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ingto

25万浏览    33704参与
Vera
PB狗血小短篇的小小狗血番外(...

PB狗血小短篇的小小狗血番外(上)
真是酸甜的爱情……

PB狗血小短篇的小小狗血番外(上)
真是酸甜的爱情……

小作精

这个表情


呕吼


很有意思么


这个表情


呕吼


很有意思么


A.N.G

带感!

期待了!

带感!

期待了!

莫妮卡.Singto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劈叉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劈叉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劈叉了

為了心上的你SK

FriendZone20181022预告版发布 coming soon

FriendZone20181022预告版发布 coming soon

Midori
呐 图~我有好多好多动作想要他...

呐  图~我有好多好多动作想要他们做呀贴脸 什么的

呐  图~我有好多好多动作想要他们做呀贴脸 什么的

Midori

正装我真的好想他们会跳探戈啊啊啊啊啊
于是激情摸鱼了!!!
😭😭😭好久没有画了夸夸我好吗五u呜呜呜uuu五

正装我真的好想他们会跳探戈啊啊啊啊啊
于是激情摸鱼了!!!
😭😭😭好久没有画了夸夸我好吗五u呜呜呜uuu五

王暖宝

《带回家的夜店公主是冒牌的怎么办?》

singto:幻想着言情小说里霸道总裁救下夜店里守身如玉的小姑娘,把她带回家,养着,宠着。看着床上的人,也漂亮的脸蛋,那28小腰,可怜楚楚,真是忍不住蹂躏一番。(言情小说迷)

然后,Krist开口了:兄弟,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又不能以身相许。要不这样,我们歃血为盟,结拜为异性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武侠小说迷)

singto:一口老血喷出来,说话好的楚楚可怜的妹子呢?楚楚可怜是有了,可惜是个大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莫不是要占我便宜?

真霸道总裁遇上冒牌夜店公主,言情小说迷和武侠小说迷携手走上耽美小说之路

带回家的夜店公主是冒牌的怎么...

singto:幻想着言情小说里霸道总裁救下夜店里守身如玉的小姑娘,把她带回家,养着,宠着。看着床上的人,也漂亮的脸蛋,那28小腰,可怜楚楚,真是忍不住蹂躏一番。(言情小说迷)

然后,Krist开口了:兄弟,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又不能以身相许。要不这样,我们歃血为盟,结拜为异性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武侠小说迷)

singto:一口老血喷出来,说话好的楚楚可怜的妹子呢?楚楚可怜是有了,可惜是个大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莫不是要占我便宜?

真霸道总裁遇上冒牌夜店公主,言情小说迷和武侠小说迷携手走上耽美小说之路

带回家的夜店公主是冒牌的怎么办?上还是不上?在线等,挺急的~

————————
(正文)

Krist对朋友义气,那已经不是秘密了。只要朋友有难,他一定为朋友两肋插刀。

这不,就在Krist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一个电话过来。他就冲过去救急了。

Krist盯着镜子中的自己戴着假发,烟熏妆在眼,大红色的口红十分的惹眼。以至于他逐渐忘记自己的性别。

内心: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好朋友Jenny是这家夜店的夜店公主,今天突感不适,只好请Krist来救急。

“只要你不说话,没人看出你是冒牌的。”Jenny在一边说道。

“你可快闭嘴吧。我长那么大第一次女装,居然献给了夜店公主。我也没看出你你哪里不舒服啊。”Krist翻着白眼说道。

“咳咳咳~”Jenny赶紧咳嗽几声

“我都这样子了根本无法端酒去陪客人,你就帮我一回啦,就一回,得到的小费全归你成了吧?”

Krist内心的挣扎,在说到小费时偏向了一边。为了钱,豁出去了。

“但是,我觉得这个妆容会不会太普通了?还有这个夜店装会不会太容易暴露了?我可没有胸撑起这件吊带,看起来完全就是'太平公主'啊!哪个男人会喜欢平胸?”Krist疯狂吐槽道。

“我平常都是这样打扮啊。”Jenny回答道。

Krist灵机一动,说道:

“你今晚要陪的客人据说都是有钱的少爷,他们肯定早就看腻了这些庸脂俗粉。我给你示范一个妆容,保证他们肯定会喜欢,到时候小费什么的肯定不会少。”

……

一个小时后……

Krist满意地看着镜子里表面上看着素颜,实际上画了裸妆的脸,白色的中国风长衫挂在身上,脖子上一条丝带遮住了象征男性的喉结,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他自己看着有心动。

“你不知道你现在看起来特别白莲花么?”Jenny吐槽道。真不知道他一个大男人怎么会这些,难道有什么隐藏爱好?

Krist白了他一眼,说道:

“白莲花怎么了?记住,我是个男人,男人喜欢什么样我会不知道?他们来这里泡夜店的,早就吃腻了夜店风,我要是走小清新风。那么一定是稳赚不赔。就像你只腻了肉,总想吃点清淡的吧?”

“好了,那你赶紧去送酒吧。客人等久了可不好。”Jenny说不过他,赶紧催促道。

……

果不其然,Krist所到之处,无不引人侧目。回头率百分之两百。

Krist推开包厢,就看到几个长相英俊的少年向他投来欣赏的目光。

Krist内心:对!就是这样,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各位抱歉啊,Jenny姐今晚身体不舒服,我们给你们换了一位新来的夜店公主。你们看……可以吗?”负责引路的小姐姐说道。脸上带着歉意。

“哦呦,这新来的夜店公主画风清奇啊,我觉得可以。兄弟们……你们觉得可以吗?”一位长得白白净净的少年说道。

Krist暗道:幸好客人不是那些油腻的中年男人。
“当然可以,妹妹很正点呀。”几个少年附和道,同时露出了狼一样的目光。

“那预祝各位今晚玩得开心,暖暖给客人倒酒。”负责引路的小姐姐说完就退了出去。

一只手搭在Krist的肩膀上,调戏道:

“你叫暖暖呀?可不可以陪小哥哥喝几杯?”

Krist瞬间泛起起皮疙瘩,虽然那人长得还可以,但毕竟是男生。他真是高估了自己,以为可以很好的应付的,真正实战的时候貌似有些难。

但是嫌弃归嫌弃,他依然露出甜美的笑容脸上的梨涡也随着笑容浮现,显得地十分可爱。

在Krist不注意的角落,有个男生看着他的脸竟然出了神。世界上还有那么清纯可爱的小女生?

由于不能说话,Krist只能努力保持微笑地接过那些男生递过来的酒杯,一饮而尽。酒过三巡,他脸上开始泛起红晕,有了些醉意。

“豪爽!我喜欢。再来一杯!”

Krist笑着摆手拒绝,(内心:快滚吧!)表示不能再喝了。再喝他就醉了,他可不能喝醉。

“不喝也可以,叫一声哥哥来听听。哥哥替你喝。”

几个男生也开始跟着起哄,叫他开口说话。
Krist在心里白眼都翻到后脑勺,内心:不是老子不说话,老子怕老子一开口,就把你们吓软了啊。

“p'new……”角落里突然想起一个声音。

音色是Krist喜欢的类型,他立马对着声音来源投去求助的目光,他敢保证那楚楚可怜地模样任谁看了都会心软。

角落里的声音再度想起:“我看她应该是喝不了了,他替她喝吧。”

“哦呦?singto,开始怜香惜玉了?我看你每次来这里都是兴趣泛泛,这是什么操作?”new略微惊讶地说道。

“难道是看上这小姑娘了?”

singto没有说话,只是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表明心意。

“哈哈哈,可以啊singto,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啊?”new笑得一脸暧昧。

同样惊讶的还有Krist,singto?singto?他崇拜的学长?singto?泡夜店?完蛋了,他在他心中形象全毁了。不过,想想也没啥,男人什么鬼样他还不懂么?只希望他不要认得他。

“我要带她走!”singto坚定地说。

“可以!但是,你得问暖暖跟不跟你走呦。”new一脸看好戏地说道,第一次见singto为了一个姑娘跟他刚,看来他这位兄弟开窍了?以前甚至以为他不喜欢女生。现在看到他反应那么强烈,他这个做哥哥的可以放心了。

singto没有多余的话,而是抄起Krist抱在怀里就往外走。他可是霸道总裁耶,哪里来那么多废话?

Krist恨不得快点离开这里,立马配合他,假装害羞地将头埋在singto的怀里。任由他抱着他出了包厢门。

留下包厢里一帮兄弟,一脸震惊地看着门口的方向。

“singto,就那么等不及?”

new幽幽地蹦出一句。
……

Krist被singto带回家,放在床上。别墅里的床可真舒服啊, 他干脆多蹭几下。

singto幻想着言情小说里霸道总裁救下夜店里守身如玉的小姑娘,把她带回家,养着,宠着。现在看着床上的人,也漂亮的脸蛋,可怜楚楚,那28小腰还挂着个铃铛,真是忍不住蹂躏一番。

Krist突然开口道:“兄弟,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又不能以身相许。要不这样,我们歃血为盟,结拜为异性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虽然有些小奶音,但是这妥妥地男声是怎么回事?

singto一口老血喷出来,说好的楚楚可怜的妹子呢?楚楚可怜是有了,可惜是个大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他莫不是要占我便宜?

……

“你是男生?”singto小心翼翼地询问。

“当然啊。”Krist说道。

“你怎么不早说啊。”singto奥恼。差点就把他当女生上了。

“你又没问我。”Krist白了他一眼说道。

刚开始他还担心singto会认出他来,谁知道singto压根都不记得他。毕竟他是光芒万丈的校草,而他啥也不是。

singto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怎么?不信啊?要不要我脱给你看呀。”

Krist问道,说完真的要脱衣服。

“还是别了。”singto没眼看。

“都是男人,有什么害羞的?”Krist一边脱衣服,一边走近singto。

singto一直后退,直退到墙角。Krist已经脱得只剩下一件内裤了。假发脱去,头上的毛随意散落遮住他好看的眉眼,竟然莫名地生出几分可爱。
singto看着他,居然硬了。

“摸摸,是不是男的?”

Krist抓起singto的手放在自己胸前,一脸得意地看着他。他本来是想调戏一下singto的。

没想到,singto却一把将他拉入怀里,温热的气息包围了Krist。

“你干嘛?摸一下还不行,还要抱一下才能确认么?”Krist慌乱地想推开singto,没想到被箍得更紧了。

“谁说,男的就不能上的?”singto的声音犹如一道晴天霹雳打在Krist的身上。

Krist有些懊悔:他居然喜欢男的?哈?发生啥?刚才干嘛要去调戏他啊?刚才的行为是不是在他眼里不是赤裸裸地勾引?

还不等他出言反驳,嘴唇就被另一双温热地嘴唇堵住了。

Krist内心生出一股莫名其妙地想法:咦!好像还不错的样子?

想着就开始回吻……

(没有下文……)

(下文请 @韩夏 补上!她自己哭着喊着要开车的,所以车车就交给韩夏大大啦。敬请期待!衣服我都给你脱好了!请三次以上……)

梓默非雨

【SK】小糯米团子(50)

  第五十章 新学校


  回到家,krist和singto一起吃饭,singto看小家伙一副没有食欲的样子,很是心疼。


  “kit,你还记得哥哥对你说过要去哪所大学么?”


  krist点点头,singto笑了笑“妈妈之前希望我学习经济,我们一起努力考上农业大学的经济系吧,大学有四年,等你来的时候,我们还可以一起度过两年时间,那时候,哥哥再考个研究生,等你一起毕业,好不好?”


  krist的眼睛亮了一下,singto的话给了他希望,他瞪大眼睛看着singto。


  “好,那你一定要说话算话啊。”


  singto点点头,伸出手“哥哥和你拉钩。”...

  第五十章 新学校


  回到家,krist和singto一起吃饭,singto看小家伙一副没有食欲的样子,很是心疼。


  “kit,你还记得哥哥对你说过要去哪所大学么?”


  krist点点头,singto笑了笑“妈妈之前希望我学习经济,我们一起努力考上农业大学的经济系吧,大学有四年,等你来的时候,我们还可以一起度过两年时间,那时候,哥哥再考个研究生,等你一起毕业,好不好?”


  krist的眼睛亮了一下,singto的话给了他希望,他瞪大眼睛看着singto。


  “好,那你一定要说话算话啊。”


  singto点点头,伸出手“哥哥和你拉钩。”


  krist点点头,也伸出小手,拉住singto的手。


  像小时候那样,两个人做着约定。


  不久后,singto去了新的学校,krist回到家,还在说着,“p'sing我回来了。”


  可是他发现没有人再回答他,jean看着儿子回家开心着叫着哥哥,然后又意识到什么样子。


  失落地走进自己的小房间,她也有些难过,她敲敲krist的门。


  “kit,明天妈妈给你哥哥打个电话,他要是需要送什么东西,你和妈妈周末一起给哥哥送去好不好?”


  krist点点头,眼睛里露出些光芒。


  第二天,krist一放学就快速跑回家,等着jean妈妈给singto打电话。


  jean看他的样子,笑了笑,递给krist电话,krist拿起电话就叫了起来“p'sing,我想你!”


  singto在另一边此时正在学校的电话亭,这所学校是全封闭的,手机在进校的那一刻就被老师没收,等他们周末在还回去,现在只能用学校公用的电话。


  还是老师帮忙转接,singto拿着电话,听到krist的声音,突然觉得有些温暖,他的鼻尖有些酸酸的,微红着眼眶。


  “乖,等下个月,哥哥就回去了,还有三周。”


  “p'sing你在学校冷不冷,吃的好不好?妈妈说要给你送衣服,你要不要还拿些东西,p'sing,我想你,我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觉,你快点回来吧。p'sing你那里学习紧不紧张,有没有人欺负你?”


  krist像是抓住最后一点时间一般,紧急地问着所有问题,仿佛过了这个时间,他就要被另一边挂断电话。


  singto吸吸鼻子“啊,这边挺好的,你听话,我没什么需要拿的。”


  简单一句话,就概括了一切,挺好的,他若安好便是晴天。


  krist一时沉默了,他没想到哥哥只是简单几个字,singto也沉默了。


  他怕再说下去,会忍不住想回家。


  “那......”


  “如果......”


  沉默过后,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你先说。”


  “你说。”


  又是异口同声,singto笑了笑“你说,kit。”


  krist拿着电话,盯着自己脚尖“那你好好学习,我会听妈妈的话,会不让人操心的。”


  “乖,哥哥会回去看你的,如果没什么事情,就挂了吧。”


  krist这边沉默了一下“你,你晚上盖好被子。”


  “等等,kit。”


  krist睁大眼睛,等着singto继续说下去。


  “我爱你,kit。”


  krist立刻笑了起来“p'sing我和妈妈周末给你送衣服,我,我也是。”


  singto知道krist那边有妈妈,没有多说话,挂断电话,感觉对小家伙的想念更深了。


  他默默盼着周末到来。


  singto挂断电话往宿舍走去,刚走两步就被一个大力圈住他的腰部,那个人把头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宝贝,在给谁打电话?”甜腻的声音传来,singto想都没想,就是一拳打在那人脸上。


  singto回过头,开始对那人攻击。


  “停停停!别打,是我!god!”


  singto愣住,看了看眼前这个高大的帅哥,还有这高挑的身材,怎么也想象不到那个老被krist叫死胖子的人。


  “god?”


  “对,是我,我就是开了个玩笑而已,你那个口气,是不是给你可爱的弟弟打电话?”


  god伸过脑袋。


  “你你你,怎么瘦了?还,长了这么高?”


  god犯了一个白眼“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怎么在这里?”


  “我差点给了处分就来了。”


  singto轻描淡写地说道。


  god挠挠头“不应该啊,你不是好学生么?这个地方就是有妈养没妈疼的地方。”


  “什么意思?”


  singto侧头问道,他一边走,一边和god说着自己来这里的经过。


  “所以说,你是有妈养没妈疼啊,这个地方来的都是有钱人,但是同样也是父母没有给过关爱的一群孩子,你想一个月就回去一两次,哪个家长舍得孩子来这里?”


  “也是。”


  “不过你这种情况也有,这所学校有些军事化,你也真是的,一时保护了kit,以后呢?”


  god看着singto。


  “算了,离开他,也许他会成长。”singto苦笑。


  “也对,那个孩子,总会让你惊讶的。”god意味深长地说着。


  很快到了周末,krist帮妈妈拿了很多singto的衣服往singto学校走。


  这里离家比较远,krist牢牢记住路线。


  jean看他吃力地拿着大包,有些心疼,“kit妈妈帮你背一会儿好不好?”


  “不要,我要亲自给哥哥送去。”


  jean笑了笑“好,那你不要摔倒。”


  “嗯,我自己可以的。”


  还没到singto学校门口,就见到singto站在门口的栅栏前,他看着弟弟,费力地拿着大包衣服。


  krist见到他就笑了起来,久违的灿烂笑容挂在脸上。


  “p!p'sing!p!我来了。”


  singto立刻接住他扑过来的身体。


  “kit,你怎么那这么多衣服?累不累?”


  krist摇摇头“妈妈说,过几天有雨,要你多穿。”


  singto点点头,他身后走出一个男生,god低头看着krist,又看看singto。


  “你再不去打饭就吃不到了。”


  god好意提醒singto,krist抬头看看god。


  嘟嘟嘴“p'sing,他是谁?”


  singto笑了笑“god,你还记得么?”


  “什么?就是那个死胖子......”


  krist有些说不下去,他咽了咽口水,这人怎么突然变成又高又帅了?


  singto宠溺地摸摸krist的头“我开始也没认出来。”


  singto看看jean“jean干妈,辛苦您了。”


  jean笑了笑“没事的,你要吃饭了么?”


  “嗯,这里可以带家属吃的,走吧,我们一起吃些。”


  singto拉着krist往食堂走,一进去,krist就愣住了,他发现此时的食堂人山人海。


  singto立刻挤到前面,他松开krist的手“kit,你去找座位。”


  krist点点头,他看着被singto松开的手,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受。


  他和god带着妈妈找到一个四人桌,god去帮singto打饭。


  当singto把打好的饭菜放到桌子上的时候,jean的脸有些心疼。


  “sing你每天就吃这些?”


  singto笑了笑“没有,平时,比这个好些,只是今天来晚了,对不起啊jean干妈。”


  singto立刻解释,他担心jean心疼他,也不想jean为他难受。


  “平时?平时还不如这个。”god说道。


  singto把看起来比较好的菜递给krist和jean,krist尝了一口推到一边,他皱皱眉头。


  jean也没说话,起身拉着singto“走,今天去外面吃。”


  她带着singto和god还有krist一起去外面吃了一顿不错的饭。


  晚上又给孩子送回学校,走之前,krist看看singto。


  “p'sing你要照顾好自己哦。”


  singto点点头“你也是,kit,你已经长大了,所以不可以再像小时候那样了。”


  krist点点头,嘟嘟嘴“我会的,等你回来,我会努力学习,和哥哥一起去农业大学的经济系。”


  singto点点头“乖,听话。”


  “我知道了。”


  jean领着krist往家走,一路上,krist不再说话,他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今天singto放开他的手,让他去找座位的时候,他就明白了。


  他不再是那个天天被哥哥保护在后面的人了,他长大了。


  他也要学会自立了,他握着jean的手。


  “妈妈,以后我帮你洗衣服做饭吧。”


  krist说道,jean愣了一下“怎么突然这么想?”


  “我想要保护你,想要照顾哥哥,想要以后哥哥回家,有我做给他的饭菜。”


  jean笑了笑“你只要开心,幸福就好,不用管妈妈和哥哥的,我们都会照顾好自己。”


  krist摇了摇头“可是,我想替你们分担。”


  jean望着他“好,那以后,kit就自己学会洗自己的衣服,学会做一些简单的饭菜,好不好?”


  krist点点头,跟着妈妈往家走。


  


  ------------------------------------------------


  ps:虽然上章singto和小团子分开了,但是接下来其实是小团子开始成长,逐渐去保护哥哥,追哥哥的环节了,生日谢谢大家,我很开心,今天特此更文,另外两小无猜和团子会在公众号腐想连篇(lovesickchina)更新,欢迎大家关注,我们的公众号,之前那个废掉了。


大大马

sk 故意

迷你到爆炸的一个小白砂糖粒

krist和朋友一起去打羽毛球,半路上,朋友和旁边的妹子勾搭上了,此时,作为好朋友,那当然要自动走开啦。

他坐在休息的椅子上,刚拿出来手机,一个球就飞到他的脚下了。他捡起球,看了看四周,一个帅气笑得很好看的小哥朝他走了过来,krist猜这是他的球……
krist坐了一个小时,就捡了一个小时的球,他想这个人球打的真差!

朋友终于想起来还有一个他,krist准备离开,对面的小哥走过来说为了感谢他,邀请他吃饭。krist心想,我只是帮你捡了球,不用这么客气。可是看着对方亮晶晶的双眼,他又说不出口了。最终他还是答应了。
吃饭的时候,他们相聊甚欢……

三个月后,作为singto...

迷你到爆炸的一个小白砂糖粒

krist和朋友一起去打羽毛球,半路上,朋友和旁边的妹子勾搭上了,此时,作为好朋友,那当然要自动走开啦。

他坐在休息的椅子上,刚拿出来手机,一个球就飞到他的脚下了。他捡起球,看了看四周,一个帅气笑得很好看的小哥朝他走了过来,krist猜这是他的球……
krist坐了一个小时,就捡了一个小时的球,他想这个人球打的真差!

朋友终于想起来还有一个他,krist准备离开,对面的小哥走过来说为了感谢他,邀请他吃饭。krist心想,我只是帮你捡了球,不用这么客气。可是看着对方亮晶晶的双眼,他又说不出口了。最终他还是答应了。
吃饭的时候,他们相聊甚欢……

三个月后,作为singto的新晋男友,krist去了singto家里过夜,第一次去男朋友家很紧张,krist却又忍不住四处打量
唉?!这是什么证书?一张张看过去,全都是各种羽毛球比赛的冠军!

…………

“singto!你不是说你羽毛球打的不好吗?我还帮你捡了那么多次球!”
“kit,不那样,怎么撩到我心爱的小哥哥啊!”

krist在心底唾弃了自己,一个亲亲就让自己怒火平息,可真是没出息啊……

黎伦哲

【SK】lost hearts 第一百三十五章

虽然距离attitude颁发的年度最受欢迎电视剧奖已经有几天了,但GMM公司的董事长先生慷慨地举办庆功宴会,时间就定在四月三日的中午,这让krist感觉上台领奖仿佛只是昨天的事一样。

krist还没有跟Paiboon先生正式地聊过天。

只是偶尔在GMM大楼里与他打照面的时候,毕恭毕敬地拜一下。

说起他们的董事长paiboon,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位传奇人物了。

GMM Grammy以唱片行业发家,到了现在,已经发展成为了横跨音乐电视电影等几乎所有娱乐界产业的庞然大物,而老本行唱片的发行份额至今仍达到泰国总市场份额的百分之六十以上。

这一次他直接出面,给作为SOTUS剧组代表的krist和...

虽然距离attitude颁发的年度最受欢迎电视剧奖已经有几天了,但GMM公司的董事长先生慷慨地举办庆功宴会,时间就定在四月三日的中午,这让krist感觉上台领奖仿佛只是昨天的事一样。

krist还没有跟Paiboon先生正式地聊过天。

只是偶尔在GMM大楼里与他打照面的时候,毕恭毕敬地拜一下。

说起他们的董事长paiboon,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位传奇人物了。

GMM Grammy以唱片行业发家,到了现在,已经发展成为了横跨音乐电视电影等几乎所有娱乐界产业的庞然大物,而老本行唱片的发行份额至今仍达到泰国总市场份额的百分之六十以上。

这一次他直接出面,给作为SOTUS剧组代表的krist和singto鼓励的行为,简直让人诚惶诚恐。

其实这一次宴会也不是只为他们举办的,而是含括了今年所有获得奖项的公司员工们,进行一次总结性的褒奖大会。

因为马上就到宋干节了,作为一次年前的总结,这样的荣誉会议也是十分有必要的。足以充分激发员工们的斗志,为来年的发展做一个很好的规划。

krist加入GMM也算不上多久。

但是眼下一跃获得这样的殊荣,仿佛为他的将来铺开了更宽敞的坦途——至少在公司内部,是这样的。

奖项证明了他的价值。

穿着一身墨绿衬衫外加小西装外套,一身打扮既休闲又正式,从董事长paiboon先生手中接过那束象征公司给予的鼓励和期待的花束时,krist深深地低下头,伸手握着花束格外毕恭毕敬。

这种尊敬是很多方面的。

对他本人,对他所代表的公司地位,对他背后创造出的一切。


krist有些恍惚。

面对着相机黑洞洞的镜头,他笑得格外端正。

眼前的这一切已经像是做梦一样。

直到与董事长合影结束,他也没能从这样的情况里回过神,只是迷迷糊糊地跟着他哥挽在他腰间的手,顺着他哥的力道,singto往哪个方向,他就跟着走往哪边。

他一直在想象着。

如果是一年前,SOTUS刚开播前的他,绝对不会想到能有这样的一天。

曾经,他是一个在人群里平凡无奇的男孩。

和所有擦肩而过的路人没有任何不同。

而现在,他拥有了无数的粉丝,被高高捧上云端,星光璀璨,甚至他们拿到了年度最受欢迎电视剧奖。

刚刚看着Paiboon先生——他一头白发,身穿西装身板笔挺,神采奕奕的样子,自带着一种很有权威的压力感。虽然他笑得很和蔼,很慈祥,对krist和singto说话的语气也很温柔,就像普通的长辈对晚辈进行关怀的样子,但是,krist就是知道,这是不同的。

只要他挥一挥手,krist和singto不过是随时可以被开除出去的小角色而已。

就算krist有那么多的粉丝。

被捧红,还是被雪藏,不过就是那个人一句话的事情。

krist perawat,有一天,也能够站在那样的高度上吗?


浑浑噩噩地被P'sing牵着在座位上坐下,董事长向大家敬酒的时候,krist才忽地生出了一种真实感。

他举起杯,跟着所有人一起站起来。

“敬GMM,敬大家!”

液体咕嘟咕嘟地下口。

krist手里的玻璃杯叩在他哥手里举着的那一只杯子的杯壁,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P'sing,明年也请多多指教。”


黎伦哲

【SK】lost hearts 第一百三十四章

krist收到了一个视频。

事实上他经常收到各种各样的视频。他的粉丝们为了他仿佛可以无所不能,做图,拍照,画画,剪视频,录歌,学一门外语。

很多时候,他都会点赞,并且转推。

就像某种强迫症,只要转发了,就觉得已经好好地保存了起来,想看的时候随时都可以看。

他的推特不但是他发布动态,和粉丝们互动的地方,也是他的珍宝匣。


这个视频的开头就非常美妙。

像她们自己所说的那样。

真的非常美妙。

苍蓝的天和云纠缠在一起。

音乐叮咚叮咚地响。

不是krist喜欢的那种RAB曲风,但是,只要是粉丝们因为爱他而选的歌,每一首他都觉得好听。

女孩子们站在天台上,一张一张地翻动着那些写着字...

krist收到了一个视频。

事实上他经常收到各种各样的视频。他的粉丝们为了他仿佛可以无所不能,做图,拍照,画画,剪视频,录歌,学一门外语。

很多时候,他都会点赞,并且转推。

就像某种强迫症,只要转发了,就觉得已经好好地保存了起来,想看的时候随时都可以看。

他的推特不但是他发布动态,和粉丝们互动的地方,也是他的珍宝匣。


这个视频的开头就非常美妙。

像她们自己所说的那样。

真的非常美妙。

苍蓝的天和云纠缠在一起。

音乐叮咚叮咚地响。

不是krist喜欢的那种RAB曲风,但是,只要是粉丝们因为爱他而选的歌,每一首他都觉得好听。

女孩子们站在天台上,一张一张地翻动着那些写着字的A4纸张。

用笑容。

用文字。

用她们的实际行动,一字一句地向他诉说爱语,还有对他的鼓励。


“疲惫不堪想要休息的时候,想让你看一下我们送给你的干劲[/微笑][/微笑]我们从没尝试做过这样的事情。是在天台拍摄的短片。@kristtps爱你[/爱心]”

微笑悄悄地攀上他的脸。

他最近的确是疲惫不堪了。

密集的行程也好。

临近毕业和过年前的种种忙碌也好——四月十三日就是宋干节了,不过短短十天的功夫,眨眼就能过去。而在那之前,还有公司内部的工作,去澳门的行程,还有各种各样其他的安排在等待着他。

但是同样如她们所说。

只要看着这样的视频,他就觉得躁动的内心变得安宁,好像再多的困难也可以去打倒了。


重复又看了两遍整个视频,krist继续刷着讯息。

他们去澳门的机票已经订好了,要去的人很多,除了krist,singto,P'jane,P'Yuyui,还有P'bank,和其他的一些工作人员。

一大早,yui妈妈已经在自己的页面公布了行程的资讯。

这还是演戏以外第一次,去之前那么久,krist就已经觉得紧张了。

“哥,krist感觉很紧张啊。”

给他哥没头没脑地发送了信息,等待回复的时间里,他又翻看了过去的聊天记录。

不过一会儿,singto就发回了答复。

[哈?]

[弟弟怎么呢?是在学校要做演讲吗?]

他哥这样问着。

“不是。”

“就是去澳门啊喂。”

[[/白眼][/白眼][/白眼]]

[哦吼。现在还没有要去啊!在舞台上是要晕倒吗!]

看着他哥发过来的三个大大的白眼表情,krist嘿嘿地笑了,完全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无奈感和故意装出的嫌弃。

其实,比起紧张这种情绪,更多的是掺杂在其中的兴奋感。

即将面临亚洲级别舞台的兴奋感。

准备好要快点展示自己的感觉。

随着时间的逼近,每一天都让krist变得更有战意。

但他还是很享受这种对他哥撒娇的感觉。

只要他从百忙之中也愿意抽空回答,就让krist觉得自己被重视着。


黎伦哲

【SK】lost hearts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屏幕里正毫不掩饰地现场直播着krist和singto亲密的样子。

由于画面转接到现场放送的原因,那景象稍微有几秒的滞后。

以至于krist看到它的时候,正好是他毫无顾忌贴在那人怀里,两个人距离近得仿佛连体婴的样子。

更重要的是,坐在他身后的那个男孩,露出了一脸十分温和的表情。

原来在那个时候,P'sing是这样的一副模样。

今天没有打过多发胶的黑色发丝显得蓬松柔软,温顺地贴覆着他的额际,眉目舒展着,有一种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的魅力。并不是特别大得夸张的那种综艺式的笑法,或者被逗乐时前仰后合的爆笑,而是恰到好处,既亲切,又充满了邻家感。

而自己,就那样理所当然地靠在他的怀里。

像是...

大屏幕里正毫不掩饰地现场直播着krist和singto亲密的样子。

由于画面转接到现场放送的原因,那景象稍微有几秒的滞后。

以至于krist看到它的时候,正好是他毫无顾忌贴在那人怀里,两个人距离近得仿佛连体婴的样子。

更重要的是,坐在他身后的那个男孩,露出了一脸十分温和的表情。

原来在那个时候,P'sing是这样的一副模样。

今天没有打过多发胶的黑色发丝显得蓬松柔软,温顺地贴覆着他的额际,眉目舒展着,有一种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的魅力。并不是特别大得夸张的那种综艺式的笑法,或者被逗乐时前仰后合的爆笑,而是恰到好处,既亲切,又充满了邻家感。

而自己,就那样理所当然地靠在他的怀里。

像是——“妻子”。

或者说,他的恋人。


P'singto的胸膛仿佛一下子热得像是有熊熊火焰炙烤着一样。

krist刷地从他怀里弹了起来。

耳朵热得惊人。

这一瞬间,就像注意到了什么罪恶的画面,完全不该被krist自己本人发现的秘密。

无论是krist自己的表情也好,还是singto的表情也好,都像是电视剧里常用的闪回影像一般,来来回回的在krist的脑海里跳来跳去。

一切都顺理成章。

比如杂志封面,或者电视剧拍摄时该有的样子。

像一切。

像他们平时就生活在一起那样。

而这样的场景竟然公然地放在大屏幕上,供所有人观看着。

明知自己的无可救药,krist还是一边小心翼翼地让自己和他哥保持着距离,一边又忍不住扭头去看那电子屏上的样子。

自己的样子。

陷入了,无论谁都能一眼看出的恋情的样子。

还有。

那个让他迷恋的人的样子。


女孩们要求krist回到刚才动作,继续拍照的声音陆陆续续地响起来。

从周围。

krist回过头。

对自己的无法克制感到惶恐。

又不敢再次像刚才那样亲昵无间地贴回P'singto的胸口。

就像是旋涡。

男孩拼命想要逃离。

却又被牢牢吸引着向那中间飘去。


这一次。

krist僵直着。

看似在singto的臂弯。

却有一道空隙。

在他们两人的身体之间。

仿佛一道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


他的目光,最终看了那个大大的显示屏足有三次。

而心底的空虚和悸动,却仿佛已经绵延了足足一百年。

而这种空虚一直存在在他的胸口,就算整个活动结束了,也没能让男孩从那之中抽离出来。

krist的躁动越来越明显。

在他的胸膛里怦怦直跳。


他握着手机,在推特上对粉丝们进行着活动结束后的关怀,一如既往地叮嘱着回家小心的话语。

脑海里却一直回想着自己所看到的那些画面。

或许是当自己从“自己的角度”看,和从第三人的角度去看所造成的不同吧……krist所有的心情,跃然在目,昭然若揭。

心不在焉地在屏幕上划来划去。

最终,忍不住在暗了的手机屏上,一笔一划地,用手指,写上了那个人的名字。


黎伦哲

【SK】lost hearts 第一百三十二章

试坐环节的时候,singto大马金刀地就跨上了车,握着把手坐在上面安然如山。

krist稍微有些迟疑,当一辆摩托停在那里的时候,他总有种错觉,坐上去可能会让整台车都歪倒倾斜。

但是当他哥坐在前面那个位置的时候,他所有的迟疑都消散了。

无论如何,就算是真的倒下了,起码,他会和他哥待在一起。

给自己打着气,krist也抬腿跨过座椅,坐在singto的正后方。

他今天穿得比较休闲,为了配上身的连帽衫,krist穿了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这样跨坐的姿势让牛仔裤的裆部一下子拉扯得紧紧的,就算他想再往前坐上些许,也要考虑到裤子绷紧的裆部正挤压在什么位置——他哥的后腰。

这样的亲密无间坐法当然逃不...

试坐环节的时候,singto大马金刀地就跨上了车,握着把手坐在上面安然如山。

krist稍微有些迟疑,当一辆摩托停在那里的时候,他总有种错觉,坐上去可能会让整台车都歪倒倾斜。

但是当他哥坐在前面那个位置的时候,他所有的迟疑都消散了。

无论如何,就算是真的倒下了,起码,他会和他哥待在一起。

给自己打着气,krist也抬腿跨过座椅,坐在singto的正后方。

他今天穿得比较休闲,为了配上身的连帽衫,krist穿了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这样跨坐的姿势让牛仔裤的裆部一下子拉扯得紧紧的,就算他想再往前坐上些许,也要考虑到裤子绷紧的裆部正挤压在什么位置——他哥的后腰。

这样的亲密无间坐法当然逃不过主持人的调侃,他比划出圏抱的姿势,一边还说得格外理直气壮:“你这样坐着万一车子开起来多危险呐。至少也应该要抱着腰,固定住才比较安全吧。”

“哦,要抱着腰——”krist拖长了语调,左手顺势缠上了他哥的腰际。

手掌不敢贴结实,热度依旧从那里面透出来,暧昧地用热意勾勒出衣服下面应有的轮廓。

男孩愈发得寸进尺起来。

“开车的时候要是速度太快,还会滑过去呢。”他一边说着,一边挺胯做出向前挺的动作,“像这样。”


singto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甚至连位置都没有丝毫的挪动。

倒是krist自己,因为恶作剧的幅度太大,差点没坐稳,圏抱他哥的动作愈发紧实起来,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从车上摔倒。

与此同时,他又对自己刚刚的玩笑有些意犹未尽。

不安分地在车后座动来动去。

P'sing终于舍得把手从车把上挪开来。

他拧过身子拍了拍krist的脑袋。

“够了,够了。”

轻声细语地阻止弟弟的胡闹。


在舞台上的环节告一段落以后,两个人都下到展区,分别作出骑摩托车的动作,供粉丝和媒体进行拍摄。

先是两个人分别骑在相邻的车上。

最后,又是同骑一辆车。

只是这次,位置进行了调换。

换成krist在前,singto在后。


又想出了新招的krist,兴致勃勃地要求哥哥扯着自己的后衣摆,做出狂风呼啦呼啦翻动的样子,好让自己看起来仿佛在风驰电掣。

singto十分配合,二话不说就照着做了。

簇拥在他们身旁的女孩子们一边起哄,一边或是掏出手机,或是举着相机拍个不停,把krist的淘气一点不落的记录了下来。

这样的捧场激起了krist的表演欲,又是倾身向前,又是后仰,poss摆个不停。

P'sing的双手从身后伸过来,像刚才krist所做的那样圏抱着他,krist向后靠去,正好舒舒服服地靠进那人的怀里。

singto的臂弯既舒适,又让人觉得安全。

就好像专为他准备的VIP座椅一样恰如其分。

又向后依靠了一点,让彼此的身体贴合得更为紧密,krist冲着最近的那个举着相机的女孩微笑着,好让她拍照。

正准备转头的时候,视线的余光,却不经意扫过直播现场片段的大型电子屏幕。

那里面正映出他和他哥的脸。

krist目光停了一晌。

不觉呆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