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am winchester

31512浏览    4065参与
adamlambertt③胖

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喜欢的太太给我寄了画册还给我塞了好多零食!!
我好爱熊妹!😭我爱我的天使!💓

她是我在这个fandom见过最好最棒的人了!
我要每天睡前看一次画册!

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喜欢的太太给我寄了画册还给我塞了好多零食!!
我好爱熊妹!😭我爱我的天使!💓

她是我在这个fandom见过最好最棒的人了!
我要每天睡前看一次画册!

潇沨竹

【Destiel】蜜蜂喜欢紫罗兰(Castiel后天性转)(1)

*主Destiel,会有Sastiel,以及all C

*C前期性转,强迫,生子,较多私设

*故事从S07E17开始,C为S变成憨批


Castiel还是那样疯疯癫癫的,他从来不会吝啬自己的口水,尤其是在讲解蜜蜂的时候。

他的双手还会在空中描绘出蜜蜂的样子,嘴巴模仿着它们震动发出声音。

Dean虽然很礼貌的听着,但他对蜜蜂还是蜂蜜一点兴趣都没有,因为那种甜味夹在派里根本不好吃,Dean夸张的干呕了一下。

“你怎么了,Dean。”

Castiel有点魔怔,但他还是一只天使。

习惯总是不会变的,他疑问的斜着脑袋,灰蓝的眼睛里没有刚刚的兴奋劲。他正一脸担心的看着紧锁眉头的Dean。

*主Destiel,会有Sastiel,以及all C

*C前期性转,强迫,生子,较多私设

*故事从S07E17开始,C为S变成憨批


Castiel还是那样疯疯癫癫的,他从来不会吝啬自己的口水,尤其是在讲解蜜蜂的时候。

他的双手还会在空中描绘出蜜蜂的样子,嘴巴模仿着它们震动发出声音。

Dean虽然很礼貌的听着,但他对蜜蜂还是蜂蜜一点兴趣都没有,因为那种甜味夹在派里根本不好吃,Dean夸张的干呕了一下。

“你怎么了,Dean。”

Castiel有点魔怔,但他还是一只天使。

习惯总是不会变的,他疑问的斜着脑袋,灰蓝的眼睛里没有刚刚的兴奋劲。他正一脸担心的看着紧锁眉头的Dean。

“哦,我很好Cass,我只是在担心Sam。你知道的,我们得对付Leviathan,Kevin被他抓走了,Sam去打听情况了。唯一的好消息是我们知道杀死那混蛋的方法了,一名堕落天使的血液,一块……”

“或许你可以用我的血。”

“是啊或许可以用你的……什么?”

Dean不敢相信的瞪着眼睛,似乎是没想到Cass主动请缨。他这次前来找Castiel就是为了征求这位天使的同意,希望他会把至关重要的一环填补上。

但是从他们一坐下,Cass便滔滔不绝的开启了生物课,声情并茂。天使表现的很开心,Dean是他的朋友,甚至是家人,Dean来看望他,他向Dean展示自己最喜欢的蜜蜂。他相信Dean可以听懂,能理解他。

这让原本就有些犹豫的Dean Winchester不知道如何开口。

而Cass竟然打断了自己的话,直接提出他可以帮忙,这倒是让尴尬的Dean松了口气。

“Dean,你和Sam帮了我很多,而这次的事情我也有责任,我,我想负责。”

Castiel低着头,眼睫毛一颤一颤的像是受惊的蝴蝶。他抓着食指,无地自容,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擦着,希望达到缓解。

天使的行为越发的像人类了。

Dean又紧绷了神经,Castiel这幅模样让人心疼。他不想给这位呆萌的天使太大的压力,他不应该去承受的,Castiel为他们Winchester兄弟同样付出了很多,甚至不对等。

盯着Cass不安分的双手,Dean把自己的覆在了上面,有些冰凉。

从手部传来的温暖让Cass猛的抬头看向炽热的发源地,灰蓝的眼睛里满是不解。

Dean很正式的攥紧了Cass的手,然后对上Cass好奇的目光,这位天使对于人类情感还有很多要学。

比如说现在。

鬼知道Dean强忍住想要搂紧Cass的冲动有多么艰难,认为眼前这位天使的身体比人类单薄与日俱增。

他必须好好守护Cass,就像Cass至始至终支持他一样。

“Cass,我只是想说,谢谢你。”

Dean的脑袋瓜里运转了很多,最后还是只憋出来这几个词。

不过Cass似乎更容易接受这种话。

“这是我应该做的,Dean。”

Dean点着头,起身绕过方桌蹲在了Cass面前,猎魔人抬起头,对上天使的双眸。

“那么,我应该从哪儿下手?”

Dean再次攥起了Castiel的右手,大拇指肚缓慢摩擦着Cass的掌关节,Cass的手有些粗糙,上面还有磕碰的痕迹,但是它们捏起来有点软,跟它们主人的性格一样,还有些干,跟它们主人欠湿润的嘴唇一样。

Dean盯着Castiel的手愣神,他在权衡着哪个部位可以让Cass不那么疼,虽然他这完全多余,天使治愈这点小伤口连一秒都不需要。

“哦!等一下,我还有这个。”

天使想到了什么,周围起了一阵风,原本坐在Dean面前的Cass消失了。

Dean的手握着虚无,在半空中举着。他闭起眼睛深呼吸,有些语气词呼之欲出。

“我想我们可以用这个来装我的血。”

尽管Dean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他还是被吓了一跳,他依旧没有习惯。

天使飞回来了,带着又一阵风。原本应该安安稳稳待在Dean手心里的右手此时多出了一个直径足足有十厘米的玻璃罐子。

Dean的眼睛瞪的够大,他接过那个罐子,上面还残留着淡淡的甜味。

“哇喔,Cass,这可真是,你是准备献血还是放血?”

“这是我用来装蜂蜜的罐子……用完了记得还我。”

“……好的,很棒。我们还是用我带来的这个好了。”


TBC

失落的一角

Wave




Dean Winchester/Sam Winchester


*


子弹穿过男人的头骨,鲜血在空中绽放,划出有力的线条,死亡的气息像炸开的水袋一般喷溅在墙上。男人略显沉重的身躯重重地摔在地板上,有粉尘一跃而起,不顾周遭的喧哗安静地飞舞着。


“别害怕,”穿着防弹服的警察快步来到那个男孩的面前,将他带入一个拥抱,“没有人能再伤害你了。你现在安全了。”


*


“我是Dean Winchester,我是Sam的哥哥!”年轻的男人推开人群,冲到了Steve警官的面前,“他在哪里?我需要见他!”


警厅的电视正在报道着警方击毙臭名昭著的外号为“午夜人”的儿童诱拐犯的消...




Dean Winchester/Sam Winchester




*


子弹穿过男人的头骨,鲜血在空中绽放,划出有力的线条,死亡的气息像炸开的水袋一般喷溅在墙上。男人略显沉重的身躯重重地摔在地板上,有粉尘一跃而起,不顾周遭的喧哗安静地飞舞着。


“别害怕,”穿着防弹服的警察快步来到那个男孩的面前,将他带入一个拥抱,“没有人能再伤害你了。你现在安全了。”


*


“我是Dean Winchester,我是Sam的哥哥!”年轻的男人推开人群,冲到了Steve警官的面前,“他在哪里?我需要见他!”


警厅的电视正在报道着警方击毙臭名昭著的外号为“午夜人”的儿童诱拐犯的消息,“三名曾被诱拐的儿童获救......”主持人的脸上毫无波澜,像一块死气沉沉的石头。


“他现在被一名警员陪着,”Steve警官指向一个房间,“但他到现在一句话也没有说。可怜的孩子。你要明白他经历了那么多。”


年轻的男人紧紧握住警官的手,“谢谢你们救出我的弟弟。”他来到那个房间门前,他的身体控制不住地战栗着,深呼吸一口气,他最终还是颤抖着手推开了门。


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看向前方的男孩甚至没有转头去看他。和记忆中的那个已经有些模糊的身影渐渐重合,男孩依旧有着漂亮的棕色长发,小时候乖巧的刘海不见了,露出光洁的额头,属于青年的有些不羁的味道显露出来。


Dean有那么一段时间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屏住呼吸注视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男孩。他觉得自己在注视一颗树:疯狂迅猛地长出枝条,仿佛整个身体都在叫嚣着生长生长生长。


“Sammy”他哽咽了,那个亲呢的称呼此刻像刺一般哏在喉咙里,他红了眼眶,“Sammy,我是Dean,你的哥哥。”


男孩终于抬起头,他的眼睛是Dean不曾预料到的平淡,榛绿色的眼眸里读不到一点情绪。男孩只是安静地望进他的眼睛里,像凝视着一片黑暗。


警员叹了口气,拍了拍Dean的肩膀,随后悄悄地离开了房间。


“我——”Dean深吸一口气,他有些不自在地扯了扯衣领,再次尝试着开口,“我来接你回家,Sammy.”他觉得自己已经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他近乎恳求地注视着男孩。


一个听起来有些不真切的声音轻轻地响起。


“好。”


*


小心翼翼地注视,小心翼翼地靠近,小心翼翼地询问,Dean像对待一个仿佛随时会被撕碎的灵魂一般对待Sam。他甚至害怕自己困惑又担忧的目光会刺伤这个男孩。


太多次欲言又止,他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他曾经最亲密的人,这个他以为在六年前永远失去的,现在却奇迹般地回到他身边的,他最珍视的人。


对Sam进行心理康复治疗的医生是Dean的朋友,她指出整个过程中Sam表现得很平静,实际上,太过平静了。


“这在遭遇绑架的人身上很常见,”医生指出,她叹了一口气,犹豫着要不要告诉站在她面前的颓丧又担忧的男人她的几个有些让人担忧的发现。Dean垂着头,深深的黑眼圈和冒出的青青胡茬让她咽下了那个“但是”。


“Emily,”Dean开口,“这全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因为我,Sammy绝不会经历这些事情”他的声音满是自责和心碎。“你当时也只是个孩子”医生安慰道,“Sam经历的这些不是你的错,有罪的是那个拐走他的人。”


她叹了口气,“Dean,作为你的朋友,我觉得你得找个人谈谈。”她递给Dean一张名片,“我很担心你。这个人是我最信任的心理医生,和他谈谈,你不能让你的自责吞噬你。”


*


“不!Sammy!你在哪里?!Sam!Sammy!”他感到喘不过气来,他被困在迷雾里,而他怎么也找不到Sammy。来人帮帮他!他需要找到他的弟弟!


“醒醒,Dean!醒过来!”他猛地睁开眼睛,熟悉的面容出现在他的眼前。Dean一把抱住面前的少年,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太好了,太好了!Sammy!你在这里!”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哭了,泪水砸在男孩的衬衫上,他紧紧地抱住他,不知道这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太多次了,他哭喊着从梦中醒来,恐慌袭击了他,他只觉得手脚冰凉。只是这一次他的Sammy真的在他的身边。他深吸一口气,闻到了Sam身上让人安心的味道。


等他终于松开少年,这个二十四岁的年轻男人显然有些不好意思,鉴于他刚刚哭喊得像个孩子,而他的泪水打湿了男孩纯白的衬衫。


Sam安静地坐在他的面前,他的神色温柔,Dean恍惚地想到,这是自Sam回家后他第一次看见他露出这样的神情。少年的几缕发丝温柔地贴在脸颊上,他向Dean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我在这里。”


他眨了眨眼睛,似乎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他的Sammy完好地坐在他的面前,榛绿色的眸子里荡漾着温柔,笑容温暖,熟悉的酒窝若隐若现。如此真实,如此温暖,如此熟悉。


在那一刻,Dean Winchester的世界里只有Sam Winchester一个人,再无其他。


*


“Steve警官,”一个警员皱着眉头,显然不知道该怎么表述,“我刚刚发现一件有些奇怪的事情。”


Steve警官示意他继续说下去。“是关于Justin Kinbo,就是夜行人的事情。我发现他的公寓里最好的那个房间的衣柜里放的都是属于年轻男孩的衣服,而Justin自己的衣服在另一个简陋的房间里。”警员听起来自己都不确定自己在说些什么,“这或许什么都不是。”


“或许Justin特别喜欢其中一个男孩。”Steve警官厌恶地皱了皱鼻子,狗娘养的恋-童-癖,“我不认为房间的事情有什么问题。”


“还有一件事,Emily医生——负责那三个被救下的孩子的心理康复的医生,她想要一份Justin的档案,说是对孩子的康复方案的制定有帮助。”


*


Sam坐在那里往面包上涂着蓝莓酱,他低着头,涂抹果酱的样子十分认真。


Dean笑着端着咖啡坐在他的面前,“我记得你小时候很讨厌蓝莓酱。”


原本认真涂抹着果酱的男孩却忽然抬起头,神色捉摸不透,“人是会改变的。”他的语调漫不经心,可Dean的胃里却升腾起一丝异样的感觉。他注视着Sam,却恍惚觉得自己在注视一个陌生人。


他甩头摆脱了那个异样的感觉,Sam需要他的关心呵护,不需要他那些可笑的疑惑或顾虑。


Sam向他露出一个微笑,“我去上学了,再见,Dean。”


像所有的少年一样。


却和任何少年都不同。


*


“当那个人带走你的时候你才十岁,刚开始的时候你肯定很害怕很孤独。”Emily医生紧盯着面前的少年。她的肩膀紧绷着,她感到一丝紧张,少年毫无波澜的眸子让她有些心惊。他和她以前遇到过的任何孩子都不一样。


“嗯,刚开始的时候很难,不过后来还行。”


“当一年半后那个人绑架了Kathy的时候,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有了一个伙伴呢?”Emily小心地观察着男孩的反应。


“她总会给我讲一些她觉得有趣的故事。”少年轻轻皱起眉头,像是真的在努力回忆那段时光,“我们成为了朋友。”


“所以你就把你的项链给了她吗?因为她成为了你的朋友?”


“项链?”


“当Kathy在三个月后被发现时,她的脖子上戴着原本属于你的项链。”Emily想到她在从Steve警官那里拿来的档案里Kathy尸体的照片:小女孩就像是一个被折断的娃娃一般被丢弃在水沟里。她用手指用力地按了按胸口,努力压抑那忽然涌上喉咙的反胃感。


因为Kathy的死亡,当时警方推断在这个可怜的女孩之前被绑架的Sam已经死亡了。她沉浸在自己的记忆里,没有注意到她对面的男孩悄悄地皱起了眉头,却在她回过神来看向他的时候恢复了原来的神情。


“今天就到这里吧。”


*


“Dean,”Emily医生叫住了前来接Sam的男人,“我们能谈一下吗?”


Emily捏着那份档案,指尖因为太过用力而发白。她看向男人写满困惑和担忧的绿色眼睛里,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她呛了一下,却还是开了口,“Dean,我觉得Sam似乎......”她斟酌着字句,有些迟疑地再次开口,“不是他表现出来的那个样子。”


“你什么意思?”年轻的男人显然有些恼怒,他皱着眉头紧盯着Emily,似乎她在说着什么诋毁他的话。


“我怀疑...... Sam和Justin——他的绑架者,不单单是受害者和加害者的关系。”


“你在暗示什么?!”男人的声音陡然提高。


“我看了Steve警官给我的关于Justin的档案,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荒谬,但是我觉得Sam可能主动参与了对其他儿童的绑架和......”她艰难地吞咽了一下,“杀害。”


“你疯了!”男人被彻底激怒,他的手臂在空中挥舞了一下,“Sam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孩子!”他后退一步,深呼吸一口气,“Emily,你是我的朋友,但是我不会允许你这么诋毁我的弟弟。”


男人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去。Emily医生僵直着身子站在那里,似乎没有想到自己刚刚在控告一个被诱拐的少年变身成主动的施暴者,一个残忍的杀人犯。


*


他能看到那个男人的忧虑和被小心翼翼掩藏起来的几丝怀疑和恐惧。他知道那个Emily医生一定是将她的怀疑告诉了这个男人。


那个医生比他预想得要敏锐,他暗暗地想。


他露出一个微笑,他的哥哥最喜欢的微笑,让人感到欢喜的甜蜜而无辜的微笑,深深的酒窝荡漾着,仿佛他正在注视着他最信赖最爱慕的人。


他看到了那个男人眼里的挣扎,太明显了,那双漂亮的翠绿得有些不可思议的眼眸里,怀疑和否定像掷向湖面的石子——噗通一声搅乱了平静。


他竟有些希望那个人问出来:问他最宝贝的弟弟是不是那个医生所想的冷血的杀人犯。他知道Dean早已察觉到他的一些异样,只是Dean太过害怕承认罢了。


他知道他的哥哥在逃避,而他也愿意给他一条逃避的路。


于是他最终只是温柔地向那个人开口,“我做了你喜欢的核桃派。”


“我最讨厌的就是核桃派。”Dean的声音有些沙哑,像是被车轮碾过。


他后退一步,像是受到打击般瞪大眼睛,然后垂下头,近乎有些哽咽般开口,“我记错了,这是那个人总是逼着我做的派。”


话音刚落,他的哥哥便立刻露出愧疚自责和心痛的表情,“It's okay,Sammy.”男人幻想着他的Sammy受到来着那个人的无穷无尽的巨大的伤害,幻想那个人让Sam强行参与到一种难以想象却无比恶心的生活,愤怒再次席卷了他,他为自己的猜测和怀疑而自责。


他看到男人脸上明显的不安和自责,他毫不犹豫地走向前去,把头埋在Dean的肩膀上,感受着这个男人的手温柔有力地抚摸着自己的头发,满载让人难以承受的怜惜和保护的渴望。


他总是知道怎样让他的哥哥回心转意。


他望着那个核桃派,恍惚想到Justin——那个拐走他的人,曾满脸欣喜地接过他递过去的核桃派,却因为过敏而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像是一条在砧板上垂死挣扎的鲶鱼。实在是可笑又狼狈。


*


“Emily Bruce——负责“夜行人”一案获救儿童的心理康复治疗的医生,被指控性骚扰其中一名儿童——Kevin Raymond,Kevin称Emily医生利用治疗为借口对其实现性骚扰,Kevin的家长已经正式起诉Emily医生......”


他满意地看着新闻,说实话,他还挺喜欢Emily医生,能发现他的伪装的人都让他觉得有意思。他知道她研究了Justin的档案,第二个被诱拐杀害的小女孩Kathy脖子上的项链只有警方内部档案才可能有记录,当时媒体对此并不知情。


当她提到Kathy脖子上的项链时他便知道她已经在怀疑他了,所以他联系到了Kevin,这个和他一同被拐但是对他言听计从忠心耿耿的家伙。


他知道Kevin无论如何都不会供出他,他并不担心Kevin可能会陷入对方辩护律师的圈套而暴露这是个谎言。他知道陪审团的成员只会看到一个受伤的可怜兮兮的男孩,因为痛苦的经历而有些语言错乱。Kevin的经历就像是一个盔甲,保护他免受任何可能的怀疑。


他又想到了Justin这个可怜虫,他知道Justin当初虽然把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但是只要他一声令下,Justin能立刻把刀插进自己的脖子里。


起初的时候的确很困难,他孤独无助,无论怎样声嘶力竭都无人来救。但是操纵一个智商为八十的人并不算难,他很快就得到了那个人的房间,并且轻松地让这个人为他带来更多的“伙伴”。


他每次看到Dean望向他的深情的眼神,都不禁想到:那是给原来的那个小Sammy的眼神,那个被家人宠爱着,不谙世事,只会露出愚蠢微笑,像个迷失的小狗一样无害的孩子。


十分可笑的是,他竟然感到一丝嫉妒,而这对他来说几乎是全新的感觉。


像是骨头中忽然被凿进一粒种子,在尚未发觉时便生根发芽,枝条与血肉纠缠在一起。


*


电影结束时Dean嘲笑了那个怯弱胆小的男主,说他的做法简直是经典的错误示范。


“如果是你会怎么做呢?”Sam的语气有些懒洋洋的,但是他榛绿色的眼眸里透露着兴趣。


“我会带上我们最喜欢的酒,然后在黑夜里从窗户爬进她的房间。”


“然后你会怎么做呢?”不知是不是Dean的错觉,但是他忽然发现Sam的语气里有种漫不经心的魅惑。


他的弟弟将手指放在唇边,似乎下一秒就会将修长的手指伸进柔软的口腔。


Dean有些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却无法移开目光。


“我会给她一个热–吻,脱掉她的所有衣服,然后将酒洒在她的身上,用舌头舔舐与品尝。”


这是错的。Dean不断地告诉自己,和Sam用那样的腔调交谈,仿佛那不是他的宝贝弟弟,而是一个可以随时按在墙上来一发的一·夜–情对象。


他和Sam坐在沙发的两边,Sam修长的腿一直伸到他的腿边,他们光–裸的肌肤暧昧地接触着。Dean口干舌燥,觉得有一把火在腹部燃烧起来。


Sam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那双漂亮的眼睛仿佛在说:我知道你渴望着什么,而我会满足你的一切需求。


长发的男孩用脚蹭了一下Dean的小腿。


“这将是一个错误。”Dean低声说到,他的声音很低沉,喘息声压抑而急促。


男孩无声地笑了,他的脚向Dean的大腿根部伸去。在快要到达那个欲望之地之前,Dean的手忽然握住了男孩的脚踝,“Sammy”他的声音里有警告,却又暗含着其他的什么。


“这将是一个错误。”Dean松开了男孩的脚踝,可他粗糙的手掌摩挲着那片肌肤,缓慢却有力。


Sam的脸上还带着微笑,他起身半跪在沙发上,“我听说”他附在男人的耳边,温热的气息让男人脖子上的汗毛微微竖立起来,男孩闭上眼睛,仿佛在述说一个梦,“错误是男人最好的朋友。”


*


他需要被撕裂,需要被碾碎,需要喘不过气来。


只有在这些痛苦和欢愉的混合之地,他才感到一种深刻的活着的感觉。


*


他看着黑发少年渐渐熄灭的眼睛,在那里看到了自己的小小倒影。


手机铃声响起,手机另一边传来熟悉的声音,Sam最后看了一眼躺着那里仿佛睡着的黑发少年,露出一个微笑,对着手机温柔地开口,“好的,我会帮你买苹果派的,我不会忘记的,别担心,Dean.”


一切都好。


END


阿克斯夫人

兄弟眼神交流(交缠)合辑49

S0115,这集。。。不好整啊,三米被抓走了,咋截图。。。倒是截到了他和喵星人的激情对视。。。

兄弟眼神交流(交缠)合辑49

S0115,这集。。。不好整啊,三米被抓走了,咋截图。。。倒是截到了他和喵星人的激情对视。。。

浩浩王子的牛肉。。。
!!!剧透预警!!! SPN...

!!!剧透预警!!!
          
SPN  S5结局(极其主观的)吐槽 。。。

(首先我要说,S5E21和S5E22其实很好,特别是大结局,全程高能,所以我就只截了一张图,以下只是我个人感情上的“宣泄”)【占Tag非常抱歉但我真的憋不住。。。】

3

2

1

       为什么一个沙雕剧组要把剧写的那么虐?!!!一边搞末日一边描述Sam和Dean的美好时光,连童年都翻出来了???一边跳笼子一边闪现Sam和Dean...

!!!剧透预警!!!
          
SPN  S5结局(极其主观的)吐槽 。。。

(首先我要说,S5E21和S5E22其实很好,特别是大结局,全程高能,所以我就只截了一张图,以下只是我个人感情上的“宣泄”)【占Tag非常抱歉但我真的憋不住。。。】

3

2

1

       为什么一个沙雕剧组要把剧写的那么虐?!!!一边搞末日一边描述Sam和Dean的美好时光,连童年都翻出来了???一边跳笼子一边闪现Sam和Dean的笑容,最后还定格在了拥抱???搞什么?“回光返照”吗???还顺便帮我把前几季的都回顾了。。。我怀疑把这几段剪起来都可以直接做视频了,然而现实又是。。。怕不是想把人虐死哦(╯‵□′)╯︵┴─┴
       还有,让Dean过上“平凡”的生活其实也挺好的,结果?最后一秒“Sam”你怎么又出来了?Σ(っ °Д °;)っ
        然后,当我看到Cass又是被一个响指(诶?我为什么要用“又”)“炸”了的时候,我真的(哔——)虽然预料到他肯定会复活,但!是!我的小天使就这么炸了?如此简单粗暴不美观地炸了!
        最后,“除了我谁也不能动Ta”这种霸总台词居然是从SPN出来的?_(:з」∠)_

Only you
温家双傻神父【 看花絮乐得我嘎...

温家双傻神父【


看花絮乐得我嘎嘎笑,J2太好玩勒

温家双傻神父【



看花絮乐得我嘎嘎笑,J2太好玩勒

双飞贾米bot

双头龙

标题:双头龙
配对:Sam Winchester/Sam Winchester
摘要:“我们说好的,一人一半。”


标题:双头龙
配对:Sam Winchester/Sam Winchester
摘要:“我们说好的,一人一半。”



双飞贾米bot

慰藉

标题:慰藉
配对:Jack Kline/Sam Winchester
摘要:即使将Jack骗进了棺材,但与预想中的不一样,他们没有迎来疯狂的报复。
拿非利男孩只是受伤地看了三人一眼,消失在原地。
花了一些功夫,Sam找到了Jack的行踪,在报告未消气的Dean之前,他决定自己前去面对Jack。

S14E19伤害我太深了,原本策划写一篇黑化pwp来报社,但连续做了几次尝试后认命地发现我下不了手。于是成了这篇连恋爱感都很薄弱的单纯慰藉文,慰藉对象是我自己。
我真的很爱Jack和Sam,希望他们能够幸福。


标题:慰藉
配对:Jack Kline/Sam Winchester
摘要:即使将Jack骗进了棺材,但与预想中的不一样,他们没有迎来疯狂的报复。
拿非利男孩只是受伤地看了三人一眼,消失在原地。
花了一些功夫,Sam找到了Jack的行踪,在报告未消气的Dean之前,他决定自己前去面对Jack。

S14E19伤害我太深了,原本策划写一篇黑化pwp来报社,但连续做了几次尝试后认命地发现我下不了手。于是成了这篇连恋爱感都很薄弱的单纯慰藉文,慰藉对象是我自己。
我真的很爱Jack和Sam,希望他们能够幸福。



双飞贾米bot

前略,Jack穿越了

标题:前略,Jack穿越了
配对:Jack Kline/Sam Winchester
摘要:在陌生的时空,Jack幸运的遇见熟悉面孔。

古早小甜饼,修改了称呼。
糖力衰竭的我竟然有点嫉妒过去的自己。


标题:前略,Jack穿越了
配对:Jack Kline/Sam Winchester
摘要:在陌生的时空,Jack幸运的遇见熟悉面孔。

古早小甜饼,修改了称呼。
糖力衰竭的我竟然有点嫉妒过去的自己。



双飞贾米bot

Killer Lady

标题:Killer Lady
配对:Jack Kline/Sam Winchester
摘要:Jack在一片黑暗中醒来。

因为个人取向问题,Dom受涉及到我知识盲区了,写得非常生涩。再加上崽弟的纯爱buff,⭕文真的好难……
另,标题取自八王子p的GUMI曲《Killer Lady》,取名困难户写到一半时耳机忽然随机到这首歌了,大概是上天的安排。


标题:Killer Lady
配对:Jack Kline/Sam Winchester
摘要:Jack在一片黑暗中醒来。

因为个人取向问题,Dom受涉及到我知识盲区了,写得非常生涩。再加上崽弟的纯爱buff,⭕文真的好难……
另,标题取自八王子p的GUMI曲《Killer Lady》,取名困难户写到一半时耳机忽然随机到这首歌了,大概是上天的安排。



双飞贾米bot

母乳

标题:母乳
配对:Jack Kline/Sam Winchester
摘要:Sam Winchester的母乳喂养推广小课堂。

我有罪。
以防万一加上Underage tag并将分级设定为E级,无实际性行为,是否未成年见仁见智。


标题:母乳
配对:Jack Kline/Sam Winchester
摘要:Sam Winchester的母乳喂养推广小课堂。

我有罪。
以防万一加上Underage tag并将分级设定为E级,无实际性行为,是否未成年见仁见智。



双飞贾米bot

短篇合集(其他)

不足千字的小短篇们。
后续若有短篇更新将不会新开文章,而是直接在本文编辑,如有不便十分抱歉。
列为“其他”并没有歧视下列cp的意思,仅因产出不多、组合在一起方便管理,如其中某对cp的洁癖党感觉有被冒犯到……呃。
凹党朋友可以直接点Entire Work食用。

S14E09叔侄联手if(CP:Jack/Michael/Sam)

对镜红妆(CP:Samcest)

你有一个奶牛牧场(CP:Sam/Reader)

S14E01战败if(CP:Sam/OMC)


不足千字的小短篇们。
后续若有短篇更新将不会新开文章,而是直接在本文编辑,如有不便十分抱歉。
列为“其他”并没有歧视下列cp的意思,仅因产出不多、组合在一起方便管理,如其中某对cp的洁癖党感觉有被冒犯到……呃。
凹党朋友可以直接点Entire Work食用。


S14E09叔侄联手if(CP:Jack/Michael/Sam)

对镜红妆(CP:Samcest)

你有一个奶牛牧场(CP:Sam/Reader)

S14E01战败if(CP:Sam/OMC)



双飞贾米bot

短篇合集(崽弟)

不足千字的小短篇们。
后续若有短篇更新将不会新开文章,而是直接在本文编辑,如有不便十分抱歉。
考虑到lof按tag分类的使用模式,洁癖党应该比较多,遂将崽弟单独列出来。凹党朋友可以直接点Entire Work食用。

"Some people say I look good."

Jack失败了

Jack in the Box


不足千字的小短篇们。
后续若有短篇更新将不会新开文章,而是直接在本文编辑,如有不便十分抱歉。
考虑到lof按tag分类的使用模式,洁癖党应该比较多,遂将崽弟单独列出来。凹党朋友可以直接点Entire Work食用。


"Some people say I look good."

Jack失败了

Jack in the Box



双飞贾米bot

短篇合集(DS)

不足千字的小短篇们。
后续若有短篇更新将不会新开文章,而是直接在本文编辑,如有不便十分抱歉。
考虑到lof按tag分类的使用模式,洁癖党应该比较多,遂将DS单独列出来。凹党朋友可以直接点Entire Work食用。

Sammy有条鹿尾巴

S10E23亲手弑弟if

恶魔Dean变回人类之后

Dean和Sam做⭕总是很温柔

恶魔陷阱

金斧银斧


不足千字的小短篇们。
后续若有短篇更新将不会新开文章,而是直接在本文编辑,如有不便十分抱歉。
考虑到lof按tag分类的使用模式,洁癖党应该比较多,遂将DS单独列出来。凹党朋友可以直接点Entire Work食用。


Sammy有条鹿尾巴

S10E23亲手弑弟if

恶魔Dean变回人类之后

Dean和Sam做⭕总是很温柔

恶魔陷阱

金斧银斧



阿克斯夫人

这次是真的糖!巨甜!!!兄弟眼神交流估计要停更一段日子了。。。要开学了,今年估计也跑不掉班主任了。。。连看美人和三米的时间都么得了。。。

这次是真的糖!巨甜!!!兄弟眼神交流估计要停更一段日子了。。。要开学了,今年估计也跑不掉班主任了。。。连看美人和三米的时间都么得了。。。

双飞贾米bot

灵魂逐寸向着洪水跌堕

标题:灵魂逐寸向着洪水跌堕
配对:Dean Winchester/Sam Winchester
摘要:这是错误的。
Dean一开始便知道这一点。
但他只是想要自己的小弟弟恢复成他应该的样子。

起初只是一个小念头,只是对watersports的开发尝试,没想到写了这么多。诸多细节已经脱离我的掌控,即使最后还是绕回我一直计划的故事线,但因为更新时间断断续续,衔接生硬,难免会显得突兀。短时间内我本人是无力纠错了,若有bug或许会在之后修复。
标题取自彭羚与黄耀明演唱曲目《漩涡》中一段歌词,词作黄伟文。

因直接使用AO3链接会导致文章被屏蔽,故放上微博链接,麻烦朋友们二段跳了。


标题:灵魂逐寸向着洪水跌堕
配对:Dean Winchester/Sam Winchester
摘要:这是错误的。
Dean一开始便知道这一点。
但他只是想要自己的小弟弟恢复成他应该的样子。

起初只是一个小念头,只是对watersports的开发尝试,没想到写了这么多。诸多细节已经脱离我的掌控,即使最后还是绕回我一直计划的故事线,但因为更新时间断断续续,衔接生硬,难免会显得突兀。短时间内我本人是无力纠错了,若有bug或许会在之后修复。
标题取自彭羚与黄耀明演唱曲目《漩涡》中一段歌词,词作黄伟文。

因直接使用AO3链接会导致文章被屏蔽,故放上微博链接,麻烦朋友们二段跳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