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ubako

1669浏览    65参与
吃鮭魚的貓∞
畫一本專刊奇怪美少女的雜誌-「...

畫一本專刊奇怪美少女的雜誌-「CANJANI」

本期封面 / 
迷戀魷魚的個性愛豆- "Subako"

請細細品嘗封面標題😏

畫一本專刊奇怪美少女的雜誌-「CANJANI」

本期封面 / 
迷戀魷魚的個性愛豆- "Subako"

請細細品嘗封面標題😏

Σ(・ω・ ジャガーbaru
吃鮭魚的貓∞

來發突發產物 ✨ 


#すば子 ❣️

#キャンジャニ ∞ 糖八

最近推坑8團給身邊男性友人

三十路少年居然沒對到點


他們倒是拜倒在すば子的丁字褲下(?)了😂😂😂

然後一起腦洞了一下...既然有戰隊

怎麼可以沒有美麗的糖八戰士!!!!


先畫了我們福利C位擔當SUBAKO💕

其他6仙子(?)的草稿也都畫好了

寫完賀年卡再來慢慢產出😆


來發突發產物 ✨ 


#すば子 ❣️

#キャンジャニ ∞ 糖八



最近推坑8團給身邊男性友人

三十路少年居然沒對到點


他們倒是拜倒在すば子的丁字褲下(?)了😂😂😂

然後一起腦洞了一下...既然有戰隊

怎麼可以沒有美麗的糖八戰士!!!!


先畫了我們福利C位擔當SUBAKO💕

其他6仙子(?)的草稿也都畫好了

寫完賀年卡再來慢慢產出😆









Akimotorie.
送给我的相方 @横山炸 的特别...

送给我的相方 @横山炸 的特别版subako❤️
以后也要一起吹8哦!

送给我的相方 @横山炸 的特别版subako❤️
以后也要一起吹8哦!

池面心立方堆积
短裙美少女偶像 想念 (悲报:...

短裙美少女偶像 想念 (悲报:我努力摸鱼结果耳机卡在放键盘的板子与桌子的夹缝里坏掉了 

短裙美少女偶像 想念 (悲报:我努力摸鱼结果耳机卡在放键盘的板子与桌子的夹缝里坏掉了 

Akimotorie.
kurako和subako!?...

kurako和subako!💚❤️
参照着搭了一套衣服出来刚好是鸟毛色就画了

kurako和subako!💚❤️
参照着搭了一套衣服出来刚好是鸟毛色就画了

符子

沙雕脑洞记录三:8u设定的arsenal与subako水仙

⚠️沙雕警告⚠️设定及其沙雕,慎入,真的,不骗你

1.
“喂大叔,你在这里干嘛”subako对着蹲在巷子里吸烟的arsenal说道,“女人,离我远点”arsenal凶狠的瞪了一眼subako,“可是你脑袋上都是血,大丈夫?”subako把手中的鱿鱼塞给蹲着的arsenal“给你,再见”。arsenal无语的望着跑远了的少女的背影,再看看手中的鱿鱼,一脸黑线“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arsenal本想把手中的鱿鱼丢掉,可是不知哪根筋搭错了还是把它带回了酒吧,“喂arsenal,你拿着鱿鱼干什么?”ace凑上来好奇的问,“切,不管你的事”arsenal撇了撇嘴,转过身去吃起了鱿鱼。没想到手中的鱿鱼意外...

⚠️沙雕警告⚠️设定及其沙雕,慎入,真的,不骗你




1.
“喂大叔,你在这里干嘛”subako对着蹲在巷子里吸烟的arsenal说道,“女人,离我远点”arsenal凶狠的瞪了一眼subako,“可是你脑袋上都是血,大丈夫?”subako把手中的鱿鱼塞给蹲着的arsenal“给你,再见”。arsenal无语的望着跑远了的少女的背影,再看看手中的鱿鱼,一脸黑线“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arsenal本想把手中的鱿鱼丢掉,可是不知哪根筋搭错了还是把它带回了酒吧,“喂arsenal,你拿着鱿鱼干什么?”ace凑上来好奇的问,“切,不管你的事”arsenal撇了撇嘴,转过身去吃起了鱿鱼。没想到手中的鱿鱼意外的好吃,不一会arsenal把一整根鱿鱼都吃完了,“你今天怎么转性了”jonny轻笑着调侃起arsenal来,“啰嗦”arsenal抄起一瓶酒仰头灌了一口,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刚才神秘的鱿鱼少女,她为什么要给自己鱿鱼,难道她是鱿鱼精?arsenal满脑子的疑问得不到解答,只得郁闷的去练枪法,打光了两夹子弹后,mac回来对着大家说“有新任务,谁要接”arsenal毫不犹豫的说“让我来”。
这次是一个抢夺货物的任务,arsenal干掉了任务地点的所有敌人后顺利抢到了任务中提到的货物箱子,“好重,这里面是什么东西…”arsenal小声抱怨了下,扛着箱子回了酒吧。“喏,你要的货”arsenal将箱子递给mac,mac打开箱子…【你们猜箱子里有什么,嘻嘻】





2.
箱子里的是整齐排列的子弹和枪支,但是充满了鱼腥味。“这是什么味道啊!好臭!”ace大叫着跳开,“貌似是…鱿鱼的味道!”jonny凑过来闻了闻。【不好意思,箱子里没有鱿鱼,没有少女,也没有作者我,默默滚走~】
“委托人让我们把这项货物放在某某某地点,arsenal,你去”mac说道,“那你刚才一次性说完啊!”arsenal怒吼道,mac心里默默os,是你自己刚急急忙忙跑出去没有听我说话的…arsenal扛着箱子到了某某某地点,发现正是鱿鱼少女给自己鱿鱼的地方,arsenal将箱子放下,不禁好奇是谁要取走这箱货物,于是他偷偷躲在角落里暗中观察了起来。不一会,subako慢慢走过来,单手就扛起了arsenal气喘吁吁抱过来的箱子。“这女人不是…话说这力气也太大了吧!”arsenal心里不禁大声吐槽。subako扛着箱子慢慢走远,arsenal悄悄跟了过去,发现这个少女进了一个废旧工厂,工厂里空无一人,arsenal觉得奇怪,少女突然回头喊道“跟了我一路了,出来吧,大叔”arsenal从角落中走了出来“喂谁是大叔啊!你这个怪力女!”
arsenal环顾四周,猛然发现这是个生产鱿鱼丝的工厂,少女正熟练地在工厂四周的地面上布置炸弹,“你…你在干什么呢?”arsenal有点好奇的问,“嘿嘿嘿,我要把这些杀害鱿鱼的家伙统统炸掉”少女突然露出了一个黑化的微笑,点燃了引线,arsenal与subako一起跑了出去,轰地一声工厂被夷为平地。“你,刚刚吃了鱿鱼吧大叔”少女突然举枪对着arsenal走了几步,“是你自己给我的,我的东西我怎么处理都行吧”arsenal掏出双枪摆出防御的姿势。“哼,我本来以为你是特别的,果然人类都是一样!”少女突然冲着arsenal开火,arsenal熟练地跳开,“喂你这个女人讲不讲道理,是你自己给我的!你再开枪我就要对你不客气了!”本不想伤害这个少女的arsenal被这一枪激怒了。
arsenal举枪对准少女,将她一步步逼到码头,后面是海,没有别的路了,subako用悲伤的眼神看了一眼arsenal,一个猛冲从码头上跳到了海里,“喂女人你干什么!”arsenal没有想到她居然要跳海,吓了一跳,想去抓住她,可只扯住了一块衣袖,少女一跳下去就不见人影了,“奇怪…人呢?”arsenal自认视力也不是很差,在海里也不可能看不见一个大活人,可是少女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海面上只漂浮着几条欢快游动的鱿鱼🦑。
3.
⚠️沙雕警告⚠️
时间回到十年前,当年arsenal还是个充满好奇心同情心的小小少年,有一天arsenal、mac和jacky三人去海边玩的时候看到了一条被塑料瓶子卡住头的小鱿鱼,“别怕,我来救你!”少年arsenal迅速的游了过去,抓住了这只可怜的小鱿鱼,给它从塑料瓶子里拔出来放生了“下次不一定还有人救你哦,自己小心点,拜拜”,当时开心的冲小鱿鱼挥手的少年arsenal没想到这只鱿鱼是一只刚成精不久的小鱿鱼精subako。刚刚化成人形的subako兴冲冲的想去找她的恩人,可是刚进到人类社会就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海边有好多鱿鱼丝工厂!“不行,我要救我的同类!”subako学着人类的样子,穿上裙子,变成少女的样子。在街上寻找消灭鱿鱼丝工厂方法的subako遇到了刚执行完任务蹲在巷子里的arsenal,看这个大叔一头血好像伤的很严重的样子,subako把可以恢复精力的小鱿鱼干送给了他。“啊,那个大叔好像很强的样子,我要是委托他一定可以把万恶的鱿鱼丝工厂消灭掉!”subako跟着arsenal,到酒吧门口的时候遇到了mac,对mac说明自己想要武器弹药消灭鱿鱼丝工厂的雄心壮志,mac笑眯眯的无视了消灭鱿鱼丝工厂这个关键词,答应了帮助subako提供武器弹药的要求。
4.
时间回到subako跳海的一小时后。
arsenal在码头边蹲了一小时也没看到那个女人的半点踪影,他望着远处冒烟的鱿鱼丝工厂,起身准备回去,身后忽然传来卟噜卟噜的气泡声,arsenal猛的回头一看,subako从海面上冒了出来,“哇!女人!你…你!”。“你还记得十年前在这里你救了一只被塑料瓶子卡住头的小鱿鱼么?”subako翻身上岸,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在滴水,“都十年前的事了我怎么会记得!话说你不会要告诉我你就是那条鱿鱼吧!喂现在可是21世纪!我才不相信呢!”不敢看湿透衣服中若隐若现的内衣,arsenal脸红的别过头去喊道。
“我就是啊!你相信我!”subako有点着急的靠近了arsenal,arsenal后退了两步“你…你别过来!话说你就不能把衣服变干么!”“啊!”猛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浑身湿透了的subako大叫一声,红了脸颊,“你…你不准看!”。“是个妖精居然连这点能力都没有,喏,披着吧”arsenal脱下了自己的上衣披在了subako身上“谢…谢谢”subako裹紧了这件黑色皮衣,衣服上满是arsenal的味道让她很安心。
5.
然后arsenal一枪崩了这个鱿鱼精做成鱿鱼丝,全剧终。完结撒花🎉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两点:
一、我们要随手帮助需要的人或动物
二、鱿鱼丝真好吃
🦑

渔

[Okura x Subako]Graduation

国内普高设定

-


大仓眯着眼睛,用手指轻点着,心中默数着队列中的班级。六月初,气温骤然上升,加之已临近正午,天气变得更加炎热。

“呐,大仓……”“别说话。”

他在水房外的窗台下蹲了二十分钟,友人也就陪着他蹲了二十分钟。上午最后一节的体育课因为高三年级照毕业照占用操场而改成了自习课,他在安静的教室里坐了接近十分钟,却始终无法把经历集中到桌面上摊开的练习册上去。窗外蝉鸣如雷,阳光将浓郁的绿叶照得油亮,隐约能听到从操场方向传来的,某位老师通过扩音器组织着队列的声音,教室里的大仓变得愈加躁动。终于——大概是讲话的老师说完了秩序——在操场上爆发出了大量学生移动时的...

国内普高设定

-

 

 

大仓眯着眼睛,用手指轻点着,心中默数着队列中的班级。六月初,气温骤然上升,加之已临近正午,天气变得更加炎热。

“呐,大仓……”“别说话。”

他在水房外的窗台下蹲了二十分钟,友人也就陪着他蹲了二十分钟。上午最后一节的体育课因为高三年级照毕业照占用操场而改成了自习课,他在安静的教室里坐了接近十分钟,却始终无法把经历集中到桌面上摊开的练习册上去。窗外蝉鸣如雷,阳光将浓郁的绿叶照得油亮,隐约能听到从操场方向传来的,某位老师通过扩音器组织着队列的声音,教室里的大仓变得愈加躁动。终于——大概是讲话的老师说完了秩序——在操场上爆发出了大量学生移动时的混乱声时,大仓在演草纸上飞快写下了几个字,团成一团扔给了后排的丸山。

“我想去看他们照毕业照。”

丸山刚想在纸条上写些什么时,就看到旁边过道里有少年弓着腰轻声却又迅速地向着后门的方向移动过去。他叹了口气,把笔尖向下移了几行,写下了“我去趟卫生间。丸山。”之后,将纸从中间撕开,将带着自己字迹的部分重新团成了一团,扔给了班长。

这趟“卫生间”一上就上了将近一节课的长度。此刻,丸山看着大仓缩回了自己所在的那棵巨大的冬青树团后面,一脸懊恼地看向自己。“我不记得我数到几了。”

“刚过去的那个是五班。”丸山提示道。

大仓不知道听到了没有,又挪到了冬青树外面。

他想找到的人只有一个,放在平日里,将目光锁定对方并不是一件难事——颜色夸张的背包,过于短小的制服裙,手表下带着闪闪发亮的手环,染成栗色的长发,包括总是独来独往,走路时将步子迈得很大。可当这些特点被卸下的时候,大仓却又发现昴子比他所想象的更容易埋没在人群里,比如娇小的她很容易被高大的男士挡住,比如——也是大仓在后来发现的——当昴子不去刻意保持“独自一人”的状态时,她其实是一个相当受欢迎的女孩子,总可以轻而易举地被推入女生堆的中心位置。

就好比此刻,当大仓终于在人群中锁定了她时,昴子正安静地站在已经散乱的队列里,微微抬着头,面向着的短发女生正帮她用圆形的小梳子卷着刘海。

六班的队列从高台上撤下了,似乎有人来叫昴子所在的班级站好。大仓看到短发的女生将小梳子还给昴子,拍了拍昴子的肩膀,然后走向了第二排右边的位置。昴子所在的地方渐渐形成了第一排,她自觉地走向了左边。然后七班也零零散散地从高台上撤下了。瘦小的女生在大仓的注视之下,高傲地昂着头,跟着队列走到高台的位置,站定。

摄影师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出:“三、二——”

大仓看到在首排教师后站定的女生,飞快地将裙腰向上卷了三圈,扯了下裙角,然后将双手背到身后。

“——一!”

十八岁的昴子的样子就这样被定格在相机里,在高中生活正式宣告结束的这一刻,她自信骄傲地谢幕,昂首挺胸地走下了那个大仓所在的舞台,独留大仓在这里,演完余下的剧目。

 

就像是大多数高中生故事一样,故事开始的时候他十五岁,稚气尚未全脱,青年的模样却已渐渐浮现。十五岁的大仓忠义刚刚经历了人生中一个漫长的夏天——没有作业,没有等候他的开学考,手握着高中的录取通知书,所需要做的一切只是好好享受炎炎夏日。他先是和几个朋友奔赴了早就约定好的旅行,当山河大海都市将他最初的欢愉变得疲惫不堪时,他回到了家里,开始了无休止的、昼夜颠倒的电子游戏生活。到了最后,八月末,下了几场大雨,天气开始变得清凉,他开始稍有不安地期待起了高中的生活——仿佛这是一种写入了时令中的、所有准高中生都要经历的情感一般。

他遇见昴子,是在八月的最后一天。刚过的一场秋雨使对少年而言崭新的校园变得潮湿而清亮,大仓排在领取床具的长队里,四处张望。十分钟前他告别了父母和弟弟们,为了不让家人们无意义地挤在同一条长队里,可当他真的变得无聊起来,他又有些后悔。

他将注意力集中在左前方楼梯下一位戴着圆片眼镜的瘦削的女教师,和站在她对面的,与其交谈着的高个子男学生身上。男生肩上披着显而易见只会在今日一天内出现的红色绶带,它同时意味着“高年级”、“学生组织”和“可提供帮助”。大仓看着女教师的眉头愈发颦蹙,男生努力表现得得体却难以掩盖其焦急,然后——

“借过。”

一声含糊的招呼从大仓身下传来。

大仓还没反应过来刚听到的词语的含义,就感觉有什么人从自己身前挤过,他连忙低头,可对方的女生却并没有抬头看向他。

女教师好像注意到了这边。

“昴子!”他听到女教师呵斥道。

名为昴子的女生用红色的头绳飞快地将先前披散着的长发束起,随后忙不迭地从鼓囊囊地口袋里扯出绶带披上。

他看着她的背影,她迈着大步子,急促却毫不慌乱地离他远去。他看到她加入了女教师和男学生的对话中,却难以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

 

昴子是与这里的人都不同的、独一无二的存在。

在秋天正式到来之前,大仓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她会在新生报到当日,因为难以应付往来不绝的家长们而伪装成在校园中游荡的、没有职务的学生;她可以在新生周的讲解会前做出漂亮的幻灯片,却把讲述幻灯片的任务交给周围的人,同时又能在会前精确地说明问题和要点;当大仓逐渐认为,昴子学姐不擅长并刻意回避着与人交流和展示自我时,又惊讶地发现彼时娇小的女生能够站在舞台的中央爆发出极为强大的力量;她总是将不同颜色的外衣罩在校服上衣外,打扮出一副全然不符合规章的样子,却又不肯突破最后一道警戒线,彻底舍弃校服上衣和短裙。在给人“不良”的第一印象之后,反而总是能够发现,昴子其实极少突破那些条条框框——她的名字从不会出现在迟到栏里,极少逃课间操,虽然总是能够听到教师们抱怨这个有点麻烦女孩子,却从未从抱怨中听出棘手的样子;比起姓氏“涩谷”似乎全世界都直接称呼她“昴子”。以及,当大仓对她提起早前他的想法时,他看到昴子微微皱起眉头,眼睛盯着某个方向,想了片刻。

“嗯,”她从喉咙中挤出了一点声音,“实际上,大家都是独一无二的。”

大仓不言。

月光如泻,在少女的脸颊上铺上一层柔和的银光。

“呐,大仓,你想家吗?”

他先是惊诧,随后肯定道:“嗯。”

“我也是。”昴子坦言,“好像……与世隔绝。会忍不住想,此时此刻家里在发生什么事情呢。想妈妈的筑前煮,想和弟弟一起玩游戏……直到在这里发现好玩的事物之前,每一天晚上都在想着这些事情。”

她看向他,整齐地刘海下双眼有神,仿佛是潜伏在黑夜中的野猫一般。

“啊!”昴子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忙从台阶上跳下来,“来。”

她转身上了楼梯,两秒钟后大仓才反应过来连忙起身跟上去。

“去哪里?”

昴子没有回应他,大仓也便就跟在后面。他们爬上了顶楼,走过连廊的时候漆黑一片,如同深陷在黑夜的泥沼。

昴子走得很快,步伐也很大,即便是比她高出一大截的大仓,为了跟住她也能感到走得比平日里更快些。初秋的夜晚还残存着夏日的闷热与无风,却已失去了聒噪的蝉鸣。夜的安静显得少女鞋跟的哒哒声愈加突兀,传到大仓的耳中,便成了此时此刻唯一明亮的乐音。少女耳边的头发随着她的步伐上下摇动,在大仓看来,却是静默的夜幕中唯一鲜活。他不知道她要带他去哪里,又觉得去哪里都无所谓了。即便整个校园总共也只有这么大,他也觉得他们能够永远这样走下去。

她将他领向了楼顶的储藏室,当他们一头扎进黑夜里时,大仓心中的消极情感瞬间化为乌有。他们站在教学楼顶俯瞰整座校园,看着在暗夜中模糊的操场上的杨树,看远方辽阔的麦田。教学区的寂然使得风声与鸟啼分外清晰,甚至遥远的公路上货车的鸣笛声,都隐约传入了他的双耳。

她走到漆红色的铁门前。他跟到门前,看着她在从口袋中掏出的一串钥匙中仔细地分辨着,然后确认了一把开了锁,推开门的时发出“哐当”一声。她熟练地,一把摸开了灯。

屋子的一角堆满了没封口的纸箱,另一边是几个金属货架——上面散落着杂物和灰尘。黑色的皮沙发放在房间中央,紧靠着背后的纸箱,沙发的左边有一张课桌,课桌上摆着一台老式电脑,和一个敞开的笔记本电脑。

“这里……也当做办公室用。”

昴子抽了抽鼻子,走到课桌前,掀开桌洞,套出一台红色的游戏机。

“MH,你肯定玩的吧?”

 

那是他和她第一次面对面的相处。高二年级的校干女生在开学不足一个月时的一个晚上,将高个子的新生带到了校园不为人知的角落,翘自习课,打游戏,分享着被人调侃“肮脏”的秘密。

大仓确实是个游戏好手,昴子发现了这点后分外惊喜,几次叫大仓来楼顶联机。有几次她领来了一位同样高二年级的男生,大仓曾对他有些印象——彬彬有礼、温文尔雅——当相处起来,这些印象就被抛之脑后了。总之,最后的结果是,在大仓还未加入任何社团的时候,已经摸清了高二年级的私下游戏组织。

而这一切的缘由,是昴子不经意的邀请——或说带领。

他一直想不明白缘由。

 

星辉浮现,就如那个晚上一样。

高三年级离校的这一天,大仓、丸山,还有同班的几个男生,在第二节晚自习十分钟的课件里偷偷摸摸跑进了高三楼。通道挂上了锁,他熟练地掏出一大串钥匙,样子像极了当初的昴子。他们推开窗户,翻进教室,教室里零散堆放着没有收拾空的试卷,课桌侧面依旧挂着花花绿绿的粘钩。大仓跑到三楼,找到了昴子先前的班级,他也说不清是什么样的力量促使自己,一定要找到昴子的位子。高三楼断了电,他弯着腰,眯着眼,从门口开始仔细地审阅着每一张桌子上的字,当刚看到过半时,晚自习的铃声响了。他听到伙伴在窗外小声催促自己,只得遗憾而归。

少年们奔跑的身影,在明河之下活泼而生动。可在那一刻,有一种莫名的懊恼从大仓心中诞生出来。那是不同于遗憾或是狼狈的,单纯的难过。

 

大仓一直没能搞清楚,又隐约有些感觉的是,他在“大仓与昴子”的关系性中扮演着的角色的样子。她在学校里很有名,因为很显眼。们眼中的昴子各色各样,大仓始终相信着,他是那个能够看到更加立体的昴子的人。

当高中生活安定下来,并经历了几场考试后,大仓的成绩明显地变好。他性格开朗,为人热情亲切,又因此收获了许多朋友。当围绕在身边的同龄男孩多了之后,大仓也就变得和大家一样,花足够多的时间赖在球场而非班级。被列入了晚自习轮流值班的名单,他就很难再溜出教室,去走廊上闲逛了。更多的原因是——随着高中生活步入正轨,他与身边触手可及的部分愈发地接近,就难再与“看似没什么关系”的两层楼下的昴子保持联络了。

他们偶尔会在通往餐厅的路上遇见——因为错时进餐而打个照面。大仓热情地招呼昴子,女生在他的注目之下稍一愣,然后吞吞吐吐地、迟钝又认真地回应着,无论多少次都是这样。他渐渐觉得,她平日里仿佛沉浸在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而那个世界与现实世界接轨的地方是自己和其他任何人都难以找到的。他的招呼正是把她拽回来的声音——拽回了他存在的现实世界里。

也有几次,在校会换届时期的例会时,大仓能够见到昴子。他在后排的桌子后面,同几个平日里一起干活的部员坐在一起。昴子在前排的位置,后备贴着椅背,将自己缩在椅子里,离桌子好远。他看着她低着头,不知道她是睡着了还是将目光长久地落在了哪里;他又知道,此刻她一定有好好在听,因为她的工作向来没有出过差错。

而当会议结束,昴子会迈着大步子第一个离开,即便她知道,他就在那里。

昴子的相处模式中,省去了一切繁杂,只保留了“真”的部分。这是大仓好久之后才多少意识到了这点,而当时对方少女确实常常使他陷入困惑和惶恐。

他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停留在了哪一步,而她却从未表现出一丝尴尬。乐队汇演的那天,大仓在自习课被突然敲门的昴子叫出班去,在那之前,他们已经一个多月没有任何交流了。对乐队有些了解的大仓在两座楼间的空地上帮着昴子等人搭建好舞台,连上线路。不经意间他看到女孩,女孩没有丝毫不安。那一天昴子一连唱了好多首歌,他听着那些熟悉的旋律,在一段时间以来每当他刻意或不经意路过排练室时,都会听到。甚至更早,冬日或夏日,他与昴子并肩行走在校园安静的连廊上,黑天后操场的跑到上时,她都大声地唱着,或小声地哼着。

他记得,汇演当日昴子学姐唱歌时的样子,吐字清晰,声音澄澈,和平时嘟囔含糊,将句子囫囵含在口腔里的样子截然不同。

现场演奏使她亢奋,并能够在事后的一段时间内保持激动。当夜幕落下,连同工作人员都渐渐散去后,昴子已经抱着最后的海报喋喋不休。她说着过去、现在和将来,说着会发生和不会发生的事情,连同圆镜般的月亮都使她兴奋不已。到最后,经历了接近两节课的时间她才冷静下来。晚自习的下课铃声回荡在教学区里,不过一会儿,教学楼内就传来了放学的骚动声。昴子停下脚步,大仓也跟着她停下脚步,昴子垂下眼睫,转刻又抬起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大仓。

她说:

“再见,大仓。”

 

 

-

关于SUBAKO:尽力写出的不是昴的性转而是昴所塑造的“SUBAKO”的形象


番茄mato

作為一個深層潛水員⋯⋯

第一次浮上水面用LOFTER po圖 😅 


作為一個深層潛水員⋯⋯

第一次浮上水面用LOFTER po圖 😅 



Akimotorie.
睡前随手涂一只subako好了...

睡前随手涂一只subako好了🌞

睡前随手涂一只subako好了🌞

瑩
画小姐姐真开心.jpg

画小姐姐真开心.jpg

画小姐姐真开心.jpg

P·H

出发前发一下好早之前的图!
ᐠ( ᑒ )ᐟ

出发前发一下好早之前的图!
ᐠ( ᑒ )ᐟ

甜芋条
虽然最后画出来感觉根本没有文字...

虽然最后画出来感觉根本没有文字表达的那种感觉了可是思索半天还是决定  @撒以宁

擅自画了很抱歉!希望hisa老师不会介意qwq侵删x

虽然最后画出来感觉根本没有文字表达的那种感觉了可是思索半天还是决定  @撒以宁

擅自画了很抱歉!希望hisa老师不会介意qwq侵删x

润青的名字叫鱼酱

[丸昴]先生5(end)

国语老师丸×昴子

年纪一共有六个班,每个科目的任课教师有三名,没人任教各班,当某一位老师生病的话,另外老师就会承担起额外的课程。丸山老师就是因为组里的一位女老师怀孕而多了一个班的教学,卷纸和作业变得格外难批改,尤其是在今天另一位老师去外面听课,一个年部周练的批改任务就都落在丸山肩上。

丸山看了看还有很多的卷子,趁着学生们的晚自习,就把大题先批出来,选择就交给各个班的课代表好了!这么想着丸山觉得自己又有了精神,伸了个懒腰,打算继续工作。

“哔哔。”手机响了,是昴子的短信。

“丸山老师在忙吗?”

“改卷子怎么了?你现在不是应该上自习吗,好好学习呀!(努力!)”

“哦知道了。...

国语老师丸×昴子


年纪一共有六个班,每个科目的任课教师有三名,没人任教各班,当某一位老师生病的话,另外老师就会承担起额外的课程。丸山老师就是因为组里的一位女老师怀孕而多了一个班的教学,卷纸和作业变得格外难批改,尤其是在今天另一位老师去外面听课,一个年部周练的批改任务就都落在丸山肩上。

丸山看了看还有很多的卷子,趁着学生们的晚自习,就把大题先批出来,选择就交给各个班的课代表好了!这么想着丸山觉得自己又有了精神,伸了个懒腰,打算继续工作。

“哔哔。”手机响了,是昴子的短信。

“丸山老师在忙吗?”

“改卷子怎么了?你现在不是应该上自习吗,好好学习呀!(努力!)”

“哦知道了。丸山老师真刻板啊~”

丸山可以想出昴子说出这句话撒娇的语气和不怎么变化的表情中闪亮的猫眼,嘴角浮现出笑容。

“咚咚。”

“请进。”办公室门被敲响,哪个老师让学生来借点东西了吧,丸山这么想着。

昴子推开门看着丸山一点要抬头的意思都没有,轻手轻脚的走到丸山的背后,搂着他的脖子抱了上去,把脸贴近丸山。另一旁丸山还以为学生要过到后面,把凳子往前移了移,还侧头看看地方够不够过,这一下让昴子很轻易的亲到丸山的嘴巴,这一下吓了丸山一跳,虽然马上知道是昴子,但还是想要把头转回去,昴子用胳膊轻轻勒住丸山的脖子不让他逃开,甚至用牙齿咬了咬丸山的下唇,又将舌头伸进口腔顶了顶丸山的舌头才肯放过他。

“怎么过来了?”丸山看着昴子有点红的耳根,用大拇指摩挲着她的嘴唇,另外的手指在下巴处捣乱,像逗猫一样揉着她的下颏,“不是让你好好学习吗?”

昴子瞪了他一眼,却也没逃开,“太没意思了,就来找你了。”

“诶~”丸山放开昴子,继续批卷子,嘴上却不停调戏着,“我还以为你想我才来呢。”

“……也算是。”昴子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才传过来,声音有点小,想必是害羞了。

“改卷子,好无聊啊。”昴子绕着丸山走了两圈,翻了翻被改完的卷子,“根本没有批改完嘛。”

“别乱转了,坐好。”丸山指了指旁边的凳子。

昴子把凳子搬到他旁边,像第一次被教导如何做题时那般,靠的很近,这次她没有用头发打扰丸山,而是把头靠在他的肩上。

因为昴子比丸山个子矮,而椅子的高度差不多,这导致靠的这么近的昴子没办法把把头放在丸山的肩膀上,她需要悄悄站起来点,但这样很累,头待的也不稳。“坐好。”丸山拍拍她的头,看她坐好后把她的头摁在肩膀上,“这样呢,比刚才舒服多了吧。”昴子觉得丸山手掌的热度灼烧了她,通过发丝传播到脑中,随着烧坏了一系列的神经,最后只有心脏的跳动声在世界上响起。昴子伸出一只手,慢慢放在桌子上,一下子抓住了丸山翻卷子的手,丸山笑了笑,松了松手指,十指相扣的方式紧紧握住了昴子的小手。

“昴子你看,这样翻不了页了。”丸山批改完一张卷子,转过来看她,像是撒娇一样要她想办法。

“哦。”昴子用另一只手把那一张卷子翻过来,“好了。”

丸山也不再多说,继续他的工作,任着昴子帮他翻页。

卷子很快批改完了。

用的时间也不少,不过对于两人来说,恨不得再长一点。

“完成了。”丸山说着放下笔,转向昴子,昴子的大眼睛满满装的都是他,好看的嘴也弯出了诱人的弧度,丸山吻了上去。

这个吻比之前昴子的要深许多,昴子还没感受着嘴唇的触感,就被顶进了一条灵活的舌,丸山的舌带着她的不断纠缠,偶尔发出的声音让昴子羞的脸红,开始时搅动的总是很慢,好像想让昴子充分感受一下这种温柔的技巧,在接下去的亲吻就变得杂乱无章,昴子由配合变得只能再抬起脸庞迎合,耳根处的春色一点一点的爬了上来。

两个人谁也没有松开相交的手指。



===============END==================

写完啦!

其实我觉得这是一个随时可以结束的故事,emm怎么说呢,因为小姐姐的文超级少就决定自己写了,文笔不好,多谢各位的捧场,超爱你们!!

谢谢你们的小心心,每次都超级开心的!
(励志壮大丸昴tag能不能做到就……)

爱你们ฅ'ω'ฅ(σ≧▽≦)σ
(不一定啥时候的下次见)

润青的名字叫鱼酱

[丸昴]先生4

国语老师丸×昴子
甜甜的
欢迎来看

空巢不怎么大龄的丸山隆平也会对昴子感兴趣的。

他认真查阅了关于交往的事情,比如约会时的着装,吃饭地点什么之类的。来来回回看了好多页面,大概总结出了一个符合他和昴子的计划。

丸山伸了个懒腰,倒在椅背上。他这时才开始考虑和昴子的关系。丸山会在上课时无意识的注意昴子,会在下课后去翻看她的作业留言,会在无聊的教室会议上想着昴子在做什么,甚至在过分兴奋的夜晚脑海中出现过昴子的脸庞。

丸山搞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感情。他没谈过恋爱但是也有过喜欢的女生,他无法把对学生的宠爱的感情定义为喜欢。他会想宠着昴子,帮她把裙边拽下来,却又被内心深处的声音警告着不可以这样...

国语老师丸×昴子
甜甜的
欢迎来看

空巢不怎么大龄的丸山隆平也会对昴子感兴趣的。

他认真查阅了关于交往的事情,比如约会时的着装,吃饭地点什么之类的。来来回回看了好多页面,大概总结出了一个符合他和昴子的计划。

丸山伸了个懒腰,倒在椅背上。他这时才开始考虑和昴子的关系。丸山会在上课时无意识的注意昴子,会在下课后去翻看她的作业留言,会在无聊的教室会议上想着昴子在做什么,甚至在过分兴奋的夜晚脑海中出现过昴子的脸庞。

丸山搞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感情。他没谈过恋爱但是也有过喜欢的女生,他无法把对学生的宠爱的感情定义为喜欢。他会想宠着昴子,帮她把裙边拽下来,却又被内心深处的声音警告着不可以这样。丸山在网上见过这样的求助帖,回复内容没个正形,却总在鼓励着两情相悦的人们恋爱继续下去,丸山有时会自动代入进去,题主发的漂亮女友的照片却怎么也没有昴子吸引人。“得问清楚昴子是怎么想的。”这时丸山就会想,如果自己是昴子的班主任该多好,叫昴子就方便多了,还能多了解她一点。

丸山忽然觉得自己对昴子不够了解,他敲开妹妹的门,“丸子,隔壁班的昴子是什么样的人啊?”

“诶,哥哥怎么问起昴子了?她的国语又不及格啦?”丸子一脸的不解,哥哥很少问她关于同学的事,尤其是隔壁班的女同学,“昴子看起来很严肃的,其实人很好的,有时候说话不经思考但她没有恶意的,其实很乖的!”丸子以为好友得罪了哥哥,不断的说着好话。

头一天晚上还“很乖”的昴子,第二天就惹出事了。

上午第二节课是体育课,男女生分开、两个班级一起上。就这节课上出事了。

下课时,体育老师村上拎着两个女孩进来了,“丸山老师,你们班的女同学和隔壁班的掐起来了,给你带过来了。”他转身说了一句,“别躲着了,你也出来!”身后的女生小步走到丸山面前。

是昴子!

她的胳膊刮到了!

丸山这么想着,皱着眉看着昴子。不知道现在还疼不疼,一会儿给她贴个创可贴吧。

丸山看着村上离开办公室,吐出一口气,“来吧,怎么回事?”

“打起来了。”昴子回答。她迎着丸山的目光,用眼睛吸引着注意力,悄悄往下拽了拽裙子。

“谁先动的手?”丸山不会愿意管这样的事,同学间有争执是很正常的,但体育老师都带过来了,怎么也要问问清楚。

“是她!”女生指着昴子,大声说,“她先打的我!打了我两下我才还手!”

“我……”

“无缘无故?”丸山打断昴子的解释,追问道。

女生不说话了,嘴唇动了动没出声。

昴子似乎对被打断感到不满,撅着嘴没理他。

丸山也不做声,等着她们自己解释。他面上严肃,心下却被昴子的小脾气逗笑,说到底现在还感到昴子可爱还不是对自己女朋友“很乖”这一点有信心?

昴子见他不说话,以为他难做,便咬咬牙鞠躬道了歉。

她这一道歉吓了丸山一跳,眨了眨眼眉头又皱了起来,向她发出疑问的眼神。丸山认准了她不会无辜招惹别人才凉着自班学生不给撑腰,昴子这一道歉,那女生倒是无辜了,按理来讲这种情况作为班主任要好好护着学生说她才行啊。

昴子不懂他的想法,见他仍旧皱眉看着她,以为是不满意。昴子感觉自己的骄傲在这一下就掉到了地上,弱弱又道了声对不起说什么也不再说话了。

丸山看着气氛僵住,正好预备铃响起,丸山应付两句就让自班同学回去了,留了昴子在办公室。见人走了,丸山让昴子靠近一点,看着昴子一脸戒备,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怎么就道歉了,怎么回事呢?”抬起她的胳膊,“蹭到地面了吧,还疼不疼?”

昴子这才知道丸山没有怪罪的意思,不由得为自己刚刚作为尴尬。“还可以。”看着丸山拿出创可贴,不由得想撒娇,“一开始可疼的。她说你坏话。”

丸山吹了吹她的伤口,“说就说呗,我不和她计较的,你这样了我心疼呢。”昴子听他这么说,脸就红了,不知道应该接什么话,“上课了我要回去了。”

“去吧。”丸山拍怕她的头,“还有,我看见你往下拽裙子了,你说了不穿那么短了!”

“体育课,短一点方便。”昴子往门外走去,“胖次没有被看到的哟~”

“嗯去吧。好好上课周末带你出去玩。”

=================TBC================
我超级喜欢丸山老师呜呜想谈恋爱

(๑・ω-)~♥
今天是上班第一天吧
补充一点糖分嘻嘻
(话说我的更新速度算快还是慢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