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ocket raccoon

884浏览    25参与
时影

这个圈子死了吗

都没有见过火箭非拟人的文了

都没有见过火箭非拟人的文了


Tercés Niki
昨天摸的一堆火箭,我不用说你们...

昨天摸的一堆火箭,我不用说你们也知道有参考

昨天摸的一堆火箭,我不用说你们也知道有参考

果不会画画

画了老公,没有画出酷酷本质,可能过于ooc了(哭)
P3是恶魔角灵感来源,银护二的结尾里的,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死亡

画了老公,没有画出酷酷本质,可能过于ooc了(哭)
P3是恶魔角灵感来源,银护二的结尾里的,真的好可爱啊啊啊啊(死亡

魏先生是喻太太

【星火箭】My Fur(r)y Treasure(PG13)

因有人說隨緣開不了,所以補檔石墨(放評論處)
下次可以的話別洗版……真有問題告知我一句就好啦><

注意!

⊙動保呼叫
⊙毛圌茸圌茸跟毛圌茸圌茸
⊙就只是想騷擾浣熊而已
⊙首販:7/14(六)DC×MARVEL ONLY,G06
配對:星爵/火箭 R15
裝幀:A6判 / 橫式左翻 
頁數:28P
價格:NT80
剩餘:五本

1、

該怎麼說,也許今日是Star Lord最為疲憊的一天吧--姑且不論是精神還是肉體,基本上他已經呈現一個去你的我可以直接閉上眼睛睡在Yondu懷抱而不被他的打呼聲影響的狀態之中。

是的,就是如此無力,Quill甚至不顧隊友們的阻止將象限號丟給Drax...

因有人說隨緣開不了,所以補檔石墨(放評論處)
下次可以的話別洗版……真有問題告知我一句就好啦><

注意!

⊙動保呼叫
⊙毛圌茸圌茸跟毛圌茸圌茸
⊙就只是想騷擾浣熊而已
⊙首販:7/14(六)DC×MARVEL ONLY,G06
配對:星爵/火箭 R15
裝幀:A6判 / 橫式左翻 
頁數:28P
價格:NT80
剩餘:五本

1、

該怎麼說,也許今日是Star Lord最為疲憊的一天吧--姑且不論是精神還是肉體,基本上他已經呈現一個去你的我可以直接閉上眼睛睡在Yondu懷抱而不被他的打呼聲影響的狀態之中。

是的,就是如此無力,Quill甚至不顧隊友們的阻止將象限號丟給Drax開--事實上,能安心的把飛船丟給那個腦子八成也是肌肉做的夥伴也就能推斷Quill現在是多麼毫無生氣有氣無力了。不過這一切真的不能怪他,要不是一天同時有四件委託,而那四件委託的結局通常都是:「Quill你個白圌痴!這直接炸掉來解決就好!」以及「不!Rocket!我們不能隨便炸別人的城鎮!」而最後結局是Quill緊急用飛的把炸彈貼在懸賞怪物身上,然後看著怪物成為美麗煙花,那麼他這個半神實際上也不會這麼生無可戀。

想當初他能從早到晚跟五個不同的女孩廝混,半夜還可以再追加三個辣妹在床圌上齊打交呢,現在這個活像替任性中學生小女友收拾殘局的高中生是怎麼回事?

「所以我不是道歉了嗎?」Rocket穿著Star Lord的3L號白色衣服,那衣服罩在浣熊僅僅只有129公分的嬌小身材上顯得過大而可笑,就像只馬戲團的表演動物似的。但他顯然不在乎,而是邊用起子在Quill頭頂拆開元素槍來試圖清理裡面的黏圌液,邊瞪著趴在桌子上伸出手來握著他的腰的男人哼聲:「頂多下次不講直接炸掉一次解決。」

「不可以,Rocket,你一定要先跟我們商量,不然很危險,下次會炸掉你自己的。」Quill掀開那件白T,他把自己的臉塞進Rocket毛圌茸圌茸的肚子並且苦口婆心的勸戒著--而這動作明顯讓那勸戒毫無任何嚇阻作用。人類暖暖的鼻息噴在他的腹部上,這可毛的讓浣熊全身上下的皮毛全豎了起來。

「走開--走開你噁心死了!」Rocket大叫著用他的爪子(事實上只有指頭而沒有指甲,Rocket可捨不得)撓Quill那張俊臉:「你好噁!甚至比我臭你個廚餘人類!你全身都是汗!而且你黏呼呼的怪獸黏圌液全沾到我的毛了!你知道我剛剛被Gamora按在地板上清洗多久嗎?該死拜託你先去整理自己!」Rocket丟下手裡的元素槍鬼叫著。然而Quill只是露圌出吊兒啷鐺的笑容,並且乾脆的捏浣熊剛好讓自己兩手掌握的屁圌股,以方便自己奮力吸浣熊剛剛洗完澡的、那帶著Gamora沐浴乳香氣的浣熊香--

「等等,為什麼你身上是Gamora的味道!」Quill悲傷的指控:「我倆明明都是用同樣的那啥?薰衣草還是柑橘哦隨便啦,我覺得我好像被--被--」

「哦我圌操圌你的Peter.Quill。」Rocket溫柔地捧起Quill的臉,他終於狠下心來用他右邊的四爪成功在半神臉上留下四道爪痕讓半神嚎出聲音:「今天善良溫柔的Gamora借了她的香噴噴玫瑰沐浴乳給我,有鑑於我的艦長在前一天晚上把我們一起用柑橘沐浴乳給玩光光了而他甚至沒買備用圌品!」

「喔對。」Quill的臉上又開始充滿了幸福甚至可以說可怖--對Rocket來說,噁心到可怖的表情。浣熊從沒想到人類能夠把自己的五官切換成如此猥褻到極致--的笑容:「我開始懷念昨晚了,有感於你主動坐上來甚至那時候你的身上都是我從小到大用慣的沐浴乳香哦我的上帝你打完預防針的時候可是最乖最任我擺佈的時--」

「操圌你的PETER.QUILL!給老圌子滾出我的房間!」

於是偉大的Star Lord被更偉大的浣熊武圌器技師(兼情人)用元素槍給打出門外,讓浣熊進而成功保住自己今日(目前)的清圌白,真是可喜可賀可口可樂。

應該吧。

2、

當Quill終於鼓圌起勇氣,跟自己的好隊友Gamora表示他不小心喜歡上了另一個好隊友Rocket Raccoon而自己已經準備好面對要被揍的結果時,那綠皮膚的美麗殺手卻出乎星爵意料的只是靜靜的看著他。

『我不反對,我親愛的Captain。』她說,但Quill還來不及歡呼原來Gamora不反對啊,便聽到Gamora再度用那豐厚性圌感的嘴唇流圌出淡漠的語調:『但是你要先告訴我,如果你上了Rocket之後我應該先打電話給星際警圌察還是宇宙生物保護處?』

「哎,別難過嘛Quill。」耐心地聽著Quill哭訴Gamora有多麼無情無義把他當犯罪預備軍的Kraglin放下飛箭,拍著他的肩膀冷靜地開口:我「問過了,兩邊都可以通報,端看你覺得哪邊的監獄比較爽而已。」

Star Lord第一次嚎著對他第二養父開槍而Rocket簡直要被這過程笑到停止呼吸。

「Groot甚至直接用他的變大變長變可怕的伸縮樹枝戳我,只因為我搶走了你。」一想到剛跟Rocket交往的那兩個禮拜,他天天被Groot的枝條追殺(「那上頭甚至長著刺!」Quill嚎叫著:「他不就是普通的樹怎麼他的樹藤會有刺!難道他是荊棘而我一直都誤會嗎!」),米蘭號的船長就忿忿不平的抱著他那軟綿綿的武圌器開發技師抱怨著。也許是因為不甘心,他又多捏了捏浣熊的耳朵作為安慰,這讓他懷裡的浣熊邊哈哈大笑邊用他的板手敲敲Quill的手臂回應:「Groot才不是這麼小心眼的孩子,基於他這麼可愛,而你這麼討人厭。」歪頭思忖了一下,Rocket補充著:「討人厭到連Drax偶爾都會有想掐死你的時候。」

「哈!我倒是要對你的全宇宙都討厭我理論保持高度懷疑。」Quill正經八百的反駁:「基於你現在必須得住在我的飛船、吃著我的食物、穿著我的衣服、坐在我的床鋪然後現在被我抱在懷裡。」

「放圌屁,你可以選擇不要用**我做的**武圌器,還要支付我高額的飛船保養與陪睡費用。」Rocket哼了一聲放下手裡的工具,改拿起子好好的把東西鎖上螺絲。也許是不滿Rocket強而有力的反駁,Quill現在大聲嚷嚷:「但是你現在穿著我的衣服躺在我床圌上的確也是事實。」他說:「好了就讓本艦長來陪睡算是支付費用,本艦長器大活好沒在吹牛的肯定物超所值。」

現在Quill用手指戳著Rocket毛圌茸圌茸的耳朵,爾後甚至乾脆的在對方身上上圌下圌其圌手。這可讓Rocket癢得尾巴豎了起來,他丟掉手裡正為小螳螂調整的防身武圌器並嚎了一聲,用圌力地咬了一口男人的手指。

「沒心情玩。」Rocket尖聲叫著,尾巴像雞毛撢子似的膨脹:「明天就要跟Tony他們會合了。」

「可是說好陪睡的啊。」Quill委屈巴巴地捏著浣熊的小耳朵:「至少讓我親一口。」

「沒門。」

「咬一口。」

「親都不行了我還讓你咬,摸圌摸你的腦子吧PeterQuill,你自己看看你那破腦袋有沒有水流圌出來。」刷一聲,Peter不但臉上被劃出美麗而完整(甚至呈現完美平行線)的八道爪痕,他也被他的愛寵毫無憐憫的踢出了帳篷。

「讓我猜,You want Fuсk and he want to sleep。」Gamora冷漠的擦著刀子,然後把髒掉的棉布往她的艦長身上丟,而她的艦長僅僅只是說了句Shut up後就沒了聲。

Gamora丟的布上面有Rocket的小掌印耶,好卡哇伊哦……

「Xdener嗎?對,Quill終於要行動了,似乎想用偷來的手帕打圌手槍,你說為什麼?噢,只因為那上面有Rocket的小掌印……」

「這樣他也可以啊?」對面的Rhomann訝異,是地球人比較誇張還是說有古老種族血統的人都比較噁心。

「你一定沒見過他收集Rocket掉的小毛毛做出一個毛氈娃娃打圌手槍。」Gamora冷靜地回應。

要知道,不小心被撞見那畫面其實是永久無法抹滅的,就像染上月經的白色內褲還乾掉一樣無法抹滅。

唉。

3、

離地球大約只剩下一個星系了,Quill的座標儀這麼提醒他。

「Quill,我們得在三個點後開始進行跳轉了。」Gamora這麼說著而Quill點頭表示收到提醒以後,便低下頭開始專注的調整著座標好與АVenger們會合。

「第一、第三、第六,轉正以及X軸……」Quill喃喃自語著,沒想下一秒他的耳朵便被他心愛的橘黃色耳機遮蓋起來--正確來說是被耳機所播放LinkinPark的加大音量熱血搖滾樂給摧殘。嗚哇的叫出了聲音,Quill慘叫著要把耳機拔掉,避免自己因為過大的音量導致提早重聽,可是在他要動作的同時卻被某個人--應該說,是小毛毛肉掌給阻止了。

「What the Fu……Rocket?」手裡充滿軟軟毛毛的觸感,那是他心愛的小浣熊,他正忙著把自己塞進Quill的懷抱裡,表情糾結而緊張。Quill揉圌揉他的浣熊,用困惑而溫和的聲音詢問:「Rocket,你到底在做什麼?」

他將飛船的控圌制權全權交給了Gamora,並且彎腰下來望著Rocket水汪汪的黑色眸子。然而他的疑問並沒有獲得解答,他只能在傷害耳膜的過大搖滾樂之中聽出Peter Quill和Fuсk而已。

去他媽的Rocket該不會在趁機偷罵他吧?Quill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想著,可是Gamora在冷笑然後小螳螂一臉噢吾家有熊(啊?)初長成的臉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當然Quill在到達地球以前完全無從得知Rocket到底講了什麼,因為連錄音都沒有,他的小浣熊將東西全刪除了。

「哦我的小星爵。」當他們在復仇者大廈而在Quill四處詢問也得不到答圌案的時候,他的Yondu爸爸適時的出現了,他笑得像溫柔天使--有黃板牙而且像海盜的那種,手還拿著打砲專用小套套:「記得要戴套子啊。」

「啊?」

好吧,Quill有了線索,只是他完全不懂這條線索在說什麼,直到Friday善心而溫柔的教導了他浣熊的發情週期。
之類的。

Well。
好像懂了。
嗯。

——————————

(因為下面是肉所以試閱到這裡,剩下的走隨緣)(乾
還剩下五本,有興趣的可以來詢問一下哦><!!

闻否,心声

关于火箭浣熊,以及为什么喜欢树熊的一点个人想法

个人见解。想到啥说啥,废话很多。漫画动画电影的内容都有涉及。

从漫画来说。
我差不多把几乎所有有关火箭的漫画刊物都读过了,接下来说的情节部分都有依据。火箭的孤独和不安感很容易看出来,不过那不是来自他的半兽"怪物"身份,不是来自他被改造的痛苦——银河里奇奇怪怪的生物太多了,种族灭绝仅剩一人的也太多了,不缺火箭这一个——而是他无法找到一个让他真正安心的、合适的落脚处,也就是归属。
他的性格注定了他不可以被束缚在一个地方、或者一个身份太久(除了他的"Rocket"这个名字),他喜欢自由,特别是有挑战性的自由,所以他喜欢越狱,喜欢驰骋银河之中。他太聪明也太叛逆,他...

个人见解。想到啥说啥,废话很多。漫画动画电影的内容都有涉及。

从漫画来说。
我差不多把几乎所有有关火箭的漫画刊物都读过了,接下来说的情节部分都有依据。火箭的孤独和不安感很容易看出来,不过那不是来自他的半兽"怪物"身份,不是来自他被改造的痛苦——银河里奇奇怪怪的生物太多了,种族灭绝仅剩一人的也太多了,不缺火箭这一个——而是他无法找到一个让他真正安心的、合适的落脚处,也就是归属。
他的性格注定了他不可以被束缚在一个地方、或者一个身份太久(除了他的"Rocket"这个名字),他喜欢自由,特别是有挑战性的自由,所以他喜欢越狱,喜欢驰骋银河之中。他太聪明也太叛逆,他喜欢钱喜欢赢喜欢冒险喜欢新东西,他又一身骄傲,可以死但绝不能死的憋屈(比如被人耍阴招中毒死掉)。他不会试图去模仿人类或者克里人或者其他什么人型生物,他甚至很喜欢自己的尾巴,因为他认定他就是他,独一无二(所以我不是很吃拟人)。他离经叛道但又是个英雄,他的价值很难通过常规方式体现出来。他不会允许自己在一个地方停留,他曾因为自己停留和追忆的念头吃过好几次苦头,心也一次次破碎过,于是他封闭自己,随时怀疑成了习惯。就算到了银河护卫队,他也会隔段时间让自己离队去外面晃几圈试图找找看还有没有别的好去处,直到确认银河护卫队真是自己目前唯一的家为止。
他活的够久(光在半世界就工作了三个世纪了,虽然可能时间算法跟地球上不一样),而沧桑底下他还保留着一份小动物一般的纯真:他会各种恶作剧,会各种吹牛皮和推锅,他喜欢在公园里漫步,他想让自己的小身板变成肌肉壮实的模样,他在看到一种根据每个人心底深处所念而幻化的东西的时候他看到的是泰迪熊和玩具恐龙(然后他骗同伴们自己看到的是飞机大炮),他永远在心里小小一片地方藏着儿童画一般简单又明丽的色彩……这一切大概因为从他获得理性起,高智商和已有的知识就让他已经处于青年的心理状态——他是没有童年的人。所以他的不安和暴躁张扬的表现比很多人都要强烈,而随着时间推进他对自我和存在的迷茫也在慢慢生长。
他是如此需要陪伴,但危险总追着他跑,他让自己周身包裹尖锐的气场时时刻刻强调生人勿近,因为他拥有的不多而没办法接受哪怕一次的失去。所幸他拥有格鲁特——足够温和,能够包容他的任性;足够强大,能够挺过侵袭来的危险;足够忠诚,能够放心分享包括生命在内的一切。而他对于格鲁特来说,是格鲁特与外界交流的坚固桥梁。初识他俩的人也许会因为他俩的性格差异怀疑他俩的亲近程度,但他俩彼此之间可是从不怀疑。两个个体之间完美的互补,莫过于此了吧。
个人觉得,漫画里的火箭,其实和死侍很多方面挺像:危险,好斗,神经质,既是法外之徒又是英雄,潇洒但又把不安和迷茫深藏心底。死侍有小虫作为他的救赎之光,而火箭有永远站在他身边的格鲁特给他投下庇护的树荫。

从15动画来说。
因为篇幅、连载时间、受众等方面限制,动画的火箭远没有漫画里体现得那么复杂。他也暴躁任性,也聪明到几乎万能。他把拯救世界看做是拿钱卖命,而对队友仍是一片真诚之心,即使有时候队友把他当修理工吆喝来吆喝去。他给人感觉比漫画里年轻得多(事实确实如此),相较起来展现出来的孩子气多了许多,可爱的小细节也很多,秀高智商的时候更令人叹为观止。而动画里的火箭也更容易显示出他的弱点——他放不下过去。(不过其实动画里银河护卫队的每个人都拥有放不下过去的特性。)
动画里的火箭是幸运的,因为他拥有其他宇宙的火箭所没有的血脉亲人(漫画里的克隆女儿不算);但他想要回到亲人中间的愿望一度比什么都强烈,即便他老妈的嘴比他还毒还总偏心他哥,即便他更适合银河护卫队这个新家庭,他也想要一个重新与血脉亲人嬉笑打闹的机会。对他来说,他自己是什么模样没关系,但亲人成了人,他就高兴去当人;亲人化为兽,他也欣然放弃一身本领跟着亲人刨垃圾吃去。然而,亲人们还未获得理性时,他试图匍匐身体重新四脚跑动,却吓走了不再认识他的他们;被退化光线照射时,他准备好放弃理性和亲人一起重返野生世界,却因为改造方式不同,又一次眼睁睁看着亲人们溜走……这些过程实在太心酸。
真正让火箭放下过去的,是他和格鲁特双双达成心愿的时候:格鲁特重新种下生命之种复兴了族人,而火箭被兽形的亲人们接受,双方的至亲之人被安置在同一个星球上生活,火箭的母亲把火箭的手交到了格鲁特的手中。在这之前,格鲁特背负着整个族群的命运,火箭时刻挂念也许永远挽回不了的亲人;在这之后,他们终于完完全全属于银河护卫队,属于彼此。哪怕打完灭霸,银河护卫队暂时解散,火箭和格鲁特在各自经历了一些事儿后还是上了同一条贼船同甘共苦。

从电影来说。
先说句讨打的话,虽然大多数漫威粉都是电影党,不过电影的侧重点很多都在取悦观众上,在电影篇幅和现实能力限制下,角色设定纵然性格生动但少了那么些深度(还各种削能力……),整个MCU都是如此。电影塑造的火箭特点主要就是①小巧毛绒外表和痞帅暴力高智商制造的反差萌/②话糙心不糙的傲娇式体贴/③被戳及改造过往痛处时瞬间爆发的自卑和软弱一面。和漫画的细水长流给读者慢慢琢磨不同,商业电影这样的快餐真心很容易吸粉,不过也就容易造成观众对角色的印象停留在观影时的所见之上了。(没有看不起电影的意思……只是以前我混Transformers圈的时候也有这样的感觉,现在在这里感叹一下,对我来说银护电影带起火星党就像TF电影带起路蜂党一样的感觉)
扯远了……扯回来。银护电影对火箭的塑造远多过老格鲁特,而又花力气塑造小格鲁特,大树熊主仆和小树熊父子相关的剧情倒是挺容易调动观众情绪,但总有种"格鲁特是陪衬火箭"的感觉……格鲁特实在被削了太多了啊,老树断两只手都重生老半天,重生为小树以后全无记忆也很心酸了……
电影里最惊艳的果然还是老树牺牲自己化木茧包裹住银护众人,火箭问话时老树替他抹去眼泪的那刻了吧——光这一幕就吸引了很多像我这样的主树熊党,我还是挺欣慰的。希望复联4银护3小树能快快长大吧……已经不奢望老树回来了……

最后,讲几句自个儿关于树熊的想法,适用于除了电影以外的世界观:
不管火箭已经种过多少遍格鲁特,尽管火箭完全知道格鲁特的重生能力非同凡响,当格鲁特在自己面前被打散或者被重创的时候火箭仍然会瞬间变表情,蹦起来去抢回对方的残枝。老树被重创→浣熊种回小树→浣熊养大小树→小树长成老树;今天小树立在浣熊肩头,也许明天就会反过来成为浣熊立在老树肩头……循环往复。树与熊之间体现出的信任和付出和相互依存,已经不仅仅是战友和伙伴,而是更加亲密的心照不宣的关系了。
个人觉得,不管哪个世界观里,如果事态足够严重,也许火箭和星爵、卡魔拉之类会走到反目成仇举枪互杀的地步,但火箭和格鲁特永远都不会走到这步——除非他俩都已经不再是他们自己了(感觉能写出来老长一片超级虐文)。

(2018.10.2补充)
看到一条说说,截图如下↓

感觉找到了火箭星不具有的东西。
我前几天写的那篇树熊车也是往这个方向铺设心理的……虽然当时还没看到这条说说哈哈。

翅怪飼育學家

最近的塗鴉,v2時期星爵中心。
和上次的火箭星爵算是一個系列(?)就一起發了。

P1】星爵&螳螂閨蜜組(X
P2】42號監獄獄友組
P3】之前發過的火箭&星爵

最近的塗鴉,v2時期星爵中心。
和上次的火箭星爵算是一個系列(?)就一起發了。

P1】星爵&螳螂閨蜜組(X
P2】42號監獄獄友組
P3】之前發過的火箭&星爵

雲翼

Dance like Star-Lord and you can save the Galaxy ✨

後方有星星幼稚園(??)

Dance like Star-Lord and you can save the Galaxy ✨

後方有星星幼稚園(??)

翅怪飼育學家
v2時期的彼得和火箭,戰術會議...

v2時期的彼得和火箭,戰術會議時間。
懷念他倆和樂融融制定作戰計劃的日子…😢

又沒忍住摸了條小魚…抱歉不是上次說的後續😂(((
不是cp向就不帶cp tag了,我船Roquill的心你們都懂的(((

v2時期的彼得和火箭,戰術會議時間。
懷念他倆和樂融融制定作戰計劃的日子…😢

又沒忍住摸了條小魚…抱歉不是上次說的後續😂(((
不是cp向就不帶cp tag了,我船Roquill的心你們都懂的(((

雲翼

前陣子到最近的一些塗鴉

真的好難過,好想看到漂亮完美結束的第三部……

前陣子到最近的一些塗鴉

真的好難過,好想看到漂亮完美結束的第三部……

喵子RJTD

A night conversation.

"I had a family."


"I had a family, too."

"I had a trouble maker brother."

"I had a rebellious child."

"I had a serious father."

"I had a brave friend."

"I had a loving mother."

"I had a sweet teammate."

"I had...

"I had a family."


"I had a family, too."

"I had a trouble maker brother."

"I had a rebellious child."

"I had a serious father."

"I had a brave friend."

"I had a loving mother."

"I had a sweet teammate."

"I had a cruel sister."

"I had a courageous crew, and I had a straightforward man... why do you stop talking?"

"Nothing, little rabbit."

酒蛊子

都是练习的图,试图找到一个稳定的画风来画火箭……

P1参考17动画的一幕,火箭确实有个这样的杯子
P2宝宝熊和宝宝树
P3强行女装√对话是乱写的别在意语法
P4试着用这种画风来画初代火箭,我挺喜欢初代火箭的蓝眼睛和烟锅的x

私心打树熊tag,话说我有个建一个树熊安利主页的想法有没有人感兴趣_(:3」∠)_安利动画和漫画为主,毕竟电影的大树熊表现不多小树熊完全是养娃父子向了

都是练习的图,试图找到一个稳定的画风来画火箭……

P1参考17动画的一幕,火箭确实有个这样的杯子
P2宝宝熊和宝宝树
P3强行女装√对话是乱写的别在意语法
P4试着用这种画风来画初代火箭,我挺喜欢初代火箭的蓝眼睛和烟锅的x

私心打树熊tag,话说我有个建一个树熊安利主页的想法有没有人感兴趣_(:3」∠)_安利动画和漫画为主,毕竟电影的大树熊表现不多小树熊完全是养娃父子向了

酒蛊子
(我可能是因为太无聊(划掉)太...

(我可能是因为太无聊(划掉)太狂热爱火箭才做了这个图)

多种款式的火箭浣熊任你选择

我选猫系

(其实男友系也许可以叫做兔系?(buni))

(我可能是因为太无聊(划掉)太狂热爱火箭才做了这个图)

多种款式的火箭浣熊任你选择

我选猫系

(其实男友系也许可以叫做兔系?(buni))

魏先生是喻太太

【以下為劇透警告!!】
這幾天大概會發一些小幕後與訪談……

























首先,第2、3張大概是描述漫威如何的殘忍……這麼對待奧科耶真的對嗎!
RDJ是個極其優秀的導師,而帶出來的小荷蘭果然不遑多讓,短短的即興演出令全球迷妹為之心疼。

有人詢問,在最後一幕中,為何比起其他人,彼得化做粉塵並風化的速度似乎要來得慢上許多,甚至還有讓他感到害怕的時間?
而負責製作這部電影的特效團隊 Weta 其監督Matt Aiken在與 Screen Rant的訪談當中解釋:「小蜘蛛是真的在抵抗它(寶石的力量),他絕對不想死且拼命抗拒它...他超乎想像地強大,所以他有辦法撐得比其他...

【以下為劇透警告!!】
這幾天大概會發一些小幕後與訪談……


























首先,第2、3張大概是描述漫威如何的殘忍……這麼對待奧科耶真的對嗎!
RDJ是個極其優秀的導師,而帶出來的小荷蘭果然不遑多讓,短短的即興演出令全球迷妹為之心疼。

有人詢問,在最後一幕中,為何比起其他人,彼得化做粉塵並風化的速度似乎要來得慢上許多,甚至還有讓他感到害怕的時間?
而負責製作這部電影的特效團隊 Weta 其監督Matt Aiken在與 Screen Rant的訪談當中解釋:「小蜘蛛是真的在抵抗它(寶石的力量),他絕對不想死且拼命抗拒它...他超乎想像地強大,所以他有辦法撐得比其他某些人更久,但最後他還是沒抵抗成功。」

是的,垃圾漫威,成功傷害粉絲們的心。

第4、5張則是有人詢問銀河護衛隊的導演詹姆斯岡恩,格魯特在消失以前說的最後一句我是格魯特的意思到底是什麼?而做為復3、銀河護衛隊以及格魯特臺詞的協助者的詹姆斯則給了大家一個揪心的答案:那句臺詞的意思是一直緊貼銀河護衛隊系列劇情的親暱稱呼,那句話是

『爸。』

事實上在看見詹姆斯岡恩的答案時,有名網友這麼說:『我現在都這樣安慰自己:「也許德雷克斯並沒有消失,他只是站著文風不動而已。」』

其實看完復3以後,我與兩位友人無語著坐在超市旁的椅子上。直到不知道誰開口:『我覺得我參加一場盛大的告別式。』

是的,寶貝兒,我也這麼覺得。

FoxStar
第一次画他 怕画不好于是一直都...

第一次画他

怕画不好于是一直都没敢动笔(。

我爱rocket他怎么这么好

形象参考disney xd发布的Rocket & Groot系列短动画

第一次画他

怕画不好于是一直都没敢动笔(。

我爱rocket他怎么这么好

形象参考disney xd发布的Rocket & Groot系列短动画

Anuegh

灵魂伴侣算什么【树带熊 小甜饼】【银河护卫队 授翻】

【原文地址】 【授权见随缘】

摘要:火箭从来不相信灵魂伴侣这种莫名其妙的说法,以前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现在也不太有。他只是没法儿理解让渺渺宇宙来选择你一辈子会爱上谁。
他以前认为这是完全的胡扯。
然后,他遇见了格鲁特。

说明:起源于我博客上的一个脑洞,非常高兴能把它写出来,希望不会太差!:)

====

火箭从来不相信灵魂伴侣这种莫名其妙的说法,以前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现在也不太有。他只是没法儿理解让渺渺宇宙来选择你一辈子会爱上谁。

他以前认为这是完全的胡扯。

然后,他遇见了格鲁特。

并不像每对有充沛精力的老夫妻会现身说法的那样一触就燃,整个过程又慢又泄气。语言障碍只是众...

【原文地址】 【授权见随缘】

摘要:火箭从来不相信灵魂伴侣这种莫名其妙的说法,以前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现在也不太有。他只是没法儿理解让渺渺宇宙来选择你一辈子会爱上谁。
他以前认为这是完全的胡扯。
然后,他遇见了格鲁特。

说明:起源于我博客上的一个脑洞,非常高兴能把它写出来,希望不会太差!:)

====

火箭从来不相信灵魂伴侣这种莫名其妙的说法,以前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现在也不太有。他只是没法儿理解让渺渺宇宙来选择你一辈子会爱上谁。

他以前认为这是完全的胡扯。

然后,他遇见了格鲁特。

并不像每对有充沛精力的老夫妻会现身说法的那样一触就燃,整个过程又慢又泄气。语言障碍只是众多问题中第一个出现的。最大的障碍在于,火箭不相信自己值得拥有一个灵魂伴侣。

这就是对他来说最没有意义的部分了——他值得某人作伴。他值得爱。

格鲁特迅速理解了情况,他本来就是个细心的生物(loving creature)……同时,他也没有人们所认为的那样蠢笨。他弄懂了属于火箭的语言,就像火箭学会了他的一样。

如果火箭的皮毛开始变得繁杂,最近也没有沐浴的话,意味着他正因为什么事烦着。如果他的尾巴是流畅地来回摆动,那他就很是满足;但如果尾巴摆得像把短剑那样又急又快,他不开心。格鲁特很快发现火箭心烦了很久,但他没有问原因。
---- 
---- 

火箭接受了他有一个灵魂伴侣的那天,是在遇见格鲁特的一年后。他当时正在洗澡,像每个人都会做的那样一边洗一边想问题。他们刚刚好在决定随便朝个地点快速跑路后勉强从某个星球的管理者手中逃脱开,在他们快被抓住之前火箭听见一个小孩问同行大人有关灵魂伴侣印记的,例如它会出现在哪儿、他们什么时候能够得到印记,这类问题。

他希望他当时能停下来听听,他现在正在收集这样的信息。和那个小孩一块儿的女士说印记会在他的前臂上,是用伴侣们自己的语言书写的关于灵魂伴侣的指示。
火箭想象自己手臂上会有什么样的印记,轻笑一声。他知道他自己粗人一个,平日里咒骂不少,他有时候也有一点点太不客气了。他只希望那不是什么意义不明的废话或者……就这么说来的,随便一个人。

如果他对自己诚实点,他真的不想要一个灵魂伴侣。

主要就是要一直保持对某个人友好的这个义务,而且他在深情款款方面实在太差,那不是他觉得他会做的事儿。

所以,当他扒开他前臂的毛发看见了:肆意生长的盆栽植物,从心底爆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大笑。

老实说,他也不算失望。他和格鲁特处得挺好,很明显格鲁特也喜欢他。但,他爱格鲁特吗?
----- 
----- 

在洗完澡和经历完一两次的无端恐慌后,火箭开始找格鲁特。他在墙上找到那株巨型植物。

火箭发现自己在很早之前在格鲁特面前就藏不住任何事情。关于这个像大树一样的生物的某些点让火箭觉得他不再需要伪装自己。有时候他挺喜欢那种感觉的,但现在他讨厌这种感觉。

他的尾巴夹在两腿中间,格鲁特看出来火箭现在在害怕。尽管他不明白是为什么,他们已经逃离了追捕,他们做得不错。

活儿干得好。

火箭尽可能的鼓足信心宣布:“你是我灵魂伴侣。”

格鲁特点了点头。火箭非常想找个什么东西揍上一拳。他想要个反应,有点什么反应,任何反应都行。但就点个头,这样他特么该做什么?

“I am Groot.”我知道。

火箭无止境般盯着格鲁特看,迷茫于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或者是人生转折点发生。他期待会有那些老夫妻谈论那样的事情发生。那种魔法。他甚至都不知道他在期待些什么,真的,但至少不是这样。

这倒也没什么不好的……但是,“现在怎么办?”

“I am Groot.”我也不知道。

火箭开始挠自己的鼻子,双眼都快瞪出眼眶了。格鲁特想了想,他思考他们之间的事儿没什么不对的地方,也许他们应该保持原状?

“I am Groot.”我们什么都不做?

火箭感觉他心里有什么东西裂开了个口子,他以前都不知道存在的事物。他以为他会是那个排斥灵魂伴侣的人,如果他有一个。

“好……嗯。好吧,我们就忘掉我刚刚啥也没说过。我得去……那边,做些事情。”他试图从他朋友身边走开。一种他并不想要的绝望感沉沉地挂在心口。

“I am Groot.”我不是那个意思。

植物巨人把自己从墙上拔下来,朝火箭靠近了一步,他的皮毛燥燥的。火箭很不开心,格鲁特不喜欢这样。

“I am Groot.”我想说的,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问题。

“I am Groot.”我们需要改变吗?

格鲁特有他的道理。火箭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格鲁特说得对。他摇摇头,格鲁特笑了。

他俩都坐在地上,脚挨着脚,面对面看着。火箭想了一会儿问:“你想知道它怎么说的……那个……灵魂伴侣印记?”格鲁特点头。他看上去试图控制住自己的激动和好奇心。

火箭像刚刚在沐浴时那样拨开皮毛。他找到那些字,然后指给格鲁特看。浣熊全程盯着另外一人的脸,担心会有什么发生。

格鲁特把储能化成了咯咯笑声,或者说更像是隆隆的响声,火箭甚至在自己胸膛中也感受到了同样的震动。格鲁特手臂上的树皮开始移动,现出了一股树藤。最粗的树藤上有黑色的小字:毛茸茸的好战宇宙浣熊
---- 
---- 

火箭接受他值得他的灵魂伴侣——格鲁特的爱是在几个月后,当他在植物巨人身上醒来时。一条毯子搭在他身上,长度甚至没盖住格鲁特的膝盖。

格鲁特把长出的苔藓垫在在火箭脑袋下作为枕头。

火箭感觉到其他人的注视,他抬起头,果然看见格鲁特低头望他,嘴边带着一个小小的微笑。一股温暖充斥在两人体内。

“We are Groot.”我爱你。

格鲁特预料火箭多半不会回应,对此也毫无异议。今天是个不同天,火箭没回过神来已经脱口而出:“我也爱你,格鲁特。”

火箭对他俩的事儿开心。

他依旧不全信灵魂伴侣这回事。没有任何事是看起来那样简单的,但那一瞬间火箭并不在意。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