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potc

1063浏览    76参与
麻雀的甜酒

薩傑 最大的恐懼 10

一個填深坑的概念(

打算盡快更新畢竟真的拖很久了,可能下回上載的字數會少一點

這個坑愈來愈北極orz 不求有什麼小夥伴,但如果經過喜歡的不防留個爪印🐾讓我知道喔!

以下正文

就這樣,桃樂絲—這位聲稱是珂雪孫女的人,在安祖莉嘉不太情願下加入了行列。而巴布沙亦自顧自地挑了自己船隊的主船—安妮女王復仇號跟著出發,說什麼他才是最有資格的海洋地圖擁有者。


「不是吧!你們都是海盜?」在一個天清氣朗的早晨,桃樂絲站在起航中的黑珍珠號甲板上,對着傑克一群人大喊,「看昨晚的裝束,我還以爲你們是普通商人⋯⋯」


「抱歉要你失望了,」巴布沙的語氣卻完全沒有任何歉意。...

一個填深坑的概念(

打算盡快更新畢竟真的拖很久了,可能下回上載的字數會少一點

這個坑愈來愈北極orz 不求有什麼小夥伴,但如果經過喜歡的不防留個爪印🐾讓我知道喔!

以下正文

就這樣,桃樂絲—這位聲稱是珂雪孫女的人,在安祖莉嘉不太情願下加入了行列。而巴布沙亦自顧自地挑了自己船隊的主船—安妮女王復仇號跟著出發,說什麼他才是最有資格的海洋地圖擁有者。

 

「不是吧!你們都是海盜?」在一個天清氣朗的早晨,桃樂絲站在起航中的黑珍珠號甲板上,對着傑克一群人大喊,「看昨晚的裝束,我還以爲你們是普通商人⋯⋯」

 

「抱歉要你失望了,」巴布沙的語氣卻完全沒有任何歉意。「現在跳海還來得及哦。」

 

「溫柔一點啦,赫克托。」傑克說著,單手翻開羅盤的蓋子:「如無意外,我們將會有很多的時間相處。」說罷對桃樂絲拋了個眉眼。

 

巴布沙冷哼一聲:「不要再浪費時間了,我想要看一眼地圖以確認航道。」

 

「哦,我想暫時不需要。」傑克彎起一抹不可一世的微笑,低頭凝視手中的羅盤。可是此時的指針卻像上了鏈般一直在不停地轉動,仿佛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傑克瞬間沒有了笑容。

 

就在巴布沙想要繼續質問時,吉布斯在船頭走了過來。他抹了抹額前的汗水,對傑克說:「船長,船已經開出大海了,我想是時候確認一下航道?」

 

「航道,航道,是的,我當然知道這個。」傑克強撐著,幾乎用喊的回應道。他在一眾懷疑的目光下再次打開羅盤,死死地盯著盤面:「我們要去⋯⋯那邊!」指針的轉動開始緩了下來,傑克用手一拼跟著它所顯示的方位移動,最後穩穩的指向右方。正當傑克如釋重負地向眾人宣布時,四周卻一片死寂,大夥兒似乎沒有回應。

 

傑克像是嗅到了一絲危機感。「嗯?怎麼都不動了?」他瞇眼歪了歪頭,不敢抬眼,「去幹活啊。」

 

仍是鴉雀無聲。

 

「你們是有什麼問題—喔。」傑克轉過身來,下一秒就垮下了臉。只見眾人一臉無奈,而自己的指尖,正分毫不差地指著薩拉查的鼻子。

 

「你一直都是在指著那軍官,傑克。」吉布斯的臉非常沮喪。

 

傑克掃了一眼面無表情的眾人,尷尬地縮回了手。他瞥了瞥薩拉查,對方似乎對他這個舉動不以為然。可是在下一秒,薩拉查嚴肅的濃眉摵了摵,臉上多了幾分笑意。

 

注意到這點的傑克頓時氣得瞪大雙眼,正要開口罵人時,巴布沙自顧自地從旁邊的桃樂絲手中一把奪去航海圖。

 

「老子可沒有這麼多光陰來浪費!閉嘴然後給我滾一邊去。」他扯開嗓子罵道。

 

看著巴布沙邁著大步一拐一拐地往旁走了開去,船員們也開始四散。薩拉查站在原地默默地看著傑克,他正苦腦地重複著開合羅盤的動作,似乎沒有打算說話。

 

「那是什麼?」桃樂絲走到了薩拉查旁邊。

 

「什麼?」

 

「那羅盤。」她朝傑克方向輕輕點頭,「那是很特別的東西嗎?」

 

薩拉查側眼看她:「算是吧。」

 

「有什麼特別?」

 

「你幹嘛不自己問他。」

 

「說起來,」桃樂絲像是想起了重要的事情般轉過身來疑惑地盯著他,「你是軍官吧?幹嘛在海盜船上?」

 

這句話似乎逗樂了薩拉查,他故意地整理一下自己的端正的領口,斜笑說:「船是他的,你幹嘛不自己問他?」

 

桃樂絲非常不滿地瞪了他一眼,不服輸地匆匆走上前去找傑克:「傑克,你是海盜吧?」

 

頃刻,倚在船弦上的手悠悠地把羅盤合上,傑克目無表情地望著桃樂絲:「Excuse me?」

 

「我是說—」桃樂絲還真的以爲傑克聽不見。

 

「噢,親愛的,我是海盜嗎?」傑克開始一本正經地回答面前的好奇寶寶,「當然不是。」

 

桃樂絲眨眨眼睛,愣住了:「不是?」

 

似乎樂在其中的傑克歪歪頭假裝思考又繼續瞎掰:「說真的,我希望你能問出比這更有意義的問題,但,是的,我不是海盜。」

 

「事實上,我的全名是亨利·德·納瓦爾,落泊的法國貴族。」邊說著還不忘加重卷舌音,又指著遠方的吉布斯先生,「那邊的白髮傢伙,看到沒,那是我的管家。」

 

「那他呢?」桃樂絲指著史金。

 

「那是傭人。」傑克想都沒想。

 

「那他呢?」女孩又指指薩拉查。

 

「他啊⋯⋯」傑克略帶吞吐地回答,「他也是傭人!」

 

一直在旁看戲的薩拉查冷靜地挑起他的濃眉。

 

傑克撇了他一眼,沒好氣地擺擺手:「他是保鏢啦,保鏢!」

 

「負責保護你的安全?」

 

「當然是的,那是我的責任。」在傑克開口前,薩拉查搶先回答,還伸手摸摸腰間發出銀光的配劍。傑克故意地弄出快要吐的表情。

 

「噢我的天,真是太浪漫了。」桃樂絲淘醉地眨眼,表情很是羨慕。

 

就在這時,安祖莉嘉小跑步地從船尾走了過來。她焦急地跑上台階,語氣跟她的眼神一樣充斥著不滿:「事情完全不在計劃之中。現在船上多了個老頭搶著要領航,又有個礙事的孩子。」她直接地對上桃樂絲的眼神:「你要對此負責,傑克。」

 

「有什麼好負責的?」傑克笑笑:「沒有我的話你大概在坐牢,更莫說要擁有航海圖了。」

 

「對了,這人又是你的誰?」桃樂絲調侃般地指著安祖莉嘉。

 

「她嗎?她是我姑媽。」剛好傑克也想要取笑取笑她。

 

聽到這話的安袓莉嘉臉變得鐵青:「閉上你的嘴否則我會割掉你的喉嚨。」

 

「才不怕你呢!」桃樂絲仰起頭回嘴。

 

反倒是傑克慌了:「噓!」

 

「你的保鏢會保護你的,不是嗎?」桃樂絲指著薩拉查。

 

「不,我不會。」薩拉查皺眉。安祖莉嘉立即得勝般的邁步追著傑克。

 

「他會!」傑克逃命般地跑向薩拉查,縮到他身後:「他說好了的!」

 

「不是在這種幼稚的狀況下。」薩拉查沒好氣地澄清。

 

「那就移開吧,軍官。」站在薩拉查前面的安祖莉嘉像是麻鷹捉小雞般地蓄勢待發。

 

可薩拉查並沒有動:「你要跟他一樣幼稚嗎,女士?」

 

「這是我們的私事,與你無關。」安祖莉嘉瞪他。

 

「有什麼私事令你非要這樣不理性,我倒想聽聽看。」

 

「是嗎?那你聽好了。」安祖莉嘉退後幾步,不時還用餘光怒盯傑克:「這傢伙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騙我,以他的花言巧語迷惑我。當我以為我們的感情會開花結果時,這混蛋就離我而去!」

 

「你們在一起了?」薩拉查沉聲問道。

 

「沒有!」傑克伸出頭來大喊,「我們只是—」

 

「看到了嗎?他到現在還不肯承認!」安袓莉嘉一臉傷心欲絕地指著傑克,眼眶愈來愈紅:「他死都不認,甚至現在我懷了他的⋯⋯」

 

「他的什麼?」大概猜到答案的薩拉查努力叫自己冷靜一點。

 

「我懷了傑克的骨肉!」安祖莉嘉大叫,一滴淚水滑下了臉額。

 

「天啊。」桃樂絲歎道。

 

聽到這個消息的薩拉查臉色非常難看,猛地轉身抽起傑克的襯衫領子,仿佛回到了殘暴的亡靈狀態:「真的假的?」

 

「假的!」傑克慌忙為自己辯護,舉手指著還在演戲的安祖莉嘉,「她最愛說謊了!」

 

「在我看來你也非常喜歡說謊!」

 

「我沒有!不是我!我才不會這麼不理性呢。」

 

「理性?你跟我談理性?你這個沒良心的酒鬼!當時一定是喝得爛醉了吧?」

 

「我發誓我不會醉成這樣!」

 

「你最好是。」薩拉查黑著臉忽地鬆開在傑克領口上的手,害他往後跌撞了幾下,「要是我知道你真的要當爸—」

 

「老天在上,我並不想當爸!」傑克扯開嗓子叫道。

 

-

 

在船的另一邊,巴布沙攤開手中的航海圖,銳利的雙眼掃視著平靜的海面。

 

「永遠都不會滿足,eh?」吉布斯無奈地笑著。

 

巴布沙轉身看他:「什麼?」

 

「你已經有一整支艦隊了,家財萬貫。」吉布斯伸出手向大海比了比:「花了大半輩子在勞勞碌碌不累嗎?我要是像你有那麼有權有勢,早已經知足地退休了,還固執地要爭這艘被大火燒過的小船?」他把手落在沉黑色的船舷木上。

 

老海盜冷冷地扯起嘴角:「如果你是在為傑克講説話,我勸你還是省點力氣。而且我的目標是那神聖的金屬。」

 

「Aye, 貪婪是海盜必備的特質。」吉布斯有點不屑地朝他瞇起雙眼:「然而他們比起尋寶,更喜歡搶掠。把別人的東西據為己有的感覺能令他們感到意外地爽快。這麼多年來,傑克追隨著他美麗的珍珠,而你的珍珠,先生,應是在遠方的岸上而不是在這裡。」

 

巴布沙眉頭一皺,眼神不自覺地望著地平缐。

 

「家人的陪伴永遠比一切重要。」他聽到吉布斯在身旁如此補充。

 

然而他卻還是憤怒地撇過頭:「老子可是個徹頭徹尾的水手!」

 

在巴布沙怒氣沖沖地轉身離開時,他突然注意到在甲板勞動的人群中唯獨有一人動也不動,像是夢遊般呆滯地站著。

 

於是他一拐一拐地走了過去,朝那人兇狠地罵道:「不幹活呆著幹什麼,是鬼上身嗎!」

 

可是那人像是沒有聽見一般繼續呆著,一雙睜得有點太開的眼睛無神地看著前方。

 

「喂!」對方目中無人的態度正式惹怒了巴布沙。見他依然不為所動,巴布沙於是舉起手杖朝他身上一揮:「聽見了沒,蠕蟲!」

 

這下子那人呆住的身子終於有點反應。他極爲緩慢地扭過脖子,這時巴布沙能清楚看見那不甚自然的灰白色四肢,還有乾枯的皮膚,像是皺了的布料一般符在骨頭上。他身上的素色衣服破爛不堪,赤著腳,稀疏的頭髮在額前垂落。

 

那雙瞪得快要凸出來的眼睛漸漸正視著他,像是死者不瞑目的詭異目光盯得連巴布沙自己也覺得毛骨悚然。

 

勞動的人們開始發現這個小騷動,紛紛放下手上的工具,凝視著人群中央。

 

「你們誰認識這傢伙?」巴布沙質問著大夥。

 

水手們開始竊竊私語,然而好像沒有人對這奇怪的人有任何印象,有人甚至用手戳戳他的蒼白的臉,說要確定他仍然活著。

 

天空突然烏雲蓋頂,像是魔爪般罩住了船身。眾人立即引起一陣騷動。過了沒多久,四周變得一遍灰暗,海面不知何時湧起了陣陣濃霧,朦朧之中可以看到猶如尖刺的黑色礁石。巴布沙仔細一聽,還聽到附近迴蕩著不知是從哪裏來的奇怪回音。

 

「怎麼回事?」原來在船尾嬉鬧的傑克一眾人也警惕起來,環視著突然變得詭異的四周。

 

「下雨了。」安祖莉嘉凝視落在掌上的雨點:「要刮起風暴了嗎?」

 

薩拉查看向難得一聲不吭的傑克,只見他快速地自轉了一圈掃視四周出現的岩礁,微皺的眉頭透露著絲許不安。

 

然後這麻雀邁著靈活的步伐穿過騷動的人群走到船的另一頭,剛好和匆忙的吉布斯打了個照面,二人差點就撞在一起。

 

「傑克!」吉布斯焦急地告訴他,「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

 

「是這樣嗎?」傑克回問他。天色之陰暗令這句話更添諷刺。

 

似乎沒有意識到傑克的嘲諷,吉布斯接著解釋:「以我的經驗這天色也變化得太詭異了,不會只是風暴。有可能是基於一些非自然的因素——雖然我非常希望自己猜錯了!」

 

「我十分同意,吉布斯先生。我確定我急需要知道我們現在正身處什麼地方。」傑克說著,筆直地走向前方聚集的一小撮人。吉布斯緊隨其後。

 

此時的雨愈下愈大,傑克需要不斷眨眼來滑掉打在眼皮上的雨點。他瞧見船員們正圍著那個骷髏般的怪人,議論紛紛。

 

有人猛地扯過傑克的手臂。傑克抬頭一看,是巴布沙。

 

「這傢伙是不是你的人?」他指向怪人。那蒼白的臉孔正不自然地扭曲、抽搐。人們彼此一陣慌亂。

 

傑克瞧向那雙詭異的眼睛,驚道:「不是!他是哪位?」

 

「是他。」吉布斯沉下臉地低吟,「以老天的名我敢肯定是他在搞鬼。」

 

一道閃電劃向天際,雷聲像是將要地震般隆隆作響。像是有著神秘的連結,蒼白的怪人忽地開始仰天長嘯,聲音恍如妖怪一般尖鋭且刺耳,在礁石間回音四起。

 

「這百分之百不是人類!」船員們驚叫,拔出了各自的武器。

 

傑克默默嚥了一下口水,從木桶旁抓起一個酒瓶,接著試探性地傾身戳了戳那妖怪的身子。

 

看來真的奏效。妖怪安靜了下來,豆大的雙眼瞧著傑克,四肢動作時關節更僵硬地喀喀聲響。

 

「您好,先生!」傑克討好地笑著,朝他行了個不知是哪國的禮:「我是這艘船的船長,若是您不要找我們麻煩,我們很樂意跟你分享船上的食物和飲料。」

 

不知道是否真的聽得懂傑克的話,妖怪眨了貶眼睛,快要乾裂的嘴唇微微地張開:

 

「呃、啊......」

 

「對啊,你一定餓壞了。」傑克小心謹慎地繼續慫恿。

 

「砰!」一個酒瓶突然敲向怪物的後腦,令其應聲倒地。怪物倒下後露出了站在背後拿著破酒瓶的史金先生。

 

「嘻嘻!我成功了!」史金勝利般地舉起雙手嚷嚷,旁邊的夥伴也歡呼起來。

 

還搞不太懂狀況的傑克無奈收起了笑容,轉身命令:「那個......找個人來把他丟下海。」隨即擺了擺手。

 

但是天色依然沒有變好,雷電交加,甚至連浪也開始愈刮愈大。黑珍珠號的船身開始傾斜,甲板上的物品東歪西倒。

 

「拉緊帆索!」傑克大聲下令,一邊凖備走向船舵。此時,安祖莉嘉跌跌撞撞地跑來。後面跟著薩拉查和桃樂絲。

 

「我們顯然遇上了風暴雲。」她大口喘氣:「必須盡快離開這裡。我們需要海圖!」

 

「這樣下去,船會撞上礁石。」薩拉查面色凝重地望向船外。

 

他說得對,四周的礁石又尖又硬,船要是撞上了必定會毀掉。焦急的傑克打開手中的羅盤,可是下一秒又懊惱地大力把它合上。

 

「該死的!」傑克咒罵出聲:「赫克托!」他叫巴布沙。

 

事態緊急,巴布沙也沒多説話,果斷抽出腰上的航海圖用力一拉,試圖在不斷打落的雨點下找出現時的位置。

 

「傑克!」桃樂絲忽然驚恐萬分地指著他的身後。

 

傑克敏捷地往後一瞥,那本來已經倒下的妖怪竟已經站了起來,面目比剛才更兇狠猙獰。一道火團從它張開的口中直直朝傑克噴去,他猛力從旁一跳閃開,大火落在黑珍珠號的帆上,火光熊熊。

 

「敢碰我的船!」傑克蹤身躍起,把劍插入怪物的身子。 下一刻,一個影子卻從黑礁石上躍到甲板,給他們噴了同一道火。

 

吉布斯指著外面大喊:「它們數目眾多!」薩拉查跟著他的方向望去,赫然發現岩礁上的全是怪物。

 

那片燒著的船帆開始下降,人們驚叫著四散避開,濃濃的火光映照出巴布沙手中的航海圖上一個黑點——

 

「屍靈礁。」


芋身攻击

嘿嘿嘿哈哈哈吼吼吼
是🍏🍺☕

嘿嘿嘿哈哈哈吼吼吼
是🍏🍺☕

AppleBird
强行解读:背叛前以及和好后的时...

强行解读:背叛前以及和好后的时期应该就是过于柔软的枕头了... ...加5里他俩真的都好温柔啊


8102年了我还在为他俩流泪,真的好像找人一起聊聊这系列的电影以及这两位船长

强行解读:背叛前以及和好后的时期应该就是过于柔软的枕头了... ...加5里他俩真的都好温柔啊


8102年了我还在为他俩流泪,真的好像找人一起聊聊这系列的电影以及这两位船长

坤氏萝卜

[萨杰/中长篇]Lies-谎言(中长篇)

失踪人口回归!去年的这个时候是加勒比5的上映季呢,非常怀念了可以说。也很想念你们呀!

存档:

1.开篇 2.成功登船 3.西班牙人 4.船长之间的对话  5.彼此有感 6.恐惧 7.靠岸 8.深入 9.噩梦降临 10.协商和让步与监禁 11.沉默玛丽 12.海上的麻雀 13. 塞壬的诡计


x简介x-伪装成海军准将的Jack Sparrow登上沉默玛丽号与还算不上是“海上屠夫”的Armando Salazar一同前往百慕大——这是海盗翻身的唯一机会...

失踪人口回归!去年的这个时候是加勒比5的上映季呢,非常怀念了可以说。也很想念你们呀!

存档:

1.开篇 2.成功登船 3.西班牙人 4.船长之间的对话  5.彼此有感 6.恐惧 7.靠岸 8.深入 9.噩梦降临 10.协商和让步与监禁 11.沉默玛丽 12.海上的麻雀 13. 塞壬的诡计


x简介x-伪装成海军准将的Jack Sparrow登上沉默玛丽号与还算不上是“海上屠夫”的Armando Salazar一同前往百慕大——这是海盗翻身的唯一机会。途中彼此好感逐步增加,而好景不长小麻雀的身份被识破,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Jack Sparrow心中除了恐惧对Salazar再没任何感情,最后施计将Salazar困于魔鬼三角。

PS:失踪人口带粮回归,忘记剧情的小伙伴可以查看链接。比较懒的宝贝们看简介。实在很抱歉拖更了。

————————

朗姆酒,水手,海盗,港口,黑珍珠和船长先生!迎着海风再次扬帆!目标星辰大海!

14. 人鱼与魔法←长图直通!

PS:

顺便放一些科普链接以及食用BGM:

黄金船队

mermaid-加勒比原声带



Gloriette

加勒比海盗之皇家海军血泪史

加勒比海盗系列影片侧面描写了英国皇家海军血泪史

第一部:被不法分子抢走私有财产船只
第二部:军队下海经商,初步掌握了市场经济命脉
第三部:市场崩盘,国企撤出加勒比地区市场
第四部:军队转行搞玄学,最后连人带船被不法分子当场转业
第五部:在经商,玄学都行不通之后,又准备找回海权,结果……exm?这就下线了?

毕竟片名是《加勒比海盗》而不是《加勒比海军》

加勒比海盗系列影片侧面描写了英国皇家海军血泪史

第一部:被不法分子抢走私有财产船只
第二部:军队下海经商,初步掌握了市场经济命脉
第三部:市场崩盘,国企撤出加勒比地区市场
第四部:军队转行搞玄学,最后连人带船被不法分子当场转业
第五部:在经商,玄学都行不通之后,又准备找回海权,结果……exm?这就下线了?

毕竟片名是《加勒比海盗》而不是《加勒比海军》

麻雀的甜酒

久違的麻雀~
參考大大的惡搞圖畫了賀圖ww
新春快樂🎆:)
希望遲些能繼續我的薩傑同人文

久違的麻雀~
參考大大的惡搞圖畫了賀圖ww
新春快樂🎆:)
希望遲些能繼續我的薩傑同人文

坤氏萝卜

[萨杰/中长篇]Lies-谎言(中长篇)

1.开篇 2.成功登船 3.西班牙人 4.船长之间的对话  5.彼此有感 6.恐惧 7.靠岸 8.深入 9.噩梦降临 10.协商和让步与监禁 11.沉默玛丽 12.海上的麻雀


x简介x-伪装成海军准将的Jack Sparrow登上沉默玛丽号与还算不上是“海上屠夫”的Armando Salazar一同前往百慕大——这是海盗翻身的唯一机会。途中彼此好感逐步增加,而好景不长小麻雀的身份被识破,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Jack Sparrow心中除了恐惧对Salazar再没任何感...

1.开篇 2.成功登船 3.西班牙人 4.船长之间的对话  5.彼此有感 6.恐惧 7.靠岸 8.深入 9.噩梦降临 10.协商和让步与监禁 11.沉默玛丽 12.海上的麻雀


x简介x-伪装成海军准将的Jack Sparrow登上沉默玛丽号与还算不上是“海上屠夫”的Armando Salazar一同前往百慕大——这是海盗翻身的唯一机会。途中彼此好感逐步增加,而好景不长小麻雀的身份被识破,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Jack Sparrow心中除了恐惧对Salazar再没任何感情,最后施计将Salazar困于魔鬼三角。

PS:失踪人口带粮回归,忘记剧情的小伙伴可以查看链接。比较懒的宝贝们看简介。实在很抱歉拖更了。定个小目标,写到结局就出小册子,结局暂定两版。

————————————————————————————————


13. 塞壬的诡计


两个水兵拽着Jack的胳膊把他从甲板上拽起来,那个时候他刚把两桶清水打好,正要用海绵擦拭甲板。被狠狠限制住之后海盗的样子懒散至极,仿佛生死都被他置之度外了一样。

Jack认识他们,他们也认识Jack,在海盗还是准将的时候,他经常会在海上唱一些英国的民谣给他们听,或者聊一些八卦,比如哪个港口的女孩子更好看,更苗条,更好睡。

“嘿老兄,我前几天让你去找那个姑娘表明心意——你去了没有?”

Jack左看右看着两边郑重其事的士兵,脚尖蹭过吱呀作响的木质甲板,扬起一个自然地微笑。自从他上了船就没有一天消停过得时候,不是被哪个水兵路过的时候“不小心”踹上一脚,就是在他稍有怠慢的时候扣了他当天晚上的伙食。总之这一个星期下来,他比在坏女郎号上乘风破浪的时候还要消瘦,眼窝深陷,腿脚被海水泡的掉皮。很显然,做海盗比起美其名曰做一个“皇家海军战舰上的水手”风光多了。

Jack Sparrow觉得自己像个灰姑娘,或许自己应该改名叫Cinderella Sparrow。

“闭嘴,Jack Sparrow。”那个水兵没有理他,扭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Jack知趣先闭了嘴,小声嘀咕了一句“看来是没有”。

麻雀在所有人投来的目光注视下闭着眼睛享受国王待遇一般的从船的那头被带到了船的另一头,接着下到最底层的甲板上。阴森的海风顺着Jack敞开的衬衫钻进了他的皮肤,他这才猛地睁开眼睛,眼前赫然出现的是一排牢笼,黑红色铁栏杆发出血腥的味道,里面甚至还有没腐烂干净的尸首,任由鸥鸟啃食。

“两位先生,我请你们转告你们的船长。他这么关着我一点用都没有,塞壬要你们死,她什么都不会还给你们。”

Jack Sparrow这样说道,眼神打量着牢房。Salazar怕他疯人疯语,说出的话搅乱军心,关起来不足为过。但是没人抵挡得了塞壬的诱惑,那天晚上Salazar见到了塞壬,肯定的。因为麻雀醒来的时候船长室的味道刺鼻,那味道显然是海洋怪物身上腥臭难闻的粘液味;半开的窗户已经揭露了一切。

那个时候Salazar神情不定,船身外狂风暴雨不停,煤油灯摇晃剧烈。晃得他的脸色也跟着阴沉不定。

脖颈酸痛,麻雀捂着后颈站起身,轻轻晃动一下确认没有断裂,这才把目光放到Salazar身上。

“船长——”Jack Sparrow知道出事了,他又一次的被塞壬骗了个彻底。

海妖当然不会唱歌,他们需要通过媒介来实现自己的引诱计划,在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海上,歌声优美的美人鱼就是兵卒,就是媒介;而现在,Jack Sparrow成了媒介。

Jack没有任何唱歌天赋,但他就是成功的成为了媒介。

看来神话和传说也不能全信。Jack这样想到。

“万恶不赦的海盗,”Salazar死死地盯着Jack,拳头捏紧,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死定了。”

然后Jack什么话都没有说,在Salazar说什么,做什么的前一秒迅速夺门而出。

这是他那天晚上所有的记忆。

“省省吧,臭海盗。”水兵打开牢门的锁,吱呀一声推开门,顺势把瘦小的麻雀一把也推了进去,“我看你根本就是想求条生路。告诉你,没可能的。Salazar亲自发话要你死。”

话音未落,就是落锁的咔哒一声,伴随着巨大的海浪声淹没在深渊乱藻里。Jack Sparrow对水兵的话自然一点都不吃惊,塞壬想让他死,就会有千千万种方法让他死。

“真棒,塞壬已经成功的完成了她诱骗的第一步。”Jack咧嘴一乐,指尖绷起轻轻点了点潮湿发锈的栏杆,“替我向你们失了智的船长先生带好——两位好好先生们。”


比起陆地的监狱——Jack Sparrow玩着从一小块掉落在地上的船漆,把它在手心里碾碎成粉末,嘀嘀咕咕的想着——船上的牢笼还是更舒坦一些。

“Drink up me hearties yo ho——”

Jack Sparrow毫不忌讳的大声唱歌,骚扰着上层的看守,他舔了舔嘴唇拍了拍肚子,想象着梦里的烧鹅和朗姆酒能喂饱自己。

船外的海浪仍然汹涌,但甲板上已经没有人再呐喊口号了,透过木板缝隙Jack只能看到黑漆漆的一片。他知道现在已经晚上了。如果一切顺利,又是顺风,沉默玛丽还有一个晚上就能到百慕大。

小麻雀开始坐立不安。他不担心自己——不,应该是他更担心那位西班牙佬还会做出更出格的事情。他站起来在逼仄的牢间里走动,背着的双手手指纠缠在一起。

海盗耳尖的隐约听到隔板上层的动静,他估摸着八成是Lesaro,于是优哉游哉的又坐回了地上,装出惬意的样子哼着歌,闭上眼睛。

“别装了,小麻雀。”

话一出口Jack的心脏跟着颤抖起来,他猛地睁开眼睛迅速站起来看着牢笼之外的人。磁性,带有浑厚卷舌音的船长先生正用他毫无感情色彩的眸子紧盯着自己,宛如夜间捕猎的肉食动物,渗人的很。Jack喉结上下滚动吞咽了一口唾沫,他没往前走,而是紧紧贴着船肚子,结结巴巴的打了个招呼,“晚..晚上好啊,船长先生。”

Salazar没有搭理他,而是选择在他面前迈开步子轻轻踱起来,来回的在海盗的视野里晃来晃去,“你应该知道我们做了十足的准备,你的海盗朋友们一个子都捞不到,甚至还会被全部围剿。”

Jack Sparrow乐了,他知道Salazar是在威胁自己,但他一点都不担心会出状况。他的父亲可是马达加斯加大名鼎鼎的海盗王,至少有十年的时间,他们称霸海洋,几乎所有的军舰都会被迷雾夫人*锋利的裙摆击碎。生在这艘船上的Jack当然深知这一点,就算再厉害的海军也抵挡不住迷雾夫人的攻势。一个子都捞不到,有可能。但是全部围剿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了。

Salazar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两条粗眉拧在一起,他脚步跟紧迅速上前,脸几乎都要贴在铁栏杆上了,“你死到临头了,Jack Sparrow。”

“不,船长先生。您把塞壬想得太美好了。”Jack冷哼一声,他只是淡淡的靠着船肚子,并没有后缩。Salazar看得出来他根本不害怕这样的威胁,“她会让你们跟着她一起下地狱的,不单单只有我。”

西班牙人大笑一声,洁白的牙齿阴森森的有点可怕,“那是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们之间的约定。我把你交给她,她把宝藏给我们。你的死亡会让你的名字永远消逝在绞刑架的名单上,而我,还有我的船员,满载黄金而归,清除海盗有功,会成为航海史上永远的英雄。”

Jack若有所思却又心不在焉的应付了一声,他故意在Salazar面前打了个哈欠。抱着胳膊听他接着说道,“然后呢?船长先生,功名利禄都是一时的,我的牺牲会成为海盗们永远口口相传的传奇。”

西班牙人明显有些气急败坏,他紧紧抓住栏杆的指节发白,浑身因为气愤而颤抖,怒目圆睁的眼睛泛着红血丝,额头青筋暴起。Jack Sparrow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接着感到沉默玛丽号跟着Salazar愤怒的咆哮了一声,“海盗不配有传奇。烧杀抢掠全都是拜你们所赐,我的祖父与海盗勾结,死到临头都不肯承认,最后命丧海底。母亲在梦里告诉我,只有杀了你,她才能安宁。我与你的过去那就是过去,我为此感到羞耻。杀了你,Salazar家族的冤魂将得以清净。”

Jack Sparrow面部肌肉突兀僵硬,他终于知道Salazar为什么这样憎恨海盗,又为什么憎恶欺骗。这些都是这个西班牙人未曾告诉过他的,也是深埋心底的执念。

哦,真棒。执念。

Jack Sparrow心里彻底凉了。他以为塞壬的蛊惑只是利用金钱和名利的诱惑,他没想到这女妖会恶毒到利用亲情的创伤来伤害这个西班牙人。

由亲情化作的仇恨难以磨灭,深入骨髓。

——————

1.迷雾夫人:Jack父亲的船只,沉船湾的那艘船


thumaudon

My charm and sticker, gift 😙😙😙

My charm and sticker, gift 😙😙😙

thumaudon
La la land paro...

La la land parody 😜😜
City of pirates 😘😘

La la land parody 😜😜
City of pirates 😘😘

夜影N.S
前幾週的時候花了幾個小時的時間...

前幾週的時候花了幾個小時的時間畫了大概這樣一個東西。
若大家不嫌棄的話,這可以當作明信片寄給大家,算是聊表心意。但我無法保證能順利寄達就是了,這點還請見諒……


索取資格、應該是沒有限定誰,但有限量。可以的話請留言寫寫你對POTC的愛吧!(恕不接受批評XDD)如果人數真的多的話我就用黑箱+抽選了

喜歡上POTC的這段期間我愛死三桅帆船跟全帆裝船之類的東西了,恨不得每項相關商品都買回家

謝謝你們愛這個作品

前幾週的時候花了幾個小時的時間畫了大概這樣一個東西。
若大家不嫌棄的話,這可以當作明信片寄給大家,算是聊表心意。但我無法保證能順利寄達就是了,這點還請見諒……


索取資格、應該是沒有限定誰,但有限量。可以的話請留言寫寫你對POTC的愛吧!(恕不接受批評XDD)如果人數真的多的話我就用黑箱+抽選了

喜歡上POTC的這段期間我愛死三桅帆船跟全帆裝船之類的東西了,恨不得每項相關商品都買回家

謝謝你們愛這個作品

麻雀的甜酒

薩傑 最大的恐懼4

默默丟文⋯_(:3 」∠)_

-

傑克的嘴巴很硬,也固執得很,這是他成為船長必須具備的性格。要成為大家服從的領袖,就必須相信自己有足夠能力令大家服從,不能因為閒言閒語而有所動搖。

說實在的,傑克曾經以為自己不用擔心這個。他是吒叱風雲的大惡人,他親自捅穿戴維瓊斯的心藏,又發現了不老之泉的入口,甚至被海怪吞了之後竟然可以再次活了過來,大家都爭著要跟他上船。可是日子久了,他的黑珍珠號被封印,自己的運氣也跟著走下坡。噢,他當然不是老了(我敢用一百瓶蘭姆酒打賭他不會願意承認這點)。總而言之,黑珍珠號回來了,他也還是那個又帥又霸氣的傑克船長(他也必須相信自己是)。那麼,被大夥兒不信任的失落感該往那裏放呢?大概只...

默默丟文⋯_(:3 」∠)_

-

傑克的嘴巴很硬,也固執得很,這是他成為船長必須具備的性格。要成為大家服從的領袖,就必須相信自己有足夠能力令大家服從,不能因為閒言閒語而有所動搖。

說實在的,傑克曾經以為自己不用擔心這個。他是吒叱風雲的大惡人,他親自捅穿戴維瓊斯的心藏,又發現了不老之泉的入口,甚至被海怪吞了之後竟然可以再次活了過來,大家都爭著要跟他上船。可是日子久了,他的黑珍珠號被封印,自己的運氣也跟著走下坡。噢,他當然不是老了(我敢用一百瓶蘭姆酒打賭他不會願意承認這點)。總而言之,黑珍珠號回來了,他也還是那個又帥又霸氣的傑克船長(他也必須相信自己是)。那麼,被大夥兒不信任的失落感該往那裏放呢?大概只能擺在自己的心裏吧。

薩拉查也是個船長,他很懂。就像他也明白為什麼當年傑克會為了船員而狠心送他進去死亡三角洲一樣。而事實上,傑克的每個舉手投足他也懂,了解程度大概不會遜於吉布斯。至於原因,就是一個很長的故事了。

由於對傑克有足夠的了解,薩拉查言語上鼓勵他之後,便決定不再跟他爭拗下去,只是微笑不語。

吉布斯看著眼前二人的眼神交流,看到了薩拉查原本深邃而憂鬱的眼底竟然變得溫柔和明亮起來。他心中感嘆了一下,便從衣服暗袋中搗出一個破舊的深黑色小水袋,然後上前撘著薩拉查的肩膀,把水袋遞向他手中。

「喝吧,老兄。你一定渴了。」吉布斯笑容滿面,好像自己正身處於酒吧而不是監牢。

薩拉查瞥了瞥那破舊的水袋,它表面的黑色皮革大部分已經磨蝕,變得灰灰的,令人不太想要喝入面的東西。他皺了皺眉,又瞟了一眼笑得眼也彎了的吉布斯,覺得實在難以抗拒。於是只好抿著嘴扭開了蓋子,把入面的液體往嘴裏送。可是他喝了一小口便停下來了。

「蘭姆酒。」薩拉查的表情像是剛剛誤喝了一瓶墨水。

「怎樣?不錯吧?」吉布斯笑嘻嘻地拍拍他的肩膀。可是看到五官皺成一團的薩拉查,他失望地嚷:「嘿,這可是我刻意儲下來的好酒咧!」

「我沒有冒犯的意思,可是這酒的品質--」薩拉查開始客氣地解釋,但傑克打斷了他的話。

「不要理他,吉布斯,」傑克不屑地說,「這個人不會喝酒。」他刻意把「不會」二字拉長音。

吉布斯的下巴差點掉了下來:「拜託,他是個爺們兒啊!」

「事實上是,」薩拉查仰聲澄清,「我可以喝酒,只是這酒的品質對我來說太差勁了。」說罷便兇巴巴地瞪了傑克一眼。

「所以説你不會喝酒,」傑克理直氣壯地回嘴,「蘭姆酒最棒了,棒得經常會被他們喝光,也不留點兒給我這個船長。」他朝吉布斯那裡望了望。

吉布斯無故中了一槍,深感委屈,苦巴巴地盯著傑克欲言又止。此時的傑克已經把剛才的事拋在腦後,他打開了手上的羅盤仔細觀察。傑克瞇著眼睛凝視著指針,過了不久又看了看旁邊的薩拉查,然後反著白眼將它蓋上,嘴裏不知道是不是罵著髒話;一陣子後又心心不忿地打開。一次又一次地重複。

他這個動作看得吉布斯一頭霧水,然而薩拉查卻好像十分清楚。只見薩拉查嘲諷似地揚起眉毛,抿嘴忍笑:「你的寶貝失靈了?只懂指向我?」

傑克厭惡地怒視著他:「不,它才沒有。」

「沒有失靈?」薩拉查刻意追問。

「是的。噢不是,」傑克懊惱地擺動手臂,「它一定一定是壞掉了,才會一直指著你這個蠢蛋。」

「傑克,我們現正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啊,」吉布斯搖頭嘆息,「你能暫且放下愛情的欲望,來看看我們有什麼出路嗎?」

「去你的,吉布斯!真沒想到你也會説出如此令人噁心的句子。」傑克失控地叫嚷,他很希望自己的臉額沒有變紅。

「有人說過害羞的你真的很有趣嗎?」薩拉查玩味似地用食指勾起傑克的下巴,眼神透露出笑意。

「喔,走開啦!」傑克罵了一聲,然後氣沖沖地站直身子。他拍拍身上的稻草,便頭也不回地踩著貓步穿過人群,到了船身的內側。

「你真的是個特別的人,先生,」吉布斯看著傑克的反應,轉頭對薩拉查道,「他剛才就像個害羞的姑娘。」

薩拉查笑了笑:「我勸你還是最好少聲點兒,免得某人抓狂。」他朝傑克的方向點點頭。

「對呢。」吉布斯咯咯地笑著,知趣地向薩拉查眨了眨眼,便不再説話。

傑克獨自一人站在船身的內側。他用瘦長的手指慢慢地撫過上面的木紋,那些木板已經不再像以往蔪新時那般平滑,粗糙的表面因長期與海水接觸而發出陣陣霉腥味,甚至還有些木刺凸了起來刺痛他的手指。儘管如此,傑克的動作還是十分輕柔,像是對待自己的親生女兒一樣。他的眼簾低垂著,棕色的眼睛流露出眷戀和無比的寵溺。

「It's good to see you again, my pearl.(很高興再次見到你,我的珍珠)」傑克似笑非笑地呢喃。這已經是第幾年了?連傑克自己也不太清楚。受詛咒的黑珍珠終於不用再躺在瓶子裏。可是,他又能陪伴在這位美人身邊多久呢?

如針一般的幼細的光線從船身的縫隙穿進牢裏,打在傑克臉上,勾勒出他鮮明的側臉輪廓,優美之餘又帶有幾分滄桑。然而旁邊的船員們卻顧著交頭接耳,或是在發呆,跟本沒有人在意船長的表情。只有薩拉查被他這般神情吸引得如痴如醉,腦袋不禁自動想像傑克駕著這艘船神氣的場景。

傑克也察覺到了船身的光線,他瞇著眼從其中一個較大的縫隙往外窺探。蔚藍的海水上躍動著活潑的浪花,猛烈的太陽照得它們一閃一閃的--加勒比海上的日常景象。傑克再定睛一看,突然發現一望無際的地平線前有一抹白影在不遠處。

飄揚著白帆的船--海軍。

傑克勾起一邊嘴角,然後轉身,仰首闊步地穿過兩旁坐著的船員回到鐵閘門前。

「嘿!救命啊!」他向著外頭叫道。剛才還喋喋不休的船員們都被他嚇到了,紛紛口瞪口呆地抬頭看著這位怪里怪氣的船長。傑克看著外面頓了頓,又繼續喊:「放我出去!」

留在下層看守的海盜本來在發呆,他聽見囚犯的喊叫後立刻眨了眨眼,然後皺著眉頭走向鐵閘前與傑克面對面。

「什麼事?」他厭惡地瞪著傑克。

「老兄,放我出去吧。」傑克說。

海盜不屑地哼了一聲,亂糟糟的鬍子也跟著向上摵:「休想。巴布沙船長命令過,要盯緊你。」

「那我相信你已經很稱職了,老兄,」傑克像要說明什麼似的翹起食指朝他點了一下,「他説你要盯緊我們,但沒有說過你不能放我們走。」說罷還滿意地朝對方瞇眼微笑。

薩拉查聽得一臉無奈--這種語言技巧也太遜了吧?人家管你才怪呢!可是當他觀察那看守的反應時,竟發現那人真的猶豫了起來。薩拉查的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

看守的海盜支支吾吾地摸著下巴思索著,當他正想張口回答時,視線卻被傑克突然從手中遞出來的銀幣吸引住了。

「這、這是什麼?」海盜貪婪地嚥下口水。

「價值連城的純銀,」傑克放輕聲線,把伸出牢外的手緩緩地向自己方向拉,像牽線般吸引對方更靠近自己,「巴布沙也沒有給過你這個吧?」

看守人瞇眼盯著銀幣:「沒有,的確沒有。」這時的他已經非常接近傑克了,可是他顧著看那銀幣,完全不知道傑克的另一只手正向著自己腰上繫著的鑰匙伸去。

船員們無不心急如焚,大家靠在一起直瞪著傑克的動作不敢作聲。

「對吧,」傑克滿意地笑了笑,然後像是要催眠對方般地說,「我可以給你這個,只要你⋯」他的另一只手一刻沒有停下,最後碰上鑰匙圈。薩拉查感覺到一顆冷汗滑下臉額。

「放了我們。」傑克續說。他的右手收了回來,手裏拿著鑰匙。牢裏的人全部鬆了口氣。

看守人咧嘴笑了笑,露出污黑的牙齒:「成交。」他一手抓向銀幣,可是傑克敏捷地縮起了手,令他一臉不解。「怎麼了?」這位看守人顯然很不耐煩。

傑克歪了歪頭,然後悠然地向後踏了幾步。「在你關住我之前,你忘記一樣很重要的東西,夥計,」他露出勝利般的笑容,舉高的鑰匙晃在看守人面前,「我是傑克.斯派羅船長。」

「你--!」看守人瞪大眼睛,連忙衝上前想要搶過鑰匙。傑克見狀,立即抬腿就往已被他解鎖的閘門踹去。閘門「彭」一聲地被撞開,一下子打向正衝上前的看守人,那可憐的海盜立刻應聲倒地。傑克皺了皺眉,把銀幣放回腰帶中。

一直沈默的船員們頓時爆發出一陣歡呼。見怪不怪的吉布斯忍不住開口問道:「所以我們接著要幹嘛,船長?」

傑克幾乎想也沒想:「我們要搶回這艘船!」

「Aye!」吉布斯和船員們的聲音始起彼落,氣勢如虹。他們紛紛站了起來,有的拔出手槍,有的則是舉起利劍,大夥兒一同踏上通往甲板的階梯,準備迎接一場爭鬥。


















麻雀的甜酒

薩傑 最大的恐懼3

第三章來咯!ヽ(・∀・)
下章暫時碼到千五字w
我會努力更新的!!
-

薩傑 最大的恐懼3

傑克很懊惱。
跟據他的說法,他的羅盤失常了。而且巴布沙正在為昨晚他和薩拉查擅自在船長室睡了而大發雷霆,二人大白天就在船上爭喋不休。

「我才是這艘船的船長!你他媽再試試在那裡過夜,我就把你的頭給切下來!」

「不!我才是船長!」傑克喊回去。

「不!是我才對!」巴布沙大吼,「你再說一句,我就把你綁回柱子上去。」話音一落,站在黑珍珠號上的巴布沙艦隊船員立即圍了上前。正在船頭拿著望遠鏡觀測的吉布斯也停下了動作,警覺了起來。

海盜就是這樣,是敵是友永遠都分不清。

「拜託,赫克特,」傑克微微張開雙臂,皺了皺眉。他環視四周的,擺出一副討好的...

第三章來咯!ヽ(・∀・)
下章暫時碼到千五字w
我會努力更新的!!
-

薩傑 最大的恐懼3

傑克很懊惱。
跟據他的說法,他的羅盤失常了。而且巴布沙正在為昨晚他和薩拉查擅自在船長室睡了而大發雷霆,二人大白天就在船上爭喋不休。

「我才是這艘船的船長!你他媽再試試在那裡過夜,我就把你的頭給切下來!」


「不!我才是船長!」傑克喊回去。

「不!是我才對!」巴布沙大吼,「你再說一句,我就把你綁回柱子上去。」話音一落,站在黑珍珠號上的巴布沙艦隊船員立即圍了上前。正在船頭拿著望遠鏡觀測的吉布斯也停下了動作,警覺了起來。

海盜就是這樣,是敵是友永遠都分不清。

「拜託,赫克特,」傑克微微張開雙臂,皺了皺眉。他環視四周的,擺出一副討好的嘴臉:「真想不到你會這樣斤斤計較。看看你有什麼?一整支艦隊!而我⋯」他低頭從腰帶拿出一枚銀幣,把它遞上前展示給巴布沙看,「只有一枚可笑的銀幣。你何不找回你的艦隊,大夥兒高高興興去找些樂子,留下我和我的美人?我知道你一向都很大方的。」他瞇眼笑著,似乎笑得有點牽強。

巴布沙模仿著他的微笑:「傑克,你知道我不會同意的。」

雙方就這樣僵持著,兩人互瞪著對方,各不相讓。船員們估計,巴布沙大概快要拔槍了。

「這船是你的?」薩拉查突然走了過來,站在傑克面前。

還未等到傑克回應,巴布沙已經不耐煩地吼:「這裏輪不到你開口,西班牙佬!」

「回答我。」薩拉查盯著傑克的眼睛。

傑克的眼珠左移右移,然後支支吾吾地開口:「呃,基本上是的,但是--」

「那你不能搶走他的船。」沒等他說完,薩拉查轉過身告訴巴布沙,雙眼充滿敵意。

「嘿!」傑克覺得自己很不受尊重,於是從薩拉查的身後探出頭來抗議。薩拉查巨大的身軀擋在他與巴布沙之間,顯得他的身影十分細小,像是一只拍動翅膀的小鳥。

真是的,我已經不小了,阿曼多。

而且,事實上,他已經搶過不少次了。

正當傑克翹著手指想要補充這一點時,巴布沙拔出了他的火槍,槍口不偏不倚地對準了薩拉查。

「別忘記你已經不是亡靈了,屠夫,」巴布沙把手指扣上扳機,瞪大眼睛警告,「只要我高興,隨時也可以打穿你的喉嚨。」

薩拉查的手握住了劍柄,臉上毫無懼色。以他的劍術,只要巴布沙在壓下扳機時慢下了一秒,他也能一劍將他斃命。巴布沙大概也知道這一點,於是雙方各自評估著,沒人敢動。

傑克見狀立即從薩拉查背後走到二人的中間:「兩位先生,先聽我講。」

巴布沙冷笑:「你又打算怎樣?傑克。」

傑克瞟了薩拉查一眼,他的臉很陰沈,猶如鷹一般銳利的眼神盯得他很不舒服。傑克抬了抬眼,說:「不管誰來接管珍珠,這些都可以容後再議。當務之急是,這位西班牙帥哥必須留在這艘船上。」

兩人靜默了一陣子,最後還是由巴布沙開口:「告訴我原因。」他扣在板機上的手一刻沒有放鬆。

「如果你願意冷靜地動一動腦袋的話,相信你應該也知道,」傑克説,「我們現在是在西班牙管轄的海域上。昨晚的海上騷動大概已經引起他們的注意。」他沿著眾人圍成的圈子走,像是在發表一場演說。四周的氣氛開始焦躁起來,船員們有的交頭接耳,有的則鎖緊了眉頭 。

傑克滿意地勾了勾嘴角,又道:「所以,我們需要這個西班牙佬,」他用大姆指向薩拉查的方向比了比,「去跟他們談判。這是我們唯一的籌碼,savvy?(明白嗎)」

船員們贊同的聲音頓時此起彼落,巴布沙不屑地用鼻子哼了一聲,把槍收回腰帶:「你救不了他多久,傑克。先顧好你自己吧。」他轉身離開時,又吩附旁邊的手下:「把這兩個傢伙和他的人通通關進牢裏。盯緊他們。」

傑克默默地看著巴布沙的背影,船員們紛紛上前在他和夥伴們的手上戴上手銬,準備推他們下去地牢。傑克嘆了口氣,泰然自若地轉頭對身後的薩拉查說:「他一向也是這麼小氣。」

在傑克的記憶裏,他待在牢裏的次數並不比去托爾圖加的少。上至皇室的大牢,下至地板生滿青苔的船艙,他通通待過,也都逃了出來。於是對於現在的處境,即是再次被巴布沙關在自己的船的牢子裏,莫説是焦慮,他甚至覺得這裡很有親切感。基本上,船上任何角落,甚至是每一級樓梯他也視之為寶貝。於是正當大夥兒都在抱怨跟了錯的船長,並熱烈地討論如何離開時,傑克卻在研究為何牢子的鐵欄生銹得那麼嚴重。

「我真是有夠倒楣才會跟隨你這個廢柴船長!」

「對啊!又窮又沒用!」

「小心你的用字,你們這群只會抱怨的笨蛋!」吉布斯回罵,然後急忙用手肘撞了撞傑克,「船長,你打算怎麼做?不如直接走出去跟他們拼!」

「直接走出去?」一位黑人船員插嘴,「我們被關著耶!老兄你搞清楚狀況了沒?」

老吉布斯當然比任何人都清楚狀況。逃出牢外並不難,他只是習慣再多考慮一步而已。傑克也是。

「他當然沒有搞清楚狀況,」傑克轉頭應了一句,看著吉布斯說,「因為我有更好的計劃。」他的金牙在暗暖的燈光下閃著。

「那說來聽聽。」吉布斯興奮地催促。其實以人數來看,他們的形勢實在是不太樂觀,若是用智取的話的而且確會比較理想。其他人則用懷疑的目光看著傑克。

然而傑克只是聳聳肩:「還未到合適的時機。」他向前伸長雙臂,把手捥向前撥,做了一個類似驅趕的動作,「先休息一下吧,各位。談天、睡覺、喝些什麼⋯⋯隨你便。」說罷便自顧自地蹲身鋪好地上的稻草,坐了下來。

大夥兒一陣噓聲,也紛紛坐下來彼此交談。內容大部分是關於傑克有多麼一無是處、相不相信他、甚至已經有人討論著新的計劃。傑克全都當作沒聽見。他與吉布斯丶薩拉查坐成一圈,旁邊坐著薩拉查,吉布斯則坐在對面。

吉布斯看看傑克,又看看旁邊的薩拉查。薩拉查身上的潔淨的軍服黑白分明,軍徽甚至還微微發出亮光,與這裏的環境格格不入,而且一副嚴肅的樣子似乎很難相處。吉布斯默默想著,不禁再次佩服傑克。這傢伙似乎什麼人都能搞得定。

薩拉查自從甲板上下來後一直都沒有說話。他就觀察著傑克,對自身的處境沒有太大感想。這時,他終於開口了:「你很喜歡這艘船,不是嗎?」

傑克抬眼,點頭說:「Aye, true enough.(是的,你說得很對)」

薩拉查又說:「那你應該好好打理她才對。」他厭惡地掃視髒污污的四周,有些角落甚至還在滴水,積在地板上。

傑克垮下了嘴角,垂著眼答辯:「是黑珍珠,若果你非要稱呼她的話。而事實上,我待在這美人上的時間並不長。呃⋯沒有正常的長,你知道,我是船長。」

薩拉查追問:「這是什麼意思?」

「人人也知道,黑珍珠號是加勒比海上最快的船,」聽到這個問題,吉布斯忍不住對著薩拉查開啟了他的講故事模式,而且愈講愈激動,「當年傑克愛她愛得甚至拼死與那個惡魔--戴維琼斯交易,以救回這艘船、繼續當她的船長。那時候,傑克斯派羅駕著她橫行整個加勒比海,懸賞金額高達一萬零一金幣。」

「戴維瓊斯?那個死神?」薩拉查問。

「Aye(是的), 就是他,」吉布斯笑著點頭,「而説回黑珍珠號,傑克曾經被巴布沙發起叛變搶過這艘船,這次已經比較好了,最早那次他是被丟在島上--」

「謝謝你充份的補充,吉布斯先生,」傑克誇張地假笑著打斷吉布斯,「我想你不用向每一個人都把我的過去由頭到尾再說一遍。」

吉布斯無趣地攤手:「但這個人對你來說似乎很重要。」

「閉嘴啦!」傑克不耐煩地嚷嚷。

薩拉查看著他:「你已經做得很好了。」他又抬頭瞥了瞥七嘴八舌的船員,補充說:「不用理會他們。」

傑克舉起食指回道:「其實你真的不用提醒我這點,阿曼多。」

在你不在我身邊的時候,我已經學會了如何做好自己。

「I mean it . (我是說真的)」薩拉查皺著眉低喃道。他看見了,船員們在交談時,傑克眼中閃過的落寞,然後一瞬間又被他倔強的表情掩蓋。

「And so do I .(我也是)」傑克斜笑著看他,這樣的他總是給人一種自信滿滿的感覺。











麻雀的甜酒

薩傑 最大的恐懼2

被刪兩次的測試_(:3 」∠)_
同時更新第三章!
小紅心希望qwqq跪謝
-
薩傑 最大的恐懼2

夕陽西下,黑珍珠號如常在海上快速地航行。薩拉查到了甲板上看著金黃色的大海,享受那久違的、陽光照在身上的溫暖感覺。不久,傑克一手拿著酒瓶搖搖晃晃地走了過來。薩拉查看了他一眼,海風吹拂著他的棕色長髮。

「告訴我吧,傑克。我在海底的三十年裏,你都幹了些什麼?」
「在你在海裏發臭的那些年⋯」傑克得意洋洋地回應,薩拉查在聽到「發臭」二字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傑克頓了頓,若無其事地繼續説:「我幹了不少大事。你一定想像不到,我去過什麼地方、發現什麼寶藏丶與什麼人交過手,緒如此類的。」
薩拉查笑了笑:「還有被什...

被刪兩次的測試_(:3 」∠)_
同時更新第三章!
小紅心希望qwqq跪謝
-
薩傑 最大的恐懼2

夕陽西下,黑珍珠號如常在海上快速地航行。薩拉查到了甲板上看著金黃色的大海,享受那久違的、陽光照在身上的溫暖感覺。不久,傑克一手拿著酒瓶搖搖晃晃地走了過來。薩拉查看了他一眼,海風吹拂著他的棕色長髮。

「告訴我吧,傑克。我在海底的三十年裏,你都幹了些什麼?」
「在你在海裏發臭的那些年⋯」傑克得意洋洋地回應,薩拉查在聽到「發臭」二字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傑克頓了頓,若無其事地繼續説:「我幹了不少大事。你一定想像不到,我去過什麼地方、發現什麼寶藏丶與什麼人交過手,緒如此類的。」
薩拉查笑了笑:「還有被什麼人追殺過。」很明顯的,他自己也曾經是其中一員。
傑克一臉沒所謂:「海盜的一生就是如此。」
薩拉查若有所思地托起他的下巴,把臉傾前:「也包括和一個海軍談情嗎?」
「那、那是⋯」傑克顯得有些慌張,他努力地試著找出一個合適的詞彙,「那是個意外。」
薩拉查揚了揚眉,帶點玩味地重複:「意外?」
「算是啦。」傑克不耐煩地擺擺手,接著用拿著酒瓶那只手的手肘推開薩拉查走了開去。
「我喜歡這個形容詞。」薩拉查緊跟著他。

傑克沒有理會,自顧自地走下樓梯,經過大夥兒的吊床,再繞過酒庫,最後推門進入船長室。薩拉查一直跟隨。
船長室的門被薩拉查援援地關上。這時傑克終於按捺不住,回頭嚷道:「欸你就不能不黏著我嗎?這樣很煩耶!」
「我沒有啊,只是剛好我也想要來船長室。」薩拉查冷冷地回答。
「老兄,你知道船長室這個名字是什麼意思嗎?」傑克沒好氣地抱怨,「只有船長才能進去。而你並不是。現在,給我出去。」
薩拉查看著面前的麻雀嘰嘰喳喳地吵個不停,很不耐煩。他走向前面的木桌旁邊,桌面上放著一張地圖,也或許是藏寶圖,上面有著各種不知是不是傑克寫上去的墨水筆記號。他正想要仔細端詳,可是旁邊的傑克又插嘴了:「嘿,這是高度機密。」
薩拉查反了個白眼,突然猛地抓起傑克的手捥,微微一個轉身把他按在桌上。

「機密?」薩拉查冷笑,「那我看看接著下來的事比較機密,還是你的那張破地圖比較機密。」他的聲音粗糙而低啞,很明顯在壓抑著什麼。
傑克完全知道他所指的是什麼事情,立刻嚇得臉色發白。「你瘋了嗎!滾開!」
薩拉查當然不為所動。他瞥了瞥傑克手上的那瓶蘭姆酒,一時興起,便拿起來喝完了整瓶。
「嘿!」傑克顯然非常不滿。
薩拉查鬆了手,任由酒瓶在地板上打滾,最後在角落停下。「如果不是我太久沒碰酒,我一定吐了。這種劣酒你是怎麼放進口的?」
「去你的。反正酒你一定得還我。」傑克咬牙切齒。
「讓我們先看看你欠我的債吧,傑克。」薩拉查緊了緊抓住傑克的手,嘴角微微上揚,神情得意又帶點可怕。他用力將傑克的襯衫扯開,露出傑克一邊的肩膀。鎖骨下方有一道明顯的傷疤,瘀黑得嚇人。薩拉查停住了。
他把整邊襯衫都扯下。接著又看見傑克的手也佈滿了各種觸目驚心的疤痕。有的像是割傷或是擦傷,但最明顯的是前臂那一大片像是燒傷造成的網狀疤痕和那「P」字的燙痕。他當時的傷勢有多嚴重才會搞成這樣?他為什麼會受傷?或是被誰所傷?薩拉查不敢再往下想。
「麻雀,這些就是你的戰績?」薩拉查的神情變得很憂傷。

原來在自己不在他身邊的日子裏,那只陶蛋又稚氣的小麻雀跌跌碰碰,從痛苦中努力學會了獨自飛翔。過程中,也許曾血流披面,也許被背叛得心如刀割,反正他通通熬過去了。就像傑克說的:「閉上眼睛把一切當作是夢魘,我就是這麼熬過來的。」說得多輕鬆有多輕鬆。
他撫上傑克手上的傷疤,若有所思:「我不知道誰、或是什麼事傷害過你,但如果我是追捕你的那個,也許你能減少受傷的機會。」但他沒有說出口。


薩拉查就這樣怔了好一會,傑克盯著他,眼裏看不出任何情緒。接著襯著薩拉查呆住的空擋,快速地掙脫了他的手,跋腿就逃了出去。
薩拉查這才回過神來,推門追了上去。
「傑克,別跑!」
這時傑克剛好跑完了樓梯,他轉身向身後的薩拉查大喊:「笨蛋才會站著!」然後又跑到轉角位置消失不見。
兩人就這樣追追趕趕了好久,甲板也被他們弄得嘭嘭作響,十分吵耳。「天煞的,你們他媽可以靜一點嗎?」站在船頭的巴布沙罵道。可是傑克一刻也沒有慢下來,手臂亂舞地在船上沒命地逃。
要知道,想要抓住麻雀可是十分困難的。薩拉查最清楚不過了。於是他唉了口氣,緩緩地走回船長室。
傑克馬上察覺了,他機靈地眨了眨眼,然後故意衝薩拉查喊道:「說了多少次你不能去那!」這次換他追上薩拉查。
巴布沙看著這一切,眼睛都快要翻到後腦勺去。

薩拉查一陣暗爽,然後聽見身後的門被傑克關上。「你一定是被海水淹了太久,搞得腦子不好使了。你必須出--嗯!」當傑克正要長篇大論時,薩拉查猛地轉身把雙手按上傑克的肩膀,把他壓在木門上落下一陣狂吻。

傑克嚇了一跳,下意識地想要推開他。可是不知道是否酒精的影響,這時的薩拉查力氣大得可怕,傑克避也避不開。薩拉查在傑克兩片薄唇上用力地吸吮,直至它們變得有點紅腫也不肯鬆開。空氣中瀰漫著二人沈重的呼吸聲。傑克的腦子變得空白一片,這種熟悉的溫度令他不禁回應著薩拉查的吻。他張開囗換氣,同時喚了一聲:「薩⋯拉查⋯」
可是薩拉查好像並不打算讓他説話,在傑克張開口的同時把舌頭滑入傑克的嘴裏。二人的舌頭在打轉,傑克也熟練地捲起吞尖,引導著薩拉查,與他糾纏。薩拉查激烈地吻著傑克,雙手移至傑克的背,用力抱緊,把二人的距離拉得更近。來不及下嚥的唾液形成一條銀絲,在傑克的嘴角垂落。
薩拉查緩緩離開傑克的唇,把鼻尖貼近對方的。他深遂的眼睛凝視著傑克:「我的小麻雀,在我在海底的日子裏,你一定想像不到,我有多想你。」
他的話語吐在傑克的臉上,混和著絲絲薄荷香氣。


車請走這邊


這是一個翻雲覆雨的晚上,黑珍珠號的船員們全都擠在船長室門外。起初,史金還以爲船長有什麼危險正要破門而入,結果卻聽見自家船長大人甜膩的叫聲。船員們面面相覷,無不笑得合不攏嘴。吉布斯聽著聽著也不禁老臉一紅,乾脆到船頭找巴布沙喝酒。


隔天,傑克扶著酸痛得要命的腰踏上甲板,船員們都報以一個詭異的眼神,或是一臉忍笑的樣子。傑克怒吼:「該死的薩拉查!」


而薩拉查在哪裡?他被一群船員圍住,他們用手肘猛撞帶頭的矮子,那矮子就鼓起勇氣問薩拉查:「薩拉查、長官,請問您和我們船長昨晚⋯不,我是說,你們是一對戀人嗎?」
薩拉查威嚴十足地俯視著他,又看了看四周好奇的船員們。他臉一沉,聲音充滿官威:「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那船員嚇得直往後退,與身後的夥伴們撞成一團。「不不不,沒事了,當我沒有問。」他慌忙解釋道,接著船員們就像驚弓之鳥般火速散去。薩拉查得意地笑了笑:「我也還未回答呢。是的。」他自言自語。

thumaudon
😌😌😘😘😘 ever...

😌😌😘😘😘 everybody don't stop laughing when talk with Jack-jerry said 😌😌 and becktt smile so cutie

😌😌😘😘😘 everybody don't stop laughing when talk with Jack-jerry said 😌😌 and becktt smile so cutie

thumaudon
James x beckett...

James x beckett
Deleted scenes At the world's end
😘😘

James x beckett
Deleted scenes At the world's end
😘😘

thumaudon
Salazar take ca...

Salazar take care kid jack 😙😙

Salazar take care kid jack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