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omhiddleston

26766浏览    2253参与
Endlessness
我也说不准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

我也说不准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看见你的什么表情,听见你的什么言语,便开始爱上你的。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我是到了不能自拔的时候,才发现爱上了你。

——简·奥斯汀 《傲慢与偏见 》

我也说不准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看见你的什么表情,听见你的什么言语,便开始爱上你的。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我是到了不能自拔的时候,才发现爱上了你。

——简·奥斯汀 《傲慢与偏见 》

Endlessness
这世间青山灼灼,星光熠熠,秋雨...

这世间青山灼灼,星光熠熠,秋雨淅淅,晚风徐徐,不敌这一夜星辰落你眉宇。

这世间青山灼灼,星光熠熠,秋雨淅淅,晚风徐徐,不敌这一夜星辰落你眉宇。

草莓酸奶

They are everything for me.


p1/2 雙人

p3/4/5 讓人心疼的l基

p6/7 MCU基劇照

p8/9 不知道哪部劇的基

p10 有驚喜🐰

They are everything for me.



p1/2 雙人

p3/4/5 讓人心疼的l基

p6/7 MCU基劇照

p8/9 不知道哪部劇的基

p10 有驚喜🐰

Endlessness
“没有人能持续地爱一个人。真正...

“没有人能持续地爱一个人。真正的爱情,是在漫长的生活中一次次重新爱上对方。” ​​  ​

“没有人能持续地爱一个人。真正的爱情,是在漫长的生活中一次次重新爱上对方。” ​​  ​

Endlessness
我见过的星辰浩瀚,不及你眼底半...

我见过的星辰浩瀚,不及你眼底半分璀璨

我见过的星辰浩瀚,不及你眼底半分璀璨

Endlessness
“何曾劳你刻意? 你无需自知,...

“何曾劳你刻意?

             你无需自知, 光辉与风韵自然都漫染进你骨子里了”

“何曾劳你刻意?

             你无需自知, 光辉与风韵自然都漫染进你骨子里了”

Endlessness
眉眼含笑,清风佛月,水波不兴,...

眉眼含笑,清风佛月,水波不兴,愿你眼底永远温柔美好。

眉眼含笑,清风佛月,水波不兴,愿你眼底永远温柔美好。

鳳 归 乡

Red&White / 红白玫瑰。/ dark part /

【法厄同的车辇从浓黑坠向另一个没有天光的昼。】


  


  


  -Loki×你×Tom Hiddleston。非典型乙女。用的Loki扮相的黑发时期森。现代au商界精英设。【你】为阿斯加德花神设定。


  -复联三“浩劫”后半世纪背景。不带科幻。女主略渣警告。  


  -白月光与朱砂痣的故事。


    


  


  


  


  


  0.


  


  你做了个梦。


  


  梦里你浸在一片刚没过脚踝的浅水中睁开眼,肌骨被冻得僵直,坐起身缓了好一会儿才勉强站起来。水面上浮动着一层浩浩的雾,...

【法厄同的车辇从浓黑坠向另一个没有天光的昼。】


  


  


  -Loki×你×Tom Hiddleston。非典型乙女。用的Loki扮相的黑发时期森。现代au商界精英设。【你】为阿斯加德花神设定。


  -复联三“浩劫”后半世纪背景。不带科幻。女主略渣警告。  


  -白月光与朱砂痣的故事。


    


  


  


  


  


  0.


  


  你做了个梦。


  


  梦里你浸在一片刚没过脚踝的浅水中睁开眼,肌骨被冻得僵直,坐起身缓了好一会儿才勉强站起来。水面上浮动着一层浩浩的雾,白色的不死火一样烧到视线尽头。四周空无一物,你茫茫然立在原地,四肢冰凉,头脑钝痛,不知身处何方。


  你尝试着转动身子环视一周,却在某个方向看见一个背影。


  墨绿披风,冰蓝权杖,金色头盔制成犄角形状,笼住大半黑色鬈发。修长瘦削的身形,笔直如同松柏。


  你怔愣不过一瞬便拔腿拼命去追,一边追一边喊一个名字。然而你跑得实在太慢,又或者他走得太快——总之他的身影离你越来越远,并且没有一点要停留或是放慢步子的意思。


  你已经没有力气继续迈步了。在这样冰凉刺骨的水中原本正常的行进就已足够困难,刚刚那般不要命的奔跑更是耗尽了你所有力气。你撑着膝盖大口喘气,目光凝住那个渐行渐远的背影。巨大的酸涩与悲哀翻涌上来使你欲呕,只能用了最后一点不甘朝他撕心裂肺地吼:Loki、Loki、Loki——


  他没有回头。


  /好像很久很久以前你追随他漂泊千里万里云月,他也从未回头轻瞥哪怕一眼。从始至终他甚至都不知你曾为他喜忧,为他奔走,反复默念他的名字在喉头。不如百年之后一把火,把你和你的爱恋一同烧成一把灰。/


  


  


  雾变得浓了,巨兽一样淹没你。


  


  


  1.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深夜的酒馆。


  刚下过一场雪,窗外景色模糊而深重,洁白积雪被夜色晕染成一片与天幕相连的寂静珠紫。郊外的小酒馆里只坐着你一个客人,艳而暗的暧昧光线在你手中的酒上折出几道不算浓郁的波光。你抬起杯子抿了一口,舌根还未尝到酒液的辛辣,就听得身后的木门吱呀响了一声,有隐约的寒意漫过来,紧接着是衣料摩挲与脚步渐近的动静。


  没想到这个时候还会有别人。你微微侧头瞟了一眼,看见一个高瘦的黑影,身上还沾着仆仆的风尘气。大半夜跑来位于城郊的小酒馆,要么是同你一般因一个无聊的梦境跑来逃避现实,要么就是很不凑巧深夜抛锚无处可去的可怜人。这位先生多半是后者。


  真不走运。你在心里敷衍地替他叹了一句,准备把脸转回去。


  然而后一秒你便僵在了原地。


  那道人影走近了,曝于灯光底下。才看出他穿一件不太厚实的黑色呢子大衣,名牌,坐上吧台前的木椅时略长的下摆在椅腿上窸窣,昂贵料子皱起,如漆墨天鹅湿透羽毛上浮起的伤痕。他的发也是黑色,稍有些长,不知什么原因有些乱了,鬓边落下一缕,在他低头同酒侍嘱咐时晃荡于他微垂的眼角,被昏暗光线镀上一层浅薄的朦胧,线条利落的侧脸让你想起某首雨夜的诗。


  你错愕而震动的目光长久地落在他身上,像隔着黑暗花水张望一个遥远的梦境。


  直到他察觉到你的视线转过头来,你才惊醒一般敛起眼睛,手悄悄上移,将颈间那条祖母绿的坠子攥得死紧。


  ——不。不可能是他。怎么可能是他。你的指腹擦过坠子上一道极深的痕,强迫自己冷静。你与他之间生死的经纬已经横跨了大半个百年,连英雄们都已改朝换代,事到如今再多的肖想也没有意义。


  你发现自己仍克制不住地瞥向他的方向。


  ——但是,真的太像了,到了不真实的地步。


  Loki。你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自嘲地勾了勾唇,仰头又饮下一口酒。


  


  


  打断你思绪的是一阵不合时宜的轻敲桌面的声音。


  “冒昧了,小姐。”黑发的男人嗓音低而清冽。你抬起头,目光正撞上他的眼睛。沉静又明亮的灰绿,是两池倒影葱茏的湖。


  他面上挂着礼貌的笑。“小姐,方便借下电话吗?”


  


  


  


  2.


  那天之后你结识了Tom Hiddleston先生。


  毕业于剑桥大学的优等生。商业奇才。仅次于斯塔克集团的商业帝国的现任leader。因为几乎没有在媒体面前露过正脸而曾一度被猜测是否有面部大面积创伤。


  那个晚上他谈完一笔合约回来时已经很晚,白日出门时没注意油量又因故没带上助理,车子抛锚时周围空空荡荡,通讯工具也没了电正在宕机,下车环顾一周后他只能选择朝最近的光亮走去。


  最后是你借他手机喊来助理才挽救了他露宿酒吧的危机。


  等待助理的时候他同你闲聊了几句,很自然地交换了姓名,得知你在纽约市区开了家花店时还微微弯起眼睛称道了一句。没有一点上位者的架子,将平易近人与彬彬有礼之间的分寸维持得恰到好处。


  果然不是他。你应下他的话头,心底轻轻叹了一声。


  “…不过我有一点想问。”


  你回过神,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他犹豫片刻,语气轻缓地开口:


  “刚刚你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似乎愣了很久,面色也不太好……方便知道原因吗?”


  你顿了一下,倦怠似的垂下眼,食指用种缓慢的节奏轻扣手中早已空掉的玻璃酒杯。


  “……你的眼睛,很像我的一位故人。”


  


  


  -


  【“你说二王子的眼睛?”


  原本在成荫的绿意中嬉闹的女孩子因一个没头没脑的问句停了动作,蹙起眉很认真地思考答案,手指不自觉地将纯白裙摆攥紧。


  半晌,她像是想到了满意的回答,眸子一下子亮起来,红着脸谨慎地说:


  “就、就像早春寒夜里,倒映着松柏的湖水。”】


  


  


  看你的神色也大概猜出了那位故人的结局。他了然地颔首,垂了垂眼。


  “……抱歉。”


  “已经过去了。”你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挥挥手打断了已乱成麻的心绪。他转过脸,看见你鸦羽般的长睫微颤着,在眼下投了一片极浅的带着珠光的灰。不知什么原因,他总觉得你眉眼间萦绕着一种隐约的悲哀,即使在你笑起来时也无法散去。明明看起来年纪很轻,却像已经经历过很多事一样。但也正因如此,你反而轻易就能吸引周遭的目光。


  ——像被雾气包裹的月色。他的脑海中突然蹦出这样的比喻。摸不着头脑,却意外的契合。


  神秘而孤独的美。让人想前去一探究竟。


  


  


  


  3.


  为了报答你的救助,Hiddleston先生邀请你在周末傍晚一同晚餐。地点是一家水准很高的法国餐厅,不算奢侈的消费,体验却极好。细心地安排过,的确是个周到的人。


  没有理由拒绝。任何一方面。


  你为赴邀拿出了已经落灰的唯一一件礼服。纯白的款式,搭一条绿色丝巾。你熨平它的时候恍惚想起自己上次穿它还是半世纪前。灰绿眼眸的男人,初秋的夜晚,舞会,为你系丝巾的手。


  如果没有然后的话……


  你站起身,绿色丝巾被你妥帖地放回了箱底。对你来说它和他一样,都是一生一次的东西。


  


  


  赶到的时候Hiddleston先生已经在预定好的座位等你。临窗的位置,抬眼就能望见纽约辉煌的夜色。你走近了,朝他欠了欠身。


  “Hiddleston先生。久等了。”


  原本低着头查看pad上乙方报表的男人听见你的声音极快地直起身子,抬头露出一个得体的笑,挥手示意侍者替你拉开椅子。你道了谢,双手笼住裙摆坐下,错过他眼底一闪而过的惊艳。


  前菜是随后就上的。盘桌轻碰间他看向你,笑容中带了点不易察觉的柔和:


  “这身衣服很适合你。”


  你愣住,拿起餐巾的手一瞬间全是汗。


  


  


  -


  【灰绿眼眸的男人在舞曲响起前替你把丝巾系上,打结的时候凑到你耳边低声呢喃。


  “这身衣服很适合你。”


  晚风拂过你和他的发,初秋空气凉薄,他的吐息却那么滚烫,在你耳畔摩挲成一簇能将你烧尽的野火。】


  


  


  


  “……啊,谢谢。”


  你努力找回思绪,口气僵硬地道了谢。对面的人注意到你的失态,侧身低声让侍者给你端了一杯水,没有追问下去。


  “要道谢的应该是我才对。上次要不是小姐,我大概只能露宿街头了。”


  不着痕迹地转移了你的注意力,句末微微上扬的语调平添几分滑稽。你顺着他的玩笑打开话头,心里多了份感激。


  


  


  聊到后面,你们谈起关于自己的工作的事。


  “为什么Hiddleston先生从不在公众面前露脸呢?”你提出自己长久以来的疑问。


  明明样貌那么好……。


  “这个。”他的笑有点无奈。“单纯的不喜欢密集的视线而已。自己的隐私被挂在日光下供人议论,我实在无法接受。不过藏的程度似乎有些过火,媒体的过激评价也算是情有可原。”


  媒体的过激评价……你想起之前搜索过的关于他的信息,十条里有八条提到他身体或面部创伤的怀疑。为了喜恶做到这种地步吗……你莫名其妙地轻笑出声。


  坐在对面的他捕捉到你这一刹的容颜,是与之前不同的,稍许显露了真心的笑意。弯起的眼眸里映着餐厅暖烘的灯光,一下子连睫下的阴影都温热起来,鸦羽成了轻盈又柔软的扇,摇起的细风挠得人心底发痒。他顿了半晌才移开视线,眼底有微微的光闪烁过去。


  “那么,小姐为什么会选择办花店呢。”他注意到自己不够流利的转折,但还好你没在意。


  “花店?……大概是因为我在花这方面意外的有些天分吧。不用白不用嘛。”你抬起眼,目光怕烫一样极快地掠过他的瞳孔,然后平静地垂下眼,好像刚才的一瞥只是不经意。


  “……还有就是希望,我的花能替人们将感情传递出去,希望每个人都不错过自己的心。”


  说这话的时候你的指尖又忍不住轻触颈上的绿坠,低头敛住眸底潮涌。


  


  


  不要掉进那种暗无天日的腐朽泥潭。


  


  


  


  4.


  晚上Hiddleston先生坚持要送你回去。天黑后让女性独自一人离开是极失礼的事——他当时是这么说的。你推脱不过,只得答应。


  从餐厅到你的公寓有段距离。一路上两人都是无言,沉默的空气却并没有勒得人喘不过气来。你隔着窗户打量夜色中的万家灯火,视线不经意向下,看见搁在座位扶手的凹槽里的一枝瘦弱的花。


  大概是某位追求者偷偷放进去的吧。你这样想着,伸手想触碰快要凋落的花瓣,沉思了一会儿又把手缩了回去。


  不要做没有意义的事。


  


  


  下车前你犹豫了半晌,终于还是悄悄用指尖轻点了一下扶手处那朵几乎枯萎的花,看见它重新变得抖擞而娇艳之后才放下心来跨出车门,郑重地朝着hiddleston道了谢。


  至于花,就当作一时兴起的礼物好了。他也发现不了的。


  


  


  


  5.


  你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再次见到他。


  午后的店里没什么客人。你窝在柜台后面侍弄一瓶白色的玫瑰,突然听见木门打开时与风铃碰撞的清脆声响,于是放下手头的活计,一边站起身一边道着欢迎光临。


  看到来人的时候你愣住了。


  ——是hiddleston。他还是穿着黑色大衣,不过颈上多了一条浅灰的围巾,两端垂在身前,像中世纪优雅的贵族。他低头朝你笑,勾起的唇角被冬日难得的日光涂了薄薄一层金。


  “午安,小姐。”


  


  


  交谈后你才知道他们集团总部要举办圣诞派对,他不放心外人的布置,于是亲自前来挑选装饰。必不可少的花自然是排在了第一位。他逛遍了整个市区的花店都不满意,最后偶然发现在小巷子里还藏了你这家,索性进来看看。


  你有点怀疑这番说辞的合理性,但还是将信将疑地接受了。他似乎对你的手艺颇为欣赏,在狭窄店面里颔首转了几圈,然后做出了“就订你家的花”的决定。


  ——奥丁在上。你来纽约这么多年,还没接过同这个单子的零头大的订单。


  你正冷静地思考着自己是不是仍在梦里,抬眼却见男人站在门前轻轻掂起一枝新鲜的紫色,日光的晕影模糊了他的身形,只辨出额发下的那抹灰绿,分明又真实,与这景色格格不入得如同幻境。


  “这是什么花?”他问。


  


  你朝他的方向注视良久,挪开了眼睛,声音里不自觉掺了点无伤大雅的涩意。


  


  “是桔梗哦。桔梗花。”


  


  


  ——你永恒而无望的爱啊。


  


  


  -


  【仙宫里举办了一次中庭花卉展。母亲把花艺展示的部分交给你去办,正好锻炼你尚青涩的法术。你高兴地应下,每日都兴冲冲地在花圃与寝宫跑来跑去,琢磨每一枝花的位置与造型。


  这天你照例踏着晨光赶到花圃,准备着手打理好不容易构思出的白玫瑰瓶,却见一个黑发的少年站在桔梗花篮前,小心地拾起里面的一枝浅紫。


  你想上前警告他无关人等不能随意出入御用花圃,少年却突然回过身来,眸子里的绿沉甸甸的,湖水一样深邃。


  “这是什么花?”


  你被那双眼睛震得愣住,在他不耐烦地蹙起眉时才恍然大悟般结结巴巴地回答:“啊,那、那个是桔梗,桔梗花。”


  少年没什么表情地收回目光,随意将花朵掷进篮中。你脑子一热,又补充道:


  “花语是,永恒而无望的……”


  你话音未落,少年已经平静地与你擦肩而过,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因为事务的关系,你和hiddleston慢慢也熟了起来。


  明明样貌和他那么像,性格上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高傲与谦和,任性与稳重,狡黠与温柔。完全不一样。


  很懂得如何与人相处,嘘寒问暖的分寸都拿捏到位,连偶尔的玩笑也总是恰到好处。聆听时习惯注视着发言者,从不会插嘴。心思又细腻通透得一塌糊涂,会避开他人的伤疤,也会温柔而坚决地拒绝无果的恋慕。


  讨论完工作会邀你一道喝下午茶。就着茶点闲聊时才发现他几乎什么都懂,除了金融,音乐、戏剧、历史、文学,他都能信手拈来。偶尔会带来一本诗集翻看,侧坐敛眉的样子安静得像是半个百年前遗落的影子。


  他向你讨教花艺的学问,你犹豫着应了,挑了闲暇领他细细打理一束花。他是个好学生,领悟得快而认真,没几下就能独自把花弄得有模有样。你站在一旁看着,往前倾身指出一个失误,他点点头,手越过你去取后面的剪子。有清淡香气的衣领突然之间凑得极近,他的吐息轻轻扑在你发顶,像蝶轻扑的羽翅。你瞳孔一缩,几乎要后退逃去。好在他很快拿到了东西,身子退将去拉开距离。


  “抱歉,刚刚是我离得太近让你不舒服吗?”他察觉到你一瞬的僵硬,体贴地开口,眼眸在你看不到的角度微微黯了黯。


  你轻轻摇了摇头,若无其事地一笔带过去。“没关系,只是被吓到而已。我们继续吧。”


  他沉默了一会儿,点头继续手上动作。


  


  


  6.


  某一次hiddleston来花店所在的巷口接你到公司做最后的检查,你拜托了邻居替你守着店铺,刚拐出门就看见一个小孩子正坐在树底下哭。你走上前去柔声安慰他,才知道是另一个孩子抢走了她最喜欢的玩偶。


  你想了想,伸手捻过树下一枝凋落的花朵的枝丫催动法术,光秃秃的枝干一下子变得绿意盎然,娇艳欲滴的朵转瞬绽放在顶端。


  “来,这个送给你。”你把它递给目瞪口呆的小孩子。“是姐姐变的魔术哦。”


  她接过去,泪痕满脸地笑起来。


  


  


  你站起身,一回头就看见黑发绿眸的男人站在暮色里朝你望,神情因逆着光看不清晰。你的心紧了一下,下意识想要去碰胸前的坠子又硬生生忍住,只抬头对他露出一个平静的笑。


  “都看见了?”你压平声音里微不可察的波澜。“很惊讶吧。我会法术这种事。”


  你没打算隐瞒下去,反正只要他想,自己的一切,不管是过往还是现在,随时都能像展平揉皱的纸一样被查看得明明白白。


  他摇摇头,语气并不像你想象中那么冷硬:“早就意识到了。来自神域的姑娘,掌管花朵的神明。”


  ——神明。你恍惚一瞬,偏过头去。


  “你是什么时候察觉的?”


  “刚刚认识那会儿。那晚我开车送你回家,后座里原本有一枝枯萎的玫瑰,你坐了一程后它就重新神采奕奕了起来。”


  果然不应该做没有意义的事。你轻叹一声。


  “那么为什么不戳穿我,或者将我送到政府部门接受询问?这可是个把同‘超级英雄’相似的一切不可控因素全都悄无声息抹去的世界。”


  夕阳慢慢沉没于高楼之后,他的面容随着阴影的挪移逐渐明晰。你才发现他的嘴角一直是扬起的,眼眸里浮动着翠色的温和笑意,像春日的森林。


  “想要抹去那些的人是他们。”他的目光落在你身上。“我从来不觉得所谓的不可控与世间格格不入。拥有力量而去使用它,只要与周围相安无事,又有谁有限制的权利呢。更何况,”他指指刚刚那个小孩子,“你的能力能做那么多温暖的事。”


  你眼神微动,还是没有看进他的眼睛。


  “任何一个人都不应该因为那点不可控的部分就被排斥。如果有人不明不白非得把你扭送国务厅,我敢说他绝对是因为嫉妒。”


  你微微勾起唇,伸手拨开被风拂到脸颊的发。“……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原本完全没有必要的。


  他顿了顿,嘴角弧度稍将收敛,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你知道我是个商人。从商者大多贪心,我也不例外。”他的声音不自觉放轻了,有温柔绵密地顺着目光淌出来。“我想要占有一段时光……即使只是寥寥几年也好,我想要拥有它,占据永恒里的一个也许是最微末的注脚。”


  你错愕地抬起了眼。


  


  


  “——停留在你身边的时光。”


  


  


  7.


  你总有一种无法抹去的罪恶感,在接受了Tom hiddleston的表白之后。


  Tom是个温柔又体贴的恋人。你的喜恶他从来记得清清楚楚,不会侵犯你的私人空间,与你相处时绅士与亲昵从不互相逾越。最重要的是,他不会过问你的过去,因为他说他相信你和他的未来。但也正因如此,你的罪恶感一日比一日浓烈。


  你清楚自己接受他的理由是什么。他的确是个可以称得上完美的人,拥有足以让女孩们痴迷的一切事物——温和的性格,无双的容貌,良好的教养以及富足的生活,但这并不到你同他坠入爱河的程度。


  最重要的原因,仍然是那个你曾追随了千百年的神祇。


  他们拥有一模一样的容颜。每次他俯身替你别好散落的鬓发时,帮你加满一杯红茶时,一时兴起为你朗诵一句情诗时,在晨光里拥你入怀时,雪夜的街头牵过你的手放进大衣口袋里时,他的笑容总是与你记忆中绿眸的神明交错,然后重合。你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不过是自欺欺人,但你仍然忍不住看他作半个世纪以前的遥远梦境的化身,可望而不可即的白月光在现世的投影。


  有时候你会想算了吧,就这样混沌下去,反正两个人都没有损失什么。


  ——然而他明明是这么好的人啊。他明明值得更温柔的存在。


  你在这样的矛盾心理纠葛中茫然度日。独处时你总会细细摩挲脖颈上的祖母绿坠子,一遍又一遍抚过其上那道深重的划痕。这是你从他那里收到的唯一一件物品——连送都算不上,却被你珍藏了很多很多年。Tom不是没有替你挑选过项链,但你不论如何也不愿意换下,即使它已支离破碎得如同你的心。


  支离破碎得如同你的心。


  


  


  -


  【在逃往异乡的路上,那艘血污遍布的飞船中,他被灭霸捏住脖颈丧失气息前的最后一刻,被禁锢在角落里的你模模糊糊地看见他脚边落下了一抹绿色。


  灭霸一行人走后索尔扑到他身上嘶吼,你挣扎着爬近,颤着手捡起那颗沾满血污的祖母绿宝石。石身上烙着一道极深的痕,翻过来的一面刻着他的名字。


  你紧紧攥住它,像攥住一颗千疮百孔的心。】


  


  


  8.


  你不应该出席那场酒会的。


  你店里的一个客户为了庆祝自己的展览大获成功,邀请了一干出过力的人参加他的私人酒会。你自然也被列在名单内。你给Tom发了消息之后便只身前往,没有想到那群人会灌你酒。


  早该注意到那个客户看向你时油腻的目光的。你在彻底失去意识前暗骂了一句,撑着最后一丝清醒按下了手机的紧急拨通键。


  联系人是Tom。


  


  


  


  


  你又做了那个梦。


  依旧是冰凉的水,白色的雾,遥不可及的渐行渐远的背影。你仍拼命追赶却无果,再一次撕心裂肺地喊他的名字。


  然而这一次没有雾气漫上来将你淹没,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朝你奔来的人影。他的步伐那么急促,就好像你追赶Loki那样。


  他来到你面前蹲下身,黑色呢子大衣皱起的痕如同黑天鹅翅羽上极深的伤口。你望进他灰绿的眼睛,两池湖水的浪潮是与另一个人截然不同的温柔笑意。


  他说,别哭,小姐,还有我在。


  


  


  


  再醒来时你已经躺在了自己的房间里。窗帘没有拉严实,日光从缝隙里刺进来激得你眯起眼睛。大概已经是中午了。脑袋还在沉甸甸地钝痛着,你抬手揉了揉眉心,另一手支撑床铺吃力地坐起来。


  昨晚不省人事之后发生了什么你完全没有印象,只记得混沌里隐约有一只手抚过你的侧脸,在你耳际念着你听不懂的句子。


  ……是他……和我……理由……为什么。


  你摇摇头试图使自己清醒一些,刚好看见卧室的门被打开,Tom探身进来,携着一身新泡热茶的香气。不知是不是你的错觉,他的面容似乎有点隐约的怒意。


  你接过茶来小口地抿,思考是不是昨晚的喝醉惹他动了气。于是你倾身过去将脑袋靠在侧坐在床边的他的肩头上,声音闷闷的。


  “Tom……对不起。”


  他的声音比平时沉了几分。


  “对不起什么?”


  “我不应该自己一个人去参加酒会的。并且还没有及时离开。……下次不会了。”


  你没看见他的眸底一闪而过的悲意与嘲讽,只听得他放柔了语气说下不为例。


  


  


  这几日Tom的表现有些奇怪。


  他开始黏你,一有闲暇就跑来你的住处或者花店和你待着,聊天时会提起“过去”“曾经”的字眼,像在暗示你什么。并且他的目光落在你脖颈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惹得你也逐渐生出异样的情绪。


  某天他终于开了口。


  “你似乎从不把那条绿色的坠子摘下来。”他挑眉示意你的颈间。“是什么重要的人送的吗?”


  “……的确是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你的眉间也蕴了薄薄的怒气。“但是谁送的这件事根本无关紧要吧。也不值得你多余在意。”更何况它连送都算不上。


  他目光闪烁一瞬,垂下眼睛。他向来脾气极好,吵不起架来。


  


  


  你猜测他是得知了关于自己过往的风言风语,心里弥漫起没由来的恐慌。但你想破脑袋也无法猜出他得知的途径。明明你的周围已经没有亲密之人,关于超级英雄的一切过去也被政府抹尽,至于你对那位阿斯加德王子的恋慕,世上大概只有你一人心知肚明。


  到底是为什么?你不知道脑海里的这个问句是关于他对你过去的知情,还是你心底越来越沉重的本不该有的慌张。


  


  


  9.


  大概过去了一个月,某日你将坠子取下之后忘记妥帖收起便离开去洗了澡。


  你没听见被水声掩盖的钥匙开门声。


  从浴室里换好衣服出来时,你看到Tom正背对着你坐在你卧室桌前。你自然地走过去同他招呼,却在看清他手中物件的时候瞳孔猛地缩紧。


  ——支离破碎的,刻着Loki名字的,祖母绿坠子。


  


  


  你听见他笑。


  “哈,Loki……Loki?就是他吗?你终其一生追逐的幻影,我所代替的永无重生的灵魂?”


  你没能回话。因为他转过头来时眼眶是你从未见过的通红。


  “上次你喝醉之后我接你回家,你躺在床上突然就唤起Loki这个名字。”


  “一声接一声。”


  “我想起初见时你提起的故人,想起你说我的眼睛同他的很像。然后我又想起每次你望向我的眼神,总让我觉得你是在透过我望向什么遥远的无法触碰的东西。”


  他显然已经非常愤怒,但唇角仍在努力地维持着弧度。


  “……我只要你告诉我,他是你选择我的唯一理由吗。”


  


  


  你偏过头去,没有回答。你不擅长给予虚无缥缈的希望,或者说其实你根本已无法界定自己当初选择他的初心。


  那个人的身形早已在无边无际的岁月长河中被磨砺得只剩名姓,而你却一直拼命追赶,要捡起他身后一枝枯萎的花。你以为这段自欺欺人的情意是治好你的良药,可是你错了。他的温柔,他的稳重,他的谦和。关于他的一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渗入了你的灵魂,烙于你的心。原本月光的影子渐渐地渐渐地化成了实体,凝作一颗鲜艳的剜不去的心尖朱砂。于是心底的隐秘疮口溃烂得越来越大,最终拽你进了没有底的泥潭。


  无药可救了。前无去路,后有追兵。


  

  你的沉默在他看来却已经代表着某个尘埃落定的答句。他顿了一下,然后缓慢地笑起来,眼里的悲伤与晦涩翻涌,几乎浓郁成了实质,从泛红的眼角漫出来,骨骼修长的手一样扼住你的脖颈教你喘不过气。窗外的夜色沉下来,张牙舞爪地吞噬了白昼,吞噬掉你和他。

  

  

  白月光和朱砂痣,白玫瑰与红玫瑰——最终都是那么易逝的事物。没人能留住的。没有人。





——————碎碎念分割——————


很久之前的联文,原本是有light part的,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决定戛然而止,不知道还有没有精力写完和Loki 的故事。

如果真的有人看到了这里,请让我表示衷心的感谢呜呜呜呜呜


Endlessness
“我看什么都像你,我看月亮,像...

“我看什么都像你,我看月亮,像你,看星星,也像你。那些白亮透澈、温柔冷清的光,它们都让我想起你。

其实我不太懂喜欢,可我想走向你。”

“我看什么都像你,我看月亮,像你,看星星,也像你。那些白亮透澈、温柔冷清的光,它们都让我想起你。

其实我不太懂喜欢,可我想走向你。”

Endlessness
终其一生,我们只为寻找失去的那...

终其一生,我们只为寻找失去的那个人

终其一生,我们只为寻找失去的那个人

Endlessness
突然觉得这个镜头很可爱。 他会...

突然觉得这个镜头很可爱。

他会一直在❤️

突然觉得这个镜头很可爱。

他会一直在❤️

莳笙然

BGM《king》一个抖森的个人剪辑,很久之前剪的,放上来分享一下

B站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9063395/

BGM《king》一个抖森的个人剪辑,很久之前剪的,放上来分享一下

B站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9063395/

Endlessness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Endlessness
你是比清风明月更难得的人间至...

 你是比清风明月更难得的人间至善

 你是比清风明月更难得的人间至善

Endlessness
你的名字,是我听过,最美的情诗

你的名字,是我听过,最美的情诗

你的名字,是我听过,最美的情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