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hor

52038浏览    17523参与
寒江雪
今天被安利的设定:“你出生时身...

今天被安利的设定:
“你出生时身上就有两个纹身”

“一个是你的灵魂伴侣,而另一个是将会杀害你的凶手”

“你无法分辨他们哪一个是哪一个”

与大多数人一样阿斯加德的大王子殿下Thor从一出生便有着两个名字的纹身,它们位于他背后的与心同等的位置一边伫立一个,互不靠近也互不清扰。简直就像是一个装饰品,当然如果不是它们的‘份量’太重的话,我想他们会是。

“Loki你在干什么?”
小小的小王子殿下一脸苦闷的坐在他宫殿外的台阶上,他的样子简直像极了一只小仓鼠因为主人出门没给他放食物而郁郁不开心的样子。如果这时候有人来询问他,几乎不用思考他马上就会把无良主人批斗的一文不值。
然后,他等到了。

“哥哥。”
几...

今天被安利的设定:
“你出生时身上就有两个纹身”

“一个是你的灵魂伴侣,而另一个是将会杀害你的凶手”

“你无法分辨他们哪一个是哪一个”





与大多数人一样阿斯加德的大王子殿下Thor从一出生便有着两个名字的纹身,它们位于他背后的与心同等的位置一边伫立一个,互不靠近也互不清扰。简直就像是一个装饰品,当然如果不是它们的‘份量’太重的话,我想他们会是。

“Loki你在干什么?”
小小的小王子殿下一脸苦闷的坐在他宫殿外的台阶上,他的样子简直像极了一只小仓鼠因为主人出门没给他放食物而郁郁不开心的样子。如果这时候有人来询问他,几乎不用思考他马上就会把无良主人批斗的一文不值。
然后,他等到了。

“哥哥。”
几乎是飞奔的扑向Thor,不似后来戴上的层层面具,这个时候他的脸上是毫不做假的惊喜。

“怎么啦,谁惹我们的小王子殿下不开心了?”
熟练的接住怀里的珍宝,他摸了摸那人柔暖的黑发,笑的像个小太阳。

“父神说要给我改个名字。”
Loki仰起精致的小脸蛋,撅着嘴一脸的不高兴,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嫌弃。

“神的名字怎么能乱改,我去跟父亲说说。”
几乎是无底线的宠溺,好像只要Loki提,Thor就会立马答应。

“恩”

【年轻的小王子殿下,看着他的‘骑士’一步步离开,向着‘恶龙’的巢穴进发着,他满心满眼的都是小星星,几乎挤满了他的所有。一颗种子悄悄地在此刻发芽生根。】

“哥哥”

“哥哥”

“Thor”
跑的气喘吁吁的小王子殿下,终于在一个角落把连续躲了他半年的大王子堵住了。

“你干嘛躲着我。”
那双盈绿色的大眼睛里,溢满了委屈的泪水和一丝丝的希望。似乎是只要Thor愿意哄哄他,他就会立马原谅他一样。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长大了,应该有自己的朋友和空间了。”
大王子殿下干巴巴的说着,神情飘忽。

“可是,我只要哥哥一个人啊,其它的我都不要。哥哥不要不理Loki好不好。”
刚刚还神情柔和的Thor,仿佛被什么刺激到了。他有些不耐烦的看着那个小心翼翼的站在他的身旁,在轻轻的用稚嫩的小手抓住他一片小小的衣角的Loki。一时之间居然有一股子暴虐油然而生,于是他猛地拍打开那一只小手。

“可是我还需要朋友和空间啊!”
他说完转身离开。

【又过了半年,似乎全阿斯加德的人都知道了他们的小王子殿下和大王子殿下不和的消息。
期间母神有来看过Loki几次,但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好像她也赞同她的两个孩子分开一点。
Loki还是改了名字,但是过了没几天又改回来了,这次Thor更冷漠了。】

“殿下,你看Loki。”
sif委屈的捧着掉落的一大把的头发,一脸的控诉。
“你跟他计较什么。”
Thor连头的不抬的说。

“小王子殿下虽然生性纨绔,但只是爱闹一些,不会太过分的,你瞧这不还给你留了一半。”
Fandral几乎是快笑岔气了。
sif的头发也确实如他所言只少了一半,但那却不是从上至下少半截,而是单单只少了中间那一半,与日本的神话故事中秃顶的河童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秃顶。

“Thor你真的不管管Loki?”
看着气愤的离开的sif,Fandral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没空。”
几乎秒回。

“别装了,我还不知道你么?闲的跟什么一样。咱们俩谁跟谁,说说呗~”
“哎呀~说说嘛我的殿下~”
看见还是不理自己的Thor,Fandral开始耍起无赖来了。

“我的纹身里其中之一就是他。”

【不知谁把这件事传了出去,几乎是所有人都认定了Loki是将来会杀死Thor的人。
人心都是偏的。
显然他们更喜欢骁勇善战的大王子而不是一个只会在背后放点小法师的‘邪神’。
似乎在不知道的时候,Loki已经被所有人讨厌。
然后他终于知道了这一件事。】

“Thor”
这是两年来他们第一次遇见对方,由Loki一手促成。

“Loki,有什么事吗?”
语气冷漠,像是在与陌生人对话。

“我难道不能是那个灵魂伴侣吗?为什么你会认为我将来会杀了你。”

“你本性如此。”

“可是我……”

“殿下……”
Loki的话还没说完,sif他们已经各处来了,他们挡在Thor的面前一脸的防备。
Thor看着他们眼神柔和像极了以前看向自己的目光,Loki突然懂了什么。

【他终于变成了所有人所认为的模样。
他们以‘邪神’来称呼他,却不曾知道他以前也曾单纯如稚子。
或许他们知道,只是只愿意他们想相信的。】

种子已经长成参天大树,即使想把它砍掉,但是它的脉络已经遍布整个小小的地方,要想彻底抹去那棵树的存在,就要连整棵‘心’也彻彻底底抹去。
但是那样要怎么活。







【未完待续】

林茶--等Loki回家

【Warning :多锤,多基警告!】

这熟悉的草图风2333
图源Twitter @bab--oon 已获授权
推特链接放到置顶评论了,会翻墙的小伙伴记得去给大大打call

让我看看哪些大可爱这么晚了还不睡觉

我好像有点失眠。。。
明天七点要起床啊…OwO

【Warning :多锤,多基警告!】

这熟悉的草图风2333
图源Twitter @bab--oon 已获授权
推特链接放到置顶评论了,会翻墙的小伙伴记得去给大大打call

让我看看哪些大可爱这么晚了还不睡觉

我好像有点失眠。。。
明天七点要起床啊…OwO

林平乐✨

【恋与漫威】你是我的锦鲤(2)

♤ Loki、Thor、Stephen、Tony × 你

♤OOC红色预警!!!

♤巨渣文笔!!

——————————👇正文——————————

♤『Thor × 你』

        “啊,竟然不是我!”你抱着手机倒在沙发上。

        “怎么了吾爱?”Thor听到声音赶来,看见他的小女朋友正一脸丧气的看着手机。

        “网上的一个大奖开奖...

♤ Loki、Thor、Stephen、Tony × 你

♤OOC红色预警!!!

♤巨渣文笔!!

——————————👇正文——————————

♤『Thor × 你』

        “啊,竟然不是我!”你抱着手机倒在沙发上。

        “怎么了吾爱?”Thor听到声音赶来,看见他的小女朋友正一脸丧气的看着手机。

        “网上的一个大奖开奖了,竟然不是我哎!我都想好中奖之后怎么安排了!”

        “吾爱,你是缺什么吗?阿斯加德都是你的。”

        “这不一样!”你指了指手机,“这个三百万分之一的锦鲤和我喜欢同一个乐团哎!同样都喜欢一个乐团怎么差别那么大……”

        “所以……吾爱不仅喜欢我一个人吗?”虽然Thor一如既往地抓不住重点。

        但如临大敌说的就是你了!!

        “怎么会呢,她喜欢乐团,他们又不会跟她在一起;但我喜欢Thor,Thor跟我在一起了呀~所以我才是幸运的锦鲤小姐!”

        今天的求生欲也是满分!

        “那么,”Thor打横抱起你,“接下来要给这位锦鲤小姐派发奖品了。”

♤『Loki × 你』

        你一直觉得你很幸运。

        毕竟和邪神谈恋爱哎!可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不过或许是因为遇见了Loki花光了你所有的幸运值,之后所有的抽奖活动都与你无缘,其实你也不是特别在意这一点。

      但是现在你急需幸运点数。
 
 
        你一直有收集玩偶的癖好,最近你很爱的一款限量版玩偶,一出现就被抢售一空,你只能看着失效了的购物车发愣,只能忍痛断绝了对它的念想。

        你发现最近的商场在做抽奖活动,头等奖就是你梦寐以求的限量版玩偶!

        虽然明白这种好事轮不到你,你还是参与了,毕竟梦想还是要有的。

        开奖那天,Loki被你强行拉了过去,虽然他极其不情愿。

        前期一系列的活动你都没有关注,目光锁定在眼前的那个玩偶,手心浸出了汗。Loki远远的站在人群外,瞥了一眼你,又嫌弃的看了一眼那个“一岁的蝼蚁才会想要”的玩偶。当主持人拿着号码准备开奖时,站在第一排的你已经看见了其中一个数字隐约和你的不一样。

        所以当所有羡慕的目光和祝贺声都指向你时,你是蒙圈的。

        是我吗?是吗是吗是我吗?

        你心满意足的抱着玩偶,走在回去的路上:“Loki,你干的吗?”你明白这种好事儿从来与你沾不上边。

        “蝼蚁,你认为我会做这些小动作?”他睨了你一眼,向前走去。

        好吧,你在他身后偷偷地笑,还是不要告诉这位什么都没做的邪神大人,他的耳朵红了吧。

♤『Stephen × 你』

        当复仇者们的小女朋友凑在一起说着她们的非洲事件的时候,你一般是闭麦的,要不然会被群起而攻之。

        你好像记不太清楚中过多少次奖了?和Peter的小女朋友完全不一样,像“再来一瓶”等小事已经完全无法被计入你的中奖事件里了。

        一次你和闺蜜出去逛街,闺蜜硬要拉着你参加商店满额抽奖的活动。

        结果显而易见。

        在闺蜜一脸见了鬼的表情下,你去领了头等奖。头等奖是往返某度假胜地的双人机票。

        你中过无数个奖,但是机票之前还真没有中过,想一想和Stephen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出游一次,回去之后兴冲冲的和他分享。

        至尊法师听完之后,没有做任何评价,在旁边默默地摊了个煎饼。

        “honey,你要去哪?”

#最后王愉快的一个人去度假了#

#今天又是快乐的单身狗呢#

♤『Tony × 你』

        转发抽奖?

        “Friday。”

        “已经全部下单了,sir。”

——————————👆正文——————————

※ Tony篇只能算彩蛋啦

※ 写得越来越差了:-(

※ 运动会可以尽情填脑洞啦

西西文庄

【被迫与小朋友们交流的“邪神Loki”】

绝顶聪明、倾国倾城的基神与中庭小朋友吵得不可开交~

“你长得吓人…”

“你长得才吓人!”

…………

“你丑得无下限!”

“你丑得无下限的平方!”

“你瞎掰!”(才没有那回事儿呢!)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吧!

每次小朋友们疯狂夸Thor的时候Loki就气得不行~哈哈哈!比小朋友还小朋友的基神~

这绝对是恋爱中的样子没错了~嘿嘿嘿!

不行!一定要来一个甜甜的小段子~

—————————————❤️

【最难哄的Loki】

与中庭小朋友交流活动的当晚,Thor被Loki踢下床,三推四推的赶出卧室~~...

【被迫与小朋友们交流的“邪神Loki”】

绝顶聪明、倾国倾城的基神与中庭小朋友吵得不可开交~

“你长得吓人…”

“你长得才吓人!”

…………

“你丑得无下限!”

“你丑得无下限的平方!”

“你瞎掰!”(才没有那回事儿呢!)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吧!

每次小朋友们疯狂夸Thor的时候Loki就气得不行~哈哈哈!比小朋友还小朋友的基神~

这绝对是恋爱中的样子没错了~嘿嘿嘿!

不行!一定要来一个甜甜的小段子~

—————————————❤️

【最难哄的Loki】

与中庭小朋友交流活动的当晚,Thor被Loki踢下床,三推四推的赶出卧室~~~

然后Thor疯狂的敲门表白:“Loki!亲爱的!他们只是小孩子!说的话不能当真的~你是最聪明、最迷人、最厉害的~”

“鬼才相信你!你刚才明明憋不住要笑了!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那是因为你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表情太可爱了……你生气的时候就是…很可爱啊……”

“我生气可爱?滚!滚远点!不要和我说话!”

“我是喜欢你,爱你才会觉得你生气也可爱啊…Loki,别耍小孩子脾气了…听话…你先把门开开好不好?”

“小孩子!谁是小孩子!我已经一千多岁了!”

“好好好~你不是小孩子…”

“不许提小孩子三个字!永远不许提!!!”

“Loki…是你自己答应要去做这件事儿的…”

“我答应的时候你不会拦着我吗!”

“我拦了啊…你不听啊……”

“呵!…所以都是我的错了?好!那这个星期……不!这个月你都不许靠近我!!!”

“哈?……Alright…都是我的错…我应该把你绑起来不让你去…”

“绑起来?你还想绑我?你给我滚!”

“Oh…No………”

三个小时之后,Thor发现任何言语都不能让他的宝贝弟弟消气之后,只好冒着被捅肾的危险强行把门撞开了…然后在Loki拔出那把匕首之前,冲过去强吻了他…十分钟之后,两个人又如胶似漆了。

苍海幻影

锤绿鹰三兄弟的相处真可爱XD锤哥跟着肥啾真的是很皮啊,一起在惹怒绿胖的边缘疯狂试探,虽然最后那件事的罪魁祸首是铁罐XD

锤绿鹰三兄弟的相处真可爱XD锤哥跟着肥啾真的是很皮啊,一起在惹怒绿胖的边缘疯狂试探,虽然最后那件事的罪魁祸首是铁罐XD

MRYT

复联小段子(欢脱向)

(二)

让loki搬到stark大厦。

在thor第n次因为找不到底迪锤烂落地窗的玻璃后,tony同意了这个想法并向thor发射了一发离子炮。

反正住在一群复仇者之间小鹿斑比也不自在,他迟早会离开的不是吗,stark这样认为。

可惜,公共休息室里的沙发上舒适的嚼着pudding的loki似乎正在一步步否定他的看法 ——大厅里的沙发上挂着金色流苏,颜色也被从灰色变成了墨绿,kingsize的大床横在地板中央,tony昂贵的实木桌被挤到了角落里吃灰,屋顶上的灯也被换成了夸张的水晶吊灯,晃动的五彩光芒闪的人眼睛疼。

"嘿,小鹿斑比,我记得你有卧室吧。"tony的头上爆出...

(二)

让loki搬到stark大厦。

在thor第n次因为找不到底迪锤烂落地窗的玻璃后,tony同意了这个想法并向thor发射了一发离子炮。

反正住在一群复仇者之间小鹿斑比也不自在,他迟早会离开的不是吗,stark这样认为。

可惜,公共休息室里的沙发上舒适的嚼着pudding的loki似乎正在一步步否定他的看法 ——大厅里的沙发上挂着金色流苏,颜色也被从灰色变成了墨绿,kingsize的大床横在地板中央,tony昂贵的实木桌被挤到了角落里吃灰,屋顶上的灯也被换成了夸张的水晶吊灯,晃动的五彩光芒闪的人眼睛疼。

"嘿,小鹿斑比,我记得你有卧室吧。"tony的头上爆出几根青筋。

"愚蠢的蝼蚁,那点地方怎么够本神消遣。在Asgard,整个金宫可都属于我。"loki慵懒的回答,又吞下一口黄橙橙的pudding。

"....."tony感觉自己要控制不住正在瞄准loki的右手了。

"嘿,吾友!今天过的怎么样?"thor神采奕奕地推门而入。

"呵呵,好的不得了,除了某个神赖在公共区域搅和大家的休息。"tony冷笑着咬重"某个神"三个字。

"如果你把thor的卧室让给我的话,我可以考虑把这里变回去。"loki邪邪一笑。

"成交。"tony一口答应,潇洒的转身离开。

"神马?!Bro,吾友,你们怎么能这样,那我睡哪里啊!"

"这张沙发,就归你了。"拍拍身下已经变回灰色的沙发,loki挂着一脸得逞的微笑推门出去了。

"bro...."

第二天

thor捂着腰歪歪扭扭地从休息室里出来,一整天都哭丧着脸。

"没事吧。"steve担忧的拍拍thor。

"那张沙发实在是太硬了...我的腰快断了。"

"要不要我帮你出个主意?"tony凑过来,神秘兮兮的耳语到。

"只要让我睡床就行!"

"好,那你就........"

看着thor精彩的表情和眉飞色舞的tony,steve觉得loki大概摊上了什么大事儿。

夜晚

"嗯?thor,谁允许你进来的。诶,你,你干什么?别扒我睡袍啊....喂!"

––此处省略不可捉摸的声音

第三天

"唔..."

看着摇摇晃晃盯着两个大黑眼圈还捂着腰的loki和神清气爽的thor,tony真心觉得自己真是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一石三鸟的好事。

MRYT

复联小段子(欢脱向)

(一)

复联记者会结束,众人一起在stark大厦开起了宴会。

"干杯!"

"sir,恕我直言,您摄入的酒精量已经超标了,不能再喝了。"

"胡说!我就算再来一桶也还是一条好汉,嗝.....我看,不如我们来玩拔锤子吧。"Tony选择性忽略了Jarvis的建设性劝诫,兴致勃勃的提议。

"好啊,我先来~"clint明显醉了,他叼着一块小甜饼踉跄着够到了锤子,还没使劲儿就一头栽在了桌子上,下一秒呼噜声便响了起来。

"哈哈哈哈,愚蠢的蝼蚁,居然妄图掌握只有我哥哥才配拥有的力量。"喝红了脸的邪神挂...

(一)

复联记者会结束,众人一起在stark大厦开起了宴会。

"干杯!"

"sir,恕我直言,您摄入的酒精量已经超标了,不能再喝了。"

"胡说!我就算再来一桶也还是一条好汉,嗝.....我看,不如我们来玩拔锤子吧。"Tony选择性忽略了Jarvis的建设性劝诫,兴致勃勃的提议。

"好啊,我先来~"clint明显醉了,他叼着一块小甜饼踉跄着够到了锤子,还没使劲儿就一头栽在了桌子上,下一秒呼噜声便响了起来。

"哈哈哈哈,愚蠢的蝼蚁,居然妄图掌握只有我哥哥才配拥有的力量。"喝红了脸的邪神挂起嘲弄的笑容,完全没有注意自己刚才叫了thor一声哥哥,导致旁边的大型金毛犬双眼放光,已经预备要扑上去了。

"唔,看来我是没希望了",tony软绵绵的揪住锤子把儿,象征性的提了两下,举手投降,"steve,不如你试试看?"

"...唉,好吧。"全场唯一清醒的队长叹了口气,握住锤子,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费力的微微将它拿离桌面,又无奈的松开了手,thor站在一边不漏声色的松了口气。

"抱歉,我拿不起来。"露出队长式的温和微笑,steve摸了摸脑袋表示歉意。

"那,nat你来试试?"tony斜斜的靠在沙发上,挥舞着双手指挥到。

"不了。"醉了酒的寡妇依旧冷冷的,只是专注地盯着四仰八叉毫无形象睡着的Clint。

这肥鸟是不是该减减肥了?––来自寡姐的内心独白。

"嗯....loki你呢?"

"哼,开玩笑,我可是从三岁就放弃尝试这种不可能的事了。"loki难得不怎么优雅的灌下一口酒,翻了个白眼儿。

"那...banner?"

"....如果你想让那个绿家伙出来的话。"

"还是不了...对了,还有那个小记者呢 ! 来来来,不如你试试~" Tony捕捉到了一边带着黑框眼镜的呆子。

"呃,我还是不了吧..."

"别呀,快来快来。"Tony拖着小记者硬是把他的手按在了锤子上。

然后出乎众人意料的事出现了 ——只见小记者轻轻一拉锤柄,嚯的一声,锤子便腾空而起。

诶,等等,腾空而起......

怎么回事???

tony一把抓下小记者的眼镜,意料之中的蓝色眼睛 ——

"Clark你跑错场了,DC在隔壁啊!!!"

后面有只泥棒猫🐱!
捞一发徽章啦OvO 预售开始啦...

捞一发徽章啦OvO

预售开始啦!

非常非常想成团啦!

希望有同好小可爱可以支持呀w

求扩求转发


微博id阿呜喵w  转发还有抽奖哟~

https://m.weibo.cn/1166891243/4295667335803795


tb代理隐匿城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4d831debknf24R&id=579417480968

谢谢大家啦

捞一发徽章啦OvO

预售开始啦!

非常非常想成团啦!

希望有同好小可爱可以支持呀w

求扩求转发


微博id阿呜喵w  转发还有抽奖哟~

https://m.weibo.cn/1166891243/4295667335803795


tb代理隐匿城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4d831debknf24R&id=579417480968

谢谢大家啦

瞿老莱
是已出的立牌。没有图图嗝。――...

是已出的立牌。没有图图嗝。
――――――――――
原作者:同人画手Akira

推特用户名:akira_yoru

置顶推文:https://twitter.com/akira_yoru/status/1001052701713551366?s=19

*图片已授权,除私存外禁一切。私下分享给其他小伙伴时请注明原作者!

是已出的立牌。没有图图嗝。
――――――――――
原作者:同人画手Akira

推特用户名:akira_yoru

置顶推文:https://twitter.com/akira_yoru/status/1001052701713551366?s=19

*图片已授权,除私存外禁一切。私下分享给其他小伙伴时请注明原作者!

lll谪九lll
最近感冒感到神魂颠倒, 但有时...

最近感冒感到神魂颠倒,

但有时候还是感觉好热……


这个大概画的是“你哥觉得你冷”?


草率摸鱼,我爱奶基。

小孩子就多穿一点啦,换季真的很容易生病😷

最近感冒感到神魂颠倒,

但有时候还是感觉好热……


这个大概画的是“你哥觉得你冷”?


草率摸鱼,我爱奶基。

小孩子就多穿一点啦,换季真的很容易生病😷

苍海幻影

每一个熊弟弟背后都有一个白切黑的哥哥

锤哥:底迪,那个好歹也是咱们在雷神3里的大姐,要跟大姐好好相处

Loki:mmp

每一个熊弟弟背后都有一个白切黑的哥哥

锤哥:底迪,那个好歹也是咱们在雷神3里的大姐,要跟大姐好好相处

Loki:mmp

林茶--等Loki回家
切个草莓🍓都是爱你的形状~...

切个草莓🍓都是爱你的形状~

呜呜呜可爱到我心里♡
图源Twitter @kabeeyuan 已获授权
老规矩,大大推特链接放到置顶评论里了,会翻墙的小伙伴记得去给大大打call (๑•̀ㅂ•́)و✧

今天学校放假,但是有一堆作业www
【你已经是个成熟的word了,要学会自己打字辽.jpg

切个草莓🍓都是爱你的形状~

呜呜呜可爱到我心里♡
图源Twitter @kabeeyuan 已获授权
老规矩,大大推特链接放到置顶评论里了,会翻墙的小伙伴记得去给大大打call (๑•̀ㅂ•́)و✧

今天学校放假,但是有一堆作业www
【你已经是个成熟的word了,要学会自己打字辽.jpg

今天也要吹爆阿毛

【锤基】海的海妖(3)

【一本正经沙雕戏精渔夫锤x表面无邪内心嘴炮海妖基】
【文风时常混入乡土玛丽苏气味,有毒慎入】
【HE,轻松向】

——————————————————————

“每次当海浪把她托起来的时候,她可以透过像镜子一样的窗玻璃,望见里面站着许多服装华丽的男子;但他们之中最美的一位是那有一对大黑眼珠的王子。”          ——《海的女儿》

——————————————————————

天空的黑暗正在慢慢褪去,逐渐变成金枪鱼背的灰青色。索尔终于划着小船靠上了码头。

“下船吧,我先带你去我家包扎伤口。”索尔一...

【一本正经沙雕戏精渔夫锤x表面无邪内心嘴炮海妖基】
【文风时常混入乡土玛丽苏气味,有毒慎入】
【HE,轻松向】

——————————————————————

“每次当海浪把她托起来的时候,她可以透过像镜子一样的窗玻璃,望见里面站着许多服装华丽的男子;但他们之中最美的一位是那有一对大黑眼珠的王子。”          ——《海的女儿》

——————————————————————

天空的黑暗正在慢慢褪去,逐渐变成金枪鱼背的灰青色。索尔终于划着小船靠上了码头。

“下船吧,我先带你去我家包扎伤口。”索尔一脚跨上岸,一边将船头的绳子系在固定的木桩上,避免船被海水冲走,一边对洛基说道。

洛基坐在船里,看了眼索尔脚下的土地,然后又转过头,动也没动一下。

索尔固定好船,见洛基还像条咸鱼一样,大大剌剌地分叉着腿,半坐在船上,望着远方遥遥茫茫的大海,仿佛一个在欣赏美丽海景,不受外人打扰的旅人。

索尔把捕鱼的工具筐扔到一边,叉着腰俯视着洛基,好笑道:“你打算看到什么时候?不会是在等我把你抱上岸吧?”

洛基回过头,淡淡地看了看索尔,指着自己的腿,无辜道:“不能走。”

新生婴儿也不能立马下地走路的,何况这两条硬邦邦、像树枝一样的玩意儿凭空出现在海妖的身上。

洛基正在为没来得及和自己的鱼尾告别而惆怅,哪里有心思学习怎么像人一样直行走路。

再见了,我强壮的蓝色鱼尾巴。洛基在心里追悼道。

索尔看见洛基被划了几道口子的小腿侧,恍然大悟:“差点忘记你的腿受伤了,一定早就疼得走不了路。”

洛基垂下眼帘,还在缅怀自己消失的鱼尾。这神情看在索尔眼里,却像是一个因为自己的无能而感到无奈愧疚的孩子,顿时一股熊熊的欲望之火打心底燃起。

这欲望,便是正义的保护欲。

“你别难受,我背你好了。”谁让你的伤是我害的呢。

索尔说着弯下腰,握住洛基的两只胳膊,用力提起:“抓好了。”

索尔别的能耐没有,就是力气很大,不是富二代后的两年里的艰苦打拼,练得他浑身上下到处都是肌肉。虽然最后钱也稳赔不赚,但是按索尔的话来说,咱起码拥有了强健的体魄,试问有什么比一个健康的身体更值钱呢?

索尔慢吞吞地将洛基抬到背上,然后一提气,下腚一颠,好不容易算是把人背起来了。

“看不出来,你手长脚长的,倒是不重。”索尔一手提起筐子,一手扶着洛基的腿窝,准备出发回家。

洛基的两只胳膊顺势从后面搂住索尔的脖子,没有吭声。

——愚蠢的人类,害我伤势加重,等我养好伤,就把你骗进海里吃掉。

索尔刚往前迈了一步,洛基就感觉自己陡然往下一沉,索尔走出第二步,又突然变回了原来的高度。

就这样一颠一跛地前进了起来。

洛基奇了怪,这两条腿一样长的人,怎么走起路来跟滑冰山似的忽上忽下?

洛基心里感慨,原来人是这样走路的啊。

索尔不知道洛基趴在他背上想什么,他正闷不吭声地走着,越走越慢。

要是以往,哪怕两个洛基在背上,他索尔但凡皱一下眉头,就不算是男人。

但是白天的时候,他挨了顿毒打,膝盖不知道被哪个没良心的王八蛋踢了一脚,搞得他到现在还瘸着。洛基虽然不算重,但是身材修长,体型不小,挂在身后让他吃力得很。

索尔在心里叹了口气,本来自己瘸了一条腿已经够倒霉了,这会儿竟然还得背一个两条腿都着不了地的。

果然压垮人生的大山真是一座接着一座,一座更比一座沉啊。

索尔走路跛得厉害,没走多远就把洛基颠得快要滑下去了。洛基离了水,对硬邦邦的陆地还有些陌生和抵触,只管紧紧抓着索尔的脖子,生怕自己摔到地上。

“咳!”索尔被洛基勒着脖子,呼吸越来越困难,于是停下来,放下筐子,一手仍是扶着洛基的腿窝,另一只手把住洛基的臀部,打算往身上颠回一点。

然而他的那只手往后面一按,触摸到的是一个滑溜溜,冰凉凉的东西。索尔心里纳闷儿,试探着掌心一收,一放,掌下的玩意儿软弹软弹的。

这奇妙的触感,就好像是……屁股蛋儿?

下一秒,索尔像是突然被电鳗给电中了似的,两三下把洛基从自己的身上扒了下来,哆嗦着手,指着地上的人,声音打颤道:“你,你……”

“我?”洛基抱住自己的膝盖,不解地抬头望着索尔。

索尔看着地上的人满是无辜的脸,本来一肚子想骂的脏话变成脱口而出的一句:“你,你屁股不凉吗?”

凉?洛基常年生活在低温的深海,早就对寒冷免疫,现在到了陆地,倒觉得十分暖和舒服。

洛基感受了一下,认真道:“屁股痛。”

索尔刚刚被刺激得不轻,直接让洛基摔到了地上,谁知这人腿跟没长似的,屁股先着了地,虽然屁股肉多皮厚,但索尔个子高,掉下来还是有点高度的,难免摔得疼。

得了,千错万错都是他索尔的错。索尔无可奈何地在洛基跟前蹲下,软下语气问道:“那我之前给你遮屁屁的衣服呢,小朋友?”

你才小朋友,老子活了一百多年了!

洛基想了想,那块布料一开始搭在自己的肚子下,索尔将他从船上拉起来时,布料就自然而然地滑落了。

“好像在海边。”洛基回答。

索尔就知道会是这样,现在回码头太远了,他犹豫了几秒,把自己身上仅存的内衬脱下,熟练地扎在洛基的腰间,然后重新把洛基背起。

“注意点,这件再丢,我就没衣服穿了。”

洛基眨了眨眼,没有应他。

丢了才好,就你们人类麻烦,我们人鱼才不稀罕这些花里胡哨的玩意儿。

刚走了没一会儿,洛基拍了拍索尔饱满的肱二头肌。

“又怎么了?”索尔停下来,偏了偏头,问道。

“我下面的东西压得难受。”洛基凑在索尔的耳边说。

索尔一颠一跛的,使他的那处不断挤压着索尔坚实的后背,硌得慌,他已经忍耐很久了。

索尔自然知道洛基“下面的东西”指的是什么东西。他把衣服给了洛基,上身是赤裸的。衣服只能盖住洛基后面的两坨肉,前面的一小坨肉却时不时蹭到他的脊椎骨,感觉十分微妙。

虽然很奇怪,但索尔想着赶紧把洛基背回家,只能憋着一口气,装作没事人一样。

但是现在背上的人先抗议了。

“就你事多。”索尔只好再把人放到地上,然后解开洛基腰间的衣服,抖了下,换了个方向重新扎在他肚子前面,背起筐子,接着将地上的人打横抱起。

“抓好了。”

洛基像之前一样,听话地顺势搂住索尔的脖子,靠在他的怀里。

索尔一垂眸便能瞅见洛基胸前的两点,淡粉色的,小小的,像海葡萄一般。

怎么感觉这姿势比背着……更怪异了呢?

索尔不顾自己的腿有多瘸,只想赶紧回到自己的小破屋里,结束这煎熬的时光,于是加快了脚步,就跟打地鼠一样,整个人忽上忽下的。

洛基躺在索尔怀里,只感觉颠簸的频率陡然变高,晃得他不自觉地收紧了自己的胳膊。

一路上,索尔累得后背不断冒出热汗,但马上又被风蒸发,留下钻进皮肤的寒意。不一会儿又出汗,又吹凉,再出汗,再吹凉……忽冷忽热,冰火交加。

妈的,这叫个什么事儿?索尔身上在流汗,心里在流泪。

终于,索尔抱着洛基来到他的家门前,还好一路上没有遇见别人,要不然知道他忙活了一晚上,鱼没捕到,还带了个伤患回来,岂不是要被人耻笑?

索尔一脚踹开自家破破烂烂的木门,屋子不大,进去走两步就是一张单人床。索尔将洛基放到床上,然后拿起旁边的毯子给他盖上。

“这是什么?”索尔刚给他盖上,洛基就紧张地把被子掀翻在地。

索尔刚准备拿盆子去打点水,听见动静,一回头就看见自己夜夜相拥的毛毯被扔在了地上,而床上的人则大张着长腿,毫无顾忌地躺着。

“你能不能注意点形象?”索尔勉强将目光从两瓣雪白的屁股蛋上移开,捡起地上的毯子,重新扔到洛基身上。

“呼!”毯子还没挨到洛基的皮肤,就又被扔到了地上。

“嘿,”索尔皱着眉头,放下盆,捡起自己唯一的心爱的毯子,抖了抖灰,“你到底想怎样?嫌弃我的毛毯?”

洛基撑着胳膊,让自己半坐起来,指着索尔手里的毯子,敌视道:“它,限制了我的自由。”

人鱼在海里时,身上从来不盖东西,它们的鱼尾是最敏感且关键的部位,人鱼的游动全靠灵活的鱼尾。一旦鱼尾感受到压力或是被束缚,往往是被水里的海藻或章鱼之类的生物困住了,便意味着他们的活动受到限制,生命受到威胁。

索尔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褐色毛毯,边角上还有小海螺和海星的图案,这是他最喜欢的毯子,质量也不错,很早之前从跳蚤市场上淘回来的,还多花了两个金币呢!

现在却被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嫌弃?

索尔将毯子潇洒地往肩上一甩,然后冲床上的洛基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限制了你的自由?”

“嗯。”洛基用力地点了下头。

索尔打量了洛基一番,一本正经地问道:“你打算上天啊?”









菁淡

【锤基】Curse (血亲 黑暗 隐秘关系 强制 无法逃脱但无法不爱的命运)37

过来冒个泡,并不是要开始连更了



第三十七章

他们第一天的猎物是一头冰霜巨熊,那个侍女只能给他们打打下手,什么都得他们自己准备。

Loki蹲在庭院里处理那头野蛮的熊,按照约顿海姆的道理,他的兄长是不负责猎物的处理的,在野外的时候糊弄过去,但是这是约顿王庭,必要有个样子,于是他的兄长便不帮他,只坐在那里,看他将那庭院弄得脏兮兮的,就像是个娇贵的公主,嘴里还说道,“便像是回到原始。”

他的侍女不敢说话,只默不作声的帮着处理,倒比他还熟练几分,这番作态传到了他的兄弟姐妹耳中,惹来一番嗤笑,认为他只是个靠着他丈夫的幸运儿,可那冰霜巨熊又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听说那个...

过来冒个泡,并不是要开始连更了


 

第三十七章

他们第一天的猎物是一头冰霜巨熊,那个侍女只能给他们打打下手,什么都得他们自己准备。

Loki蹲在庭院里处理那头野蛮的熊,按照约顿海姆的道理,他的兄长是不负责猎物的处理的,在野外的时候糊弄过去,但是这是约顿王庭,必要有个样子,于是他的兄长便不帮他,只坐在那里,看他将那庭院弄得脏兮兮的,就像是个娇贵的公主,嘴里还说道,“便像是回到原始。”

他的侍女不敢说话,只默不作声的帮着处理,倒比他还熟练几分,这番作态传到了他的兄弟姐妹耳中,惹来一番嗤笑,认为他只是个靠着他丈夫的幸运儿,可那冰霜巨熊又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听说那个勇士不到一刻钟就从铁森林返回。”劳菲几个女儿聚在一起议论,她们的侍女得了不少信息,接着就传到了她们的耳朵里。

约顿海姆的女人们在权力中心也占据着绝对的位置,她们的战场不仅仅在地下,比起男人们她们有其他的优势,同样的彪悍,不可小看。

卡维蒂,赫尔布林迪的妹妹,她和赫尔布林迪是同一个母亲,却不是劳菲的女儿,却因着她的兄长和她的手段很得劳菲宠爱,她听了这个消息,丝毫不避讳,当即踏入了她新得的这个哥哥的庭院,开放的冲着他的丈夫去了。

她的兄长得了消息,并不觉得什么不妥,反而说,“我们的新兄弟只靠着他的丈夫,叫卡维蒂在床上征服赫朗格尼尔,他还剩什么?若是她能在床上拉来一个战士,我就要记她一份大功劳。”

卡维蒂踏入庭院之中,就看见Loki在那里不得章法的处理巨熊,那头巨熊横亘在庭院里,占据了大半的面积,毛皮雄厚,獠牙狰狞,绝对不是个好对付的存在,比起她想象的要更加难对付,她见一道伤口横在那巨熊的脖颈之上,削断了它半个头颅,又扫视其他地方,皮毛完整,沾着血污,却看不见一个伤口,便知这个巨物是被武器一把砍断脖颈倒下的。

这是个什么战力!

卡维蒂见那巨熊的伤口,心知若是要摆放出去,定叫那些勇士们骇然,他平日里看起来厉害至极的兄长们也要退避三舍,不敢争夺,她又将目光落在坐在巨石上擦拭兵器的男人身上,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脸上泛起春情。

她的丈夫巴蒂斯的体型不算小了,但是这个男人却要比巴蒂斯雄壮,他生的高大威猛,狂野粗旷,手臂纠结着肌肉,鼓鼓囊囊,有力极了,就像是远古的伊密尔,他们的祖先那般勇武,他的赤裸着上半身,腰间挂着头骨,浑身带着霜寒,而他长得,英俊的过了头,却不带精致的青涩,只有粗旷的沉稳。

她没有理会在庭院中劳作的Loki,径自邀请雷电之神入她的床帷。

她暗示,“我有个妹妹,和我一般美丽,若是你愿意,我也可将她叫来。”

索尔暗红的眼睛扫了她一眼,说实话,卡维蒂生的风情万种,所有具有孕育能力的霜巨人都是如此,她生的美丽,比起丰收女神来说更有一番风貌,自认换来一夜春风的资本足够,但她面对的可不是什么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Loki听见他的兄长对卡维蒂沉着脸,说,“你睡的男人太多。”

卡维蒂不以为意,反而得意道,“至少说明我的美丽。”

Loki便看见他的兄长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然后他听见他的声音,说,“他比你干净。”

听到这句话,Loki倒是在心里笑了,却是没想到有朝一日他的兄长还能给女性这等难堪,在阿斯加德,他威严日盛,女神们爱慕于他,却也不敢靠近,得了他的允许才可和他喝一杯蜜酒,说几句话,如此也算是得到他的眷顾了,而在这里,这个约顿海姆的女人丝毫不知自己在向着阿斯加德的金色荣耀,雷电之神求欢,他瞧着他向来沉稳尊贵的兄长在那里八方不动的装傻充楞,觉得新鲜极了。

随即他被他的兄长像是货物一般的拉过来,将他推到卡维蒂面前也不着恼,反而配合他的动作,挂了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掺和了这个战场。

阿斯加德娇养出来的人怎么不金贵,Loki丝毫没有输了气场。

他的兄长便似笑非笑的看着卡维蒂,说,“你比不上他。”

卡维蒂的败退并没有熄灭她的想法,反而熊熊燃烧起来,她暂时的退出了庭院,将想法放在心底,只觉来日方长。

她寻到了她的兄长,将所见讲述于他,并说,“便是最厉害的勇士也绝不是他的对手。”

听了他胞妹的形容,赫尔布林迪感觉到了浓重的危机,赫朗格尼尔的战力竟是如此厉害,他还是一个名誉之子的丈夫,根据约顿的规矩,他能助他的那个兄弟分割权力,甚至登上约顿的王座。

卡维蒂说,“那个外来者决不能阻挡我。”

赫尔布林迪对她说,“想想我们那些兄弟,他们的坟墓堆积在约顿山脉多时了。”他阴着脸,却没有失去理智,“你是觉得你的同胞兄弟不得力,还是王庭的风雪不够霜寒,一朵阿斯加德的娇花都能让他活过这么多冬季。”

在他们谈论的时候,Loki揽着皮草,坐在他的房中,他说,“我这个父亲的名誉之子不多,私生子却遍布整个约顿海姆,疯草一般的生长,几个得力的,贝莱斯特和他的一母同胞的兄弟可巴斯特,以及赫尔布林迪和他的母亲联手割了一茬又一茬,已经没剩几个。”

他的兄长大敞着腿,坐在冰霜狼皮毛做成的长椅上,兽皮堪堪遮掩他胯下的欲望,赤裸着半身,显得狂野至极,看了他一眼。

Loki说,“我亲爱的哥哥,你那套尊重女性的规矩在这里不适用了。”

他似笑非笑,“我的两个兄长,赫尔布林迪与贝莱斯特,他们的妹妹,卡维蒂和古莉特,在劳菲面前得宠,她们敞开房中的床帐,睡遍了所有的兄长,当着她们丈夫的面挑选了一个最得心意的兄弟作为合法的入幕之宾。”

“在此之前,她们合伙砍了劳菲最小的那个儿子的头,趁着夜晚,将他的尸身喂了冰霜狼,在她们后花园养着的那头。”他评价,“她们的战力不差。”

他的兄长握住了他的手。

“这是第一天。”Loki对他的兄长,说,“而后,我们将有无数的一天,来面对约顿这霜冷的天气和狂妄。”


月仙黯
我们结婚啦!★★★★据阿斯加德...

"我们结婚啦!"




据阿斯加德按头小分队可靠消息,阿斯加德两位王子已吊打灭霸保卫地球重建家园顺利皇婚,结婚照已流出↑↑↑

【我写的都什么鬼玩意【手动哈士奇吐舌】
细化……大概之后还会仔细细化……吧!画的超潦草的……顺便短发锤好难画1551……

"我们结婚啦!"




据阿斯加德按头小分队可靠消息,阿斯加德两位王子已吊打灭霸保卫地球重建家园顺利皇婚,结婚照已流出↑↑↑




【我写的都什么鬼玩意【手动哈士奇吐舌】
细化……大概之后还会仔细细化……吧!画的超潦草的……顺便短发锤好难画1551……

柒柒酱睡不着
[锤基]困蝶犹舞09 仇人大变...

[锤基]困蝶犹舞09


 仇人大变活人成领导(?),真香锤哥从怂到怂最后终于鼓起勇气抱得美人归。(又是上高♂速的一章,开熏)并没有完结hh


感谢一直给我留言的可爱读者 @克利夫兰 (暖)




  • ABO,R/NC-17(车多慎点),强制,前期OOC,微黑化,HE


  • 微量提及:盾冬、贱虫、铁虫、贾尼




>>第九章更新,白框 i agree, 黄框 proceed


第九章备用链接


前方目录:  [8]   ...

[锤基]困蝶犹舞09


 仇人大变活人成领导(?),真香锤哥从怂到怂最后终于鼓起勇气抱得美人归。(又是上高♂速的一章,开熏)并没有完结hh


感谢一直给我留言的可爱读者 @克利夫兰 (暖)


 



  • ABO,R/NC-17(车多慎点),强制,前期OOC,微黑化,HE


  • 微量提及:盾冬、贱虫、铁虫、贾尼

     



>>第九章更新,白框 i agree, 黄框 proceed


第九章备用链接


前方目录:  [8]   [7]   [6]   [5]   [4]   [3]   [2]   [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