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缤缤缤姐!诈尸式更新.jpg 缤缤缤姐!诈尸式更新.jpg 的喜欢 bin1963610.lofter.com
皮皮夏

序章

“.....咦?” 晓睁开眼,刚刚还在房间里做实况的自己现在突然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他好奇的在周围走了走,四处一片漆黑,一个人也没有。

“对了!手机手机.....” 晓伸进口袋试图利用手机的灯光照亮周围却意外地翻出了一张电影票。

【影片:中之人基因组 影厅:xx楼xx号厅】

上面的日期正是今天的日期,而距离电影开始还有半个小时。

“奇怪...我不记得有买过票啊?” 晓疑惑了一会儿又立马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晓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功能,手机现在还剩下不到百分之十的电量。在照亮了四周后他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商场里,进过一番摸索后他找到了大门,但...

“.....咦?” 晓睁开眼,刚刚还在房间里做实况的自己现在突然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他好奇的在周围走了走,四处一片漆黑,一个人也没有。

“对了!手机手机.....” 晓伸进口袋试图利用手机的灯光照亮周围却意外地翻出了一张电影票。

【影片:中之人基因组 影厅:xx楼xx号厅】

上面的日期正是今天的日期,而距离电影开始还有半个小时。

“奇怪...我不记得有买过票啊?” 晓疑惑了一会儿又立马将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晓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功能,手机现在还剩下不到百分之十的电量。在照亮了四周后他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商场里,进过一番摸索后他找到了大门,但遗憾的是门被锁住了。无奈之下他又花了几分钟在商场里探索,没过多久他的手机关了机,不过他惊喜的发现顶楼处似乎传来了细微的声音。

晓在看了看停止运营的电梯和扶梯后选择了老老实实的爬楼梯,踏踏踏的脚步声在安静的商场里显得格外突出。

随着他距离顶楼越来越近,一个巨大的影院入口展现在他的眼前。

他惊喜的发现了不远处几个聚集在一起的人。

在他注视着几人的同时其中也有人注意到了他。

“那边又来了一个人。” 一个戴口罩的男生看了眼晓所在的方向后开口道。

众人停止了交谈,将目光投向晓。

晓有些不知所措,与此同时影院周围的灯同一时间亮起了。在习惯了漆黑的环境后突然亮起的灯光让晓一时间还不太习惯,在过了几秒后他将挡在脸前的手臂慢慢放下。

就在晓打算开口时他注意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请问是【路路路的成就达成实况】的柚子前辈吗?” 晓不确定的开口问道。

“是我...你是?”长头发的女性看了过来。

“是我!【阿晓】花粉症实况的那个!”  遇到了熟悉的人晓有些兴奋的跑向柚子。

“你们认识?” 柚子身旁一个身穿和服的男人开口问道。

“嗯!在去年投稿了【被公园的落叶埋没全身实况】之后就成为了朋友。” 晓和柚子伸出双手互相对拍。

在那之后他们几个人互相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一开始注意到他的男生叫忍雾石榴,穿着和服的男人叫鬼崎开国,背上带着头盔看起来很凶的人叫驱堂杏也,一旁靠在墙上睡着了的是逢河槙之。

女生的话一共有三位,分别是路路森柚子,粉头发的更屋敷花凛和小个子看起来比较内向的伊奈叶阳美子。

“你们快看那边!” 花凛指向不远处一个巨大的影院入口,也是刚才灯光的来源。

晓一下便注意到了入口旁摆着的一只巨型熊猫公仔,他两眼发光的跑向前并一把抱住了熊猫公仔。

“毛茸茸的~居然还做出了肉球!” 晓一边抱着公仔一边好奇的捏了捏充满弹性的肉球。

“你们快来看看这个。” 众人转过头,只见忍雾和鬼崎站在一个海报面前。

【中之人基因组热播中!】

“啊!” 阳美子拿出了一张电影票对比了墙上了海报。

“这个我也有诶。” 晓也拿出了口袋里的电影票。

“不过是突然出现在口袋里的。对了,你们谁有手机或是手表吗?” 晓向众人问道。

“现在是九点五十分,距离电影开始还有十分钟。” 柚子看了一眼手机说道。

“诶?我们难道要去看电影吗?” 说话的是花凛。

“整个商场就这里亮起了灯,怎么想都很奇怪吧?就像是把我们绑架到这里的的人有意的想把我们带到这里,外面的门被锁死了,也没找到其他出口,不如就进去看看呗。” 柚子提议。

“还是再好好考虑看看吧,在这么诡异的地方贸然行动不好吧。我看我们还是一起努力寻找其他出口离开这里.....” 花凛的声音微微颤抖着。

“哎呀,花凛凛是害怕了吗?” 柚子向花凛靠近了一些。

“花凛凛...难道是在叫我吗?请别这么叫了!” 花凛往后退了一步。

“吵死了!”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保持安静的杏也突然开口了。

“真是够了,我可没空陪你们在这里浪费时间,我要回去了!” 说完也不理会众人,自己向暗处走去。

“怎么办...要去追他吗?” 阳美子不安的看向杏也离开的方向。

与此同时身旁的熊猫公仔突然动了起来。

“哇!” 不知何时爬到熊猫公仔身上的晓被吓了一跳。

“入出同学!” 熊猫公仔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我去追他。”还没来得及跑忍雾就被鬼崎给拦住了。

“先别急,仔细听。” 忍雾静下心后听到了从远处传来的声音。

“那是...刚才的熊猫公仔?!” 阳美子看到了正朝他们跑来的熊猫公仔。

“快放开我!” 不到一分钟,杏也就被熊猫公仔给抓回来了。

熊猫公仔将手中的杏也给放了下来,晓也顺势从公仔身上滑下来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 花凛问道。

“嗯...我也不太清楚,熊猫太郎在杏也走了之后突然跑了起来把他给抓回来了。” 晓摸了摸不再动弹的熊猫公仔。

“对方似乎并不希望我们离开这块区域呢.....没办法,只能进去了。” 鬼崎开口道。

“距离电影开始还有两分钟,我们进去吧?” 柚子率先推开门走了进去。

“快醒醒,槙之同学。” 晓轻轻的推了推从刚才就一直在睡觉的逢河。

“嗯.....” 逢河缓缓地起身,打了个哈气又揉了揉眼睛,随后跟随众人进了门。

鬼崎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独自观察了一会儿刚才的熊猫公仔。

刚才难道是对方在远方操控?

“走了,鬼崎。” 忍雾看他还待在原地提醒道。

“来了。” 鬼崎起身向入口走去。

“哇!好大的电影院啊!” 晓兴奋的说道。 

“我好久没来电影院看电影了。” 阳美子也兴奋的在电影院到处看了看。

“真是的,又不是小孩子了。” 花凛看着跑来跑去的两人无奈道。

“忍雾,你说,把我们绑架到这里的人究竟有什么目的呢?” 鬼崎漫不经心的向身边的人抛出疑问。

“不知道,费了这么大的劲和风险把我们这群人带到了这里应该不只是要我们看个电影这么简单...或许在看完电影后能获取更多的线索。” 忍雾认真的回应。

众人按照票上的座位纷纷入座了。

没过多久周围的灯逐渐暗了下去,眼前那块巨大的屏幕上亮了起来。虚线来回跳跃着几下,终于跳出来几个显眼的大字。

【中之人基因组】


Tbc.

一木禾狸

[综]嫌疑人沢田先生的米花日常01

注意事项:00

[入住篇] 01/所谓的“开始”——

  

  青年男子很久没有独自一人乘坐电车了。

  因为各方面的原因,他的身边不是有朋友陪伴就是有人帮他安排好了琐碎事物。导致他现在从哪乘坐电车、乘哪一种都有些混乱。

  再加上,上一次来横滨这个地方少说也是一年以前的事了,现在城市更新建设什么的也很频繁,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辨别起来真的很困难。

  

  “米、米花町吗?”被询问的女子不禁重复刚才所听到的这个城市的名字。她再次打量了一遍站在商业街中一脸迷茫的青年男子。

  “是,有什么问题吗?”

  “不……”她有些困扰地与同伴对视一眼,对方的脸上也充满了同样的...

注意事项:00

[入住篇] 01/所谓的“开始”——

  

  青年男子很久没有独自一人乘坐电车了。

  因为各方面的原因,他的身边不是有朋友陪伴就是有人帮他安排好了琐碎事物。导致他现在从哪乘坐电车、乘哪一种都有些混乱。

  再加上,上一次来横滨这个地方少说也是一年以前的事了,现在城市更新建设什么的也很频繁,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辨别起来真的很困难。

  

  “米、米花町吗?”被询问的女子不禁重复刚才所听到的这个城市的名字。她再次打量了一遍站在商业街中一脸迷茫的青年男子。

  “是,有什么问题吗?”

  “不……”她有些困扰地与同伴对视一眼,对方的脸上也充满了同样的想法。如果是一般人询问的话,她们或许指完路就直接离开了,但面前的青年却是属于想让人留下好感的类型。

  她们边在心下猜测着青年的年纪,边犹豫着委婉解释:“听说那边总会发生很多吓人的事……”

  “虽然住在横滨元町的我们也没什么资格这么说啦,但米花町还是不一样的。”

  “像是杀人事件、爆炸事件之类的,一天能碰上好多起,即便是横滨也不会有这样的频率啦。”两位女性仿佛一唱一和般相互补充,并默契地略过横滨的特殊性。

  

  不过青年还是细腻地从她们两人的话语中听出几分心虚。

  

  “好、好多起是不是有些夸张了?”青年没有挑明这点,反而看起来被她们的话吓到一样,有些干巴巴地附上笑声,“我以前和朋友去的时候感觉还好……?只是自己认路方面稍微有些……”

  “啊、不好意思,没有吓你的意思。我们也只是这么听说,或许是谣传得过于夸张也说不定。”发现她们似乎吓到了对方,其中一位慌忙道歉,“去米花町的话,从这里直走,出去后经过红绿灯后右转就能看到站台入口。从这里乘湘南新宿线还是比较便利的。”

  “好的,感谢两位小姐。希望没有耽误你们太多时间。”

  “不如说是我们感到很抱歉,刚才似乎吓到你了。”

  “没关系,两位告诉我这些也是为了安全着想。我会小心注意的。”青年微笑着,浅浅鞠躬表示感谢。

  青年表现出的谦逊和恰当好处的礼节再次给两位增添了几分好感,她们不由地多补充了一句:“那祝你一路顺风。如果真的遇到什么困难可以考虑我们这边的特色——武装侦探社哦。”

  “……好的,谢谢。”

 

   

  “……原来你平常还会给你们楼上的侦探社打广告的吗?”

  目送那个眉目温和的青年男子离开,其中一位转头看向自己的好友。如果没记错的话,好友工作的地方就是侦探社楼下的咖啡厅,好像是叫“漩涡”来着?

  “只是偶尔啦。以楼上的特殊性看,不好好宣传是不行的吧?社长看起来不像是会考虑这事的类型,成员也很少的样子。”她顿了顿,“更何况刚才那位先生好像很有钱的样子。”

  “诶?我看很普通啊?那一身休闲装……怎么看都像是大学生之类的。要说哪里不协调的话,也就只有他手提的箱子了。”

  “没错。据我所知那种类型的手提箱都是手工制作的,价格相当华丽。即便是仿版也不是常人买得起的。”提起这个,她语速不自觉地加快,手也没闲着极速打开了手机的搜索页,将查找到的情报“唰”地举在对方面前。

  

  上面展示的正如刚才所见到的一样,虽然款式低调,但各处细节无不透露它的价值。

  “而且这款还正好和××明星是同款!还是限定!刚才那个路人绝对是隐豪!”

  ……是隐藏富豪的意思吗。

  好友默默猜测。

  “话说你对这块还真感兴趣啊。”

  “那是当然。”

  

  看着她兴奋地叉腰,好友也跟着露出微笑。啊,不过话说回来……

  “米花町不是也有那个——有名的毛利侦探事务所嘛,就算有什么事大概也会直接委托那边……?” 

  提出这个疑问后,她看见咖啡店员的好友怔了一瞬,接着恢复成以往的微笑。

  “这不一样啦。”

  


  约十分钟后。

  随两位小姐所指的方向,青年男子很顺利地抵达站台。

  从这里乘电车到米花町差不多半小时左右,这个时间段的人流量应该会少一些?酒店的预约可以一会儿乘车时在手机上操作……

  “啊、抱歉!”

  正在青年思索着路上的计划时,突然腿部被什么撞了一下。

  是小孩子。

  他低头看去,接着反应灵敏地拉住即将倒地的男孩,确认对方站稳后才不经意地松开手。

  “还好吗?有没有伤到?”

  青年蹲下身缩短与男孩子的视线距离,确认无碍后才看向迎面跑来的少女,以及步伐显然加重了的中年大叔。

  啊……这绝对是发怒的前兆。

  同情了一秒正心虚着的男孩,他站起身回应少女的歉意,顺便安抚了两句大叔即将、呃,已经敲上去了。

  

  “你这小鬼不要在站台处乱跑!”

  穿着西服套装的中年大叔在女儿向对方的道歉声下,一手敲上这个总是撒手没的臭小子的脑袋。

  “就是哦,柯南。在这里乱跑可是很危险的。”

  “对不起……可是、”

  “没有可是!”

  “嘛……小孩子调皮一些表示很有活力嘛。”感觉再说下去,这位大叔又要用拳头和这个叫做“柯南”的孩子的脑袋进行亲密接触了。青年适时地出声表示谅解。“我家弟弟以前可是比这还要……”

  他消了声音,因为想起了15岁时被蓝波“支配”的日子,接着延伸回想起被里包恩支配的日子。脸色不禁苍白许多。

  

  “啊……看样子,您的弟弟相当让您头痛呢。”少女心思细腻地注意到青年男子的脸色变化,不由看了一眼被她用手牵住的柯南。虽然柯南经常乱跑让人担心,但他学习总是满分,在别人有困难的时候也能给出不错的建议,甚至一些案件上面也有不少助力。

  和其他那些调皮捣蛋、学习还差的孩子比起来,其实、搞不好、算是相当省心的?

  “是……不过现在长大些好了很多。”大概。

  不知道少女心中的弯弯绕绕,青年男子感慨着回应。

  “啊,不好意思,我要上车了。”

  仿佛看准了时机,他指向即将靠站的电车,对他们三人告辞离开。

  

  “……兰姐姐,我们也是坐的这辆吧。”

  叫做柯南的男孩仰望着还在发愣,不知在想着什么的少女,眯着半月眼拉了拉她的衣服。

  “怎么回事,你看上那个小子了吗?”

  “怎么会啦,我们快上车吧!”

  少女反驳着父亲的胡思乱想,半拉半推地催促着。

  

  

  

▼▼▼

  因为隔壁坑卡文卡得太死所以更新这边了。

  *目前解锁的文野的时间线为:太宰入社N天前

  正如文案所写,文章是从故事中间开始的(点头)

  说起来,最近回看柯南发现好多场案件都在横滨,对于横沟兄弟俩我也蛮喜欢的,再加上萩原千速终于也出场了(哽咽)

  这篇文一定会让警校组出现的!(握拳


酱呐

   这是正片里面的一集特别篇,是卡普吉酱是海贼的if线,卡普和路飞说“大海是很棒的”,还给了路飞草帽。感觉如果卡普是海贼的话,他是不是就可以和路飞一起去救艾斯了呢😭😭是不是就不用看着艾斯死去了呢😭😭

  虽然罗杰可能不会把艾斯托付给卡普,但是我还是会这么想😭,毕竟这里卡普可是有罗杰的草帽呢

  不过p2里面的路飞真的好可爱,哭起来也太可爱了吧,眼睛下面也没有疤了,后面还遇到了蓝色头发的娜美(我猜的我觉得像娜美)

  香克斯看到这集估计要哭死😂

   这是正片里面的一集特别篇,是卡普吉酱是海贼的if线,卡普和路飞说“大海是很棒的”,还给了路飞草帽。感觉如果卡普是海贼的话,他是不是就可以和路飞一起去救艾斯了呢😭😭是不是就不用看着艾斯死去了呢😭😭

  虽然罗杰可能不会把艾斯托付给卡普,但是我还是会这么想😭,毕竟这里卡普可是有罗杰的草帽呢

  不过p2里面的路飞真的好可爱,哭起来也太可爱了吧,眼睛下面也没有疤了,后面还遇到了蓝色头发的娜美(我猜的我觉得像娜美)

  香克斯看到这集估计要哭死😂

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

【家教27all】圈养 01

  如果要说到最近在并盛这个平凡的小镇有什么大事的话,只能说到有个懦弱的小孩被并盛地下的掌控者——云雀恭弥,纳入了羽翼之下。
  而那个“幸运儿”的名字叫做沢田纲吉。
  
  娇娇软软的男孩被云雀恭弥揽在怀里熟睡着,他侧过身体,抚摸着纲吉细软的棕色发丝。
  垂下眼睑,将灰蓝色的眼睛遮掩在长长的睫毛之下,也遮住了情绪。
  也许孤傲这种气质出现在一个年仅12岁的少年身上不恰当,但偏偏云雀恭弥这个人能够驾驭它。
  
  不过在此时,他尽数收敛了自己无意识散发的压迫感,安静的陪伴着因为被同学以及小混混欺辱而已经有略微自闭抑郁倾向的纲吉——因为曾经拥有过,所以不想放弃,既然已经失去过一次了,那就绝...

  如果要说到最近在并盛这个平凡的小镇有什么大事的话,只能说到有个懦弱的小孩被并盛地下的掌控者——云雀恭弥,纳入了羽翼之下。
  而那个“幸运儿”的名字叫做沢田纲吉。
  
  娇娇软软的男孩被云雀恭弥揽在怀里熟睡着,他侧过身体,抚摸着纲吉细软的棕色发丝。
  垂下眼睑,将灰蓝色的眼睛遮掩在长长的睫毛之下,也遮住了情绪。
  也许孤傲这种气质出现在一个年仅12岁的少年身上不恰当,但偏偏云雀恭弥这个人能够驾驭它。
  
  不过在此时,他尽数收敛了自己无意识散发的压迫感,安静的陪伴着因为被同学以及小混混欺辱而已经有略微自闭抑郁倾向的纲吉——因为曾经拥有过,所以不想放弃,既然已经失去过一次了,那就绝不会再次重蹈覆辙。
  “啧,不过是草食动物而已……” 他低语。
  
  云雀恭弥一直以来都是强势的,淡漠的,就如他从前一样,云,是不会被人束缚的。
  
  但这都被一个人打破了,那个名为沢田纲吉的小家伙,在他十六岁的时候闯入了他的世界,不得不说那个冒冒失失的草食动物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不想战斗却能够在必要的时刻挥舞双拳打败敌人,明明是个废柴却能够在关键时刻爆发出强大的潜力。
  他身边慢慢的聚集了很多人,包括云雀恭弥自己。
  
   云是会被天空吸引的,所以他不可避免的陷入了那人温柔的陷阱中。
  
  但是,在那家伙身边待久了的人,或多或少有一些别样的心思,他们之间暗潮汹涌,维持着一个微妙而又危险的平衡。
  
   打破平衡的人不是云雀恭弥,也不是他的死对头六道骸,甚至不是彭格列家族的人,而是另一个意想不到的——本应该被关在复仇者监狱的白兰•杰索。
  当白兰一身情欲痕迹,步履微微有些不稳地出现在他们几个面前时,云雀恭弥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他不会放弃,毋庸置疑。
  他从不会认为沢田纲吉是下面那个——对于一个曾经的直男来说,这简直是一个噩梦,而棕发首领有那个能力将心怀不轨者牢牢压制住。
  
   后来吗?
  沢田纲吉接受了他们的夜袭,也许这是他残酷的温柔,不拒绝,不承担,只是不断前进,从不会停下来等待。
  
  平衡再一次被打破,是沢田纲吉的死亡。
  
  一个因为进行人体实验而被毁灭的,仅仅只是弱于彭格列加百罗涅和杰索三巨头的一流家族的残余人手计划了一次精密的刺杀计划,最终他们也成功了,虽然付出的代价是生命。
  沢田纲吉的死讯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打击,但指环中的初代提供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办法——回到过去。
  
  准确的来说,是将记忆送回过去。
  过去改变了,那么未来也相应的会改变。
  
  初代也是沢田纲吉网中的猎物。
  也许他就是毒药,沾上了就戒不掉了。
  他们同意了,用生命作为赌注,只为再一次见到牵动了他们心神的那个男人。
  
  ——在培养了十一代之后。
  为了守护这个沢田纲吉倾尽所有的家族。
 
    ———— 分割线————
 
  云雀恭弥应该是回来的最早的那一个。
  
  毕竟以那些家伙的行动力,不可能在回来以后对沢田纲吉不管不顾。
  而在他回来之后也并没有轻举妄动。
  
  小孩儿有着超乎寻常的戒备心,他把名为“沢田纲吉”的那个存在缩进了独立的小世界中。别人进不去,他也出不来。
  但云雀恭弥是个有耐心的人。
  
  在西西里岛上的那段时光已经刻在了骨子里。
  他就像荒野上的一匹孤狼,十足冷静的将猎物圈进了网中。
  
  “恭弥。”小孩儿揉揉眼睛,从他怀里爬了出来,像猫儿似的咕哝了几声。
  沢田纲吉还太小了,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
  因为被九代封印住了超值感以及流淌在血脉中的力量,他的身体足足比同龄八九岁的孩子小上一圈,更别说天生骨骼纤长的云雀恭弥。
  而常年不和其他人——特指除了母亲之外的所有人交流,让他十分沉默,甚至有时可以安安静静的坐上一天不说话。
  就像是摆在壁厨里小心收藏的陶瓷玩偶,精致却没有生气。
  
  “恭弥,我饿。”小孩儿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
  “嗯。”
  他应了一声,将摆在桌上的小蛋糕打开,然后拉了过来。甜蜜的气息一瞬间在空气里漫延开来。
  纲吉眼睛亮了亮,转过头重重的在云雀恭弥脸上“吧唧”的亲了一口。
  他一愣,然后微微一笑——虽然只是嘴角稍微勾了勾,但这也是十分难得了。
   虽然不知道当初那个阿尔克巴雷诺究竟是怎么教导沢田纲吉的,但他有自己的办法。
  
  窗外黑色的身影一闪而过,连云雀恭弥也没有发现。
  
  TBC
  
  云雀get√ 不知名黑影get√

这里是阿晴,贴吧首发,ID晴天薄荷雨乐园qvq
这篇文章好久之前就开始构思,虽然还是bug和二设满天齐飞不过我会努力哒

鬼步君

【家教】信仰之名(04)

* 重生梗 甜虐自定 HE

* 十有八九会ooc 慎入


04


『之所以会成为主角,只是因为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这个问题一直持续到放学,纲吉还坐在座位上思考着。


去,他没事干嘛找人打架。


不去,作为同班同学实在很难不跟京子接触,除非转校。


“哟,阿纲,期待你等下的表现哦~”班上某个男生笑着这么说道。


好,就冲着你这句话,我不去了。


“哦?蠢纲你不去吗?”


我的称呼什么时候变了……已经习惯...

* 重生梗 甜虐自定 HE

* 十有八九会ooc 慎入

 

 

04

 

『之所以会成为主角,只是因为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这个问题一直持续到放学,纲吉还坐在座位上思考着。

 

去,他没事干嘛找人打架。

 

不去,作为同班同学实在很难不跟京子接触,除非转校。

 

“哟,阿纲,期待你等下的表现哦~”班上某个男生笑着这么说道。

 

好,就冲着你这句话,我不去了。

 

“哦?蠢纲你不去吗?”

 

我的称呼什么时候变了……已经习惯Reborn神出鬼没的他没有回答,继续收拾书包。

 

“这可是增加你战斗力的好方式之一哟~”

 

是增加被死气弹击中的好方式之一吧!

 

“我讨厌无意义的打斗。”尤其是跟小孩子打。

 

然而这个决定直到纲吉看到站在校门口脸上带着莫名冷笑擦着浮萍拐的云雀恭弥后,毅然决然地抹消掉了。

 

坐在他肩上的Reborn看着突然改变的方向,挑了挑眉,“你说过你讨厌无意义的打斗。”

 

“但是我更讨厌找揍。”

 

Reborn难得的想要抽一抽嘴角,你去体育馆不也是找揍嘛?

 

毕竟根据他的情报,沢田纲吉可是个最近稍微有些进步的废柴。

 

废柴是什么意思你们知道吗?那就是做什么都不行的人啊。现在这个做什么都不行的人像在自家院子散步一般走去体育馆,完全没有一点紧张感,也一点都不畏惧,这都不符合常理吧?

 

正纠结于这一奇怪现象而懊恼着又没办法对自己学生实验死气弹的Reborn并不知道其实他学生的内容物和包装根本就不符。

 

对于纲吉来说,相比起云雀愈发凌厉可怕的攻击,持田那么一点小小的攻击根本不值一提。

 

不需要用到超直感,这攻击……简直连小猫挠痒都算不上。

 

这是纲吉在持田自说自话决定比赛和奖品(就是赢了就能得到京子)接过山本抛过来竹刀,挡下持田突袭的一剑后得出的结论。

 

不管输赢都对京子不好啊……

 

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现在这个情况,还不会影响到京子呢?

 

纲吉将竹刀当做棍棒挡下持田的每一道攻击,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弱势。而他实在想不出究竟该怎么结束这场比赛,使得战局一拖再拖,原本很嗨的围观学生们也渐渐感到很无聊了。

 

“随便怎样都好,赶快结束吧。”

 

“我的晚餐快要赶不上了……”

 

“我还有事,先走啦。”

 

“欸,不会打成平局吧,那样我不就白来了……”

 

就是这个!

 

打成平局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啊。

 

原本也觉得挡得有些无聊的纲吉赶紧提了提精神,瞄准持田有些松懈的瞬间,使力朝持田的竹刀砍去,然后顺利地让两把竹刀断裂。

 

由于竹刀断裂,双方也没有体力了,比赛平局!

 

至于奖品?当然作废了!

 

在其他人看来竹刀会断裂是砍了太多次所致,但是在某些人和当事者的两位才知道,纲吉用了多大的力气和技巧去砍断两把竹刀。

 

“持田学长,我想,你可能欠京子同学一个道歉。”

 

比赛平局让持田的头脑终于稍稍冷静下来,想到自己的过分发言,在心里犹豫了好久,看到纲吉拿着断掉的竹刀朝他微笑后,才别扭着脸向京子道歉。

 

“那个就是彭格列家族第十代首领的候补,沢田纲吉吗……”

 

站在体育馆外目睹里头所发生的一切的银发男生,喃喃地低念了这么一句。

 

¥¥¥

 

回到家后(中途还不断躲闪云雀的目光扫视),吃过饭的纲吉就被Reborn单手拽起后领就朝他的房间走去。

 

幸好他家不高,不然照这样的领法,他迟早会窒息而死。

 

进入房间后,Reborn就开始一连解说有关他本身的杀手身份,有关纲吉是彭格列十代目(候补)和有关他被九代目委托的事情。

 

“咦!我吗?”他很给力的装作不敢置信的模样。

 

Reborn头一次有想要翻白眼的冲动,“你的演技很假好吗?”

 

“真的?”纲吉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若是说笑容他自认不会输给任何一人,但是其余的就……

 

“看起来你并不很惊讶。”Reborn有些疑惑地道。

 

纲吉回以了他一笑,“我的接受能力还是蛮强的。”

 

Reborn冷哼一声,“被婴儿说你是彭格列首领这种事,我想会相信我的全世界也只有你一个吧。”

 

“我相信啊,所以能麻烦你把手枪给拿下来了吗……”

 

哪有人拿着手枪解说的,这跟上辈子完全不一样啊!Reborn你的暴力值是不是又提升了我应该没搞错吧!

 

Reborn放下手枪后,纲吉暗暗松了一口气。

 

难道是因为没有发射死气弹的缘故吗?少了我这么一点点的乐趣就让你这么暴躁不堪?你是更年期的妇女吗!

 

“咔哒”一声,手枪再度指向纲吉。

 

“我感觉你貌似在想些什么很失礼的事。”

 

“没有,完全没有,请看我真诚的眼神。”

 

然后Reborn朝他恶补了一些他曾经已经背到要吐而且可能比Reborn还要清楚的彭格列历史。

 

不过……

 

看着Reborn睁眼睡在吊床上,纲吉望向窗外的月光,棕色的瞳眸有些迷离。

 

哪怕我到了这一世还是对彭格列首领这个位置有些抵触,但是血缘和命运早就已经注定了我的一生。

 

等着被杀或者当上首领,我只有这两种选择。

 

不是吗。

 

tbc

 

 

原本在百度已经更新到六十多章了,仔细想了想自己的懒癌,觉得还是不要在一开始就那么勤快的更新,不然很快就要没有存货了=。=

人物性格我已经在尽量修改了,毕竟不同的人看的故事和想的方式不同,写出来的更是有各种版本,崩坏这事情真的无法避免的。我只能尽我所能地趋近原著的设定,但因为阿纲是重生的,所以有很多地方会有很大程度的改动,人物的性格也会有些差异,我会尽力把握住大体设定的,嗯,尽力。

如果还是觉得崩……希望大家宽宏大量些,或者也可以选择不看的,真的T^T

透明

【观影体】开始的开始(1)

彭格列观影体(1)

柯南党观影家教党,综漫世界,家教等因为一些原因进入了柯南等人的生活之中,此时的纲吉已经18岁,成为了帝丹高中的学生,和工藤新一是同班同学,相处一段时间后工藤新一变成江户川柯南。

家庭线:已完结。

柯南线:若狭留美出场。

  • 原本打算在Gatekeeper里启奏的,但是发现会很突兀所以就另起篇章了,没办法,2023年开始迷恋家庭教师,然就开始兴奋的想要自己来产一些粮食。

  • 本观影体的内容来自于漫画,因此在有些地方会和观看动漫的读者的记忆有所出入,也包括可能有些角色的形象可能会出现变化。

  • 而且嘛~想要让柯南世界的人震撼三观什么的,所以设定上柯南和家庭是在同一个世...

彭格列观影体(1)

柯南党观影家教党,综漫世界,家教等因为一些原因进入了柯南等人的生活之中,此时的纲吉已经18岁,成为了帝丹高中的学生,和工藤新一是同班同学,相处一段时间后工藤新一变成江户川柯南。

家庭线:已完结。

柯南线:若狭留美出场。

  • 原本打算在Gatekeeper里启奏的,但是发现会很突兀所以就另起篇章了,没办法,2023年开始迷恋家庭教师,然就开始兴奋的想要自己来产一些粮食。

  • 本观影体的内容来自于漫画,因此在有些地方会和观看动漫的读者的记忆有所出入,也包括可能有些角色的形象可能会出现变化。

  • 而且嘛~想要让柯南世界的人震撼三观什么的,所以设定上柯南和家庭是在同一个世界,但是缄默法则的缘故大多数人对与里世界的了解只有有一些奇怪的力量,但是因为无知而轻视。

  • 所以说,开始吧!

 


江户川柯南从昏睡之中清醒过来,震惊的环顾四周,看见了还在沉睡的家人朋友以及那些黑衣组织的人。

“这是怎么会是?是组织对我下手了吗?不对,连琴酒都在这里昏睡着应该不是组织的手笔。”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柯南决定安静观察。

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苏醒过来。

降谷零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和警校的好友们坐在一起,旁边是熟悉的几位警察以及面色凝重的江户川柯南。

“零?没事吧?”景光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幼驯染,自己因为卧底被发现而逃离了组织,成为了接线员,但是零却不同,他还是组织的卧底,现在和自己这样已经记录在案的卧底坐在一起后果不言而喻。

松田和研二自然也知道这一点,因此看着零的眼神也带了些许的苦恼。

“苏格兰?哼,居然会在这里见到一只老鼠,波本你最好找一个理由解释你为什么和这些家伙呆在一起。”琴酒的声音带着危险的信号,降谷零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解释的可能了,索性也无所谓起来。

“如你所见,琴酒。”

观影规则:

  1. 不得发生肢体上的冲突,我们将暂时帮你们看管你们的武器,结束后将会归还。

  2. 不得离开座位。

  3. 文明用语。

  4. 你们的记忆会在你们离开之后消失,所以不用担心在这个影院内造成的影响。

  5. 本次影片的目的是想让你们了解世界的真相,见证那段辉煌的历史。

那么,因影片开始,如有什么需求请直接在心中默念。

没头没脑的一段话搞得柯南有些头大,但是影片已经开始,他也只能顺其自然,希望从影片当中找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V.

27270all/疼痛

Summary:

教父一旦擅长端水,十代目就开始擅长敲锣。

  


一发十年火箭筒,沢田纲吉惨遭埋伏。

被互换过来的年轻的彭格列十代目,面对眼前这一幕后退了两步。

年轻的王还只擅长和面。

成熟的王他已经可以把修罗场玩的风生水起了。

“你得这个拉拉。那个扯扯。”

主打玩一个制衡!

这还是上一次出现时空问题时,已经成为教父的沢田纲吉,当面提点的这位少年彭格列十代目。

“怎么制衡?怎么敲打?怎么端水?”年幼的彭格列十代目表示你在和我说什么人生厚黑学我不想听。

现在好了——

十年后的沢田纲吉穿越过来时,所有守护者乱成一片,三叉戟共浮萍拐齐飞,三倍炸药共时雨金时一色。

“所谓...

Summary:

教父一旦擅长端水,十代目就开始擅长敲锣。

  


一发十年火箭筒,沢田纲吉惨遭埋伏。

被互换过来的年轻的彭格列十代目,面对眼前这一幕后退了两步。

年轻的王还只擅长和面。

成熟的王他已经可以把修罗场玩的风生水起了。

“你得这个拉拉。那个扯扯。”

主打玩一个制衡!

这还是上一次出现时空问题时,已经成为教父的沢田纲吉,当面提点的这位少年彭格列十代目。

“怎么制衡?怎么敲打?怎么端水?”年幼的彭格列十代目表示你在和我说什么人生厚黑学我不想听。

现在好了——

十年后的沢田纲吉穿越过来时,所有守护者乱成一片,三叉戟共浮萍拐齐飞,三倍炸药共时雨金时一色。

“所谓敲打呢就是——”

十年前的沢田纲吉穿越过来时,被围在他身前的这个玫瑰那个玫瑰这个山茶那个山茶这个白兰那个桔梗的花海差点埋没。

“死气的零地点突破!”

嘭的一声。

五分钟时间到了。

相差了十年时空距离的两人在缤纷奇妙的隧道中相互点头致意。

  

“嗨,小彭格列。”

“又见面了,沢田先生。”

沢田纲吉很想抽抽嘴角。心想十年后的我怎么变成了这样一个家伙。

但是,也没什么不好的。

  

毕竟青年的神色看起来是那样温暖,明媚,柔和。

  

  

教父擦身而过十代目时无比自然地抬手拿掉了他落于头顶的玫瑰花瓣。

等沢田纲吉回过神那举止多暧昧时,他眼前只徒留下一片粉红色的烟雾。

  

Fin.

  

大概是小直男阿纲*弯版修罗场教父

  又一次Tsuna*Cielo了属于是

极品特定水仙花,诸位共赏。

  

满眼星河

【270all/观影】黑化27的灭世之旅 前言

脑洞:

        故事发生的世界是主世界,主角便是那个经历了一切的27

        玛丽苏偷走了27的所有东西,身份,羁绊,以及……伙伴,只有同为七三的尤尼和白兰幸免与难。

          世界在玛丽苏的搅动下奄奄一息,为了救世,七三想了各种方法,但都无济于事。...


脑洞:

        故事发生的世界是主世界,主角便是那个经历了一切的27

        玛丽苏偷走了27的所有东西,身份,羁绊,以及……伙伴,只有同为七三的尤尼和白兰幸免与难。

          世界在玛丽苏的搅动下奄奄一息,为了救世,七三想了各种方法,但都无济于事。

        世界紊乱,作为基石的七三也出了问题。最后,尤尼死亡,白兰更加疯狂,却也着了玛丽苏的道,27灵魂出了问题,虽然暂时看不出问题,但其实27会在一些事上越发偏执,性格也会越发冷酷,是他之后黑化的根本原因。

        270灭世后,把十年前的27与伙伴们拉过来了,所以观影人员是十年后与十年前的主要人员

        抽卡观影,情节自创

鬼步君

【家教】信仰之名(02)

* 重生梗 甜虐自定 HE

* 十有八九会ooc 慎入


02


『有时候哪怕拒绝不想要,但是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问题:沢田纲吉是个怎样的人?


有人会说是个看起来很好欺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欺负他的时候总是不那么成功。比方说要跟他勒索一点小钱时,总是会惹来风纪委员的注意,并没有那么好下手,不过如果叫他做值日生他倒是会乖乖地做,真是难以理解。


有人说是个运动平平的人,跑步的时候总是落在男生最后面,引体向上啊跳箱什么的也都表现得平平,没什么出色的地方。...


* 重生梗 甜虐自定 HE

* 十有八九会ooc 慎入

 

 

02

 

『有时候哪怕拒绝不想要,但是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问题:沢田纲吉是个怎样的人?

 

有人会说是个看起来很好欺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欺负他的时候总是不那么成功。比方说要跟他勒索一点小钱时,总是会惹来风纪委员的注意,并没有那么好下手,不过如果叫他做值日生他倒是会乖乖地做,真是难以理解。

 

有人说是个运动平平的人,跑步的时候总是落在男生最后面,引体向上啊跳箱什么的也都表现得平平,没什么出色的地方。

 

也有人说是个成绩从来都保持在30分上下,比起之前17.5多了12.5分。这分数对于他来说已经好太多了,而之后他也一直保持在及格边缘,就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厉害的了。

 

再问:请给沢田纲吉一个评价。

 

啊,就是废柴纲。

 

这是全员一致给予的答案。

 

¥¥¥

 

不错,这样就好。

 

纲吉对于目前的状况非常满意。

 

拿着数学考卷,无视老师哀怨的视线,他高兴地走回座位。

 

初中的课程对于早已获得大学博士学位的他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虽然他到现在都搞不清楚为什么黑手党首领需要那么高的学历就是了,不过能保持在30分这个及格线的边缘真是耗费了他莫大的心血,否则一不小心他可能就满分了。

 

我的理想不高,只要及格就好。

 

话说有了那么高的学历,对成绩的理想只停留在及格边缘就满足,也是让人醉了。

 

听着数学老师让人昏昏欲睡的教课,纲吉单手支撑着头,装作很认真地在听课,实际上却是在观察班上的人。

 

哇,打了个大哈欠,看来真的很无聊……那边那个在睡觉,口水已经流到课本上了喂!……用铅笔卷着头发,是在玩什么游戏吗?……

 

是的,因为上课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纲吉正在观赏学生上课的常态。

 

“咔哧咔哧……啵哧啵哧……”

 

这是什么声音啊!

 

往后看向发出声音的来源——啊,是山本啊。

 

他身旁的同学也一脸无奈地看着正在吃着便当的山本,然后没几分钟就被同样因为声音而吸引到注意力的老师叫起来训了几声。

 

努力咽下口里的食物,没有察觉到自己嘴角边也粘着一颗米饭的山本毫无诚意地道了歉,在全班哄堂大笑下坐了下来。

 

然后他的视线便被坐在他左手处的那个人吸引了过去。

 

不似其他人的大笑,他的嘴角扬起一抹很温柔的弧度,棕色瞳眸的深处有着淡淡的怀念。

 

没有等山本继续看下去,那个人就转过身看着课本去了。

 

没记错的话,好像叫……

 

沢田纲吉。

 

¥¥¥

 

放学后,纲吉依旧被值日生拜托而留下来打扫教室。

 

反正我也没事做,就当日行一善吧。

 

“哇哦,草食动物,怎么又是你。”

 

清冷的声音打破教室的安静,纲吉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转头便看见穿着旧校服的风纪委员长云雀恭弥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

 

“云……云雀学长……”纲吉握着扫把有些尴尬地说,“那个……我的同学有急事,所以我在帮忙……”

 

一天两天就算了,但是自认记性不好的云雀恭弥已经两个月内看到这个草食动物在打扫教室不下20次,总不可能每次都有急事吧?

 

丹凤眼微微眯了起来,“被欺负了?”

 

竟然有人敢在他的地盘欺负人,不知道只有他才有这个权利吗!(并没有)

 

“没有啊。”眨了眨眼睛,纲吉有些疑惑地想了想,这个算欺负吗?

 

请原谅一个已经和学校脱离太久,见惯黑手党各种阴谋算计的孩子(还是大叔?)吧。

 

区区打扫教室还是勒索等等,对他来说,早已搭不上欺负的字眼了。

 

如果对方眼神躲闪地说没有或者是泪眼汪汪地诉说着自己确实在被欺负,那云雀还能找出欺负者让对方常常被欺负的滋味,但是这么一个长着好欺负脸的坦诚地说着自己并没有被欺负还一脸疑惑的模样,还是他头一次见到。

 

这货究竟是蠢还是笨呢?

 

正在他思考这个问题时,纲吉已经打扫完整间教室了。

 

他背起书包走向门口,向云雀行了个礼,“云雀学长,谢谢你的关心,如果我真的被欺负了一定会跟你说的,那么我先回家了,你也早些回家吧。”

 

面无表情的脸看着纲吉离去的背影,突然笑了。

 

呵,终于察觉到哪里不对劲了。

 

这个草食动物根本就不怕他。

 

明明不管成绩还是运动都弱到爆(因为好奇所以调查过),但是他一点都不自卑,不管对谁都一派温和的模样。

 

在那个温和之中,云雀敏锐地察觉到他掩藏得很好的疏离。

 

明明是个草食动物,却那么嚣张。

 

真是有趣。

 

并不知道自己已经从普通的草食动物晋升为有趣的草食动物的纲吉正慢慢地走在回家的路途中。

 

话说,上辈子的时候云雀有找过自己说话吗?唔……我怎么只有每次迟到都被他打的记忆啊……果然是老了,记忆都不灵光了……想当年Reborn可是要我背下那足有我一个人高的彭格列历史啊……

 

感叹着自己提早了不少的话当年,纲吉走到了并盛商街。走进运动器材店里买了些东西后出来,他看见山本正和一群打棒球的好友们走来。

 

有说有笑的一群人,在夕阳的映照下,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如果上辈子没有让山本成为守护者的话,也许他能成为职业棒球手也不一定啊。

 

“哟,阿纲!”山本见纲吉正准备离开,赶紧叫住他。

 

那双棕色的瞳眸不解地看向他,山本和朋友们打了声招呼,自己一人走了过去。

 

“你是来买什么东西的吗?”看着比自己略矮的纲吉,他非常自来熟地问道,“要我帮忙吗?”

 

童鞋,我应该跟这时候的你不熟吧……

 

对于山本的自来熟已经有些麻木的纲吉笑了笑,“谢谢,不用了,我已经买好了。今天正好听到老板说有进新球棒,我想你可以去看看。那我就先离开了,再见。”

 

只是习惯性地注意自己幼小的守护者,留意他们的喜好和困扰,纲吉并不晓得他一点小小的提醒对于山本来说有多么神奇。

 

啊哈哈哈没想到看起来不运动的阿纲竟然也喜欢运动?(童鞋你误会大了)

 

¥¥¥

 

之后几天,纲吉有了两个烦恼。

 

一是云雀时不时来个武力突击,虽然都被他险险闪过后更加勤奋突击成了他每天上学必须思考究竟是被打还是躲比较好的问题。毕竟作为一个正常人,他非常怕痛,而作为一个首领,躲闪危险已经成为他的下意识反应了。

 

所以他不可避免的被云雀盯上,逼得他每次只能狼狈的躲闪。

 

谁知道这样反而激起云雀的战意!?不是应该觉得没有意思而放弃吗!

 

果然资深中二病患者的思想不是我等凡人脑袋能够理解的。

 

至于二嘛……山本每天见到他都会跟他打招呼,时不时来邀请他去参加棒球社团活动。

 

看起来没有问题对不对?问题大着呢!

 

明明之前都不曾说过几回话,我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啊?

 

原本想要保持距离,却因为短短几句话语,反而愈发亲密起来。

 

当纲吉意识到的时候,貌似有些太迟了。

 

在他清早下楼看到那个坐在椅子上穿着西装手上捧着咖啡杯的婴儿时,他真的觉得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tbc

🍒樱桃树桩

Part5

中:你要不要看看到底咱俩谁是变态


终于不用夹着嗓子说话了呢中也君


Part5

中:你要不要看看到底咱俩谁是变态


终于不用夹着嗓子说话了呢中也君


CAThill
感觉可以单发一下😎

感觉可以单发一下😎

感觉可以单发一下😎

惟岚🌟

(家教)夜兔纲吉

作者: 役苦

(家教)夜兔纲吉

作者: 役苦

惟岚🌟

纲吉已经知晓一切


作者: 墨夏珏尘

纲吉已经知晓一切


作者: 墨夏珏尘

璋月

家柯整理🍑

整理的不是很全面

欢迎评论区补充




1.离家出走后每天遇到命案这件事 


2.【家柯/all27】blessed cursed 


3.【代发】与名侦探的约定(正剧) 


4.[家教/名柯]拉斯维加斯赌场疑案 


5..身为黑手党的我成为警队新星 


6.当柯南遇上家教众人 


7.假如柯南是门外顾门首领 


8.【all27】求求,救救孩子 


9.家柯 光阴齿轮 


10.【家柯】这个首领好像每天无所事事 


11.(家柯网)Fate 


12.听说隔壁住着个大Boss【all27】 


13.身为未来黑手党教父的我在娱乐圈扫黑除恶真的没问题吗 

14.纲吉与警校组贴贴的故事【家柯】 


15.【家柯】突然的宴会 


16.【家柯】Dual Evidence 


17.已删


18.【家柯】BACK To PARADISE 


19.【家柯】失忆后的我在家当卧底 


20. 【家柯】那个老师说自己是普通人 


21. 『家柯』你好,我是很平凡的黑手党教父 


22.[家柯]彭格列的魔术师  


23.十代目的“休假日常” 


24.家教+柯南 光与暗  


25.【家柯|剧情向】他从光中走来  


26.【家柯】偶然交错 all 27  


27.【家柯】必入歧途 


28.【家柯】陌路 


29.已删


30.[家教/名柯]暴风雪山庄杀人事件 


31.拯救世界还需要攻略恐怖游戏吗 


32.【all27】永恒的时钟 


33.【家柯/27中心】落锁 


34.【家柯】风雪兼程 


35.【家教+名柯】观影体 


36.家教名柯阅图体 


37.[all27]彭格列式奶嘴寻回计划 


38.【家柯】小心恶犬 


39. 关于我明明是个教父却成为警视科新人这件事 


40.(all27)今天十代首领也想好好休假 


41.已删


42.(家柯)中间色 


43.If家柯线 


44.【家柯/all27】穿越的方式是…出柜?! 


45.【家柯】杀与赎 


46.红与黑的相遇(家柯 正剧向) 


47.黑手党与侦探 


48.【家柯】碰撞的命运 


49.已删


50.已删


51.无法斩断的羁绊 


52. 【家柯】【1827】漆黑的神秘列车 


53.【all27】 


54.【家柯】诱饵 


55.【家柯】A Fork in the Road



56.一篇家柯文 


57.【家柯】Por una Cazeba(一步之遥) 


58.  已删


59. 我就是想写个老梗同学聚会【All27】 


60.All综 天空 (主all27) 


61.《十年后的天空》 


62.【家教×名柯】黑手党与侦探 


63.家柯+原创 



之后在粮单上补充→家柯 

Camellia

60个好听的单词可以当昵称


1.Ethereal

你望那个星星般的人时的内心感受


2.Palpitate

小心翼翼却又急切的心动


3.Tiám

初遇某人时眼裡闪烁的光芒


4.Gezelligheid

惬意 舒适 跟爱人在一起的温暖 老友的阔别重逢 冬天壁炉升起的烟火


5.Flipped

只是听到就怦然心动了


6.Fairy

美丽可爱的小精灵 小仙女 漂亮女孩


7.Kilig

形容那种喜欢一个人喜欢得好像胃裡正有成千上万隻蝴蝶翩翩 一张嘴就要全部飞出来一样的醉醺醺 麻酥酥感...


1.Ethereal

你望那个星星般的人时的内心感受


2.Palpitate

小心翼翼却又急切的心动


3.Tiám

初遇某人时眼裡闪烁的光芒


4.Gezelligheid

惬意 舒适 跟爱人在一起的温暖 老友的阔别重逢 冬天壁炉升起的烟火


5.Flipped

只是听到就怦然心动了


6.Fairy

美丽可爱的小精灵 小仙女 漂亮女孩


7.Kilig

形容那种喜欢一个人喜欢得好像胃裡正有成千上万隻蝴蝶翩翩 一张嘴就要全部飞出来一样的醉醺醺 麻酥酥感


8.Redamancy

你爱着某人时 某人也在爱着你


9.Sobremesa

餐后与老友畅谈的时光


10.Sinsoledad

发现幸福掌握在你自己手中


11.Flechazo

一见锺情


12.Solitude

平静愉悦的独处


13.Sokäch

周日的幸福感


14.Echo

念念不忘 必有迴响


15.Tiám

初遇某人时眼裡闪烁的光芒


16.Serendipity

不期而遇的美好


17.Palpitate

小心翼翼却又急切的心动


18.Shmily

看我是多麽地爱你


19.Amireux

友达以上 恋人未满


20.Aurora

极光


21.Milchstraße

银河


22.Eternity

永恆


23.Gänseblümchen

雏菊


24.Dreamboat

理想的爱人 理想的目标


25.Vergissmeinnicht

勿忘我



26.Fr ühlingserwachen

立春 春天苏醒


27.Famiglistimo

爱的人都在你的身边


28.Wabi-sabi

在不完美之中寻找美好 接受人生的生死轮迴和残缺之美


29.Miscedence

你的存在对他人来说很重要


30.Ethereal

你望那个星星般的人时的内心感受


31.Crush

短暂地 热恋地 但又羞涩的爱恋


32.Petrichor

刚下过雨之后泥土的味道


33.Komorebi

阳光穿过了树叶之间的缝隙


34.Serein

身处落雨的黄昏


35.Arrebol

灿烂云霞


36.Murmure

那种不知名的小溪潺潺的声音 那种微风吹着树叶沙沙的声音


36.l'ivresse

酒后伴着微醺 体.味那种特有的沉.醉和快乐


37.Augenstern

喜欢的人眼中的星星


38.Trouvaille

因生活中偶然发现的美好小事物而产生的满足


39.Hygge

没有令人烦恼的东西 从身边温和和治癒的事物中获取快乐


40.Miraitowa

永远期待着明亮未来




41.breeze

微风。breeze就像你一样,总是让我想爱你,但却永远抓不住。


42.冬夕焼(ふゆゆうやけ)

冬日裡鲜红如火,却持续时间很短的晚霞


43.木漏れ日(こもれび)

从树叶缝隙透出的点点阳光


44.蝉时雨(せみしぐれ)

将众蝉一起鸣叫比作落雨,蝉儿们想要将仅存的的生命燃烧似地发出最后的鸣声


45.想い寝(おもいね)

想着心爱的人睡着,这样的睡眠是浅浅的淡淡的


46.远花火(とおはなび)

在远方观看的没有声音的烟火


47.星月夜(ほしづきよ)

即使没有月亮,也有满天繁星的夜晚


48.月の雫(つきのしずく)

露水的别称


49.翠雨(すいう)

打落在绿叶上的雨水


50.风薫る(かぜかおる)

初夏吹的凉爽的风,从新绿的缝隙间带着湿润的香气


51.せせらぎ

小溪潺潺的流水声


52.忘れ潮(わすれじお)

海水退去之后,在海滨上残留的海水


53.薄红梅(うすこうばい)

比红梅更淡的粉红色,经常被用在和服中


54.名残り雪(なごりゆき)

春天到来后却还没有完全化去的残雪


55.朝凪(あさなぎ)

早晨,在海边或者湖边的无风静止状态


56.菜种梅雨(なたねつゆ)

春季从3月末到4月上旬下的雨


57.花筏(はないかだ)

樱花瓣洒落在水面,像竹筏一样飘流走的样子


58.小春日和(こはるびより)

秋末至初冬,跟春天一样阳光明媚


59.桜吹雪(さくらふぶき)

樱花纷纷飘落,下雪一般的景象


60.青岚(あおあらし)

初夏时分,让树木轻轻摇摆的强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