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ed hood 

17182浏览    1097参与
Osiris_Norton
草稿流涂了个冰山俱乐部老板杰,...

草稿流涂了个冰山俱乐部老板杰,草稿流这东西不能多画,我怕我画多了就再也不想认真画画了

草稿流涂了个冰山俱乐部老板杰,草稿流这东西不能多画,我怕我画多了就再也不想认真画画了

玉锦兔
泣 那使我悲伤的一切,也曾是我...


那使我悲伤的一切,也曾是我热爱的一切




那使我悲伤的一切,也曾是我热爱的一切

[    ]

画风太魔性了
上下波动区间过大

画风太魔性了
上下波动区间过大

[    ]
我……这个头罩真的成精了啊!我...

我……
这个头罩真的成精了啊!
我抑制不住内心强烈的吐槽欲望
画师到底在想什么啊!?

我……
这个头罩真的成精了啊!
我抑制不住内心强烈的吐槽欲望
画师到底在想什么啊!?

玉锦兔

发现画出来可以人脸识别

索性给他们P了个妆

发现大少很适合粉嫩嫩的妆,可能是因为白?

lofter缩图太严重了……

发现画出来可以人脸识别

索性给他们P了个妆

发现大少很适合粉嫩嫩的妆,可能是因为白?

lofter缩图太严重了……

玉锦兔
摸鱼,也不知道在画什么 背景实...

摸鱼,也不知道在画什么

背景实在不知道画什么……

还是这种不勾线的风格适合我

摸鱼,也不知道在画什么

背景实在不知道画什么……

还是这种不勾线的风格适合我

江湖之外🖖🏻

北京这场雪有点小,不过初雪这样真不错了

北京这场雪有点小,不过初雪这样真不错了

真金白银钻石

【DC/综英美】 【你xBatfamily/夜翼】 局外人

你xBatfamily

主夜翼,略带蝙蝠侠&红头罩

-------------------------------------------------------------------------------------------

“我以为,我们要去的是…拉斯维加斯?“

你在飞机上睡醒并感到疑惑。

“你不记得啦?我们都没满21岁,定不了那里的酒店。”你的闺蜜一边抱怨一边高兴,“而且拉斯维加斯有什么好,设施都旧掉了,还不如布鲁德海文,有机会我们可以看到夜翼,夜翼哎!!!“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是你那个成天追星的小伙伴。

你像个宽容的老母亲般笑了笑,随后,你才认识到你...

你xBatfamily

主夜翼,略带蝙蝠侠&红头罩

-------------------------------------------------------------------------------------------

“我以为,我们要去的是…拉斯维加斯?“

你在飞机上睡醒并感到疑惑。

“你不记得啦?我们都没满21岁,定不了那里的酒店。”你的闺蜜一边抱怨一边高兴,“而且拉斯维加斯有什么好,设施都旧掉了,还不如布鲁德海文,有机会我们可以看到夜翼,夜翼哎!!!“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是你那个成天追星的小伙伴。

你像个宽容的老母亲般笑了笑,随后,你才认识到你穿越了。

你想起来了,在你和你闺蜜20岁生日那年的十一长假,你们曾想组团去拉斯维加斯赌场看过气小鲜肉驻唱。但你们酒店的预订却没有成功——年龄不够,定了也白搭。最后没有办法,你们十一期间去苏州的人海里转了了一圈。

苏州一日游,也算是旅游过了,对么?

你不感到震惊,抑或是茫然,毕竟新的世界除了被塞入一个超英的世界观外,还是一样在行进着。你有一样的肥要减,一样的作业要写,一样烦的闺蜜要罩,你想起隔壁拖得不死不活的毕业论文,不由得对那个世界的自己说声抱歉。

然后,你又像往常一样,在飞机上昏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到达的是布鲁德海文。

你们去赌场里转了一圈,吝啬如你用完了酒店赠送的代金券,便没有继续下注。你们逛了逛附近的奢侈品商店,美金换算后算不上便宜,贫穷如你也没有买什么。你们预订了第三天的真人秀(第二天的秀订完了),免费的,旅游指南上强烈推荐,但你却有些兴致缺缺。你和你的闺蜜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走,你们,听见了街后男人们的一声惨叫。

蒙面者轻轻松松用短棍收拾了那两位肥罗一顿。他仿佛想说什么,在看见你们的亚裔面孔后又放慢了语速,“他们刚才一直在跟着你们,天色晚了,你们也要小心。”

你说了谢谢,告诉他你们的酒店就在附近。你的闺蜜在尖叫,用中文,“夜翼,那是夜翼哎!!“

她在隔壁世界也是这样尖叫的,对着那块长脚劈腿脚踏两只船的鲜肉,如今品味一如往昔,对着这位翘臀劈叉脚踩两个屋檐的超英。他在你们作出其他反应之前撤退,你为他做出的笑容在脸上也只挂了一半。你的好奇心被勾起,作出了一个不明对错的决定,“我们明天去哥谭看看怎么样?”

“听说夜翼是哥谭出来的。”

“我怎么没听说过。”

然后你想了起来,这里是超英蒙面行侠仗义的世界,无论是维基百科还是八卦论坛,都没有明确点明某个义警的产地。但你的闺蜜依旧在激动之中,你依然有信心把她拐到你的行程里,“好吧,我只是上次看了哥谭的旅游宣传片,有一点好奇而已。”

 你已经翻查了手机,布鲁斯韦恩的确拍过这样的宣传片。

“反正我们没订到第二天的真人秀。”

你的闺蜜应允了你。你们买好了第二日的灰狗大巴车票。你们踏上了一去不回的征途。

一去不回,真的么?

哥谭人均民风淳朴不假。小丑使用笑气控制了你乘坐的巴士,并告诉蝙蝠侠他在哥谭埋了几十吨炸弹。“来嘛,小蝙蝠,玩个小游戏。”人群中传来窃窃的私语,伴随着他们恐惧的,不可控制的笑声,“蝙蝠侠…蝙蝠侠不是把小丑扔下悬崖摔死了么? 他怎么还活着?“

笑气剥夺了你的神智,你下意识地一边大笑一边吐槽,“众所周知,哥谭除了韦恩夫妇不能复活,谁都能复活。“

你使用的是中文,你不知道你该不该庆幸。

你或许看见了一个红色头套,或许没有。但你至少看见了一个黑色的身影。蝙蝠侠赶了过来,无论怎样,你和你的闺蜜得救了。

你们在韦恩医院住了几天,韦恩集团付掉了你们所有的医疗费,你看着账单,为此十分感激。你和你的闺蜜回到布鲁德海文取回了行李,随后发现订购好的机票已经延期作废。你们看着高额的交通费,心下头疼不已。你忍不住抱怨道,“下个月的花呗要还不完了。”

“不用那么麻烦。”一个黑发蓝眼的白人小伙向你微笑道。他帮你向航空公司写了一份说明,从订票app里翻出了你顺手买的意外险(你都忘记了你买过这个)。于是你不必为新的机票支付额外的钱财。他应该还做了很多,譬如帮你指明了通往登机口的路线,譬如为你推荐了这里最好吃的餐厅。但你却只注意到他的手臂不小心碰到了你的肩膀。

 他还想要帮你拿行李,你拒绝了。

“这就是你注孤身的理由,宝贝儿。”你的闺蜜埋怨道,“他在搭讪你,他还那么帅。”

他的确很帅,有一些太帅了。

你的闺蜜没有注意到,你在那位理查德先生离开后脱下你的外套,并假装把它落在了机场。你再也没有穿过在布鲁德海文穿过的衣服,你说你双十一剁了很多手,而它们实在太旧了。你为了新出的stark phone11多做了几十份兼职,你说,别人都在用stark phone,你也要赶赶潮流。

这不是你的作风,你是一个小米民工机用到地老天荒的人。

你的穿越让你拥有了太多秘密,而你谁也不能告诉。

或许吧,真的么?

你假装自己只是一个不明真相的路人,刷起布鲁斯韦恩就是蝙蝠侠的梗。你使用索引派红学家的口吻,像个中年老男人一样用狗屁不通的逻辑剧透出正确的剧情。你学习了基本的侵骇与cs常识,掩盖你自己的ip,却往往将它暴露在某个视线的范围内。

你认为他/她没有恶意。

你的闺蜜一直在关注超英论坛(是的,就像她前世为小鲜肉做数据一样狂热),某一天晚上,她忽然告诉你,“蝙蝠侠失踪了!”

有人转发了那条新闻并@了你在用的小号。另一人则在下方用英文留言,“蝙蝠失踪后该怎么办?”

他们这样向你提出了疑问。

你在隔壁只刷过同人与电影,你知道这期漫画,但你却没有看过。

可是哪怕你看过你也无法剧透,你所处的宇宙早已偏离它原有的轨道,你为他/她感到焦虑与担忧,然而你爱莫能助。

你依旧作出了答复,或许算不上答复,而是他们早已悉知的回答。 “他会回来的。“你这样说,“无论是他人替他披上战甲,还是原本的蝙蝠再度回归。”

随后你开始安慰起你的闺蜜。

蝙蝠侠的确回来了。

一两个礼拜之后,以一种更为轻盈灵巧的方式。

“祝他长命百岁,愿他老死哥谭。”

你这样在最新的哥谭义警饭拍下评论道。

无数新鲜的热评越过了你的留言,或许有人给你点了赞,或许没有。

但无论怎样,这的确是一个真挚的祝福。

(完)

-----------------------------------------------------------------------------------------

严格来讲,这不是嫖文或乙女文,女主注孤身,真爱是闺蜜。

当然,她也很爱batfamily就是了。

以看戏的方式。


静清的想
考大家眼力的时候到了! 猜猜桶...

考大家眼力的时候到了!

猜猜桶在哪?

考大家眼力的时候到了!

猜猜桶在哪?

静清的想

红头罩背后:关于蝙蝠侠死去并复活的第二个儿子的口述历史(访谈)


幼儿园英语水平配合翻译软件,如有错误,欢迎指出。


原文标题:BEHIND THE RED HOOD: AN ORAL HISTORY OF THE DEATH AND RESURRECTION OF BATMAN'S SECOND SON

原文点这里


杰森·托德(Jason Todd)的创作历史,即第二个扮演罗宾的神奇小子( Robin the Boy Wonder)的角色,最好用三个部分来讲述。 起点(是的,不止一个),中间(实际上是终点)和重生。 为了讲述这个复杂的故事,《 SYFY WIRE》邀请了Paul Levitz,编辑Bob...


幼儿园英语水平配合翻译软件,如有错误,欢迎指出。


原文标题:BEHIND THE RED HOOD: AN ORAL HISTORY OF THE DEATH AND RESURRECTION OF BATMAN'S SECOND SON

原文点这里




杰森·托德(Jason Todd)的创作历史,即第二个扮演罗宾的神奇小子( Robin the Boy Wonder)的角色,最好用三个部分来讲述。 起点(是的,不止一个),中间(实际上是终点)和重生。 为了讲述这个复杂的故事,《 SYFY WIRE》邀请了Paul Levitz,编辑Bob Schreck,编剧Judd Winick和画师Doug Mahnke,通过他们帮助描绘Jason从罗宾到红头罩的演变。


杰森·托德(Jason Todd)最初是第二任罗宾(Robin),接管布鲁斯·韦恩(Bruce Wayne)的抛下披风,最终成为夜翼的初始搭档迪克·格雷森(Dick Grayson)。 1984年,当他首次以罗宾(Robin)身份出现在《 蝙蝠侠》(Batman #368)中时,杰森(Jason)或多或少地被引入了格雷森的复本。 他有马戏杂技演员的背景,被罪犯孤立,被布鲁斯·韦恩(Bruce Wayne)收养等等。一年后,当DC发表《无限地球危机》时,一切都改变了。


这次事件是DC宇宙创意性的重制,允许当代重述DC的许多招牌人物的起源故事。 这是编剧Frank Miller和画师David Mazzucchelli的经典故事情节《 蝙蝠侠:第一年》建立的基石。 随着蝙蝠侠的这一新举动,第二任罗宾也有了新的举动。 Robin的这个危机后版本(首次出现在Batman #408中)从个性上讲已与Dick Grayson或Jason Todd的读者以前知道的任何版本相去甚远。


这个杰森·托德(Jason Todd)仍然是一个孤零零的街头小子,但在一次令人难以置信的愚蠢的小犯罪中被布鲁斯捉住:从蝙蝠车上卸下轮胎。





杰森(Jason)精明易行,学习迅速,很快就穿上了罗宾(Robin)的紧身衣。 但是他不是过去谦虚干净的英雄。 这位新杰森(Jason)的编剧也倾向于让他变得卑劣,杰森(Jason)表现出愤怒、虚无,用锋利的边缘困扰着蝙蝠侠和罗宾(Robin)的粉丝。 因此,在故事情节中,编剧吉姆·史达林(Jim Starlin)和画师吉姆·阿帕罗(Jim Aparo)的蝙蝠侠标题为《家庭之死》 ,DC采取了史无前例的手段,允许粉丝们(他们对这种对罗宾角色的暗变表示不满,并写了许多信给DC办事处)拨打热线电话,以便随后确定新Robin的命运。 电话线不是DC的第一条电话。


莱维兹解释说:“上世纪70年代末,我们有一个叫DC热线的电话号码,那是为那个星期漫画推出的简短录音插件。” “这是迈克·戈德(Mike Gold)的心血结晶,据称当学校出来时产生了如此多的交通流量,从而使电话公司的电路崩溃。”


投票以极微弱的优势击败了杰森(Jason),他在《 蝙蝠侠》( 428)中被杀,在挥舞着撬棍的小丑(Joker)进行的野蛮打击后被粉碎——蝙蝠侠来得太晚,以至于无法挽救他的搭档。


这是一个艰难的路,而他的去世仅凭超出的64票来决定,所以没人对结果感到特别满意。 出于明显的原因,这是首次使用和最后一次使用电话投票。




列维茨说:“杰森·托德(Jason Todd)的去世和负面的新闻反应可能使我们口中留下了不好的味道。”


就是这样。 杰森·托德(Jason Todd)的命运持续了十几年,直到鲍勃·史瑞克(Bob Schreck)来到DC,在漫画出版业已经很丰富的职业生涯中崭露头角,包括他与人共同创立的创作者拥有的印记Oni Press。


温尼克:当鲍勃(Bob)在DC漫画公司担任重要职务时,进入他的工作大约一年后,他给了我一个电话。 谈话的主题是“你喜欢超级英雄漫画吗?” 我说:“是的,我愿意。我爱他们。” 他说:“你知道,你是迄今为止我唯一一个没有打电话给我来DC找工作的人。有些我不喜欢的人联系了我!怎么了?想写超级英雄漫画吗?” 我当然是了。 每个人都有一个拉比。 我的绝对是鲍勃·史瑞克(Bob Schreck); 他相信我,照顾我,并确保我做得很好。


贾德(Judd)将以诸如《 绿灯侠》(Green Lantern)之类的名字开始在DC工作,然后在《 绿箭侠》 ( Green Arrow ),最终在《蝙蝠侠》(Batman)担任DC的常规脚本职务。


Schreck: Judd已经在稻草人的故事中与画师Dustin Nguyen接管了蝙蝠侠 。 在为本书介绍未来的故事时,他认为将杰森带回是个好主意。 因为他读过《 蝙蝠侠:缄默》的故事情节,该故事情节最初是对杰森·托德(Jason Todd)成为缄默人物的暗示。 我认为那个情节对贾德这样想很有帮助。


把杰森带回来是有分歧的,就像杀死他一样。


温尼克:很简单因为我认为他们会这样做。 这是一个了不起的主意! 作为读者,当杰夫·勒布(Jeph Loeb)和吉姆·李(Jim Lee)对《 蝙蝠侠:缄默 》( Batman:Hush)连载时,他们开玩笑地想在一期结束时把《缄默》作为杰森来揭示,在我眼中,我把这一切分解了。 一切都取决于他如何从拉撒路池出来。 我认为那太不可思议了。 就像一百英里的断路一样,我只是看了看它的歌剧。 我真的很高兴阅读它。 然后出现了下一个问题,他们收回了它:“不,不是Jason。只是泥脸!” 在那之后,我不能放手,因为这对我来说很有意义。





Schreck:我对这个主意不满意。 我的意思是,把人们带回来这整个事已经完成了很多次。 天哪,我们真的需要再做一次吗? 这是一个老把戏。 这些家伙永远不会死。


温尼克:我认为这并没有从蝙蝠侠神话中带走任何东西。 布鲁斯失去什么的想法。 在我看来,他仍然失去了Jason及其相关的一切。 那个时代的罪恶感以及使他变成什么样的东西,真正使他成为黑暗骑士的那种东西,我们知道他在家庭之死后成为那样。


Schreck:我有点反对,而Judd却反对我。 我最终说:“好吧,看,如果这是你真正想要做的事-你可以得到Dan DiDio的祝福-我会陪同并尽我的努力,但我不高兴。


温尼克:当我最初向推荐鲍勃它时,他并不喜欢它。 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鲍勃在许多层面上都是一位了不起的编辑。 他不是很喜欢这个故事,但他知道这很好。 我不知道谁那样做。有没有那么成熟的人? 但是鲍勃是。 他进行了后续鼓舞人心的演讲,例如:“不,我只想让你知道这不是我喜欢的菜,但我认为它会很棒,我们将使它变得很棒”。


Schreck:最终,这一切确实融为一体 。 贾德(Judd)是一位伟大的作家,他的确做到了一段有趣的旅程。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认为一切顺利。


温尼克:鲍勃对我的挑战是“我想让你向我证明。继续做下去。” 我们大概有五个,六个期数,他说:“好的,我明白了。” 我继续:“你怎么以前没得到它?” 他回答说:“我知道你认为你正在向我展示自己的大纲。但是我还没有看到这个故事。我没有看到感染力。我没有看到戏剧。现在我知道了。” 我说:“太好了,那太可怕了。”


施雷克:这个故事在贾德的头骨上酝酿了一段时间。 在我们还没有获得Dan DiDio的批准之前,他正在密谋。 我认为我推荐道格·马洪克(Doug Mahnke)是因为我曾与他一起从事黑马《面具》的营销工作。


温尼克:从跳跃中,我们知道道格将成为这方面的画师。 我对此感到非常兴奋。 我甚至不能说清楚。 我对道格最钟爱的是他画技出色。 这些不仅是千篇一律的角色。 没有人看起来一样。 每个人都有他们的特质,身高、体重和情感在那。


道格·曼恩克(Doug Mahnke):我实际上记得我曾想到的一些细节,但是我对进入红头罩的方式大多感到困惑 。 我知道他们最初是来找我的,问我是否想做夜翼。 我拒绝了,我想要一个更高知名度的东西。 考虑到我去过的地方,在正义联盟工作了一段时间。 然后他们和蝙蝠侠一起回到我身边。


请记住,Mahnke对所涉领域并不十分熟悉。


Mahnke:你将发现的是漫画艺术家多么无知。 当我开始为DC工作时,除了主要角色之外,我对DC的了解并不多。 我基本上是个漫威小孩,然后我丢了一段时间的漫画。 当我回来并开始收集东西时,是《 爱与火箭》 ,《 ABC勇士》 ,《 重金属》杂志等。因此,每当我工作一本书时,它只是专注于那一刻,而不是获取已有的知识,这远远超出了我所在的地方。 我的意思是,我甚至不了解Jason Todd。 我加快速度。 当然可以,但是当我进入时,他们可以告诉我任何事情。 就像是,“是的,这很酷。你知道,我已经可以绘画了!” 我不明白事请的严重性。 他们要带回粉丝选择杀死的角色,以及围绕着角色历史的所有很酷的东西,现在他已经离开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红头罩”这个名字的目的是唤起小丑的早期身份之一,但杰森(Jason)版本的外观必须有所不同。





温尼克:我最初是为《红头罩》设计杰森的造型。 我让他有点像原始的小丑版本,他没有眼孔。 那种坚固的石英,金属头盔的东西。 道格带着眼孔回来了,理由是:“好吧,真的很难靠近,四分之三转来告诉发生了什么。你只会失去他。“我想,你是什么在说什么?”然后我意识到,“哦,他是对的! 我明白你在说什么。 是的 我想他以为那会有点怪,你知道吗?他是对的。我看到过其他版本在这儿四处飘荡,当他的眼睛什么都没看到的时候看起来不太正确,没有眼睛会为Red Hood带来你不想要的未来感。


温尼克:封面画家马特·瓦格纳(Matt Wagner)已经根据我的原始设计做了很多封面,这也很有趣。 在道格开始绘制本书之前,他做得井井有条,在那时,他做到了:眼孔。 Matt当时的想法是,“你知道,我们在这里并不匹配。但我不在乎。我们只是说我们要进行象征主义。”


Mahnke:我记得我很高兴让Matt Wagner画封面,用他的谱系。 我认为这显然符合鲍勃·史瑞克的喜好,而不是单调,线条艺术和普通的漫画书。 再加上Wagner的封面会承受一定的重量。





在以小丑最初出名的角色命名杰森的新蒙面角色时,这是一个绝妙的招式,但温尼克不确定这一切如何融合。


温尼克:在某个时候,它只是点击了我的脑袋。 最初的红头罩/小丑就是一个很棒的故事。 我一直很喜欢蝙蝠侠无意间创造了他的想法。 这是一个非常丰富的故事。 阿兰·摩尔(Alan Moore)在《致命玩笑》中表现出色。 因此,这始终困扰着我。 我想我只是将两个和两个放在一起。 对于Jason来说,这是Joker真正的中指。 最重要的是,它会和小丑打成一片,也会与蝙蝠侠打成一片。 我认为这就是Jason想要的。


Schreck:这就是Jason的想法。 他安静地坐着,等待着报仇的时刻。 我认为让他成为这种愤怒的人,报复这些年所受到的待遇,切中要害。


故事情节贯穿蝙蝠侠长达一年多,后来达到蝙蝠侠,杰森和小丑争夺最后对抗的地位。 回国后,杰森(Jason)大部分时间都在哥谭(Gotham)度过,他悄悄折磨蝙蝠侠并在他的影响下团结了几个帮派。 他将自己塑造成哥谭的最新犯罪主人,向黑面具发起挑战,最终目标是摆脱哥谭没有开胃菜角色。 尽管他的目标与蝙蝠侠的目标相似,但手段却更加暴力。


温尼克:我从跳起就有了结局。 我只需要由Dan DiDio运行它。 那是在圣地亚哥动漫展上。我想我是他那天要举行的四次早餐会议中的第一场。 因此,我只是概述了这个故事,而结局是杰森(Jason)绑架了小丑(Joker),威胁要杀死他。 战斗中,布鲁斯说:“对不起,我没有救你。” 杰森告诉他:“这不是要说的。这不是因为你没有救我,而是你没有杀了小丑。你让他继续活着。” 丹说,“ 那是你结束故事的方式?” 我说是!” 丹说:“好吧,继续写吧!”





最初的故事情节结束了,但红头罩的受欢迎程度显而易见。 故事中唯一缺少的是对杰森的归来的解释,这发生在两个月后的《 蝙蝠侠:年刊 #25》中。


贾德最初让拉撒路池和Ra al Ghul参与其中作为最初元素就在那里,但是由于至尊小超人引起的另一次全线范围的现实重启事件“无限危机”同时在DC的所有标题中出现,令程序产生了额外的变化。


温尼克:真正我们早些时候谈论过改变超现实的一拳。 杰夫·约翰斯(Geoff Johns),格雷格·鲁卡(Greg Rucka)和丹·迪迪奥(Dan DiDio)列出了由于一拳而被撤销的事件清单。 杰森(Jason)是至尊小超人最终会撤消的一件大事。 这样就在那里,而且迫在眉睫。


我考虑了一下,我以为粉丝们会因为尝试制作这个疯狂的故事并以至尊小超人的拳头结束而杀死我们。 我认为我们无法做到。 丹同意了...然后我们再次改变了主意,继续前进。 我认为,当我们外出旅行时,在大会上人们改变了主意,人们对无限危机抱有热情。 所有人都在谈论它,我们只是决定坚持并坚持下去。


温尼克:事后看来,这在当时很有意义。 总的来说,这是对的。 这就是我们正在做的故事。 这就是我们最初致力于的目标。 但是,天气根本不好。 看起来超级笨拙。 没有办法解决。 这就是为什么当我有机会再次为这部动画电影做这件事时,我采用了我最初的想法之一:Ra把Jason的尸体扔到Lazarus池里。





在后危机时代的世界中,有消息称,杰森奇迹般地活着,徒手从棺材中脱出,在哥谭的街道上徘徊,几乎崩溃了,然后倒下了。 然后,他昏迷了一年,醒来后回到街上,对死前的生活几乎没有记忆。 那是Talia和Ra al Ghul进来的地方,从哥谭绑架了他,并把他扔进了拉撒路池,恢复了他的健康和记忆。 但是,池水和al Ghul们的影响导致杰森渴望复仇。 他跟随前任导师的足迹,进行了一次环球之旅以增强自己的战斗技巧,以便能够返回哥谭并制定他的计划。


考虑到所有这些细节,贾德在撰写华纳兄弟动画公司的改编版《 蝙蝠侠:红头罩之下》 (2010年发行)时,重新审视了他重新引入杰森的原始故事。


温尼克:我完全忘记了我听说华纳兄弟希望在其动画电影中显得少许黑暗。 那是在诺兰的《黑暗骑士》时代 。 我想:“拧紧,我要把他们钉在红头罩之下 。” 后来我从布鲁斯·蒂姆(Bruce Timm)那里发现他听说我要进来。他告诉我他已经完全站在营地里,“我们不会这样做。” 就他而言,他喜欢这个故事,但认为你必须告诉家庭之死对杰森的死意味着什么。 我们没有70分钟的时间来讲述整个过程。


所以他正在听我的演讲。 我说:“你是按时间顺序进行的。你是从片头开始,然后是片头字幕。该片应该是杰森·托德逝世的最后几页。” 布鲁斯告诉我,“你破解了它!这就是你应该这样做的方式。” 他说,听到那部分之后,剩下的就变得模糊了,他甚至没有听。 他确定他们正在这样做。


至于适应过程本身:


温尼克:我喜欢把动画制作得更小,这是奢侈的。 因此,我采用了这个较小的故事,并在一些好的方面进行了扩展。 因此,这很有趣。 与所有人合作并观看它的新版本。 随着演员的加入,并将其带入生活。 这是狂欢。 我仍然为有许多人喜欢它感到骄傲。 包括漫画和动画电影。


事后看来,与杰森(现在是“蝙蝠家族”中最受欢迎的成员之一)有关的每个人都为他们带回来的东西感到自豪,即使角色从复仇的杀手变成了反英雄的人。


Schreck:有句老话:“首页新闻总是不好的事情,而好消息通常只会在封底发布。” 我认为,使他成为一个愤怒的人,报复这些年所受到的待遇,,这使他吸引许多人。


Mahnke: Jason的魅力我并不感到惊讶。 当他以如此的复仇和他的性格风格出现时。 他对正义的看法十分粗暴。 DC已经准备好了。 杰森动机背后的推理与他的侵略性完全吻合。 验证他在返回时有多个轴需要磨削。


温尼克:我对杰森的持续能力感到非常惊讶,同时也感到非常非常自豪。 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喜欢这个故事。 当我想他们在缄默中做这件事时,我就喜欢它,甚至还没有我的故事。 话虽如此,我仍然感到惊讶。 它属于DC宇宙。 我自己和道格是将杰森重新带回世界而获得声誉的人,但他现在属于每个人。



Wandering_Shouting_

刻了个二桶w(p1-5)

是一个我抱不动的男人(bushi)

最后三p是前几个星期前刻的提宝小可爱ww(p6-8)
ummmm最后1p是有点翻车的用金箔纸做的印片【。】讲真金箔真的难用也容易翻车,,下次还是不这么搞了x(也难搞卫生x)

刻了个二桶w(p1-5)

是一个我抱不动的男人(bushi)

最后三p是前几个星期前刻的提宝小可爱ww(p6-8)
ummmm最后1p是有点翻车的用金箔纸做的印片【。】讲真金箔真的难用也容易翻车,,下次还是不这么搞了x(也难搞卫生x)

二丁

Arigato Motherfxxker
BGM:Arigato,循环听着歌画的,真的很草,bug巨多
p2是无字版,因为不知道哪个看起来好一点就都放上来了

Arigato Motherfxxker
BGM:Arigato,循环听着歌画的,真的很草,bug巨多
p2是无字版,因为不知道哪个看起来好一点就都放上来了

燕去

杰森相关第七弹~
特意把这几个留到最后一起发出来,杰森他有那么可爱,我超爱他的!!!
【哥谭夜幕下的你】
【是我们永远的宝藏男孩】
【是属于哥谭的小王子】
【由我们为你加冕】

杰森相关第七弹~
特意把这几个留到最后一起发出来,杰森他有那么可爱,我超爱他的!!!
【哥谭夜幕下的你】
【是我们永远的宝藏男孩】
【是属于哥谭的小王子】
【由我们为你加冕】

燕去

杰森相关第六弹~
之前做的一些小测试,可惜那个网站现在打不开了。

杰森相关第六弹~
之前做的一些小测试,可惜那个网站现在打不开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