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j

17094浏览    249参与
桃梓画画像碧萝乔太郎

(!)错设警告
(!)拟女警告
是grad和pj!
他们真的好可可但是我没画好——
只是单纯觉得回音花和蓝蝴蝶很配而已啦没有别的意思
当时没好好配色一下子把grad的眼睛画错了我对不起!!!

(!)错设警告
(!)拟女警告
是grad和pj!
他们真的好可可但是我没画好——
只是单纯觉得回音花和蓝蝴蝶很配而已啦没有别的意思
当时没好好配色一下子把grad的眼睛画错了我对不起!!!

◆相思相愛◆

不知不觉攒了9图了

最近一直都在V和A两边反复横跳

十分需要把自己分成两份(。

不知不觉攒了9图了

最近一直都在V和A两边反复横跳

十分需要把自己分成两份(。

离李栗
上个月的草稿,这个月填坑www...

上个月的草稿,这个月填坑www

突然想画可爱的PJ宝宝~~

上个月的草稿,这个月填坑www

突然想画可爱的PJ宝宝~~

XD

画风可爱w
原作最后一p
tumblr
hotokegusari

画风可爱w
原作最后一p
tumblr
hotokegusari

瑶某人
完结了!!虽然是个写手但完结却...

完结了!!虽然是个写手但完结却去画画!

真的完结了吗?

有时间还会写的!!因为暑假要没了强行完结!但其实并没有!还有很多想写的!我还会继续沙雕!

完结了!!虽然是个写手但完结却去画画!

真的完结了吗?

有时间还会写的!!因为暑假要没了强行完结!但其实并没有!还有很多想写的!我还会继续沙雕!

Anor

剧组关于瑟爹王座的设计历程(⍥(⍥(⍥(⍥(⍥;;)
真的很用心很用心了!!!

剧组关于瑟爹王座的设计历程(⍥(⍥(⍥(⍥(⍥;;)
真的很用心很用心了!!!

小爱吖
女体化拟人注意指绘画到一半的j...

女体化拟人注意
指绘画到一半的jammy(´▽`ʃƪ)
指绘太难了最后被逼到用餐巾纸卷成卷尝试画细节(ノ`⊿´)ノ
画的比较丑啦~

女体化拟人注意
指绘画到一半的jammy(´▽`ʃƪ)
指绘太难了最后被逼到用餐巾纸卷成卷尝试画细节(ノ`⊿´)ノ
画的比较丑啦~

衰哥

是的我又来更新了(屑)

灵感来源于b站UP毒角SHOW

是的我又来更新了(屑)

灵感来源于b站UP毒角SHOW

SODA

【警爵七夕糖第五棒】爱是19258.6G赫兹

上一棒: @警犬奇牙 

下一棒: @Your Highness 

————


爵士知道自己掌控全局。


他一直都知道,因为掌控全局是一个优秀士兵的必备条件——好吧,没错,已经调进特别行动队很久了应该称自己为执行官——但爵士喜欢士兵这个称呼。


所以即使是现在这种“同居的火伴没有任何提示没有任何预约昨晚没回家(是明明就算吵架也丝毫不理会什么尴尬气氛每天会在固定时间通知他几点回家或者不回家的那个火伴)”加上“Prime御天敌出于紧急原因想要见你请你以最快的方式赶往XX地XX街XX号房间”,他知道,他依然掌控全局。


“你这样躺在沙发上实在...

上一棒: @警犬奇牙 

下一棒: @Your Highness 

————


爵士知道自己掌控全局。


他一直都知道,因为掌控全局是一个优秀士兵的必备条件——好吧,没错,已经调进特别行动队很久了应该称自己为执行官——但爵士喜欢士兵这个称呼。


所以即使是现在这种“同居的火伴没有任何提示没有任何预约昨晚没回家(是明明就算吵架也丝毫不理会什么尴尬气氛每天会在固定时间通知他几点回家或者不回家的那个火伴)”加上“Prime御天敌出于紧急原因想要见你请你以最快的方式赶往XX地XX街XX号房间”,他知道,他依然掌控全局。


“你这样躺在沙发上实在有些不雅……”说话的是一个瘦瘦小小的赛博坦人,虽然体型瘦小看起来没什么攻击力,但能成为领袖御天敌的秘书官之一,变形形态肯定不是什么内存条或者饰品。


“Prime大人还没来不是吗?Sir,你也放松一下”,爵士拍拍沙发边边仿佛在邀请对方坐下,“警车不在,不用这么紧张”。


“事实上……这次紧急事件就是关于他的……”


“我猜到了”,爵士说。


然后沉默,房间里只有他俩没有其他机。爵士仿佛在沉思什么,瘦小的秘书官显然也不善言谈,气氛有些尴尬而焦虑,直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推门而入。


小秘书官再一回头只见爵士挺胸抬头站得笔直,仿佛刚才慵懒的躺姿不曾存在过。


“Prime!”爵士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长话短说吧,警车失踪了”,御天敌机体比爵士高大数倍,音量也仿佛大了数倍,他看起来很焦急,进入房间没有坐下而是直接站在爵士面前指着爵士的胸口,“我希望你去救他”。


“所以确认他仍旧存活吗?”爵士很冷静。


“不确定,但我想傻子也知道他活着比死了有用多了!”御天敌给了小秘书官一个手势。


“是!就由我来介绍一下目前的情况”,小秘书官低头看着数据板,神情仿佛像个小号警车,“首先声明这是一项B级秘密任务,由于警车职位的关系,他属于赛博坦公众人物,领袖秘书长失踪事件会影响赛博坦军队形象,在民间造成不良影响,目前消息已内控,此事不允许媒体报道,不允许泄露给不相关人员”。


“了解!”爵士道。


“下来是案件具体信息:警车于今天早上确认失踪,确认的根据是其特制追踪器丢失信号。鉴于特制追踪器的特殊性,即:大小与赛博坦人体液细胞同样、外层被伪装细胞壁包裹、具有随体液流动的特性,无法预测位置,无法辩识取出,即使被追踪者死亡也仍会以一定频率持续发送定位信号……”


“这里可以长话短说,因为我们对它很了解”,爵士打断小秘书官,“为了方便营救?特别行动队每个人都有装,包括我”。


“嗯……”小秘书官顿了顿,“所以警车信号消失这件事十分异常,再加上调取路面监控,发现警车常用的一条通勤道路,空中监视器从昨晚开始处于故障状态,仔细调查这条道路又未发现激烈的打斗痕迹,只是这条路确实比较偏僻,路过的行人很少,暂时未发现目击者”。


“所以对方是有备而来,一切都是计划好的,而且对军事高层管理尤其特别行动队及其领导警车非常了解,连特制追踪器这种S级秘密都一清二楚,不仅事先观察警车通勤常走的道路,而且知道警车身上有追踪器所以用某种手段进行了处理”,爵士补完了接下来的话,并摇摇头叹道:“我早说了,宁走十里光不走五里荒,无奈Pal坚持信仰自己的最快通勤道路计算程式,体会不到我的苦口婆心呀!”


“如果只是为了除掉警车长官根本没必要费这么大劲”,小秘书官接话道。


“嗯哼,所以为什么找我营救他?因为他是我的火伴吗?当然我很乐意去,我只是在表达我的欣喜之情!整个赛博坦恐怕只有我最想把他找回来了,其他人应该巴不得他从此休假呢?”爵士歪头调侃地看看小秘书官。


“我也很想警车长官早点平安回来!我……我很尊敬他!虽然严厉但他应该是全执行队最有责任心的长官了!”


“因为你他渣的干活好!”御天敌怒道,“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警车那个家伙很早以前对我说过,如果他出了什么事,一定要你去救他,而且强调了大概几百遍,所以快点给我把他渣的找回来!你知道警车脑袋里藏着多少秘密吗?赛博坦的布防、各种军事科研新成果!还有他渣的不知道多少秘密都藏在他的小脑袋里!说吧,你需要多少人,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把他给我找回来!”


“不需要太多”,爵士摆摆手指,“特别行动队两个小分队,加上一个太空桥,一个四维地图”。


“全给他!太空桥给他最新的!让他给我好好干!发现他渣的是谁干的给劳资把方圆五百公里炸平!!!”御天敌对小秘书官吼完这句便摔门而出。


————


他们使用了对CNA专用电流枪,专门针对赛博坦人CNA设计,可瞬间麻痹赛博坦人全身细胞,既不伤害机体,又能使中枪者短时间内丧失行动力——当警车在一个看似普通的休息室样的房间醒来时,他的大脑首先反应出上述信息。


不是为了除掉自己的话,那么就是想要交易,或者利用,或者合作,或者更大的可能性是胁迫。


警车一边试图让机体更快恢复行动力,一边继续分析自己的现状:门确认锁死,无窗,房间整体有轻微晃动,晃动偏差值小于飞行器的偏差值,所以不是在飞船上;大于陆地交通工具;是在秘银海航行的船上吗?不……偏差值虽然接近,但却略小一些,那是什么呢……


潜艇!警车的大脑模块得出了答案。


但是警车无法根据房间的内饰设备推论出这是什么型号的潜艇,只能确定看起来像是经过无数次改装的古老型号。


“醒来了吗——?”


警车的大脑模块正在高速运算时,广播的声音打断了他。


这个声音,无需推算,毫无疑问,是讨厌且可怕的赛博坦猎人,禁闭。


警车释然,如果抓自己的人是禁闭,那一切都合情合理,因为无论从智商、逻辑、手段、设备各方面来讲,他都是一个合格的对手。


“你想干什么?”警车直问,同时用一只手揉揉另一只手腕,仿佛在做恢复体力的运动,“我们无冤无仇”。


“无冤无仇?哈哈哈……”


笑声很放肆。


“警车,你不会不知道,对我这种人来说,做任何事需要的只是一个好价钱”。


“噢?那么我现在立刻出比他更高的价钱,你就会放了我并帮我抓住他吗?”


“不会,因为我确定,他可以出的价钱一定会比你更多”。


“看来是个大人物”,警车道。


“没错”。


“他想让我死吗?”


“他想让你活着帮他干活,因为你活着比死了可有价值多了”。


“如果我不干呢?”


“那他大概会委托我尽可能多的探索你的大脑模块,至于你的死活嘛……就不重要了。”


“了解了”,警车干脆地回应道,“话说回来,不用锁链把我拷起来吗?我现在可是手脚自由,似乎只要冲墙壁开几枪就可以出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禁闭狂笑道,“且不说我们正在秘银海底十几万公里深,出去的瞬间你会被压成一块铁片,凭你手臂上的小管子也射不透我花大价钱改装的防弹高密度钛钢板,另外——”,禁闭顿了顿,说道:“你可知道你身处的房间,墙壁地板天花板都是非常良好的导体,电流随时会让你毫无知觉地睡过去。你也不用妄想会有人来救你了,我知道你们这些为御天敌执行特殊任务的人,身上都会装特制追踪器,但很不幸我对这个小玩意儿很了解,我了解它传输的频段,它的波穿透能力,而这艘潜艇特别加装的屏蔽器可以让它的波动完美消失,秘银海又是个被人遗忘的地方,更何况在深深海底,有谁能找到你。又有谁能救你呢?哈哈哈哈哈……”


警车平静地听完这段描述,又做了做手部运动,再弯弯腰,抬抬腿,感觉行动力已经基本恢复,“好吧,我知道了,我会做一个合格的被关押者,所以——那位大人物想要怎么处置我?”


“他想和你谈谈”。


“我同意”,警车答复的很快。


“你——”


禁闭还没来得及表达自己对警车如此配合之态度的惊讶,警车接着说下一句,“请那位大人快来吧,我随时恭候大驾”。


爵士,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


(时间回到很久很久以前,久到警车和爵士刚刚成为火伴那个时候)


警车和爵士坐在帕拉克萨斯水晶花园里的长凳上,他们正在享受因为举行火种融合而获准的短暂假期。


“你知道,我们都是战士”,警车先开始话题。


“嗯哼?这又怎么了?”


“这意味着出生入死是我们的工作”,警车舒一口气,“你也有听说过吧,火种融合的伴侣如果一方死亡……”


爵士抓紧警车的手,护目镜闪了闪,“嗯,听说过,但是爵士没有问题,爵士是全赛博坦最乐观的机”。


“信心、意志都是很重要的东西,但——作为一种措施的话,不够具体”,警车没有松开和爵士紧握在一起的手,他用另一只手打开机体子空间,取出来两个像是机体小部件的东西,“这是我从决定接受你的时候开始研制的产品”。


“这是什么?”爵士问道。


“是收发信号两用器,但不是普通的收发信号两用器”。


“噢?有趣,讲来听听!”


“你调入了特别行动队,所以你也有装特制追踪器,特制追踪器的研发目的,美化的说法是为了随时掌握特别行动队员位置方便营救,而更客观的说法应该是无论死活,要保证队员可被及时营救或回收,以免泄露机密,但是,不可否认,它确实有让营救人员及时掌握被困人员位置的功能”。


“OK?目前为止我还听得懂,继续说下去”,爵士机体往警车身上靠了靠,他觉得此时此刻真是太享受了。


“但是特制追踪器有个致命的缺点,如果敌人已窃取关于它的情报,事先做好足够屏蔽它的设备,那么它就完全失去了作用”。


“可是这不是S级秘密吗?意味着除了Prime和特别行动队队员,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并且它是最新的技术,虽然只有体液细胞大小,瞬时发射频率可达到10000GHZ,具有极强的穿透力,高端的军用设施都不一定能做到完全屏蔽它,不用太过担心吧~”


警车稍微松了松和爵士紧握的手换了个姿势,他用手握住爵士四指,抬起了爵士的手腕,“就像我说的,乐观很重要,但作为一种措施的话仍然不够具体”,警车的另一只手拿起一个小部件,扣在爵士手腕处,按下按钮,部件顿时变形完美贴合爵士的手腕,并激活伪装光学涂层,仿佛消失一般看不见了。然后警车照样也为自己装好了另外一个。


“这个收发器有三个功能,第一,它内嵌了我编写的特制追踪器运动轨迹程式,并有按照机体温度变化等各种非正常状态自动修正的功能,可以准确定位特制追踪器在体内的位置;第二,它可以发射频率高达19258.6GHZ的载波,让特制追踪器的信号具有更强的穿透力——这个频率是我目前能做到的极限了,因为它必须利用赛博坦现有的信号传递基站,这已是基站硬件设施能做到的最高频率;第三,如果有一天,特制追踪器成为一种障碍,只要按下凹嵌在内部的红色按钮,它便可发送一束高能量波,摧毁体内的特制追踪器。”


“……”爵士听的有些呆了,许久才摸着手腕惊叹道:“A...AWESOME!”


“但是!第一个功能会让研发特制追踪器的人很沮丧吧……他们洋洋得意的流动型追踪器无法在体内定位的特殊功能完全变成了废物!至于第三个功能……可以理解为你对我们的未来有着某种计划吗?”


“没错”,警车答道,然后抬起爵士的手臂示范用法,“用的时候,看起来像是一只手轻搓另一只手做运动的样子,拇指便可碰触功能按钮,你需要记住按钮不同的顺序代表不同的功能,不可按错。接收信息的话不用什么按钮,如果你收到来自我的信息,会自动导入你的机体内存,无声无息便可获得消息”。


“噢警车,不得不说这个小东西让你变得更加性感迷人了!”爵士迫不及待搓搓手熟悉功能,突然又停了下来,“等等,警车!你做的这个小东西简直像极了戒指!而戴上它仿佛某些肥皂剧里的戒指交换仪式!噢,解释一下,戒指交换是其他星球火种融合……噢不,他们称之为婚礼,的一个很重要的仪式!Pal, 我现在感觉真他渣的幸福!”


说完爵士凑上前去,在警车唇上轻轻吻了一个,“交换完戒指,就该亲吻新娘啦”。


警车回了他一个更深的吻。


————


(时间回到现在,铁堡)


小秘书官给爵士配齐他要的所有东西后,只见爵士竟然又躺回沙发呼呼大睡!把他叫醒也只会说“等就好了,不用着急,着急没用,不如不急,保持体力,多多休息”,然后继续睡。


小秘书官感觉真的很急,并且越来越急。就在他犹豫要不要联系Prime重新指派救援队的时候,只见爵士突然从沙发上蹦起来,打开四维地图,选取了一个坐标,一番查看后带着两队人马直接进了太空桥。进去之前还回头对小秘书官挥挥手“放心,爵士一直掌控全局!”


行动的结果不是完美的,救出了警车但是禁闭逃走了,不过虽然没有很大的奖励,小小的奖励还是有的,比如,一天假期。


当警车和爵士在房子附近的公园里散步时,爵士很兴奋地向警车讲解自己如何用太空桥运了一个装满弹药的小潜艇和两队人马直接开进深海里,如何穿着抗压服还能灵巧地潜入禁闭潜艇的驾驶室,如何和禁闭大战三百回合……


“爵士掌控全局”,警车道。


“噢不,不要抢我台词!这是最近我最喜欢的一句帅气收场词!”


“我知道”,警车笑道,虽然只是个嘴角微微上翘不知能不能称为笑容的笑容。


“所以我们要怎么解释我是如何得知你的坐标?这个小东西是不是要暴露了?”爵士举起手腕晃了晃。


“不会,我们报告的逻辑会很完美”,警车道。


————


【声明:文中关于波、通信相关的技术都是作者编造的,跟实际的通信技术不一定对应得起来,请不要较真儿,有什么不妥的话答案只有一个——那是赛博坦星的技术!(不,真正的答案是:那只是作者胡诌的)】



警犬奇牙

【警爵七夕糖第4棒】希望常伴左右

上一棒:  @算幾番照我 

下一棒:  @SODA 

Idw世界观
条砸视角中的爵仔( •̀ ω •́ )再拖更就剁手【义正言辞.jpg】

后2p线稿
给自己不上色找了个好理由😂

小故事:后来爵士因吃饭不讲卫生和靠近无保护措施高台而被禁止出任务,但众TF均怀疑这是警车把他留下来陪自己的阴谋

【警爵七夕糖第4棒】希望常伴左右

上一棒:  @算幾番照我 

下一棒:  @SODA 

Idw世界观
条砸视角中的爵仔( •̀ ω •́ )再拖更就剁手【义正言辞.jpg】

后2p线稿
给自己不上色找了个好理由😂

小故事:后来爵士因吃饭不讲卫生和靠近无保护措施高台而被禁止出任务,但众TF均怀疑这是警车把他留下来陪自己的阴谋

糯米黛西

我看狮子王回来了🌚🌝

我看狮子王回来了🌚🌝

衰哥
GENERATIONTALE(...

GENERATIONTALE(世代传说)人设
gradient是衫位
paper jam是帕位
是亲兄弟(废话)
其实grad有在笑就是脸太黑看不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呸

GENERATIONTALE(世代传说)人设
gradient是衫位
paper jam是帕位
是亲兄弟(废话)
其实grad有在笑就是脸太黑看不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呸

无影星光

最近摸鱼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菜
ヽ(;▽;)ノ

最近摸鱼
我还是一如既往的菜
ヽ(;▽;)ノ

衰哥

关于pj和grad

*有ooc注意

在我的设定中,paper jam和gradient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他们的诞生是来源于error和ink之间意外的一夜

生下兄弟俩后ink并没有因为他们父亲的身份而抛弃他们,不过他们还是儿童的时候ink就忙得不可开交了

因此pj和grad一直在一个不起眼的anti-void中相依为命,那个anti-void小得只能用来做他们的卧室

作为弟弟的pj十分愤世嫉俗,遗传了error的坏脾气 ,但他几乎从来不对grad恶语相向。他属于那种闲不住的好动分子,向往无序的生活,但有很大一部分时间会呆在fresh那里或者是grad身边

与pj相反,grad因为他奇像error的外表而从小遭人欺凌。他是个...

*有ooc注意

在我的设定中,paper jam和gradient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他们的诞生是来源于error和ink之间意外的一夜

生下兄弟俩后ink并没有因为他们父亲的身份而抛弃他们,不过他们还是儿童的时候ink就忙得不可开交了

因此pj和grad一直在一个不起眼的anti-void中相依为命,那个anti-void小得只能用来做他们的卧室

作为弟弟的pj十分愤世嫉俗,遗传了error的坏脾气 ,但他几乎从来不对grad恶语相向。他属于那种闲不住的好动分子,向往无序的生活,但有很大一部分时间会呆在fresh那里或者是grad身边

与pj相反,grad因为他奇像error的外表而从小遭人欺凌。他是个老实的家伙,不擅长说谎,身体状况总是很差劲。,平常不是躲在无人空间就是去underswap找bluescreen聊天。糟糕的是他有时会撞见error,并被逼着进行残酷的训练,搞得一身伤的回来。

战争爆发后兄弟俩躲在anti-void中

后来grad被x!gaster利用了负面情绪而堕落,开始屠杀曾经凌辱过他的人,打伤了pj但装作失手放走了pj

这也是故事的开始


Fetters

警爵/PJ|植物大战僵尸

说来不信…灵感来自友人家的小侄女儿,说小姑娘带了个机甲来耍,配色黑白蓝,并起名叫小红【。】

我:黑白蓝…黑白蓝…?是不是还有护目镜?

友人:是的。


人类不那么弱小,也没那么强大,爵士深谙此事,于是对人类本身的韧性不抱太多期待。他把能做的做好,能救的救下,在某个洗车间建立了驻扎地,并给远在塞星的同僚们发信息,喂,喂喂,地球遭遇僵尸潮啦!

当然递送给相关部门的并没那么不官方。更随意的则分发向各个密友,什么是僵尸?哈,一看你就没参加周五的电影之夜!《行尸走肉》?《活死人黎明》?《我是传奇》一定要看!我爱那个罗曼蒂克的结局!人类为什么不值得有一个更罗曼蒂克的结局? 

他一边...

说来不信…灵感来自友人家的小侄女儿,说小姑娘带了个机甲来耍,配色黑白蓝,并起名叫小红【。】

我:黑白蓝…黑白蓝…?是不是还有护目镜?

友人:是的。



人类不那么弱小,也没那么强大,爵士深谙此事,于是对人类本身的韧性不抱太多期待。他把能做的做好,能救的救下,在某个洗车间建立了驻扎地,并给远在塞星的同僚们发信息,喂,喂喂,地球遭遇僵尸潮啦!

当然递送给相关部门的并没那么不官方。更随意的则分发向各个密友,什么是僵尸?哈,一看你就没参加周五的电影之夜!《行尸走肉》?《活死人黎明》?《我是传奇》一定要看!我爱那个罗曼蒂克的结局!人类为什么不值得有一个更罗曼蒂克的结局? 

他一边说一边转圈,抬枪将袭来的僵尸一枪爆头,那个个儿过大,过凶残,仿佛一堆肉块拼成的猩猩,人类能对付,但太过不易,肉块噼啪啪往下掉,爵士抬手在空中一捞,一只沾着黏糊糊的血肉,半只眼球吊在眼眶外,腹腔和肋骨暴露在空气中的小土猫就出现在他的手中。猫仔仿佛还留有生前的本能,一边冲着面前这个大家伙哈气一边晃晃悠悠地往五指山外跑。爵士将它放下,浑不在意地继续通话,怎么,我们的领袖还未和委员会吵出个结果? 

爵士,警车的声音四平八稳,委员会认为这是地球原生态的自然演变,在最终结果出来前我们不应过多干涉。 

我不觉得有感知生命体哭天抢地算是自然演变的一部分,爵士说,伙计,检讨报告的格式有变化吗,劳驾发一份最新的来。 

于是那端挂断通讯,一份整理好格式的检讨报告和一份塞星文翻译版的《丧尸生存守则》一同发送过来。爵士放声大笑,猫仔随着他的清扫捡食新鲜的脑浆。他换了另把能量充足的枪,很飞快地给对方送信,我亲爱的,你的幽默感进步飞快。 

于是爵士依旧我行我素。他清理了水泵,又修复了过滤装置,对于硅基而言建立一个雨水收集系统比人类要快的多,猫仔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爵士把它的肠子塞回去,又钉了铁皮在它身体的破损处防止内脏再漏出。他甚至给猫仔缝了一套完整的连体生化服,仅在吃饭时才拉开拉链。可不能让你污染了我为朋友们准备的宝贵水源,爵士这么说着,把猫又赶向别处,嘘,嘘,朝那边儿去,僵尸猫蹒跚着向车库挪动。 

你不准备食物吗,爵士侠。他向密友汇报成果,对方语气毫无起伏地挖苦他,你要你那些小朋友吃些什么,作为东道主你不应有所准备? 

分点你的逻辑线路来计算一下,伙伴,爵士将两只脚翘在洗车间的升降平台上,这东西沦为他的办公桌已经有段时间,其上杂乱摊着数据板、人类的无线电装置,塞星人适用型号的维修工具,水泵和过滤装置的动态实况被投影在升降台上方,只消一抬头就能看到,投影的侧下方则是报警装置,如果人类造访,会以Midge版的《The Man Who Sold the World》提醒他,若是僵尸来袭,则是Ten Years After那首《Working in a Parking lot》。假设这里有一罐食物,而他们有两个人,爵士将猫仔拎到桌面上,两只手比划成两个人形,嘿鲍勃,你看,这儿有罐罐头。嘿山姆,你说得对,这儿有罐罐头。嘿鲍勃,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要保护你,所以我得有力气,这罐头就是我的了!嘿山姆,我觉得你才是应该被我保护那人,这罐头理应是我的!猫仔被拉了下尾巴,发出一声嘶叫,跳下桌便失去身形。 

我以为你会对他们更有信心些。警车沉默片刻后,对此给予评价。 

因为我热爱,所以我比谁都清楚其劣根性,朋友,爵士说,我不愿见到这样的情况,尽管过于自欺欺人。 

警车嗤笑一声,这就是你费心标注难民营位置的原因? 

我亲爱的,你这时候应当是在复兴计划例会中途,爵士回击,你的工作量容许你分一部分线路来我这边视察工作吗? 

不,它们在全勤工作中,对方回答,因而现在同你对话的是我的本能。

 

搭档响亮的笑声充盈内线时,警车站起身,开始汇报自己的工作内容和统计数据,口吻平板并一一回击对自己的方案提出驳斥的反对者。
 

造访的人类并不多,通常逗留时间也不长,爵士锁死了升降平台,用全息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在树丛间趴窝积灰的报废轿车。人类来来去去,很少有人会真正有兴趣去研究那升降平台上到底是什么事物。他们汲水,翻腾资料,而后通常会发现爵士留下的难民营线索,离开得便也很快。偶尔有几回他们拿着撬棍到处敲敲打打,企图找出辆能用的运输工具。爵士在内线嘶叫,疼,疼疼疼,他们就不能换个别的敲吗?在人类准备掀开他的前车盖试图在发动机上碰运气时,被爵士关在车内的僵尸猫以一头撞上窗玻璃宣告了他们猥亵行为的终结。 

事后爵士一边修补猫仔四分五裂的脑壳一边和地球上的其他驻军挂着频道闲聊,其中一人自称植物学家,两人兴致勃勃讨论起某个游戏植入现实的可实践性。警车在另个频道,一直保持着矜持的沉默予以旁听。直到他们敲定会面地点和时间,警车在对方挂断时才开口,爵士。 

好啦,我亲爱的,一份检讨,劳驾往常。 

我是说,警车将两份数据板递交出去,又回收了三份,你要出示一份有关防止该种植物对地球生态造成污染的详细规划报告。
哦。爵士说。

不过最后这个实验没能成功,因为地球的环境容不得这些植物在如此短期内膨大到有其坚韧的攻击性,爵士只得悻悻作罢。啊,老友,爵士说,我只觉得自己做了笔赔钱的买卖,劳心费力,一无所获。

检讨报告并不会带来什么收益,警车提醒他,因此交易这一概念从根本上便不存在。

你真没幽默感。

谢谢夸奖。

你在这点上的幽默感让我觉得更没有幽默感。

 

爵士准备启程了。
他的休假终于仅剩三个循环,远比他想象得要紧张,在向目标地点驶去的途中,爵士一路高歌,从乡村到摇滚,从说唱到民谣,知无不歌,歌无不尽,无人驾驶的外星豪车肆无忌惮地驶过无人行走的空荡街区。他甚至绕了个远路,向博物馆里的美国大神拍照致意。

他焊死了僵尸猫的面罩,并将驻扎地的信息标注其上。终其一生这曾为生物的物体都将为自己仅剩的饥饿徒劳奔走,直到被谁一枪毙“命”。跑哇,猫仔,在等待地点,爵士吃吃笑着驱赶对方,到科研所去!到人类的聚集地去!你若不放弃希望,那希望必不会放弃你。猫仔发出尖叫,它朝着背离这钢铁生命的方向,竭尽全力地狂奔。它的内脏和骨节散落一地,仿佛朝外喷吐零件的报废汽车,但猫仔僵尸浑然不觉,它朝前奔跑,拼命地奔跑,向着远离这外星生命的方向,豁出这副没有灵魂的躯壳地奔跑。

这还真让人有些心碎,爵士喃喃自语。

而后交接人从天而降。


一个英雄式的落地!爵士鼓起掌来,还真是叫我意外,大红人居然来做这种跑腿的活计。对方口吻平和,根据宇宙委员会、世界委员会、宇宙物种发展科研会等以上共计16个组织共同协商决定,爵士,你的任务变更为驻守地球、并向宇宙生物发展委员会的救援人员提供当地情报和援助,直至委员会确认该星球生态恢复至正常状态。

他把数据板递交给爵士,如果没有异议,请在其上录入,即刻生效,不可更改。

没有,求之不得。爵士说,流畅地签字画押,交还回去。要我说,伙计,看样子委员会把你搞得够呛,比上次我们见面,你可是瘦了不少。

因为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见面了,爵士。警车回答,你自然会觉得我变化颇大。接下来这段时间,你会腻烦到无从注意我有何变化的。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幽默感愈发猎奇了?

你是唯一一个有幸听到这种幽默感的,还请心怀感激。

我真走运。


 
 




 
 

_完

 
 


 
 

关于那件事的后续:

某天我突然想起来问友人:小红近来可好?

友人:上次我侄女来玩时,依稀看到了小红的胸腔。

我:别的不说你用词也太硬核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