风卷起的空气还来不及落下,又被男人愤怒的声音惊起。

“该死的、愚蠢的、无知的年轻子爵!白痴,蠢蛋,愚不可及!”Phantom狠狠地锤了一下桌子,坚实的上好木料让他的右手感到疼痛,心中更加烦闷。

他当然不是如Raoul所想的一般害羞地逃了,子爵简直乐观到异想天开,就是这种乐观,一些所谓的善良,和有意的亲近,让他勃然大怒,甚至有一种杀了子爵的想法。

自从他有意识以来,就一直在抗拒这种东西,无形的、根本不存在的、只有傻子才相信的把戏。善良?那是给别人看的,就像他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抚摸他的头说“永远爱你”,又在所有人都恐惧憎恶他之后骂他“怪胎”“恶魔”“肮脏的杂种”,没有人为他说“这是你生出来的儿子”,甚至眼里的同情也只是无用的感慨,为他们以后的传记多添一些唏嘘。

Madame Giry是他从未想到过的一个惊喜,也许是女孩心中与现实相悖的戏剧性让她帮助一个被关在笼子里的怪物,但她确实比其他人让他感觉好太多。他讨厌改变,通常那意味着更多的痛苦与嘲笑,但Giry夫人的改变减少了他的痛苦,让他几乎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他很感激,坚信等价交换,报答她的恩情,以歌剧院最近的表现,他估计,至少需要两百年。

但世界上没有另一个Giry夫人,她也不会成为他的朋友,那种愚蠢的、无用的关系,只有脆弱而不堪一击的人才需要。他喜欢孤独,黑暗包围着他,让他感到如此安全,他可以不再有面具,却无法离开黑暗与孤独。上帝,他真的成了一个怪物。

“朋友?哈哈哈!朋友!哈哈哈哈哈!你不配!”Phantom摘下面具,抚摸着镜子里肮脏罪恶的半边脸,甚至自己都感觉恶心,“你不配,Erik,你不配……”

“没有人会和你做朋友,没有人会爱你,没有人会摘下你的面具亲吻你,没有人会在你蹲下颤抖时拥抱你,没有人会坚持看着你的脸而不唾弃,就连你自己也不可以。”Phantom平静地述说事实,狂笑渐渐消失,眼中悲哀浮现——即使是另一种神情,镜子里的半张脸还是那么丑恶。

“所有你感觉到的情绪都是假的,所有你感觉到的善意都是自作多情,所有动听的优美的话语都是谎言,这就是人类,这就是人性,他们服从多数而惧怕异端,他们向往冒险而止于恐惧,他们就像你一样,天生是被训练好的演员,一套交朋友的说辞可以用上一百遍,一句称赞不知道是哪天从舞会上学来的,贵族特别擅长这个,他们交际频繁,滑溜溜的像条鱼,如果你真信了,Erik,你就是个白痴。”

Phantom深呼吸几口气,对着自己做出冷笑的表情,喃喃自语:“好多了。”
你是最棒的,Erik,没有人能愚弄你。

他几乎没有发现,从今天见到Raoul子爵以来,都没有想到自己一直以来的安慰——Christine,直到入睡前,他强迫自己给出了解释,一个人的精力只够同时处理一件事,今天他选的是坏事而不是好事。

当然,更不好的事发生了。

Raoul子爵像是知道他什么时候在监视,每次做什么事都要用他那空空如也的大脑分析整理过后“分享”给他,让他被迫承受了童年往事、家庭琐事等一系列折磨,他真的不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好讲,聒噪而毫无美感,他宁可听那些财务上的数据分析——是的他连这个也讲出来,就好像大名鼎鼎的剧院幽灵没有眼睛自己去看一样!他几乎要以为这个子爵是不是有什么自言自语的毛病了,要不是他听见子爵又一次坐在五号包厢里时问:“你还在这里吗,Phantom?”

“你有什么毛病?”Phantom从来不想为其他人压抑自己的火爆脾气,“你以为自己很棒?很聪明?友善到让一个幽灵能为你现身?我受够这些垃圾了,你,还有你的白痴故事,带着这些离开剧院!”

“可是我,”Raoul看上去有些惊慌,这是他第一次在幽灵面前惊慌,刻意流露出来的,绝对的,“我以为我们是朋友,我以为我们可以做朋友!你从来没有反驳过它们,我不知道你不喜欢,我甚至不知道你的兴趣。”

“我和你说过,朋友是不切实际的,不可能的想法,你为什么这么坚持呢?”Phantom觉得自己都有些怜悯了,“更何况,如果这就是你作为朋友的表现,不得不说,我很失望。一个从小在吹捧中长大,从来没有人对他说'不',如此幼稚、自以为是的孩子。”

“可是我的朋友都说我是最棒的!”Raoul愤怒地反驳。

“是的,他们对其他人也这么说。”Phantom翻了个白眼,几乎都不想告诉他这么明显的事实了。

“其他人可不会带他们骑马射箭,还能每次都是击剑比赛第一名。”Raoul脸上略显矜持的得意让人恨得牙痒痒。

“你们也只会这些贵族的玩乐了。”Phantom说。

“先生,我假设您想与我进行一场非玩乐性的、绅士间的决斗,以收回您先前的侮辱。”子爵的话近乎指责。

Phantom只想对这种孩子气的话大笑,天呐他真可爱,看他的表情,鼻子红得跟桃子一样,还在认真装严肃。

当然,子爵从来没有说自己是孩子,也没有人不准他在一些低沉的笑声泄露出来时心动了一下。在他眼中,他们已经相交了很久,甚至可以说是目前为止他说过的话最多的人,他觉得,自己怎么着也算“不是朋友的朋友”了。

“Raoul de Chagny,”他说,“我的名字,不管是决斗还是交往,都需要个名字,对吧?”

笑声停止了。

沉默了一会,Phantom说:“我知道你的名字。”

“我还不知道你的。”Raoul笑了,像他的金发一样灿烂,“为了礼节?”

Phantom皱着眉,“你不需要知道”的话就在他的嘴边,然而,这个男孩做了这么多,至少值得一个怪物的名字:“Erik.”

“那么,Erik,我会经常想你的。”Raoul眼中发着光,Phantom相信,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尽快离开这座剧院!”他决绝地喊道,坚持告诉自己,这个不安定的变量很快就会消失。

急什么唉

【歌剧魅影】(Erik/Raoul) 失序(上)

“Christine, my little Christine.” Phantom深情而绝望的呢喃回荡在他的地窖里,如果有人无意间闯入,只会恐惧于幽灵来自地狱的低语,而不是觉得这个可怜的男人深陷孤独,即便这就是真相。

这不是Phantom第一次独自承受着寂寞,只有这时,他才深深意识到Christine对他的重要性,他就像一个孤独的落水者,拼命抓住手边任何一个可以碰到的物体,一块浮木,或一根细枝。

他知道痛苦不会持续太久,只要他一刻不停地想着他的女孩,他的天使,不管他微笑的同时多么痛苦,那救命解药多么遥远而触不可及,不管他心中深深知道她并不属于他但还是习惯成瘾般离不开有多么抽痛,那甜美的笑容...

“Christine, my little Christine.” Phantom深情而绝望的呢喃回荡在他的地窖里,如果有人无意间闯入,只会恐惧于幽灵来自地狱的低语,而不是觉得这个可怜的男人深陷孤独,即便这就是真相。

这不是Phantom第一次独自承受着寂寞,只有这时,他才深深意识到Christine对他的重要性,他就像一个孤独的落水者,拼命抓住手边任何一个可以碰到的物体,一块浮木,或一根细枝。

他知道痛苦不会持续太久,只要他一刻不停地想着他的女孩,他的天使,不管他微笑的同时多么痛苦,那救命解药多么遥远而触不可及,不管他心中深深知道她并不属于他但还是习惯成瘾般离不开有多么抽痛,那甜美的笑容,震撼的高音,淘气的头发,还有闪闪发光的只专注于他的棕色眼睛,总会慢慢慢慢治愈他的伤痛,让他忘却现在,忘却未来。

“I am not alone.” Phantom对他的心说。只不过他被魔鬼诅咒过的脸不值得一个爱的拥抱而已,他会克服这种不合时宜的渴望,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Christine不会用那柔软而温暖的双手拥抱他,就像他是世界上最珍贵的珍宝,没有人会。

今晚,他要去见Christine,检查她的功课,听听她的声音——那是一种超越一切幻想的治愈,让他被孤独腐蚀而逐渐疯狂的心能够稍稍平静下来。

“Christine,” Phantom惊讶地发现Christine今天的声音比以往甜蜜了一些, "是什么让你今晚如此高兴?"

Christine脸上的光芒是前所未见的,她大声回答:"我见到了小时候的玩伴Raoul,他竟然还记得我,天呐,我们有好多年没有见面了,他还记得他的Little Lotte,这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情节——他还约了我明天一起出去!"

也许是Phantom的震惊导致的暂时性失语太明显了,Christine红着脸解释:“当然,这只是朋友之间的联系,寻找过去的友谊……之类的,不一定非得是男性对女士的爱慕和追求,虽然……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名帅气而有魅力的子爵追求我的话会很高兴。”但Phantom脑中一片空白,完全听不见她的爱情解读。

当然,他只是一个悲哀。

Phantom不会说他听到了整个世界断线崩溃的声音。

就像他不会说他一时冲动想过找那位无辜的子爵决斗,但在了解到他同时也是剧院的赞助人时不甘地转为温和的战略。不论如何,只能有一个结果,那位子爵永远离开Christine,不能抢走任何本应属于他的东西!

“Raoul子爵!您、您的信。”Raoul不会听不出来送信者磕绊的声音中掺杂的恐惧,但好奇占了上风,他打开了信封。

“亲爱的子爵,

很高兴您为剧院做的巨大贡献,您比某些毫无作为而自大狂傲的经理好了不止那么一点。同时也要赞赏您的眼光,挑出了如此优秀的我的学生——Christine。正如我所说,Christine是我的学生,不管您对天真纯洁的她抱有何种想法,奉劝您停止行动,否则,您会发现,一个愤怒的老师将会带来多么大的恐怖。

真诚的,

O.G.”

Phantom永远不会知道,正是他保险起见的警告信,让一个年轻有为的子爵,从巴黎和平奢靡的假象中,走上了探寻黑暗秘密的不归路。

“这是你第三次和Raoul子爵出去了,”Phantom假装平淡,却不知道Christine早在他压抑的怒火中恐惧慌乱,“我早就告诉过你,他会影响你的学习,你就是这么让一个男人毁了你的事业,毁了你的声音吗?告诉我,Christine!”

“Angel, 我不会被他人影响的,相信我,他所做的只会让我更快乐,唱的更好更努力。”Christine只想再试一次。

Phantom却感觉已经被撕裂的心又开始流血:“告诉我,这将是,最后一次。”他的声音中满是黑暗与暴戾,Christine从未听过。

她屈服了,泪水夺眶而出:“我保证,这将是最后一次!”

接下来,只是解决那个烦人的子爵了。

五号包厢。

Raoul感觉到一股阴冷的风从身后吹过,带着潮湿、腐烂的气息。

他的双眼警觉地睁大,后颈处汗毛竖起。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这是我的专属包厢?”一个低沉的男音仿佛幽灵般在包厢内响起,他甚至能感觉到每个字发出时空气的震动与欢迎。

他咽了一口,清清嗓子,既兴奋又害怕:“是你,The Phantom!我听过你的传说,知道这是你的位置,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快过来。”

“你不怕我?”Phantom咆哮地问,他没想到自己的威慑力已经不够吓跑一个白痴,警告信也没有起到它应有的作用。

“呃,有人说你是幽灵,但我相信你是一个人,现在知道了,还是一个男人。”Raoul耸耸肩,尽力忽略心里的不安,“更何况,你还是Christine的老师,我相信他一定是个好人。”

“那你就大错特错了,”Phantom冷笑一声,“我在这一生中杀过不少人,我所经历的任何事情都是你这种生来受尽宠爱的子爵永远也想象不到的,我可以用无数种恶毒的方式让你凄惨地死去,没有人敢为你出头。”

但勇敢的子爵没有被吓倒,甚至有点天真地询问:“那你可以告诉我,我想象不到的是什么?也许我想到过呢,你不能这么断然肯定你不知道的事。”

“这不关你的事!离Christine远点!”Phantom几乎要被子爵的愚蠢气笑了,“否则我要让你知道,这些话绝不是说说而已!”

“你不会伤害我的,”Raoul心中有些颤抖,却还是能笃定,“Christine会伤心的。也许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分享她的过去什么的——”

“够了!”

“——好吧,我也不会太纠缠她——”Raoul最后轻轻而快速地说了一句,只是为了让那个快要气到爆炸的人平静一下。

Phantom一阵怀疑的沉默。

“——但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Raoul深吸一口气,回头露出灿烂的笑容。

“记住你的话,还有,不会有朋友这回事!”Phantom的声音很快像是从远处传来。当然,Raoul相信,这是因为害羞。

守序邪恶-孤阳
说的就是老虚啦,最近回归虚厨ʕ...

说的就是老虚啦,
最近回归虚厨ʕ ¯͒ ~ ¯͒ ʔ

说的就是老虚啦,
最近回归虚厨ʕ ¯͒ ~ ¯͒ ʔ

涸泽
速涂了一个饭桶 偏执,最终却选...

速涂了一个饭桶

偏执,最终却选择放弃,什么也得不到

渴望爱情却因为从来没有得到过而畏惧

这种角色这种冲突太戳我蜜汁萌点了

速涂了一个饭桶

偏执,最终却选择放弃,什么也得不到

渴望爱情却因为从来没有得到过而畏惧

这种角色这种冲突太戳我蜜汁萌点了

icesparkling

既是落下的帷幕,也是发光的道路,愿他前程似锦,一片星光🌟


DT桶的轮廓来自西区魅影剧组Kimberly Blake 小姐姐ins上的照片(p2),我只做了编辑并画上背景。 ​​​

既是落下的帷幕,也是发光的道路,愿他前程似锦,一片星光🌟


DT桶的轮廓来自西区魅影剧组Kimberly Blake 小姐姐ins上的照片(p2),我只做了编辑并画上背景。 ​​​

伊神そう
吸不到少爷只好自己……草图自娱...

吸不到少爷只好自己……
草图自娱自乐

吸不到少爷只好自己……
草图自娱自乐

Narcissa

[Phantom/02中心]一期一会 上

背景是魔改后的Phantom“山上的开始”结局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老虚



*

这是,发生在某个酒吧内的不为人知的密话。


“果然,马格维亚先生不适合做Inferno的首领呢。”


同往常一样和莉兹在酒吧喝酒的玲二如此说道,就像是在说“今天的酒不太好喝”似的。

莉兹同时觉得面前的美酒有些难以下咽。


“你想,马格维亚先生身手也不怎么样,性格也挺差的,至于毒/品交易什么的我是不懂啦,但是他果然不适合啊。”

玲二晃动着酒杯中的冰块,慢悠悠地说着。


拜托,如果以你为标准的话,无论谁都会是“身手不怎么样”吧。

莉兹看着眼前的亚洲男人,惊觉自己都快认识他七年了,现在...

背景是魔改后的Phantom“山上的开始”结局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老虚



*

这是,发生在某个酒吧内的不为人知的密话。


“果然,马格维亚先生不适合做Inferno的首领呢。”


同往常一样和莉兹在酒吧喝酒的玲二如此说道,就像是在说“今天的酒不太好喝”似的。

莉兹同时觉得面前的美酒有些难以下咽。


“你想,马格维亚先生身手也不怎么样,性格也挺差的,至于毒/品交易什么的我是不懂啦,但是他果然不适合啊。”

玲二晃动着酒杯中的冰块,慢悠悠地说着。


拜托,如果以你为标准的话,无论谁都会是“身手不怎么样”吧。

莉兹看着眼前的亚洲男人,惊觉自己都快认识他七年了,现在看来觉得他果然变化很大。

不只是外貌上的——虽然他依旧一副少年的样子,但自从五年前的某一天他就开始留长发,头发松松垮垮地扎在后脑勺上——而是性格上的、更深层次的东西。

如果说一开始在塞斯•马斯塔手下的Zwei是机械,在克劳蒂亚手下的Phantom是狂犬的话,现在和她坐在一起的男人应该就是一匹狼了吧。


“你终于决定了吗?”莉兹喝了口酒,心想再过几天怕不是就可以听到塞斯•马斯塔再次叛变的消息了。


玲二笑了,不是什么虚伪的假笑,也不是悲伤的苦笑,只是十分随意的笑容,“别担心,很快就会结束的。”


哼,这家伙越来越厉害了,莉兹说:“随便你吧。”放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莉兹可绝对不会想到玲二对于这种事情会露出这样的笑脸,要知道,当年她对玲二的评价可是“连一只虫子都不敢杀的人”啊。

该说确实人不可貌相吗。


吾妻玲二,他原本的名字,莉兹一开始就知道的,毕竟克劳蒂亚给她看过他的护照,后来他也和她说过。

一开始,他就是在杀手这份工作上非常有天赋的一个人,所以才能干掉前代Phantom,继承那个小姑娘的名称,跟别说是现在一连在黑色地带浸染了五年的他,如今根本不会有任何人能超过他了,绝对无愧于最强之名。

跟随克劳蒂亚后,总觉得他的那股子疯劲越来越明显,加上他对克劳蒂亚疯狂的爱意、执着,让人以为仿佛他原本就该是这样的人。


什么啊,这么一想的话,他不是什么也没有变吗。


克劳蒂亚,莉兹叹了一口气,自己选择居然也能如此平和地想起那个人的名字了。

果然,时光能治愈一切吗?

但这个道理放在玲二身上似乎又说不通呢。


算了,他开心就好。这么多年了,莉兹也累了,接下去她最想做的事情可是在乡间买个房子,好好地过悠闲的生活啊。


因此,莉兹对于这个玲二十分随意下的决定双手赞成。


*

银色长发的少女面无表情地擦着手里的枪,美丽的妙龄少女与枪械的组合充满了奇妙的色彩。

塞斯·马斯塔制作的量产型的少女杀手。

对于玲二来说,身边少女的一举一动未免有点太熟悉了。

曾经的Ein,甚至曾经的自己都是如此,宛如在塞斯操控下的人偶一般。

但是这种情况维持不了多久了,这里的一切都需要革新。

一切都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

当塞斯发现被他通过洗脑、催眠而洗去记忆的少女们按照自己意志行动时的样子还真想看看呢。


Neun默默地擦着枪,这次她的任务是担任狙击手,而他则是观测者。

她是最近才被塞斯改造的,也是姐妹中最小的一个,被给予了“Neun”——也就是德语里的“九”——的名称。


玲二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手垫在后脑勺,一手转着一支钢笔,注意到她的视线后对她说:“怎么了?Neun,你好像有点不专心呢。”


这不是她的第一次任务,严格来讲应该是第二次,第一次任务作为新人来说她完成得不错,照理来说她本不应该有紧张的情绪,但她的搭档可是Zwei啊,大名鼎鼎的Phantom。

从身份来讲,可以算是她兄长的男人,亚洲人,一副清瘦的外表,完全看不出这身体里潜藏着巨大的力量。

一想到这一点,Neun不禁心头一颤。

“没有。”

是在担心任务的目标吗?不,这次的目标是马格维亚,虽然这点十分令人惊讶,但这并不是重点。

没错,重点是她身边的人,也不是不安,而是紧张,因为他在的缘故,自己一定要完美地完成任务才行。但是正因为他是自己的搭档,所以一定可以顺利完成才对吧?


Neun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种名为“安心”的情绪波动是本不应该出现的。


她的思绪被熟悉的声音打断:“Zwei,Neun,任务要开始了。”

是Acht,宛如姐姐一样照顾着她的人。

玲二立刻正经起来,“知道了。”

听到他回复的Acht露出细微的笑容。

这一点,只有玲二注意到了。


*

这样重要的任务本不应该交给Neun,完全是因为凯尔在纽约执行别的任务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凯尔·迪文斯,拥有令人惊叹的天赋的强大的杀手,一开始是被塞斯带回来的女孩,后来完全交给玲二教导了。

具体的原因Neun不清楚,但是Zwei虽然和她们一样有着数字的名称,却和塞斯并不是完全受他命令的关系这一点就算是她特能感受到。

他们之前也许发生过什么事情吧。


选择位置,放置风标,这种准备工作之前早就已经做好。

“开枪吧。”

手指收紧,扳机扣下,一发命中。

“任务,完成。”在风哗哗吹过的楼顶Neun简短地汇报着。只要按照玲二的命令,任务就很简单地完成了。

“很好。”

有点高兴。

从此以后,组织就要改变了吧,但这不是自己该操心的事情。

Neun收起弹壳和狙击枪,准备和玲二一起撤退。

伊神そう
缺个钥匙扣晚点就去印给自己诶嘿...

缺个钥匙扣
晚点就去印给自己诶嘿嘿w

缺个钥匙扣
晚点就去印给自己诶嘿嘿w

不能天使
“你得到了什么,我的宝贝?”“...

“你得到了什么,我的宝贝?”
“爱情,和玫瑰花.”
“不亲爱的,那只是你自己的血而已.”

“你得到了什么,我的宝贝?”
“爱情,和玫瑰花.”
“不亲爱的,那只是你自己的血而已.”

極地

所以還是當成同人來看叭

所以還是當成同人來看叭

欲买桂花同载酒

#我想哭(┯_┯),因为激动,因为幸福#
#音乐永远不会后退#

🌟我以为他俩说想合作《the phantom of the opera》是开玩笑的,两个大男人的谁唱最后那个女主角高的高的高的的的的音我多虑了,改编成不唱不就行了😂

🌟第一次听大龙和阿云嘎唱英文歌,发音让我出戏,而且我怎么感觉阿云嘎“咬着牙”(我没看视频,只听的歌)
虽然他俩唱的挺好的,但是……经典版是真的经典【25年周年纪念版】【1986年版】😭😭😭😭😭😭好幸福好幸福好幸福

🌟深深也唱了《think of me》😭😭😭😭😭😭《the phantom of the opera》这期节目被宠幸了...

#我想哭(┯_┯),因为激动,因为幸福#
#音乐永远不会后退#

🌟我以为他俩说想合作《the phantom of the opera》是开玩笑的,两个大男人的谁唱最后那个女主角高的高的高的的的的音我多虑了,改编成不唱不就行了😂

🌟第一次听大龙和阿云嘎唱英文歌,发音让我出戏,而且我怎么感觉阿云嘎“咬着牙”(我没看视频,只听的歌)
虽然他俩唱的挺好的,但是……经典版是真的经典【25年周年纪念版】【1986年版】😭😭😭😭😭😭好幸福好幸福好幸福

🌟深深也唱了《think of me》😭😭😭😭😭😭《the phantom of the opera》这期节目被宠幸了嘛😭😭😭😭😭😭

🌟大龙的《生死对决》代入感太强了,一下子就把人抓进去了,摁在那走不了,想哭(┯_┯)真的想哭。

这就是音乐剧的魅力吗???音乐剧,这个是你的魅力吗???这就是你为什么在很多人心中的原因吗???music你为什么这么美好???😭😭😭😭😭😭

估计这个《声入人心》上的《生死对决》会激起不少人看《变身怪医》的欲望。
但是更希望能让更多人愿意看音乐剧(包括我)愿意听古典音乐歌剧音乐剧😭😭😭😭😭😭

伊神そう
可爱吗?可爱!(不要脸的) 我...

可爱吗?
可爱!(不要脸的)

我是谁我在哪儿?怎么没有撤回键?!

可爱吗?
可爱!(不要脸的)

我是谁我在哪儿?怎么没有撤回键?!

伊神そう

“我下次再也不画佩特!”
“真香”

这个人他怎么这么好看!!!!!!

“我下次再也不画佩特!”
“真香”

这个人他怎么这么好看!!!!!!

芄兰

歌剧院魅影——Phantom
他那么好,怎么会有人舍得不喜欢他呢。
P2放授权
前排 @熊猫嘿! 原图太太

歌剧院魅影——Phantom
他那么好,怎么会有人舍得不喜欢他呢。
P2放授权
前排 @熊猫嘿! 原图太太

这人想要变优...算了

某群的甜品脑洞

占tag致歉

又是脑洞...这回是子公司(????)

图片依旧来自 @江鹭白――坑品死烂差  小姐姐

对了这位小姐姐过几周要翻唱lmm和传奇哥的客西马尼

——————

我群欢迎法剧德奥俄剧匈剧西区宽街(就是英语剧)女孩(请带着一颗超强的心脏入群)

*法剧剧情日常被吐槽,法剧女孩要保持理智*

*德奥女孩居多,进群易变成德奥女孩*

*镇群之宝:小神马lmm传奇哥,和我群一位女装大佬(他说群人数两千才穿女装)*

*群号201143495!*

*期待群内各位开下一个分公司的日子*

占tag致歉

又是脑洞...这回是子公司(????)

图片依旧来自 @江鹭白――坑品死烂差  小姐姐

对了这位小姐姐过几周要翻唱lmm和传奇哥的客西马尼

——————



我群欢迎法剧德奥俄剧匈剧西区宽街(就是英语剧)女孩(请带着一颗超强的心脏入群)

*法剧剧情日常被吐槽,法剧女孩要保持理智*

*德奥女孩居多,进群易变成德奥女孩*

*镇群之宝:小神马lmm传奇哥,和我群一位女装大佬(他说群人数两千才穿女装)*

*群号201143495!*

*期待群内各位开下一个分公司的日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