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he beatles

21175浏览    753参与
咫尺西山

虾米上了Beatles的Greatest Hits,本来想睡觉,现在只好躺平抓紧时间听,轮流听,生怕下架了……虾米啊虾米,你把我逼到何种地步了!虽然都是冷饭但我还是……

虾米上了Beatles的Greatest Hits,本来想睡觉,现在只好躺平抓紧时间听,轮流听,生怕下架了……虾米啊虾米,你把我逼到何种地步了!虽然都是冷饭但我还是……

Mrs.Kite!

【乔治哈里森个人向】A Day in San Francisco

George是第一次来到旧金山。

也许他们以前曾经到旧金山开过演唱会,他也不记不太清楚了。那些疯狂的,令人疲惫的巡演日子,不管哪个城市都是惊人的相似——浑浊的空气,铺天盖地的尖叫声,还有——好吧,非常奇怪的,漫天飞舞的小熊软糖(在美国他们是硬的,很容易把你的眼睛打穿,不是吗?)。也许他们真的到过旧金山,可那不能算数,挤在湿冷的货车里四处乱撞可不能算真正的到过旧金山,至少不是他在报纸上看到的旧金山。

报纸上的旧金山是某种意义上的乌托邦,当George坐在去往旧金山的飞机上时这样想着,那些人,成千上万的人,年轻人,被媒体称为爱的一代,花的孩子,每天除了使用LSD,做爱和看摇滚演出似乎什么都不做...

George是第一次来到旧金山。

也许他们以前曾经到旧金山开过演唱会,他也不记不太清楚了。那些疯狂的,令人疲惫的巡演日子,不管哪个城市都是惊人的相似——浑浊的空气,铺天盖地的尖叫声,还有——好吧,非常奇怪的,漫天飞舞的小熊软糖(在美国他们是硬的,很容易把你的眼睛打穿,不是吗?)。也许他们真的到过旧金山,可那不能算数,挤在湿冷的货车里四处乱撞可不能算真正的到过旧金山,至少不是他在报纸上看到的旧金山。

报纸上的旧金山是某种意义上的乌托邦,当George坐在去往旧金山的飞机上时这样想着,那些人,成千上万的人,年轻人,被媒体称为爱的一代,花的孩子,每天除了使用LSD,做爱和看摇滚演出似乎什么都不做,他们也不用做,有人在为他们打点一切,多么神奇啊。

他在报纸上看到过照片,年轻人头上戴着鲜花,簇拥在草坪上,互相拥抱和亲吻。还有Paul的描述,和报纸上的照片相差无几。Paul从旧金山回来非常兴奋,他绘声绘色的描述着他在旧金山的所见所闻——他被那边某个音乐节的主办方邀请去担任顾问。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的友善,眼神里带着嗑药磕高了之后独特的游离和轻松,身体叠着身体躺在旧金山明媚的眼光下,果篮里放着浸泡过LSD的苹果供每个人分享,还有那些乐队——大部分乐队都很平庸,这可能是因为乐队总是在磕高了的状态,但有几个乐队真的很出彩。

“真的非常棒!”Paul说这话时双眼放光,“有几个大公司的经纪人守在后台,当场签下了好几个乐队,有些事情正在美国发生,伙计们,我说不清是什么,但绝对有什么正在发生。” 他笑了一声,“美国有些媒体把这称为爱之夏,也许是吧,你们要亲自去了才会知道。”

Paul还从美国带回了高浓度的LSD。过程有些曲折——他们不得不派了一个摄影小组到现场,将LSD封在了摄影器材里偷运回英国。Paul告诉他们,那边的人们认为LSD能打开你知觉的大门,解放你的感官,领悟生命的真谛,他们甚至有一本叫《直觉之门》的书专门阐述这个理论。这正好是George最近正在思考的问题。George知道Paul对LSD从来没有好感,他总是经历被称为bad trip的东西,George甚至悄悄认为如果不是John,Paul根本就不会再次尝试LSD。他和John才是LSD的先行者,在某些方面,这是属于他们两人的经历,他认为自从尝试过LSD之后,他和John之间就产生了某种特殊的联系,他说不清楚,但他认为John也是这样认为的。

“他们要用LSD解放全人类,”他还记得 Paul说到这里时迟疑着笑了笑,好像这个理论介于可笑与真理之间,他沉默了好久才接着说,“你们知道我对LSD从来没有你们那样上瘾,我是说,我会试,偶尔有good trip的感觉也不错,但大部分时候——”他很快的瞥了一眼John,George知道他想起了他和John共同的LSD之夜,但他决定什么也不说,“但是如果你们去过那里就会知道,那——那真的不一样。”

可是George在旧金山并没有看出Paul所说的不一样。他倒是看到了不一样——从他下飞机坐进小车里就看到了。他透过黑色的车窗看到旧金山的那些花的孩子——他们成群结伴的聚集在路边,看起来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眼睛由于饥饿或者吸毒带来的副作用大的可怕。有几个留着长发(看起来几个月没洗过了)的少年无力地扒拉着吉他,弹奏出几个和弦,但很快就把头靠在吉他上发呆,眼神空洞的像深井。George猜测他们很可能是磕高了。

“Mr.Harrison,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当George提出自己的质疑时,司机苦笑着回答,“媒体宣传的过火了,这几个月旧金山疯狂的涌入美国所有的青少年,他们都不工作,没人养活他们,当地有几个机构给他们提供生活必需品,但那没有用,人太多了——没饿死就已经很不错了。”

George隐隐的感觉到Paul所说的那件正在发生的事情似乎马上就要结束了。但他心存希望——他试过LSD,说试过可能有点轻,他觉得LSD真的给他带来了点什么,可能是通往精神世界的捷径,可能是创作的灵感,有几次他甚至觉得自己接近了世界的真谛,这也是他来到旧金山的原因。可目前所见的一切都和他的想法背道而驰。

小车继续向前开着,最后停在了一个公园的门口,保安解释说这是这群花的孩子的主要聚集地。公园很大,铺天盖地的草坪,看起来比街头好很多,甚至可以说是和Paul的描述,报纸上的照片基本相似了。青少年慵懒地躺在草坪上晒太阳,发出咯咯的傻笑,不时和躺在身边的人——同性或异性——接吻。远处一个青年拿着一把吉他,唱着一首George没听过的歌,他的声音忽高忽低,有时接近呢喃,有时尖利的像尖叫。空气中散发着大麻的味道,可以看出每个人都高了,保安在一旁解释,说是LSD在这里是免费发放的,这里的人几乎拿这当饭吃。

George下了车,他盯着公园里无边无际的草坪,和草坪上歪七八扭的人们,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平静,那么的祥和。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可是这个瞬间马上就被一声呼喊破坏了。一个扎着头巾,头巾上还戴着一朵小花的少女发现了他们,她的瞳孔放大了(由于LSD的作用这个动作显得非常迟缓),她尖叫着:

“草,那是George Harrison!”

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一大堆人向George的方向走来,他们围在George的周围,一股很久没洗过澡的酸臭味混合着毒品臭味的奇异味道扑面而来。George有些紧张,一旁的保安不动声色地靠近他的身边。他已经很久没被人这么围观了,巡演的时候至少人是隔的远远的,可在这里,只要他们想,下一秒他们就可以扯掉自己脖子上那根花花绿绿的领带。

这群花的孩子没有动手,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只是盯着George发呆,好像分不清这是真正的George Harrison,还是自己磕高后的幻觉。George紧张的笑着。然后有人递过来一把吉他,上面刷着五颜六色的油漆。

“来一个吧!”他说。

George没有接,他不想来一个,他甚至不想被人发现,他只想来看看Paul给他描述的旧金山,看看LSD到底能做些什么。这不是计划的一部分。

“来一个!来一个!来一个!”

其余的人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似的,开始齐声要求,声音越来越大,同时,越来越多的人向George的方向聚集,很快就聚集起了一大片黑压压的人群。

George还是没有接那把吉他。他开始紧张起来了,但他今天真的不想表演,这些孩子有些把他吓着了,而且他不觉得这些人能真正听到自己在唱什么,他们来这儿只是为了看George Harrison,而不是为了音乐,那这又回到了原点。不,谢谢你们,但是George Harrison不想成为畸形秀的一部分。

他转过身,冲着身边的保安摇摇头。

“Mr. Harrison今天不想表演!”保安提高了声音,试图压过“来一个”的呼声,“请你们散开好吗?”

一片诡异的寂静,George看着自己面前一个看起来只有15岁的男孩的充血的眼睛(布满了血丝,混合着呆滞和疯狂,还有愤恨),那个男孩开始剧烈的呼吸,胸口上下起伏着,他感到一阵没由来的恐惧。

人群里传来一声尖叫,在其他人作出任何动作之前,George快速的扭头就跑,保安跟在他的身边,他能感觉到经过最初的惊诧,那群可以说是已经疯魔的孩子已经反应过来,并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试图把他拽回去,拽回去做什么呢,狠狠的打他一顿,还是强迫他进行表演?George不敢想,他只是拼了命的向自己的那辆小车跑去,就算还是在beatlesmania的那段时间里,他都没有跑的那么快过——他隐隐觉得LSD已经让这群所谓的花的孩子失去了理智,如果他不停止使用LSD,也许未来的某一天,LSD也会带走他的理智,而他已经很飘了。

当George终于坐进自己的小车里时,他很快的松了一口气。车窗外,那些花的孩子还在拍打着车身,发出愤怒的吼叫,有人在歇斯底里的哭泣,但小车将所有的这些声音都隔在了门外,好像蒙上了一层幕布。他已经安全了。

回到英国我一定要告诉Paul,不管美国正在发生些什么,都已经快接近尾声了,当小车缓缓开动的时候George惊魂未定的想,然后在小车终于摆脱那些花的孩子之后,将自己口袋里装着的一小袋LSD扔出了车窗。

FIN.

这件事在历史上是真实发生过的,乔去旧金山被嬉皮们吓跑了,回到英国之后开始反思自己对LSD的使用,这算是乔思想上一个蛮大的转变,这篇文献给乔!希望他在天堂一切安好。

不过我对乔的性格真的把握的不太好orz 所有的ooc都是我的,我对不起他。

Frandi&Norma

“你知道,就往前走。乔治,往前,然后飞走,宝贝,自由地离开。我们以后会重逢,离开吧,去一个好地方,我们在这儿不会有事的。然后,他就走了,就是这样。”
                                      ...

“你知道,就往前走。乔治,往前,然后飞走,宝贝,自由地离开。我们以后会重逢,离开吧,去一个好地方,我们在这儿不会有事的。然后,他就走了,就是这样。”
                                            ——Ringo Starr

18 years.

惨兮兮今天也很困呢。

画侬哥是我改了三天班会PPT以后唯一的动力。

画侬哥是我改了三天班会PPT以后唯一的动力。

呃呃呃呃呜呜呜呜呜

太罪恶了,都是扣扣涂鸦,我占tag了抱歉嗷。(爬了

太罪恶了,都是扣扣涂鸦,我占tag了抱歉嗷。(爬了

抓痕

近期滚图
p3p4一张图只不过想说明滤镜比我会画

近期滚图
p3p4一张图只不过想说明滤镜比我会画

A HUANG👏
练色彩👀⭐️⭐️可爱小乔

练色彩👀⭐️⭐️可爱小乔

练色彩👀⭐️⭐️可爱小乔

ENILLE⭐️

六十年代关于披头士乐队的漫画。

六十年代关于披头士乐队的漫画。

Chaconna

之前速写风的jhon,没有画完咕咕了就这么发上来了(?

之前速写风的jhon,没有画完咕咕了就这么发上来了(?

惨兮兮今天也很困呢。

是近一个月上课的摸鱼👋👋👋

是近一个月上课的摸鱼👋👋👋

Chaconna

不晓得老福特可不可以发这种照片!今天在Pinterest上收的快乐四人虫,四个人才叫披头士嘛

不晓得老福特可不可以发这种照片!今天在Pinterest上收的快乐四人虫,四个人才叫披头士嘛

Chaconna
之前本来想仿安迪沃霍尔搞一张纸...

之前本来想仿安迪沃霍尔搞一张纸,结果太懒了就搁置了ヽ(  ̄д ̄;)ノ是江列侬,但是学姐说像一美(草

之前本来想仿安迪沃霍尔搞一张纸,结果太懒了就搁置了ヽ(  ̄д ̄;)ノ是江列侬,但是学姐说像一美(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