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twosetviolin

58486浏览    755参与
雨山
2.G59/ 地狱音乐生的地狱...

2.G59/ 地狱
音乐生的地狱。本来想画乐团排位,可是工作量太大了果断放弃,就采用经典老梗了23333图力太渣Orz

2.G59/ 地狱
音乐生的地狱。本来想画乐团排位,可是工作量太大了果断放弃,就采用经典老梗了23333图力太渣Orz

嗑breddy专用
占tag抱歉,最近有几个私信我...

占tag抱歉,最近有几个私信我微信号想进群的姐妹,不是我高冷不理睬,我觉得是这个app屏蔽了微信号,我看不到!之前有个亲的微信号是就是过了好几天才从聊天里显示出来的,所以想进群玩儿的朋友先加我吧我拉你们进群!

占tag抱歉,最近有几个私信我微信号想进群的姐妹,不是我高冷不理睬,我觉得是这个app屏蔽了微信号,我看不到!之前有个亲的微信号是就是过了好几天才从聊天里显示出来的,所以想进群玩儿的朋友先加我吧我拉你们进群!

雨山

今天开始挑战绘者一百题。
1.困ったなあ。/ 这可怎么办
不想练琴的🐑 宝宝和举手无措的🍊 爸爸。
这一题表达了,如果两把小提琴鸽了心如止水,我就「困ったなあ。」的心情哈哈~
草稿画小了,写字差点写哭我。本来想直接❌ 了谱子,实在舍不得对帕哥下手😂

今天开始挑战绘者一百题。
1.困ったなあ。/ 这可怎么办
不想练琴的🐑 宝宝和举手无措的🍊 爸爸。
这一题表达了,如果两把小提琴鸽了心如止水,我就「困ったなあ。」的心情哈哈~
草稿画小了,写字差点写哭我。本来想直接❌ 了谱子,实在舍不得对帕哥下手😂

雨山

【TSV】Wasting My Young Years(四)翘课的理由

继续写日常向小甜饼~

————正文分界线————

        “Brett,快起床,你的小提琴课就要迟到了!”妈妈在门外一遍遍催促。

        “妈妈,我头好痛!可能有点发烧了!今天的课我能不能请假啊?”Brett闷闷的声音隔着门传出来,妈妈一听就知道这孩子是想方设法在逃课,正要推门进去把儿子揪出来,爸爸笑着走过来拦住了她。

        “算了,今天就让他请一次假吧...

继续写日常向小甜饼~

————正文分界线————

        “Brett,快起床,你的小提琴课就要迟到了!”妈妈在门外一遍遍催促。

        “妈妈,我头好痛!可能有点发烧了!今天的课我能不能请假啊?”Brett闷闷的声音隔着门传出来,妈妈一听就知道这孩子是想方设法在逃课,正要推门进去把儿子揪出来,爸爸笑着走过来拦住了她。

        “算了,今天就让他请一次假吧,难得可以休息一天,咱们儿子可比他的同学们辛苦多了,又要学习又要练琴。”

        “你就惯着他吧!”妈妈白了爸爸一眼,但手还是从Brett房门把手上离开,表示默认。周末不用送儿子去上课,她也乐得清闲,拿出电话给Brett的小提琴老师请了假,又打电话约Eddy妈妈出门逛街。

 

        “感谢老爸!”Brett心里默念,捂在被窝里继续打游戏。

        上周末Eddy来他家玩,得意地向他炫耀他的游戏得分。

        “切,有什么大不了的!一周之内我肯定会超过你的!”Brett不屑一顾信口宣战。

        然而不得不承认,Eddy那家伙头脑确实是好,不仅成绩好,连打游戏都很擅长,真令人不甘心呐!Brett忿忿地想。可他Brett也不是吃素的,至少不会输在需要拼手速的事上——比如打游戏。

 

        “咕——”肚子一声长鸣,首先发出抗议,提醒Brett已经快到中午了。从早上起来一直缩在床上打游戏没吃东西,Brett饿得不行,看看游戏分数已经相当高了,他终于揉了揉眼睛,放下游戏机,爬起来跑出卧室,从冰箱里摸出了个小蛋糕。

        Brett边吃边环顾四周,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爸爸应该是陪弟弟出去做户外调研作业了,妈妈准是又和Eddy的妈妈出去周末姐妹淘。

        很棒,总之又是自由时间了!Brett开始琢磨难得翘课一个人在家要做点什么。

        对了,女人们逛街通常都是一逛一整天,那就意味着今天Eddy应该也是一个人在家!Brett忽然想起,于是拿起电话。

        “嘿兄弟!你在哪儿呢?”

        “嘿Brett,我刚下我的小提琴课呢!怎么了?”

        “哦,未来的小提琴家,你可真忙啊!”Eddy听出Brett语气里带有一丝不自然的揶揄,思忖着发生了什么。

        “等等,Brett,我记得你的课也是今天上午来着,你现在不是应该在上课?”Eddy问。

        “啊,是啊,可难道你妈妈没告诉你?他和我妈逛街去了。因为我请了病假,所以今天她不用送我去上课。”

        “哦!难怪今天我妈也不在家!”Eddy紧接着反应过来,紧张地问,“啊请病假?你生病了?怎么样啊?”

        “没什么。你来我家玩吧,我家没人,我一个人在家有点无聊呢~”Brett软绵绵地说。

        “好!我马上就来!”

        听说Brett生病了,Eddy火急火燎地冲出门飞奔向Brett家,啊,确切地说是坐上公交车+下车飞奔向奶茶店+买完奶茶飞奔向Brett家。

 

        “好慢啊你!怎么这么久!”Brett给Eddy开门,嗔怪道。

        “这不是想着你生病了,顺路去买奶茶来慰问你嘛!”Eddy还没来得及放下奶茶换掉鞋,一只手就伸向Brett的额头一通乱摸。

        “啊,还好,不发烧的样子!”为了确认还把自己的额头也贴上去。

        “我没事啦!”Brett脸颊微红地推开Eddy,却没有制止他从头到脚把自己打量了一遍。

        都入冬了,Brett却还只穿着一身单薄的睡衣,衣领的上面两颗扣子也没有好好地扣上,Eddy见状皱了皱眉,推着Brett就往卧室走。

        “你看看你!生病了不好好穿好衣服就下床乱跑!赶紧给我回床上躺好!”

        “我真的没事啦!”Brett的抗拒被Eddy直接无视,硬生生给人塞回被窝里,盖上被子前还不忘给人扣好扣子。

        看着被裹成粽子的Brett,Eddy满意地笑了,端起奶茶递到Brett嘴边。

        “这样才乖嘛!来,奖励奶茶,张口!”

        “喂喂!怎么回事啊小老弟!你可别突然父爱泛滥啊!”Brett瞪大眼睛,无奈双手都被Eddy压在被窝下,不然他真想锤爆Eddy毛茸茸的脑袋!

        然而,他还是屈服于奶茶,狠狠地吸了一大口,继续道:“我叫你来是打游戏的,可不是让你来照顾我的!”趁着Eddy把奶茶放桌上的间隙,Brett抽出手。

        “病患打什么游戏!”Eddy按住Brett试图摸向游戏机的手。

        “可是你看,我现在分数超高的!”Brett急道。

        “是是是,你好棒。”Eddy边称赞边把Brett的手塞回去。

        “你都不看一眼就敷衍我!”Brett委屈道,“你快看看嘛!就看一眼嘛!”

        “好好好,诶,omnia vincit amor~”Eddy边吐槽边拿起游戏机,打开看了一眼Brett的游戏分数,“哇哦,你赢了,看来你玩的是很好。”Eddy放下游戏机,笑着转向Brett。

        “所以,你该告诉我你今天到底为什么翘课了吧?”

 

        见Eddy话锋突转,Brett得意的笑容瞬间凝固。

        “不会就是为了游戏超过我吧?”Eddy继续问。

        Brett沉默了,瞥了一眼桌上的小提琴,虽然很快就移开目光,但敏锐的Eddy还是捕捉到了。

        “上次回课不太顺利?”Eddy试探着问。

        “嗯。”Brett闷哼一声。

        果然,以Eddy对Brett的了解,他这种努力又自觉的人,通常翘课都是因为受了什么打击。

        “跟我说说呗。”

        Brett摇了摇头。

        Eddy柔声道:“没事啦,就算我不能帮你解决,至少能安慰安慰你嘛!”

         Brett犹豫了片刻,终于叹了口气,把上节课在老师那里挨骂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Eddy。Brett有一段始终也拉不好,惹得老师生气,怀疑他根本没有好好练琴。

        “要不然你拉一下我听听,我们一起找找原因?”

        Brett还是有点抗拒,直到Eddy把他的琴调好音递到他手上。“就试试嘛!”

        Brett终于爬起来接过琴,Eddy顺手从椅背上拿起Brett的外套给他披上。

 

        “这拉得不是很好嘛!”Brett拉完,Eddy忍不住赞叹道。

        Brett也感觉到了,纳闷道:“是啊,奇怪,比上周我在老师家拉得好多了!远不像上次那么僵硬。”

        两人面面相觑,沉思半晌。

        “啊!我知道了!”两人异口同声地喊道。

        “哦?”又同时,两人相视一笑,Eddy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一定是因为我这周苦练游戏,手指变灵活了!”

        “是嘛哈哈哈,可能吧!”Eddy点头表示认同。

        “你怎么看?”Brett问。

        “啊,就跟你想的一样。”Eddy笑着接过Brett的琴,小心地擦干净,松了弓,放回琴盒,又把Brett推回床上。

        Brett解决了困惑一周的问题,此刻心情大好,不想继续窝在床上了,一边说着“我们来玩游戏吧!”一边准备起床,可是还没等他再一次爬起来,Eddy又把他按回去,自己也脱下了外衣。

        “冷啊兄弟,给我腾点地方,我们不如在被窝里玩游戏!”

        等妈妈们回来的时候,俩孩子已经裹在被子里呼呼大睡了。

 

 

        周五下午的乐团排练结束后,Brett收拾东西正准备走人,Eddy跑过来神神秘秘地说:“Brett,我有个礼物要送你哦!”

        “哦?”Brett停下手上动作,盯着Eddy藏在背后的手。

        “将将将!”Eddy缓缓把手伸出来,手上拿着一双黑色的手套。

        “这是,给我的?”

        “当然!你一个拉小提琴的,冬天都不知道好好保护自己的手!”Eddy牵过Brett的手,给他套上。

        “看起来正好,你觉得呢?”Eddy里里外外看看,问Brett。

        其实上周听说Brett被老师训了,他就在想是不是因为冬天太冷了,Brett去上课的时候冻得双手不灵活,而那天在家被窝里暖和,所以他的手指就没那么僵硬了。Brett的手太漂亮了,可是他自己从来不注意保护自己的手,于是Eddy攒了一周的零花钱给Brett买了一副非常保暖的手套。

        “嗯,还挺暖和的。”Brett虽然有些抗拒戴手套,但是觉得Eddy说的有道理,加上这幅手套确实很舒服,他就欣然收下了。

        “谢啦!”

        “跟我客气啥,走,回家吧老兄!”

 

        这一周,Brett如愿以偿得到了老师的赞扬,当他兴高采烈地给Eddy打电话炫耀的时候,Eddy则得意的告知了Brett自己新的游戏记录。

 

 ————本节完————

PS.我也不知道布里斯班冬天有多冷、有没有暖气,剧情需要就这么写了23333333

*然后再次声明,本系列前后文没有什么关联,不过还是放个链接。

(零)命中注定的B选项

http://yuanchuanliu.lofter.com/post/1ef841ad_1c609f770

(一)奶油蛋糕的正确用法

http://yuanchuanliu.lofter.com/post/1ef841ad_1c6113caf

(二)两份礼物

http://yuanchuanliu.lofter.com/post/1ef841ad_1c6a14a29

(三)琴房二三事

http://yuanchuanliu.lofter.com/post/1ef841ad_1c6af9a95

 

 

GTK

Breddy -routine at night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014804

評論下收ao3
lof要是又刪了評論我也沒辦法 你們自己複製吧

Breddy -routine at night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014804

評論下收ao3
lof要是又刪了評論我也沒辦法 你們自己複製吧

就是一个存脑洞的地方

我的兄弟不可能想搞我-9

ABO。Eddy(A)xBrett(O)。

1  2  3  4  5  6  7  8


——————


“所以你和Eddy,嗯?你们正式交往了?”Bara问,拿起酒杯碰了一下Brett的杯子。

“是啊。”Brett喝了一小口调酒,惬意地眯起眼。自从上次他在酒吧被Alpha搭讪后就很久没有再来了。今晚难得Eddy家里有事,Brett逮了机会就约Bara和Bengt一起出来喝点酒。

Bara朝一旁的Bengt眨眨眼。

Bengt叹了口气,说...

ABO。Eddy(A)xBrett(O)。

1  2  3  4  5  6  7  8


——————


“所以你和Eddy,嗯?你们正式交往了?”Bara问,拿起酒杯碰了一下Brett的杯子。

“是啊。”Brett喝了一小口调酒,惬意地眯起眼。自从上次他在酒吧被Alpha搭讪后就很久没有再来了。今晚难得Eddy家里有事,Brett逮了机会就约Bara和Bengt一起出来喝点酒。

Bara朝一旁的Bengt眨眨眼。

Bengt叹了口气,说道:“我们团队里还打赌你们没戏了。”

Bara笑:“只有我和Ronnie觉得你们会在一起。”

Brett白了一眼两位好友,问:“所以你们之前都知道Eddy喜欢我?”

“你记得你刚分化那天我们用Twoset团队的名义送的橙子果篮吧?”

Brett回想起了他在病房时闻到的橙子味。

“我的天……”他靠回卡座上,“他有这么明显吗?”

“你真该多看看你们的视频里Eddy看你的眼神。”Bara说。

“还有你喝醉的时候和我勾肩搭背,他盯着我看的眼神。”Bengt说。

Brett郁闷地摸摸鼻子。

Bengt平时老被Brett戏耍,难得看他吃瘪,忍不住继续调侃:“但看上去Eddy还没标记你?”

“是啊。有时候亲热的时候我觉得怪怪的,他发现了就会停下来。”Brett说,“并不是我讨厌他……只是一个月前我怎么也想不到我会和Eddy亲热。”

“你们把对方当兄弟太久了。”Bengt总结。

“应该是他——”Bara指指Brett,“把Eddy当好兄弟太久了。”

Bengt接着说:“所以我才赌他俩没戏……有时候我去找他们玩,在边上看他们拍视频,Brett就那样当着我和Eddy的面换衣服换裤子——在他分化成Omega之后!当时吓得我直接冲出房间。拜托你有点儿Omega的自觉,不要在两个Alpha面前换衣服……除此之外,他和Eddy在台湾睡了一张大床房,都没发生什么。”

Bara微笑着说:“也许他们都太珍惜他们的友情了。”

“我现在也很珍惜我们的友情。”Brett嘟哝。

“通过不标记和不做爱?”Bengt挤眉弄眼地说。

Bara大笑。

Brett灌了一大口酒,说道:“其实就算他强行标记我,我也觉得没关系。”

笑声戛然而止,Bengt和Bara互相对视了一眼,忍不住说道:“你早几年和Eddy说这句话,说不定你们的孩子都开始学小提琴了。”

“…………孩子?”Brett直着眼重复道。

Bara怜悯地看着他:“你和Eddy一直走下去的话,总有这么一天的……你不会忘了我们Omega的易孕体质了吧。”

Brett木着脸。

看来他完全没想过这一点。

“……但是几年前我还是Beta啊。”他弱弱地反驳。

“虽然这不是重点……但是Alpha够努力的话,Beta也是能怀孕的。”Bengt幸灾乐祸地科普道,果然看到Brett的脸更僵硬了,又仰头灌下一口酒。

Bara跟着笑:“我们这是在给Eddy扯后腿。”她抽走Brett手里的酒杯,一语双关地说道,“Eddy知道该生气了。”

Brett无奈地看了看两位好友,躺到靠背上,郁闷地说:“好像我为这事还不够苦恼一样。”

“敬甜蜜而苦恼的爱情。”Bengt和Bara互相碰了一下杯。




晚上Bengt和Bara把Brett送回家的时候,果然看到Eddy一脸幽怨地盯着他们。

Brett的醉酒程度处于有点兴奋,却还能交流的程度。他扑到Eddy身上,深呼吸了一口Eddy身上的橙子味信息素,满足地感叹了一声:“真好闻。”接着便脱了鞋欢快地跑进了厨房。

Eddy黑着脸和两位好友告别,走进厨房就看到Brett倒了一杯牛奶坐在桌前喝,听到他走进来时转头看着他。

Eddy无奈地叹了口气,也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到桌子对面。

“Eddy——”Brett叫道。

“什么?”

“我们会有孩子吗?”

Eddy手一抖,差点把杯子砸了。他稳了稳,把杯子放回桌上,捂住脸,无奈地问:“你们三个到底聊了什么啊……”

Brett也不在意Eddy的反应,接着说道:“我不想要孩子,现在。我只想拉小提琴……做巡演……然后就有更多人喜欢古典音乐……我好开心。”

Eddy温和地笑道:“我知道,我也是。”

“但是我们可以做爱……”Brett说。

Eddy的呼吸停顿了一秒,接着听到Brett醉醺醺地说:“但是那样就有孩子了……我不想要孩子……我想拉小提琴……”

Eddy哭笑不得地听Brett一个人念念叨叨,在做爱和拉琴二选一的死胡同里打转。

“Brett。”Eddy不得不打断他,“拉琴的部分我能理解……但是你想和我更进一步吗?”

Brett抬头看向Eddy,因为醉酒,视线的焦点无序地游移着。

Eddy真不觉得和一个半醉的人讨论这件事是个好主意,但是交往后他总是忍不住问自己,Brett是因为爱他才和他交往的吗?还是因为不想让他难过才同意了交往?

他一点都不希望Brett是因为怕自己难过才同意交往的。

他只想要Brett和之前十几年一样,做自己喜欢的事,不后悔地勇往直前。


“我……”Eddy狠下心说道,“我不是总能闻到你的信息素。”

Brett挠挠头发,努力理解Eddy的话,问道:“是吗……”

“所以你并不想吸引我……让我标记你。”Eddy努力表现地理性一些——否则他担心Brett又开始新一轮“因为心软而迁就他”的行动。

“不是。”Brett否认道,“我每天从早到晚都在闻你的信息素……我不认为还需要试着吸引你,嗯,标记我……你已经足够想标记我了。”

Eddy的脸刷地红了。

Brett努力定下眼神,看着Eddy,说道:“我爱你,Eddy。……我也想要你标记我。”

Eddy闻到一股淡淡的青草味慢慢弥散开来,若有若无地围绕在他身边。

Brett没有说谎。


厨房短暂地安静了一会儿,直到Brett的眼神又游移开来:“但是我不想有孩子,我想巡演……想拍视频……不想卧床。”

得,这又绕回来了。Eddy头疼地想。

Bara和Bengt到底和他聊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


后记:

Bara是twoset的editor(不知道还在不在职)……总之是AU世界所以她还在。

Bengt是之前Brett在车上开他玩笑的那位朋友,帮twoset准备过Guess What He's Conducting的题目。看Brett和他说说笑笑特别好玩,就被我抓来用了!


后记2:

正文还不知道怎么收尾(……),但是已经在写自行车的草稿了。写得比正文还流畅。

其实ABO有很多(糟糕的)梗,但是狠不下心写到两位身上……所以还是写点甜甜的肉吧(´▽`)ノ♪


雨山

【TSV】大梦

    Brett背着小提琴,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

    刚才发挥地不错,Brett心想,这次青年乐团的选拔应该可以稳稳通过。他心情很好,不自觉加快脚步,想回家跟爸妈炫耀一番,心底盘算着找爸妈要点什么奖赏。

 

    途径一条偏僻的巷道,周围渐渐没有行人,Brett突然警觉地停下脚步。他的听力一向很好,觉察到身后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他停下来,后面的脚步声也紧跟着停了下来。

    他立刻转身,身后一身黑西装的高大男人正隔着五六...

    Brett背着小提琴,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

    刚才发挥地不错,Brett心想,这次青年乐团的选拔应该可以稳稳通过。他心情很好,不自觉加快脚步,想回家跟爸妈炫耀一番,心底盘算着找爸妈要点什么奖赏。

 

    途径一条偏僻的巷道,周围渐渐没有行人,Brett突然警觉地停下脚步。他的听力一向很好,觉察到身后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他停下来,后面的脚步声也紧跟着停了下来。

    他立刻转身,身后一身黑西装的高大男人正隔着五六米距离定定地望着他,Brett不禁一颤,后退两步。

    “你是谁?为什么跟着我?”Brett深呼吸试图镇定下来。

    男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在斟酌措辞。

    半晌,他才缓缓吐出一句:“……真好,Brett。”

    Brett一脸莫名其妙:“哈啊?你说什么?你认识我?”

    “……也许吧。我也拉小提琴。”男人抬手指了指Brett背上的琴盒。

    “哦?所以你到底是谁?”Brett有点急躁了。

    “我是E……唔,一个拉小提琴的,”男人回答,“刚刚听了你的表演,好奇想见你而已。”

    拙劣的谎言,想见我刚才散场怎么不来找我搭话,Brett心里想着这个怪叔叔看起来可不像好人,表面依然是一副木然的表情。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Brett继续问。

    “刚才演奏前你不是报了名字么。”

    “那你想见我做什么?”

    “我想……请你喝奶茶。”听起来像是开玩笑,看起来男人却一脸认真。

    “哈啊???”Brett再次一脸迷惑,“叔叔你有没有搞错?我们又不认识,无缘无故请我喝什么奶茶?”

    “你放心,我不是坏人,只是想跟你聊聊而已。我知道前面有家奶茶店挺不错,就在你回家路上,不用担心,我不会把你骗走的。”男人微笑,明明外表看起来酷酷的很社会,笑起来却像个大男孩,令Brett不禁放松了警惕,甚至没有意识到男人竟然知道他回家的路。

 

    “谢谢惠顾!”

    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和十几岁的少年一人捧着一杯奶茶,一前一后始终保持两三米距离地沿着河边Brett回家的路走着。

    男人说是想和Brett聊聊天,可是一路上却都没有开口,只是一直环顾四周的景物,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Brett跟在后面越发纳闷。

 

    “谢谢叔叔请的奶茶。可是如果你还不说你找我干什么,我可就要到家了。”Brett在快到家门口的公园前忍不住开口叫住男人。

    “哇,不知不觉都走到这里了。”男人惊呼,回过神来,停下脚步转身看着Brett。

    “你怎么表现得轻车熟路一样?”Brett再一次警觉起来。

    “没什么,很久之前来过。很久没来了,有点怀念。”男人偏过头,避开了Brett审视的目光。

    “你到底是谁呀?快点交代吧,别再骗我了。" Brett终于有点不耐烦了。

    “……我姓陈,是个拉小提琴的。”

    “你是独奏家?”

    “不是。”

    “乐团的?”

    “也不是。”

    “那你是干嘛的?”

    “没什么,我只是个拉小提琴的。我听了你的演奏,有话想对你说。”

    “那就快说啊!”

 

    “你……有没有梦想?”男人犹豫着开口。

    “哈啊?这跟你有关系吗?”

    “……没有。但是我想知道。”

    “你想知道我就要告诉你吗?我为什么要跟一个陌生人聊理想?说了有什么好处?你是隐藏在路边的富豪还是阿拉丁神灯?能随便帮我实现梦想?”

    “都不是。我只是……看见你的时候想起了我的一个朋友。他也是拉小提琴的。”

    “哦。可那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们都拉小提琴。”

    “拉小提琴的人那么多,难道人人都跟我有关系?”

    “你们的演奏风格很像。”

    “哦,所以呢?你是想表达赞美,还是想给我提提意见挑挑毛病?”

    “……赞美……吧。这都不重要,只是听起来很怀念,不自觉地感到开心。”

 

    “你是在我身上看到你朋友的影子了?”

    “不,你就是你。”

    “那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意义?找你朋友说去。”

    “我……可能没有机会跟他说了。”男人温和的笑容里透出了淡淡的哀伤。

    “为什么?”Brett不解。

    “……没有为什么,人生总有很多无奈。”男人轻轻叹了口气,抬头望着夕阳,Brett看着沐浴在晚霞中的男人,忽然发觉他虽然高大,身形却显得单薄消瘦。

 

    “如果不小心勾起了你的伤心事,”Brett转过头不去看男人,"我很抱歉。我的梦想是成为独奏家。"

    “我的朋友也曾是。”

    “那他最后实现梦想了吗?”

    “没有吧……大概,不是他想成为的那样。”

    “哦,那很遗憾。”Brett礼节性地回答。两人再度陷入了沉默。

 

    “我觉得你有天赋。”片刻,男人率先打破了沉默。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Brett有些得意。

    “你家里人赞同你走职业道路吗?”

    “不知道,无所谓。他们不太干涉我,干涉也没辙,我又不会按他们的意思来。”Brett摆摆手。

    “那很好,不像我父母,当年极力反对我考音乐学院。”男人微笑。

    “那你后来考了音乐学院吗?”

    “当然。我还是优秀毕业生呢。”

    “那你怎么不进乐团?”

    “进过,但是觉得我不适合。”

    “那你没有想过成为独奏家?”

    “没有。”

    “为什么?”

    “大概……因为在此之前,我就有了别的梦想吧……”

    “别的梦想是什么?”

    男人不回答,只是淡淡地笑着看着波光粼粼的河水。

 

    “跟你的朋友有关系吗?”Brett开始好奇,试图猜测。

    “我有很多的梦想,其中有一些多多少少和我朋友有关系吧。”

    “那你的那些梦想实现了吗?”

    “大部分都实现了。只有一件还没有。”

    “哦?”

 

    “你想成为独奏家是吗?”男人不答反问。

    “当然!我都学了八年小提琴了!”Brett骄傲的样子引得男人轻笑。

    “那,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你都想成为独奏家吗?”

    “我可是男人啊,怎么能害怕困难。想做什么就要去做啊!”Brett坚定地回答。

    这次男人没有笑Brett作少年老成状,而是认真地问:“即使练琴压力很大,周围厉害的人很多,你都不会放弃?”

    “当然!我喜欢挑战。”

    “嗯,果然。”

    “什么?”

    “和我朋友……确实很像。但是你比他更坚定。”

 

    “你朋友……他是放弃了吗?”

    “算是吧……也不是,他可能是太顾虑别人了吧。”

    “我可不会顾虑别人的看法。”

    “我不是这个意思。”男人不知道如何解释,转道,“对了,能把你的琴借我试试吗?”

 

    Brett犹豫了一下,但是最终还是屈服于好奇心,把琴盒递给男人。

    “音色不错。”男人拿起琴简单调了调音。

    “咦?你不需要调音器?”

    “我有绝对音感哦~”男人狡黠一笑,开始拉琴。

 

    不太难的曲子。

    圣桑的《The Swan》。

    周围陆陆续续有行人驻足,而男人就这么站在夕阳下的河边,沉浸地拉着琴,好像周围熙攘的人群都与他无关,他自成一个世界。

 

    尾音未落,男人的目光投向看得入迷的Brett。Brett一瞬恍惚,逆着光他看不清男人的神情,却能看清男人漆黑的双目,他好像从中看见了一只黑天鹅收敛了双翼,在寂静地旋转,他的心跟着旋转下沉,没入其中。

 

    男人说不上英俊,甚至第一眼Brett还把他当坏人。但就这么站在未了的余韵里,男人忽然就显得很美,像是在神游物外,眼眸深邃而焦点却又旷远无边。

 

    “你的朋友,一定跟你很要好吧……”Brett下意识地问出了个没来由的问题。

    “嗯。”笃定的回答。

    “好到无论多么坚定自己的理想,为了你都可以让步?”Brett再一次大胆猜测,从男人的反应来看,Brett的直觉告诉他这位朋友放弃成为独奏家,无论因为什么,很可能都跟面前的这个男人有关。

    “……我不知道。”这次男人犹豫了。他并不知道那个人是否心甘情愿为了他放弃梦想,但是他确实这么做了。这也是他心底横亘不去的心结。

 

    “如果你的朋友,不想成为独奏家,不想待在乐团,选择走一条缥缈未知的独木桥,你会愿意陪他一起吗?”男人忽然问。

    “不会吧,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Brett摇了摇头,余光瞥见男人嘴角泛起苦涩的笑容。

 

    “但是如果是为了你这样的人,也说不准。”Brett挠了挠头,推了推鼻梁上的细框眼镜。

    男人闻言低头看着Brett,眼神里好像忽然就有了光芒。

    Brett不好意思地避开了男人的目光,低头大吸了一口奶茶里的珍珠。

 

    “谢谢你。尽管是拙劣的安慰。”男人笑了,“时候不早了,你该早些回家了,我也该走了。”

    Brett还没反应过来,男人突然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加油,坚定自己的内心,无论别人说什么做什么,你只要对你自己负责,做你真正喜欢的,你认为正确的事情就好。”男人语重心长地笑着说。

    “知道了啦怪叔叔。”Brett想拨开男人揉乱他头发的手。

    “那,再见了。Brett,珍重。”男人收起笑容,换上一副郑重的表情向Brett道别。Brett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就转身而去,留下一身黑衣的帅气背影,却看起来有些寂寞。

 

    Brett久久地回味着男人说的话。

 

 

 

 

    重症监护室门口,Brett已经守了两天两夜,疲惫地睡了过去,却做了一个漫长的梦,回想起了一件很多年前的旧事。

    很多年前,Brett通过了青年乐团的选拔。那时候他遇见了一个奇怪的大叔,嘴角始终挂着浅浅的笑容,眼角却流露着淡淡的忧伤。

    那之后不久,他在数学补习课上,遇见了一个面熟的男孩子,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但就是觉得那明净的笑容令他似曾相识的,奇妙的是那个男孩也拉小提琴,更加不可思议的是那个男孩居然跟他进了同一个乐团。

    此时Brett脑海里的两张微笑的脸,和病房里双眸紧闭的人重合了。

    病房里躺着的是他最好的朋友Eddy,那个数学补习课上打碎了他一成不变的生活、把他的青春时代涂抹的五颜六色的男孩,和那个记忆里在夕阳下的河边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寂寞地拉琴的自称姓陈的男人。

 

    原来——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先生,你不能进去!”医生拦住疯狂想冲进病房的Brett。可是Brett坚称他有话不得不对里面的人说,现在立刻马上。

    医生最终被Brett坚决的态度打动了,通融他进去三分钟。

 

    “Eddy!你能听见我说话吗!我从来,从来没有后悔选择这条路!无论多少次,我都会选这条路!过去的我还是现在的我!我都会选择这条路。我不会遗憾没有成为独奏家,因为我遇见了你。我做的决定是自愿的,自己喜欢的,发自内心的!从来都不是因为迁就你。因为跟你一起演奏,一起旅行很快乐!比成为独奏家快乐无数倍!遇见你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事情!和你一起拉琴是我最重要的意义!”

    Brett一口气喊出了埋藏在心里很多年的话,他不知道此刻病床上面容苍白枯瘦如柴的男人还能不能听见,可是他一定要说!

 

    Eddy的意思很模糊。从他昏迷开始,他就觉得自己好像漂浮在云端,慢慢的慢慢的被风吹向遥远的地方。渐渐的身边的景物都开始清晰了,那是布里斯班,他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地方,那里,是他和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相遇的地方。

    他听见了琴声,悠远而温暖,技巧稚嫩却莫名令人心安。

    他见到那个少年的时候,泪水不自觉地滑过脸颊。他没有立刻冲上去抱住他,像很多年前他们做过的那样,只是远远地跟着他,静静的。

    直到少年停下脚步,他的心里慌乱了一瞬,但是看见少年的眼神,他就坚定了,一定要完成他未了的心愿。

    还能见到你真好,Brett。

 

    他陈韦丞,弥留之际未能实现的梦想,就是帮助他最好的朋友杨博尧,实现他成为独奏家的梦想。

    这是Eddy唯一遗憾终生的事,生命的尽头往事一件件的浮现在脑海,他一直在反思,是不是因为自己的任性,而让Brett错失了梦想,越想越不安,他祈祷如果能够回到二十年前他们相遇的时候,他一定会告诫Brett,无论如何都不要迁就和顾虑任何人,坚定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他对着年少的Brett说完了他最后的嘱托,欣然转身离去。

    他的身体再一次变得轻盈,飘忽不定。

    他好像听见很远的地方有人在叫他。

 

    …………我做的决定是自愿的,自己喜欢的…………很快乐…………最快乐的事情…………一起拉琴是我最重要的意义……

 

    断断续续地听见那些字句,被自己最熟悉的嗓音说出来,确是他从未听过的语气。

 

    谢谢你,Brett!    

    他想说话,却发现说不出声音。

 

    Brett!我想再抱抱你!

    他想伸出手臂,却发现身体不听使唤。

 

    Brett,不要为我难过!

    他想摸摸他的头,可是他发现他只能看见他的背影。

 

    那么,Brett……珍重!

 

 

    病床边的Brett忽然发现Eddy动了动手指,愣了一瞬,随后立刻激动地大声叫医生。

    “他!他刚刚动——”

    话还没说完,刺耳的机器声划破了Brett接下来的话。心电监视器上一条直直的线宛如一根琴弦。

    这跟琴弦奏响的是Brett撕心裂肺的恸哭。

 

    窗外的夜色悄然而至,华灯初上,街道上人们或行色匆忙或欢闹嬉笑,没有多少人会在意世界的某个角落有什么人走了,什么人心碎了,什么人在牵挂着什么……还有什么人,会在往后的人生里,永远不留遗憾地做着自己想做的每一件事,只为了一次邂逅,一个约定,一场比年少的梦想更珍贵的大梦。

———————全文完————————

PS. 其实本来想写2019年 Eddy穿越回2009年见到小Brett的小甜饼的。但是不擅长写穿越,同一时间出现两个人怎么处理这种问题,本咸鱼实在懒得细究。干脆时间跨度拉大一点,到两人相遇之前。然后就想起我看过的小说《时生》,就直接用了那种设定,不妥删。

    其实我写的刀都差不多,基本是我嗑的CP戳我的本质。对于TSV,就是明明存在种种be的可能性,他们却走出了最甜的一条剧情线,这种奇迹般的命中注定吧。

千代露琪

涂了一点breddy( ´͈ ᗨ `͈
(是满满的粉丝滤镜#

杨老师世界最可爱的宝物(* >ω<)
拉琴就会变得霸气!(陈老师也很帅

另外,作为学音乐的我很受他们鼓励!
(虽然只是个piano gang

他们对音乐的热爱真的撼动了我
超想去他俩的巡演!

涂了一点breddy( ´͈ ᗨ `͈
(是满满的粉丝滤镜#

杨老师世界最可爱的宝物(* >ω<)
拉琴就会变得霸气!(陈老师也很帅

另外,作为学音乐的我很受他们鼓励!
(虽然只是个piano gang

他们对音乐的热爱真的撼动了我
超想去他俩的巡演!

Dog+God

官方产粮~(˶‾᷄ ⁻̫ ‾᷅˵)

官方产粮~(˶‾᷄ ⁻̫ ‾᷅˵)

👏🏾

萌二来了,加张小羊认脸

萌二来了,加张小羊认脸

请吃芝士

是cwc专集!我太懒了不想细化惹

是cwc专集!我太懒了不想细化惹

请吃芝士

@吃货猫 企鹅我记不太清了,好像是这只又好像不是。以及我夹带私货——既然像Brett那就必须得亲亲了(哪来的理)

@吃货猫 企鹅我记不太清了,好像是这只又好像不是。以及我夹带私货——既然像Brett那就必须得亲亲了(哪来的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