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xanxus

48590浏览    1132参与
菜鸡废物点心

Varia日常(恋爱n题)

  ◎我永远喜欢鲨鱼毛绒玩具【


  7·无可替代·


  对于一个工作狂来说,一旦忙碌起来就容易不知年月。Squalo好不容易从上一个A级任务拖沓的收尾工作里抽身出来,回到Varia总部之后甚至都没来得及和XANXUS做个汇报就在上楼的过程中睡死在了楼梯拐角,正好赶上XANXUS睡醒下楼,就被人嫌弃地拎回了卧室。


  XANXUS把人丢到床上,视线触及一旁的巨大鲨鱼布偶,然后面无表情地把布偶扯过来,转身塞进了衣柜里。


  好像有点丢人。


  然后XANXUS就忘记了这件事。


  Squalo一觉睡得死沉,也不知道先前是几天没合眼,直...

  ◎我永远喜欢鲨鱼毛绒玩具【


  7·无可替代·


  对于一个工作狂来说,一旦忙碌起来就容易不知年月。Squalo好不容易从上一个A级任务拖沓的收尾工作里抽身出来,回到Varia总部之后甚至都没来得及和XANXUS做个汇报就在上楼的过程中睡死在了楼梯拐角,正好赶上XANXUS睡醒下楼,就被人嫌弃地拎回了卧室。


  XANXUS把人丢到床上,视线触及一旁的巨大鲨鱼布偶,然后面无表情地把布偶扯过来,转身塞进了衣柜里。


  好像有点丢人。


  然后XANXUS就忘记了这件事。


  Squalo一觉睡得死沉,也不知道先前是几天没合眼,直接一口气睡了24个小时,才被饿得抽痛的胃唤醒。他捂着肚子下床,低头看了眼自己没换的衣服,又扭头看了眼XANXUS的大床,不动声色地翻了个白眼,心想着下午要把这些都拆换下来洗掉。


  先去冲个澡换个衣服好了。Squalo走向属于他的那个衣柜,自从XANXUS抽风连着他的床和房间的地板一块轰掉还不给维修之后,他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寄人篱下的生活了。


  “喂大垃圾……”XANXUS推门进来准备叫人起床吃饭,恰巧就目睹Squalo拉开衣柜门并被从中掉出来的一人高的鲨鱼布偶给砸得一脸懵逼。“这……什么?”Squalo扶着布偶瞠目结舌地看向XANXUS,胃都忘了痛。


  两个人相对无言地站了近一分钟。


  “诶~boss和Squ酱怎么这么磨蹭,菜要凉了哦~~”路斯利亚找上楼,一眼就看见了Squalo手里的鲨鱼,“这个啊,我签收的时候吓了一跳呢,没想到boss会买这么可爱的东西,肯定是小Squ忙于工作不回家让boss觉得寂·寞了——”没说完就被恼羞成怒的XANXUS踹下了楼。


  Squalo很不给面子地笑出声,然后在XANXUS要杀人的目光下拿了衣服,把鲨鱼布偶塞回衣柜。


  “抱着舒服吗?”


  XANXUS把人摁进了浴室。


  哪有活的抱着舒服。


Mr. Rui

迪诺的单恋物语2----改写的历史

我的产粮依旧是沙雕剧情~迪诺好助攻!
十年火箭筒真的好用~
话说如果迪诺早早的强起来,S真的有可能会去加百罗涅吧?

总之XSD大三角是我的最爱

(可能会画3?我想先画点虐梗,最近虐文看的多有点变态了)

迪诺的单恋物语2----改写的历史

我的产粮依旧是沙雕剧情~迪诺好助攻!
十年火箭筒真的好用~
话说如果迪诺早早的强起来,S真的有可能会去加百罗涅吧?

总之XSD大三角是我的最爱

(可能会画3?我想先画点虐梗,最近虐文看的多有点变态了)

菜鸡废物点心

【XS】吻剑含枪(1)

  ◎架空,意识流,标题大概和内容没有什么关系


  ◎半路鸽了就算了,我不管


  XANXUS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带上这个碍事且倒霉催的家伙。他放弃去发动引擎,皱着眉抬眼从后视镜去看被拆了椅子的后座里和他的宝贝器材待在一块的搭车者。后者似乎是在打盹,察觉到视线后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冲着后视镜咧嘴笑了下,露出一口森森白牙。


  “抛锚了吗?”Squalo没营养地问了句,并没有得到回答,很明显车主人开始后悔半个钟头前搭载自己的决定了。Squalo摸了摸鼻尖,无趣地垂下眼睛,海拔这么高的地方车子一旦停下就会变得更难开,因为过分的寒冷会让引擎熄火,这一点可以从这半个钟头内的开开停停里体现...

  ◎架空,意识流,标题大概和内容没有什么关系


  ◎半路鸽了就算了,我不管


  XANXUS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带上这个碍事且倒霉催的家伙。他放弃去发动引擎,皱着眉抬眼从后视镜去看被拆了椅子的后座里和他的宝贝器材待在一块的搭车者。后者似乎是在打盹,察觉到视线后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冲着后视镜咧嘴笑了下,露出一口森森白牙。


  “抛锚了吗?”Squalo没营养地问了句,并没有得到回答,很明显车主人开始后悔半个钟头前搭载自己的决定了。Squalo摸了摸鼻尖,无趣地垂下眼睛,海拔这么高的地方车子一旦停下就会变得更难开,因为过分的寒冷会让引擎熄火,这一点可以从这半个钟头内的开开停停里体现出来。


  如果自己不拦那么一下,或者说XANXUS不停那么一次,这辆车应该可以顺利开到目的地而不是抛锚在这荒原上晒星星。Squalo想,如果这人因为恼火而想拔枪毙了他然后抛尸荒野,自己要怎么做才能逃过一劫?


  他的视线落在身边把自己挤到角落里的那堆摄影仪器上,看来车主人是个摄影师,这种人一般会比较宝贵器材,他要是用这个威胁一下会不会起作用?


  不过事实证明是他想多了。XANXUS虽然很恼火,但是并没有迁怒于他的意思,只是摔了车钥匙,甚至还丢给了他一袋压缩饼干:“看来只能等明天太阳出来了才能再开了。”


  基本的道德让XANXUS没有把人丢下车,或许是看人缩在角落里抱着自己无处安放的长腿的委委屈屈的样子发了善心。


  “那什么,我能抽根烟吗?”就着水吃完压缩饼干,Squalo觉得有点噎得慌,估计是屈身的坐姿问题,膨胀起来的压缩饼干顶得他胃很不舒服,但是这个时候问能不能出去走走消消食很明显是个愚蠢的问题。


  “出去。”XANXUS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Squalo愉快地滚下车,揉了揉他难过的胃,然后从口袋里摸出烟和火机。车内车外的温度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旷野的风大有夹枪带棒的意思,撕得人脸生疼。Squalo咬着烟,靠着车找了个背风处勉强把防风火机点着了,结果烟还没来得及凑过去,风突然一大,灭了。


  反反复复点了不下十次,Squalo看了眼仅仅被燎得有些泛黄的烟纸,叹了口气,又把烟和火机收了回去,撸了把糊自己一脸的头发。正准备回车上,车窗被人叩了叩,他抬头,一只火机从车窗摇下的缝里丢了出来。


  Squalo接住,试了试,供火稳定,甚至差点没烧了头发。他点上烟,原路给火机塞回去,从车外看不清车内,他也不清楚自己到底面对得到不到位,只咬着烟头冲着大概位置笑了笑。


  XANXUS把窗摇上去,隔着玻璃和被撕得稀烂的香烟雾气,他从这个倒霉蛋的笑里咂摸出了一点绮丽的味道。


  怕不是猪油蒙了心。


  XANXUS在心里唾弃了自己一下,从手套箱里摸出一罐酒。


  Squalo很快就回来了,快得有些不可思议。在大风底下抽烟本来就是愚蠢的决定,有风的助力,一支烟燃烧尽的速度简直夸张,没吸两口就顺着风烧完了,烟灰也没给剩下。


  他把自己重新蜷好,看XANXUS一口一口安静地喝酒,感觉自己倒先醉了。天是黑的,但还是有一点星星的亮光从窗外打进来,从斜后方看过去,男人的侧脸轮廓分明,还镀了一层银。“你打算去哪?”迷迷糊糊间他听见XANXUS这么问。“没地方可去……”他听见自己含糊不清地回答。半晌没听见回音,Squalo感觉自己意识越来越缥缈了。


  嘿嘿,去你心里成吗。Squalo有点佩服自己还能想些这种没营养的玩意儿,然后脑袋一沉,什么也不知道了。


千葉玥

指尖微冷 01 (X綱)

#這篇是很久以前的文章重修後放上來的#

#這篇的背景當初寫時,應該是發生在白蘭還沒有被洗白的狀況的十年後#

#跪求大家愛我就不要去找舊文(????)(雖然我也不知道哪裡有)#


************************************


他是個滿懷罪惡的人,追求慾望的烈火燒毀了他的雙眼。』

『不要太靠近他,低賤的血統,絕不會為家族帶來和諧。』

『他充滿了敵意、仇恨,是個危險人物。』

 

綱吉常常聽類似的耳語,一次次叮囑著他,即便不願意用偏狹的眼光去看對方,仍然難以不受到影響,他當然知道對方是個不易接近的人,更對自己...

#這篇是很久以前的文章重修後放上來的#

#這篇的背景當初寫時,應該是發生在白蘭還沒有被洗白的狀況的十年後#

#跪求大家愛我就不要去找舊文(????)(雖然我也不知道哪裡有)#


************************************










他是個滿懷罪惡的人,追求慾望的烈火燒毀了他的雙眼。』

『不要太靠近他,低賤的血統,絕不會為家族帶來和諧。』

『他充滿了敵意、仇恨,是個危險人物。』

 

綱吉常常聽類似的耳語,一次次叮囑著他,即便不願意用偏狹的眼光去看對方,仍然難以不受到影響,他當然知道對方是個不易接近的人,更對自己沒有絲毫好感,所以當上首領之後綱吉也沒有想過要去主動接近那個人,拉近關係什麼的,或許在對方眼中只是多餘的諂媚行為。

 

『他的存在讓彭哥列衰敗。』

 

綱吉不太清楚,在發生叛亂事件後的那個人是如何面對彭哥列內部恐懼、責怪的聲音。

但就綱吉的了解,他可以肯定對方嗤之以鼻,甚至不會搭理那些雜音。

他的表情總是非常冷酷,深黑色的高大的背影經常是獨自一人,即使其他瓦利安的隊員就站在身邊,他看起來仍然像是一個人,獨往獨來,傲慢不可一世,但如果硬要綱吉描述,他會說那是個寂寞的身影,或許是因為那個人深信著王者是無人可匹敵的存在,也造就了孤獨。

 

他們在結束幾場突發協力作戰之後就鮮少有機會見面,綱吉留在日本讀書的期間也不可能會與他見面,很不幸的,對那個人的某些印象也隨著疏遠的關係漸漸淡去,不曉得對方這些年來發生過什麼事情,好不容易見面時,只知道他留了比前次見面時長了一些的頭髮,仍掛著那熟悉的彩色羽毛,而透露著憤怒的深紅色雙眼如同鮮血一般引人戰慄。

 

至於其他的印象,他們說了什麼話,綱吉的記憶有些模糊,或許他們根本沒有說到話也不一定。

因為他太過介意與對方的談話有沒有犯錯,僵硬而疏遠的關係讓人難耐。

最後,自己伸出的手被狠狠甩開,令人害怕,可是能夠理解。

綱吉坦然接受了那個事實,深知對方永遠也不會承認他的首領地位。

 

比起被無禮而傲慢地對待,綱吉更在意別的,他在對方的背影完全消失之前直直盯著自己的手看,若有所思。

 

『十代首領,您還好嗎?他一直都很粗暴也是家族中習以為常的,您不用放在心上,還是他剛剛傷到您了嗎?』九代首領的守護者關心地問,他們也看慣了那個人的任意妄為,若不是看在九代首領的份上,內部對那個人的不滿聲音會更多吧。

 

『沒有,只是……』

 

綱吉輕輕握緊拳頭,一瞬間與對方的指尖擦過,那種觸感他記得很清楚。

暴怒的脾氣,兇惡的眼神,狂烈的火焰,都像是曾經他知道的XANXUS。

但只有那修長的指尖,比綱吉想像中還要冷。

 

 

 

 

 

 

 

 

彭哥列十代首領繼位已經五年了,隨著年歲的增長,綱吉本來稚氣的臉變得成熟了些,溫潤的褐色雙眼半闔看著文件,如果不開口不走動,那身影幾乎像是要融入窗外那片靜謐的陽光。當然,那僅止於沒有任何動作的時候,綱吉還是和以前一樣冒冒失失,一口不太流利的義大利語,對外在的危險毫無警覺的個性,還有那常常會使氣氛鬆弛的溫和笑臉,可以說沒有一點首領的架勢,卻意外贏得了很多非黑手黨人的一般民眾喜愛,他和以往嚴肅、可怕的黑手黨首領印象完全不同。

 

幸好年輕的首領身邊還有能幹的門外顧問與守護者,加上彭哥列本來在西西里穩固的地位,勢力並沒有因此減弱,雖然各方面還很生澀,也就這樣當了五年的首領。

然而,繼承了前一代的恩怨,獨立暗殺部隊瓦利安和彭哥列本部的隔閡並沒有縮小,由於某人近乎執著的排斥,始終不見癒合的時機,這也是黑手黨中廣為流傳的消息。

會有這種傳聞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你有聽到我的話嗎?」

 

「有,是說要到錫拉庫薩去對吧?」綱吉回過神來,想起自己正在聽里包恩的匯報,居然分神了,他回到文件上,眉頭壓低,「……怎麼會選在那種地方?」一個西西里島沿海的古城,雖然僅僅是一年一次的聚會,為了躲避警方的注意力每年都會改地方,但是今年有些奇特。

 

「那是因為上次你說過從沒去過吧,所以這次主辦的家族擅自揣摩你想法,就決定在這兒了,這樣你明白了嗎?」里包恩面不改色的說著,綱吉緊張地低下頭,「我說過,你的言行和身邊的人都會受到關注,每句話都會被人記錄,你要知道,身為彭哥列首領的你不同以往。」

 

「我知道啦……」

在西西里,綱吉已經不是一個可以隨便行動的人,其他組織安插的眼線都關注著,里包恩也為他處理過不少尾隨的蟲子,不論敵意或者好意,都提醒著綱吉不可擅自行動。

 

「接下來的事情仔細給我聽清楚。」里包恩看綱吉的面容有些不耐煩,知道他對於這種一年一次的黑手黨聚會十分厭煩,「這次瓦利安也會參加。」

 

「什麼?」綱吉整個人跳了起來,差一點從椅子上翻下去,慌張的模樣惹得里包恩瞪了他一眼,但綱吉沒時間理會里包恩的不滿,真不敢相信這決定,他不知道有多久沒有聽到這個團體出席這種活動。

 

「是九代首領的希望,高層直接派下了決定,希望UNDERBOSS(二老闆)也必須參與,理由說是這次的交易很重要,即使首領有什麼意外無法決議,二老闆還可以繼續參與,不過這一聽就只是九代首領的藉口,恐怕他對你懷有其他期待吧。」里包恩說著,將來自高層的指示遞給綱吉,通常高層不會直接提議,看來這次九代首領是鐵了心。

 

「可是,要讓瓦利安一起去的話……」總覺得光是要跟對方見面就會先被拒絕,若說了是九代首領的命令,更會被拒絕。

 

「當初決定不讓自己的親信當,而把UNDERBOSS的權力交給XANXUS的人不是你嗎?」里包恩露出冷笑,彷彿在嘲諷他之前那天真的決定,「我很早就說過你會後悔,恭喜,現在最有可能第一個被幹掉的BOSS就是你了,澤田綱吉。」

 

「不、不要說那種詛咒我的話啊。」綱吉額頭冒出汗,這還真的不是說笑話,胃部隱隱作痛。

 

所謂的UNDERBOSS就是負責掌管家族所有軍團的人,他只會聽從於家族首領的命令,在首領死亡或入獄的時候就要代替首領,因此自然要和首領一樣有著可以成為首領的地位和能力。就能力而言,能夠掌握瓦利安的XANXUS確實是很好的人選,但是,那是在XANXUS是綱吉的親信或是親生兄弟的情況下才合理。

 

很顯然對方完全不想遵從綱吉的一點點命令,甚至曾經有過想殺害綱吉奪取繼承資格的前科。

 

「因為我想讓九代高興,也代表我信任XANXUS……而、而且你看,他現在不是還沒有做出什麼動作嗎?」綱吉試圖緩解里包恩緊迫盯人的態度,卻說得吞吞吐吐,沒有自信,「如果要殺我的話他早就動手了了吧。」

 

「那是因為瓦利安沒有機會,你有守護者在身邊,萬事都必須等待時機,XANXUS在黑手黨中打滾了十幾年,至少比你更明白利用時機。」里包恩潑他冷水,倒不是真的認為XANXUS會做什麼,而是凡事都不該放鬆警戒,在黑手黨中並無永久的合作關係。

 

「唔…我明白你說的,但…」

 

「蠢綱,不要以為稍稍變強了就懷抱這種傲慢。」里包恩用文件敲著帽子,受不了地看綱吉低下頭,一臉垂頭喪氣,「我會陪你去,這樣至少不會有大問題……」

 

「里包恩。」突然,綱吉輕聲開口,嘴邊掛著一抹苦笑,「其實,我還是想要相信XANXUS,他應該和以前不一樣了,不會再背叛彭哥列。」他動作緩慢地將筆擱在文件的同意欄上,簽下了名字,同時在指令書上蓋上死氣印後遞給里包恩。

 

雖然你一定會說我太過天真。

 

「太天真了。」里包恩看著那委託瓦利安的指令書,嘴邊卻勾起讚許的笑容。

 

 

 

 

 

接到帶著橙色的死氣燄的指令書。

壓在桌面上,手指輕敲著桌面,陰鬱的情緒中滲透出心底隨時可能爆發的怒火。

殺氣滿溢的紅眸注視文件上燦爛的死氣焰,令人厭惡的光亮和溫度和那老頭很相似。

瓦利安到現在只願意承認是隸屬第九代的暗殺部隊,不願承認十代首領,至今為止,連一次也沒有為澤田綱吉出過力,令總部那端煩惱很久,但兩邊從來沒有試圖拉近距離或是緩和僵持的情況,瓦利安接到十代首領的命令更是少之又少,幾乎沒有聽說過。

 

那個人可是被保護得周密到不讓瓦利安的隊員接近他五公尺以內。

 

『請瓦利安的首領XANXUS以Underboss的身分參加這次的會議』

 

幾乎快要忘記那個職位了,對於彭哥列首領之外的身分他不感興趣,小鬼鬆懈的態度也讓他更不爽快,甚至沒有考慮到瓦利安也可能再次攻擊彭哥列,輕易給了他這個危險的職位,當初的九代首領正是因為輕忽而導致彭哥列本部被侵入,信任毫無價值,比不上首領的權力與金錢來得有吸引力,彭哥列在自己手中可以展現更強大的力量。

 

而那個繼承首領沒有幾年的小鬼做出這種輕率舉動,在XANXUS眼中更像是可憐他或是小瞧他,XANXUS幾乎要揉碎那張指令,在門被推開的時候才鬆開手,讓指令書輕輕飄落在桌面。

 

「喂,XANXUS,你要去嗎?」

 

紅眼掃過眼前闖進來的倒楣鬼,黑髮下的冷酷雙眼透露出火爆的危險氣息,冷哼一聲。

手指伸過去拿起在筆筒中的鋼筆,那一瞬間他感覺到自己接觸鋼筆的指尖麻木而微微發冷,就連寫下的字也都充滿了冷漠。

 

 

 

 

 

 

第一天的歡迎會就辦得非常盛大。

聚集了各種政商界的重要人物,當然也有那些不可言說但來頭不小的人物出現在現場,疏通關係後他們也能夠明目張膽出現在這個場合,這是個很好的社交場所,談交易、增加人脈或者炫耀力量,但他們還有一個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彭哥列首領。

 

彭哥列現任的年輕首領,只能夠在這種場合上才有可能見到對方一面。

外頭有各種各樣的傳聞,關於彭哥列首領的強勢,包括他是如何擊敗了最有威望的繼承候選人而獲得首領之位,還包括他身邊囊括了各種危險人物成為守護者,其中就有殘殺北義大利黑手黨的兇惡之徒六道骸,能夠馴服這些猛獸,想必彭哥列首領也是個大人物。

 

他們都希望可以藉由這個機會和彭哥列套交情,更好的是,可以讓對方給予利益。

只要能夠得到彭哥列的協助,在西西里中幾乎沒有什麼是不可能達成的事情。

 

然而在喧鬧的現場,大部分的人等了許久卻遲遲沒有見到彭哥列首領到達現場。

甚至有人懷疑彭哥列首領沒能趕上這場宴會。

 

少年偷偷從側門探頭出來,猶豫一會兒後又縮了回去。

 

「為什麼我要這麼緊張?」忍不住自嘲,作為最年輕的首領拉了拉領帶,這拘束的衣服、現場期待的氣氛全都讓他不自在。

 

「現在才知道緊張,平時就該做好心理準備。」在他身邊的人說,「也許你該先買保險,要是被幹掉了彭哥列還會有好處……」

 

「我希望你能說些安慰我的話,而不是把我踹進谷底,里包恩。」

 

這時候另一側的門被推開。

現場的人全部轉頭往那些帶著不友善表情的黑色團體望去,制服上低調的標誌顯示是彭哥列的人,迎著現場人群臉上疑惑和欣羨的表情,全都不屑一顧,雖然他們各個都氣勢不凡,卻比不上走在最前方一身黑衣的高大男子,那雙暗紅色的眼眸透出懾人的光芒,身上的傲慢氣勢如同烈焰般誇飾著存在感而與周遭格格不入。

 

「頭髮變長了些,是不是又長高了?」從門縫看去,綱吉懷疑難道只有自己在十年內沒什麼變高,XANXUS彷彿比之前見面時又更高大,當然也很可能是氣勢變得更強大了,「看來大家都認為他是首領,哈哈,這樣我就不會太顯眼。」不帶一點忌妒地嘆息,探頭往四周看了一會兒,確定不會有人注意到他,綱吉這才悄悄從側門溜進會場。

 

他穿著一身樸素的白色西裝,不比瓦利安那隊伍那樣顯眼招搖,他縮在眾多圍觀的人群身後,努力讓自己不要太明顯。他不是故意要這麼好奇,只是想再多看看那個人幾眼,還有他身旁那些明明沒有要他們過來參加卻好像彭哥列本部隨時可能危害XANXUS而跟過來的其他瓦利安隊員,當然,他們也可能只是想出來晃晃,緩解一下無聊。

 

綱吉沒料到的是,在他墊高腳張望時,那雙深紅色的眼睛竟然就這麼轉過來對上他。

他很想告訴自己這一切是幻覺,可是那雙挾帶冷意的視線完全不留給他一點退縮的空間,很直接,XANXUS已經看到他了。

更讓綱吉錯愕的是,對方毫不留情揮開那些阻礙於他們之間的人群,朝自己大步走過來。

腳步停下,綱吉這才發覺自己竟被完全覆蓋在那個人的影子底下,有些喘不過氣。

 

抬頭看著那來到自己跟前,如同高高在上的王者那般用充滿輕視與傲慢的眼神瞪視自己的高大身影,綱吉鼓起勇氣擠出一個膽怯的笑容。

 

「哈囉,XANXUS。」

 

然後,對方不發一語。

他才是真正的彭哥列首領,儘管很多人可能還搞不清楚,只因為他的氣勢完全被對方給比了下去,那真的很尷尬。

 

 

 

 

 

 

 

 

綱吉並不喜歡參加這種聚會,只是很想在這場合下見見XANXUS,至少他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幹掉自己吧,但轉念一想,XANXUS應該也不喜歡這種場合的,為什麼他會出席呢?雖然綱吉覺得不可能,但他忍不住想也許他們都有類似的想法,在這裡就可以見到對方。

 

綱吉不確定XANXUS見到自己後所想的是失望或者是憎惡。

可笑的是,他竟難以想像對方會對自己懷抱一點同為家族夥伴的親密感情。

 

「您一個人嗎?」一個女性突然搭訕了他,讓綱吉有些驚訝,通常他並不起眼,很少會有人想接近他,更何況他想在剛剛那尷尬的見面後依然沒有人認為他是彭哥列首領本人。

綱吉也不坦白自己的身分,只是回以一個禮貌的笑容,不清楚對方為什麼會靠近。

 

「夫人,請問您是?」綱吉瞄到了對方無名指上的戒指,顯然她已經結婚了。

 

「我叫泰瑞莎,只是個不重要的人,」女人用一種溫柔的嗓音說,「話說回來,那位大人真的與傳聞一樣,聽說他很強大,卻沒想到是那麼……何況手握權力與西西里的命脈,肯定很多人都想要接近他吧,不過那冷酷的神情很容易讓人退縮,所以希望您可以幫我介紹一下。」

 

「噢。」綱吉這下子終於有點懂了,這時候他端詳對方一會兒,「這麼說來,難、難道您是歐普諾先生的太太嗎?」綱吉這才回想起他知道這個女人,曾經在里包恩的資料中看過。

 

「哎呀,真是的,您的嘴巴真甜,什麼太太,呵呵,只是稍微受寵愛而已,首領已經有元配了,」泰瑞莎的眼睛稍稍低下,語氣中有些淡淡的寂寞,「就算我怎麼努力,也比不上元配,我是個不被承認的存在。」

 

「那麼,您是歐普諾首領的……」綱吉突然明白對方只是情婦的身分。

 

「擁有權力的人什麼都可以擁有,被賦予特權,我這樣拜託您肯定也讓您很困擾吧。」泰瑞莎微笑,她撥弄了一下自己的頭髮,「我們家的首領曾經希望見上彭哥列一面卻都被拒絕,請我來詢問您……」對方纖細的手輕輕碰觸上綱吉的胸口,綱吉很快理解對方的暗示,心中有些微的憤怒,並不是對泰瑞莎,而是讓泰瑞莎做這種事情的男人,「……您是彭哥列首領的親信部下吧,從剛剛就覺得你們的關係肯定不一般,畢竟那位看來如此冷酷的首領一直都注意著您,就算你們裝作疏遠的模樣,是不是因為您被賦予了其他的任務呢?」

 

「夫人,我想妳搞錯了……」綱吉感覺到對方的手撫摸得更露骨,讓他退縮,他必須解開對方的誤會,恐怕這也是現場很多人的誤會吧,就因為XANXUS在走進來時那樣瞪著他,縮然後來又保持著距離,但見到那種場面不被誤會都很奇怪。

 

綱吉抬頭看了一眼自從進來後就一直一臉冷酷坐在十公尺外的寬敞沙發椅上的XANXUS,他完全不打算參與宴會中的任何交流,所有人都避開他兇惡的目光,不敢與之對視,也難怪誤會對方是首領的泰瑞莎會希望透過綱吉介紹了。

 

當XANXUS感受到綱吉的視線而抬起頭,因為不知道綱吉為什麼要盯著他看,所以不友善地回以一個兇狠的瞪視——他必須承認,XANXUS比自己看起來像個首領。

 

「其實,」綱吉輕咳兩聲,臉紅著低下頭,有些尷尬地露出微笑。

「我才是彭哥列的首領,叫做澤田綱吉。」他的褐色眼眸透出了明亮而溫柔的光彩,沒有因為泰瑞莎的失禮表現出不愉快。

 

「噢。」泰瑞莎摀住嘴,最終只發出這個聲音。

 

 

 

 

 

這之後他們還是愉快地聊了天。

知道綱吉是首領之後,那位女性的言辭謹慎了一點,她顯得非常抱歉也很尷尬,當他們看到XANXUS出現在大廳並帶著彭哥列的標誌時,就完完全全認定XANXUS是彭哥列的首領,犯下這愚蠢的錯誤。

 

綱吉很清楚自己當首領的資質和XANXUS比起來差得遠了,並不在意他們的誤認。

泰瑞莎最後在離開時望著綱吉,表示她從來沒有見過像綱吉這樣的黑手黨,更不曾想過這樣的人會是彭哥列首領,直到知道事實的現在,這種感覺仍然很奇怪。

 

『因為感覺您是個溫柔的人,不像是會成為最強黑手黨首領的人…請別誤會,這並不是對您的貶低,我這一生見過很多黑手黨人,但從未像您這樣知道我的身分後仍不帶輕視地對待我。』

綱吉望著她,她明明是個有魅力的女性,卻因為成為首領的情婦而過著躲藏的生活。

更別說被自己深愛的人利用,綱吉同意與歐普諾會面,這讓泰瑞莎笑開了嘴。

 

當對方離開後,里包恩用充滿嘲笑的表情看著綱吉,他從一開始就在一旁聽著笑話。

 

「XANXUS比你更像個首領啊。」冷冷瞥了他一眼。

「里包恩你別笑我了,」綱吉苦笑,將酒杯放進服務生的盤子中,「我承認那個人更像個首領,他的氣勢比我還要強大,光是剛剛被他一瞪,我就覺得雙腿要發軟了。」

 

「所以你害怕XANXUS?」

 

綱吉愣了一下,嘴角揚起一個笑,「不,並不是這樣的……」綱吉的臉微傾一邊,思考著自己對XANXUS懷抱的真實感覺,「但我終究是被別人影響了吧。」

 

『不要太靠近他,低賤的血統,絕不會為家族帶來和諧。』

『他充滿了敵意、仇恨,是個危險人物。』

 

被那些耳語影響的自己,又和輕視、利用泰瑞莎的那些黑手黨人有什麼不同呢?

XANXUS是可怕的,而且還討厭自己,綱吉從來沒有懷疑過這一點,相信以後經過幾年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吧,畢竟他那麼執著於首領之位,不可能甘心接受這一切。

 

綱吉承認自己確實被影響了,但與對方關係會變成如此,仍有一部分要歸咎於XANXUS的冰冷和疏離,這並非全是自己的問題,畢竟過去幾年來他們誰也不曾去打破這種關係。

 

「喂——小鬼。」突然一個聲音插入他們的談話,「XANXUS叫你過去一趟。」

史庫瓦羅突然出現在他們身邊,無聲無息,著實把綱吉嚇了一跳。

 

「史庫瓦羅…他突然找我什麼事情啊?」

 

「我怎麼知道。」史庫瓦羅看起來很不耐煩,也沒擺個好臉色,「總之你這傢伙跟我過去一趟,別拖拖拉拉的,到時候混帳BOSS又要發飆了,聽到沒。」

毫不客氣地說著,彷彿是對待部下的命令句,不像面對理應是他們上司的彭哥列首領,這讓里包恩皺起眉頭,要發作時卻被綱吉一把制止。

 

「斯佩爾畢.史庫瓦羅,我在這裡還算是你的首領。」見史庫瓦羅瞇起眼睛,手動了一下,綱吉的微笑竟帶來壓迫感,「不論你認為怎麼樣,在公眾場合下應該給予我尊重,你知道,這也是彭哥列的規定,我必須維護彭哥列的威嚴。」似乎無法反駁綱吉說的話,史庫瓦羅撇開頭,不高興的表情完完全全展露。

 

「那麼,我們去吧。」綱吉下一秒卻又回到原本溫和的樣子,輕笑。

 

來到XANXUS的身邊,一般來說,義大利的打招呼應該是更加熱情的,甚至身為部下的人應該對首領行禮,但是他們沒有,XANXUS只是冷冷地由高處往下瞪著那微微緊張的少年。

這小鬼一點都沒有變,很難相信他今年已經二十四歲了。

XANXUS忘記上一次他們見面是幾年前的事情。

 

瓦利安很少去注意他們新首領的事情,XANXUS對那更是厭煩無比,只要想起過去的事情牙齒就會憤怒地打顫,弱小、天真的孩子怎麼可能支撐起龐大的家族。但是,澤田綱吉確實成為了首領,而且意外做了五年沒發生任何大問題,多半是靠著身邊那群守護者以及阿爾克巴雷諾。

 

「這種無聊的聚會,我要先離開。」XANXUS說著,顯然他不是很滿意待在這種場合,「雖然是你這種人,你今天護衛是瓦利安負責的,你知道吧。」這時候他冷笑一聲,讓綱吉微微打顫,「某個蠢人在指令書中指派了瓦利安,我還以為你終於打算放棄生命了。」

看到那毫無邏輯可言的指令,XANXUS甚至懷疑過澤田綱吉是不是腦袋撞到了,突然想要找死,明知道瓦利安不承認他,居然全權委由XANXUS以及瓦利安作為護衛。

 

「我相信瓦利安不屑幹這種事情。」平板的語調,綱吉並不對XANXUS抱著什麼期待,像這樣平等的談話已經很不錯了。

 

「等一下那垃圾會繼續跟著你。」旁邊的史庫瓦羅突然一跳,吃驚地看著XANXUS的決定,顯然他也沒有被事先通知。

 

「什麼?我有里包恩跟著就可以——」

 

「有什麼問題嗎?」XANXUS的聲音變得冰冷無比,手中的酒杯竟出現裂痕。

 

「沒有。」綱吉閉上嘴,一瞬間甚至連呼吸也停止了。

 

XANXUS面無表情移開臉,拉起掛在椅背的大衣甩上身,他看向綱吉一臉不解但是又不敢說的表情,顯然剛剛的反應完全是反射性的回答,突然覺得那張滿懷埋怨的臉有點可笑。

 

「我可不想出什麼亂子後被高層的那些老頭拿去利用。」XANXUS的話讓綱吉明白對方其實想得很深遠,也計算到綱吉萬一發生了什麼事情,可能激起彭哥列內部的派系對立,「雖然你被幹掉了對我來說沒有壞處。」綱吉迎上那雙深邃的紅眼,帶著一些警戒,卻發現對方的眼底並沒有他想像中那樣嚴酷,「但是,也沒有好處。」

 

綱吉相當吃驚對方會這麼說,讓綱吉本來緊張的內心有了轉變。

 

「喂!!XANXUS,我為什麼要——」史庫瓦羅眼看自己不得不留下,對著XANXUS大吼,那惹得現場的眾人轉過頭來看他。

 

綱吉連忙要制止,但在他還來不及出口,一個酒瓶就這麼朝他們的方向飛過來,最終直直砸到史庫瓦羅臉上,綱吉反射性閉緊雙眼,在巨大的碎裂聲音後一切歸於平靜,他這才悄悄睜開眼睛,鮮血四濺,大概就是那種情況吧。

 

「你沒事吧?史庫瓦羅。」綱吉帶著關心的苦笑,語氣中充滿同情。

 

綱吉很快意識到XANXUS的暴力行為這幾年來並沒有減弱威力,反而還增強了。

值得慶幸的是,對方並沒有將那份埋藏於內心的憤怒發洩在自己的身上。

 





TBC

 

作者廢話:

修改了非常多呢,有很多部分等同於重寫啦XD

有很多人希望我可以重貼這篇,但以前寫的文筆和描述都有我覺得很不能接受的地方,所以要重貼就要修改了,希望我可以順利慢慢把它貼完吧。

 

想當年這篇是我剛寫不久第一篇X綱吧。


Mr. Rui

原作里XSD要是有校园情节就好了~怨念

于是我涂了这篇~(从右至左观看)

S的发型画的模棱两可……还不太习惯
迪诺小天使真的是助攻呀~我也爱他

原作里XSD要是有校园情节就好了~怨念

于是我涂了这篇~(从右至左观看)

S的发型画的模棱两可……还不太习惯
迪诺小天使真的是助攻呀~我也爱他

Mr. Rui

XS的名字的老梗了,还是涂了出来~

刚进Varia的弗兰吐槽不分对象口无遮拦,获得父母混合双打
(弗兰颜色画的太绿了而我又懒得改了……就放上了无色弗兰版)

陆陆续续会持续产粮吧~我爱varia的沙雕日常~
(好想画虐梗…嗯……以后吧)

XS的名字的老梗了,还是涂了出来~

刚进Varia的弗兰吐槽不分对象口无遮拦,获得父母混合双打
(弗兰颜色画的太绿了而我又懒得改了……就放上了无色弗兰版)

陆陆续续会持续产粮吧~我爱varia的沙雕日常~
(好想画虐梗…嗯……以后吧)

雲漪
小手殘我塗了個圖 祝X爹生快(...

小手殘我塗了個圖

祝X爹生快(是有多遲


順帶一推Juke Ross的Fresh Roses這首歌

小手殘我塗了個圖

祝X爹生快(是有多遲


順帶一推Juke Ross的Fresh Roses這首歌

小薇w

大空们生日快乐

最近无锡发生的事让我突然感觉x爹和纲吉君带着彭格列拆迁队来无锡过生日了【江阴人方的一匹.jpg】


不过嘛,还是要为他们庆生!给x爹送上迟到的祝福,给纲吉送上提前的祝福

最近无锡发生的事让我突然感觉x爹和纲吉君带着彭格列拆迁队来无锡过生日了【江阴人方的一匹.jpg】


不过嘛,还是要为他们庆生!给x爹送上迟到的祝福,给纲吉送上提前的祝福

Caesium.

圣徒活在火焰之中,智者活在火焰之旁。

作者:Caesium.
——KHR Xanxus 生贺&角色分析

最终还是晚了三天qwq但是确实是篇幅太长所致。后边或许有些仓促,有什么文字上的错误欢迎指正,以后或许还会修改。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本篇文章允许转载!不可二次修改。

落月

【X27】绝对相容 03

03


彭格列九世蒂莫特奥在典礼结束后接到了一通直接从加密频道拨来的视频电话,代号是两个嚣张的X。

这位老人立刻把房间的加密等级升到最高,然后接下。

“好久不见,老头。”视频通讯那头的Xanxus似乎刚洗完澡,他穿着睡袍露出大片布满旧伤的胸膛,黑发还在湿答答地滴着水,但眼神依然凌厉。

“好久不见,Xanxus,你看起来心情不错,”蒂莫特奥看着这个曾经的养子,目光几乎可以算是温柔,“我还以为你不会再联络我了。”

“哼。”黑发的男人换了一边翘腿,将话题单刀直入,“我需要帝国公民的清白籍贯,以及巴利安的正式军队编制。”

老人认真的确认了一下Xanxus的视线。

“一直以来,我知道巴利安都在暗地为彭格列而活...

03


彭格列九世蒂莫特奥在典礼结束后接到了一通直接从加密频道拨来的视频电话,代号是两个嚣张的X。

这位老人立刻把房间的加密等级升到最高,然后接下。

“好久不见,老头。”视频通讯那头的Xanxus似乎刚洗完澡,他穿着睡袍露出大片布满旧伤的胸膛,黑发还在湿答答地滴着水,但眼神依然凌厉。

“好久不见,Xanxus,你看起来心情不错,”蒂莫特奥看着这个曾经的养子,目光几乎可以算是温柔,“我还以为你不会再联络我了。”

“哼。”黑发的男人换了一边翘腿,将话题单刀直入,“我需要帝国公民的清白籍贯,以及巴利安的正式军队编制。”

老人认真的确认了一下Xanxus的视线。

“一直以来,我知道巴利安都在暗地为彭格列而活动……我以为你喜欢这种自由。”老人顿了顿,接着说道,“能告诉我你选择回归的理由吗?”

“沢田纲吉。”Xanxus舔了舔犬齿,露出一个野性的笑容来。

看着老者错愕的神情,他慢条斯理地开始解释。

“他和我百分百相容。不过看来,他还没来得及跟你汇报他在加冕仪式前还在星系边缘晃悠的事。”

“你们……没发生什么吧?”

“哼。”Xanxus别过头,“没有,我还不至于蠢到精虫上脑。”

……实际上是发狂躁的他死马当活马医结果好死不死拐来了翘家的帝国太子,命令他给自己做精神疏导,事后被本能支配的他还被纲吉一个精神攻击揍趴下了。

“你知道百分百相容的哨兵和向导是什么概念吧?他天生就该属于我。”

语罢,Xanxus伸出舌头,舔了舔略显干涩的嘴唇。

蒂莫特奥自然知道。一般来说,相容度超过80%的哨兵和向导之间就能产生吸引力,他们在素未谋面前就能在人群中感知到彼此的契合。但百分百相容比这更甚,他们的基因匹配程度也能达到恐怖的100%,几乎是一相遇就会产生如同磁铁两极一样疯狂的吸引力并且坠入爱河,结合后产生的精神共感也是密切无比。

用天造地设四个字形容也毫不过分。

“我无权代替纲吉做出选择,孩子,”蒂莫特奥为难地开口。

“一条作为疯狗的巴利安还是一柄作为利剑的巴利安,这很难选择吗?”Xanxus嗤笑了一声,“接受了他的疏导以后,我无法再忍受垃圾镇静剂了,老头。”

说着,他还嚣张地展示了把一整箱昂贵的哨兵镇静剂当场变成宇宙垃圾的抛洒过程。

“这件事需要我们面谈,Xanxus.”蒂莫特奥叹气。

“好,我明天过来。”

这句话过于干脆利落,伴随着通讯被挂掉的嘟嘟声,蒂莫特奥一瞬间怀疑他们前八年的冷战似乎只是Xanxus下楼吃了顿饭。



好不容易结束了漫长的加冕仪式,沢田纲吉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卧室洗浴,他头上顶着毛巾打开浴室门时,发现Reborn正翘着腿在他床边等他。

Reborn一边递给他一杯温牛奶,一边告诉了他一个惨绝人寰的消息。

“什么?Xanxus明天会来彭格列???”

沢田纲吉擦头发的毛巾掉了下来。

“Xanxus明面上是星盗巴利安的首领,实际上一直为彭格列做事,毕竟暗处的身份挺方便的,”Reborn挑着眉“安抚”着炸毛的学生,“而且,他就是在你之前的那个消失的彭格列继承人。”

“噗——咳,咳咳咳,”沢田纲吉被一口牛奶的呛得死去活来,开始怀疑Reborn给他牛奶的居心,“……那他回来是要干嘛啊?篡位吗?”

“‘绝对相容’的本性啊,蠢纲。”Reborn冷哼一声,“需要我再给你补习一下哨向生理学吗?作为一个和你百分百契合的黑暗哨兵,他肯定想过来把你直接按倒在床上彻底标记啊。”

???

“哦对了,之前你翘家的事还没和你算呢。”

老师眼刀一扫,沢田纲吉又开始腿软。

……啊啊啊不要Reborn啊我错了!


不论纲吉多么不情愿,第二天还是到来了。帝国太子加冕后协助处理一些政务的第一天就呈现出无精打采,心不在焉,神游天外的颓废样,偏偏蒂莫特奥又不在,因此太子险些吃太师一枪子。

救命,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一个试图压倒标记自己的,前彭格列继承人兼黑暗哨兵……

沢田纲吉满脑子都是他来秋后算账的场景。

当全天都提心吊胆的纲吉结束了一天的劳累回到寝宫的时候,他还天真的以为昨天的一切可能只是自己加冕仪式前精神太过紧绷而产生的幻觉,或者是骸的恶作剧什么的……

他握上了门把手,生物识别的太子寝宫大门立刻为他敞开,就在那一瞬间,他闻到了一股红酒的涩味。

Xanxus正耀武扬威地躺在他的床上,朝他投来一个慵懒的视线,如同一只正在休憩的雄狮,他的长腿硬生生把那张床衬出了娇小的感觉。量子兽天岚狮虎中气十足地朝沢田纲吉嚎叫了一声,兽瞳目光灼灼。

天呐,一定是我打开方式不对。

纲吉飞速关上了门,疯狂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这画面也太超过了!

没等他调匀呼吸呢,门自己打开了,哦不对,是Xanxus推开了门。沢田纲吉没出息地被吓到瘫坐在地上,被高大男人的阴影笼罩的他如同一只可怜兮兮的棕毛兔子,丝毫看不出彭格列太子的威仪。

“我、你……”沢田纲吉大脑当机,一开口就咬舌头。

两道鼻血又淌了下来——准确来说是四道,Xanxus抬手捂住了鼻子,猩红的视线带着灼热的温度。

“和我结合,沢田纲吉。”他蹲下身来和他平视,“我们百分百相容。”

“这种本、本能驱使的结合,我怎么可能会接受啊!我、我也不喜欢同性啊!”

我的天呐,这是什么糟糕的对话。沢田纲吉疯狂在内心吐槽。

Xanxus啧了一声,其实他当初也不喜欢。曾经身为帝国皇子的时候,成年仪式上那几个相容度超过90%并投怀送抱的美男美女都变成了墙壁里新鲜出炉的垃圾,而他第一次遇见百分百相容的沢田纲吉时,也用镇静剂强迫了自己冷静而免于本能的驱使,只想让同为大空属性的他发挥一下精神疏导的价值。

后来,真香。

“而呃——而且,我们根本呃——不了解对方啊!!”紧张到打嗝,沢田纲吉内心小人疯狂撞墙。

不,我很了解你,Xanxus被他的反应逗的想笑,面上仍一片冷静。他心想,前十四年你在民间长大,国考平均分只有17.5,还被人叫废柴纲。直到你觉醒了向导被接回皇室,帝国第一杀手兼向导Reborn做了你的老师,让你马上去处理了浮岛监狱“轮回之眼”的暴动,你飞快地成长 。你很强,足够站在我身边,而且,Xanxus恶劣地想,还意外地挺可爱的。

这百转千回的心理活动落到嘴边却化成了一句干瘪瘪的——

“哦。”

“正式自我介绍一下,Xanxus,”男人垂下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沢田纲吉,“前星盗组织巴利安首领,现彭格列皇室直属部队巴利安BOSS.”

“向您效忠,殿下。”Xanxus拿过少年的手,高傲的狮子低下头颅,在他手背印下一吻。这画面理应唯美,但这两人目前处于流鼻血的高热状态。

“咳咳。”

在旁边观察完两人的“温馨互动”,彭格列九世蒂莫特奥笑眯地想,没法指腹为婚 ,但可以创造机会。

“纲吉,”他脸上是爷爷的慈祥笑容,“我建议你和他建立一个临时的结合标记,这能够让你们俩都好受一点。”

“什——”

纲吉睁大眼睛,他还没反应过来,Xanxus就欺身扳过他的下巴,索了一个漫长而彻底的舌吻。

沢田纲吉毫无防备,被他轻易撬开齿关,攻城掠地,一股红酒的、侵略性的酸涩气味在舌尖炸开,他想立刻逃开,却被他另一只手按上了脊背,圈的紧紧的。Xanxus的带着薄茧的手掌在他敏感的背部慢条斯理地徘徊,让沢田纲吉因为这个哨兵的触摸和亲吻而止不住战栗,Xanxus则一寸寸地把那些颤抖抚平,顺便肆意欣赏小太子面色绯红、睫毛扑闪、目光迷离的模样。

两人完成了唾液交换,两人的信息素也完成了交换,仿佛他们天生就该这样。Xanxus有些不舍地放开这个小向导,因为后者已经快因为呼吸不畅而翻白眼了,自然的,两人的嘴巴牵出暧昧的银丝。

初吻没了,还是和一个男的。

还是舌吻!!

沢田纲吉内心小人已经处在升天状态。

交换了体液的两人建立了一个短暂的临时标记,信息素相融合,已经不会再一遇见就流鼻血了。

一股阳光下被子的香气,还带点奶香味。

Xanxus想,另外,扳回一局。

……自然是指挥室里被抓住小Xanxus那局。


星历5375年10月14日,彭格列皇子沢田纲吉十八岁生日庆典暨太子加冕典礼日。

翌日,巴利安正式成为了彭格列的秘密武器。



TBC


納豆凍
☆10/10☆XANXUS誕生...

☆10/10☆XANXUS誕生日2019


晚了一點,但是還是踩點粗糙地畫出來了。

新的一年彭格列也是最強的!


☆10/10☆XANXUS誕生日2019


晚了一點,但是還是踩點粗糙地畫出來了。

新的一年彭格列也是最強的!


Lertsnimint

[整理]鲁斯利亚的三町目~第十二回~

太好了,终于有属于我自己的专栏了!在这里,将透过我的妄想来为大家介绍瓦利亚成员的个人基本资料!这次看了下方的内容,也会让你觉得很兴奋喔!如果瓦利亚是一家人的话,应该会很有趣吧?瓦利亚的成员都跃跃欲试呢!好,那么跟我来吧!

第十二回? 瓦利亚

鲁斯利亚 所以呢……鲁斯利亚三町目要开始咯!如果颇受好评,就要变成固定单元了!请大家多多指教!今天我打算来介绍瓦利亚家族!不用说,我当然是瓦利亚家的天天咯!就是老妈啦!这么说的话,老大就是我心爱的暴力老公咯!

玛蒙 喂!鲁斯利亚他又在那里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些什么奇怪的事啊?

斯库瓦罗 别理他,不然...

太好了,终于有属于我自己的专栏了!在这里,将透过我的妄想来为大家介绍瓦利亚成员的个人基本资料!这次看了下方的内容,也会让你觉得很兴奋喔!如果瓦利亚是一家人的话,应该会很有趣吧?瓦利亚的成员都跃跃欲试呢!好,那么跟我来吧!

第十二回? 瓦利亚

鲁斯利亚 所以呢……鲁斯利亚三町目要开始咯!如果颇受好评,就要变成固定单元了!请大家多多指教!今天我打算来介绍瓦利亚家族!不用说,我当然是瓦利亚家的天天咯!就是老妈啦!这么说的话,老大就是我心爱的暴力老公咯!

玛蒙 喂!鲁斯利亚他又在那里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些什么奇怪的事啊?

斯库瓦罗 别理他,不然他的愚蠢会传染给你的。

鲁斯利亚 哇啊!是哥哥呢!我家有两个念国中的儿子。大哥斯库瓦罗是一个叛逆雄姿,而且还是飙车族的老大,不过私底下其实他很替我着想呢!次男列为正值青春期二不让我进他的房间,不过他总是独自傻笑,是个不错的孩子!

斯库瓦罗 喂!你少在哪里胡说八道!

贝尔 那我跟玛蒙又算什么?

鲁斯利亚 贝尔是我家的宠物,当鼯鼠可以吗?玛蒙则是座敷童子,而莫斯卡是一反木绵(日本的一种妖怪),你们不觉得这样的组合很令人窝心吗!

贝尔 谁会觉得啊!

列维 说到一半突然出现妖怪……噗呵!

斯库瓦罗 我为大家准备了家族服装!你们去换上吧!

贝尔 要怎么处理这家伙哇?

斯库瓦罗 让他在来不及出声之前,就把他宰了!

鲁斯利亚 哎呀,大哥你的日本话说的还是怪怪的呢!

斯库瓦罗 !

鲁斯利亚 好吧,那我按照顺序来介绍你们的生日!首先就从老爸开始吧?

Xanxus …………

鲁斯利亚 哎呀?老公你还在生气啊?那么你就先带上这顶假发吧…

啪喀!

鲁斯利亚 呜喔噗!

列维 哼哼,你活该啦!

贝尔 嘻嘻嘻……他叫了一声呜喔噗!那声音真是有够低沉的!

鲁斯利亚 哦呵呵呵呵呵呵!真是抱歉,我刚才太用力了!那就先从儿子们开始吧……首先是大哥……啊……你先带上这个!

斯库瓦罗 不要碰我!

咚喀叩!

鲁斯利亚 呜啊喔!

贝尔 嘻嘻……这也很低沉!

鲁斯利亚 哦呵呵……打到肚脐了……那……那好吧!大家的生日就由我来首了!老公是10月10日、大哥是3月13日、次男是11月14日、宠物是12月22日、小妖怪是7月2日,而我是4月4日,大妖怪则不明……呃……不好意思,我想我的身体可能撑不住了,我看以后的还是不要变成固定单元好了!

柳鬼啊
害,本来九点多就能画完,结果上...

害,本来九点多就能画完,结果上了几次色都不满意,干脆不上色了。
于是就只这样了
画的是幼Xanxus,想看半背头幼年x(因为看了咬哥发的那个)发型参考了咬哥!!!
以上,大概。

害,本来九点多就能画完,结果上了几次色都不满意,干脆不上色了。
于是就只这样了
画的是幼Xanxus,想看半背头幼年x(因为看了咬哥发的那个)发型参考了咬哥!!!
以上,大概。

小路的狗竇
趕出來的..sorry bos...

趕出來的..sorry boss
祝boss生日快樂

趕出來的..sorry boss
祝boss生日快樂

冷冻库1号

#论一个社畜的20分钟速成摆阵大法

boss生日快乐[]~( ̄▽ ̄)~*

来不及熨平了……今年赶时间摆的太仓促了,希望明年这一天能少点事_(:3」∠ )_
因为是cp粉就把xs都摆进去了,从去年10.10到今天又入了不少新谷,希望家教把好看的谷面继续出下去!
(等粘土人等的望眼欲穿.jpg)

#论一个社畜的20分钟速成摆阵大法

boss生日快乐[]~( ̄▽ ̄)~*

来不及熨平了……今年赶时间摆的太仓促了,希望明年这一天能少点事_(:3」∠ )_
因为是cp粉就把xs都摆进去了,从去年10.10到今天又入了不少新谷,希望家教把好看的谷面继续出下去!
(等粘土人等的望眼欲穿.jpg)

两点一刻闭眼
是20岁还会脸红皱眉不好意思的...

是20岁还会脸红皱眉不好意思的斯库酱www


X:“明明是成年人了坦诚相见还会害羞吗,大垃圾。”


Boss生日快乐呀!新一年也要吃好喝好w

【去年这个时候的我居然还产了贺文我当年怎么那么优秀orz

【然鹅今年就是渣画技凑数了orz

【我对不起爹妈的神仙爱情orz


是20岁还会脸红皱眉不好意思的斯库酱www


X:“明明是成年人了坦诚相见还会害羞吗,大垃圾。”


Boss生日快乐呀!新一年也要吃好喝好w

【去年这个时候的我居然还产了贺文我当年怎么那么优秀orz

【然鹅今年就是渣画技凑数了orz

【我对不起爹妈的神仙爱情orz



FLY_

【xs】佚欲(肉)

★32X☞22S☜16X 3p h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斯库瓦罗看着面前相貌相似,一大一小的两个人,精神开始有些恍惚。

五分钟前——

 

本来在办公室里跟xanxus好好处理任务过后的报告,周身却突然冒出一堆白烟,马上想到大概是十年前或者十年后的自己被那个什么鬼十年火箭炮砸到所以交换了,稳住脚步等到烟散去看到面前一副惊讶又的警惕的xanxus——比自己矮了不少,脸上没有伤疤——是八年前。

 

话说不是叫“十年火箭炮”吗?这明显是16岁的xanxus吧!这垃圾玩意时间也太不准了!!!

 

“这该死的十年火箭炮!”斯库瓦罗狠狠的咬牙。

【...

★32X☞22S☜16X 3p h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斯库瓦罗看着面前相貌相似,一大一小的两个人,精神开始有些恍惚。

五分钟前——

 

本来在办公室里跟xanxus好好处理任务过后的报告,周身却突然冒出一堆白烟,马上想到大概是十年前或者十年后的自己被那个什么鬼十年火箭炮砸到所以交换了,稳住脚步等到烟散去看到面前一副惊讶又的警惕的xanxus——比自己矮了不少,脸上没有伤疤——是八年前。

 

话说不是叫“十年火箭炮”吗?这明显是16岁的xanxus吧!这垃圾玩意时间也太不准了!!!

 

“这该死的十年火箭炮!”斯库瓦罗狠狠的咬牙。

【剩下走评论链接】

🖤🖤🖤🖤🖤🖤🖤🖤🖤🖤❤️🖤🖤🖤🖤🖤🖤🖤🖤🖤🖤

俺来了!

请打卡上车!

第二次开车,可能车速不太稳

3皮真滴难,下次一定不会这么折磨自己了

其实我本来还想写双x入x的【小声

之后还有两个肉的脑洞【2422+ 吃醋】【1614 的第一次】

让俺思考一下摸哪个🤔

BALNICA

X爸爸生日贺图2☆
图上还是一点点小心意

X爸爸生日贺图2☆
图上还是一点点小心意

万璃

XANXUSさま,Buon compleanno!

祝BOSS生日快乐!|˛˙꒳​˙)♡
不会画图不会写文的孩子只能悄悄的摆个阵惹……(然鹅还摆不好ORZ)
基本是从入坑以来收集的全部有关BOSS的周边了…因为实在是太少了所以还用自己的印片凑了下数(:3_ヽ)_
话废孩子最后再磨叽一句——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これからも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注:
Ⅰ.Buon compleanno,意大利文,生日快乐
Ⅱ.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日文,生日快乐
Ⅲ.これからも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日文,未来也请多多指教

XANXUSさま,Buon compleanno!

祝BOSS生日快乐!|˛˙꒳​˙)♡
不会画图不会写文的孩子只能悄悄的摆个阵惹……(然鹅还摆不好ORZ)
基本是从入坑以来收集的全部有关BOSS的周边了…因为实在是太少了所以还用自己的印片凑了下数(:3_ヽ)_
话废孩子最后再磨叽一句——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これからも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注:
Ⅰ.Buon compleanno,意大利文,生日快乐
Ⅱ.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日文,生日快乐
Ⅲ.これからも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日文,未来也请多多指教

Mr. Rui

手绘了X爹生日贺漫(沙雕属性)

第一次画还是崩了……

回老家没带电脑没带画本,无意中发现家里有一本彩页速写本!正好Varia众人一人一个颜色!太巧了吧!

永远爱XS!X爹要永远幸福哦

手绘了X爹生日贺漫(沙雕属性)

第一次画还是崩了……

回老家没带电脑没带画本,无意中发现家里有一本彩页速写本!正好Varia众人一人一个颜色!太巧了吧!

永远爱XS!X爹要永远幸福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