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r

12.2万浏览    1583参与
三鹅鹅好饿

呜呜我也有破百fo的一天吗>< 开个点图吧请不要犹豫

呜呜我也有破百fo的一天吗>< 开个点图吧请不要犹豫

灰者
【点我】 不要问我密码,自娱自...

【点我】

不要问我密码,自娱自乐描改的porn所以不要转载......!

看完如果能留个评论我会很开心的TT

【点我】

不要问我密码,自娱自乐描改的porn所以不要转载......!

看完如果能留个评论我会很开心的TT

卧榆
You have no con...

You have no control: who lives who dies who tells your story

玩了玩朋友的数位板hhhh

是这首歌的歌词→链接

汉密尔顿最后一首歌太哭了!尽管超级手残还是没忍住摸了一张

You have no control: who lives who dies who tells your story

玩了玩朋友的数位板hhhh

是这首歌的歌词→链接

汉密尔顿最后一首歌太哭了!尽管超级手残还是没忍住摸了一张

葵花胃康灵胶囊
交党费!!!上个月就入坑了因为...

交党费!!!上个月就入坑了因为备考一直没时间画在lof白嫖过日子,谢谢各位爸爸的产粮😭

dbq我画画太菜了 521也要贴贴!(就是错过了520orz

交党费!!!上个月就入坑了因为备考一直没时间画在lof白嫖过日子,谢谢各位爸爸的产粮😭

dbq我画画太菜了 521也要贴贴!(就是错过了520orz

白唐
雨 在野鸡教材里看到这句话突然...


野鸡教材里看到这句话突然想画一下


“你是我的火焰。”在德语里等于表白的我爱你(但是貌似这句话挺肉麻的,莉莎应该肯定不会说这种话,那就大佐来说)


野鸡教材里看到这句话突然想画一下


“你是我的火焰。”在德语里等于表白的我爱你(但是貌似这句话挺肉麻的,莉莎应该肯定不会说这种话,那就大佐来说)

本地开开

【佐莎】雨天危险

原著向。ooc归我。520快乐。


「雨の日は危ないから」


1


素来多晴的东方市反常地下了三天的雨。谈不上来势汹汹,但不大不小连日不绝。天空灰蒙蒙的,路上的汽笛此起彼伏。执勤的哈勃克点起了第三根烟,刚点热的烟不出所料地又被细雨打湿。气急败坏地咒骂一声“这雨真是半死不活”,转身腆着脸想向中将借个火。突然想起连日下雨,遇水无能的中将闷闷不乐地被小队留在了军部看门。


莉莎远远地望着一脸郁闷的哈勃克,轻笑一声朝他招了招手:“哈勃克大尉,今天就到这里吧,辛苦了。”

“少佐,看来这帮人也不成气候嘛。”


马斯坦古队回到东部后竭力解决伊修瓦尔问题,罗伊与伊修巴拉教教主多次商讨...

原著向。ooc归我。520快乐。



「雨の日は危ないから」


1


素来多晴的东方市反常地下了三天的雨。谈不上来势汹汹,但不大不小连日不绝。天空灰蒙蒙的,路上的汽笛此起彼伏。执勤的哈勃克点起了第三根烟,刚点热的烟不出所料地又被细雨打湿。气急败坏地咒骂一声“这雨真是半死不活”,转身腆着脸想向中将借个火。突然想起连日下雨,遇水无能的中将闷闷不乐地被小队留在了军部看门。


莉莎远远地望着一脸郁闷的哈勃克,轻笑一声朝他招了招手:“哈勃克大尉,今天就到这里吧,辛苦了。”

“少佐,看来这帮人也不成气候嘛。”


马斯坦古队回到东部后竭力解决伊修瓦尔问题,罗伊与伊修巴拉教教主多次商讨,确定了铁路、电力、医院等一系列基础设施的修建项目,并在修建过程中优先为伊修瓦尔人民提供工作机会;与新国相通的铁路计划也破土动工,东部欣欣向荣。但三十出头的马斯坦古位及中将,政//令政//绩又无可挑剔,除了不时游手好闲、爱与各种女人交际外,几乎没有把柄可落他人之手,惹得军//部之内一片眼红。好事者煽//动伊修瓦尔的顽固//派,挑拨称罗伊的东方计划大兴土木,破坏伊修瓦尔土地的神圣性。少数老派的伊修瓦尔武僧联合起来破//坏新修的铁轨,甚至闯入东方市毁坏市内电线,颇是掀起了一番风浪。

但民情不容,再加上敌寡我众,闹//事的武僧在莉莎、哈勃克所率分队的搜捕下已全部归案,伊修巴拉教教主亲自前来给予教谕。这三日,两人在市内监督电线工程的重修,防范再有余党。

莉莎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脚上的军靴蹭满了泥水:“虽然不成气候,但收拾烂摊子还需要些时日。况且中将……”

只要是涉及到伊修瓦尔的事,那个人就不免过分紧张。

“中将他恨不得自己出来修电线杆吧。”哈勃克一脸没办法地摇了摇头。

莉莎也跟着笑了笑,说道:“时候不早了,今天我们就按中将的指令直接解散吧,情况我会电话向他报告的。辛苦了,好好休息。”

“好嘞。收到。”

哈勃克朝莉莎行了个礼,转身猛按打火机,与手里的烟重温旧梦。


2


搬回东部后,莉莎又租下了原来的公寓。中央勤务期间,别说添置花瓶了,搬家的纸箱都几乎没开封过。结果倒是省了一番力气,连人带箱,又回到了熟悉的东方市。得知原来的公寓还没有新主人,当即重新租下,又回到了这个家。当时被蕾贝卡好生嘲笑了一番——“我说,霍克爱少佐,士官学校毕业后你就住在这里了耶。是念旧,还是跟错了人,待遇没见长?”

说不清是天色昏暗,还是楼里灯光确实有些闪烁,莫名地有些阴森。莉莎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不由自主的回忆里全是普莱德瘆人的杀气。小心翼翼地穿过长廊走到家门前,莉莎皱着眉头深吸了一口气。


果然无论过了多久,还是心有余悸。


莉莎伸手去摸口袋里的钥匙,屋里传来“汪”的一声——几秒过后,倚在门上的莉莎清晰地感觉到,门背后的疾风号正用前爪砰砰地敲着、迎接她的归来。

“好啦好啦,我回来啦。”疾风号听话地后退几步,方便主人推门,摇摇尾巴示意自己想要拥抱。

“乖哦,我身上都是雨水。”莉莎摸摸疾风号的脑袋,擦干军靴,脱下军服外套仔细拧干、晾好。走到电话前,拿起话筒正准备按键,却又挠起了头——

都8点了,是该打到军部,还是打到中将家里呢?


此刻的罗伊坐在军部,焦躁不堪。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他这“无能”的一人。莫名其妙的雨让他只能霉在军部对付公文,哈勃克和布雷达还落井下石地“恳求”“没有外勤公务”的他帮着完成他们的一份——“这两个家伙以下犯上,回来一定要让他们好看!”

在军部乖乖地呆了两天,实在坐不住的罗伊准备先给哈勃克施压,再“自然而然”地跟上莉莎外出视察,这一招滥用上司淫威本来顺利得很,但临出发的一刻,莉莎站在他桌前给了他一个冷冷的眼神,无能上司刚站直一半的身子又乖乖地落到了椅上。

“中将请放心批复公文,属下会处理妥当的。”

“……好。”


不爱应付公文是一件事,担心又是没有说出口的一回事。背负伊修瓦尔回忆的军人很难不对东方大小事草木皆兵;背上过去的枷锁,现今无论对错,都没有人愿再与那褐肤红眼的民族为敌——他不想让莉莎独自面对,但她也从不需要他的庇护。

罗伊躺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脑中却是各种乱七八糟的预想。他用力捶了捶胸口:少佐和大尉都是用枪的好手,习惯作战,还带了大批警卫,哪怕再有人作乱,应对训练有素的武僧也绰绰有余。

——除非,除非有斯卡那样的人物。

——不。不会有的。

——阿姆斯特朗中佐也在附近,可以随时支援。

——报告的电话怎么这么晚!


8、3、2、4……整个小队在外执勤,那个人不会等不到报告就自己回家的。

莉莎熟练地在黑色的电话机上按起了那串电话号码。


叮铃铃——

电话铃响起的第一声,罗伊就拿起了话筒。

“莉莎·霍克爱少佐从一般回线……”

“接过来。”罗伊焦急地打断了接线员的话。


接线员的那句“请稍等”还话音未落,电话就接通了,攥着话筒的莉莎有些猝不及防。

电话那头传来他有些急切的声音。

“是我。”

“中将,抱歉让您久等了。”

“没关系。今天雨下得大了。一切都顺利吗?”

“托您的福,”莉莎翻开桌上的记事本,“修复工程到今天已经进行到了第三区,虽然雨势较大,但基本的工作已经完成,等待天晴之后重新架设电线即可。预计工期还需要一周。”

“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吧?”听到莉莎报告的声音一如往常,罗伊紧张的神经稍微松弛了些,不自觉地摆弄起了手里的钢笔、敲敲桌面。

“目前应该没有特别需要向您汇报的事情,”钢笔敲击桌面的轻响逃不开莉莎的耳朵,嘴角不由勾起了浅浅的微笑。

“不过,有一件事……”

莉莎正准备继续报告,突然听见窗外有异常的响动。她举着话筒往对面楼看去,平日里灯光烁烁的居民楼不知何时变得暗影重重。

突然的安静让罗伊再次神经紧张起来——“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

“抱歉,中将,外面好像……属下……”

传入耳中的话语变得断断续续,莉莎的声音也越发听不清了。

“怎么了?!”


嘟——嘟——嘟——

电话断了。



3


突然断了回应的电话几乎是马斯坦古的生平最大噩梦。无论他如何要求回答,电话的那头都像是无边的黑洞,将他的一字一句吞进绝望的深渊,把他丢到想象的恐惧里。修兹的面前是恩维,莉莎的对面是格拉托尼。断线的电话带走修兹,修兹已经无法挽回;接到战场上伊丽莎白的电话时,他告诉自己,再也不要听不见重要之人的回音。

“可恶!”罗伊一拳捶在桌面上,转身一把扯过自己的军服外套,向外跑去——

开车?下着雨只会堵车……

莉莎家——来不及了,用跑的!


罗伊迅速跑过走廊,不小心撞上了一位文职军官,军官晕乎乎地朝罗伊行了个礼。

“抱歉,我赶时间!”

“是……是!马斯坦古中将!”

“您至少带把伞啊!中将阁下!”


雨淅淅沥沥,整个东部已经好久没有碰上这样连绵的降水。水汽蒙了双眼,罗伊本能地在暗中穿街过巷,摸过了几个熟悉的路口。

偏偏全是红灯。焦急得紧攥着袖口的罗伊咬咬牙骂了声“该死!”,向两旁的车点头致歉,闯了一路红灯,身后汽笛此起彼伏。


莉莎喜静,挑了气氛沉稳的这一带住下。今夜的这个街区却不知为何,黑压压一片地格外沉闷。罗伊默默告诉自己一切只是错觉,加紧脚步爬上了楼。楼梯灯灭着,只有紧急避难灯萤荧地映入眼帘。短暂失明的经验让罗伊对暗中行路颇为熟悉,却也不由得对一点响动格外敏感——戛然一声,不知谁家的房门被打开了。

“少佐的家……三楼左边第三间……”拐过楼梯口,赫然看见正是莉莎的房门大开,被夜风吹得左右摆动。罗伊失色地跑到门前,大声呼喊:“少佐!少佐!回答我!”


眼前黑暗的房间空无一人。


还是来晚了吗。

罗伊举起手摁住紧锁的眉头,随即又攥紧拳头敲打自己的脑门——“不要停止思考!马斯坦古!”,闭紧双眼,大脑高速运转。


电话突然挂断,她是发现了异常……

走出了门外吗?也许只是小事?

不……如果是那样,她一定会尽快回电。

她被劫持了吗?被掳走?

对方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疾风号。疾风号呢?

……


“中…中将阁下?”

许久。熟悉的声音把罗伊的思绪召回,他不情愿地从思考中睁眼,赫然看见莉莎抱着军服站在门外。月光下她的金发闪闪,白皙的脸庞透亮得迷人。她睁大眼睛不解地注视着他,而他一时间却分不清楚眼前之人是真是幻。

不管了。他想。

罗伊踏前一步,连人带军服地将莉莎拥进了怀里。灼热的气息碰上她微凉的肌肤,真实的触感萦绕着整个胸口。

他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抱紧的手却未曾松开。

“太好了。是你。”

“对不起…暂时先让我抱抱吧。”


莉莎不解的眼神顷刻间转为了明白的感动。后背相托,多年的交情就是不必言语的默契。她整个人被圈在怀中,挪不开手去拍拍他的后背,于是轻轻地歪了歪脖子,让他将脑袋靠入自己的肩窝——

“抱歉,又让您为我担心了。”



4


莉莎沏好一壶茶,捧着杯盘从厨房里走出。茶杯碰上托盘,撞出清脆的一声响,红茶舒舒地倒入,客厅里弥漫着成熟的香气。又转身从浴室里拿出一条干净的白毛巾,准备给罗伊擦擦一身的雨水。

此时的罗伊仍然呆若木鸡地站在玄关口,脑子里一道道的思绪像火光一样爆炸着——


少佐怎么会出现?

不对,我怎么抱起了少佐……?

今晚会被枪杀吗??

可是…少佐好像…也没有推开我?


冒雨奔来时一心只想着尽早赶到,全然不觉自己已经浑身湿透,眉梢、发梢,领口、袖口,到处渗着大大小小的水珠。莉莎看着罗伊的落汤鸡模样,心里一暖,又忍不住笑出声来,本来只想将手上的毛巾递给他擦擦,却不由自主地走上前,踮踮脚将毛巾盖在了罗伊头上,轻轻地揉起了湿透的黑发,从眉到唇细细地擦拭,一时竟看得出了神。

恍了神的不只有莉莎。她仔仔细细地为罗伊抹干肌肤上的水分,自言自语地说着“外衣也湿透了”,一边自然地解开了他的军服纽扣,准备为他换下,浑然不觉罗伊脸红耳赤地别开了头。动作间两人对上了视线,莉莎触电一般松开了手,脸上也染上了淡淡的红晕。

“我去给您找找上次外勤时留下的便服,您擦擦,待会儿换上。”

“…好。”


两人默默地别过脸,罗伊轻声地说了句“借用一下”,随即走进浴室,换上了莉莎递来的深蓝色衬衫和黑色长裤。马斯坦古队执行任务时常常强行“征用”单身队员的公寓作战时据点,除了菲利少尉和莉莎以外,个个苦不堪言,哈勃克更是流泪控诉上司破坏自己的约会希望。衣服上身后,罗伊隐隐地闻到身上有若有似无的香气。仔细一想,正是莉莎平时身上那股好闻的气味。

军中禁止使用香膏香水,休息日则不作约束。时髦的军中女性多多少少会喷些香水,香气与肌肤融合,换上军服时也隐约有些蛛丝马迹。但莉莎身上好闻的气味却是种清爽自然的味道,沉稳又让人安心,只有站在她身边才能淡淡地察觉。罗伊曾嬉皮笑脸地向莉莎征询,只得到一句:“不过是洗衣粉和沐浴乳的味道而已。”并被冷冷地批评应将心思用在垒得高高的公文上。如今看来莉莎所言非虚,在此期间,还将罗伊的衣服也一并洗过了。


罗伊洗了把脸回到客厅,莉莎也换上了便服。棉质的宽松白衬衫随意地束进长裙里,干练又温柔。月光穿过门窗,大片大片地映在莉莎的脸庞、洒在地面,罗伊这才意识到自己进门至今屋内都是漆黑一片。

“今晚是怎么了?”罗伊问道。

“抱歉中将,向您汇报晚了。”

“如您所见,今晚这一带都停电了。在跟您打电话的时候,下官发现窗外比往常更暗,刚想看看情况,电话就断了。”

“原来如此。”

“这一带附近没有公用电话,怕您着急,下官正准备看看周围环境,就向军部出发。”莉莎笔直地站着,一丝不苟地向罗伊汇报。罗伊边听边点点头,并示意现在已不是办公时间,莉莎这才放松下来,将桌上的红茶推到了罗伊面前。

“那突然回来,是忘了锁门吧。”罗伊微笑着调侃。

“是…是的。”莉莎像小孩子被抓包一样别开脸,“习惯了有疾风号在……刚刚着急,就先拜托住在附近的莉贝卡帮忙照顾了。”

“你没事就太好了。”罗伊认真地说道。紧接着双手十指交叉,若有所思:“突然停电……刚才电话里,你说还有事要和我报告,是什么?这次的停电莫非也与伊修瓦尔人有关?”

“中将请放心,下官已经向抢修队了解过情况,这几天连日大雨,这个片区的基础设施又较为老旧,才引发了停电,与这次的乱//党无关。”

“至于要向您报告的事——”莉莎笑笑,给罗伊往杯里添了点茶。“今天监修时,有位伊修瓦尔的少年自愿加入维修,并请求我帮他向您传达感谢。”

“说是,‘故土难离,能够重回圣地,为她的复兴出一分力,感受到了活着的价值’。”



伊修瓦尔复兴。坊间有人说马斯坦古旨在赎罪,有人传他只为政//绩做表面君子,有极端派说他亲伊修瓦尔分子扰乱亚美斯特里斯正统。古拉曼老狐狸不表态,任由各种舆论发酵,大有给罗伊再添点难题的意思。

罗伊本人并不作回应,事到如今,他自己也已经模糊。逝者已矣,在伊修瓦尔犯下的罪孽已不可追,更不是用复兴和补偿就能一笔勾销;他自认是战犯,无意作功臣,只知道不能停留原地,总要向前进发。他敢于听所有人的声音,却隐隐担忧伊修瓦尔人的看法;有时回避,有时强作无事。

身后的她与他同罪,又怎能看不清他眸内的思绪重重。

罗伊闭上眼睛,露出了一脸自嘲的笑容。

“真是的……看来要更加把劲了呢。真头疼。”



5


“既然您来了,”莉莎眼带笑意地往发呆的罗伊怀里塞了一个小木箱,“就请派上用场吧!”

罗伊一头雾水地打开木箱,里面竟放着长长短短的几根蜡烛,忍不住嘟囔了两句——

“竟然把因担心而赶来的上司当打火机么……怪不得哈勃克跟我投诉说,‘鹰眼’少佐是个务实得不得了的冷血女人呢。”

莉莎用发卡挽起发髻,“哈勃克大尉几次事假申请都忘记填写日期,下官只是根据程序给予他一次警告而已。”她借着月光摸进厨房,又忍不住坏心眼地给罗伊补了一刀:“务实的冷血女人,可不甘心跟着那些被发配地方收拾烂摊子的长官呢。”

坐在沙发上偷懒的罗伊一时理亏,一边撇着嘴轻声“是是是”,一边站起来感受风向,高高低低地放置蜡烛。莉莎笑笑:“谢谢您。请给我这边也点上火吧。”

“你那边不用点火,”罗伊闻言走向厨房,站在莉莎身后,“你家是煤气灶,还是不要在厨房放蜡烛为好。你看这边……”说完轻轻地扭过莉莎的肩膀,故作帅气地打了个响指——

客厅里,餐桌上,高高低低摆着的四支蜡烛同时燃出了亮光;像是巧合,又像是计算过一样,四支蜡烛虽然昏暗,却正正好照亮了二人目光所及的角角落落。

“如何?”罗伊神气地望向莉莎,“我可不是什么雨天就打不出火花的湿火柴!”

莉莎看着孩子气的罗伊失笑:“好的,您派上大用场了。”

“为表感谢,请允许我请您吃顿饭吧。”


莉莎取下墙上的围裙系好,拉开冰箱门细细打量:“但请您见谅,我只会做简单的料理,也许算不上美味,总比雨天饿肚子要好……意大利面和玉米浓汤可以吗?”

莉莎回头征求罗伊的意见,罗伊却陷在回忆里出了神——莉莎的料理……上次吃已是十年前了吧。

意识到莉莎的目光,罗伊赶紧点点头,嬉皮笑脸地掩饰道:“听你的。少佐的料理,真令人怀念呢。跟随霍克爱老师修行的时候,都是你安排茶点和晚餐,当时的少佐还是个可爱的小女孩……”

“位居中将,请您谨慎发言,免得让人以为您轻薄下属。”莉莎细细地切下玉米粒,边没好气地打断罗伊,却不禁被带入到从前的回忆中。


当时家里并不宽裕,父亲也生了病,但是每天上学、打点家事,倒是比现在的生活要单纯得多;还是毛头小子的罗伊野心勃勃地拜师门下,和父亲谈笑、争执,给沉寂的家里带来了不少生气……目光炯炯却心思细密,温柔得很。家里破旧的窗框,参加毕业礼时送来的新衣服……

少女时代的她单纯地仰慕着他,单纯得只是一桩锦上添花的心事。那时的他们没有任何羁绊,平淡的每日里,她偶尔期盼他的到来。他来了她欣喜,他不到也无妨。他回家,她站在门口望着背影送别。

时移势易,不变的是她仍然站在他的身后,只是已经无法轻巧地望着他离开。他受伤、失明、被死亡威胁,种种都牵动她——她宁可替他承受,不管是为了许多人的过去,为了更多人的未来,还是为一己私欲。

她就这样说不清道不明地跟随着他的背影前进,偶尔怀念起轻松的少女心事。


“从前生活简单些,现在忙了,手艺并没有长进,还请您不要太期待为好。”莉莎回过神,揭开煮沸了水的小锅,放入两人份量的意面。转身热好平底锅,薄薄地倒上一点油,将培根煎香、夹起,又将切好的番茄丢进去压软,盖上盖子闷煮,过了一会儿又放入芝士,熬成浓郁的酱汁,不大的家里弥漫着简单的香气。“今天工作还算顺利吗?您一个人要处理几人份的公文,一定很累了吧。”

“嗯…。累得够呛呢。”虽然倒也摸了一会儿鱼。

“晚饭马上就好。辛苦您了。”

你才是。辛苦了。

罗伊望着莉莎的背影想张口回应。他直直地看着她,烛光跳跃晃动,眼前的光景晃回了从前。


十年前也是如此。

他第一次提着礼物敲开霍克爱家家门,金色短发的少女怯怯地迎上前来,生硬地请“马斯坦古先生”进门。

与师父熟悉了以后,他常常在霍克爱家一待就是一个下午。怕生的莉莎也慢慢向他展露笑颜,总是恰到好处地在他和师父因炼金术原理争执不休时,让整个家里氤氲起食物的香气——都是些唾手可得的便宜食材,只用鸡蛋、牛奶、糖和面粉烤出的古早蛋糕,洒满砂糖的烤面包边,却和那些纯粹的午后一样难忘。

闻到香气,他常常会走到厨房,想问问是否需要帮忙。察觉他站在她身后,她总会笑笑说,抱歉,马斯坦古先生,拿不出像样的东西招待您。

或者,

“晚饭马上就好。辛苦您了。”

十年之后他仍然有她在身旁,只是她为他洗手作羹汤的眼前和过去,已经奢侈不可追。她成长为能独当一面的卓越女性,成为他棋盘上并肩作战的皇后,可以交托背后的战友,甚至能为他付出生命。他对这一切只有感激,但在最热的盛夏,看她裹在厚厚的军服里隐忍汗水,他不禁自私地希望她永远是十六岁时穿着短裙的她,站在厨房转头对他明媚地微笑。


6


“晚饭好了。”莉莎端着两只餐盘从厨房走来,轻轻地摆在罗伊面前,番茄和芝士浓厚的香气扑鼻而来。

“汤再煮一煮,饭后估计就好了。”

“辛苦你了。”罗伊笑着看向莉莎,“我看比从前更美味。”

莉莎脸微微一红。

“明天正好周末,雨夜烛光,佳人相伴,要是再有瓶红酒就完美了。”罗伊叹气道。

莉莎迅速从脸红中恢复过来,“恕下官提醒,您之前偷懒留下的公文,可是要在下周二前提交的。”

“你一如既往地爱煞风景啊。”

“就当您是在夸奖我尽职尽责了。”


“那么,我不客气咯。”罗伊拿起叉子,示意莉莎赶紧吃饭。

罗伊贪心地将叉子转了好几圈,卷起满满一卷意面往嘴里送,边大赞美味。莉莎被他孩子气的举动逗笑,也拿起叉子尝尝味道,“您要是真的喜欢,我可以再分您一点。”

罗伊笑着说:“我好像抢了你不少食物了。”

军部的食堂都是自助,但常常偷懒的罗伊在工作繁忙的日子里,往往不得不夹着几份公文,随手一拿就边吃边做,既不知道自己拿了多少,也不知道吃了多少。无奈的莉莎常要往自己的餐盘里多放入几份小菜,再在食堂的人群中寻找无能上司的身影。

“您知道就好。”

“作为回礼,赏脸和我吃顿晚饭如何?”

“现在我们不是正面对面吃着晚饭吗。”莉莎站起身来,走到罗伊身旁为他添了点茶。

“真头疼,又和上次的回答一样。”趁着莉莎走到身旁,罗伊猝不及防地轻轻握住了她的手腕——

“你怎么总是不上钩呢?”


“赏脸一起吃顿晚饭吗?”“要和我一起到乡下度假吗?”“我可是年轻有为的军部之星,中尉为何总是拒我于门外?”这样的玩笑罗伊开过不下百次,半带真心。他有时极其希望她——哪怕是配合他的玩笑——能点头同意,但她总是四两拨千斤地消解他的话语,再加以一句催促或提醒。

这次莉莎也打算用老方法应付。她试着将手往回抽,却又被罗伊抓住。他轻轻地环住她的手腕,没有用力,却让她挣脱不开。莉莎望向罗伊,发现他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不自觉地红了脸颊。


振作点!莉莎·霍克爱!


从手腕滑下,他的手握住了她的手。

“莉莎,你怎么总是不上钩呢。”他低下头自言自语,将莉莎修长的手指放在自己的掌心里细细摆弄。他的体温从指尖渗入,莉莎已经乱成一团的脑海愈发千头万绪。


我怎么能……我们怎么能。

他们守着模糊的界限暧昧不明地走过了十年,共度的时光刻下了彼此的羁绊。背着沉重的过去束手束脚地走向未来,不知何时,彼此都默认了只有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界限,才能把彼此留在身边。他的温柔让他害怕无法向她许诺普通人的幸福,她的自尊则让她不愿成为他的软肋。

莉莎垂下了头,再没有试着抽回自己的手。


罗伊像是读懂了她的眉眼,连同她的另一只手一起放入掌心紧紧握住。

“莉莎。”

我已经受够了只有在要失去你时才能拥抱你了。

“莉莎。”

“我们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明明他根本无法想象由别人给她带来幸福。明明他根本不想让其他任何人成为自己的软肋。

“我不想失去你。但我根本从未得到过你。”

既然他注定会为她急得放下电话拔腿就跑,为她在雨夜里穿街过巷。既然她也一样会因听信他的死亡消息而泪流满面,为把他带回正道甘愿抹杀自我。

“为什么我们不能勇敢一点,坦诚地面对自己的感情?”

“我们已经走过了十年。还有什么是我们一起解决不了的?”


他抬头看向莉莎,莉莎敛着眼站着一动不动。他的一句一句敲打着她的耳膜,将她浸润在喜悦和不安的双重攻击中,又心存疑虑怀疑自己正在做梦。于是她睁开眼睛,不期然地对上他诚挚的目光,她忍不住再次好好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男人——

几丝微湿的黑发还细细地贴在脸颊,凌乱的刘海让她不禁想伸手帮他向后拨——天知道他梳背头有多帅。

眼睛、鼻梁,薄薄的嘴唇——初次见面就觉得,这个男人的嘴唇真好看。

他怎么可以这么白。白得好像可以掐出水来——明明是个货真价实的军人。

她蓦然想起新国兰芳和张梅讲的故事——魅惑人心的——


“中将阁下,”

她将一只手从罗伊掌中抽出,随即轻轻地捏住了他的下巴,手指划过他分明的下颌线。坐着的他瞬间被站着的她占尽了优势。

“您。很像新国传说里的狐狸精。”


她抬起他的下巴吻了上去。



雨还在连绵不断地下着。沉浸在喜悦中的罗伊维持着一脸傻瓜笑容,神智不清地在莉莎家中寻找用于庆祝的红酒。

雨天危险,莉莎决定留宿无能上司一夜。



the end

开开



一个戴白眼镜的孩子

疯狂迫害大佐hhh(∩❛ڡ❛∩)

(描改)必竟放火上校和芳心纵火犯太配了,我一时没忍住就画了(∩❛ڡ❛∩)

B站手书指路:BV1ht4y117nE

内含马斯坦之歌(∩❛ڡ❛∩)

我永远喜欢(迫害)大佐(∩❛ڡ❛∩)

疯狂迫害大佐hhh(∩❛ڡ❛∩)

(描改)必竟放火上校和芳心纵火犯太配了,我一时没忍住就画了(∩❛ڡ❛∩)

B站手书指路:BV1ht4y117nE

内含马斯坦之歌(∩❛ڡ❛∩)

我永远喜欢(迫害)大佐(∩❛ڡ❛∩)

言午-低效探索中

占tag致歉 不知道有没有太太愿意来参加佐莎日的24h产粮活动?有意向可以直接加我QQ767406720

占tag致歉 不知道有没有太太愿意来参加佐莎日的24h产粮活动?有意向可以直接加我QQ767406720

Vin.
我来丢人了 【RR真好

我来丢人了

【RR真好

我来丢人了

【RR真好

GEAN
我又来画站桩了,是翻新 来fi...

我又来画站桩了,是翻新

来fire一下啊

我又来画站桩了,是翻新

来fire一下啊

雅弥弥弥弥
被羊太太的图尊到了我哭着摸 原...

被羊太太的图尊到了我哭着摸


原作这幕真的特别喜欢,能把大佐从发狂的愤怒里唤醒得是多重要的人x

被羊太太的图尊到了我哭着摸


原作这幕真的特别喜欢,能把大佐从发狂的愤怒里唤醒得是多重要的人x

pibbit

『当上班摸鱼的大佐梦到兔女郎中尉』


在ipad里翻到了好久之前的半成品,就顺手填掉啦


『当上班摸鱼的大佐梦到兔女郎中尉』


在ipad里翻到了好久之前的半成品,就顺手填掉啦


灰者
其实一直都有在想准备罗伊备用的...

其实一直都有在想准备罗伊备用的发火布的时候他们就做好了受伤的觉悟(潮湿情况下除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点一直特别戳我于是尝试了一下自己脑海中的感觉

其实一直都有在想准备罗伊备用的发火布的时候他们就做好了受伤的觉悟(潮湿情况下除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点一直特别戳我于是尝试了一下自己脑海中的感觉

Noin9

https://aidn.jp/wowa/967623101
https://aidn.jp/wowa/382443940
跟著玩了一下, 動起來的樣子好有喜感www
大佐跟中尉各畫了一個版本,明明動作都一樣大佐動起來的感覺就是比較好笑XD

https://aidn.jp/wowa/967623101
https://aidn.jp/wowa/382443940
跟著玩了一下, 動起來的樣子好有喜感www
大佐跟中尉各畫了一個版本,明明動作都一樣大佐動起來的感覺就是比較好笑X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