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ephirah

15965浏览    330参与
好困bot

之前在群里说到的(R向)ChesedxGiovanni,没头没尾而且很雷,挂两天撤主tag。

链接在评论。

之前在群里说到的(R向)ChesedxGiovanni,没头没尾而且很雷,挂两天撤主tag。

链接在评论。

蓮
稿 那什么总之救救孩子

稿


那什么总之救救孩子

稿


那什么总之救救孩子

⚠️一級警報⚠️

画Net特别上瘾(要素察觉

画着画着一整页就全是Net了(?

画Net特别上瘾(要素察觉

画着画着一整页就全是Net了(?

Tarantella
“主管,认知滤网出现了一点小故...

“主管,认知滤网出现了一点小故障,请您在接下来的一天内,无论看到什么,都必须保持镇静。哪怕是看见某位Sephirah在脑啡肽里游泳,或者是看见另一位Sephirah在咖啡里泡澡。”

“主管,认知滤网出现了一点小故障,请您在接下来的一天内,无论看到什么,都必须保持镇静。哪怕是看见某位Sephirah在脑啡肽里游泳,或者是看见另一位Sephirah在咖啡里泡澡。”

Tarantella

涂涂老爷子,不会画背景。

涂涂老爷子,不会画背景。

世界游行

[AB]在我入睡前

Warning:

*只要我一写脑叶相关就会莫名其妙中二,为什么呢

*短的不能再短的短打

*沿用的是旧版结局


你会重温自己的死亡,一次又一次。她会抓到你,这是当然的,因为她无所不知,甚至包括身为AI创造者的你。她会轻而易举地在构筑部找到你,像猫抓一只老鼠样容易,然后不用麻醉,硬生生撬开你的头盖骨,用钩爪,是的,钩爪,一爪攫住大脑,在它未被缺氧破坏时置入机器内,然后维生器材开始运转,你的意识拥有了全新的载体。载体冰冷,不像人类皮肤一样的温暖,幸亏机器手感受不到温度。你和你的同僚们团聚了,披着一层认知滤网与他通讯。

在认知滤网照常运转的时候,他看着你,而你只是在看着他的一部分。他很...

Warning:

*只要我一写脑叶相关就会莫名其妙中二,为什么呢

*短的不能再短的短打

*沿用的是旧版结局



你会重温自己的死亡,一次又一次。她会抓到你,这是当然的,因为她无所不知,甚至包括身为AI创造者的你。她会轻而易举地在构筑部找到你,像猫抓一只老鼠样容易,然后不用麻醉,硬生生撬开你的头盖骨,用钩爪,是的,钩爪,一爪攫住大脑,在它未被缺氧破坏时置入机器内,然后维生器材开始运转,你的意识拥有了全新的载体。载体冰冷,不像人类皮肤一样的温暖,幸亏机器手感受不到温度。你和你的同僚们团聚了,披着一层认知滤网与他通讯。

在认知滤网照常运转的时候,他看着你,而你只是在看着他的一部分。他很茫然,因为刚接收了A的记忆而不安,但仍然向前走,执迷不悟,无可救药,像当初坚持着、愤怒着、要以她为原型制造Angela一样的无可救药。于是你第无数次地说,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你是他的哨兵,一直是,从未改变过,你为他探查前路,向他提出警告,你是他头顶高悬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但X,或者说是Ayin,你的老师,你的神明,他从来无视前方的危险。很久以前,你们一伙人用塔罗牌占卜的时候,你抽到世界,而他抽到愚人,并且真的与牌面一样,他吹着号角走向悬崖。

你要阻止他。必须这样做。不用改变的,不用再失去什么的,你们活着,这就很好。每一次改变必然伴随着牺牲,Carmen,还有Elijah,Gabriel,Giovanni,Mitchelle,Lisa,Enoch,Daniel,Kali,你记得他们每个人的名字,声音,笑容,还有扩散的瞳孔,僵硬的肢体,还有血与火。你们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无法承受再次失去的代价。于是核心过载,绿钟破土而出,TT2协议搅动时间的海潮,一切都乱了套。但他还是向前走,眼底有那样熊熊燃烧的决意,仍然像你作为普通研究员、与他第一次见面时那般耀眼,让你相信一切最终会如他与Carmen所愿。你说,您可以向前。向前吧,您向前去,而我会永远跟随在您身边。

他向前,一切重新轮转起来。你被时间的洪流吞没,重温着自己的死亡。一次又一次,挖开头盖骨。一次又一次,钩爪。一次又一次,幸亏神经被扯断了,你没能在死前望见自己大脑的模样。一次又一次,他终于归来,而你见证了光之种的发射、人类的光明。

于是他安心睡去,但你没有。你应该记得的,Angela对时间的感知被扩大了无数倍,她已经在轮回中度过了漫长的时光,漫长到足以产生想要活下去的愿望。你在冲压机呼啸降临的前一刻想,幸亏他没有走得如此远、远到如此一个结局。

那么晚安,老师,请安心睡去,一切苦痛由我来承受。

Ureka_Gestalt
上色好奇怪姿势好奇怪先天也好奇...

上色好奇怪姿势好奇怪先天也好奇怪QAQ我我我果然学不会指绘惹…

上色好奇怪姿势好奇怪先天也好奇怪QAQ我我我果然学不会指绘惹…

世界游行

[AB]达摩克利斯之陨

Warning:

*旧文重发,补个tag

*写于17年,当时并不知道Day46-50的剧情


记录部休息室的装潢色调极单一:地上铺的是灰色的石砖,壁墙上饰的是灰色的尖塔祥云浮雕;铅黑的阿拉伯数字标识油上铁门,是凭此以分隔档案间与员工活动区;塑有六翼的石钟悬浮于穹顶下,石钟奉出表盘,表盘栓系指针,指针偶尔一滞几日,偶尔夺命疾驰,夜半三更却支使正午的报时鸟离巢啼叫,黎明破晓则撼动黄昏的铁钟轰然长鸣,连同填满半间屋子的时钟一道,迫使雇员们不得片刻安生。隶属记录部的员工待在休息室内,只低头瞅手表,计算在回归岗位前、剩来供自己小憩的闲暇时间;偶有新来的后辈不解:休息室内明明有钟表,为...

Warning:

*旧文重发,补个tag

*写于17年,当时并不知道Day46-50的剧情





记录部休息室的装潢色调极单一:地上铺的是灰色的石砖,壁墙上饰的是灰色的尖塔祥云浮雕;铅黑的阿拉伯数字标识油上铁门,是凭此以分隔档案间与员工活动区;塑有六翼的石钟悬浮于穹顶下,石钟奉出表盘,表盘栓系指针,指针偶尔一滞几日,偶尔夺命疾驰,夜半三更却支使正午的报时鸟离巢啼叫,黎明破晓则撼动黄昏的铁钟轰然长鸣,连同填满半间屋子的时钟一道,迫使雇员们不得片刻安生。隶属记录部的员工待在休息室内,只低头瞅手表,计算在回归岗位前、剩来供自己小憩的闲暇时间;偶有新来的后辈不解:休息室内明明有钟表,为何还要自备计时工具呢?他们往往因误时而填了异常的腹,或死里逃生而被前辈痛斥一通,便熟记脑叶公司某不成文的规章:记录部公共休息室的时钟从不会准时。也有人不满,越级上报Angela,要求主管派人维护公共设施,掌管记录部的Sephirah却说: 

“依我看来,这里从没有不守时的钟表。” 

他如此心平气和地反驳了你的提议。你与Hokma置身记录部休息室内,共同分享一张长椅。你扬起颈瞧钟,瞧一长一短期期艾艾向前挪的指针,说:“现在理应是下午四点半。”Sephirah却注视着你,纠正说:“这座设施里的计时工具显示,此刻为下午四点半。”他继续说,此处一切生命已归静止,人们对时间流逝的速度一无所知;惟有这座钟——这些沦落为装饰的钟,他该这么说——忠实地、恒定地运转,记录不紧不慢流逝的时间。半间屋子的齿轮搅动,半间屋子的指针窸窣作响,整间休息室的员工来来往往。你突然说:“达摩克利斯之剑。”他怔忪片刻,只是微笑,说:“又能有几位狄奥尼修斯王呢?”他还说:“可您只是遮着眼走路,从来看不见头顶高悬的危险。您现在停下还来得及。”你不答,仅仅阖起眼,倚上Hokma慷慨借出的半个肩膀。于是你依稀听见一声叹息,有人说:“……做个好梦,A。” 

可X,X从未做过美梦,你从未做过美梦。似乎摩尔甫斯天生厌弃脑叶公司的现任主管。你坐在浴缸边沿,你拧开旋塞。龙头咯咯作响,向池内一股接一股喷注浓腥的血,但它慢下来……慢下来……它干涸了;有心跳声快如擂鼓,一下接一下狠砸你的耳膜,但它慢下来……慢下来……它静默了。就有苍白纤细的手探出水面。那些手,那些不添任何饰物、不涂抹指甲油的,素色的、柔软的、冰冷的遍布刀痕的手,Angela的手,Carmen的手。它们蛇样缠上你的四肢,揪扯你的衣领,生生拽你溺入一池鲜血。你竭力望穿眼前薄薄一层血雾,你窥见亮色的眼睛。Carmen的眼睛,异常F-01-37的眼睛。它的主人张合嘴唇,说:“A,我记得你,你是一个善良的人。”于是万千丧钟骤然轰响,成群乌鸟振翅疾飞。纵使有人厉声呼喊你的名字,有温暖坚定的手探入血池、向你递来,嗓音终为钟声所掩盖,手终为羽翼所遮覆。至于那双璀璨的眼睛,Carmen的眼睛,Angela的眼睛,终日藏在眉睫投下的阴影中,倒映倾倒杯中咖啡的你,抿紧唇线拒绝交谈的你,屡屡声明“需要前往下层检查”、逃离主管办公室的你。你本该淹入这片血海,淹入这对无机质的眼瞳,却被一只手攫紧手腕、堪堪浮沉于半空。一只手,一只剑刃般坚硬冰冷的手,牵引你游往水面,不令你堕落至脚底的无尽深渊;某人在说话,声音隔着水面遥遥传来。某人说:“她不是她。您该醒过来,我一直陪在您身边。”某人说:“醒过来,A——您的脸色看上去有些糟。” 

你就醒来,头颅枕在Hokma的腿上。记录部部长垂下眼看你,亮绿色眼底烙着你的影子。他说:“您睡得不大安稳。您还好吗?”你说:“现在几点了?”他说:“夜里十点半。”你说:“你一直待在这儿吗?”他却说:“您该回去。值早班的员工们已经去休息了。”你晃晃悠悠起身,朝电梯的方向踉跄几步,略略一回头。记录部的Sephirah坐在长椅上,沉默地与你对视。负责夜间工作的员工尚未到岗,半间屋子的时钟仍耽于工作,指针唯唯诺诺向前挪步,齿轮叩敲声一粒粒跌落地板碎掉。你说:“晚安,……Hokma。”你没等到他的回复,径直跨入梯厢。有一道视线黏上你的背脊,而电梯门徐徐合拢,阻断梯厢内外的一切联系。 

Angela仍然坚守在主管办公室,矜持地朝你点一点头,这算是打招呼。她说:“想必您与下层的Sephirah们相处愉快。”你不回答。AI少女说:“您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共发生三起异常出逃事件;三位员工死亡,五位员工受伤,三十二位文职人员死亡。”显示屏幽幽泛着光,机箱内的散热风扇高速运转、嗡嗡作响。代你安排好一切事项的秘书说:“——您在听吗?”你说:“他们——我是说,那些员工——还会再活过来,是不是?”Angela沉默半顷说是,的确如您所述。她说:“您只需做好您份内的工作。您无需哀悼这间机构内的每一次死亡——” 

Hokma接着说:“——没必要强迫自己坚持下去。来,让我们再试一次吧?”这是第二天的黎明。你坐在荧幕前,手捧Angela新沏泡的咖啡。你看着监控摄像上的员工夺命奔跑,却绊了一跤、摔倒在地。你看着他挣扎哭喊,喊主管,主管,你在看对吧?求求你,救救我啊,把我从这狗娘养的嘴里救出来啊。你看着微笑的尸山彳亍而行,将记录部最后的员工吞入腹中。记录部的Sephirah发来通讯,声线一如既往地平和沉稳,他说,让我们再来一次吧,我不想您因其他员工的死而感到悲伤。你对麦克风发问:“A会怎样做?”耳机回答说:“我以为您从不开无意义的玩笑。”耳机说:“您就是您。您的决断即是A的决断。”于是X难得问Anegla,你难得问Angela。你问,A会怎样做?A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是A吗?Angela回答说:“您就是您。”Angela说,A,脑叶公司的创始人其一,她的制造者其一;他经历太多的血雨腥风,尚有太多经验知识与记忆要与你分享。 

那天晚上你留值公司,将自己反锁在办公室内,看记忆图景里的棕发少女脚步轻快神采飞扬,同你并肩在沙滩上漫步。你看她歪过头、冲你大喇喇咧开嘴笑,说:“能和自己最得意的学生兼后辈合作,这真是太棒了!”你看蓝天白云绿树黄沙,看同伴们焕发勃勃生气的面容,他们欢呼嬉戏庆祝每一次来之不易的胜利。你看海燕振翅疾飞,翼尖亲吻翻涌的锈红色浪潮。你看这片无数次吞没你的血海,而你此刻再度置身其中,被粘稠黏腻的液体拖拽着下沉。那只手,刀雕斧琢般坚利冷硬的、箍紧你手腕不放松的手,却同你一道坠落,远离阳光熹微的海域,去向无尽无底的深渊。有人在说:“您只需认定您前行的方向。我从来无条件陪在您身边。”你循声仰头,你与一双绿松石遥遥对望。你与Hokma遥遥对望。 

你们都不出声。午夜时分来临,祭祀石碑群从天而降,屡屡有员工惨呼声与兵刃交接声传入休息室。先前你从漫长的记忆中醒来,你推开凑上前的Angela,夺门而出。你在廊道上奔跑你在梯间里奔跑,你奔跑经过控制部情报部中央大厅福利部,乘电梯一路向下向下再向下。广播大声警告各部门,要求各位员工加强警备,防止脑子进水的主管成为异常的夜宵。你在收容单位门前奔跑你在人群里奔跑,你在下行的电梯里深呼吸,吸——呼——吸——呼,跨出梯厢,却迟疑半晌,仅仅对背向你忙碌的记录部部长说:“我回来了。”Sephirah转过身来。外侧走廊的警报炸响,笛声高亢,碾碎时钟的窃窃私语。你们隔着整间房屋对视,Hokma——你应当称他为B,Benjamin,你的助手与学生,——藏在单边眼镜与怀表后,他于是对你微笑。他说:“你回来了,A。” 

你们谁都未曾向前迈出一步,仅仅站在原地打量彼此。B说:“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吗?”B说:“您走在错误的道路上,您该停下来,回头,回到我身边。” 

而A说,不。你说:“我不会停下,更不会回头。我会一往无前。” 

B说,您执迷不悟。B说:“——那我会成为您的哨兵,即使您的所作所为早已违背Carmen的愿望。” 

室外警报吵吵嚷嚷,扯着嗓子没完没了地尖叫。 

你问,指着悬浮在半空中的巨大时钟,这些钟还是不守时吗? 

B答,我想向您申请聘用几位钟表匠,好好修一修这些公共设施。 

你不说话,仰着脸看那座庞大的钟表,那柄悬在你们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有那么一个恍惚间,你看见达摩克利斯从天而降,直插地底,碎裂千万片。时针分针一轮一轮地走,那些碎片被土壤埋起来,被工业的钢筋水泥埋起来,却抽伸枝条肆意疯长,摇曳开出钟表似的花。钟表轴心嵌一枚漂亮的绿松石,一颗漂亮的绿眼睛。它从来定定地看着你。 

也只定定地看着你。





end

Lomonas

整理了大半天的脑叶周边,居然刚好凑了十图,完美。

不说全部,这十图大致是有国内脑叶周边的七八成了。各种抽奖或是场贩少量限定没有抢到,我希望各位多开通贩多印谢谢谢谢。

锁妈兽拟挂件入油Daath煜哥冷色组还有像素贴纸简直是我执念了,但实在搞不到我也强求不了,随缘慢慢来吧缘分到了自然……

说真的太感谢各位尽心尽力用爱发电出同人谷的太太们了,我交钱交的心甘情愿,太快乐了。还有各位赠送无料与签绘的亲友,这种仿佛是被肯定与认可的感觉,实在是万分感激!!

整理了大半天的脑叶周边,居然刚好凑了十图,完美。

不说全部,这十图大致是有国内脑叶周边的七八成了。各种抽奖或是场贩少量限定没有抢到,我希望各位多开通贩多印谢谢谢谢。

锁妈兽拟挂件入油Daath煜哥冷色组还有像素贴纸简直是我执念了,但实在搞不到我也强求不了,随缘慢慢来吧缘分到了自然……

说真的太感谢各位尽心尽力用爱发电出同人谷的太太们了,我交钱交的心甘情愿,太快乐了。还有各位赠送无料与签绘的亲友,这种仿佛是被肯定与认可的感觉,实在是万分感激!!

Lomonas
#月亮计划 #脑叶公司周边 脑...

#月亮计划 
#脑叶公司周边

脑叶cafe代购群,相关规定请进群查看公告。

预计开团两批。第一批八月上旬代购前往现场购买,第二批八月下旬购买。目前仍在统计是第一批,于八月一日中午十二点截团。第二批暂未开团,预计将在第一批截团之后再开始进行统计。 ​​​

#月亮计划 
#脑叶公司周边

脑叶cafe代购群,相关规定请进群查看公告。

预计开团两批。第一批八月上旬代购前往现场购买,第二批八月下旬购买。目前仍在统计是第一批,于八月一日中午十二点截团。第二批暂未开团,预计将在第一批截团之后再开始进行统计。 ​​​

好困bot

棘刺公交或成最大赢家。

*雷人选手来搞蛇藻R18了,雷的快跑。
*蛇藻 蛇藻 蛇藻,看清楚再继续。
*为了方便搞瞎编了很多。
*发不出来所以车的部分走评论外链。

-

“Netzach,距离报告上交的期限已经又给你宽限了这么多天,联合演习马上就要到了,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交?”Yesod拿着一沓文件,不出意料地在安保部巨大的绿色玫瑰下找到了醉成一滩的Netzach。

“要是可以的话,我真想把你杀了。”

Yesod用不知是认真还是调笑的口吻说道,但Netzach并不畏惧他的威胁,“你不会的,Yesod,你不会,……你也办不到。”他松开手,已经喝空的啤酒罐掉在地上。Yesod不置可否,余光瞥见易拉罐的旁边散落着几个空...

*雷人选手来搞蛇藻R18了,雷的快跑。
*蛇藻 蛇藻 蛇藻,看清楚再继续。
*为了方便搞瞎编了很多。
*发不出来所以车的部分走评论外链。

-

“Netzach,距离报告上交的期限已经又给你宽限了这么多天,联合演习马上就要到了,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交?”Yesod拿着一沓文件,不出意料地在安保部巨大的绿色玫瑰下找到了醉成一滩的Netzach。

“要是可以的话,我真想把你杀了。”

Yesod用不知是认真还是调笑的口吻说道,但Netzach并不畏惧他的威胁,“你不会的,Yesod,你不会,……你也办不到。”他松开手,已经喝空的啤酒罐掉在地上。Yesod不置可否,余光瞥见易拉罐的旁边散落着几个空针管。他在Netzach的办公椅上坐了下来,澄黄色的、蛇一样的眼睛盯着他毫无血色的脸。“你不会是想在这儿等着我交为止吧?我可不觉得我现在这样是能写出什么像样东西的状态……”Netzach察觉到情报部的部长并未离开,他抬了抬眼睛,努力地将目光聚焦在Yesod身上,但还是涣散开来。

热量在身体内部发酵,奇异的感觉开始弥漫到全身。“等等……”Netzach皱了皱眉,“这批货是不是有哪里不对……”他自言自语,话音未落,便注意到Yesod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阴影笼罩住他。蚁噬般的欲望啮咬着他,Netzach忽然明白了这种熟悉感从何而来。

“物资管理部的东西投入使用前要先经你们情报部的手吧?Yesod,”他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棘刺公交?真亏你想得到。”

Netzach伸出了手,拉过Yesod的领带,将他拉向自己。Yesod的目光停留在Netzach的脖子上——苍白纤细的脖颈,似乎一折即断——他听见Netzach轻轻地笑了起来,他的话语和麦芽糖的甜味一起呼出,冰凉的气息从Yesod的发梢旁钻过去。他的声音打颤,不知道是因为愉悦或是寒冷:“来吧……你想做什么?趁着我无力反抗……”

“……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装作四处看风景的荌零

摸鱼|・ω・`)
核心抑制时的锁妈和大姐头

摸鱼|・ω・`)
核心抑制时的锁妈和大姐头

Lomonas
来自日本支部的情报共享汉化,已...

来自日本支部的情报共享汉化,已获得日方主催的授权,原文地址见下。
http://lcpetitonly.xxxxxxxx.jp/repo_faq.html

万分感谢 @夕辉西九时 甚至牺牲了画起司的功夫来第一时间进行了全文翻译并给予授权,请各位前排鼓掌夸夸她[??

以下为翻译全文,注意全篇内容均【涉及大量剧透情节】,还请各位确认后再进行阅读。

————————————————————————

【向ProjectMoon的提问与回答】

关于质提问,是事前在联络用的网站募集的,为方便整理对语句进行了调整,或是增加了一些当日补充的发言内容。

关于ProjectMoon的回答,因为多是以...

来自日本支部的情报共享汉化,已获得日方主催的授权,原文地址见下。
http://lcpetitonly.xxxxxxxx.jp/repo_faq.html

万分感谢 @夕辉西九时 甚至牺牲了画起司的功夫来第一时间进行了全文翻译并给予授权,请各位前排鼓掌夸夸她[??

以下为翻译全文,注意全篇内容均【涉及大量剧透情节】,还请各位确认后再进行阅读。



————————————————————————



【向ProjectMoon的提问与回答】

关于质提问,是事前在联络用的网站募集的,为方便整理对语句进行了调整,或是增加了一些当日补充的发言内容。

关于ProjectMoon的回答,因为多是以单个词语进行的回答,在不改变原意的范围内由主催修正成了句子。也有主催将机翻的内容重新意译了的地方。

以及这里记载的内容都是全员对话时进行的提问和回答,个人上的对话内容并没有记载。
请见谅。

【ProjectMoon对玩家的提问】

1.次作游戏Library of Ruina,简称LoR可以吗?
2.韩文全语音可以吗?
3.我们和粉丝的距离是不是太近了?
4.脑叶公司的的UI用起来困难吗?

有以上的提问。不仅前三个提问欢迎回答,最后一个也无论何时都请不用顾忌地将意见传达给我们(ProjectMoon)。

【ProjectMoon对提问的回答】

Q:惩罚鸟、审判鸟、大鸟喜欢的东西是什么?或者收容的时候会给什么样的食物呢?
A:会给成分不明的肉。


Q:LoR的预告片里,Netzach在的场景里装饰着的画作是谁画的呢?说到底画的那个迷之生物(戴着帽子有三只眼睛五只脚的绿色生物)到底是什么??
A:是Netzach画的。画的是什么我也想知道。


Q:脑叶公司为缓解员工的压力会给予脑啡肽,那么脑啡呔是直接口服的吗?还是说注射之类的直接打进体内?
A:脑啡呔的形式有注射、饮料、气体等等什么都有。脑叶公司的话基本上是气体的形式。喝也是可以的。Netzach的脑啡呔就是饮料。


Q:玩脑叶公司的过程中感受到了异想体和Sephirah的魅力,同时也对只是来回走路的员工也充满了爱。这种对于员工的爱,ProjectMoon的成员们也有同感吗?
A:很复杂。我对要给员工怎样的试炼非常烦恼。因此有着爱着他们的同时还要不得不给予他们绝望这种非常矛盾的感情。


Q:想知道更多关于Sephirah、ABC、Angela的过去的事情。Sephirah们在加入LC之前在做什么?ABC的学生时代、Angela诞生之前的事等等,如果有设定的话想知道。
A:请期待次作。


Q:选拔员工和文职是不是有什么条件?不会只是因为偶然被选中,机缘巧合装备了ego之类的吧?
A:当然是有条件的。A遵从Carmen的指示,无论出身地选拔了有心灵创伤记录的人。EGO无论谁都是可以装备的。脑叶公司的EGO是以不完全的状态生成的。完全体的EGO需要更进一步的同步。


Q:在网上的采访里提到过脑叶公司的主题里包含着人类赞歌。ProjectMoon对于脑叶里的人是怎么看的呢?
A:是我喜欢的主题。我觉得在绝望中寻找光明的样子正是人最耀眼的时候。我觉得这正是人类赞歌。就算只是微小的地方,员工面对异想体的瞬间、Sephirah和X面对过去的瞬间,我觉得这全部的瞬间都矛盾性地展示了人类赞歌。


Q:Legacy版的最终观测的成功与否的基准是什么?
A:是否直面了异想体的本质和痛楚。


Q:异想体会互相沟通意思或者对话吗?(包括非人性的异想体)
A:就算是人类也有可以通过语言沟通的对象和无法沟通的对象。异想体也一样,各自有着不同的交流手段,所以也会有可以沟通的对象和沟通不了的对象。


Q:从异想体里抽出EGO是用机械直接提取的吗?
A:就像提取异想体一样,是研发部从柱里提取的。本质上来说EGO和异想体是同样的。


Q:想知道女性异想体的三围!
A:是秘密!


Q:在日本立体物品的同人活动很严格(指谷子),ProjectMoon的作品的话底线是什么呢?
A:使用官方的素材当然是不行的,但手办之类的很想看到。标明是二次创作,在有爱的同人活动范围的话内没问题。(请不要以商业为目的大规模展开活动。)


Q:次作有异想体吗?
A:秘密!请期待接下来的情报!


Q:今后会公开LoR的新PV吗?
A:预定会公开完整版。


Q:在工作中的说明里,提到魔弹射手的心脏已经被魔弹贯穿了,能告诉我详细吗?
A:写魔弹射手的文本的人现在在别的游戏公司任职,所以详细不明。魔弹射手是我(策划)的想法。


Q:Tiphereth的更换那里,被压烂之后看到了像是脑子一样的东西,新的Tiphereth也会被放入一样的脑子吗?
A:根据TT2协议再生,再利用了。


Q:制作过程中有很辛苦的地方吗?脑叶公司里,角色和设定哪边是先诞生的呢?
A:(策划)故事的情节和世界观的设定是最辛苦的。因为还有很多想讲的,在LC里表达到什么地方非常让人烦恼。然后,追加boss战的演出和Sephirah的台词的时候特别辛苦。异想体从Legacy到现版本的更新重做也很辛苦。全都很辛苦。
(程序)我刚来的不知道。
(系统设计)设计合适的难易度的过程特别辛苦。设定能够体现出异想体特征的数值非常难。下作会活用这经验的。
(UI设计)2017年9月左右是UI大幅变更的时期,很辛苦。之后看看觉得字也很难读颜色也太强烈了,花了两个月的时间修正。因此技能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Q:在Steam上发布的游戏,比如黎明杀机就以能从PSstore下载的专用软件的形式在PS4平台发布了,今后不仅是脑叶、LoR,ProjectMoon的游戏也有在Steam以外的平台发展的预定吗?
A:计划中。


Q:48-49天,构筑部的房间里有的脑和眼球是谁的?
A:那个空间是从A的心里抽出的,反映了过去研究大脑的记忆。那个脑并不是谁的,只是象征而已。


Q:TipherethA(Lisa)的死因是?
A:次作会有关于Sephirah的过去的故事。敬请期待。


Q:请告诉我各位喜欢的异想体。
A:(策划)白夜和天启鸟留下了最多的记录。构想和演出都花了很多时间。
(程序)最喜欢魔弹射手。不用突破收容就能影响到其他的空间的地方非常帅。
(系统设计)喜欢爱娜温和魔法少女。
(UI设计)红舞鞋和快乐泰迪是我构想的草案,所以非常喜欢。


Q:我非常喜欢异想体的图和解说,是怎么想出来的?图和故事等,是从哪里开始制作的呢?
A:每个都不一样。重要的是埋进去的信息和设定。


Q:对于在翼和巢里生活的人来说,克隆或者记忆处理是很常见的事吗?
A:请期待次作。


Q:LoR里会出场类似异想体的存在吗?
A:秘密!


Q:LoR是LC正式的后日谈吗?
A:是的。


Q:给予EGO饰品是异想体主观希望的事情吗?关于被提取出的武器和西装,异想体自身是怎么想的呢?
A:饰品是以异想体自身的意志交给员工的。可以说是礼物也可以说是一种诅咒。因公司的规则,员工不能擅自取下来。


Q:制作者们最喜欢的角色是哪位?
A:(策划)Binah大人。最喜欢的类型是Angela。
(UI设计)Gebura和Binah。喜欢很强的女性。


Q:在LoR的PV里看见了类似拟态的镰刀,是说EGO的形态不一定是固定的吗?还是说LoR里出现的武器和LC里出现的武器的产生方式不一样?
A:请期待次作。


Q:EGO饰品可以经人手破坏或者取下吗?还有,员工身上的饰品在不工作的时候是怎么处置的呢(员工是否可以随意取下来之类的)?
A:就算在日常生活也一直在身上。能不能破坏根据饰品不同情况有异。像是诅咒粘在身上一样的事情也是存在的。还有饰品是会习惯性的想戴在身上的。就算是睡觉的时候也会想戴在身上,不过根据饰品不同会有差别。


Q:Sephirah和员工之间有多少交流?
A:一般公司里上司和部下的程度。


Q:Sephirah们之间互相都是怎么看待对方的?Sephirah们平时是怎样的关系,如果有详细的关系或者关系图之类的话想了解。
A:请期待次作。


Q:核心抑制后的Sephirah变成了没有认知滤网的样子,这是为什么呢?是因为目睹了Sephirah本来的样子、暴走了的样子的原因吗?
A:是因为A不想看死去变成了机械的同伴的样子,看到机械的样子A的新就会崩坏,因此才设置了认知滤网。因为有了直视的觉悟,所以才能看到机械的样子。通过核心抑制的过程,有了正确认识过去的记忆的觉悟。


Q:Sephirah生前和成为Sephirah后的外表的不同是因为主管的认知不同吗?(比如头发变长)
A:Sephirah们人类的样子是,根据他们现今的经验和心灵,如果还有着人类的身体的话,会变成怎样,根据本人的想象来决定的。会被本人的心象所影响。


Q:在脑叶公司,一天的工作结束后,Sephirah们会做什么?
A:在工作结束后各自处理与担当相应的后续收尾工作。之后普通地休息。


Q:脑叶世界里有后巷、城市、巢、郊区等等居住区和场所。Sephirah们和A以及Carmen的出身是哪里呢?
A:请期待次作。


Q:LC里听从玩家指示的角色被称为员工,在LoR里玩家给予战斗指示的Sephirah以外的角色是怎样的设定?还有,LoR里是否有类似LC里的捏人要素?
A:前者请期待接下来的情报。后者,预定有捏人要素。


Q:作为构筑部的Sephirah的“A”的Abel、Abram、Adam、Ayin四人才是Kether吗?还是说Kether是别的存在会在次作LoR或者脑叶公司2之类的作品里出场?
A:Kether是Abel、Abram、Adam、Ayin和X。


Q:我是被脑叶公司的音乐,特别是二级警报的音乐吸引然后购买的游戏。平时听什么音乐?或者作了怎样的指示呢?玩了很多游戏完全没有类似的音乐,非常在意。
A:(策划)个人平时不会听类似脑叶里出现的音乐。但是,制作的时候会想着考虑设定和情况来制作音乐,于是就变成了游戏性上的想法更优先的曲子。先有了设定,再制作了音乐。


Q:全语音的话,有预定实装其他语言的语音吗?
A:传达(制作者的)意图的话母语是最准确的。如果实装日文语音能不能准确传达意图让人有些担心。包含类似这样的问题,现在仍在考虑中。


Q:LoR第一弹PV里,Roland说过“有人因为翼的实验消失了”,这是只在后巷里发生的事吗?巢之中是安全的吗?
A:巢也不是安全的。为什么的话请期待次作。


Q:EGO武器的重量和大小是决定好了的吗?比如新星之声的大小和重量大概是多少呢?
A:大小是决定好的。新星之声并没有很重的质量,是独自浮在空中的。(关于大小是比划了一下大约头的大小。)


Q:脑叶世界里,去城市或者后巷或者郊区等,和自己出身不一样的地方生活的例子有多少?有的话是用怎样的方法做到的?
A:有的。(特别是进入巢)根据巢的不同文化和条件也有不一样。详细请期待次作。


Q:Binah的第六段剧情里,Binah喝的和我们的世界里的红茶是同一种东西吗?还是说是叫做“红茶”的别的东西(药剂或者……)?
A:是同一种。她喝红茶的状况是特别的。


Q:Sephirah的外表年龄和死亡年龄等都是设定好的吗?
A:次作有讲述Sephirah的过去的故事的预定。但出现真正的生日或者年龄还是未定的。之后会出设定集也说不定。请期待截下来的情报。


Q:员工看Sephirah是什么样子的?
A:员工看到的Sephirah是机械的样子。但是在这个世界里身体是机械并不是非常罕见的事情,所以大概不会觉得很奇妙。


Q:赞助者员工或者图鉴里出现的员工今后有出新故事的预定吗?
A:他们的故事在LC完结了。


Q:薄暝或者新星之声这种,像是开了个洞一样的设计的EGO真的是开了个洞吗?
A:并没有。只是像是那样的设计而已,稍微有一点凹陷。


Q:脑叶公司的员工在休息的时候可以离开公司吗?
A:游戏内的支部的员工是在公司内住宿,并且因为TT2重复着工作的日子(没有休息)。但其他的支部是普通的从“巢”来上班,也有休假。


Q:Binah和Garion有是否有耳环的区别,有什么意义吗?
A:有的。Binah的耳环自身是女性的象征。是实际存在的古代的符号,象征着女性的子宫。研发部背景也用同样的东西。在游戏内的意义请期待次作。

Lomonas
想要来点儿咖啡么,主管? 起司...

想要来点儿咖啡么,主管?

起司的咖啡厅设太棒了,我好了又好

想要来点儿咖啡么,主管?

起司的咖啡厅设太棒了,我好了又好

Lomonas
别人都在画红姐,我偏要摸起司。...

别人都在画红姐,我偏要摸起司。
万红丛中一点蓝呢。
是妄想的司书起司。
虽然见过官图但这个妄想蛮久以前就搞了,今天一个鸡血给摸完辽——

别人都在画红姐,我偏要摸起司。
万红丛中一点蓝呢。
是妄想的司书起司。
虽然见过官图但这个妄想蛮久以前就搞了,今天一个鸡血给摸完辽——

起司山椒鱼

这里发盒子和异想体相关,p1红姐拟马,p2p3锁姨和加百利,p4p5p6分别是白夜,穿刺乐园和鸟哥拟人

这里发盒子和异想体相关,p1红姐拟马,p2p3锁姨和加百利,p4p5p6分别是白夜,穿刺乐园和鸟哥拟人

九章算数不及格
Mexki

打算印挂件【。
不知道有沒有想要xxxx
可能還會畫ABC【Hod,Malkhuth,Tiphereth還有Binah也有可能
【都是生前x】

打算印挂件【。
不知道有沒有想要xxxx
可能還會畫ABC【Hod,Malkhuth,Tiphereth還有Binah也有可能
【都是生前x】

殉道者。

一点关于角色解析的闲聊。
充满谬误与偏见的嘻笑怒骂。如有极大缺陷那见笑了。
大量下层二人与其生前相关讨论。无cp向。

一点关于角色解析的闲聊。
充满谬误与偏见的嘻笑怒骂。如有极大缺陷那见笑了。
大量下层二人与其生前相关讨论。无cp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