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vocaloid

37.7万浏览    36481参与
Rain

再不发就会羞于发布了……

我真是一如既往的草稿比成稿好看(唏嘘)

再不发就会羞于发布了……

我真是一如既往的草稿比成稿好看(唏嘘)

ZadidensLee

Miku Hatsune. Sega, Dec.2014. Photos by Zadidens Lee.  ​​​

Miku Hatsune. Sega, Dec.2014. Photos by Zadidens Lee.  ​​​

Mitsu_01
明日方舟pro 五星群体治疗...

明日方舟pro

五星群体治疗 IA
种族是萨科塔 拉特兰的萨科塔

“您就是博士吧?IA,比起治疗可能更擅长做祷告……这也没问题吗?那,就多多关照了,博士。”

“如您所见,我本来并不是医师。但是现在祈求主的救赎实在是有点来不及,所以我决定用这个十字架作为武器救护向我求救的伤员。……您笑了吗?有点讽刺对吧。”

“您刚刚有看见鸟儿从天空飞过吗?我曾经一度坚信那是神的使者,会为这片土地带来安宁。但是现在……果然,我们只能去依靠自己活下去了。”

明日方舟pro

五星群体治疗 IA
种族是萨科塔 拉特兰的萨科塔

“您就是博士吧?IA,比起治疗可能更擅长做祷告……这也没问题吗?那,就多多关照了,博士。”

“如您所见,我本来并不是医师。但是现在祈求主的救赎实在是有点来不及,所以我决定用这个十字架作为武器救护向我求救的伤员。……您笑了吗?有点讽刺对吧。”

“您刚刚有看见鸟儿从天空飞过吗?我曾经一度坚信那是神的使者,会为这片土地带来安宁。但是现在……果然,我们只能去依靠自己活下去了。”

Mitsu_01
明日方舟pro 四星狙击/近卫...

明日方舟pro

四星狙击/近卫 鸣花hime/mikoto
种族是萨卡兹 性别都是女孩子

“博士您好!我是鸣花hime~嗯,如你所见我是感染者。不过请不要害怕,医生说我的病情已经控制住啦!摸摸头也是可以的噢!”
“嘛,mikoto那孩子不太擅长和人打交道,但是无论怎么样她没有恶意哦!博士也请多陪陪她吧。”

“鸣花mikoto,初次见面……您这样看着我,大概在怀疑我的性别吧?真无礼……就算是我也是有女孩子的自尊的好吧。”
“hime那家伙笨得无可救药,明明是姐姐却总是这副不让人省心的样子,一点都不爱惜自己……不然的话,也不会为了救我才得了矿石病的吧……”

沙雕私设(
希望喜欢

明日方舟pro

四星狙击/近卫 鸣花hime/mikoto
种族是萨卡兹 性别都是女孩子

“博士您好!我是鸣花hime~嗯,如你所见我是感染者。不过请不要害怕,医生说我的病情已经控制住啦!摸摸头也是可以的噢!”
“嘛,mikoto那孩子不太擅长和人打交道,但是无论怎么样她没有恶意哦!博士也请多陪陪她吧。”

“鸣花mikoto,初次见面……您这样看着我,大概在怀疑我的性别吧?真无礼……就算是我也是有女孩子的自尊的好吧。”
“hime那家伙笨得无可救药,明明是姐姐却总是这副不让人省心的样子,一点都不爱惜自己……不然的话,也不会为了救我才得了矿石病的吧……”

沙雕私设(
希望喜欢

米糸🌟
是c2的miku,这剧情太棒了...

是c2的miku,这剧情太棒了!歌也好好听呜呜呜呜

是c2的miku,这剧情太棒了!歌也好好听呜呜呜呜

R_在刀P坑和Taito坑里
「你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吗?」...

「你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吗?」

————

尝试新上色方法.png

偶然想到蓝色和粉色用在男孩子身上也不会特别奇怪所以就画了

一开始想到的是是比较压抑的环境,然后画着画着变成了纯蓝啊哈哈哈

放大看可以看到我用二值笔画的星空

「你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吗?」

————

尝试新上色方法.png

偶然想到蓝色和粉色用在男孩子身上也不会特别奇怪所以就画了

一开始想到的是是比较压抑的环境,然后画着画着变成了纯蓝啊哈哈哈

放大看可以看到我用二值笔画的星空

瓜叽叽叽

『双正片预告』
摄影:七鸢
后期:菜鸡
后勤:亓官卿
出镜/妆面:原po
文案:原po
————(我是文案)————
墨家有女名清弦
清花相逢只恨晚
弦音四动香魂安
——————(我是后记)————
写了藏头诗qwq
出来乍到hh我就逐渐把自己以前一些作品搬过来啦,扩列请大力戳我!(´゚ω゚`)
这次拍摄特别有意思也是
小七好辛苦一摄影hhh感谢感谢(´゚ω゚`)
约片找他,他超级好!
官卿卿也是一直都是陪伴我呜呜呜爱了爱了
菜菜也是后期救了我的狗命呜呜呜呜爱了
然后就是就是想说
清弦姐姐我爱你

『双正片预告』
摄影:七鸢
后期:菜鸡
后勤:亓官卿
出镜/妆面:原po
文案:原po
————(我是文案)————
墨家有女名清弦
清花相逢只恨晚
弦音四动香魂安
——————(我是后记)————
写了藏头诗qwq
出来乍到hh我就逐渐把自己以前一些作品搬过来啦,扩列请大力戳我!(´゚ω゚`)
这次拍摄特别有意思也是
小七好辛苦一摄影hhh感谢感谢(´゚ω゚`)
约片找他,他超级好!
官卿卿也是一直都是陪伴我呜呜呜爱了爱了
菜菜也是后期救了我的狗命呜呜呜呜爱了
然后就是就是想说
清弦姐姐我爱你

丁丁
你收到我的情书了吗(。••。)...

你收到我的情书了吗(。••。)⸝ෆ⸜(。••。)

你收到我的情书了吗(。••。)⸝ෆ⸜(。••。)

没有猫的阿山
(;´༎ຶД༎ຶ`...

(;´༎ຶД༎ຶ`)gumi今年10周年了i社求你来点大动作

(;´༎ຶД༎ຶ`)gumi今年10周年了i社求你来点大动作

ZadidensLee

Miku Hatsune. Sega, Dec.2014. Photos by Zadidens Lee. 

Miku Hatsune. Sega, Dec.2014. Photos by Zadidens Lee. 

可扣KeQ

【言洛言】百年一梦(梗概)

就存一下脑洞,以后有空再慢慢写。

关于不死不灭的人鱼言与由公主蜕变为女王的天依的故事。

剧情tm的扯,有ooc

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在一起,但是不虐。又he又be,看你感觉,我蛮喜欢这个结局的。

由于是梗概,只有大致剧情,没有过多描写,你们凑合着看。

想看完整版?看情况,只要没人催,我就不写了。

——————

                          ...

就存一下脑洞,以后有空再慢慢写。

关于不死不灭的人鱼言与由公主蜕变为女王的天依的故事。

剧情tm的扯,有ooc

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在一起,但是不虐。又he又be,看你感觉,我蛮喜欢这个结局的。

由于是梗概,只有大致剧情,没有过多描写,你们凑合着看。

想看完整版?看情况,只要没人催,我就不写了。

——————

                            (1)


  她见到了那孩子,在水中挣扎,一条幼小的生命。她本是深海的造物,应该与海一般无情,万物皆有造化,她又何必救她,可她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唔,你是...”

  眼前的女孩瞪着水淋淋的翡翠瞳子,不敢置信。

  “童话里的人鱼姐姐?”

  她笑了,人鱼姐姐,她的岁数比孩子大了多少都不知道,叫什么姐姐?不过就是个孩子而已,既然没事,她也该走了。

  她不知道自己漫长的生命有什么用,她甚至是害怕着每一天的到来,这海太冷,陆地太陌生,人鱼本是稀少的物种,她没有同类可以倾诉,只有她自己。要不要再到岸边看看呢?她想着。

  她又看见了她。

  “人鱼姐姐,你回来了!”

  也许这世上真的有令人无法反驳的执着,她无法对这孩子的等待表达任何回应,只能是淡淡的陈述现实。

  “回来了。”

                     (2)


        她或许本该回来看看的。

  那孩子教会她很多,教会她在冷漠的世界上还是有人会相信,相信一些已经不存在的事情。

  已经十几岁的少女仍是天真无比,在金碧辉煌的宫殿里,被奇珍异宝包围的小公主有什么需要烦恼的呢?言和知道对方的身世后无奈地摇头。

  很显然言和又一次错了,大火三日,焚烧尽了一切,洛天依的一切都付之一炬,父母亲都不幸未能逃出。她成了遗孤。没有人在意她一个可怜的小孩,而是下一任的王由谁担任。显然这是场阴谋,天依知道,此刻在朝堂上高谈阔论的那些家伙就是幕后黑手,可是她能做什么呢?

  天依找到了言和,她没猜错,言和有办法。言和也想帮她。

  “我只有一条路给你走,你可想好了?”言和看着天依,她不忍心让眼前的孩子,这如玉璧般纯净的珍宝走上这条不归路。

  “想好了。”洛天依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了,她现在不是公主了,她如果不自寻出路,就只能早早沦为人渣的棋子与联姻的工具。

  “那好,我会让你成为史上最伟大的女王。”

                        (3)


        言和看着她在名利场上渐渐褪去了稚气,褪去了天真,褪去了单纯,褪去了曾经的一切。一切是她亲手教出来的,为什么开始后悔了呢?

  不管怎么样,她已经不是她了。那个相信童话的小公主此刻是这个高高在上的女王。她没有辜负言和的期望,她斩除了当年凶手和他的余孽,她是一国之君,是百姓爱戴的神明一样的存在。可她不是她曾经喜欢过的她了。

  “言和,我喜欢你。”

  “我知道。我们不可能。”言和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人冷声道。

  “你喜欢过我,而且我查过古籍了,人鱼可以上陆,你一直在骗我。”洛天依的眼中是绝望的疯狂。

  “你已经不是她了。”

  “可这不是你一手教出来的?你是我的偶像,我的老师,为何不可成为我的爱人?你喜欢我不是吗?”洛天依逼问着。

  没错,是她毁了天依,言和不得不承认。但既然是两人共同的选择,她无法后悔,也不能回头了。

  “不是现在的你,你已经是名垂青史的女王了,不需要我了,也不用来找我了。”

  既然无法回头,不如斩断万千孽缘。

                            (4)


  言和去了其他地方,哪里的海都是相同的,不同的是陆地上的人。在又一次看遍各大陆的风景后她又回到了这片海域——她出生的地方,看到了曾经熟悉的王国。

  还有她。

  “我还在相信着你,人鱼姐姐。”天依的脸上略显疲惫,这年轻的王操劳的事情太多,又心有郁结,但眼中依然有曾经出现又消失现在又出现的光闪过。那份令言和怜惜的光。

  “…”言和无力回答,或许当年变了的除了她,还有自己。

  “我不会再来烦你了,等着,只是希望再见你一面。”天依的笑有些苦涩,像雨季的艾草。

  “你可以来。”是曾经那温柔的嗓音,天依已经许久没听过了,言和声音里的坚冰被融化了。

                             (5)


  言和不知道现如今的状态算什么,爱人?天依不再提起,她也不想上陆成为对方的王后。朋友,却又过分暧昧与亲近,一次又一次的夜晚的约会 ,言和确实尝到了人生中第一次被人爱和爱别人的感觉,即使只是稍纵即逝。

  言和就这样陪着天依,天依一天天老去,却时常庆幸言和这辈子留给她的印象都如初见那般,海的精灵,永恒的天使,而她短暂地拥有过言和,这足以让她满足地死去,她的仇早已报,她的后半辈子不知是为了什么,也许只是为了实现当年的种种。她如言和当年说的,成为了史上最伟大的王。

  言和在知道天依过世时罕见地落了泪。没有什么落泪成珠,但那晚的海,也在哀鸣。

  她又是孤身一人了,言和知道这短短的一百年不到的时间对于她来说实在太短。就当这是一个梦吧,时间很快就会把它风化,模糊,最后沉没在记忆的洋中。

  这只是一个梦,在梦里,她曾经拥有幸福。


苏屿光

于是我决定叫他们帽鸟组(别管我沙雕),蜜汁好吃,回头叫顾某尘给我写写他俩的文

于是我决定叫他们帽鸟组(别管我沙雕),蜜汁好吃,回头叫顾某尘给我写写他俩的文

言梦一辞

[言绫]《夕时》




言和正站在窗边观赏着风景,天空蓝得沁人,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质,几朵白云懒洋洋地散着步,凹出各种奇特的形状,忽然间,一行黑色的飞鸟映入眼帘,他们是那样自在地扑扇双翼,赞美给予他们自由的上帝。指间的画笔滑落,毫不在意沾上红色颜料的光滑瓷砖。伸出窗外的手微微颤抖,面对这可望不可即的距离只能叹息。带我走吧,带我走吧。她在心里狂喊道,可飞鸟们并未停下,它们乘着风更加用力地拍打翅膀,没有一丝怜悯地飞出言和的视线。


清凉的风争先恐后地涌进房间,吹得她的脸凉飕飕的,可这并不能驱散心中的烦闷。她用眼角的余光撇了书桌上厚厚的一摞数学试卷,有种想把画笔捡起来扔到垃圾桶的冲动。街上有位大爷吆喝着冰糖葫芦两...





言和正站在窗边观赏着风景,天空蓝得沁人,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质,几朵白云懒洋洋地散着步,凹出各种奇特的形状,忽然间,一行黑色的飞鸟映入眼帘,他们是那样自在地扑扇双翼,赞美给予他们自由的上帝。指间的画笔滑落,毫不在意沾上红色颜料的光滑瓷砖。伸出窗外的手微微颤抖,面对这可望不可即的距离只能叹息。带我走吧,带我走吧。她在心里狂喊道,可飞鸟们并未停下,它们乘着风更加用力地拍打翅膀,没有一丝怜悯地飞出言和的视线。


清凉的风争先恐后地涌进房间,吹得她的脸凉飕飕的,可这并不能驱散心中的烦闷。她用眼角的余光撇了书桌上厚厚的一摞数学试卷,有种想把画笔捡起来扔到垃圾桶的冲动。街上有位大爷吆喝着冰糖葫芦两块钱一串。是啊,已经好久没有出过家门了,记忆里最近一次还是乐正绫央求加威胁带自己去河边散心。记得那天黄昏时分的天空是五彩缤纷的,像极了一幅绚丽的画卷,血红的夕阳把狭长的云染成一条长长的橙色绸带,夕阳上方是清澈的蓝,下方抹上了紫红,还有几团亮晶晶的金黄色碎片。那是她们从未领略到的美丽天空,渐变的色彩柔和细腻,象征着梦想的光影隐隐约约躲在云层后面,却遮不住通体华彩。正聚精会神地品鉴时,耳边却响起抽泣的声音,回头一看,乐正绫拿着手帕擦着流淌的晶莹泪珠。“怎么了?”“没事没事,我只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美的黄昏太激动了。”少女强行露出笑颜,脸却涨得通红,上扬的嘴角也不由自主地抽动。“那个,咳咳……还有一个月就高考了,你有什么打算吗?”不由尴尬地笑了两声,“这还能有什么想法,考上哪所大学,校长肯要我,就去哪里读呗,大不了,就复读一年。行了,别说这些,天快黑了。”她仰望上方,不忍直视好友那双红宝石般的眸子里灼人的失望和歉意。


其实我这种人根本就没有资格接受别人的道歉。言和决定中断自己刚才的回忆,把画到一半的稿子撕掉,然后随手抓来一张试卷在空白处写下这么一句话。





不知不觉,时间逐渐推移,夕阳西下,天地镀上了一层金黄,对面的小河微波粼粼,一只白色的鹳鸟正站在礁石上,凶神恶煞地注视着各种颜色交相辉映的倒影,等待着某只渴望呼吸清新空气的倒霉鱼儿自投罗网。


忽然间,言和觉得身体越来越轻,离地面越来越远,像一粒微小的尘埃漂浮于空中,这倒让她多少有些不适。她的双臂长满了黑色的羽毛,清秀的面容变得扭曲,长长的喙提醒她——她现在是只飞鸟。


没有任何的顾虑冲出了窗外,她庆幸自己终于能够逃出那压抑的黑色牢笼,拥有追逐即将沉睡的白昼的权利。耳边是风的声音,橙色的云化上了最妩媚的妆,她热爱天空,她在拥抱天空。


天色渐渐变暗,夕阳的光芒收敛了许多,但这并不能减缓拍打翅膀的速度。飞过一座座山,飞过一条条河,飞过一个个城市,飞过一片茂密的黑森林,四周寂静得只有自己剧烈的心跳声。很艰难地寻找正确的方向,被树枝刮得背上鲜血淋漓。折腾了一个黑夜,终于在第二天太阳升起时找到了森林出口。


面前矗立着一座欧式风格的塔楼,很高——大约有五十米吧。高塔既没楼梯也没门,仅在差不多最高处有扇小小的琉璃窗。言和飞到窗的旁边,有个可爱的少女正倚着栏杆探头张望。一双跟糖葫芦一般红的明亮眸子,红润如花的脸蛋,长到拖地的褐色麻花辫。撞上视线后甜甜地微笑道:“小鸟儿,可否帮我送封信?”说完早有准备地递给一个红色的信封,言和用爪子接过,一瞬间她仿佛感受到少女掌心的温暖,犹如冬日里一杯香浓的咖啡。


她又飞了一段路,在一条小河边休息,喝了几口清冽的水不禁清醒万分,闲得无事便端详那个信封。收信人姓名工整地写着“言和”,她便迫不及待地撕开,里面只有一张纸条,一行娟秀的字迹映入眼帘:


“我希望能够与你品鉴世界末日夕阳离别的色彩。”


言和看了只觉满心喜悦,她默念着这句话一遍又一遍,浑然不知甘甜的泪水滑落嘴角。


“绫,我也希望如此。”





言和趴在桌上睡得正香时,突然听到窗帘被谁恶意拉开发出的巨大声响,随之而来一句温柔的耳边呢喃:“快醒醒,都睡了一个下午了。”


她揉着自己惺忪的眼睛,眯着眼看见乐正绫正笑脸盈盈地站在旁边,还端着一杯冒烟的咖啡。


“我们一起努力考上同一所大学吧。”


乐正绫先是一愣,然后握着言和的手,红宝石般的眼眸闪烁着少见的快乐的光彩,紧接着眼眶变得湿润。用同样认真的语气回答道。


“好,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