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leepyhead

1229浏览    11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10 07:45
茵如桦

【LarryStylinson】Sleepyhead

Sleepyhead


灵感来自Liam说Harry随时随地都能睡着。


食用愉快!


感谢伟大的互联网,只要输入HarryStyles的名字就能跳出来无数关于他的小事,所以在Mitch和Harry真正成为交心的朋友之前,Mitch已经觉得自己对这个大明星了解的七七八八的了——作为这位大明星的工作伙伴他还没能了解他的野心和抱负,不知道他到底在和谁约会,但是却知道他喜欢嚼口香糖、热衷于裸睡、被队友们传染上的口癖,还有可能会无时无刻的睡着。

前面几点,Mitch在日后的相处里慢慢的打上了对勾,只有最后一条,他现在觉得大概只是一个玩笑...

Sleepyhead

 

灵感来自Liam说Harry随时随地都能睡着。

 

食用愉快!

 

 

感谢伟大的互联网,只要输入HarryStyles的名字就能跳出来无数关于他的小事,所以在Mitch和Harry真正成为交心的朋友之前,Mitch已经觉得自己对这个大明星了解的七七八八的了——作为这位大明星的工作伙伴他还没能了解他的野心和抱负,不知道他到底在和谁约会,但是却知道他喜欢嚼口香糖、热衷于裸睡、被队友们传染上的口癖,还有可能会无时无刻的睡着。

前面几点,Mitch在日后的相处里慢慢的打上了对勾,只有最后一条,他现在觉得大概只是一个玩笑,因为HarryStyles真的太过精力充沛了。

他醒的很早,一大早就像一团包裹在金黄色能量里的跳跳虎,不论见到谁都是一张快要撕裂开的笑脸——这在Mitch的概念里简直就是不可完成的任务,脸颊会痛,笑完太累了会想睡——更别提他看着慢慢悠悠从卧室里走出来的乐队成员,挥着手说,早安各位!我做了早餐!

Mitch抬头看了看时钟,八点三十分,又低头看了看摆满一张桌子的英式早餐,感觉简直不可思议,Clare先他发问了:“你几点起的?”

“六点,我睡的不多。”Harry把咖啡递给他的键盘手,附赠一个清爽干脆的微笑,“如果你们喜欢,我可以每天都做。”他说这话的时候像极了一个讨要表扬的小孩子,眉梢嘴角都是让人爱怜的得意。

Adam给他比了一个拇指,嘴里咬着他烤得金黄的面包。

“爱你伙计!”Alex张开双臂戏剧化的说道,“你真是全天下最棒的老板了!”

Harry咯咯的笑出声:“不,你们老板是Jeff,但是我确实是全天下最棒的人了!”他坐在桌子边晃悠着自己的身体,Mitch有时候在想他是习惯了作为团队里最小的那个要露出相符的天真烂漫还是单纯的会在他认为安心的地方暴露出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样子。

“不过你昨天不是十二点多才去睡吗?”Sarah接过Clare递过来的盐罐,“今天有很多事情要做哦。”她提醒道。

“别担心,他能随时随地睡着。”Mitch没多想就让这句话溜出了嘴边,Sarah看了他一眼,噗嗤的笑出来。

Harry坐在他对面眨了眨眼,露出那个足以腻死一打少女的笑容:“噢,Mitch,我亲爱的Mitch!那是我逗小姑娘们的,我真的不用睡很多。”

Mitch不再说话,专心于面前的早餐,他看得出来,Harry Styles好像永远没有累的时候,他随时都是精力旺盛,能以十二分的精神气面对一切,体力超群的年轻人。

 

所以,当听到他喊累的时候,不光是Mitch,Sarah、Clare都不约而同的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只有Jeff笑着叹了口气。

 

彼时,他们正在排练,Harry站在正中间,抱着吉他转来转去,时不时的跳两下,表情专注而认真,Jeff提议休息一下,Harry答应了,却依然在那里摆弄他的吉他和谱子,好像完全离不开似的。

接着,排练室的门被从外面打开,他们都抬头看过去,惊讶的发现那是一个彼此都心照不宣的仿佛只存活在对话里的人。

Louis Tomlinson站在那里,两只手端着星巴克,胳膊上挎着点心,注意到都在盯着他便有些害羞的“Hi”了一下,他把咖啡放在一边的桌子上说:“不好意思打扰了?Harry说我能直接——”

“Lou——!”没等他说完,Harry就扑了过去,用结实的双臂把那个蓝眼睛的小个子搂了个满怀,Louis有些惊讶,大概是不习惯在这么多人面前这样亲密,但是他只是停顿了一下便把手掌盖在Harry的后背上轻轻拍了拍:“进展怎么样?你有好好睡觉吗?我感觉你有点累。”他侧过头吻了吻埋在自己颈窝里的Harry的发鬓。

“超——累——”Harry拉长声调撒娇道,全然没意识他这句话给他的同事们造成的冲击,“你要在这里陪我几天吗?”Harry从他的颈窝里抬起头,撇着嘴像是半威胁的问道,“你会吗?”

“如果你愿意的话。”Louis轻声说,又拍了拍Harry的背,和另一边的Jeff交换了一下眼神,经纪人耸了耸肩像是默认了他的艺人自作主张收留男朋友的决定。

“我当然愿意!我怎么会不愿意呢!”Harry欢快的说道,“我可以睡个午觉,状态能更好了呢。”他牵着Louis的手把他往房间另一边领,朝他炫耀最新买的或者是别人送的吉他,接着在Louis半诚心半敷衍的称赞下被推到沙发上休息,Harry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Louis的手背蹭着他的手背催促他喝口饮料停一下。

Mitch默默的拨弄了一下琴弦,开始认为Harry Styles是那种在恋人面前会撒娇耍赖,很黏人的那款,他会装作很疲惫的样子,仿佛上一秒还在蹦蹦跳跳地的摇滚歌手被泄了气一样,只为男朋友会轻轻拨开他脸颊上的碎发,亲亲他的下巴和额头,把肩膀给他枕,就像他们现在做的那样。

 

Louis Tomlinson呆了四天,那四天的Harry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他们一致认为Harry是透支了这几天的精力才导致前些日子里像是打了鸡血。

他们没有全套的英式早餐可以享用了,Harry别说六点钟了,八点能从房间里爬出来都算好的,他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脸上留着几道睡出来的红痕和一条口水印,整个人乱糟糟的但是看起来睡得很餍足,Louis会推着他的肩膀让他去洗漱再吃外带的早餐,懵懵的Harry摇晃着脑袋走进洗手间,再出来整个人也算不上清爽,只是洗干净了,耷拉着眼皮靠在Louis的肩膀上,一点也不感觉他俩的身高以这样的姿势呆着会有点难受,他的表情看起来舒服极了。

晚上的话,前阵子他们理论上是录制到十点就结束,其他人都收拾乐器准备休息,Harry却像没听见一样依然泡在录音棚里哼唱着或者摆弄他的吉他,Jeff敲不下十次门催促他休息才会心不在焉点头答应他马上去睡,然而事实上,有时Mitch半夜起来找水喝的时候还能看见录音室那边亮着灯,那时候往往已经凌晨一两点钟了。

而这四天,Jeff敲第三次门的时候,Louis就会走进去,小声对还坐在调音器边上的Harry说些什么,Harry仰着脸撇了撇嘴,把头栽在Louis的胸前像是耍赖也像是撒娇,他说:“就差一点了你知道差一点没弄完有多难受!”他皱着张脸仿佛不让他弄完下一秒就要死了一样。

有两天Louis坚定的摇着头然后就能这样把他牵走拎回房间休息,还有两天实在是耐不住Harry的卖萌攻势,叹了口气拖过旁边的椅子翘着二郎腿在那儿等着他收尾,Jeff专门晚睡蹲守了一个小时看看Harry会不会听男朋友的话,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Harry收尾工作做完了就非常主动的乖乖的拉着Louis的手回房间睡觉了——所以说,他的大明星还是挺听话的,只不过不听他的话。

 

在那四天里,Mitch也见识到了Harry所谓“随时随地睡着”的技能——这真不是他用来逗小姑娘卖萌用的,他是真的可以做到。

只是半个小时的间歇,往日Harry依然会蹦蹦跳跳,凑过去看Mitch在喝什么饮料,抢过Sarah的鼓槌来玩儿,在技艺高超的鼓手面前得瑟自己原来也是敲过鼓的,然而这些天里他安静的好像蒸发了一样——事实上,并没有,他只是凝华在了围观他们录制的LouisTomlinson身上。

“困?”Louis的手指挠着他柔软的脸颊。

“累。”Harry闷声回答他,难得的坦诚——其实说实在的,如果前几天掐着Harry的脖子逼着他说实话的话,他也会承认他其实很累的,毕竟每天只睡五个小时还要高强度的排练确实比较难承受。

但是,他也会承认,在LouisTomlinson进门之前,他确实没有感觉到累,他没有说谎,他精神百倍甚至称得上亢奋,然而,当看见那张熟悉的、朝思暮想的脸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的瞬间,他感觉到疲惫如排山倒海般袭来,肩膀的肌肉发紧,小腿开始酸疼,眼眶也很重,好像随时随刻要闭上睡着了一样,他想扔开一直抱着的吉他,不去搭理孤零零立在那里的麦克风,只想扑过去枕在Louis的膝头,让他摆弄自己的卷发,看着自己睡着。

“快睡吧。”Louis屈起一条腿架在茶几上,让枕在自己腿上的Harry躺的更舒服一点,“半个小时之后叫你。”

Harry咧开嘴角笑起来,他的眼皮已经快要合上了,却固执的依然盯着Louis笑,Louis摇摇头,轻轻梳理着Harry额前的卷发,用哄孩子的语气催促他闭眼睡午觉,大概是实在太累了,Harry在他手心里蹭了两下就闭上了眼睛,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Louis已经很久没有看着Harry睡着了,眼前这幅景象竟然有那么几分陌生了,他有些不爽,但是依然感觉到满足,他看着熟睡中的Harry无意识的把头侧过来,把脸埋在他的肚子上,像大猫一样发出几声粘腻的呢喃,他笑了,动作轻柔的捻开他脸庞的碎发,另一条胳膊坚定的撑着他的脖颈,让他睡得更舒服些。

他感觉到Harry的乐队成员在盯着这个方向,大概是这样的Harry太过不常见了,于是他抬起头,笑着给他们比了一个嘘。

 

Mitch看着他们想,Harry或许真的可以随时随刻、但是不会是随便什么地方都能陷入睡眠。

他一定要在他感觉温柔的地方,他能无所畏惧的遁入黑暗的梦境的地方。

 

他要在家里或者LouisTomlinson的怀里。

 

后来,Louis回LA继续他的工作去了,Mitch他们也结束了连早餐都叫外卖的四天,Harry又再六点钟起来叮叮当当的给他们准备丰盛的早晨,精神满满的向他们打招呼,“早安!”他说,“我培根煎多了,今天可以多吃一点哦!”

Clare打了个哈欠,问他,你不困吗,这么早。

Harry露出一个比窗外阳光还灿烂的笑容:“不,一点不,我睡得很少。”

 

但是,已经没人信他这个说辞了。

 

—END—


南宫北狄

由于某种原因不太能打字,语音输入,排版清奇,见谅见谅。
歌词一发改梗以及日常推歌
依旧压切婶
配合bgm食用

公元1239年
有一位王族少女
古老的故事不断传唱
她是最美的女人

在岩石垒砌的城堡里
她每晚独自长眠
怀抱着玫瑰
夜莺偶尔停驻

任何连亡者都能惊醒的声音
都无法唤醒她
只有长伴她的明月知道
她沉溺在甜蜜
而又不可诉说的梦中

遥远的国度
来了一位陌生人
希望与她共结连理
手中空无一物

她的父亲让他离开
因为某天
她终会嫁给一个国王
只有高塔的藤花知道
鲜血早已凝固
染上暗褐色的藤蔓
是她永不会回来的爱人

那个陌生人离开又回来
带着十万兵马
战场的嘶嚎让人恐惧的颤抖
但还是无法唤醒她

战斗持续了一整天
城墙下的白玫瑰
已不见踪...

由于某种原因不太能打字,语音输入,排版清奇,见谅见谅。
歌词一发改梗以及日常推歌
依旧压切婶
配合bgm食用

公元1239年
有一位王族少女
古老的故事不断传唱
她是最美的女人

在岩石垒砌的城堡里
她每晚独自长眠
怀抱着玫瑰
夜莺偶尔停驻

任何连亡者都能惊醒的声音
都无法唤醒她
只有长伴她的明月知道
她沉溺在甜蜜
而又不可诉说的梦中

遥远的国度
来了一位陌生人
希望与她共结连理
手中空无一物

她的父亲让他离开
因为某天
她终会嫁给一个国王
只有高塔的藤花知道
鲜血早已凝固
染上暗褐色的藤蔓
是她永不会回来的爱人

那个陌生人离开又回来
带着十万兵马
战场的嘶嚎让人恐惧的颤抖
但还是无法唤醒她

战斗持续了一整天
城墙下的白玫瑰
已不见踪影
但城堡的墙壁又高又厚

陌生人高喊着
让她决定吧
她的心意究竟属于谁
他亚麻色的发丝染着鲜血
眼睛装着高塔的藤花

不可置信的灵魂
来到国王面前
于是国王敲响了她的门
只有你
能结束这场战争

没人知道
故事的结尾
她是否醒来
她还会醒来么

粥天粥地

         尤克里里清冷,寂静的拨弦贯穿歌曲始终,Galen  Crew的声音轻盈的如一片流云,夹杂着这种萧瑟的情绪,叙事吟唱着幽远避世的古老童话——睡美人。  曲首的和声哼唱清澈,不染尘垢,是纯真。一直以为夏威夷小吉他不适合这么冷清的表达,但就这样简简单单的民谣化拨弹,细碎的同音持续反复,竟如流水潺潺推动了故事的发展:意欲求娶,兵戎相见
let her decide,Only she  can end this war。这不是甜美的童话,是残酷的战争,死亡的呼啸,无尽的等待,创...

         尤克里里清冷,寂静的拨弦贯穿歌曲始终,Galen  Crew的声音轻盈的如一片流云,夹杂着这种萧瑟的情绪,叙事吟唱着幽远避世的古老童话——睡美人。  曲首的和声哼唱清澈,不染尘垢,是纯真。一直以为夏威夷小吉他不适合这么冷清的表达,但就这样简简单单的民谣化拨弹,细碎的同音持续反复,竟如流水潺潺推动了故事的发展:意欲求娶,兵戎相见
let her decide,Only she  can end this war。这不是甜美的童话,是残酷的战争,死亡的呼啸,无尽的等待,创伤和绝望……
王子无法唤醒公主。国王,也许可以?残酷?权利?死亡的阴影? let her decide,Only she  can end this war。

沃色多吉

人不是向外奔走才是旅行,静静坐着思维也是旅行,凡是探索、追寻、触及那些不可知的情境,不论是风土的,或是心灵的,都是一种旅行。

——[中]林清玄(1953年农历二月上旬-2019年01月23日)《玄想》

————————————————————

•Galen Crew(盖伦·克鲁)

•美国奇幻民谣唱作人

•出生日期:1990年07月11日

•《Sleepyhead》选自其专辑《Acoustic Daydreams》(EP)

•发行时间:2012年09月07日

•音乐风格:Ballad

————————————————————

in the year of our...

人不是向外奔走才是旅行,静静坐着思维也是旅行,凡是探索、追寻、触及那些不可知的情境,不论是风土的,或是心灵的,都是一种旅行。

——[中]林清玄(1953年农历二月上旬-2019年01月23日)《玄想》

————————————————————

•Galen Crew(盖伦·克鲁)

•美国奇幻民谣唱作人

•出生日期:1990年07月11日

•《Sleepyhead》选自其专辑《Acoustic Daydreams》(EP)

•发行时间:2012年09月07日

•音乐风格:Ballad

————————————————————

in the year of our lord 1239

there once lived a girl of the royal line

the ancient stories do recall ?

she was the fairest of them all

in the castle made of stone

every night she slept alone

any noice that would raise the dead

couldn't wake her sleepyhead

the stranger came from the foreign land

asking for the maiden's hand

her father said no go away

she's gonna marry a king one day

the stranger he came back again

riding with 10 thousand men

the battle cries few always dread ?

but couldn't wake her sleepyhead

the fighting lasted all day long

but the castle wall‘s very thick and strong

the stranger cried let her decide

where her true affections lie

so the king knocked on her door

only you can end this war

no one knows how the story ends

did she ever wake up again?

will she ever wake up again?

————————————————————

緒㯗

🌫夏天的晚风轻轻吹动窗台的帘子 暮色朦胧躺着打会儿瞌睡 舒适到差点就决定这样过一生_

🌫夏天的晚风轻轻吹动窗台的帘子 暮色朦胧躺着打会儿瞌睡 舒适到差点就决定这样过一生_

提刀来见

不务正业,呦呦呦。就不写文,啦啦啦。

不务正业,呦呦呦。就不写文,啦啦啦。

RoJan

in the year of our lord 1239

公元1239年

there once lived a girl of the royal line

有一位有着王室血统的女孩

the ancient stories do recall ?

根据古老的故事所讲述的

she was the fairest of them all

她是最美的(女孩)

in the castle made of stone

在石制的城堡里

every night she slept alone

她每晚独自长眠

any noice that would raise the dead

任...

in the year of our lord 1239

公元1239年

there once lived a girl of the royal line

有一位有着王室血统的女孩

the ancient stories do recall ?

根据古老的故事所讲述的

she was the fairest of them all

她是最美的(女孩)

in the castle made of stone

在石制的城堡里

every night she slept alone

她每晚独自长眠

any noice that would raise the dead

任何连亡者都能惊醒的声音

couldn't wake her sleepyhead

都无法唤醒她

the stranger came from the foreign land

遥远的国度来了一位陌生人

asking for the maiden's hand

希望与她结为连理

her father said no go away

她的父亲说,不行,走开

she's gonna marry a king one day

她某天终会嫁给一个国王

the stranger he came back again

那个陌生人离开后又回来了

riding with 10 thousand men

带着一万兵马

the battle cries few always dread ?

战斗的呼喊能吓破胆

but couldn't wake her sleepyhead

但还是无法唤醒她

the fighting lasted all day long

战斗持续了一整天

but the castle wall‘s very thick and strong

但城堡的墙壁又厚又强

the stranger cried let her decide

陌生人高喊,让她决定吧

where her true affections lie

她的心意究竟属于谁

so the king knocked on her door

于是国王敲响了她的门

only you can end this war

只有你能结束这场战争 (国王对公主所说的话)

no one knows how the story ends

没人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尾

did she ever wake up again?

她醒来了么?

will she ever wake up again?

她还会醒来么?


伏砚

sleepyhead 公元1239年。在一座古老的城堡里,住着世界上最美丽的公主,她叫艾洛帕,她整日沉睡在城堡阴晦的一间石头屋子里,没有人能够叫醒她,包括城堡里最著名的女巫洛丽塔,女巫告诉所有前来叫醒公主的人说,在公主艾洛帕的梦中,有一个强大的靥神主宰者她用艾洛帕的思想建造了一座华丽的城堡,和许多的朋友。艾洛帕因此不愿意醒过来。所有人听完都沉默了。因为他们都知道公主是最美丽的,也是最孤独的,她整日接受着万民的朝拜,却没有一个朋友。 睡美人的故事被人们口耳相传,直到邻国爱德华王子的耳中,听到这个悲伤的故事,爱德华决定去拯救公主艾洛帕,他拒绝了侯爵们漂亮的马车和国王给他的一众仆人,只是带着几个侍卫...

sleepyhead 公元1239年。在一座古老的城堡里,住着世界上最美丽的公主,她叫艾洛帕,她整日沉睡在城堡阴晦的一间石头屋子里,没有人能够叫醒她,包括城堡里最著名的女巫洛丽塔,女巫告诉所有前来叫醒公主的人说,在公主艾洛帕的梦中,有一个强大的靥神主宰者她用艾洛帕的思想建造了一座华丽的城堡,和许多的朋友。艾洛帕因此不愿意醒过来。所有人听完都沉默了。因为他们都知道公主是最美丽的,也是最孤独的,她整日接受着万民的朝拜,却没有一个朋友。 睡美人的故事被人们口耳相传,直到邻国爱德华王子的耳中,听到这个悲伤的故事,爱德华决定去拯救公主艾洛帕,他拒绝了侯爵们漂亮的马车和国王给他的一众仆人,只是带着几个侍卫就启程了。在途中,即便是下雨天,爱德华也没有停止赶路,遇到可恶的强盗,爱德华就把自己的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给了他们,然后以王子的威仪命令这些强盗为他探路。就这样,不到第五天,爱德华就赶到了城堡。 他向公主的父亲请求见艾洛帕一面,并向公主许下婚约,没想到,国王听了以后,非但没有让他进去,还斥责他说:我的女儿将来醒来,是要嫁给一个最强大的国家的王子。 爱德华听了以后很伤心,于是他决定回去,这时,女巫洛丽塔找到他,并告诉他可以偷偷带他进入公主的梦中,来叫醒公主。在艾洛帕的梦中这位王子和公主相爱了。 可惜女巫的魔法有限,爱德华只能在梦中呆很短的时间。 醒来以后,爱德华快马加鞭赶回国家 ,他励精图治,训练军队,几年后,爱德华国王的盛名就传到了艾洛帕的国家。 于是,在鲜花盛开的春天,爱德华带着十万军队来攻打这座王城,他说只有公主醒来,才能停止这场战争,否则人们只能孤独的死去,所以全城的子民都在呼唤公主,这种呼唤声中凝聚了强大的力量,洛丽塔借着这股力量趁机打败了靥神。 令人惋惜的是,这个故事并不是一个幸福快乐的结局,因为公主依然没有醒过来,艾洛帕由于太爱王子了,所以在梦中一直等待着爱德华,她害怕醒过来之后,爱德华找不到她。而不知情的爱德华最后放弃了攻打城堡,他在城堡外住了下来,等待着公主醒过来。 于是,公主在梦中等着爱德华,爱德华在城外等着公主。雪花和鲜花相继枯萎,一天又一天,艾洛帕最后醒了没有,没有人知道。

番茄叶

                             富有感染力的嗓音~

                    ...

                             富有感染力的嗓音~

                                  神秘的结局~

            此时此刻我也成了一个爱听故事的孩子😊

               
             (歌词没附上,因为我是故意的😁)

Sylvia

有故事的歌,或许叫民谣更准确
当声音响起的瞬间,就像穿越空间,穿越时间,到了那样一个童话烂漫的国度。

有故事的歌,或许叫民谣更准确
当声音响起的瞬间,就像穿越空间,穿越时间,到了那样一个童话烂漫的国度。

黑绅士

《Sleepyhead》歌手:Galen Crew
   这首歌曲选自Galen Crew的专辑《Acoustic Daydreams》,歌手干净、空灵、舒服的嗓音,将一段故事如民谣一般娓娓道来,男声特别唯美,是一首不容错过的好歌
    也可以说是一个没有结果的童话。
     sleepyhead的背景故事,据说出自《尼伯龙根之歌》
   《尼伯龙根之歌》的成分十分复杂,有上古的北欧神话,也有罗马帝国灭亡前后欧洲民族大迁徙的史实,包括匈人王阿提拉和勃艮第王国的历史。
  ...

《Sleepyhead》歌手:Galen Crew
   这首歌曲选自Galen Crew的专辑《Acoustic Daydreams》,歌手干净、空灵、舒服的嗓音,将一段故事如民谣一般娓娓道来,男声特别唯美,是一首不容错过的好歌
    也可以说是一个没有结果的童话。
     sleepyhead的背景故事,据说出自《尼伯龙根之歌》
   《尼伯龙根之歌》的成分十分复杂,有上古的北欧神话,也有罗马帝国灭亡前后欧洲民族大迁徙的史实,包括匈人王阿提拉和勃艮第王国的历史。
    《尼伯龙根之歌》有的部分带有上古神话的粗粝、雄浑,有的部分类似中世纪盛期的宫廷爱情与骑士罗曼司。
    一上为网络资料
    歌词:
in the year of our lord 1239
公元1239年
there once lived a girl of the royal line
有一位有着王室血统的女孩
the ancient stories do recall ?
根据古老的故事所讲述的
she was the fairest of them all
她是最美的(女孩)
in the castle made of stone
在石制的城堡里
every night she slept alone
她每晚独自长眠
any noice that would raise the dead
任何连亡者都能惊醒的声音
couldn’t wake her sleepyhead
都无法唤醒她
the stranger came from the foreign land
遥远的国度来了一位陌生人
asking for the maiden’s hand
希望与她结为连理
her father said no go away
她的父亲说,不行,走开
she’s gonna marry a king one day
她某天终会嫁给一个国王
the stranger he came back again
那个陌生人离开后又回来了
riding with 10 thousand men
带着一万兵马
the battle cries few always dread ?
战斗的呼喊能吓破胆
but couldn’t wake her sleepyhead
但还是无法唤醒她
the fighting lasted all day long
战斗持续了一整天
but the castle wall‘s very thick and strong
但城堡的墙壁又厚又强
the stranger cried let her decide
陌生人高喊,让她决定吧
where her true affections lie
她的心意究竟属于谁
so the king knocked on her door
于是国王敲响了她的门
only you can end this war
只有你能结束这场战争 (国王对公主所说的话)
no one knows how the story ends
没人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尾
did she ever wake up again?
她醒来了么?
will she ever wake up again?
她还会醒来么?

暴躁锦鲤

SleepyHead

http://music.163.com/#/m/song?id=1321874925&userid=517491274

诈尸啦 只给粉丝看了

大约是在公元1239年。


遥远神秘的边际,存在一个国度。一座石制的城堡,人间最美的公主终日在此沉睡。


纵使我们能将长眠于此的亡者全部唤醒,也没有能力让她醒来哪怕一分钟。


城中最年长的巫师,公主曾经最亲近的老人,埃尔森,也亲口说下对于公主无能为力。但哪怕这样,来试图令公主苏醒的人还是长久不绝。

埃尔森对他们每一个人亲口说过,公主深陷梦中,梦魇将公主对世间的思念化作城池,将公主永...

http://music.163.com/#/m/song?id=1321874925&userid=517491274

诈尸啦 只给粉丝看了

大约是在公元1239年。

 

遥远神秘的边际,存在一个国度。一座石制的城堡,人间最美的公主终日在此沉睡。

 

纵使我们能将长眠于此的亡者全部唤醒,也没有能力让她醒来哪怕一分钟。

 

城中最年长的巫师,公主曾经最亲近的老人,埃尔森,也亲口说下对于公主无能为力。但哪怕这样,来试图令公主苏醒的人还是长久不绝。

埃尔森对他们每一个人亲口说过,公主深陷梦中,梦魇将公主对世间的思念化作城池,将公主永远的囚禁了起来。公主放不下自己的心,也逃不出这魑魅深堕的囚笼。

 

而埃尔森整日驻守在公主的城楼旁,等待着下一位不自量力者的来访。

 

西方深处的国家,王子是个叛逆的少年,他叫夏洛克。来来往往的冒险者,将故事传入他的国度。夏洛克沉入这故事,而心中则油然生出期望之情。

 

夏洛克自己收拾了行囊,备了几名亲信,也就动身前往这个国家。

 

夏洛克最开始在这里见到的,就是埃尔森。埃尔森也像之前对于数千数万个冒险者一样,对他反复的重复着公主的故事。夏洛克听完,便闯入公主深居的这座城楼。

 

夏洛克自出生之日起,脖子上就挂着个紫水晶雕的挂坠。没人知道是从哪来的,也没人知道是干嘛的。说来也巧,这挂坠,公主也恰巧有一个。

 

这两个挂坠相互靠近,碰到一起就又弹开了。

 

夏洛克恍神,眨了眨眼,眼前是一个漂亮的如若冰晶所筑的人儿。那人儿回头看了看他,对他笑了笑。

 

夏洛克此时觉得,世间再没有什么能比得过她,这一笑,万物都失了颜色。水晶坠儿闪了闪,大抵是天命所指,他们觉得,彼此就是对方所渴求的全部吧。他想明白了,公主对世间的思念,大抵也就是对于他的思念。

 

“记住我的名字,爱丽丝。”

“我等你。”

 

他与公主立下契约,诉诸未来的岁月。随后,梦境崩塌,夏洛克被迫退了出来。他摇了摇脑袋,胸口的吊坠仍在闪光。

 

那不是梦。

 

夏洛克提了剑,跨上马就向城中奔去。他越跑越快,即使是在别人的国家,也就这么放肆不惮。侍卫哪敢阻拦一身王族服饰的夏洛克,也只教他跑到了城堡门前。他叫喊着,要国王出来见他。

国王从楼台上低头,也认得大概是个王子。开门迎接,听到的却是夏洛克大喊立下婚约的无理要求。国王自然是不肯的,况且他心里早有了更好的人选——美丽总是万能的。

 

“她终究会嫁给别人,也是个王子,但绝不是你。”

 

“为什么?”

 

“你不够格。”

 

夏洛克仿若被击穿了似的,他倒也无话可言。剑收入鞘,马鞍也整理好,还是要回到自己的国家多作整备——他是决不可能放弃的。

 

时间一晃三年,夏洛克也做上了国王,十八岁。爱丽丝公主大婚的消息在他的国家不胫而走。当他听到了,他立马整理国家的军队,直接来到了石之城下。

 

石之城似乎整个国家都在为公主的婚礼而庆祝,但没有人在意那是否是她最真实的想法。夏洛克这样想。那位公主的未婚夫站在城门之上,俯瞰着夏洛克的军队。

 

他跃下城楼,径直走到了夏洛克身前。

 

“就是这东西让你和爱丽丝心意相通的吧?”他说道。他抽出腰中配剑,一剑刺碎了夏洛克胸口的紫水晶。夏洛克顿时脸色一白,他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直接这样做。

 

夏洛克难忍胸口的压抑,也掏出佩剑,却一剑砍下了他的头颅。他感到了,他和爱丽丝的联系已经一点都不剩下了。

 

夏洛克看着碎裂在地的水晶碎片,也没有再说什么。他遣回了军队,自己一个人在城外住了下来。

 

“醒来吧,爱丽丝,该你做选择了。”

 

石之城也再没有人敢惹这位生事的主,公主的婚事也没人敢再提。

 

故事的最后,爱丽丝在梦中思念着夏洛克,她恐惧醒来后无法与夏洛克相认;夏洛克在城外等待着公主,等待着公主醒来的那一天。

 

雪花和樱花从风中入土,却又回到最初的样子。

 

可是,

爱丽丝也不会醒,

夏洛克也不会醒。

 

推荐配合歌曲《sleepyhead》食用

 

茜公子·骨朵綴夢

【2014.5.19 第二朵夢】

面對大河我無限慚愧 
我年華虛度  空有一身疲倦 
和所有以夢為馬的詩人一樣 
歲月易逝  一滴不剩 
水滴中有一匹馬兒一命  歸天 

千年後如若我再生於祖國的河岸 
千年後我再次擁有中國的稻田  
和周天子的雪山  天馬踢踏 
和所有以夢為馬的詩人一樣 
我選擇永恒的事業 

我的事業  就是要成為太陽的一生 

——節選自海子《以夢為馬》1987年 ...

【2014.5.19 第二朵夢】

面對大河我無限慚愧 
我年華虛度  空有一身疲倦 
和所有以夢為馬的詩人一樣 
歲月易逝  一滴不剩 
水滴中有一匹馬兒一命  歸天 

千年後如若我再生於祖國的河岸 
千年後我再次擁有中國的稻田  
和周天子的雪山  天馬踢踏 
和所有以夢為馬的詩人一樣 
我選擇永恒的事業 

我的事業  就是要成為太陽的一生 

——節選自海子《以夢為馬》1987年 
            (亥時,人定歸本,早安眠)

白水

他的童话里,岁月悠然

Galen Crew是我很喜欢的一个美国民谣歌手,十月份他来中国巡演,两周前有幸去听了一场live,感慨颇多,也更加喜欢他了。仅此表达我对他的喜爱。

————————

初遇来得很美。

十一的最后一天,深夜,微博,看到一首推荐的歌,那句评论是一切的契机和源头——好像篝火边吟游诗人会唱的曲子,残忍的故事被温柔的讲述了。这话让我感怀,一瞬间星空黑夜森林,篝火噼啪,沧桑的吟游诗人慢慢悠悠哼起古老的调子,疲惫的旅人昏昏欲睡,这些画面和声音很自然的填满了思维的空隙,然后我用流量打开了这首歌,仿佛打开了一个梦境。

我很喜欢吉他,学的时间不长,但因为弹民谣,被这首歌吸引仿佛是理所当然的命中注定。在我眼...

Galen Crew是我很喜欢的一个美国民谣歌手,十月份他来中国巡演,两周前有幸去听了一场live,感慨颇多,也更加喜欢他了。仅此表达我对他的喜爱。

————————

初遇来得很美。

十一的最后一天,深夜,微博,看到一首推荐的歌,那句评论是一切的契机和源头——好像篝火边吟游诗人会唱的曲子,残忍的故事被温柔的讲述了。这话让我感怀,一瞬间星空黑夜森林,篝火噼啪,沧桑的吟游诗人慢慢悠悠哼起古老的调子,疲惫的旅人昏昏欲睡,这些画面和声音很自然的填满了思维的空隙,然后我用流量打开了这首歌,仿佛打开了一个梦境。

我很喜欢吉他,学的时间不长,但因为弹民谣,被这首歌吸引仿佛是理所当然的命中注定。在我眼里,一首歌,无论是歌词,旋律还是气氛,只要其中之一吸引人,那便是一首好歌,而sleepyhead无疑从任何一方面都深得我心。

旋律简单而美丽,他的声音有一种魔力,仿佛雾中虚无的色彩,隐隐约约的动人心魄。故事也很简单,却无边引人遐思——沉睡的少女是否醒来?她是否成全了远方来客的一桩美意?用战争堆积起来的诺言冲动而美丽,他的军队等在城堡外,奢求一份青睐。

结局断在这里,让人有些不甘。

后来我看到阿森的那句话,世间诸事,满怀期待总好过无疾而终;他回答了一个执念,不是所有故事都有结局。(这里手动艾特阿森,因为你这句话我第二天就买了门票买了专辑)

真是甜蜜的怅然啊,那些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收尾的故事,想必是七分无奈三分希冀,无奈于故事断在酣然之处,却又盼望有朝一日命运的轨迹再次交逢。

后来我给他写信,我说我喜欢这个故事和讲述故事的情怀,你就像森林里打马而过的吟游歌手,几行旋律攫住迷途旅人的心,然后他们茫然而欣喜的聚在篝火边,听一个没有结局的童话。

我说我亦有几段没有结局的故事,故事的主角离散在人群里没了音讯,也没了故事,令人怅然而怀念。

我说我曾经很喜欢这一类老掉牙的童话故事,公主嫁给王子过上幸福的生活,总是睡前催梦的安眠药,虽然现在不觉得公主只有嫁给王子才能幸福,不过那都是后话了,谁没有过幼稚的澄澈的初心呢。

 

习惯在安静的时候循环sleepyhead,或者专辑,一首一首的放下去,最后还是回到sleepyhead,这首歌循环着永恒,在那样一个梦里,时间是停驻的,一切是永恒的,沉睡的公主永不老去,等待和战争永远新鲜。

Galen的其他作品也是这样的风格,betterthan a fairytale好像sleepyhead的后续,沉吟着一个人的找寻和期待。这个专辑里的歌带很轻快,像messenger,Princess,如同倾世之容退去浮华最好看的的真实的样子。这两首歌我在演唱会的时候录了一整首,太喜欢了。

Evergreen的旋律像一颗苍天杉树,主旋律平静的生长,枝叶繁茂喜人,却并不繁杂;实在喜欢开头的吉他,给我上个世纪黄金时代的错觉。森林和爱人永远年轻的面容。

The poet这首歌,他说是在是讲一个中国诗人,有一年他在中国的火车上读到一本书,就想写一首歌,然后这个关于中国诗歌和诗人的歌又在中国演出,对他来说有很深远的意义。

后来知道他是个虔诚的基督徒,恍然才明白那些悠然的曲调和娓娓道来的故事如何来的这样宁静,原来是有信仰的联结。

 他说他喜欢安静的悲伤的歌谣,还有平淡的爱情故事和童话。他就是这样一个干净好看的人呐,有才华,对生活充满安逸的热枕,常被一些微小的细节打动。

想到勃朗宁的一句诗。

上帝在他的天庭里,世间一切安好了。

在他的世界里,世间一切安好了。

 

END


唠唠叨叨一些现场吧,一开始我挤到第二排,等了一会儿他拿着吉他走到舞台前,第一首歌就是messenger,他真的比照片好看很多啊,我拍不出那种美的感觉,索性就放下手机安安心心痴汉他的脸和和手,他的手也真好看,无名指上明晃晃的戒指啊……第一首歌结束之后他讲了几句中文,他说“我叫盖伦我来自美国”,还说“我爱武汉”,然后画风一变说对不起我们还是讲英文吧,然后开始讲英文,他说英文的时候自带温柔的光环,嗓音实在太迷人。

他说武汉好冷因为他才从广州来,然后介绍他的小伙伴Rachel。半场的时候有个迷妹尖叫了一声I love you然后他笑着回答 I love you too。

后来他拍了一张歌迷的合影发到微博上了,虽然压了图但好歹还能找到我自己;然后他还有个中国巡演MV计划,有几首歌他哼完一段旋律让我们跟着唱,完了之后他说great job。然后我顺口接了一句great song,叫得很大声,肯定听见了。

反正全场我就不停的尖叫鼓掌挥手,试图让他在寒冷的夜感受我们武汉迷妹的热情。

中场他说这是最后一首歌了我要走了再见,搞得我一脸懵逼,旁边有小伙伴就说这是个可爱的套路,而且sleepyhead都没唱呢,过了一会儿他果然又从gate里出来了,最后一首歌是众望所归的sleepyhead,我特别特别兴奋,光顾着跟着唱了,然后就没有录视频,现场气氛真的很好,因为大概大多数人都是这首歌被圈粉所以都会唱,然后我们就整首歌跟着唱,又感怀又兴奋的,好像了结一桩心事。

在唱到like fire 和fragrance,这两首节奏感比较强的歌的时候,他抱着吉他跳到舞台中央。就在舞台中央蹦蹦跳跳的……啊……真可爱……

 唱完之后赶去排队要签名,我提早买了专辑排在第二个,对了他还送了两套专辑,介绍完直接朝人群里丢,然后同行的小伙伴抢到了一套,烦躁)

我一上去自我介绍,然后开始撩他,我跟他说,your Chinese pronunciation is excellent.

他很开心很惊喜的说really?

我说是啊你讲的很好。

然后我打开专辑说Could you please sign here ? 

在他签名的时候我把那封信拿出来给他,我说I have a letter for you. 

他看起来又很惊喜,抬头看了我一眼问,Do you?

我点头,然后告诉他It’s a story and some words, I’m looking forward to your nextalbulm. 

然后他有点犹豫,那种不自信的口吻,他说I hope you will like it.(这里我真想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然后我很坚定的点头说YeahI will. 然后继续撩,I’m going to tell you a different story next time.

反正他巨可爱,人又好,对粉丝有求必应那种,小哥哥啊我真喜欢他。

 




紫川幽

好喜欢这种歌,本来就是一个很好的故事,再被这样唱出来,无限循环

好喜欢这种歌,本来就是一个很好的故事,再被这样唱出来,无限循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