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warriors

4162浏览    410参与
狼羽
【约稿单子】单主也是焰风Cha...

【约稿单子】
单主也是焰风
Character© Erin Hunter
Art©狼羽

【约稿单子】
单主也是焰风
Character© Erin Hunter
Art©狼羽

狼羽

【翻译】《迷失群星》第七章 1

上节链接

——————————————————

风驱着云团掠过夜空,日渐饱满的半月只能从空隙间投下忽明忽暗的光。洼光和影爪正迎着狂风艰难地朝前跋涉,他们挤在一起,努力留住皮毛间每一缕暖意。影爪眯起眼睛,迎着抽打在脸庞上的寒风,嗅出了又一场降雪的气息。

但愿我们这次能够和星族分享梦境,他担忧地想,这样就说明我不是他们不出现的原因了。

自从上次在月池的半月集会以来,影族里的日子越发艰难。猎物总是不够吃;因为寒冷和饥饿,猫群开始接连生病,每只猫的神经都处于崩溃边缘。影爪知道,族猫之间的争斗迟早会成为常态。

我们需要星族来指引我们,哪怕他们能做的只有向我们保证这个可怕的秃叶季就快要结束。...

上节链接

——————————————————

风驱着云团掠过夜空,日渐饱满的半月只能从空隙间投下忽明忽暗的光。洼光和影爪正迎着狂风艰难地朝前跋涉,他们挤在一起,努力留住皮毛间每一缕暖意。影爪眯起眼睛,迎着抽打在脸庞上的寒风,嗅出了又一场降雪的气息。

但愿我们这次能够和星族分享梦境,他担忧地想,这样就说明我不是他们不出现的原因了。

自从上次在月池的半月集会以来,影族里的日子越发艰难。猎物总是不够吃;因为寒冷和饥饿,猫群开始接连生病,每只猫的神经都处于崩溃边缘。影爪知道,族猫之间的争斗迟早会成为常态。

我们需要星族来指引我们,哪怕他们能做的只有向我们保证这个可怕的秃叶季就快要结束。

当洼光和影爪跌跌撞撞地走下盘旋小径时,其他的巫医都已经到了,正挤在月池边相互取暖。

“你们好。”蛾翅优雅地点了点头喵道,“真抱歉我们没有在外面等你们,天气太冷了。影族的猎物活动情况如何?”

“完全没有活动。”洼光语带苦涩地回答,“我觉得领地里的每一只老鼠和田鼠,这会儿都挤在自己的洞穴里嘲笑我们呢。”

“雷族的情况一样糟糕。”桤心附和道,而松鸦羽仅是尾巴一甩,并未开口。

“至少你们还能有树提供遮蔽。”隼飞说道,“在高沼地上,风大得能把猫刮得站不住。云雀鸣被吹得失去平衡摔进沟里,我只得把她脱臼的肩膀给正回去。”

“湖冻起来了,河族也捕不了鱼。”柳光接着说,“我都快忘记鱼是什么味道了!”

影爪发现来自天族的斑愿和躁雪片貌似有点尴尬。“我们的情况要好些。”斑愿承认说,“峡谷庇护着我们的领地,所以猎物稀缺的时候,我们肯定没有你们那么不好过。”她清了清嗓子,“要是能帮上忙的话,我们会帮忙的。”

洼光喷了个鼻息。“天族最避风的那片地方以前是我们的领地,”他发牢骚说。他的声音很低,但足以被天族猫们听见了,他们盯着自己的脚掌,什么也没说。“要是我们没有把那片土地让出去的话,会好过得多。”

巫医们或许还有更多要抱怨的,但松鸦羽让他们闭了嘴。他用那双无神的蓝眼朝周围投以怒视。“等你们把闲话讲完,”他厉声说道,“也许我们就能开始与星族联系了。这才是我们到此的原因,有异议吗?”

众猫焦虑地彼此咕哝,都开始朝月池边缘挪去。噢,星族啊,请不要对我们置之不理,影爪绝望地祈祷,我们很需要你们!

影爪之前没有注意月池,但等他看到之后,他发出了一声惊叹与震恐交杂的喘息。注入池塘的溪流已经被冻结成一条冰锥悬垂的瀑布,明暗不定的月光映上去的时候,冰凌反射出闪烁的微光。整个水池的表面也都冻结了。

“我敢肯定之前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蛾翅喵声说着,不悦地眨眼看向坚硬的冰盖,“即使是焰尾死去的那个可怕的秃叶季也没这样过。”

影爪和其他巫医一起探出脖子,低下头去用鼻头触碰冰面。凉意如荆刺一般刺穿了他。他闭上眼睛,但当他再度睁开时,自己仍然蜷伏在湖边冰冷的暗夜里。他没有被送到星族那温暖的领地上,周围也没有试图联系他们的星族武士的踪影。影爪抬起头来看向四周,他甚至连上次集会上那些模糊的身影都没看到,也没有听见他们那宛如远方传来的声音。

“噢,星族啊,你们在哪里?”斑愿惊声高呼,她喊出影爪无声的乞求时,声音都在颤抖,“请造访我们吧——我们需要你们!”

蛾翅从池边往后挪开,前掌端正地放在一起坐起身来,她琥珀色的眼睛里闪着光。“我们能应付下来的,”她好意安抚斑愿,“没有星族的指引,我们还有自己的经验可以倚靠。我们能撑过去的。”

松鸦羽对她投以怒容。“你毫不担心还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呢。”他尖酸地嘟囔道。

“你是什么意思?”蛾翅睁大了眼睛问道。

“意思就是你从来都不信仰星族,这对你来说当然算不得什么损失!”松鸦羽嘶吼道。

影爪盯着雷族巫医,而惊讶的喘息声如涟漪般在其他猫之间荡开。影爪从洼光那里知道,这位河族巫医并不信仰星族,但此事从未在半月集会上被提及过。

“我们都清楚这件事情有多重要。知道我们现在有多孤立无援。”强烈的感情让松鸦羽的声音颤抖,他无神的双眼里闪动着愤怒与恐惧。

蛾翅挪了挪脚掌,低头看向地面,又将目光放回松鸦羽身上。“我的情绪没强烈到你希望的程度,”最终,她喵声道,“但经过对群星之战时发生的一切的回想,还有暗尾以及我们失去的那些猫身上发生的事……我不再否认星族的存在了。”


——————————————

松鸦·怼怼·羽


狼羽

【翻译】《迷失群星》第六章 3

好消息是我有望在一个月内完成7-1翻译并开始7-2翻译

坏消息是我现在才更新到第六章内容2333

上节链接

————————————————————

有几个心跳的时间里,鬃爪宽慰得都快忘记有多冷了。但等她循着嗅迹绕过一丛黑莓灌木,又穿过一片空地后,她意识到自己已经来到了标明风族边界的溪流边。而那缕田鼠的气息——现在已经近得好像鬃爪都能尝到那多汁的血肉了——是从对面飘来的。

“狐狸屎!”她咕哝道。

鬃爪站在溪边,眼神落进了对面的风族领地。一丛山楂灌木枝条悬到了结冰的水面上,她基本确定那只田鼠就藏在下面。

她的掌垫在犹豫之中发起痒来。鬃爪飞快地看了看四周。没有玫瑰瓣的踪迹,边界那边的...

好消息是我有望在一个月内完成7-1翻译并开始7-2翻译

坏消息是我现在才更新到第六章内容2333

上节链接

————————————————————

有几个心跳的时间里,鬃爪宽慰得都快忘记有多冷了。但等她循着嗅迹绕过一丛黑莓灌木,又穿过一片空地后,她意识到自己已经来到了标明风族边界的溪流边。而那缕田鼠的气息——现在已经近得好像鬃爪都能尝到那多汁的血肉了——是从对面飘来的。

“狐狸屎!”她咕哝道。

鬃爪站在溪边,眼神落进了对面的风族领地。一丛山楂灌木枝条悬到了结冰的水面上,她基本确定那只田鼠就藏在下面。

她的掌垫在犹豫之中发起痒来。鬃爪飞快地看了看四周。没有玫瑰瓣的踪迹,边界那边的风族领地上也毫无动静。她能分辨出两族的边界标记混杂在一起的气息,但并没有新鲜的风族气味。溪流结冰了,她大可以在几个心跳间冲过去,抓住那只田鼠,然后在被任何猫发现前回到自己的领地上。

但即便饥饿和对武士测评的焦虑都在催促着她往前,鬃爪还是犹豫了起来。从他族领地盗猎严重违背了武士守则。再说了,就算她抓住猎物后又跑回来,没被看见,她的气味仍然会留在风族那一侧边界内。要是气味被一支风族巡逻队发现了,就可能导致一场与雷族的争端,而现在谁都不希望起冲突,尤其是在这样一个艰苦的秃叶季里。

与此同时,鬃爪也担心着,如果自己两掌空空地回到营地里,那她的武士测评会如何评判?玫瑰瓣会对我失望吗?我是不是得把整个学徒历程再全部重来一遍?

鬃爪在溪流水岸上发愁地站了很久,努力做出选择。但最后,一个想法清楚起来:她不能够以破坏武士守则的方式来通过自己的武士测评。这是毫无荣誉可言的,更是对玫瑰瓣的侮辱,玫瑰瓣对她的教导可不是为了让她去破坏守则的。

最后,鬃爪深深地叹了口气,转身走开了。她将溪流边界甩在身后,玫瑰瓣从一丛蕨叶背后走了出来,无言地站定,等着她上前。

噢,星族啊!她一直都在看着我!

鬃爪尽可能安静而迅速地朝导师走去,然后停在玫瑰瓣身边。

“做得好。”玫瑰瓣喵道,“虽然你很失望,打算放弃寻找猎物,但你也还有心保持安静,以免附近恰巧有猎物。这展现出了你良好的下意识动作——雷族正是需要自己的武士具有这样下意识的动作。”

导师一面说着,鬃爪开始感觉乐观些了。或许这次并没有那么糟糕!

“除此之外,”玫瑰瓣继续说道,“你没有屈从于诱惑,跨过边界,即使你非常饥饿,而且身处武士测评之中。你表现出了诚实和对武士守则的尊重。”

鬃爪开心的咕噜了一声:“那我是通过了吗?”

她看着玫瑰瓣,导师站定下来,眨动眼睛思考着,鬃爪的脚掌在希望之下都开始刺痛了。然后,玫瑰瓣遗憾地摇了摇头:“很抱歉,但是不行。你什么都没做错,鬃爪,但我这次不能让你通过。我得看到你捕猎,并且真的抓到猎物了才行。我们过段时间再试一次吧,等天气暖和起来,猎物就会现身了。”

鬃爪腹中结成一块,比寒风还要冰冷,但她强迫自己敬重地低下头。“我了解了。”她哽咽着说。

玫瑰瓣伸长脖子,用鼻头轻轻地碰了碰学徒的耳朵。“我们回营地吧,”她喵道,“到新鲜猎物堆里给你找点吃的。”

鬃爪跟着她,高高地抬起头来,竭力不显露出自己的沮丧。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失败了——而且还不是因为我自己出了错!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和手足们说,他们那么支持她,那么笃定地相信她会以武士的身份回到营地。她完全被脑子里的千思万绪挟裹了,根本没有注意到前方的动静,直到茎叶朝她跳上来,用尾巴弹了弹她的肩膀。

“嘿,我们的新晋武士感觉如何?”他问道。

鬃爪还以为自己不可能感觉更糟糕了,但当橙白相间的公猫友好地问候她时,她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破裂了。她找不到回答他的话。

“鬃爪没有通过。”玫瑰瓣对茎叶说,“她所有动作都做得很好,但就是一只猎物都没得抓。”

“那可真是不走运。”茎叶同情地朝鬃爪眨了眨眼,“但别担心。都怪这场星族诅咒的大雪。只要天气稍微回暖,你肯定能轻松通过。”

鬃爪几乎无法看向茎叶,更别提和他讲话了,尤其是在他这么体贴还鼓励她的情况下。还要过好长一段时间我们才能结为伴侣,成为族群里最厉害的一对。而且肯定还有很多别的母猫想和他在一起。

鬃爪刚走过荆棘通道,就听见翻爪尖声呼叫表示欢迎。他和海石竹爪跨过营地飞快地朝她跑过来,却在半路上就滑步停下了。鬃爪猜是自己的表情让他们知道出了差错。

“出什么事了?”海石竹爪问道,她睁大的眼睛里满怀关切。

鬃爪看着玫瑰瓣走过营地去向黑莓星汇报测评结果。“我没通过。”她回答道,没有去看手足们的眼神,“什么猎物都没有。我明明找了一遍又一遍。”

“没关系的。”翻爪喃喃说着,靠上鬃爪的侧腹,“你已经尽力了。”

“是啊,”海石竹爪也说,“在我们眼里你仍然是位武士——最厉害的武士!”

虽然鬃爪仍然在为发生的一切心情低落,但同胞手足的安慰还是让她满心感激。今天本该是多美好的一天啊,她想,可谁知变成了一场灾难。

————————————————

谁能不为一个做出了正确选择的学徒感到骄傲呢?

西北海
愿星族照亮你前行的道路

愿星族照亮你前行的道路

愿星族照亮你前行的道路

藻川

还是14年的最好听

Here we are, don’t turn away now

We are the warriors that built this town

还是14年的最好听

Here we are, don’t turn away now

We are the warriors that built this town

西北海
我磕爆这俩对!!!!!终于挤出...

我磕爆这俩对!!!!!终于挤出时间摸鱼了【?

背景源网

我磕爆这俩对!!!!!终于挤出时间摸鱼了【?

背景源网

銀菲爾·菲格爾
#一篇随手摸鱼的啦#私设满天飞...

#一篇随手摸鱼的啦
#私设满天飞,ooc是俺的
#我他妈什么时候才有狮爪来做俺学徒?
#蜡毛个人向(Ashfur 蜡毛)

“蜡毛唯一的过错就是爱的太深。”——黄牙(星族)



我一直。恨着虎星。

纹脸是我的亲母,却因虎星的野心而被杀死来吸引狗群来绞杀猫群。
其实我对雷族里谁做族长都没有问题,只要他对雷族好,我就愿意听从他的指挥。蓝星也罢,虎星也好。却在一只宠物猫火心的到来破灭了。

我同样也有点恨着火心。因为火心的...

#一篇随手摸鱼的啦
#私设满天飞,ooc是俺的
#我他妈什么时候才有狮爪来做俺学徒?
#蜡毛个人向(Ashfur 蜡毛)













































“蜡毛唯一的过错就是爱的太深。”——黄牙(星族)

  
     
    
    
我一直。恨着虎星。

纹脸是我的亲母,却因虎星的野心而被杀死来吸引狗群来绞杀猫群。
其实我对雷族里谁做族长都没有问题,只要他对雷族好,我就愿意听从他的指挥。蓝星也罢,虎星也好。却在一只宠物猫火心的到来破灭了。

我同样也有点恨着火心。因为火心的到来,蓝星开始着力辅导他。可他是一只宠物猫啊——!武士手册是不允许宠物猫加入。更何况就是因为火心的到来,雷族的和平被打破,我的亲母纹脸被虎星杀死来诱惑狗群。

说到底。这一切的源头都是谁的错误?已经太过久远了,我根本无从得知。我只看着火心一步一步登上族长的地位,获得九条命成为火星。并且率领猫族和血族还有血族族长长鞭以及虎星拼死搏斗。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我开始有点恋爱的感觉了。

我爱上了火星的其中一个女儿——鼠爪。

是的。我很爱她。鼠爪喜欢探险,她很活蹦乱跳。她在我心里是最完美的猫。世界上再也没有猫比她更好。
那个时候。我和她关系亲密。恨不得每天都去狩猎队为她带回美味的食物。她狩猎的样子,她吃饭的样子,她和别的猫嬉戏打闹的样子……都成为了我心里最美好的样子。

我对鼠爪的关系不错,隐藏的也好,族群里没有猫看得出来。就连火星也是一样。可惜的是。星族的预言把鼠爪从我身边带走……。
火心那个时候也是!!什么“火会拯救族群”,所以火心来到了雷族!
那一天晚上是我在守夜,看到鼠爪偷偷摸摸的,我躲藏起来目视着她离去。也就是那一天,群里的黑莓掌也不在了。

黑莓掌是虎星的儿子。我对他的印象并不是很深刻。我也说过了,只要他对雷族忠心耿耿,我就不会去刻意排他。即使他的父亲是杀死我母亲纹脸的虎星…。是的。我是雷族最忠心的武士——!

那几天鼠爪和黑莓掌都有好几次亲密的接触,我甚至看到黑莓掌把鼠爪拉到一边偷偷说着什么。我没有在意。因为鼠爪。
所以在那天鼠爪和黑莓掌从族群里消失,我都没有跟任何猫说。

直到他俩忽然从回来。说发现了新的居住地,远离两脚兽的地方。也是因为星族传达了预言“午夜”。但这跟我没有关系,我只看到了鼠爪成为了武士,更名为松鼠飞,黑莓掌成为了副族长,代替了迁移新族群地中被两脚兽抓走的灰条。

以及松鼠飞。我最爱的猫。和黑莓掌结成了伴侣。

     
我的怒火在燃烧。

我怒气冲冲的质问着松鼠飞。为什么不选我?
我看着她,竟然还满怀期待的等着她的回答。

然而并没有。她只是带着忧愁和愧疾跟我说其实不喜欢我。我一时不知我当时说了什么。只是浑浑噩噩的离开她的身边。

蜡毛。你要怎么办?一一 我如此的这样问着自己。

后来有这么几天,黑莓掌有些不对劲,总是和河族的鹰霜来往。而和黑莓掌吵架的松鼠飞因此过来和我一起,比较要好。我知道。她只是为了让黑莓掌嫉妒罢了,但我还是依旧沉论在这短暂的欢喜之中,并决定做点什么让黑莓掌身败名裂,这样,松鼠飞就会跟我在一起。

于是我把目标选择在了火星身上。

火星对族群有帮助,而且他是松鼠飞的父亲。可是火星的到来,我的亲母纹脸也因此被虎星杀害。我说服着自己,正好利困两脚兽的狐狸陷阱...

……我躲在暗处。看着松鼠飞最终依旧选择黑莓掌为伴侣。和黑莓掌重归于好。看着叶池长舒一口气。看看死去的鹰霜脖子上插着的木棍。看看这一切,我终于是明白,我彻底失去了松鼠飞。

   
     
不甘心。仅此而已。
     
我从未恨过黑莓掌,我恨的是你,松鼠飞。一直都是。
     
我没有你说的那么难过,我只有伤心欲绝。感觉就像一道陈年伤疤被反复撕开,血溅岩石一般.....很痛苦,可是你不懂。
     
星族,我该向往何处?
     
我的眼里倒映着的是燃烧的火光。
你和他不过是斑驳陆离的光影。
我深爱着你,被冠以嫉妒与疯狂。
     
我想我是疯了吧。这种火焰把我吞噬殆尽。
……

     

     
      
“是你吗?蜡毛?”松鸦羽惊讶的看着走出树丛的那只猫。深蓝色的眼睛,带着深色斑点的浅灰色皮毛的公猫。

蜡毛歪头看着松鸦羽,轻甩了一下尾巴。“你好呀,松鸦羽。族群里的一切还好吧?”

松鸦羽瞪大双眸看着蜡毛。放慢了呼吸。

“别害怕。”黄牙从松鸦羽的身后出现,轻柔的把尾巴搭在松鸦羽的肩膀上。“蜡毛没有做错过什么。所以星族接纳了他。蜡毛唯一的错就是爱得太深了。”黄牙柔和的看着蜡毛。

在星族。有些猫会忘却他们不愿记起的事情。
所以蜡毛。在星族请尽情的生活着吧。

     
你是雷族最忠诚的武士。我们以你为傲...

忌廉起司

梦龙更加有名的是Demon吧,不过看评论数还是这首歌出彩。他们是唱变形金刚主题曲出名的,和林肯公园一样,现在也侪身大牌流行摇滚乐团啦。

梦龙更加有名的是Demon吧,不过看评论数还是这首歌出彩。他们是唱变形金刚主题曲出名的,和林肯公园一样,现在也侪身大牌流行摇滚乐团啦。

西北海
岚·草率&mid...

岚·草率·懒惰·火

岚·草率·懒惰·火

西北海
小不点还未成为血族首领之前,背...

小不点还未成为血族首领之前,背景素材源网。

早晨起来画画好快乐,但是快要去学校了所以我不快乐【

小不点还未成为血族首领之前,背景素材源网。

早晨起来画画好快乐,但是快要去学校了所以我不快乐【

狼羽

【翻译】《松鼠飞的祈愿》第一章 2

上节参→此处

——————————————————

松鼠飞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一个强大的族群应当适应改变,而非对之视而不见。黑莓星该和他的资深武士们把话说清楚了。难道和平得到维持只是因为各个族群都没有执行新的边界吗?她走向下游,来到石头突出水面的地方,跳上第一块踏脚石。“雷族的土地就是雷族猫的猎场。”她朝身后的族猫们喊道,“从现在起,我们所有的边界都要得到标记。”她爬上下一块石头,掌垫在湿滑的石面上打滑,于是她伸直了爪钩。接着,她跳上对岸。这里的空气充满了泥炭的气味,几乎没有多少荆豆的气息。 她讶于此处离林线不过数步远,感觉却是如此不同。但这里凉风习习,总是载着新鲜猎物的气味。在静...

上节参→此处

——————————————————

松鼠飞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一个强大的族群应当适应改变,而非对之视而不见。黑莓星该和他的资深武士们把话说清楚了。难道和平得到维持只是因为各个族群都没有执行新的边界吗?她走向下游,来到石头突出水面的地方,跳上第一块踏脚石。“雷族的土地就是雷族猫的猎场。”她朝身后的族猫们喊道,“从现在起,我们所有的边界都要得到标记。”她爬上下一块石头,掌垫在湿滑的石面上打滑,于是她伸直了爪钩。接着,她跳上对岸。这里的空气充满了泥炭的气味,几乎没有多少荆豆的气息。 她讶于此处离林线不过数步远,感觉却是如此不同。但这里凉风习习,总是载着新鲜猎物的气味。在静谧的森林里,气味只能在空气中缓缓缭绕。


在她身后,雕翅和黄蜂条满怀疑虑地盯着踏脚石。


“你们来不来?”松鼠飞不耐烦地动了动尾巴。


李石从手足身边擦过,跃上第一块石头。“来啊!”她支棱起耳朵,“我们还从来没踏上过风族的地盘呢。”


“这里现在是雷族的领地了。”松鼠飞纠正她说。显然没有猫在这片高沼地上打过猎。草地没有被踏足的痕迹,空气里也没有捕猎后甜腥的气息。自打边界移动以来,雷族还没有饿过肚子。这个绿叶季很是丰饶。猎物也充裕。但等秃叶季将猎物都赶进地下的时候,他们就会需要这片宝贵的猎场了。毕竟,他们已经把一片丰饶的森林领地让给了天族。


李石跳上溪岸,停在松鼠飞身边。“这里闻起来很像风族的味道。”


趁着黄蜂条和雕翅跨越溪流,松鼠飞又嗅了嗅。有一抹风族的气味,但并不新鲜。“可能是风从高地吹过来的气味。”她对李石说。


李石嗅闻草地。“这里所有的东西闻起来都像风族。”


黄蜂条赶上来了。“这里以前一直是他们的领地,”他评论道,并谨慎地望向高沼地,“我猜,雷族的气味还得要一段日子才能把之前的盖过去。”


松鼠飞朝标志了边界所在的一排荆豆走去。“要是我们留下气味标记的话,就能更快地盖过去了。”她沿着一根枝条摩擦脸颊,枝条上的刺勾住她的毛发,让她不由瑟缩。黄蜂条僵硬地沿着边界踱步,一边走一边留下标记,而雕翅和李石则揪扯着草地,将气味揉进土地里。


“我完全闻不到风族的气味标记。”雕翅神色困惑,“他们还没有标记过这条新边界。”


“也许他们最近很忙吧。别忘了,白尾最近刚去世,他们大概是在为她哀悼。等天气开始变凉,”松鼠飞告诫她说,“到时候猎物短缺,他们就会对边界更上心了。”


黄蜂条忽然将口鼻转向森林,亢奋地竖起了耳朵。雕翅跟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绷紧了身体。


“兔子!”一只肥硕的公兔从森林里跳出来,李石飞速冲向小溪。


黄蜂条和雕翅紧随其后。他们爬过溪水中的踏脚石,追着猎物冲进树林间。兔子看见他们,惊恐地尖叫起来,飞快地跑开去寻求躲藏。但黄蜂条动作很快。他腾身一跃,将猎手与猎物之间的距离甩在身后,把兔子一把摁在地上。雕翅和李石还没追上来,他就已经一口咬下,结果了猎物。


松鼠飞看着他们轮流嗅闻这只多汁的新鲜猎物,皮毛仍然兴奋地蓬松着。在森林里狩猎时,她的族猫显然更为快活。她用脸颊摩擦另一根树枝后,朝溪边走去。黑莓星必须得提醒他的武士们,这条边界上的标记需要勤加更新。要是他们不宣告对这片土地的所有权,或许某一天,这里的风族气味就不会再是微弱陈旧的样子了。


————————————————————

松鼠飞脾气真好(?

年轻武士们一直说这个是风族领地我们没必要守哇啦哇啦,居然松鼠飞的反应里最重的词就是“不耐烦”

果然年纪大了对后辈脾气都好了(误

————————————————————

上完今晚的课又要放四天假了,再上两节课又是七天假,啊我好忙,忙着放假

Z
本周的wotw主题是河族族长雾...

本周的wotw主题是河族族长雾星,又是一个编号靠后的真爱所以就画了2333
试着让她和蓝星像一些XP
(瓶颈期画得不咋地抱歉x)

本周的wotw主题是河族族长雾星,又是一个编号靠后的真爱所以就画了2333
试着让她和蓝星像一些XP
(瓶颈期画得不咋地抱歉x)

狼羽
【约稿单子】白风Erin Hu...

【约稿单子】
白风©Erin Hunter
Art©狼羽

【约稿单子】
白风©Erin Hunter
Art©狼羽

西北海

旧图重发,快成黑历史了

虎星,黑星和学徒时的赤杨心

旧图重发,快成黑历史了

虎星,黑星和学徒时的赤杨心

狼羽

【翻译】《迷失群星》第六章 2

上节链接

——————————————————-

凛冽寒风探进鬃爪毛发深处,她蹲伏在一棵橡树的根系上,竖着耳朵寻找猎物最轻微的些许声响。她不能四下活动来阻止自己的颤抖,因为她很清楚,自己必须保持一动不动的姿态,才不会让她的猎物发觉附近有一只猫。她耳朵里只能听见头顶枝条的嘎吱声,还有就是风吹过枯叶发出的低语。


这里没有玫瑰瓣的踪迹,但鬃爪知道自己的导师就在身后的某处,对她踏出的每一掌,胡须扭动的每一个动作进行监视和测评。


要是这里什么猎物都没有怎么办?鬃爪心想,我要是什么都没抓到,还怎么通过测评?她压抑住一声沮丧的低吼。好吧,我必须找到什么才行,就这样。一位优秀的武士应该能够找到...

上节链接

——————————————————-

凛冽寒风探进鬃爪毛发深处,她蹲伏在一棵橡树的根系上,竖着耳朵寻找猎物最轻微的些许声响。她不能四下活动来阻止自己的颤抖,因为她很清楚,自己必须保持一动不动的姿态,才不会让她的猎物发觉附近有一只猫。她耳朵里只能听见头顶枝条的嘎吱声,还有就是风吹过枯叶发出的低语。


这里没有玫瑰瓣的踪迹,但鬃爪知道自己的导师就在身后的某处,对她踏出的每一掌,胡须扭动的每一个动作进行监视和测评。


要是这里什么猎物都没有怎么办?鬃爪心想,我要是什么都没抓到,还怎么通过测评?她压抑住一声沮丧的低吼。好吧,我必须找到什么才行,就这样。一位优秀的武士应该能够找到猎物,哪怕是在最为严苛的秃叶季里……对吧?


这些想法从她的脑海中经过,鬃爪的兴奋随之也像落在绿叶季干旱土地上的雨水一样,飞快地消失了。她开始希望自己没有提前接受武士测评——要是在绿叶季,一切就会简单多了。那个时候,她肯定能轻而易举地通过考验。自从她成为学徒起,她就想象过自己带着好多猎物回到营地,多得她几乎拿不下。


但现在是不可能发生这种事的。


接着,她突然想到,或许猎物的数量并不是唯一一重要的因素。她的导师一定是在鼓励她表现出自我判断的能力。要是没有猎物靠近她,那她就得去找猎物。而且我也受够蹲在这棵树底下了。我要是再在这里多呆一会儿,就会变成一只冰猫了!


她尽可能保持安静,脚掌滑过地面,灵活地朝前移动,目光检查过这边又瞥向那边。她张开嘴想嗅尝空气,却差点被涌进来的冷气如利爪般扼住了喉咙。没有猎物的气息,哪怕是一只老鼠的味道都没有,只有从光秃秃的枝条间坠落的大片雪花。


鬃爪继续搜寻,一会儿挤进可能有猎物躲藏的底部枝条下,一会儿在雪下可能有猎物巢穴的坡地边驻足。她甚至费力地爬上了一棵树,检查树干间的一处裂缝,只求有只松鼠或者猫头鹰躲在里面。但什么都没有。


而寒风仍然劲吹在她身上,她的脚掌冻得都感觉不到了。最后,就在她正准备放弃时,一阵清风带来了田鼠的气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