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teve

31699浏览    3558参与
冰糖fu芦

假如你穿越到了烦村の世界(第一章)

*本文是C支线

*ooc属于我

*前文可翻首页但是可能会深♂点才能搜到(毕竟老坑)


当前面板

姓名:xxx←你自己

职业:手残菜鸡孤狼

智商:7.5(被咬了一小口的苹果)

敏捷:7(笨手笨脚)

体力:8(有丶疲惫)

运气:11(还算不错)

声望:村民(-100)  普通玩家(0)  高玩(???)  反抗军(0)  生物协会(1)  怪物(-18)


【C支线】

  我该……怎么办?

  大声呼救?

  你不再犹豫,高喊着

  “破喉咙!破喉咙!!!”

  你喊的声嘶力竭,甚至不忘在聊天栏里输入破喉咙企图请求其他...

*本文是C支线

*ooc属于我

*前文可翻首页但是可能会深♂点才能搜到(毕竟老坑)


当前面板

姓名:xxx←你自己

职业:手残菜鸡孤狼

智商:7.5(被咬了一小口的苹果)

敏捷:7(笨手笨脚)

体力:8(有丶疲惫)

运气:11(还算不错)

声望:村民(-100)  普通玩家(0)  高玩(???)  反抗军(0)  生物协会(1)  怪物(-18)


【C支线】

  我该……怎么办?

  大声呼救?

  你不再犹豫,高喊着

  “破喉咙!破喉咙!!!”

  你喊的声嘶力竭,甚至不忘在聊天栏里输入破喉咙企图请求其他好心玩家支援。

  可惜没人理你。

  你心灰意冷的看着僵尸们扭动着向你走来的身躯,你眼神一凛,攥紧了拳头,看着树旁的鸡,你灵光一闪。

  【对了——】

  【如果是那位来自神秘西方女神的古老力量——一定可以逃脱!】

  【只有女性才可以获得🐔美女神的力量】

  【保佑我吧!🐔美女神!】

  离你最近的穿着骚粉色僵尸用自己仿佛卡了82年老痰等着我掐死他为民除害的叫声尖叫着躲到了钻套僵尸后面,无视了钻套僵尸的抗议抢走了他的帽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杀我抢走我的粉色颜料!可爱的粉色!!】

  【把帽子还给我!我才不想要他变成粉色的!!】

  正当他们以为你会做什么的时候,你不紧不慢的张开了拳头,邪魅一笑,不紧不慢的转了个身,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套上了白色背带裤。

  离你最近的僵尸们感觉大事不妙,连忙掏出钻石剑紧张的看着你的一举一动。

  【那个玩家要干什么?】

  【不知道,先戒备一下】

  可惜已经晚了。

  你又套上了黑色高领毛衣,邪魅一笑,开始吟唱

  “全民制作人们大家好,我是个人偶像练习生菜虚鲲。”

  仅仅是吟唱了开头,附近的僵尸纷纷痛苦的抱头倒地,速度快的已经捂着耳朵跑远了。

  实际上,大多数僵尸已经跑了,只有少数被来自西方的神秘力量给控的没有力气的僵尸还留在原地。

  骚粉色的僵尸将自己的腰扭成麻花状,掏出粉色颜料不停的砸着自己的头。

  【这是什么东西……啊啊啊啊啊谁能救救我QAQ】

  你不肯放过他们,难得遇到能够听你吟唱第一句还没有狗带的生物,得多试试女神赐予的能力强弱。

  “我喜欢唱、跳……”还没等你第二句吟唱完成,大多数已经倒地的僵尸开始抽搐,呻吟着消散在空气中,你惊喜的发现你被上了跳跃提升的buff,还有一个【鲲子的怨念】的debuff 。

  ☞你已被鲲子注视☜

  你仿佛听到了篮球不断被拍打的声音,刚想放弃吟唱,看着地上呻吟不止的僵尸们,心一横,继续吟唱。

  骚粉色的僵尸发现这一招已经没用了,开始疯狂用头撞树,他似乎是忘记了自己头上的帽子,想让自己晕过去。

  【I want to die 】

  “…rap、篮球, music!”

  在你吟唱完完整的第二句后,一只只从天而降的篮球开始不断在僵尸们头上拍打着,力度之大竟将草方块一下砸碎,凡是篮球砸过得地方,都会出现一个深坑。

  骚粉色僵尸刚强撑着起来,又被篮球拍晕在地。

  你举起凭空而降的篮球,看着仅剩的几只僵尸,心想着做事得有始有终,再次开口吟唱。

  骚粉色僵尸半睁双眼,绝望的看着你吟唱下去。

  “🐔你太美!baby!”

  一只只母鸡从半空中落下,有节奏的啄着怪物们的头,在他们的身体上跳着舞,快乐的咯咯叫着。

  “🐔你实在是太美!baby!”母鸡的身上套上了白色背带裤,露出了精神小伙专用冬天冻不死黑脚踝和豆豆鞋,它们的速度快了整整两倍。

  你心中大意,连忙喊道

  “你们被强化了!快送!”

  母鸡们更加卖力的啄着、践踏着剩下的僵尸们。

  此时只剩下几只装备特别好的僵尸还在场。

  骚粉色僵尸手中的粉色颜料被抢走,他身上的🐔不紧不慢的从裤兜里掏出绿色原料,抹在了他的头上。

  骚粉色僵尸都傻了,忘记自己的伤,茫然的从头上摘下帽子,看着帽子上护眼的绿色,听着鸡得意的哼着当然是原谅她,僵尸直接哭出了声,哀嚎一声径直倒地。

  母鸡甚至掏出了一套皮革套,全都染上了绿色,给骚粉色僵尸套了上去,甚至连他里面的衣服也没放过。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想要生活过得去,头上就得带点绿。

  现在他全身都绿了。

  你摸着下巴思索着,全然没看见身后一只青蓝色的篮球从你身后慢慢弹到你的身边。

  力度不大,但是每次都弹得很高,就像是飘起来的一样。

  就在诡异篮球即将砸到你的头的时候,一颗雪球击退了篮球。

  你看了看四周,心中正疑惑着发生了什么,然后看到被击退到大树旁深坑里的青蓝色篮球,心中一紧,连忙指挥篮球和🐔砸向青蓝色篮球。

  【第三炸弹.败者食尘!】

  随着一声声爆炸声和🐔叫,你在听到不甘凄厉的女人尖叫声后才放松下来。

  听鸡美女神说,这个是她异父异母的妹妹鲲鲲子,因为嫉妒女神的力量把自己献祭给恶魔,企图抢夺女神的力量,结果被女神封印在篮球里,等待着使用者的到来,在他们沉浸在力量之时吞噬他们。

  你差点就被偷袭成功了。

  得好好感谢那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挺身而出🐔你太美壮士啊。(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四下无人,为了寻找那位帮助你的人好好谢谢他,你决定

    A.森林深处【智慧+1 体力-1】                   

    B.跟着僵尸走【执着+1 怪物好感度-5】


⚠您已被【生物协会】重点关注,请您注意自己的行为⚠

【生物协会】好感度+10


【小剧场】

S:……(面无表情赶路)

S:……?(皱眉,听到了你的呼救声)

S:看来是新手玩家遇到困难了,帮完他再接着出任务

(赶到呼救地点)

S:(惊)这些僵尸……数量多的惊人

S:(握紧拳头)希望他能挺住,我会帮助他的(掏出弓箭开始瞄准离你最近的僵尸)

S:???!他打算干什么

S:(听到吟唱,不确定的重复了一下)偶像练习生?什么意思?他是在自我介绍吗?

S:原来是女玩家吗……

S:???篮球?那东西怎么可能有攻击力?

S:!!!!

S:…这个玩家很强,非常强

S:(持续观望)

S:(跟着重复)鸡……你太美?什么意思?(不确定的问了下)

S:!!!这样惊人的破坏力和攻击力……这些鸡和篮球都是她召唤出来的吗??

S:这就是来自西方的神秘力量?

S:这种力量实在太可怕了(眯眼)

☞快进到最后☜

S:看来这个玩家已经击倒了全部僵尸,没问题了。

S:……等等,那是什么(看着青蓝色篮球飘向你)

S:那个破坏力——她有危险!

S:还好剩了个雪球…(松了口气)

S:去做任务了(隐匿)


白轶这个月更新了吗?

c。捏人好好玩。

随手捏的him叔和steve。

c。捏人好好玩。

随手捏的him叔和steve。

叶落吾心

和沙雕朋友一起出MC,hhh,最后一张手机像素

和沙雕朋友一起出MC,hhh,最后一张手机像素

芾九Force

Steve 第一次遇到Herobrine 的时候,画质很差,因为真的很忙啊(后天我期中考试),P2有僵白,然后下半段期中考试之后再画喽

Steve 第一次遇到Herobrine 的时候,画质很差,因为真的很忙啊(后天我期中考试),P2有僵白,然后下半段期中考试之后再画喽

冰糖fu芦

群里脑洞改图
观战的菜鸡作者菌

群里脑洞改图
观战的菜鸡作者菌

小梦

这个表情刷爆了我的空间
Steve真的很可爱。

这个表情刷爆了我的空间
Steve真的很可爱。

第108号元素,好吃!
Minecraftの神の沙雕日...

Minecraftの神の沙雕日常(11)
嗨!我邀请你(III)完结篇
之后就会回归正常沙雕了

Minecraftの神の沙雕日常(11)
嗨!我邀请你(III)完结篇
之后就会回归正常沙雕了

冰糖fu芦

P1 被各挂逼气到竖中指的GRAVE
P2 被打成流泪猫猫头的STEVE

P1 被各挂逼气到竖中指的GRAVE
P2 被打成流泪猫猫头的STEVE

暖忍冬
送给同学的画......是晴空...

送给同学的画......是晴空渡的,画得不好啊啊啊啊(๑д๑)......在大佬们面前自卑不已!

送给同学的画......是晴空渡的,画得不好啊啊啊啊(๑д๑)......在大佬们面前自卑不已!

第108号元素,好吃!

怎么办
想看Herobrine和Steve共(re)舞
对不起我下贱🤭

怎么办
想看Herobrine和Steve共(re)舞
对不起我下贱🤭

伯伦希尔默
学军回来辽!!手痒就画了一下下...

学军回来辽!!手痒就画了一下下!
是以后漫画的主要人物(鸽鸽)右二是原创人物其他大家都认识(。)

学军回来辽!!手痒就画了一下下!
是以后漫画的主要人物(鸽鸽)右二是原创人物其他大家都认识(。)

Ink_Bendy

*HS(注意避雷)

【steve】?你怎么在这里??
【h叔】我在这里等你❤
=============分割线===============
p1steve视角
p2h叔视角
p3灯泡视角(确信)(被打)
ฅ•̀∀•́ฅ这次没有认真做(受老版本不能弯腰的影响)
欢迎点图

awa

*HS(注意避雷)

【steve】?你怎么在这里??
【h叔】我在这里等你❤
=============分割线===============
p1steve视角
p2h叔视角
p3灯泡视角(确信)(被打)
ฅ•̀∀•́ฅ这次没有认真做(受老版本不能弯腰的影响)
欢迎点图



awa

a mere nobody

玩梗【含微量HS】
A妹今天仍旧在为了让自己的哥哥不被拐跑而努力着

梗源p2,撞侵删

玩梗【含微量HS】
A妹今天仍旧在为了让自己的哥哥不被拐跑而努力着

梗源p2,撞侵删

世界第一何

【盾冬】一百零一个瞬间

上一章
★雨天小纸船灵感来自小丑回魂
(我写什么了要屏蔽我,晚上仔细看才发现上一篇好像没有复制完就发出去了,灵魂都吓飞了)

  11 花

  巴基踩着脚踏车划开潮湿的空气,他穿过凝滞的风,路边乱糟糟的电线架在笔直的电线杆上,把铅灰色的天空分成一个个没有规则的格子,路边的行人闷头走过,巴基顾不上他们,他的车篓子里装着一捧色彩明亮的花儿,是巴恩斯夫人托他买的,他要赶回去把它们插进餐桌上的花瓶里。

  一座座房屋从他身边掠过,十几岁的男孩轻松地东张西望,他在心里默默数着,再过两个房子,就是他的好友家啦。

  巴基快乐地想着,踩动脚踏板的速度也快起来,罗杰斯家的小院子就在面前了。

  其实...

上一章
★雨天小纸船灵感来自小丑回魂
(我写什么了要屏蔽我,晚上仔细看才发现上一篇好像没有复制完就发出去了,灵魂都吓飞了)

  11 花

  巴基踩着脚踏车划开潮湿的空气,他穿过凝滞的风,路边乱糟糟的电线架在笔直的电线杆上,把铅灰色的天空分成一个个没有规则的格子,路边的行人闷头走过,巴基顾不上他们,他的车篓子里装着一捧色彩明亮的花儿,是巴恩斯夫人托他买的,他要赶回去把它们插进餐桌上的花瓶里。

  一座座房屋从他身边掠过,十几岁的男孩轻松地东张西望,他在心里默默数着,再过两个房子,就是他的好友家啦。

  巴基快乐地想着,踩动脚踏板的速度也快起来,罗杰斯家的小院子就在面前了。

  其实他不知道要找史蒂夫干什么,但他就是想要在大雨之前去敲一敲那扇紧闭的门,看看他小个子朋友(现在不是啦,现在的史蒂夫已经比他矮不了一点了)站在那扇门后面,暖融融的灯光给他勾出一圈金边。

  巴基这么想着,把脚踏车靠在了篱笆上,他兴冲冲地走了几步,想了想又折了回来,从篮子里挑出一朵开的热闹的,金灿灿的花儿捏在手里。

  史蒂夫打开门,看见那双熟悉的快活的绿眼睛,男孩笑的比他手里的花还要好看,在整片低沉灰暗的天空下是唯一的亮色,他把那朵金色的花儿塞到史蒂夫手里,已经变声的声带听起来没有曾经那么清亮,但是仍然好听:

  “下午好,史蒂薇,我来送朵花儿给你,惊喜吗?”

  

  12 纸船

  “你几岁了?”史蒂夫搅拌着小碗里融化的蜡,柔软的白色粘稠地躺在碗底。巴基趴在他床上,十指灵活地折叠出一个拇指大小的小船,彩色的纸片散在床上,史蒂夫懒得计较。

  “三岁半。”巴基笑嘻嘻的,他数着小船,二十二只,史蒂夫捡起一个绿色的,把蜡涂在它身上,然后放在一旁晾干。

  “好吧,三岁半先生。”史蒂夫懒洋洋的涂好最后一只小船,他有些感冒,他的身体好了很多,但是阴天还是会有些怏怏的,“我们去航海吧。”

  巴基麻利地下床,史蒂夫把东西收拾好,把小船装进塑料袋里。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两个裹着雨衣的少年顺着路边细细的水流走,彩色的斑点和被打落的叶片顺着雨水向前跳跃,巴基不时蹲下身去扶正一个歪倒的小船,植物叶片上流淌着漾开水光,夏末的热气蒸腾在潮湿里,巴基回头看史蒂夫,后者从他带着笑意的眼睛里看见漂亮温和的水痕。

   

  13 水潭
  小船顺着下水道飘走了,没有人觉得遗憾,雨小了很多,树叶在小水洼里打着转。两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甩着手往回走,路边没有人,他们漫无目的地游荡,雨衣显得他们有些滑稽,像两个幼儿园的小朋友。史蒂夫第一个意识到这个,噗的一声笑出来。
  “你在笑什么?”巴基侧头看他,下巴上有一道被雨衣扣子压出来的红痕。
  “我在笑我们两个看起来幼儿园没有毕业。”史蒂夫老老实实地回答。
  巴基大笑起来,他掐着嗓子说:“没错!”然后一脚踩进了一个小水洼里,泥水溅到史蒂夫衣摆上,星星点点的,他毫无悔过之意,嚣张地看着好友,史蒂夫左顾右盼一下,也踩进了一个水洼。
  一个老夫人从窗口看去,慈爱地想,我家门口有两个年轻人在打水仗,他们看起来可以征服世界。

  
  14 彩虹
  史蒂夫和巴基把雨衣脱下还没五分钟,史蒂夫就在自己母亲的念叨里看见了窗外的彩虹。
  浅浅的一道漂亮的半圆架在半空中,屋檐下还不断的滴着水,空气里漂浮着青草和湖水的腥气。巴基趴在桌上,湿透的袜子脱掉了,他把光溜溜的脚丫子踩在地毯上。他送给史蒂夫的花孤零零地插在花瓶里,叶片有些蔫了,颜色却依旧明亮。史蒂夫坐在那支花后面,彩虹挂在他们左边的窗户外面,巴基自然又放松地想,花是孤零零的,彩虹也是孤零零的,但是他和史蒂夫不是。
  稀薄的阳光从云层后面流到巴基的发尖,把男孩棕色的软发洗的亮亮的,他看着史蒂夫,后者露出一个平和柔软的笑。在这一片馥郁的沉默里,巴基茫然又热切地意识到,他喜欢史蒂夫。
  不是好朋友之间的喜欢,是一种,想要把他抱进怀里,触碰他的嘴唇,让他在余生所有的日子里都可以露出这样平静快乐的笑容,就算老到牙齿掉光光,也要一直一直在一起的喜欢。
  
  15 药
  两个男孩脸上挂着伤,史蒂夫伤在左边眼角,下颚上还高高肿起来一大块,巴基伤在右边嘴角,已经涂上了药水。
  丽贝卡——巴基的妹妹,一个漂亮的小个子女孩,正坐在史蒂夫身边,用碘酒小心擦拭肿起来的伤口。
  史蒂夫疼的缩了一下,巴基凶巴巴地吼他:“你应该喊我和你一起,而不是一个人和那帮人干架,一个人干一帮人——亏你想的出来,他妈的,那混蛋居然揍你眼睛,我都没揍过!我会揍回去的!”
  “注意言辞,巴克。”史蒂夫冲憋笑的丽贝卡耸了耸肩,做了个委屈的表情,纠正道:“是眉骨,不是眼睛,别担心。”
  巴基在心里骂着人,看见自家妹妹熟练地涂药手法,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于是走到丽贝卡身边去,把她手里的棉签拿下来:“让我来吧,甜心。”
  丽贝卡顺从地把碘酒交到哥哥手里,和巴基一样的绿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好吧,那你要下手轻一点,哥哥。”
  等丽贝卡走出房间,巴基才凶巴巴地坐在了史蒂夫身边。
  史蒂夫笑眯眯的,一边眼睛肿了一点,看起来有点滑稽,他用胳膊肘撞了撞巴基,像个打完架的小混混。他搭拢着眉毛,蓝眼睛润润的,眼眶有些红,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下手轻一点,巴基。”史蒂夫说。
  巴基笑出了声,他心里松松涨涨的喜欢快要溢出来啦,史蒂夫像个做错了事的大狗,他一点也没有生气了,只是有一点点失落,他们小的时候,这个男孩还需要自己保护呢,现在他已经可以去保护其他小孩了,不过受了这么多伤就没有那么风光了,史蒂夫没有他的巴基哥哥经验丰富。
  这么想着,巴基做出一副“你完蛋了”的表情,然后凑过去给史蒂夫涂药水,史蒂夫一点也不怕,毅然决然地仰着脸凑过去,眼睛还弯着,透亮的蓝色里盈盈影着巴基的脸。巴基架势摆的凶猛,但下手还是轻飘飘的,他舍不得史蒂夫疼。
  空气里飘着淡淡的酒精味,史蒂夫仰头倒在巴基床上,盯着天花板上木头的纹路发呆,他撒谎了,他肚子上还挨了两拳,现在还在生硬的疼,但是他不想告诉巴基。
  巴基下楼去放药水,顺便带了几块小点心给史蒂夫,回来的时候发现他抱着自己的枕头,已经睡着了。
  巴基眨眨眼睛,轻手轻脚去拉上窗帘,刺眼的阳光就被隔绝在薄薄的布料外面了。

  
  16 情书
  巴基捏着一封信走进来,笑嘻嘻地塞到史蒂夫手里。
  薄荷绿的信封,精致的火漆印的是一朵漂亮的玫瑰。
  史蒂夫茫然地接过来,巴基说,史蒂夫,你的信。史蒂夫用裁纸刀把信小心拆开,那是一封情书。
  信纸是米白的,上面有细碎的金色,看起来大气漂亮,那姑娘的字迹似乎很刻意的练过,她用蓝色的墨水写道:亲爱的史蒂夫·罗杰斯。
  那是掺了金粉的墨水,在阳光底下漂亮极了,像是雨后的天空,满天的阳光碎在里面,是温柔又不失厚重的漂亮颜色。
  “这个墨水很适合你的眼睛。”
  史蒂夫揉了揉眼睛,他喉咙涩涩的。整封信很普通,但真切又笨拙地讲述了一名女孩的爱意,史蒂夫用拇指揉捏着信的一角,眼神滑过右下角空白的署名,突然迫切地想要把信藏起来,他侧头看着巴基,男孩也在看他,他在笑,但史蒂夫莫名觉得他不开心。
  “是十年级的爱丽丝。她邀请你周日的时候去公园玩,你要去吗?”
  当然不,我宁愿和你在一起消磨一整个下午。史蒂夫张张嘴,巴基纤长的睫毛飞快的扇动两下,他用欢快的声音说:“你可以去,这是个很难得的机会,那个女孩很好,你可以拥有一段难忘的恋爱……你觉得这封信……怎么样?。”
  史蒂夫合上嘴,他垂下眼睛,慢慢地把信折好放进信封里:“信很好……你希望我去吗?”
  “当然。”巴基顿了一下,然后说。
  史蒂夫面无表情,他把信放进日记里,然后点点头:“好。”
  

  17 巴基
  巴基不知道史蒂夫在生气什么。史蒂夫很少生气,特别是对巴基,他总是很大度很正义,而当他生气的时候,总是很倔,冷冷的,该对人的关心一分不少,可你就是知道他生气了。
  巴基把脸埋到被子里闷闷地哀嚎了一声,史蒂夫已经两天没有怎么搭理他了,不管巴基怎么问,史蒂夫都可以巧妙地回避。
  现在巴基委屈地蹭着枕边摆着的玩偶,是一个美国队长的坨坨,史蒂夫给他的生日礼物,男孩拽了拽小东西两侧的小翅膀,床头柜敞开的抽屉里是一瓶天蓝色的墨水和几张写坏了的草稿,墨水里面飘荡着流沙似的金粉。
  “该生气的明明是我。”巴基盯着那瓶墨水越想越气。那个女孩好像叫爱丽丝,很漂亮的女孩,个子小小的,红发蓬松地撒在背上,叽叽喳喳的,站在史蒂夫身边比他矮一个头,她和那个梦游仙境的小姑娘一样美好。他们看起来般配又幸福。
  史蒂夫才不喜欢那么矮的女孩。巴基撇着嘴翻了个身,把盾坨摆在自己肚皮上,盯着屋顶发呆。
  他应该喜欢棕发的女孩,个子要高,绿眼睛,圆脸,学习也好,运动也好……
  巴基自欺欺人的觉得自己简直是在描写自己的妹妹。
  已经是周末了,巴基失神地想,史蒂夫现在在家里,穿得体的衣服,然后约他的女孩,去离家四个街区的公园玩,他们会牵手,拥抱,接吻,像每个情侣那样做。
  巴基无声地叹了口气,他的鼻子酸酸的,胸口也涨涨的,一种奇怪的情绪在他的五脏六腑冲撞,好像要撞破他的胸膛,冲到史蒂夫身边去。
  嗯,去打他一拳。
  
   
  18 女孩
  史蒂夫有心事。
  爱丽丝歪着头看史蒂夫,男孩正在聊他看过的一本书。
  和史蒂夫出来玩非常令人愉悦,他礼貌温柔,也很博学,总能聊到有趣的事情,爱丽丝想不到还有什么词可以修饰这个男孩。
  他和他的好友不一样,詹姆斯是个更活跃的男孩,嘴甜的像摸了蜜,每一句赞美都发自内心,他知道很多让女孩开心的方法,却又很有分寸,史蒂夫在这方面似乎没有他优秀,可爱丽丝还是更喜欢和史蒂夫相处。
  但是史蒂夫有心事。
  爱丽丝不知道那是什么,史蒂夫看起来很低落,看起来像是个失恋的少年而不是个正在恋爱的少年,爱丽丝其实已经明白了,史蒂夫心里有个心上人,答应自己的请求恐怕只是出于礼貌,或者正好有时间,她眨眨眼睛:“你在想别人。”
  史蒂夫尴尬地止住话头,他歉意地看着面前的姑娘,爱丽丝依旧弯着眼睛笑:“是十一年纪的卡特吗?还是那个一直和你在一起做小组任务的娜塔莎?”
  史蒂夫沉默着摇摇头。爱丽丝没有生气,只是觉得有点遗憾,她是个修养极好的淑女,如果不能作恋人,作朋友也不算坏选择,况且,表白只是和旺达打了个赌,随便写了个小纸条,她并没有那么喜欢。
  “也许是詹姆斯。”爱丽丝想到和旺达一起讨论过的事情,拉着史蒂夫坐在树荫下,她揪下一根草茎,绕在手指上玩。
  “……抱歉,让你扫兴了。”史蒂夫开口道,他觉得很歉意,觉得自己太差劲了,同时也很慌张,他想,我对巴基的喜欢是不是太明显了。但女孩却没有太大反应,只是捂着心口觉得自己嗑的cp锤了。史蒂夫莫名松了口气。
  “如果你喜欢的是詹姆斯,我不会说出去的。”爱丽丝笑了,她手里的草茎变成了一只丑兮兮的小鸟,她把小鸟塞进史蒂夫手里,说:“希望我没有冒犯到你……如果你真的喜欢,你今天应该约出来的人是他而不是我,现在已经五点了,你现在赶回去还能赶上请他吃晚饭。”
  史蒂夫失神地看着手里的小鸟,爱丽丝施施然站起来:“不管怎么样,我去买瓶水,你在这里等我。”
  
  19 史蒂夫
  史蒂夫想着爱丽丝的话,他想,他要去找巴基吗?
  巴基是他想要保护一辈子的人,他有很多年的生日愿望都是要摆脱豆芽菜,变得强壮然后去保护巴基,他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直到他们长大,变老,他们把房子买在同一个街区,面对面的,早上一起起床,跑步,上班,钓鱼,晒太阳,结婚,生子,老去,然后把墓碑立在对方墓碑的旁边。
  史蒂夫不知道如果他越过了这条透明的界限,他们会变成什么样,巴基会觉得震惊,然后恶心吗?不,史蒂夫想他不会,他会震惊,然后笑嘻嘻地推开自己,用他一贯没个正形的语气说,别开玩笑啦,兄弟。
  史蒂夫把脸埋到掌心里,爱丽丝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女孩笑笑的:“嘿,你看起来像个鸵鸟。”
  史蒂夫抬起脸,爱丽丝把一瓶水递给他 然后坐了下来:“我在想,你为什么会答应我出来玩?”
  史蒂夫说,因为你的信,我觉得我不能拒绝一个写出那封信的人。
  “信?”爱丽丝皱起了眉毛,她困惑的看向史蒂夫:“我没有写信。”
  史蒂夫张了张嘴:“一封……绿色的信封,用蓝色墨水写的……里面有金粉,和普通墨水不一样……”
  爱丽丝想了想,皱着的眉毛舒展开来,她露出了然的表情,嘴角翘起来,像一只小狐狸:“前段时间——詹姆斯像旺达要了一小瓶金粉,可以掺在墨水里的那种。”
  

  20 表白
  史蒂夫把爱丽丝送回家,又火急火燎地冲回自己家,他直直地跑上楼,鞋子也没有脱,罗杰斯夫人在楼下有些生气地喊他的名字,史蒂夫不在意,他把书包里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日记本跌落在地毯上,信封露出一个角来,史蒂夫把它抽出来,然后小心地放进衣服里,又冲下楼去。
  他要去找巴基。
  史蒂夫站在巴基门口按响门铃的时候,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但开门的是丽贝卡,小姑娘在帮妈妈做苹果派,史蒂夫匆匆地打了个招呼,就上楼去找巴基了。
  巴恩斯夫人听见动静,从厨房探出头来,看见是史蒂夫后笑了:“哎呀,肯定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难得史蒂夫这么莽撞。”
  巴基躺在床上,觉得下午的阳光晃眼,他昏昏欲睡,房门却被敲响了。
  “巴基!”
  巴基一下子就清醒了,他睁大了眼睛,不确定地看着自己的房门,但史蒂夫还在继续锲而不舍地敲门,巴基想,他大概成功了,那个女孩现在是他的了。
  巴基下床去打开门,史蒂夫站在门口,额头上挂着亮晶晶的汗珠,他的眼睛也亮亮的,然后他从口袋里把那封信拿了出来。
  巴基心里一咯噔,他后退一步让史蒂夫进来,然后关上了门。
  “这封信没有署名。”史蒂夫说,“我可以知道是谁写了它吗?”
  巴基不说话,他坐在床上,怀里还抱着他的盾坨。
  “没关系,我来不是为了说这个的。”史蒂夫觉得自己又回到了以前那个小豆芽跑八百米的时候,他深吸一口气,从他身边稀薄的空气里吸取足够支撑他的氧气,阳光太晃眼了,他晕乎乎的,觉得脚下轻飘飘的,他什么也听不见,耳边充斥着自己剧烈的心跳和巴基浅浅的呼吸声,他几乎是一腔孤勇,英雄主义似的张开了口,仿佛他要宣布一件事关地球存亡的事情:“我要说的是,我不喜欢爱丽丝,我……我喜欢你。”
  巴基呆住了,他愣愣地看着史蒂夫,男孩梗着脖子,像个理直气壮等待裁决的囚犯,巴基想,是谁告诉他的呢?信是他写的,可送出去的那份是托娜塔莎代抄的,史蒂夫不该认出字迹。
  “……我也是男孩。”巴基喉咙干涩,心脏跳的太快了,说出来的话也没头没脑。
  “不管你怎么想,我都要告诉你,喜欢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这是我做过的最值得骄傲的事情,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
  巴基打断了史蒂夫的话,他撑着身子向前倾,把嘴唇贴在了好友的嘴唇上。
  史蒂夫傻了。
  世界在顷刻间崩塌,而带着巴基的味道的氧气却在一瞬间灌满他的整个肺部,他怀里挨着一个熟悉的身体,嘴唇上贴着他曾偷偷吻过的嘴唇,声音消失了,太阳消失了,地心引力消失了,他耳边只剩下两个人重合的心跳,和巴基哑哑的,紧张的声音:
  “我答应你,史蒂夫。”
  史蒂夫僵硬地抬起胳膊,他抱住巴基的腰,在他抱上巴基的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活了过来。
  最后一只蝉停止了它的嘶吼,从树上掉了下来,两个相拥的少年恍然地想到,夏天真的过完了啊。
  

史莱姆要和哈贝贝交媾(°Д°≡°Д°)

分手这回事

#ooc有

#内含Steve,Tony,Peter,loki

  

  

  

 


 


  #Steve

  生活之艰难,对你和Steve来说似乎更加明显一点。

  沉睡了几十年再次醒来的Steve面对这个嘈杂纷扰的现代世界并没有迷茫多久,但是年代的隔阂还是让他有些格格不入。

  或许在战场上会更加自如和习惯是你安慰他的谎话,毕竟战争、杀戮、死亡和希冀这些东西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变。

  分分合合,你和Steve似乎总是在互相折磨,他前脚带着满身尘灰从战场归来,后脚你就会因为两人的差异心烦意乱。

  原来把他推向战场的是自己,这样的想法更加鉴定了你要和Steve分手的决心。

  但是我们顽固的老兵可不会...

#ooc有

#内含Steve,Tony,Peter,loki

  

  

  

 



 


  #Steve

  生活之艰难,对你和Steve来说似乎更加明显一点。

  沉睡了几十年再次醒来的Steve面对这个嘈杂纷扰的现代世界并没有迷茫多久,但是年代的隔阂还是让他有些格格不入。

  或许在战场上会更加自如和习惯是你安慰他的谎话,毕竟战争、杀戮、死亡和希冀这些东西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变。

  分分合合,你和Steve似乎总是在互相折磨,他前脚带着满身尘灰从战场归来,后脚你就会因为两人的差异心烦意乱。

  原来把他推向战场的是自己,这样的想法更加鉴定了你要和Steve分手的决心。

  但是我们顽固的老兵可不会让辛辛苦苦追了这么久的姑娘离开。

  

  毕竟,你还欠我一支舞。

  

  

  

  

  

  

  #Tony

  你或许没有想过和这样一个拥有一切的同时又在失去着什么的人恋爱会是什么难事,毕竟多金的男友总是让人充满了憧憬。

  最大的问题就是媒体。

  自从这个小胡子帅哥向世界宣布自己是钢铁侠时,你们的日子就没好过过,唯一的暧昧时间也可能被哪个缺心眼的狗仔拍去私照。

  你们的律师为此忙的团团转,因为stark先生是个喜欢玩花样的家伙,各种各样的照片自然也不会少。

  虽然stark先生总是亲吻你的脖颈然后温柔的告诉你没有关系,他会处理一切并且给你一个完美的未来,但是你耳边一闪而过的警笛还是让皮肤上残留的温度变得微不足道。

  滚蛋吧你。

  你愤怒的提着行李箱在路边伸手打车然后被一个飞过来的东西拦腰抱起到半空这种事,也就只有stark先生做的出来了。

  

  你想要到哪里去呢?除了他的怀抱以外?

  

  

  

  

  

  

  

  

  #Peter

  和年轻人谈恋爱的难处恐怕就是年纪差吧。

  虽然明明连三岁的差距都没有,但是那个热血男孩总是让你有一种自己是端着茶杯晒太阳的老婆婆的感觉。

  Peter总是会热情洋溢的邀请你去看电影,去游乐园,而你却在公司的重重压力下苟延残喘,感觉自己快要肾透支,少有精力能和Peter好好出去享受假日,往往感觉是在家里吃零食看电视更舒服。

  虽然你的不配合不会让Peter多么失落,反而让他有一种照顾别人的成就感,你却在不断的爽约还被这个阳光大男孩安慰的过程中产生了深深地内疚。

  所以说和这种眼睛里闪着光的孩子说分手还是太难。

  你看着Peter因为你的突然到访开心的不知所措的收拾东西准备带你去游乐园的大男孩,把到嘴边的“再也不见”咽了回去。

  就算窗户会在半夜被时不时的敲响又怎样?满身带血的大男孩还需要你一边骂着一边用酒精棉球清理伤口。

  

  Sweety,今天你要棉花糖么?

  

  

  

  

  

  #loki

  和loki这样的人谈恋爱简直就是折磨自己。虽然自从上次大战后loki老实了不少,但是他时不时的恶劣恶作剧还是让你日常心累。

  不管是开门回家之后突然脚踏垫变成蛇堆,还是早晨下床突如其来的高空坠落,各种各样的恶作剧每日剧增的恶劣,你还真的要感激自己的心脏支撑住了这一切。

  说分手这种事你埋在心里很久了,准备一找到机会就开口。

  诶?开口?你迷茫的看了看微笑着揽着你的手的loki,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

  

  你要说什么,我亲爱的?


二黄二

最近的一些画……不怎么混lof所以一般随缘传画,囧rz……
p1p2是万圣节贺图,p3是a姐常服,动作和构图源自我几年前看过的一张网图,觉得构图很好看就凭模模糊糊的记忆模仿了一张……

最近的一些画……不怎么混lof所以一般随缘传画,囧rz……
p1p2是万圣节贺图,p3是a姐常服,动作和构图源自我几年前看过的一张网图,觉得构图很好看就凭模模糊糊的记忆模仿了一张……

白芷晶不是白纸巾

[HS]梦

*破刀慎入

*意识流

*角色死亡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Steve做了一个梦。

梦里Him死了。他没有救下他,只是在一边看着,

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倒下,倒在血泊中央,永远离开了自己。

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那个梦是这样的真实,他差点以为自己是在现实里。

幸好这只是个梦。

Steve睁开眼,他还在。

真好。

“Him。”

“做噩梦了?”Steve起身穿上衣服,走进洗漱室。“你怎么知道的。”“猜的。”Him瞬移到自己身后,两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腰间。Steve很快猜到了他的意图。他笑了笑,“早安吻?”

“。”Steve便把自己的脸别过去,两个人的嘴...

*破刀慎入

*意识流

*角色死亡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Steve做了一个梦。

梦里Him死了。他没有救下他,只是在一边看着,

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倒下,倒在血泊中央,永远离开了自己。

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那个梦是这样的真实,他差点以为自己是在现实里。

幸好这只是个梦。

Steve睁开眼,他还在。

真好。

“Him。”

“做噩梦了?”Steve起身穿上衣服,走进洗漱室。“你怎么知道的。”“猜的。”Him瞬移到自己身后,两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腰间。Steve很快猜到了他的意图。他笑了笑,“早安吻?”

“。”Steve便把自己的脸别过去,两个人的嘴唇搭到了一起。

猜猜我做的什么梦?Steve本想这样说,但他说不出。

他怕梦中的事情发生。毕竟那个梦过于真实。

那明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Steve……该死,我到底是在怕什么。

直到Him提醒自己,他才回过神来。

“?”Him将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他的眼神透露出疑惑的神情。

Steve装作什么都没有的样子,“没事……刚刚发了个呆。”

“哦。”

他没有问。太好了……自己的演技很差,他还以为Him会发现。

幸好没有。

……………………………………………………………………………………………………

Steve又做了那个梦。

这只是个梦,他告诉自己。

但梦中恋人的死去是那样的真实,让他甚至都有些相信这是真的了。

那不过是个比较真实的梦,Steve。Him是不死族。那个梦是不可能发生的。他这样告诉自己。

“Steve……你看起来不太好。”

“哦……是吗。”

“发生了什么。”

“不是什么太大的事……”你应该把那个梦告诉他,Steve。

“但是……”

“我会解决的。”不!说出来,Steve。

“好吧……”

虽然可以从语气中听出失落,但是他似乎看起来有些高兴?

是错觉吧,是错觉。

……………………………………………………………………………………………………

自己疯了,Steve想着,把梦看成现实……

已经是第三次了。

Him好像有点异样……在我做第一个梦之后就这样了。

太完美了,比以前还要完美……什么事情都顺着自己,还有一些事甚至是顺着我的想法来做的……

不,肯定是自己的错觉。

那只是梦,Steve告诉自己,那只是一个噩梦而已……

但那为什么……是那样的真实呢?

我不知道……

是自己的幻想?做同一个梦做多了,就会以为会在现实中发生过这种事……肯定是这样的。Him会那样奇怪,一定是因为自己太多疑了,才会那样想的。

都是假的,Steve这样告诉自己。

“Steve?”他听到了Him的声音。

看吧,他活的好好的,一点事都没有。果然是自己多心了。

Steve笑着,他没有注意到手中一束白花落在了墓前。“马上来----”

那是谁的墓呢,不知道呀。

那上面的名字,被擦的模糊了。

……………………………………………………………………………………………………

.

.

.

.

.

.

他没有死。

这肯定只是个恶作剧对吧?或者是个梦?

这不是真的……

我要醒过来……一定能醒来的……
















我醒来了。不过只是在一个虚假的世界(美梦中)罢了。

但那又怎样呢?我又能看到他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写的有点迷……

解释一下,大概就是Him死了,然后Steve他不接受这个事实,妄想出了一个(更完美的)Him来。

他做的梦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假的,但是他不愿意醒来,所以就把这个梦给掩埋起来自欺欺人,假装Him还在(但他其实是知道的就是不愿意承认甚至把Him墓上的名字给擦了)

山茶

 【HS】@茶水不加冰 的点图!!!!!!!内容如p1,⚠️强ooc(???)希望看完不要打我hhhhhhhhhhh应该没有后续了(?)

 【HS】@茶水不加冰 的点图!!!!!!!内容如p1,⚠️强ooc(???)希望看完不要打我hhhhhhhhhhh应该没有后续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