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rusty lake

16.8万浏览    1277参与
暮溟
今年秋天=11月26日所以你们...

今年秋天=11月26日
所以你们是荷兰制作组为什么在11月底还是秋天☹️
我哭了
你锈全部变鸽子☹️

今年秋天=11月26日
所以你们是荷兰制作组为什么在11月底还是秋天☹️
我哭了
你锈全部变鸽子☹️

叶瑜
打完了锈湖天堂岛我无法自拔的爱...

打完了锈湖天堂岛我无法自拔的爱上了Jakob啊啊啊啊啊
猫头鹰先生一级棒呜呜呜
看完夫人的实况思想逐渐锈〔j〕湖〔o〕化
有没有恰鹰受的同好呜呜呜😭😭

打完了锈湖天堂岛我无法自拔的爱上了Jakob啊啊啊啊啊
猫头鹰先生一级棒呜呜呜
看完夫人的实况思想逐渐锈〔j〕湖〔o〕化
有没有恰鹰受的同好呜呜呜😭😭

我没有用户名94

【RL:Roots】泥土·花朵·星星 by94

*终于对Emma和Frank母子下手了


1.

   Emma仰望着星空。

   一个孩子,她咀嚼着这个字眼,多么奇怪的字眼,象征着陪伴与温暖。

  她想起那个下午,泥土的味道弥漫着整个后院,花香将他的周身萦绕——就这样她有了一个孩子。

    Emma一直太孤独了,父亲离奇死亡,母亲一心在Albert身上,Samuel整天呆在老钟匠那,她有什么呢?

  她什么都没有。

  但她现在有了一个孩子。

  Emma望着星空,...

*终于对Emma和Frank母子下手了




1.

   Emma仰望着星空。

   一个孩子,她咀嚼着这个字眼,多么奇怪的字眼,象征着陪伴与温暖。

  她想起那个下午,泥土的味道弥漫着整个后院,花香将他的周身萦绕——就这样她有了一个孩子。

    Emma一直太孤独了,父亲离奇死亡,母亲一心在Albert身上,Samuel整天呆在老钟匠那,她有什么呢?

  她什么都没有。

  但她现在有了一个孩子。

  Emma望着星空,仿佛那是孩子的双眼。






2.

  Frank用手托腮,柔软的脸蛋凹陷下去,他专心致志地看着一本书,一本少女Emma曾抚摸过无数次的书。

   Frank抬起头,看见Emma把他招手招到了窗前,把Frank抱到了膝上,用手指在天空中连画着星星,夏日晴朗的夜空点缀着无数的星星,阁楼一向是最好的观星台。

  “那是金牛,那是天蝎.......”

   Emma的声音很轻柔,不时停下来轻轻摇晃着Frank。在安静中,Frank突然问:“妈妈,我是从哪里来的?”

    Emma把下巴靠在Frank柔软的棕发上,半闭着眼睛似乎在思考,过一会,她深吸一口气:

  “泥土,花朵,星星,它们组成了你,我的天使。”

    Frank似乎很满意这个回答,妈妈的怀抱温暖的令人倦怠,他合上了双眼,在一片花香中睡着了。








3.

   Frank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实际上他知道发生了什么。

    掉下时身体有玩具熊作为缓冲,但眼镜碎了一地,左臂似乎骨折了,和鼻梁一样弯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

   上一位和Frank命运相似的悲惨者——一只破旧的木桶就躺在他旁边,Frank拾起两块长短不一的木头,又把绳子当作绷带,做了一个简易夹板。

   Frank躺着,看着井口,本渴望看见星星,却只看见了明亮的月光,泥土的味道几乎让他窒息。他想念母亲为他包扎的伤口,他想念母亲为他哼唱的小调,他想念母亲身上的花香。

   她会找到我的。

   Frank小声地说着这句话来安慰自己,Albert戴着面具出现在了井口,井盖关上,月光也消失了。









4.

  Emma呆呆地坐在花园里,秋日,一切色彩凋零,连同Emma的希望消失殆尽。

   她看着那棵树,她当年把Albert推到在树下时这棵树只有一个孩子的手臂那么细,而现在已经长成了一人合抱粗了。秋千呢?Emma不免生气,准是Albert拆掉了Samuel建的秋千,那个混蛋,拆掉了Frank又怎么玩呢?

   Frank......Emma看着这片昔日的花园,她想起抱着Frank的夜晚,她想起Frank如星夜一般的双眼,闪闪发亮。

    Emma想荡秋千了。

     她义无反顾地踏上“秋千”,在喉咙被酸液灼烧的说不出话时,Emma似乎听见了Frank的呼唤。

    Emma落下一滴泪,希望Frank能接到她的回应。



5.

  Frank啃着生硬的土豆,淀粉糊了他一脸。他已经油盐不进了好几天,即使是难以下咽的生土豆也吃得一干二净。他端起一旁的杯子喝了起来,也不管里面是什么液体。吃完,他听见了Albert讥讽的声音从铁栏杆外传来:

    “你的好妈妈死了,就死在你头上。”

      Frank像被当头打了一棒似的,他愣愣地躺下看着井口,井盖的缝隙里透进了阳光——这怎么会呢?Frank内心却告诉他,没错,就是这样,母亲太爱他了,他也太爱母亲了。Frank看着阳光,眼角一湿。

     “妈妈。”他抽噎着。

     “妈妈!!!”

      Frank哭喊着,他从掉下井开始从未这样哭过,他在这一刻真真正正地掉下了井。他哭了不知道多久,精疲力竭地睡着了。

     午夜醒来,阴云遮住了一切月星的光耀,井中一片漆黑。

     Frank的世界一片漆黑。









6.

    Frank谢绝了Rose的搀扶,迈着仍有些僵硬的步伐来到了阁楼。

    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Frank用扭曲的左手为窗前的喂食器添加鸟食,手抖着,鸟食撒落一地。Frank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一双畸形,粗糙却异常白嫩的手,正是这双手固执地抱着玩具熊,正是这双手无数次地试图爬上井沿,正是这双手将求救信号送出,正是这双手掐死了自己的亲叔叔,正是这双手拼命地搓洗自己,尝试洗去已经浸到骨子里的泥土味,也正是这双手,曾紧紧地攥住了母亲的拇指,在现实和幻想中。

   鸟叫声惊起了Frank,他好奇地看着这只鹦鹉,好奇地拈起了他脖子上挂的信筒。

    不过是看一下—Frank展开了信纸,然后他整个人都战栗了起来,他像是受到了召唤,飞速地爬上了梯子,来到望远镜前,他把眼睛凑上去,看见了目镜上过了多年仍旧清晰的墨水痕。Frank疯狂地用袖子拂去上面的灰尘,然后用颤抖的双手把它按到了信纸上。

          L     O     V     E

  猜谜,Frank小时候最喜欢和母亲玩猜谜,母亲知道他喜欢玩猜谜......

   Frank不能再看星星了,他无法用模糊的泪眼看星星了,Frank把脸埋在了信纸上,上面带有淡淡的花香。







7.

  “他是怎么做到这些的,Rose?”

   “我不明白他所说的,似乎是在他们死后“拿走”的。”

   “这么说,我母亲死时,他就在花园里?”

   “和你一样。”

    .......

   Frank抚摸着他母亲的泪滴,Rose无法理解他的感受,Leonard精神恍惚地望着母亲的眼睛。Frank把自己的头发放在了母亲旁边,他看看两人,两人也看看他,无需多言,他们接受了自己姓氏所带来的厄运。

  树根越缠越紧,Frank觉得自己的气管好似灼烧一般。母亲死前就是这种感觉吗?Frank闭上眼,在他周围弥漫的是井底泥土的潮湿味,不,还有花香,Frank贪婪地寻找花香,它愈来愈浓,Frank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花园中,星空中繁星闪烁,Emma从远处向他走来。

  泥土,花朵,星星,Frank笑着向母亲跑去。




















    Rose坐在公寓起居室的扶手椅上,茫然地望着窗外,她不知道如何做一位母亲,她想去问问Leonard和Frank母亲究竟意味着什么,但她所能做的只是望着窗外,怀念着被树根埋葬的家园。

   Laura安静地玩着玩具,突然,她抬起头,刚刚学会说话的她磕磕绊绊地问:“妈妈,我是从哪里来的?”

   Rose把Laura抱在怀里,仔细想想后轻声说:“春天的花裙子,家族的奏鸣曲,和湖水浸泡的树根,三者一同出现时,你就出生了。”

   Rose不知道Laura有没有听懂,因为后者正专心致志地拉扯妈妈的一缕红发,Rose轻轻摇晃着女儿,从没有人告诉她如何做一位母亲,这不过是一种本能。

    爱的本能。


阳阳

锈湖:悖论

很久之前画的个草稿,回头看看觉得好像还行就画完了...

锈湖:悖论

很久之前画的个草稿,回头看看觉得好像还行就画完了...

枳棠棠
天堂岛全成就解锁达成… 还是觉...

天堂岛全成就解锁达成…

还是觉得家人们和旅馆动物设有点出入…??
( Boar是本色出演没错了)

天堂岛全成就解锁达成…

还是觉得家人们和旅馆动物设有点出入…??
( Boar是本色出演没错了)

秋见素

快去预定《白门》啊!


RL终于放更新了!!!


喜大普奔!


(来自一个从Season和The Lake就开始追的真·老玩家)

快去预定《白门》啊!


RL终于放更新了!!!


喜大普奔!


(来自一个从Season和The Lake就开始追的真·老玩家)

李回川

锈湖见闻 二

四周一片死寂,前方,一个男人仰面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死了。离男人不远,空气中逐渐浮现出一个人形黑影,那黑影微微弯腰,前倾着身体,似乎是要去看那男人。

我上前了几步,想看清那黑影,那黑影却猛然回头,正对我的脸上漆黑一片,没有五官,只有眼睛位置上的两个空洞,泛着诡异的白光。我被惊得倒退一步,耳边又响起一阵翅膀扑打的声音。我向声音的方向看去,左边树枝上立了只浑身漆黑的乌鸦,它死死盯着我,诡异得冒光的眼睛是人一样的冷酷和残虐。

“嘎——————!”见我目光转向它,它突然叫了一声,扑棱着翅膀落到地上。在我惊惧的目光中,他的身形逐渐变大,最后成为了一个鸦头人身的怪物。

“THERE WILL...

四周一片死寂,前方,一个男人仰面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死了。离男人不远,空气中逐渐浮现出一个人形黑影,那黑影微微弯腰,前倾着身体,似乎是要去看那男人。

我上前了几步,想看清那黑影,那黑影却猛然回头,正对我的脸上漆黑一片,没有五官,只有眼睛位置上的两个空洞,泛着诡异的白光。我被惊得倒退一步,耳边又响起一阵翅膀扑打的声音。我向声音的方向看去,左边树枝上立了只浑身漆黑的乌鸦,它死死盯着我,诡异得冒光的眼睛是人一样的冷酷和残虐。

“嘎——————!”见我目光转向它,它突然叫了一声,扑棱着翅膀落到地上。在我惊惧的目光中,他的身形逐渐变大,最后成为了一个鸦头人身的怪物。

“THERE WILL BE BLOOD.”

怪物的声音干涩嘶哑,光是听着就让人头皮发麻。

“什——?”

“啊——————!”我猛然惊醒,试图回想那怪物的具体面目,但隔壁女人满含惊惧的叫声尖利刺耳,消去了我对梦境的最后一丝印象。

女人的叫声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我甚至开始佩服起她的肺活量。四楼的其他住客陆陆续续开门去查看,然后就是此起彼伏的惊呼,

“我的天啊!死人了!”“全是血啊。”“这不是雷克吗。”“谁去通知一下他老婆吧。”“太可怕了。”

反正也睡不着了,索性坐起身,听着旅馆老板上楼时急促的脚步声,我并不太想去凑这个热闹。在这种案子中,异乡人的嫌疑当然很大,更何况我还住得离死者如此之近。我几乎能想见有多少警察会来找我谈话,想到此处,我不由得为我无疾而终的出行计划叹气。

“哎,又是这种死法。”“对啊,这个月第四起了吧。”“这个杀人魔。”“不知道到底是谁这么丧心病狂。”“啊,我一定要尽快搬走,谁知道下一个死的是谁。”“对啊对啊。”

我叹气的动作一停,这可是我没想过的。连环杀人犯吗?我突然升起了一些好奇,随便披了件外套,准备去看看这连环杀人犯的第四个受害者。

 





我万万没想到这个玩意儿居然还有后续

👌
哈维的性别是哈维

哈维的性别是哈维

哈维的性别是哈维

我没有用户名94

【RL:Paradise】David是个不一般的孩子 by94

*又来一波天堂岛。这次是弟弟

*鹰鸦渣,就不打tag了


  David是个喜欢恶作剧的孩子。

  赫尔墨斯出生在黑暗中,本该聚集宠爱的幼子却受人冷落,身为长子的Jakob,勤勉能干的Elizabeth分走了所有的关注,他不服这不公平的分配,他决定要让整个岛的目光聚集于他。

  所以他迷上了恶作剧,他渴望别人哈哈大笑的样子,尽管事实并非如此,但他仍在努力。家里的每个人都受过那些荒谬喜剧的折磨。

  而当他第三次将Elizabeth喂青蛙的虫子偷来,放入Nicholas的酒杯中时,后者终于忍受不住了,他...

*又来一波天堂岛。这次是弟弟

*鹰鸦渣,就不打tag了

 

  David是个喜欢恶作剧的孩子。

  赫尔墨斯出生在黑暗中,本该聚集宠爱的幼子却受人冷落,身为长子的Jakob,勤勉能干的Elizabeth分走了所有的关注,他不服这不公平的分配,他决定要让整个岛的目光聚集于他。

  所以他迷上了恶作剧,他渴望别人哈哈大笑的样子,尽管事实并非如此,但他仍在努力。家里的每个人都受过那些荒谬喜剧的折磨。

  而当他第三次将Elizabeth喂青蛙的虫子偷来,放入Nicholas的酒杯中时,后者终于忍受不住了,他揪着小儿子的耳朵将他扔到了高塔里关禁闭。那天,岛上的家人都听见了David的大肆摔砸。

   声音渐渐沉寂,母亲担忧地想象儿子筋疲力竭的样子,而实际上David发现了他受用“一生”的宝藏----残缺的扑克牌,破旧的高顶礼帽和几张模糊的,画着古代魔术的画纸。 

 

 

 

    David是个热爱魔术的孩子。

   他郑重其事地叫来全家人来看他的第一场魔术表演——Mr.Rabbit将其视为一生的耻辱——扑克牌在洗牌时散落,兔子洞里抓来的兔子提前从礼帽的夹层跳出,除了Elizabeth所有人都看见了小球滑落进了他的袖子。

  他光滑的脸在礼帽下涨红如血,躲开了母亲的怀抱,躲在了黑暗中。

   David沉寂了不知多久,只是当他归来时,他得出了结论:他需要时间。

    他需要时间,锻炼复杂的技巧,他需要时间研发自己的经典,他需要时间来让别人哈哈大笑。

  他需要时间来让自己成为不朽的魔术大师。

   他需要时间,他需要生命,他想要不朽。

  当曾爱抚过他的母亲在他面前灼烧着,尖叫着时,他脸上挂着奇异的微笑,梦想就这样近在咫尺—



     剩下的故事你们都知道了。Mr.Owl看了一眼紧皱眉头的Mr.Crow,没有点燃雪茄,而是拿起了Harvey为他倒好的红酒:“David实在是个不一般的孩子。”

    “他的魔术很神奇。”Harvey生硬的说,摆在眼前的猪肋令他感到恶心。

   “魔术师最好的宿命就是死在自己的节目里,这最好不过了。”Mr.Owl挥挥手,Harvey离开了房间,带上了房门。

我没有用户名94

Emma仰望着星空。

一个孩子。她突然念着 ,她需要一个孩子,她需要一个孩子来给这个压抑的家庭带来欢乐,给这个阴影笼罩的宅子带来阳光。


Emma抱着自己怀里的孩子,一个瘦弱紫红的小生命,她得到了自己的救赎。


她有了一个孩子。


有人想看Emma和Frank母子吗?你敢看我就敢写。(别抱太大希望,94是个渣渣)


没人当我没说ヽ(  ̄д ̄;)ノ

Emma仰望着星空。

一个孩子。她突然念着 ,她需要一个孩子,她需要一个孩子来给这个压抑的家庭带来欢乐,给这个阴影笼罩的宅子带来阳光。


Emma抱着自己怀里的孩子,一个瘦弱紫红的小生命,她得到了自己的救赎。


她有了一个孩子。










有人想看Emma和Frank母子吗?你敢看我就敢写。(别抱太大希望,94是个渣渣)


没人当我没说ヽ(  ̄д ̄;)ノ


星瞳
可是老爹真的好帅

可是老爹真的好帅

可是老爹真的好帅

低产似亦遥

Rusty lake同人衍生作品【爱是一种眼神】

·主cp蝠哈(这对儿真甜嘿嘿)

·与原剧情无关

·有点ooc 不喜勿入

·极其短小x

祝您食用愉快♪


1.Daily(日常)

群山咬住了太阳,黄昏在粼粼湖面上翻折出一片光亮。几声清脆有节奏的脚步逐渐缓慢,电梯门干裂的呼喊声也断断续续的,咳嗽几下后才安静下来。

【请带我去兔子先生的房间。】

他的紧张、青涩、焦躁在狭小的电梯间中一览无余,耳边上的几片羽毛扑棱着竖起来,他伸手扶平,又将衣摆与领口整理了一遍。

【这么慌张?客人不会为你留下好印象的。】

Harvey叹了一口气,他摇了摇头,【我想我正在习惯。】

对方轻笑。伴...

·主cp蝠哈(这对儿真甜嘿嘿)

·与原剧情无关

·有点ooc 不喜勿入

·极其短小x

祝您食用愉快♪


1.Daily(日常)

群山咬住了太阳,黄昏在粼粼湖面上翻折出一片光亮。几声清脆有节奏的脚步逐渐缓慢,电梯门干裂的呼喊声也断断续续的,咳嗽几下后才安静下来。

【请带我去兔子先生的房间。】

他的紧张、青涩、焦躁在狭小的电梯间中一览无余,耳边上的几片羽毛扑棱着竖起来,他伸手扶平,又将衣摆与领口整理了一遍。

【这么慌张?客人不会为你留下好印象的。】

Harvey叹了一口气,他摇了摇头,【我想我正在习惯。】

对方轻笑。伴随着电梯缓慢上升时齿轮与拉索枯燥的转动声,两人平和又熟悉的呼吸声融合在一起。

【对了;这个给你。】

Bat侧过身,把手中的几颗土豆递给Harvey。【食材?真可惜,我不喜欢兔子肉和土豆配在一起。】Harvey接过,挑着眉毛把它们放进口袋,【多谢......唔。】

Bat在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拉过Harvey,在他嘴唇边吻了一下。

【祝你好运,小绿鸟。】


2.Tipsy(醉意)

这份感情是如何滋生出来的?

Harvey闭着眼睛,手指不停地拨弄窗前花瓶里红艳的干玫瑰。风也时不时蹭过他的手指,捎带走一丝丝花朵残存的香味。

他还记得那天醉醺醺的月光和摇晃的脚步。招牌红酒的浓度像是融合了晚风里湖水的锈味、生命的苦涩气息和大理石香槟,醉意冲昏了头脑,他甚至连路都走得摇摇晃晃。

Bat靠在走廊边,看见他磕绊的脚步和涨红的脸庞时皱了一下眉头:【怎么醉了?】

【嗯...?没有呀。】Harvey拿着小小的红酒罐,回答的同时低下头嘬饮了一口,【这是我亲自调的,你要尝尝吗Bat?】

对方没做声。他的手臂扶着那人,好让他的步伐平稳一些,【先生们若是看到你这样没规矩,估计要生气了。】

【管他呢。】Harvey笑闹着揽住Bat的肩膀:【工作之余放松一下也不允许吗?】

【那可别被他们看见你这副样子。】Bat歪了歪头。他的手臂逐渐环在Harvey的腰上。

于是对方闻言后抬起头,直直地盯住Bat,【哪副样子……?】

Bat的呼吸微微停滞了一瞬。

Harvey眨了眨眼,金黄色的眸子泛着淡淡的一层水光,眼角红红的,脸颊也红红的。他笑着收起了红酒瓶。

Bat微微低了点头。他看见Harvey戏谑甚至有些玩味的目光后,暗笑一声,舌尖舔去了他嘴唇上殷红的酒液。


3.Luv letter(情书)

Harvey至今为止收到过Bat的唯一一份情书是张白纸。(1)


4.Flowers(花朵)

【我的爱人像一朵红红的玫瑰。】(2)

他们两人斜靠在窗檐前,一同遥望着远方锈湖与天空相吻的弧线。窗台上摆放着的花束随风摇曳:桔梗、雏菊、康乃馨和马蹄莲,统统被制成了干花;也许是因为适合保存吧?在漫漫的时间长河中不会枯萎的太快。

【说得好听,你真见过玫瑰么?】Harvey笑着侧过脸。

【没有。但是我能肯定,”Bat耸肩。他伸出手挑起一枝花,【你绝对比它们美丽得多。】


【现在正是时候,你会看到一个美丽的花园。

不过你要早点来,再晚些,花就要谢了。】(3)


5.Bites(咬痕)

【嘶...为什么咬我?】

颈脖间毛茸茸的脑袋动了动,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刚刚咬破,还流着血渍的伤口:【你把我弄得好痛……】

【好好好。】对方闻言后无奈地放慢速度,几下吻开了他发紫的嘴唇。


6.Memories(回忆)

夜晚漆黑的幕布罩住了整片天空,掐灭了每一丝星光。锈湖泛着褐红。

【永别了?】

【嗯。】

那几抹黑影阴魂不散,他将自己的小刀装进刀囊;锈湖水和天空相吻的弧线离他太遥远,可望不可及。

我将离开这里,去往几千里以外的世界;我将逃出金笼,飞往另一条时间线。

【再见。】他振翼,几片如同天鹅绒的羽毛飘落在波折的湖面上。那双眼睛紧紧看着他。

爱不论在哪里都是一种眼神。

--如果我微弱的声音能传隔千里,我将在那渺茫而盛满孤独的内心深处探寻你温情的蛛丝马迹。

--让我沉醉的眼神和五脏六腑都为你燃烧;让挥之不去的回忆与喃喃自语独自等待。

爱不论对你我都是一种眼神。


·END·


(1):在白纸上书写感情意为坦白、真诚。

(2):引用苏格兰诗人罗伯特·彭斯的诗《我的爱人像一朵红红的玫瑰》

(3):摘自莫奈给克莱蒙梭的信。



不知就是不知

锈湖高中

#续集出来啦,后面还会更哒


#话说帮忙想一下大老爷的职业


#为了写这个东西我不得不重新扒一遍两大家族的合影


#我太难了


“Aldous?你在哪儿?”Jacob接到电话后焦急的询问电话那头的人。


“啊,我带着新生随便转转,抱歉亲爱的,忘了告诉你。”


“转转?Aldous,开学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赶快带着学生回来。”


“什么学生?”William好奇的凑过来。


“哥你也在吗…啊,有我们班的哈维,还有……你们叫什么名字?”


Aldous把电话移远了些问这两个女生。


“Laura。”


“lda。”


“……是Laura和lda,有...

#续集出来啦,后面还会更哒


#话说帮忙想一下大老爷的职业


#为了写这个东西我不得不重新扒一遍两大家族的合影


#我太难了


“Aldous?你在哪儿?”Jacob接到电话后焦急的询问电话那头的人。


“啊,我带着新生随便转转,抱歉亲爱的,忘了告诉你。”


“转转?Aldous,开学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赶快带着学生回来。”


“什么学生?”William好奇的凑过来。


“哥你也在吗…啊,有我们班的哈维,还有……你们叫什么名字?”


Aldous把电话移远了些问这两个女生。


“Laura。”


“lda。”


“……是Laura和lda,有什么事吗?”


“……”这边的William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


​Jacob叹了口气,用自己仅剩的温柔说道:“Aldous,赶快带他们回来,到你演讲了。”


Jacob最近因为开学的事忙的不可开交,演讲稿​,备课,各种手续,学生档案,熟悉教材,以及……家里的某大只。


​Aldous倒好,什么都不用干,他的演讲稿是Jacob写的,演讲根本不用,都是即兴发挥,就连教材档案都只是看了一眼就丢给Jacob了。


Jacob:我太难了。​


​Aldous没办法,只好对正在啃小杯糕的两个女孩子说:“我们要回去了,路上快点吃哦。”


而后面什么都没有的哈维默默地看着​面前的这个虚伪的Aldous。


哈维:假的,都TM假的。​


突然,哈维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小心翼翼的开口:​“那啥,二老爷,请问您这回是哪科老师?”


二老爷,这个别称​是上届初中生给Aldous的“爱称”,还有个情侣名——“大老爷”,对应的是Jacob。


“是化学啦。”


哈维暗自开心,只要不是数学就好……


然而,哈维却没意识到未来的危机——


后来的哈维:这他妈是化学????这他妈明明是炼金术吧!??


————————

二老爷的职业想了很长时间,觉得还是要尊重一下原作的炼金家族。


木刀兔子

滤镜证明,无论何种,都只会让这景色变幻出更别致的美境:
圣洁,沉霭,曦暖,寒酷,仙境

所以,
Rusty Lake的美设都是被游戏耽误(?)的Artists

P6原图源远望Mild时,
极光无量,冰原寒广。

滤镜证明,无论何种,都只会让这景色变幻出更别致的美境:
圣洁,沉霭,曦暖,寒酷,仙境

所以,
Rusty Lake的美设都是被游戏耽误(?)的Artists

P6原图源远望Mild时,
极光无量,冰原寒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