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hg

58.9万浏览    5011参与
青傀

论长官为什么一本正经的坐在办公桌前吃粉红色冰淇淋。

失踪人口诈尸

短到你怀疑人生的小段子

最后小剧场(?)一点带fllffl和yoyo。


沙雕版:

看,一个甜筒。

不感兴趣。

umb送的。

不能不吃。

恍若片段的正文:

     指挥台上放着一支甜筒,像是一次挑衅。白色的便签纸清楚地阐述了来龙去脉,比小下属以往混乱的作战报告好了不止一点。
     小心思。指挥官这样想着,拿起甜筒的动作透着小心。张口咬下冰淇淋顶尖的一点,冰凉的味道混着草莓的轻甜在舌尖绽放,喉结滚动,指节扣在桌面上,响起一串机械的提示音。眼角的裂纹微微亮起,像...

失踪人口诈尸

短到你怀疑人生的小段子

最后小剧场(?)一点带fllffl和yoyo。


沙雕版:

看,一个甜筒。

不感兴趣。

umb送的。

不能不吃。

恍若片段的正文:

     指挥台上放着一支甜筒,像是一次挑衅。白色的便签纸清楚地阐述了来龙去脉,比小下属以往混乱的作战报告好了不止一点。
     小心思。指挥官这样想着,拿起甜筒的动作透着小心。张口咬下冰淇淋顶尖的一点,冰凉的味道混着草莓的轻甜在舌尖绽放,喉结滚动,指节扣在桌面上,响起一串机械的提示音。眼角的裂纹微微亮起,像是在回味冰激凌的味道。指挥官思索着如何利用这次机会,将少见主动的小下属、尽吞入腹。

     

后记:

    umbrella收到了一箱来自长官的糖果,和开封后躺在糖果堆里一枚的戒指。

    别问,问就是umbrella没钱买戒指。


别划拉了,没了。









red和fllffl打架现场:

fllffl:握草,red你这么大人了居然还穿红肚兜。

red: .....alfa,你已经老眼昏花到分不清肚兜和衬衣了么?

fllffl:......你一身红我看得出来个屁。

red:这不是你穿红肚兜的理由。

fllffl:yoyo送我的你有么?

red:......不,我不想,谢谢。

umbrella:我也不想。


作者:(暴言)我怀疑长官小时候穿过。(被打死)

小小心愿:看幼年rhg众人的七彩肚兜战队



すもめ
再见啦(_ _) 很抱歉现在才...

再见啦<(_ _)>

很抱歉现在才道别

再见啦<(_ _)>

很抱歉现在才道别

旮嚟鱼氮
是四肢健全的老爷子带着小伞伞睡...

是四肢健全的老爷子带着小伞伞睡觉的设想!

(另:指绘好难……

是四肢健全的老爷子带着小伞伞睡觉的设想!

(另:指绘好难……

海风的sky

是自家孩子Coasta与小凤凰的打斗场景!!!!!!!!!!!!

p3-5为和 @红树 的讨论过程www
Coasta的设定好多好长俺写不全.jpg(你)

是自家孩子Coasta与小凤凰的打斗场景!!!!!!!!!!!!


p3-5为和 @红树 的讨论过程www
Coasta的设定好多好长俺写不全.jpg(你)

海风的sky

一个平淡的插曲

/信使Catie♂ x 旅人One♀

/我流爽朗帅哥和冷酷美女(?)


——


小镇上唯一的酒馆里来了个风尘仆仆的奇怪女人。信使先生在悠哉悠哉送完了本来就不是很多的信件后,听到了这样的消息。


奇怪?Catie这样问道,顺便举起手臂伸了个懒腰。


是啊。披着一个斗篷,进来的时候没说一句话就找了个角落位置坐了下来。虽然说是个美人吧,但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眼神利得像刀子一样,看着让人心怵……她还带着一把长刀,或许和你会聊得来?镇民耸耸肩,转身就忙自己的去了。


Catie推开门走进酒馆。正如镇民所说的那样,他扫了一眼四周便发现一个角落位置里坐着的“...



/信使Catie♂ x 旅人One♀

/我流爽朗帅哥和冷酷美女(?)



——



小镇上唯一的酒馆里来了个风尘仆仆的奇怪女人。信使先生在悠哉悠哉送完了本来就不是很多的信件后,听到了这样的消息。


奇怪?Catie这样问道,顺便举起手臂伸了个懒腰。


是啊。披着一个斗篷,进来的时候没说一句话就找了个角落位置坐了下来。虽然说是个美人吧,但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眼神利得像刀子一样,看着让人心怵……她还带着一把长刀,或许和你会聊得来?镇民耸耸肩,转身就忙自己的去了。





Catie推开门走进酒馆。正如镇民所说的那样,他扫了一眼四周便发现一个角落位置里坐着的“奇怪女人”。女人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深蓝的长发在脑后被束成高马尾垂落于臀部的位置,尽管说有斗篷遮掩,但不难看出其身材的修长匀称。绿色的眼睛半垂着,但完全没有谦卑与温顺的意味,反而让人总觉得闪着寒光。在向酒馆老板打过招呼后,Catie便无声息地径直走到女人对面坐了下来。


“请让我请你喝一杯,小姐。”


Catie招呼着服务生端上了两杯啤酒。他把其中一杯推到女人的面前,轻轻松松地笑了笑。女人眯了眯眼,用刀一样的目光将兀自坐在自己面前的陌生男人打量了一番。


“你的目的是什么?”


女人的声音显得低沉而冷漠。Catie看见她的手放在了腰间——那是一把长刃刀柄的所在位置。


“抱歉——方才忘记介绍自己了。我是Catie,这个镇子上的信使。”


Catie毫不避讳地对上了女人的视线,神情自若仿佛未发现女人的动作。突然,他快速地环视了一番周围喝酒取乐的人群,随即压低了声音,以极快的速度说道:


“如果我没认错,你是One小姐对吧?”


被称作“One”的年轻女人将紧扣在刀柄上的右手往前移了移,眉头紧锁。


“你不是普通的信使。”


Catie弯眸笑了笑,从背后解下了一把长刀后将刀身前沿露出鞘来。一个与他瞳色有着相同的青绿色“8”的刀身上的印记显露在了One的眼前。


“Nemesis前任成员。曾经是个通讯兵。”


露出的短短刀身随即又被收入刀鞘。


“但我并不想和小姐战斗。我只是为自己能够亲眼见到您而感到幸运。”


长刀被它的主人随手放在了一边。一直微笑着的信使先生端起自己面前的啤酒喝了一大口,轻轻叹着气像是很满足的样子。他看向One,做出了邀请:


“加了果汁的小麦酒,就算酒量不好也不会醉得很厉害哦?”


One垂下眼帘犹豫了一番,最终双手捧起杯子也不多不少地喝了一口。


“……谢谢。”


One移开了目光不再与Catie对视。Catie则仍是无声地笑着,将剩下的酒一点一点地饮尽。





“……然后,Yun接了我的位置。我就在这当起了信使。我要离开的时候,Oryza可是十分舍不得的……”


One觉得放任这个自称Catie的男人坐在自己面前喝酒真是个错误的选择。她正犹豫着要不要一刀把这个不知是装醉还是真醉、正在滔滔不绝地讲述他的过往的信使给砸昏在地,然后自己一走了之。


十六分约三十四秒已经过去了。One想,同时闷闷地拽了拽怀表的长链。这个男人是别有意图还是比一个刚长开的少年还要不胜酒力?——正如他先前所说的,这酒不至让人醉得太厉害。而对于One来说,这些酒不过是刺激了她头脑的兴奋性,还不足以使人变得醉醺醺。


变故突然发生了——随着“嘭!”的巨大撞门声,一个虎背熊腰的蒙面男人闯了进来。他举着一把手枪向上开了三枪,在镇民慌乱的惊叫中粗鲁地吼着“谁再动老子一枪毙了”之类的话后,几乎所有人都抱着头蹲了下来。而在男人闯进来的一瞬间,One即刻抽刀而出准备向这个不速之客奔去——然而先前红着脸一直在说“酒后醉言”Catie却也跟着从座位上站起,手臂飞快地从后环住One的腰就把她拦了下来。


“——你这是在做什么?”


One全身都僵了僵,她想转身恶狠狠地盯将自己强行拦下的男人一眼,却发现她很难做到。


太近了。男人的胸膛就几乎贴在了她的后背上。酒精的气息随着男人的呼吸打在她的耳边,让她一时又怒又羞。Catie像是毫无自觉般地自顾自地贴着她耳语:


“你,别冲动。不能、能杀了他。”


这个人真的醉了。One恼羞成怒地这么想。


“喂!你们两个怎么还站着!都把钱交出来然后给老子蹲下!”


蒙面男人冲着两个人的方向举起了手枪。Catie皱了皱眉,松开环住One的手后将她顺势往后一推,兀自地一步一步地朝着蒙面男人踏去,长长的浅蓝色发带随着每一次前进而大幅度地摆动着。那把靠近镡处有着“8”的青色印记的长刀不知何时被紧握在了右手。


“我就、我就不!”


还未等蒙面男人愤怒地回骂开枪,Catie的身影却突然拉近到了跟前——蒙面人反应过来时,手里的枪早已被Catie一刀砍翻在地,然后狠狠地再捅坏了枪身。Catie也并没有给蒙面男人留时间的打算,一个侧踢正中蒙面男人的下体后又直接再在蒙面男人小腹上踹去把他放倒在地。冰凉的刀尖抵上了蒙面男人的喉结。


“放了枪你也不会有机会。之前、前的钱都还回来!”





“所以,你当时是想让他供出赃物才拦下的我?而不是耍酒疯?”


One对着面前正揉着太阳穴、一脸宿醉的难受状的信使翻了个白眼。Catie轻轻叹了口气。


“……谁知道啊。后来我问老板的时候,他说他看我坐在了你面前,就特意让那个服务生把‘壮胆酒’给了我……”见Catie露出了小孩子一样的苦恼脸,One下意识地抬起起嘴角笑了笑。


“……你多笑笑。很好看。”


One迅速恢复到了先前面无表情的样子。


“……算了。话说你今天要离开这里了吧?”


One顿了顿。


“是。”


“去做什么?”


“找我的妹妹。”


“我再请你一杯?”


“………………不必了。”


“好吧。”


Catie忽然站起身来,身子前倾,极其轻柔地、第二次抱住了这个相识并未多久的异性朋友。One沉默着,并没有拒绝他莫名的举动。


“多保重。”


“…好。”


旮嚟鱼氮

【FU】雨后初霁3.



写得不明不白预警


有年龄操作预警


ooc预警


与男孩瘦弱的身形不同,他极具欺骗性的躯壳里装着一个杀伐决断的灵魂,明明是和小孩子一起玩泥巴的年纪,干掉那个趾高气昂的对手时却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手起刀落干净利落,就是剑士这种手握数条人命的传奇屠手都为之惊讶——惊讶于对方与年龄不符的流畅动作与强大的心理素质。


安顿好一切后,他询问过男孩受伤前发生了什么,对方不声不响了半晌才微微抬起头,那双分外无辜的蓝眼睛里映着半截换新的绷带和剑士的脸,Fllffl眼角跳动了一下,于是不太自然地别过头去,面对分外熟悉的恳切眼神旋即败下阵来。


男孩最后也只说出一句“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这种狗...



写得不明不白预警


有年龄操作预警


ooc预警










与男孩瘦弱的身形不同,他极具欺骗性的躯壳里装着一个杀伐决断的灵魂,明明是和小孩子一起玩泥巴的年纪,干掉那个趾高气昂的对手时却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手起刀落干净利落,就是剑士这种手握数条人命的传奇屠手都为之惊讶——惊讶于对方与年龄不符的流畅动作与强大的心理素质。


安顿好一切后,他询问过男孩受伤前发生了什么,对方不声不响了半晌才微微抬起头,那双分外无辜的蓝眼睛里映着半截换新的绷带和剑士的脸,Fllffl眼角跳动了一下,于是不太自然地别过头去,面对分外熟悉的恳切眼神旋即败下阵来。


男孩最后也只说出一句“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这种狗血小说里才会出现的神奇台词,这回轮到剑士的太阳穴突突外跳——他检查过对方的伤口,以冷兵器流血创口为主,伴有少量淤青和局部肿胀,鉴于男孩挣脱自己落地时不自然的踉踉跄跄,Fllffl猜测男孩的腿有轻微骨裂,可在那张除了微表情几乎一无所有的脸上根本看不出疼痛的存在——现在他还猜测男孩是伤到脑子了,这样就能够解释对方的失忆,及于一个九岁孩子而言过于成熟冷漠的行为。


但伤到脑子还能把这么精准刁钻的本领一起伤出来吗,剑士仔细回忆过男孩倒在血里前前后后几个小时的经历,更像是活在梦里,今天之前,要是被他听到有人说出“角斗场里杀人如麻的老流氓那个传奇屠手有孩子啦”这种话,他很难控制自己不给传谣言的倒霉蛋一记脖子抹穿,当然最后会是劈断头发以此威慑。


这孩子挺不错的,也不会太麻烦人,剑士思考片刻,决定多购置一些医疗用品以备不时之需。


.


事情进展比剑士想得顺利得多,此后每天早晨,他在窗外仍沉淀着如墨的黑暗时就爬起来,发现男孩已经从床上起来等着他,然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疾步走去供打手切磋的训练室。Fllffl是角斗场几十场角斗无败绩的纪录保持者,能够免费居于旅馆,因此那个发霉的老房子才会无人打理闲置破败。


怕伤到对方的缘故,切磋照例要将武器换成称手的木棍。到底是久经沙场的传奇剑客,跟男孩交手永远稳定占据上风。第一个早上,在他第二十六次将男孩按倒在地,便很快意识到面前打着一身绷带还要站起来的小家伙相当固执,他向来欣赏这种百折不挠的精神,于是没有因为格斗过于单一重复而兴味索然。


“加油啊小子,再努力一点,过几年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剑士说着将木棍捅出去,撞上男孩的胸口把对方再次一把击倒,大概是一阵子的相处触发了当初寡言的男孩某个声带上的开关,面对Fllffl的勉励,他至少不会像之前一样瞪着眼睛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前辈……说得好像你真的过几年就会退休一样。”


他捂住胸口咳嗽几声才忍住全身大大小小的疼痛,感觉自己是被这个可怕的前辈分筋错骨了一遍,颤抖着爬起来踩实地面后,关节骨骼被碾过的地方就都抽搐着泛起酸麻。


他眼中那个下手专挑痛处的可怕前辈笑意更甚,舞了个剑花将长棍反握收放在背后便立即向他走来,男孩听到Fllffl的声音时脑子还有些晕晕乎乎:“什么时候你赢了我我就差不多可以退休了,人老了,总是要休息休息的。”


“我觉得你还能再打五十年。”男孩郁闷地打量了一通面前这个随随便便就能把他按在地上捶的挺拔老人,语气像是在昭告什么既定的事实“而且那时候我肯定还打不过你。”


Fllffl哈哈笑着揉乱了男孩的头发。


黑狗烟指

……审核大爷您行行好放老子一条生路:)

……审核大爷您行行好放老子一条生路:)

海风的sky

蟠龙太太画的猫猫女仆Catie太可爱了。
我卑微。

蟠龙太太画的猫猫女仆Catie太可爱了。
我卑微。

笛灯

没有什么是一个Clan Soldier家成员带傻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一群:D

没有什么是一个Clan Soldier家成员带傻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一群:D

SNUA咕咕精
开始尝试画背景...会不会太花...

开始尝试画背景...会不会太花了

开始尝试画背景...会不会太花了

黑狗烟指

茶绘。
好可怕一房间。

茶绘。
好可怕一房间。

金樽装我斗十千
“再见,再见!” 谢谢带给我们...

“再见,再见!”

谢谢带给我们这么多如此精彩的作品!也由衷地高兴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享受的事。做动画是痛苦的话,现在能突破循环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真是太好了!!要加油,要开心啊!!

“再见,再见!”

谢谢带给我们这么多如此精彩的作品!也由衷地高兴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享受的事。做动画是痛苦的话,现在能突破循环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真是太好了!!要加油,要开心啊!!

恶魔泰菲

Shuriken,节奏大师

我,也就是你的粉丝,游戏见

(游戏会不会做不出来呀😭😭😭,我特别喜欢节奏大师啊!)

Shuriken,节奏大师

我,也就是你的粉丝,游戏见

(游戏会不会做不出来呀😭😭😭,我特别喜欢节奏大师啊!)

PW

靠靠靠,在晚自习挤了点时间画的,看到shuriken退圈后豹哭(?
赶上了送行的末尾了√
p2是鱼

靠靠靠,在晚自习挤了点时间画的,看到shuriken退圈后豹哭(?
赶上了送行的末尾了√
p2是鱼

[冷流]凝晶(Ruby)
还赶得上吗?再见(我是绝对不会...

还赶得上吗?
再见(我是绝对不会说出永别这句话的!!!)

还赶得上吗?
再见(我是绝对不会说出永别这句话的!!!)

Cover Up
I like umbbbbbb...

I like umbbbbbb~~~❤️💚💛 (代发:各位尽量回复英文吧Cu老师会看到的www)

I like umbbbbbb~~~❤️💚💛 (代发:各位尽量回复英文吧Cu老师会看到的ww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