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ichard hendricks

28浏览    4参与
elimi

【授翻】Green Card | 绿卡

理总攻/小贾受

假结婚梗


授权↓


希望能给原作点个kudos!

因为后面涉及脖子以下情节,所以放一章做试阅吧抱歉抱歉orz,这里看→全文


Summary

Richard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可以付出许多——包括与陌生人步入婚姻。

灵感源自Peter Weir的爱情老电影。


Chapter 1


Richard从手机地图中抬起头,看向眼前的咖啡店牌,古早的新艺术派字体勾勒出了CAFE DE PARIS(巴黎咖啡)字样。他紧张地吸气,抓了抓头发,摸出一手汗湿,于是用宽大的黑夹克袖子擦了把脸,衣料变得潮湿打褶。他难堪地皱起眉头,轻声叹息,这可真是灾难现场。...

理总攻/小贾受

假结婚梗


授权↓


希望能给原作点个kudos!

因为后面涉及脖子以下情节,所以放一章做试阅吧抱歉抱歉orz,这里看→全文


Summary

Richard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可以付出许多——包括与陌生人步入婚姻。

灵感源自Peter Weir的爱情老电影。

 

Chapter 1


Richard从手机地图中抬起头,看向眼前的咖啡店牌,古早的新艺术派字体勾勒出了CAFE DE PARIS(巴黎咖啡)字样。他紧张地吸气,抓了抓头发,摸出一手汗湿,于是用宽大的黑夹克袖子擦了把脸,衣料变得潮湿打褶。他难堪地皱起眉头,轻声叹息,这可真是灾难现场。他深吸一口气,迈进店门,企图遮掩自己的心情,营造出放松自在、游刃有余的形象。看到孤身一人的Erlich,他走过去。

“嗨,年轻人!”Erlich和他打招呼,他身上还挂着牛角面包屑,桌前摆着只空碟子和一杯卡布奇诺。

“嘿Erlich,你等很久了?”

“还行。”Erlich说。

“啊,好吧。”

“我想说你打扮得还挺帅的,下了不少功夫啊。”他语带讥诮。

“呃,我就是,那个,穿得整齐点。”

“不过也是,结婚又不是家常便饭。”Erlich诡异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个小戒指盒,“白送的。”两枚造型简单的戒指金光闪闪,躺在黑色绒布里。

“这,是真金吗?”

“是真戒指。”Erlich说,“你管这个干嘛?”

“没,没,我只是……那个,她到……她在路上了吗?“

“堵车,一会儿就来。”Erlich说。Richard点点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扯出个笑容。从他旧房东脸上的反应来看,这好像不是件明智之举。

“你们好。”有人问候道。Richard抬头,眼前这家伙是他见过最高最苍白的人,他耸立在原地,腼腆别扭又充满歉意。服务生吗?哪家咖啡店会浮夸到雇服务生啊。

“啊Jared,来坐。”Erlich抬手示意Richard,Richard愣了一下,才让开一点位置。Jared在他身边坐下,伸出一只手。

“你好,我是Jared。”他说。

“呃,Richard。”Richard含糊道,勉强同他握了握手,尽力压下了心中不祥的预感。

“Jared,你的未婚夫。”Erlich解释道。Richard又一次陷入呆滞,他知道自己眼睛都快掉出来了,但是完全无法自控。

“什么意思?”

“你想要找个女孩儿,我明白,可就这么点儿时间,真的来不及。”

Jared蹙眉:“你没提前告诉他?”

“告不告诉有关系吗?”Erlich有点气恼,“反正过了今天你们也不会再见面了,当然,之后离婚还要见上一回。”

“我……那个,我,Erlich,我能……”

“Richard!你不会恐同吧。”Erlich凑近他,一脸恐吓,“下周之前,你需要一份结婚证明,Jared也是。我是做生意的,不是给人创造奇迹的,如果你现在走出这扇门,我分文不退,你们俩都拿不到退款。”

Richard两只手捂住脸,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怎么能蠢到相信Erlich办事靠谱?他怎么能一开始就答应了?好吧,因为他也没什么其他选择。他放下手,咬牙道:“行吧,去他妈的。”

“太好了,Richard。”Jared温声说道。

“出发,”Erlich说,“去市政厅。”

市政厅离咖啡店只要步行几分钟,十几对情侣在排队。仪式简洁明了,Erlich是他们的证婚人,负责签结婚许可,递戒指的时候他轮流打量两人,明显在考虑哪位该是“老公”,然后耸耸肩,把两枚戒指交到Jared手中,Richard隐隐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Richard承诺会爱一个陌生人、尊重他、珍惜他,而对方俯下身,别扭而纯洁地亲吻了他的唇角。仪式就这样结束了,三人走出市政厅,站在台阶上。这是温暖灿烂的一天,Richard迫不及待想脱掉身上死板讨厌的夹克。

“嘿Richard,我打算去会所庆祝一下你们俩结婚,来吗?”Erlich问。

“呃,不了,谢谢。”Richard拒绝。

“随你便吧。”Erlich一耸肩,钻进一辆等客的顺风车。婚礼最后他一直在摆弄手机,大概就是在叫车吧。

“你刚刚,表现得很好。”Jared说,“非常有说服力!”

“噢,啊谢谢,你也是。”Richard尴尬地笑。

“那我们就在这儿分别啦。”Jared小心翼翼地拿着自己那份结婚证明。

“好。”Richard说。

Jared微微靠近他:“我们将永远怀念巴黎。”【注1】

“嗯?什么?噢那家咖啡店,哈哈是啊,很好笑。”

Jared微笑着离开了,剩下Richard一个人,他自顾自笑了笑,端详起手中的结婚证明。视线扫到手上,才发现戒指已经在手指留下了绿色的痕迹。

******

“Hendricks先生,应该先祝贺你新婚快乐。”

“谢谢!非常感谢,天哪,我开心极了。”Richard对公寓楼的董事会代表们说道,他们三位坐在一张大桌子的另一头,看起来都有七十多岁了。

“公寓要上市的时候,你碰巧结了婚,而根据我们的要求,买方需要是结了婚的伴侣。”三人中的主心骨Bernstein女士说。

“别这么说,Agnes。”她左手边留着大胡子的Steward先生说。

“说实话,的确有这个因素的影响。但我和Donald,”Richard看到结婚证上这个傻里傻气的名字时着实惊讶到了,也难怪他改叫Jared,“我们已经在一起四年了,他早就和我求过婚,但我那时还没准备好。之前谈起买房,就又提了一次,我也真心觉得自己该安定下来了。我一直希望以后能领养孩子,现在,我有了正确的人陪在身边,也有了适合的……公寓……”

“噢,孩子。”Stewart先生满意道,“Hendricks先生,这正是我们想要的,年轻的家庭,新一代的生命。”

Richard激动地点头,“我们非常喜欢小孩,如果,那个,生理条件允许的话,早就生上好几个了。”

“我们没怎么见过你的另一半,这就很有意思了。”Bernstein女士说,“如果你们谈了这么久的恋爱,不应该的。”

Richard正要编几句瞎话,Oakes先生开口道:“我大概见过,是那个深色头发的小伙子对不对?”

Richard猛点头。Oakes和他住在一层,他说的很可能是大头。很少有人经常来访,大头就是其中之一,或许编个和这家伙结婚的故事是个不错的掩护,毕竟他租下公寓近七年里,真的没什么女孩儿来过。

想到这里Richard就火冒三丈。他不会邀人来做客,性格安静体贴,也从来不……在地板上大号、招老鼠进家门。房租一次没有拖延,而且一直节衣缩食,想在公寓上市时攒够钱买下它。当初签租约的时候对方也是这么保证的,可真到了这个关头,董事会又决定要卖给已婚伴侣?Johnson一家带着个捣蛋鬼在大楼里才住了一年半,就收到了正式的购买邀请,自己收到的却是一封信,说他不是买家候选人?不公平,太不公平了,他在黑客旅馆和大头大喊着抱怨了一番。他刚来硅谷时在黑客旅馆做过一阵子房客,现在也还很喜欢去那儿玩。那天晚上起身回家前,Erlich把他拉到一旁。

“如果那间公寓对你非常重要,结个婚吧。”

“和谁?”Richard苦涩道,“我没办法和牧师说我女朋友不能到婚礼现场,因为她住在加拿大。”

“Richard,这个国家有很多不合法的事,是不平等的法律宣判了它们的不合法。许多女孩儿出生在这片国土上,或者从小被带到境内,她们都是没有身份的黑户。随便找一个结婚,对方就有机会告别动荡,有机会实现美国梦,而你,也能得到属于自己的公寓。”

“这听起来特别……不合法。”

“可在我看来就是个双赢的局面。”Erlich说道,“这事儿我能办,只要一点点中介费,五千美元。”

Richard当时笑着拒绝了,可Erlich的话在他心中始终挥散不去,几天之后,他给Erlich打电话,问他能不能这周末前就安排好。于是他便坐在这里了,手持结婚证明,面临着最后的关卡——打败眼前三头上了年纪的巨龙。

“对。”Richard又点点头,对他们笑起来,“那就是我的宝贝,我丈夫,天哪,我爱死他了。”

“他怎么没来?”Bernstein女士问道,“我想他会搬过来和你住?”

“是的,当然了。”Richard说,“但是,呃,他经常要出门,工作需要。现在他正在、正在,那个,巴黎。”

“噢,巴黎。”Bernstein女士的语气终于有了一丝赞许,“你也去过吗,Hendricks先生?”

“去过。”Richard撒谎道,“其实我们的初遇就在那儿。”

“真浪漫!”

“的确很浪漫,比如,沿着……香榭丽舍大街散步……路过……红磨坊。呃,Donald承诺过,有时间度蜜月的时候,我们还会再去一次。”

Bernstein双手交握,笑容愉悦。

Oakes先生点头道:“我觉得差不多了,董事会同意你购买公寓。”

******

从银行借出贷款,签署所有文件,一切都进展得飞快。那一晚,当Richard锁上房门,他感到自己就是站在世界之巅的王者,虽然这个王者还欠了一屁股债,但……他拥有了这间房子。他甩掉夹克,拿上从街边商店买的东西,穿过房间走到阳台,然后爬上大楼侧面的螺旋楼梯。这公寓空间开阔,位置优越,价格也很实惠,放眼旧金山疯狂的房产市场,很难再找到第二间,但这不是Richard铤而走险买下它的唯一理由。上一位顽固倔强的租户做了离经叛道的改造,所以,它拥有一个迷你天文台。旋梯通往一片穹顶覆盖下的小小空间,只能从Richard的顶层房间上去。天文台最多同时容纳两个人,墙面收起,便露出干净明亮的弧形玻璃窗,中央架着一台沉重的优质望远镜。Richard坐到椅子上,打开商店的口袋,拿出一罐Rock Star【注2】和一条士力架。这是他的暖房派对,整片银河都受邀作陪。他心满意足地呼出一口气,透过望远镜凝视星空,想聚焦到土星的光环上。正在这时,一颗流星恰好滑过他眼前。他惊叹一声,这颗流星仿佛是个预示,Richard Hendricks的人生终于要走上正确的轨迹了。

******

Richard很开心,他的魔笛手应用进展神速,甚至已经设计出了超级满意的logo;之前他一直想改造房子,又怕丢掉押金,这回,过去一直积而不发的劲儿全都使出来了。他站在梯子顶上,颤颤巍巍地给天花板钻了几个洞,打算装上一台投影仪和下拉屏幕。弄好这个,他就要给大头打电话,叫他过来一起玩投射到整面墙上的堡垒之夜,一定爽翻了!大头也知道这场假结婚,性格又随和,如果有邻居看到他来了,自己应该可以牵起他的手或者干点别的,绝佳掩护。Richard笑了起来,刚要钻下一个眼,门铃响了。他皱着眉爬下梯子,想不到谁会登门造访。

“呃,谁?”他对着话筒问道。

“您好,我们是美国移民局的工作人员,来找Dunn先生。”

Richard有那么一瞬间陷入迷茫之中,然后想起对方说的是Jared,或者说Donald,总之就是那个人的姓氏。“

“他不在家。”

“您是Hendricks先生吗?”

“啊,我是?”

“祝您新婚愉快,我们只是来做例行检查,看看一切是否合规,好给您丈夫颁发绿卡。可以进门吗?”

 

【注1】We'll always have Paris,电影《卡萨布兰卡》中的一句台词

【注2】Rock Star,美国功能饮料


Jettrails
看硅谷摸鱼,这个图叫做学设计到...

看硅谷摸鱼,这个图叫做学设计到底能把人变得多菜。

看硅谷摸鱼,这个图叫做学设计到底能把人变得多菜。

beepbeep
双手逐渐变态。。。

双手逐渐变态。。。

双手逐渐变态。。。

beepbeep
呜呜呜我好喜欢richie(┯...

呜呜呜我好喜欢richie(┯_┯)所以s6什么时候回归啊

呜呜呜我好喜欢richie(┯_┯)所以s6什么时候回归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