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羽觞醉月 羽觞醉月 的喜欢 bainiangududaobuxiu.lofter.com
RedBurnMoonlight

带球跑——得了吗!【9】

全员ABO


南北一掰定情一夜带球


纬钧育有一崽甜甜蜜蜜


启程精英丁克意外揣崽


前篇:【1】一掰定情 【2】我俩合法 【3】胖揍浣熊

 【4】合理质疑 【5】双开门大冰箱 【6】青梅竹马

【7】太对了哥 【8】让你骗人!


* 前排再广告一下:余量及焯(今晚开)


正文:


于是电话又很快打回了齐思钧那里。


洗了个澡穿戴整齐准备出卧室门的齐老师,一摁下接听绿键就差点被震聋:“呜哇哇哇哇哇哥!曹恩齐他真的外面有狗了呜呜呜呜呜呜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离家出走!!!”......


全员ABO


南北一掰定情一夜带球


纬钧育有一崽甜甜蜜蜜


启程精英丁克意外揣崽


前篇:【1】一掰定情 【2】我俩合法 【3】胖揍浣熊

 【4】合理质疑 【5】双开门大冰箱 【6】青梅竹马

【7】太对了哥 【8】让你骗人!


* 前排再广告一下:余量及焯(今晚开)


正文:


于是电话又很快打回了齐思钧那里。

 

洗了个澡穿戴整齐准备出卧室门的齐老师,一摁下接听绿键就差点被震聋:“呜哇哇哇哇哇哥!曹恩齐他真的外面有狗了呜呜呜呜呜呜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离家出走!!!

 

“不是……怎么了怎么了?”齐老师手都搭到卧室门把手上了,一听他这动静连忙缩了回来,捂着电话连声安抚他:“曹恩齐……外面有,有狗了?……那,接回来养呗?”

 

“……不是真的狗!不是四条腿的是三条腿的那种你行不行啊呜呜呜呜呜!”何运晨一边哭得荷花带雨上气不接下气地,一边气呼呼地把自己的行李箱从衣柜上拽了下来,衣服一股脑地扔进去:“我这还叭叭地嘲笑人家郭文韬呢!结果他那好歹是个进口白皮土豆!我这竟然是个国产花心大萝卜!!呜呜呜呜,我这心哪,哇凉哇凉哒!!!”

 

“不是,等会儿你先别凉……”齐思钧疑惑地擦着自己头发,皱了眉迷茫问:“我……咱俩十分钟前不是打过电话吗?你……怎么突然就发现他出巜轨了?!”

 

“就是这么快啊!!!”隔着门被郭文韬骗得死死的小何医生,抽抽搭搭地吸着鼻子大声嘶吼道:“我听得真真儿的,他现在正跟他相好的在一块儿呢!!!”

 

齐思钧:……??!!!

 

沉默两秒,打开卧室门,看见早餐桌旁有说有笑深情对视的曹恩齐和……

 

周峻纬。

 

齐思钧彻底石化了三秒,冷静地默默关上了卧室门。

 

“确实。”齐老师道心破碎地缓缓闭上眼睛:“他有狗了。”

 

“!!!是吧!!!靠,当初在一起的时候他还说什么以后他要是对不起我背着我找别的Omega的话就让我把他蛋拆了呜呜呜呜呜——!”

 

齐思钧:…………

 

倒也不必如此……斩草除根吧!

 

而且——

 

“其实另一个也并不是Omega……”

 

“什么?!”何运晨更气不打一处来了,悲愤地差点没跳上窗台:“难道是个Beta?!老子天天都快把他累死在床上了没信息素没腺体的他怎么还能有劲儿跟Beta那啥?!这河里吗?!!!”

 

“就是,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说……”齐思钧暂时无法面对“我弟弟的Alpha外面有狗了而狗是我家老公”的事实,试图委婉地、逐步地劝他接受这个事情:“或许,对方是个Alpha?”

 

何运晨沉默了三秒。

 

“老子都把他累成生产队的驴肉火烧了他怎么可能有劲儿压Alpha——”

 

“咳咳!”齐思钧咳嗽两声,不自觉地大声反驳道:“也——不一定是他压人家吧!或许他是在下面——”

 

“不可能!!!”何运晨鼓着脸恶啾咆哮:“我家老曹就算跟Alpha也是在上面的那个!!!”

 

“那我家峻纬也绝不可能在下面!!!”

 

“得了吧就周峻纬乖巧妹妹那样……诶等等?!谁????哈?!?!?!”

 


 

 

“蒲熠星!蒲——熠——星——”

 

年轻的Alpha气鼓鼓地在前面一通疾走,郭文韬捯着小细腿儿在后面紧着追。眼看着追不上、他珍贵的白皮土豆要消失在茫茫人海了,郭文韬急中生智,以接不到戏的演技哼哼两声干嚎一嗓子:“蒲——星——你把我肚子搞大了就不要我了吗!你好狠的心哪——”

 

好家伙这一下,方圆十里大大小小高矮胖瘦的路人的目光“唰”地一下就聚焦过来了,就跟蒲熠星是自由女神像突然成精了似的,手里的火炬还瞬间变成了火炬冰激凌。

 

为了避免被义愤填膺的围观群众胖揍一顿,蒲熠星翻翻眼睛,不得不停下脚步,折回郭文韬身边。

 

“你不是要跟那个Omega相亲相爱结伴养胎吗?”蒲Alpha臭着一张脸,哼哼道:“那你还追着我干什么!”

 

“嘶你怎么不明白——这个Omega就是从小跟我有仇的那个,那个那个——抢我旗子的那个!”郭文韬激动地跟他比划着,试图说明他跟何运晨之间水火不容不共戴天青霉素与葡萄球菌一样的关系:“他就是为了气他对象!真的!要不是我直播倒立包饺子!!”

 

蒲熠星哼了一声,依旧一脸被伤透心的冷漠猫猫头:“我不信——你一下飞机就来找他!你俩之间肯定有点事儿!由爱生恨由恨生爱什么什么的——”

 

“那你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我!”郭文韬一脸焦头烂额逻辑崩盘可怜兮兮地:“要不我现在上去把他揍一顿?”

 

蒲熠星冷酷摇头:“打是亲骂是爱!”

 

“……那我现在把他拉黑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ze不是对前男友的操作吗别弄得我跟插足你俩绝美OO恋似的!”

 

“不是……咳,这样吧这样吧!”郭文韬的天才大脑,终于在步步紧逼之下想出了个绝好的办法:“我现在给曹恩齐打电话让他回来——你看见他俩腻得狗都嫌弃的状态就能明白我俩真的没关系了!!”

 

“不用。”蒲熠星一把捂住郭文韬掏出来的手机,微微垂着眼睛,借着一点点微弱的身高优势,看着他。

 

郭文韬一脸懵地机械眨眼:“为什么不用?”

 

“因为我有更好的办法。”蒲熠星说。

 

郭文韬有点懵:“什么办法?”

 

“咱俩现在去民政局,领证。”

 

“?????啥?!”

 

 

 

 

何运晨与齐思钧成功“相认”后,本着他们对各自Alpha的大爱无疆大公无私大雪无痕,决定,找他们好好谈谈。

 

何运晨来到齐思钧家,两个Omega一脸肃穆地,坐到了两个一脸懵逼的Alpha面前。

 

——而此时的两个Alpha正一人叼着一支雪糕,一个草莓味,一个巧克力味。

 

齐思钧对何运晨使了个眼色:看吧,你对象吃草莓味的,他才是妹妹!

 

何运晨不赞同地摇摇头:你对象只是因为他的肤色而对巧克力倍感亲切罢了!

 

齐思钧:那你对象怎么不吃巧克力味?

 

何运晨:爱屋及乌无法下嘴咯?

 

齐思钧:我不管!草莓味就是妹妹!

 

何运晨:欧式大双才是妹妹!

 

齐思钧:……算了什么你的我的这时候还分这么细有什么用啊!都是妹妹!

 

何运晨:对对对!都是妹妹!!!

 

“呃……”周峻纬啃着他的巧克力脆皮,有点懵地看着自家Omega和小何,眨眨眼试探着:“你俩是有什么话想对我们说吗?”

 

“咳咳——”齐思钧何运晨这才慌忙回过神,从妹妹的讨论中自拔出来。

 

“那个,峻纬啊。”齐老师眨眨眼,看着自己的Alpha深情道:“这些年,你辛苦了。”

 

“嗯?……啊,不辛苦不辛苦……”Alpha心想,虽然付出了体力上的辛苦但我也得到了精神上的

愉悦啊!

 

“恩齐你也是。”何运晨也有样学样,看着自家Alpha,吸吸还发红的鼻尖,强颜欢笑道:“这么多年隐藏真实的自己,一定很不容易吧!”

 

曹恩齐先是愣了一下,但随即瞳孔地震慌乱起来:“不是!小何你听我解释——!”

 

“不不不我觉得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你不应该骗我……”

 

“我没有!天哪……我,我发誓那些小巜圈啊字母啊什么的我就是随便看看的!”曹恩齐慌得都站起来了,满脸通红大声申辩道:“还有那什么手巜铐巜蜡巜烛那都是那都是那都是——双十一凑单!我没想——”

 

曹恩齐忽然停下了。

 

看看对面看看身边的周峻纬。

 

“……你们为啥这么震惊?”曹医生后知后觉地,心虚地转了转眼珠子:“不……不是说的这个事儿吗?”

 

何运晨一脸三观被砸碎的迷茫,半托着下巴皱着小眉毛试探着问:“所以你不但喜欢Alpha,还是个S?”

 

“!都说了我就是为了双十一凑单我绝对没……”曹恩齐焦头烂额地反驳了一半,忽然后知后觉地卡了一秒的壳:

 

“谁喜欢Alpha啊?!?!?!?!”

 


 

 

“来结婚的是吧?网上预约过吗?没预约过的这边排队取号,身份证儿和户口本儿都带了没?”

 

民政局门口,戴着袖标拿着大喇叭指挥秩序的热心阿姨,见到了郭文韬和蒲熠星,话术熟练地手舞足蹈一通指挥。然而,眼前这两个看起来应该很聪明、但实际上好像不太聪明的年轻人,迷茫对视了一眼,然后其中那个雪白雪白地眯起眼睛虚心求教:“什么是户口本……儿?”

 

“就这个!”阿姨指指旁边墙上褪色的宣传图画,上面的猪肝色大本本。扭腰市最大黑巜帮的合法继承人的心里咯噔一声——完球,他到美国这么多年,这东西早不知道被他爹塞哪儿去了!

 

“哎呀。”这会儿郭文韬也如梦方醒,眨巴眨巴长睫毛的大眼睛:“我户口本还在家里呢!”

 

热心阿姨一听,当场“哎哟”一声,不无同情地:“你俩是背着家长出来领证的吧?”

 

“呃……”蒲熠星挠挠头,有点不确定地看了郭文韬一眼,委婉纠正:“没有……我们是,临时起意!”

 

“嗨呀不用害臊!阿姨这个年纪了什么没见过呀?一看你俩就是那天生反骨文能批判乌巜托巜邦武能翻墙打流氓的小孩儿!所以其实现在呀结婚也不一定要有户口……诶,等等?”阿姨说着说着,忽然后知后觉地嘶了一声,战术后退了一步,挤着双下巴又仔细地打量他俩一番,狐疑道:“你俩……怎么长得还有点像啊?”

 

“呃……这个,我们也……”蒲熠星和郭文韬又是焦头烂额地对视一眼,哭笑不得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奇妙の缘分。

 

但是阿姨很警惕。

 

“你俩不会是什么亲兄弟或表兄弟吧?啊?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个妹妹我曾经见过的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告诉你们哈虽然红楼梦是四大名著之一但是咱们国家现在是不许近亲结婚的哈!嗨呀难怪家长不肯把户口本给你俩,都是为了你们好!听阿姨一句话长痛不如短痛不如今天就微信拉黑立刻掰了吧!要不万一以后你俩有个孩子——”

 

“不用万一。”郭文韬在旁边生无可恋地听着这一串叨叨,终于忍无可忍地拍拍自己的小肚子:“已经有了。”

 

“啥?!?!”阿姨瞳孔地震,伸出一只手颤颤巍巍的:“你们……你们?!”

 

“阿姨我跟您说实话吧。”郭文韬一脸“我要开始骗人了”的纯良无辜,可怜兮兮地眨巴眨巴眼睛,一下挎上蒲熠星,开始声情并茂催人泪下的:“其实……其实都是我的错!我家Alpha本来不长这样的,都是因为太爱我!所以——他整成了这个样子!!!

 

阿姨张大嘴巴,一脸被瓜噎死大受震撼的样子,愣住了。

 

蒲熠星在旁边,开始一脸痛苦面具地海獭揉眼。

 

“所以您就让我们领证吧!”郭文韬一脸我见犹怜地,扁着嘴看着阿姨:“要不他这二百万的鼻子不白做了吗!”

 

阿姨点点头,热泪盈眶大为感动,直接给他们发了一个VIP专号,热泪盈眶地双手握了握蒲熠星的手:“你好爱他!”

 

蒲星:……要不咱们还是换一天再领证吧?

 

郭文韬:啊?为什么?

 

蒲熠星心怀惴惴地:“我怕以后被你骗得连裤巜衩巜子都不剩。”

 

“害,这有什么可怕的?”郭文韬贴心地拍拍他的肩膀:“到时候我给你剩条裙子不就完了?”

 




- TBC -


咳咳不要管什么小何听不出周峻纬的声音这样的bug(x)问就是……X令智昏!(不是)


阿姨:你好爱他!快点结婚!!(含泪怒发VIP号)


曹老师:没有!听我解释!我就随便看看!


今天的曹老师也很刑(x)


Qiu

他也曾是意气风发的中郎将

*看了@阿阿阿关_ 太太的裴坚×李元芳,突然脑子里有一丢燕芳。


你曾说,若是个女儿,定要养得乖巧灵动,自在随性,我知晓那是你梦中触不可及的童年,想要换个方式寄托,奈何天不遂人愿……


喜君长得很好,乖巧活泼,会弹琴、爱画画,爱玩爱闹。许是我宠的任性了些?前几日只留了封书信就溜出府去了。我本想去追,又想到,你当年溜出狄府去寻我时,若是让家人寻回去……我大抵是会难过的。喜君也爱穿红衣,也爱带着葡萄眼冲我笑,我盼她像你,又怕她像你……


如燕,你走这些年,发生了太多事了,我再讲给你听,也想不出你会作何评价了,但我若二十年前肯写这样一封信给你,你定开心的紧。执剑拱手...

*看了@阿阿阿关_ 太太的裴坚×李元芳,突然脑子里有一丢燕芳。


你曾说,若是个女儿,定要养得乖巧灵动,自在随性,我知晓那是你梦中触不可及的童年,想要换个方式寄托,奈何天不遂人愿……


喜君长得很好,乖巧活泼,会弹琴、爱画画,爱玩爱闹。许是我宠的任性了些?前几日只留了封书信就溜出府去了。我本想去追,又想到,你当年溜出狄府去寻我时,若是让家人寻回去……我大抵是会难过的。喜君也爱穿红衣,也爱带着葡萄眼冲我笑,我盼她像你,又怕她像你……


如燕,你走这些年,发生了太多事了,我再讲给你听,也想不出你会作何评价了,但我若二十年前肯写这样一封信给你,你定开心的紧。执剑拱手礼,终作持卷文人揖,这世上再无大将军李元芳了,可我又多想,你再陪我打一架。


大人下葬时,我将链子刀随葬了,盼他能世世护大人平安。你的双刀,我私心留下了一把,不知你是否在那边跺脚骂我,就留给我时时见见,是我与前半生唯一的联系了。

二十年我再未碰过幽兰,他日若那卢凌风可信,给喜君做一件陪嫁,也算拿得出手,他若敢负,此剑当取他性命。


你不必挂念我,我还有些未尽之事,做裴坚的日子多读了不少书,山一程,水一程,寂寥终岁,以此为伴。但无论顶着谁的家世姓名,往来岁月,字字必践。


Ryouzi

  嘿嘿嘿改了之前的q版

  戳戳小情侣

  下一个画两人贴贴:P

  

  嘿嘿嘿改了之前的q版

  戳戳小情侣

  下一个画两人贴贴:P

  

要你开心

白蔼星之在外吃饭

  白蔼星能多受欢迎呢?出去吃顿饭就给了夏乃川答案。

小朋友爸妈不在家被托付给了夏乃川,本来也经常是夏乃川带着白蔼星放学的,白楚年和兰波出任务,夏乃川就带着白蔼星打算出去潇洒吃一顿。

夏乃川心里盘算着要带白蔼星吃点好的,一定得让白蔼星的胃被他牢牢掌握在手里!

吃法餐还是日料呢?吃火锅还是烤肉呢?唔……上次白蔼星好像还挺想吃那个什么果子的?叫什么来着?

夏乃川牵着白蔼星的手,想法一大堆,白蔼星不管,拉着沉思的乃川哥哥就去了一家麻辣烫的店。

“诶?吃这个吗?”

“嗯嗯!上次我的同桌说这个很香的!蔼蔼还没有吃过呢!”

两人进了店里,白蔼星迫不及待学着别人的样子去拿了一个小盆装菜。夏乃川......

  白蔼星能多受欢迎呢?出去吃顿饭就给了夏乃川答案。

小朋友爸妈不在家被托付给了夏乃川,本来也经常是夏乃川带着白蔼星放学的,白楚年和兰波出任务,夏乃川就带着白蔼星打算出去潇洒吃一顿。

夏乃川心里盘算着要带白蔼星吃点好的,一定得让白蔼星的胃被他牢牢掌握在手里!

吃法餐还是日料呢?吃火锅还是烤肉呢?唔……上次白蔼星好像还挺想吃那个什么果子的?叫什么来着?

夏乃川牵着白蔼星的手,想法一大堆,白蔼星不管,拉着沉思的乃川哥哥就去了一家麻辣烫的店。

“诶?吃这个吗?”

“嗯嗯!上次我的同桌说这个很香的!蔼蔼还没有吃过呢!”

两人进了店里,白蔼星迫不及待学着别人的样子去拿了一个小盆装菜。夏乃川跟着他,紧挨着他站,不急,这小鱼待会就拿不动了,还得他来拿。

果然,白蔼星加了很多巴沙鱼和基围虾,眼巴巴的盯着那些菜品思考为什么自己喜欢的菜为什么那么少,然后每样都夹了一些,一盆子菜就……到了夏乃川手里拿着了。白蔼星早拿不动了,夹小虾的时候就觉得沉了,夏乃川很懂他,直接接过去了。


俩人把菜品送那称重的过程中被一堆人目视……这么大的食量的吗?服务员还委婉提醒夏乃川可能吃不完,白蔼星赶紧回答:“吃的完!吃的完!”

夏乃川笑笑,默默点头,摸摸白蔼星的头,拿了牌子就往座位上去了。


麻辣烫被分成了两个大锅,又拿了两个碗,两个人吃的很开心,白蔼星甚至不觉得素菜不好吃,多吃了几口胡萝卜,吃鱼吃得也很乐呵,热乎乎地还把校服外套脱了。

东西还是太多了,夏乃川吃了一大半,吃不太下了,但是白蔼星一直吃,夏乃川有一点担心他撑破肚子就阻止了他。

白蔼星不太开心,但是夏乃川有说要给他买山楂味的奶酪棒他就答应不吃了,满意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擦了嘴就和夏乃川打算走了。


“小朋友!白头发的小朋友!”

白蔼星觉得有人再叫他,可是……乃川哥哥应该付钱了吧?我也没有咬碎别人的盘子呀?

夏乃川也在想,不是付钱了吗?不是一开始去店里就付钱了?难道店里要搞光盘行动?

两人齐齐回头,一个阿姨走了过来,对着呆愣地白蔼星说:“小朋友外套穿上哦!外面现在凉了,待会别吹感冒了。”

白蔼星脸上一下浮现出笑意,快速套上了衣服,甜甜地说:“好的哦,谢谢阿姨。”

夏乃川在旁边好笑地吐槽:“阿姨您这一喊我还以为我没付钱呢,谢谢您啦!”

阿姨手里拿着一个钥匙扣,上面有个店里的Q版形象的图标,塞给了白蔼星,说:“小朋友,你是今天店里的幸运顾客,送给你。下次再来噢。”



jing

  (是谁看m25被刀了我不说)

  (是谁看m25被刀了我不说)

宫飒羽
一眼也好似, 那一日,杳杳花见...

一眼也好似,


那一日,杳杳花见时。


彩蛋是季世表情包。

让我看看有多少同砚,为了一周年晚会的音乐节目练习?


祝世子一周岁快乐。 

一眼也好似,


那一日,杳杳花见时。


彩蛋是季世表情包。

让我看看有多少同砚,为了一周年晚会的音乐节目练习?


祝世子一周岁快乐。 

宫飒羽
【云亮1126千秋映河川26日...

【云亮1126千秋映河川26日 11h】

  

来自亮的神秘生日快乐。

  

不过好像,还没完全准备好。

  

彩蛋是后续。

【云亮1126千秋映河川26日 11h】

  

来自亮的神秘生日快乐。

  

不过好像,还没完全准备好。

  

彩蛋是后续。

bodiking
第一次收到赠礼,好开心呀!画得...

第一次收到赠礼,好开心呀!画得太好了!谢谢仙桃太太~

@🍑一颗仙桃🍑 

第一次收到赠礼,好开心呀!画得太好了!谢谢仙桃太太~

@🍑一颗仙桃🍑 

Lazy Fox
2022杰艾日 好久沒用這風格...

2022杰艾日

好久沒用這風格畫圖了

真島一聲喊,奶活了整個同人圈

嗚嗚嗚嗚今年真是最熱鬧的一年

2022杰艾日

好久沒用這風格畫圖了

真島一聲喊,奶活了整個同人圈

嗚嗚嗚嗚今年真是最熱鬧的一年

熙潔

这两张也是为了杰艾日画的~

这两张也是为了杰艾日画的~

吃垃圾的浣熊

  逐渐长高

  

  

  

  erza

  逐渐长高

  

  

  

  erza

空巷
不该出现的味道…… (tag私...

不该出现的味道……

(tag私心

不该出现的味道……

(tag私心

苦糖果

狐咪@加云子狐-同名web/飞鸽有全车 点的pocky梗😘❤️

今天也在用贫瘠的画力欢乐迫害初加呢👉🏻👈🏻💦

狐咪@加云子狐-同名web/飞鸽有全车 点的pocky梗😘❤️

今天也在用贫瘠的画力欢乐迫害初加呢👉🏻👈🏻💦

雨言Rainya    ⃒⃘⃤
“明明……明明就差一点……我就...

“明明……明明就差一点……我就能带你走了……”


“抱歉,我还是没能实现我的承诺,没有带你离开……也让你永远死在了那个山谷的夏天。”

“明明……明明就差一点……我就能带你走了……”


“抱歉,我还是没能实现我的承诺,没有带你离开……也让你永远死在了那个山谷的夏天。”

北野有荇

【秀哀】游戏

*时间线是赤井掉🐴后

*一些暗戳戳的博弈


1.

“啧。”


她丢下手柄时说了这么一个字。工藤一副想笑不敢笑的表情,算了算殃及池鱼的风险还是闭了嘴。但是总有人不怕死,比如这时在厨房洗碗的男人闻声边摘手套边走出来,笑眯眯的。


“怎么了?”


“没什么。”她恶声恶气地答道。冲矢昴略带疑惑地看着工藤,后者给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溜到他耳旁小声说道,“芙纱绘新出了和游戏联名的包,通关了就能免费拿。”他挑了挑眉,“你没帮帮她?”“她说——”


工藤清清嗓子,把那女人高傲又带着鄙夷的神情模仿得惟妙惟肖...

*时间线是赤井掉🐴后

*一些暗戳戳的博弈

 

 

1.

“啧。”

 

她丢下手柄时说了这么一个字。工藤一副想笑不敢笑的表情,算了算殃及池鱼的风险还是闭了嘴。但是总有人不怕死,比如这时在厨房洗碗的男人闻声边摘手套边走出来,笑眯眯的。

 

“怎么了?”

 

“没什么。”她恶声恶气地答道。冲矢昴略带疑惑地看着工藤,后者给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溜到他耳旁小声说道,“芙纱绘新出了和游戏联名的包,通关了就能免费拿。”他挑了挑眉,“你没帮帮她?”“她说——”

 

工藤清清嗓子,把那女人高傲又带着鄙夷的神情模仿得惟妙惟肖,“不受嗟来之食。”男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志保很是无语地看着一大一小两个人缩在墙角说悄悄话,在存档退出的时候捻了一颗葡萄送进嘴里,眼珠子骨碌一转,“我好像忘了一件事。”工藤的笑意僵在嘴角,他感觉不太妙。“小兰叫你十点钟回家并且帮她带一点三明治。啊啦——十一点半了啊,真是抱歉。”

 

“先走了,您二位慢聊。”工藤一溜烟跑了,临走不忘冲着冲矢昴高呼,“赤井先生,别忘了下午和委托人的见面。”

 

“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冲矢昴走到她身边,把她放果皮的纸丢尽垃圾桶,又重新换了一张新的给她,如果工藤在的话,一定要腹诽这位彻底掉了马的大探员ooc得未免太彻底。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来。”伴随着夸张的音效屏幕上出现了死亡字样,志保好像听见身后的罪魁祸首笑了一声。“我下午可以有空的。”在她的眼刀子射过来之前,他双手做投降状,笑眯眯地说。

 

“我没在问你有没有空!”

 

“那真是可惜了呢,失去了一次在女士面前展现自我的机会。”她闻言狠狠一震,几乎怀疑他是故意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扭头又看见他还站在原地,甚至投来一个很善解人意的笑容,只得回过头讪讪地吐槽他入戏太深。

 

 

 

2.

下午的盗窃案简单得离谱,冲矢昴怀疑就是警视厅的那些家伙来了都能一眼看出犯人。即使如此他们出来时天色也已经暗了,工藤也有些讪讪的,“不好意思啊赤井先生,本来以为这个委托人和十七年前的事情有些关系的,结果还是个乌龙。”“没关系,”他看了看表,“倒是该回去了,不然那位又要喊饿了。”“白麻烦你跑一趟,带点三明治回去吧。”

 

他看了眼工藤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袋子,好心地没有拆穿他,“谢了。”然而他眼神中的戏谑和同情还是出卖了他,工藤见了一蹦三尺高,把几天来积压在心中的憋闷都发泄了出来,他默默地看着他又蹦又跳毫无形象,在心里着实可怜了一把在哪里都没有地位可言的大侦探。

 

“你也不是第一次被她骗了,”他有些好笑地问,“怎么还是上钩?”

 

预料之中的工藤又小小地破防了一把,他们沿着后廊走到前厅,分别的时候工藤对他说道,“不过你可得小心一点了,这几天她可能都是这个脾气,毕竟咱们合伙骗她这件事估计不会轻易过去。”他不紧不慢地推了推眼镜,“没关系,我又不是你。”

 

毛利兰问刚回到家的柯南为什么脸色这么糟糕,工藤挤出一个笑容,说遇到了一对可恶的情侣。

 

 

 

3.

志保正在够橱柜里的速食拉面。对于不爱吃正餐嘴又挑得要命的小孩子来讲,王牌厨师冲矢昴先生的独门秘籍就是将垃圾食品藏高一点,然后再把家里所有梯子都扔掉。志保一边小心翼翼地爬上高脚凳,一边不忘在嘴里揶揄某人。像只气的要死又蹦蹦跳跳的小兔子,冲矢昴进来时不动声色地想着。

 

“怎么不出去吃?”志保被背后的声音吓了一跳,在冲矢昴的双臂下才勉强稳住身形,她撇撇嘴,“懒。”余光看见被放在桌上的三明治,跳下凳子走过去拆开,叼起装饰用的巧克力棒又坐回去,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饿的话先吃点三明治垫垫肚子,二十分钟之后开饭。”冲矢昴说着脱下大衣进了厨房。阿笠博士又中了某公司的豪华海轮七日游,带上三个兴奋的孩子们出去玩了。临行前阿笠博士不放心地把她托付给冲矢昴,“拜托了昴先生,这孩子的饮食可能需要你照顾两天了。”

 

她躲在博士后面打着哈欠腹诽不已,说的好像之前不是他照顾的一样,倒是那个人整天一副好好先生温温吞吞的样子,不知道哪天阿笠博士看到他放火杀人的样子会不会被吓一大跳呢。想到这里她颇有兴味地打量厨房里的男人,品尝汤料的动作像个贵气的家庭煮夫,但也不十分阴柔,带上领结倒可以去当标兵。正在出神之际,标兵恰巧抬头看向这里,她咳嗽了一声转开视线。

 

 

 

4

冲矢昴把煮沸的汤锅端上桌,她坐在一旁嗤笑,“真该让你的那些下属看看,FBI王牌探员每天都在干什么。”他把汤勺插在她的手里,对她话里的夹枪带棒视而不见。“来尝尝。”

 

算下来这是两人第一次单独坐在一起吃饭,她也没客气,坐下来狼吞虎咽,果然被烫到舌头,嘶哈嘶哈地开始喘气。冲矢昴抽出一张纸递到她嘴边 ,“烫就吐出来。”

 

“不用了,”志保推开他,咽了一口道,“也没那么烫。”

 

她低着头专心干饭,冲矢昴也没再说话,盛了一碗汤放在她面前。

 

她看了一眼,加了番茄和菜花的汤羹上漂浮着些许未晕染开的油沫,倒映出面前的人笑眯眯的脸庞,带着点期待她评价的神色。

 

啊啦,真是受不了,这家伙一直做出这种表情。

 

忽然就有一股莫名的情绪,她抬起头瞪着他,气势汹汹地开口说,“不去调查案子,反而在我这里耗着,不太好吧,赤井先生。”她把最后几个字含在嘴里重重地咬着。

 

“……”他停下手上的动作,一言不发地注视着她,志保被这样的凝视看得不太自在——尽管她甚至看不见他的眼睛——还是坚持说完了自己想说的话。

 

“我不是小孩子,这些事情没必要瞒着我。我也一直希望能够为现在的我……我们,做点什么。”

 

“不,有必要。”他开口打断了她的话,“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都有这个必要。”

 

“你什么意思?”

 

“以你现在的身手,我不认为你有和组织的人抗衡的水平,你擅长的领域应该在幕后。所以工藤和我都认为,你知道的越多,就越可能遇到危险。”

 

她噌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说到底你还是不信任我。”

 

“不,”面前的人推了推眼镜,睁开了墨绿色的眼睛,“这是我未尽的责任,我说过会保护你的,哪怕拼上性命,志保。”

 

如同深潭的瞳孔不断在眼前放大,眼波流转中带着不可拒绝的温柔,她看不清楚其中翻涌的海浪,她如枯木,直到这一刻面前的人才逐渐和记忆中的脸庞重叠,一样自信到自负的程度,一样让人无法逃避的,潮涌般的情感,恍惚间她有了实感,她觉得自己总算可以抓住什么了。

 

她几乎落荒而逃。

 

 

 

5

“昴先生这两天来了很多次呢。”工藤见开门的又是冲矢昴,毫不意外甚至有点吐槽地说道,那神情就差直接说,【喂,你也太宠着那家伙了吧!】

 

冲矢昴放下手中的锅铲,笑着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毕竟要获得女士的好感是需要付出足够的努力的。来找阿笠博士的?进来坐一会儿吧,他应该快要回来了。”

 

志保盘着腿窝在沙发上,听见这话把眼睛吊成半月形,身体往沙发深处缩了缩。

 

工藤夸张地打量了一下,女魔头竟然没有一点动静,“哄好了?”冲矢昴冲着他点点头。

 

“真不愧是赤井先生啊。”

 

“那我向她要一点那种药应该也是可以的吧,圣诞节我想和小兰……嘿嘿。”

 

“约会”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就被沙发上专心打游戏的志保开口打断,“不要指望拿到药,你上次的体检报告数据很差,暂时还不适合变来变去。”

 

“喂喂喂,”工藤立马急了,“谁定的标准啊,阿笠博士都说我现在很健康!”

 

“我,有什么意见?”志保一边盯着屏幕一边说,她操纵着小人四处乱逛,始终找不到道具,屏幕上出现了倒计时的红色特效,她不免有些心烦意乱,丢下游戏手柄拿起一旁的时尚杂志乱翻,看见芙纱绘大大的logo印在最新款的包包上,脸色一寸寸沉下来。

 

工藤见状不妙,求救似的看向冲矢昴,后者推了推眼镜,从善如流,“我相信柯南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的。”

 

志保诧异地回头,“怎么,你们俩现在是一个战线的了?”

 

“哈哈哈,怎么会呢?”冲矢昴笑着说,“我只是觉得现在确实是需要我们主动出手的时机,让工藤新一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下未尝不可。”话语中的人物在一旁就差把头点成打字机了。

 

“唔,好吧,”志保无可奈何地说道,“既然他都这么说了——不!我的意思是我觉得你需要明天再来体检一次。”察觉到工藤揶揄的目光,她立刻改口道。

 

眼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工藤不服气地还想说什么,最终在志保刀子般的眼神下闭嘴,丢下一句“明天见”灰溜溜地跑了。

 

 

 

6

“很难不让人怀疑是不是公报私仇啊。”冲矢昴笑着把锅端到饭桌上,摘下手套走过来,志保操纵着手柄,语气里充满嫌弃,“他那是嘴欠,活该。”

 

“他听见可该伤心了,之前为你的芙纱绘新款可帮了阿笠博士好几天的忙呢。”

 

然而沙发上的人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哦,芙纱绘又出新款了,那没事了。”

 

志保听着身后的人故作夸张的语调,终于噗嗤笑了出来,她正欲转身看向后面,忽然鼻梁上一重,视线逐渐变得清晰。

 

温热的嗓音从耳后传来,所到之处激起一阵战栗,“不过,拒绝我的帮助的话,至少允许我做你的眼睛吧。”

 

她沉默。

 

说一点心动都没有那肯定是假的。

 

 

 

 

  

  

  

  

  

  

*有彩蛋

*给点评论吧孩子爱看

宫飒羽
若有一日,我亦登高而落…   ...

若有一日,我亦登高而落…

  

这种事情,答案早已出现。

  

彩蛋是后续。

若有一日,我亦登高而落…

  

这种事情,答案早已出现。

  

彩蛋是后续。

唐泽川

这对我磕爆!!!!!

梵朝永远的神!!!!!

重温了一遍太好嗑了QAQ

所以做了一张

后面的图是截的

这对我磕爆!!!!!

梵朝永远的神!!!!!

重温了一遍太好嗑了QAQ

所以做了一张

后面的图是截的

bbaa1314

琴哀GS - 如果GS在列车篇有见到面的话...

咱们就是说如果,我是说如果,琴酒跟雪莉在列车篇见到面的话...( ╹▽╹ )

ooc人设崩逻辑怪有私设真的勾妹呐赛


......


灰原哀迷茫的晃晃脑袋,坐起身来看了看四周,小间的包厢中没有其他人在。她开始回想晕过去前所发生的一切,若是她没猜错的话,她是被某个自作聪明的大侦探给弄昏的。

脚虽然发麻但她还是慢慢的挪动身体尝试要下沙发,而当她注意到变长不少的腿时,这才发现她的身体好像不太一样了。

她变回原本的身体了!解药有效!

意识到这个事实后她脑袋一热,飞快的冲到门边用力一推...可恶,门是锁着的!

“该死...”她不死心的拍打着门,“外面有人吗?喂!”......

咱们就是说如果,我是说如果,琴酒跟雪莉在列车篇见到面的话...( ╹▽╹ )

ooc人设崩逻辑怪有私设真的勾妹呐赛


......


灰原哀迷茫的晃晃脑袋,坐起身来看了看四周,小间的包厢中没有其他人在。她开始回想晕过去前所发生的一切,若是她没猜错的话,她是被某个自作聪明的大侦探给弄昏的。

脚虽然发麻但她还是慢慢的挪动身体尝试要下沙发,而当她注意到变长不少的腿时,这才发现她的身体好像不太一样了。

她变回原本的身体了!解药有效!

意识到这个事实后她脑袋一热,飞快的冲到门边用力一推...可恶,门是锁着的!

“该死...”她不死心的拍打着门,“外面有人吗?喂!”

她觉得她可能是脑子撞坏了,大侦探他们拼了命的要保护她不被组织发现,但她现在却在自找死路。

并不是她不惜命,而是她不想再躲躲藏藏的逃避了。是生也好是死也罢,她都想做个了结。


“喂!外面有...”

“后退。”


低沉沙哑的声音从关着的房门后传来,是她有点熟悉的声音。她没有多想,仿佛是身体本能听话的往后退了一大步。

“砰!”门重重的被踢开,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但行驶中的火车正好盖过了这声巨响。

她欣喜若狂,终于能出去了!她得赶紧找到大侦探他们,绝对不能再让他们被她所牵连了...

她抬起头,正要向来人道谢时——猝不及防的,她的瞳孔因为惊吓而放大,眼中的喜悦瞬间消失殆尽,只剩下了淡漠和不解。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时间还在流逝,他们却宛如雕像般静止,隔着一个手臂的距离沉默的看着对方,出奇默契的彼此眼神里除了冷淡和陌生外,别无其他情绪。

她不敢轻举妄动,只是站在原地紧捏着衣袖,思绪一片紊乱。

男人忽然往内走了几步,然后关上了门。没有预期的摔门,他只是轻轻的扣上了门。


“Gin。”她率先打破沉默,唤出那个她从小喊到大的名字。

“好久不见。”琴酒眯起眼睛,像是在审视猎物一般;扬了扬嘴角,一如既往是他的招牌笑容:“Sherry。”

“我听说组织派出的是Bourbon。”她定了定心神才说,这种时候最重要的就是冷静:“怎么?你就这么想见我。”

顺利开了话题后气氛倒也没那么紧绷了,她泄气的往沙发上一坐,坦然的笑了笑。

反正最严重惹怒他大不了就是一死嘛,只要不牵扯到别人,她需要怕什么?


他踱步来到她身边,她的眼珠子也随着他转了一圈。他双手插在口袋里,弯下腰在她耳边轻声细语的说。

“确实...我想死妳了。”

他喷出来的热气让她的耳朵有点痒痒的,她抬头瞥了他一眼后不满的抱起手臂,这算什么啊?杀手的恶趣味吗。

“想我?呵,你别怪我没提醒你,想杀我就趁现在,免得到时候又像杯户饭店那样让我跑了。”

“不会再让妳跑了。”他一字一句说的笃定,接着推推她示意她往里坐一点,她虽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做了。

当她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居然这么听他的话时,不免开始抱怨起这该死的身体本能...他对她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你干嘛?”

她眼睁睁的看着他在自己身旁坐下,下意识的瞄了眼他左边的口袋:鼓鼓的,应该是枪。

她警戒的往反方向挪了一些。说不怕,倒也不是真的不怕,子弹穿过身体还是很痛的。

“我左边口袋里没枪。”他一眼就看出她的想法,还特别将伯莱塔口袋拿出来给她看一眼后才再放回去。“在右边。”

“你什么时候惯用手变右手了?”

“...”

她真诚的发问倒是让他不晓得该回些什么了,于是只给了她一个她十分熟悉、能够充分表达出他无语的眼神。她也注意到这时他的脸上没了刚进来时的猖狂笑容,肉眼可见的疲惫了不少。

半晌,他的声音才幽幽传来:“可能在妳离开后吧。”

“你...”

他打断她,墨绿色的瞳孔有了她读不出来的情绪:“你现在还觉得我是来杀妳的吗?”

“我不知道。”她摇摇头,但其实心里早有了答案。

如果他真的想杀她,不会等到现在的。


“实话实说,我很想杀妳。”

他出奇的坦白让她莫名的感到困惑,因此犹豫许久她才回道:“我知道。”

“那也是我的任务。”

“嗯。”

“我有我不能失败的理由。”他继续说,头微微向上凝视着电灯:“组织对我的期许、其他人眼中的我、我作为杀手的尊严。还有很多很多,这些都是我的顾虑。”

“早在五岁那年,当别的孩子还在无忧无虑的玩耍时,我手上早已沾满了鲜血。”

他很少一次性说这么多话,虽然面无表情好像在念稿,但她就是有一种直觉,他说的话是真的。

“杀手不应该有感情的。因为有了感情的杀手,就仿佛是掺了杂质的酒,不能再称作杀手了。”

她听的有些出神,因此当她看到他将手伸进右边的口袋时——她甚至还来不及叫出声,他一个倾身将她压在沙发上,左手手臂用力扣住她的脖子,而前一秒还在他口袋中的伯来塔此时也已经抵在了她的额头上。

“唔...”

她奋力的拍打着他的手臂,急迫的想要吸到一点空气,打从心底不懂他前一秒才掏心掏肺的跟她说不杀她,下一秒就掐她脖子是什么意思,人格分裂吗?

但越挣扎她她越晓得自己挣不过他,便停止挣扎,喘着气一言不发的瞪着他。

半晌,大眼瞪小眼一阵子后,他才稍稍松开手臂。她盯着他,劫后余生的大口大口吸着空气,他放大好几倍的脸让她清楚的看到他微微皱起的眉头。

“所以,我得杀了妳。”


......


欸嘿嘿嘿来试试看新(?) 功能

没有粮票的小伙伴们别担心,之后我会再陆续公开彩蛋内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