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wanna one

98.1万浏览    22527参与
Charonqaq00

我我我我我我又来催票惹qaq
感觉在老福特里边催票什么的很有罪恶感
(我也不知道为啥┭┮﹏┭┮)
kpma人气
有缘看到的有时间愿审核的姐妹
来投票鸭~
(赶紧溜了溜了)

我我我我我我又来催票惹qaq
感觉在老福特里边催票什么的很有罪恶感
(我也不知道为啥┭┮﹏┭┮)
kpma人气
有缘看到的有时间愿审核的姐妹
来投票鸭~
(赶紧溜了溜了)

天落落🍃

第一次,最后一次。

第一次,最后一次。

虚胖

【昏辉】See You Again

 还没分清私设OOC的胖,绝望深夜码文9059.

看一呆辉自投罗网与啪击昏反套路

情节全然虚构!

请勿上升真人!谢啦!!☆⌒(*^-゜)v

更重要的是,请不要上升作者!谢啦!!

!☆⌒(*^-゜)v

隔—隔—隔—隔—隔—隔—隔—隔—隔—隔—隔

00.

 

被母亲突然到来的消息吓到李大辉在办公室里来回走来走去,要说李母,那可是雷厉风行的女强人啊。奈何自己儿子已经快要踏入三十岁的行列了,在恋爱方面一进消息都没有。

 

总是羡慕身边朋友都已经当婆婆的当婆婆,也有渐渐升级当外婆的当奶奶的。再看看自己的儿子,除了这事业上的成功,没有一处像自己的,这个...

 还没分清私设OOC的胖,绝望深夜码文9059.

看一呆辉自投罗网与啪击昏反套路

情节全然虚构!

请勿上升真人!谢啦!!☆⌒(*^-゜)v

更重要的是,请不要上升作者!谢啦!!

!☆⌒(*^-゜)v

隔—隔—隔—隔—隔—隔—隔—隔—隔—隔—隔



00.

 

被母亲突然到来的消息吓到李大辉在办公室里来回走来走去,要说李母,那可是雷厉风行的女强人啊。奈何自己儿子已经快要踏入三十岁的行列了,在恋爱方面一进消息都没有。

 

总是羡慕身边朋友都已经当婆婆的当婆婆,也有渐渐升级当外婆的当奶奶的。再看看自己的儿子,除了这事业上的成功,没有一处像自己的,这个时候,李大辉就会说:

“所以你才那么早的生了我?”

 

而李母通常会一个抱枕打过去:

“找死!”

 

李父这个时候只会安静自求多福,保佑自己不被牵连进去就好了。

 

已经被母亲催促过很多次让带另一半回家的李大辉在最近一次中,为了不让母亲再唠叨,一时嘴快,说等这阵子忙完了就带回家给他们认识。

 

为人母亲啊,孩子什么样的人还不清楚?说等忙完,什么时候都是忙的,就如李家经常说的一句话:

“李大辉的话信得过,那就是他家水獭会叫妈的时候。”

 

是的,李家水獭,就是李大辉上一次说要带回家给他们认识的另一半。除了睡觉的时候,没有一刻能让人省心的,就像李大辉一样。

 

 

01.

 

现在母亲的突袭杀李大辉一个措手不及,哪来个爱人给她认识啊。

 

偏偏朴志训的出现给了李大辉一个特损的想法,让他假装自己的男朋友。李家父母都是很开明的人,对于性取向这种事情也不太在意,自己儿子开心就好了。

 

说起朴志训,那可是李大辉大学时期喜欢了两年的校草级别人物啊,只是自己都跟他表白过那么多次了,朴志训一点都没有要理自己的意思。

李大辉心里无数句埋怨:那么清高干嘛,长得帅了不起啊。

 

朴志训比李大辉大两届,毕业后两人的交集便是不了了之了。

 

现在朴志训作为合作公司代表方前来谈合同,见到李大辉的第一想法,就是大学最后两年时期总是围在自己身边的小学弟。没有见面那么多年了,李大辉还是像个不谙世事的人一样,乐天达观,待人热情。

 

两个人坐在对方的对面,李大辉旁边还有个秘书朴佑镇。李大辉还是那么主动地先开口:

“好久不见啊,志训哥。”

“对啊,好久不见,大辉果然做得越来越好了。”

什么鬼,李大辉心里疑问,以前朴志训有关注过自己是怎样的吗?果然,资本主义理念可以改变每个人啊。

 

“两位认识啊?”朴佑镇问。

“我们是大学同学。”朴志训回答说。

“那么巧,那我们合作应该会很顺利的,对吧。”

 

一番探讨后,朴佑镇先去备一下文书,留下李大辉和朴志训两个人。

 

李大辉真的觉得自己是和头脑纷争了很多才决定说出这句话:

“志训哥,可以帮我个忙吗?”

“什么?”

“可以假装一下我男朋友吗?”

“?”

“其实是因为我妈,总是催我恋爱结婚的,所以我想拜托你能不能帮我假装一下是我男朋友,躲过我妈这次就好了。”

“那怎么不找你助理帮忙呢?”

“他太熟了,我妈不信的。”

 

看朴志训在考虑的样子,李大辉就知道这对他来说是为难吧,毕竟大学那两年都没有理会过自己的人怎么可能会答应自己这么无理的要求呢。

 

可是朴志训却意外地答应了,真是破天荒的结果啊。

 

 

02.

 

两天后,李大辉和朴志训一起回自己的家,一路上,李大辉都在和朴志训对口供,免得待会儿在爸妈面前露馅。而朴志训总是很温柔地看他听着他说,李大辉在心里咒骂自己,又差点为美色而沉沦了,朴志训不喜欢自己啊,别想些乱七八糟的,专心开车。

 

回到家里,爸妈果然已经到了,看到和李大辉一起进来的朴志训,李妈妈第一时间很热情地招呼朴志训坐下,李大辉看着也是冒了三根黑线。

 

“志训啦,路上累不累啊,我们大辉让你费心了吧。”

李妈妈对比一旁冷淡的李大辉倒是显得热情万分,不知道的还以为朴志训才是他儿子呢。

 

“没关系,我们公司正好和大辉的公司有合作,所以我们最近也一起上下班,不会很累。”

“那么巧啊,感觉你比我们大辉成熟多了,工作他要是有什么做得不好的你不用客气,尽管教训他就好了。”

李大辉面无表情地听着,亲妈呀。

 

“其实我比大辉大两岁,不过在工作上大辉还是比我做得好的,所以我才是该向他学习啊。”

真的是人长得好看,说话也好听过人的。

“真是个会说话的孩子,李大辉!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差两岁怎么就差那么多呢。”

“对,我和他就差两岁,也不像你们差了个二十五岁还相处得那么融洽。”

“呀!李大辉你找死是吧!”

又是一记抱枕打过去。

 

李爸爸心里嘀咕着,崽哟,你可悠着点吧,别自取灭亡啊。

 

四人吃完饭,李妈妈又邀请朴志训下个星期一起到自己家庆祝李爸爸的生日,李大辉就这样无助地看着朴志训很有礼貌地答应了,这回还要麻烦人家啊。

 

刚上车李大辉就跟朴志训道歉了:

“对不起啊,我没想到我妈还要请你来一起陪我爸过生日,要不这样吧,我找借口说你没空,就不用麻烦你了。”

“没事,过个生日而已,况且刚刚叔叔阿姨都已经知道我最近和你一起工作,他们应该不会相信的。”

 

李大辉纠结了,这可怎么办,又要麻烦朴志训再演一次。

 

后来李大辉对朴志训说了很多次不好意思啊类似的话,朴志训看他闷闷不乐的样子有点想摸摸他的头,但有怕吓到他,还是压制住了自己蠢蠢欲动的手。

 

 

 

03.

 

因为工作的原因,李大辉和朴志训碰面的机会也多了,李大辉审阅文件的时候认真的模样仿佛没有人能打扰到他,有疑问时会先皱皱眉头,皱完眉头便会立刻去问不解的事情,解决完问题又会继续把后面的事做好。

 

曾经以为李大辉就是个家境富裕的小少爷,没想到他自己的事业也做得那么好。朴志训如今觉得自己要继续努力才能更好地站在李大辉的身边了。

 

李爸爸生日那天,朴志训特意准备了礼物,李大辉只会又跟他说着抱歉的话,朴志训就想,李大辉是觉得有多怕麻烦到自己,或许是害怕自己会讨厌他吗?没有啊,从来没说过讨厌他的话啊。

 

聊天的时候李妈妈又提到李大辉的学生时期,看到李大辉的相册里有朴志训的照片才知道李大辉和朴志训同一所学校呢。

 

“欧妈,你怎么又乱动我的东西呢?”

“什么叫乱动你的东西,我那是打扫的时候不小心掉出来看到的。”

朴志训笑了,他知道李大辉在学校的时候总是拿着相机到处拍,拍自己的也有很多。可是李大辉以为他这笑只是一个礼貌的而已,知道自己还留着那些偷拍他的照片肯定很不开心吧。

 

“怎么那时没听大辉提起过你呢?是最近才旧情复燃的吗?”

“阿爸啊啊啊啊啊!”李爸爸要不不出声,一出声总能一鸣惊人地说。

“你可闭嘴吧!”李妈妈接力地说。

 

朴志训又笑了,还笑得那么好看,李大辉真的觉得自己应该是个透明人的。

“我们大学的时候都在认真学习,所以没有想过这些事。最近是因为又见面了,又有了曾经对大辉的那种感觉,所以就在一起了。”

李大辉扯扯嘴角,用不用说得那么认真,对稿里有这篇吗?

 

“行啊要李大辉,想不到你那么有魅力啊。”

李大辉:“谢...”

“要感谢你老妈我把你生得那么好看。”

李大辉谢字还没说出声呢,又被李妈妈的话给咽回去了。

 

李大辉心想,不行了,要赶快找个借口说他们分手了,不然爸妈一直和朴志训见面就麻烦了。

 

 

 

04.

 

回去的路上,李大辉跟朴志训说:

“我觉得我还是找个借口说我们分手了吧,不然我爸妈一直麻烦你真的很不好意思。”

“没事,不要让叔叔阿姨伤心,他们都挺风趣的,我也很喜欢这样相处下去。”

这话李大辉听不懂了。

“不是,我们近期一些工作做完了就不会那么经常见面了,所以不用麻烦你了。”

“我们只能是工作上合作的关系是吗?”

朴志训转过来看着李大辉,仿佛要把他整个人装进自己的眼睛里一般。

 

李大辉被盯得很不自在,真的不懂他什么意思,以前不理自己的不是他吗?怎么现在反倒自己像是那个做错事的人了。他一个转弯把车停在路边,伸手过去搂过朴志训的脖子,挑逗般地向他靠过去:

“或许你还想有更深一层的关系?”

李大辉邪魅地勾着嘴角,想着要跟自己玩暧昧吗?这几年自己也经历过风花雪月的岁月,这点伎俩也想骗倒我?

 

朴志训没有惊慌,反倒也扬起嘴角看着李大辉,看他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主动地靠近自己。而事实上李大辉看到他的表情也停住了,他才说:

“怎么,你不是想和我有更深一层的关系么?”

李大辉放开手转回去:

“没有,我开玩笑的,放心,我对你已经没有大学时的感觉了。”

“有也没关系。”

“呵,什么,开玩笑吧。我知道以前让你觉得很烦了,所以我不想再麻烦你了。”

“那你也帮我个忙吧。”

 

 

 

05.

 

朴志训让李大辉帮的忙就是也让他装成自己的男朋友去家里见一下自己的家人,毕竟比李大辉大两年的他更快踏入三十岁的行列,同样也是有操心的爸妈会唠叨自己。

朴志训说,装完这次他会答应李大辉找个借口‘分手’的。

李大辉说,既然是要‘分手’的,那就要先弄点矛盾出来,不然突然说分手很难让人相信的。

 

去到朴家,李大辉机灵可爱的样子深得朴志训爸爸妈妈的心,再加上一张甜甜的嘴巴,几个人聊得不知道多高兴。

趁着准备吃饭的前几分钟,李大辉就开始他准备的了,他拿着手机让朴志训看:

“志训哥,你看,这个很好看对吧,我也想要,你买给我吧,还有这个,这个也不错。”

他故意说给正在摆饭桌的朴妈妈听的,应该不会有父母喜欢总是让自己儿子给买东西的人吧。

 

“嗯,都挺好看的。”

“?”李大辉小声地在他耳边说:

“不是呀,你要说些拒绝我的话才行啊。”

朴志训笑他真是古灵精怪,朴妈妈倒是也没反感李大辉说的话。

“大辉喜欢什么东西就叫志训给你买吧,多点出去逛逛也好。”

“?”李大辉第一个计划泡汤了,都怪朴志训不按剧本演!

 

吃饭的时候,朴爸爸问他们有没有结婚的计划时李大辉差点把嘴里的饭给喷出来,后来他后悔了,应该喷出来的,这样才能让他们更快不喜欢自己。

“其实我想着如果结婚了的话我就不工作了,太累了。”

李大辉又想到,这回该不喜欢了吧。

“真的?那就太好了,我最近也把店交给别人看了,志训和他爸爸又要忙工作的事,我正烦着没人陪我去玩呢,不如就你们结婚后我们就多点出去玩吧。”

“???,哈,哈哈,那么巧啊,我,我只是说说而已。”

“没事,现在开始计划就好了。”

 

朴志训看看李大辉受挫似地低下头,他却在偷笑。

其实在他们来之前,朴志训就跟爸妈说了,妈妈打理店铺那么辛苦,不如休息一段时间,出去玩一下吧,正好有个人可以陪她。

虽然自己不算太了解李大辉,不过大学认识的那两年,他有发现李大辉的想法总是以诋毁自己为由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好比如,大学时,李大辉想要跟着朴志训,总是说自己学习不好,希望朴志训能给自己补习一下。但是朴志训知道他聪明得很,在学习上拿过很多奖,怎么可能会需要自己帮他补习呢,这些是他了解了李大辉后知道的。

 

就是他了解后,更加不敢和李大辉在一起,李大辉太优秀了,家境优秀,学习优秀,让朴志训感到有点卑微。那个时候的朴志训不敢接受李大辉的心意,他要努力,努力去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只是在努力的过程中,一个不小心不见了李大辉。

也对啊,李大辉应该去更优秀的地方才适合他。

 

 

 

 

06.

 

送李大辉回去的路上,他像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郁闷着,怎么会有人不嫌弃懒惰的人呢,朴妈妈真是个奇怪的人。

 

朴志训看他从上车后一言不发就问了:

“在想什么呢?”

“朴志训,你妈妈怎么那么善解人意啊,怎么我都做得那么明显了,她还是一点都不反感呢?”

李大辉太羡慕朴志训能有这么懂得理解人的爸妈了,要是自己像刚刚在朴妈妈面前那样,早就被自己妈妈扔出去了。

 

“所以啊,看来我们要‘分手’还是很难的。”

“没关系,我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打败的人。你放心,我肯定会想出办法让朴妈妈对我喜欢不起来的,至于我妈那边...”李大辉停顿了,呆滞了。怎么搞掂自己的妈妈:

“唉,算了,我妈那边到时再想吧。”

朴志训在到李大辉家楼下前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他不知道该怎么跟李大辉说,其实他不想‘分手’。

 

朴志训把车停到李大辉家楼下时,在李大辉下车前,他说:

“大辉,其实不用跟他们说我们分手也可以吧。”

“什么意思?”

“其实,我觉得我们现在也可以,就在一起好吗?”

李大辉看不懂朴志训对自己的凝望是什么意思,他从认识朴志训开始一直都不懂朴志训到底什么想法。自己向他表白的时候,他不理不睬地,不接受也没说拒绝,但是没有得到回应的李大辉自然就认为那是人家不喜欢自己了。

 

“朴志训,你什么意思?我以前追了你两年你都没理过我,现在突然说在一起?你到底想干嘛?”

“那个时候我还不够好,你那么好...”

“所以你觉得我会瞧不起你吗?”

“不是,只是我想像你一样那么优秀,这样就算我们在一起家人也会放心。”

“说到底是你自己的自尊心在作祟吧,不敢和我在一起就理都不理我,现在又想和我在一起了就说这些话,你是觉得我真的那么长情会一直等着你吗?太自以为是了吧。”

李大辉看朴志训的眼神都黯淡下去了也不说话,他下车了,很有情绪地关上车门发出重重哐地一声。

 

回到家里,生过气的李大辉冷静下来,觉得自己刚刚的话好像有点过分了。朴志训想要变得更好也没错啊,自己又不是他,怎么会懂他心里的那份不自信呢。可是他真的,两年里都不理自己,真的太过分了!自己又不是不可以等他,难道在他看来自己真的那么势利吗?

越想越头疼的李大辉还是觉得不要烦恼这些了,洗洗睡吧。

可是躺在床上的时候,想到今天晚上朴志训说的话,又怎么能睡得着呢,果然第二天就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回到公司。

朴佑镇见到还以为他又通宵打游戏了。

 

这几天朴志训没有工作要过来了,李大辉还觉得好像有点不舒服呢,可能是有点为昨晚自己说的话感到抱歉吧,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向朴志训道歉。

 

 

 

07.

 

有一天中午休息的时候,朴妈妈突然拿了便当说来公司给李大辉,前台工作人员告诉李大辉的时候他还有点不好意思,突然看到自己面前的朴佑镇,他想起了一件事,勾起嘴角意味深长地看着朴佑镇哼哼两声。

朴佑镇感受到了一阵寒意,对上了李大辉看着自己的视线,有点害怕地双手护胸:

“你看什么,我可不会接受潜规则的。”

“想什么呢你。”

“那你这么猥琐地看着我干嘛?”

李大辉起身走到朴佑镇面前,勾起他的下巴:

“想你陪小爷我演出戏。”

气息打在朴佑镇脸上,真有点暧昧。

“李大辉,你知不知道你有口臭?”

“我kao!我告诉你,这戏你必须给我演,演不好你的年终奖就别想了!”

 

李大辉特意在门缝里看到朴妈妈正在走过来了,马上跑到朴佑镇身边,抓过朴佑镇的手让他搂住自己,自己则双手勾着朴佑镇的脖子。当朴妈妈来到门口时,就听到李大辉故意大声说的话:

“佑镇哥,我们等过几天一起出去旅行吧,就我们两个人,我们不是很久没有单独出去了吗?”

朴佑镇此时身体僵硬地杵着,李大辉小声地提醒他:

“你装得亲密一点行吗?我是在跟木头说话吗?”

 

朴妈妈在门外听到这些话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忘了敲门就进去了。看到朴妈妈进来的时候李大辉还故意没有松开朴佑镇:

“阿姨?您怎么来了?”

“大辉,你们在做什么?”

这时李大辉戏很好地看一眼朴佑镇,然后惊慌地松开手。

 

李大辉让朴佑镇先出去。

“阿姨,您怎么上来不提前跟我说呢?”

“我想着上来和你吃个午饭,不过,大辉啊,刚刚那个人是谁啊,你们怎么...”

“啊,刚刚啊,佑镇哥是我的助理。阿姨,不好意思啊,我一会还有工作,不能陪您吃饭了,我让人送您一下吧。”

 

李大辉看朴妈妈离开的身影,这回应该对自己完全讨厌了吧。

 

 

 

08.

 

李大辉收到妈妈的电话回到家里时,他眼前的画面是这样的,朴佑镇双手搭着膝盖并拢低着头坐得像个听侯发落的人,朴志训亦是如此。

他们两个对面并列坐着的是李家爸妈和朴家爸妈,看到朴佑镇和朴志训之间还留有空位,李大辉就知道自己死定了,这氛围不像是会有什么好事情啊。

 

拖着不想死的身躯,李大辉走到他们面前。李妈妈严肃让他坐下,就是坐在朴佑镇和朴志训的中间。

 

“说吧,你和志训怎么回事?”李妈妈问。

“什么,我们有什么事吗?”李大辉不会做不打自招的事情。

“你和朴佑镇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你说你,怎么可以做这种对不起志训的事情呢?”

“我,我哪有...”

 

“大辉呀,我知道志训他肯定是惹你不开心了,所以你才会一时糊涂的。”

“不是的,阿姨。”

 

李大辉没料到还有这一出,自己爸妈怎么认识朴志训爸妈的?后来才知道是朴志训有跟他们说过,然后心意相通的两家父母很快就熟络起来了。朴妈妈跟李妈妈说看到李大辉在办公室里跟其他人暧昧,一问才知道那是李大辉的助理。

 

其实朴志训的爸爸妈妈都觉得李大辉不会是那种花心的人,所以就认为肯定是自家儿子做了什么让大辉生气的事情大辉才会这样的,所以自然也把朴志训叫一起当面说清楚,只是没想到李妈妈会把朴佑镇也一起叫来了,这三个人的画面,该怎么协调啊?

 

朴志训回来就被爸妈带着一起到了李大辉父母的家里,听他们说才知道李大辉像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其实这段时间他想联系李大辉的,但是又怕他还在生自己的气。

和朴佑镇对上视线的那一刻他突然就明白了,李大辉肯定是找朴佑镇帮忙演戏给面前几位看的,没想到自己不在的时间里李大辉一直找借口和自己分手啊,看来他真的还是不相信自己对他的感情啊。

 

朴佑镇意识到大事不妙的时候是李妈妈叫他到家里,然后一进屋就看到四位家长和一个朴志训。心里开始为自己默哀,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助理,一点都不想卷入这种豪门情爱中啊,都怪李大辉,干嘛的他当耙子呢?

不管,解决完这事情之后,李大辉要不就给自己升职加薪,不然老子就不干了!对,还有,要附加一条:不能指使或威胁本人去做任何偷鸡摸狗,欺骗他人感情,还没有酬劳的事情!

 

李大辉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一次给他们一个了结得了。

“不是的,不关他们的事,是我变心了,志训哥没有做让我生气的事情,佑镇哥也没有做我们之间的第三者,是我主动去勾引他的。”

噗!朴志训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行啊李大辉,连勾引都想得出来,看你怎么圆这个谎。

 

“佑镇啊,你在大辉身边也有两三年,阿姨也知道你不是那样的孩子,只是你也知道大辉和志训在一起的,怎么会和大辉做那样的事情呢,你是有什么困难吗?我们都把你当成家人一样的,有什么困难的话跟叔叔阿姨肯定会帮你的。”

朴佑镇听着怎么像是说自己在做买身的事情呢?

“不,阿姨,我不是因为有困难才这样的。”

 

话一出,一时所有的目光都在他身上了,家长的反应是,不会是真的爱上了李大辉吧,那如果真的两人情投意合的话,朴志训怎么办?

李大辉想的是,大哥,你不会想要戳穿我吧?而朴志训只是一副看戏的样子。

朴佑镇发现自己好像说了什么让人误会的话,于是又想说:

“不是因为我有困难,我只是,只是...”

他说不下去了,就看向李大辉,希望李大辉明白自己这个眼神是让李大辉自己坦白吧,不然就给他全部兜出来了。

 

但其实李大辉不是因为朴佑镇给自己投来的信息才想着坦白的,是他觉得,反正也闹到这地步了,全都说清楚好了,以后就不用演得那么辛苦了。

“我说了吧,不关佑镇哥的事,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是因为我和志训...”

“是我的问题。”朴志训知道李大辉接下去想说什么了,但是他不会给机会他说的:

“是我这段时间太忙,没有顾及到大辉的心情,大辉只是生我气才会找佑镇一起演戏的。爸妈,叔叔阿姨,不好意思,让你们担心了,我们会自己处理好的。”

 

 

 

09.

 

稳定好几位家长后,三个人出来面面相觑,朴佑镇先坦白:

“志训啊,不关我的事啊,都是他!”李大辉被朴佑镇一指瞪大了眼。

“我,我,关我什么事?我怎么知道朴妈妈突然上来的。”

李大辉还想撒谎骗朴志训,奈何朴志训其实也像他一样聪明,怎么会想不到他的意思呢。

 

“佑镇,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跟大辉说。”

李大辉用眼神向朴佑镇求救,大哥,你不要走啊,你走了明天就见不到我了。朴佑镇怎么会理他呢,你自求多福吧。

一时李大辉心虚了。

朴志训伸手搂过李大辉。

“朴志训,放开!”

“你那么大声等一下里面几位听到可又要来说你了。”

......

“大辉,我知道以前是我做得不好,但是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我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可以吗?”

“都过去那么久了,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虽然毕业后李大辉也有试过和别人交往,时间都不长,每次都没意思就分手了,他才发现好像没有曾经的那份热情了。但是已经过去几年了,现在对朴志训好像也说不上喜欢。

 

“那再给我一次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重新喜欢上我可以吗?”

现在是渐渐天凉的秋季,隔着两人的衣服也能感觉到对方的心跳,李大辉又动心了,但是他还不想承认。

屋内看着外面拥抱着的两人的父母们,满意地笑了。

 

每次加班时朴志训都会在楼下等李大辉。

“我自己有车,不用你送。”李大辉对朴志训说。

“我想多点时间和你在一起嘛。”

“我很忙。”

“所以我等你啊。”

 

 

 

10.

 

这天下班李大辉没有看到朴志训,心情还有点低落呢。走出来,朴志训从左边走来,他这次没有开车来。

“今天我没开车来,你送我吧。”

 

送完朴志训回到家后李大辉又接到朴志训的电话说他的文件落李大辉车上了,现在过来拿。

李大辉在楼下等朴志训,把文件交给朴志训之后他又说,不请自己进去喝杯茶吗?李大辉又不知怎的就让他进来了。

 

瞄一眼朴志训优雅地泯一口茶放下杯子后突然看向自己,李大辉装作没看到似的转过头去。

忽然觉得旁边位置的沙发有点塌下去,李大辉感觉到是朴志训靠过来了。

“大辉,你心里现在有我了吗?”

“你,你靠得太近了。”

“大辉,我可以亲一下你吗?”

李大辉一时心跳加快,紧张得握紧了拳头。

 

朴志训的吻落在李大辉的脸上,瞬间李大辉的脸就红得发烫了。朴志训又测过头去吻李大辉的嘴唇,李大辉闭上眼睛。

李大辉心想,死定了,又要为朴志训沉沦了。死就死吧,李大辉慢慢地在回应朴志训。

渐渐地两个人更加贪婪地用唇舌去交换着气息,谁也不让谁,身体因为靠近接触而开始变得燥热起来,迷迷糊糊地顺其自然就做了成年人会做的某些事。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朴志训吻了吻李大辉的额头,见他还没醒就先去洗漱了。

 

准确来说李大辉后来是痛醒的,他只是想换个姿势继续睡,毕竟从来没有像昨晚那样累得睡去,可偏偏一动的时候,下身一阵裂开的痛让他瞬间清醒了。

动了动被子感到一股凉意进入,才发现自己身上还一丝不挂。昨晚是跟朴志训接吻了,然后越吻越久,然后好像是朴志训抱自己到房间里,然后朴志训压着自己在床上...然后一阵羞耻感涌上头脑的李大辉整个人缩进被子里。

 

朴志训出来没看到李大辉,却看到被子里有那个人的形状,他过去又俯身抱着:

“还不起床吗?今天要跟佑镇说不去公司吗?”

“呀!朴志训!”

本来就害羞了还闷在被子里,现在脸上红得像桃子一样的从被子里窜了出来。朴志训温柔地吻过他的脸,不仅红,还红得发烫了。

 

“大辉你是发烧了吗?怎么那么烫?”正准备伸手去摸他的额头,他却很凶地说:

“不要碰我!”

朴志训笑他原来是害羞了,没关系,害羞了也很可爱不是吗。

“好,我不碰你,那你要起床了吗?”

“起...那你先出去!”李大辉突然想起自己身上还没穿衣服呢。

朴志训没办法只好先出去了。

 

李大辉出来时,朴志训已经准备了早餐了。李大辉早就饿了,坐下来话也不说就拿起一片面包吃了起来。面包屑沾到李大辉的嘴边,朴志训轻轻地帮他擦去,他看着朴志训停顿了一下。

“怎么了?”朴志训看他停下来以为他不舒服。

“没,没事。”李大辉心不在焉地啃着面包。

 

“大辉,以后我们一起吃早餐午餐和晚餐吧。”

“哦。”

“我们在一起吧。”

“哦。”

 

知道他们后来搬到一起住的两家父母别提多高兴了,朴妈妈想,既然大辉不能陪自己去旅行,不如李妈妈和自己去吧,反正该操心的也操心完了,是时候我们去玩我们的了。

 

 

 

 

 

 

珮(pei)旖(yi)
谢谢你们,一年半以来的努力,虽...

谢谢你们,一年半以来的努力,虽然入坑得迟,可是还是赶上了你们的演唱会,凑齐了每一张专辑,属于你们的应援手灯也有了,喜欢你们的半年里,我真的很幸福,现在距离重新开始不久了,有多喜欢就有多难受,虽然不能11人同行,可是都走花路吧,都要开开心心的,永远会是wannable,我们不会忘记的❤

谢谢你们,一年半以来的努力,虽然入坑得迟,可是还是赶上了你们的演唱会,凑齐了每一张专辑,属于你们的应援手灯也有了,喜欢你们的半年里,我真的很幸福,现在距离重新开始不久了,有多喜欢就有多难受,虽然不能11人同行,可是都走花路吧,都要开开心心的,永远会是wannable,我们不会忘记的❤

kolongni

【丹你】车车车🚗🚓🚕

-看图写文

-春田花花幼稚园小小班班长发车了

-嘀 刷卡上车

-链接在评论

-看图写文

-春田花花幼稚园小小班班长发车了

-嘀 刷卡上车

-链接在评论


一筐小麻啾

驼背老奶奶!
我是专业画草稿的
五金真的真的太可爱了
(我忘了画耳钉我明天补上😭)

驼背老奶奶!
我是专业画草稿的
五金真的真的太可爱了
(我忘了画耳钉我明天补上😭)

拾光沐色
To be one可爱的云哥哥

To be one
可爱的云哥哥

To be one
可爱的云哥哥

恋雀制作人

末签
我的小孩还有哥哥弟弟们都辛苦了

末签
我的小孩还有哥哥弟弟们都辛苦了

秃驴老师
“看到他戴上警帽,我唯一一次觉...

“看到他戴上警帽,我唯一一次觉得他成为警察是个正确选择。”

“看到他戴上警帽,我唯一一次觉得他成为警察是个正确选择。”

方糖塊呀

【訓你/昏你】<When having an escape>

※是點梗還債!債已還清!

偽現背,不要打我(裝兇

尹叽宋為什麼還不開直播!方糖式憤怒.jpg

※就OOC,小沙雕又不太甜



我們逃跑吧。


逃到只有我們兩個的地方。



1


你很後悔自己今早把羽絨衣掛回衣架上。


劇組派人來告知你這場拍攝可能要通宵,而你的任務是轉身走進休息室裡,將這個壞消息告訴躺在沙發上休息的人。


你把自己的外套拉得更緊一些,整個場地只有休息室裡有暖氣,即便如此你也不是很願意進去,做足了心理建設才輕輕敲門,心想要是沒有回應該有多好。


「請進。」


你不禁縮了下肩膀,低沉的嗓音就算經過門板還是沒變,你推開...

※是點梗還債!債已還清!

偽現背,不要打我(裝兇

尹叽宋為什麼還不開直播!方糖式憤怒.jpg

※就OOC,小沙雕又不太甜




我們逃跑吧。


逃到只有我們兩個的地方。




1



你很後悔自己今早把羽絨衣掛回衣架上。


劇組派人來告知你這場拍攝可能要通宵,而你的任務是轉身走進休息室裡,將這個壞消息告訴躺在沙發上休息的人。


你把自己的外套拉得更緊一些,整個場地只有休息室裡有暖氣,即便如此你也不是很願意進去,做足了心理建設才輕輕敲門,心想要是沒有回應該有多好。


「請進。」


你不禁縮了下肩膀,低沉的嗓音就算經過門板還是沒變,你推開門用視線往室內梭巡,一下就被側坐在沙發上的男人給攫住。


他剛才應該是坐著在打瞌睡,造型師花了半個小時梳的頭依然完美無缺,眼裡卻看得出一些睏意。原本緊繃的身體在看見是你之後放鬆了點,把手機的畫面按熄後撐著頭看你。


「能回去了嗎?」


聽見這話你就更畏縮了,支支吾吾的把門關上後立正站好,活像被懲罰的小孩子:「因為燈光出了一點問題,所以今天晚上要待在這裡……」


「志訓先生,我幫你買點提神飲料好嗎?」


朴志訓皺起眉低頭不看你了,聲音冷冷的:「不用了,我再睡一下,開拍前五分鐘再叫我吧。」


你沒能反應過來,以為他生氣了,不知所措地又站在原地好一會。直到朴志訓把自己的外套蓋在身上,再看了你一眼。


「可以出去嗎?沒有其他事情的話。」


當然沒有其他事情啦,你收到能離開的訊息就腳底抹油溜了,關上門的聲音和來的時候一樣輕。


今天的朴志訓也依然讓你又驚又怕,難以捉摸。



其實他這樣的巨星,是不該落在你這種小助理手上的。


你大他兩屆,都是藝高畢業,他參加節目成了風靡全國的偶像,而你進入一個小小的經紀公司,從基層助理開始做起。


大家都知道朴志訓才氣不凡,卻硬生生被所屬公司綁住,最後迫於無奈只能和你所在的小型演藝公司合作,艱難的以演員身份出道。


不過二十歲的男孩子,坐在你們公司小小的會客室裡戴著口罩,像是要窒息了似的用雙手緊緊捂著臉蛋,全身上下都是大寫的痛苦與落寞。


曾經體驗過風光的滋味又如何,落到更糟的地步時,只會覺得痛苦加倍的撲上來而已。


還沒到約好的時間,朴志訓提早上門讓原本打算整理會客室的你有點慌,看他像是要哭了的樣子就更不敢進去了,只能憋著氣躲在外面偷看。房間裡的男孩維持了那個姿勢大概五分鐘,最後手指的力氣漸漸衰弱,連瀏海的頭髮都被抓出線條。


他沒有哭。


那雙令人驚艷的桃花眼盛滿疲憊,就算沒聽到你也能感覺他嘆了很長很長的一口氣,伸手往旁邊的背包翻找東西。見狀你想先回去待到時間差不多了再過來,才轉過身要走,會客室的門就從裡面被拉開。



「看完好戲就要溜了?」



你嚇得渾身一顫,像是被現場歹住的小偷一樣,輕輕慢慢的抱著抹布和芳香劑轉身,發現剛才還面如菜色的朴志訓此時滿臉從容,彷彿是另一個人。


「我沒有這個意思……」


「姐姐,妳可能不清楚,這邊的玻璃是雙向透光的,所以妳在這裡看了多久我都知道。」


他把手插在牛仔褲的口袋裡,染成淺棕色的頭髮隨意散在弧度好看的眉毛上方,這麼近看他又讓你不禁讚嘆--不愧是當時南韓封為「神顏」的人。


而現在只是站在他面前,感覺都像是在做夢一樣。


「姐姐是這間公司的人吧?」注意到你看呆了,朴志訓也沒有刻意戳破,只是丟出問題,「那麼,或許知道我的事情嗎?」


你木訥地點頭,事實上這件事早就鬧翻了你們公司上下的女同事,還有人在商量要組團過來會客室,只為了一睹朴志訓的容貌。


雖然沒意外的話,以後應該是會常常見面,不用這麼稀罕。


他似乎對你的回答很是滿意,拿出手機翻了兩下也不說話,嘴角掛著孩子般得意的微笑。你差點就又因此著迷,連忙拍了拍臉要自己清醒過來。


以後最好不要再見到這個人了,俗話說得好,白的切開來都是黑一片,和他待在一起肯定沒好事。


想完你就退了兩步打算開溜,誰知道不算高的鞋跟也禁不起這種動作,一下子就讓身體失去了平衡。你都閉上眼準備要伸手保護後腦了,腰部卻被一雙手攬住,強而有力。


「我的話都還沒說完呢。」


朴志訓的臉近在眼前,你們兩人維持著一個極度沙雕夢幻卻又尷尬腰酸的姿勢,他拿著那隻粉絲送他的蘋果手機在你面前晃了晃,畫面上是他和你上司的kakao talk。


「當作是我救了姐姐一命的報酬,我提出這個要求也不過份吧?」


你還有點懵,因為你們的距離實在太近了,腦袋有點當機。但看朴志訓得意洋洋的表情就知道,大概不是什麼好事。



「剛才也看過我的第一場戲了,能請妳當我的助理嗎?」



啊真的,剛才就那樣跌下去該有多好。



2



最麻煩的部分是,你這輩子只知道給人送茶水報告,要帶人也該是小學雞等級的素人,可朴志訓又不是剛進演藝圈,人氣火得很。


你從公司門口護送他到車上坐穩,差點以為保全和粉絲中間的夾縫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經紀人,那個……」朴志訓倒是習慣了,淡定的轉過來要和你討論行程,卻一聲憋不住的笑,轉過頭之後肩膀還不客氣的抖著。


「怎麼了?」你快速整理了一下頭髮,並不是很理解他的反應。


「啊,妳的妝……趕快補一下吧。」


你大驚失色,連忙拿出手鏡來看,口紅被蹭到右臉頰上變成另類的腮紅,眼影也糊得亂七八糟,如果剛才被記者拍到了,豈不是成為一大笑話。


你紅著耳朵卸了妝,朴志訓已經恢復平常的神情,正低頭準備等會的試鏡。正手忙腳亂的從化妝包裡拿出睫毛膏,他卻一把將化妝品塞回你的包裡。


「我看妳乾脆別畫了,經紀人妝畫太濃,不像樣。」


你什麼都是第一次做,朴志訓這樣跟你說就乖乖把東西收起來,只塗了一層淡色的護唇膏。亮面的下唇在陽光下透出潤色的粉,看得人心癢癢的。


你從手機裡抬起頭看他,他低下頭看劇本。


「朴志訓……啊,這樣叫可以嗎?」


「都行。怎麼了?」他面無表情,於是你在心裡決定以後要尊稱他志訓「先生」,雖然你比他大。


「試鏡時女主角也會過來觀摩,是現在非常有名的那位……」


朴志訓哼了一聲,表情裡多了一抹愉悅,你看不懂,只能猜是他認識對方。


或者是,知道怎麼因應對方的個性演出最適合的模樣。


試鏡會都還沒結束你就收到了工作人員塞過來的契約書,正因為不敢相信而慌張失措時,就對上了朴志訓那雙理所當然的眼,還衝你挑了挑眉毛。


當然了,他可是朴志訓,所求必得。


萬無一失。



朴志訓的名氣成功助長了大家對這部新戲的關注度。


拍攝如火如荼的進行,也有好幾次因為你的不熟練而搞砸了事情,別說護主了,你反而覺得自己根本就是活生生的黑粉,網路上噴朴志訓的事都是你的失誤。


本來你是以為,只是因為在公司裡沒有認識的人才會臨時找你當助理,半個月左右就會換掉了。沒想到朴志訓對你的錯誤一忍再忍,就是沒有提出換人的聲明,只是每次都冷著臉看你。


他不是那種會破口大罵的人,這才讓你特別害怕。


「我是不是應該要自己辭職啊……」


你忙的連坐下來吃飯的時間都沒有,連等待劇組人員回應的幾秒間也只能想這個問題--說不定是因為朴志訓他老大拉不下臉,自己選的人太爛,也不好意思親口炒掉。


但是現在還是他的第一部戲,你想至少等拍攝結束後再做交接,只覺得這幾天朴志訓看你的眼神越來越冰冷了。


自己應該沒有做錯什麼事吧。你努力思考了一下,或許是太冷了所以表情僵硬,你就決定去樓下幫他買杯熱奶茶和暖寶寶上來。


其實你有想過是不是因為朴志訓看你不順眼的原因,但這位星齡超過十年的前偶像應該是不會這麼心胸狹小的,你也就扔掉了這個悲觀的想法。


但事實證明,那個想法好像是唯一正解。


「我聽說妳一個人忙不大過來,特地來拯救妳。」


你看著眼前的男同事扯出一抹笑,和對方握了握手,「你能來真是太好了。」


能提早告知要被換掉的消息總比突然被丟回公司要好,朴志訓這方面還挺周到的嘛。你想,至少他還知道要先叫人來實習。


但能力被否定,還是一件很讓人難過的事。


你下意識捏著胸口的衣服,而朴志訓在片場的另一邊補妝,從鏡子的反射裡看見你的反應,微微皺起了眉。



3



「為什麼是個男的?」


朴志訓揉亂頭髮,一下子以為毀了造型而嚇得倒抽了口氣,才想起自己還沒出休息室上妝:「……我的意思是,我的經理人還是跟女性共事比較方便。」


對方的回應都是推辭責任,一聲一聲說「沒有其他合適人選了」,而他最後也只能咬咬牙掛掉電話,低聲罵了一句髒話。


你和那個男助理握過手之後的表情他一直記得--目光渙散的看著對方離開,甚至心動得忍不住捂住胸口。而每次朴志訓只要想起來火氣就大,卻無處發洩。


明明是他的人啊,原本以為你只是剛上任笨手笨腳,還不懂得求助,沒想到你天生就死鴨子嘴硬,都忙到好幾天沒吃飯了也不肯開口跟他抱怨,每次說話都不敢正眼看他。


還以為自己長得多可怕,或是對上了眼就會變石頭呢。


要不是這樣他怎麼會需要叫公司再調一個助理過來幫你,然後再被另一個男的氣得七竅生煙。


朴志訓下一幕是哭戲,他後悔著自己不該挑這個時段打電話回公司,現在心裡都是憤怒的顏色。他坐回沙發上試圖從臺詞里摸索感覺,門就輕輕響了兩聲,是他熟悉的韻律。


「志訓先生。」他喜歡這個聲音,卻討厭那個稱呼,看見你的人還要裝作若無其事:「怎麼了。」


「啊……就是等會有哭的戲份,想問你準備的還好嗎?」


朴志訓心想自己的心情簡直就是白開水,給一點快樂的墨水,就全部都染成彩虹色,一點剛才難受的色彩也無。


「嗯。」朴志訓佯裝淡定地咳了聲,掃了一下那個礙眼的男助理沒跟在後面,就起身把門關了起來。


「有點沒辦法進入狀況,能陪我對一下詞嗎?」


你第一次聽見這個要求,唯唯諾諾的說自己不大會演戲,看見朴志訓眉毛一豎就立刻點頭,接過對方遞來的劇本坐下來。


這段戲的大意是男女主角的戀愛不受身旁親友所接受,女主角決定提出分手,而癡情的男主角無法承受這種痛苦而落淚,試圖想挽留對方。


這種戲如果沒有談過如此痛徹心扉的戀愛,到底要怎麼演呢?


你剛看完全部的臺詞後抬起頭,朴志訓早就已經進入了演員的狀態,神情完全融入在男主角的情緒裡,一雙漂亮的眼裡都是對你的依依不捨。


你連忙叫醒自己--那是對女主角的情感,而你只是權充,只是暫時的。


就像你陪在他身邊當一個臨時助理,就像你們的關係,只要一句話一張紙便能輕易的切斷。


“真的要走嗎?”他先開始,低沉的嗓音搔得你的耳朵癢癢的。


“嗯,我再也受不了這樣了。”


“我沒辦法接受這樣的愛情,大家都會因此厭棄我們,還有我的母親……”


你讀著臺詞,一字一句裡卻都藏著真心,那一點點不想離開朴志訓的真心。


但他不會懂,就像這齣對戲終究會結束,這些話他還會再說,對真正的女主角說。


怎麼辦,你好像接受不了那樣的事實。



“那我們逃跑吧。”



朴志訓的眼睛對上你的,裡頭像是有星光在跳躍,閃著美麗的光芒。不知道為什麼,你覺得這句話是在對你說,都忘了開口提醒他要哭。



“逃到只有我們兩個的地方。”


“我們的愛情是什麼形狀,不用看別人的眼光。”



他把擋在你們之間的劇本拿開丟在地上,比上次扶住你的時候靠得更近,你們的鼻子輕輕碰在一起,讓你的眼裡只能有他,也只裝得下他。



「我們逃跑吧。」



朴志訓眼裡的溫柔還是沒有消失,接著他閉上眼再湊過來一些,就碰上了你的唇瓣。


原來他朝思暮想的護唇膏,是桃子味的。



後來那場哭戲還是沒有拍成,因為朴志訓帶著你出去美其名轉換心情,實則開車兜風。


還真有點在逃跑的味道。


你坐在副駕駛座惴惴不安,幸福來得太突然,你到現在還覺得朴志訓其實還在對戲,明明以前對你表現的這麼冷淡,現在卻突然說喜歡。


是正常人都會懷疑一下,更何況是這位喜怒不形於色的朴先生。


「姐姐還記得嗎?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他這樣喊你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你覺得有些恍恍惚惚的,好像是第一次看朴志訓這樣對你笑。


時間已經接近傍晚了,他從包裡拿出你給他買的飯團塞到你懷裡,一台車就這樣靠在路邊停著,也沒有其他車經過,安靜的很。


說來也好笑,你總是怕朴志訓演戲挨餓,寧願跑幾趟便利店給他買飯團擺在桌上,卻不願意自己偷個閒吃幾口,難怪他總是沉著臉,就怕你把自己的身體搞壞。


確認你開始進食他才鬆了口氣,繼續剛才的話:「姐姐是之前藝高的學姐嘛,妳可能不記得了,但我真的很喜歡妳演戲的樣子。」


「雖然只演過一場,還是演配角。可我是那時候開始嚮往當個演員、注意到姐姐的。」


你回想起那麼久以前的事,一張鵝蛋臉原本就被夕陽染成紅色,聽見這話就更粉嫩了,只能低著頭吃飯團,說不出話。


或許自己會進入專門培養演員的公司做事並不是沒有原因的,在學校的青春時期都以為未來寬廣,小小的台上將自己苦練幾個禮拜的結果演出,並以此為樂。


並沒有多少人知道你想成為的是一個演員,所以他們更不曉得,在你毅然決然投下履歷放棄夢想的時候,那該有多痛。


而朴志訓在微弱的光點中尋覓,以你的夢想為夢想,他的仰慕你不知情,卻是他逆流向上的養分。


「雖然還不是一個成熟的演員,但是原本沒自信的事,有姐姐在就能做到。」他握著你的手,輕輕貼在他弧度美好的臉頰上,「只是現在太開心了,要演哭戲有點難。」


「我以為……你討厭我。」你回憶之前朴志訓的所作所為,遲疑的開口,「每次都對我那麼兇……」


「還不因為是那個男的,妳沒發現他對妳的心思吧。」


他滔滔不絕地和你說那個男同事對你送茶倒水的小動作,其實根本就微不足道,甚至稱不上是追求。可這些事卻讓朴志訓爭紅了眼,小孩子搶玩具似的死活不肯放開。


也因為如此,最後形成了一個他看不慣別人對你好,卻又拉不下臉開口的惡性循環。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在姐姐面前表現自己,像在演戲一樣。但是真的非常非常難啊。」


「在姐姐面前,我會變笨呢。真奇怪。」


他笑得很流氓,一句話把自己的錯全都推到你身上,明明他一直都在演戲,從第一次見面裝作不認識你,到現在一臉無辜的裝沒事。


但同時又藏不住,朴志訓對你的地盤意識是多麼強。


不管怎麼演,他都是喜歡你的樣子。


你手上的飯團沒吃完,朴志訓微微一笑,就著你的手吃了一口。你看著他的喉結隨著吞嚥上下滾動,心臟彷彿要從喉嚨裡跳出來,自己都知道臉肯定紅透了。


「喜歡嗎?」他的話沒說明白,你卻心虛的低下頭說不出話。


「喜歡就給姐姐,但得交換一下。」


朴志訓在空間原本就狹小的車內靠你更近,直到兩人氣息能夠混合,在寒冷的天裡一起化為白霧。



「對自己好一點,然後,叫那個男的滾吧。」


天知道他到底想說這句話多久了。


科学的黄金罐头

你们两个呦~最近我真的是…我告诉你们!……请继续下去!!!

你们两个呦~最近我真的是…我告诉你们!……请继续下去!!!

姜立里

【丹罐】日常合集(一)

某日在后台休息室。

高冷酷盖lgl发问:hiong,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把头放我肩上?

jdne坏笑:把头放肩上?我哪有😏

lkl激动到飚方言:hiong!你就是!我在b站都看到好多了!你在机场还有后台经常那样!

jdne边像往常一样从背后抱住lgl,头放在lgl肩上还时不时地蹭一蹭:你说的是这样吗?

lgl感受到jdne的鼻息,不由得感到一阵燥热,一把推开jdne:hiong,哈几嘛拉古,一会该我们上台了。

jdne看着lgl变红的耳朵,边想着冠霖好可爱啊边想逗逗弟弟:还有半个小时呢,倒也来得及干点什么……

lgl:啊hiong!!!

看着小孩真要生气了jdne及时打住,惹恼冠...

某日在后台休息室。

高冷酷盖lgl发问:hiong,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把头放我肩上?

jdne坏笑:把头放肩上?我哪有😏

lkl激动到飚方言:hiong!你就是!我在b站都看到好多了!你在机场还有后台经常那样!

jdne边像往常一样从背后抱住lgl,头放在lgl肩上还时不时地蹭一蹭:你说的是这样吗?

lgl感受到jdne的鼻息,不由得感到一阵燥热,一把推开jdne:hiong,哈几嘛拉古,一会该我们上台了。

jdne看着lgl变红的耳朵,边想着冠霖好可爱啊边想逗逗弟弟:还有半个小时呢,倒也来得及干点什么……

lgl:啊hiong!!!

看着小孩真要生气了jdne及时打住,惹恼冠霖的下场可不好……“你刚才说的b站是什么?”

lgl:是中国的一个视频软件,有fan会自己剪辑一些视频……

lgl意识到了什么,立马闭嘴。

jdne看着冠霖变红的脸心情好到了极点:这么说,你经常看和我们俩有关的视频了……

“孩子们赶快,该我们上场了”智圣的声音响起。lgl从来没有这么感谢过队长,连忙拉起jdne像舞台走去,结束了刚才的话题。

后来的某天,lgl像往常一样打开b站,推荐里满屏的【丹罐】【丹霖】……

观看历史里也是一堆类似【丹罐羞耻向】的视频。

lgl气哄哄地把手机拿到jdn面前:hiong,你又乱动我手机!

jdne挑眉,边说边凑近lgl:我觉得她们视频做的很好,反而是我们,要更努力为她们提供素材了呢。

lgl捂脸,这哥天天心里都在想啥啊。

况且。

明晚狼辉徽章截团!!!


为了感谢大家支持!!!

试印贴纸抽奖了解一下!!!

指路狼辉微博超话!!!

抽三张和纸贴纸!包邮送!!!


谢谢大家!!!!支持!!!

明晚狼辉徽章截团!!!


为了感谢大家支持!!!

试印贴纸抽奖了解一下!!!

指路狼辉微博超话!!!

抽三张和纸贴纸!包邮送!!!


谢谢大家!!!!支持!!!

逝如秋葉

181216

今天是碗的最后一场Fan Sign了啊⋯⋯


拜托大家都去油管刷出道MV好吗🙏🏻

剩没多少日子了

真的不想让他们失望

181216

今天是碗的最后一场Fan Sign了啊⋯⋯


拜托大家都去油管刷出道MV好吗🙏🏻

剩没多少日子了

真的不想让他们失望

怜箫

【点文】【雀獭】要和未成年谈一场恋爱吗

@泡菜 这位朋友的点文呀

拖了很久抱歉啦

#私设多

#站哥xidol

——正文——

  李大辉今天也是行走在上班路上的小可爱。

  WANNA F男团出道一周年发布了新曲,虽然忙碌但也让李大辉感到很满足,音银上班路总算是要经过照团体照这个流程的,但今天的李大辉似乎有点走神。

  队长姜丹尼尔秉承着关心成员的原则小声问大辉:“大辉,你那个站哥呢?”

  是的,所有成员都知道大辉失落的原因,确实,今天的上班路也缺了些什么。

  李大辉有一个传奇一般的站哥,从李大辉刚出道就开始跟行程,身高优越p图技术高超,虽然每次见到这位站哥他都带...

@泡菜 这位朋友的点文呀

拖了很久抱歉啦

#私设多

#站哥xidol

——正文——

  李大辉今天也是行走在上班路上的小可爱。

  WANNA F男团出道一周年发布了新曲,虽然忙碌但也让李大辉感到很满足,音银上班路总算是要经过照团体照这个流程的,但今天的李大辉似乎有点走神。

  队长姜丹尼尔秉承着关心成员的原则小声问大辉:“大辉,你那个站哥呢?”

  是的,所有成员都知道大辉失落的原因,确实,今天的上班路也缺了些什么。

  李大辉有一个传奇一般的站哥,从李大辉刚出道就开始跟行程,身高优越p图技术高超,虽然每次见到这位站哥他都带着口罩,但邕圣祐还是从那位站哥漏出来的锐利眼神看出这不是个平凡人。李大辉曾经问过邕圣祐为什么会这么觉得,邕圣祐悄悄附在李大辉耳边对他说了几个字。

  “因为他黑。”

  李大辉:笑容渐渐消失。

  经认证,这位哥确实挺no jam的。

  但这位站哥出名的最主要原因不是这些,而是其惊人的嗓音。

  据说每逢WANNA F回归,音银一哥都会请假在家修养嗓子。

  所以每次李大辉上班都能听到这样的应援。

  “呀!李大辉!最近又瘦了!要多吃点啊!你健康的话!我也开心!”

  曾经有一次兴致大发陪着自家艺人上班的尹智圣社长甚至有想过把这位站哥挖回来当主唱培养的想法。

  大辉对这位站哥是抱有好感的。

  WANNA F刚出道时收到过分多的非议,尤其是在出道曲担当c位的大辉,更是被黑子黑的体无完肤,那位站哥就是在那个时候站了出来,不仅成为了李大辉第一个站子,还凭着出色的diss能力把黑子打击到几乎丧失战斗力。

  成员们都是明白大辉这点儿小心思的。

那位站哥横扫饭圈的事情他们也是知道的,他们甚至围观了那位站哥给大辉发的第一条私信。

  “大辉啊,哥会一直站在你这边的,要快乐啊。”

  收到这条私信后,李大辉直接给社长尹智圣打了电话。

  “智圣哥!我可以谈恋爱吗?”

  当时的尹智圣正和某位韩姓社长讨论怎么才能让金在奂黄旼炫处对象这个事不被粉丝发现,在听到李大辉的提问,他一口就喷在了对面社长的脸上。

  站哥不在的第一天,想他。

  来自李大辉的日记。

  结束了一天的行程,朴志训接通了好友的电话。

“你今天去哪儿了?”

  “啊堵车了,后来我下了车还跑着过去的,结果没赶上。”

  “好吧好吧,今天大辉不开心了啊,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喜欢你……”

  对面朴佑镇的声音明显带了几分喜悦和得意,只听他说:“后天签售会的票给我留着啊。”

  朴志训打开外卖盒子,对着电话那头说道:“赖冠霖小卡一套,明天晚上清潭洞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对面无奈:“好好好。”

  李大辉那个神级站长其实就是朴志训的发小,这事也只有朴志训一个人知道。

  其实朴佑镇认识李大辉也是多亏了朴志训,那时候朴志训还是练习生,邀请朋友来自己的公司玩,谁知朴佑镇一眼就相中了正在练习舞蹈的李大辉,更是在大辉出道后为大辉建了站子。

  你问我朴佑镇是哪种相中?

  当然是想谈恋爱的那种喜欢啊。

  你让你以为一个直男会混迹在每场演唱会,甚至在演唱会录像中都能听见他疯狂呐喊的“大辉耶波!大辉耶波”吗?

  朴佑镇第一次参加WANNA F的签售会,今天他特地没带口罩,颜值出众的他立刻就收获了众多粉丝姐姐们的注视。

  大辉也注意到了他,注视的瞬间大辉还脸红了,惹得一边的金在奂不停逗弄他。

  终于轮到了朴佑镇,他和大辉面对着面,平时在应援上能胜过音银一哥的朴佑镇这时竟有些紧张到说不出话,甚至没怎么抬头看着大辉,只将自己的专辑递给大辉,小声地说了几句加油啊努力啊大辉真漂亮的话。

  坐在大辉边上的金在奂看着这仿佛初恋般的场景不禁开始想念自己正在上班路上的男朋友。

  专辑签完了,大辉对着朴佑镇一笑,问他:“哥要和我握个手吗?”

  十指交错的的时候朴佑镇明显感觉到掌心多了张小小的字条。

  等他结束了这一天的签售会回到家里才打开那张纸条。

  “要不要和未成年谈一场恋爱呢?我最喜欢的佑镇哥哥。”

  听说李大辉前一天给朴志训弄来了赖冠霖的亲笔签名照。

  当天晚上w社社长做了个奇怪的梦。

  他梦见一只麻雀不仅抢了他的泡面还把他公司的小忙内拐跑了。

  今天也是为了自家艺人谈恋爱而糟心的社长大人啊。

        

——end——

粉红可乐

拿什么来拯救你我的脑洞——第6话

链接看评论。又是脑洞的一天

链接看评论。又是脑洞的一天


一叶偏凉
*生图 *百分百没滤镜不修饰的...
*生图
*百分百没滤镜不修饰的抓拍
*这张不糊,还很好看
冠霖是为数不多让我觉得生图会比精修还要好看的明星。
他转过头看向我的时候,我会自动虚化背景,哪怕他身后就是万里星河,可在我眼里,星光比不上他的笑容灿烂,也比不上他的眉眼清朗。
看到他可爱的样子,我会心动。看到他酷盖的样子,还是会心动。原来,我是喜欢你的全部啊。
冠霖啊,谢谢你出生,谢谢你参加produce101,谢谢你这么美好让更多的人认识你、喜欢你,谢谢你能够出道,谢谢你每一个发自肺腑的笑,谢谢你为了梦想挥洒的每一滴汗水。
我是那么那么地喜欢你啊,今天也希望,我的少年,永远安好。
*生图
*百分百没滤镜不修饰的抓拍
*这张不糊,还很好看
冠霖是为数不多让我觉得生图会比精修还要好看的明星。
他转过头看向我的时候,我会自动虚化背景,哪怕他身后就是万里星河,可在我眼里,星光比不上他的笑容灿烂,也比不上他的眉眼清朗。
看到他可爱的样子,我会心动。看到他酷盖的样子,还是会心动。原来,我是喜欢你的全部啊。
冠霖啊,谢谢你出生,谢谢你参加produce101,谢谢你这么美好让更多的人认识你、喜欢你,谢谢你能够出道,谢谢你每一个发自肺腑的笑,谢谢你为了梦想挥洒的每一滴汗水。
我是那么那么地喜欢你啊,今天也希望,我的少年,永远安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