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he boondock saints

1241浏览    97参与
Roxanne's Veil

捡起看了一半的处刑人补完了。

知道这部是因为主题曲The Blood Of Cu Chulainn,上大学那会儿沉迷凯尔特音乐,有名的基本听了个遍。

年轻的弩哥好嫩啊,那会儿就喜欢翘兰花指233

发现片子里还有POI的豆豆!

捡起看了一半的处刑人补完了。

知道这部是因为主题曲The Blood Of Cu Chulainn,上大学那会儿沉迷凯尔特音乐,有名的基本听了个遍。

年轻的弩哥好嫩啊,那会儿就喜欢翘兰花指233

发现片子里还有POI的豆豆!

Ark23

猫猫吃披萨🐈🍕


Murphy真的很可爱,爱尔兰口音真的很奶

猫猫吃披萨🐈🍕


Murphy真的很可爱,爱尔兰口音真的很奶

Hammer_Lang🔨

你如果问我心目中最佳的银幕拍档是谁

目前来看我一定会说是康纳&墨菲这对双胞胎兄弟

自从6年前的夏天第一次看《处刑人》 它就一直稳占我心中爽片Top1的位置


节奏利落不拖泥带水 血浆狂飙拳拳到肉

带着年轻男人不怕死的莽撞冲动

没什么比看两个小帅哥组团替天行道行侠仗义更爽的了

他们可能真的是神派下来的。


作为计划生育政策的坚决拥趸者 我几乎从未羡慕过什么所谓的兄弟姐妹间的感情 它肯定存在 只是我不稀罕

但是MacManus兄弟的互动第一次让我有一点点触动

关于和另一个个体血脉相通 心有灵犀 永远不担心被抛弃或背叛 

所有两肋插刀和赴汤蹈火都是互相的...

你如果问我心目中最佳的银幕拍档是谁

目前来看我一定会说是康纳&墨菲这对双胞胎兄弟

自从6年前的夏天第一次看《处刑人》 它就一直稳占我心中爽片Top1的位置


节奏利落不拖泥带水 血浆狂飙拳拳到肉

带着年轻男人不怕死的莽撞冲动

没什么比看两个小帅哥组团替天行道行侠仗义更爽的了

他们可能真的是神派下来的。


作为计划生育政策的坚决拥趸者 我几乎从未羡慕过什么所谓的兄弟姐妹间的感情 它肯定存在 只是我不稀罕

但是MacManus兄弟的互动第一次让我有一点点触动

关于和另一个个体血脉相通 心有灵犀 永远不担心被抛弃或背叛 

所有两肋插刀和赴汤蹈火都是互相的


“我爱你就像你爱我。”

katze11

《处刑人1-2 The Boondock Saints》德语配音无字幕版

是不是不能放link了啊晕,算了我试试看评论~

哦哟好像又可以了,真奇怪~

AVI+MP4  小格式,音画质量就咳咳咳...但能找到就不错了(>﹏<)

kxk5


十分酷爽的cult片/我居然到了8012年才想起来去看(lll¬ω¬)/第一部更惊艳/第二部到结尾了我才相信Connor只是肥了但没换人 _(:△」∠)_/达福叔的警探角色令人印象极其深刻ヾ(●゜ⅴ゜)ノ / 德语译名Der Blutige Pfad Gottes 很赞!/ 虽然冷逆,但是MurphyXConnor真的好吃啊!!


Du sollst nicht...

是不是不能放link了啊晕,算了我试试看评论~

哦哟好像又可以了,真奇怪~

AVI+MP4  小格式,音画质量就咳咳咳...但能找到就不错了(>﹏<)

kxk5


十分酷爽的cult片/我居然到了8012年才想起来去看(lll¬ω¬)/第一部更惊艳/第二部到结尾了我才相信Connor只是肥了但没换人 _(:△」∠)_/达福叔的警探角色令人印象极其深刻ヾ(●゜ⅴ゜)ノ / 德语译名Der Blutige Pfad Gottes 很赞!/ 虽然冷逆,但是MurphyXConnor真的好吃啊!!


Du sollst nicht toeten. Du sollst nicht vergewaltigen. Du sollst nicht stehlen. Das sind Grundsaetze, nach denen jeder Mensch, jeden Glaubens leben sollte. Dies sind keine Regeln der Hoeflichkeit, das sind die Grundsaetze des Lebens und es werden die Teuer dafuer bezahlen, die diese ignorieren. Es gibt verschiedene Stufen des Boesen, Ihr die Ihr noch nicht in diesem Sumpf steckt, ueberlegt euch wohl ob ihr noch tiefer in den Wald des Verderbens schreiten wollt. Denn dort kreuzt ihr unseren Weg. Und wenn ihr das tut, werdet ihr euch eines Tages umdrehen und wir stehen hinter euch. Und seid euch gewiss, Ihr wuerdet schrecklich buessen, denn an diesem Tag schicken wir euch zu Gott, welchem auch immer... 


Als Hirte erlaube mir, zu dienen mein Vater dir, deine Macht reichts du uns durch deine Hand. Diese verbindet uns wie ein heiliges Band, wir waten durch ein Meer von Blut, gib uns dafuer Kraft und Mut. 


In nomine partris et filii et spiritu sancti.

大地之衣
so true. someon...

so true.

someone should just go kill those motherfuckers, kill'em all.

so true.

someone should just go kill those motherfuckers, kill'em all.

腐猫幽子

虽然感觉这个坑并不缺粮(?)但还是动手了🌚

第一次画这对骨科双子尽力还原惹,有bug的话球轻喷_(:зゝ∠)_

渐变映射是好文明👌 


虽然感觉这个坑并不缺粮(?)但还是动手了🌚

第一次画这对骨科双子尽力还原惹,有bug的话球轻喷_(:зゝ∠)_

渐变映射是好文明👌 


终焉的城市

[同人|处刑人]No Redemption背向救赎之人(McManus兄弟,未完结))

【篇前注明:

作者:修罗城    字数:2739

依旧监狱梗,我其实不确定把这篇放出来合不合适,这篇本来是想参本的文……放出来就说明,本子大概真的没希望了?】


【TBC】

【篇前注明:

作者:修罗城    字数:2739

依旧监狱梗,我其实不确定把这篇放出来合不合适,这篇本来是想参本的文……放出来就说明,本子大概真的没希望了?】




【TBC】

终焉的城市

[同人|处刑人]Nothing (CP:McManus兄弟,已完结)

【篇前注明:

作者:修罗城    字数:3936

给已兮的生贺,曾发布过于随缘居。】


回来的路途中下雨了。

那些斗大的雨点砸在他们陈旧的皮夹克上,Murphy抬起眼睛看了Connor一眼,他的兄弟仍旧什么也不说,眯起眼睛在瓢泼的雨幕中辨识着道路。

本来一开始是没些什么的。

Connor今天似乎格外的抓狂——或许在别人看来,两兄弟中还是Connor更为稳重些,倒像是哥哥的样子。然而Murphy却是知道的,他的兄弟不过更喜欢表面功夫一点,如果被逼迫到了某种程度,Connor可是远比他要疯的厉害。

绳子的事就是个例子——对,还是绳子,Murphy...

【篇前注明:

作者:修罗城    字数:3936

给已兮的生贺,曾发布过于随缘居。】


回来的路途中下雨了。

那些斗大的雨点砸在他们陈旧的皮夹克上,Murphy抬起眼睛看了Connor一眼,他的兄弟仍旧什么也不说,眯起眼睛在瓢泼的雨幕中辨识着道路。

本来一开始是没些什么的。

Connor今天似乎格外的抓狂——或许在别人看来,两兄弟中还是Connor更为稳重些,倒像是哥哥的样子。然而Murphy却是知道的,他的兄弟不过更喜欢表面功夫一点,如果被逼迫到了某种程度,Connor可是远比他要疯的厉害。

绳子的事就是个例子——对,还是绳子,Murphy百提不厌的绳子。

他们向来幕天席地的胡来惯了,但也少在马背之上,那可算不上什么舒服的事。爱尔兰总是有着空无一人的丘陵,低矮却茂密的草与灌木,远处有灰白色的羊群在地平线上缓慢游荡。Connor难得与他共骑一匹深栗色的马,那匹高大的克莱兹代尔种在羊群中悠闲的踢着步子,咀嚼着那些丰厚的青褐色草叶。


两个人都完全的平静下来已经是更久之后的事情了,他们这时才意识到了周边完全陌生的环境。马将他们带去了不知名的地方,原先还跟在马后的羊群们也早已走散,不知现在都跑去了哪里。

这可不是什么好的消息,Murphy登上附近最高的山陵。他还记得离他们原先不远处的一家小酒馆,破旧的像是用几条小舢板搭建成的,绘着凯尔特花纹的招牌总在风中吱嘎作响。那能算得上这片荒芜世界中颇具标志性的建筑,拥有着抵抗不了夏季带着咸味的暴风雨的橡木屋顶,以及连接着壁炉的石制烟囱。Murphy期待能在地平线上找到这个,只可惜触目所及依旧全是千篇一律倒伏的草和稀疏的灌木。

“这可不妙,活计,这可不妙。”他喃喃道。

“……”

他没有从Connor那里得到任何回应,他的兄弟抿紧了唇,沉默的向上仰望着他。他又回复了甫一出门那疯癫的样子,Murphy读出了那些未曾表达的言语,他兄弟的瞳孔中是一片迥异的颜色。

Murphy听到风从四面八方的席卷,在这片杳无人烟的旷野上,从每一寸全无差别到单调乏味的土地上。他看到那些风,遥远或是就在身旁,带着凛然而不可抵抗的姿态呼啸而过,将他们的灵魂也吹得寒冷如斯。

他的兄弟沉默不言。

找到回去的路越发艰难,在毫无方向感的前提下变得更加糟糕。天空没多久便彻底的暗了下来,漆黑的云层压在睫毛之上,很快便下起了瓢泼的大雨。

大粒大粒的雨滴沉重的敲击着他们的颅骨和眼皮,视线所及的地方都在暴雨中被冲刷的模糊一片,MacManus家的两兄弟很快就连皮衣里面也灌满了水。暴雨也同样让马匹受到了影响,那匹该死的畜牲压根就不肯听人的指挥,它胡乱的摆着头,蹄子一次次漫无方向的踩进积水之中。

雷声轰鸣着,Murphy只能死死的拽着缰绳,Connor在他身后紧抱住他的腰,不知在雨中大声吼着什么。受惊的马慌乱的载着他们跑进了树林之中,那些粗大的枝条狠狠的抽向他们的脸,两个人不得不伏低身体,抬起手臂挡在脸前。

“哦,该死的!FUCK!FUCK!!FUCK!!!”

Murphy不由得咒骂了起来,然而一张嘴风就裹挟着大量的雨水灌了进去,Connor在他身后锤了他一拳:“别说这些没有用的了!快想想办法!”

“说的好像这就是个轻松活儿似的,这明明就是你的错!”Murphy毫不客气的回敬了他一肘子。

明明外部环境已经糟糕到极点了,这对兄弟仍旧开始不管不顾的对骂起来,你一拳我一脚的推搡着彼此,竟也没有因此而摔下去。直到Connor最后发现了什么,才狠狠巴住Murphy的脑袋,强迫他看向自己指的地方:“看,山洞!”

雨还是太大了,Murphy眯缝起眼睛,艰难的策马移动。那里确实是一个山洞,不规则的山体裂口里面是黑黝黝的一片,随着他们的接近隐隐散发出骚动的气息。

有先来者比他们更早一步占据这里,Connor在后面轻拉了一下他的兄弟。Murphy牵着马小心翼翼的向内部接近,另一只手则打开了打火机。

咩叫声随着火光亮起惊慌的此起彼伏。

“嘿,Connor,看啊!”

Murphy有些好笑的放下了举起的手——那是他们的羊,早些时候走散的羊群,此时都聚集在山洞中躲避着这场夏季突如其来的暴雨,此时都惊恐的站了起来注视着突然闯入的人类们。

出乎意料的一次相遇,他们把马牵进来,捡了些洞中干燥的树枝与稻草燃起一个小小的火堆。羊群在最初的躁动之后很快又重新平静下来,安定的蜷缩在一起为彼此取暖。兄弟两个人都把自己脱得光溜溜的,背靠着马身,将自己陷进那堆柔软的羊毛之中。

那些又白又软的家伙们“咩咩”叫了起来,不情愿的挪动蹄子给他们空出一小片土地。头羊满怀威严的趴伏在稍高一点的土堆上,晃动着自己硕大的头角,认可了眼前这两个人类男性是自己族群的幼崽,于是便用自己湿润的鼻尖轻轻蹭了蹭他们的脸颊。

外面的天气没什么好转,雨声磅礴的吞没地面上的一切,不时有青紫色的蛇形闪电撕裂天空,暂时性的点亮他们栖身的洞穴。Murphy就在这间隙看向他的兄弟,看着他又一次让自己变得冷硬的侧脸,看着他连闪电也无法将其点燃的瞳孔。

“说些什么,Connor,说些什么。”他对他说。

而他的兄弟摇了摇头:“Nothing。”

就只是,Nothing。

他们在暴雨的呼啸声之中入睡,忘却了自己陷入黑暗的具体瞬间,醒来之时的天空色泽如同正在盛放的勿忘我。暴雨在清晨时分止住,然后便是厚重的云层散开,阳光毫无顾忌的在地面上泼洒。MacManus家的男人们走出山洞,站在高高的丘陵之上,看向这片一望无际的荒芜大地。

他们看得到风,从天空的边境与生灵的呼吸之间诞生,在灰色的岩石群中呜咽着盘旋上升,在云上等待着和夏季的暴雨一起再次回归地面。他们还看到了灵魂,它们有着浅青的色泽,大批蜂拥在风与风的轨迹之间翻涌,金色的阳光就是它们的圣歌。

还有海,一望无际的海,就在那边地平线的不远处,与青褐的草地完全不同的大片深邃的蓝。

羊群就在他们的脚边,咩咩哀叫着蹭着他们的膝盖。Murphy从皮衣内侧掏出烟盒,皱巴巴的卷烟在点燃后夹杂着一种难闻的潮湿气味。他嫌恶的狠吸了几口,把剩下的一半烟头递给Connor,率先翻身上了马。

 “嘿,Connor,该走了。”

他伸出手,他的兄弟无声的抬头看向他。

Murphy看得到他的兄弟。

他看得到他的眼睛,他兄弟的眼睛是暗色的,里面落满了灰烬,那灰烬将他涂抹的沉默与乖戾。然而他却看到了隐约的火焰,就掩盖在那些灰烬的下面,随时期待着燃烧起旺盛的余烬。

那些余烬,他知道的,只需溅出哪怕那么一点,便足以急剧焚烧掉整座草原。

就在他的眼睛下面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的,他的兄弟沉默不语。

——因为他自己的眼睛里面,也有着相同的火焰。

他们是兄弟,是半身,是同一个灵魂。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他在想什么,因为他们是如此的相同。

只有“真理”和“正义”,才构成一个完整的词语。

“没关系的,很快就可以了,只要再等等……我有预感,只要再耐心等等……”

Murphy在Connor在他身后坐好时这样不明所以的喃喃着,他没有听到他的兄弟做出任何回应。马在几声低低的嘶鸣后悠闲地迈开步子,沿着海岸线找寻着回家的方向,礁石上海盐清晰地味道随着风传进他们的鼻腔。

这片荒原啊,是美丽的。

它如此的广袤与深邃,不属于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这里有着高远的天空,有着每日挣扎着从地平线上跳出的金色太阳,有着永恒持续喧嚣的拍打着岸边的蔚蓝色海洋。还有着羊群,有着烟草,破败而热情的小酒馆足以在夜里温暖一整片土地,野生的强壮生灵们浩浩汤汤的在这里扎下它们的根茎,每一丝的风中都有自由的灵魂在欢快的高声歌唱。

这里是如此的美丽——

然而他们并不属于这里。

他们都知道的,他们属于——属于那片被Connor眼中被融化的灰烬所涂抹的脏污的世界。

“Nothing。”

Connor回答。

Nothing——

归途漫漫。

这里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件事,那不是属于任何人类的范畴,在上帝第一次将武力的权柄交付于他们之时便开始了。只有一件事,是他们毕生会为之去做的。

是的,这里不属于他们,而毫无疑问——

总有一天,他们会离开这里的。

 

【END】

(*写在最后,有一个文中藏在下面没有写出来的隐喻不知道有没有人get。Nothing,but you。)


终焉的城市

[同人|处刑人]F is Living (CP:McManus兄弟,已完结)

【篇前注明:

作者:修罗城    字数:2615

14年的旧文,忘了有没有发过随缘居。】


 【END】


【篇前注明:

作者:修罗城    字数:2615

14年的旧文,忘了有没有发过随缘居。】




 

 

 【END】


终焉的城市

[同人|处刑人]Forgive(CP:McManus兄弟,已完结)

【篇前注明:

作者:修罗城    字数:3261

13年的旧文,曾发布于随缘居。】



【END】

【篇前注明:

作者:修罗城    字数:3261

13年的旧文,曾发布于随缘居。】



【END】

反正就是枣

【处刑人The Boondock Saints】Dúlamán 海藻(亲情向,双胞胎争当哥哥梗)

*虽然不吃cp,但爱尔兰兄弟组如此戳心,忍不住写一点亲情向回馈社会(bu) Hope you like this XDDD
* Dúlamán是爱尔兰语,一种可食用的褐藻。爱尔兰动画片《海洋之歌》中精灵唱的歌就叫做《Dúlamán》
*爱尔兰男人也穿裙子的,快脑补墨菲穿格子裙⁄(⁄ ⁄•⁄ω⁄•⁄ ⁄)⁄

Dúlamán  海

麦克曼努斯们似乎生来流淌着斗争的血,不然如何解释双胞胎兄弟俩为了一个问题争执了二十七年?在妈用“谁的那个大谁就是哥哥”给予致命一击并在双胞胎的嚎...

*虽然不吃cp,但爱尔兰兄弟组如此戳心,忍不住写一点亲情向回馈社会(bu) Hope you like this XDDD
* Dúlamán是爱尔兰语,一种可食用的褐藻。爱尔兰动画片《海洋之歌》中精灵唱的歌就叫做《Dúlamán》
*爱尔兰男人也穿裙子的,快脑补墨菲穿格子裙⁄(⁄ ⁄•⁄ω⁄•⁄ ⁄)⁄

Dúlamán  海

麦克曼努斯们似乎生来流淌着斗争的血,不然如何解释双胞胎兄弟俩为了一个问题争执了二十七年?在妈用“谁的那个大谁就是哥哥”给予致命一击并在双胞胎的嚎叫中终结了这个问题之前,她也曾不那么少儿不宜的方式调侃着两只不服输的狗崽。

比如说,“谁更有男子汉气概谁就是哥哥”。

彼时17岁的康纳笑得像只入了鸡窝的狐狸,一边嘲笑墨菲柔软的嗓音一边按着他的头让他叫哥哥,同为17岁的墨菲不甘示弱地在康纳脑后拍了一巴掌,同时用一串各种语言的脏话合集回击,结果因为过多问候了对方的——同时也是自己的——老母,被妈从卧室追着打到楼下的厨房。

为了赢的公平,康纳提出留大胡子讲爱尔兰语才是真正的爱尔兰男子汉,墨菲摸着头上的包接受了挑战。在家里的羊群即将剪毛的季节,两兄弟的胡子终于挡住了下半张脸,并且为挽救爱尔兰语这一濒危语种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妈宣布这把是平局,还嘲笑了他们小小年纪就一副老酒鬼的样子。沮丧和悲愤之余,二人剃掉胡子,然后在“剃须水泼眼睛大战”中两败俱伤。

“操,你明知道我比你早出来。”康纳把毛巾拍在墨菲脸上,“妈是怕伤了你这小姑娘的心才骗你的。”

“嘿,别他妈的自欺欺人了,金发美人!”墨菲胡乱擦掉脏水,又把毛巾塞给康纳,“快去买套梳子,别亏待自己。”

康纳立刻凶残地用毛巾抽了下墨菲的屁股,墨菲尖叫一声,骂骂咧咧地逃跑了,就在康纳以为自己终于取得战略性胜利时,墨菲从干草堆里扑了出来,抱着同归于尽的信念与康纳扭打在一起。

妈突然出现在门口,围裙上别着一把手枪。“听好了,操你们两个小崽子,现在就把这里打扫干净,最好就像你们这辈子从没来过一样。别想偷懒,你妈在这个距离可是弹无虚发。”

“都他妈怪你。”墨菲用拖布杆捅了捅康纳,总结道。

麦克曼努斯兄弟出发去美国谋生活之前,战争似乎平息了。对此妈的看法非常简单明了——“终于能摆脱你们两个的感觉真他妈好极了。”妈嘴上刻薄如常,康纳和墨菲知道她才是最舍不得的人。

“妈,那个问题,告诉我们答案吧。”康纳用彼得发誓不认识耶稣那么真诚的口气说,又一边用该隐看亚伯的眼神盯着墨菲,“看在我们就快滚蛋到大西洋对岸去的份上。”

妈哼了一声,放下手里的潘趣酒瓶,饶有兴致地看着两个儿子。“好吧,既然你们已经是大人了,”无视了两兄弟的欢呼,妈郑重地说,“就别他妈用这种屁事纠缠我了!”

“康纳,我觉得妈是故意的。”趁着妈回厨房看炖菜,墨菲忿忿不平地说,顺手抄起酒瓶猛灌了一大口,“我猜妈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哥哥。”

“我以为妈能记得住你三岁那年在羊圈里摔了个狗啃屎就足以证明她记忆力好的不得了。”康纳自然而然地拿过酒瓶,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操你的!你还敢提?”墨菲扑到康纳的后背上,试图用手臂直接勒死康纳,“还不是你推了我才害我吃了一嘴......他妈的童年阴影!”

康纳挣脱出来,矮下身子冲了上去,一下子把墨菲撞倒在地。“别打了,小心死在妈的枪下。”墨菲挨了拳头,边骂边喊,康纳翻了个白眼,伸出手将他从地上拽起来。

“我只打了你三下,你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康纳突然不怀好意地笑了,“我还记得你十五岁穿裙子跳里尔舞的样子呢,美人。”

“你他妈也穿过!”墨菲装作恶心的样子,“妈是怎么说的来着?‘腰间围着菜叶的鸭子脚下着了火’。嘿,康纳,你敢再穿一次嘛?”

“为什么不敢?记住了,我即使穿上裙子也是爱尔兰男子汉的骄傲。”康纳故意比了个兰花指,“可对你来说,那就是姑娘的小短裙啦!”

妈的大嗓门从厨房传来,一下子盖过双胞胎的争执:“所有姓麦克曼努斯的、想吃饭的,都闭上嘴坐到桌子前去!”

“哈!我闻到什么了?”墨菲欢快地叫了一声,“Is é dúlamán(是海藻)!”

“Agus cailín(和一个女孩)。”康纳率先挤到椅子上,墨菲却趁机抢走了烤得最恰到好处的面包。妈将一大盆海藻汤和炖菜端到桌上,浓郁的香气伴随蒸腾的薄雾笼罩在餐桌上,康纳握住墨菲和妈的手,闭上眼睛,虔诚地感谢主带来这一餐,他们在爱尔兰的最后一餐。

“爱尔兰万岁!”墨菲喝了很多酒,脸压在手上,嘴里嘟囔着说,“爱尔兰他妈的万岁!”

“他妈的爱尔兰万岁!”康纳一把揽住墨菲的肩膀摇来晃去,他喝的只多不少,“康诺特之主奥康纳万岁!”

“夺牛杀狗的库丘林万岁!”

“还有,圣帕特里克万岁!”

“被威士忌唤醒的芬尼根万岁!”

两兄弟毫不顾忌地大笑着,妈点了支烟,看向他们。“小崽子们,你们这样不是也很好吗?为什么总要争着当哥哥呢?”康纳和墨菲互相看了一样,被酒精浸没的脑子艰难地消化着妈的问题。

“因为,当哥哥可以照顾弟弟啊。”康纳拍了拍墨菲的后背,“一个爱翘兰花指的弟弟真他妈不省心,还要买最好看的小裙子。”

“操你的,康纳!当哥哥才能保护我们康纳这个金发美人啊。”墨菲懊丧地揉了揉自己的深色头发,又狠狠揉了揉康纳的金棕色头发。没有任何预兆,两个人同时一头倒在桌子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妈知道他们醒来后不会记得自己说的蠢话,即使记得也绝对会拒不承认,但妈站起身来走到他们身边——带着既不戏谑也不吊儿郎当,而是在半夜观察自己熟睡孩子的母亲通常会露出的那种笑容——依次吻过两个儿子的发顶。

FIN

小熊硬糖
(这个也悄咪咪重新发(tag点...

(这个也悄咪咪重新发
(tag点了一圈hhhh

(这个也悄咪咪重新发
(tag点了一圈hhhh

小熊硬糖
他软软糯糯的声音和抽烟的样子真...

他软软糯糯的声音和抽烟的样子真的超可爱的啊!

他软软糯糯的声音和抽烟的样子真的超可爱的啊!

小熊硬糖

爱尔兰基佬兄弟超可爱的呀!
老烟枪也超可爱!

爱尔兰基佬兄弟超可爱的呀!
老烟枪也超可爱!

在风中凌乱的兔子桑

【处刑人】双生三十题(上)

这是 @牛奶布丁 (没@错吧😳)小天使建议我写的,算得上是小甜饼,三十题来源于网络,应该算不上侵权吧,如果是请告诉我

本来想一次性撸完的,但这十题就要了我老命了,剩下的二十题随缘吧😂

1.两个人的秘密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罗密欧表情严肃的看着兄弟两人

“有这回事吗?”墨菲用小指掏了掏耳孔

“嘿!”罗密欧不满的抗议

“好了好了!”康纳出来圆场“直接说你想干什么吧!”

“所以你们的那段……”

“别想!”兄弟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2.镜子游戏

“快来!我发现了厄里斯魔镜!”格雷利兴奋的拉着康纳来到一扇一人高的立镜面前

“得了吧格雷利,你又不姓波特”康纳明...

这是 @牛奶布丁 (没@错吧😳)小天使建议我写的,算得上是小甜饼,三十题来源于网络,应该算不上侵权吧,如果是请告诉我

本来想一次性撸完的,但这十题就要了我老命了,剩下的二十题随缘吧😂


1.两个人的秘密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罗密欧表情严肃的看着兄弟两人

“有这回事吗?”墨菲用小指掏了掏耳孔

“嘿!”罗密欧不满的抗议

“好了好了!”康纳出来圆场“直接说你想干什么吧!”

“所以你们的那段……”

“别想!”兄弟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

2.镜子游戏

“快来!我发现了厄里斯魔镜!”格雷利兴奋的拉着康纳来到一扇一人高的立镜面前

“得了吧格雷利,你又不姓波特”康纳明显不信他这种骗小孩的把戏“而且就算是厄里斯也只有你自己才能看见!”

“那他就是厄里斯的升级版!”格雷利信誓旦旦的保证“不信你先看我的,你知道我一直…”话没说完镜子里就出现了尤妮丝性感的身姿,她一点点褪下腿上的黑丝“我,我,没说错吧,吧”他结结巴巴的说完了这句话

康纳明显的发现了格雷利尴尬的站姿,他将信将疑的走到镜子前

镜中尤妮丝的身影慢慢走出了边框,随之而来的是墨菲的样子,他做出了“哥哥”的口型,然后冲着自己微笑

这回换康纳尴尬了……

3.角色互换

墨菲准备好晚饭后扶着康纳来到桌旁

“今天怎么又是是牛肉汤?”康纳不满的看着一成不变的食谱“我以为伤患需要照顾!”

“少说两句废话吧!”墨菲帮助哥哥准备好“把自己从楼上摔下来的人没有资格选择,而且这是我托戴维帮我搞到的神户肥牛,价钱贵的购买一整头了!”

“就这一点?!”康纳不满的瞪着碗里的东西,他实在不明白这和自己在肉厂见到的那些有什么不同

“少说废话!”墨菲直接喂了他一勺

“我可以自己吃!”

“还是那句话,把自己搞成这副鬼样子的人没资格说话!”

想要反驳对方的康纳看着自己被纱布包裹的双手沉默了

4.不约而同买来相同的礼物

因为生长家庭的原因,兄弟俩从小就十分懂事,没问母亲要过一分零花钱,他们第一次有属于自己的闲钱还是在两人工作后

领工资的第二天早上

“墨菲/康纳”

“你先说!”X2

“我先说!”X2

“送给你!/给你的!”

看着一摸一样的一对十字架两人相视一笑

“我说怎么会有人预定这么丑的东西,原来是你这个家伙啊!”

5.不言而喻的默契

兄弟二人在战斗时从来不需要提醒,他们会自动补上对方的空缺,不管几次两颗子弹都会完美的在颅内相遇,撞击,改变轨道,再射出……

6.雷雨天蒙着被子相拥入眠

“醒醒!墨菲醒醒!”伴随着康纳声音一起的是窗外的雷雨声

“唔,几点了?”墨菲扭头看了一眼窗外“噢,天还黑着呢!”

“已经不早了,天黑是因为下雨了,我们得走了”哥哥试图说服还缩在被窝里的家伙“意大利的黑手党可不会因为下雨就不做坏事的!我们得去裁决他们”

“就算是黑手党也有权利死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看着抱着自己胳膊又进入梦乡的弟弟康纳想,就算是圣徒也得有公休不是吗?

7.谁是哥哥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墨菲对这次的行动很是不满

“就凭我比你早爬出来两分钟!”两人在通风管道内就这个问题争论了起来

“别说的好像自己就是老大一样”对于到底谁是哥哥这个问题两人可能这辈子都无法达成共识了

“至少按照老妈说的办法我就是!”康纳对这点很执着

“少在那放屁了!老子的也很大!”

“昨天晚上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康纳坏笑“嗯,好大!唔,不要啦”他模仿着弟弟的口音

恼羞成怒的墨菲直接扑了上去,结果就是不堪重负的通风管道直接断裂开来……

8.“猜猜我是谁”

为了回报上次格雷利骗自己玩的厄里斯魔镜游戏,康纳决定和墨菲互换身份来整蛊他…什么?你说尤妮丝也参与了?拜托,那可是大姐头啊!你敢整她吗?!你说墨菲?这可是弟弟啊!所以格雷利你就自认倒霉吧😂

9.18年来的初次相认

当相同的悼词从杀手的口中吐出时,兄弟俩明白,这就是他们那未曾谋面的老爹

10.心有灵犀

“他知道了!”墨菲看向哥哥

“所以……”两把枪指向了罗密欧的脑袋

“摆脱我不会说出去的!我很崇拜你们的!”罗密欧紧张的都快尿裤子了“让我加入你们吧!”

“那就把你的生死交给上天来决定吧!”墨菲扣动扳机

随着“啪”的一声空响兄弟两人趴在地上大笑了起来

----TBC----

感觉这些个标签都算的上是千年等一回系列了哈哈哈哈,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此人已疯

在风中凌乱的兔子桑

大家都自动排队上车啊!!!

因撸主有事,此处是定时发布君的存货↓↓↓↓↓


说好的爱尔兰基佬兄弟的两辆车

粗口,18N预警(讲真这个还用提醒吗?)


第一辆:产乳车

不是我瞎扯啊!这绝对是有科学根据的!!!不信你→戳一下←

弟弟的初乳好喝吗?嘿嘿嘿……


第二辆:魔幻车(吸血鬼康纳X圣殿骑士墨菲)

这是 @悲语銛 小天使的脑洞,原梗在这→戳←

这次是受骚,攻又苏又骚OTZ

我终于把两个主角都写的骚的辣眼睛了TAT


好了,存货都吐完了,至于失踪人口什么时候回归嘛……看天意!

开玩笑了,这个月肯定会回来的:P

因撸主有事,此处是定时发布君的存货↓↓↓↓↓


说好的爱尔兰基佬兄弟的两辆车

粗口,18N预警(讲真这个还用提醒吗?)


第一辆:产乳车

不是我瞎扯啊!这绝对是有科学根据的!!!不信你→戳一下←

弟弟的初乳好喝吗?嘿嘿嘿……


第二辆:魔幻车(吸血鬼康纳X圣殿骑士墨菲)

这是 @悲语銛 小天使的脑洞,原梗在这→戳←

这次是受骚,攻又苏又骚OTZ

我终于把两个主角都写的骚的辣眼睛了TAT


好了,存货都吐完了,至于失踪人口什么时候回归嘛……看天意!

开玩笑了,这个月肯定会回来的:P

在风中凌乱的兔子桑

后知后觉的发现今天是爱妻日(527)于是就临时撸了一篇爱尔兰基佬兄弟的文

设定为处刑人2结尾两人刚被关到监狱里不久


爱妻日


“这是什么?”墨菲拿着盒子问躺在床上发呆的哥哥,这是他洗浴出来后在自己的床位上发现的

“呃……一个礼物?”康纳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他甚至不敢和自己的弟弟对视

康纳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疑了,这让墨菲对盒子里的东西有点抗拒“礼物?你送的?!”

“不然你还指望会有谁来看望你吗?”康纳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什么东西?”墨菲还是没有打开那个盒子,甚至举着他的姿势就像是在捧着一个快要爆炸的定时器一样

“哦得了吧!”弟弟的迟疑让康纳感觉受到了伤害“我们现在还被困在这该死的监狱病房里!你觉得会有什么危险品?fuck!你不明白...


设定为处刑人2结尾两人刚被关到监狱里不久


爱妻日

 

“这是什么?”墨菲拿着盒子问躺在床上发呆的哥哥,这是他洗浴出来后在自己的床位上发现的

“呃……一个礼物?”康纳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他甚至不敢和自己的弟弟对视

康纳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疑了,这让墨菲对盒子里的东西有点抗拒“礼物?你送的?!”

“不然你还指望会有谁来看望你吗?”康纳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

“什么东西?”墨菲还是没有打开那个盒子,甚至举着他的姿势就像是在捧着一个快要爆炸的定时器一样

“哦得了吧!”弟弟的迟疑让康纳感觉受到了伤害“我们现在还被困在这该死的监狱病房里!你觉得会有什么危险品?fuck!你不明白什么是礼物吗?难道你觉得自己亲爱的哥哥会送你什么要命的东西吗?fuck!fuck!”

尽管康纳这么说,墨菲还是对这个突如其来的东西表示怀疑,但他也不想再惹怒自己的哥哥了,就像康纳说的,他难道真的会害自己吗?墨菲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小心了,他拆开了那个盒子……

“喂!你怎么不说话?”康纳忐忑的等在一旁,但这么长时间也不见弟弟有什么反应,他只好开口询问

“呃……”这回换人尴尬了“我只是…只是,没有想到…嗯…哦!谢谢,谢谢你的礼物!谢谢…”

“呃,不用谢”康纳也有些不好意思,但他觉得从墨菲的反应来看自己还是成功了,他第一次没有后悔听罗密欧的话“你该得的!”

“嗯?”墨菲奇怪的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那个,呃……一个,节日……”

“什么?”这下墨菲更加不明白了,他搜刮过脑子里所有已知的重大节日都没有找到对应的日期,难道是植树节?墨菲觉得他可能太久没有出来过了,现在的人连植树节都要赠送礼物吗?“之前怎么没有?”

“要知道一个星期前我们都还在床上挺尸呢!所以这个就算是合在一起的礼物了”康纳以为对方在向自己索要七天前的礼物

“什么合在一起?”墨菲更加不明白了

“你不知道?”康纳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

“我该知道什么吗?”墨菲一脸懵逼的看向哥哥

“别问那么多,你拿着就是了!”康纳暴躁的扒了扒头发“我去洗澡了!”

就在康纳洗澡的时候罗密欧从门口探头进来了“嘿!他给你了吗?”

“什么?”

“节日礼物啊!”

墨菲现在确信只有自己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操蛋的节日了“fuck!这该死的到底是什么样的鬼节日?为什么只有我不知道?fuck!”

“WOW!别激动!别激动!”小个子试图劝说对方保持冷静,但比起这个他更关心的是“所以他给你了是么?”

墨菲拨弄着胸口的十字形吊坠没有回话,这虽然比不上兄弟们原先带着的那个,但在这见鬼的监狱里你还能要求什么呢?

“你已经戴上了!”罗密欧了然的点了点头“还不错吧?我帮他选的!”说完他还自豪的挺了挺胸,但这除了让他看起来更gay以外没有任何作用

 “我一点都不感到惊讶”墨菲看着这花里胡哨的配色说“所以,今天到底是什么神秘的日子?”

于是墨菲有幸从罗密欧嘴里旁听了一个深爱着自己弟弟的哥哥因为错过了520和521这两个热门的网络情人节后下定决心排除千难万险后终于在527这天送出了自己心意的故事!感人程度直接可入选感动爱尔兰TOP1!如果有那玩意的话

“你知道吗?”罗密欧还在继续他的演讲“为了这么一个小东西他把你们在外面藏钱的地方都告诉了狱警!只为换这么一个弟弟在晨祷时要用到的十字架!这可真是”

“罗密欧!”哥哥没有想到从浴室出来后迎接自己的就是这个大嘴巴的家伙,他多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在船上直接了结了他?

“哦!我想起自己改去换药了!”罗密欧见到情况不对立马就脚底抹油了,鬼知道在两天前伤口已经结痂的他为什么还要换药!

康纳尴尬的不敢和弟弟对视

“我都不知道你竟然还这么浪漫”

墨菲的笑声让康纳觉得自己受到了对方的嘲弄

“哦,是的!”康纳有些自暴自弃“我也没有想到!fuck!我竟……”/“我很喜欢!”

“什么?!!”康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我很喜欢!”墨菲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了自己病号服的前三个扣子,色彩鲜艳的吊坠就垂在他左胸前的红点旁“好看吗?”

又是这个眼神!康纳清楚的记得他们第一次做梦醒来时墨菲就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的

“你想在那站一个晚上吗?”墨菲还在继续解扣子

至于康纳的回答?

罗密欧会告诉你他一夜没睡的原因是什么:)


弟弟当时的表情是这样的↓↓↓↓↓




时间有限来不及开车了,就到这里吧,以后有时间可能会补上......大概吧( ﹁ ﹁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