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aymouis

298浏览    18参与
真的挖掘机

林古/喜糖

 (私设,私设,我本人祝福他新婚快乐)


都是祝贺的声音。

 

一大清早就开始。

 

恭喜你啊。要结婚了?

 

笑着说了那么多感谢祝福的话,那张肌肉都有些发僵的脸,却无法从容地回一个坦荡的笑容给那个人。

 

嗯。

 

笑得连自己都觉得有点苦涩。

 

藏得那么严,什么时候摆酒?

 

家里订的是生日那天。双喜临门吧。

 

挺好的。也该结婚了。

 

谢谢谢谢。其实你也该结婚了。

 

我?缘分到了就会结的了。

 

抿起的嘴,许多音节在舌...

 (私设,私设,我本人祝福他新婚快乐)


都是祝贺的声音。

 

一大清早就开始。

 

恭喜你啊。要结婚了?

 

笑着说了那么多感谢祝福的话,那张肌肉都有些发僵的脸,却无法从容地回一个坦荡的笑容给那个人。

 

嗯。

 

笑得连自己都觉得有点苦涩。

 

藏得那么严,什么时候摆酒?

 

家里订的是生日那天。双喜临门吧。

 

挺好的。也该结婚了。

 

谢谢谢谢。其实你也该结婚了。

 

我?缘分到了就会结的了。

 

抿起的嘴,许多音节在舌尖堆砌,又被一点点咽回肚子。

 

沉默,在属于朋友间的距离拌着往事发酵。

 

不知道是谁先叹了一声。

 

好好照顾她。也好好照顾你自己。

 

肩膀处落下的温度,是年长者的祝福。

 

其实更像告别。

 

就像那晚。那首歌。那句歌词。台上的人和台下的人。

 

他说,我很遗憾今天有个人没能到现场看我演唱会。他说了他老师的名字,又在心里默念了他的名字。

 

今年他三十九,他四十九。接着他四十,他五十。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

 

不惑者已然无惑,知天命者也就可以退场。

 

----

 

他邀请过他不止一次来他的演唱会做嘉宾。他总是拒绝。起初他说忙,他就拿着行程表找他,年长者看着执着过头的他,微微别开了脸。

 

是我不想来。

 

—-

 

但媒体还是问,总是将他们的名字放在一起。问他们十八年前有没有不和,问他们再次合作有什么感受。

 

没有不和,许久没见,觉得他成熟了,更有气场了。

 

同样一套话,不同的采访场地里应答着同样的问题。脸都形成了机械记忆。

 

没有不和。

 

怎么会有不和。那样的人,他想爱都来不及。

 

他想爱他。

 

他用了一个夏天的时间定义爱这个词。

 

他发现自己总将视线落在他身上,在收工后的剧组闲聊里因为多了解了他一点而欣喜,想给他看自己在路上看到的好风景,想一直跟他待在一起。他还被嘲笑了几次,因为他改口不过来叫他师父。

 

演员都怕假戏真做,他不幸又幸运地栽了坑。

 

等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想,他是爱他的。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低头吻上对方柔软的唇时,是这样想的。

 

对方睡得很熟,没因为自己如此大胆的举动被打扰。他却心脏怦跳得几乎无法呼吸。

 

他想他是爱他的。

 

因为有过很疯狂的想法,想过很多,一生怎么过都想过。并觉得好像下一秒就能鼓起勇气付诸行动。

 

可他真正跟他摊牌,却不在那个狂热的夏季。

 

谁的生日会上。又或者是谁的杀青宴后。

 

例行要玩真心话大冒险助兴的一群人,在起哄中他选择了真心话。

 

哦——阿峯,如果要在我们这群人里选一个做女朋友,你会选谁?

 

他当时坐在他旁边。

 

他扭头去看旁边的女性朋友时不小心碰到他的手,一下子被他不动声色地按住了。

 

没人看见。他愣了一下,对方脸上还是起哄的笑,小声地在众人的鼓掌中提醒了他一下。

 

是女朋友。

 

他当时没反应过来。

 

事后才恍然大悟。

 

但是这种恍然大悟里又有些苦涩。惊弓之鸟的态度就像担心自己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但下一秒,苦涩里又浮现丝丝甘甜。

 

原来他不是一个人在藏这件事。

 

至于是什么时候露了马脚,却不知道。

 

几乎没思考地,他做了一个非常直接的举动:他发了短信给他。

 

只问了一句话。

 

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再等等吧。

 

对方是这样回复的。

 

再等等,你对我就会冷静下来了。

 

哈哈哈哈....也是。

 

你会遇到比我更好的人。

 

指尖在键盘犹豫,正在输入的标识闪了又闪。

 

嗯......我还想问个问题......

 

什么?

 

你是不是也喜欢我?

 

这个问题的答案有那么重要吗?

 

------

 

好像被下了魔咒。至那之后他们再没合作。连见面都没几次。

 

可还是保持着偶尔的联系。

 

他始终扮演着好师父的角色,给徒弟提供指点和帮助。

 

后来他的电视剧大火,他也跟着事业上升了。

 

再后来,他的行程太满,满到他没有心思再想别的。

 

但人不会在原地停留。

 

他们一个去了电影圈发展,另一个却留在了电视剧和乐坛。于是联系也断了。

 

和古仔有没有再见面?

 

微博之夜的颁奖会上突然被问到,他几乎愣了。

 

没有了,好久没见过了。

 

视线恰好能看到在不远处同样接受采访的他。

 

多少年了?

 

三四年了吧。

 

听起来很长的时间,原来过得那么快。

 

采访结束要不要请他吃个饭?他犹豫老半天,想给他发短信,才想起他换了新手机,号码已经没了。

 

他给他经纪人打电话,经纪人说他等下要赶行程。

 

下次约啊。机会多得是。

 

你看,机会多得是。

 

可是一转眼,就十八年了。

 

他换了两个女朋友。

 

每一个他都很专情。每一个离开他时也很决绝。

 

最后那一个,他是打定了主意要结婚。

 

他要四十了。

 

那是家里给他订的最晚期限。

 

他没想到自己会再次和他有合作。这一次的合作,他干脆就签入了他的旗下。

 

原本以为的“都过去了”,原来还是在心里留了一笔。

 

但如今,谁都知道不会有结果的。

 

可他喝醉了。

 

他敲开他家门的时候,把对方吓了一跳。

 

是怎么被人拖进去,还换了干净衣服给抬上床,他是一点也不记得了。

 

他只记得对方那张脸在他眼前晃,晃得他心发慌,他猛地搂着他的后颈就亲了上去。

 

林逸峰。冷静点。

 

他一下子冷静了。松开手开始道歉。

 

我喜欢你。

 

我知道。

 

从你第一次偷偷吻我就知道。

 

惊讶。对方却平静地正视他。

 

但是你知道......光是喜欢没用的。现在的你应该懂吧。

 

是在嘲讽他两任前女友的事情吗?

 

他低下头,说不出话来。

 

我懂。

 

今年你......能来我演唱会吗?不做嘉宾,来看看也行。

 

看我档期吧。

 

--------

 

他一次也没有来。

 

录了个VCR给他,就像以前他生日的时候一样。

 

年长者知道优柔寡断的坏处。不如断得干脆。

 

再怎么说,他也要结婚了。

 

其实他自己也知道。

 

再纠缠也没结果。

 

他们从来都没结果。

 

——-

 

他选那首歌,其实是预谋已久。

 

因为他打定主意要一次告别。

 

要告别。

 

对过往,对他。

 

也对自己。自己放不下的东西。

 

———

......是我不想来。

 

为什么。哪怕是最后一场都不行吗?

 

有时候你很爱一个人,会爱到无法给出祝福。会爱到早退他的婚礼。

 

就好像我,无法和你合唱一首歌一样。

 

他几乎要落下泪来。

 

怎么了?

 

年长者关切的问询,打断了追忆。

 

没什么。

 

将泪水逼回了眼眶。

 

我都忘了,这是给你的喜糖。

 

红色的锦袋被交到另一个人手里,拇指相触一秒后分开。

 

都说喜糖是最甜的。

 

原来最苦的也是这喜糖。

 

------

 

天真以为是他的独特品味,


殊不知是他难以言喻的对决。


第三人称里面只有他和她,而他和他却那么难分清。


END



(梗来源于2019年上海最后一场,阿峯唱的那首《第三人称》)

真的挖掘机

林古/长得很像我老板的美妆博主

 一个沙雕段子。)


林峯的朋友跟他说,有个近期窜红的美妆博主很像他的老板。

 

抱着看看“究竟有多像”的玩味心情,林峯点进了那位美妆博主的首页。

 

无认证,无详细信息,连头像都是系统头像,就这样一个“三无”博主,粉丝倒是挺多,开号才一个月,已经有四五万粉丝关注了。

 

这美妆博主还不是那种定时更新的,首页上留了个下次更新的日期,正好就是今天晚上。

 

到了晚上,林峯准点点开了美妆博主的直播。

 

直播间里还没有人,在放音乐。

 

林峯觉得这个直播间的背景有点眼熟。它和其它博主那种粉粉的或者是居...

 一个沙雕段子。)


林峯的朋友跟他说,有个近期窜红的美妆博主很像他的老板。

 

抱着看看“究竟有多像”的玩味心情,林峯点进了那位美妆博主的首页。

 

无认证,无详细信息,连头像都是系统头像,就这样一个“三无”博主,粉丝倒是挺多,开号才一个月,已经有四五万粉丝关注了。

 

这美妆博主还不是那种定时更新的,首页上留了个下次更新的日期,正好就是今天晚上。

 

到了晚上,林峯准点点开了美妆博主的直播。

 

直播间里还没有人,在放音乐。

 

林峯觉得这个直播间的背景有点眼熟。它和其它博主那种粉粉的或者是居家风格的直播间背景不一样,但是林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一样。

 

等了一会后,直播里有声音了,画面卡顿了一下,一位穿得十分休闲的男人入了镜。

 

这就是美妆博主“koo”。

 

“hello,多谢大家收看这次直播。这次是YSL赞助的一个试妆直播,接下来我用到的化妆品都是YSL的,大家喜欢的话就赶紧去购买啊。”

 

KOO一上来就直奔主题,也不跟粉丝们套套近乎什么的,但这并不妨碍底下一群人开始刷火箭跑车了。

 

其实也难怪。因为这位美妆博主KOO,真是长得也太好看了。

 

林峯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那种好看。在他的审美观里,他老板的颜值就是最高标准,此刻他身心已全然被震撼到,因为这位KOO——林峯见过他老板以前的照片,他长得跟他老板年轻时候真的太像了:白皙富有光泽的皮肤仿佛吹弹可破,眉眼弯而柔,像是浸了一捧明月的镜湖。两片薄唇徐徐开阖,说话时几分笑意带上嘴角。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KOO显得更加稳重一些,而年轻版本的老板大概更加活泼俏皮吧。

 

KOO拿出一根根口红开始试色,边涂边介绍口红色号的名字和背后的故事,眼睛时不时偷瞄一下旁边的提示版。

 

整个试妆直播只有半个小时,但是底下粉丝已经把火箭刷到99了。评论都是“好看!”“我全都买了!”“啊啊啊啊完全看不够KOO小哥哥的颜值啊!!”的好评,而且不断在刷屏。

 

七只口红都试完后,KOO说这次的直播就要结束了,他按照惯例感谢了一下刷礼物最多的那位粉丝,并且为表谢意会送他一套今天试妆的全套口红。

 

“可以邮寄,方便的话也可以亲自去送给你噢。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那么快,那么这次直播就到此为止了,拜拜!”

 

KOO闭了直播,林峯还有些依依不舍。刚才的30分钟里,他疯狂截屏,截屏了差不多300多张KOO的照片,可惜因为是直播,画质不好,都很模糊。但是可以看得出来,KOO和他的老板真的长得就像兄弟一样。

 

他把那些截图给了他朋友看,他朋友也说像。但同时也好心地提醒了林峯现在网上直播的美颜有多可怕。

 

“哪怕你长得像颗土豆,都能给你美颜成郭富城啊!小心别被骗了。”

 

其实林峯心里也明白网络直播博主的不可信。但他又不是要跟直播博主谈恋爱,是不是高P又有什么关系?KOO满足了他对另一个人的幻想,填补了他对另一个人爱而不得的失落,这就足够了。

 

林峯对KOO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他火速关注了KOO,及时蹲着他的下一次试妆。

 

 

“喂,阿峯,老板叫你呢!”会议上,他的同事小声地提醒他。林峯回过神来,一抬头发现他老板正黑着脸瞪着他。

 

“古...古生。”

 

“阿峯,你说一下这个季度我们的预算报表。”古天乐扶额摇头,把问题重复了一遍。

“哦,好...”林峯慌乱地翻找着资料,反而越急越找不到,旁边的好心人帮了他一下。他拿起报告念了起来。头低得要埋在文件里,念完了也不敢看他老板那黑得已经看不出表情的脸。

 

开完会,其他人都离开后,古天乐把林峯给叫住了。

 

“你最近怎么了?开会都走神?过两天娇兰那边就要过来跟我们谈方案了,你这个样子怎么跟客户谈?”

“抱歉,我下次不会了。”林峯支支吾吾地道歉,站姿僵硬不自然。古天乐很无奈,林峯对着谁都没问题,但只要对着他,总是一副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摆的样子。

自己有那么凶吗?古天乐不止一次因此自我怀疑。他不过就是黑了点,不代表他脾气就很暴躁啊。

“喂。”

“......还有什么吩咐吗?”

 

古天乐走近两步,“我有那么吓人吗?”

 

“......”林峯沉默不语,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要如何回答呢?对老板表露心意吗?当然不行。首先,他们公司是拒绝搞办公室恋情的,更别说搞老板了。他可不想因此闹得跟老板决裂又被赶出公司,这样的话就会连近距离站在古天乐身边的机会都没有了。退一步就算古天乐不这样做,那句话说出去后只是被委婉地拒绝,他和古天乐之间的关系也会或多或少疏远。如果是这样,他也觉得自己没有在公司待下去的理由了。

 

所以他不能。

 

 “......行了,你先出去吧。”

 

能这样待在他身边林峯已经满足了。

 

“是,老板。”

 

 

KOO的下一次直播,那么巧合的就是介绍娇兰的护肤品。

 

林峯看着屏幕上的KOO,脑海却总想到自己的老板。真的太像了,太像了,怎么会有那么像的人。但是直播的KOO不会像他老板那样总是板着脸,他会更多地笑,就算这种笑是为了营业。如果用钱就可以买他老板一笑,林峯还真想学刘彻一样败家。可惜他老板比他有钱多了。

 

想着自家的老板,林峯不由自主地给KOO刷了很多礼物,满屏幕的火箭跑车特效,远远超出第二名很多分。在推荐娇兰复原蜜的KOO估计也被屏幕上的特效下了一跳,他停了一下,然后笑了笑说:“谢谢这位名字叫Raymond的粉丝的打赏。按照惯例我会给打赏第一的粉丝送这套护肤品,直播完后请你来私信我给一下地址。”

 

林峯没想到自己居然还中了这么个“大奖”。等直播结束后KOO私聊他要地址,他犹豫了一下,把公司的地址报给了他。

 

“那么巧?我也在那附近啊。”

 

“啊?真的吗?不会吧?”

 

KOO回复他:“这样吧,明天中午我们约在你公司楼下的咖啡馆见面。”

 

第二天林峯很早就到了。万万没想到,他一进咖啡馆,就看到他老板坐在窗边的座位上喝咖啡。古天乐看到了他,跟他打招呼让他坐过来。林峯挣扎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坐了过去。

 

“一个人来喝咖啡?”

 

“唔...嗯......其实我是约了人......”

 

“哦——女朋友?”

 

“不......不是。”林峯慌乱地否认,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能怎么解释?告诉他他约了个长得非常像他的直播出来见面吗?林峯突然惊出一身冷汗,他想到要是约在咖啡馆,万一等下KOO和他老板碰了面该怎么办。

 

必须另约地方。

 

“呃,老板,我还有点事情,我先走了,您慢慢喝......”林峯道了别刚要起身,却被他老板叫住:“走那么快干什么?不是约了人在咖啡馆见面吗?”

 

“我记错地方了,不是咖啡馆。”

 

“没记错,就是咖啡馆。”

 

林峯愣住了,不知所以地望着古天乐。

 

古天乐从桌底下拎出个娇兰的礼盒:“没错吧,Raymond先生。我第一次看见有人网名跟自己英文名一样的。”

 

“......”林峯惊讶到语塞,大脑运转不过来:“老板你...你是KOO?你在做直播?”他已经分不清究竟KOO就是古天乐和他老板居然是个美妆博主哪个更令他吃惊了。他像泄气的气球跌坐回原位:“你什么时候发现是我的......”

 

“我一开始只是怀疑,直到你发给我公司的地址。”古天乐伸手揉了揉林峯的头发,“我早就知道你是特意来我公司入职的。你父亲是房地产大亨,你还骗我你家住出租屋。当我的交际圈没有人吗?”

 

“因为我想待在你身边啊。我只想到这个办法,我不是故意想骗你。”事已至此,林峯也全然摊牌,“你可能都不记得我了,但是我们小时候见过的,我一直记得你这个大哥哥。”

 

“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

 

“我怕被你拒绝。这样一来连朋友都没得做了,还不如不说。”

 

“你问都不问就自我否定。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不拒绝呢?”

 

林峯瞪大着眼睛,不敢相信地望着古天乐。

 

“我的回答是YES。”





 

真的挖掘机

林古/无凌晨无童话

林峯正上着课,手机突然一震,一条消息弹了出来。

 

“喂喂喂,阿峯,你哥哥来找你了,在宿舍楼底下。”

 

“不过话说......长得真不像你哥哥,像你弟弟。说实话,你哥哥长得可真好看。”

 

舍友的消息令林峯一阵莫名其妙。哥哥?他何时又多了个哥哥。林峯还没回消息,荧幕又一亮:“在哪?我在你宿舍,方便见个面吗?”

 

发件人不是舍友。林峯在看到名字那刻呼吸一滞。他匆忙把书都塞进书包里,不顾课才上到一半,猫着腰从后门跑了出去。

 

砰跳的心脏沉载不住的激动与狂喜在脸上洋溢藏不住的笑容,林峯一路跑着回到宿舍,连路上同学跟他打招呼都...

林峯正上着课,手机突然一震,一条消息弹了出来。

 

“喂喂喂,阿峯,你哥哥来找你了,在宿舍楼底下。”

 

“不过话说......长得真不像你哥哥,像你弟弟。说实话,你哥哥长得可真好看。”

 

舍友的消息令林峯一阵莫名其妙。哥哥?他何时又多了个哥哥。林峯还没回消息,荧幕又一亮:“在哪?我在你宿舍,方便见个面吗?”

 

发件人不是舍友。林峯在看到名字那刻呼吸一滞。他匆忙把书都塞进书包里,不顾课才上到一半,猫着腰从后门跑了出去。

 

砰跳的心脏沉载不住的激动与狂喜在脸上洋溢藏不住的笑容,林峯一路跑着回到宿舍,连路上同学跟他打招呼都没注意到。

 

“古仔!”

 

门被推开,宿舍里的人都往那看。林峯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短刺的发尖挂着汗珠流过面颊。被他喊的那个人坐在他床上,正在和他舍友拿着手机分享他的黑照。

 

“你...你怎么来了?”

 

碍于房间里有他人在场,林峯慢慢收拢了笑容,清清了嗓子走到古天乐旁边,又刻意地保持了点“属于朋友的”距离。

 

古天乐笑而不答,眨着眼睛看他。

 

他的舍友倒是帮古天乐先一步解释了:“嗨,你哥哥难得从香港跑来看你,你怎么都不知道的?他都在楼下等了你半个小时了,一栋宿舍楼一栋宿舍楼问人的,这里没几个人会讲粤语,还好我下楼打饭遇到了他,不然你哥可真惨死了。”

 

 古天乐轻轻对林峯说:“你没给我你的宿舍号。”

 

林峯一拍脑袋,“我没想到你会来,所以......”

 

 “你舍友挺热情的,等你的时候还给我看了很多你的照片,你很活泼啊。”

 

林峯红了脸,不知道古天乐口里的“活泼”算褒义还是贬义。

 

“你们兄弟俩怎么回事啊,哥哥不知道弟弟宿舍,另一个没想到哥哥回来,这是搞突然袭击呐?”

 

舍友一口一个哥哥叫得欢,林峯听着总觉得怪怪的。但这谎撒都撒了,要解释反而更麻烦,干脆顺着这谎对舍友说:“谢谢你了,下次请你吃饭啊。哥,你吃饭没,走走走,我带你吃饭去。”

 

林峯怕舍友再乱说点什么,赶紧拉着古天乐就往外走。走出生活区后两人在开阔的校道悠闲地逛起来。午休时间校道上没什么人,只有林间的雀叽叽喳喳地蹦跳。林峯跟古天乐走了一段距离后,趁着没人悄悄牵住他的手。

 

掌心相触的温度一贯的温暖熟悉。并且怀念无比。


林峯在厦门大学读书,只有寒暑假和节假日会回香港,那是他们仅有的可见面的时间。

 

虽然他们平时也会通话或者视频,但是隔着屏幕怎么也比不上和喜欢的人手牵着手面对着面要好。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来找你了?”古天乐问。

 

“你来我就特别高兴了....好吧还是问一下,你怎么突然来了?香港到厦门要很远啊,你今晚住哪呢?酒店订好了吗?什么时候回去?”

 

“怎么那么啰里啰唆的......想你就来了呗。干嘛,盼着我早点回去?”

 

“怎么可能。我希望你能一直留在这里。”林峯顿了顿,“你还没回答我呢。”

 

“明早九点的票啦。酒店还没订,一下车就来找你了。等了你好久。”

 

“你应该早点跟我说的啊.....我上午正好有课,不然我就可以去车站接你了。不过明天那么早就走?就待一晚啊?”

 

“是啊,都是因为你。”

 

林峯摸不着古天乐话里的意思,古天乐瞪了他一样,突然从钱包里掏出两张票来,“VIL的演唱会门票。你不是一直想去听嘛。在我耳边念叨一个暑假,我耳朵都快被你念出茧了。”

 

“你买了他们的演唱会票?还是内场票?”林峯惊呼,不敢相信地看着那两张票,“这个好难买,我都没有抢到,你怎么弄到的?”

 

“不告诉你。今晚七点的场,怎么样,你要不要去啊?”

"要!”

 

林峯一下子抱住了古天乐。后者措手不及,两个人险些要一同摔倒。

 

“这里是学校……注意一点啊。”年长者懂得克制的必要性,拍了拍林峯的手示意他放开。

 

林峯赖在古天乐身上不动,闭着眼睛对他说:“就不。我抱我哥哥怎么了......对了,我舍友跟我讲,你长得不像我哥哥。”

 

“嗯?”

 

“像我弟弟。”

 

“比你大九岁的弟弟?”

 

“是说你年轻嘛。”

 

“哦,那你就是小鬼了。嗯,几个月没见好像又高了点。小鬼头,今天作业写完没?”

 

“......”

 

林峯没接古天乐的打趣。他靠在古天乐的肩头红着脸轻轻在他耳边说:“我现在好高兴啊。古仔,我想见你想到要疯了。如果这是梦不要把我掐醒......啊!好痛!”林峯捂住被古天乐掐了一把的脸颊。

 

古天乐看着他:“醒了没?”

 

林峯呲牙咧嘴又乐呵呵:“醒了,是真的。”

 

“醒了就好,带我去吃饭吧,我真的要饿死了。”

 

十指再度被紧扣。

 

2.

距离VlK的演唱会还有些时间,林峯就带着古天乐坐城市观光汽车,从东城一路逛到西城消磨时间,结果就因为半路汽车抛锚耽误了时间。他们进场的时候演唱会已经开始了,VLK乐队在奏一首全场大合唱的歌曲。林峯紧紧拉着古天乐的手在漆黑一片的过道上找位置,听到这首歌,他扭头兴奋地跟他说这是他最喜欢的歌。

 

紫色应援色在黑暗中挥舞成一片大海。他们两找到位置坐下,手里什么都没有拿,被淹没在那片海里。

 

中场休息的时候林峯对古天乐说:“我一直以来都想像他们一样站在舞台上唱歌,开巡回演唱会,前几个月我还参加了学校的十佳歌手大赛,你猜我结果怎么样?”

 

“我家BB那么厉害,肯定是拿了第一?”

 

“你怎么知道?”林峯不好意思地笑,“其实也算我运气好啦。我朋友有给我录下那首歌,你要不要听?”

 

林峯从包里翻出耳机,分了一边给古天乐。熟悉的旋律响起,是张学友的《爱是永恒》:

 

爱是永恒,当所爱是你

两手虽似空,其实抱着你

其实你没有别离,在我心湖中,每掠过也似风撩动

令这湖上无限爱翻涌

 

古天乐说:“你唱得比他们好听多了。不要说巡回演唱会了,好好培养一下,下一个天王巨星就是你了。”

 

或许当时灯光太昏暗,或者是气氛太热烈,林峯没有看出来恋人眼底温柔笑意背后的秘密。他只是拉着古天乐,一个劲跟他谈梦想,谈喜欢的歌手,谈他畅想的未来。他抱怨父亲期望自己去南加州大学念建筑,但自己还是更喜欢音乐,那些地名太绕口也不知道究竟在离香港多远的地方,古天乐默默听着,他希望林峯能多讲一些,再讲一会。

 

演唱会散场后,林峯拉着古天乐又往学校方向去,说有个地方无论如何都想跟他去。

 

“厦大的商业区可是著名的情侣街。旁边是南普陀寺,很多人会去那里求签上香,希望保佑自己和恋人长长久久身体健康......你别笑啊,据他们说很灵的。”

 

“那你有没有去求签?”

 

“其实没有。我可是忠诚的唯物主义者。”

 

“哦——”

 

情侣街果然名副其实。彩灯点缀的热闹商业街上来来往往的情侣数不胜数。高矮胖瘦各有,但是依偎在一块时候的幸福笑容却是一样的。

 

“很快就是圣诞节了,这里圣诞节会有路演,非常热闹的,这边还会摆一棵巨大的圣诞树。哦对了,那边的烤串店超好吃,可惜老板最近回家闭店了......”

 

林峯到处比划着,古天乐看他手舞足蹈不亦乐乎样子,上前一步给了他一个吻。

 

“......”

 

小男友当场cpu温度过高死机,冒着热气开始融化。

 

路过的几个女孩子撞见他们,惊讶地小声呼了起来。

 

古天乐搂住红透了的林峯对她们笑,对她们做噤声的动作。他坦荡的目光和笑容让她们都不好意思再侧目议论,纷纷走快两步。

 

“太突然了……”林峯抹抹嘴小声说,又顿了顿,非常真诚地问:“要不再来一次?我刚刚没发挥好。”

 

“回酒店再来。”

 

===

所以说年轻人精力似乎总是用不完。两个人在酒店折腾到大半夜,古天乐难得纵容他胡闹,不过林峯想到对方明天还得早起奔长途,没敢放纵过了头。熄灯后林峯还是不肯睡,抱着古天乐又亲又咬。他不想太早闭眼,今晚他枕边是有温度的,但明早那里又会变成冰凉一片。

 

他不想太早迎接离别。

 

林峯努力透过黑暗蒙上的雾去看古天乐的睡颜,用手指拨弄着空气描绘恋人熟睡的脸庞,将对方的样子刻进脑海。他本来打算就这样睁着眼睛到天亮,但终究还是抵抗不住困意,阖上了沉重的眼皮。

 

第二天林峯醒来的时候,他什么也没有摸到。床榻冰凉,古天乐已经走了。林峯看了一眼时间,这个点他估计已经在车上了。

 

他给古天乐打电话,不过没人接,或许是长途太累在睡觉吧。

 

谁知道后来他再也没打通那个电话。

 

===

tbc

半个be,将be贯彻到底

Desire-has-no-rest

(林古/峯古)缘分终引你我重逢【上】

*跟瓦萨 @Vassar-今天寻秦记定档了吗? 在聊天时不知道怎么地搞出了极地互助计划,于是人生第一篇RPS就这样诞生啦。瓦萨最初的要求是傻白甜……虽然没达成,但是总体还是甜的w
*瞎掰不少bug不少,尤其是里面关于TVB的很多都是瞎掰的,虚构请勿当真,请放过我吧【
*上篇是清水但还是走评论。下篇我尽快,写文难,写RPS更难(。)

*跟瓦萨 @Vassar-今天寻秦记定档了吗? 在聊天时不知道怎么地搞出了极地互助计划,于是人生第一篇RPS就这样诞生啦。瓦萨最初的要求是傻白甜……虽然没达成,但是总体还是甜的w
*瞎掰不少bug不少,尤其是里面关于TVB的很多都是瞎掰的,虚构请勿当真,请放过我吧【
*上篇是清水但还是走评论。下篇我尽快,写文难,写RPS更难(。)

真的挖掘机

两个黑炭的爱情故事

两个黑炭的爱情故事

真的挖掘机
阿峯:千言万语不如我懂你 还是...

阿峯:千言万语不如我懂你

还是阿峯:古仔超懂我的

阿峯:千言万语不如我懂你

还是阿峯:古仔超懂我的

真的挖掘机
既然现在你们没有不和了,那是不...

既然现在你们没有不和了,那是不是可以拍拖了

既然现在你们没有不和了,那是不是可以拍拖了

真的挖掘机
阿峯:私底下要他唱歌不难,只是...

阿峯:私底下要他唱歌不难,只是愿不愿意上台

阿古:看他诚意咯


阿峯:私底下要他唱歌不难,只是愿不愿意上台

阿古:看他诚意咯


真的挖掘机

那些被窥探的所谓温柔证据其实不过万分之一,在无人的角落里,有更多浪漫秘密

那些被窥探的所谓温柔证据其实不过万分之一,在无人的角落里,有更多浪漫秘密

真的挖掘机
到底是随口瞎编还是戏说真言

到底是随口瞎编还是戏说真言

到底是随口瞎编还是戏说真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