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ut au

957浏览    205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14 10:56
牧念
A Dream… 没有人比我晚...

A Dream…

没有人比我晚 大概

A Dream…

没有人比我晚 大概

牧念

outsider
欢宴过后 这里还是只有我一个人 不是吗

提前发了……没有快乐生贺我反省……

ERROR大可爱你的listeners都特别特别喜欢你的要开心噢(๑°3°๑)

19.4.04 ERROR生日快乐!!

outsider
欢宴过后 这里还是只有我一个人 不是吗

提前发了……没有快乐生贺我反省……

ERROR大可爱你的listeners都特别特别喜欢你的要开心噢(๑°3°๑)

19.4.04 ERROR生日快乐!!

Theo

mh组的设定

horror:

还是亲妈设定的守序邪恶(?)从原作上看超级有自制力,比如在那个丧心病狂的世界七年都忍住没吃人肉,比如让papy在自己吃会动的东西时打自己的头。

依旧弟控(这几乎是sans的通病)。

喜欢精神折磨别人。

由于原作中那个提取魔力的事故导致失去审判眼和GB炮,但是开始能看到些奇怪的东西。比如一些紊乱的数据,这个就是私设了,因此他能看到幽灵papyrus。有时候他能看到G爹,但是因为只是对方身体的一部分所以模模糊糊的。

有时会表现出与表象不符的冷静,当他撑着头看着某个地方的时候,你很难判断他到底是在考虑什么超乎你理解的事物,还是纯粹在等待下一顿“大餐”的到来。他总的来说是很平...

horror:

还是亲妈设定的守序邪恶(?)从原作上看超级有自制力,比如在那个丧心病狂的世界七年都忍住没吃人肉,比如让papy在自己吃会动的东西时打自己的头。

依旧弟控(这几乎是sans的通病)。

喜欢精神折磨别人。

由于原作中那个提取魔力的事故导致失去审判眼和GB炮,但是开始能看到些奇怪的东西。比如一些紊乱的数据,这个就是私设了,因此他能看到幽灵papyrus。有时候他能看到G爹,但是因为只是对方身体的一部分所以模模糊糊的。

有时会表现出与表象不符的冷静,当他撑着头看着某个地方的时候,你很难判断他到底是在考虑什么超乎你理解的事物,还是纯粹在等待下一顿“大餐”的到来。他总的来说是很平和的一个骨(相对于他的au和邪骨团),但是从那张没什么表情变化的脸上,你永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突然爆发(或许是一阵难挨的饥饿,或许什么理由都没有,毕竟他是个“精神错乱”的骨,不是么?)。他恐怕是邪骨团里最难懂的那个,也是最难预料的。

他的记忆似乎不是很完全,但他对任何papy以及frisk的态度都一样,保护到底和砍了生吃。他对毁灭或搅乱其他au不感兴趣,会在邪骨团里只是因为nm的威胁,但他同时也对非自己的au没有任何感情,所以在不得不击杀的时候没有任何心理障碍。(“加入我,我会给你们提供足够维持下去的食物。或者我可以把你们都杀掉,这对我而言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这里补充原作设定的介绍:horrortale设定翻译


murder:

是混沌邪恶(?),他的papy不全是他的臆想。而是papy担心他的感情以及他对papy死亡的拒绝,融合papy的数据碎片凝结出来的,有些类似灵魂的感觉。

但是这个“papy”被murder的思想侵染,因此会说出murder最阴暗的想法,平时对murder的关心和偶然的善良都是papy残留的,因此有时会显得性格很矛盾。

Murder并不对杀死其他生物或者毁灭上瘾!(这里稍微改动了一些原设)但是“frisk”(玩家)在某个时间线某处存在着的危机感压迫着他不得不不停地寻求exp(papy会教唆他继续杀下去)。

在完成了痛彻心扉的自己时间线的屠杀之后,他不再抵触杀死其他怪物,与其说是习惯了不如说是麻木,偶尔甚至会觉得好笑,现在自己干的和“ta”干的又有什么不同呢?

只是他不再在乎了。

他杀过不止一个papy,也不止杀过一次他的papy(你知道要杀死那个人类多少遍才能让ta放弃么?)

但是除非不得不,他不会主动去击杀。

他依旧不能冷静地下手。

他热衷于虐杀人类(尤其是frisk),有时能从杀戮人类中获得快感,但是他厌恶这样的自己,他失去了正常感受快乐情绪的能力。

他的右眼为红,左眼则是一圈红环绕着青,代表他失去正义的力量却得到决心的力量。但是他没有办法重置。



Theo

初遇 (murder X horror)

注意:本合集设定的killer是根据underverse和有些同人作品中的形象塑造的,也就是说,这里的killer是个杀戮成瘾、热衷折磨的,恶趣味的崩坏sans,请喜欢killer的人慎点!

以及,horror是亲妈原作的设定,有一小部分改动,和往常同人作品中的性格会有出入;

murder设定大部分根据亲妈设定,有一小部分的变动。

mh设定戳这里

horrortale:作者主页AU (#HORRORTALE COMIC)创作者:Sour Apple

dusttale: 主页(我不大确定,有问题请大家和我说)

我踏马就是嗑爆疯子组!mh那么好吃优质粮却少得可怜根本不够!只能...

注意:本合集设定的killer是根据underverse和有些同人作品中的形象塑造的,也就是说,这里的killer是个杀戮成瘾、热衷折磨的,恶趣味的崩坏sans,请喜欢killer的人慎点!

以及,horror是亲妈原作的设定,有一小部分改动,和往常同人作品中的性格会有出入;

murder设定大部分根据亲妈设定,有一小部分的变动。

mh设定戳这里

horrortale:作者主页AU (#HORRORTALE COMIC)创作者:Sour Apple

dusttale: 主页(我不大确定,有问题请大家和我说)

我踏马就是嗑爆疯子组!mh那么好吃优质粮却少得可怜根本不够!只能自个儿割大腿肉ಥ_ಥ,mh是本合集的直接动力了。

有争议的点可以评论可以私戳,但是请不要发表过激言论!




远处的景色开始模糊,裂成沙砾般的碎片消融在迅速靠近的黑色之中。

世界线在收束,他能感受得到,整个世界都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消失,并且很快就会侵袭到他的所站之处。

他终于成功了。

带着兜帽的骷髅闭着眼微微扬起头,深深呼出一口气,笑容满足而平静。白色雾气缓缓散尽,四周弥漫着灰尘和血腥的味道。

这样一切就都结束了。

他头一回如此放松,就好似负重已久的人突然卸下背上的东西,整个都有些轻飘飘得不真实。

一个陌生的存在随着奇怪的异响出现在他旁边,紧接着是一个低沉而带着奇特回音的声音:“你确定现在就要停下么?”

他警觉地看向声音来源,那是一个被黑泥包裹的生物,和他体型相似,背后多出四条粗壮的触手。他不是“frisk”,但散发的气息却比那个人类还要恶劣。

“为什么不把这份力量放在更有用的方面上呢?比如说……为我工作。”那个怪物带着不详的笑容继续道,勉强可以分辨出的那只眼睛里满含着高高在上的恶意。

他厌恶地皱眉,眼神阴冷地微微弓身:“那对我又有什么好处?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Well,第一,你可以继续活下去。第二,”对方脸上的笑容更加令人不适,漆黑的触手在背后随意地卷动,掉落下几滴不知名的液体,“你的世界的‘frisk’还没有死,毕竟还有那么多个平行宇宙,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为什么不利用我给你的机会继续积攒Lv,说不定在某个au你会再次遇到ta?我觉得这是个双赢的局面。”

刚才一直没有说话的papyrus飘到他的身侧:“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sans!你知道那个异界旅客没有那么简单!我们不能就在这里停下!”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幽灵的双眼是和他瞳孔外圈如出一色的红。

“好吧,paps,你说的没错。”他重新直起身,状似随意地向那个怪物说道,“交易达成,我们需要握个手么?”

“没有必要。”黑泥将他瞬间吞没,而他脚下的雪地则在下一秒被黑暗吞噬殆尽。

Dusttale就此不复存在,从今往后,只有murder。

 

他开始为那个后来他得知叫nightmare的怪物“工作”,刚开始只是被带到某个au去杀死某几个怪物,对于等级已经20的他来说那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但是很快,他的工作范围就扩大成了清理整个时间线,而那比他想象的要棘手得多。他从没想到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竟然会是那样难缠的存在,第一次清洗整个au的时候他差点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于是nm给他派了个“帮手”,或者难听点说,给他派了一个“看管者”,省得他半路死掉或者效率太慢。那个版本的他称呼自己为“killer”。

他和对方待了不到五分钟就开始由衷地厌恶他。与追求干净利索的他不同,killer的杀戮总是伴随着折磨和玩弄。

他赶在killer靠近那个世界的papyrus之前杀死了后者。那几乎是一瞬间的事,他知道如何才能最快地杀死一个papyrus,又不让他逗留足够的时间感受死亡的痛苦。

这一方面他有足够的经验。

在猛然蓬起的灰尘中,他在兜帽的阴影下冰冷地和killer对视。对方玩味地看了他一眼,接着再次带着病态的笑容投身到了杀戮中。

“我不喜欢他,SANS。”他的兄弟在他身旁嘟囔。

“他有种令人恶心的气息。” murder嫌弃地皱眉,那种沉浸在杀戮的快感中的疯狂总是让他想起那个“frisk”。

 

还好他的等级增长的足够快,特别是后来他发现自己覆盖“保存点”的能力后,他终于可以独自完成时间线的清扫了。

他知道这个队伍里还有一个主要成员,是一个总是布满乱码的sans,他只见过对方一次。而那个sans看他的眼神好像在看什么恶心的呕吐物。

如果nm没有干预的话,他们中的一个差点就把对方化成尘土了。

在很久之后的某一天(他已经逐渐失去了时间的观念),nm带着一个sans回到了他们的聚集地(谁会把一座该死的城堡改造成自己的据点?)。最为醒目的就是对方头顶左侧的那个巨大豁口,就好似被什么强行捅穿了一样,连带着右侧的眼眶成为了漆黑的大洞,接着是那只鲜血一般的猩红眼睛。

据说那个sans来自horrortale,那意味着他的代号就此变成了horror。说实话,murder对于这个满身血污的残缺骷髅的第一印象不怎么好,但是经历过nm、killer、和error后,horror的外观相比之下并不是很难以接受。

他看着对方在自己斜前方停下脚步,视线向右偏移精准地对上了飘在他身侧的papyrus:“你的兄弟还挺酷的。”

murder震惊得眼眶都黑了,他感觉到papyrus的下巴掉了下来:“你能看见?”

horror微微眯眼:“为什么不能?”

murder一时间失去了言语的功能,对方没有耐心等他回神,继续原先的路程向走廊的深处走去。

“Wowie!sans,他居然能看到我!这难道不是很神奇吗!”papyrus亢奋地大叫。

“Heh,是啊,兄弟。他确实很有趣。” Murder饶有兴趣地注视着那个远去的背影。

好吧,这个版本的他可能没有那么糟糕。


牧念
Fallen Star你无法抓...

Fallen Star
你无法抓住坠落的星星,我亦无法回头。
geno无法重置自己、error也不能变回geno

感谢喜欢(๑òᆺó๑)

Fallen Star
你无法抓住坠落的星星,我亦无法回头。
geno无法重置自己、error也不能变回geno

感谢喜欢(๑òᆺó๑)

牧念
ERROR想变得更可爱_(:3...

ERROR想变得更可爱_(:3」∠❀)_

ERROR想变得更可爱_(:3」∠❀)_

Mustard's Dream

因为之前的号没了所以重新整理了一下candytale的翻译
新添加了许多细节
说不定以后还会有更正和修改

以及完全退ut圈了只是真的敬佩vs老师也不甘心因为是韩文的原因而在国内没有人气所以决定把nt和ct的设定集都翻译出来
【在日本,nt可是家喻户晓的au呢嘤嘤嘤】

漫画我可能不会再翻译了,之前的授权搬运也不会继续搬到lof了,所以有兴趣的去QQ群里看看吧www
群号:531222973

candytale的中文翻译石墨文档版 

老师的官方推特

candytale设定集原版

candytale官方漫画地址

最后感谢你们的观看www只希望点个心心和赞www

因为之前的号没了所以重新整理了一下candytale的翻译
新添加了许多细节
说不定以后还会有更正和修改

以及完全退ut圈了只是真的敬佩vs老师也不甘心因为是韩文的原因而在国内没有人气所以决定把nt和ct的设定集都翻译出来
【在日本,nt可是家喻户晓的au呢嘤嘤嘤】

漫画我可能不会再翻译了,之前的授权搬运也不会继续搬到lof了,所以有兴趣的去QQ群里看看吧www
群号:531222973

candytale的中文翻译石墨文档版 

老师的官方推特

candytale设定集原版

candytale官方漫画地址

最后感谢你们的观看www只希望点个心心和赞www

Theo

成长 (G! error x G! ink) 上

这篇是关于G! error 和 G! ink的故事!如果你还没有读过原作者的漫画的话,我推荐你一定要去看!她的设定超级带感,而且画风很棒!

在这里附上作者的网站和名字:

ginkgerror

Tumblr:http://ginkgerror.tumblr.com/

Plurk:https://www.plurk.com/ginkgerror

长大后的互动:https://shigxx.tumblr.com/post/171517260808/ta-da-i-fell-into-them-i-knew-them-since

这里是高糊b站:https://www.bilibili.com...

这篇是关于G! error 和 G! ink的故事!如果你还没有读过原作者的漫画的话,我推荐你一定要去看!她的设定超级带感,而且画风很棒!

在这里附上作者的网站和名字:

ginkgerror

Tumblr:http://ginkgerror.tumblr.com/

Plurk:https://www.plurk.com/ginkgerror

长大后的互动:https://shigxx.tumblr.com/post/171517260808/ta-da-i-fell-into-them-i-knew-them-since

这里是高糊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193601?from=search&seid=2338237454392327075

她说过角色可以拿来二次创作,但是要注明她的名字和网站,所以就不放授权啦。

因为漫画需要翻墙看,所以如果有小伙伴想要了解设定的话,我可以另外开一个给你们专门科普一下。







            他不应该那样自大的。


            墙上的灯依旧散发着温暖的橙黄色光,看上去蓬松惬意的懒人沙发旁散落着毛茸茸的玩偶,这依旧是他们的“家”,熟悉的休息室。

            但他一点也感觉不到暖意。整个空间回荡着他短促而颤抖的呼吸,还有细微的流沙般的杂音。

 

            他不该因为小小的胜利而洋洋自得,莽撞大意地冲向“仅剩”的两个敌人。

 

            大滴大滴的蓝色液体从他眼眶中掉落,砸在自那人眼角弥漫出的纹路上,碎开奇异的荧光。对方却毫无反应。

            柔和的光线突然闪烁了一下,他受到惊吓般猛地一震,闪电般抬头看向逐渐失去稳定的光源,透着淡蓝的屏障张得更开,精神紧绷地警戒着。

 

            他不该把那人的警告和阻止那样随意地抛在脑后。对方当然不止两个人,这很明显是个陷阱。而他轻易地跳了进去。

 

            颤抖的呼吸间夹杂了越发频繁的抽泣,最终一发不可收拾地变成了号啕大哭。他多么希望那人像上次一样,被他打醒后带着气人的调笑说他只是困了想要睡一觉。但是他现在连碰都不敢碰他一下,因为他怕再掉一块碎片,对方就什么都不剩了。

            灯完全灭了,只有他眼中不断滴落的荧蓝的微弱光芒,淡淡地照亮他怀里那人的沉寂的面孔,和散落一地的骨头碎片。细沙的声音还在继续着。

 

            那陷阱不是给他的。而他在铺天盖地的黑色恶意中,瞥见向他冲来的白色人影时才意识到。

 

            一股大力扯着他向后飞去,白色的烟花在他眼前炸裂。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一根骨头可以碎成那么多块,或者一个骷髅竟然可以同时断掉那么多根骨头。

            “抱歉让你不得不看到这个。”那人悲伤地看着他,细碎的裂纹攀上他的脸,但他微微勾起嘴角,“但你会没事的。”

            他震惊地瞪大双眼。

            那个眼神?!那个眼神——他知道那是陷阱!但他还是来了。

            他疯狂地伸出手,竭尽全力把对方破碎的身体在被吞没前的一刹那拉回怀里。而黑色的影子仿佛张开的巨口,瞬间逼至他们身前,可身后的传送门还有些距离。

            巨大的绝望感让他的本能起了作用,淡蓝的屏障猛地拉开,将二人罩得严严实实。这一挡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传送门的入口在他眼前关闭,连同着后面尤不死心的黑影一起。

 

            现在,他抱着失去意识的监护人,被恐惧和悔意浸满,等待着可能下一秒就会来临的死亡。

            背景里,充满回忆的家具摆设一个个淡化消失,仿佛钟摆的倒计时。

            他无法抑制地哭泣着,为自己的无能,为监护人岌岌可危的状态,为独自一人的恐惧。但这次没人再安慰他,引导他,保护他了。他脑子里一片混乱,任由崩溃的情绪在身体里乱窜,又伴着眼泪出去。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只知道从眼中流出的液体从荧蓝变成了鲜红,然后是带来剧痛的干涸。

            细沙的声音停止了,房子的自我分解也是。他的监护人依然毫无生气地在他怀里,那些裂纹和碎片没有自愈,却也没有继续恶化。

            他的监护人还活着。

            

牧念

小粗鲁(?)

感觉画世界比medibang笔刷用的舒服
那我就全都要٩( 'ω' )و

小粗鲁(?)

感觉画世界比medibang笔刷用的舒服
那我就全都要٩( 'ω' )و

牧念
“猜猜哪个是我”

“猜猜哪个是我”

“猜猜哪个是我”

牧念
「ドーナツの穴あなみたいにさ ...

「ドーナツの穴あなみたいにさ 
就如甜甜圈上的洞
穴あなを穴あなだけ切きり取とれないように
我们无法只将洞眼取下
あなたが本ほん当とうにあること 
我也绝对无法证明
决けっして证しょう明めいできはしないんだな
你确实存在」

选曲《Donut Hole》。是本命歌(。•ˇ‸ˇ•。)  
甜甜圈洞内是还没有变成ERROR的ERROR。

70+粉啦我好开心谢谢各位小天使支持!!(  ̄ ▽ ̄)

「ドーナツの穴あなみたいにさ 
就如甜甜圈上的洞
穴あなを穴あなだけ切きり取とれないように
我们无法只将洞眼取下
あなたが本ほん当とうにあること 
我也绝对无法证明
决けっして证しょう明めいできはしないんだな
你确实存在」

选曲《Donut Hole》。是本命歌(。•ˇ‸ˇ•。)  
甜甜圈洞内是还没有变成ERROR的ERROR。

70+粉啦我好开心谢谢各位小天使支持!!(  ̄ ▽ ̄)

Theo

成长 (G! error x G! ink) 下

诶嘿,谢谢大家能赏脸看我这小破文hhh,如果大家不清楚G! error 和 G! ink的一定要跟我说呀!

前情点合集=w=

在这里附上作者的网站和名字:

ginkgerror

Tumblr:http://ginkgerror.tumblr.com/

Plurk:https://www.plurk.com/ginkgerror

长大后的互动:https://shigxx.tumblr.com/post/171517260808/ta-da-i-fell-into-them-i-knew-them-since

这里是高糊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

诶嘿,谢谢大家能赏脸看我这小破文hhh,如果大家不清楚G! error 和 G! ink的一定要跟我说呀!

前情点合集=w=

在这里附上作者的网站和名字:

ginkgerror

Tumblr:http://ginkgerror.tumblr.com/

Plurk:https://www.plurk.com/ginkgerror

长大后的互动:https://shigxx.tumblr.com/post/171517260808/ta-da-i-fell-into-them-i-knew-them-since

这里是高糊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193601?from=search&seid=2338237454392327075




正文:


他的意识在浮沉间逐渐转醒,漫长得仿佛花了一个世纪,全身传来了被粉碎后重组一般的剧痛。他努力想睁开眼,却觉得对于身体的支配异常生疏。发生什么了?

啊,他想起来了。他确实被粉碎了,被数量和力量上远超以往的【负面情绪】给——等等?!那孩子呢?

Ink猛地睁开双眼,视线却一时无法聚焦。

“你终于醒了!”一个声音从他身侧响起,充满了惊喜和激动,带着些许的埋怨。是熟悉的语气。

“kid?”他微微皱眉,嗓子好像很久没有发过声音一样沙哑,“你的声音怎么那么……”

Ink的视线终于清晰了,一张陌生的面孔出现在他面前。

?!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反手甩了一把墨水过去,正中对方面部。在对方惨叫着试图把那团东西扒掉的时候,ink才冷静下来好好观察这个可疑份子,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嗯?这个配色?还有那双标志性的手——

“Gaster Error?”他不确定地呼唤对方的全名。

“该死的,你干什么老混蛋!”那个身高明显已经超过他肩头的骷髅气急败坏地回应道。

“……”

Gaster Ink不知作何反应。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一觉醒来,自家的孩子变成了十几岁的青年?

因为过于震惊,他反而冷静了下来,上前阻止了对方的瞎挠。在帮忙清理墨水的过程中,Ink发现error的个子比自己估测得还要高一些,大约已经到了自己的颧骨的位置,而那张原本带着些婴儿肥的圆润包子脸,如今也稍稍拉长,有些青少年的棱角了。

(在我做了这么多以后,得到报答居然是这个?对方不满地嘟囔,但是Ink暂且忽视了他。)

眼旁裂纹的范围扩大了,两端都更加狭长,显得有些富有攻击性。Ink在抹去对方眼部的墨水时注意到。Error能睁开眼后第一件事,就是用愤怒和阴郁的眼神试图把他瞪出一个大洞。

至少那双眼睛没有什么变化。Ink脑子里不经意地飘过这个想法。

“现在,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Error怔了一下,撇开目光,脸上流露出一丝内疚和难过:“在你……被【他们】袭击后,你失去了意识,我在【他们】能进一步伤害你之前把你一起拉进传送门了。”

守护者神色冰冷地挑眉,抬手重重劈上对方的头顶:“袭击?我在战斗开始前跟你说了什么了?”

黑色的骷髅躬身抱头,疼得龇牙咧嘴:“我知道!都是因为我太自大鲁莽才让你受那么重的伤!”

看着对方有些炸毛的反应,Ink神色稍缓,找回了一些心安。还是他熟悉的那个孩子。

“但是,”error抓住他的手,并没有挪开,反而紧紧攥住,“你知道我花了多久才让你……”

青年微微颤抖的身体和突然低沉下去的嗓音让Ink的心里敲响了警钟,而前者垂着头看不清的表情更让他警惕:“kid?”

但毁灭者下一秒就好像没事人一样放开了他,脸色如常地抬起头,甚至还有些嫌弃:“你的恢复速度太慢了,这期间我一个人去对付那些【负面感情】都快累死了。”

“你一个人去战斗了?”白色的监护人脸色不大好看,语气也生硬了起来。

“嘿!不然我还能怎么样?当时你的情况突然恶化,我就知道是那些家伙趁你不在四处破坏。你都已经是那样破破烂烂的状态了再碎肯定就成灰了!我除了出去阻止他们别无选择!”Error看上去像被冒犯了。

Ink抿紧嘴,通红的瞳孔里写满了不赞同。但是他确实没有办法反驳。那孩子当时一无所有,你不能责怪他绝望地紧紧抓住仅剩的什么。可是,这并不能减少这种行为的危险性和愚蠢分毫。

那段时间【负面情绪】异常强大,创作者们的数量也减少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所以他才会那样强调两人一起行动,让error千万不要超过他身边十米。事实上自己居然还能醒来这件事让他也很惊讶,那次他是抱着必死的心去的,坚信紧接而来的黑暗就是永别。

那孩子才刚出生不久,还远远没有弄清自己的所有能力,让他独自一人面对那样规模的【负面情绪】……

担忧和心疼充斥了他的整个胸膛。他到底沉睡了多久?是要多大的压力和磨难才能让那个孩子成长得如此迅速?

感受到error身上传来的明显的委屈和烦躁,他叹了口气。既然事情已经发生,纠结于这一点毫无意义,当下和以后才是最重要的。

把所有不好的情绪压到心底,Ink换上一个微弱但真实的笑容:“听上去好像你把他们收拾得很惨,想告诉我你都发现了什么新能力么?”

Error对他突然的转换一愣,但接着身板一挺,勾起个骄傲的笑:“哈,等着大吃一惊吧!我现在可比你强多了。”看向他的眼神带着洋洋自得。

“我等着呢。”Ink内心觉得好笑,事实证明应付小孩子的那一套在error身上依旧适用,稍微一捧就成功转移了对方的注意力。

内心幼稚的毁灭者讲得声情并茂,神情炫耀,时不时动手展示一番。而他的监护人在旁边含笑听着,在对方显得过于得意忘形的时候挑眉,轻描淡写地指出几处纰漏,在青年即将恼羞成怒之前点到为止。

Error很明显还有很多没有告诉他。Ink不动声色地瞄了一眼对方右眼角下微微透着荧蓝的一条裂缝,他可不记得当初那里有第三条印记。但是不要紧,他总会知道的,同样的错误他不会犯两次。


折原
上星期六、日,CWT場次,跟基...

上星期六、日,CWT場次,跟基友一起去。

這次擬人版 Dancetale sans。

上星期六、日,CWT場次,跟基友一起去。

這次擬人版 Dancetale sans。

牧念

世人所认为的错误在他眼中却是正确的选择。这仅是他的「工作」罢了。

世人所认为的错误在他眼中却是正确的选择。这仅是他的「工作」罢了。

红格子衫的AK
是疯子!找找同好!最近ut又冷...

是疯子!找找同好!最近ut又冷了的感觉!几十分钟的指绘奉上!

是疯子!找找同好!最近ut又冷了的感觉!几十分钟的指绘奉上!

牧念
“小可爱你已经盯了屏幕十分钟啦...

“小可爱你已经盯了屏幕十分钟啦。你好?”

突然爆裂的乙女脑。(๑˙ー˙๑)

“小可爱你已经盯了屏幕十分钟啦。你好?”

突然爆裂的乙女脑。(๑˙ー˙๑)

憨八嘎的守望【northXD】
各位,属中国au的unders...

各位,属中国au的understar,将在不久后发布可能是国内第一个ut au的翻曲Stronger Than You,注,不是翻唱。
魔改维希终于不再“魔改”了

各位,属中国au的understar,将在不久后发布可能是国内第一个ut au的翻曲Stronger Than You,注,不是翻唱。
魔改维希终于不再“魔改”了

牧念
假如ERROR的围巾曾经是红的

假如ERROR的围巾曾经是红的

假如ERROR的围巾曾经是红的

UNNAMEDTALE

成年后的Unnamed!Chara
成年后的他不仅变得更高,还变得更会打架了

因为长期受到Francis的严格特训,再加上暴躁时的Black会突然扔骨头攻击,所以他的腰的韧性与强度要超过一般人的几倍

最后1p,作者沙雕向
总而言之,就是Unnamed!Chara过来秀大长腿的,这引起了作者与其他民众的羡慕嫉妒恨,也让更多人吸他的腿(?)

原作者 @ZJ再见——阿再

成年后的Unnamed!Chara
成年后的他不仅变得更高,还变得更会打架了

因为长期受到Francis的严格特训,再加上暴躁时的Black会突然扔骨头攻击,所以他的腰的韧性与强度要超过一般人的几倍

最后1p,作者沙雕向
总而言之,就是Unnamed!Chara过来秀大长腿的,这引起了作者与其他民众的羡慕嫉妒恨,也让更多人吸他的腿(?)

原作者 @ZJ再见——阿再

UNNAMEDTALE

p1黑White与Black
p2脱衣福利
p3~p6群里的梗
p7~p9是给元翼福的回复(小甜饼)
作者 @ZJ再见——阿再

p1黑White与Black
p2脱衣福利
p3~p6群里的梗
p7~p9是给元翼福的回复(小甜饼)
作者 @ZJ再见——阿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