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tarlord

2828浏览    136参与
想對蟻蟻做點不好的事

【星蟻】嚴格來說是Rocket幫主人找到男朋友的

⋄狗主星/獸醫蟻⋄

⋄AU⋄

⋄Rocket是博美犬⋄

⋄Rocket是星星的寵物設定⋄

⋄嚴重OOC⋄

⋄小學生文筆⋄

⋄繁體字⋄

⋄不喜點x⋄

--------------------純粹覺得這組很萌-配圖與文不附-------------------



----------------------------------------------------------------------- 

(上)

  已經連續兩天了,Peter Quill家中的狗狗還是食慾不振,他已經用盡了任何的方法引誘牠吃東西了,包括:把零食混進狗糧中、給他吃營養膏、買了一些一打開就能散發出...

⋄狗主星/獸醫蟻⋄

⋄AU⋄

⋄Rocket是博美犬⋄

⋄Rocket是星星的寵物設定⋄

⋄嚴重OOC⋄

⋄小學生文筆⋄

⋄繁體字⋄

⋄不喜點x⋄

--------------------純粹覺得這組很萌-配圖與文不附-------------------




----------------------------------------------------------------------- 

(上)

  已經連續兩天了,Peter Quill家中的狗狗還是食慾不振,他已經用盡了任何的方法引誘牠吃東西了,包括:把零食混進狗糧中、給他吃營養膏、買了一些一打開就能散發出濃郁牛肉味的濕狗糧、甚至都已經親自煮了一些牛扒(然而烤焦了)給牠。牠不是吃了吐就是索性不吃,平時會蹭抱要吵出外散步的牠現在只是無力的躺在地下上嗚咽著楚楚可憐的看著Peter。


  「Rocket~有你最喜歡吃的牛扒喔!」Peter呼喚著自家小狗,把已經涼了一會的牛扒放在了狗盤子上。


  「汪⋯⋯(我是生病了還有你那像黑炭的牛扒是想毒殺我嗎?)」名為ROCKET的狗狗躺在地上哀怨地看著Peter。


  好的我這就帶你去看病吧。


—————————————————————————————————
  

  最近和鄰居Gamora 聊天時Peter得知附近開了一間新的寵物診所,不然去以前去的那間一來一回車程至少也要三小時。聽說那位開新的寵物診所的獸醫以前在一間寵物醫院工作,但因為把醫院裡面的黑幕曝光出來後直接被解僱,也讓其他醫院不敢聘請他。聽起來就是那種人見人怕的獸醫?


  Peter帶著病厭厭的Rocket來到毫不起眼的診所門前,一些提醒主人要怎麼照顧狗狗的藥物宣傳單張及零零碎碎的領養資訊貼在診所的玻璃門上。他推門進去,就已經嗅到消毒藥水味夾雜著清新的寵物用沐浴露氣味。映入眼簾的是一隻肥胖的黃金獵犬熱情地撲倒了一個穿白色醫生袍的中年男人。他不停的掙扎要起來但那隻黃金獵犬發動了舔臉攻擊再加上體重壓制,不停用手推開但都以失敗告終。


  Peter放開了狗繩,Rocket默默地坐在一旁看著主人走過去幫那個可憐人一把。得要多謝他平時健身的成果,即使是一隻明顯有嚴重超重問題的中大型犬Peter也能夠輕易抬起來,順便幫一定是吃脂肪大的黃金獵犬牽好繩綁在了門口。轉頭就看到衣服凌亂的中年男人正吃力的站起來,白色醫生袍鬆散的只掛了一邊肩頭,另一邊都掉下來了,頭髮變得十分凌亂,臉部還有因為被狗狗瘋狂舔過後的濕潤。


  「謝謝⋯⋯牠太熱情了。」那人在前台抽出紙巾清潔一下臉部後就不好意思的對著Peter道謝,邊低頭把鬆垮了的袍子拉回去整理,邊用手隨意撥弄梳理凌亂的頭髮。接著立刻把那隻黃金獵犬帶進去右手面一間房間內並聽到關進籠子的金屬聲音。


  Scott看到他關上門後就出來了,走到Peter面前。


  「不用謝。」這個時候Peter才看到面前的人,點點胡渣顯示出他大約的年齡,但洋溢著活力的亮綠色眼睛和柔和可愛的臉部卻令人再次把暗中猜測的年齡下調,深啡色的軟髮蓮蓮鬆鬆的微微豎起,露出了高寬的前額。白色的醫生袍襯著裡面淺藍色的衬衣,加上卡其色的休閒褲及深色皮鞋,真是平凡得再不能平凡的醫生裝。


  和Peter不一樣,他穿了印有自己做著鬼臉的T-Shirt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但也只限於吸引目光而已,和Peter的距離是不斷拉開。


  「對不起,人手不夠只能自己照顧一下動物們,正巧讓你看到了一些愚笨的畫面使你留下了不好的印象。我的名字叫Scott Lang,是這裡的獸醫。」下午的陽光透過玻璃灑在了Scott的側臉,有種他發著光的錯覺。接著他禮貌地伸出了右手。


  「不用道歉的。我叫Peter Quill。」在看到面前的醫生就一瞬間墮入愛河的Peter,伸出手開心地緊緊回握著。


  「Hi, Mr.Quill,這是你的小狗嗎?看起來是博美犬呢。」


  鬆開手後就看到面前的醫生綠色眼睛突然明亮起來,就像小孩子看到一些特別可愛的生物而被吸引了注意力一樣,看著醫生帶著輕快的腳步走過去乖乖坐在一角的Rocket。Peter立刻跨出一步上前制止,因為這隻Rocket不是平易近人的那種,遇到陌生人通常會不斷吠叫或是發出警戒的嗚嗚聲,再走近一點甚至會向前咬一口的暴燥小狗。


  然而,那聲「不」字還沒說出口,就看到Scott並沒有立刻就摸Rocket的頭,而是先伸出手讓他嗅嗅氣味,那暴燥Rocket沒有像平時一樣發出恐怖的聲音,而是向前用毛絨絨的頭蹭蹭Scott的手,Scott才高興的左右摸著牠的頭部。


  「你的小狗叫什麼名字?」


  「他的名字叫Rocket。」Peter無奈的看著Rocket超級親暱的蹭著獸醫,正在思考是不是因為生病而使他的性格大變,病已經嚴重到連發狠也不能做到。


  「太可愛了,他真像浣熊。」Scott小心翼翼地把眉間的毛色帶白,眼眶的毛髮特別深色的Rocket抱進懷裡。


  「是……是的。」Peter擠出一抹生硬的笑容,目光轉向看起來已經被Scott俘虜的Rocket,已經都被叫作是「浣熊」了,但Rocket看起來亳不生氣,要知道在平時的話當有任何人說他長得像浣熊,早就六親不認的「汪汪汪(你他媽才是浣熊!)」呢。Scott到底是有什麼魔力讓Rocket對他那麼親近呢?


  「我先帶Rocket去量體重,Mr.Quill麻煩告訴我他是怎麼一個情況。」Scott抱著Rocket到體重量度器上,計算體重時邊聽著Peter訴說著Rocket最近甚麼東西都吃不下,會嘔吐之類的。


  Scott走進手術室內,把Rocket輕柔地放到手術台上,消毒好雙手後便戴上乳膠手套,收起了本來掛在臉上的微笑,認真嚴肅的檢查著Rocket的身體,在一旁觀察的Peter看著Rocket乖巧的趴在手術台上,換著平時的話Rocket鐵定不會那麼乖巧!還記得那位被Rocket撒一泡尿的女獸醫麼?對,正常情況下現在Scott的身上應該會多了一泡尿。


  Peter平靜的看著Scott拿著工具認真檢查的樣子,因為在白色燈光的照射下而有種他的眼珠子是透明的錯覺,光進入了他的眼睛,顯得綠水晶般的眼睛閃爍有神。他拿著工具的手指並不算修長,有點肉肉的質感顯得更可愛。


  「Lang醫生,Rocket還好嗎?」Peter看到Scott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他只是小小感冒,我等會給Rocket打一支針吃點狗專用的感冒藥,再休養幾天就能好了。今天先不要給他吃東西記得這幾天一定要給牠吃一點易消化的食物。」Scott溫柔地摸一下Rocket的頭。


  「麻煩你了。有件事很想問醫生你……」


  你單身麼?


  第一次見面你想問這條問題?才不是這麼簡單好不!


  「Rocket很少和人那麼親近,對於陌生人是有一定的警戒心。之前我帶Rocket外出遊玩,有幾個漂亮的小姐覺得Rocket很可愛啊那就走近牠誰知差點被咬倒了。還有好幾次鄰居過來拿東西也差點被咬倒了。牠對陌生人特別有戒心。那麼Scott醫生你到底是有甚麼法術讓牠那麼聽話?」Peter滔滔不絕說道,讓Scott差點跟不上他的話。


  「天生的。我有一種變種能力能讓動物聽我的話。」


  一陣短暫的沉默後,Peter用懷疑的目光看著Scott,決定打破寧靜:「你是在說笑吧?」


  「噗唧!」Scott看著Peter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時不禁笑出聲,可能覺得對著第一次見面的客人這樣不禮貌,清咳了兩聲後嘗試收回情不自禁的笑容,以面無表情的解釋道:「我身上有點香草和椰子的味道,因為在《應用動物行為科學》上有項研究說明這些氣味能讓他們客易平靜下來。這是自己調出來的香水,氣味比較輕紗,你不走近的話基本不會嗅到,但是犬隻嗅覺靈敏度比較高,所以對他們會有所影響。」


  「因此Rocket才會特別乖。」Peter點點頭說,稍無聲色的走近了Scott,深呼吸一口淡淡香氣。


  「也不是啦!Rocket本來也很乖的。」他輕笑道,笑容如陽光般溫暖,月光般柔和。Scott沒有發現Peter那細微的動作,但Peter已經被他的笑容所感染了,只是仔細想想Scott說的話……


  「這可真新鮮呢!」Peter帶著嘲諷意味說道,側眼看向Rocket——令他換了十多次沙發的「功臣」。


  Rocket眼尾也不看一下Peter。


  「你這個敗家犬吃我的住我的!在外人面前竟然不理我?我平時給多少好吃的給你!每天都帶你去散步!即使每次睡覺時都用屁股坐著我的頭我也算了!喂!你這什麼眼神!」Peter面對Rocket不瞅不睬的抗議方法就是不停用手揉著Rocket的頭部,左右上下前後的揉,彷彿要把牠的毛髮揉亂揉到脫毛才罷休的。


  Scott看著Peter和Rocket之間的互動,輕笑一下,感覺已經很久沒看過這麼溫馨的畫面。趁著他們在互相逗弄的期間,他拿起一支注滿液體的針筒,悄悄地往Rocket的身體裡快而準的打了一針,Peter沒反應過來,Rocket甚至根本還沒來得及吃痛,Scott已經把液體全輸進去再抽出來把一次性的其扔進垃圾筒內。


  Peter看著這乾脆利落的手法,暗自決定每次Rocket生病都要帶他來這間獸醫診所。   

  「你知道嗎?」Scott把乳膠手套脫下來再洗手,有人問他是不是有點潔癖。拜託!其實只是他是醫生,身為醫生應該要注意乾淨而已。如果他們有幸來過他的家,其實算不上整潔,但也不糟塌。「世上竟然會有些人因為怕寵物會因為打針而自閉,接著寵物生病了也不會來看醫生。真讓人懷疑他們是不是真的愛惜自己的寵物。這種謠言一傳十,十傳百的,甚至到現在也會有人帶貓狗來打疫苗時問我這種問題!」


  「我第一次聽說,這種歪理也有人相信嗎?」Peter專注地看著Scott因為有些人愚昧無知導致動物不能及時接受治療而愈說激動,甚至用食指朝太陽穴逆時針轉圈做著「那些人都是傻子吧」的動作,不禁覺得有點可愛。


  要假裝對這人毫不在意真的很難啊。Peter收起目光,暗自感嘆,他覺得自己快要忘記來的目的是甚麼了。反正一定不是腦海中閃過的念頭——和男朋友見面。


  「多的是。好了,記得回家千萬別給他吃東西,記得這幾天一定要給牠吃一點易消化的食物。我這裡能買一些狗狗常用的藥物,杜蟲藥啊心絲蟲藥等等……也有營養膏和狗糧購買,有些人特別喜歡在獸醫診所買糧,不知你是不是其中一位。」Scott再向Peter囑咐多一次,順便向第一次來的客人推銷一下診所內的產品。他摸摸Rocket的頭就讓Peter先把牠抱出去,在外面稍等一會,自己則在藥架配藥。


  「我是啊。坦白說,這裡價格可以的」Peter想也不想就回答道,臉不紅心不跳的。但Scott似乎在專注中沒聽見他的回答。


  「汪汪——(你是個頭!平時都是在寵物店看看有什麼特價的買給我!」Rocket不滿的吠了兩聲,但是絲毫引起不了已進入花痴狀態中的主人的注意。


  Peter在離開診症室時再轉頭看多一眼Scott,後者正在吃力地沾高雙腳拿放在高處的藥,白色的大長袍讓Scott看起來更小。


  太可愛了。Peter不禁用空出來的手捂著口不讓自己笑出聲。


  他坐在診所裡等了一會,這才能夠好好的環顧四周。整間診所其實挺簡單,前台的位置貼著大大小小的動物照片,而前台的後方掛牆架子上則放著一盒盒整整齊齊的殺蚤除牛蜱藥水,旁邊放在一個量體重器。在他和Rocket正坐著的木製長椅子旁邊有張啡色矮枱,放了不少有關寵物的雜誌和資訊。有兩間房在前台兩則後方,一間就是剛剛去過的診症室,連著做手術的地方也是那裡。而另一間則是剛進入診所時那頭黃金獵犬在的地方,大概是給需要留在診所觀察休養的狗狗暫時住的地方。


  他是絕對看上了這位獸醫了,他自己能清楚明白到他喜歡上他,被他孩子般的大眼睛吸引住了。只是下一步該怎麼做才是重點。想了一會兒暗自決定把錢包「不小心」漏在診所讓他打電話來,或者偷偷的把寫著電話的字條放在他文件夾下面。說不定能收獲一頓約會飯。


  大概等了5分鐘左右,就看到穿白袍的小個子醫生拿著一袋子的藥出來站在前台面前,對比Peter自己的碩大身型那位獸醫的確算是小個子。看著他用電腦計算一下價格,就叫Peter的名字示意他上來前台付款。他從長椅子上站起身來,這時他已經把Rocket綁回狗繩,走到前台前乾脆利落的付錢。


  Scott簡單說著藥物的用法,又重覆了一遍注意事項,感覺像是把他當兒子一樣要叮囑3,4次才放心的外婆。他的聲音不是粗獷的亦不是像那些娘們兒的小雞聲,聽上去柔和又悅耳,在Peter耳中大概是他聽過最好聽的聲音了。


  「……都清楚明白了麼?Mr.Quill?如果不明白的話可以隨時打電話給我。」Scott貼心的說道,並拿出了自己的咭片遞給Peter,上面清楚印著Scott Lang,獸醫,學歷文憑,咭片下方位置印著診所的電話號碼和私人電話號碼,以及診所地址。


  很好,省去了自己「不小心」放錢包在診所的工夫。


  「你不用那麼客氣的,叫我Peter就可以了。」Peter露出了他有史以來最迷人的微笑,撥弄一下被誇了不少遍的金色短髮,綠色的眼睛炯炯有神,潔白的牙齒反著光。他接過了Scott遞給他的咭片和Rocket的藥袋。


  「Peter……」Scott愕然的看著Peter那誇張無比的笑容,低頭小聲的重覆唸一次,好像要把這位重要的客人深深印在腦袋中。


  「嗯,再見了Scotty。我讓Rocket把家中的狗糧吃完再找你買。」Peter對著Scott調皮的單眨眼睛,如果這是漫畫,他身邊會有很多閃閃發亮的小星星。隨便改別人暱稱是Peter的長處之一,例如他會叫Rocket做Ranger Rick,叫鄰居Gamora作Green Mean Machine(因為最初和她相處的時候她真的不近人情)。但這長處在Scott面前好似起不了作用,他只想到親匿又可愛的叫法。


  「再見了,Pe……Quilly。」Scott也幽默的回應Peter像是想反將一軍。他聽到這個才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用親匿的名字叫他,並不感到生氣,反倒覺得這個人很好相處。


  Peter聽到Scott這樣叫他,表情閃過一剎那的驚喜,但他立刻就把驚喜的模樣藏了起來,禮貌地揮手轉身步出診所。


  Scott點點頭,目送了一人一狗的離開,接著就轉身消失在右邊病房裡繼續他的工作。

---------------------------------------------

很少碼文,不是寫手><

小學生文筆對不起,寫得不好……

純粹想自給自足自娛自樂

星蟻真的好吃!!!!!



颜槿

一些关于星星王子和帕帕的奇怪邪教脑洞

占tag致歉,把我划过去就好了,真的别扭可以评论我删了这玩意儿。

看了b站一个嘴炮组剪辑突然想到如果有贱贱和星爵的cp一定很可爱啊,一个欠一个贱,出场音乐还都骚的很,某种程度上他们的岳父还都不怎么好搞(×

还有看到一篇文文,想到了法鲨异形里的角色大卫,跟星爵一样在一艘飞船上还都被写过全员抹布文干脆叫抹布组算了(闭嘴吧你

最后是关于你鲨和你帕,一个不笑就是颜值巅峰,一个不胖就是颜值巅峰,两个人还一个少女一个娇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错了,别打死我

说实在的,法鲨笑起来也可以很帅,帕帕胖了还是那么可爱

我在说啥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小星星小贱贱真好,帕帕和法鲨真可爱

占tag致歉,把我划过去就好了,真的别扭可以评论我删了这玩意儿。

看了b站一个嘴炮组剪辑突然想到如果有贱贱和星爵的cp一定很可爱啊,一个欠一个贱,出场音乐还都骚的很,某种程度上他们的岳父还都不怎么好搞(×

还有看到一篇文文,想到了法鲨异形里的角色大卫,跟星爵一样在一艘飞船上还都被写过全员抹布文干脆叫抹布组算了(闭嘴吧你

最后是关于你鲨和你帕,一个不笑就是颜值巅峰,一个不胖就是颜值巅峰,两个人还一个少女一个娇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错了,别打死我

说实在的,法鲨笑起来也可以很帅,帕帕胖了还是那么可爱

我在说啥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小星星小贱贱真好,帕帕和法鲨真可爱

想對蟻蟻做點不好的事
他們如果官方正式相遇了一定很好...

他們如果官方正式相遇了一定很好玩

他們如果官方正式相遇了一定很好玩

想對蟻蟻做點不好的事
戰服突然壞了縮成小孩子大小被一...

戰服突然壞了縮成小孩子大小被一起做任務的PETER恥笑中——

戰服突然壞了縮成小孩子大小被一起做任務的PETER恥笑中——

想對蟻蟻做點不好的事
在北極冷圈畫渣也想產糧系列——

在北極冷圈畫渣也想產糧系列——

在北極冷圈畫渣也想產糧系列——

想對蟻蟻做點不好的事

【星蟻】緣份妙不可言

⋄嚴重OOC⋄

⋄老友記梗⋄

⋄小學生文筆⋄

⋄繁體字⋄

⋄AU⋄

⋄一發完⋄


——————正文—————

星蟻AU 老友記梗  
  
  在一間充滿太空科技感裝潢的音響店內,深藍色為主色,牆壁上的都是宇宙銀河系的圖案,吊著星球樣的燈飾。音響設備整整齊齊的擺設在兩旁,中間放了很多黑膠及不同種類的CD,歌曲都比較老,估計不是發燒友都較難欣賞店內售賣的產品。店裡最內則是收銀臺,不過現在放在檯子上的卻都是爆米花和啤酒。這間店的店主是一個長期戴著耳機的金黃色頭髮男人,現在就坐在裡面,旁邊還有一男一女一大隻佬。大概是因為地理位置較偏的問題,現在更是...

⋄嚴重OOC⋄

⋄老友記梗⋄

⋄小學生文筆⋄

⋄繁體字⋄

⋄AU⋄

⋄一發完⋄


——————正文—————

星蟻AU 老友記梗  
  
  在一間充滿太空科技感裝潢的音響店內,深藍色為主色,牆壁上的都是宇宙銀河系的圖案,吊著星球樣的燈飾。音響設備整整齊齊的擺設在兩旁,中間放了很多黑膠及不同種類的CD,歌曲都比較老,估計不是發燒友都較難欣賞店內售賣的產品。店裡最內則是收銀臺,不過現在放在檯子上的卻都是爆米花和啤酒。這間店的店主是一個長期戴著耳機的金黃色頭髮男人,現在就坐在裡面,旁邊還有一男一女一大隻佬。大概是因為地理位置較偏的問題,現在更是非繁忙時間,只有他們在裡面坐著高腳椅子休閒的聊天吃著爆米花喝著啤酒。  

  「哈?Peter有男朋友?噗哈哈哈哈哈!」一個穿著橙色背心的少年大力地拍自己的大腿,笑得無比誇張,把口中的爆米花噴出來,爆米花們直接擊中前面金髮藍眼的男子。  

  「Damn you, Rocket!」名為Peter的男子皺著眉頭撥撥身上的爆米花,把沾在頭髮並極有可能帶著Rocket噁心的唾液的「攻擊物」拿出來用力扔回Rocket身上。聽到對面「嗷!」的一聲,然而聲音沒有半點痛的意味。 

  Peter咬牙切齒不服氣的說:「我就是有!你們為甚麼就是不相信我?我可是人見人愛車見車載的萬人迷Peter Quill,人稱Starlord!有男朋友一點也不出奇吧!」  

  「你說的男朋友怕不是One night stand吧?」Gamora擺擺手,還沒等Peter否認,就繼續說:「Okay就當你真的有個男朋友,以你這種自大的性格怎麼不會帶出來炫耀?結論是,你根本沒有男朋友。」 
  
  「我有的!他只是工作忙很少出來而已。」Peter拿起了一杯酒,猛灌一口,彷彿想掩飾說謊後的不適感。  

   Gamora 用充滿懷疑的目光看著他,靠在桌邊托頭,「那你說出你男朋友的名字。」她撥弄一下紅色長髮,拿起酒瓶幫Peter再倒一杯。  

  「他……他的名字叫……叫Scott。」隨口就亂作了一個名字出來,Peter擺弄一下桌子上的機器盆裁玩具,玩具發出一聲”I'm groot”  

  「那巧,今晚你就把你的男朋友叫出來,一起去星際酒吧,窩們才信。」身型巨大的Drax撈了一手爆米花放進口裡,說話有點不清楚。  

  「不行!」Peter反射性的說道,所有人安靜的望著他。「今晚Sc...Scott在工作,明晚!就明晚!」Peter腦內再重溫一下剛剛亂作出來的名字,大力拍一下桌子以示信心和決心。  

  「那如果明晚你的男朋友不出現的話,大爺我要你不能聽歌!店內也不能放音樂!還要請我們吃飯!」Rocket說完後就把剩餘的爆米花全都倒進口,再灌一大口啤酒。  

  「音響店不放音樂?!Are you joking?那我怎麼做生意?你有見過電影院不放電影餐廳不賣食物壽司店不放壽司玩具店沒玩具衣服店不放衣服洗衣店沒洗衣機書店沒放書的嗎?!」Peter一口氣的反駁回去。這火箭能留嗎?他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那就請我們吃5頓飯吧!不貴不吃喔~」  Gamora事不關己的提議道。

  「那如果我帶了男朋友回來那怎麼樣?」  

  「那我們請你吃飯。不虧,反正你沒有。」 Gamora露出充滿諷刺的笑容。  

  「DEAL!」 Peter露出了整牌牙齒,發出充滿自信心的笑容,內心慌得一逼。 

  ———————————————————————————————— 

  關店後,Peter和其他人揮手打完招呼說再見,便快速滑動自己手機內的通訊錄,尋找自己有沒有任何認識的人叫Scott,即使外賣小哥叫Scott也好,甚麼推銷保險的叫Scott也好。

  「可惡,我身邊竟然一個叫Scott的人都沒有!那我是怎麼想得出Scott這個名字的?」Peter關掉手機屏幕咒罵自己。

  他並沒有像平時一樣隨便在附近買晚飯然後拿回家把音樂開得最大然後自娛自樂的跳舞,而是悄悄地左看右望,確保沒其他人跟著他,帶著一丁點的希望快速小步走便跑到星際酒吧裡。 

  「明晚前找不到一個叫Scott的男朋友我就要被那幫死鬼宰得一脖子血了。」Peter嘮嘮叨叨地推門進去。五光十色又炫目的燈光看得晃眼,場內熱鬧的氛圍,充滿酒氣的人群不斷穿梭。

  他環顧一周,直接就進行今晚來酒吧的目的——「尋找而我不知道男朋友Scott是誰但我需要他大行動」。Peter整理一下衣服,用唾液濕濕手再整理好髮型(特別是前面那卷小呆毛)就跑去搭訕,可惜都以這種形式結束對話:「你的名字叫Scott嗎?」 

  「我不是。」 

  「那你能假裝Scott嗎?」 

  「神經病。」 

  Peter整理一下皮質紅色外套,已經沒甚麼耐性的他,想出了一個絕頂聰明的方法。他站在酒吧的中間位置,深深呼吸一口氣,氣聚丹田,大吼:「SCOTTTTTTTTT!!!」 

  酒吧內的本來熱鬧氣氛一下子靜止,燈光不再閃爍,人群不再躍動,轟鳴的音樂停止了,所有人都在給那個突然大吼的神經病行了注目禮。 

  「Yes?」在連跌一口釘都能清楚聽到的靜寂下,Peter聽到了一把溫柔好聽的男聲,帶著充滿疑惑的語氣。他立馬就找出聲音來源,就在最邊的吧台位置,一個男子微微歪頭疑惑的看著Peter,身子微側,深啡色頭髮,帶著明亮清晰的的淺綠色眼睛, 舒服可愛的樣貌,穿著灰色休閒衣服,長袖T-Shirt卷起來,露出了下臂。

  Thank god.
   Peter呼吸彷彿停頓了,拍了拍自己的臉,面露笑容徑直走過去,坐在Scott的旁邊。

  四周又熱鬧起來。

  「Nice to meet you, 我叫Peter,Peter Quill,你叫Scott嗎?」Peter傻乎乎的伸出手,Scott呆了呆,伸出手回握。

  「Nice to meet you too,你怎麼知道我叫Scott?」Scott露出了無懈可擊的笑容,好奇地打量著面前的人。

  「我就是知道。」Peter舉手,等酒吧調酒員看到他後,點了點他和Scott位置,「兩杯馬丁尼。」

  Scott揚起了一邊眉,笑了笑說:「認真的。為甚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酒保把兩杯馬丁尼放在他們面前,並貼心的放了一支蠟燭。有點浪漫卻和整個嘈吵的氣氛格格不入,但現在當時人大概都聽不到外面其他的聲音。

  「我懂讀心。」Peter 展露出能秒殺3-80歲男女老少如太陽般耀眼的笑容。

  「我不信這一套。你平時都是用這種聊天方式搭訕嗎?」Scott輕笑一下,喝一小口馬丁尼。

  「那我跟你坦白。」接著Peter把今天他和員工的對話一五一十告訴Scott。後者的笑意愈發濃厚,忍笑忍得臉都鼓起來了,像倉鼠一樣。

  他真可愛。Peter內心發出一陣驚呼。

  「所以你就直接在酒吧大叫Scott?Man⋯⋯你真的太有趣了。我有幾個老友,我猜他們也會做這種事。」Scott忍不住笑意,嘴角都勾成好看的弧度,笑起來的時候Peter覺得整個世界都開心起來。

  「通常人們會叫我『白痴』,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說我有趣,你是第一個。」Peter看到Scott笑了,自己也止不住自己的笑意。看來笑真的會傳染的。

  「你的確是。」Scott做了一下鬼臉。「只是說笑……所以你現在是需要我假扮你男朋友,好讓你能獲得免費的晚餐?」Scott喝了一口酒,嘴唇微濕,現在看上去很有光澤。

  Peter盯著Scott。

  不知親起來的味道是怎麼樣的。

  「是的!如果你答應的話我可是會請你吃飯喔!Scotty~我能叫你Scotty嗎?感覺這名字比Scott更親切更可愛。當然你也可以叫我Quilly!」不要臉的把身子哄近Scott的,眨巴眨巴著狗狗眼睛,如果現在Peter有一條尾巴,一定是搖得很用力。對於Peter突然的接近有點嚇一跳,Scott反射性的退後,卻失去平衡向後要掉下去,在這一瞬間他感覺到腰被強而有力的手環起來阻止他自己向後掉,再一下子把他拉到向前傾,導致Scott整塊臉撞向Peter的胸口。

  用自己的臉測試Peter肌肉的結實度的Scott不由得內心驚嘆。


  Jesus...他一星期到底健身多少次……

  「沒事吧?是我嚇到你了?」Peter對現在的姿勢感到非常滿意,摟著Scott腰的手絲毫沒有退回去的意欲。

  「不……不是……只是我不小心而已。我朋友也是叫我Scotty。」Scott搖搖頭否認,笑了笑,把臉離開Peter結實的胸口,微微推開他,對於面前只相處過5分鐘的人來說這姿勢還是過於親密了。豈料現在面對面的那個人卻把手愈發收緊,並露出超傻的笑容看著他。Scott無奈地對著他笑,「所以我想你也可以叫我Scotty。」  

  「那你同意嗎?PleasePleasePleasePlease~」Peter覺得剛剛的不要臉招數好像奏效了,所以鬆開了Scott,變成前後晃他。不過其實只是Scott脾氣比較好而已。

  「OKOK……先放開我……」Scott被晃得有點暈。

  「太好了!」Peter眉飛色舞的把「先放開我」這個指令直接曲解成「抱緊我」,用力地抱緊Scott,讓後者差點呼吸不了。

  「I...I can’t breath...」Scott的臉色慢慢變青,這時Peter才察覺到不對勁,趕忙放手。

  「哈哈哈哈哈對不起剛剛只是一時興奮。」Peter摸摸後腦的頭髮,用不像道歉的語氣道歉。

  「沒事……那我明天何時和你碰頭?」Scott露出了好看的笑容,拍一下Peter的肩頭以示不打緊。

  Peter稍微思考一下,「夜晚七時?在星際酒吧等?那間酒吧就在這附近,你知道在哪裡嗎?我可以帶你先去一趟。」

  「喔沒問題……那我有什麼要時先需要知道嗎?例如……你個人的資訊……這樣明天才不會露陷。」Scott點點頭,喝了一口酒。

  「我老二有12寸。」

  Scott把酒噴出來。

  「咳咳咳!不用太私人的……例如你是做甚麼工作的……喜好啊之類的就好。」

  「我在這附近開了間音響店,我真的超級超級喜歡音樂!Shake Your Groove Thing什麼的最棒了!不知你平時有沒有聽音樂?還有……」Peter一高興起來就連珠炮發式的一個勁說著自己的所有事情祖宗18代所知的東西都說出來了。當Peter說完之後再到Scott說,我最疼愛的女兒啊之類⋯⋯好吧主要都是說自己的小花生。

  他們聊天聊到酒吧關門都還沒完——差點把酒保煩死了。

————————————————————————————————————————
  儘管不是一個真約會,但是Scott還是想當「男友」當得稱職一點。所以他把家中所有衣服翻出來……

  一件體面的西裝都沒有。

  為什麼要那麼在意?明明只是在酒吧見一面,答應了假裝他的男友,只是假裝而已,又不是真的。雖然他的藍眼睛該死的好看,就像浩瀚璀璨的星空,像包含了整個宇宙,讓人無法抗拒的被吸進去。還有他那金黃色的頭髮,看上去也很柔軟。笑起來像狗狗。他的身材也很結實。不知一星期健身多少次。我的天我到底在想些什麼。

  Scott從衣服堆裡抽出了一件深藍色的衬衣,撫平一下就穿上去。

  算了,隨便穿穿就是。

———————————————————————
  「Quill!你的男友呢?怎麼沒出現?」

  一行5人坐在酒吧卡位中,沒人和Quill坐在同一排的位置上,他們都等著Quill口中的男友坐在Quill旁邊呢!每人面前都有一杯酒,但是沒人喝過。事關重點不是喝酒。

  「我說你們⋯⋯」Quill無奈的噗了一口氣。突然眼角的餘光看到一抹眼熟的人影推門進來。

  他今天的衣著和昨天大致沒什麼分別,只是換了件深藍色的衬衣,深褐色長褲和黑色皮鞋,戴上了黑框眼鏡看上去更知性,但眼鏡也擋不住眼鏡下水晶般的綠眼珠,超稀有的銀河星系才能看到這麼漂亮的星雲吧。那人環視一周,看到金黃色的小呆毛就朝那邊興奮的揮揮手,臉上展露出陽光般的笑容。


  敏悅的Gamora看到Peter的眼神有變化,便抬起頭來環顧四周,看著一個身形快步走過來他們的位置上。然後立刻低頭,用口型問Peter:「這不是你隨便在街上找來的吧?」


  Peter心虛的搖搖頭,看著Scott因為急步走而到達他們的桌子旁時差點跌倒,Peter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快速起身接住了Scott。


  好了,以後又多一個白痴。Rocket扶額。


  「Scotty,你沒事吧?」Peter溫柔的說道,摟著Scott的腰,一副英雄救美的傻呼呼笑容出現在Peter的臉上。


  「謝謝你Quilly。」Scott露出了甜美和帶著感謝的笑容回望著高自己一點點(朗:真的只有一點點)的Peter,沾起腳就親吻了Peter的嘴唇。


  Scotty?Quilly? 他們三人面面相覷。


  Peter沒預見這發展,呆住了。Scott臉紅了紅,心裡一直在說道:「要裝就要裝得像一點要裝就要裝得像一點要裝就要裝得像一點。」


  「……Quilly?Quilly?」Peter才看到在自己眼前揮舞的手,回過神來。


  「是?」Peter好像剛睡醒似的。


  「你能不能介紹這3個朋友?」Scott微笑的問道。


  「這是Gamora這是Rocket這是Drax。」幾乎是一口氣的隨便介紹完彷彿他們只是無關同癢的人,接著卻像是世間上最珍貴的寶物一樣扶著Scott坐下去。


  對面一行三人有點後悔自己沒帶上墨鏡。


  「嗨大家好,我是Peter 的男朋友!我的名字叫Scott。對不起今天工作有點忙所以遲了一點。」一副溫良無害的臉笑起來特別舒服迷人。


  短暫的沉默——


  白痴Peter真的找到男友了錢又沒了。


  「呃——你好,你就是Scott嗎?」Gamora率先開口,咬了咬桌子上的小吃,掛著笑裡藏刀的笑容看向Scott。


  Peter給Scott點了一杯雞尾酒。


  Scott有點不舒服的歪頭看著Gamora,微笑的回答:「對我就是Scott,你就是Peter口中經常提到的Gamora對吧?」


  Gamora懷疑的看了一眼Peter,接著再對著Scott點點頭。


  「Peter經常誇你超級能幹呢!即使是女人但是力氣和氣揚絕不輸給一個男人,而且對一些不禮貌的客人也能輕易解決,超級棒呀!」Scott對著Gamora就是興奮地一個勁的誇。


  Peter看著Gamora漸漸不好意思起來的臉露出了勝利的表情。


  「Peter只是和我說你們有多能幹卻沒有和我說你們又帥又貌美。」Scott笑著說道,然後Peter又呆呆的看著Scott談的興高采列的神情。


  Gamora皺皺眉頭,還是覺得有點不對勁。正想開口問Scott東西的時候就看到Peter說了句「你真可愛。」後就用吻封住了Scott喋喋不休話,Peter用手按住了Scott的後腦不讓Scott逃走似的。Scott也不甘示弱的拉住了Peter皮質外套的衣領向前,在回氣的時候把自己的眼鏡脫下來隨意放在一邊就繼續回吻Peter。


  Gamora欲言又止的看著他們兩個親吻。


  「沒人帶了墨鏡嗎?」Rocket對面前的人秀恩愛感到嚴重不適。


  「沒有。」


  Peter親吻著Scott的同時對著他們3個比了個5字的手勢,讓他們別忘了請他吃5頓飯。


  「我們要輸了!」Drax大聲的喊道。


  完全會破壞氣氛的喊叫聲絲毫打破不了面前的粉紅泡泡結界。


  可能邊秀恩愛邊喝酒是易醉的,黑色頭髮的男人已經要半靠著金色頭髮的人,兩人完全忘了還有3個人在,忘我的兩人說著情話。Peter開的黃腔明明很爛但是Scott卻很接受還臉紅的。


  竟然會臉紅?!Peter說的黃腔超級爛的好不好! Rocket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擁有可愛臉孔臉紅的Scott。


  「我回到家要像禮物包一樣慢慢把你拆開——」


  「你的朋友都在呢能不能別說……」


  「我們忍受不住了我們先離開了你們慢慢聊吧!」Gamora一行三人忍受不住這個滿屏粉紅色泡泡的氛圍,站起身來。


  「對不起!那個——」Scott回過神還沒阻止到他們,就看到他們已經離開酒吧了。


  「噗唧!」Peter忍不住笑起來。


  「那你那5頓飯有著落了嗎?」Scott微笑的問道,眼神因醉意有點糊。


  「已經沒關係了,我有你就行了。」Peter溫柔的說道,幫Scott戴上了眼鏡,戴上眼鏡的Scott看上去更乖巧了。他誠懇地吻了Scott的額頭,摸了摸Scott的頭髮。


  「我們還能繼續下去嗎?」Peter撇嘴的問。


  「你現在才問嗎?你個白痴。」 


———————完————————

很少碼文,不是寫手

小學生文筆對不起,寫得不好……

純粹想自給自足自娛自樂

星蟻是寶藏



91

《I Hate You》

锤星,吵架。跟别人的交易


可能有一点点火箭星



Summary: Quill讨厌Thor,因为他的心中有一根挖不出来的刺,然而大家都一样,Thor也不例外。


不过,一切都过去了。



———————————————



他讨厌Thor。



说真的,谁会喜欢一个有着啤酒肚,头发和胡子乱得像山顶洞人的大老粗搭上你的飞船,然后打哈哈地擅自乱碰你的屏幕,决定你的团队的目的地,喝光你私藏的酒,而你的队员们却看起来没什么异议?



“Rocket!他现在根本不是男神!你干嘛那么崇拜他?”Quill在驾驶座歇斯底里地乱叫,和一个失手摔碎了昂贵...

锤星,吵架。跟别人的交易


可能有一点点火箭星




Summary: Quill讨厌Thor,因为他的心中有一根挖不出来的刺,然而大家都一样,Thor也不例外。


不过,一切都过去了。




———————————————




他讨厌Thor。




说真的,谁会喜欢一个有着啤酒肚,头发和胡子乱得像山顶洞人的大老粗搭上你的飞船,然后打哈哈地擅自乱碰你的屏幕,决定你的团队的目的地,喝光你私藏的酒,而你的队员们却看起来没什么异议?




“Rocket!他现在根本不是男神!你干嘛那么崇拜他?”Quill在驾驶座歇斯底里地乱叫,和一个失手摔碎了昂贵眼影盘的女高中生似的,让Rocket难得地厌恨起自己灵敏的听觉。他将耳朵贴紧头顶,尝试躲避那高分贝的噪音。




“我没有,傻逼星星。而且他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和帮助。”Rocket表现得比以前温和许多,他嘴上依旧会骂骂咧咧地喊着他给Quill取的外号,却鲜少和他们的船长吵得不可开交,两人总是会默契地在临界点时停下,毕竟Gamora不在了。




“哈,是吗?在那之前他最好不要再乱碰我的东西!”他边说边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脚步重重地踩在金属板上,任谁都看得出来尊贵的星星王子在闹脾气。




好吧,或许不是谁都可以。




“Quill!我借了你的刮胡刀,你别介意啊。”低沉的声音在Quill身后响起,Quill下意识地捂住了鼻子,因为伴随着这个声音的通常是浓浓的酒臭味,跟破坏者的庆功宴有得比的那种,闻起来像腐烂的希望。




然而预期中的事情没有发生,其实也不值得意外,船上的酒早就被Thor给喝光了。




“我说过多少次了别乱动我的⋯⋯”他转过身,酒红色的夹克在空中划出锐利的线条,上面布满刮痕和些许破洞,和它的主人一样千疮百孔,但这里谁不是这样呢?




“⋯⋯东西⋯⋯”讲到一半的话哽住,又被硬生生地挤出了喉咙,里头混杂着满满的空气,磕到他微微张开的牙关,艰难地变成几个孱弱的音节。




浅棕色的胡子干净又俐落,暗金色的发丝还是很长,用单调的发带扎成一束低马尾,披在宽阔的肩上宛如蜿蜒的银河,似乎能从中看见昔日金灿灿的辉煌模样。




Quill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Nebula抓着我剃掉了它们,你真该看看她的眼神有多可怕。”Thor笑得灿烂,一双异色瞳熠熠生辉,很显然他已经熟悉了在这飞船上的生活,也熟悉了跟各个不同人种的伙伴们生活。




Quill没有回话,他有好几天没见到Thor了,不为什么,只是因为他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对方。




金发的神祇拉起衣服下摆擦掉下颚上的汗水,半人类碧蓝色的眼珠子注意到雷神肚子上的赘肉已经消失了不少,虽然没有以前明显,但还是能看见薄薄的肌肉正渐渐成形。




他真的很讨厌Thor,该死的神,天生就拥有完美的体质,让他轻易地以为现在还是Thanos作乱前,彷佛⋯⋯Gamora还站在驾驶座后擦拭并保养手中锋利的刀刃。




“Quill?嘿、船长?星爵?”大且厚实的手掌在他眼前晃啊晃,当叫到他在银河系中赫赫有名的称号时,Quill才总算回过神来,眼睛巴眨巴眨地看着对方,像只迷路的小奶狗,充斥着迷惘与不安。




Thor犹豫地开口了,“你⋯⋯还好吗?”




刚才还和小狗似的Quill换上警戒的眼神,他推开Thor的手,推开所有人对他的好意与关心,“Nah. 我很好。”




一阵沉默后,雷光在Thor身边闪起。




“Peter Quill. ”他用隐忍的口气说道,雷电和空气摩擦,发出如壁炉内柴薪裂开的声响,和他压抑不住的怒火一样熊熊燃烧着,“你知道吗?我已经在让我糟糕透顶的生活步上正轨了,因为谁?因为你,Peter Quill,因为你的团队。”




Quill愣在原地,指尖在疯狂地打颤。




他不想再碰触“爱”了,他不想再看到任何一个他爱的人离开了。他在战后告诉自己要誓死守护他的伙伴,他不希望再感受一次撕心裂肺的痛,那种痛会从心脏迅速地流窜到四肢百骸,侵蚀人的一切。




“跟Drax锻炼、与Mantis聊天、和Groot一起打电动、被Nebula剃掉胡子、听Rocket自信满满地介绍武器,还有,我们彼此间的拌嘴打闹,这些都是让我振作起来的原因。而你,Quill,你就是起点,毋庸置疑。”他鲜少听到Thor正经八百地讲这么多话,这使他非常讶异,不知何时,他的手不再颤抖了,而是平静地垂落在他的身侧,并逐渐缩紧成拳头。




“你呢?你要逃避到什么时候?”




Thor看着他,颜色迥异的双瞳里是不可动摇的坚定。




Quill深吸了口气,他想要反驳,他想要大声地说出自己没有在逃避,然而他却做不到,因为这是在说谎,一个谁都戳得破的谎。




最后,从他嘴里吐出的只有三个微弱的单字,“⋯⋯我⋯⋯我不知道⋯⋯”




“我总感觉,Gamora还在我身边,我没有办法忘记她,她⋯⋯她是我最重要的家人⋯⋯”Quill的嗓子染上了哭腔,听了就让Thor感到心闷,现在的Peter Quill多么的脆弱,与平时意气风发的星爵截然不同。




Quill很少哭,他旧时的观念告诉他:“男儿有泪不轻弹”。即使在母亲住院的时候他也没有落下任何一滴泪,他不想使全天下最完美的女人难过。




直到母亲离开后,他才愿意放纵自己,崩溃地大哭。




当然,他也不想使全天下最完美的女战士难过。




他的床头上还摆着Gamora遗留下的匕首,Yondu送他的Zune也在旁边。Quill在无数个银河陪伴他的夜晚内,望着两人的遗物望得出神,每个心碎的瞬间,都彷佛被无限拉长,比浩瀚无垠的宇宙来得苍茫。




Quill被一股力量拉住,他看见快速移动时视网膜上留下的残影,最终跌进他人皮肤所散发出的热度里。




他不知道原来神是和人类一样温暖的。




“没事了。”Thor铿锵有力的声音借着与空气摩擦,传入Quill的耳朵里,落在Quill的心头上。




豆大的泪珠止不住地从眼眶滑落,像从天空坠落的流星一般,闪闪发亮。Quill肩膀一抽一抽地,不断吸着鼻子,丢了玩具的小屁孩都没有他哭得这么难看,哽咽在喉头的泣音是他所剩无几的尊严。




Thor用手臂紧紧环住了他,整个人简直就是正午炙热的太阳,那份真挚的暖意几乎要将Quill烫伤,不过,嘿、大名鼎鼎的星爵才没有畏惧的东西!他回抱住金发的神祇,发现Thor并不是他想像中坚硬如钢铁般的,而是柔软的,会受伤的。




Quill突然想起,Rocket曾和他提起过Thor究竟经历了些什么。




Thor的家人们都不在了,他老家的朋友也是,几乎所有爱戴他的子民们也是。生还的只有一位英勇的女武神,以及现在生活于地球上的New Asgard的少数人民而已,噢,当然,还有两个陪Thor过糜烂生活的外星生物。




他们都回不来了,与Gamora相同,颠覆了Thanos的计划也毫无意义。




即便如此,Thor还是选择帮助当时孤苦无依的Rocket找回了家人,帮助所有人对抗Thanos,这样的结局对他来说没有改变,那些离开的人终究不会回到他身边。




他曾是受尽宠爱的王子,如今却变成孤身一人的神祇。




是的,Quill明白了。Thor失去的是其他人无法比拟的,那份悲痛必定在他的心上划出一道巨大的伤口。




伤口尚未痊愈,甚至还流淌着散发浓浓铁锈味的鲜血,Thor却急着把它掏出来送给Quill,原因也只不过是他在无数个银河陪伴的夜晚,看着Quill独自坐在床上,眼神如漆黑一片的黑洞,了无生机。




那双眼睛里头,应该要是他们初见面时那样,带着点自大,又招人喜爱的自信满满,五彩斑斓的样子。Thor想。




Quill停下了哭泣,毕竟他不想被更多人见到他出糗,尤其是Drax或Rocket。更难以启齿的是,他垫脚尖垫得有些累了,雷神的肩膀可没有那么容易勾着。




“没事了?”他感受到声音经过Thor的胸腔,轻轻震动着。




恢复状态的星星王子点点头,柔软的金棕色发丝蹭在Thor颈脖上,令他忍不住笑了出来,很显然他这个举动让怀里的人迅速炸了毛,和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狗似的。




“笑什么!”Quill和对方拉开距离,哭得红肿不堪的眼眸死死瞪着一脸灿烂笑容的Thor,纯粹的碧蓝色又再度闪着生动有趣的光芒,Thor想让它们一辈子都如此闪耀动人。




“你的头发蹭得我很痒。”Thor选择诚实地答道。




原本还气在头上的Quill瞬间没了气势,Thor的回答宛如一盆冷水,连带着铁盆一起砸在了他头上,火是浇熄了,他却不怎么愉快。




“我真想掐死对你动心的自己。”他咬牙切齿地说着。




“我们都不希望看见我们亲爱的船长自尽。”Thor耸耸肩,眨了下他原本的那只蓝色眼睛。




“你说的对。”一旁嚼着坚果的Drax赞同地点头。




星爵立刻以他多年来训练而成的矫健身手跳离了Thor身边,但太过着急的下场就是容易失误,不意外地,Quill一个踉跄后,脸和地板来了个亲密的接触,都要比刚才他和Thor的互动还要亲密了。




Quill狼狈地爬起来,不顾受伤的脸颊反对,朝着继续往嘴里塞坚果的蓝色外星人大喊:“Drax!你什么时候在这的?”




“在Thor说:'我们都不希望看见我们亲爱的船长自尽。' 的时候。”Drax甚至特意模仿了Thor低沉磁性的嗓音,虽然不是很像,但他尽力了,“我刚路过。”




他松了口气,幸好还没有其他人知道自己爱上了他前几分钟还在疯狂嘲讽的人,至少听他碎念最多的Rocket不能知道。




“嘿!Rocket!你到底要在那站多久?”




Quill和Thor顺着Drax的视线看向走廊转角,毛茸茸耳朵的一角吓得颤了颤,浣熊踌躇了一阵,才选择走出来面对惊讶不已的两人。




“呃⋯⋯恭喜?”




“你这只该死的山寨熊猫。”




一人一浣熊陷入了无止境的争吵。




Thor的虹膜上倒映着这个混乱的场景,他嘴角噙着的微笑很浅、很淡,同时也相当满足,他很庆幸自己选择来到这艘太空船上,和这群风趣又珍贵的伙伴们一起生活。




还有,得到一个救赎,对彼此的。




对Thor Oddinson的。




对Peter Quill的。




———————————————




额外:唯一没注意到Rocket眼睛周围的毛有些湿润的八成就只有傻逼星星了。




Peter Quill就是个傻逼。Rocket忿忿不平。

Tin罐子
我不画弗拉西了!星星王几宇宙第...

我不画弗拉西了!
星星王几宇宙第一可爱!

我不画弗拉西了!
星星王几宇宙第一可爱!

🍋🍸落仔柠檬水无限供应🍸🍋

给自己换个新头像✨✨✨
我爱他,我太爱他了

给自己换个新头像✨✨✨
我爱他,我太爱他了

斯文败类.

【Starmora】成长期

—1

Gamora已经坐在这里多久了?

就连她自己都太不清楚。这一上午白白过去了,她也只是看着地毯被下等人们用沾了外界灰尘的脚不断践踏。他反感这些人类。

父亲和母亲在早晨的时候郑重其事的着装打扮了一番,和管家吩咐了几句后便出了门。母亲的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是故作姿态的咧着嘴笑着。这是一个贵族的基本教养。那之后也没过多久,家里竟然陆陆续续的来了一些仆人,不停搬运着形形色色的东西,让Gamora看得心烦。她讨厌这种让劣等低级的人类与自己平起平坐的感觉。她偏头看向自己的奶妈——一个微胖且心底善良的天主教信徒。

“Mantis,赶他们出去。”

Mantis摇摇头,依旧温和的笑着。“话可别这么说...

—1

Gamora已经坐在这里多久了?

就连她自己都太不清楚。这一上午白白过去了,她也只是看着地毯被下等人们用沾了外界灰尘的脚不断践踏。他反感这些人类。

父亲和母亲在早晨的时候郑重其事的着装打扮了一番,和管家吩咐了几句后便出了门。母亲的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是故作姿态的咧着嘴笑着。这是一个贵族的基本教养。那之后也没过多久,家里竟然陆陆续续的来了一些仆人,不停搬运着形形色色的东西,让Gamora看得心烦。她讨厌这种让劣等低级的人类与自己平起平坐的感觉。她偏头看向自己的奶妈——一个微胖且心底善良的天主教信徒。

“Mantis,赶他们出去。”

Mantis摇摇头,依旧温和的笑着。“话可别这么说,我的小主人。他们啊,是来帮你哥哥搬东西的。”

“……哥哥?”Gamora念着这个字眼,眼睛狡黠的打了个转。

她将说话的语调放小了些,眼睛微眯起来,显示出鄙夷的神色。“我想起来了。嘁,只是个私生子而已嘛。”Gamora不满的拉了拉Mantis的衣袖,向她撒娇。“Mantis,我一定要认他做哥哥吗?”

Mantis蹲下身子来,握着她的双手。“一定得要喔,小主人。他比你大上好多岁呢。”

“那他长得好看吗?”

“他就像你一样好看,孩子。就像你一样。”

Gamora不说话了,只是用手抓着Mantis的衣袖,生气的盯着墙上的大挂钟一动不动。忽然,眼前的人都显得无所谓了起来,那个被Mantis和父母亲有人都期待着的哥哥成了Gamora的心头大患。

直到下午,那些仆人才陆陆续续的离开了。Gamora倚在楼梯口的雕花栏杆旁等待父母。她的眼皮沉重得像灌了铅似的,老抬不起来,Mantis便用手臂搀扶着她。很快,有怪物似的声音开始在她耳边隐隐作响。她又仔细听了听,原来是马蹄踏路的声音。午后的尘土在阳光里肆意旋转。

“小主人,醒醒,老爷他们回来了。”

Gamora在那一瞬间清醒了过来。她急忙跑着出去,Mantis在后面紧跟着她。熟悉的身影又渐渐出现在眼前。Gamora此时已经顾不得什么礼节了,只是狠狠扑进了母亲的怀抱,小声的哭泣埋怨着。

“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知规矩!”父亲皱起了眉,上前一步,想把Gamora从母亲的怀里拉开。

“你可不能这么和他说话,她还这么小呢。……好啦,好啦,Gamora。擦擦眼泪。贵族家的小姐可不能这么失礼。”母亲轻柔的这么对他说道。“Gamora,这是你哥哥Quill。来,快向他问好吧。”

母亲的白手套将原先朦胧了眼睛的泪尽数擦去。在这个沾满灰尘的下午,这个少年从容不迫的出现在自己视线中。

“下午好,妹妹。今后就要住在一起了啊。”

“……Quill哥哥?”

Gamora愣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露出像是母亲今早上那样僵硬的笑容,她能够想象到自己这时的笑容多么的扭曲难看,可她还是必须得这么做,这是贵族应有的礼节。接着她的笑容便转瞬而逝,Gamora将整个头颅埋进母亲温热的手臂里不愿抬起。她故意以这样的姿态居高临下的向Quill宣告着自己在家里的主导权。

“啊,真是的…这孩子今天怎么这么粘人?”父亲望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到。

“就让她再这样多待一会儿吧。你要知道,这孩子一直都孤孤单单的在家里守着,也难得向我们撒一次娇。”母亲的语气忽然一转,变得讽刺起来。“你可别忘了,Gamora才是我们的亲生骨肉。”

“喂!”父亲向Quill的房间方向极快的瞟了一眼,确定他听不到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别这么说,Ilysa。那孩子…Quill他听到会难受的。”

母亲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我说的是实话,亲爱的公爵老爷。”

听到这儿,Gamora有些洋洋得意起来。看来她才是那个父母的宠儿。于是她抬起头来望着母亲。

“妈妈,我想去Quill玩。”

“要叫他哥哥。…去吧。”

Gamora唱着Mantis教给他的小曲儿,蹦蹦跳跳的出现在Quill房门前。咚,咚,咚。

门开了,露出一张清秀且憔悴的脸。Gamora不由得颤了一下。Mantis说得没错,眼前的这个人,眉眼之间与自己十分相似。只是他多了一份孤独的气质,似乎能把所有人都隔离在外。这个出乎意料的发现使Gamora对他感起兴趣来。

随着Quill关上房门的声音,Gamora立刻咚的一下坐到了他的床上去。Quill倒也不反感,坐在了她旁边。这么一来,Gamora就更加胆大妄为了;她干脆将头枕到了Quill的膝上去——就像外出野餐时,Mantis给她枕着睡觉那样。

Quill的眉头皱了一下,他开口想说些什么,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Gamora原本对Quill的到来还心存不满,可看得出来,她现在已经完全解开芥蒂了,接受了Quill是自己哥哥的这个事实。

“Quill,之前你一直都是住在哪里的呀?”

斯文败类.

【Starmora】成长期

【食用说明+个体分析/伪】

私设贵族小姐×私生子哥哥.

Quill十四岁,Gamora八岁。欧洲中世纪的公爵家庭。欢迎捉虫,但希望考据党慎点。
ooc狂魔.我为自己带盐.♪

前期Gamora幼体设定问题.由于是贵族出身的小姐所以性格比较娇纵蛮横,从小也是在溺爱中生长起来的孩子,希望大家都只喜爱她一个人。有小孩子独特的狡黠和恶劣本质。

前期Quill少年期设定问题.比较傻傻的然后比较可爱,只是觉得自己和这个家族格格不入,以及父亲十几年以来的冷淡,Gamora先入为主的盛气凌人。做事谨慎,生怕出差错被父亲批评。

来自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的假性格分析

【关于更新?】

努力做到...

【食用说明+个体分析/伪】

私设贵族小姐×私生子哥哥.

Quill十四岁,Gamora八岁。欧洲中世纪的公爵家庭。欢迎捉虫,但希望考据党慎点。
ooc狂魔.我为自己带盐.♪

前期Gamora幼体设定问题.由于是贵族出身的小姐所以性格比较娇纵蛮横,从小也是在溺爱中生长起来的孩子,希望大家都只喜爱她一个人。有小孩子独特的狡黠和恶劣本质。

前期Quill少年期设定问题.比较傻傻的然后比较可爱,只是觉得自己和这个家族格格不入,以及父亲十几年以来的冷淡,Gamora先入为主的盛气凌人。做事谨慎,生怕出差错被父亲批评。

来自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的假性格分析

【关于更新?】

努力做到周更/或者月更,想在2w字内完结

可能最后一次摸Starmora的中长篇同人了趴 ……中长篇真的好难写好难写喔还是短篇最好啦

以Quill和Gamora个人成长为主线分成儿童期——青年期——成人期.存活情况不确定因为我写东西好像每篇都死人/小声.结局尽量甜

——

能接受的话祝食用鱼块♪

斯文败类.

【Starmora】Roundelay-回旋曲

4

她比第一次更快地发现了那个人,可能是那人一直都在等他了。Gamora重新打量这个地方,她不想和这个不知道是否真实的人接触。古老的微弱星光与从前猎杀怪物的夜晚无二,它们一直为Ego创造的生命涤罪。

星光洗刷她的征途。

微光环绕的黑夜中阴影摇曳模糊,剑仍然悬在她腰间。她的同理心驱使她去询问那人,不过理智生生压下这个想法。

警惕,防备和抗拒。

绿眸的人终于迈步不紧不慢地接近,踏过群星的残骸。他在两米处停下。“第二次见面,非常荣幸。”他挑起嘴角,笑容依旧是不正经,“我在这里孤单很久啦。”

……绿眸,Green Eyes。Gamora漫不经心地思索,她没答话。

那个人眨眼摊手神色散漫,...

4

她比第一次更快地发现了那个人,可能是那人一直都在等他了。Gamora重新打量这个地方,她不想和这个不知道是否真实的人接触。古老的微弱星光与从前猎杀怪物的夜晚无二,它们一直为Ego创造的生命涤罪。

星光洗刷她的征途。

微光环绕的黑夜中阴影摇曳模糊,剑仍然悬在她腰间。她的同理心驱使她去询问那人,不过理智生生压下这个想法。

警惕,防备和抗拒。

绿眸的人终于迈步不紧不慢地接近,踏过群星的残骸。他在两米处停下。“第二次见面,非常荣幸。”他挑起嘴角,笑容依旧是不正经,“我在这里孤单很久啦。”

……绿眸,Green Eyes。Gamora漫不经心地思索,她没答话。

那个人眨眼摊手神色散漫,“——你看,这个地方你短时间出不去啦,Gamoea。”他说,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不小心暴露出了什么,“不过夜晚很短,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

Gamora不知道他到底在期待什么东西,她懒得去弄明白。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她问,语气毋庸置疑。

“这很正常嘛,我在你梦里啊。”他一口理所当然的语气,眼底闪烁令人讨厌的吊儿郎当,“但如果你非要纠结这个问题的话,我叫Quill。”

…那是熟悉的名字。

斯文败类.

【Starmora】Roundelay-回旋曲

3

剑锋斩下苍白骷髅的头颅,骨与剑锋相撞出暗哑声响。Gamora漫不经心地捡起滚落在地的头骨思忖,她端详着头骨的纯黑眼眶。对于屠戮这种事情她早就知觉麻木Gamora动作略显粗暴地扯下骷髅头颅上泛着金光的酬金.

——能梦到一个Quill也就是自己顾虑太多吧。
她是这么想的,然后顺手就把酬金放进口袋里。

刚刚松手活动因为长时间紧握剑柄僵硬的指节就听见背后怪兽的低吼,她的指腹险些失手划过剑柄。随即抓稳长剑回身反击。

——啊,这么想的话就仅仅是一个恶意的梦而已了。

一直到夜晚她睡觉前都是这么想的,并且坚信不疑以至于甚至没有意识到因为这玩意儿自己诡异的焦虑。

然后她第二次站在那片虚空里,清晰地...

3

剑锋斩下苍白骷髅的头颅,骨与剑锋相撞出暗哑声响。Gamora漫不经心地捡起滚落在地的头骨思忖,她端详着头骨的纯黑眼眶。对于屠戮这种事情她早就知觉麻木Gamora动作略显粗暴地扯下骷髅头颅上泛着金光的酬金.

——能梦到一个Quill也就是自己顾虑太多吧。
她是这么想的,然后顺手就把酬金放进口袋里。

刚刚松手活动因为长时间紧握剑柄僵硬的指节就听见背后怪兽的低吼,她的指腹险些失手划过剑柄。随即抓稳长剑回身反击。

——啊,这么想的话就仅仅是一个恶意的梦而已了。

一直到夜晚她睡觉前都是这么想的,并且坚信不疑以至于甚至没有意识到因为这玩意儿自己诡异的焦虑。

然后她第二次站在那片虚空里,清晰地思考这儿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斯文败类.

【Starmora】Roundelay-回旋曲

2

…不论是任何人,同样不论是现实还是梦境。

在剑鞘和衣物布料的阻隔下他感到熟悉剑锋的冰冷,她眯眼远望那人的动作。长时间训练有素的身体素质让她紧绷神经,在夜晚无休止战斗中磨炼的意志力没有丝毫放松。

那个人略带蹒跚地站起来,貌似是很久都没有动作了的样子。

祖母绿色瞳眸的人在若有若无而逐渐浓郁的氤氲雾气中抬起右手似乎是想挥手打个招呼,然后他又莫名其妙讪讪地放下。那人唇瓣翁动道出字句,声音随空气传来。

“初次见面——”
“——啊…不对,好久不见?”
“ Gamora.”

Gamora因那人开口说话造成条件反射而拔剑的动作一顿,她诧异地偏头。风好像在那人话音刚落的时候凝固了一霎。

然后她睁眼...

2

…不论是任何人,同样不论是现实还是梦境。

在剑鞘和衣物布料的阻隔下他感到熟悉剑锋的冰冷,她眯眼远望那人的动作。长时间训练有素的身体素质让她紧绷神经,在夜晚无休止战斗中磨炼的意志力没有丝毫放松。

那个人略带蹒跚地站起来,貌似是很久都没有动作了的样子。

祖母绿色瞳眸的人在若有若无而逐渐浓郁的氤氲雾气中抬起右手似乎是想挥手打个招呼,然后他又莫名其妙讪讪地放下。那人唇瓣翁动道出字句,声音随空气传来。

“初次见面——”
“——啊…不对,好久不见?”
“ Gamora.”

Gamora因那人开口说话造成条件反射而拔剑的动作一顿,她诧异地偏头。风好像在那人话音刚落的时候凝固了一霎。

然后她睁眼——仿佛她刚刚那场梦一直都是在阖眸瞎摸,虽然某种意义上确实是——她的动作像快在深海窒息的人的肺接触空气那样不自主地急切,视线又聚焦在橡木的天花板上。

她用手肘撑起身,窗外能看到地平线,有日光从那里泛出。

Gamora呼出一口气,又重重地躺回去。

酒蛊子

这本《星爵v1》汉化坑了可惜了……后期剧情挺有意思的……

这本《星爵v1》汉化坑了可惜了……后期剧情挺有意思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