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he sandman

289浏览    10参与
KayaSauce

我画完了!!!!!! 我填坑了!!!

这大概是我除了美术作业外完成度最高的一系列图了[

我真的画完了!!!!!拖了接近两年的套图!!!!!!!!

Strange Man Series!!!!! 我终于可以一起发出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不要趁着这机会用这套图去表白uri? 还是我挑战画完偏执狂和人鱼沼...? [这样的话感觉要拖到第三年了...

顺便大家吃安利么, 恐怖解密RPG, 奇怪的男人系列. 游戏性很高的恐解系列!! 一共四部!! 游戏顺序就是我这套图的顺序! 作者uri...

我画完了!!!!!! 我填坑了!!!

这大概是我除了美术作业外完成度最高的一系列图了[

我真的画完了!!!!!拖了接近两年的套图!!!!!!!!

Strange Man Series!!!!! 我终于可以一起发出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不要趁着这机会用这套图去表白uri? 还是我挑战画完偏执狂和人鱼沼...? [这样的话感觉要拖到第三年了...

顺便大家吃安利么, 恐怖解密RPG, 奇怪的男人系列. 游戏性很高的恐解系列!! 一共四部!! 游戏顺序就是我这套图的顺序! 作者uri, 就是人鱼沼和偏执狂的那位!

自留地

在AO3看到了篇汉尼拔和睡魔的xover,写的还有点意思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760583
Like A Reward
skazka
地址在此短篇一发完,睡魔创造的噩梦形象之一的柯林斯和威尔的相遇,作者为了填梗写的,有时候觉得crossover真的蛮有趣的,还看过小说好兆头和其他的crossover,有和hp的设定哈利就是敌基督,也很好玩。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760583
Like A Reward
skazka
地址在此短篇一发完,睡魔创造的噩梦形象之一的柯林斯和威尔的相遇,作者为了填梗写的,有时候觉得crossover真的蛮有趣的,还看过小说好兆头和其他的crossover,有和hp的设定哈利就是敌基督,也很好玩。



有DD運桔

[翻译]梦解(睡魔Morpheus/John, One-shot)

Dream Interpretation
授权:讯问中
作者:orphan_account
译者:ebon
原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84743?view_adult=true

Notes:
Written for Insanejournal's porn battle.

含敏感字🔗: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529b2eecbde83c5ee8f8d74c5e42cfa4


John喝得醉醺醺,与其说这是托辞倒不如说是诱因;而Ray Monde呢,就不断发出他那幽微且鼻音黏连的哀鸣,这反而使酩酊醉鬼片刻地男子气...

Dream Interpretation
授权:讯问中
作者:orphan_account
译者:ebon
原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84743?view_adult=true

Notes:
Written for Insanejournal's porn battle.


含敏感字🔗: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529b2eecbde83c5ee8f8d74c5e42cfa4


John喝得醉醺醺,与其说这是托辞倒不如说是诱因;而Ray Monde呢,就不断发出他那幽微且鼻音黏连的哀鸣,这反而使酩酊醉鬼片刻地男子气概高昂,还试图去展示自己的**。于是John把他的梦告诉他了。


梦王的皮肤蜡白似云石,双眸漆黑如一潭夜空。在那双眼中,在那把晦昒的嗓音里,情感一物不曾存在。John总觉得他的下颌轮廓有一位电影明星的即视感但却道不清具体是谁了,他形销骨立,郁郁寡欢,凛冽的形体轮廓缺乏一丝吸引力,然John仍梦见了和Morpheus**,尽为夸姣。


就在他把梦境告知Ray的后一晚,它于那时返归,且比往常更加真实可感。省去红酒与威士忌而直奔情*,Dream喘息着,苍白的双唇分开,悬在他上方,John把他拉下来亲吻。当他抓着梦王的脖子,剌剌胡渣的触感和John手下坚硬的背脊骨更膻以香梦,欢忭从他腹*沟迸溅。


“如此一个人,如此一个意想不到的梦,”图书管理员对Mervyn说,当他们抽烟(Merv为之)又喝茶(Lucien为之)的时候,就在图书馆隐匿处上边的凹室,图书馆里这番梦像于此上演——Morpheus抓着John Constantine的**,把他**的顶端放入嘴里(John猛地弓起身,咕哝,咒骂)


“啊,深深浅浅的*癖一同来,”Merv说,把他的雪茄屁股扔进清洁小水桶里,“我想搞清楚的是,为什么他要在图书馆这儿搞这事?”


Lucien动作起来,调整他的眼镜,紧紧往下盯,面色肉眼可见地变得苍白。他抓住Melvyn的木杆手,迅速把他拉走,逃出了房间。


“喂,Loosh,干嘛呢?”


“千万要安静!Mervyn!不然他就发现我们在窥探他的隐私了。”


Mervyn南瓜脸上眼的洞大张。


-


当Mprpheus的嘴巴从John**的顶端一路滑到底部,他随着一下冲撞曲起背脊,带着猫科动物般的柔韧。僵硬的嘴,不惯微笑,John发觉了——在他的眼瞳因快感而几乎翻到后脑之前。John感觉肢骸羸弱,梦王嘴巴的动作挑起了他的欲意。Morpheus既不纤柔也不湿润也不犷野,不是任何John寻常喜爱的东西,但那张嘴如有魔法,他的唾涎里蕴含着星之砂。John试图想些别的,能够让他分心好更持久的——小鸡、阳晖、星闪、和在Morpheus眼睛幽邃之中的那颗星星,哦,上帝......


-

Morpheus领主曾经与许许多多的凡人灵魂纠缠过,还有一些神灵、一些恒星。当他们路经他的世界;他歆尝他们的**,同时也歆尝他们的*身(或是他们梦的本身)。但不经常—他不怎么像他的姐姐,对人类充满喜爱之情。他对Thessaly的倾慕从何而来,他也不知道,但疼痛感仍在那条曾经有她填满的空迥深沟里砰砰回响。他饮下John Constantine给予他的一掬棼迷亢旱,某种程度上他与她相似(早上从睡梦中醒来他不会记得梦中任何事情,就和她一样)。John Constantine在血液、地狱和堕落勾当的阱渊被熏浸,但些还有爱,对生命的、对人类的......梦境领主的手指嵌入了John的**,这时他播撒的**涌入他的**,就像如此,这便是他们最似人类的一面,万物归终,梦和蚍命再一次相逢。


-


John独自在床上醒来,陷在一张汗湿的被单间,每一根神经都因勃发的知觉而跳动。他东倒西歪地起床,开了灯。眩目的白色晨曦依线条淌过他唯一的窗,就在这一片光之间,他目见了数不清的肮脏。


他不认为他把这事告诉过Ray。

-end-

BacchusYun

【The Sandman】神的生日晚宴

  晚宴的主人还未到场,众神已在大理石的殿堂里聚集了。同凡人的宴会一般,宴会上自有银杯美酒,瓜果佳肴,能听见细碎的言语朦朦胧胧,觥筹交错间声声悦耳。唯一不同的,是并无随从仆役四处走动服侍,只因为杯中的美酒永不干涸,佳肴也不会减少,万物都在向这场晚宴争先谄媚,星辰之光亦无例外,此时的神明又何需仆从。

  神明们并未在等待中失去耐心,这一点点时间可以被他们浪费掉,尤其是当他们清楚的知道永远到底会有多远的时候,光阴便早就不再珍惜了。

  有一位神明开口了:“我们要祝福的对象还没有到来,不如我们先分享分享各自的小秘密——今天到底各位准备了什么样的礼物?”

  细碎的言语声再次出现,众神都持着好奇...

  晚宴的主人还未到场,众神已在大理石的殿堂里聚集了。同凡人的宴会一般,宴会上自有银杯美酒,瓜果佳肴,能听见细碎的言语朦朦胧胧,觥筹交错间声声悦耳。唯一不同的,是并无随从仆役四处走动服侍,只因为杯中的美酒永不干涸,佳肴也不会减少,万物都在向这场晚宴争先谄媚,星辰之光亦无例外,此时的神明又何需仆从。

  神明们并未在等待中失去耐心,这一点点时间可以被他们浪费掉,尤其是当他们清楚的知道永远到底会有多远的时候,光阴便早就不再珍惜了。

  有一位神明开口了:“我们要祝福的对象还没有到来,不如我们先分享分享各自的小秘密——今天到底各位准备了什么样的礼物?”

  细碎的言语声再次出现,众神都持着好奇的眼神看向周围,不知道有谁会第一个向大家展示自己将要送出的礼物。

  不多时,有一位神明走了出来,大家都看向他,他从腰间的皮囊中抓出什么,握在了手心。

  “你们看罢。”

  他的手指慢慢张开,些许光线从指缝漏出,不是太阳的光,比那清冷,不是星辰的光,比那盛大。哦,一团朦胧的清光在他手上,现在大家都看清了,那是银白色的月光。在朦胧的月色间,众神仿佛瞥见其它,是恋慕,是孤独,是太多太多,缭乱又清晰。

  神明的礼物绝非凡物,因为只有神明才知道,究竟什么才堪称珍贵。

  “这是我最满意的作品,月光。”他握着月光的手指温柔而又有力,像凡间的艺术家对待自己的杰作,却又比那更具独特性,没有哪位艺术家在作品中倾注的光阴比他还要多。

  “也不算太久,不过四千余年,”他讲道:“很有意思不是吗,月光本来只该是一个谎言的。”

  某位太阳神好像点头。

  “但谎言不意味着它就没有力量,因为它的本质还是故事,故事和名字始终是塑造世界最根本的力量。为了这个谎言,我曾在东方的部落间诉说奔月的传奇,为吉普赛人赐下月亮的孩子,”

  “后来,我变得谨慎了一些,我化作清风在人间寻觅,偶然变为诗人的一点灵光,他们有的接下月光苍白的眼泪,有的斜靠着自己的黑暗,还有的在月下与影对酌,有的千里共一轮婵娟……众所周知,作者都是极具天赋的骗子,月光被推向了至高的地位,就算人类知道月光并不存在,但它也比任何存在过的事物更加真实。”

  “我花了很久,思索我到底该把这谎言制成什么,”他顿了顿:“我在东方的岛国上做了一个实验,那是可以辉夜的女子,令富人痴迷,令官员丧志,连人间的君王也神魂颠倒,而当她离去时,千军万马亦不能阻拦,只因凡人皆为月光倾倒。那时我便明白了,我要把它制成一件武器……”

  这座大理石的殿堂本不分方位,因它实在辽阔无限,无有尽头,但此时却有了角落这一说,只因她们三人想在角落发出这声哂笑:“呵呵…”

  被打断的神明不悦:“你笑什么?”

  “不是我。”“是她。”“是我。”

  仿佛同一簇阴影的分支,三人分别开口,如同合奏交响乐章,一老妪,一美妇,又一少女。老妪开口说道:“故事确实有无限的力量。”

  “月光也是不错的选择。”美妇说道。

  少女开口:“可惜你是个蠢蛋。”

  “解释。”手握月光的神明并未气恼,平静地说道。

  “神的生命没有尽头。”

  “而月光却被你写上了结局。”

  “未完待续的故事才会有更加强大的力量,你最不该的是在所有人面前提出你的想法,错上加错,现在你的月光只能作为一件残次品了。”三位一体的女神倒转了发言顺序。

  她们的眼光在众神之中也算最高明的,还会有礼物让她们品鉴吗?

  良久,另有一位神明打了个响指,引得众神侧目。他又有何礼物值得展示于这殿堂中?

  他的手虚虚一握,一块洁白的骨片被他从虚空中拉扯而出。这是什么?在场神明心中疑惑,为何会有连神也不知的物什存于世上。

  “可真了不起。”“他一定很寂寞吧。”“值得缅怀的东西不多了,或许他就是这样的老古董。”三位一体的女神啧啧称奇。

  这位神明未理会她们尖酸刻薄的评价,正将开口,终于有神明在提示下回忆起了骨片的来历。

  啊,巨龙。

  世上当然不存在连神也不知的物什,可它偏偏不是这世上存有的。那时的世界和现在大有不同,那是巨龙的纪元,又被无聊的记录者记作第二纪元。

  那时,神与龙并肩行走在世间,神明抬手便有大地崩裂,巨龙张口便能吞吃天空,其他渺小人物沉默不语,他们的文字语言无力全部记载这等伟大景象,只剩部落间转述片段零星,亦造就无上魔法,至尊法师。

  但就算是巨龙也有陨落的一天,零星的魔法也走向尽头,神明目送他们离去,宇宙的盒子被关闭又重新打开,神明又再目送其他纪元走向尽头,亚特兰蒂斯也不过只是其中之一。

  这便是他的礼物吗,多么普通又令人怀念,但总归是有些令大家失望了。

  这位神明继续说道:“巨龙已经灰飞烟灭很久了——就算对于我们来说也很久了。但是巨龙好像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关于它们的传说尽管面目全非,但始终没有消亡。”

  众神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为何龙的传说在每个纪元从未消失。

  这片龙骨便是第二纪元剩下的最后一点遗骸,从未被宇宙之手重新洗牌,巨龙的传说就此永恒不死。但它也仅仅是最后一点残影,巨龙确实消亡,每个纪元总会有新的魔法生物诞生。

  众神有些明白三位一体的女神会说出那样的话了,强留下一片遗骸,已经整整数个纪元了,若非太过寂寞,何至于此?

  手上握着龙骨的神明有些失望了,众神早已不是当年了,他们甚至不够有想象力知道他在做什么。

  “我为巨龙保存了传说和名字,它们的故事仍在,那第二纪元的魔法就还有效,就算只剩千万分之一,亦能改动现实。”

  “旧故事的回响勉强被人记住。”“又如何比得上现在的故事充满力量?”“不,我懂了,我向你道歉。”少女第一次表现出尊敬,三位一体的女神向他微微折腰。

  “妙啊。”她们真心赞叹。

  “我所做的事情,远远不止是回响与影子。诚然,旧的故事已经消逝,终有一天连神也会全然忘记,失去它的力量,但这片龙骨代表的不是旧故事的遗骸……”

  “而是新故事的胚胎,巨龙已死,古老的第二纪元已成历史,如今的世界对它们一无所知,这就代表故事可以从头开始,而它的力量也会重新滋生,聚集。它现在没有那位大人的月光那样充满塑造现实的力量,但它现在只是一个婴儿,一个胚胎,等它发出第一声鸣啼,巨龙的故事会重新崛起,我们可以叫它——巨龙纪元的重启。”

  “比起独立的乐章。”

  “组曲将更加鲜明。”

  “而这乐章竟还能再次加入新的交响,妙不可言。”三位一体的女神也为这件礼物迷醉。

  还有谁的礼物竟能比它更珍贵呢?

  众神心中疑问,望向三位一体的女神,女神们嬉笑:“你们的问题不对。”“但我们愿意解答。”“没有。”

  那正确的问题应该是什么?

  “为什么礼物一定要珍贵?”有声音自万神汇聚的殿堂中响起。

  众神注目于她,如不珍贵,那又要如何显示其重要呢?

  眼神可以传递思想,沉默也算回答,这位女神的背后走出一道阴影。

  “请允许我呈上我的礼物。”女神优雅躬身,光明照在那道阴影上,竟是一位凡人。

  “这是谁?是呼风唤雨整个时代的传奇法师?还是征服万疆的千古一帝?”有的神明问道。

  “这是谁?是用灵感创造真理的艺术大家?还是留下千古绝唱的文人墨客?”有的神明问道。

  “他是谁?”神明只关心这个。

  “他谁都不是,它只不过是一件礼物,只不过是一位无名诗人的爱。”这位女神说道。

  “无名诗人,无足轻重。”有的神明不屑一顾。

  “凡人的爱,多么轻易。”有的神明嗤之以鼻。

  像是没听见他们说的话,女神说道:“神明才能终结神话,诗人才能终结诗歌。我为它展示变黑的日头,无光的月亮,从天上坠落的众星,把天势也震动,给它看人子的兆头,万族的的哀哭,我带它从天这边,到天那边,我以为它变了,但它没变。比起这故事,它的力量不值一提,它改变不了任何东西,但也没什么能改变它。”

  “在场的九位缪斯们,你们可曾赐予他灵感?”

  “曾经,但他早已弃我们而去。”缪斯们说。

  “他又可曾得过阿波罗的庇佑?”

  “往日,但他早已背对我的光明。”阿波罗说。

  “为什么你不再是诗人了?”女神问它。

  “诗意是语言最致命的暴击,它总是比生活高上些许,才能给人惊艳一击,但我再也做不到了,因为我爱你。第一眼见过你,我的诗歌就走到了尽头。”爱全然盲目,它还以为自己面对爱人。

  “我想把你写入诗中,但你却入不得任何一首诗,因为你是诗歌的终结,如果这世上有你比诗更美,那诗就是多余的文字。”

  “有你在,月光也要淡薄,山花也要失色,云海不再诡谲,波涛不再汹涌,枯枝上的新雪不能黑白分明,无人着眼之物又怎配拥有诗意,你抽干我肺中的空气,又占满我的视线,天地万物对你拱手相让,和谐音律为你休止。”

  “他明明还是诗人,但这不是诗。”缪斯们说。

  “你的诗意比诗更多,这个现实活生生被你砸出空洞,击打得我无力还手,我只能带着千山风雪,万径人踪,连同这枝头挂着的日月星光被卷入你的漩涡,希望填满这空洞的万分之一。”

  “这明明是诗,他却不是诗人。”阿波罗说。

  “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诗了,他们的诗意只是文字捏造,试图冲击心灵,而你却如手枪射出的子弹,一击致命,诗人都活该死了,诗意只是他们尸体上缭绕的蝇虫,而我却奔向你……”

  “它讲得够多了。”“够了。”“不要等到它将我们也消弭。”三位一体的女神也盼它停下这声音。

  “凡间的神庙高比天穹,故事也是总要高过现实,人类的灵魂便在此间上升,无尽的力量便在此间重塑现实。”

  “但它,无名诗人的爱,把故事拉入现实,把诗歌贬为平庸,把天赋当做累赘。”

  “这一刻被它变作永恒,它,什么都改变不了。”

  三位一体的女神似乎早就准备好了迎接这份礼物。

  “故事都可以被模仿,但无名诗人的爱,就算历数纪元,也只此一份。这才是最好的礼物,与珍贵无关。”这位女神再次躬身,收回光明。

  众神骇然,竟有这样的东西存在于世间,能够消弭一切的力量就藏在每个凡人心中。

  众神为她举杯,这位女神坦然接受。

  “他们以为自己知道了正确的问题。”“大错特错。”“你说是吧,陛下?”三位一体的女神没让任何人听到,除了此地真正的主人。

  “到底是谁的生日晚宴,礼物又该送给谁?”漆黑的小鸟开始聒噪。

  嘘…别吵醒了众神虚荣的梦……


反诗节

My father upon this raised his hands in supplication,crying:'master,master,leave my Nathaniel his eyes!'
Whereupon Coppelius answered with a shrill laugh:'Well,let the lad have his eyes and do his share of the world's crying,but we will examine the mechanism of his hands and feet.'


trans.by John...

My father upon this raised his hands in supplication,crying:'master,master,leave my Nathaniel his eyes!'
Whereupon Coppelius answered with a shrill laugh:'Well,let the lad have his eyes and do his share of the world's crying,but we will examine the mechanism of his hands and feet.'


trans.by John Oxenford

阿库塔塔玛

独特型格:

Sandman指西方神话传说中的睡魔,或称睡仙、睡眠精灵。他在夜晚往儿童的眼睛里洒沙子直到他们入睡,并把他们带入梦乡。Mr.Sandman,给我一个梦想,让它变的如我从未见过的可爱。

独特型格:

Sandman指西方神话传说中的睡魔,或称睡仙、睡眠精灵。他在夜晚往儿童的眼睛里洒沙子直到他们入睡,并把他们带入梦乡。Mr.Sandman,给我一个梦想,让它变的如我从未见过的可爱。

涵以魂

梦君Morpheus/康斯坦丁!冷CP强烈需要关爱!

没错!!俺就是萌如此冷的CP

Sandman中的dream of the endless(梦君)扑倒下限被吃掉的渣康

(主要是漫画版的~但是带入TV版的也很赞)


俺就是继续安丽英文的粮食!持续不变


1.

In Dreams

Bygryvon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2321

炒鸡振奋人心的单篇完,

渣康被梦君捕猎~还被(哔~~~来标记是梦君的人!!

更重要的是渣康无愧对渣字!整个反诱惑…

就是如此自然的互相勾搭>////<


2. Bring Me a Dream...

 

没错!!俺就是萌如此冷的CP

Sandman中的dream of the endless(梦君)扑倒下限被吃掉的渣康

(主要是漫画版的~但是带入TV版的也很赞)

 

俺就是继续安丽英文的粮食!持续不变

 

1.

In Dreams

Bygryvon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2321

炒鸡振奋人心的单篇完,

渣康被梦君捕猎~还被(哔~~~来标记是梦君的人!!

更重要的是渣康无愧对渣字!整个反诱惑…

就是如此自然的互相勾搭>////<



2. Bring Me a Dream

By InsertImaginativeNameHere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849077

设定是TV版的渣康帮梦君一个忙的清水向~

渣康持续爆粗口,梦君继续电波系(?)属性,

相较渣康超级适合污污污的情节,

这对的互动简直是渣康CP中的一股清泉啊!



3. Dream Interpretation

By orphan_account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4743

雷警告:有些微涉及到梦君跟其他人睡过的暗示…如果非常在意这方面的话~小心有雷


这篇就来证明……渣康超级适合污污污的情节~在图书馆神马的…


4.SleepCycle

By PirateCarley 

https://www.fanfiction.net/s/2810069/1/Sleep-Cycle

这篇是渣康一直睡不着~然后他设法解决(嘿嘿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