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hesewt

161.9万浏览    4939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07-16 02:09
79x

【Scamander兄弟】我有点怕我哥哥 

【Scamander兄弟】我有点怕我哥哥 

79x

【FB2骨科】预想

大概很多人还没看但我忍不住搞骨科了搞了就忍不住发出来(?
(大概很多bug我看完电影就直接画了(。 

【FB2骨科】预想

大概很多人还没看但我忍不住搞骨科了搞了就忍不住发出来(?
(大概很多bug我看完电影就直接画了(。 

79x

机会难得我再玩几个日系梗(???

机会难得我再玩几个日系梗(???

葱开开

神奇动物骨科好吃啊!!!各位真的不来一口吗!!!

衣冠禽兽以权谋私的弟控老哥了解一下??

另外newt的中间名是阿尔忒弥斯,希腊神话中的月亮女神…………叫起来怪射情的……嘻……嘻嘻嘻…………(笑容逐渐不对)

神奇动物骨科好吃啊!!!各位真的不来一口吗!!!

衣冠禽兽以权谋私的弟控老哥了解一下??

另外newt的中间名是阿尔忒弥斯,希腊神话中的月亮女神…………叫起来怪射情的……嘻……嘻嘻嘻…………(笑容逐渐不对)

葱开开

亲兄弟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说,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忍。

一个关于Theseus差一点没忍住的故事w


忍不住就别忍了

亲兄弟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说,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忍。

一个关于Theseus差一点没忍住的故事w


忍不住就别忍了

猿猴麵包樹千秋

同人文網址匯集

天啟上映後好像多了不少小伙伴躍入大EC深坑,也會問起本子試閱去哪裡看,隨緣有如春天後母心不是天天能上,lofter這裡找老文章也不太方便,就發一篇動態把自己的文章網址匯集一下,方便大家自由觀賞。


[XMFC] Ashes of Dreams (原著向)

[XMFC] Lord I Hope this Day is Good (原著向)

[XMEN] 零散片段

[XMFC] I May Hate Myself in the Morning (原著向)

[XMFC] Five For Fighting (原著向)

[XMFC] You've...

天啟上映後好像多了不少小伙伴躍入大EC深坑,也會問起本子試閱去哪裡看,隨緣有如春天後母心不是天天能上,lofter這裡找老文章也不太方便,就發一篇動態把自己的文章網址匯集一下,方便大家自由觀賞。


[XMFC] Ashes of Dreams (原著向)

[XMFC] Lord I Hope this Day is Good (原著向)

[XMEN] 零散片段

[XMFC] I May Hate Myself in the Morning (原著向)

[XMFC] Five For Fighting (原著向)

[XMFC] You've Got a Call-上 (原著向)

[XMFC] You've Got a Call-下

[XMFC] Heaven from Here (攝影師! Erik/小說家! Charles)

[XMFC] Heaven from Here-番外

[XMFC] Kick Off  (Coach! Erik/Midfielder! Charles)

[XMFC] So Long (老年組原著向)

[XMFC] Right Kind of Wrong-上 (顧問! Erik/教父! Charles)

[XMFC] Right Kind of Wrong-下

[XMFC] Fifty Shades of Erik (警官! Erik/店員! Charles)

[XMFC] The Rain Must Fall-上 (國土安全AU/ 被俘軍官! Erik/ 分析師! Charles)

[XMFC] The Rain Must Fall-中

[XMFC] The Rain Must Fall-下

[XMFC] Anonymous Paradise (畫家! Erik/貴族子弟! Charles)

[XMFC] Don't Think with Your Penis (政治家! Erik/環保人士! Charles)

[XMFC] Ditto-我心亦然 (將軍! Erik/君王! Charles)

[XMFC] Ditto-我心亦然番外

[XMFC] You are What You Write-上 (瑪莉蘇文作者檢察官! Erik/同人圈真大手律師! Charles)

[XMFC] You are What You Write-中

[XMFC] You are What You Write-下

[XMFC] You are What You Write-番外兩則

[XMEN] You are What You Write (律政/同人圈AU)-番外3

[XMFC] 蛋蛋的哀傷 (高中校園/大學甜心AU)

[XMEN] 靈犬漢克和牠居住的烏托邦社區-上 (社區傻情侶AU)

[XMEN] 靈犬漢克和牠居住的烏托邦社區-中

[XMEN] 靈犬漢克和牠居住的烏托邦社區-下

[XMEN] 靈犬漢克和牠居住的烏托邦社區-番外

[XMFC] Seeking a Friend for the End of the World (世界末日AU)

[XMFC] Gone in the Morning (AU)

[DoFP] Come Back to Me (老年組原著向)

[XMEN] 百人相親速配大會配文 (AU)

[XMEN] 非典型ABO-1 (Alpha! Erik/Beta! Charles)

[XMEN] 非典型ABO-2

[XMEN] 非典型ABO-3

[XMEN] 非典型ABO-4

[XMEN] 非典型ABO-5

[XMEN] 非典型ABO-6

[XMEN] 非典型ABO-番外

[XMEN] Soul Before Soulmate-1 (伴靈AU)

[XMEN] Soul Before Soulmate-2

[XMEN] Soul Before Soulmate-3

[XMEN] Soul Before Soulmate-4

[XMEN] Soul Before Soulmate-5

[XMEN] That's How You Having a Crush (AU/大吱生日賀文)

[XMEN] Eres tú-1 (半原著向/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AU)

[XMEN] Eres tú-2

[XMA] Sweet Dreams (are Made of This) (口苗生日賀文) (天啟原著向)

[XMA] Sweet Dreams (are Made of This)-2

[XMA] Sweet Dreams (are Made of This)-3

[XMEN] The Juror (AU)

[XMEN] The Juror-2

Blue Blue Blue (Logan觀後小短文)

[XMEN] Stay on My Shore (AU)

[XMEN] Stay on My Shore - 2

[XMEN] Stay on My Shore - 3 完結

[XMEN] The Sunseeker (黑鳳凰原著向)

[XMEN] Be Still My Heart - 上 (XMFC原著向)

[XMEN] Be Still My Heart - 中

[XMEN] Be Still My Heart - 下完結



***

除去EC以外還寫了點其他題材的文章,也一併記錄在這邊。

[POI] You are Being Watched-守望者 (原著向)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1 (原著向/HM無差)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2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3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4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5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6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7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8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9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10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11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12

[Kingsman] 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 (HM無差/番外)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1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2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3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4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5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6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7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8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9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10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11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12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番外篇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13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14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15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另一個番外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16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17 完結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第三個番外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第四個番外

Twitter Bird, Twitter, Bird (Gradence) (現代魔國會AU)

Wouldn't It Make A Lovely Photograph (Gradence)

Penguins Don't Fly. Love Does (Gradence) 1 (帝企鵝AU)

Penguins Don't Fly. Love Does (Gradence) 2

Penguins Don't Fly. Love Does (Gradence) 3

Penguins Don't Fly. Love Does (Gradence) 4

Penguins Don't Fly. Love Does (Gradence) 5

Penguins Don't Fly. Love Does (Gradence) 6

Penguins Don't Fly. Love Does (Gradence) 7

Penguins Don't Fly. Love Does (Gradence) 8

Penguins Don't Fly. Love Does (Gradence) 9 完結

Penguins Don't Fly. Love Does (Gradence) 番外

Wonderfully Made - Phototropism (Gradence)

Wonderfully Made - Pinnule (Gradence)

Wonderfully Made - Growth Ring (Gradence)




[Colezra] Shot Me in the Heart (AU)

[Colezra] Handful of Gold

[Colezra] Tip of My Tongue

[Colezra] All That is Beautiful

[Colezra] Runnin' Down a Dream

[Colezra] Goes on and on

[Colezra] Sweet Child O' Mine

[Colezra] Every Little Thing He Does is Magic

[Colezra] Drop by Drop

[Colezra] Vanished into Everything

[Colezra]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Colezra] Welcome Back to You

[Colezra] Sweet Blossom



[The Avengers] ∞ (Thorki)

[The Avengers] Silver (Thorki)

[The Avengers] Gold (Thorki)



Wishbone 許願骨 (Theseus/Newt) - 1



閱讀愉快:) 


本子的購買方式由此去>>>>>這邊

Lance

【Theseus/Newt】A Place Called You(已完结)

《A Place Called You》

CP:Theseus/Newt

说明:骨科,架空,年龄差3岁设定,HE


如果有人请16岁的Newt Scamander快速评估一番自己与兄长的关系,Newt的回答会是长达十分钟的沉默。尤其是他刚刚被老师从课堂中赶出来,理由是他的笔盒里装了三只半指长的甲虫。今天绝对不是Newt Scamander的幸运日,他的化学老师乔纳森小姐坚持认为她没有得到尊重,因此Newt被迫留下参加课后教育,当他坐在属于不听话学生的教室,呆滞地等待教导主任到来时,另一个因为企图逃课而同样需要接受课后教育的男生,叫Jim,John,或者别的什么,总之他认出了...

《A Place Called You》

CP:Theseus/Newt

说明:骨科,架空,年龄差3岁设定,HE

 

如果有人请16岁的Newt Scamander快速评估一番自己与兄长的关系,Newt的回答会是长达十分钟的沉默。尤其是他刚刚被老师从课堂中赶出来,理由是他的笔盒里装了三只半指长的甲虫。今天绝对不是Newt Scamander的幸运日,他的化学老师乔纳森小姐坚持认为她没有得到尊重,因此Newt被迫留下参加课后教育,当他坐在属于不听话学生的教室,呆滞地等待教导主任到来时,另一个因为企图逃课而同样需要接受课后教育的男生,叫Jim,John,或者别的什么,总之他认出了他,并且试图与他进行一系列友好的攀谈。

“嘿,你是不是那个人的弟弟?Theseus Scamander?”男生兴致勃勃,“我听说他有个低年级的兄弟,这个姓不常见,看上去就是你吧?”

看,又来了。Newt Scamander数不清他听到过几次这样的话,从小学到高中,只要他和哥哥在一个学校,他似乎就没有名字,没有人会在意他是叫Newt还是别的什么,总之他是Theseus的弟弟就是了。被搭话后Newt点了点头,努力表现出木讷的样子,以逃避进一步的对话,所幸教导主任下一秒就出现在门口,这让他从Jim不知John手里逃过一劫。课后教育并没有持续很长的时间,他得到的惩罚是抄写一百遍“我非常尊重乔纳森小姐”,这算是一个比较轻的惩罚,但教导主任还是警告了他。

“听着,Newt,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有想法的孩子,但我已经不止一次,听到你在学校里做不该做的事,上个月的仓鼠,上上个月的蚂蚁窝,还有今天的甲虫。”她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希望你能像你的哥哥Theseus一样优秀,他今天刚刚代表学校获得了地区知识竞赛的奖章,同样是Scamander,你只要稍微守规矩一点,比如乖乖听课,乔纳森小姐就不会发火了。”

看吧,又是Theseus。

 

Newt并不讨厌Theseus,说实话,他也希望自己多讨厌他一些。Theseus害他在学校没有姓名,害他的一切都被拿出来比较,害他的头顶永远笼罩着一个优秀兄长的阴影。只要Theseus有那么一点点过于优秀的人才都有的毛病,诸如过分自满,或者冷漠,那么他们之间就可以合理地催生出一段不健康甚至恶劣的兄弟关系,但遗憾的是,Theseus完全没有。他的哥哥性情温和,彬彬有礼,举止得体,甚至可以说古板,他有一双灰蓝色的眼睛,当那双眼睛看向他时,里面都是来自兄长的探究与关切,比如说现在。Theseus敲门走进他的房间,拿着他刚刚抄到第48条的“我非常尊重乔纳森小姐”,面露忧色。

“Newt,告诉我。”他严肃地看着他,“你今天又惹乔纳森小姐生气了吗?”

他垂头不语,默默盯着他哥哥的裤管,Theseus穿着全套制服,完美的熨烫。如教导主任所说,Theseus今天代表学校去邻市参加了知识竞赛,晚上十点才回到家,一到家就来看了他。Theseus进来的时候,Newt正在昏昏欲睡地抄写,脑袋几乎埋进本子里。Theseus没有得到回答,他忧心忡忡,凝视着Newt困倦的眼睛。

“你先睡吧。”他的哥哥当机立断,“你太困了。”

“我还没有抄完。”

“你需要充足的睡眠。”他的哥哥不容他反驳,他直接抽走了他抄到一半的本子,把他推到了床边。好吧,Newt从善如流地选择接受,虽然他也有些惊讶于,Theseus并没有追问乔纳森小姐的事情,但他选择暂时把它抛到脑后。今天的作业花费了他太多的时间,他确实太困,Newt打着哈欠,囫囵脱掉身上的外套,在钻进被子之前,他优秀的哥哥轻轻揽住了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拥抱。

他的下巴扣在Theseus的制服上,卷曲的头发贴着Theseus的脸,Theseus的皮肤很温暖。16岁不算小,高中男生更是叛逆的代名词,照理说,早不该有什么来自兄长的晚间拥抱,Newt把这归咎于Scamander家长子的坏习惯。他的哥哥安慰地拍了拍他的后背,然后松开了他,帮忙关掉了房间的灯。

“晚安,Newt。”Theseus轻声说。

 

他的哥哥是个抱抱怪,这是Newt从有记忆以来就有的认知。Theseus喜欢拥抱他,早上上学或是睡前问候,只要他们能见面。Theseus的拥抱总是很认真,他们有着一些身高差,通常Theseus会把Newt揽进怀里,确保他的头发贴在他的颈侧。Newt总能听到兄长清晰的心跳,从幼年到现在,熟悉的心跳成了他每日固定收到的音响。Newt确定自己不是小学生,早就不需要家人这类亲密举动,但他恰巧,呃,不是很擅长拒绝这类要求。Newt一直很想抓着询问学校里的任何人,你们知道你们钦佩喜爱的精英Scamander,其实是一个粘人的拥抱依赖者吗?

今天早上他睡过了头,当Newt兵荒马乱地来到教室,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才想起他昨天好像并没有抄完教导主任布置的惩罚。他从书包里抽出本子,打算在课堂上悄悄赶工,却发现本子上已经有了100条“我非常尊敬乔纳森小姐”。这不应该,Newt瞪大眼睛又数了一遍,确实是100条,不多不少。他的记忆不会出错,唯一的可能是有人替他写完了剩下的52条,Newt对着第49条“我非常尊敬乔纳森小姐”仔细观察,笔迹模仿得很好,但字母末尾有些上挑,这是Theseus的习惯。

Newt眨了眨眼,对着本子愣神了几秒。

 

Newt很难形容自己对Theseus的感情,这太羞耻了,如果让他亲口说出他认为Theseus是个好哥哥这句话,Newt宁可选择去搅拌马粪。虽然Theseus的确是个好哥哥,Newt能记得Theseus为他做的无数件事情,他帮他遮掩过他养在后院的一窝雏鸟,帮他收拾因为烹饪饲料而一塌糊涂的厨房,14岁那年Newt骑车偷溜去河边研究淡水鱼,他的自行车顺着斜坡掉进了河里,当Newt浑身湿透,狼狈不堪地从后门溜进家时,他被一直等待着的Theseus塞进浴室。晚上的餐桌上,Theseus面不改色地告诉父母,是他骑车去了图书馆,忘了给车上锁导致车子被偷,Newt紧张地无法下咽,所幸他们的家长从不会怀疑Scamander长子说的任何一句话。Theseus在餐桌下握了握他的手,他灰蓝色的眼睛看向他,充满安慰。

在十多年的相处中,Newt缓慢、但可以肯定,自己已经摸出了Theseus的底线,简单来说,他的哥哥会在不触及原则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包容和保护他。他会责怪他,阻止他,和他讲述那些听着就想睡觉的规则条款,但最后,Theseus还是会想办法帮他挡下大半的火力。Newt盯着一百条“我非常尊敬乔纳森小姐”发呆,很显然,这也是十多年来,Theseus对他的无数纵容里、微不足道的一次罢了。

还有两个礼拜就是Theseus的生日,Newt一直在想办法逃避这个问题,但就连Leta都开始来询问他,他打算给他的哥哥送什么生日礼物。Theseus是学校的名人,还有比他更适合做校园名人的吗?Theseus成绩优秀,运动也同样突出,他总能第一个从校长手里拿到奖状,还是某个Newt不记得名字的协会的会长。Newt知道,学校里的许多人都以收到Theseus的生日派对邀请为荣,他已经听到好几个啦啦队的女生在讨论这件事,而Scamander家确实也准备为Theseus的生日好好庆祝一场。Newt只是不知道,作为一个不称职的、总是在给兄长找麻烦的、不守规矩又不善言辞的弟弟,他该送给Theseus什么比较好?

起初他想过一件昂贵的礼物,上个月他陪Leta逛街的时候,看见了商店橱窗里一个漂亮的领夹,那个领夹呈现羽毛的形状,根部镶嵌着一颗小小的蓝色宝石,颜色像是Theseus的眼睛。Newt看过那个领夹的价格,标签上的数字让他咋舌。这很合适Theseus,他非常清楚,他甚至能想象出Theseus把它装饰在领带上的英俊模样,但他实在没有足够的钱去买下它。Newt不想承认,但他确实为Theseus的礼物经费做了一段时间的准备,Newt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有一片秘密花圃,在那里他种植了相当数量的野生雏菊,花店的西蒙先生很喜欢它们,Newt培育野雏菊,将它们移栽到花盆里,然后分批送到花店。一周下来,他的卖花事业也确实为他攒下了一些钱,只是离领夹还差很远。

Newt为之苦恼,更苦恼的是,他并不希望Theseus知道自己在为他的生日礼物筹钱。Newt说不清理由,好吧,他只是希望自己表现得不那么在意自己的哥哥,说不上丢脸还是其他,只是与哥哥过于亲密的每一刻,他都有些莫名的心情复杂。16岁的学生获得报酬的渠道不多,更何况他还要瞒着Theseus,Newt试过去送牛奶,或是去给园丁帮忙,他调早闹钟,为了零工提前出门时,却正好撞上门口的Theseus,Theseus有些惊讶,问他为什么早起,Newt尴尬地站在门口,支支吾吾,编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来。

“Newt也到了和女生约会的年纪吗?”Theseus温和地看着他。

Newt突然觉得很慌乱,但他说不清这股慌乱来源于什么,他用力摇了摇头。

Theseus没有追问,他张开手臂——好吧,Newt认了,又是拥抱。他心中藏着秘密,并不敢与Theseus多作交谈,于是任由哥哥将他揽进怀里,还是熟悉的温暖拥抱,清晨的鸟鸣不停,Theseus的呼吸存在于他耳畔。

 

到Theseus生日的前一天,Newt依旧没有凑够可以买下领夹的钱。其实事情的解决方式很简单,只要他向他的父亲开口,说他要为哥哥的生日买一个价值不菲的礼物,他相信他慷慨的父亲会很愿意把他不够的部分补齐,但他并没有开这个口。Newt觉得自己总是在一些奇怪的地方抱有一种独特的固执,这也是他的老师们一直以来批评他的,在某些时候,他会像一只犀牛一样,往一个认定的方向横冲直撞,没有人说得动他,比如现在,Newt就不想让任何人资助他购买这份礼物。他拿着他所有的存款,在商场转了三圈,最后终于鼓起勇气走进一家礼品店。他还穿着校服,垂着脑袋,面容青涩,于是售货员立刻微笑着前来帮助他。她友好地问他想要买什么?Newt把自己的所有钱交给她,他太紧张,显得声音都有些不稳。

“请问这些钱,在这家店里能买到的最好的礼物是什么?”他问。

“啊。”售货员了然,她带着他来到一排货架前,向他指了几件商品,Newt一眼就看中了其中的一件。那是一盒巧克力,它有着漂亮的礼盒和精美的绸缎包装,礼盒上印着几句他不懂的语言,也许是诗句或是别的什么。Theseus不讨厌巧克力,Newt知道,这会是一件很稳妥的、价格合适的生日礼物,而且不会特别显眼——这恰好是Newt希望的,他不愿承认自己有些别扭,这股别扭体现在他不希望Theseus太过注意自己送了他什么。Newt买下了这盒巧克力,他拿着钢笔,在柜台上填写礼物卡,他写下抬头的亲爱的Theseus,Newt苦恼地在柜台思考了将近半小时,最终他只是写下了很简单的一句生日快乐,然后在落款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生日那天,几乎所有在学校有名气的学生都来到了Scamander的宅邸,派对非常热闹,房屋灯火通明。除了吃饭的餐桌,Newt几乎没有机会看到Theseus的脸——这是当然的,因为寿星Theseus已经忙得脚不沾地。Theseus的身边挤满了各种各样的人,每走两步,就得与来祝贺他生日的客人攀谈。Newt乐于看见这样的景象,今天的生日会让所有人暂时忘记了Scamander家的小儿子,这意味着他可以名正言顺地从派对里溜走,关上房门独自在房间里看他的书。他的母亲来叫过他一次,Newt点了点头,但并未下去,于是他的父母也无暇注意他是否真的下去了。Leta上来找过他,但Leta从来知道他的个性,所以她只是陪着他在房间里安静地看了一会书。派对结束时已经很晚,Theseus与父母一同站在庭院的门口,道谢并将每位客人送出门,当最后一位客人坐上车,时针已经接近十二点。

Newt慢慢下楼,会客厅的桌上堆满了送给他的哥哥的礼物,有些已经拆了,有些还来不及拆,五颜六色的包装盒与闪光的锡箔纸让人眼花缭乱。他的父母正在简单收拾派对的残局,Newt站在原地发呆,他还没来得及送出他的礼物,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在他踌躇的时候Theseus已经走了过来,他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今晚都没看见你。”他的哥哥眨了眨眼睛,“你一定又躲进了自己的房间。”

“是。”Newt忍不住瞟向时钟,上面显示现在的时间是11点45分,离Theseus的生日过去还有15分钟。

“其实……”他定了定神,轻声说,“我也有礼物要送给你。”

Theseus露出惊讶的神色。Newt带着Theseus上楼,一步步走着楼梯。Newt觉得自己心跳很快,他意识到,即将给哥哥送出生日礼物这件事让他觉得羞赧,但他无计可施。他领着Theseus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他蹲下身,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他买的巧克力礼盒。

“生日快乐,Theseus。”他把它递给他,他甚至不敢抬头看Theseus的表情。

Theseus接过那个礼盒,他解开绑着漂亮蝴蝶结的缎带,当场打开了它,礼盒中躺着8枚精致的手工巧克力,他拿起一颗,放进嘴里品尝。礼盒里夹着一张礼品卡,上面是Newt的手写,祝他生日快乐。

Theseus一直没说话,这让Newt觉得紧张,他垂着头。

“Newt。”半晌后,他的哥哥终于开口,“你一定不知道礼盒包装上写着什么,那是一句拉丁文诗句,送给恋人的。”

Newt僵在原地,他抬头,看见哥哥满是笑意的灰蓝色眼睛。Newt恨不得立刻在地板上挖一个洞,像沙漠鸵鸟一般把自己埋进去。怪他,他不懂拉丁文,售货员也没有提醒他,这才在哥哥的生日礼物上出了这么大的丑。Newt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况且他本就是个不善表达的人。他抓了抓自己的后脑,正想艰难地组织语句,好为自己的搞笑礼物道歉,他的哥哥却打断了他。

“我很喜欢。”Theseus说,“巧克力很好吃,谢谢你,Newt。”

他垂下头,看向自己桌上的时钟,离12点还差五分钟。他原本准备了一段对Theseus表达感谢的、可能有些别扭的发言,但在巧克力乌龙事件后,他的思路被搅和地一团糟。此刻面对Theseus——他的哥哥还在盯着他,Newt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羞赧与尴尬让他面颊发烫。更奇妙的是,Newt发觉自己居然能闻到一股酒味,尤其是他能肯定,今天Theseus绝对没喝酒。在他脑子里一团乱麻时,Newt得到了他最熟悉的拥抱,Theseus将他揽入怀中,他的下巴扣在Theseus的西服上,卷曲的头发贴着Theseus的脸。他们离得太近,肌肤相贴,在这个拥抱里,Newt闻到了Theseus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掺杂着一丝酒味。

酒味……紧接着,他看见了Theseus微微发红的脸颊,在这一秒,Newt懊恼地恍然大悟,他的生日礼物不仅包装挑选错误,它还、明显、糟糕的,是一盒酒心巧克力。

“抱歉,我好像挑了一盒酒心巧克力。”Newt窝在兄长的拥抱里,他试图离开这个拥抱,但无果,Theseus把他锢得牢牢的,这让Newt只能继续维持这个姿势。

“没关系。”Theseus说。他的脸颊发红,呼吸滚烫,要么是巧克力中的酒液浓度过高,要么就是他的兄长明显不善酒力。在Newt呆滞的表情中,Theseus像是喝醉了一般,他轻柔地、但是毋庸置疑地,他垂下脑袋,吻了吻Newt的额头,柔软的唇触碰在他的皮肤,像是一片飘浮而过的羽毛。

Newt几乎说不出话,他呆愣地看着他的哥哥,他们四目对视,Theseus灰蓝色的眼睛里倒映着自己愣住的样子。这个动作对于他来说太亲昵了,也许是Theseus喝醉了,也许是……该死,他找不出理由了。Newt迫切地想说点什么打破这个僵局,Theseus的拥抱并没有结束,他的哥哥把额头靠在他的肩膀,有些沉重。

“你对学校的人也会这样做吗?”Newt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像下意识地一般,这句话鬼使神差地就脱口而出。

“不,当然不,Newt,你在想什么?”他的哥哥回答,他的气息透过衣服,传到他的肩膀上,非常地温暖。

“你是特别的。”Theseus说。

像是怕他没听见,他轻声又重复了一遍:

“Newt,你是特别的。”

 

Newt出神很久,他拿着铲子的手悬在空中已经超过了三分钟。直到Leta用手在他面前挥了挥,他才回过神来。Leta托着脑袋看他:“你怎么了?这两天你总是发呆。”

“没事,没什么。”Newt立刻反驳,低头继续手上的事。他在试图栽培一种野生蕨类,这两天只要有时间,他都会跑到他的秘密花圃。他下意识地回避了Leta的问题,所幸Leta并没有追问,他松了松土,盯着自己手上的动作。Leta瞟了一眼自己的手表,提醒他,离他们下午的课只剩下半小时不到。

Newt点头,Leta先走了,留他一人对着他的蕨类发呆。Newt脱掉了自己的制服外套,这能保证它不被泥土沾上,这样就不会有人察觉他中午又在侍弄植物。当他终于发觉,自己又发了几分钟的呆时,他终于接受了他总是出神这个事实,Newt忍不住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脸,轻微的刺痛感让他稍微专注了一些。

不能怪他,一切都是从Theseus的生日那天开始的,挑错了的巧克力,哥哥的拥抱,在他耳边的那些话,一切的一切,都让Newt无法轻易将它们抛之脑后。他们的相处模式并没有改变,每天的拥抱也是照常。他不清楚那天的Theseus处于什么状态,是喝醉了,或是其他,但明显,Theseus并未神志不清到胡言乱语。Newt能清晰地感受到,他们之间的氛围有了微妙的变化。

Theseus依旧会在晚上来到他的房间,但他们拥抱的时间在增长,Theseus会把他揽进怀里,一言不发地抱着他,他的世界全是Theseus的味道。Newt无法拒绝,更不知该说些什么。沉默却温暖的几分钟后,Theseus帮他关掉房间的灯,离开前对他说一句晚安。看似和以前没什么区别,但Newt能感受到——他就是能感受到,他确实木讷,但不是傻子,有什么东西变了,他再清楚不过。

Theseus是他现在出神的原因,但他无法阻止,或者说,他不明白自己究竟想不想阻止。Newt察觉到,其实自己一直在看着这一切发生,但他又无法、也许是不敢,说出那个确切的理由,他只能默念,像是找个理由说服自己:也许Theseus需要这样一个人,他对于Theseus是特别的,Theseus需要他,他的哥哥需要他,所以,他必须是那个人。

Newt把制服外套穿上,他的时间总是算得很准。他的秘密花园离学校只有十分钟的步行路程,现在走过去刚刚好。他把铲子藏好,努力保持心情的平静,这两天他一想到Theseus,他就无法保持自己的注意力,该死,Newt真想杀了自己。他从学校花园后的围墙溜了进去,那里有一个被灌木遮住的洞,是他上次抓松鼠的时候注意到的,这个洞的存在只有他和Leta知道,因此成了他们从学校随意进出的秘密通道。当Newt从他的秘密通道中钻出来,蹲在灌木后抖落自己身上的脏叶子时,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Theseus的声音,辨认他哥哥的声音再简单不过,声音有两个,听上去Theseus正在和谁交谈。

Theseus竟然也在学校的后花园里,但自己快要迟到,他没有时间再与哥哥打招呼,如果被Theseus看到,想必又要追问一番自己去了哪里,因此当做没看见,才是他此刻最优的选择。Newt站起身,轻手轻脚地从灌木后走着,但他还是忍不住透过灌木枝杈的缝隙望了一眼,这一眼让他差点没能屏住呼吸。他看见他的哥哥、Theseus,他拥抱着一个女孩,他看不清那个女孩的脸,但Theseus的手拍打着那个女孩的后背,像是在安慰她。

Newt僵硬地站在那里,他眨了眨眼睛,确认自己没看错——当然没看错,他怎么可能会看错自己的哥哥。在Theseus松开那个女孩之前,Newt率先选择了逃跑。他压不住自己的呼吸,慌乱让他甚至忘记了隐藏自己的步伐,Newt的鞋子踩在落叶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以至于他差点露出了自己的身型。如此醒目的动静后,Newt用余光看见Theseus看向了这边,Newt仓促躬身,把脑袋压低至灌木下。他的速度很快,又是熟悉的路线,Newt喘着气,一路冲到教学楼,他回头,他的哥哥没有跟来,应该也没有看见他。

他浑身是草叶,还挂着几根小树枝,与此同时,他的头顶传来了广播的打铃声。

他迟到了。

 

Newt开始躲着Theseus。

他并不是一个、很擅长用语言去解决问题的人,如果他是,那么他也不是Newt Scamander了。Newt是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小孩,这是很多老师对他的评价,他不擅交流,不爱集体活动,他把很多的时间花在钻研厚厚的动植物大全上。他习惯了很多事情不需要他去处理,诸如聚会,社交,因为Scamander家有两个儿子。他有一个事事游刃有余的哥哥,Theseus会说漂亮的场面话,会应付各种各样的客人,Theseus比所有同龄人都早熟与老道,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昭示着,他以后会成为一名优秀的领导者和演说家。Theseus Scamander的存在,让Newt可以心安理得地钻在他的房间里看书,可以在派对中悄悄溜走,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在意,因为他有Theseus这个哥哥,他确实可以。

他理解Theseus一直以来背负的压力和承受的目光,所以他理解Theseus在某句话中欺骗了他。你是特别的——他依旧能回忆起Theseus说出这句话时的眼神与表情。他的哥哥有着灰蓝色的深邃眼睛,他看着他的时候,他的瞳孔就像是波罗的海中涌动的海水。他能理解,但不代表他不会生气,尤其是当他已经为了Theseus的事情烦恼了那么多天。他以为,他曾经以为——Newt真想怒斥自己的愚蠢,Theseus只是太高兴,又或许是真的醉了,总之Theseus随口说了一句话,去哄自己的小弟弟,当真的只有Newt自己。总之他根本不是特别的,至少对于Theseus来说不是,那个拥抱,见鬼,事到如今,Newt发现自己居然还在想这些拥抱,他的哥哥确实是个抱抱怪,但不是独属于他一人的抱抱怪,他还会拥抱其他人,后花园的女孩也好,以后的什么人也好——

总之他不是特别的。

他躲着Theseus,他的方式并不高明,Newt自知自己不擅长正面对敌,但他至少擅长逃跑。他开始回避在家庭餐桌上与Theseus说话,Newt调早自己晨起的闹钟,使他与Theseus出门的时间错开,而在晚上,他选择提前一个小时睡觉。当Theseus顺着一直以来的时间,敲门来他的房间说晚安,以及每日例行拥抱时,看见的就是Newt缩在被子里熟睡的半个脑袋,一连几天都是如此。Newt短时间内成功地避开了自己的哥哥,他甚至在学校里选择绕开Theseus常走的路,以将两人的见面机会压到最低。

他的举动奏效,而Theseus明显也意识到了这些,他的哥哥看上去很迷茫,他几次试图与他交流,但都被Newt以各种方式无声拒绝。他用点头回答早安,对Theseus的问话报以沉默,对他的关切视而不见,Theseus在餐桌边拦住他,Newt匆忙垂着头走开。他的提前睡觉有一天被戳穿,那天Newt做家庭作业的速度有点慢,以至于Theseus进来的时候,他还来不及躺进被子里。Newt穿着睡衣,僵硬地站在床边,看着他高大英俊的哥哥向他走来,他手足无措,他低头,选择不去看Theseus的眼睛。Theseus的眼神看起来有些疲劳,他拥抱了他,一如往昔。他把他温柔地揽进怀里,Newt的下巴扣在Theseus的肩上,卷曲的头发贴着Theseus的脸。他的哥哥的手臂温度太温暖,以至于他在Theseus的拥抱中,差点忘记了自己的逃跑计划。
终于,Newt如梦初醒,他忍不住回忆起了灌木丛枝杈中,自己看到的一切。Newt下意识错手,推开了Theseus。Theseus毫无防备,Newt后退几步。推开Theseus的一瞬间,他感到了后悔与难过,但他在此刻,却无法用任何一句话开口表达。Newt也不清楚自己该如何对Theseus表达了,他该说什么呢,阐述自己这些天的苦恼与责备吗?我不是你唯一的特别,你骗了我,那天我看见你抱了一个女孩。难道他该这样说吗?可他明明不该如此,他是Theseus的弟弟,他不该和Theseus提这种、看上去不应存在于兄弟之间的不满与要求,这是不合理的。于是Newt只能沉默,在尴尬的沉默中,他悄悄抬头,他看见了Theseus受伤的表情,他的哥哥灰蓝色的瞳孔中充满着悲伤的情绪,但Theseus没有再询问他任何一个字。他的哥哥走到了门口,轻轻抬手,帮他关掉了房间的灯。

“晚安,Newt。”Theseus低声说。

 

Newt的心不在焉加重了。自从那天他推开他,拒绝了Theseus的拥抱后,Theseus便没有再来追问他。他的哥哥沉默地接受了他的疏远,甚至没有对他们的父母提起过这件事。早上出门,他们偶尔还是会撞见,仓促吃着早餐的时候,Newt会注意到他哥哥的视线,Theseus会注视着他,带着他看不懂的复杂情绪。这道视线让Newt觉得心情沉重,他觉得压抑又难过,他几乎不能呼吸。

Newt曾经认为,他处理好了自己与Theseus的关系,但事实证明他错了,他们这样的现状,反而让他的出神与注意力不集中加剧,他开始更高频率地思考起他的哥哥,思考起那个生日派对,思考起后花园,思考起他们现在的僵局。Newt的心不在焉导致了他在学校里遭受更多的批评,今天的化学实验课上,他的错误操作差点引发了一起小型爆炸,所幸他的搭档及时阻止了他。乔纳森小姐在课后愤怒地批评了他半个小时,斥责他整个礼拜都不在状态。Newt沉默地听着老师的严厉教导,确实是他的错,他承认,自己这周简直就像在学校梦游。紧接着的文学课,他又在被点名时,回答不出老师的任何一个问题,以至于罚站了足足半堂课。事情的爆发点发生在下午,中午他一如往常去了他的秘密花圃,回来的路上下起了阵雨,Newt在学校的栅栏边看见了一只被淋得湿透的小猫,小猫明显只有几个月大,在冰冷的雨水中瑟瑟发抖。Newt来不及多想,下意识地将小猫裹进自己的制服外套中。整个下午,他都将小猫藏在了自己的课桌里,同时祈祷它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但在下午的历史课前——他仅仅是离开了一会,当他回到教室,就看见所有人都在仓皇地追捕那只在教室里大肆乱跑的小猫。它抓花了提前来到教室的历史老师的手臂,抓坏了两个同学的制服,还吓坏了好几个胆小的女生。

他被愤怒的历史老师拎到了教导主任的办公室,Newt低着头,没有为自己的行为作出任何一句辩驳。他的父母恰好都在外地处理工作,这让Newt暂时逃避了被叫家长的处境,但教导主任还是给他的父母打了电话,控诉了他最近在学校的不当行为。一直到放学时间,他都在教导室无声地站着,直到他的哥哥Theseus在放学后出现。Theseus Scamander暂时代表他出差的家长,将Newt Scamander领回去。Theseus沉默地看着他,Newt慢慢地背上自己的书包,出门前,教导主任拍了拍他的肩膀,表情遗憾。

“看在你父母的面子上,你暂时不会被停学处理。”教导主任忍不住叹气,“Scamander,我希望你回家后好好反省,自己今天都做了什么。”

 

Theseus沉默地走在前面,Newt跟在后面。Theseus个子很高,走路的速度也很快,Newt需要调快自己的步调,才能勉强跟上他。Theseus很生气——迟钝如Newt也能感受出来。自己惹了如此大的麻烦,甚至有可能受到停学处理,作为他的哥哥,Theseus生气是再自然不过的事。Theseus仍未说出任何一句话,虽然他们的关系如今很僵硬,但Theseus现在的情绪明显差到了极点,Theseus紧闭着嘴唇,眉头紧锁,灰蓝色的眼睛里都是沉重的情绪。他们走到了家门口,他的哥哥用钥匙开了门,Newt沉默地上楼,Theseus跟着他进了房间,Newt把书包放在干净的地板上。

他们久久地沉默着,似乎是在比谁先说话。Newt低着头。

Theseus叹了一口气。

“如果这是你对我的报复的话,我向你道歉,Newt。”Theseus轻声说,“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被教导主任警告是很严重的事,你不必拿自己的学业来开玩笑。”

Newt愣了愣,他不是很明白Theseus这句话的意思,他眨了眨眼睛,内心有些迷茫。

“我向你道歉,Newt,我知道是我那天的话引起了你的不快。这两天我一直在后悔,如果那天我没有说出那些话,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否就会像原来那样。”Theseus平静地说,“我现在恳求你忘了它们,Newt,对不起。”

“是你生日那天吗?”Newt抬头。

“是。”

“你在后悔说了那些吗?”他问。

Theseus沉默良久,半晌后,他说了是。

Newt觉得有些难受,他原本以为自己不会有这样的情绪,但他却——实在地觉得难受了。虽然他不是很明白Theseus之前在说什么,但这句话,他确实理解得很清楚——Theseus在为那句话而后悔。他不是Theseus的特别,Theseus后悔于自己说出这句话骗了他。Newt觉得自己很沮丧,这让他忍不住又垂下了头。这股沮丧的情绪充满了他的脑子,就像把他按在水里,让他几乎喘不上气来。

“我不是一个很好的哥哥。”在他因为沮丧而沉默时,Theseus却继续说了下去,“我不该……我每天都在告诫自己,我不能对你产生不该有的情绪,但我还是无法克制。Newt,你一定不明白,收到你的巧克力那天我有多高兴,明明知道那只是一个误会,那盒巧克力根本不是你想表达的意思,但我还是那么地……想拥抱你。我忍不住拥抱你,亲吻你,对你说出我内心真实的感受,你没有推开我,这让我以为……Newt,我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哥哥,我理应遭受你的疏远和反感。”

“等等……”Newt目瞪口呆。这与他想象的对话完全不一致,他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

“当你开始疏远我的第一天,我就明白一切是怎么回事了,你终于察觉了我对你是怎么想的,你觉得害怕,所以你打算远离我,我可以理解,因为这一切都是我的错。”Theseus急促地说,他的眼里都是痛苦的情绪,“Newt,我现在请求你,当做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我不会再对你说那样的话,我只希望……你不要远离我,你无视我的每一天,都让我觉得几乎无法呼吸了。”

“等等,Theseus。”Newt的大脑几乎停摆,“我没有明白。”

Theseus顿了顿,他看着他。

“你的意思是……”Newt觉得自己的心跳几乎停止,连手指都忍不住发起抖来。他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看着Theseus的眼睛,从那双灰蓝色的眼睛里,他能看见里面倒映的、自己震惊的神情,“你的意思……”

“你是在说你喜欢我吗?”他睁大眼睛。

“是。”Theseus深深吸了一口气,他苦笑,“我是世界上最差劲的哥哥。”

Newt看着他。

他迟钝的眼睛眨了眨。理智告诉他,这个时候他应该选择逃跑,毕竟他可是一等一的逃跑专家,但他没有。Newt惊讶于,自己居然固执地站在了原地,他看着他的哥哥,像是为了鼓起勇气,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看着Theseus的眼睛,结结巴巴地开口:“我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躲着你。”

这下轮到Theseus惊讶:“不是吗?”

“我是在上礼拜,看见你在学校后园,拥抱一个女生。”说出这些话,似乎花光了Newt活到现在积攒的所有勇气,他甚至有种浑身力量被抽干的感觉。Newt闭上眼睛,在心中鼓励自己,努力继续说下去:“我觉得很生气,你骗了我,我不是那个特……”

“你是那个特别。”他的哥哥打断了他,“是她要求的,她说她喜欢我,我拒绝了她,她希望我给她一个朋友的拥抱,我照做了,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那时确实听到了灌木的响动,但我以为是学校的野猫,我没想到是你,Newt,如果我看到了你,我一定会立刻和你解释。”

Newt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突然觉得很轻松,一个多星期的苦恼在此刻被放下,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像是站在了成吨的海绵上。

“我只是很高兴,你生气的理由是这个,而不是我想的那样。”Theseus看向他,他走向他,“Newt,我们现在能和好吗?”

他看着Theseus,他点了点头。

Theseus如释重负地笑了,他快步走近他,直到他就站在他面前。他严厉又温柔的哥哥有着一双平稳的手臂,Theseus轻轻揽住了Newt的肩膀,给了他一个久违的拥抱。他的下巴扣在Theseus的制服上,卷曲的头发贴着Theseus的脸,Theseus的皮肤很温暖,就像十多年来,他一直感受到的那样。

“你真是个抱抱怪。”在这个怀抱里,Newt闷声说,他的世界充满了Theseus的味道。

“是。”Theseus点头,他轻声告诉他:

“但不是对所有人。”

 

END



番外:


*

 

“请问Scamander先生和太太……”

“他们经常外出,因为工作或者旅行,各种原因。谢谢您的理解,老师。”

“我很想理解,但是Newt Scamander的情况我必须告知他们。”

“我可以处理,老师。”

“恕我直言,Theseus,你也只是个孩子。”

“我是他的哥哥,我能处理,老师,请您放心。”

“好吧,Theseus,你必须清楚,我愿意把这些账单交给你,是因为我认为你是个让人放心的好孩子。”

“非常感谢……等等,账单?”

“Newt养的猫头鹰弄破了教室的窗户……我真不知道这个孩子怎么找得到猫头鹰来养!还有,Scamander先生和太太真得好好管教管教他,我从没见过这样奇怪的学生。”

“对不起,老师,我替我的弟弟向您道歉。”

“你是个好孩子,Theseus,要是你的弟弟有一半像你就好了。”

 

*

 

“Scamander先生和……Scamander先生。啊,你们是兄弟吧,这是你们的通行卡。”

“好的,谢谢您。”

“真精神,你们俩。我是说,有兄弟真好。”

“我也这样觉得。”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Newt。”

“呃,你笑了,刚才。”

“啊。”

“对,就是这样的笑,我有些奇怪……”

“我只是想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刚才那个工作人员,她说,有兄弟真好,我也是这样想的。”

“Theseus,为什么突然……”

“Scamander先生和Scamander先生。”

“……?”

“你看,我们不需要结婚,就是同一个姓氏。”


番外END

重门痛饮了一杯苦酒

斯卡曼德骨科合集。

骨科真香

斯卡曼德骨科合集。

骨科真香

葱开开

私设18岁级长哥哥 X 15岁萌新嫩獾 

通贩戳我!

会持续开到6月份~不着急-3-

私设18岁级长哥哥 X 15岁萌新嫩獾 

通贩戳我!

会持续开到6月份~不着急-3-

鷇音入梦
关于那个开会梗我也来说一段吧:...

关于那个开会梗我也来说一段吧:

1、在亚特兰蒂斯年终会议上,海王和奥姆亲王都以上厕所之名相继匆匆离席。

      在场有经验的议员都默默掏出相机借口尿遁。

2、圣徒与魔法部的议和会议上,两方就着利益分配争执不下,剑拔弩张。

      奇怪的是在圣徒领导人盖勒特·格林德沃与魔法部谈判官阿不思·邓布利多去厕所两个多小时回来之后两方迅速达成了共识。

      众人戏称为:“厕所友谊”。...

关于那个开会梗我也来说一段吧:

1、在亚特兰蒂斯年终会议上,海王和奥姆亲王都以上厕所之名相继匆匆离席。

      在场有经验的议员都默默掏出相机借口尿遁。

2、圣徒与魔法部的议和会议上,两方就着利益分配争执不下,剑拔弩张。

      奇怪的是在圣徒领导人盖勒特·格林德沃与魔法部谈判官阿不思·邓布利多去厕所两个多小时回来之后两方迅速达成了共识。

      众人戏称为:“厕所友谊”。

3、魔法部会议上,百无聊赖的忒休斯在喝了两杯水后借口尿遁,并在出门的时候传讯让在隔壁动物所工作的纽特给他送纸。

4、埃迪没有去厕所,开会时他在会议室的椅子里就被毒液xshe了。

5、卡尔顿没有去开成会。

6、复联会议的时候想上厕所的猎鹰发现每个格子都有人。

7、猎鹰在外面等了半天,看到最先离席史蒂夫和巴基一起走了出来,但格子只空出一个。

      史蒂夫一脸严肃:“巴基手不方便,我帮巴基解裤子。”

      猎鹰看着队长正气满满的样子,信了。

8、猎鹰上完厕所出来的时候撞上从一个隔间里出来的斯蒂芬和托尼。

      斯蒂芬“嗯”了半天:“如果我说我传送门开错了你信吗?”

      猎鹰点了点头。

      史蒂芬与托尼交换了一个眼神,松了一口气。

9、阿斯加德团年的时候,洛基和托尔在被灌了几十瓶酒后相继离席。

      过了一会儿海姆达尔欣慰地告诉奥丁他有望在明年抱上孙子。

10、泽维尔天才青年学校开会的时候,罗根、斯科特、琴,在厕所门口相遇了,他们尴尬地互相看了看,都觉得是自己打扰了另外两个人。

        其实,他们都只是单纯来上厕所的。

11、狼队琴尴尬的时候,万磁王抱着x教授走了出来。

        五人面面相觑,埃里克干咳一声打破沉默:

        “轮椅坏了。”
      

染烟

两张没什么意义的图,单纯地想画一个不管什么时候都很粘人的哥~

两张没什么意义的图,单纯地想画一个不管什么时候都很粘人的哥~

voyage

他是在另一个时刻出生的自己吗

他是在另一个时刻出生的自己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