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vergil

19.9万浏览    3578参与
Sophie

[DMC5] 掐死在摇篮里 Smothered in the Crib [DV]

警示:Pussy! Vergil;Period;R18;走心那个啥;(其他的警示点进去看吧)

正文:

Dante一回来就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较之一般的气味更为腐败和阴湿,他能确定这和他前两次闻到的味道是一样的,这更让他愤怒。他冲到浴室门口,大门果然被锁住了,里面有沉闷的喘息声,这次Dante没有在外面敲门或者等待,他直接压碎了这扇门,他看见他的兄弟,Vergil,匍匐在地上,阎魔刀被他自己插在肚子里,鲜血在地砖上汇成潺潺的小溪。他跨过碎裂的木头和玻璃,把他哥哥翻了过来,Vergil整张脸都是惨白的,琉璃般的眼珠子黯淡的看着他。Dante长腿一迈骑在对方身上,拧开了花洒,一只手掐着Vergil...

警示:Pussy! Vergil;Period;R18;走心那个啥;(其他的警示点进去看吧)

正文:

Dante一回来就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较之一般的气味更为腐败和阴湿,他能确定这和他前两次闻到的味道是一样的,这更让他愤怒。他冲到浴室门口,大门果然被锁住了,里面有沉闷的喘息声,这次Dante没有在外面敲门或者等待,他直接压碎了这扇门,他看见他的兄弟,Vergil,匍匐在地上,阎魔刀被他自己插在肚子里,鲜血在地砖上汇成潺潺的小溪。他跨过碎裂的木头和玻璃,把他哥哥翻了过来,Vergil整张脸都是惨白的,琉璃般的眼珠子黯淡的看着他。Dante长腿一迈骑在对方身上,拧开了花洒,一只手掐着Vergil的下巴,一只手解开了自己的皮带。

 

“如果你那么想伤害自己的话,由我来代替你来做不是更好吗。”红衣的男人漫不经心的说。


余下走链:Wordpress 这儿

输入蓝衣恶魔的小写

AO3


只要lof不屏我我就爱它(它已经屏我一次了切

✨刀与星辰✨

抄的叠猫猫,太懒了只叠到了5块,所以我要画一画【。

大家的物种一直在变,只有猫蛋蛋永远是猫蛋蛋≡ω≡

抄的叠猫猫,太懒了只叠到了5块,所以我要画一画【。

大家的物种一直在变,只有猫蛋蛋永远是猫蛋蛋≡ω≡

老阿姨NIcha

【DMC】【VD】Promise 第二部分

Summary:斯巴达没能成功阻止蒙迪斯,魔界大举入侵,人类世界沦为焦土。这个世界观下,但丁和维吉尔没有反目成仇,但……

Notes:作为一个游戏老古董,怎么能不写写废土题材?头发还是长出来了……

Warning:N-C-1-7,废土AU,不-可-描-述的其他Tag在凹3,而且越来越多【。(其实也没很过分哈哈)


2

Fly me to the moon.

Let me play among the stars.

但丁记的,人类世界最后只剩下了一轮血月。

他记的他和维吉尔穿梭在街道与楼群铸成的水泥森林中。刚开始的时候,很多地区还没受到炮火和恶魔的波及,他们还能看见人...

Summary:斯巴达没能成功阻止蒙迪斯,魔界大举入侵,人类世界沦为焦土。这个世界观下,但丁和维吉尔没有反目成仇,但……

Notes:作为一个游戏老古董,怎么能不写写废土题材?头发还是长出来了……

Warning:N-C-1-7,废土AU,不-可-描-述的其他Tag在凹3,而且越来越多【。(其实也没很过分哈哈)

 

2

Fly me to the moon.

Let me play among the stars.

但丁记的,人类世界最后只剩下了一轮血月。

他记的他和维吉尔穿梭在街道与楼群铸成的水泥森林中。刚开始的时候,很多地区还没受到炮火和恶魔的波及,他们还能看见人类的活动,全副武装的武装小队,带着几名军人的救援队伍,往附近避难所赶的普通民众。

我们最好少和他们接触——他记得维吉尔的建议。  

他们唯一一次和其他人撞上照面,是在某天穿过一条隧道的时候。那是一支搜救队伍,走在最前面的男人端着枪,但看到但丁和维吉尔后立刻放了下来。他告诉两兄弟,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带他们去附近的避难所。但丁记的维吉jiu尔礼貌地拒绝了,但他也记的他的哥哥从见到那群人开始,手就没有放开过阎魔刀的刀柄。维吉尔用一块布把他的佩刀裹了起来,执着地把她带在身边。为首的男人没有强求,只是从包里掏出了两包压缩饼干塞给他们。他的眼睛布满血丝,看上去好几天没睡过了,那种徒劳绝望的情绪已经开始出现在他的脸上。

但丁记的自己没有说谢谢,而是说了祝好运。

运气——也许是那时的人类唯一可以仰仗的东西。

很快,恶魔就开始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他们甚至有点期待恶魔们的到来。零星的几只根本不是对手,战斗只是单方面的发泄罢了。他们也遇到过恶魔与人类军队的激烈交火,但大多数情况下,等他们接近的时候,人类士兵几乎已经全灭。

A·O·3:下面的戳

有兴趣可以来微博骚扰我:老阿姨Nicha


阿樗

【DMC】传奇恶魔猎人的日常工作(1.5)

背景在这里:【1】

不是剧情,不见得和文章有必然关系,纯属刚才在公交上的沙雕念头。

-------------------------------------------------------------------

【红墓市恶魔猎人入行小贴士】

1、本市恶魔横行多年,工作机会众多,恶魔猎人是一份光辉有前景的职业,绝无冻馁之虞,如果有,那说明不是菜就是懒。鉴于太菜的猎人都被恶魔杀死了,如果在本市见到了忍饥受冻的猎人,那都是他自作自受。

2、很多普通人都不能理解,恶魔猎人≠男巫女巫≠神婆神汉,不过凡事无绝对。

3、做恶魔猎人≠杀恶魔,很多恶魔猎人自己也不理解这一点。

4、恶魔猎人...

背景在这里:【1】

不是剧情,不见得和文章有必然关系,纯属刚才在公交上的沙雕念头。

-------------------------------------------------------------------

【红墓市恶魔猎人入行小贴士】

1、本市恶魔横行多年,工作机会众多,恶魔猎人是一份光辉有前景的职业,绝无冻馁之虞,如果有,那说明不是菜就是懒。鉴于太菜的猎人都被恶魔杀死了,如果在本市见到了忍饥受冻的猎人,那都是他自作自受。

2、很多普通人都不能理解,恶魔猎人≠男巫女巫≠神婆神汉,不过凡事无绝对。

3、做恶魔猎人≠杀恶魔,很多恶魔猎人自己也不理解这一点。

4、恶魔猎人是一种独立运作的工种,必要的时候会进行合作,但请记住只有永远的对手,没有永远的队友。请谨慎选择你的队友,这有时事关的你生死。

5、一个好的经理人或掮客在任务中的贡献不下于猎人本身,因此我们强烈建议新入行者和本地著名掮客莫里森搞好关系。

6、本地最好的武器制造商是妮可小姐,现任Devil May Cry事务所(后文简称DMC)移动分店技术支持,她的技术、工艺、工期和售后都无可挑剔,但是只接受现金付款。

7、不要在试图在街头与妮可赛车,数据证明死于DMC分店房车车轮的恶魔比不少菜鸟猎人亲手杀过的还多。

8、不要轻视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法爷或德鲁伊,虽然极其少见,也不是本市猎人中的传统方向,但他照样可以一棍子敲爆你的狗头,你也不知道他和魔王之间有什么奇怪的关系。

9、我们也建议新人结识本地资深恶魔猎人蕾蒂小姐。蕾蒂自身是猎人,也是掮客和生意贩子,同时是行业的风向标。如果你能从她手中抢到生意,那么恭喜你,这一定意味着金主钱多人傻活儿轻;但如果是她主动给你的任务,请仔细研究任务情报和自身能力,谨慎前往;如果这个任务需要和但丁合作,请能离他们多远就有多远。

10、虽然DMC和但丁是本地最负盛名的事务所和恶魔猎人,但绝对不是一个好的合作对象,能和但丁顺利合作的猎人屈指可数。对于各位human级别的猎人而言,你能做下来的任务但丁不屑于做;但丁需要队友的工作,你可能会死于任务开始3分钟;同时,你也大概率担负不起但丁风格的战斗后产生的维修赔偿费用。

11、谢天谢地但丁对工作极端挑(lan)剔(duo),才用自己的安贫乐道换来全市其他猎人的丰衣足食。

12、DMC分店虽然和本店共用商标,但完全独立运营,运营者尼禄是一个诚实正直的好小伙,大家可以放心与他合作。

13、如果你非要和但丁合作,在任务开始前如果听见他念叨一个叫做“维吉尔”的名字,请立即中断任务,马上离开红墓市,越远越好。

                                                          红墓市恶魔猎人行业协会

                                  

【红墓市恶魔猎人入行小贴士】最新补充1.0

14、我们把 “与DMC事务所本店合作”的行为从“不建议”等级提升到了“极不建议”,同时强烈呼吁但丁对其胞兄维吉尔先生进行完整的职业道德培训。

【红墓市恶魔猎人入行小贴士】最新补充1.1

15、再强调一遍,远离DMC,远离DMC,远离DMC。

16、作为一个牟利行业的行业协会,我们强烈谴责在合作中因丧失理智杀死队友的行为和出于任何原因杀死委托人的行为。此外,我们有理由谴责一切让狂战士强行转职战士的不负责任行为。

幽乃游灵也

是表情包

p3原图

想不到尼禄吃啥所以没画

是表情包

p3原图

想不到尼禄吃啥所以没画

咸鱼味刨冰*

[DMC5] 花剑 1

-梗概:哥变成了一把剑,题文除剑以外无关,还请做好心理准备再向下读

-梗源 @绝望的残党(:3▓▒ 的梦,我也想做这种梦[?]

-全程放飞


黑影从尼禄的余光中闪过,他并没有在意,用鬼手抓起了一只恶魔的尾巴。下一刻,维吉尔的魔力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着席卷了整块空地,恶魔们四下逃窜,尼禄被压迫得喘不过气来。他半跪在地上,与那魔力产生了剧烈的共鸣而魔人化,鬼爪空落落地伸展着。他眼睁睁地看着维吉尔的魔力见了底,而后压力归于无形,这原本的战场变得一片死寂,只留下一团呼吸般起伏着的蓝色荧光。

“维吉尔?”尼禄调整了自己的呼吸,撑着膝盖站起身。他从没想过维吉尔竟在体内储存着这种规模的能量,那几乎可以把他的灵...

-梗概:哥变成了一把剑,题文除剑以外无关,还请做好心理准备再向下读

-梗源 @绝望的残党(:3▓▒ 的梦,我也想做这种梦[?]

-全程放飞












黑影从尼禄的余光中闪过,他并没有在意,用鬼手抓起了一只恶魔的尾巴。下一刻,维吉尔的魔力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着席卷了整块空地,恶魔们四下逃窜,尼禄被压迫得喘不过气来。他半跪在地上,与那魔力产生了剧烈的共鸣而魔人化,鬼爪空落落地伸展着。他眼睁睁地看着维吉尔的魔力见了底,而后压力归于无形,这原本的战场变得一片死寂,只留下一团呼吸般起伏着的蓝色荧光。

“维吉尔?”尼禄调整了自己的呼吸,撑着膝盖站起身。他从没想过维吉尔竟在体内储存着这种规模的能量,那几乎可以把他的灵魂都轰出体外。他用枪指着那团荧光,它们打着旋儿流动着,像是包裹住了什么东西,尼禄小心地靠近,打量了半天也没等来半点变化。

于是尼禄把手伸了进去——或者说,他的右手被拽入了光雾中。他抓到了一根杆状物,和绯红女王的刀柄有相似的触感,紧接着,他体内的魔力被牵引着似的流了进去,尼禄颤抖了一下,猛地抽出了手。

“这他*的到底是怎么回事——维吉尔?你难道在里面吗?”尼禄抓住自己的右手手腕,朝着光团大吼。然而只有手上传来的拉扯感作为回应。

尼禄瞪着眼前的光团束手无策。他能从中感受到维吉尔的气息,微弱到让人怀疑是错觉的气息。但丁随手丢给他们的简单委托竟然演变成了这副模样,这一切太莫名其妙了。

——

“别开玩笑了,但丁,你真的要和他谈?”听到但丁的决定,尼禄直接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方才报上了密码的一通电话带来了一个足够怪异得委托——一个普通人想和但丁针对恶魔进行讨论。根据委托人的话,他亲眼见过恶魔,并且对这个物种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这些暂且放到一边,尼禄实在没法想象但丁和别人认真讨论的模样,更何况话题是恶魔。而且因为这个委托,但丁竟然决定就此把他和维吉尔打发出去。

“我不会让你们闲着的。”但丁说着爬到桌子底下找出一张便条甩给尼禄,“你和维吉尔去处理这个。”

尼禄打开这张被折得很小并印上了脚印的便条,上面写着一个荒郊野岭的地址。“我可不做白工。”他皱了皱眉。

“一半一半。”但丁摆摆手。

“成交。”

尼禄回过头叫维吉尔,却见人早已开好了传送门拄着刀等着自己。他对上对方的眼睛又慌忙移开视线,深吸了一口气,他拎起绯红女王。

“好吧,我们走。”


目的地是个地处偏僻的废弃建筑群。矗立在正中的破败的教堂十分显眼,随着两人踏入这块区域,落在石阶上的血污中爬出了狰狞的恶魔。尼禄还未来得及出手,幻影剑就把它们一个个贯穿。

维吉尔旁若无人地继续往前走。尼禄想要抱怨,最后还是抿了抿嘴抓住了刀柄快步跟了上去。

古老的教堂还是保留了原有的部分威严,日光从破窗和墙上的裂缝里泄进来,把十字架的轮廓断断续续地投在地上。那些满身是血的恶魔就在阴影中蹒跚爬起,摇晃着举起手里的武器迟钝地向下挥砍。

这个委托没有难度,也难怪但丁把它忘在了脚下。尼禄有些心不在焉的,他一面观察着维吉尔的一举一动,一面在心里妄想着但丁和委托人讨论的情况。随着战斗的推进,两人向教堂内部深入,除了房间的构造有些复杂,没有别的需要费心。走遍了教堂内部,他们来到了建筑后面满是碎砖沙石的空地,望着腾起泡沫的血泊,两个人谁也没说话,继续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的杀死恶魔数量的比拼。

结果在恶魔被杀光之前,伴着黑影的掠过,维吉尔成了一个光团。

——

犹豫再三,尼禄还是将手伸了进去。毕竟若这是恶魔的把戏,就算他的魔力不如长辈的凌厉,也足够让直接吸收的普通恶魔脑袋开花了。伴着魔力的流动,光芒汇聚,凝成了一把剑。剑身上嵌着一块体积可观的菱形宝石,其周围布满了繁复而又华丽的花纹,由于尼禄魔力的注入而闪着淡蓝的光。整把剑与但丁的魔剑外形相像,却透出一种沉静的氛围。它插在地上,一副被遗忘了千年的上古神剑的模样。

这装饰真够古典的,一点也不适合我。尼禄握着剑,脑海里第一时间蹦出这样的话。作为回应似的,维吉尔的声音响起:“这不是我能控制的,尼禄。”

尼禄第二次猛地从剑柄抽开手,摸向自己的脑袋,今天真是惊吓连串。

“所以说……你真的变成了这把剑?”飞快地接受了事实,尼禄把剑从地里拔出,仔细打量起来。这确实是一把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维吉尔的剑。

“不完全是这样。我的躯壳变成了剑,但是意识是自由的。”维吉尔说。他的声音从脑袋里传出来让人十分不适应,就像是带了耳机把音量开到最大播放维吉尔念出的每一个词。

尼禄将这把剑背到背上,决定暂时就叫它“维吉尔”。他对着空气,或者是维吉尔说的存在于某个方位的“意识”说:“这都一样。但是我们最好找到解决方案,现在周围一个恶魔的影子都没有。”

“我不希望你这么称呼。”维吉尔只回答了尼禄内心想的那句话。

尼禄心虚地缩了缩脖子,“但丁就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他的魔剑不是吗。”

“这不一样。”

尼禄看不见维吉尔的表情,他觉得对着空气说话怪尴尬的。维吉尔很少调动自己的面部肌肉,正因此他脸部的一个抽动都能读出不少东西。如今失去了这极少的揣摩人心境的方法,还随时面临被读心的危险,尼禄有些进退两难。

“我看到了那个恶魔。”在一段沉默之后,维吉尔再次开口。那偷袭的恶魔——蛇形,两头,体积上来看完全不能作为对手,但也仅此而已。见到它出现在身边,维吉尔当即用幻影剑招呼过去,同时准备瞬身拉开距离,给予它最后一击。然而下一刻他的幻影剑凭空溃散,魔力失控地向外释放,最后连意识也如烟雾般消散了。

重新找会意识的同时,他就发现自己和尼禄以一种诡异的方式栓接在了一起。他能接受到尼禄的想法。尼禄跟自己每说一句话,心里就乱七八糟地要想上不少。他沉默着听着每一句话。尼禄对于现状的接受甚至比维吉尔更快,内心起初的困惑的声音很快消失,他在脑内列出了所有的已知内容,但是得出了一个维吉尔不齿的结论。

“要不……我们先回去找但丁?”

只是失去了行动力的维吉尔只能任尼禄把自己带到并不想去的地方了。

——

“这是新型的整蛊游戏还是什么?”但丁绕着插在地上的剑绕了一圈。蹲下来盯着剑上的宝石。他得承认这把剑上有熟悉的气息,但是叫他立刻相信“维吉尔变成了一把剑”这样的鬼话还需要些证据,“我也被恶魔打伤过,但我可从来没有变成剑什么的。”

“维吉尔看到了那个恶魔。像蛇,有两个脑袋,体积不大。”尼禄倒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自己问他。”

“问他?这把剑?”但丁好笑地挑起眉毛,也许被恶魔攻击的是尼禄也说不定。

“他说自己的意识是自由的……啥?”像是听到“维吉尔”说了什么,尼禄换了一边腿前倾身体,指了指但丁面前的剑,“好,你只要握住它就行了。”

“我会照你说的做咯。”但丁耸耸肩抓住剑柄,而后在他的脑海中炸响了无比熟悉的声音:“但丁……!”

但丁的笑容凝在脸上,维吉尔在他的脑袋里横冲直撞。他撒开手后退着宣布投降:“我信了!你居然能忍受这样的对话,尼禄?”

“什么?那样交流确实有点奇怪啦……”

“就像是在脑袋里装了个音响!天,我再也不想听到维吉尔这么跟我讲话了。”

但丁夸张地抚着胸口,尼禄好笑地看着他,要但丁来评价那就像是个恶作剧成功的小屁孩。

平复了心情,但丁把自己扔进椅子里,竖起手指,抛出一条线索:“那个恶魔,我知道。今天过来的那个人,见到的恶魔就是它。”

“所以你知道怎么复原?”

“不知道。至少我们要先找到那个恶魔。”但丁为黑檀木白象牙换上弹夹,“首先就让我们回到遇到那个恶魔的地方——”

他大步迈过桌前的空地拉开大门。青蓝色的剑光涌入,把半开的门切成了碎片。但丁躲过肆虐的剑气,与尼禄同时拔枪对准了闯入的不速之客。

那是维吉尔。他扶着身侧的刀,目光锁定了尼禄。

“所以……这果然只是玩笑?”但丁收回了一把枪。他的目光下移,看到维吉尔手里握着的太刀——那不是阎魔刀。

伴着黑影闪过维吉尔直接转移到尼禄上方,抽刀劈砍而下把沙发都斩做两半。尼禄点燃了绯红女王的火焰招架下维吉尔的攻击。鬼手握拳打退了对方,尼禄翻过茶几拔起插在地上的剑再次斩去。他下意识地转动刀柄,剑身闪耀着蓝光分出了四把幻影剑刺出。

但丁最开始想到的,是尼禄召唤出的幻影剑竟变成了他老哥的招式的模样。

他朝着维吉尔开了枪。

维吉尔像是才意识到原来屋内还有第三个人,他挥刀弹开子弹,再闪过尼禄的斩击,在两方的夹击之下变得有些狼狈。

“我需要用这个来给他最后一击。”尼禄退到但丁身边。维吉尔撑住后滑的身体站起,他倾下身子,刀光沿地面向两人延伸过去。

但丁身上闪过红光,他摆出了皇家护卫的姿势。他朝维吉尔点点下巴:“没问题。我来挡下这个,你去。”

伴着清脆的碰撞声,尼禄跃起从空中划过一条斜线用剑贯穿了维吉尔的身体。那个维吉尔像是脆弱的水晶一般碎裂,化作星星点点的光被吸收进了剑身上的宝石中。

但丁叉着腰,原地转了一圈看着不成样的事务所,朝尼禄伸出手。“我想我需要一些更多的解释。把维吉尔给我。”

“那是维吉尔力量的一部分……”尼禄转述着维吉尔的话,可但丁盯着别处,手并没有放下的意思。尼禄只好悻悻闭嘴,把维吉尔递到但丁手里。

大门的碎片散落在地上,尼禄把它们踢到角落里去,坐上了屋内唯一能好好摆上屁股的地方——但丁的椅子。但丁背着他对着维吉尔窃窃私语,他不明白为为什么维吉尔在战斗过程中就能跟他解释清楚的事情对但丁就要说这么久。简单来说,维吉尔流失的力量化作了他的分身在街上游荡,看到自己就会发动攻击,就像但丁打开门的时候一样。

“所以要做的就是找出那些分身把他们都吸收,而那个恶魔和我们是同样的目的。”但丁把剑朝尼禄的方向甩了过去,尼禄避开剑锋抓住了握柄。

“没错。”尼禄站起来把剑背在身上,“而且我们必须要赶在那恶魔之前。”

“那是交给你的,尼禄,我来找出那个恶魔。”但丁把歪倒在地上的半个沙发扶平拼接起来,方才一松手,那两半就又一次都倒下了。“至于这儿的修理费,就是维吉尔负责了。”

尼禄听到一声低低的“愚蠢”,但丁从他身边哼着小曲转着霰弹枪穿过了大门,他站在楼梯上转过身来展开双臂说:“我们现在应该在大门口挂上休业中的牌子,但是某人却把大门都砍坏了。”

“但愿我们不会在大路上再碰到一个,那才是够轰动的。”

——

tbc.

起标题的时候

我:你想的梗,你起标题

绝望:什么?我想不出来啊!

我:想不出来就叫“我爹变成一把剑”了

绝望:那不行,叫……[沉思良久]……好多爹啊……

我:[爆笑]那还是叫我爹变成一把剑吧

最后我们经过不懈努力弄了个像样点的标题[。]

以及,有人能教我玩但丁吗我真的菜到自闭了……


若言君

就……打样到了

之后发货图会调小一点,现在有点大了


一米八太大没法抱着拍,就着这直男拍照技术将就下吧……


lof没法发多个视频 另一面V就不放了

就……打样到了

之后发货图会调小一点,现在有点大了


一米八太大没法抱着拍,就着这直男拍照技术将就下吧……


lof没法发多个视频 另一面V就不放了

快乐的红维吉尔
昨天看了以撒的结合,莫名其妙的...

昨天看了以撒的结合,莫名其妙的想到了维吉尔


以我的德行,肯定是搞红V啦


红V好病娇啊www


昨天看了以撒的结合,莫名其妙的想到了维吉尔


以我的德行,肯定是搞红V啦


红V好病娇啊www


• Final Fantasy
对啦这个忘发辽 把小短漫里的一...

对啦这个忘发辽 把小短漫里的一格上色了🤔所以这是厚涂还是什么 小声BB.jpg
半魔双子全天下最好(´;︵;`)赛高

对啦这个忘发辽 把小短漫里的一格上色了🤔所以这是厚涂还是什么 小声BB.jpg
半魔双子全天下最好(´;︵;`)赛高

生化人alice

再补充一个可以看到模型更大一部分的版本

动态壁纸  vergil 
来源: @高庄主
感谢大大!大家想要的直接点开大大主页就行😊

再补充一个可以看到模型更大一部分的版本

动态壁纸  vergil 
来源: @高庄主
感谢大大!大家想要的直接点开大大主页就行😊

生化人alice

感谢@高庄主 大大!

动态壁纸  vergil report!
想要下载点进大大的主页就看到啦!

感谢@高庄主 大大!

动态壁纸  vergil report!
想要下载点进大大的主页就看到啦!

ryysophie

【父亲节短篇】All about you

其实就是刷微博时看kimmel秀时随便想的,我其实根本没有准备什么父亲节贺礼给Vergil。不过还是祝贺Vergil人生第一次过一个名副其实的父亲节啊!


————————————————


All about you.


“先生,你觉得你和孩子的关系好吗?”


“当然,我们的关系可铁了。”


“那您介意我们问几个关于孩子的问题吗?”


“Of course.”


“你孩子现在几年级?”


“呃……九年级?”


“对吗宝贝?”


“不对……”...


其实就是刷微博时看kimmel秀时随便想的,我其实根本没有准备什么父亲节贺礼给Vergil。不过还是祝贺Vergil人生第一次过一个名副其实的父亲节啊!


————————————————


All about you.

 

“先生,你觉得你和孩子的关系好吗?”

 

“当然,我们的关系可铁了。”

 

“那您介意我们问几个关于孩子的问题吗?”

 

“Of course.”

 

“你孩子现在几年级?”

 

“呃……九年级?”

 

“对吗宝贝?”

 

“不对……”

 

“那您的孩子生日是什么时候?”

 

“嗯……不是很清楚”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Dante笑的不停地拍着沙发的扶手,前仰后合,“这些父亲都是些什么东西啊!连自己孩子几月几日生的都不晓得!”

 

他们在看Jimmy Kimmel 的父亲节特辑,主持人随机上街采访看看究竟父亲们对孩子们了解多少。

 

结果是,这群父亲们除了贡献了一颗精子意外,几乎啥也没干。

 

“这样的当着孩子的面承认啥都不知道难道不会被记恨吗?”Dante还是止不住对这群“不负责”的父亲吐槽着,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的某位真正的父亲脸阴的就如夏日的暴风雨的前夕。

 

直到Nero从另外一遍暗暗捅了下他,Dante才反应过来,他口不择言了。

 

“抱歉啊老哥,我忘记了你是我们这里现成的父亲。”先道个歉再说,这里不是打架的好地方,而且现在的规矩是能不动手,就不动手。

 

“我并不在乎。”Vergil仍然是淡漠的态度,即使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看出来他其实相当的在乎。

 

这家伙就是死鸭子嘴硬。

 

但是,Vergil却又不清楚为什么自己要去在乎。了解不了解这个他自己都才知道不久的儿子又能怎么样?

 

实用价值为零,他是不会去做这种费心费力又不会得到力量的事的,这可不是什么温馨家庭情景喜剧。

 

可是,本能地,还是会去在乎,他人类的那一面就是会怂恿他想去知道。人类嘛,总是想知道更多关于自己的过去以及未来。

 

“哥,要不要趁此机会问点Nero什么,你总不能一辈子就知道他叫Nero吧。”Dante当然看的出来他的孪生哥哥想的啥,毕竟,他们可是双胞胎,某种程度上思维都是共通的。

 

对自己儿子什么都不了解的哥哥真的看着太可怜了。

 

“我说了,没有必要。”Vergil仍然不愿意服这个软。

 

“别这么固执嘛,是吧Nero。”

 

“诶,关我什么事,虽然我是无所谓啦。”Nero并不是很在乎Vergil到底在不在乎他,他的日子里要关心的人和事太多了,根本没空来管这个便宜得来的父亲。

 

不过,如果Vergil想要知道关于自己的东西,他还是很乐意告知的,他没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那要不这样吧,Nero, 我来问你,Vergil你在一旁听着就行了。”Dante坐直了起来,仿佛现在他在处理什么不得了的家庭事务,明明是他自己在这恣意妄为。

 

“随你便……”

 

“随便。”

 

这对亲父子几乎是异口同声回答到。

 

“那,我们从最简单的开始好了。Nero, 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Boom!上来就是个爆炸。这哪里是什么最简单的问题,简直是最难的好不好。

 

说是一个没有人能回答的上的问题都不为过。

 

Vergil, 他要是知道就有鬼了,Dante同样。而Nero, 他从来都是把孤儿院的领养资料上的日子当做生日,虽然他也不怎么过生日,不过真正要问他他是哪一天出生的,他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去考据。

 

“抱歉Dante, 我自己都不太清楚。”

 

这是个未解之谜, 至少现在是。

 

现在宣判Vergil作为失格父亲的罪证一:错过了孩子的出生。

 

“哈哈……”气氛变得尴尬了起来,“那我们换下一题,下一题。”

 

“你是在哪里长大的。”

 

这个难度也下降的太快了。

 

“Fortuna孤儿院,之后是被Kyrie家领养的。”回答的干脆利落,没啥好迟疑的。

 

“你喜欢那吗?”

 

“嘛,Kyrie家还好啦,他们双亲都是好人。不过孤儿院的话不算太好的回忆,你知道的,总有些不知好歹的小兔崽子喜欢欺负没爸妈的人。”虽然Nero回答时是满不在乎的神情,可谁那时候他一个无依无靠的小男孩是怎么熬过去的。

 

现在宣判Vergil作为失格父亲的罪证二:没能给孩子提供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

 

 

“那接下来,你的第一份工作是什么?”

 

“教团骑士,其实就是处理脏活的,把被恶魔附身的人处决掉。”

 

现在想想那时候还是太年轻,都没有想过教团那群家伙处事的正当性。放在现在那些可怜的被附身的居民本来是有可能不用丧命。最开始干的时候还有些恶心和心里过不去,到后来都快要渐渐麻木了。

 

幸亏这个神棍组织最后被捣毁了,否则遗祸无穷。

 

“那说下到现在为止对你而言最重要的人吧。”

 

“嗯……你确定你不是故意暗示我说Vergil?”

 

“你觉得你父亲他会傻到听不出来这是假话吗?说实话孩子。”

 

“那,果然还是Credo和Kyrie吧。”Nero想了下,还是选择了这对几乎占据了他心中全部分量的兄妹,“如果没有他们的话,或许我会走上什么不得了的道路,而且哪怕我在Fortuna再怎么不受欢迎,他们也没有疏远我。Credo还亲自教我剑术,把我当作他的亲弟弟。我……”说到这里Nero停了下来,他似乎回忆起一些东西,一个他跨不过去的心结,“我始终没法原谅自己没能保护他,明明之前都是他在保护我。”

 

现在宣判Vergil作为失格父亲的罪证三:没能在孩子最需要帮助时保护他。

 

“Ok,让我想想还有什么可以问的。嗯……对了,Nero说下你对父亲的看法吧。”

 

这是什么问题啊!明明人就在面前这样问难道不会尴尬吗!

 

“一定要回答吗?”Nero可不想闹的所有人都不愉快。

 

“我相信某个人一定会非常想知道答案的。”

 

尽管这个某个人坐在边上已经一个钟头什么话都没说了。

 

“我觉得他……”咚咚咚咚咚,敲响鼓点,全体起立!现在是揭晓答案的时刻!

 

“我也不知道,他当然很强,但是说实话我觉得他有时候……有些idiot?No offense, 他意外的会在一些东西上特别的执着,干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出来。说真的,爸,下次我们有话好商量,别整些幺蛾子处理起来很麻烦的。”

 

比如说可不是谁的爸爸都会把孩子的胳膊拧下来,Nero这种经历也算是one of the kind.

 

现在宣判Vergil作为失格父亲的罪证四:不仅从来没有保护过孩子还故意伤害了他。

 

“够了。”某位安静的先生看来是坐不住了,他提起阎魔刀,准备出去独处一会。

 

他还不知道怎么当一个父亲,这个对他而言太难了。他自己的父亲本来就只剩一个名字,连模糊的记忆都不多。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会当父亲,他的生活本来应该只有你死我活,他甚至没啥特别具体的人生规划,这样一看简直就跟追着车尾的疯狗没啥差别,他只是追着,然后呢?不知道,不在乎。等到自己被折腾的支离破碎,准备跟死敌兼曾经唯一的血亲的弟弟一了百了时,突然蹦出来一个愣头小子,还是一个帮过自己的愣头小子,说是自己的儿子,他有些手足无措了。他知道怎么当一个恶人,怎么当一个魔鬼,怎么收割恶魔的首级,但是父亲?不,不,这题超纲。

 

偏偏生活就是要他作一个父亲。

 

活该自己被讨厌。

 

“但是”Nero还没有说完,他这个转折来的实在突如其来,“果然没有他就会没有我,这样的话我就没法保护Kyrie了。从这个角度来看,还是谢谢啊,爸。”

 

Vergil原地驻留了一下,嘴角向上扬了扬。

 

“莫名其妙……”

 

然后离开了这里,但是他们现在谁都不担心了,晚饭前Vergil一定会回来的。

 

归根结底,他们还是血脉相连的亲人。他们从来都不是故意离开彼此,那些命运的捉弄也不能分开他们。

 

他们还有看不到头的一辈子,去了解那些遗失的时光。


楠竹咩都无

父亲节快乐?


P2是在教崽崽跳舞w

父亲节快乐?


P2是在教崽崽跳舞w

阿樗

【DMC】传奇恶魔猎人的日常工作(1)

废话多营养少的5代后ooc智障日常故事,大体就是探究一下恶魔猎人的日常生态(啥?),以及为DMC被兄弟俩祸祸得要完犊子的经济状况探寻一点出路。私设哥俩长得还是蛮像的,然后是一个陈旧的换衣梗。

还是斯巴达家特色亲情向,V会有出场(本篇没有),不要和沙雕计较逻辑。

-----------------------------------------------------------------------

众所周知,红墓市的传奇恶魔猎人但丁最大的美德是清贫,最大的恶习是懒惰。因为坚持自我死活不肯改正恶习,所以他一直拥有美德。

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这是他们这一行干出了点名堂来的人的工作方...

废话多营养少的5代后ooc智障日常故事,大体就是探究一下恶魔猎人的日常生态(啥?),以及为DMC被兄弟俩祸祸得要完犊子的经济状况探寻一点出路。私设哥俩长得还是蛮像的,然后是一个陈旧的换衣梗。

还是斯巴达家特色亲情向,V会有出场(本篇没有),不要和沙雕计较逻辑。

-----------------------------------------------------------------------

众所周知,红墓市的传奇恶魔猎人但丁最大的美德是清贫,最大的恶习是懒惰。因为坚持自我死活不肯改正恶习,所以他一直拥有美德。

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这是他们这一行干出了点名堂来的人的工作方式。但丁身边的人(不超过10个)众所周知,能让但丁欣然开张的方式无非是两种状况:遇到了富有挑战性的工作、乃兄维吉尔又爬上了某个高处大肆搞事。

其实就本质而言,后者算是前者的一种典型情况。不过这个情况随着维吉尔搬进Devil MayCry事务所而变得不大可能出现——事务所最高的地方也就是二楼房顶。再加以但丁的力量与日俱增孤独求败,他越来越觉得与其出去工作,不如在家和老哥打架。

所幸,尽管维吉尔最大的恶习是傲慢,但终究无法侵扰他最大的美德自制,比如说,维吉尔绝对无法容忍一个因停水而发酵的马桶。

这就是Devil May Cry事务所今天还在不情不愿地开门的原因。

顺带说一句,自幼无父无母的尼禄,最大的美德是忠诚慷慨希望坚韧正义和不吸烟,最大的恶习是说脏话。由此,总算可以告慰斯巴达和伊娃的在天之灵。


【1】

“但丁,有生意,大生意。”

一大清早,掮客莫里森就大步流星迈进事务所大门。没有敲门,因为是个人都能发现,他们的门又烂了。

白发男子从盥洗室里探出半个身子,嘴里还含着牙刷。能让见多识广的老掮客激动的工作也无非两者:富有挑战性的工作、钱多金主傻的工作。

“但丁,赶紧准备准备出门——”,莫里森仔细看了他一眼,“哦,不,对不起,维吉尔,我又认错了。”

“但丁今天怕是出不去了,他生病了。”维吉尔慢条斯理地漱完口,仔细地把牙刷茶杯放回牙刷架,顺带说,牙刷架是他新买的,Devil May Cry事务所二十几年来第一次添置这种东西。

“笨蛋——啊,不是,我是说半魔还会生病?”莫里森皱起了眉头,“那真是太糟糕了,今天的金主指名要但丁。”

“是啊,指名要伟大的传奇恶魔猎人但丁。”尼禄气哼哼地出现在门口。

 

尼禄和莫里森本来以为,维吉尔所说的生病,应该是但丁语言系统不受理性思维控制的旧病,其疗法则是被钉在某一面墙或天花板或地板上,成为事务所新的软装饰;他们万没想到,但丁今天确确实实是字面意义上的生病。

“我的胃里有一头三头犬在乱撞……”病人捂着胃部躺在床上翻滚哼唧。

“那是你昨天在自助餐厅吃光了一整桶冰激凌!三头犬的三分之一都比你有脑子!”想着昨天被全餐厅行注目礼的丢人场景,维吉尔恶声恶气地说。

 

但丁和维吉尔本来也以为,指定非但丁不可的工作,要么极为困难令人血脉贲张,要么和但丁渊源深厚(“我发誓,没有任何事物比你更与我渊源深厚的了!”,然后他就收到了孪生哥哥的白眼,尼禄在维吉尔背后忙着做出呕吐的表情)。

事实上,只是邻市的一个暴发户家里恶魔作祟而已。

“不去。”

行业中的传奇人物从来是以挑剔工作出名的,在世俗的眼光中,这是一种地位的体现,尼禄这样嘴上没毛的年轻人就没有这样的资本,但是在尼禄等人看来,这最多是懒惰的体现而已。

让尼禄大清早气哼哼直奔事务所的并不是这个。那个土财主应该是从市民电话簿上查找到的电话,可惜查错了,误拨到了移动事务所。尼禄正要痛快接受,对方却在得知他不是但丁之后,坚持说这个任务极其艰巨,一定要传说中身着红衣双枪大剑的传奇恶魔猎人但丁才能完成,绝不放心交给他这个毛头小伙子,然后拒绝透露细节并要走了莫里森的电话。

毛头小伙子的自尊心又一次受到了挫伤。

“我今天一定要去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敌人,但丁搞得定而我不行。”

“你会失望的,保不齐最后你会从他家的祖传老衣柜里捉出一只迷路的Empusa,或者从他小女儿的玩偶堆里找到一只稻草人。这些人总是把针尖大小的事当成天大的事情嚷嚷,然后迷信权威、病急乱投医,事实上都无趣极了。”但丁一脸不屑。

“不要看不起这种事情,你不要忘了,上次我们到那一家的时候,他家都快被那个该死的稻草人灭门了。”莫里森严肃地纠正他,“就算医生对你说多喝热水过几天就好,可你今天依然要在这里胃痛得要死要活。”

 

“而且你会想去的。”老掮客更严肃地说,然后报出了一个价格。

一直没插上话的维吉尔换了一个坐姿,尼禄毫不掩饰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妈呀,这一定是真的有大事,一定是真的。”)。

 “是不是有趣的事情并不重要,想想这个报酬,但丁——我发现你的大门又坏了。”莫里森继续诱惑他,“蕾蒂想干这份事儿想疯了,刚才来的路上她还在跟我打电话,如果我能让她做成这份事,愿意和我五五分账。我可不觉得她干不下来,只是金主指名要你死不松口。”

“反正我也去不了……”但丁在被窝里狠狠地蠕动了几下,他的语气还是出卖了他,出卖了他把“传奇”的矜持出卖给金钱的事实。

 

“去跟雇主说,这也许不算大事。但丁这两天有事,我们先让尼禄过去,如果真的不是大事,就交给尼禄干。”

维吉尔表面平静地说出了一个提案。

莫里森笑了:“书本或许告诉你很多事情,维吉尔先生,可你真的不懂做生意。”

“恶魔猎人的生意大小可不是单纯根据事件难易来衡量的,如果是的话,你肯定是最贵的那个——开个玩笑。”

“金主给的数额,是他心目中这件事的价格,也是他心目中但丁的价格,和事件本身实际价值并没有什么关系;金主指名要传奇恶魔猎人,这是他所想得到的服务。我们只要为他提供他所想要的服务,拿他所支付的钱就可以了。”

“怎么听上去像什么奇怪的行业……”尼禄小声咕哝。

“你从事的本来就是奇怪的行业!”但丁捂着胃摇头叹息,“我们怕是没有运气赚这笔钱了。”

他脑中突然灵光一现。

“哥,我有个主意。你不打我我就说。”

“说。”

“邻市的土豪一定没见过我本人。你穿着我的衣服,扮成我过去不就完了。”

尼禄双眼一闭,他觉得他小叔叔是要带病上墙了。

 

“行,我去。”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维吉尔答应得平静而干脆。

事实是,在对“指名要传奇恶魔猎人但丁的事件”的好奇程度和不服气程度上,维吉尔和尼禄绝对是其父其子。

此外这也证明,发酵厕所和灌风大门的力量所向无敌。


蝉莘

最近的沙雕截图和正经截图

最近的沙雕截图和正经截图

大荒流渡人

关于一坨屎

*斯巴达弱智尴尬家庭喜剧

*ddl前皆勇士


点我看屎(?)


(更新图源dbq)

*斯巴达弱智尴尬家庭喜剧

*ddl前皆勇士


点我看屎(?)


(更新图源db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