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woz

19014浏览    407参与
卯时起床了
再没有红woz的粮我就要饿死了...

再没有红woz的粮我就要饿死了。和昨天的月读凑一对

再没有红woz的粮我就要饿死了。和昨天的月读凑一对

老wud  °
沃兹人马ooc 雷⚠️慎点⚠️...

沃兹人马ooc

雷⚠️慎点⚠️


想画童话的感觉

对不起做不到

太菜了

沃兹人马ooc

雷⚠️慎点⚠️


想画童话的感觉

对不起做不到

太菜了

卯时起床了

补上了阿沃。大家一起去看烟花吧!

补上了阿沃。大家一起去看烟花吧!

大島春奈🍰

今天看woz恰苹果派时突然卡顿,然后截到了这个可爱的沃沃头!

今天看woz恰苹果派时突然卡顿,然后截到了这个可爱的沃沃头!

雾隰
大头选手又来了 摸摸阿沃美女

大头选手又来了

摸摸阿沃美女

大头选手又来了

摸摸阿沃美女

无限爬墙饼干碎

阵亡

俳優 渡邊圭祐さんがヴァンドーム青山本店に来店!女性に喜ばれるジェエリー選びとは?|VENDOME AOYAMA MAGAZINE|ヴァンドーム青山

第二期,刻意的多打了一些tag

虽然和来打关系并不大

访谈内容:

“気軽に店員に相談して頂くことが成功への近道”

― ジュエリーを女性に贈った経験はありますか?

前回のインタビューでもお話しましたが、高校生の時のクリスマスに、ピンクゴールドの華奢なイヤリングを贈ったことがあります。それ以来、機会にも相手にも恵まれていません(笑)。 ジュエリーって特別感をもたせたいから何でもない日ではなく、クリスマ...

阵亡

俳優 渡邊圭祐さんがヴァンドーム青山本店に来店!女性に喜ばれるジェエリー選びとは?|VENDOME AOYAMA MAGAZINE|ヴァンドーム青山

第二期,刻意的多打了一些tag

虽然和来打关系并不大

访谈内容:

“気軽に店員に相談して頂くことが成功への近道”

― ジュエリーを女性に贈った経験はありますか?

前回のインタビューでもお話しましたが、高校生の時のクリスマスに、ピンクゴールドの華奢なイヤリングを贈ったことがあります。それ以来、機会にも相手にも恵まれていません(笑)。 ジュエリーって特別感をもたせたいから何でもない日ではなく、クリスマスとか記念日に贈りたいですね。ジュエリーショップって、すごく種類があるから迷っちゃいますよね。ジュエリーの知識がなかったらなおさら。

― 男性のお客様は、女性の領域に足を踏み入れてしまったと戸惑われてしまうのですが、
気軽にショップスタッフに相談して頂くことが、喜んでもらえるジュエリーを選ぶ成功への近道だと思います。

僕は、アイテムだけ何となく決めていきました。例えば、よくリングをしているコだったら「それにブレスもつけたら可愛くない? 」とか聞いて「そう欲しいんだよね」なんて会話をして、欲しいものを聞きだしたり。相手の欲しいもの、自分が贈りたいものをリンクさせて、ある程度絞ってから向かいました。

― パーフェクトですね! 女性が普段どんなジュエリーをつけているかということはもちろん、ファッションのテイストやヘアスタイルなど、贈るお相手がイメージできる情報が多いほど私達も選びやすくなるので、そういった基本情報を集めて緊張せずに色々話してもらえればと思いますね。

緊張はしちゃいますよね。でも堂々としていたら案外バレないから、僕もできるだけ堂々としようと心がけています。アイテムは絞って店員さんのおすすめを聞いて、女性の意見も聞きながら選ぶのがベストですよね。

― それと、ショップスタッフにご相談して頂く際にご予算を伝えて頂けるとご希望に沿ったご提案ができます。本音は3万円までのところ、3〜5万円、と少し多めにおっしゃる場合がよくあるのですが、そうすると提案する側とすれ違いが生じてしまいます。

男って、女性と話す時は見栄を張りたくなる生き物なんです(笑)。 気持ちわかるなぁ。ではアイテムでいうと、女性に贈るのにおすすめはありますか?

― やはりサイズ関係なく、つけられるネックレスやピアス、イヤリングは贈りやすいですよね。リングを贈りたい場合は、サイズを確かめてきて頂けると助かります。

僕は、相手にストレートにサイズを聞いてしまいますね。あくまでも笑いの方向にもっていく感じで「リングのサイズいくつなの? 」「なんでそんなこと聞くの? 」「いや、結婚する時困るじゃん(笑)」みたいな、あくまでも軽い感じで。

― ダイヤモンドもおすすめの1つです。ダイヤモンドは普遍的で価値が変わらないので。男性はダイヤモンドのグレードなど数字でわかるものにこだわられる方が多いのですが、ぱっと見の透明感や輝きで、「これ! 」っていうものを選ぶのも手です。

男ってうんちくが好き。これは何カットだから輝きが~とか、このグレードは~とか聞くと、それを選んでしまうんです。で、それを贈る時にも語りたい(笑)。でもそれって、女性からしたらどうなんですか?

― 男性はストーリーが好きですよね。それを話してくれたら女性も嬉しいと思います。ストーリーを話してくれると、一生懸命選んでくれたということが伝わりますし、特別感を感じると思います。

“「自分のことをイメージしながら選んでもらった」と感じてもらえるセレクトを”

男性が好むデザインと女性が好むデザイン。ギャップってあったりするのでしょうか?

―ありますね。カップルで来られた場合、男性の視点と、女性の視点が違ったり・・・ その場合は、女性の意見を優先して聞いてみるのはいかがでしょうか?

僕は、「僕が好きなデザインだからつけて欲しい」と言ってしまうタイプです・・・。割と自信をもって、伝える主義です。

― はっきりと、自信をもってつけて欲しいと伝えて頂くことは、素敵だと思います。誰かの受け売りではなく、彼自身の意見なんだということに感激しますよね。また頻繁に感じるのは、男性が派手すぎ? と思うデザインは、女性にとっては派手とは感じなかったりするギャップです。例えば、3本セットのリングは、3つの異なるデザインを重ねづけする提案なので、男性には派手だと感じられることが多いんです。でも女性にとっては、レイヤードを自分なりにも楽しめるデザインが気に入って頂けることが多かったりします。デザインが特徴的なものは印象に残りやすいので、「これをもらったのは、あの年のあのクリスマスだったなぁ」とか思い出にもなるんですよ。“私のことをイメージして、私のために選んでくれたもの”と感じるので、少し冒険することもおすすめしています。

僕は、シンプルで華奢なものを選んでしまいがち・・・心得ます! 渡す時に、選んだ理由を話してもらえたら、それは男女問わず嬉しいですよね。1つ、ずっと疑問に思っていたことがあって・・・、リングやブレスなどをコーディネートする時に、ゴールドとシルバーを混ぜてつけることはアリなんでしょうか?

― それは、問題ないですよ。コーディネートする場合は、色というよりも雰囲気を合わせることを意識した方が、バランスよくスタイリングできます。例えばモダンなリングなら、ネックレスも似たような印象のデザインを選ぶなど。色にとらわれて、雰囲気が違ってしまうのであれば、色にはこだわらなくて正解です!

なるほど! 勉強になります。

― 実は、ラッピングも大事なんです。クリスマスなどのイベントの時は限定ボックスもご用意していますので、そちらもおすすめです。

ラッピングに凝ることも重要ですね。
ギフトをより素敵に演出してくれそうですしね!

― ここまで女性側の意見を答えてきてしまいましたが、
逆に男性側は、どんなジュエリーをプレゼントされたら嬉しいですか?

僕はシルバーアクセサリーが好きなので、それに合わせられるものが嬉しいですね。どんなものでも好きなコからもらえたら嬉しいですが、それとなくリサーチしてくれて僕が欲しいと思っているものをプレセントされた時の嬉しさはひとしおですよね。ささいな会話を覚えていてくれたり、紛失したものを覚えていてくれてそれをプレゼントしてくれたり・・・。

女性もきっとそうだと思いますし、お互いにそうだと思うんです。贈り物を通していつも(相手のことを)気にかけてくれていることに気がつくっていう、そのプロセスが最高のプレゼントですよね!


殁

【庄沃庄】Die

  背景:

2038年:常磐庄吾创造的新世界。庄吾依旧被称为逢魔时王,是最强最高的王者。

盖月向,庄盖月年纪30+,沃兹因为新世界的创造,不溶于任何时间线而消失【消失不等于死亡】除了庄吾有模模糊糊的对沃兹的印象,其他人都没有。(人话:全员不记得沃兹)

2018:tv向旧世界,盖月向,庄盖月年纪18+

两个世界视角切换

白沃中&后期打酱油

全篇刀向,写来自己爽的,不喜欢右转不送,婉拒乱七八糟的言论,谢谢您呢


  


  

(一)

2038年


    “他还是不肯?”


  凌晨1点,勉强被称为王殿的房子里,只有最上层的中间窗,泛着灯光。那是整座宫殿最中心最高的一间屋子,透过那间屋子的窗户,可...

  背景:

2038年:常磐庄吾创造的新世界。庄吾依旧被称为逢魔时王,是最强最高的王者。

盖月向,庄盖月年纪30+,沃兹因为新世界的创造,不溶于任何时间线而消失【消失不等于死亡】除了庄吾有模模糊糊的对沃兹的印象,其他人都没有。(人话:全员不记得沃兹)

2018:tv向旧世界,盖月向,庄盖月年纪18+

两个世界视角切换

白沃中&后期打酱油

全篇刀向,写来自己爽的,不喜欢右转不送,婉拒乱七八糟的言论,谢谢您呢


  


  

(一)

2038年


    “他还是不肯?”


  凌晨1点,勉强被称为王殿的房子里,只有最上层的中间窗,泛着灯光。那是整座宫殿最中心最高的一间屋子,透过那间屋子的窗户,可以看到一切。


  常磐庄吾的房间就在那儿,这是2038年每个人都知道的事情。逢魔时王是最善最高的王,他拥有着最强大的力量,同时也是最亲民的王者,2038年曾有过多次横祸,严重时世界几度毁灭,却都被逢魔时王制止。因此,人们称呼他为,最善最高的王。


  对王心怀感谢的臣民们有意为王建宫殿,却被他摇头拒绝,像对于宫殿这种东西,我更希望我的臣民生活的幸福快乐。常磐庄吾站在人群中央,微笑着摇头。


  距离常磐庄吾创造新的世界已经过去了20年,在明光院盖茨和月读的帮助下,常磐庄吾实现了称王的梦想,并且按照自己的想法,成为了最善最高的王。


  分明是让人开心的事情,但常磐庄吾脸上却并没有笑容,他紧皱的眉头,看着手中的表盘和腰带,脑海中闪现出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


  是谁,那是谁?


  环顾四周,却并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询问的人。


  可常磐庄吾分明感觉到,少了些什么,这份缺少的感觉让他不安、慌张、无措。


  于是,掌握了时间力量的王者开始在各个时间线游走,却始终一无所获。


  只是那个模糊不清的人影一直在常磐庄吾的梦中出现,每当他想上前时,却又突然惊醒;多次尝试无果后,常磐庄吾终于放弃上前,只是静静的看着那抹人影。


  这样的梦境,一直持续了整整二十年


  “啊,再一会儿就好了。月读,你们先睡吧”


  “20年了,庄吾,我们认识起码也有20年了。到底有什么是不能和我们说的。”


  王者手中的笔顿了顿,随后摇了摇头。安静的房间里再次传来笔尖划破纸张的声音。月读轻声叹了一口气,把手中的热牛奶放在桌边,收走另外两杯冰凉的牛奶,盯着低头写字的王者许久,才缓缓出了房门。


  “庄吾的性格你也清楚,他不想说的事,谁都没有办法”


  将臂弯的外套披在月读身上,盖茨伸手将月读搂在怀里,一时间两个人也都沉默不语。直到常磐庄吾的房间再没有灯光传出,两个人才悄悄的离开了3层


  许是连日疲惫的关系,闭上眼的常磐庄吾很快进入梦乡,他久违的梦到了2018年,和盖茨月读在高中相处的场景再一次在梦中出现,明明是真实经历过的事,却让常磐庄吾觉得好像在看别人的人生,一切都是虚幻又不真实的。好像在看名为'另一个自己'的故事,可明明故事的主角,就是自己。


  他就那样看着'自己'一点点成长,一点点懵懂青涩的王成长成稳重成熟的王,这是他最想要的东西,也是他此刻的拥有的东西,可却依旧让他觉得不真实。明明看似坚实牢固,可又觉得,任谁都可以打破。


  这场名为'王'的故事里,常磐庄吾是主角,明光院盖茨和月读是仅此于主角的存在。


  但,还缺少了什么,还,缺少了,什么?


  


  


无限爬墙饼干碎

🎉🎉26歳の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Amusemobile更新
Ksk生日快乐♥

🎉🎉26歳の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Amusemobile更新
Ksk生日快乐♥

源川北

一些涂鸦 后面几p盖月成分🈶 慎点。

一些涂鸦 后面几p盖月成分🈶 慎点。

无限爬墙饼干碎
Fast Japan ins快...

Fast Japan ins快拍更新

帅哥又营业啦♪

Fast Japan ins快拍更新

帅哥又营业啦♪

小咪大喵

朝九晚五食堂的饭菜【3】(庄沃无差)

#无差

群里的短打合集,群号在评论

#由于学业和考试咕咕的咪,致歉

#微白沃盖提及


1.鹤望兰


那花朵在冬日的阳光下盛开。



如飞向天空的鸟儿一样。

 



“我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去做。新世界的时间仍然不稳定,不及时维护,便会整个崩坏。我会回来的,请您放心,我が魔王。”

“记得早点回来呀。不然,我会很想你的……”



少年轻轻拥抱着他,不舍地在他的怀里蹭了蹭,嗅着他的味道并将其牢牢地记在心里。最后还是放开了沃兹,看着围巾带着他消失。



他现在还记得庄吾那不舍的表情,可是那是他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他办完事情的那天,如释重负地走...

#无差

群里的短打合集,群号在评论

#由于学业和考试咕咕的咪,致歉

#微白沃盖提及



1.鹤望兰


那花朵在冬日的阳光下盛开。



如飞向天空的鸟儿一样。

 



“我还有一些重要的事情去做。新世界的时间仍然不稳定,不及时维护,便会整个崩坏。我会回来的,请您放心,我が魔王。”

“记得早点回来呀。不然,我会很想你的……”



少年轻轻拥抱着他,不舍地在他的怀里蹭了蹭,嗅着他的味道并将其牢牢地记在心里。最后还是放开了沃兹,看着围巾带着他消失。



他现在还记得庄吾那不舍的表情,可是那是他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他办完事情的那天,如释重负地走在路上,想着为魔王带份什么手信好。这时,他看见小小的蜂鸟在花圃中忙里忙外,三三两两聚集着。走近一看,发现那与斑斓的鸟一起的并不是其他鸟儿,而是一朵朵花。


橙橘色的花朵有着修长的花瓣,微微向着天空的方向倾斜,如同憧憬天空飞鸟的双翼。那花朵的佛焰苞才长出来没多久,像一只蜡烛,却没有火。中间的紫色花瓣如同鸟儿鲜艳的尾羽,艳丽地展示着自己的生命。花圃被人精心打理过,自然式的插花,将鹤望兰高低搭配,在周围绿叶的衬托下,好似一对对情人鸟在互诉衷肠。


这种花四季常青,花季又长,很受人们的青睐,但是这种花又有些娇贵,害怕严寒,害怕酷热,不能浇太多水,又要求光照足而不过多。各种各样的病虫害可以轻松而快地使它死去凋零,不勤于修剪也会有各种问题。


不能过度关心,却又不能完全任其自由生长。



正如他对魔王的感情一样。


美丽的花朵形似鸟儿,有了“天堂鸟”的雅号。传说这种花可以将人的思念与感情远远传达,让恋人人即使远隔千里,甚至是一方已经魂归天国,也能感受到对方的思念与爱意。


所谓“天国”,又是否存在呢?



我的魔王所处之地,就是我的天国。


想到魔王,沃兹的心情好了起来。需要带回去的手信,也不再纠结了。


庄吾在晨光中醒来,发现映入屋里的阳光不似寻常。揉揉眼睛仔细一看,是沃兹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床尾,挡住了耀眼的阳光。


沃兹手里拿着一束金色的花坐着睡着了。很轻很轻的呼吸声,弥漫在静寂中。


那是金色的鹤望兰,天堂鸟中最稀有的品种。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灿烂。


两朵鹤望兰像比翼鸟,一高一低,仿佛在互诉衷肠。沃兹的手在无意识的睡眠中不自觉地动了动,两朵鹤望兰彼此接触,仿佛在为对方梳理羽毛的鸟儿。



庄吾就那样,静静地看着沃兹。然后决定轻轻把他揽入怀中,盘腿坐在床上,让他枕在自己膝上,

自己再赖一会儿床,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永远不要忘记你所爱的人在等待你,这就是我所归来的理由。


我承诺过我会回来的,还记得吗?

因此即使跨越天堂,我也会拼尽全力,歇息在你身边。

 

 

 

2.God knows…



分享まらしぃ的单曲《God knows…》http://music.163.com/song/28592474/?userid=253962629 (@网易云音乐)

 

 

他描摹着眼前青年的身躯。画架挡住了他的半个脸,却止不住他创作的热情。


瞬间的溜息,让人想随意泼洒颜料来记录。

 

青年是主动应聘的人体模特,在他再三确认“裸体模特也没关系吗”之后,相当淡然地答应了工作内容。就连报酬也不要那么多,只要了之前的一半。虽然这对于快毕业几乎身无分文的庄吾来讲,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但眼前这个叫沃兹的青年,还是好奇怪。

为了迎合他随时兴起的创作欲,直接搬了进来。



虽然是宿舍,但是是两人间,况且同寝的盖茨最近不在,所以让他搬进来,也没关系吧?


为了毕业,他死皮赖脸在网上找起了人体模特。符合他出的起价格的模特,不是身材臃肿却长着一张好看的脸,就是肌肉发达线条过于明显,让人的表现欲有些退却。


谁叫他想用一张完美的作业顺利毕业呢。


想成为艺术之王的庄吾,想到这些,发出了小声的叹息。不经意间捕捉到青年好奇的眼神,说了句“没什么”,便继续手下的作品。


沃兹的身体是那么完美,真想让人永远占为己有。


看着沃兹那侧坐的光裸躯体,拿起笔描绘那美丽的肌肉曲线。青年的身体没有过度锻炼后留下的僵硬又无法恢复的发达肌肉块,整体显得有些消瘦,却不显得病态,肌肉的线条淡淡地显现着。


丝质的金色绸布凌乱地盖在沃兹的腿间,一端垂在地上,另外一端如伊甸园的蛇一样,绕上沃兹的左肩与左臂,沿着白暂而修长的手,轻轻地自然下垂。沃兹侧低着头,略长的头发拂在他脸上,却又可以看清他那秀美的脸,那张好看的不真实的脸,还有那双无法言喻的媚人眼睛。

 

庄吾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样子的沃兹就会想到自己学的最好的那门西方艺术史。



“在古代欧洲的画作中,有资格光裸身体的,只有神与他的使者。在描绘时,也会刻意的把一些细节丑化,以示对神灵的尊敬。在文艺复兴时,敢描绘裸体的画家,更多地是向传统的教条主义的宣战。或者说,是有勇气的逆神者。”老师顿了一顿。

 

恍惚中回过神,沃兹在静静地观察着他,一言不发,眼神中流露着他所理解不了的期待。


沃兹到底是神的使者,还是神本身呢?那么完美,符合自己喜好的身体,真的不是只能存在于伊甸园中的幻想吗?还是说,这是神派来助自己成为艺术巅峰之王的天使呢?


也许只有神才知道了吧。


庄吾的嘴边带上了一抹笑意。


换上铅笔,换上炭笔,继续那无尽渴求与欲望的创作吧。


如果说他是神的使者,我便是那逆神之人。

不被允许展露的人体极致无缺之完美,就由我来展现。



直到那神所赐我的天使,也是我的从属。

 

番外:此时隔壁的画室。


“讨厌啦还没好吗?我都这样好久了很冷的诶……有种放开我放我回去!混蛋!”


“阿咧咧,我的救世主,不要乱动啊,”穿着白色套装戴着画家帽的青年调笑着,用刷子在画纸上刷下一笔之后走到刺刺头青年身前,“这样的话,又要重新设计适合你的新造型了哦?”


画纸上是被称为救世主少年裸体的油画,然而作为模特的少年被两手反绑,只留了内衣遮羞,身上还被画了一道道颜料,几乎看不出本来的肤色。


用白沃兹的话来讲,“一次完成两件作品,不是更好吗?我帮你顺利毕业哦?”


悲惨的少年就这样信了他的花言巧语,想靠着白沃兹顺利毕业的希望,

在白沃兹把他反绑的时候彻底落空了。

 

 

3.烤肉!汽水!best match!!


 

“好累啊……”结束了一天劳累学习的魔王到家甩下书包就开始吐槽,“而且中午的便当带的有点少…”

“那为什么不让我去送呢?我的魔王,明明就是您一句话…”


“由于不想麻烦沃兹嘛,沃兹今天去搜寻异类骑士的踪迹,也累了吧?需要好好补充能量哦?”

“那您想吃什么,我去准备。”


“沃兹也很累了,就不要勉强自己做饭啦。要不,晚上一起去吃烤肉吧?”



看来我的魔王还不知道这句话的严重性呢……还未来得及说什么,沃兹就被庄吾拖出了门,去了烤肉店。

“是烤五花肉好呢还是烤鸡好呢?还是说烤牛肉?哪个更多汁一点呢?沃兹帮我也想一想嘛。”“恕我直言,我的魔王,您到现在没有考虑点任何蔬菜或者主食,对还在长身体的您来讲,是很不健康的。”



庄吾看着沃兹叫来服务生,在自己拟的菜后面又加了烤香菇和烤豆腐,正想再加一份味增汤时,庄吾终于耐不住了,“拿两瓶波子汽水,冰镇的,就这样就好了,谢谢你。”



看着沃兹奇怪的表情,庄吾嘟着嘴小声抱怨:“菜什么的,吃一点就好了嘛……波子汽水和烤肉可是绝配,我不想拆散他们嘛…”沃兹正把手覆上魔王的肩准备安慰他时,波子汽水上来了。



蓝色的瓶子上浮着一层白霜,手刚凑过去,还未拿起瓶子就感觉到一股寒意。


学着魔王的样子将封口的玻璃波子按下,插上被弯成爱心的彩色吸管。


“喝一口,沃兹。这是王的命令。”

少年的笑脸使他不能拒绝。



未曾感受过的感觉,有什么在嘴里爆开,沁心的凉爽感弥漫着,在心底留下对与过去时代的全新印象。

肉也在不知不觉中被庄吾挪下了烤盘,发出滋滋的响声,在烧烤灯光下,油光锃亮,让人食指大动。两人把烤肉卷在生菜里,轻轻地蘸上略酸的酱料,感受着烤肉的油脂与蔬菜纤维素的交错,感觉酱汁辣口的一瞬间不约而同地拿起波子汽水猛灌一口,嘴上腾起的火苗被瞬间熄灭,波子汽水的清凉也加入了进来。


波子汽水和烤肉真的是好搭档呢。倒不如说,是好伴侣?


回家的路上,庄吾正和沃兹感慨原来烤蔬菜也很好吃,带着丰厚的汁液与蔬菜的香气时,差点撞上了迎面来的战兔前辈。


战兔前辈听说了他们去吃烤肉当晚饭时,脸上的表情很扭曲,很扭曲。



非常扭曲。

 

另:此时的盖茨刚对付完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异类build,回到朝九晚五堂想吃饭的时候才发现沃兹和庄吾没做饭。


连自己偷偷买回来打算私吞的两瓶波子汽水也被插上了吸管,喝了一半,两根吸管还被折成爱心,缠绕在一起。


于是我们就收获了一只一边抱怨,一边给自己煮方便面的盖茨。


今天的朝九晚五堂也很和谐xd

 

 

 

4.老火锅

 

 

街边新开了一家店,看上去有点像寿喜锅,却又不是。



不像寿喜锅那样全是骨汤的白色,宣传画上的锅里满是辣椒,泛着一层红油,还有花椒之类的东西。食物也是一盘一盘地码在盘子里,而不是从点火之前就堆在锅里,让人注视着它们一起变熟。说起来,把食材在桌上当着客人的面加热,看着锅嘟噜噜冒泡,是它和寿喜锅少有的共同点。店家打出了“重庆火锅”的大金字招牌,每天排队的人好像还挺多的。


 

新开的店成功的引起了魔王的好奇心。“呐,沃兹,你说这种重庆火锅,大概是什么味道的呢?”昨天去第一波尝试的盖茨和月读还有白沃兹,回家的时候身上都带着很香的味道,白沃兹的白衣服上还沾了星星的红油点。就是盖茨回家之后一言不发地直接去冰箱找冰汽水喝,一口气解决一瓶汽水之后才吐着舌头开口说话,显得好奇怪。“我的魔王,我不太清楚。在2068年,好像没有这种食物。”

 

于是两个人来到了火锅店,要了一个鸳鸯锅。由于听说这种锅不算太辣,适合不太能吃辣的庄吾,而在庄吾不知道沃兹吃不吃辣的情况下,要这种锅无疑是最保险的选择。听了服务员的推荐,点了叫红糖糍粑的零食,还有叫冰粉的小吃。

 

锅端上来的时候,庄吾发出了小声的赞叹声。一半红一半白的锅很是惹眼。“沃兹,为什么这种锅要叫鸳鸯锅呢?”“我的魔王,在它起源的地方,鸳鸯是代表幸福美满的吉祥鸟儿。换句话来说,就是“比翼鸟”。起这个名字,也是觉得辣汤和清汤,是互相升华的美满一对吧。”“美满的一对?”


看着自家魔王好奇的眼神,沃兹耐心地继续解释:“鸳鸯鸟,鸳指雄鸟,鸯指雌鸟。这种鸟出双入对,一旦结合便不再分离。”

 

看着锅里咕嘟嘟的沸红汤,又瞟了一眼服务员刚端上来的那碟油小料,庄吾夹起了之前下的牛肉片,沾了沾料,放到嘴里。微烫的感觉伴随着香油独有的芝麻香气在嘴里爆炸,带着未见过的诱惑。不知不觉地,筷子自己动了起来,众多的食材把香味麻味与辣味成倍放大,在嘴里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对面的沃兹也在尝了一口红锅的肉后,开始愉快的吃了起来。他看见沃兹的脸上逐渐地渗出细汗,脖子和脸也逐渐变红。菜也浸透了红油,一点一点的瘫软在锅里,又和其他食材一起,被加了起来。


 

自己又吃掉一个肉丸子时,感受到了抑制不了的辣味感。不知是痛觉还是错觉,嘴里的香气更浓了,舌头还在叫嚣着品尝更多更多的美味。看着眼前的沃兹已经要辣的不行,几乎要喷火,庄吾费力地用辣麻的舌头叫来了服务员,指名要“最解辣的饮料”。



苦苦忍受了一会,服务员拿来了两瓶截然不同的东西:一瓶白色的饮料和一瓶啤酒。

 


沃兹在看清啤酒后露出了惊讶的神情,直接一把把啤酒拿了过来,然后替庄吾把白色饮料的瓶盖子拧开,递到庄吾手里。瓶子是塑料的,上面沾着一层薄薄的水汽。


辣到发说不出话来的魔王无暇思索,接过瓶子就开始猛喝。



一口灌下大半瓶,长舒了一口气的庄吾算是体会到别人口中那种“浇灭燃烧的胃火”的感觉。由辛辣所带来的全身冒火在瞬间溃不成军开始消退,嘴里满是豆子的香味。看了看标签,是豆奶。

 


抬起头才发现沃兹在小口小口地品味着啤酒,喝完一小口再倒一小口,一副享受的表情,玩味地欣赏着他舒爽的样子。



“沃兹好狡猾,一个人喝酒。”“我的魔王,谁叫您现在还是还是未成年,等成年之后,再尝试也不迟,”沃兹放下啤酒杯,不失风趣的打趣道:“您如果期望,我倒是可以在您成年之后带您走入这奇幻的世界。但是不可以贪杯,不可以依赖酒……酒伴的话,不宜过多……”

 

“有你一个就好了。”魔王的眼神突然坚定。


少年的脸上绽出了笑颜。

 

“这两个甜点味道还不错嘛。甜甜的红糖,再加上糯米做的点心,感觉很不错哦?”


交替品尝着冰粉与糍粑的红糖甜味,感受冷与热在嘴里交融,灼人的辣味,好像也没那么明显了。全身不正常升高的体温也开始缓缓降回舒适的感觉。


“下回再来吃鸳鸯锅吧,沃兹?把盖茨他们叫上,还可以多点一点菜吧。”


“好,我的魔王。”

 


5.柠檬气泡水

 

炎热的夏日。连屋里的盆栽都有气无力地耷拉着脑袋。

后知后觉地,麻木地拿起了水壶给植物浇了水,接水到壶里时,感受冰冷的水流过指尖的时候,不自觉地感到很放松。

 

清凉的感觉真好啊。由于天气实在太热了。

 

魔王坐在沙发上稍带不耐烦地扇着扇子,欣赏辅佐官在自己旁边不到两步远的距离用心地浇花。



沃兹半蹲着,仔细地为花儿拔去枯枝败叶,轻轻扫掉地上棕褐色的枯枝屑与掸下的灰。全部做完后,站起身来,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工作成果的沃兹,竟有几分像他夺取白沃兹力量时候的骄傲感。

 

“沃兹,过来坐一会儿吧。”

 

自家魔王的要求,怎么能坐视不管呢。

 

刚坐过去魔王就无视了火热的天气凑上前,仔细打量着沃兹略微渗出汗水的脸颊。近到连魔王不知因为热浪还是由于别的什么原因带点细微喘气的呼吸都能感受到。

 

一如既往地,魔王的唇在反应过来之前就轻快地地贴了上来,感受到的是与熟悉温暖不同的微冰,真是贪婪成性的魔王啊……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孩子气呢。



热到头脑恍恍惚惚,分神想着的同时,沃兹感受到魔王在口中的肆虐又调皮了几分。魔王的唇瓣,却反常地凉。迎合着魔王的掠夺,分开时牵在唇与唇之间的银色细丝,在瞬间就消失不见,他却可以肯定,那细丝曾经存在着。

 

依依不舍,分开的时候,透明的唾液甚至拉出了一条细线,又在瞬间断掉。两个人都由于先前的交缠而呼吸不能,小口小口的喘着气。

 


天气好像又热了一些呢。魔王的脸上红扑扑的。

 


魔王的唇为什么那么凉呢?大脑后知后觉的才发现不对劲,摸了摸魔王的手,却发现手也一样冰凉。沃兹连忙小心地将自己的手掌轻轻覆盖上魔王的额头。病了可就不好了呐。“沃兹你过度担心了啦。”庄吾强忍着自己的笑意假装嘟着嘴,指了指桌子上还浮着冰块的透明饮料。


 

饮料被庄吾硬塞进了手里,传来的清凉感让沃兹舒了一口气。“喝一点吧。干活还是蛮累的。”


得到魔王的允许,他才仔细看向了杯子里,杯子里冒着细碎的气泡,从杯底直冲向空气中,顶起晶莹的冰块和柠檬片与青绿色的薄荷碎叶子。



尝了一口,嘴里满溢着柠檬与薄荷交织的清凉感,牙床由于突然的刺激微颤着。是十分适应夏天感觉的饮料呢。回头可以试试改良一下配方?

 


拉过自己的魔王,趁其不备地在唇上又点下了一个吻。


 

“啊~沃兹好坏!”

 

这份清爽带着微酸的恋爱味道,也想让魔王感受一下呢。


 

夏日里,只要有了你就显得无比清凉。多么灼人的日子,好像也没什么了呢。

殁

莫比乌斯环【庄沃】

  私设如下

  ①时王=逢魔时王=常磐庄吾

  ②白沃前期出场多 盖茨月读略微提及

  ③沃兹隶属于时间管理局,白沃兹自由人

  ④黑白沃同框时,白沃依旧称呼为白沃,黑沃兹称呼为沃兹

 你怎么看待自己唯一的近臣woz,登上王位后,臣子对常磐庄吾提问道,常磐庄吾笑着眯了眯眼:兔子,披着狐狸皮的兔子。看似狡猾的woz其实比任何人都要温柔。

  你怎么看待你的王,历史重置后,也有人这么问询woz。沉默了许久,woz轻声回答道:狐狸,披着兔子皮的狐狸。往往外表看着越无害的人,越具有强大的杀伤力

  ——————————————————————

一、

  “这样真的可以么,放任他继续...

  私设如下

  ①时王=逢魔时王=常磐庄吾

  ②白沃前期出场多 盖茨月读略微提及

  ③沃兹隶属于时间管理局,白沃兹自由人

  ④黑白沃同框时,白沃依旧称呼为白沃,黑沃兹称呼为沃兹


 你怎么看待自己唯一的近臣woz,登上王位后,臣子对常磐庄吾提问道,常磐庄吾笑着眯了眯眼:兔子,披着狐狸皮的兔子。看似狡猾的woz其实比任何人都要温柔。

  你怎么看待你的王,历史重置后,也有人这么问询woz。沉默了许久,woz轻声回答道:狐狸,披着兔子皮的狐狸。往往外表看着越无害的人,越具有强大的杀伤力

  ——————————————————————

一、

  “这样真的可以么,放任他继续这样下去”

 转动着手里的电子表,白沃兹看着对着校园笑的温和的另一个自己。如果他有重置时间的能力,绝对不会一时冲动跑来重置的世界。结果就是看到笑的一脸灿烂甚至有点傻的自家救世主、什么都不记得的时劫者们、依旧中二的魔王和放任一切不管不顾的另一个自己。

  “有什么不好,这是魔王陛下创造的全新的世界,我为什么要出手毁掉一切?”

  

直到上课的铃声响起,沃兹才转过身看着另一个自己。本以为只有他自己才记得一切,却在看到另一个自己的眼神时,想法瞬间改变,真不愧是另一个自己啊。

  

“失败者的下场你很清楚,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我当然知道,不过眼下也挺好的。每个人脸上的笑容,是目前为止我看到的最棒的景色。”

  

白沃兹的脸色蓦得变了变,他有些后悔曾经说过中意魔王这种说法,同时在思考要不要在本子上这下'明光院盖茨一阵头疼后,想起了之前世界的一切'这种话

  “放弃你不该有的想法。我不会允许任何人破坏魔王陛下所创造的这个世界,即使是你也不行。”

  了然另一个自己想法的沃兹毫不犹豫的开口,声音再不复之前的温柔轻快,两个人谁都不肯让步互相对视,沃兹甚至卷起围巾的一角。最终,白沃兹将电子笔收入兜中叹息在两个人之间格外清晰明显

  “你会害了你自己。也只是在单方面的作出决定,你这并不是尊重你的魔王,黑沃兹”

  “他忘记了一切,就是最好的证明。我的决定不会错,我只是在维护他想要的,这是人臣能予以王的全部”

  倚着栏杆轻叹,沃兹闭上眼享受着和煦的风吹在身上的舒适感,这样和平的世界真的没什么不好。就算 所有的人都不记得过去也无所谓,只要盖茨他们的未来不再黑暗、只要常磐庄吾的未来不再孤单。历史的记录者从来只有一个就够了,那段黑暗的历史只有他一个人铭记就可以了。新的未来,会在他们的创造下,变得更光明美好。

  这就是盖茨他们不惜犯下重罪也要达成的效果,现在一切都如愿以偿,新的未来——真美好啊。

  “你也不能在新世界呆太长的时间吧,你的世界还需要你,什么时候回去?”

  白沃兹有些不爽的扯了扯嘴角,反驳的话刚要说出口,却改了路转头盯着空无一人的天台,将电子书收好。从怀中取出绿色的表盘,揉了揉掌心轻声叹息

  “如果你不给我惹这么多麻烦,我倒是很想回去啊。我们之间的谈话似乎不得不先告一段落了,不速之客就要来了”

  “尽你最大的所能待在这个时间线吧,我不放心魔王陛下身边没有人。况且盖茨在这儿,你真的能安心回去么”

  “轮不到你管这个,来人不少,可别丢了预言家的脸”

  两个沃兹同时掏出腰带,放入表盘的动作丝毫无差,如果不是白沃兹的装甲没有披风,怕是没人能分清两…啊不,这一个人的。

  突如其来的大风刮得前行的人们不得不停下脚步抬臂抵挡,树枝上树叶被风吹出呼呼的声响,被大风刮落的树叶纷纷而下,飘落各处。

  “怎么了,庄吾?”

  

  月读看着原本昏昏欲睡的常磐庄吾突然抬起头望着窗外,神色也变得紧张严肃。

  “没什么,只是觉的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风暴过后,一切归于平静,人们继续平行,心中小小的疑问很快被遗忘,就算真的有人质疑些什么,也很快会被新的事情遮盖过去,宛如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天台上凭空出现的人让沃兹脸色蓦得一变,众多装甲武士一一闪身,露出他无比熟的人影——quartzer的幕后人物,sougo

  “好久不见了,沃兹。还有,另一个时间线上的沃兹”

  Sougo漫不经心的开口却未曾抬起头,只是转动着手指上金色的戒指,听起愉快的声音里尽都是压迫。白沃兹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却依旧抬起头直面对方。

  装甲下,沃兹的脸色变得惨白,没有人比他更清楚sougo的能力,纵使sougo无法打败逢魔时王,却依旧可以从逢魔时王处全身而退,这样的实力连2018的常磐庄吾对方付尚不容易,认真算起来,自己的战斗力并不如年轻的王,就算此刻有另一个自己在此。别说全身而退,自保恐怕也不是很容易。

  很显然,白沃兹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怎么,不打算和你的王说话了么?虽然我不介意quartzer的成员散漫一些,但是我可不记得,在外人面前这个样子是正确的”

  抿了抿唇瓣,沃兹没有说话,只是攥紧了手中的表盘,越发警惕。只不过短短几秒钟时间,他已经想出了无数种作战计划,却又一一排除,无数计划闪过之后,他脑中仅剩了一个,他最不想用但却是眼下最切实可行的计划

  “真是让人看笑话的举动啊,沃兹。看来我有必要重新教教你,到底要怎么对待你的王。”

  就在sougo准备掏出腰带时,沃兹却一反常态的解除了装甲模式,将手中的表盘和腰带一起塞入身边白沃兹的怀中,拍了拍依旧迷茫的另一个自己,转身朝着sougo走去。

  “我知道你的目的。与他无关,我和你们回去就是了”

  “黑沃兹!”

即使被扣押着双臂,沃兹依旧是一副不在乎的神色,他无比清楚就算挣扎也毫无作用,更清楚的知道此时回去会面对什么,但他却不得不这么做以避免无意义的伤亡。摇了摇头制止了白沃兹前进的脚步,沃兹攥紧了背后颤抖的双手,大风再次吹刮之前,白沃兹听到沃兹留给他的,毫无意义的话

  

  “没关系,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话吧。多在这条时间线呆几天吧”

  “你这家伙!”

  狠狠的敲击着身侧的墙壁,白沃兹看着空无一人的天台眯起双眼。欠人情、被保护什么的感觉真是糟透了,不过沃兹狠不下心做的事,不等于白沃兹他无法做到。

  ——逢魔、时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