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白水 白水 的喜欢 7104032292.lofter.com
小琨
踏秋    已寄售社团:相亲相...

踏秋


  

已寄售社团:相亲相爱谷圈人

不开放其他任何授权了~

踏秋



  

已寄售社团:相亲相爱谷圈人

不开放其他任何授权了~

克鲁鲁我的心头好

脑补的采佩西兄妹if线;起标题和文案的能力很废,评论区欢迎竞标+新解读。


构图灵感见图2;第一次挑战这种比较复杂的透视和人体(水平暴露了);图很糊,可能是画布开小了ಥ_ಥ

脑补的采佩西兄妹if线;起标题和文案的能力很废,评论区欢迎竞标+新解读。


构图灵感见图2;第一次挑战这种比较复杂的透视和人体(水平暴露了);图很糊,可能是画布开小了ಥ_ಥ

克鲁鲁我的心头好
画完表情包后发现其实可以串联成...

画完表情包后发现其实可以串联成小故事hhhhhhh

前排提醒:有点生草🌿

画完表情包后发现其实可以串联成小故事hhhhhhh

前排提醒:有点生草🌿

阿唧米德。
最近稿有點多沒什麼時間畫我產品...

最近稿有點多沒什麼時間畫我產品…

最近稿有點多沒什麼時間畫我產品…

HYDROGEN

菩萨约稿,以及乱七八糟的弟中心摸鱼搓堆

(最后一p女装慎划 雷到不负责

菩萨约稿,以及乱七八糟的弟中心摸鱼搓堆

(最后一p女装慎划 雷到不负责

碎花冻

  最近画的猫爷🤤

 一些个人xp大放送

  最近画的猫爷🤤

 一些个人xp大放送

霹雳小奸

  画了些瓶邪红包~想要的友友可以看p4哦~

  画了些瓶邪红包~想要的友友可以看p4哦~

八方雷吼
修改了一下再po一遍水更新(...

修改了一下再po一遍水更新( 。?)

修改了一下再po一遍水更新( 。?)

酒绛子
“她爱你,我也爱你。” 满山老...

“她爱你,我也爱你。”

满山老槐森严,松涛如怒,微风中窃窃私语。

不知过了多久,费渡才轻轻动了一下,他抬起关节僵住的手,按在骆闻舟的胸口上。

  ↑

我喜欢这段

围脖可以存图

“她爱你,我也爱你。”

满山老槐森严,松涛如怒,微风中窃窃私语。

不知过了多久,费渡才轻轻动了一下,他抬起关节僵住的手,按在骆闻舟的胸口上。

  ↑

我喜欢这段

围脖可以存图

夏夏夏

【楚路】《路少爷和他的那个便宜丈夫》一发完

*楚路向,民国pa,全文7k加,青梅竹马外加童养设定。

*求点赞,求推荐,求关注,求评论!

*大概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爱情故事,he!

  

  

>>

  

  

1

  

  

  路明非是个苦逼外加病秧子的小少爷。

  

  

  接生的稳婆都说路明非虽然投胎投了个好人家,可是命中犯凶又犯煞,打娘胎里就带了个病根,吃啥药都不管用,出生的时候瘦瘦小小的跟个鸡仔一样,总之就是一辈子都没法太平。

  

  

  路家是县城里的大户人家,路爸路妈也是老来得子才有了路明非这一个儿子,说什么都不愿意看着儿子就这么没了,于是就四处求医问药,想给路明非求...

*楚路向,民国pa,全文7k加,青梅竹马外加童养设定。

*求点赞,求推荐,求关注,求评论!

*大概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爱情故事,he!

  

  

>>

  

  

1

  

  

  路明非是个苦逼外加病秧子的小少爷。

  

  

  接生的稳婆都说路明非虽然投胎投了个好人家,可是命中犯凶又犯煞,打娘胎里就带了个病根,吃啥药都不管用,出生的时候瘦瘦小小的跟个鸡仔一样,总之就是一辈子都没法太平。

  

  

  路家是县城里的大户人家,路爸路妈也是老来得子才有了路明非这一个儿子,说什么都不愿意看着儿子就这么没了,于是就四处求医问药,想给路明非求个延命保太平的法子。

  

  

  还好有个德高望重的算命先生给路爸路妈支了个招儿,说路明非虽然命运多舛,但是在他的八字卦象里还是存在一个生点的。

  

  

  算命的结合了路明非的生辰八字,接着就拿出毛笔给老爸老妈写了张字条,说只要找到与纸上生辰八字相符的人儿放在路小少爷身边,那就绝对能保路明非平安顺遂。

  

  

  算命的给的生辰八字怪得很,路家在方圆百里内也没寻到个合适的,就在路爸快要放弃的时候却让他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寻到了这个作为他儿子生点的人。

  

  

  那是个只有五六岁大的小孩儿,浑身瘦骨嶙峋脏兮兮的,光着一双脚丫子站在满是污水的泥坑里,路爸打量他的目光让他有些局促。

  

  

  路爸之所以注意到他,主要是因为这孩子帮他抢回了被小贼抢走的钱包,这让路爸对这个孩子有了一点好感,简单闲聊了几句后才了解到这孩子原本也是个有些身份的家族的孩子,奈何家族衰落独自和母亲逃难到这里却走散了,这般年幼的孩子要想活下来,就只能靠乞讨做小工为生。

  

  

  在得知那孩子的生辰八字后路爸更是喜出望外,这孩子不就是能救自己儿子的那个生点嘛,于是路爸就问人愿不愿意和他回路家,回了路家就不用再过苦日子了。

  

  

  小孩面无表情,似是在斟酌,路爸紧张的不得了,生怕人不愿意,好在这孩子能分辨出自己的处境,点点头答应和路爸回路家。

  

  

  “放心吧孩子,回了路家后我们不会亏待你的,你不用担心温饱问题,我们路家还是养的起一张嘴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路爸因为之前太过喜悦,而忘记询问这孩子的姓名了。

  

  

  小孩虽然浑身狼狈,但眼睛却清明的很:“楚子航,我的名字。”

  

  

  路爸心满意足的点点头,也不知道这个叫做楚子航的孩子母亲是不是外国人的原因才导致楚子航的眼瞳是金色的,在阳光下好似金色流沙一般引人注目。

  

  

2

  

  

  而在路家的路明非还不知道自己老爹给自己寻了个人儿回来。

  

  

  他昨晚上跟隔壁陈家的大小姐溜到街上看了一夜的花灯,正梦着卤鸡烧鹅的时候就被下人从床上叫醒了。

  

  

  路明非刚醒还是有些迷糊的,许是晚上在河边风吹的多了,才刚穿了一双鞋子路明非就开始咳了起来。

  

  

  下人们立马就紧张了起来,又是拿来糖梨水给路明非润嗓子的,又是给路明非拿白裘毯来暖着的。

  

  

  路明非看着这些为自己手忙脚乱的下人只觉得有些大题小做了,外面虽然都说路明非身子骨弱是个走三步都得有人扶着的娇弱少爷,但只有路明非知道自己的身体远没有外面说的那么没用。

  

  

  “我不想喝药了,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路明非看着被下人端来的药汤,还没到近前就已经被药味刺激的胃疼。

  

  

  路家总是变着法的给路明非求来各种补药,不出意料的是无论哪一种的味道都是出奇的苦,送药的下人面露难色,说这都是路家老太太亲手给小少爷熬的,这端回去了肯定会寒了老太太的心的。

  

  

  “那你放在一边吧,我看着那药还冒着热气,太烫了我可喝不下去。”

  

  

  路明非自知没法摆脱喝药的任务,只好先让人搁在一旁。

  

  

  这时路爸那边差了管家来请路明非去前厅,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路明非说,路明非一听马上从床上跳了下来,匆匆洗漱后套了件外套就赶去见路爸。

  

  

  在路明非记忆里,路家亲眷大部分人都是从商的,特别是路爸,经常一年有十个月都得在外奔波,路妈则是个远近闻名的绣工师傅,虽说常年在家,但大多时间都把精力放在了绣品上。

  

  

  路明非能见到路爸的时间少得可怜,这会儿美滋滋的要去找路爸,结果去了后才发现前厅不止有路爸,还有站在路爸身边的一个小孩子。

  

  

  路明非刚走到门口就愣住了,他看着那个突然出现在自己家中的小孩一脸疑惑,心想这小孩生的真好看,莫不是路家的哪个亲戚,但仔细想想都毫无印象,莫不是路爸从外面带回来的私生子吧?

  

  

  其实私生子这个词儿也是路明非听隔壁陈家大小姐讲给他的,陈家那位小姐叫陈墨瞳,比路明非年长四岁,有事没事就喜欢带着路明非到处玩,以及给路明非讲各种戏院里的热门话本故事。

  

  

  陈墨瞳和别家的大小姐不大一样,别家的大小姐每天不是读书就是练字,行为举止都带着淑雅气质,而陈墨瞳却与她们相反,她做事风风火火,看不惯的就骂,吃了亏了就打,相传十个小男娃都打不过她。

  

  

  陈墨瞳总是半开玩笑的逗路明非,说路明非如果身体再不争气的话,没准过几年就得翘辫子了,可是路家不能没有一个继承人,没准哪天路爸就被外面的小狐狸精勾了魂魄,然后给路明非带回来个私生子哥哥或者弟弟。

  

  

  且不说那般年纪陈墨瞳是怎么知道私生子这个概念的,反正路明非是认真听进去了的,所以当路明非看见楚子航的时候,这种恐惧感就席卷了他的脑海,完全没注意到路爸已经把自己抱在怀里了。

  

  

  “小路,怎么穿这么薄的外套,着凉了怎么办?”

  

  

  路爸捏了捏路明非有些冷的脸蛋说道,他其实也是好久没看见儿子了,第一时间就想先抱抱路明非。

  

  

  不过路明非的目光却一直落在楚子航身上,楚子航其实早就注意到了门口的路明非,他其实也挺惊讶的,对于他而言路明非就是个小号的洋娃娃,白白嫩嫩的的小脸藏在毛袄里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很。

  

  

  路明非的目光太过炙热,楚子航都被看的有些不自在。

  

  

  楚子航低着头有些无措的看着地垫,耳根不自觉攀上一抹红,鲜艳的像是要滴血一样。

  

  

  路爸轻轻的将路明非放在了地上,然后把路明非往楚子航身前推了推,笑着说道:“来,明非,这是你未来的小丈夫了,他叫楚子航,快和子航认识认识。”

  

  

  路明非被路爸推的有些踉跄,再抬头一看眼前这个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小哥哥,不知为何鼻头一酸,呜哇一声开始掉泪珠子。

  

  

3

  

  

  而转眼间楚子航进入路家已经有一个月了,楚子航本分的很,做事都是规规矩矩的,并没有给路明非外府私生子夺权篡位的错误感觉。

  

  

  路妈对待楚子航还算不错,虽然楚子航是以外籍奴役的身份进入路府,但路母却给了他可以去学堂读书的机会。

  

  

  可能路家大抵是不想路明非以后嫁给个大字不识的丈夫,所以隔三差五路妈就会来检查楚子航的功课,还教他一些简单的算账。

  

  

  不过路明非对楚子航的态度就很迷糊了,就连楚子航本人都能感受到路明非与他始终保持的距离感,有,倒也不多。

  

  

  路明非的住处是在路宅最深处的院落,紧挨着路家的小花园,而且住处的窗户开的也是十分的讲究,不管路明非打开哪一扇窗户,窗外都能看到路明非最喜欢的那棵老柳树。

  

  

  而楚子航,作为路明非的小丈夫,他住的地方被安排在路明非住处旁边的偏院,其实这样安排有点过于多余,因为按照路爸的要求,楚子航每天必须得有一大半的时间来待在路明非身边,有时还得在路明非那里留宿。

  

  

  “楚子航,你今天也要练字吗?”

  

  

  路明非把小脑袋往案几上一支,眨了眨眼睛盯着楚子航研磨提笔。

  

  

  楚子航点点头:“夫人交代了,今天要练习十篇大字,而且昨天的书背的不错,夫人说只要写完了就不用再背古文了。”

  

  

  路明非歪着头,脸颊压在案几上很快就被印出了一道红痕,楚子航赶紧抬起手将路明非的小脑袋扶正,路明非朝他吐了吐舌头,然后从案几另一头跑到了楚子航身边。

  

  

  “楚子航,你的名字怎么写的呀?”

  

  

  路明非仰着头看着他,脸上没什么表情。

  

  

  路明非还没有到上学堂的年纪,这个年龄除了玩还是玩,偶尔看见楚子航练字的时候才会支着个脑袋在楚子航身边晃悠,有时楚子航还会教路明非写几个字,以便为日后去学堂打好基础。

  

  

  面对路明非少有的提问,楚子航也很耐心的回答。

  

  

  他用笔尖蘸了一点新墨,在纸上一笔一画的写着:“小少爷,这个字要这样写,你看,这个‘楚’字就是我的姓。”

  

  

  楚子航流落街头多年,唯一记得的就是自己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年幼的他得路爸好心收留,自然也要在路明非身上回报路家的恩情。

  

  

  学堂夫子教的第一堂课就是学会写自己的名字,为此楚子航学的很快,虽然写出来的字歪歪扭扭了些,却还是被夫子夸赞是有些功底在身上的,课堂上夫子怎么教的,如今楚子航也全封不动的教给路明非。

  

  

  “楚……子……航……”

  

  

  路明非有样学样的在纸上写着,到最后还是忍不住抱怨:“啊,好难啊……楚子航你的名字真难写。”

  

  

  小少爷有点颓丧了,握着毛笔的手不知从哪里下笔。

  

  

  楚子航也不着急,轻声哄道:“等小少爷再长大一些就不觉得难了,慢慢来。”

  

  

  只见路明非嘟着嘴,埋怨了几句后就走开了,楚子航看着路明非在白纸上写下的几个字,大小不一还头粗尾细的,可是搭配上路明非那张小脸来看,字迹竟然还有些可爱。

  

 

4

  

   

  今日陈家的小姐陈墨瞳又来找路明非玩了,说是东边集市上新来了一群耍戏法的,又会喷火又会变脸的可热闹了,于是就来问问路明非要不要遛出来和她一起去看看。

  

  

  路明非一听就心动的不得了,可这个时候楚子航偏偏出现在了他背后,只是轻咳一声就让路明非心头一凉。

  

  

  楚子航淡淡的看了一眼陈墨瞳,随后将路明非整个抱了起来。

  

  

  路明非身形瘦瘦小小的,和刚来路家时瘦骨嶙峋的楚子航差不多,只不过楚子航后面被路家把身子骨养好了,而路明非则是天生如此,要说亏待的话路家压根就没亏待过路明非,各种补品都给路明非胡吃海塞的,可就是没见路明非长肉。

  

  

  “抱歉陈小姐,小少爷风寒还没好透,晚上更深露重的更不能出门,等到少爷好的差不多了您再来约吧,现在您请回吧。”

  

  

  楚子航说的都是路爸教给他的说辞,路家和陈家关系还算不错,可就是陈家这位大小姐天天缠着路明非出去玩,路明非人菜瘾大,每出去玩一次就得病个三两天,但路家又碍于两家面子不好直接拒绝陈墨瞳,现在有了楚子航做为中介,有些话还是可以说的直接些的。

  

  

  “楚子航你干嘛?快点放我下来!我要出去玩,你不能像我爸爸妈妈那样把我关在屋子里闷着!”

  

  

  路明非在楚子航怀里手脚并用,可是都像打在棉花套子上一样。

  

  

  “你!你就是楚子航?开什么玩笑,都还没成亲竟然还敢做主人家的决定!”

  

  

  陈墨瞳两只小手攥得很紧,她早就在家里听说了路爸给路明非找了一个能保命的小丈夫,本来还庆幸路明非这个小家伙能多活几年了,可今日见了倒觉得这人哪哪都和路明非搭不上,还有这说话的态度也是让人讨厌的紧,这才进了路家多久就开始对主人管束起来了,那要是成了亲,路明非还不得被这家伙给欺负了。

  

  

  陈墨瞳双手叉着腰,本想着让楚子航知道什么叫做主仆之分的,结果还没开口就被赶来的陈母拎起衣领带了回去。

  

  

  陈母边走还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这死丫头就知道乱跑,又来祸害路家的小娃娃!你还记得你之前带人去逛年会差点把人弄丢了的事情吗,你现在就跟我回去闭门思过!”

  

  

  眼看着陈墨瞳被陈母揪了回去,路明非也不再闹腾了,楚子航见人安静了就把人放在了地上,结果还没等他开口路明非就一股脑往院子里跑,愣是没让楚子航追上来。

  

  

  路明非身后都是楚子航的呼喊声,可他一点也不想回答,他现在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被丈夫管束下的苦闷妻子感受了,他这个小丈夫总是千方百计的不让自己出去玩,实在是太讨厌了。

  

  

  楚子航对此也表示很无奈,可谁让路明非玩起来就没个限度,换句话来说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好奇起来连马蜂窝都敢捅一捅,楚子航这么做也只是帮路爸确保路明非的安全罢了。

  

  

  虽然这样做会让路明非感到抵触,可该做还是得做,小少爷珍贵稀罕的很,掉一根头发都能让楚子航心疼死,更别提路爸路妈了。

  

  

  楚子航只是慢悠悠的跟在路明非身后,路明非腿短跑不了多远,不过为了小少爷的自尊,楚子航习惯性的会将两人的距离控制在两米之内。

  

  

  路小少爷其实脾气很好,只是表面上看着跟炸毛了的小猫崽一样,其实一根糖葫芦或者一袋绿豆糕就能哄好。

  

  

5 

  

  

  又过了一年。

  

  

  正是秋冬时节,路家的下人们忙着给院门口的一排梧桐树修剪纸条,那些梧桐树都有些年头了,个个树干比磨盘还粗,其延伸的枝丫也有水桶粗细。

  

  

  路爸说这些梧桐树都是从路家祖爷那辈就被移栽到家门口的,路家祖爷觉得梧桐是种神树,神树可栖凤凰,家门口有着这些梧桐就可保路家往后平安顺遂。

  

  

  下人们忙着清理树枝败叶,路明非就拿着个小板凳坐在屋檐下发呆。

  

  

  同样在屋檐下的还有楚子航,他一声不吭的站在路明非身边,不知道的还以为路明非带了个哑巴出来。

  

  

  两人向来如此,路明非在哪里楚子航就在哪里,从无例外。

  

  

  楚子航性格孤傲,年纪越长表现的就越明显,平日里除了路明非和路爸路妈以外,别的人都和他说不上几句话。

  

  

  后来也有外人嚼路家的舌根,说路家家大业大什么不好,偏偏给自家儿子找了个小丈夫,还是随随便便在路边捡来的,也不知道这孩子心里有没有坏水,万一路家给自己引狼入室了那岂不是人财两空。

  

  

  诸如此类的话楚子航听了好几年,每回上街买东西的时候那些妇人就会在他身后叽叽歪歪,就好像出了笼子的麻雀一样聒噪。

  

  

  楚子航一概不理会,他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忍耐,出一点差错就会给路家丢脸,更不想让路明非知道这些事情,不然小少爷肯定会不管不顾的跑到大街上骂骂咧咧。

  

  

  关于童养夫的身份,楚子航自认为当的很失败,因为路明非好像对他并不满意,不是嫌弃楚子航太闷了就是嫌弃楚子航天天冷着个脸,吓哭了不少来找路明非玩的小伙伴们。

  

  

  路明非虽然嘴上说着楚子航不像个童养夫,反而像个老妈子似的跟在自己身后,可一到雷雨天或者犯了错事儿,他首先就会往楚子航怀里钻,好像楚子航能帮他解决一切麻烦一样。

  

  

  有一次路家来了亲戚,是路明非一个小姨来家中做客,路明非一听来人便猛的往楚子航身后躲,楚子航还纳闷什么亲戚能把自己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少爷唬住,正思考着呢就听见前厅外传来一阵笑声。

  

  

  几个丫鬟陪着一位穿着旗袍的女人走进了前厅,女人一头卷发十分时髦,艳丽的旗袍更是像浪花一样随着走路带起的风而摆动。

  

  

  女人一进前厅就开始大声吆喝着路明非的名字,然后一眼就看见了躲在楚子航背后的路明非,忍不住笑着说道:“哈哈哈瞧瞧小路,以前总说自己和小楚合不来,现在看来你们两个相处的还挺不错的,这会儿都知道往自己的小丈夫怀里躲了。”

  

  

  原来女人是路明非的一个远方小姨,小姨二十出几了却还没打算结婚,家里长辈们催得紧,没办法只好来来路爸路妈这儿躲躲清闲。

  

  

  楚子航礼貌的向人行了礼,随后又将目光看向路明非,抓着人嫩呼呼的小手安抚道:“没事了小少爷,别担心。”

  

  

  倒也不是路明非胆小,主要是他这小姨太过热情让他招架不住,这位小姨虽说没结过婚,但是却格外喜欢小孩子,当初路妈生下路明非的时候,小姨是直接抬了七八箱礼来看望路妈的,据说只为能抱一抱路明非这个小奶团子。

  

  

  路明非到现在都还记得这个女人用红唇在自己脸上狂亲的画面,一想到此,就忍不住抖了抖。

  

  

  “好久不见呀小楚,你都长这么高了?打算什么时候取我们家小路呀,小姨给你们封个大大的红包哈哈。”

  

  

  女人捏了捏楚子航的脸,笑着说道。

  

  

  楚子航看向坐在椅子上的路爸路妈回答道:“全听老爷和夫人的安排。”

  

  

  路爸路妈没说话,只是一个劲儿的笑,路明非倒是红透了脸蛋,跟个小番茄一样:“我才不要那么早成亲!还有,不要再捏楚子航了,你的指甲好尖,会受伤的!”

  

  

  女人眼里闪过精光,没再捉弄楚子航,倒是一把将路明非抱了起来,路明非因为穿着绒袍的缘故整个人都像个白雪团子:“不欺负小楚的话,那小姨就来欺负你好了!哈哈哈快让小姨亲一亲咱家的小团子!”

  

  

  路明非挣扎的十分激烈,奈何抵不过女人的禁锢,一脸死灰相的任由女人蹭脸,而楚子航则是一言不发的站在女人身边扯着人的衣服眼巴巴的望着她怀里的路明非。

  

  

6

  

  

  等到路明非上学堂的年纪,楚子航都已经开始尝试替路爸路妈接管路家的一些小差事了,除开自己的学习时间以外,楚子航下午的就会帮着路妈给厨房做做流水账。

  

  

  这种账本难度不大,不需要太复杂的算法,困难的是要归纳上报,这对楚子航算不上困难,相反的只要他算得快,后面就能省下半个时辰的时间去学堂找路明非。

  

  

  因为楚子航曾经给路明非打基础的原因,学堂里的课路明非上起来并不困难,有时候还能答的上几个问题。

  

  

  楚子航最大的乐趣就是每天用那省出来的半个时辰给路明非在街上买些糕点零嘴带去学堂,他会找个课余休闲的时间把路明非从学堂里叫出来,然后两人再找个没人的角落享受茶点。

  

  

  这一次路明非出来的很快,完全不用楚子航叫他就自己从学堂里出来了,本来楚子航还担心路明非是不是早退了,结果一问才知道是学堂的老先生临时有事回家去了。

  

  

  “楚子航,你这次又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呀?”

  

  

  路明非趴在楚子航的身上嗅着他身上的气味,企图找到一点点蛛丝马迹。

  

  

  楚子航摸了摸路明非的头,把他拉到学堂后面的小凉亭里:“这次给你带的南街铺子的烧鹅,拿食盒装着的,还热呼的,尝尝看?”

  

  

  路明非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他乖乖的等着楚子航打开食盒,一开盖子就闻到了一股肉香,南街铺子的烧鹅别具特色,在传统的烧鹅技法上还加了一道桂花熏香的手法,经过熏香后的烧鹅吃起来并不怎么油腻,细尝都还有股子桂花香味。

  

  

  楚子航看着目光还锁定在烧鹅身上的路明非不由得笑了,路明非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他其实很少看见楚子航笑。

  

  

  怎么说呢,楚子航笑起来有一种感觉,那种感觉说不上来,很像夜深时候的月光,他虽然将笑容挂在脸上却始终拒人于千里之外,虚幻飘渺让人抓不住。

  

  

  路明非心里咯噔了一下,就好像有什么在他心里抽条了似的,怎么也压制不住,楚子航还以为路明非不舒服,就想伸手去探路明非的额头,结果被路明非猛的躲开。

  

  

  小少爷像只受惊的鹿一样蹦的老高,白皙的小脸红扑扑的和喝了酒一样,楚子航苦笑道:“小少爷,你别怕我呀,我又不吃你。”

  

  

  路明非猛的想起自己方才的行为有多奇怪,赶紧慌忙坐了回去,刚坐下就在风里轻飘飘的听到了楚子航一句“以后就说不定了”。

  

  

  路明非忽然想起了陈墨瞳提醒给他的话,要小心那些一开始对你很好的人,他们可能是带有目的性的,等到他们露出真面目,那你就会被吃的骨头都不剩。

  

  

  【完结】

White_bai.
明非 ,别哭。    患有PT...

明非 ,别哭。

  


患有PTSD的路主席收到诺玛的消息:师兄任务出了点意外,已经失联12小时。

路主席千里奔袭,终于在尼伯龙根找到了失踪的师兄。

是🍬是🍬


动作有参考

​ ​​​ 

明非 ,别哭。

  


患有PTSD的路主席收到诺玛的消息:师兄任务出了点意外,已经失联12小时。

路主席千里奔袭,终于在尼伯龙根找到了失踪的师兄。

是🍬是🍬


动作有参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