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star light star light 的喜欢 aoxue12929.lofter.com
屑阑阑

这次官方整活太可爱了没忍住捏了

(顺便发发以前做的筐出未来的沸哥,带了tag不喜勿喷,我永远喜欢头带┗( ˘ω˘ )┛)

  

这次官方整活太可爱了没忍住捏了

(顺便发发以前做的筐出未来的沸哥,带了tag不喜勿喷,我永远喜欢头带┗( ˘ω˘ )┛)

  

企鵝果凍
我先造謠(我先造謠)

我先造謠(我先造謠)

我先造謠(我先造謠)

咔嗒kada

很喜欢狡兔屋四人组的相处方式!!


有ooc/捏造/服装简化/无cp向  注意!

很喜欢狡兔屋四人组的相处方式!!


有ooc/捏造/服装简化/无cp向  注意!

我是小han

  

【那维莱特】【钟离】

服饰互换

作者:kamino_eru

*图片来自推特 无水印喜欢的可以保存。

  没啥违和感,甚至感觉很帅哈哈。不过到底中西方文化还是有差异。 龙王的衣服比较华丽,而帝君的衣服比较庄重简约。

  

【那维莱特】【钟离】

服饰互换

作者:kamino_eru

*图片来自推特 无水印喜欢的可以保存。

  没啥违和感,甚至感觉很帅哈哈。不过到底中西方文化还是有差异。 龙王的衣服比较华丽,而帝君的衣服比较庄重简约。

仟阑

这个 的后续

也是“我绝对不能失去铃”有感。

亲爱的审核我真的什么都没画给我过吧求你了

这个 的后续

也是“我绝对不能失去铃”有感。

亲爱的审核我真的什么都没画给我过吧求你了

吠野怨

(intp灵感来源自己也只仅代表个人)突然的脑洞~画了

调了个滤镜感觉INTP都快变成粉色的猫猫了(雾

(intp灵感来源自己也只仅代表个人)突然的脑洞~画了

调了个滤镜感觉INTP都快变成粉色的猫猫了(雾

相似的蒸馏水
吾尝与两紫人辩论,吾皆大败,感...

吾尝与两紫人辩论,吾皆大败,感受颇深,遂摸(是真实经历哈哈..哈...)

吾尝与两紫人辩论,吾皆大败,感受颇深,遂摸(是真实经历哈哈..哈...)

嘿嘿

【莱卡恩哲】2

【莱卡恩哲】2*微量比利哲


来更新了老婆们(OwO)剧情补完了,如有ooc见谅,也请老婆们多多指点(作文30分文笔真的很差哭(இдஇ; )


接上回


送走比利已经是黄昏了,哲看了眼钟表。确认了时间还够就匆匆往光映广场了。买完菜后,哲看着短短的账单大大的支出金额就泛头疼。本来只是想买菜时顺便拍点江边夕阳照片,结果这数额在六分街都可以买一周的食材了。呼…怪不得城里来的人得叫村里人一声乡巴佬。这什么样的家庭才吃的起每日三餐啊。


不过哲身为兄长心里也很快平复了下来。拿起相机刚对准好手机就传来了响声。是莱卡恩:“打算完家里才发觉主人出门了,让主人亲自动身是身为执事的失职。......

【莱卡恩哲】2*微量比利哲


来更新了老婆们(OwO)剧情补完了,如有ooc见谅,也请老婆们多多指点(作文30分文笔真的很差哭(இдஇ; )


接上回


送走比利已经是黄昏了,哲看了眼钟表。确认了时间还够就匆匆往光映广场了。买完菜后,哲看着短短的账单大大的支出金额就泛头疼。本来只是想买菜时顺便拍点江边夕阳照片,结果这数额在六分街都可以买一周的食材了。呼…怪不得城里来的人得叫村里人一声乡巴佬。这什么样的家庭才吃的起每日三餐啊。


不过哲身为兄长心里也很快平复了下来。拿起相机刚对准好手机就传来了响声。是莱卡恩:“打算完家里才发觉主人出门了,让主人亲自动身是身为执事的失职。”“到也没有,我就去买个菜。莱卡恩你先帮我洗一下餐具,煮一下水,待会回去就下面。”“是主人。”


关上手机哲又望了眼天空,今天的黄昏格外美丽。在金黄的云边有成双的鸟儿…但江边还缺少一抹风景。哲或许知道自己该直视自己的情感,但不是现在。


他害怕却期待着莱卡恩的注视。跟莱卡恩一起做委托时他知道莱卡恩的身世背景肯定没有那么简单。他无法向影片里的主角一样大胆张扬的去爱一个人。除了莱卡恩之外他还有妹妹铃,还要去付fairy的电费。他的生活太拥挤了,在当下空洞不稳定,收入不稳定的情况下他要选择一个半路杀出来的顶级执事?或许只是施舍只是对方过于礼貌。


但他想要莱卡恩站在自己身边。


哲回到家时太阳已经落下,只剩下残留的余晖。“对不起莱卡恩,我来晚了。”“是我的不对没有与您一起。导致晚餐时间延误,您不必自责。”“这样啊…那做菜吧。我先去下面。”“水已经煮开了。”


莱卡恩的做饭效率十分高。在腌制牛肉时会顺便拌个凉菜,烤牛肉时拌意面。最终一盘香喷喷的意面和牛排被端上餐桌。莱卡恩还十分细心的从冰箱里拿出提前冻好的啤酒。哲看着桌上香喷喷的饭菜,眼角都上挑了几分,活似一只娇媚的小狐狸。


真可爱啊,想要一直注视着他。


与莱卡恩共进了晚餐哲心里的负情绪也随之消除。把江边夕阳照片p好发给妹妹后哲又去绳网上看了一眼没有可接委托还哲彻底支持不住自己虚累的身体重重向沙发上倒了下去,以至于厨房里的莱卡恩以为哲突发恶疾,手里的盘子都差点摔了。


“主人,见到你没事真好。”“对不起啊莱卡恩…让你担心了。”“主人,我身为您的执事。为您担心是我的职责。您不必感到愧疚。”哲看到莱卡恩如此郑重也没有再说什么。


“主人我抱您上楼。”莱卡恩抱起哲,只是哲比莱卡恩预想中还要轻以至于力道用大,差点哲就与莱卡恩亲上。


哲近距离看着莱卡恩,甚至能数清楚莱卡恩脸上的绒毛。意识到自己太过失礼哲赶忙别开了脸。只是太过紧张手还贴在莱卡恩的胸上。意识到这点的莱卡恩也没有提醒,一直到放下哲他都在默默享受胸前手上所带来的温热触感。


到了晚上,哲早早就洗漱好盖好被子窝在床里面。听到隔壁浴室所传来的水声哲更加心烦意乱,打开贴吧随便刷了起来。


“主人。”嗯?莱卡恩还没出来。“怎么了?”“主人你这里有吹风机吗?”“在白色架子的第三层你看一下”“找到了。”


听到莱卡恩的回复哲心里那股紧张感也随之而去。


可能是莱卡恩的毛发太多了哲慢慢昏睡过去。半夜醒过来时眼前就是白花花的绒毛,被热风吹过之后毛发更显柔软。“主人睡不着吗?”“不是…”哲睡眼惺忪的看着莱卡恩。“嗯。”眼前的模糊还没有褪去,哲也不知道自己是鬼迷心窍还是真睡傻了,一脑袋就钻进了莱卡恩的怀里“莱卡恩真的很有责任感啊。”莱卡恩也顺势搂着哲“主人。”“要是莱卡恩对我是真的关心就好了。”说完一系列迷迷糊糊的话哲就昏昏睡去了。


哲说的话萦绕在莱卡恩的心头。第一次在大厦时莱卡恩就注意到了哲。一个冷静聪明礼貌又不失幽默的绳匠。看着他与狡兔屋毫无隔阂的嬉笑与对自己的专业冷静却又在同伴受伤时露出担忧的神情。他也好想在绳匠柔软的心里有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在与哲正式见面时,哲身上的优良品德更显突出。不同于哲在邦布后单一的温热声线,在现实见面后对方开心时的眉眼弯弯,思考时的缜密推算都成为了莱卡恩对于哲心系向往的线索。


在与哲接触后他也会受到对方的熏陶。谈论时不再不苟言笑,也会因为哲去接触一些自己从未了解的潮流话题。这些细节像是一条条绳线牵引着莱卡恩一点点去接触了解哲。直到两人的关系无法分离,绳线多到缠绕在一起。再去看就好像直视了自己的情感。想要用这些关系留住他。用炽热的眼神永远去注视他。


第二天早上哲从莱卡恩柔软的怀里醒来。醒来时还在感叹昨晚做了一个好梦。结果转眼就发现是自己昨晚迷迷瞪瞪对莱卡恩发的神经。怪不得梦这么真实。哲恨不得快点逃离新艾利都,本来对方就免费来给自己当家政。结果自己成半夜迷糊吃对方豆腐。这种事恐怕是莱卡恩一生职业生涯都遇不到的离奇事件吧!“主人您醒了。祝您拥有美好的一天。”不得不说莱卡恩的职业素养是真高。看见莱卡恩要换衣服哲在尴尬的心情下又睡了个回笼觉。下楼时莱卡恩已经做好了饭菜。


“看主人睡的很舒服我就没忍心叫醒主人,主人先吃看看合不合胃口。”哲强装没事人一样吃着早餐。最后还是没忍住开了口“莱卡恩昨晚…”“我知道,主人不必为我担忧。我并无感触。”没有感触吗…“莱卡恩待会我要和比利一起出门你做的早餐很美味你能帮我买下菜吗?”“主人中午想吃什么。”“帮我买点排骨和豆角就好,其他的菜家里都有。还有地铁门口有个邦布开的店,你去那家买就好。这是钱。”“主人…您可以和我一起去吗?”“莱卡恩是找不到店铺吗?那我先送你去…”

“不是的主人。可能有点冒昧…我想与您一起。”


“啊,没想到莱卡恩也想去玩游戏机!”哲听到这个请求到也是很惊喜,至少莱卡恩没有因为昨晚与自己拉开距离。“是的主人。我现在先去买菜待会与您和比利先生去游戏厅。”“那一起去吧。虽然不知道你是不是经常来六分街,但带你去混个脸熟也算是有好处吧。”“这样啊。”莱卡恩虽然表波澜不惊但心里却是主人要带我混个脸熟。并且莎莎乱响的尾巴也出卖了莱卡恩。哲看到之后并没有去问,他想看看莱卡恩到底会开心多久。


去的路上尾巴还是一直在摇晃,路上两人一直在讨论一些家事。例如丽娜的饭菜小可琳和艾莲的性格让哲感受到了维多利亚家政的温馨。从旁人的角度看来就是一位绅士的狼先生和乐于助人的店长,温暖的阳光滋润了他们之间的情调,是一副优美的街角风景。


“店长!我在这里!”“比利,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当然了店长,为了这一天我苦苦准备了许久,来争个高下吧!”“好啊,不过我先把菜放一下。莱卡恩我自己来吧,你们先聊。”哲走后店门口倒是有些风云涌动。


“听说狡兔屋与法厄同交集许久,以后还请多多关照。”“难道莱卡恩先生想要跳槽当绳匠吗?”“您说笑了。”


“我来了,你们交谈的还好吧。比利你今天要来我家吃饭吗?”“主人容我打断,今天我们两人买的饭菜并不够再多加一份。”“没关系的店长~我本来就是机器人在你家待会就好~~”“行吧,不过我们店最近可没有上新,你要是看的话也只能看旧版星辉骑士了。”莱卡恩组织计划失败。


在游戏厅里,向来手残养生的哲优先下场。剩下的只有莱卡恩和比利两位,明明只打了一轮争夺赛。结果两人不相上下加赛了好几场,一旁等着中午休息关店的老板都等烦了,平常温和的脸上现在愣是出了一股杀气严重怀疑这两人是和伙约好的来砸场子。哲甚至中间偷摸回家把菜洗完都没被发现。终于快到一点半时老板忍无可忍把这俩人赶了出去,在哲的一杯冰美式和拉面的道歉下老板勉强没把这俩人加入黑名单。


出了店铺后莱卡恩率先开口“主人是我的错,作为一名执事有时间观念是最基本的。我本应该意识到自己技不如人早早放弃…感谢主人带我体验了一次,这会成为我永远不会忘记的记忆。”“没事莱卡恩,你下次跟我玩,保证你赢。”“谢谢主人。”好一个可怜懂事感拉满,直接把旁边的比利整蒙了。


比利:我记得六分街没人开茶馆的。。。


未完๑•́₃•̀๑


谢谢老婆们的喜爱✧٩(ˊωˋ*)و✧也希望老婆们能及时指出问题~如有ooc也希望老婆们提建议

  (*゚∀゚*)下次更新预计明天晚上。

西瓜要挖着次
没爽几把就要睡!我不要睡觉啊啊...

没爽几把就要睡!我不要睡觉啊啊啊——严重怀疑哥哥让我睡觉后自己熬夜玩,要不然怎么眼睛底下有黑眼卷(bushi

没爽几把就要睡!我不要睡觉啊啊啊——严重怀疑哥哥让我睡觉后自己熬夜玩,要不然怎么眼睛底下有黑眼卷(bushi

双生之星

核邪铀碍方舟同人文(F5+4)——ss行于冰原上:前瞻

     

[图片]   沙滩伞公司备忘录:目前我们已经根据联合科考队在星门前发现的装置的原理初步仿制出了能够“净化”坍缩的装置,但现在这台装置所能做到的只是将一个或一群个体身上的坍缩转移到另一个个体上,那些被用作容器而已经或即将坍缩成为坍缩体的个体必须经过妥善处理,除非用作实验,否则不得离开收容间中的处理皿,其包括进食到排泄在内的所有生理活动无论何时都应进行统一管理,关于93号设施内的维持事宜现已与雷松公司达成协议,下一批实验样本很快就会送到。

  DJK的日记:

XXXX年XX月17日

大部分人已麻木,不再去关注设施里那些......

     

   沙滩伞公司备忘录:目前我们已经根据联合科考队在星门前发现的装置的原理初步仿制出了能够“净化”坍缩的装置,但现在这台装置所能做到的只是将一个或一群个体身上的坍缩转移到另一个个体上,那些被用作容器而已经或即将坍缩成为坍缩体的个体必须经过妥善处理,除非用作实验,否则不得离开收容间中的处理皿,其包括进食到排泄在内的所有生理活动无论何时都应进行统一管理,关于93号设施内的维持事宜现已与雷松公司达成协议,下一批实验样本很快就会送到。

  DJK的日记:

XXXX年XX月17日

大部分人已麻木,不再去关注设施里那些坍缩偏转装置,所有人对那些东西都是一种彻底的漠视,包括我在内。

       即使我知道那个机器的原理,即使我知道那里面的其中一个核心可能是流赫……

       我无法想象那是什么样的无助感——被塞到一个行李箱大小的空间里,被剥夺了所有的感官,被迫承受邪魔的影响同时咽进外面所有人灌进来的坍缩……比拼命挣扎还要绝望的是你连自己是否在挣扎都感受不到……

       但事实上如果我们不想被那个影子所注视就必须如此。邪魔,亚空间事物在这个世界的投影,ta那个看穿我们心底的颜色,而一旦ta发现了一个不同的颜色就会向其投去“好奇的一瞥”,“核心”需要绝望,因为他们需要去替我们吸引ta的目光,需要替我们分担那些落在我们身上的目光。繁华几次找到我,向我解释这些原理,告诉我我的同情与哀伤只会让我更容易被注视,产生更多需要被核心分担的“目光”,这反而会害了流赫,甚至使我被内定成下一批“核心”……我知道,他不想再失去一个同伴了。

XXXX年XX月24日

        因为被内定成下一批核心的我的逃跑,我的师傅,教会我雪原料理,每天鼓舞我和大家的卡珊德拉姐被迫替代我成为了核心……我再也不敢在厨房里抬头……因为只要一抬头,我就会看到那两个罐子以及沙滩伞的那些人为了惩罚我而挂在上面的名牌……师傅、流赫就在里面,就像那个沙滩伞站点主管说的那样,在里面替我的行为买单……我每去多看一眼他们,每多一丝其他的想法,他们就会因为我而更痛苦一分,可我却连一句道歉的话都不能传递给他们,我只能强迫自己变得麻木不仁,去减少他们的痛苦……如果我没有想要逃跑……如果我一开始没有去因为好奇心作祟去偷看那些人更换“核心”从而发出动静……

       他们说的对,都是我的错。

米洛的访谈记录:

       “博士,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啊……问我有关卡丘他们四个的事情吗?看来博士也注意到了,那好吧,博士希望了解些什么,如果能够帮到他们我肯定知无不言。”

       “有关DJK的效果问题吗?黑猫说过我们三个合租过的事情?好吧……呃怎么说呢,我们虽然平时会管他叫软柿子,但我们也都只是互相打闹时的调侃而已,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很……善良……呃这种形容可能不是很恰当吧,但他确实是一个很会为大家着想的人就是了,就一点像是那种解压玩具,大家都喜欢去没事揉一揉捏一捏,但不管怎么捏都会变回原来的样子,他也不会和你计较。只是这样的人很容易会将很多事主动揽到自己身上然后又不说出来,结果就是当你再想像之前那样捏一下他的时候他就那样爆开了,然后把里面那些东西一股脑的溅到了你的脸上……这对他还有团队里的其他人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被美強慘拿捏得死死的人生

絕區零觀影體 世界觀PV | 奇蹟的起點

好奇問下大家當時打砂金有卡過嗎,我d5群有群友說卡了3個月(宇宙貓貓頭

38了,主線不知道還有沒有(做完第三章了

無cp

有ooc

--------------


已修正錯誤,原先播放語錄取消,現抽取下一條影片...


已抽取世界觀PV | 奇蹟的起點


......


【 看着屏幕上的警告字眼,她嘆了口氣:“呼,不愧是繩網,竟然要動用GHOST(幽魂)來入侵_”


“安保級別出乎意料的高,別鬆懈_”他提醒道。


“了解~去吧YOUKAl(妖怪),開始「腐化」數據庫防火牆_”她指揮道。


......


“已獲取表層文...

好奇問下大家當時打砂金有卡過嗎,我d5群有群友說卡了3個月(宇宙貓貓頭

38了,主線不知道還有沒有(做完第三章了

無cp

有ooc

--------------


已修正錯誤,原先播放語錄取消,現抽取下一條影片...


已抽取世界觀PV | 奇蹟的起點


......


【 看着屏幕上的警告字眼,她嘆了口氣:“呼,不愧是繩網,竟然要動用GHOST(幽魂)來入侵_”


“安保級別出乎意料的高,別鬆懈_”他提醒道。


“了解~去吧YOUKAl(妖怪),開始「腐化」數據庫防火牆_”她指揮道。


......


“已獲取表層文件只讀權限_空洞特性報告...吞噬一切的超自然災害,內部空間錯亂,遍佈怪物和以太物質_”


“不是最新結論呢,不過普通人也只需知道這些...還有嗎?”她詢問道。


“以太物質具有侵蝕風險,長久接觸會將智慧生命轉化為以骸_但它也是優質資源,新艾利都採掘以太物質加工為能源,通過式輿塔運輸全城_依靠以太資源與技術,新艾利都得以完全管控境內各個空洞_”】


“入侵繩網...他們到底想做甚麼?”哲神情才剛緩和不久又回到嚴肅狀態,畢竟繩網裏有千千萬萬的資料,光看前段,他們已經入侵了繩網數據庫,並且查看了其中資料,暫時只播出了空洞和以太的利害,這些都是普通人都知曉的知識,但影片上也說了,這些都是表層信息,更深層的資訊還沒挖掘出來,只好期望它等會的內容別太勁爆,不然大腦得過載。


世界觀PV不勁爆沒人看啊哲哥(打嗝.jpg.)


“GHOST...YOUKAl...那都是甚麼跟甚麼啊,不過聽着它們的能力,肯定不簡單。”妮可翹着腿,旁邊的安比也附和道:“嗯,我看過的電影裏,有類似名字的也有不少,都是一些厲害的人物。” “可是安比你也說了是電影裏的吧?”貓又吃着青花魚含糊地說道。


“真敢做啊,入侵繩網。”青衣把棍子往後一放,“自從被傳來這裏,各式各樣的謎團越來越大,回去要跟進的案子怕不是有一層樓多。”


“繩網最注重隱私,保安系統也是一頂一的,他們入侵繩網,腐化數據庫,真的只是想要裏面的資料這麼簡單?”朱鳶面上沉重地說道。


【 “哈哈哈,完全管控,真敢說呢...”她笑道。


“哦!「腐化」進程即將結束_~”


倒計時:6,5,4...


“獲取深層數據庫權限..._”


0。


“搞定..._”


“哇~關鍵詞很多嘛,還有我們的條目呢~讓我看看~_欸~?你怎麼把索引收起來了_”她有點疑惑道。


“時間有限,不要玩過頭了。FAlRY(仙靈),檢索預設關鍵詞_”他指示道。】


Fairy?


鑑於上一條影片就有Fairy這一名字,人們還記憶猶新著呢,又來冒一次頭,引起了眾人重新思考,捋清楚所有關係。


柳眼鏡上的鏡片反光,倒映着屏幕上的畫面,冷靜地說:“已知Fairy是人工智能,那Ghost和Youkai極大可能也是人工智能,只不過能力不同。”


“上一條影片其中一段,Fairy就有露過它的檢索能力。”雅平淡地說。


“這樣看的話,它們的能力分工得挺好,搜索、入侵、破解...”淺羽悠真緩緩說道。


【 “真無趣~檢索完成...嗯...艾利都建城報告,攻克重災關鍵人物_”她話還未說完,男聲就先把話接上去了:


“第一位,星見家三代家主。一己之力斬殺稱頌會司教_”


一個酷似星見雅的女性出現,她的背影在灰白的背景中尤其突出。


“真厲害,不知道她的後人怎麼樣_”她誇讚道。


“下一位,「挽晝」女士,瑪瑟爾集團時任首席執行官。成功消解天上的「巢主」空洞_”


灰色的髮絲使她的皮膚看起來更加蒼白,黃藍異瞳有一種莫名的協調感。


“我記得這位,她還是邦布的發明人呢_”


“然後,調查公會ACE,領隊「喬伊斯」。隻身穿越「神的迷宮」,建立空洞探索路徑標準方案_”


面罩遮住了他的面容,有種不可窺探的神秘感,眼神中透露著銳利。


“他算是調查員的先祖,還是繩匠的先祖呢~?_”


“接上來,節杖軍的維克上校、丹中校和法金漢傭兵團的團長。僅憑三人聯手將「黑牆」斥退37公里_”

  

左邊的紫髮女性看起來不苟言笑,中間的粉髮女性微微笑着,她的雙翼和尖尖的耳朵頗引人注目,左邊的人頭戴盔甲,三人的旗幟飄逸,而男聲則更關注旁邊剛才給予評論,現在又默不作聲的人:“...怎麼不評論了?_”


“不用,看下一句。「為表彰七人的壯舉,時任市長為他們設立了一項全新的榮耀稱號一一虛狩。」_”


“他們是狩獵災害,守護都市的旗幟...等等,表彰七人?我記得第七人是..._”】


“難怪這條影片叫世界的奇蹟,這是把有重大貢獻的人都揪出來了啊?!”珂蕾妲難得沒管手上的開心果冰淇淋,目瞪口呆地看著屏幕,“不知道為甚麼看見他們,莫名有種追星成功的感覺...”本撓撓頭小聲地說。


“哇,發明這麼可愛軟萌萬能的邦布的人,居然這麼帥啊啊啊啊!!”某位邦布廚在座位上無聲吶喊。


在聽到「星見家三代家主」的時候,對空部的多少都有瞄一眼自家課長,“好厲害啊...”蒼角眼睛閃閃的,周邊的小星星快冒到空間外了。


【 一團紫色的火焰燃起,一位頭部被火焰覆蓋的人出現,男聲說道:“這裏。亞契教授,赫利俄斯機關創始人,成功揭露大多數空洞特性的學者。為追尋災難真相而進入零號空洞內_”


“於此文檔封存前,亞契尚未從零號空洞中歸還_”


“文檔記錄於艾利都時期,這位教授已經迷失了整整一個時代了呢_”


“...決定了,就這裏吧,把我們的「包裹」上傳在這數據庫中_”


“了解~JINNI(魔精),開始打包上傳吧。”


屏幕上列出大大小小的空洞,上面還有紅色的字幕漂浮著,隨後漸漸消失,換成四個名字以及狀態:


JINNI UPLOAD INITIATED

GHOST OFFLINE

YOUKAl OFFLINE

FAlRY OFFLINE


“你們四個要乖乖的,等著能喚醒你們的人_”


“等到那時,我們再一起,把新艾利都..._”女聲沒有把話說完,影片便應聲結束。】


“亞契教授...”鈴看着那抹紫色漸漸消散,心裏像有團棉花堵住,忽然肩膀被拍了一下,“鈴,沒事吧?”哲擔憂地問。


“哥,我沒事,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 “嗯呢呢!嗯呢!”伊埃斯蹦蹦跳跳的,試圖讓兄妹倆轉移注意力,然後被哲打斷施法,一個按頭直接把伊埃斯給幹沉默了。


伊埃斯:嗯...呢嗯嗯呢!(放開窩!>A<(氣) (不停揮手以示反抗)


“噗...哥,放開伊埃斯吧,他的手都要成小風扇了。”鈴看着撲騰撲騰的小手,不禁笑了起來。


“等著可以喚醒他們的人...店長他們便是其中喚醒Fairy的人?”比利說道。


“嗯,應該就是了。”安比眼睛眨了眨,“而說話的兩個人,可能是四個AI的發明者。”


“那兩個人,到底想做些什麼呢。”麗娜思考道,旁邊的社蘇拉和安娜塔莎則一唱一和地說:“陰謀!絕對有陰謀!” “對,他們想把新艾利都搞砸了!”


抽取下一條影片中...


已抽取珂蕾妲⬜⬜PV | 工地午餐會


---------------


啊啊啊啊別再說繁體看不懂辣!!已老實求放過啊啊啊煩到我啦!!

下星期二要飛了,這一篇可能是我旅行前最後一篇(doge)


還有MHY崩鐵成就那可否整一個全部領取,我看著我從開服留到現在的成就感覺要把手按廢才能領完(

這一篇好水

一烛从风
“唉好麻烦,想摆了。” “摆呗...

“唉好麻烦,想摆了。”

“摆呗,那就不搬了。”

“……一直在偷懒的人有什么好劝我的啊!”

“唉好麻烦,想摆了。”

“摆呗,那就不搬了。”

“……一直在偷懒的人有什么好劝我的啊!”

癿昇
难得有空,便装出行吧。 ———...

难得有空,便装出行吧。

————————————

虽然不明显但真是魈空(

场景取自游戏内

难得有空,便装出行吧。

————————————

虽然不明显但真是魈空(

场景取自游戏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