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cp-049

26.4万浏览    2319参与
玖枫Maple
lofter什么神仙滤镜依然是...

lofter什么神仙滤镜
依然是校园老师设定
因为流感肆虐所以我们伟大的医务室的老师生病了,于是音乐老师带着医生回到了乡下(我在说什么
算了,自行体会

lofter什么神仙滤镜
依然是校园老师设定
因为流感肆虐所以我们伟大的医务室的老师生病了,于是音乐老师带着医生回到了乡下(我在说什么
算了,自行体会

光影之梦

【长夜明灯(1)】:初遇之夜

*本系列是《逆境双星》的一个分支,欲知详情请浏览《逆境双星》的正文部分

*本篇同人文衔接《逆境双星(2)》的结尾
*作者的自嘲:难以置信,我居然把自己的第一颗糖交给了基金会......

*前方小高能......


【古典灯笼里透射出的亮光,既照亮了这个夜晚,又初步照亮了她的内心。】


三年前,法国西南部蒙托邦城的某个午夜,某座空房的地下室。

“真是一位勇敢的小姐。”门后黑衣医生温和优雅的语调、手术台上的尸体口中发出的阵阵嘶吼声,都清清楚楚地传入了刚刚回过神来的闯入者耳中,让她全身一震。“那么,我们可以好好聊聊吗?”

“……当然可以。”半分钟后,少女低低的回应声从门的另...

*本系列是《逆境双星》的一个分支,欲知详情请浏览《逆境双星》的正文部分

*本篇同人文衔接《逆境双星(2)》的结尾
*作者的自嘲:难以置信,我居然把自己的第一颗糖交给了基金会......

*前方小高能......


【古典灯笼里透射出的亮光,既照亮了这个夜晚,又初步照亮了她的内心。】

 

三年前,法国西南部蒙托邦城的某个午夜,某座空房的地下室。

“真是一位勇敢的小姐。”门后黑衣医生温和优雅的语调、手术台上的尸体口中发出的阵阵嘶吼声,都清清楚楚地传入了刚刚回过神来的闯入者耳中,让她全身一震。“那么,我们可以好好聊聊吗?”

“……当然可以。”半分钟后,少女低低的回应声从门的另一端响起。她心虚地低下头,原先眼中强烈的好奇已被不安和紧张取代,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不对,她已经做了错事;黑色的面纱从她头顶垂下,遮住她此时此刻的表情,好让她感到一丝徒劳的安全感。

一个是做贼心虚的偷窥者,一个是毫不介意的医生……这是怎么回事?之前发生了什么?好吧,让我们把时间倒退回半小时前:

半小时前,不堪失眠症折磨的少女,为了让自己尽快入睡,她就独自走出家门,只身溜进了隔壁的一座空宅。当时,少女抱着一颗“走累了就立刻回去睡觉”的初心,在空宅的地上部分散步……直到五分钟后,她无意间发现了一条通往地下的密道。

由于光线昏暗,少女完全望不到它的尽头,更不知道它通往何处;几阵阴冷的晚风呼啸着冲入密道,更是为密道散发出的神秘气息添砖加瓦。


没车没房有头发/Free Money!!!

106是SL里唯一一个穿墙不会被认为是开挂的家伙。

————《恐乙己》

106是SL里唯一一个穿墙不会被认为是开挂的家伙。

————《恐乙己》

⚠

[总结/scp基金会/3549]
2018.11和2019.11的对比
???????

[总结/scp基金会/3549]
2018.11和2019.11的对比
???????

潘子今天被爆炒了吗:D/住校缓更

p2是去年十月份der!旧图重绘

这是入lof以来第三次画的3549 记忆犹新

这一张的颜色用的都是旧图里的,要不是这一张图我还真的没发觉以前颜色用的那么素和淡啊

最后靴靴各位一路以来的支持~!(鞠躬)

p2是去年十月份der!旧图重绘

这是入lof以来第三次画的3549 记忆犹新

这一张的颜色用的都是旧图里的,要不是这一张图我还真的没发觉以前颜色用的那么素和淡啊

最后靴靴各位一路以来的支持~!(鞠躬)

scp猫耳娘

偶来更一下寒假的组图预告!,这里大概是049的私设幼体,反正你们寒假有粮了\(//∇//)\

偶来更一下寒假的组图预告!,这里大概是049的私设幼体,反正你们寒假有粮了\(//∇//)\

Minort

我发现我真的不适合糊画,码冰刀去了

【手书鸽了,以及现在还没打算往b站投鸽

冠世怎么还没申舌啊靠

我发现我真的不适合糊画,码冰刀去了

【手书鸽了,以及现在还没打算往b站投鸽

冠世怎么还没申舌啊靠

希森XS

SCP学园第十七章 096的保姆之路

        “这都是什么事啊!”

        301宿舍的寝室内,096看着面前的小173抱头哭喊——就在刚刚,他和宿舍里的另外三个scp赴往了一场试卷偷窃之旅,哪料命运像是中了最炫民族风,在丢完试卷后173就莫名失踪了,他们只好再入险地寻找走失的伙伴。找了起码有十几分钟,049终于在一个房间里发现了被缩小的173。

        “节哀顺变吧,096。”049想要安慰悲痛的096...

        “这都是什么事啊!”

        301宿舍的寝室内,096看着面前的小173抱头哭喊——就在刚刚,他和宿舍里的另外三个scp赴往了一场试卷偷窃之旅,哪料命运像是中了最炫民族风,在丢完试卷后173就莫名失踪了,他们只好再入险地寻找走失的伙伴。找了起码有十几分钟,049终于在一个房间里发现了被缩小的173。

        “节哀顺变吧,096。”049想要安慰悲痛的096,说完又发觉自己的话有些不太对劲,咳嗽几声稍稍转移话题试图掩饰他的难堪,“不过你要想,也许173只是身体变小了,心理年龄还是那么大……”

        “可是他到现在一句话也没说啊!”096泪眼汪汪地打断049,“他是不是变回不会说话乱拉乱撒的时期了?”

        他原来也是乱拉乱撒的啊……049无语地在心里说道。

        “宁九拗!173要脖几!”这时,一直呆呆地坐在096桌子上的小173用稚嫩的嗓音叫了起来。

        “096你听,他说话了!”049惊喜地招呼096。

        “他……他在说什么啊?”096停止哭嚎,表示自己根本没有听懂小173刚才的火星语。

        “宁九拗!”小173又叫了一声,睁着兴奋的大眼睛盯着096。

        “096,他好像在叫你!”049努力将小173的话结合谐音分析了一番,恍然大悟地看向096。

        “什么?”096的视线飘离了小173,进入呆傻的石化状态,而就在这时,他顿然感到腹部如同被一块大石头击中,他下意识伸臂抱住那块石头以免带来更多伤害,却发现那不是别的东西,而是一能够自由行动就扑向他的小173。

        “宁九拗,抱抱!”小173趴在096身上,将一身卖萌天赋发挥得淋漓尽致。

        “好好好,抱抱。”096不敢怠慢,马上就把小173横抱在怀里轻轻摇晃起来,由此看来,096的母性潜能被激发了。

        “096,你很擅长哄小孩哦。”049见状发表评论,“我只会治疗瘟疫,对育婴这一方面是一窍不通,所以在173变回原样之前,就由你全程照看他吧。”

        “啊?”096的呆傻程度更上一层楼,倒是049-j围绕着096转起了大圈:“是啊是啊,你要小心,这世界上的瘟疫还在蔓延,别让你的宝宝感染到……但,就算真感染到了也别慌,来找我,我可是名医——生——”

        049-j前所未有的正经与认真让049和096的心情十分欣慰,然而小173却指着049-j大喊道:“讨厌!走开!”

        “呀,你这小东西!”049-j果然现出了原形,他炸着毛在空中又劈横叉又劈竖叉,“我看透了,你就是邪恶的瘟疫之源在暗黑秘境动用最强法力孵育出的瘟疫魔童!不行,不能让你继续危害人间……096,把他交给我,我要灭了他!”

        “你干什么!”面对049-j对小173的发狠攻击,万年温顺的096竟然发火了,他紧紧把小173护在胸前,用后背承接049-j的进攻。

        “让开,不然连你一块儿灭了!”049-j手拿钉子鞋大呼大喝,已然不清自己姓甚名谁,他跳了一会,忽然贴近一脸敌意的小173低声忽悠,“孩子,有些事你不知道,我魔法巫医早就明白了……你一出生,你的爸爸就消失了,留下你的妈妈独自抚养你……你还不清楚你的身份与处境吗?”

        049-j的话深深激怒了小173,小173的表情愈发凶狠,他死死地瞪着049-j,已然对他的言论极度愤怒。那么,从前的173在极度愤怒时会做什么呢?当然是狠狠拧断胆敢惹怒他的人的脖子了!只见小173在096双手间大吼一下,趁着大家眨眼时猛地挣脱怀抱扑到049-j肩头,然后——两只小手掐住了他的后颈皮。

        “哇哇哇!痛!痛痛痛痛痛!松手,你这瘟疫魔童,松手!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可是名医——生——”049-j蹦蹦跳跳地哀号惨叫,摇头晃脑企图把后颈上的小173甩下去,可是小173又是何等的倔强,就算此时他的躯体像一个乖巧的小宝宝,他的内心依旧熊熊燃烧着桀骜不驯的火焰,以至于049-j怎么也摆脱不了他。

        “好了173,下来吧。”见049-j已经遭到了惩罚,好脾气的096也不为难他了,绕到他后面把掐得正起劲的小173抱了下来,神奇的是,小173一碰到096就立刻安分的松手了,躺在096怀中不一会就睡着了。

        亲自等待着闹腾的小173入睡,身心交疲的049和096登时有了一种“世界太平了”的奇怪感觉。096放松地长舒了一口气,但是这一口气还没舒完就又被他吸回去了:“不行啊,173现在这个样子,明天怎么去上课啊!”

        “对哦……”049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看来……我们不得不把他锁在宿舍里了……”

        “希望可以……”096答应完就沉默了——他深知173在没人看管时的跑酷能力,要是他在巨大的学园里满地乱跑,后果不堪设想!

        就这样,偷试卷和小173的事情差不多闹了301宿舍一整个通宵,待到049和096打理完事务决定休息时,SCP学园的起床铃声就响了。

        “173,我们中午就回来看你,你乖乖在宿舍里玩。”096悉心安抚被铃声惊醒转而开始哭闹的小173,他们本想悄悄地离开,可谁都忽略了学园还有起床铃这回事。

        “不要……173要宁九拗!”小173哭得昏天黑地。

        096咬了咬嘴唇,一狠心关上了门,反锁房间后,他一言不发地和049,049-j走向了教学楼。

        Euclid(1)班的教室一片欢快,096的心却惆怅,同样惆怅的是XC老师,他一进门就叹了口气。

        “老师,怎么了?”飘在第一排的266问。

        “我听人说,有一个两岁多的小孩因为家人要外出被单独反锁在家里,结果阳台门没锁好,他就从阳台掉下去了……”XC情绪低落地说。

        听闻此言,在坐的096和049分别一惊,几乎在同一瞬间想到了宿舍中的小173。下课后,096冲到049桌旁,战抖着问他:“阳……阳台门锁……锁好了吗?”

        “忘了……嗯……反正他也够不到门把。”049心存一丝侥幸。

        “他会跳啊!”096简直要哭了。

        049微怔,下定决策:“中午午休我们就回去看看!”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上午的最后一节课终于结束了,由于忧虑而一上午都没有上好课的096和049用最快的速度直奔宿舍楼,096一脚踹开宿舍门,摆在他们眼前的却是和最糟糕的预想如出一辙的现实——阳台门大开,整个寝室寂寂寥寥,小173不见了。

        “173……”096跪倒在地——都是因为他的疏忽,没有检查一下阳台门。恍若小173出了什么事,096一辈子也不会饶恕自己。

        “没时间伤心了,快点去找他吧。”049还算理智,来到阳台栏杆处往下扫视,“他不在下面,至少证明他没摔坏,跑开去了……喂!你……”

        他说到一半,身旁的096就一个纵身跳了下去,落地后迅速跑走,两三下就没影了。

        “这保姆真称职。”049头痛地一拍额头。

        096在偌大的学园里四处寻觅,他身边浮动的焦躁气息让他与四周愉快悠闲的学生们格格不入,他先去了找到小173可能性最大的食堂,结局却令他大失所望——那里并没有半米高的灰白色混凝土小雕像,倒是有一大群吵吵嚷嚷乱作一团的学生。

        可能性第二大的便是种有少量花生的花田。096在厚厚的花海里冲了好几来回的浪,就差挖穿田野了,却仍然没能挖到一颗脸上喷着油漆的水泥花生,他苦恼地踢了踢掘地三尺挖出来的一堆钻石,垂头丧气地走开了。

        “他还会在哪里啊……”096在走向宿舍的学生们中逆行,显得特别突出,头上的纸袋让学生们对096的愁眉苦脸全然不知,有几个同班同学甚至还向096问了声好。

        这时,096脑内灵光一闪,看向离他不远的学园实验楼——从173作为新同学到当今,他和他们去过的特殊地方撇去食堂,花田就只有学园实验楼了,没准小173就在楼中撒欢呢!

        这般想着,096就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向了那座色调暗沉的大楼。

        双脚踏上冰冷的地面,096忍不住感叹自己是多少次来到这片从不对学生开放的区域,无数经历使他已经习惯了违纪,由此他不再对闯楼产生恐惧之情,反倒像进教室一样走入大楼深处。

        “他目标那么小,不会引起别人注意吧……”096思考着,加快步伐溜过一楼楼道拐角,之后,他眼角的余光不经意地擦过右后方的角落处,一个小小的淡灰色身影立即让他的行动一顿——

        “173!”他低低地惊呼着,飞快地侧滑过去抱起那个身影。

        “宁九拗!宁九拗!”看清了来者何人,小173眉开眼笑。

        “我们快走吧。”096牢牢束缚住特会寻机逃跑的小173,带着他朝学园实验楼外飞奔。

        “不要,173不出去!”小173撇着嘴,体现他的不情愿。

        “听话,出去后我给你喝花生奶……”096哄他。

        “哟,是096同学,你怎么在这?”伴随着哒哒的脚步声,一道疑问的声音让096仿若遭受了一场天雷劈机——完了!被教工人员抓住了,还是抓了个现行!

        “对……对不起……”096颤栗着转过身子,做好挨骂挨处分的心理准备。

        不料,问他的声音并没有大发雷霆的意味:“啊,没关系了,这点不算事。”

        得到了赦免,096大着胆子抬起头,想弄清他是谁。

        正前方的教工人员身披素静的白大褂,颈项处挂着一个红银双色的护身符,碧绿的瞳眸前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超凡的样貌表明——他是SCP学园的一位博士。

        “看来实验楼对学生还是蛮有吸引力的嘛……咦,这个小家伙是什么情况?”博士往四周看了看,终于注意到了096怀里的小173,惊讶地问。

        “这……这是意外……”096无法组织出恰当的语言。

        “意外?”博士眉毛挑了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电子平板查询起来,“我们学园……有叫‘意外’的学生?”

        “不是,不是那个!”096慌忙地解释,哆哆嗦嗦结巴了老半天才理顺混乱的语句,“……他是173,不小心变小了,博士,您知道怎样才能把他变回来吗?”

        “哦,原来是173同学啊,我就说怎么看着如此眼熟……”博士轻笑了几声,回归正轨,“你是说他变小了吗……那这还真是奇怪,他是被什么弄小的呢……水泥粉碎机?不,不可能,SCP学园不会这么暴力,或者说……是哪一个酷爱雕刻艺术的学生?”

        面前的博士似乎也被难住了,096失落地低头盯着地板,却听博士一个大吼:“我想到了!实验楼三楼有一个专门堆放机器的房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里好像有一台因为被公认没用而被丢弃的能改变物体大小的机器……等我,我去去就来。”说完,他一把夺过小173就转身跑走。

        “宁九拗!173要宁九拗!”小173见自己被除了096之外的人抱走,急得叫了起来。

        “别急,待会儿再见096同学。”博士把小173夹在右臂下方,扭头冲096笑了笑就跑上了三楼。

        “难以置信……”按道理说,096原本应该跟着博士守护小173的,可由于那博士看上去也不像是会对小173做什么坏事的人,他也就乖乖地站在了原地,思考起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个博士单手抱着一大块混凝土还可以健步如飞。

        不及他思考出个子鼠丑寅来,那个博士就带着恢复原样的173冲回了他身边:“喏,变回来了。”

        “096,173来啦!”173兴高采烈地喊道。

        “173!”096欣喜至极,伸开手臂拥抱住了重新变回两米高的173。

        “啊,你们两个关系可真好。”博士眼中闪过一抹微妙的光芒,又几乎低不可闻地说了一句,“不愧是650一眼相中的CP……”

        “什么?”096和173没有听清,同时一愣。

        “不,不,我只是感叹了一下你们友谊深厚!”博士抓了抓头顶,回身准备离开,“既然173同学恢复了,那么我也就先告辞了。”

        “再见。”096礼貌地告别。

        “096,173的花生奶呢?”出了学园实验楼大门,173忽地扭头对上096,充满期待地问。

        “什么花生奶?”096一脸茫然,显然忘记了自己说过的话——看来,哄孩子的话真的不能信。

        “呜呜呜……096说话不算话!”173失望极了,摆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别,别哭!”096生平最害怕的事除了被看到脸就是把173惹哭,虽说他依然没能想起花生奶一说,但他也实在不忍心看到173哭泣。趁着暴风雨还未降临,096连忙掐灭自己亲手点燃的导火线,“我的意思是,要是你能说出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我就给你花生奶!”

        “其实也没怎么样……”173解释起事情的来龙去脉,“那天晚上临走时,173还想再玩一会儿,于是就上了三楼,在一个房间里找到了一个好奇特的咖啡机,咖啡机说只要173给它点钱,无论173要什么它都能做出来,173就往里丢了几个硬币,可那机器居然赖账,呜啦啦叫了几声,173吓坏了,想往旁边跑,可是没想到却跑进了另一个大机器,之后,就是这样了……”

        “硬币?你哪里来的硬币?”096听出重点。

        “就是这种硬币,173还剩一块。”173掏出了一个银光闪闪的圆币给096看。

        “这是硬币?”096拿过那枚硬币掰了掰,硬币碎成了两块,露出了飘香的棕色内部,“这是巧克力吧!”

        “巧克力吗?”173很惊讶,“173还以为096顺回来的纸袋里有钱呢!”

        “哎哟喂……”096拿着硬币巧克力,哭笑不得。

        时至今日,历经了一番劳苦与疯癫,096总算是小有所成,告别了奇葩的保姆之路。话虽如此,此刻096却迎来了一个全新的重任,那就是——教会173分辨真正的硬币与巧克力。


[第十七章   完]




我终于更学园了,希望没有错误……

下一章高能预警。


夏侯—滤镜选手☭

一天肝三张。。
1pscp-049
2scp基金会同人动画confinement的conner
3p王者百里守约

一天肝三张。。
1pscp-049
2scp基金会同人动画confinement的conner
3p王者百里守约

白轶这个月更新了吗?

噶哈哈哈是群宣。啊哈哈哈我又没有更新。顺便占个tag致歉哈哈哈。(喂你一点歉意都没有喂


如图。是咱群的四大特色(被打


咳咳。我们群,众所周知啊众所周知(并没有)是。万能群(不是

这是一个。

可以水聊可以语c可以扯扯日常可以搞搞黄色可以剧剧透(?)啥的

可以发发自己的垃圾画作可以发发自己又咕咕咕了啥的

可以偶尔套套娃复复读啥的(?)

可以大晚上在群里鬼哭狼嚎KK歌啥的


快、快来加入我们!

*注意:本群禁玛丽苏禁杰克苏禁抑郁(除非真的有事)

还有就是本群是有认证密码啥的。

就是防止有些啥都不懂的进来混。

(当然你们真的不会可以百度一下b(不是这样))


噶哈哈哈是群宣。啊哈哈哈我又没有更新。顺便占个tag致歉哈哈哈。(喂你一点歉意都没有喂


如图。是咱群的四大特色(被打


咳咳。我们群,众所周知啊众所周知(并没有)是。万能群(不是

这是一个。

可以水聊可以语c可以扯扯日常可以搞搞黄色可以剧剧透(?)啥的

可以发发自己的垃圾画作可以发发自己又咕咕咕了啥的

可以偶尔套套娃复复读啥的(?)

可以大晚上在群里鬼哭狼嚎KK歌啥的


快、快来加入我们!

*注意:本群禁玛丽苏禁杰克苏禁抑郁(除非真的有事)

还有就是本群是有认证密码啥的。

就是防止有些啥都不懂的进来混。

(当然你们真的不会可以百度一下b(不是这样))


Kyantei

049被收容之前…

        他被远处明亮的火光吸引,这里的许多人都向瘟疫屈服了。他闻到了瘟疫的味道,他朝火光的方向走去。

        罪恶的使徒点燃房子,炽热的火焰缓慢地蚕食着这古老而脆弱的建筑,乳白色的墙壁被火焰熏黑,墙皮大片大片地掉落在地上。那人站在火中,听着被火焰囚禁的人们发出绝望的尖叫,脸上带着疯狂的笑,任凭火舌舔舐着自己的身体。窗外的闪电划过,使他的脸色苍白到诡异。

       ...

        他被远处明亮的火光吸引,这里的许多人都向瘟疫屈服了。他闻到了瘟疫的味道,他朝火光的方向走去。

        罪恶的使徒点燃房子,炽热的火焰缓慢地蚕食着这古老而脆弱的建筑,乳白色的墙壁被火焰熏黑,墙皮大片大片地掉落在地上。那人站在火中,听着被火焰囚禁的人们发出绝望的尖叫,脸上带着疯狂的笑,任凭火舌舔舐着自己的身体。窗外的闪电划过,使他的脸色苍白到诡异。

        一只手从后面抓住他的颈,他还没来得及反抗,便失去了意识。一个带着鸟嘴面具的人松开手,那具失去了所有生命体征的身体倒在地上,他不紧不慢地拍灭自己黑色长袍上的火,用那仿佛从相隔几世纪的古堡中传来的中世纪法语低声说到:“瘟疫,这里的人都得了瘟疫,我要治好他们……”

        他用手上的尖棍将倒在地上的人翻过来,那人的一半身体已经被火烧致碳化,他摇摇头,“这个人已经无法治愈了。”他的语气中隐隐的透着一丝不快和遗憾。楼上传来婴儿的哭声和妇女的呼喊,和着燃烧发出的噼啪声与雨浇灭火时“呲—”的声音,显得有些喧哗。

        火已经被雨熄灭,空气中弥散着烧焦的味道,我坐在楼顶一把破旧的木椅上,拿着一本厚重的牛皮笔记本,并在不断的写着什么。在他周围,是几个双目失明,漫无目的地到处走动的人,他们看起来浑身无力,就像几具被线吊着的木偶,及其不自然。

       “雨水冲淡了这座城里瘟疫的气味,但还是能感受到它,罪恶的瘟疫。”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焦躁。他能感受到有一群人正在向他靠近,但他依然坐在那,盯着自己手上的笔记本不知在想些什么。

        天台的门忽然被踹开,那生锈的铁门狠狠地撞到墙上,发出刺耳的碰撞声,那木偶般的人木讷地朝门口靠去。

        一声枪响,一个人的眉心被子弹打穿,他们像是收到了攻击信号一样,忽然疯狂地向前扑去,把几个刚闯上天台的人撕咬得血肉模糊,后面的人瞬间反应过来,拿出武器对付那些似人非人的怪物。

        他依然坐在木椅上,看着眼前的打斗,并不停在笔记本上记录着这一场景。他不紧不慢的记录着,显得沉着、冷静,好像他已经预料到会发生什么一样。

直到他被一群武装严备的人拿枪对着他,将他包围,他才抬起头,用沙哑的声音说到:“放轻松,先生们,这里没有瘟疫。如你所见,我是个医生,我已经治愈了这里的病人。”

(根据SCP-049档案脑补。)

櫻雪奈晞(快變成停更了我好方)
疑?畫風好像微微變了(是錯覺吧...

疑?畫風好像微微變了(是錯覺吧?)

疑?畫風好像微微變了(是錯覺吧?)

真香怪也是真咕怪

[hamm49]日常

 @葬灵 的梗


基金会内


沙雕向


超短


你问我哈姆那家伙和scp-049的日常?


不就是哈姆问scp-049问题吗?还收容失效的时候他们俩见上一面。


不过他问的问题已经类似于打情骂俏了,而且收容失效的哈姆还不顾特遣队的劝阻跑去scp-049的收容室那边,然后他俩就会开始莫名其妙的谈话,不,是约会。


在基金会里和一个Euclid级别的scp约会?你说好不好笑?


不过貌似scp-049的特殊性质对哈姆没用,不然scp-049是怎么抚摸他的脸的?


监控显示scp-049在他的收容室内和哈姆一起,然后scp-049...

 @葬灵 的梗


基金会内


沙雕向


超短






你问我哈姆那家伙和scp-049的日常?


不就是哈姆问scp-049问题吗?还收容失效的时候他们俩见上一面。


不过他问的问题已经类似于打情骂俏了,而且收容失效的哈姆还不顾特遣队的劝阻跑去scp-049的收容室那边,然后他俩就会开始莫名其妙的谈话,不,是约会。


在基金会里和一个Euclid级别的scp约会?你说好不好笑?


不过貌似scp-049的特殊性质对哈姆没用,不然scp-049是怎么抚摸他的脸的?


监控显示scp-049在他的收容室内和哈姆一起,然后scp-049摘下了他的瘟疫医生面具,然后监控摄像头无法再接收到画面,只能接收到录音,再然后scp-049的收容室内发出一个男人的呻吟声,这呻吟声类似于男人和男人……在做爱?谁知道呢。


然后哈姆离开了他的收容室,回到了基金会的保护,而scp-049也回到了自己的收容室。


于是site-19的博士们又多了一对cp,叫hamm49。

三十天沒眨眼的怨
日常摸魚(喂,你的作業展啊!)

日常摸魚(喂,你的作業展啊!)

日常摸魚(喂,你的作業展啊!)

潘子今天被爆炒了吗:D/住校缓更
“好先生,敲敲门,您不介意给我...

“好先生,敲敲门,您不介意给我们两个一些糖果吧?”

冒着生命危险带手机画的万圣节河图(虽然已经迟到了)

我更新了!!

“好先生,敲敲门,您不介意给我们两个一些糖果吧?”

冒着生命危险带手机画的万圣节河图(虽然已经迟到了)

我更新了!!

櫻雪奈晞(快變成停更了我好方)
嘗試用萌版畫風糊了個3549...

嘗試用萌版畫風糊了個3549

他們真的好可愛~(希望它們能永遠在一起)


嘗試用萌版畫風糊了個3549

他們真的好可愛~(希望它們能永遠在一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