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vo

12.7万浏览    1607参与
萨多玛三百天

VO是糖,甜到忧伤
(手动再见,这个句式太非了……)

VO是糖,甜到忧伤
(手动再见,这个句式太非了……)

莞菀.

【十虐】
哪来年少多感伤,一心向南墙
别赖着啊别指望,没人背你回屋房
天然真切几分像,平添劳乱,蹉跎善良
少年心性岁岁长,何必虚掷惊和慌
皆是我曾途径路,不过两鬓雪与霜
此十年,彼十年
搏过命数已力竭
其实只想 再见一面

Ps:
跟风走一波,如有撞梗纯属意外『扶额』

一虐美人迟暮   —《泰坦尼克号》青/老年Rose
二虐爱恨糊涂   — MCU  Jamesha / 冬寡
三虐知己成陌路—《社交网络》ME / Jewnicorn
四虐国破家亡万骨枯—《霸王别姬》程蝶衣
五虐生离死别   —《了不起的盖茨比》盖尼/李托
六虐恩义不复  

【十虐】
哪来年少多感伤,一心向南墙
别赖着啊别指望,没人背你回屋房
天然真切几分像,平添劳乱,蹉跎善良
少年心性岁岁长,何必虚掷惊和慌
皆是我曾途径路,不过两鬓雪与霜
此十年,彼十年
搏过命数已力竭
其实只想 再见一面

Ps:
跟风走一波,如有撞梗纯属意外『扶额』

一虐美人迟暮   —《泰坦尼克号》青/老年Rose
二虐爱恨糊涂   — MCU  Jamesha / 冬寡
三虐知己成陌路—《社交网络》ME / Jewnicorn
四虐国破家亡万骨枯—《霸王别姬》程蝶衣
五虐生离死别   —《了不起的盖茨比》盖尼/李托
六虐恩义不复   — 《超凡蜘蛛侠2》虫绿
七虐求而不得苦— 《指环王》系列 AL / VO
八虐失而复得终踟蹰— MCU  Stony / 盾铁
九虐姻缘薄      — 《X战警》系列 EC / 鲨美
十虐人人似君影,仍道不如初 — Leo 

狐哩呱姬
ALVO衍生—是真的甜(点击收...

ALVO衍生—是真的甜(点击收获快乐)

(本来想直接发视频,无奈太喜欢这个封面啦,我一定要发出来)

首先当然要祝我@巴比伦塔  . 太太生日快乐啊(虽然这个生贺来晚好多天)认识您太幸运了,还能和群里的各路大佬一起磕cp,不要太幸福啊    (´▽`)ノ♪

随便说一说视频内容吧(其实就是作者剪视频产生的一些小脑洞,嫌无聊可以不看哦,没啥营养的)

简单来说,一共有四个时空,第一对为二战的军士叔和现代的花,第二对是一战前期的绅士叔和现代的医生花,还有暗搓搓加入的第一世的人皇叔和叶子花,第一世更多的是遗憾,第二世...

ALVO衍生—是真的甜(点击收获快乐)

(本来想直接发视频,无奈太喜欢这个封面啦,我一定要发出来)

首先当然要祝我@巴比伦塔  . 太太生日快乐啊(虽然这个生贺来晚好多天)认识您太幸运了,还能和群里的各路大佬一起磕cp,不要太幸福啊    (´▽`)ノ♪

随便说一说视频内容吧(其实就是作者剪视频产生的一些小脑洞,嫌无聊可以不看哦,没啥营养的)

简单来说,一共有四个时空,第一对为二战的军士叔和现代的花,第二对是一战前期的绅士叔和现代的医生花,还有暗搓搓加入的第一世的人皇叔和叶子花,第一世更多的是遗憾,第二世相对来说更是命运的捉弄,不同的时空,战争的爆发,最后两人也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同生共死(心有灵犀你们懂得哈)视频中的信也算一个小线索,是两人交流的一个点(当然这只是我思维发散的一个脑洞,bug很多,就不要深究啦)所以这一对算是be了。第二对是一战前期的绅士叔和现代的医生花(其实本来打算搞一个前后期,串成一个完整的时间线,无奈时间对不上,就分成四个时空,两对恋人了)这一对就没第一对那么惨了,这里的绅士叔是一个诗人(没错,继作家之后我又给他安排了一个新身份,自豪.JPG,原片是个心理学家,也算半个医生了吧,就说这俩人很搭有没有!!)日常写些腻歪的情诗给自己那个未曾见到的爱人(经朋友推荐,选用了博尔赫斯的思念片段,全诗很美,强推)这些诗当然就被我们的小医生看到了,于是心生爱慕,主题 穿越时空去爱你 成就达成,老绅士最后因病去世,不过小医生最后还是遇到了自己等的那个人啦(转世梗是我的最爱)完美撒花(❁´◡`❁)*✲゚*

音频来自指环王二和超完美谋杀(里面叔的造型超嫩,简直是一个小白脸——来自于原片的官方吐槽)

附上思念完整版,感谢我亲爱的 @沐光_ 的英文翻译

思念  —— 博尔赫斯

The whole life is still your mirror

整个生活至今仍是你的镜子

Every morning I have to start all over again

每天清晨都得从头开始

This situation is hard to sustain

这种情况难以维继

Since you left

自从你离去以后

Many places have become empty

多少地方都变得空寂

Like sunlight during the day

就像是白天的日光

Totally meaningless

完全没有了意义

The sun is shining on your face

你的容貌寓寄的黄昏

With you waiting for my happy pace

伴随你等待我的乐声

Thousands of words at that time

那个时候的千言万语

But I will clean my memory myself

我都将亲手从记忆中涤除荡净

Your absence is like

你的不在就像是

The scorching sun with merciless flame

恒久地吞吐着无情火焰的骄阳

Where should I hide my heart

我该将自己的心藏于何处

To avoid your burning

才能免受炙烤的灼伤

Your absence haunts me

你的不在萦绕着我

Like a rope around my neck

犹如系在脖子上的绳索

Like the ocean around the drowner

好似落水者周边的汪洋

J A N E

只是当时在哪块儿可以看?今年刚刚了解,不知道在哪儿看,谢谢啦

只是当时在哪块儿可以看?今年刚刚了解,不知道在哪儿看,谢谢啦


穿越时空的笛声

【ALVO现实向】explore

第一章

奥利一向属于活在当下的类型。

前几天和别人打赌,输了后就按照人家的意思剃了个莫西干发型,全然忘记之前接到的新戏角色——《魔戒》里的莱戈拉斯。

约好七点半试镜,奥利还是按照自己的习惯到了半个小时,导演彼得见到奥利的造型明显吓到了,但没有作过多的评价,只是让奥利去和其他演员打个招呼。时间还早,剧组的成员还没到齐,奥利看到了一位与自己年纪相差不大的演员——霍比特人佛罗多,奥利便同佛罗多聊了起来。

规定到达的时间已经到了,剧组里的其他成员也陆陆续续的到了,奥利同大家一一打了招呼,却迟迟不见阿拉贡的演员。

“阿拉贡呢?”奥利问旁边的甘道夫,“彼得临时换人了,现在阿拉贡的演员是维戈.莫特森”奥利听到名字后笑...

第一章

奥利一向属于活在当下的类型。

前几天和别人打赌,输了后就按照人家的意思剃了个莫西干发型,全然忘记之前接到的新戏角色——《魔戒》里的莱戈拉斯。

约好七点半试镜,奥利还是按照自己的习惯到了半个小时,导演彼得见到奥利的造型明显吓到了,但没有作过多的评价,只是让奥利去和其他演员打个招呼。时间还早,剧组的成员还没到齐,奥利看到了一位与自己年纪相差不大的演员——霍比特人佛罗多,奥利便同佛罗多聊了起来。

规定到达的时间已经到了,剧组里的其他成员也陆陆续续的到了,奥利同大家一一打了招呼,却迟迟不见阿拉贡的演员。

“阿拉贡呢?”奥利问旁边的甘道夫,“彼得临时换人了,现在阿拉贡的演员是维戈.莫特森”奥利听到名字后笑了,“我看过他的电影哎。”甘道夫看向门口,“他来了。”

奥利顺着甘道夫的目光看去,维戈出现在门口,彼得走上去与他交谈起来,似乎是关于角色的设定,维戈往奥利所在的方向看了两眼,奥利准备打招呼的手刚举起又放了下去——维戈转过头与编剧谈了起来。

奥利的戏很顺利,结束试镜后便看到了独自坐在一边的维戈,奥利主动走上去同他聊天“你好,我叫奥兰多.布鲁姆。”奥利主动伸出手,对方礼貌地握了握他的手,“你好,维戈莫特森。”奥利收回手,“叫我奥利就好,刚才还听甘道夫说换角的事呢,就看到你了。”

“我也是前段时间刚定下来,”维戈说着,看到了奥利奇特的发型,“你多大了?”

“二十一岁。”奥利对自己的发型早已无所谓了,身边的长辈对自己的发型点评了一遍又一遍,他随手揉了揉脑袋上仅存的一撮毛,“之前和别人打赌剃的,不过精灵不是长发嘛,怎么着我也要带假发的,发型本来就不重要的,我的老师还说彼得肯定会把我轰出去的。”彼得走了过来,听到这句话笑了,“精灵小子,你可以回去了,维戈,到你了。”维戈点点头,找了张纸写下邮箱:“这是我的邮箱,有什么事就来找我。”奥利欣喜地接过那张纸,也留下自己的邮箱。

几天后,奥利拿着机票在机场等待,时间还没到,奥利拿着手提电脑浏览着网页,便看到右下方的图标闪了起来,是维戈发来的几个文件,奥利点了“接收”后就听到机场广播通知登机,便收起电脑走向登机口。

等飞机起飞后,奥利重新打开维戈发来的文件,是《魔戒》的原著和一些古希腊神话,最后还有维戈的留言:“希望对你的拍戏能有帮助。”

奥利在高中便读过了原著,于是他打开了神话的文件。古希腊神话的故事似乎和中土在同一时间点上,奥利瞬间明白了维戈给己这些文件的含义了,书中有些故事在神话中有所体现,二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奥利一口气读完了所有故事,此时离新西兰还有两个小时,奥利合上电脑,准备补一觉。

——TBC——

作者碎碎念:之前一直想写一篇现实向来着,其实里面有些东西因为年代久远我似乎找不到太多当年的花絮,只好有的部分凭想象了,如果哪位有二十年前的采访视频麻烦在评论里告诉我一声,在开头就已经说过了部分灵感源自只是当时这篇众所周知的文,在这里再次强调一下。

圈子太冷,只好自割腿肉了。


莞菀.

其实你我这美梦,气数早已尽
重来也是无用

我要将过往都储藏

编一段美好的梦想

也许幻想

到最后会更伤

假欢畅

又何妨无人共享

其实你我这美梦,气数早已尽
重来也是无用


我要将过往都储藏

编一段美好的梦想

也许幻想

到最后会更伤

假欢畅

又何妨无人共享

PrinceBroccoli47
来自LotR2-DVD花絮。L...

来自LotR2-DVD花絮。
Leggy Rua头杀。

来自LotR2-DVD花絮。
Leggy Rua头杀。

穿越时空的笛声

停更通知

占tag致歉

从现在起不会更新了,学习过于繁忙,虽然欠下了很多文没更完,但一放寒假我就会回来的。

以下是欠下的文

ALVO——Explore,虽然只发了试阅部分,但会写下去的。

铁虫——同学,我们来日方长,这篇七月以后再没更过,大家可能都忘了,不过我不会弃的!

还有沙雕剧场和麦雷福华小甜饼,都等到假期会更的,之前借一位太太的麦雷脑洞也等到假期吧。

还有说过的ALVO和铁虫同人曲已经在准备了,铁虫可能会快一点,今年能和大家见面,ALVO会慢一点,但尽量在过年时做为新年礼物送给大家。

以后大家看到我可能只会在其他太太的评论下面了,就这样,假期再见!

占tag致歉

从现在起不会更新了,学习过于繁忙,虽然欠下了很多文没更完,但一放寒假我就会回来的。

以下是欠下的文

ALVO——Explore,虽然只发了试阅部分,但会写下去的。

铁虫——同学,我们来日方长,这篇七月以后再没更过,大家可能都忘了,不过我不会弃的!

还有沙雕剧场和麦雷福华小甜饼,都等到假期会更的,之前借一位太太的麦雷脑洞也等到假期吧。

还有说过的ALVO和铁虫同人曲已经在准备了,铁虫可能会快一点,今年能和大家见面,ALVO会慢一点,但尽量在过年时做为新年礼物送给大家。

以后大家看到我可能只会在其他太太的评论下面了,就这样,假期再见!


拾梦

10月20日——V叔的生日,他61了啊
生日快乐!

我在此前好久就期待这一天的到来。我知道,不仅仅是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更因为去年今日Orli送出了elfboy般的祝福。

可是去年的我,不知VO,不知《只是当时》,不知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我记得那个清晨,前一夜看完《只是当时》的悲伤与无奈还未消逝,在B站上看了同样名为《只是当时》的剪辑后,心好像被撕裂,而后填入苦涩得化不开的情愫。

那时的我,怎么也想不通也理解不了,为何爱会消亡,为何有人会不再需要爱。

现在的我,依然不懂,却不再执着,心中渐渐有了几分明朗。

这长长的一生呢,我自会懂得。

可我愿意一直不懂。

10月20日——V叔的生日,他61了啊
生日快乐!

我在此前好久就期待这一天的到来。我知道,不仅仅是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更因为去年今日Orli送出了elfboy般的祝福。

可是去年的我,不知VO,不知《只是当时》,不知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我记得那个清晨,前一夜看完《只是当时》的悲伤与无奈还未消逝,在B站上看了同样名为《只是当时》的剪辑后,心好像被撕裂,而后填入苦涩得化不开的情愫。

那时的我,怎么也想不通也理解不了,为何爱会消亡,为何有人会不再需要爱。

现在的我,依然不懂,却不再执着,心中渐渐有了几分明朗。

这长长的一生呢,我自会懂得。

可我愿意一直不懂。

穿越时空的笛声
之前说的v叔给开花拍的照片,原...

之前说的v叔给开花拍的照片,原文链接见评论

之前说的v叔给开花拍的照片,原文链接见评论

L. T. Louise

我每次刷他ins时,看到他贴出儿子和宠物狗的照片,新剧的宣传,音乐节的视频……看到他笑得那么高兴的时候,我也会不自觉地一同发自内心地笑起来。好像相距千里难再相见等等的意难平此刻都皆非困扰我们的理由,只要世界上某个地方还有他快快乐乐地生活着,便于我足矣。不论与谁。

我们把莱戈拉斯和阿拉贡留在了新西兰,将自己留在了对方心里。

我每次刷他ins时,看到他贴出儿子和宠物狗的照片,新剧的宣传,音乐节的视频……看到他笑得那么高兴的时候,我也会不自觉地一同发自内心地笑起来。好像相距千里难再相见等等的意难平此刻都皆非困扰我们的理由,只要世界上某个地方还有他快快乐乐地生活着,便于我足矣。不论与谁。

我们把莱戈拉斯和阿拉贡留在了新西兰,将自己留在了对方心里。

冽狱殇歌Dummy

VO·以吻封缄(意呆黑手党暗号梗一发完

小O被逮捕了。


此前在政府的线人已经传出了点风声,这次动作会比较大,最好是连门都不要出,躲过这阵子。小O本来很乖巧的窝在屋里打游戏,但恰好,遇到了老V的生日。

而这个特别一点的日子,小O已经满心雀跃的等待了很久,他几乎在老V上一次生日过去没几天,就又懊恼又期待计划起来了。


在严查消息还没传出来的前一个月,他跑去一家珠宝店定做了一对戒指,他亲自画的图案,雕镂在素圈上,他一天天算日子,最喜欢的街头摩托被别人抢了最高分记录,他给老V打电话,你生日那天我们一起过吧,我就从暗巷里穿过去,很安全的。

那头老V漫不经心的应下,似乎叼着烟,吐字有点模糊,他说你自己注意点,别惹麻烦出来。...


小O被逮捕了。


此前在政府的线人已经传出了点风声,这次动作会比较大,最好是连门都不要出,躲过这阵子。小O本来很乖巧的窝在屋里打游戏,但恰好,遇到了老V的生日。

而这个特别一点的日子,小O已经满心雀跃的等待了很久,他几乎在老V上一次生日过去没几天,就又懊恼又期待计划起来了。


在严查消息还没传出来的前一个月,他跑去一家珠宝店定做了一对戒指,他亲自画的图案,雕镂在素圈上,他一天天算日子,最喜欢的街头摩托被别人抢了最高分记录,他给老V打电话,你生日那天我们一起过吧,我就从暗巷里穿过去,很安全的。

那头老V漫不经心的应下,似乎叼着烟,吐字有点模糊,他说你自己注意点,别惹麻烦出来。


结果,小O被逮捕了,在他取完戒指觉得就要安全的时候,警察一窝蜂的涌到跟前,他只来得及把戒指塞进裤兜里,枪管已经顶到他后脑上,他惶惶无措地挣扎几下,被扣上手铐,心里想完蛋了,老V不会想再搭理我了。

警察在旁边高高低低的喊着命令,似乎从街对面也抓到另一个,他费劲地扬起头试图去看,略长的卷发耷拉下来,晃在他潮湿的眼睛前。

一个穿着薄大衣的中年人脚步沉稳的穿过街道,在人流里逆向而来,灰绿的眼睛牢牢的落在被禁锢的年轻人身上,思索几秒钟他今天穿的格外正式的衣着,然后和他视线交接。


“……老V?”小O身体往后缩了缩,睁大了眼睛,张了张嘴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

老V心里微妙的、不合时宜的遗憾,小鹿一样的眼睛,半遮掩的卷发,这是一张值得珍藏级别的特写。


“哦,my boy,”脚步停下的时候,老V发出里带着充满爱意地叹息,小O一下子愣住,眼睛里几乎要荡漾起水波,“老V……”

老V爱怜的理了理小O的头发,旁边的警察大声责问“Chi sei?!”

他扬了扬眉毛,神态并没有丝毫的慌张,“这孩子曾经在我家寄宿过。”

警察没再说什么,总之今天有所收获,严查还要些日子,着什么急呢。于是老V在他们撤回警察局之前有一点和小O相处的时间。


小O着急的想要解释,老V微笑着摇摇头,手点了点小O的嘴唇,又凑近一步,揽着他后脑,亲吻了过去。他惊慌地闭上眼,酝在眼里的泪水溢出眼眶,老V好心情的替他擦掉。虽然是履行一样惯常的暗号,但小O的嘴唇实在柔软可口,不免让人心情愉快。

十几秒钟后,老V结束了这个吻,小O睁开眼,透亮的眼睛给了他明确的信号,他满意的微微颔首,手停在小O后脑勺上安抚地揉了揉。保持着和来时一样的姿态,不急不缓地转身离开。


他毫无芥蒂,对身后的少年,对眼前的事。

只是被推进警车的少年,以为满心的爱慕得到了回应,意志已远比得到暗号来的更坚定。

但有什么关系,最终结果是一样的。



苏辞鸭.
这里卑微写手苏辞求扩列QAQ...

这里卑微写手苏辞求扩列QAQ

【占tag致歉!!!!疯狂磕头】

这里卑微写手苏辞求扩列QAQ

【占tag致歉!!!!疯狂磕头】

柴叁
From《只是当时》

From《只是当时》

From《只是当时》

柴叁

关于侧重

“他太好,太鲜活,太温暖,是意外事故一样的运气,一个人的一生,大概只能奢求一次。

而往后看不到头的一生中,能有一点回忆已经弥足珍贵。

虽然回忆有点短。

但也没关系,世上所有‘回忆’都是短的。”(by priest)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viggo眼里的orlando,这个时候我侧重于“鲜活”与“一生只能奢求一次”。


然后,,突然发现这句话还能形容legolas眼里的Aragorn……只不过这时候侧重于“温暖”和“往后看不到头的一生中”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点牵强,但是一按这样想……

又给我虐吐了。

“他太好,太鲜活,太温暖,是意外事故一样的运气,一个人的一生,大概只能奢求一次。

而往后看不到头的一生中,能有一点回忆已经弥足珍贵。

虽然回忆有点短。

但也没关系,世上所有‘回忆’都是短的。”(by priest)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viggo眼里的orlando,这个时候我侧重于“鲜活”与“一生只能奢求一次”。


然后,,突然发现这句话还能形容legolas眼里的Aragorn……只不过这时候侧重于“温暖”和“往后看不到头的一生中”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点牵强,但是一按这样想……

又给我虐吐了。


sanayousef
随手一p。不要管我

随手一p。不要管我

随手一p。不要管我

翼轸

Just hug me(维果×奥兰多)

训诫预警,不懂勿入!

多预警警告!

人物ooc预警!

与现实不符预警!

时间线混乱预警!

原谅我为了安排剧情实在没办法正常串一起了

是甜的

    自从上一次小心思被戳破之后,奥兰多像是美梦成真了一样幸福。不仅随时碰见维果就冲上去嘬一口,维果也有时在他练双刀时突然挥舞着长剑来捣乱,被道具老师收走武器之后又两人又肉搏滚成一团,再一次被化妆老师拦下。这时奥兰多的标志性笑声在新西兰的风中吹散。维果也从奥兰多那儿收获了等量的惊喜,小孩全然信任并亲近的样子实在让维果满足,甚至有一次自己都忘了生日,是奥兰多偷偷谋划带着全剧组给了自己生日惊喜。那一天,一...

训诫预警,不懂勿入!

多预警警告!

人物ooc预警!

与现实不符预警!

时间线混乱预警!

原谅我为了安排剧情实在没办法正常串一起了

是甜的

    自从上一次小心思被戳破之后,奥兰多像是美梦成真了一样幸福。不仅随时碰见维果就冲上去嘬一口,维果也有时在他练双刀时突然挥舞着长剑来捣乱,被道具老师收走武器之后又两人又肉搏滚成一团,再一次被化妆老师拦下。这时奥兰多的标志性笑声在新西兰的风中吹散。维果也从奥兰多那儿收获了等量的惊喜,小孩全然信任并亲近的样子实在让维果满足,甚至有一次自己都忘了生日,是奥兰多偷偷谋划带着全剧组给了自己生日惊喜。那一天,一向情绪内敛地他笑容收也收不住。

    维果确如他所答应的那样,在奥兰多犯错时把他拽到一旁细细刨析,有几次语气严厉地把小孩训得泪眼汪汪,末了问一句:“明白了?伸手。”奥兰多就毫不犹豫地把手掌伸出来平摊开,维果只轻轻地拍一下。一点都不痛,反而很痒,直痒到了奥兰多心里。

    奥兰多在离开魔戒剧组以后直到现在,都坚持完成自己所能完成的所有动作场景,有时接受采访时,他会说这是受了维果的深刻影响,可他没有说的是,当他第一次想以此逞能时,成功在自己偶像那儿赚来了第二顿揍。

    大家都记得魔戒中在圣盔谷时有一个精灵有一个从楼梯上滑下来的帅气镜头。当时Peter想用替身,奥兰多说这个动作观众可以看到他的脸效果会更好来说服了导演。但前几次拍摄过程并不理想,武术指导在操作威亚时担心奥兰多会因此受伤,所以拽的有些用力,导致动作十分滞涩。奥兰多下来沟通没几句便吵了起来,左右找找维果竟也不在,才想起他今天去拍B组的戏了。心中那点不忿和表现欲便挣扎了出来。人多又乱,奥兰多在别人注意不到的地方摸索着卸下了身上的威亚,找了一旁的死尸道具胡乱勾了上,再开拍时从楼梯上帅气的滑下,动作流畅优雅,Peter在监视器后面大声喊了句cut,不明真相的出来鼓了鼓掌表扬大家完成的不错,示意收工。然后就看见被吓得一脸苍白的武术指导冲了出来,抓住奥兰多狠狠晃了晃,脸色铁青地吼:“你疯了?!”

    “Hey,hey,relax,我没事”,奥兰多伸出双手试图安抚,“咱们完成了这个动作,兄弟。”

    “别叫我兄弟!”武术指导从业这么多年,没见过这么不怕死也不按规矩办事的,这一行首要原则就是安全,武术指导气不过,用力推了奥兰多一把,跑去找peter表示再有奥兰多的戏份他绝不经手,吵吵闹闹大半个晚上,peter才把人安抚下来,表示自己会处理这件事,让他先冷静。

    另一方面,奥兰多沉浸在自己类似于小孩子淘气得逞了的欢快得意里。又听得过几天要办一场篝火party,开心地不得了。Peter在导演的房间里转圈圈,最后还是拨通了维果的电话。

    篝火party上,奥兰多系了头巾,他的头发长回来点了,半长不短的很是碍事。身上穿了休闲的兜帽衫牛仔裤,一脸崇拜地看着维果安排流程,维持秩序,维果不知道自己在小孩的心中已经宛若神明,过来戳戳小孩的肩,让他跟着自己进了帐篷。

    “最近这几场戏拍的怎么样?”

    “维果你有没有去看我最近拍的那场从楼梯上滑下来的戏?我跟你讲那是我自己上场做的动作,我完成的超棒的!”虽然放不下外面的烤肉啤酒,但奥兰多还是很珍惜维果愿意单独指导他的时光,现在满脸都写着:夸我!我超厉害的!

    一提起这个维果就来气,在屋里转了两圈,从自己之前的裤子上解下了牛皮腰带,奥兰多瞬间退了两步,秀气的眉毛都皱到了一起,满脸写着:不夸我怎么还要打人了?

    “你自己把威亚解下来的?”奥兰多小心的点了点头,“可是......”

    “可是什么?”

    “我那是为了完成动作,再说了,什么都没发生,我完成的很好,我只是想向你学习。”说到这儿,奥兰多有了底气,又挺起了腰板。

    维果拽过奥兰多,额头正好相对,维果听着奥兰多呼吸都乱了几分,干脆用手去摸他之前受过伤的背椎,奥兰多抖了一下,由于之前实在伤的很重,那个地方他一般不让人碰,但维果不一样,具体怎么不一样自己也说不上来。

    “要是有个万一,就让医生宣告你再也站不起来了?”

    “不会的,我心里有数的。”奥兰多小声嘟囔。下一秒他就被气急败坏的维果踹了一脚,“那你当初翻越房顶的时候也是心里有数了?”奥兰多被踹了一脚有些不可思议,在他印象里维果一直是温文尔雅,风度翩翩,鲜少有如此生气的样子,再不敢顶嘴,低着头想跑出去也不敢,也不吭声。

    啪!维果抡起皮带狠狠给了奥兰多胳膊一下,“说话!”

    “我我我我错了,你别,别生气。”奥兰多面对暴怒的维果虽然害怕,但挪上去去试图安慰他。

    维果轻轻喘了几口气,感觉心情稍微平复下来了,才对奥兰多开口:“把衣服脱了。”奥兰多抿了嘴,手拽着衣角不知所措。

    上次骑马摔下来摔断了肋骨,维果小心翼翼就像对个玻璃花瓶,后来窜上马的戏也不让自己上,当时他在Peter旁边争吵不休,被维果拽开,大腿上狠狠挨了几下游侠的剑鞘才安分下来。

    维果用手捋了几遍皮带,面前的小孩不动弹,相似的问题反复强调,小孩就是听不进去,看似听话粘人,耳朵不知道长到哪儿去了。维果那么一瞬间,由内而外地觉得心累。“算了,你先出去吧。”

    奥兰多的脸上露出几分焦急的神情,呼吸粗重了几分,视死如归地开始脱掉衣服。套头衫脱下来,里面的小背心也脱掉了,抬头看看维果,对上几分严厉的橄榄绿色眸子,认命地脱掉牛仔裤。

    然后皮带就砸下来了,维果开始信奉一句埃及谚语:男孩的耳朵是长在后背上的。既然记不住,那就让你怕了吧,怕到下次想冒险的时候都发抖,你就再也不敢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了。

    皮带和之前的棍子不一样,挨在身上是尖锐的、火烧一般的疼。完全不是忍一忍能消化的范畴了。几下之后奥兰多清晰的感受到皮肉肿起来连成片,意识里叫嚣着逃离。维果不说话,皮带抡圆了砸下来,奥兰多从站着挨挨不住了被按在墙上,实在忍不住了终于开始躲闪,于是维果失了准头,好在是软工具,不害怕打坏了哪儿,打到哪儿算哪儿,后背,屁股,大腿和小腿,都留下了皮带印,并迅速肿胀起来。最后奥兰多被按趴在床边,犹自挣扎:“别别别打了,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带着点儿哭泣的声音,一边挨打一边求饶一边在维果手下挣扎。皮带又凌虐会儿臀腿后终于停下了,奥兰多抽噎了几声拽着床单,用胳膊擦眼泪,好不让眼泪落到床上。

    

    维果一向考虑周全,难得的狂欢,一般无人会想到他们。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在奥兰多试图躲避并开始求饶的时候,帐篷隔音本就差,靠近帐篷的人群察觉到不对劲率先安静下来,就像神奇的定律一样,安静的人群迅速扩大,直到最后全场都鸦雀无声,气氛诡异。伊恩离帐篷近,听小孩哭的凄惨早已心软想进去阻止,被Peter拦下:“你知道他干了什么的。维果有分寸。”

    伊恩显然开始生气了:“你知道这是违法的!”

    “在这块土地上暂时不是,在奥兰多的家乡和美国的部分地区也不是。”Peter叹了口气,“我们都知道他应得的。大家继续吧,别把事情搞得太尴尬了。”

    而帐篷内,维果觉得威慑力已经足够了,至少,现在奥兰多已经不敢回头看他了。他把皮带扔到床上,不出所料地看到小孩一抖,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帐篷。

    外面的party进展地很顺利,维果转了一圈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只在回去时被伊恩拽住:“我知道你在干什么年轻人,他也更年轻,给他些时间,别太严厉了。”

    回去之后发现奥兰多跪在床边没敢动,只是自己穿上了背心,手正戳着皮带,撅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看到他进来鹿眼里泛了水光。奥兰多在很长一段时间后才理解自己为什么被狠揍了一顿,但这时脑子里只有两个想法:一是维果有他的道理,二就是委屈。

    维果在床上坐下来低头看他:“怎么,委屈了?”奥兰多下意识摇头,眼睛却迅速充斥上生理盐水,看的维果很想撸一把毛茸茸的脑袋。

    维果拍拍自己大腿:“趴上来。”奥兰多小心地看了他一眼,挪了上去,维果按住他的腰,毫不留情地拨去他的内裤,顺手就很重的一掌,小孩还没来及护住自己的裤子就被打懵了,打完这一下维果火气才上来:“教了你如何跟人沟通也是白费力气。”

    “没有,不白费,别打了.....”维果打掉小孩作乱的手,一掌一掌给自以为是的小孩以该有的痛楚。眼看着奥兰多的臀肉被染上一层更深的颜色。末了深深的挫败感传来,给小孩拽上内裤,严厉地盯着他:“答应我,不要再这样了。”

    奥兰多疼的头晕脑胀,忙不迭地点点头。“穿上衣服,回去吧。”

    奥兰多手忙脚乱穿上衣服,布料蹭过被打薄的肌肤,传来的刺痛十分难熬。“我今晚能不能留在这儿?”

    维果并没有听出奥兰多语气里难得的撒娇,他只想静一静,想一想今后该如何教导小孩,直接开了口:“不行,出去!”

    奥兰多感觉自己又要哭了,转身冲出了帐篷。


    一连几天,维果都没有和好好和奥兰多说上几句话,不论是奥兰多向他打招呼,还是怀揣着几乎透明的胆怯与讨好顶着一身刺痛往他身前凑,统统被无视。奥兰多甚至希望他像之前瞪自己一眼也是好的。三四天内,奥兰多筛出的维果正常表述的信息只有一句:“剧本看完了?”就让奥兰多落荒而逃——自然还没看。

    由于各人档期的原因,奥兰多有半个月的假期,但他没打算回英国去休息,毕竟维果也在这儿,他留在剧组里打打杂也是好的。但是他摸不准他的心思了,毕竟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不说可以便已经是明晃晃的拒绝,那维果的意思,大抵是对他失望让自己离他远一点吧。奥兰多好像回到了很多年前的那个下午,知晓了隔壁的邻居其实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然而他却看见他的父亲举着他的儿子在玩耍,小男孩咯咯笑得很是开心。当时那种感觉仿佛全世界都将他抛弃。

    所以奥兰多定了张回英国的机票。这一天,伊恩来看过他,他没在意地任由剧中的巫师撩起自己的衣物,衣服下的皮肤依然黑紫斑驳,肿的十分不均匀,更遑论奥兰多依旧不敢坐下。奥兰多的心也乱糟糟的,只想躲得远远的。

    另一方面,维果用了好几天消化掉自己臆想出的:奥兰多万一出意外就毁了的“现实”。逐渐冷静了下来。小孩该哄哄的,他的小可爱可不懂得如何撒娇,当然也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那就选个笨方法,以后他的戏自己也过一遍,即使不在一起拍戏了——维果的脸突然黯然了几分——可以的话,也帮他过一遍。

    房车,空的。维果脑子空白了几秒,各个地方都转了一圈,没有。一阵深远的空虚与恐惧击中了他:奥兰多在哪儿?就在维果像个没头苍蝇似的在剧组里乱转时,晋升后的白袍巫师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他以为你厌烦他,订机票回英国了。”巫师狡黠地眨眨眼睛,“毕竟这之后你们也没有对手戏了。”

    不不不,剧情不是这么发展的,维果往离开的方向赶,没走多久,就找到了推着行李箱低头看手机的奥兰多。司机还没到,万幸。

    “Orli!”

    奥兰多抬头看他,透出几分慌乱,末了叫了声他的名字,想了想还是开了口:“我其实不太懂人际关系,但我觉得你我可以再问一句,你需要我离开吗?”

    “不,Orli,这是我的错,我很抱歉。”然后满心歉然的维果就看着小孩只听见一个“不”就开心的笑起来,让人心疼。

    “会撒娇吗?”收获一个茫然的小眼神,好吧。

    “把包给我,来,抱住我,对,最好晃一下,不不不你最好别看我,我受不了,算了你看吧....身上还疼吗,Orli?.”维果把扎进怀里的奥兰多的小脑袋揪出来,在额头上落下一吻。
    本来维果想把奥兰多带回去看看伤,可就那么任由奥兰多扎进他的怀里在路边站了好一会儿——因为他的小孩哭了。

————其实他俩怎么想都很虐的但是我就要他俩甜————

    十年之后,只有奥兰多一个人回到了霍比特人的剧组,他依旧坚持完成所有的动作戏份。在拍摄他需要窜上高桥射击半兽人并跳下来的动作戏时,奥兰多没费什么劲儿徒手爬了上去,探头向下看了看,又打量了扶手的尺寸,“我想我需要威亚。”他这么对Peter说。

    Peter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你真的从维果那儿学到了挺多。”

    “是的。”

    多年之后,奥兰多在参加一次访谈时大谈维果对自己的影响,并希望他别恨自己。在节目播出后,他就接到了自己人生导师的电话:“Hey,你希望我别恨你是什么意思?”

    奥兰多早已不复当年少年模样,也是十分沉稳干练的样子,这一下却差点把手机摔了:“我当初很难教,你教了我那么多也没有得到丝毫的回报,我也没有成为你期待的样子......”

    能听出维果带了笑意,奥兰多记得维果的笑容很是迷人:“我的傻男孩,你怎么知道我得到了什么呢。算了,这周末来吃个饭吧,对了我记得你上次被报道行车超速了.....”

    “Oh,no”

    “怎么,不想来?”

    “不,我去!”

    “好,我等你。”

    奥兰多等了一会儿,觉得对方大概是忘记挂电话了:“......I really miss you......”

    “So am I.”





写在后面:

奥兰多滑下来的那场戏其实吊威亚了

维果过生日奥兰多一直凑在后面给他戴生日帽子,还想拥抱他,但具体细节我编撰的

维果各种采访都在夸奥兰多

奥兰多访谈有这么说过,很让人心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