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x战警第一战

903浏览    46参与
清筱·曦初~Athena

(EC)如果你是他们的女儿(2)

在走向Charles的宿舍时,Raven还在不停地八卦:“Kally,你真是我的外甥女?Charles给你做了后妈?诶诶诶,你爸是谁啊?”


“妈咪不是后妈,妈咪就是妈咪,妈咪说了让我帮他…一些事。妈咪说先不要告诉过去的妈咪。”Kally还在翻看Charles留下的叮嘱“小姨,到时候不许说!我可不希望妈咪不喜欢我。”


“Raven?”Charles疑惑地走来。他打量着Raven身旁的女孩。“她是谁?”


“她父母都…去世了,也是个变种人,我看她可怜就带她回来了。”Raven在说这句话时,还紧张地看了看对着自家妈咪发呆的Kally。


Kally心中只在回荡着一个声音“妈咪怎么...

在走向Charles的宿舍时,Raven还在不停地八卦:“Kally,你真是我的外甥女?Charles给你做了后妈?诶诶诶,你爸是谁啊?”


“妈咪不是后妈,妈咪就是妈咪,妈咪说了让我帮他…一些事。妈咪说先不要告诉过去的妈咪。”Kally还在翻看Charles留下的叮嘱“小姨,到时候不许说!我可不希望妈咪不喜欢我。”


“Raven?”Charles疑惑地走来。他打量着Raven身旁的女孩。“她是谁?”


“她父母都…去世了,也是个变种人,我看她可怜就带她回来了。”Raven在说这句话时,还紧张地看了看对着自家妈咪发呆的Kally。


Kally心中只在回荡着一个声音“妈咪怎么可以这么帅!”Kally完美继承了Lensherr家族的优良传统:Charles永远最可爱,永远要护着的宗旨。(都是老万的锅)


直到感到Charles的意识进入大脑,她才急忙在意识中竖起一道屏障。


Charles感到自己的意识被弹出来了,不,更应该说是同性排斥,这个女孩的变种能力和自己几乎是同源的,又有点不同。


“Charles Xavier”Charles向她伸出手“没想到还会有心灵感应者,你十分出色,冒犯了你的大脑”


“Kally…”Kally有些犹豫地和Charles握手“对不起,我还有一些事情现在无可奉告”“没事,你才十二岁吧,现在就经历这么多,你很厉害。有没有兴趣听我的演讲。”Charles笑着摸摸Kally的头。


“好”Kally高兴地快疯了,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不过现在都没看到年轻的爸比,爸比不是应该天天跟着妈咪的吗?


Charles莫名地很喜欢这个小女孩,不仅是因为她有和自己同样的能力,还有些莫名的熟悉,但又很陌生。


演讲结束后,Charles带着Raven和Kally来到了酒吧,给两个女孩点了两杯可乐。摇晃着酒杯走向正盯着他的美女。


却来了一位自称Moira的CIA特工,了解了Shaw的情况,Charles爽快地答应了Moira的请求。


在船上,Charles感应着Shaw的船,一阵亮光闪过,Charles就感觉不到Shaw了。大脑抽痛了一下,一只软软的小手握住他的手,引领着他突破那层亮光。


“嘶”远处的Emma感到对方的力量增强了,被迫解除了钻石形态。“对方有两个心灵感应者,其中一个十分强,要多加小心”Emma警告着Shaw


“谢谢,Kally”Charles感激地向Kally道谢,一边感应着船上的情况。“不好,水里还有一个人”Charles拉着Kally来到甲板上。Kally定睛一看,是爸比。恍惚之间,那人用铁锚将船给毁坏,把Shaw逼入潜水艇中。


“Let it go”Charles疯狂的大喊。见劝说无用,Charles跳入海中,抱住他的脖子,“Erik,calm down”随之将他拉出水面。看到了Erik的脸时,他笑了


“You are not alone”



森林与月

丢一丢过去的摸鱼

拟猫~

丢一丢过去的摸鱼

拟猫~

Zerotimesvoy
𝐌𝐢𝐜𝐡𝐚𝐞𝐥...


𝐌𝐢𝐜𝐡𝐚𝐞𝐥 𝐅𝐚𝐬𝐬𝐛𝐞𝐧𝐝𝐞𝐫|𝐗-𝐌𝐞𝐧: 𝐅𝐢𝐫𝐬𝐭 𝐂𝐥𝐚𝐬𝐬


𝐌𝐢𝐜𝐡𝐚𝐞𝐥 𝐅𝐚𝐬𝐬𝐛𝐞𝐧𝐝𝐞𝐫|𝐗-𝐌𝐞𝐧: 𝐅𝐢𝐫𝐬𝐭 𝐂𝐥𝐚𝐬𝐬

Zerotimesvoy


𝐌𝐢𝐜𝐡𝐚𝐞𝐥 𝐅𝐚𝐬𝐬𝐛𝐞𝐧𝐝𝐞𝐫|𝐗-𝐌𝐞𝐧: 𝐅𝐢𝐫𝐬𝐭 𝐂𝐥𝐚𝐬𝐬


𝐌𝐢𝐜𝐡𝐚𝐞𝐥 𝐅𝐚𝐬𝐬𝐛𝐞𝐧𝐝𝐞𝐫|𝐗-𝐌𝐞𝐧: 𝐅𝐢𝐫𝐬𝐭 𝐂𝐥𝐚𝐬𝐬

小七小黑屋

【X战警:第一战】Sneaking Away to the Fair偷赴集市

标题:Sneaking Away to the Fair偷赴集市

原作:X战警:第一战

作者:totalizzyness

译者:道莫小七

配对:Azazel/Riptide

等级:T

警告:年龄差(一方16岁,另一方20多岁)

摘要:Janos想要偷偷溜出基地一个晚上,而Azazel无法拒绝他。

注释:我本来只想写个“Janos想在Azazel的尾巴上系一只气球”的轻松向小短篇,然后就……我写得忘乎所以,差不多都要朝肉的方向发展了!不过我打算放在以后的文里。

在我脑洞里,Azazel和Janos单纯可爱阳光爆萌,当他们不是疯狂杀人机的时候。

我超喜欢小Janos和年轻的Azazel...

标题:Sneaking Away to the Fair偷赴集市

原作:X战警:第一战

作者:totalizzyness

译者:道莫小七

配对:Azazel/Riptide

等级:T

警告:年龄差(一方16岁,另一方20多岁)

摘要:Janos想要偷偷溜出基地一个晚上,而Azazel无法拒绝他。

注释:我本来只想写个“Janos想在Azazel的尾巴上系一只气球”的轻松向小短篇,然后就……我写得忘乎所以,差不多都要朝肉的方向发展了!不过我打算放在以后的文里。

在我脑洞里,Azazel和Janos单纯可爱阳光爆萌,当他们不是疯狂杀人机的时候。

我超喜欢小Janos和年轻的Azazel这对。此文中设定Janos16岁,Azazel二十多岁。如果这种关系让你反感,那这篇文不适合你。

至于其他人,请欣赏(:

原文网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9616254/1/Sneaking-Away-to-the-Fair


  




Azazel喜欢和那个男孩在一起的时光。那孩子天真,可爱,更重要的是,安静。Janos羞涩的微笑正是Azazel的软肋,他意识到自己会因为Janos的需求而频频让步。他原本只是负责照顾这个男孩,训练他成为一个强大的变种人,以及总有一天不必再回应他每一个无声的请求。


于是他现在身处俄亥俄的万圣夜集会上。本周的稍早些时候,组织在寻找其他的变种人;Janos往口袋里偷藏了一张集会的宣传单,等着合适的时机拿给Azazel看,用眼睛的轻眨,与下唇的微撅,来让Azazel投降屈服。Janos尽可能地用他蹩脚的英语解释过,在那儿Azazel可以不必把自己隐藏起来,所有人都会盛装打扮。


明白让Janos有机会出去自由逛逛对这个小家伙来说是好事,况且他根本没有拒绝Janos的能力,Azazel将他们二人瞬移到了集市上。Janos因面前的场景与声音而睁大了眼睛。他上前走了几步,宛若飞蛾被火焰所吸引一般,直到Azazel握住他的手腕,将他拉了回来。


“待在我身边。我可不能把你弄丢了。”


Janos点点头,比划着道了歉——那是他为数不多的学会的手语之一——然后任由Azazel牵着自己的手。将尾巴绕在胳膊上以免被踩到,Azazel开始慢步领路向集市走去。他能感受到Janos的兴奋,出于远离了密谋统治世界的沉闷,与从未接触过的新奇的声音与气味。他不赞成Shaw一直把这个男孩隔绝在世界之外;Janos对人类的仇恨更多是出自于教育而非经历。他知道Shaw想要培育武器,就像在军营里那样,就像对Janos那样;但如果Azazel可以阻止的话,他是持反对意见的。Janos那么有活力,有未来,Azazel希望他能有自己的想法。


他鼓动Janos做一些叛逆的小动作,比如偷偷潜入集市。他教导他如何得到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教给他必要的邪恶和为了维护事业的战斗。他告诉他,对命令有质疑或疑问并不值得羞耻,但同时也向他讲清楚了,如果直接去问Shaw的话,他很有可能只能活到这个岁数了。


Janos拽了拽他的手,仰着脸笑嘻嘻地看着Azazel,试图把对方拉到某处像是畸形秀的地方。Azazel任由自己被拖着走,但手上的力道一点儿都没松,如果他在这种地方把Janos给弄丢了,那可不好找。演出的地方聚集了众多的人群,多得足以令Azazel担心Janos会被人潮挤散。他将Janos带到自己身前,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尾巴绕着他的脚踝。Janos抬头冲他微笑,多少减轻了些Azazel的焦虑,然后将注意力全放在了演出上。


最后Azazel挪到了个人少的位置,任由Janos重新抓着他的手。他们坐在远离人群的地方吃了些东西,Janos坐在Azazel的双腿之间,背靠着他的胸口。吃完东西后,Janos转身面向着Azazel,解开了他的外套最上面的两颗扣子,从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他放在里面的钢笔。他将食物的包装袋翻过来,草草地写下了一行字。


//“他们也是变种人吗?”//


Azazel摇摇头,一手移到Janos的胳膊下面,托着他的肘弯:“不。有时候马戏团里会有变种人,但大多数情况,那些只是有着……独特的痛苦的普通人。”


//“变种人在马戏团里生活得好吗?”//


“对绝大多数的变种人而言并不好。尤其对那些外貌与众不同的变种人而言……比如我。”


Janos皱起眉,低下头看着他的手。Azazel笑了,伸手将Janos的头发往后梳去,托起他的下巴,让他直视自己的眼睛。


“别难过,我在野蛮的人类手下讨生活的日子早已过去了。你也永远不会身处那种险境。我不会允许的。”


Janos勉强笑了笑,用面颊蹭着Azazel的掌心。Azazel骤然感觉自己的心脏被揪紧了,横膈膜将肺里的所有空气都挤了出去。他厌恶自己放任对男孩的这种迷恋,这是他的弱点,总有一天会被不该发现的人发现。他不愿去想如果Shaw知道了会怎么做;他不愿Janos被用来牵制他,他也绝然不愿Janos因他而受到伤害。他们在玩的是一场足以致命的游戏,因为在他们身边无论何时都有那位心灵感应者。


他们的“故事”开场足以用单纯来形容;Janos大多数时间都依附着Azazel,近得几乎能坐在后者的大腿上,在被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地频频接触他。Azazel会发现Janos在任何时候都在看着自己,看着自己在基地内工作,看着自己在外面训练。还有那些微笑。Emma从来不笑,Shaw笑得勉强;Azazel收到的是Janos的真心的微笑,映亮了他整张面孔,融化了他的心的微笑。


后来某天晚上,Azazel被一阵敲门声所惊醒;Janos穿着睡衣,怯生生地站在他门前,递给他一张皱巴巴的纸。


“我做噩梦。我和你睡?”【译注:Janos的英文书写水平不高,这里保留了原文的语法问题。后文中再涉及到明显的语法问题基本也会保留而直译】


Azazel皱起眉头,眯起眼睛看那孩子:“你已经是个十六岁的大孩子了,完全有能力自己面对噩梦。”


Janos撅起嘴,用难过的眼神偷偷抬眼瞥向Azazel,带着“拜托”的意味。Azazel清楚他在装可怜,清楚Janos只要愿意就可以让一只真正被踢了一脚的小狗为他卖命,但最终他还是松口了。Janos爬上他的床,两人的身躯贴在一起。那晚Azazel一直醒着,被躺在自己的床上与怀中的男孩,两人赤裸的腿相缠的触感搅得睡不着觉。他发现Janos睡觉时会发出讨人喜欢的安静的鼾声,令自己拥抱得更紧了几分。


次日清晨,Janos表现得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像往常一样度过了白天,却在晚上再次出现在了Azazel的门前。Azazel想方设法把他赶走了,但却拦不住下一个晚上,以及此后的每一个晚上,直到Janos睡在他床上的时间比在自己床上还要多。


在共享床铺的第五个夜晚之后,Janos开始在只有两人在的时候偷偷握住Azazel的手,Azazel被自己的感情软化了,没有阻止他。掌心里的Janos的手很小,但两人相缠绕的手指似乎契合得完美。


当他们一起阅读时,Janos就坐在他的膝上或者双腿之间,确保两人之间没有什么空隙。Azazel花了一段时间才适应去搂住他的腰作为回应。Azazel解释过,他们的行为不合规矩,但Janos不在乎。


两人的初吻发生在一场格外艰苦的训练课程之后。有Shaw一直在旁观,Azazel明白自己必须要严苛对待Janos;他让Janos把自己扔到训练场的那头,然后瞬移出现在他身后,将他击倒。他尽可能地战斗着,直到Shaw叫他们停下,让Azazel去给他包扎清理。他再三道歉,尽可能地轻柔地处理Janos的伤口,用双手捧起对方的脸。Janos只是抬头对他微笑着,拉过Azazel放在自己脸上的手,反而抬手去触摸他的脸,然后凑过去,两人的嘴唇贴在了一起。Azazel因震惊而僵在原地,瞪大了眼睛,双手笨拙地悬在身侧,直到Janos退回身去。没有脸红,也没有尴尬的神情,他只是大笑着,将手指探进Azazel的头发里,亲吻着他的脸颊,在他的皮肤上无声地低语着“我爱你”。


Azazel清楚自己在那一刻肯定懵了;他的胃抽搐着打成了结,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脸上的笑容。Janos在看到Azazel咧开了嘴后,笑得更加灿烂,然后将他拉入了另一个吻中。


这对情侣从未做过接吻之外的事;Azazel倾向于两人的关系并非建立在肉体的吸引的基础上,而更多的是互相尊重与享受彼此的陪伴上;即使Janos是他所见过的最美的事物之一。


Janos一脸好笑地拽了拽Azazel的手,将他拉回了神。Azazel夸张地叹了口气,站起了身,任由自己被拉着走。Janos倒是没想做太出格的事,能在集市上随意逛逛、看到那些新奇的玩意儿他就很高兴了。他紧紧地抓着Azazel的手。有几人停下了手头上正在做的事,盯着他们看,但Azazel尽量无视了那些人;如果真出了什么事,他轻易便能将自己和Janos传送离开,他只是不想打断了Janos的夜晚之行。


Janos将他拉到一处邮筒前,眼巴巴地望着他,无声地请他站在这儿。


“我不能让你——”


男孩从裤兜里掏出笔,在掌心里草草写了行留言,举给他看://“不会迷路。很快回来。拜托。”//


Azazel叹了口气,望着Janos难过的眼神,最后点点头:“很快回来!”


Janos咧嘴一笑,攥了攥Azazel的手,然后跑走了。Azazel悠长而缓慢地吐了口气,望着Janos跑向的地方,焦急地等着他回来。周遭人潮涌动,不时遮蔽了他的视线,有一两个奇怪的人还撞到了他。五分钟之后,Azazel开始因担忧而揪紧了胃,他还从未让Janos离开过自己的视线片刻,他害怕会有人抓走了他。


有人抓住了他的尾巴,他的心脏顿时跳到了嗓子眼。他猛地转身,面对来者,映入眼帘的却是Janos的笑脸。他险些因松了口气而瘫坐在地,但还是努力用两只脚站稳了。


“你去哪儿了?!”


Janos往上指了指,Azazel的视线随之看去,看到了悬在两人头上的一只心形的氢气球。


“什么?”


Janos耸耸肩,伸手又把Azazel的尾巴拉了过来,将绳子缠在他的尾巴上系了个结,然后松开手让气球飘起来。他抬头对Azazel微笑,握住对方尾巴上的尖角,用拇指温柔地抚摸着。Azazel也笑了,手指放在Janos的肩上,将他拉到自己胸前,另一手搂着他。Janos轻声笑着,同样紧地抱住了他。


Azazel用手指梳过Janos的头发,在他的头顶印下一吻:“在被发现我们离开了之前,我们回家好吗?”


Janos点点头,手放在Azazel的手上,迈步带他离开集市。Azazel迅速扫了眼身后,确保那气球仍系在自己的尾巴上,然后将他们瞬移回了基地。二人现身在Azazel的房间里,Janos立刻跑向桌子。Azazel解开气球,由着它升到天花板,然后伸开胳膊扑倒在床上,终于从周遭全是人类的压力中解脱了出来。Janos抱着便签本和笔趴在他的大腿上,急匆匆地写着什么。Azazel起身靠墙坐着,搂着Janos的腰,等他写完后看上面的笔迹。


Janos终于把便签举到了他面前://“谢谢你带我去集市。我爱你为我做了那么多美好的事,你照顾我很好。总有一天我可以给你同样的你给我的爱。或许等Shaw掌控世界,我们真正地在一起。我想告诉所有人我有多爱你,想要所有人知道我是你的。//


//“我爱你。”//


Azazel将便签本放在一边,把Janos拉到怀里,在他的脖子上留下一个吻痕:“我也爱你,我的蜜糖。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我不会让任何人把你从我身边抢走。哪怕是Shaw也不行。”


Janos撑起身,用手掌捧起Azazel的脸,眼睛里含着泪水。他微笑着,俯身用额头抵着对方的额头。Azazel的尾巴也抬起来环住了Janos的腰,轻轻地紧了紧。他们安静地坐着,呼吸着彼此的呼吸,闭着眼睛,手指在皮肤上游走,直到Janos先忍不住,将两人的嘴唇压在一起。Azazel呻吟一声,更用力地抱紧了Janos,同样热情地予以回吻。


最后他们一同倒在床上,四肢纠缠在一起。Janos冲Azazel傻笑着,埋在他的胸前。Azazel愉悦地叹了口气,抚摸着男孩的头发,清楚自己根本无法甚至也不愿把对方送回他自己的房间去。他在男孩的头顶落下一吻,脱掉了两人的衣服方便睡觉,然后保护性地将对方搂在怀里,拉起被子盖在两人身上。Janos本能似地又往他怀里拱了拱,吻了吻Azazel赤裸的胸膛。


Azazel微笑着,学着对方的力道抱紧了Janos:“我爱你。”


Greysonnn

重温第一战

不得不说第一战的剧情分镜等都非常的好看

对于异能的表现形式和把握也让人看着酣畅淋漓


还有这里教授帮老万脑住了Shawn

老万要用硬币杀Shawn

即使老万说不相信教授 还戴上头盔屏蔽了他 

但是教授在忍受被穿脑的同等痛苦中也没有解控Shawn

??!!教授为什么你总是这么惨!!

你这是从爱中汲取了力量吗?!(闭嘴)

重温第一战

不得不说第一战的剧情分镜等都非常的好看

对于异能的表现形式和把握也让人看着酣畅淋漓


还有这里教授帮老万脑住了Shawn

老万要用硬币杀Shawn

即使老万说不相信教授 还戴上头盔屏蔽了他 

但是教授在忍受被穿脑的同等痛苦中也没有解控Shawn

??!!教授为什么你总是这么惨!!

你这是从爱中汲取了力量吗?!(闭嘴)

泉少
*泉 *三秒钟EC跨年段子 祝...

*泉

*三秒钟EC跨年段子 祝新年快乐,2019快乐啊

*一句话提及哥嫂 初代x男设定 没什么质量的文段(ノДT)请 打人不要打脸…

*梗源图 


“所以,是我来晚了吗?”

Erik推开门,看着里面满满当当一屋子人,满脸蒙圈。


这是2018的最后一天,他承诺Charles,自己会成为跨年夜的第一个客人带来礼物。

但早出门半个小时 手拎两瓶威士忌的Erik对着一大屋子人 呆滞的像是掉线了的David一般。

白皇后,红魔,魔形女,冲击波,海妖,野兽,天使,初代x战警们一个不差的坐在Charles的桌子旁边笑盈盈的盯着他。


Azazel转头问Emma。

“他怎...

*泉

*三秒钟EC跨年段子 祝新年快乐,2019快乐啊

*一句话提及哥嫂 初代x男设定 没什么质量的文段(ノДT)请 打人不要打脸…

*梗源图 


“所以,是我来晚了吗?”

Erik推开门,看着里面满满当当一屋子人,满脸蒙圈。


这是2018的最后一天,他承诺Charles,自己会成为跨年夜的第一个客人带来礼物。

但早出门半个小时 手拎两瓶威士忌的Erik对着一大屋子人 呆滞的像是掉线了的David一般。

白皇后,红魔,魔形女,冲击波,海妖,野兽,天使,初代x战警们一个不差的坐在Charles的桌子旁边笑盈盈的盯着他。


Azazel转头问Emma。

“他怎么了?一脸被天启踩到了脚一样的表情。”

Emma忍着笑摆了摆手。


“所以今年的Erik又看错了时间是吗?”

Sean小声问Alex。

“看样子是的。”Alex回答,“我必须说,他是个守时的德国男人,但他的表并不。”


“噢Erik。”

Charles笑着摇摇头

“虽然你的表晚了一个小时,因为现在已经凌晨一点整了,”


Erik脸上飞速闪过一丝尴尬,他低头看了看该死的表,上面的的确确写着十二点,


“但我不得不说,你的确是第一个客人,第一个迈进我心里的客人啊。”

Charles抿了抿嘴,摇摇晃晃的举起酒杯。


这个时候Erik脸上又飞过一丝红云。


因为所有人嬉笑着举杯,是其乐融融的和平,再也没有离别和战争了。又因为Charles的蓝眼睛在橘黄色灯光下衬的好看。

-232677-

本来不打算截的,可是一美聚聚太好看了…

本来不打算截的,可是一美聚聚太好看了…

小七小黑屋

【X战警第一战】What Would You Say你会说什么

原文中斜体字部分以//标注


标题:What Would You Say你会说什么
原作:X战警:第一战
作者:SamCole
译者:道莫小七
配对:Riptide/Azazel
等级:K+
摘要:Azazel和哑巴!Riptide在语言障碍的情况下的对话,奇怪的情结与喜欢的食物。一切都只是轻松向。
原文网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7724668/1/What-Would-You-Say


Azazel问他想要什么,Riptide打手势指着面前的咖啡壶。当然了,红皮肤,恶魔般帅气的变种人还未做...

原文中斜体字部分以//标注

 

 

 

标题:What Would You Say你会说什么
原作:X战警:第一战
作者:SamCole
译者:道莫小七
配对:Riptide/Azazel
等级:K+
摘要:Azazel和哑巴!Riptide在语言障碍的情况下的对话,奇怪的情结与喜欢的食物。一切都只是轻松向。
原文网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7724668/1/What-Would-You-Say

 

 

Azazel问他想要什么,Riptide打手势指着面前的咖啡壶。当然了,红皮肤,恶魔般帅气的变种人还未做饭(因为对方吃得很少,即使他试着为Riptide做了许多俄国菜)但既然对方要求了,他不介意放纵爱人得到想要的。

比如现在,Azazel知道Riptide更想要咖啡,不必询问漂亮的拉丁裔人就能知道地方。他径直从某个橱柜里拿出一只杯子,往里倒进一半的咖啡,加了两块方糖,浇上几勺鲜奶油又在顶部洒上少许的肉桂,然后交给自己的情人,对方笑着接过放在台灯旁,在啜饮之前先在他的唇上印下感谢一吻。

“不客气。”

“我必须得说,”走进厨房的Emma开口,她的金发被绑成马尾辫,纤长精瘦的身体浑身是汗,毫无疑问她刚从健身房回来,“你们两个完全没有语言障碍。这真不可思议,尤其是你们在一起时Riptide只能读写西班牙语,你又是只能说俄语和一点英语。”

Emma很少同他们说话,但当她这么做时,通常都是个奇怪的话题。上次是关于奇怪的癖好,她问Azazel是否用他的尾巴和他的拉丁情人玩过。Azazel认为那是因为她喜欢让Riptide脸红,或者仅是她真的很好奇他们的关系本质。他怀疑过,但同性恋者几乎很少听到这点,如果对方只是好奇,Azazel也不会太过震惊。

Riptide耸肩笑了笑,一个柔软的稍纵即逝的表情,像是隐藏在漂浮在他的咖啡上的泡沫小山后,同时Emma从冰箱里取出一瓶水打开,喝了一大口。

“我很惊讶你的爱人还没得糖尿病,Azazel。他吃的糖足够杀了这个小家伙。”Emma评论道,令Riptide红了脸。

Azazel的观点是,尽管Riptide已经二十一岁了,但他还是个孩子,至少这该是他可以摄入大量甜食的证明。他将此解释给Emma,令Riptide皱起眉。他放下咖啡并随即给了Azazel个“看你在说什么”的表情。他飞快地写下一句“我不是孩子”给Azazel看,而对方只是笑了笑,并与Emma交换了个眼神。

“和我们相比,你还年轻,虽然我想你是对的。你不是孩子。”Azazel说,而Riptide似乎很容易就满足了,继续回去喝咖啡。

Emma笑了笑。“所以你最喜欢吃甜的,Riptide?”她问。男孩似乎思考了片刻,然后才摇摇头。//我更喜欢Azazel做的俄国菜//,他如此想着,冲Azazel方向点点头。读心者点头赞同。毕竟,Azazel是个非凡的厨师。

“看来我已经被排除在对话外了。”Azazel若有所思地说,虽然他听上去并不失落,因为他仅是在跟他的情人开玩笑。

艾玛耸耸肩:“Riptide只是在想你所做的俄国菜是他最喜欢的食物,那是迄今为止这个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她若有所思地扬起一边眉毛。

当然,这不是Riptide在想的全部,而他正好被一口咖啡呛住了,脸颊染上了有趣的红晕,然后瞪了Emma一眼,后者只是耸了耸肩,离开了房间。

是的,在地狱火的日子一定很有趣。

 

幻剑S

大概剧情:查尔斯和申世期相识在车度贤留学时期(申世期是车度贤分裂人格,彼时两人能力尚未觉醒,所以查查不知道二申是分裂人格)结果申世期神秘失踪。多年以后车度贤再次回到纽约,在酒吧偶遇教授被吸引,早已觉醒能力的教授发现这个跟申世期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下意识动用读心术,结果一直被压制沉睡的二申被唤醒,发现真像的查查落荒而逃(也是对当初二申的突然失踪耿耿于怀)二申被冷遇迁怒车度贤,度贤醒来发现世期留言后,找到教授说出真像,结果世期再度被刺激,以为教授要和度贤合力让他消失,遂伤心质问查查……最后查查出任务腿被误伤,度贤(世期)感应到后,能力失控暴走觉醒……B站完整链接:http://www.bilibili...

大概剧情:查尔斯和申世期相识在车度贤留学时期(申世期是车度贤分裂人格,彼时两人能力尚未觉醒,所以查查不知道二申是分裂人格)结果申世期神秘失踪。多年以后车度贤再次回到纽约,在酒吧偶遇教授被吸引,早已觉醒能力的教授发现这个跟申世期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下意识动用读心术,结果一直被压制沉睡的二申被唤醒,发现真像的查查落荒而逃(也是对当初二申的突然失踪耿耿于怀)二申被冷遇迁怒车度贤,度贤醒来发现世期留言后,找到教授说出真像,结果世期再度被刺激,以为教授要和度贤合力让他消失,遂伤心质问查查……最后查查出任务腿被误伤,度贤(世期)感应到后,能力失控暴走觉醒……B站完整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8699165?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D2220738-7A33-4848-95F5-E71B314FE7841993infoc&ts=1516851888494

小七小黑屋

【X战警第一战】May The Devil Keep Me Warm也许恶魔会让我温暖

原文中斜体字部分以//标注


标题:May The Devil Keep Me Warm也许恶魔会让我温暖
原作:X战警:第一战
作者:Asgardian-Centaur
译者:道莫小七
配对:Azazel/Riptide
等级:T
摘要:Janos不喜欢寒冷。Azazel知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警告:M/M,轻松向,一发完
注释:我去年写了这篇文,但现在才在U盘里发现它,所以我想重新编辑一下并发表,毕竟它就这么短。标题听起来可能很严肃,但这就是非常简单的一个小段子。
原文网址:https://www.fanfiction.net/...

原文中斜体字部分以//标注

 

 

 

 

 

标题:May The Devil Keep Me Warm也许恶魔会让我温暖
原作:X战警:第一战
作者:Asgardian-Centaur
译者:道莫小七
配对:Azazel/Riptide
等级:T
摘要:Janos不喜欢寒冷。Azazel知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警告:M/M,轻松向,一发完
注释:我去年写了这篇文,但现在才在U盘里发现它,所以我想重新编辑一下并发表,毕竟它就这么短。标题听起来可能很严肃,但这就是非常简单的一个小段子。
原文网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8369615

 

 

Janos讨厌在冬天来到俄罗斯。Shaw给他们基地的供暖严重不足,因为他不想为这种一年只用几次的东西多付钱。他也认为他们已经够暖和的了,但自小在热带地区长大的Janos无法适应这种寒冷。每晚他上床睡觉时都会冻得发抖,每早他醒来,总是肌肉酸痛,关节僵硬。

“同志。”Azazel说,手轻轻搭在Janos的肩上,“你不是很好。”

那下触碰。那股温暖渗透进他的衣服之下,安慰了隐隐作痛的肩膀。如果可以,他会爬到Azazel的衣服下面,贴着那身鲜红色的皮肤取暖。“只是感冒了,没睡好。”

“你不喜欢冷吗?”Janos摇了摇头,“你没习惯它。”

“而你呢?”这是个蠢问题,Janos的内心畏缩了下。Azazel当然习惯。他是俄罗斯人。

Azazel冲他咧嘴一笑,令他心跳加速,而且对方从未将手搭在他的肩上:“我知道怎么取暖。我稍后告诉你,da?”Janos点点头,Azazel消失了,只留下几缕烟雾与淡淡的硫磺味。

//我稍后告诉你,好吗?//Azazel的话在他脑海里徘徊了一整天,就在他尽职巡逻基地的时候,Janos尽量不去按自己的幻想来曲解它们的意思。这种注意自从他加入Shaw的团队就开始了,但他从未表现出来。Azazel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一直是个谜。他的喜好未知,除了他的刀以及肉搏战,他最喜欢的游戏是扑克与单人纸牌,如果他没有伏特加的话会异常烦躁。

不去追求Azazel是个痛苦的决定,但最后Janos认为这也是个必要的决定。Azazel或许是他这么久以来第一位真正的朋友,而这份友谊已经发展到了纸牌游戏与分享故事,再往前的话风险就太大了。

尽管他自己,Janos已不顾一切于与Azazel进行//任何//肢体接触了。在他觉得最好的时候里他想出了个解决方案。当他与Azazel对战训练时,他会用看起来很自然的方式让他赢。大多数时候Azazel只是将他打倒后帮他站起来,两人再开始对战。但有时候对方会把他压在身下,而他会不得不在Azazel身下扭动翻滚——

“Riptide!”

Janos自遐想中惊醒,发现Shaw和Emma就站在他身后。

“你几乎什么活儿都没干。”

“抱歉,先生。我觉得不太舒服。”他飞速瞥了眼Emma,担心她会读自己的心。但她却没说什么,不知道她是否看出来了。

“那你应该回去休息。你看起来状态不怎么好。”Emma说。Janos点点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的房间和早上离开时一模一样,除了床头柜上有瓶新的伏特加和两只玻璃杯。这不只是一瓶普通的伏特加。它很贵,是那种Shaw可能会带给客户的类型。

Janos坐在床上,花了半个小时来盯着瓶子,等着见到Azazel,如果对方会过来陪他的话。这就是为什么会有两个杯子,对吧?

“我猜今晚就只有我了。”他边喃喃自语边给自己倒了杯酒。

每口伏特加都如同瓶身般顺滑,喝下去就像有火团充斥着他的胸口。很快,他就昏昏欲睡了,蜷到了床上。

当熟悉的烟雾弥漫了整个房间时,他正处于半睡半醒之间。几秒之后,床上多了份重量,他的背部也更暖和了。他很快意识到那是条厚厚的羊毛毯。

“你上床时间比我预想得更早。”带着浓重的俄罗斯口音的嗓音低声说,令他的脊椎窜上一阵愉悦的颤抖。

“Azazel?”他本想转过身,但一双有力的臂膀却环住了他,紧紧地抱着他。

“嘘,继续睡。”他用鼻子蹭了蹭Janos的脖子。

一抹微笑掠过他的唇边:“所以,这就是你在这儿取暖的办法?”

“伏特加,外加一床厚毯。”顿了一会儿,Azazel的尾巴温和地抚上他的腿肚,“在某处和人分享。”

Janos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胸口扑通扑通地跳,像只被关在笼里的小鸟。//拜托,上帝,不要让这个是场梦。//

“Azazel?”这个词仅比呼吸声略大一些。

Azazel沉默了许久,但他的尾巴一直顺着他的腿滑动着:“你不擅长假装失去。我见过你与现实斗争。”Janos能感觉到Azazel贴在他脖间的微笑,“你的心愿清晰可见。”

这一次,Janos翻过身,足以令他的嘴唇贴上Azazel的。“我还冷着呢,你知道。我以为你要让我温暖起来?”他挑衅似的低笑着。

Azazel同样低笑着,尾巴缠上Janos的腰,将他拉近。一只温暖的手滑进他的睡衣内,而Janos很快就忘记了曾经的冷意。

道莫小七-德普没家暴

【授权翻译】【X战警:第一战】Mouthing Off口无遮拦

标题:Mouthing Off口无遮拦
原作:X战警:第一战
作者:Stormkpr
译者:道莫小七
配对:Azazel/Riptide
等级:M
警告:腐向,语言,成人环境
摘要:通过Angel Salvadore的视角,讲述她为Shaw工作的生活,以及对Azazel和Riptide的观察。
原文网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7084371/1/Mouthing-Off


口无遮拦

又名

在我为Sebastian Shaw工作时从Azazel和Riptide身上得知的六件事

Angel Salvadore著

我问过Emma假如所...

标题:Mouthing Off口无遮拦
原作:X战警:第一战
作者:Stormkpr
译者:道莫小七
配对:Azazel/Riptide
等级:M
警告:腐向,语言,成人环境
摘要:通过Angel Salvadore的视角,讲述她为Shaw工作的生活,以及对Azazel和Riptide的观察。
原文网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7084371/1/Mouthing-Off

 

 

口无遮拦

又名

在我为Sebastian Shaw工作时从Azazel和Riptide身上得知的六件事

Angel Salvadore著

我问过Emma假如所有的核弹都爆炸了,那个地球上只留“原子之子”的计划到底是怎么回事。比方说,我们是真心希望地球上只留下我们五个人吗?Shaw会很高兴除了我和她之外无人可操吗?至于Azazel和Riptide——见鬼,他们是否不被允许接触Emma和我?

Emma翻了个白眼,仿佛我是个蠢货,然后她解释道,世界上还会有其他人存活的,只是没以前那么多,而我们会统治所有人。她补充道,Shaw想操谁就操谁,但永远是他的NO.1——说到这里她狠瞪了我一眼。她顺便又告诉了我不必担心Azazel和Riptide,因为“他们跟彼此上床就够了,不需要你和我”。

于是我陷入沉思。真的吗,Azazel和Riptide是一对?我有点想知道这具体是怎么回事。比如,他们是否并非真的同性恋,只是因为这儿的女性都属于Shaw的私人财产?这情况是怎么开始的,是他俩之中的某个邀了另一个出柜吗?只是上个床而已,对吗?我是说,假如你的模样酷似恶魔,那么你就是恶魔,你不会真的爱上任何人。倒不是说我真的知道这个单词是什么意思。

但我猜我永远也不会知道了。Riptide从不跟我说一个字,我又几乎根本听不懂Azazel的俄罗斯口音。

自从我加入了Shaw之后我得知了第二件事。今天我和Emma抱怨了一两句。她瞪了我,然后告诉我,如果我还在乎我的漂亮脸蛋,我就应该闭嘴。Riptide曾经顶撞过Shaw,Shaw就切掉了Riptide的舌头。

我猜这就是为什么Riptide从来不跟我说话。

某天我和Riptide去买了雪糕吃。有时候你需要学会忙中偷闲,我得让自己暂时逃离一会儿,毕竟我现在的人生已经跌到谷底了,鉴于我开始为Shaw那个混蛋工作,并且还得时刻担心世界迟早会因为Shaw不知何时开始的核战争而完蛋。

Azazel盯着我们两人的雪糕。我注意到了他在专注看着Riptide。Riptide的雪糕是红色的,他对上了Azazel的视线,然后开始将自己的雪糕在嘴里来回塞入又抽出。再然后,Azazel带着Riptide瞬移离开了。

我猜我的嘴迟早有一天会要了我的命。我质疑了些我们究竟在做什么,和我们真的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吗的问题。我当时以为Shaw不在附近,但要么是Emma出卖了我,要么就是Shaw听到了。

他走到我面前,我打了个冷颤。他问我我是否喜欢这儿。他告诉我叛徒会有些不太好的下场。他捏住Riptide的脸掰开他的嘴,说顶嘴的代价就是失去舌头。

我深弯下腰,说对不起,说我爱这儿。Shaw似乎满意了,然后离开了房间。

我再抬起头时,Azazel用尾巴环住了Riptide的手,Riptide轻轻捏了捏他的尾巴。

我与Riptide坐在甲板上。我在沉思。于是我对他说了。

“很快就会结束的。无论是Shaw要发动他的核战争,还是我们全被抓起来。”然后我确定我们不会被偷听到——Shaw和Emma都不在——,于是我真的放松了,补充道,“有时候我希望我能就那么消失,离开这儿。”

Riptide点点头。

这鼓舞了我,于是我继续道:“你们不能离开吗?毕竟你们那么强大。”

他摇摇头,然后开始像往常一样写纸条。他的书面英语不是特别好,但我能读懂。他写的是:“不可能生活在普通人的世界里。对于Azazel来说,不可能。因为他的外表。”

他等我读完后就撕毁了纸条。纸条上说得很清楚了,如果Azazel不能离开,那么Riptide也不会离开。

“你真的爱他。”我说。

他点了点头。

“他爱你吗?”我问。

Riptide耸了耸肩,我觉得有点难过,因为这不是“我不在乎”的意思,而是“我不知道”的意思。

这世界肯定要完蛋了。我要么会被逮捕,扔进监狱度过余生,要么眼睁睁看着地球上的大部分人被炸死,要么被切掉舌头,然后和那些人一起被炸死。

我想我不是唯一一个感觉到结束的人。

某天我撞见了Azazel和Riptide正在热吻。他们还穿着衣服,但是实实在在地在吻着,全身投入,感情明确无误。我以前从未见过他们密切在一起过,但从他们正抚摸彼此的样子来看,尤其是Azazel游走在Riptide身上的双手,这不只是性而已。相信我,我了解男人,我也了解他们只是有欲望以及除此之外有更多感受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当然,我不知道Riptide怎么接的吻,毕竟他没有舌头了,但他可以用嘴唇回应,我是这么猜测的

Azazel在低声用俄罗斯语对Riptide说着什么。我不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他的声音听起来浪漫又伤感。是很奇怪,但出于某些原因,我一点也不意外。

我尽可能快地离开房间。但我想Riptide的问题得到了答案。

看在他们的份上,我希望世界不要完蛋,因为看起来他们似乎是希望这刻永驻。

END

 

霍格沃兹年级第四
#X战警第一战我一美11年的时...

#X战警第一战
我一美11年的时候贼帅!万磁王也帅!👽

#X战警第一战
我一美11年的时候贼帅!万磁王也帅!👽

道莫小七-德普没家暴

【原创】【X战警第一战】赴葬(Azazel/Riptide)

标题:赴葬
原作:X战警:第一战
作者:道莫小七
配对:Azazel/Riptide
警告:过去捏造;腐向;屠杀
摘要:Riptide重回到曾驱逐自己的小村庄,参加一场葬礼。
注释:初稿原写于2011年电影上映后不久


这是位于西班牙南部的一个小村庄,安静,偏僻。

夏季的日落总是来得特别晚,夕阳距离地平线还有一段距离。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迈着轻快的步子,径直向村中唯一的教堂的方向走去,阳光在他身前投下的影子又黑又长。

但那颜色浓不过他身上所穿的西装。比夜色还要深的漆黑,整套衣服从头到脚都是那种颜色。

通常这种颜色的西装只用于一种正式场合。

葬礼。

青年来到教堂前,抬头望去。

十...

标题:赴葬
原作:X战警:第一战
作者:道莫小七
配对:Azazel/Riptide
警告:过去捏造;腐向;屠杀
摘要:Riptide重回到曾驱逐自己的小村庄,参加一场葬礼。
注释:初稿原写于2011年电影上映后不久

 

这是位于西班牙南部的一个小村庄,安静,偏僻。

夏季的日落总是来得特别晚,夕阳距离地平线还有一段距离。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迈着轻快的步子,径直向村中唯一的教堂的方向走去,阳光在他身前投下的影子又黑又长。

但那颜色浓不过他身上所穿的西装。比夜色还要深的漆黑,整套衣服从头到脚都是那种颜色。

通常这种颜色的西装只用于一种正式场合。

葬礼。

青年来到教堂前,抬头望去。

十字架笔直地竖在教堂屋顶,仿佛它从未被毁坏过一样。

青年收回视线,略低头拨了拨头发,又整理了下身上那套崭新挺括的黑西装,抽出胸前口袋里的那朵白玫瑰,轻轻地插在门环上。

“Adiós。[西班牙语:再见]”青年低声说。

然后他站直身,脊背挺直,下巴微抬,手指在胸前简单划了个礼,推开了教堂的大门走进,再反手关上。

-------------------------------------------------------

Azazel完成任务后回到基地,发现成员里少了一个人。

“Riptide?”他去问Emma。

正在修剪指甲的Emma瞥了他一眼,然后闭上眼睛略偏头想了想。

“下午他去向Shaw请了半天假,Shaw同意了。”

“他现在在哪儿?”

“不知道。”Emma把头偏向另一边,“那孩子在躲着我,请完假直接走了,我没机会读他在想什么。不过他晚上会回来的。”

她睁开眼睛,狡黠的蓝眸扫了眼维持着面无表情的Azazel。

“等不了就自己去找。提示:这里是西班牙,谁的故乡。”

下一个瞬间,眼前只剩下了一团红烟。

心灵感应者优雅地耸耸肩,低头继续修理指甲。

“男人。”

-------------------------------------------------------

随着烟雾散去,Azazel出现在了教堂门前。

现在应该是礼拜祷告的时间,然而一切都过于安静,安静得毫无生命气息。

变种人扫了眼门环上的花,伸手欲推开教堂大门,然而木门却先他一步塌倒在地。

同样塌裂成碎片的还有教堂内的长椅,钟表,彩窗,以及人体躯干。

满地的残肢与断垣中仍有一个立着的身影。那身影低头背对着他,似乎是在抚平衣上的褶皱。橘红色的夕阳光线透过破碎的窗户缺口洒进来,为站在那儿的罪人镀上了一层虚幻的光晕。

这幕令Azazel想起曾见过的一副壁画,画上是公然反抗上帝后自堕地狱的Lucifer。昔日的六翼天使的背后是炙热的熔浆火光,为沾满鲜血的堕天使衬了一层别致的残暴美。

“Riptide。”他唤那堕天使的名。

青年转过身,对他微笑,踏下倾倒的神桌前的阶梯,向他走来。

Azazel没有问他理由与过往,这很好,毕竟他们之间的沟通从来不需要语言。

Riptide走到自己导师面前,向他伸出手,被对方同样伸手握住。

就像十三年前。村人将战争所带来的灾难全归结于他的变种能力,最终他被赶出了村子,纵使他只是个孩子。

此后他一直在流浪,亦或者说逃亡。直到他遇到了Azazel。于是这只替罪羊被归宿所接收。

“我会下地狱吗?”彼时的拉丁裔男孩问。

红色的男人笑了,露出白色的利齿,那使他看起来更像个恶魔。

“这要取决于你对地狱的定义。”

“你会在那儿吗,和我一起?”

男人收起笑,点头。

“会。”

于是男孩伸出手,握住了恶魔的手。

“回家?”十三年后的恶魔轻声询问。

拉丁裔的男人笑着点头。

一阵烟雾散去,破损的教堂内再无活物。

夕阳沉过了地平线,于是天地之间陷入了昏暗。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