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undertale

144.7万浏览    61628参与
小5木
是新视频封面,视频27号晚上在...

是新视频封面,视频27号晚上在哔哩哔哩发出(´▽`ʃƪ)

是新视频封面,视频27号晚上在哔哩哔哩发出(´▽`ʃƪ)

大逗比彡笙默

关于一个不正经的ut群

hey各位亲爱的姥爷们,这里是老笙哦,不管你们有没有玩过undertale,总之它是很有名很有名……(以下省略一万字)
hey,这里有一个适合我们的环境哦,虽然现在人还不到一百五十人,但是很暖,还支持语言cos哦……各位,我希望您们能让更多人知道这个群,谢谢
至于想要加入的呢,以下就是群号啦
202653603,不为我,也要为各路怪物献出决心嘛

hey各位亲爱的姥爷们,这里是老笙哦,不管你们有没有玩过undertale,总之它是很有名很有名……(以下省略一万字)
hey,这里有一个适合我们的环境哦,虽然现在人还不到一百五十人,但是很暖,还支持语言cos哦……各位,我希望您们能让更多人知道这个群,谢谢
至于想要加入的呢,以下就是群号啦
202653603,不为我,也要为各路怪物献出决心嘛

狗翠翠翠翠
三只我全都要最近点有魔怔,连着...

三只我全都要
最近点有魔怔,连着打错猹名字三次了😂😂😂😂
福眼睛表示它是狂炫酷拽吊炸天的黑色

三只我全都要
最近点有魔怔,连着打错猹名字三次了😂😂😂😂
福眼睛表示它是狂炫酷拽吊炸天的黑色

克蕾米缝纫店
Glamburger 英雄传说...

Glamburger "英雄传说"做成剑形状的三明治,使用后可提升攻击。晚安咯~晚安安~

Glamburger "英雄传说"做成剑形状的三明治,使用后可提升攻击。晚安咯~晚安安~

隐士型米糕君

UNDERTALE全员向手书预告

头一次做手书嘿嘿嘿(º﹃º )先迫不及待地放个图透。也是回UT圈的复健嗯。希望一个月内能肝出来吧……

又要做字幕又要画图,工作量好大……/趴/做手书的大佬们是真的厉害啊

UNDERTALE全员向手书预告

头一次做手书嘿嘿嘿(º﹃º )先迫不及待地放个图透。也是回UT圈的复健嗯。希望一个月内能肝出来吧……

又要做字幕又要画图,工作量好大……/趴/做手书的大佬们是真的厉害啊

画渣陌色

(。・ω・。)啊啊啊为了让自己评论更多,我决定在这个评论区里挑2个画骨设  qwq(虽然可能只有2个人,也可能没人,但我还是要……给自己挽回点面子(`・ω・´),强行画2张骨设)

1p和2p为原创,3p4p是我画的qwq(所以画出来的画风差不多就是和3p4p一样,画的不好请见谅_(:з」∠)_褶皱阴影什么的不存在( ̄︶ ̄)↗)

【如果评论超过5条{不包含5条},则选4条画qwq<我想让自己累死>

最后,感谢你看到这里!▄█▀█●快来评论吧!

(。・ω・。)啊啊啊为了让自己评论更多,我决定在这个评论区里挑2个画骨设  qwq(虽然可能只有2个人,也可能没人,但我还是要……给自己挽回点面子(`・ω・´),强行画2张骨设)

1p和2p为原创,3p4p是我画的qwq(所以画出来的画风差不多就是和3p4p一样,画的不好请见谅_(:з」∠)_褶皱阴影什么的不存在( ̄︶ ̄)↗)

【如果评论超过5条{不包含5条},则选4条画qwq<我想让自己累死>

最后,感谢你看到这里!▄█▀█●快来评论吧!

梦の千樱
*你充满了决心(所以决心融化掉...

*你充满了决心
(所以决心融化掉的样子真的好酷!)

*你充满了决心
(所以决心融化掉的样子真的好酷!)

静摔倒了

[UT]真心话大冒险

*原作百合人类组,回到地面后的百字小甜饼

*双向暗恋情况下,猹离开福和怪物们出去旅行的半年后


深夜,舒缓的钢琴铃声划破了大使馆的寂静

依旧埋首于工作的怪物大使头都没抬,随手拿起桌子上的电话,礼貌说道:“您好,怪物大使馆。”

“嘿,Frsik?”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低沉女声,使得原本还在奋笔疾书的女人顿住了笔

Frisk看了看电话上显示的号码,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回应

“Frisk?抱歉,是打扰到你了么?”那人道着歉,Frisk却分心辨识出她周围有嘈杂的人类喧哗声

“没有,我原本就还没睡。”Frisk将电话夹在耳边,继续整理起文件来,“这么晚你还在外面玩吗Chara?”...

*原作百合人类组,回到地面后的百字小甜饼

*双向暗恋情况下,猹离开福和怪物们出去旅行的半年后


深夜,舒缓的钢琴铃声划破了大使馆的寂静

依旧埋首于工作的怪物大使头都没抬,随手拿起桌子上的电话,礼貌说道:“您好,怪物大使馆。”

“嘿,Frsik?”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低沉女声,使得原本还在奋笔疾书的女人顿住了笔

Frisk看了看电话上显示的号码,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回应

“Frisk?抱歉,是打扰到你了么?”那人道着歉,Frisk却分心辨识出她周围有嘈杂的人类喧哗声

“没有,我原本就还没睡。”Frisk将电话夹在耳边,继续整理起文件来,“这么晚你还在外面玩吗Chara?”

“嗯,有个聚会……”她顿了顿,直到那边的传来阵阵起哄,“Frisk,我有话想对你说。”

聚会、起哄、想说的话,已经猜到她们正在干什么的女人攥紧了手中的笔,回应的声音有些干涩:“我听着呢,你说吧。”


“Frisk,我爱你,我们在一起吧。”


这曾经是她梦寐以求的话语,但伴随着听筒那边的喧闹声,它失去了原本该有的意义

“Chara,你大冒险又输了吧。”Frisk故作冷静得回答,咽下没出口的后半句,你知道这会让我伤心吗?

勤劳的怪物大使扔下手中的笔,往后一仰靠在办公椅上,闭上眼按压着自己隐隐作痛的太阳穴

“Yeah.”她的回答一如既往得干脆利落,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好再让她犹豫的了,“只是这次我选的是真心话。”


“Will you be my girlfriend?”

白痴虫豸
[Blindtale失明传说]...

[Blindtale失明传说]
*刀子预警
*不是正片,是IF线
Blindtale IF线 如果杀死了Toriel
    手起,杖落。
    盲杖所遇到的阻力出乎意料的少,明明是圆头的钝器,却像刀刃划开一块豆腐那样,我轻而易举的,把Toriel的身体自上而下划成了两半。
    Toriel发出了一声闷哼,灵魂剧烈颤抖着,波动前所未有的强烈。它的周围突然浮现出许多白色的线条,不断生长着、扭动着,很快便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形体,就像Chara那样,只是极不稳定,似乎随时都会消散。仔细一看,那竟和我想象中的Toriel...

[Blindtale失明传说]
*刀子预警
*不是正片,是IF线
Blindtale IF线 如果杀死了Toriel
    手起,杖落。
    盲杖所遇到的阻力出乎意料的少,明明是圆头的钝器,却像刀刃划开一块豆腐那样,我轻而易举的,把Toriel的身体自上而下划成了两半。
    Toriel发出了一声闷哼,灵魂剧烈颤抖着,波动前所未有的强烈。它的周围突然浮现出许多白色的线条,不断生长着、扭动着,很快便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形体,就像Chara那样,只是极不稳定,似乎随时都会消散。仔细一看,那竟和我想象中的Toriel相差无几,身上有一道狭长的裂缝,从左肩一直延伸到右胯,画面触目惊心。
    “呃啊……”她捂住伤口,单膝跪了下来,五官因为痛苦而扭曲,“你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强大……”她艰难的开口,呼吸急促,难以想象她正忍受着多大的痛苦。
    我惊呆了,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手一抖,盲杖掉在了地上,“这……这是……”
    “……她要化为尘埃了。”Chara沉声说道,脸上的肌肉紧绷着,目不转睛地盯着Toriel,神情复杂。“意思是,她快死了。”
    死?Toriel,要死了?是……是我,杀了她?
    “不……不……”精神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我无力支撑自己站立,双膝一软,便瘫坐在了地上。“怎么会这样……”泪水冲破了眼眶的限制,从脸上不断滑落,却无法洗刷我心中的罪恶感。我用双手捂住了嘴,拼命摇着头,不愿去相信Chara的话。
    “好好听我说,孩子……”Toriel还在咬牙坚持着,“一旦你穿过这扇门,不要停下脚步,走的越远越好。最终你会抵达一个出口。”她的表情抽了一下,眉头皱得更紧,似乎快要坚持不住了。
    “等等,Toriel,等等,不要死,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求求你,不要死……”我就像突然惊醒了一般,猛然回过神来,意识到Toriel正在进行最后的嘱咐,急忙挪动双膝向她靠近,连连乞求着,“不要死,不要死,求求你了,我很抱歉……”我扑进了她的怀里,用力抱着她,就好像这样可以挽留住她的生命一样。
    她的身体在我扑进她怀里时晃了一下,似乎已经难以保持平衡了,却还是努力抬起手,环住了我的肩膀。
    “……Asgore,不要让Asgore取走你的灵魂。”她的声音已经嘶哑了,每一个音节都在颤抖着,“他的计划绝不允许得逞。”
    “不要再说这些了,别走,对不起Toriel,我不走了,求求你别死……”我泣不成声,只是一味地乞求着。
    “……”Toriel的头无力的靠在了我的左肩上,“……要乖啊。”她的声音细不可闻,已经是极限状态了,“……我的孩子。”
    “Toriel?”我愣住了,呆呆的转过头看向她的脸。她的嘴角带着强行扯出的弧度,眼睛微微睁开,瞳孔涣散,眼里却满满都是留恋与慈爱。
    “沙沙”
    令人背后发麻的声音想起,Toriel的角突然开始分解,化作白色的粉尘,迅速飘散在空气中消失不见。紧接着就是眼睛、耳朵、鼻子、嘴、脖子、肩膀,自上而下,全都和角一样,在很短的时间内化成了无数粉尘,被风吹散了。
    “等等……等等……”我无力的伸出手想要阻止Toriel的飞散,却连半星粉尘都无法抓住,就连原本在手中分解的那一部分,都在徒劳的挥动中一起飘散而去。Toriel的灵魂开始上升,颤抖着、颤抖着,上面开始出现裂痕,在一声冰冷的“咔嚓”声响起后,碎成了数块,从空中坠落,还未接触到地面,就和她的身体一样,化作尘埃消散了,我甚至来不及接住它。
    “……啊啊……啊啊啊……”感受着怀中的空虚感,我眼睁睁的看着Toriel在眼前化作尘埃却无能为力,更何况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己,强烈的悔恨和罪恶感顺着脊梁爬上了我的头顶。我用力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发丝崩断,从喉咙深处发出受伤野兽般的嘶吼,双目圆瞪,眼眶几乎要被撑裂,视线完全被泪水模糊,面目狰狞,即便如此也难以发泄出我内心的痛苦。“我都做了些什么啊……”
    Chara站在我身后,抬起手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放下了,低下头,只是沉默着陪在我身边。
    “呜……呜……Toriel……对不起……”在疯狂的自虐发泄结束后,我稍微找回了一点理性,捂住脸跪坐在原地抽泣着。
    “……Frisk,其实事情还有转机。”Chara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开口说道。
    “什么转机?”听到这句话,我猛然抬起头看向Chara,“Toriel还有救吗?”
    “重置。”Chara却移开了视线,似乎不想和我对视。“我跟你说过的,决心的力量,只要拥有决心,你就能跨越时间线,回到过去。”
    “我该怎么做?”我想也不想地问道。
    “很简单,但是很痛苦。”Chara垂下眼,闷闷的说道,“……死。”
    我愣住了,我没有想到居然要这样做。
    “我之前就想告诉你了,只是……”他挠着头发,“我担心你知道后会出什么问题。我怕你没办法承受这样的痛苦。”
    “……没关系。”短暂的思考过后,我抬起头坚定的说道。“我不怕死。如果这么做可以改变Toriel死亡的事实的话,我愿意试试。”
    Chara回过头来,有些惊讶的看着我,“……你真的是个很奇怪的小孩。”
    我勉强地扯出了一个微笑。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如果有方法可以弥补的话,无论是什么我都愿意试试。即便这么做无法洗清我的罪孽……Toriel,请稍等一下,我很快就会拯救你的。
      ——IF线 完
—————————分割线———————

算是设定补完,怪物在死之前,灵魂会强烈波动,出现“伪决心”状态,然后构成身体的魔法也会前所未有的强,所以阿福能看到
不要打我!!!

Sin丶极道
#百事杉&times;# 深夜...

#百事杉×#

深夜丢垃圾

😭偷偷打电话给太太们
😭粮真好吃呜呜呜
我的sans怎么那么吃藕😭🔫
【想和太太的孩子们互动【打死🌚

#百事杉×#

深夜丢垃圾

😭偷偷打电话给太太们
😭粮真好吃呜呜呜
我的sans怎么那么吃藕😭🔫
【想和太太的孩子们互动【打死🌚

统依老坛酸菜牛肉面
深夜摸福_(:D)∠)_上色必...

深夜摸福_(:D)∠)_
上色必毁(就是懒)

深夜摸福_(:D)∠)_
上色必毁(就是懒)

讀档妄想
... (再见了。) —— '...

"... (再见了。)"

—— '你尝试探头望向洞底,但是谁也没有来。'


虽然被小花好好地警告过了'重置禁止!',但为了能够再次见到怪物们,我一定还是会一次又一次的重置一切之类的吧(笑)。

"... (再见了。)"

—— '你尝试探头望向洞底,但是谁也没有来。'



虽然被小花好好地警告过了'重置禁止!',但为了能够再次见到怪物们,我一定还是会一次又一次的重置一切之类的吧(笑)。

故墨

骷髅的肚子

cp:Sans X Frisk(无性别)无差

一发完结


———————————————————————————————


Sans躺在沙发上熟睡着。

随着他的呼吸,他的应该是肚子的部位也规律性地上下起伏。

Frisk的目光追逐着,甚至于TA的呼吸都跟着这个节奏。

Frisk感到很奇怪,Sans和Papyrus都是骷髅怪物,不是吗?就像Papyrus腹部位置明显只有一根脊椎。那Sans躺下之后,为什么腹部的衣物仍旧像是有支撑一样,而不是垮塌下来呢?那里甚至在规律性地起伏!

TA试探性地向沙发靠过去,然后深吸一口气收紧了腹部,防止碰到Sans垂落在沙发边的手臂。

“唔…”...

cp:Sans X Frisk(无性别)无差

一发完结

 

———————————————————————————————

 

Sans躺在沙发上熟睡着。

随着他的呼吸,他的应该是肚子的部位也规律性地上下起伏。

Frisk的目光追逐着,甚至于TA的呼吸都跟着这个节奏。

Frisk感到很奇怪,Sans和Papyrus都是骷髅怪物,不是吗?就像Papyrus腹部位置明显只有一根脊椎。那Sans躺下之后,为什么腹部的衣物仍旧像是有支撑一样,而不是垮塌下来呢?那里甚至在规律性地起伏!

TA试探性地向沙发靠过去,然后深吸一口气收紧了腹部,防止碰到Sans垂落在沙发边的手臂。

“唔…”Sans翻了个身。而Frisk早在Sans发出嘟哝声时就轻巧地向后一跳。没有发出多余的声音。

满分!Frisk给自己点了一个赞。感谢Undyne的魔鬼训练。虽然每一次回想都还是感觉自己当时惨不忍睹。

今天的Sans格外的好动。但Frisk再几次像兔子一样被吓得蹦了回去之后,就算再神经大条也知道这绝对不可能是凑巧了。

又一次轻手轻脚地凑近,再矮个子骷髅再一次装模作样地翻身时,Frisk一个箭步扑了上去。

但TA的手就像陷进了什么软软的东西里。欸?Sans不是骷髅吗?一瞬间Frisk脑海里只冒出了这种怪异的想法。但下一秒,TA感觉手下软绵绵的东西就像是气球漏了气,慢慢瘪了下去。

Frisk下意识想要摸索着,想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但是一只手扣住了TA的手腕。“嘿,kiddo。”Sans的嗓音是Frisk从未听到过的沙哑低沉,却又在尾音透露出一丝颤抖,“你快要进到我的心里去了。”

Frisk看着自己那只被轻轻握住,已经顺着脊柱摸进了胸腔的手,:这是真的摸到Sans的“骨子”里头去了。TA有些不合时宜地想到。

“那你愿意让我进去吗?”TA轻而缓慢地搔了搔指下的骨节。不知道骨架之间算不算骷髅的身体内部,但是TA能感受到指尖下微微的震颤。

Sans握住TA的手有些抖,但他还是拉扯了TA一下,Frisk顺势将手更深地探入了骷髅的胸腔。

“你一直在这里。”Sans气息不稳地说到。他的头骨上渗出了细密的冷汗,不论这是何种感受,Frisk也知道这远远超出了他所能承受的。

TA能感觉到手边的温度,是触及灵魂的热度。

魔女源源
假装自己画了新图最近都在忙会考...

假装自己画了新图
最近都在忙会考和各种比赛呜呜呜

假装自己画了新图
最近都在忙会考和各种比赛呜呜呜

张奕白不白
“地底将空无一人。”

“地底将空无一人。”

“地底将空无一人。”

vvvvvvv

*是群里的ask
难得勤奋了一次/咸鱼瘫
虽然仔细一看都在偷懒www
Ryan已经在后台吃着ta心爱的巧克力了w

*是群里的ask
难得勤奋了一次/咸鱼瘫
虽然仔细一看都在偷懒www
Ryan已经在后台吃着ta心爱的巧克力了w

宇宙通信

【UF SF】非正常见面方式

*超级我流fell,是我一个小脑洞的一部分

*角色狂野暴乱ooc请注意

*超爽文


弗里斯克在蓝围巾骷髅的塔可饼铺喝蓝外套骷髅的热狗小摊之间纠结了好一会,还是放弃了塔可饼店的买一送一,转去买附带期间限定调料酱的热狗,没想热狗摊钱派了好长一串人,等到他时已经要到饭点。

在他从骷髅手上接过两个热狗再把它们放进餐盒后不久,弗里斯克就听到重金属摇滚乐在他的口袋里发出隆隆巨响。他心觉不妙,赶紧溜到街角去接电话,听到查拉在电话另一头逼逼叨叨,问他为什么不回家吃饭,又说妈妈等你等急了你再不回家就是臭小狗。弗里斯克满心不悦,在心底暗暗骂道:你这改我手机铃声的小混账还敢说我;嘴上却只应了个“哦。”...

*超级我流fell,是我一个小脑洞的一部分

*角色狂野暴乱ooc请注意

*超爽文


弗里斯克在蓝围巾骷髅的塔可饼铺喝蓝外套骷髅的热狗小摊之间纠结了好一会,还是放弃了塔可饼店的买一送一,转去买附带期间限定调料酱的热狗,没想热狗摊钱派了好长一串人,等到他时已经要到饭点。

在他从骷髅手上接过两个热狗再把它们放进餐盒后不久,弗里斯克就听到重金属摇滚乐在他的口袋里发出隆隆巨响。他心觉不妙,赶紧溜到街角去接电话,听到查拉在电话另一头逼逼叨叨,问他为什么不回家吃饭,又说妈妈等你等急了你再不回家就是臭小狗。弗里斯克满心不悦,在心底暗暗骂道:你这改我手机铃声的小混账还敢说我;嘴上却只应了个“哦。”

他告诉查拉他今天有事,不回家吃中饭,叫妈妈不要着急不要等他了;又顺便教育自己妹妹小女孩子不要骂人;心里却在想着该换个怎样的新手机密码。

查拉对着电话吐舌头,向着听筒说“略略略”,“啪”地一声挂掉电话。

弗里斯克耸耸肩,找着张街边长椅就想放下餐盒一屁股坐下,却瞧见长椅上放着一个立牌,上面写着“留座”二字。他环顾四周,看见这一片几乎所有人都围着热狗铺子,长椅附近除他以外连鸟都没有一只,就不再顾虑,坐下去还及其休闲地翘了个二郎腿。

没想到过了五分钟就有脸色看上去气急败坏的红外套矮个怪物出现在他面前,怪物的外套上闻到一直在热狗铺子边徘徊的热狗的烤肠香。而在下一秒,怪物和他对上眼神之后,那气急败坏的神情就变成了暴怒。

怪物脱口大骂:“我去你妈的王八羔子,你没看到老子已经占了这张椅子吗?”

弗里斯克赔着笑脸:“可是你看这椅子这么长,你做我身边也不碍事啊。”说罢,他就拿起身边的餐盒,把他放在腿上。“这样你就有位置坐了。”

怪物瞄一眼弗里斯克餐盒里的热狗,两眼发直了0.1秒,就快速向弗里斯克发难:“你这兔崽子胆子不小,占了老子的座就该赶快滚开。竟敢和我讲道理,看我不把你腿给打断那点exp!”

弗里斯克心想骷髅怪物一个个都奇怪得很,蓝衣服的懒散红衣服的暴躁,发誓一定要减少和骷髅怪物接触。他看见红光从骷髅怪物的眼中闪过,一抬手就有无数骨刺飞在空中。

骷髅暗地里咒骂城镇限制使用魔法,他最多只能做到把成年人打残的地步。虽说眼前的人类也没做太多过分事,还细胳膊细腿的,怎么看都还是个青少年,但是一个人吃两个热狗实在是天理难容(因为他没买到)。怎么说他都要见点血心里才能舒坦。

没想到当骷髅张嘴笑得正狂妄的时候,嘴却被半个热狗堵住。他的惊讶使空中的所有骨刺都在一瞬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离开热狗铺子的人们看到这副景象直觉得好笑。


骷髅恨不得下辈子当只鸵鸟,脸红得不行头上还全是汗。情急之下,他扯着弗里斯克的衣服,一人一骨就消失在街边。

他们移动到生意红火的意面餐厅的犄角旮旯处,骷髅正好压在弗里斯克的身上。

弗里斯克只记得骷髅怪物扯着他衣领,用着狠狠的语气说了什么,就昏睡过去。再次醒来时就已经躺在他家中的小床上了。

——————————————END————————

fell:老子看你骨骼清奇,当我小弟好了

福:?????????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