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vocaloid

23.5万浏览    31722参与
鶴唳九州
给朋友滴点图💫

给朋友滴点图💫

给朋友滴点图💫

灵

维他柠檬茶

中v进度3/4

真是一瓶比一瓶不好喝呢……

叹气/

维他柠檬茶

中v进度3/4

真是一瓶比一瓶不好喝呢……

叹气/

一只暖夕叽叽叽
最近负能爆炸。。。不会以后都是...

最近负能爆炸。。。不会以后都是这么个没产量没质量的画手了吧。。。加油啊加油。。

最近负能爆炸。。。不会以后都是这么个没产量没质量的画手了吧。。。加油啊加油。。

孤葬南风
是第一次板绘!!摸了miku!...

是第一次板绘!!摸了miku!
还在摸索工具quq

是第一次板绘!!摸了miku!
还在摸索工具quq

漓浠依
上次的墨姐填了个色!!

上次的墨姐填了个色!!

上次的墨姐填了个色!!

嘎嘎嘎海
我爱miku和gumi!她们真...

我爱miku和gumi!她们真好!

我爱miku和gumi!她们真好!

夏天无✨

混更,华为拍的有点烂

混更,华为拍的有点烂

coffeecat咖啡
某只咖啡的摸鱼,还有张毁了的就...

某只咖啡的摸鱼,还有张毁了的就不发了。

某只咖啡的摸鱼,还有张毁了的就不发了。

寻说

简介:重新做了一个,加了渲染\n借物表:\n视频类型:舞蹈MMD\n相关题材:言和MMD\n动作来源:冬菇排骨面\n镜头来源:冬菇排骨面\n场景来源:RedialC\nMME:下っ腹P,そぼろ,舞力介入P\n使用软件:MMD,Pr\nBGM:45秒能做些什么?【镜音双子】

简介:重新做了一个,加了渲染\n借物表:\n视频类型:舞蹈MMD\n相关题材:言和MMD\n动作来源:冬菇排骨面\n镜头来源:冬菇排骨面\n场景来源:RedialC\nMME:下っ腹P,そぼろ,舞力介入P\n使用软件:MMD,Pr\nBGM:45秒能做些什么?【镜音双子】

。。。_

以前的图...(๑°3°๑)
爱言叶三部曲

以前的图...(๑°3°๑)
爱言叶三部曲

Minort
  • v5咋gay黑嗓

把下面那行中的brethiness+brightness调最高【黑嗓调最高

嘶吼声可以调到一半

↑管黑嗓这种东西的主要是这俩


  • v5gaygen【v5修改gen值

最下面那行点character

参数线越高,声音越细,参数线越低,声音越粗

操作就是倒着画


我就,打个酱油

  • v5咋gay黑嗓

把下面那行中的brethiness+brightness调最高【黑嗓调最高

嘶吼声可以调到一半

↑管黑嗓这种东西的主要是这俩


  • v5gaygen【v5修改gen值

最下面那行点character

参数线越高,声音越细,参数线越低,声音越粗

操作就是倒着画


我就,打个酱油

9Crimes红茶
id=7675386(接上文:...

id=7675386

(接上文:《缕红新草》65

BGM:《1/4》(是这两人的主题曲了TvT【谁啊?】听歌写到一半才发现BGM好像视角反了,然而竟然毫无违和感x 歌词超符合!主题曲前有1/100的爱这里有1/4呢 结尾歌词高能!)

《缕红新草》66


###

“对不起,佑真你的东西被我弄坏了。”

洗完澡。

看到这样半是道歉、半是无辜语气的LINE。

是青泽。

不祥的预感。

立刻回复。

“送去医院了么。”

水从发梢滴下来。

消息变成既读。

收到青泽的回复。

“不用送去医院了。”

咚的一声。

好像被重击一下。

坠入黑暗冰冷的水底。

心脏收紧。

站在那里。

打字的手指开始变冷。

“在哪,我们得谈谈。”

收到一个地址。

在练马区的石...

id=7675386


(接上文:《缕红新草》65


BGM:《1/4》(是这两人的主题曲了TvT【谁啊?】听歌写到一半才发现BGM好像视角反了,然而竟然毫无违和感x 歌词超符合!主题曲前有1/100的爱这里有1/4呢 结尾歌词高能!)


《缕红新草》66


###

“对不起,佑真你的东西被我弄坏了。”

洗完澡。

看到这样半是道歉、半是无辜语气的LINE。

是青泽。

不祥的预感。

立刻回复。

“送去医院了么。”

水从发梢滴下来。

消息变成既读。

收到青泽的回复。

“不用送去医院了。”

咚的一声。

好像被重击一下。

坠入黑暗冰冷的水底。

心脏收紧。

站在那里。

打字的手指开始变冷。

“在哪,我们得谈谈。”

收到一个地址。

在练马区的石神井町。

是青泽在东京都的住宅。

“一小时后到。”

回复过去。

放下手机就开始穿衣服。

胡乱擦干身体。

套上干净的内裤、西服衬衫和长裤。

开门出来。

匆匆穿过走廊。

在光线良好的餐室找到堂姐。

玻璃拉门投进耀眼的阳光。

在吃早餐。

“我去上班。”

“哦,嗯。”

“今天会把茜草带走。”

没有等待堂姐的回答。

出来从白色的楼梯上楼。

来到卧室。

和茜草解释了一下。

答应很快回来。

下楼来到一侧是玻璃拉门的大厅。

堂姐拿来了一双新的袜子。

没有说什么。

换上,在玄关穿上皮鞋离开。

宅邸可以驻三台车。

堂姐的银灰色保时捷停在那里。

坐进黑色的丰田。

启动驾驶。

离开世田谷。

开上都道。

紧紧握住方向盘。

感到安全带勒住胸口。

喘不过气。

自己成为共犯了么。

早该知道青泽是这种人。

自己犯了个愚蠢至极的错误。

把鹈田胤交给青泽处置。

让青泽讨回应得的“正义”。

以为最多是殴打一顿。

告诉鹈田胤,绝对不能透露和江口家的联系。

“对方是yakuza,如果知道你是替江口家做事,下场会怎样就不好说了。但如果听说只是个人作案,会放过你一命。”

感到无法形容的悔恨。

自己出卖了鹈田胤。

让他做江口家的替罪羊。

这样还给青泽的“公道”,究竟是什么。

牺牲了江口家的棋子。

一个无辜的人。

无辜吗。

有罪吗。

真正的主使安然地活着。

在充满阳光的白色宅邸里吃着早餐。

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无法对堂姐下手。

“当然要忠于自己的家族。”

青泽在医院里的回答。

以为自己那样做,是保护了江口家。

也庇护了鹈田胤。

是愚蠢。

还是自欺欺人。

可是,莉莉并没有死。

无论怎样青泽也不该做到这种地步。

练马区的石神井町。

找到那幢位于半山腰的住宅。

按响门铃。

是青泽开的门。

没有说话,穿过花栅。

从院子走上门阶。

青泽在身后关上门。

在玄关脱鞋。

踩上地板。

比预计的时间早。

青泽穿着深蓝色的浴衣。

洗过澡。

“给我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

走进客厅。

站着。

转身面对青泽。

青泽在沙发上坐下。

从自己离开筑地市场后开始。

各种殴打折磨。

打断了手臂。

用切鱼刀划开大腿剥皮。

到鹈田胤抓起短刀刺向青泽胸口。

被柳生田开枪打死。

“当时情况非常混乱,奈须是不得已那样做。接下来就只能处理。”

说了分尸的事。

包括西本一起。

把不会引起怀疑的部分丢弃在筑地卸卖场的垃圾收纳处。

现在应当已经被烧掉了。

把骨头、脸皮和头皮带回来。

“让手下处理了”。

这样解释。

“确定没有被人发现吧?”

脱口而出。

随即感到耻辱。

深深的羞愧和耻辱。

“放心。没有家外人知道。”

“你是想说只要江口家不再找青泽家的麻烦,就不会有人知道。对吧。”

“没有那个意思。”

青泽交握两手。

臂肘搁在分开的双膝上。

倾身向前坐着。

刘海从额际垂下来。

脸上没有表情。

“再说就算被人知道了,也还是青泽家主谋。”

“Yakuza的儿子是杀人的主谋,与政治家的儿子是杀人的从犯比起来,好像后者比较严重。”

“只有政治家儿子的性命是命吗。”

“杀人犯如是说。”

看到青泽苦笑。

感到自己的嘴角像痉挛那样。

变成抽搐的冷笑。

“看来江口家是正确的,你们青泽家都是一群野兽。把鹈田胤交给你处置,我真为我的行为而羞耻!”

青泽笑了。

笑意像鄙夷和轻视那样点燃怒火。

自己被牵扯的恐惧。

对鹈田胤死的愧疚。

对青泽的指责和后悔。

是自己的错。

无法责备青泽。

是意外。

是意外吗。

究竟谁该为鹈田胤的死负责。

把鹈田胤送去筑地市场的自己。

下令折磨鹈田胤的青泽。

开枪的柳生田、一声不吭地参与分尸的西本。

让鹈田胤下毒的堂姐。

鹈田胤自己扎向青泽的刀。

无法宣泄的悔恨。

每一个人都有罪。

没有谁是无罪的。

灰色的正义。

用的是下等人的血的砝码。

每个人都是一面向他人卑躬屈膝、频频点头。

一面继而一步一步、压榨和践踏着他人的牺牲。

往社会顶层攀爬。

与出身无关。

是现实的真相。

但是,不应当是自己。

不应当是自己和青泽。

不应当成为这种互相利用的关系。

共犯。

冷血无情的互利共生。

生活在阴影中。

难道无法像从前那样。

一起在白天走路。

“说起来,佑真你也不该欺骗我。”

青泽抬起头。

“如果你当初承认鹈田胤是为江口家做事,我也就不用那样对待他。”

“……我是,为了,……”

——是为了顾全大局。

——是“做了错误的事,为了正确的理由”。

无法回答。

——“为什么怀疑我,青泽。”

有这样质问的冲动。

无法问出口。

隐瞒事实的自己。

是利用了青泽的信任。

真的是为了忠于江口家吗。

只是想要逃避而已。

牺牲鹈田胤的性命。

满足青泽嗜血的复仇欲。

逃避无法面对的现实。

终究还是为了私利。

想要就此休战。

想要这样笼络青泽家单方面退出战争。

想要维系友情。

到头来却谴责青泽。

让他替自己承担责任。

要除掉色叶会的“正义”也好。

杀人的罪责也好。

青泽看着自己。

“希望佑真你下次不要再欺骗我。如果这件事败露,被警方调查,青泽家会尽力帮助江口家。毕竟青泽家自古以来就是为江口家存在的。相对的,也请让青泽家继续服侍江口家。”

无言地离开了。

青泽送自己出来。

——“今后也请江口家继续为青泽家提供荫庇。”

感到自己像被绑架。

没有别的选择。

是不是早就看穿了自己隐瞒的事实,故意杀死鹈田胤。

以此作为要挟江口家的把柄。

这种话质问出口。

已经没有意义了。

坐进车里右侧的驾驶席。

关上车门。

青泽还站在花栅那里。

交叉着小臂。

架在深蓝色浴衣胸膛下方。

没有道别。

离开石神井町。

从都道开出练马区。

星期一的早晨。

已经临近中午。

东京都的天空非常晴朗。

像自己从青泽家被接回江口家的时候。

当时是司机开车。

堂姐也在车上。

自己中学校毕业。

堂姐已经是大学生。

没有进去青泽本家问候。

离开的时候,青泽家的全部人。

从青泽的父亲到家里的佣人。

都出来送别。

鞠躬。

自己扭头,从车后座的玻璃往回望。

只有青泽鞠躬到一半就直起身来。

往前跑了几步。

挥手。

自己也挥手。

直到看不见。

转过身,眼泪就流下来。

堂姐好笑地看着自己。

从纸巾盒里抽出纸巾。

递过来。

“奇怪,阿真回家不开心吗。”

没有回答。

认为无法和堂姐分享自己的心情。

后来发现,与江口家的任何人都不能够。

进入高校后很孤独。

感到同级生不可思议的庸俗无聊。

青泽东大入试合格那天,在隅田川边聊了一整晚。

知道一生都不可能再找到第二个像青泽这样的人。

“哈哈,因为我是佑真的守护神啊。不管什么耶稣什么基督,都会替你赶走。”

究竟是如何与青泽变成这样。

走到今天的地步。

互相威胁,互相不信任。

利用弱点互相牵制。

距离成为敌人只有一步之遥。

想起聊过的希腊神话。

无法反抗命运的神祇。

古希腊的悲剧英雄。

心就像冷掉无法复燃的灰。

开在通往世田谷的都道上。

晴朗的天空高远、湛蓝。

没有云块。

已经进入秋天。

夏天的故事和回忆。

统统都已经结束了。

不是希腊神话里的英雄和神祇。

是共犯的犹大和撒旦。

曾经想要让青泽一同来到太阳下。

最后却是自己跟着坠入黑暗中。

如果真的有命运这回事。

那也未免太过残酷。

所谓的人生。

开下都道。

改换道路。

往涉谷和新宿方向。

开上高速道路。

东京。

隅田川。

蓝色的河水。

周围远处的高楼大厦。

摩天的建筑。

有横跨川面的桥。

那时是春天。

躺在堤岸边的草坡上。

中间有一道向上的台阶和栏杆。

周围是许多玻璃外墙的方形大楼。

从下午开始,坐在隅田川边聊天。

到了傍晚。

远处的灯亮了起来。

灯光映在高楼建筑的玻璃幕墙上。

里面也开始透出零星的灯光。

薄暮笼罩下来。

灰蓝的天色。

感到扑面而来的河水的凉气。

“喔,涨潮了。”

青泽探身往前去看。

自己也坐起来。

河水漫过了岸沿。

漾到了散步铺道的红砖地面上。

凹陷下去的地方积了水。

映出傍晚的天空。

涨到岸沿的河水是灰蓝色。

“因为是新月吧?所以满潮。”

“哈哈哈,佑真你不要总是把标准答案挂在嘴边,气氛都被破坏了。”

“两个男人有什么气氛啊。”

“所以啊,佑真你现在还是单身。这样子下去会一辈子找不到女朋友,到时候只能住在我家车库里变老。”

“哈哈,太天真了。我会把你赶出去,自己住你家房子。”

“哈,我才不会让步。佑真你休想爬上我的床。”

咯吱自己。

自己躲开还击。

记得当时笑成一团。

在草坡上翻滚。

“佑真知道我为什么不怕痒吗?”

“老土。别想用这招让我分心。”

结果还是分心了。

青泽占据优势。

骑到自己身上。

“今天一定要把佑真身上最怕痒的sweet spot找出来。”

“不要,喂。”

笑着奋力挣扎。

拼命翻身。

青泽哈哈大笑。

“佑真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一只大蟑螂。”

“那你就是蟑螂贴。强力粘性的那种。”

“好啊,永远粘着你。”

忘了自己后来说了什么话。

只记得很开心。

距离那时已经过了近十年。

隅田川的面貌也已改变。

红色的汽船从河面驶过。

破开白色的浪花。

拖曳、逶迤着远去。

远处矗立着天空树。

拔地而起。

伸向广阔的天空。

白色、银灰色和蓝色。

在太阳下闪烁。

发出耀眼的光芒。

护栏上挂着红色的救生圈。

有许多白色带灰黑的水鸟。

有些朝河面拍翅。

有些栖息在堤防护栏上。

站着,或者卧着。

还有些浮在水中。

散步铺道的红砖地面已经陈旧。

沿堤岸走了很久。

来到当初的草坡。

中间有一道延伸向河面的台阶和栏杆。

在堤岸上坐下。

没有涨潮。

隅田川的河水安静地拍打岸沿。

向东京湾流去。

注入大海。

两只手交扣。

拦在屈起的膝盖上。

看着隅田川的粼粼波纹。

深蓝色的河水。

平静一如天空。

TBC

海鸣

牵丝戏<十五>

不远处一顶花轿缓缓行来,我才发现面前有一座坟墓,碑上刻着“梁山伯之墓”。

……不会吧?

花轿很快行到这边,轿夫却像是看不到我,正打算继续前行,轿子中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停。”

轿子停下,一身红衣的少女钻了出来,掀起盖头,我不由得大惊。

秦将军……不,倒不如说是那个傀儡,秦红绡。

然而此时此刻,她已经不是那个不会说话、无法动弹的傀儡,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有血有肉,能哭会笑的人类少女。

此刻,她美丽的脸上布满了泪痕,快步走到墓前跪了下来,重重磕头。

“你好自私……凭什么决定我的事情?你凭什么觉得,没有了你,我才会幸福?没有你我又怎么知道什么是喜怒哀乐爱恶欲……我又怎么知道爱情是什...

不远处一顶花轿缓缓行来,我才发现面前有一座坟墓,碑上刻着“梁山伯之墓”。

……不会吧?

花轿很快行到这边,轿夫却像是看不到我,正打算继续前行,轿子中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停。”

轿子停下,一身红衣的少女钻了出来,掀起盖头,我不由得大惊。

秦将军……不,倒不如说是那个傀儡,秦红绡。

然而此时此刻,她已经不是那个不会说话、无法动弹的傀儡,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有血有肉,能哭会笑的人类少女。

此刻,她美丽的脸上布满了泪痕,快步走到墓前跪了下来,重重磕头。

“你好自私……凭什么决定我的事情?你凭什么觉得,没有了你,我才会幸福?没有你我又怎么知道什么是喜怒哀乐爱恶欲……我又怎么知道爱情是什么样?我不准你擅自离开我……我也不要离开你……”

随着她如此低语,坟墓竟就那么裂开,澄澈的蓝光从天而降,男人的面影缓缓浮现。

……我一定是瞎了,为什么我会看见薛净箫。

男人伸手,扶起了跪在墓前的少女。

“我怎么舍得……我这不是来接你了吗?”

我紧咬舌尖,却无法从这幻境中脱出。

对,我知道这是幻境,就是那傀儡做出的幻境,无奈我的修为不足,只看得出这是幻境,却无法打破它。

“你别做无谓的挣扎。”轻飘飘的女声在我耳边响起,我立刻分辨出来,这是傀儡的声音。

“你……”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有多爱他而已。”

“你这点修为是不可能摆脱我的幻境的,所以你只要老老实实,看这出化蝶就够了。”

不能动弹,我只能看着眼前的男女相拥,边哭边笑,白光大盛,两人的身体逐渐化作蝴蝶消失无踪。

“我已经满足了。”

重新得到身体的控制权,我所处的还是破庙,他已经将傀儡抱进怀中,收起了工具。

“你哭了啊,小鬼。”

“啊……”我抬手摸了摸脸颊,泪水沾湿了手掌。

……为什么?

“从十年前开始,每个听过我唱牵丝戏的人都会哭,但按他们自己所说,泪水都是不受控制的……我想,是这孩子的功劳吧。”

是啊……这个傀儡,为了传达出自己对他的心意,不惜耗费法力使人身临其境。

“但是……也都是因为她,我才会……就连父皇过世,我也未能回去见父皇最后一面,更不要说斐儿成婚……”他的情绪忽然激动起来,“都是你……为什么我会爱上你?!为什么我会把对榠的心情转移到你身上?!如果没有爱上你,如果只是爱着榠就不会有这种事情了!连累到我现在……这孩子除了让我痛苦一生,还有什么用!不如烧了干净!”

说着,他将傀儡投入火中,我来不及阻止,只能看着那个傀儡落进火堆,火光顿时大盛,扩大了好几倍。

Liberty

到时候在CP发的无料。如果有位置会摆在摊位上,没有的话欢迎来找我拿🤓

到时候在CP发的无料。如果有位置会摆在摊位上,没有的话欢迎来找我拿🤓

Liberty

比较完整的二宣出来了!本子将会在CP23售卖!具体摊位请等三宣,到时候我会在摊位上徘徊一会,欢迎来找我拿无料!😆

比较完整的二宣出来了!本子将会在CP23售卖!具体摊位请等三宣,到时候我会在摊位上徘徊一会,欢迎来找我拿无料!😆

啾希

miku——饭饭发新歌了我听爆()
p2是ia姐妹花

miku——饭饭发新歌了我听爆()
p2是ia姐妹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