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eam liquid

490浏览    40参与
D

Team Liquid的快乐之旅

是我这几天的快乐源泉

自己做了字幕版在B站上传了

Av73606589

过于沙雕

第一次做字幕,要是有错,请大家指正

是我这几天的快乐源泉

自己做了字幕版在B站上传了

Av73606589

过于沙雕

第一次做字幕,要是有错,请大家指正


逆境顺转

The funeral of the stars up above/给天上星星的葬礼

*LCS。


*大师兄x简皇,虽然是清水粮食所以无所谓了。


*虽然因为圈内只有我一个人所以大概更无所谓。


*写在小组赛结束之后,激情半夜短打一发完,起因是看到了dl发的视频,各种意味上百感交集。这两人的故事线实在太有意思了,短篇幅里讲的不太好很可惜……


*自割腿肉安利北美,LCS虽然捞比但好磕,真的。


*狂草产物,可能有大量逻辑混乱语句不通。


 


 


我把天上的星星埋葬,


然后它们将脚下的大地全数点亮。


 


 


Doublelift在决定录视频的时候确实是刚刚哭过。


 ...

*LCS。


*大师兄x简皇,虽然是清水粮食所以无所谓了。


*虽然因为圈内只有我一个人所以大概更无所谓。


*写在小组赛结束之后,激情半夜短打一发完,起因是看到了dl发的视频,各种意味上百感交集。这两人的故事线实在太有意思了,短篇幅里讲的不太好很可惜……


*自割腿肉安利北美,LCS虽然捞比但好磕,真的。


*狂草产物,可能有大量逻辑混乱语句不通。


 


 


我把天上的星星埋葬,


然后它们将脚下的大地全数点亮。


 


 


Doublelift在决定录视频的时候确实是刚刚哭过。


 


他当然有权利哭,Nicolaj想,昨天Rekkles哭了,Uzi也哭了。在这个下路充斥着法核、奇怪双人路以及卡莎和霞的版本,他们三个代表着久远征战的传统adc各自为队伍做了不同的事情,得到了不同的结果,他们是有权利流泪的人。


Peter有权利哭,Nicolaj坐在他旁边,抱着腿,把头埋在膝盖之间,如是想到。


而自己一定没有。


他握手的时候没有哭,下场的时候没有哭,直到回到休息室仍然是面无表情。镜头没有扫到他,更多是给了沉默的Impact、阴云密布的Jake和心如死灰的Core。Peter和他是最早离开舞台的两人,但一路上他们都没有说话。


不,不应该说没有。Peter是开口了的——“这不全是你的错。”他说。


而Nicolaj只是咬着挤出来的沙哑颤音回答,“是的,全都是我的错,我搞砸了。”


他不敢去看Peter的眼睛,只是往前走着,不确定自己是在往哪里走,也没有什么地方想去。我搞砸了,他想,我毁了这一切,打破了所有的承诺,让所有的希望和辉煌都变成一场闹剧。


每当他意识到这一点,他就恨不得掐死自己,将这不中用的手指一根根掰断,判断不清醒的脑子抠出来搅碎。但他没有,因为职业选手有双宝贵的手,而他只能把指甲往外套里死命地抠。


意识出乎预料地冷静抽离,仿佛是从高空注视着屋内发生的一切。Peter在面对手机说着他“必须要说”的话,TL稳定又强大的adc眼看又闪烁着泪光,而Nicolaj为此恨死了自己。


“在TSM的时候,”Peter忽然说,“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所以我想要为我的队友站出来,在他们被不公平地责备的时候。”


天呐,Nicolaj想,他怎么能这样说。Peter,在多少次bo5的最后一局用决定性的声音说我们团的过我们上的Peter,说想要为他赢得冠军的Peter,被他逼着发推特时伤脑筋地大笑的Peter,怎么能这样说?TL的adc被这届世界赛,被自己,被他最诚挚的信任所辜负,又被所有人心疼珍视终于获得他值得的认可,而Peter想到的第一件事却是告诉全世界他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他何德何能,Nicolaj想,他何德何能被这样优秀的人寄予厚望,被这样善良的人包容,被这样温柔的人原谅。


这不是丹麦中单第一次暴露在铺天盖地的评论之下。他以为自己早已习惯,足够强大到遗忘那些黑暗的孤独夜晚,但现在却只能怀疑自己是否只是原地踏步,自欺欺人。两年半的时间,五个赛季,他和那个瞬间的自己跨越时空重合,在所走的救赎之路绕了一个大圈,最后在于开始的世界赛上回到原点。


而Peter仍然是那个对他说不全是你的错的人。


Peter之所以会成为这样的人,Nicolaj忽然意识到,是因为他几乎与自己走着同一条路,却在所有的风雨和霜雪中都领航在前。2017年,令丹麦中单再也没有在镜头前像决赛之前那样笑过的2017年,他的队友短暂安慰他之后又逐个带上门离开的那个春季决赛,是Peter——那时候还只是Doublelift——在推特上留下掏心掏肺的感言。是Peter告诉他自己同样经历过这种时刻,告诉他这很难,但也告诉他要走出来。


即使他们是对手,并且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你死我活的对手,但Doublelift之于Jensen的意义,在那个瞬间开始便被永恒地定格、封存了。


Peter曾在最深的低谷中朝他伸出手,又在Nicolaj亲手带来的灾难面前为他挺身而出。


“比赛不是由一个单杀赢下的,也不是由一个单杀输掉的。我们整个队都搞砸了,”Peter说,“我们都搞砸了。”


Nicolaj在将眼睛压进布料中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没有权利哭泣。


 


“我搞砸了。”他再次听到自己的声音说。而adc在他身前停下脚步,转头,用颇有威慑的身高俯视着他。


“我们搞砸了。”Peter说。


Core和Impact的脚步声从走廊入口处传来,Nicolaj咬住嘴唇。“我很对不起,”他喃喃道,“真的很对不起,对不起……”


然后逃也似的开门踏进休息室。结果只是被所有的目光聚焦注视,所有人阴霾的神色将他一个人锁定,无处可逃,无可辩驳。


那瞬间他真的想要消失。


 


最难过的部分并不是搞砸本身,在四年的职业生涯中Nicolaj早已明白,而是那些伴随着失误所一并带来的悔恨、痛苦,在每个相似的瞬间折返,最后凝固成致命的恐惧。天知道他曾经对bo5的决胜局多么跃跃欲试,却在那之后再也没有完全拾起过曾经最擅长的英雄之一。他也曾经对挑战全世界最好的中单们感到期待,对小组出线的生死局充满自信。


但Nicolaj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失去了这一部分。


未知的未来使他痛苦。Peter说不要和职业选手说明年再加油,这话空洞又遥远。他其实隐约同意。因为他只是面对现实就要耗尽全力,实在无法想象任何积极的未来。


“赛季结束了。“Peter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着,“我们尽力了。”


Nicolaj没能控制住自己抬头去看对方的欲望。那尾音中的哽咽令他心尖一颤,Peter不应该需要经历这些,他绝望地想着。作为付出最多、表现最好也是最被辜负的人,他不应该还需要承担这样的刑罚。Nicolaj从蜷曲在椅子上的姿势看向对方,正放下手机的Peter也在看他——两个人的视线一触即离,留下针刺般的余韵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我发推特了。”最后Peter说。


Nicolaj点点头。他从鼻腔挤出一个嗯,Peter没回应,自顾自地点手机屏。但其实他根本没写什么,因为Nicolaj已经刷出了那条推特,它只有一个视频。


明明封面上的人就以这样的神色坐在他几步开外,但Nicolaj还是盯着屏幕,像是要从不动的Peter之中看出什么活动的东西来。


“要看吗?”Peter的声音忽然从屏幕之外传来,让丹麦人抖了一下,睁大眼睛去看那个方向。Peter本来就比他高,这下站在椅子旁边,阴影几乎像塔一样笼罩下来。比起紧张,不知为何Nicolaj却觉得莫名安心。“我是觉得没必要看啦,”他的adc说,“那个,就是那些,我和你说的,你也都听到了嘛。”


Nicolaj点点头。他是想用声音回应的,但不知为何就是挤不出一星半点,鼻音在出来之前就变成叹气一起快速地泄掉了。


Peter没再说话。adc在床头坐下来。之前录视频的时候,Nicolaj一直是掉转头,用椅背面对他的。但这会儿Peter坐在床上,用手拉了一下电竞椅的扶手,丹麦人就和椅子一起不得不面向他的方向了。


Nicolaj等了一会儿,两人就这么沉默地面对面坐着——更准确地说是一个踞坐,一个侧坐。Peter大概是觉得腿不太舒服,索性抬过来,就变成了胳膊肘撑在腿上正面注视的坐姿。Nicolaj忍不住悄悄抬眼,Peter的眼眶完全是红色的,黑而深邃的眼睛已经完全恢复了清明,Nicolaj随着他的视线往下看,才发现对方在看自己的手。


他下意识地蜷起手指,往并拢的膝盖之间又缩了缩。Nicolaj现在不想被任何人关照,Peter比起所有人都更应该知道这一点——他们曾陷入同样的境地,而Peter那时候绝不比他好过多少。


但那时候Peter的身边有Søren,Nicolaj想。他们是公开的好友,了解彼此,敬重彼此。而他和Peter是什么关系——


至少不是商业朋友。在他来TL的这一年里,曾经许多人预言两个人格强烈的c位会产生激烈摩擦,但他和Peter迅速地熟起来之后,不知何时就变成了可以一起双排下路胡说八道的关系。Nicolaj很少遇到能和自己垃圾话来回这么流畅的人,Rush算一个,Peter大概是第二个。


所以他们大概是朋友。但TL的所有人都是朋友,Peter在视频里也提到了Impact,所以他只是为自己的队友和朋友鸣不平。


Nicolaj觉得自己应该这么想。


——Peter伸出手,在自己的中单眼前晃了晃。


但是为什么这个人不去和其他人喝酒散心抱怨被队伍拖累,而是要在自己的房间里哽咽着录视频啊?


“Nicolaj?“Peter说。


“呃,啊?“他终于发出了一点声音。听起来还是很奇怪,但至少比没有强。“原来你在听啊,”Peter眨眼,“我还以为你飞升了呢。”


“我不会飞升,我只会灵魂转生(Incarnation)。”Nicolaj说。他说完,也觉得有点无聊,自己小声地笑了。看到他笑,他的adc也跟着一起笑起来,那微笑比之前一整天的都真心很多。


“好吧,灵魂转生。”Peter说,“你现在在想什么?”


在想你,Nicolaj想。但他不能这么回答,平日里的伶牙俐齿完全派不上用场。


“别告诉我你还在自我责备,”Peter说。“我知道我们都很难走出来,但最好是今夜先不去想它。”


“你说得对。”Nicolaj的回应都已经到了舌尖上:因为你在这种事情上是专家嘛。但他知道自己没有开玩笑的权利。咽下回应的瞬间,闷闷的钝痛又从胸口蔓延开来。喘气变得艰难。“你说得对,”他重复道。


“那就和我说说你在想什么吧。”Peter说,“说出来会比较好,而且天生我们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


用外套裹住自己的丹麦人无意识地扯着绳子。他不是会哭的类型,也不是会说真心话的类型,示弱对他而言并不容易。是的,他在承认错误和道歉的时候从不犹豫,但将自己的脆弱暴露在空气中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的自尊不允许这样。


“你在责怪自己。”Peter说。他的语气中有笃定、哀默,还有一点类似愤怒的东西。Nicolaj忽然就被点燃了。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做呢?”他惊讶于自己的爆发,Peter这样就使他失去控制。“根本就是我的错。你说什么比赛不是由一次单杀输掉的这种官方话,好像因为其他人没能把队伍从我挖的坑里拉出来,所以就是队伍的错——但Peter你告诉我,你摸着良心告诉我,如果我没有在线上被Rookie单杀,我们这把会输吗?如果我站出来,如果我表现的足够好,我们会输吗?如果我没有选择跟他硬拼,如果选了基兰来保你,我们会输吗?”他看起来非常激动,这让Peter愣了一下——即使是队伍里平日激烈的摩擦中,Nicolaj也很少会展现出如此多的情绪。他是一个不快了就会垂下眼睛语气冷淡,认为自己正确就会一遍遍重复自己的看法,用语言而不是音量辩解的人。Nicolaj并不难懂,但Peter不知道他还会这样毫无防备地展开自己。


“不要,你不要告诉我,因为大家没能把我的尸体拖过终点线,所以这是大家的错。没有这样的事情。”


Nicolaj的声音渐渐弱下去,他又在掐外套了。Peter下意识地圈住他的手把他从那个动作中拉出来,Nicolaj颤了一下,用不解的眼神望他。那双眼睛水汪汪的,边缘通明而剔透。


Peter一狠心。


“我不会说这样的话。这是对我,对整个队伍的不负责任。我也不会说你没有错。”他说,“但你要知道,没有比赛是被一个人输掉的。这是一个团队游戏。在我发挥不好的时候,你、Impact、Core、Jake……大家站出来,帮助了我。在你发挥不好的时候,我们也想为你这样做。Nicolaj,你打职业多久了?”


Nicolaj疑惑地看着他。


“你觉得这是你发挥最差的一场吗?”Peter接着问。


Nicolaj咬住下唇,点点头。


“每个人都该被允许有这样的比赛吧。”Peter说。“就算是Faker、Rookie、Uzi,他们也不是二十四小时在暴打小孩子的。你也是人,Nicolaj,人的天性就是有起有落。在你状态不好的时候,我们,TL,没能发现,没能改变,没能帮到你……这就是我们作为一个团队的不足,而不是为你找的借口。”adc深深看了中单一眼,“而且我不觉得你需要的是一个借口。”他说。


那他觉得我需要什么呢?Nicolaj想。中单的脑内出现了某个似曾相识的画面,Sneaky拍拍他的肩膀,从他身旁站起来,然后走向门口。“晚安,”那个纵横了他作为职业选手的整个过去的adc说,“让我们都好好睡一觉,这不是世界末日。”


然后,在所有人之后,Zach也走了。他们将他一个人留下,在空旷的房间里,和黑白的屏幕,四散的指向性技能一起,面对没有尽头的夜晚。


Nicolaj忽然感到恐惧。


“你在C9的时候,他们是怎么做的?”Peter问。“啊,我不是……我只是,你知道,在TSM的时候,我基本是被一个人留下面对这些。”adc的脸上出现了些许哀伤,Nicolaj能看见他眼角不久之前才凝固的泪痕。“我感同身受,Nicolaj。”Peter说,“我曾经是lcs圈里最被憎恨的选手,而你大概是现任的。”


所以我希望你能快乐,这话他没说出口。所以我想成为与你分享胜利的瞬间,喜悦的瞬间的那个人——所以我不想让你走我走过的路。


不过好像他们从同样一无所有的起点出发,又同样在最重要的时刻做了一样的事。写剧本的人大概江郎才尽,来回用着同一条故事线。Nicolaj跟他犯了一样的错,于是面对着和他一样的责骂。但Peter在看到Nicolaj眼睛的那一瞬间就决定了,他不会让这个人受到和自己一样的伤害。


从Nicolaj Jensen来到Team Liquid的那一天,Peter隐约就明白了——那之后所有的比赛,都不止是为自己而战。


所以如果Nicolaj要哭,Peter不会让他一个人哭。


然后Nicolaj苍白的手指抓住了他的衣摆。


“对不起,Peter……”他说。“对不起,我没做到。”


“没关系。”Peter觉得自己的声音也有些颤抖,“你可以明年再兑现承诺。”


“但你刚刚才说你最讨厌明年加油。”Nicolaj说。他碎碎念的样子就像闹别扭的小孩子,让Peter不自觉地就扬起嘴角。


“因为不是明年加油,而是明年要做到啊。”Peter握住Nicolaj的手,触手冰凉,让他不自觉地想要覆盖上去,带来尽可能多的一丝温暖。多奇怪他刚刚面对着镜头时还觉得空洞而无希望,现在却又忽然燃起对明年的期待了。


“我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Nicolaj说。他鼻尖红红的,像是眼泪随时都会掉下来。


“你可以哭,你有权利哭。”Peter说。“我都哭了。”


“我有权利?”Nicolaj问。


“当然了。“Peter说,“我们刚经历了一场惨败,你当然有权利哭。”


Nicolaj睁大了他那双蓝色的眼睛。


“我不哭。”他说。“但你今晚能留下来吗?”


 


Peter在能来得及细想这句话之前就说行啊。


七月七日长生殿

【荷兰集训生活日常汇总】


从今天起他们就飞柏林了,不知道这个系列还会不会更新,先堆在这里。

【荷兰集训生活日常汇总】


从今天起他们就飞柏林了,不知道这个系列还会不会更新,先堆在这里。

七月七日长生殿

Team Liquid家庭欢乐喜剧


 理论上,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试图发掘出世界上最强的队伍。但事实上通常在电竞中,这不仅仅是参与团队的荣誉,在追逐召唤师奖杯的过程中,整片大陆都会为之呼唤他们的名字。在北美,Team Liquid就是将其带回家的最热选择。
在2018年世界赛不幸折戟后,队伍带来了一些新力量。从C9来的Jensen补强了中路,而前Gen.G的CoreJJ与Doublelift组成了新的下路。改变带来了意外之喜。2019年,Team Liquid稳拿了春季与夏季赛冠军,在MSI上声音极大,在半决赛爆冷上使呼风唤雨的世界冠军IG打道回府。
在2019年世界赛即将到来之际,这支队伍决定在荷...


 理论上,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试图发掘出世界上最强的队伍。但事实上通常在电竞中,这不仅仅是参与团队的荣誉,在追逐召唤师奖杯的过程中,整片大陆都会为之呼唤他们的名字。在北美,Team Liquid就是将其带回家的最热选择。
在2018年世界赛不幸折戟后,队伍带来了一些新力量。从C9来的Jensen补强了中路,而前Gen.G的CoreJJ与Doublelift组成了新的下路。改变带来了意外之喜。2019年,Team Liquid稳拿了春季与夏季赛冠军,在MSI上声音极大,在半决赛爆冷上使呼风唤雨的世界冠军IG打道回府。
在2019年世界赛即将到来之际,这支队伍决定在荷兰进行他们的集训。我们前往拜访了五位TL的队员。在享受了一次荷兰式“pepernoten”的同时,他们讨论了对其他队伍的想法,以及队伍自身仍然可以改进的地方。他们也打了两场以亲自证明自己和彼此之间作为队友的看法。这是一场充满了玩笑和互坑的采访,但在间隙之中都是他们所展现的真诚和热情。


  • 首先,欢迎来到荷兰!在这里居住的感觉怎么样?

Doublelift:挺好的。事实上我们基本没怎么出门。

Jensen:是0天!我们只有找小吃的时候才出去。

CoreJJ:对。我们出去的次数不多。 

  • 你们去过阿姆斯特丹了吗?

Doubelift:有。我们去年去过。

Jensen:我去过的。没和你们一起,我自己休息日去的。

Doublelift:真的?

Impact:你喜欢那里吗?跟谁一起?

Jensen:不不不不不!你们都给我停下!没有女孩!(大笑)

(全员大笑)

Jensen:我其实是和我一个熟人一起的。

  •  那里好玩吗?

Jensen:天气很糟糕。基本都在下雨。 

  • 行,那这就是你们的荷兰之行了。你们也打了一段时间欧服的排位。有什么感想?

Xmithie:感人的延迟。(美服一般有60ping以上,而欧服在18-20之间)

Impact:对没错,我很喜欢。有些人会挂机,不过……

Jensen:这里的人都有点疯。

Impact:但你不也是欧洲人吗?

Jensen:对啊。

Impact:你的意思是你也很疯咯?

Jensen:有那么一点。

  •  哪种意义上的疯?

Jensen: 我觉得他们有点心态问题。

(其他人大笑)

Doublelift:见鬼了。(Jensen自己很容易炸心态)

  • 或许这就是欧洲的强项呢?

Jensen:我觉得在同一时间这是把双刃剑。

  • 你们有关注入围赛吗?有什么想法?

Impact:我没关心太多。我们只有训练赛。

Jensen: NA被爆了。

DoubleLift: USA!

Impact: 什么意思?明明一场赢一场输。

Jensen: 对对对。

DoubleLift: 我们只能祈祷有像那样的胜率了。

Jensen: (笑)完美的胜率。50/50.

  • 你们会支持CG吗?鉴于他们也来自北美?

mpact: 对啊!

Jensen: 当然。为我的“美国同僚”高兴。

DoubleLift: 对啊,有一个美国人的队伍.....好吧其实Jake(Xmithie)事实上也是美国人,对吗?你现在算公民吗?

Xmithie: 我是公民都有,我看,好几年了……

DoubleLift: 啊,我不知道,你在CLG的时候好像还碰到了签证问题什么的。两个美国人!我们很为此骄傲的。

  • 相较于去年,你们觉得在总体水平上有提升吗? 

CoreJJ:是的,去年的这个时候,训练非常糟糕。这也是我们输掉的原因。我觉得之前的每年;2016,2017,北美的队伍都是真的很强的。

Jensen: 太飘了。

  • 等等,CoreJJ?他很飘?

CoreJJ:对……

  • (对其他人)他有所改变吗?现在没有那么自信上头了?

Jensen: Core超级飘。

Impact:Core还是过度自信了。

DoubleLift: 我从来没遇见过这么狂的人。

(全员大笑)

Jensen: 完了现在大家都觉得我们是认真的了。Core其实是最谦虚的人。

  • 让我们回到LCS水平的话题上来。谈谈C9吧,在夏季赛决赛站在你们面前的对手。你们怎么看待他们?

(集体保持沉默了一会儿)

Jensen: 为什么你们都不说话,伙计们?

DoubleLift: 我不知道。从历史上来说他们的世界赛成绩都很好。我想他们会有很好的发挥,单我觉得我们每个位置都比他们更强。

  • 你们觉得自己小组赛有机会出线吗?

DoubleLift: 对啊,这些人总是能够在小组赛发挥得很好然后出线,不像我。

Jensen: 丢脸。

DoubleLift: (笑)太——丢脸了。

CoreJJ: Jake,你有(出线)吗?

(全员大笑)

DoubleLift: 对啊为什么没有人说他!

  • 继续!

DoubleLift: 啊,我挺好的。Jake每年都挺不幸的,就像我。 

Jensen: 他们总被韩国人带飞。现在欧洲更强了。

DoubleLift: Jensen是被Sneaky带飞的。

Jensen: 基本都在推线了。

(Doublelift大笑)

  • 你们真的都觉得欧洲比韩国更强吗?

CoreJJ: 我不觉得。

Jensen: 或许并不。G2可能会带来意外,但我不认为那会再发生一次。

CoreJJ:我很喜欢看LCK, 我看过很多的比赛。那里的选手有更好的操作技巧。但是或许在Bo1里面,G2能够用一些绝活爆冷。但总的来说,我认为韩国更强。

  • 现在让我们谈谈眼下世界赛上你们的小组吧。Doublelift,在抽签完后,你发了条推特,说“终于可以在世界赛出线了”……

DoubleLift: 我被Jensen整了!

(Jensen狂笑)

DoubleLift: 我甚至不想发推说这个的。但是Jensen说我小婊砸。所以我就不得不这么干了。他真的在嘲笑我!

  • 但是你对你们小组赛够自信吗?

Jensen:取决于DWG。(其他人笑)如果DWG进我们组,我不确定我们能有多自信。(笑)无论如何我们应该自信,因为我觉得我们对上IG有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们也很期待赢AHQ。如果我们分到DWG,推测他们出线应该是没问题的。那就只剩下我们和IG的。我们可以赢他们,我想。

  • 你们在MSI的淘汰赛上赢了IG,但他们在小组赛把你们2-0总的来说你们并列(3-3)。

Impact: IG有很强的选手,但是

Xmithie: 对但是他们不再是同一个阵容了。

Impact: 他们有所改变,看起来并不好。有些选手看起来很强,但是他们的打野感觉不尽如人意。我觉得我们有更好的打野。

Xmithie: 等下,他们打野是谁?

(全员笑)

CoreJJ: 你还不知道吗?

Xmithie: 不是Ning了对吗?他名字是什么?

DoubleLift: 我不知道。

CoreJJ: L什么的吧……

  • 不过至少你确定Xmithie会更好。

Impact: 当然。

DoubleLift: 输了就Jake背锅。

  • 行吧,现在我们来做点预测。你们认为对上IG的结果会是什么样的?

Xmithie: 2-0.

DoubleLift: 3-0.我们会2-0他们然后加赛再赢一次。

Impact: 2-1, 然后,因为你需要有加赛。

Jensen: 兄弟们如果我们都说2-0然后我们输了的话会被玩梗到死的。我说0-2,我不想之后被看成傻逼。

CoreJJ: 如果我们输了的话就完了啊。是时候退役了。

Jensen: 很难说他们将会有多强。如果他们打得还像冒泡赛那样,我觉得我们会2-0他们。

  • 之前你们说有信心赢AHQ,这是一致的吗?

DoubleLift:实话实说我不知道AHQ有谁。

Xmithie:我只知道Ziv.

Jensen:  Mountain还在吗?

CoreJJ: 我不知道。

  • 让我们假设你们小组出线了吧。在1/4决赛你想碰到哪个对手?

Jensen: Cloud9.

DoubleLift: Cloud9.直通半决赛了宝贝!(大笑)

  • 你觉得赢他们非常容易吗?

DoubleLift: 我都不记得我对上他们的Bo5有输过……

Jensen: 对没错那群杂种,他们真的烂!

DoubleLift: 去年更容易,他们的中单实在是太菜了!(当时C9中单为Jensen)

(集体大笑)

  • 现在你们在半决赛了。你们想面对谁?

DoubleLift: CLUTCH!(CG)

(其他人哄笑)

Xmithie: 把它留到决赛兄弟!

Jensen:我们半决赛打G2完成复仇然后决赛打CG。

DoubleLift:见鬼,那听起来太不现实了。但是说真的,谈论这种东西太理论化。还早着呢。

  • 那很对。但是从这个角度来说。胜利总会让人感到满足。总决赛你们想对上谁?

Jensen:  我们不能选SKT,G2或者C9对吗?嗯,我想选SKT,不过……

DoubleLift: 哈他们会被血洗的。谁好一点?事实上DWG很不错。

CoreJJ: Griffin! 他们永远赢不了的。他们三次进入(季后赛)决赛,然后连着输了三次。

DoubleLift:好吧,那就总决赛打Griffin。

  • 在集训期间,很显然你们会致力于熨平团队中的褶皱。能分享一些你们集中改进的部分吗?

Xmithie: Impact应该对此有些想说的。我觉得我们想的是同样的东西。

Impact: 什么?我本来想说“无可奉告”的但是……

Xmithie: 无可奉告?为什么?

DoubleLift: 哥们来嘛。对粉丝说点刺激的。

Impact: Jensen,你上.

Jensen: 我这次比赛里最大的担心就是我们会赢得太轻松了。我们需要放慢一点。

(其他人咳嗽)

Xmithie: 最近我们对大龙Buff的利用还没有非常到位。

DoubleLift:哇哦,看看这就是细节!

Xmithie: 对,他们现在知道了。

DoubleLift:我就是感觉,无论什么时候我打国际赛事,选手们的操作都要好得多。我现在就是想打打排位然后和那些高操作水平的选手对局让我不会在舞台上犯那么多错。我们已经和欧洲队伍打过训练赛了。

Jensen: 对他们给了我们很大的自信(大笑)

DoubleLift: 对啊我们上次输是什么时候?

Jensen:我不记得。肯定要回到北美去了!

(全员笑)

Jensen: 但是我不知道,我真的想不出来我们还有哪里需要改进的。

Xmithie: 大概是我们下路吧。

DoubleLift: 喂喂喂!

CoreJJ: 不我们应该修理一下上路。

DoubleLift: 哦哥们……

  • 好了,接下来的部分,我们有一些折起来写在纸上的问题。 你们每人可以拿一个。 然后你可以一个一个地打开它们,大声读出来,然后回答。CoreJJ,你先来吧。

CoreJJ: "除了LOL,还有什么游戏是你最喜欢玩的?" 嗯……我没有。

Xmithie:堡垒之夜!

CoreJJ: 我真没有。我更喜欢看动漫或者电影而不是玩游戏。我不喜欢游戏。

Jensen: Netflix(网飞), 那就是你最喜欢的游戏了。

  • Xmithie,到你了。

Xmithie: “如果只能带一样东西去荒岛,你要带什么,为什么?”大概是电脑屏幕。

Impact:OK你没有网。

Xmithie: 只要有游戏就行了。要是有可充电电池之类的就更好了。

  • Impact,下一个。

Impact: "你TFT的等级多少?什么英雄/阵容是你 喜欢玩的?"嗯…Jake?

Xmithie: 他是青铜!

Impact:不我是白金I!

Xmithie: 优秀的谎言。

Impact: 哦?我之前是白金,不过降下去了。我喜欢玩卢锡安,不过他被削到没眼看。我也比较喜欢盖伦,他很强。

  • 行吧,Doublelift继续。

DoubleLift: ”将你的队友安排在他们最烂的那个位置。” 哦我有个好答案。我辅助,CoreAD,Jensen上路,Impact中路然后Jake打野。

(其他人大笑)

Impact:我中路能打的!记得我玩中路派克然后—— 

DoubleLift: 回答完了!下一个下一个!

Xmithie:(大笑)Impact要反驳所有事情。

Impact: 你应该把我放在打野然后让Jake打中。

  • Ok,Jensen,最后是你。

Jensen: "哪个英雄,现在基本看不到的,是你在世界赛上想要用的?" 哇哦,嗯……我不知道。我得说我最喜欢的英雄是露露。

DoubleLift: 啊好的谢谢你,好狗狗。

Jensen:拿露露!

  • 下一部分,我要读一个问题。然后我从三开始倒数,开始,你们必须指出最符合条件的选手。 记住: 你可以指着自己。好的,第一个问题: 团队中你最信任谁?

Xmithie: 最信任的?这些全都是奸诈的小人!

(其他人大笑)

3, 2, 1... point!

*2-2 CoreJJ和Xmithie同分*

Impact: 事实上,我改成Core。

(全员大笑)

Xmithie: 你看见了吧,真是卑鄙。

  • 为什么你指的CoreJJ,Doublelfit?

DoubleLift: 我不知道,他已经给我洗脑了。

Jensen:我感觉Core太好了,所以你会觉得你能信任他。

DoubleLift: 没错,他是虚假的善良。

Impact: 对他还是很狂,你们知道吗?

DoubleLift: 而且毒瘤。

CoreJJ: 对啊你们又不说韩语,所以……

Jensen: 哦所以这就是Impact不选你的原因!因为他懂韩语!

CoreJJ: 我喜欢说垃圾话。

  • 下个问题,谁在世界赛上会送?

(集体大笑)

  • Ok 3, 2, 1... 开始!

*赢家: DoubleLift. Xmithie 没有指任何人*

Xmithie: 没有人会送的!

Jensen: 为什么Peter [DoubleLift] 选我??

Impact: 哦,送??

*Impact把票投给DoubleLift*

DoubleLift: Jensen为什么你指你自己?

Jensen: 不我觉得我不会送的,但我不想怪你们。

DoubleLift: 我已经是韩国人们的工具人了哥们。

CoreJJ: 如果Peter不送就不是Peter了,你要做你自己。

DoubleLift: 我是这样,行吧。

  • 好吧一个更良心的问题:在两个赛季中,哪个选手进步最大? 

*赢家: Jensen*

Jensen: 我选我自己。

CoreJJ: 你才是飘的那个。

Jensen: 没错。

  • 为什么你选Jensen,CoreJJ?

CoreJJ: 他没有赢过,现在赢了。.

Jensen: 没错之前我从来没赢过任何东西,现在我有了,所以我极大进步。

Xmithie: Core也一样啊。他没捧过北美的杯!

CoreJJ: 你们赢过S冠吗?

(全员大笑)

DoubleLift: 过——分——了!

Xmithie: 太有毒了!我们给了你第一个北美冠军,你为什么要这样!

CoreJJ: 谢谢,谢谢。

  • OK你们一直都在说彼此是毒瘤,但谁是队伍里最有毒的那个?

Impact:我准备好了!

(其他人):哇哦~~!

  • 3, 2, 1... 开始!

*赢家: Impact*

Jensen: 等下,所以基本上Jake和我都不毒,还是怎样?

Impact: 我也想选Jensen,但我觉得Jensen的毒在游戏之外。Peter还不错的。

Jensen: Peter人不错??!!

Impact: 对啊!

DoubleLift:我只是想要下路支援。打过G2之后我意识到下路是三人线。

Impact: 但是Core你又为什么要选我?

CoreJJ: 因为Peter对我很好啊!

  •  下个问题,谁是,或者说可能是,队伍里最好的助攻?

Impact: 最好的什么?

CoreJJ: 助攻?

Xmithie: 如果你单身,谁最能帮你找女朋友。

  • 好了现在投票: 3, 2, 1... 开始!

*赢家: Xmithie*

(集体大笑)

Xmithie:我不是个好助攻兄弟们。 

CoreJJ: 等下我改主意了,我觉得这一年看来Jensen更合适。

Xmithie:啥?这不算数!我好迷惑。 

  • 下个问题,:谁最能给队伍带来和平,而且知道怎么让每个人冷静下来?3, 2, 1... 开始!

*赢家: CoreJJ. CoreJJ 指向Jensen*

Jensen: 等下,为什么是我?

CoreJJ: 当Jensen放弃的时候,就像是*(长长地叹气)*

(其他人大笑)

Jensen: 我很冷静!

Xmithie: Jensen深呼吸,然后就开始失智。(笑)

  • 但CoreJJ是赢家,为什么?

Xmithie: 因为你知道一旦他冷静下来,他就生气了。他总是在生气。他不会说任何话,就是沉默。赛后我们很怕被骂的。

*CoreJJ拍桌子*

CoreJJ: Jake。

Xmithie:(大笑)完全一致!

  • 等下CoreJJ会骂你们吗?

Xmithie: 无可奉告!

º CoreJJ?

CoreJJ: 对。

(其他人笑)

CoreJJ:我很抱歉。

Xmithie: 你知道scold*的意思?(scold:训斥,责骂)

*CoreJJ做了个打人的动作*

Xmithie: 没错,就是那样。

  • 行吧最后的问题,如果有谁将要带着你们去拿世界冠军,会是谁?3, 2, 1... 开始!

*赢家: DoubleLift*

DoubleLift: 见鬼了你们这些人,又觉得我要送又要让我C?你们真是天才!

Jensen:我很相信他的琴女。

(其他人大笑)

Jensen: 他会把荣耀带回北美的!

DoubleLift: 我会的。

  • CoreJJ你也指了Doublelift,为什么?

CoreJJ: 如果他只会送,那才是该退役了。

(Doublelift笑)

CoreJJ: 他必须C的。

DoubleLift:这就是抛硬币,你知道吗?我们不知道哪一面在上,只有上帝知道。

 

º 感谢你们接受采访,祝你们世界赛好运!







 






















 






七月七日长生殿

MSI纪录片中文全字幕。在我即将把自己棺材板钉死的日子里先做完了。缓解一下大家的紧张情绪。

打开CC字幕选择中文

感谢 @我自闭我快乐 提供字幕源


MSI纪录片中文全字幕。在我即将把自己棺材板钉死的日子里先做完了。缓解一下大家的紧张情绪。

打开CC字幕选择中文

感谢 @我自闭我快乐 提供字幕源


七月七日长生殿

“jensen你为什么要打AD"

“我知道我们合不来,但你也不必如此”

🤪

“jensen你为什么要打AD"

“我知道我们合不来,但你也不必如此”

🤪

七月七日长生殿

Lof长度有限,只有5分钟


老年人佛系看抽签

Lof长度有限,只有5分钟


老年人佛系看抽签

七月七日长生殿

2019夏季赛决赛纪录片

字幕施工中 欢迎聊天(?)

2019夏季赛决赛纪录片

字幕施工中 欢迎聊天(?)

twitchchat

你两距离亲上去只差一个低头

你两距离亲上去只差一个低头

七月七日长生殿

我竟看不出你队谁更像智障担当

我竟看不出你队谁更像智障担当

七月七日长生殿

决赛宣传图 官方挺能整活

(这门看起来很不错)

决赛宣传图 官方挺能整活

(这门看起来很不错)

twitchchat

直播解说都不过四六级罢了 听麦克风可真让人自闭🤯

D:"你能冰冻他们吗"

J:"冰冻??什么鬼??"

(队伍:向前压向前压)

C:"你们谁去出个火炮"

J;"有人回城买火炮吗"(最后他自己回去了)

直播解说都不过四六级罢了 听麦克风可真让人自闭🤯

D:"你能冰冻他们吗"

J:"冰冻??什么鬼??"

(队伍:向前压向前压)

C:"你们谁去出个火炮"

J;"有人回城买火炮吗"(最后他自己回去了)

七月七日长生殿

源自推特。现场的尖叫声。


还是大木的表情更好笑一点。

源自推特。现场的尖叫声。


还是大木的表情更好笑一点。

twitchchat

Week8的麦克风 话好多

D:各位这场我真的很抱歉

队伍:没事没事


I:你准备好说“thank you,guys”了


J:我要举报我们下路了

D:Noooooo

Week8的麦克风 话好多

D:各位这场我真的很抱歉

队伍:没事没事


I:你准备好说“thank you,guys”了


J:我要举报我们下路了

D:Noooooo

七月七日长生殿

简明扼要:做了字幕。

简明扼要:做了字幕。

七月七日长生殿

今日没营养笑话:我猜你是想说cancel.



Edit:某人的直男照相水平令人头大


Editx2:好一个一家三口

(然后他们吃到一半地震全跑了)

今日没营养笑话:我猜你是想说cancel.


 


Edit:某人的直男照相水平令人头大


Editx2:好一个一家三口

(然后他们吃到一半地震全跑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