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umbrella

14万浏览    1530参与
七味
UY锁了开锁王都打不开的那种。

UY锁了开锁王都打不开的那种。

UY锁了开锁王都打不开的那种。

七味
UY好啊UY太甜了我爱他们一辈...

UY好啊UY太甜了我爱他们一辈子。

UY好啊UY太甜了我爱他们一辈子。

青傀

三则

太阳,云朵,拥抱

     火红的太阳悬在远山苍青的腰际,细长呈片状的云朵停在太阳左右,在炽热的温度下被渡上一层轻脆的金黄。

    清风在山脊间流动,穿过繁茂的乔木和灌丛,拂过细碎而斑驳的光影,撩起Umbrella额前垂散的黑发,指挥官的身影倒映在一片暗紫的眼眸,分外清晰。

     小下属跟上指挥官的脚步,拉捉住他随风作响的衣角。

     “kid?”...


太阳,云朵,拥抱

     火红的太阳悬在远山苍青的腰际,细长呈片状的云朵停在太阳左右,在炽热的温度下被渡上一层轻脆的金黄。

    清风在山脊间流动,穿过繁茂的乔木和灌丛,拂过细碎而斑驳的光影,撩起Umbrella额前垂散的黑发,指挥官的身影倒映在一片暗紫的眼眸,分外清晰。

     小下属跟上指挥官的脚步,拉捉住他随风作响的衣角。

     “kid?”

     紫色的阴影浸落暗红的幕布,急速扩散。

     小下属给他的指挥官一个突袭的拥抱。

     柔软的云朵在风的作用下拢起,围猎太阳。


山,水,战斗,共舞

  指挥官一脸冷漠地放下环肩的双手,没有愤怒,不见慌乱,只是在一阵寂然里抬起左手,在酝酿的决然中化为一座高峻的山。

    在指挥官眼中, Umbrella就像是一条浅薄的溪,不管溪流是直行还是折曲,是分散还是汇聚,在陡峭的山石间怎样变换,都清澈见底,一望即尽。Umbrella肩膀的每一次抖动,手腕的每一度转侧,脚步的每一次后踏,都慷慨地给予指挥官大量的信号。进攻,防御,闪躲,umbrella陷入red的节奏。危险的战斗变成一场傀儡戏法的演出。火焰,尖叫,死亡,训练,任务,过去的阴影在Umbrella的脑海中张扩肆虐。

     Red的手环上Umbrella的腰际,在他耳边低声命令。

   “与我共舞,kid。”

   “yes,my sir。”


疼痛,啮咬

    猝不及防的疼痛让Umbrella下意识地张口,用力咬住指挥官抓痕未愈的后肩。洁白整齐的牙齿刺入紧实的皮肉,小下属品尝到指挥官血液的温热。Red的血是热的,他想,微微松口,这一块已是血肉模糊。指挥官却毫不在意,在Ubrella发烫的耳尖留下啮咬的红印,低笑着将小下属揽得更紧,像是怂恿一般露出自己的脖颈,愈发深入。

ljxYuki🌸
不知道什么时候画的☔ 除了头不...

不知道什么时候画的☔

除了头不圆感觉其他的都还可以(?

不知道什么时候画的☔

除了头不圆感觉其他的都还可以(?

木草鱼鱼鱼鱼

依旧的剧情向图片预告。
人物我觉得画的还是能认的。
p3p4是滤镜,挺喜欢的就留下来了。
(其实前两张也做了微调[划掉]大调)

依旧的剧情向图片预告。
人物我觉得画的还是能认的。
p3p4是滤镜,挺喜欢的就留下来了。
(其实前两张也做了微调[划掉]大调)

Sf.

是最近画的沙雕条漫,严重沙雕ooc
真的,很沙雕
*论rhg的各位如何过墙( °◅° )

是最近画的沙雕条漫,严重沙雕ooc
真的,很沙雕
*论rhg的各位如何过墙( °◅° )

琼绮-小o
上个动态tag打不下了,单独发...

上个动态tag打不下了,单独发一下( °◅° )
上个动态链接走评论区√

上个动态tag打不下了,单独发一下( °◅° )
上个动态链接走评论区√

卓月

有借鉴谋故事

性格有较大的改变。

              第一章
我在哪里,为什么我什么也看不见。
我想呼救,可我的声音不见了。
“umbrella,umbrella!”耳边传来一声呼叫,他们在找我。“我在这里!”我张开想要回应,可只能发出一阵低沉的呻吟。
是谁,夺走了我的声音和眼睛。
umbrella看似冷静,实则十分无助。
“umbrella!”声音从头上传来,umbrella抬头却什么也没看见。一双手,陌生的手抚摸上他的眼睛,很冷的手。umbrella...

有借鉴谋故事

性格有较大的改变。

              第一章
我在哪里,为什么我什么也看不见。
我想呼救,可我的声音不见了。
“umbrella,umbrella!”耳边传来一声呼叫,他们在找我。“我在这里!”我张开想要回应,可只能发出一阵低沉的呻吟。
是谁,夺走了我的声音和眼睛。
umbrella看似冷静,实则十分无助。
“umbrella!”声音从头上传来,umbrella抬头却什么也没看见。一双手,陌生的手抚摸上他的眼睛,很冷的手。umbrella伸出手摸了摸面前的人,眼角的裂痕确定了对方的身份,是commander red。
umbrella失去了他紫蓝色的瞳孔,眼球现在是全白的,red不知道他在看哪里。
“kid?kid?”“sir。”
终于把低沉的呻吟组织成了一个单词,声带部分传来阵阵剧痛。
“你怎么了,回答我。”
“啊,,”刚刚的那个sir带来的疼痛让他失去了再喊一声的勇气。
Command red意识到umbrella的痛苦,把他带回了UMBRELLA。
“sir,他的声带好像丢了。”King医生推了推眼镜,
“眼球的瞳孔好像是被某种方法取走了,我检测不到。”
kid的眼睛是蓝紫色的,眼神是犀利中透着一丝温柔的。
red从来不会忘记让他动心的眼睛,但他不会因为kid失去了它就放弃kid。
“我还是需要训练
我还是需要看见,我需要眼睛。”
“sir,我们有,,,”“我知道,我知道,,”
red把umbrella的手握住:“你不能!
这很危险,你不能。”
sir发出了强硬式的命令,虽然合格是他的要求,但是umbrella是他的底线。
“我能。”
,,,,分割线,,,,
                 第二章
少年手持黑伞,眼部的黑色护目镜上紫色的心情检测线平缓地涌动。
“我看见了,可以开始了。”说话的时候检测线剧烈涌动起来,嘴却没有动。
指挥塔上的sir第一次犹豫了,但是,kid,为了你的安全,为了我的要求。
他按下了begin
kid,你要合格!
(训练完之后)
“感觉怎么样?”“可以的。”
人工语音系统发出的声音比sir发命令时的声音还冷。
如果说sir是改造了他,那么夺走他眼睛和声音的人就是毁了他。
是谁,夺走了kid的眼睛和声音。

青傀

噩梦

*追猎者反派暗示


    umbrella看见一只小小的飞蛾,残缺的翅膀扑棱着枯草的颜色,似乎一点即燃。

    太阳雨从天穹落下,落在地上,滴答,滴答,渗进泥土的缝隙,恍惚出半个梦境。 


    焚烧的废墟埋葬的过去,火焰和死亡听从指挥官的号令。

    他脊背笔挺,像是来赴一场盛会的邀约。

    他缓慢前近,踏过一地焦黑的狼藉,沾血的脸庞招显着肆意。黑红的伞刃翻起明亮的寒光...

*追猎者反派暗示


    umbrella看见一只小小的飞蛾,残缺的翅膀扑棱着枯草的颜色,似乎一点即燃。

    太阳雨从天穹落下,落在地上,滴答,滴答,渗进泥土的缝隙,恍惚出半个梦境。 


    焚烧的废墟埋葬的过去,火焰和死亡听从指挥官的号令。

    他脊背笔挺,像是来赴一场盛会的邀约。

    他缓慢前近,踏过一地焦黑的狼藉,沾血的脸庞招显着肆意。黑红的伞刃翻起明亮的寒光,后肩的蝶骨收拢下黑红的伞翼。

    他看见他,看见他暗红的瞳孔,看见他眼角的裂纹,看见他眼底的寒光,看见他唇角泛起的笑意。

    梦里的图景格外的清晰。    

    他看见他收起伞刃,嘴唇开合像是在说些什么。

    他听不见他的声音。他听见子弹破空的尖啸,听见炮弹爆炸的轰鸣,听见火焰燃烧的嘶哑,听见jade冰冷的威胁,听见雨水滴落在地,他听不见他的声音。

   他注意着对方的口型,意识到他念过一个单词:

    umbrella。

    他的代号,他被赋予的,名字。

    他嗅到硫磺的刺鼻味道,他嗅到鲜血的作呕腥气,他嗅到火焰和死神来临的气息。

    他看见鲜血从他的眼角流出,看见火焰吞噬他的身影,看见他左手拇指上黑紫色的亮光。


    他从梦中醒来。像是刚被捞上岸的溺水者一般,大口的呼吸,想要咳嗽,想要干呕,雨水落在他的眼角。

    柔和的光笼罩在房间的四角,黑红的戒指套在他的拇指,折散一束白光。      

     只是一场梦境。

     他想见他。

     起身,推门,他和他的视线在半空交汇。

   “那不是个好梦,kid。”

    长官抓住小下属的手腕,低头给他一个带着轻颤的深吻。




沙雕想法:

在red把umbrella带回伞部过后,我们费劲千辛万苦入侵了伞部的电脑,拿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搜索记录:

    如何在飞船上合理安置一个厨房。

    宇宙外卖的订购和费用计算。

    如何不留痕迹的处理咖啡和烟草。

    工作量的减少方式。

    两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木草鱼鱼鱼鱼

水,摸鱼
只有p1是自己的小孩
p2,3是Kixx
p4伞伞

水,摸鱼
只有p1是自己的小孩
p2,3是Kixx
p4伞伞

血δ雾

嗯,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手残,悄悄问一句,如果不上色的话,Commander Red四不四完全看不出来┐(─__─)┌
不是我说,摆拍是真的难ㄟ( θ﹏θ)厂
但是,为了RU!冲鸭✧٩(ˊωˋ*)و✧
ps:我说最后一张只是摆的时候Umbrella恰好碰倒了Commander,然后Commander只是自己很有灵性的胳膊有点松动,搭在了Umbrella腰上有人信吗嘿嘿嘿(º﹃º )
最后试了一下上色,emmm颜色我所欲也,质感亦我所欲也,我太难了(●—●)

嗯,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手残,悄悄问一句,如果不上色的话,Commander Red四不四完全看不出来┐(─__─)┌
不是我说,摆拍是真的难ㄟ( θ﹏θ)厂
但是,为了RU!冲鸭✧٩(ˊωˋ*)و✧
ps:我说最后一张只是摆的时候Umbrella恰好碰倒了Commander,然后Commander只是自己很有灵性的胳膊有点松动,搭在了Umbrella腰上有人信吗嘿嘿嘿(º﹃º )
最后试了一下上色,emmm颜色我所欲也,质感亦我所欲也,我太难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