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system组织

64浏览    2参与
恆音

GE的gtart生日快樂☆

【慶祝gtart9/9號的生日】
【GE的gtart第一次的生日快樂☆☆☆☆☆☆】
【system組織全員】
【gtart!Sans】【Player自創角】【memoryfell!Sans(牛奶】【killer!Sans】【G!Ink&G!Error】【Chronicle!Sans】

《於眾星的祝福》

作者的話:啊,我生日賀文遲到了XD也來不及趕UT三周年賀文了!總之,gtart生日快樂!!!(gtart過生日默默去蹭蛋糕的我~~~)

@大肌肌少爷

……………………………………………………………………………………

我……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每天早晨起來,他看著自己的手,用不會有...

【慶祝gtart9/9號的生日】
【GE的gtart第一次的生日快樂☆☆☆☆☆☆】
【system組織全員】
【gtart!Sans】【Player自創角】【memoryfell!Sans(牛奶】【killer!Sans】【G!Ink&G!Error】【Chronicle!Sans】

《於眾星的祝福》

作者的話:啊,我生日賀文遲到了XD也來不及趕UT三周年賀文了!總之,gtart生日快樂!!!(gtart過生日默默去蹭蛋糕的我~~~)

@大肌肌少爷

……………………………………………………………………………………

我……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每天早晨起來,他看著自己的手,用不會有解答的問題來詢問自己。

他深深的嘆口氣,褪下睡袍,穿上輕便的運動服,看著全身境中倒映的自己,確認身上的服容不失禮儀。

那麼……今天也會是普通的一天吧?

gtart打開門。

眼前的大家像疊羅漢一樣,爭先恐後的擠在gtart房門前, 後方比較矮一點的似乎墊起了腳尖,每個人都盡力擠出一顆頭來看他。

…………

一定是我打開門的方式錯誤了。

於是乎gtart默默地把門闔上。

「gtart等等!!!」門外,一眾人員如此喊道。

…………

「gtart,生日快樂!」

「gtart君,生日快樂!!!」

「gtart!!!Happy Birthday !」

gtart被請到客廳,五顏六色的布條被掛滿在屋子裡各個角落,還能看到漂浮氣球一類的裝飾,而最違和的莫過於掛在他後方用墨水霸氣瀟灑地寫上Gtart 生日快樂的木製匾額。

普通的用布條寫生日快樂不是很好嗎?!難不成這匾額打算要一直掛著???

「…………謝謝大家,但我沒在過生日的,大家可以把東西撤了,做自個兒的事。」婉拒一眾的盛情,這種日子實在沒什麼慶祝的必要。

gtart對友方群體發動澆冷水技能。

「………………」

「gtart以前都沒有慶生過嗎?」G!Ink見一度下降的現場氣氛,疑惑的問道。

「從來沒有。」

「我就不信你沒幫你弟慶生過。」G!Error撇撇嘴,他深知每個Sans至少是半個兄弟控,亙古不變的道理。

「…………Papyrus以前也沒有正式慶生過。」

gtart遭到群體不相信的目光包圍。

「……不過,我會在當天準備好料,他起疑就告訴他今天是特殊的日子,小小慶祝一下。記得很久以前,G的生日我也是這麼做……」

gtart陷入了回憶,至少每次過他們的生日,料理他都會用心準備,過他們的生日比其他日子來得開心。

gtar冷冷的笑說:「生日年年都會有……我只是認為與其拿時間拿來做慶祝,還不如當天加班趕公文,處理完早早回家休息的好。反正我從來沒過就一直保持下去,不是挺好的嗎?」

gtart扶額,他的誕生不是很重要,為什麼要慶祝呢?

一提到慶生,腦海裡又浮現他後悔出生在世上之類的負面想法,不過又在其他作用下,這個想法逐漸淡去。

「嗯?為什麼你們用那麼微妙的表情看我?」

gtart剛從思緒緩過來,在場的人聽gtart這一番話,心都揪成了毛線。

那種會在乎別人,對自己的事卻毫不在意的孩子,看著很心疼啊!

「僅限今天的特別福利,不管gtart有什麼願望,我們能辦到的就盡量辦到喔!」

牛奶眼角含淚,心地善良的他因為gtart的話觸動了內心,說出來的話都有些抖。

「嗚嗚……好想抱抱他。」G!Ink聽著也好難過,想想G!Error有百分之一gtart的暖心就好了。

「我們一定要讓gtart過一場難忘的生日!」

Chronicle顧不上大家磨磨蹭蹭,第一個上前衝去抱gtart,搶頭香。

隨後,全部的人一串粽子似的湊過去團抱他,只是在一旁看熱鬧的killer無辜被牽連進去,表情很是無奈。

「感受到了嗎?名為溫情的力量!」Chronicle騰出一隻手,用魔法變出手帕擦淚道。

……不,我感覺骨頭要碎了,臉要被擠扁了。
……………………………………………………………………

畫面一轉,來到房子外頭。

唉……大家一定不會善罷甘修吧……

在眾人對他胡亂一陣熊抱後,gtart選擇瞬移逃走,留下一臉懵逼的大家。

是說,為什麼大家會知道他的生日?他本身都不太記得了,還會有人知道。

沒有多想,gtart將一切都歸咎在那位對他什麼都瞭若指掌的大能了。

「gtart,你在這裡做甚麼?」

說人人到。

Player手無足措,有些慌亂的說:「我不是派人應付……咳,我是說他們給你一個大驚喜了嗎~」

派人應付?

「是啊,確實是個大驚喜。」gtart思索了起來,想著他今天不出房門會是個好選擇。

但不排除大家會闖進來,連骨帶床抬出去慶生……

腦補那畫面,想想都有些目死。

「生日快樂呀gtart!感恩你出生在世上……」Player的語氣十分溫暖,很自然的輕抱住他獻上祝福。

已經很習慣對方抱過來的gtart微微一笑,在她鬆開前微微閉眼留戀,然後緩緩睜開眼。

幾個呼吸後,外頭一外頭昏暗。

「我把周遭整個環境改變了,生日陣仗大起來才有意思。」Player彈指後握拳笑道。

一輪明月散發柔和耀眼的光芒,天空閃耀的星星彷彿伸手就能摘下,搞不好不需要月光輔助,純粹的星光就能將草原照得明亮。

美輪美奐的場景讓gtart眼睛一亮。

震撼過不了多久,gtart轉過身冷臉直言說:「可以不用過的,我沒有過生日的習慣。」

可能小時候看別人過會很羨慕,不過隨著長大,事越來越多,要擔心煩惱的事越來越多,這種慾望就淡去了。

Player聞言,微瞇起眼淡笑說:「生日的確過不過無所謂。」

「不過,生日的意義不就是為了紀念,以及彰顯你在世上存在的證明嗎?」

Player純淨的黑眼眸發著柔光,開懷笑說:「是值得感恩的好日子!」

gtart逃走後原本打算在不起眼角落休息,順帶避一避大家。

這種成為某個活動的主角讓他很不習慣,尤其他跟這裡所有人認識的時間還沒有很長,使得他感覺彆扭。

雖然這就是這裡的風氣,大家幾乎都人很好,好到他有些覺得不值這些好,這是連本人也說不出來的違和感。

gtart沉思了一會兒,嘆口氣說:「敗給妳了……」

換句話說,這是大家的一番心意,因為被重視、在乎,每個人才會主動想為他慶生,沒必要躲這麼遠。

雖然gtart沒有很喜歡熱鬧,不過偶爾這樣也不壞 。

懷著感恩的心為某人誕生而祝福……這跟為Papyrus小小慶生的心情一樣。

「是說……gtart……」

「老實說……我想不到送你什麼生日禮物,所以一直待在外頭轉……」

Player抱歉的苦笑,她決定把面子扔下,使出了最下下下計,即便關於這件事她很早就在苦思了。

如果幾個月前問gtart這種事,Player認為鐵定馬上就有答案,因為他會直言說,生日禮物想要死……什麼的……

…………

生日=忌日什麼的不要啊啊啊!年輕就是要好好活下去,好好尋找新希望與未來!

腦袋胡思亂想之際,Player往前走了幾步,眼角瞄到稀罕的東西。

Player有些驚訝的說:「啊……居然是幸運草……」

Player在草叢邊蹲了下去,拾起在gtart看來很普通的一株小草。

「幸運草?」gtart第一次聽到這種草名。

「嗯,也就是是很常見的酢漿草。不過這草有可能從原本的三葉變異出四葉,而找到變異株的機率大約是十萬分之一,所以也稱為幸運草。」

「真虧天色這麼黑妳還能看到……」gtart在運氣方面沒有甚麼信心,粗略判斷自身運氣大約是普通人的層次又略低一些的程度。

Player仔細端詳手中鮮嫩的小草說:「我眼力還不錯,直覺往地上仔細一看就發現了。」

「這個經處理過的話可以弄成書籤,以前叔叔有送給我楓葉書籤,也是套用同樣的原理做,挺好看的。」

gtart點點頭,他發現可以開口要這個禮物,書籤對嗜書的他而言很實用。

「話說……看著幸運草感覺跟gtart你很搭。」Player拿著那一株幸運草對眼前的gtart比了比,微微一笑。

gtart具有仁慈屬性的治癒魔法,而平時攻擊用的魔法顏色則是黑色,所以不管是綠色、灰色或黑色都是適合他的主題顏色。

Player記得幸運草在原世界是富有各種含義的小草。

據古老傳言,幸運草是亞當跟夏娃從伊甸園帶來人間的禮物,而每片的葉子都有著祝福意義。

「信仰、愛情、希望、幸運……」

Player發現口中唸著都是gtar明顯看上去就很缺的事物,莫明很心疼他。

她知道gtart真正缺的不是實質而是內在,而那不是一時半會兒就會有的。

「我知道了……我決定要把全世界送給你!」

Player一個咬牙,原本應該是內心戲的話不自覺面向gtart很認真地道,如果不曉得上下文,會讓人誤以為這是在告白。

「???」gtart愣了好一會兒。

「呵……全世界送給我多麻煩……」gtart面無表情的拍拍她的頭。

他覺得Player這表現很可愛,這是想辦法逗樂他嗎?

「咳咳……那gtart有特別想要的嗎?」Player方才把內心話說出來有些不好意思,不過她還是表現出一切正常的模樣。

她很想要送一個大禮,但幾個禮拜前絞盡腦汁去想,就是想不出來要送什麼,最後決定再不濟的話,不管gtart想要什麼,她盡量弄出來就是。

身為一個持有【系統】這能力的專業開外掛就是能為所欲為,雖然她也不會濫用就是。

「嗯…不用全世界…但我想知道一個妳過去的事,跟幸運草書籤。」

太棒了!gtart想要幸運草書籤當然是毫無疑問的好!

不過……我過去的事?

「我有聽Chronicle說過妳不屬於任何一個平行宇宙的居民……」

gtart心想這種事涉及個人隱私,直接問本人比較好。

如果Player覺得這事說出來不妥,他隨時都可以作罷。

Player指尖撫著下巴沉思說:「這樣啊……可是我過去好像沒什麼特別的,基本就是零零種種沒有特別開心,但也不算上難過的回憶。還有很想念的親朋好友想再見一面,不過恐怕有難度。」

「要說還有甚麼的話……我還有個曾一度捨棄又因為一個孩子的緣故而撿回來的名字,原世界的事都跟我完全切割了才是……」

Player說起過往,語氣帶有淡淡的懷念,卻又像提起別人的事般無所謂,讓聽著的gtart心情充滿複雜。

「妳以前有其他名字……?」gtart從沒聽過這事,倒有些興趣。

「沒錯,不過大家很習慣我現在的名字,舊名字也就沒有提出來的必要。」

gtart點點頭表示理解,開口:「……我想知道那個名字,就這樣。」

「真的?不要求再多一點……?」這些要求都過於簡單,讓Player不由自主的一再確認。

她認為gtart的慾望可以再大一些,不過無欲無求某種意義上也是好事。

「嗯,這樣就足夠了。」實用的東西跟一件事的解答,gtart很滿足了。

「那…好吧……我以前的名字叫---」

…………

「……很好聽的名字。」gtart直覺反應道,下意識就認為這個名字跟她蠻配的。

他笑了起來,仔細想一想後,比預想中來得喜歡她原本這個名字。

「話說……這事組織裡有人用某個作弊的方法知道了,所以你並不是第一個知道的。」

「…………」知道不是第一個後,gtart很明顯的露出氣餒的表情。

不過,他靈機一動,想到其他方法讓這個第二個成為特權。

「私底下可以這麼叫妳嗎?」至少,gtart還沒聽過任何人用那名字稱呼她。

「可以。既然gtart知道了,就隨你喜歡吧。」Player已經不反感過去的名字了,況且兩個名字都是指她,這永遠不會改變。

「……曙。」gtart試著喚對方一聲。

「是!」Player的笑容溫暖得融化一切。

………………………………………………………………

「gtart,準備好了嗎?」

Faith點好蛋糕上的蠟燭,俐落的讓打火機在骨指之間耍了一手,開心的收了回去。

「別亂玩,小心燒到自己。」FF打了一下Faith的手,他們站那麼近,而且本質都是花,弄不好可是會一起燒起來。

知道FF的擔憂,笑了聲,故意開口吟唱:「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要死,你自己去死。」FF惱火的一拳揍下去,黃金色的花瓣散開來,組合回來還是Faith傻笑的蠢臉,一點也無法解氣。

「你們都別鬧了,現在要一起來唱生日快樂歌!」G!Ink向他們訓斥道,每逢說起正經話很有成年人的氣場。

這是gtart第一次過生日,所以大家溝通了一下後都特別配合的跟著唱,過程中沒有搞怪或驚喜,依照普通的流程讓gtart體驗一般人的慶祝模式。

唱完後,Chronicle微微嘆口氣,把手裡的炮竹藏起來,梗跟驚喜只好留到下一次活動,在那之前再想想怎麼創新,保證每次都不同花樣。

G!Error嘴抽的瞄著那被藏起來的炮竹,真心覺得這次gtart的生日,群體決定要普通過,真的是太好了。

「差不多要開始了喔!」

Player算算預設的時間差不多到了,帥氣的指著一望無際的星辰大海,大聲提醒道。

「是流星!」Faith很興奮的喊道。

一道流星拖著長尾巴似的藍色磷光,在夜空中劃出一條長長的弧線,好大一會兒才漸漸地消失了。

「哼哼,不只是流星,這可是流星雨!!!」

數百數千的流星劃過天際,光雨閃爍著白銀的光芒,一道道向著無垠的宇宙飛逝,觀賞的人們不由自主為此感到深深的震撼。

傳說,在流星一閃過時許下的願望會成真,然而事實上更多的人就算看到流星卻來不及許願。

「這個流星雨我設定長達30分鐘喔。」Player朝眾人比出大拇指,包準大家不會看不盡興。

身為一個外掛,絕對不存在流星雨的時間不夠長,無法即時許願的問題。

killer望了一眼Player,冷冷地說:「我有時候很懷疑她到底是很強還是很弱……」

G!Ink拍拍他的肩膀說:「應該說……她特異功能比較多。」

兩人互望一眼,很有同感的點點頭。

「來吧,gtart!第一個願望!!!」Faith沒有因為流星雨忘記要幫gtart主持生日,趁著流星雨還沒結束,他大聲疾呼。

「嗯。我希望我能活久一點。」gtart真心祈求著。可以的話,要活到他有派上用場後再死。

…………

實在太沉重了。在場的人無一個不這麼想,然後各自在心裡祈禱gtart能活得長長久久,再平安老死。

「第二個願望的話……希望你們大家都平平安安。」gtart望著周遭的人,想著好像沒什麼願望了,那就來個普遍性可見的願望。

「嗯,gtart的願望一定會實現。」牛奶微微笑鼓勵gtart,對正面的事他都很支持。

這個願望儘管普通,不過是祝福在眾的所有人,算是不錯的願望。

「第三個願望許在心裡,不要讓別人知道比較好。」Player提醒道,第三個願望通常是許在心裡,也是最有可能實現的願望。

望著大家對他獻上滿滿的祝福,gtart微微笑後也緩緩望向前方的漫天星雨,許下第三個願望。

第三個願望:【希望明年,也能跟大家一起過生日。】

恆音

【煙火綻放之時 上】

《煙火綻放之時 上》

自創文Undersystem

【全員向】

【Player世界外之人】【killer!Sans】【FF(fellfaith)】【Faith】【G!Ink】【G!Error】【咖啡 mf!papyrus】【牛奶 mf!Sans】

#System組織全員
#Player世界外之人
…………………………………………………………………………

位於某個宇宙的時間線。

這個世界在這時間線中,人類幾乎接受怪物的存在。

怪物在多個國家中獲得人身保障、相關福利,和人類一樣行使公民應有的權利。

剛開始的反對聲浪在怪物大使以及怪物的努力下,風波從高漲到漸漸的平息,花了多年的努力。...

《煙火綻放之時 上》

自創文Undersystem

【全員向】

【Player世界外之人】【killer!Sans】【FF(fellfaith)】【Faith】【G!Ink】【G!Error】【咖啡 mf!papyrus】【牛奶 mf!Sans】

#System組織全員
#Player世界外之人
…………………………………………………………………………

位於某個宇宙的時間線。

這個世界在這時間線中,人類幾乎接受怪物的存在。

怪物在多個國家中獲得人身保障、相關福利,和人類一樣行使公民應有的權利。

剛開始的反對聲浪在怪物大使以及怪物的努力下,風波從高漲到漸漸的平息,花了多年的努力。

有色的眼光不在,大家看待怪物已如同家人般,是個充滿溫暖的世界。

「真和平呢……」

FF率先發出感慨,他去過的地方沒少過蝴蝶的存在,至少這個世界會圍繞他的蝴蝶,一隻也沒看著。

他穿着紅黑兩色的浴衣,以黑為底的布料繡上紅色的蝴蝶,襯托出FF本身凌厲且出眾的氣質,像彼岸花般美艷,卻同時象徵死亡。

「旅遊的話就要來熱鬧又平和的地方,不是嗎?」G!Ink笑了一下,穿著紫色浴衣的他得體的笑了一下,和它手上的優雅的扇子相配,引來不少女性的注視。

「第一次穿浴衣,異世界的傳統果然很特別呢~」Faith腳踏木屐轉了一圈,欣賞浴衣飄逸的感覺,同時重心不穩往旁倒。

「糟糕……」Faith已經能想出他倒下去的狼狽樣。

「小心。」一個微小的聲音說道,運用高大的身體優勢單手把Faith整個人扶正。

Faith回過頭看向來者,欣喜的說:「謝啦,咖啡。」

咖啡點了點頭,躲在他後方的牛奶冒出一個頭,朝Faith悄悄揮了揮手。

「你也好阿,牛奶。」Faith蹲下來揮了揮手,在他看來牛奶小小隻的,格外需要照顧。

G!Error撇了撇嘴,掃了在場的人一眼後,自顧自的臉紅說:「哼…要不是聽說是那個人正式的邀請,我才不會來呢……」

Faith默默靠近G!ink,問道:「Player不是很簡單的傳個簡訊說大家要一起去而已嗎……」

G!Ink老師一副高深莫測的說:「嘛,同一件事對不同的人有不一樣的想法吧……」

「原來是這樣啊。」Faith有所理解的道。

兩人相視,愉快的笑了出來,望著G!Error的眼神無比之欣然。

為什麼他們看我的表情這麼微妙,G!Error抽著嘴角,把視線放在了別的方向。

「啊……女主角到了呢……」G!Ink眼角瞄到一個身影,順口的說了出來。

黑長髮盤了起來,頭上綁著七色花的頭飾。Player東方人的面孔本身就很適合這樣的穿法,亭亭玉立得仿佛從水墨畫中走出來。

「呦西!Player小隊衝喔!」Player拿出十足的活力喊出了話,瞬間把出場的唯美氣氛破壞得一乾二淨。

反觀,在場的男士們非常有默契的在想同一件事。

【第一次看這人穿除了風衣以外的衣物。】

「沒想到妳這樣也挺……好看的。」來自G!Error的傲嬌發言。

「Player看上去很美喔!」來自Faith的真誠讚美。

「深藍很適合佳人……」G!Ink富含深意的點點頭表示滿意。

咖啡跟牛奶同步,手指比出滿分10分。

「喔。」來自FF的感嘆。

「FF還是那麼不坦率呢,明明Player如此奪人眼目……」G!Ink嘿嘿兩聲挪揄FF,手正壓往他的頭上。

「不就換了一身衣服嗎,有什麼好看的……」FF躲開了G!Ink的襲擊。正眼看向Player。

很適合她……應該說往好的方向……成長了那麼一點。

「謝謝。」Player看著FF笑了出來。

謝啥?

全場無數的眼睛盯著他瞧,FF被看得心裡發毛,幹嘛視線都集中到他的方向。

「哥們~你都把心裡話講出來了。」Faith
拍拍他的肩膀,面露善意的提醒他。

…………幹!

「傲嬌本性不改啊FF~」G!Ink笑得一臉燦爛,FF面露青筋握緊拳頭,倒是想一拳打掉那個笑臉。

看大家吵吵鬧鬧,Player平和的微笑著,享受當下無比和樂的氣氛。

「挺熱鬧的嘛,我是不是很順手的“殺”了氣氛?」

一把刀子架往Player脖子上,咖啡跟FF最先反應過來。

骨刺搶先擋住,為Player作出防禦。FF拔出劍來,劍在月色照耀下反射出冷酷的光線,直指來者。

「Sans?」Player面對突發的危險無動於衷,平和的笑了起來,好似威脅她的是塑膠模具。

「哼……好一陣子沒看見妳了……」killer親暱的蹭了上去,有意的在跟對方撒嬌。

FF不爽的瞇起眼睛,其餘幾位男士也擺出各種微妙的表情。

「嘿~~大家。沒記錯的話,killer先生現在是第一模式吧?」G!Ink拍了拍手,打圓場道,試圖把緊繃的氛圍化解。

「是啊,今天就一起開心的玩嘛!」Faith跳了起來,用手扯了扯FF的袖口。

咖啡還有些顧忌,但Player一個眼神遞了過去,很快就收手了。

至於FF……

「過來!」FF叫了一聲,也不等Player反應,直接把人拉往他的方向。

「呵……」killer有些挑畔的笑著,將刀子收回口袋,配合的加入團體之中。

Player無奈的看所有人安定下來,一群人以她帶頭,十分搶眼的帶往廟會攤位。

趁大家不注意時,G!Error悄悄把他的手派了出去……

攤位的老闆嚇了一跳,兩隻手飛至他的面前,轉了轉,其中一隻手指示它要買的東西,另一手攤開打算付出錢。

老闆幾個月前也幫一位骷髏和一個可愛的女孩作過可麗餅,怪物對他而言好比親切的外國人,彼此間沒有任何隔閡。

「兄弟,拿好啊!」遞過去後,他跟另外一隻手擊掌,看著那雙手慢慢飛走。

「小孩子都喜歡吃冰糖蘋果……」老闆爽快的擦擦汗,再次充滿活力的叫賣著。

…………

「給我的?」G!Ink歪著頭指指自己。

「才不是特別給你的!只是那看上去好像童話故事裡的毒蘋果,想試試能不能毒死你。」G!Error彆扭的道,羞紅了臉別過頭去。

G!Ink愣愣地,拿著遞來的冰糖蘋果。

G!Error不坦率的說:「趕快吃啦!而且,我又不喜歡甜死人的食物。」

「那我恭敬不如從命囉~」G!Ink心裡叫那一個暖字。

他們家不成熟的黑包子會為他著想欸,有什麼比這感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