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常行CHANIMEX5+7 常行CHANIMEX5+7 的喜欢 bycxow.lofter.com
琉璃.tz
提问:30级痛苦号萌新想拿散宝...

提问:30级痛苦号萌新想拿散宝打主c,五星除了旅行者只有提纳里该怎么配队?后续怎么办?


(现在连骗骗花、史莱姆都比我角色最高等级高十几级QAQ)


(未成年限制暴击+1[伤心]) ​​​

提问:30级痛苦号萌新想拿散宝打主c,五星除了旅行者只有提纳里该怎么配队?后续怎么办?


(现在连骗骗花、史莱姆都比我角色最高等级高十几级QAQ)


(未成年限制暴击+1[伤心]) ​​​

胃酸消化

给宝一点小小的震撼

  可怜的芙宝还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歪看多来点🥺🥺🥺)

  原图p2

  

给宝一点小小的震撼

  可怜的芙宝还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歪看多来点🥺🥺🥺)

  原图p2

  

常行CHANIMEX5+7

backrooms后室同人小说69


“…”


XGE的话语有些意味深长。他叹口气,接着喝瓶里的杏仁水。


“这次瞧见他的这种改变…老实说,我挺惊讶的。”


“…也有点为他高兴,是不是?”


“当然。”XGE并未否认。


看着xvq人慢慢饮尽手中的杏仁水,火光面上仍然斜着眼,不动声色——但心中,却是默然地又对他的印象有了更多的改观。


是这样的么…火光兀自寻思着。虽然相遇才仅仅一天多的时间,可这个人,和他周遭的事物一并给这小小基地所带来的变故,却已经让人有些震惊地数不清了。龙血族人作为这里的一份子,对此也同样感受到惊讶——但若要从他个人的角度来看,倒应该说是有趣更大于惊讶了。


是的。他感到有......


“…”


XGE的话语有些意味深长。他叹口气,接着喝瓶里的杏仁水。


“这次瞧见他的这种改变…老实说,我挺惊讶的。”


“…也有点为他高兴,是不是?”


“当然。”XGE并未否认。


看着xvq人慢慢饮尽手中的杏仁水,火光面上仍然斜着眼,不动声色——但心中,却是默然地又对他的印象有了更多的改观。


是这样的么…火光兀自寻思着。虽然相遇才仅仅一天多的时间,可这个人,和他周遭的事物一并给这小小基地所带来的变故,却已经让人有些震惊地数不清了。龙血族人作为这里的一份子,对此也同样感受到惊讶——但若要从他个人的角度来看,倒应该说是有趣更大于惊讶了。


是的。他感到有趣。火光从来都很享受这般在无声中慢慢揭露一个人的全貌的过程。


每个人都有秘密。因此,在一般所谓的「坦白」中,人们总并不会真的全盘托出-而是会保留些必要的不为人知的部分的——火光自己也是如此。所以事实上,往往在与一个人的长期接触中不经意收集到的种种碎片,才是最为真实的。


将它们如拼图游戏那般,渐渐地随着得到的碎片愈来愈多而不断补充完整,直到一个几近完整的真实个体在面前显露无遗——便是求知欲、又或是人们孩童似的好奇心被满足的瞬间。


可现在,推动火光不断摸索XGE内心的动力源,似乎并不属于上述的两种。


这感觉算不上对神秘未清的求知;更不是明知无关还仍然在意的好奇。这是一种隐隐如薄雾般笼罩在火光心头的不详直觉:每每当他正与对方面对面时、每每当他想到那位缩在房间里不见影子的虹女时…这感觉就会更盛。


是,他一再地告诉自己,那些怎么样都和他没有干系。可这龙血族的直觉,却总让他感到事情的蹊跷,让一切都不住地在脑海中反复浮现。他少有地感到了烦躁。



不久后,果然惜羽出来了。他红润的小脸上满是轻松。


行至近前,伊与XGE默默对视了一眼,只点了点头致意,便匆匆回到房间里了。


火光瞧见惜羽从束莲屋里走到自己房内的全过程,心下自然对这次的交涉有了答案。龙血族人转转眼球,笑了。


“看来还不赖?”


“大概吧。”XGE打了个哈欠,随手扔掉喝空的瓶子,接道:


“这还只是一个开始。不过能走出这一步,他也已经很努力了。”


“是啊。”


火光又不动声色地瞥向了束莲的房门,神色有点复杂。


老奥没在那继续坐着,而是放心了似的起身,慢慢上楼去了。


“…希望他还能这样接着走下去吧。”


“谁知道呢。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比起这个,明天就是约好的日子了。我得早点补补觉了…”


火光又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道——也不知是为何,明明之前都不觉得乏的,可他现在,却突然就感到了自己这么长时间以来精神的疲倦了。


“-约好的日子?”


“和叶豹——啊,对。差点忘记告诉你了。到时候你也要来的,对吧?和他所说的那两个也要离开基地的人见面。”


经对方这么一说,XGE迷迷糊糊中才想起来提及这件事。


“豹子向你引荐同行的人?”火光确实是头一次听说这事。


“是这样…”


XGE粗略将他去往BNTG前与叶豹之间的经历向火光讲述了。


“…”龙血族人看起来还是若有所思。


“…这样么。我知道了,明天到时间我会注意的。”


“嗯…”


XGE晃了晃脑袋,象征性地应了一声。便与火光分开,回到自己房间了。


他几乎是一进屋就倒在了床上,沾着枕头就睡着了。入睡速度简直快得不像他。



或许是因为过度的劳累,XGE的睡眠并不安稳。


在这睡梦之中,他朦胧地环顾四周,思绪不多时似乎便发现了自己所处空间的变化了。


这里四周几乎都是望不见边的无底黑暗,只在他不远处有一整面不知延伸到哪里去的玻璃平面——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这纯黑的环境下发觉这层完全透明的玻璃墙的,更是不清楚自己怎样靠近它的。


他感觉自己像是在漂浮着,结合着这单调的场景,就像是在无星的宇宙中独自飘零。


没来由地有些发寒。XGE开始感到压抑了。然而面前的玻璃墙——亦或是所谓的「屏幕」之后,某人的到来让得这些感受渐渐消散而去,就如遇日光之积雪般地默默融隐了。


一开始他还没反应过来。或许等屏后的那人走近了;又或许她已等在屏后好一阵子,他才大概看清了对方的样貌,意识到这里其他人的存在。


他努力又摇了摇头——这个动作在这里似乎格外吃力——再次试图让视线聚焦于面前那与他仅隔一层玻璃的女人身上。


首先,他看见的是金色。醒目的金色,她有一头漂亮的金发;然后是宝石般的琥珀色,刘海下琥珀色的双眼,这颜色要比头发更深些,配上对方的瞳孔与那狭长犀利的双眼,看上去更是格外深邃神秘,不容亵渎。


再往下…虽然视线还有些模糊,但XGE还是能清楚地看出她身躯曼妙傲然的曲线。再看得细一些…一身淡素,却又不显单调乏味的衣裙。它像是在水中随波漂荡一般,和伊的发丝一并在虚空中自然浮动着,看上去竟倒是有些仙子的意味了。


她似乎更靠近了点。纤手触摸着这玻璃墙,脸几乎要贴在了其上,XGE现在看清了对方那精致点缀过的妆容。妖艳的眼影简直要摄人心魂。


她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与好奇。瞳中,晶莹闪烁。XGE有些愣了。


“…”


“…你…好?”


好半天之后,XGE才能够支支吾吾地吐出一些语句。他的大脑此刻一片混乱,在这个女人的面前时,许多莫名其妙的想法和回忆都会自发出现在脑海之中,这些回忆并不都是自己的,可他总觉得有些熟悉、认同。


“你好。”她礼貌地回敬。然后接着沉默,仍然固定在XGE身上的眼神像是在等待对方的发言。


“…”XGE一时觉得天旋地转,好容易才稍微缓了过来。


“你…是谁?”


“我么…?”那屏后的女人轻轻笑了起来。“叫我海德薇就好,他们都是这么叫我的。”


“不…不。我是说,你是什么…”


“「协济迷失者」。”她忽然回道。


“…什么?”XGE没听懂。


“「协济迷失者」。你看到过这个组织,对吧?”海德薇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语,语气中带着自信安若的情绪,像是对他之前的经历尽在掌握一般。


“协济…等等,这不是——”


XGE混沌的大脑终于想起了之前在基地告示板上遇到的咄咄怪事。


“-你看到过,对吧?”海德薇肯定地追问着。


“…是看到过…”


“那就是了。我会亲口告诉你我是谁的,但不是现在。在你弄清楚像这类一样的怪事情之前,我不能保证直接将一切都全盘托出会导致你怎样的结果。”


“贸然叫醒一个梦游的人,会出现怎么样的后果…我想你应该是清楚的吧。”


海德薇的声音这时如此之坚定。


回音在这无尽的黑暗虚空中不断回响,冲击着耳膜。即使听得并不明白,但还是有魔力般地令人无可辩驳。



【未完待续】

终于写到海德薇了😭

常行CHANIMEX5+7

backrooms后室同人小说68


若这种的情感也能取代她脑中的混乱的话…


那么,要是以他来主动引起她的感情,会不会也对压制人偶的矛盾思维有所成效呢?


惜羽这般思索着。


这似乎可行,只不过如果这样的话…


然而对面的束莲琢磨片刻后,却先他一步出声问道:


“…所以说,惜羽姐姐你其实是…男生吗?”


“…”


得。


他刚刚所顾忌的便是这点,以自己的真实情况,坦诚相见终究就是会不可避免地出现这种…有点尴尬的情况。


惜羽有点不好意思地骚骚后脑勺。看来果然是避不开这一刻的了,不过他也属实是没想到,束莲对于自己这一番话中的信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部分居然是自己的性别——看来她的确还是......


若这种的情感也能取代她脑中的混乱的话…


那么,要是以他来主动引起她的感情,会不会也对压制人偶的矛盾思维有所成效呢?


惜羽这般思索着。


这似乎可行,只不过如果这样的话…


然而对面的束莲琢磨片刻后,却先他一步出声问道:


“…所以说,惜羽姐姐你其实是…男生吗?”


“…”


得。


他刚刚所顾忌的便是这点,以自己的真实情况,坦诚相见终究就是会不可避免地出现这种…有点尴尬的情况。


惜羽有点不好意思地骚骚后脑勺。看来果然是避不开这一刻的了,不过他也属实是没想到,束莲对于自己这一番话中的信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部分居然是自己的性别——看来她的确还是很在意这点,所以额外注意吧…


…这下,该怎么圆场呢…?惜羽忽然有点手足无措了。


“…”


可是…惜羽本来所想像中的惊愕反应并没有出现——相反地,倒不如说这妮子此刻的表情看上去有点…兴奋?


“啊…嗯。”


看见这样的神情,惜羽着实愣了一刻。只是呆呆地回应了伊的问题。


“—!!…”


得到这肯定答案的束莲,又赶忙地低下了头。阴影下大睁着的水灵眸子中,竟流露出些许喜悦的光彩来。她渐渐红了脸。惜羽只能见得伊小巧的耳尖像熟透了的果实般慢慢变红,看上去倒是有点粉嫩得可爱。


“…那真是…”


“…那真是,太好了…”


半晌,她才用着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声线低声自语着,裸露在外的耳朵似乎愈发地红润了。


“-什么?”惜羽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对方的什么话。


“——没什么!”束莲却忽然应激似地叫道。可头还是低着,不敢直视对方的脸——在这番的情形下,倒是有些慌乱掩饰的意味了——但仅凭突然提高的声音也着实是吓了惜羽一跳。


惜羽现在知道自己来前的担忧是正确的了——他的确还有许多地方一点也不了解束莲…比如现在这种意料之外的情况。不过也难怪他会惊讶,毕竟以她之前的表现,她显然是有些亲女疏男的偏向在身上的,任谁也不会想到那个古怪妮子的另一面会有多么割裂。


“…”


“…抱歉,让你看到我这种样子…”


稍微冷静下来后,伊出声言歉道。抬起头来,却还是有些躲闪着惜羽的目光,不敢对视。


“-我…其实不总是那副胡闹样子的。”


“我知道。这就是我为什么会来找你了。”


惜羽伸出纤手,笑着轻揉了揉伊的小脑袋,惹得她又是一阵的颤动,小脸更是红得可怕。扭捏着,头顶上像是要冒出热气来了一样。


惜羽对于这次交涉,也算得上是满意了吧。至少通过自己的尝试,成功地大概摸清了束莲的情感逻辑。


-但也正是因为摸清了这点,他才更是明白,这只是解决了表面上的问题罢了——真正内在的那些系统漏洞,恐怕也不是他有能力去处理的了。他作为她的某种「寄托」,能做到的或许也只有尽量以引起其他情感来覆盖她关于自身存在的矛盾思绪了。


“-你没必要太过在意的。我不会介意你的那副样子——这里的人们都不会真的在意。”


惜羽接着安慰道。见氛围不错,又想再稍稍试探下束莲对自己男儿身的态度。


“啊……另外,关于我的真实性别这件事……”


自己主动提及这事时,惜羽的俏脸还是有点不自在。果然,任他怎样含糊,都恐怕是不行的吧…他默默想。


然而下一刻,束莲娇躯却扑上来了。


“我明白。没事的…”她将小脑袋深深埋在惜羽的怀中,时不时来回蹭蹭,像只小奶猫。


她的心中,某种新的感情逐渐萌发,这股冲动推动着她做出了行动。


“本来…我曾以为自己那些异性不再会有除了厌烦或是平淡之外的情感…所以才总是缠着各种姐姐们…”


束莲的话语很轻。但也清楚,真切。


“-但是,如果是你的话…我想我愿意改口叫你一声…惜羽哥哥。”


那份新的感情在此刻彻底破土而出,这初露头角的嫩绿芽苞,在一片黑暗与压抑之中,无比的醒目。


惜羽的动作缓了缓。但最后还是顺着她的动作,抱住了她娇小的身躯。


虽然这抹新鲜的绿色,对于那黑暗来说,实在还是太过渺小——但被长久束缚着的莲花,终将会在点点生机之下,展现光彩。


“嗯。”惜羽应道。


人偶无心…无需为人。


“我们,来重新认识一下吧。”



门外,许久未有动静的奥塔德,默默地放下了手中没翻过页的后室旅游指南。


他浑浊的眼,在灯光照映之下,竟泛出点点晶莹来。


“…”


老奥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看来她的「那个人」,就是你了…”


中年人喃喃地念道,不知呆呆地望着何处。



“…”


“…嗯?”


此时此刻,火光的视线在另一个房间内四处扫了扫。表情有些疑惑,但又很快明白了似的,转头向XGE问道:


“-你让惜羽去了?”


“他自己去的,老实来说。”XGE拧开瓶盖,喝了口杏仁水,淡淡地答道。


“主动去找到束莲那孩子那儿了?”火光感到眼皮跳了跳。


“对,我看着的。”


“…那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啊。”火光微眯着龙瞳,思忖着道。


“我并非这方面的专家,只是以前撞见tyenlwx的时候也偶然了解过,关于你们说的「人偶」的相关技术。”


“-似乎人偶的整个制造过程中,情感模块正是最麻烦的部分——一旦出现错误,也是这部分最为棘手。像那孩子一样,按你之前的描述,她在底层意识中「将自我存在与人类存在分割开来」的设定就是很敏感的情感部分。在这种情况之下,人偶极易被外界环境触发关于「自己」和「真人」之间的矛盾循环,进而导致思维逻辑的混乱——”


“-这也是为什么HinaDoll旗下生产的人偶会被干脆把这一认知部分删除的原因了。这种让人偶过分区别自身的认知环节百害而无一利,一般都不会去追求这种方面的「真实性」…”


XGE接过火光的话头,像是被对方的这番梳理所点醒了什么,眼前一亮地分析道:


“只要让底层逻辑明白自己属于一个模糊的人形的独立概念即可,没有必要让系统细分人偶和人类。看来这tyenlwx倒是很精通于生物材料技术…可人偶的底层设计,果然还是不如老牌厂商的啊…这般想来,也不奇怪束莲为什么会被丢弃了。”


火光闻言,轻轻挑起一边的眉毛。


“-看来你还是挺知道的么?”


“那你也该清楚,她的问题源头深入骨髓,这注定不是件表面功夫吧?”


“…当然。这些我都告诉他了,他都清楚。”


“然后呢?只是好奇一下而已。”


“…你想知道这结果吗?那就得看他的了。”


“我当然知道,这种事想处理干净,凭我们是定然没可能的——关于她,我更倾向于至少给她一个回应,鉴于束莲似乎对惜羽有些额外的兴趣,这样至少能让她感受的一点情感反馈。”


XGE说着,扭头望向束莲房间的方向,继续道:


“有些事…是逃不掉的。”


“更何况,虽然我们也并不打算在这里待上多久,但惜羽需要更多的交际。”


“他曾因为那「既视感」而不得不离得每个人都远远的;可现在,他能够与人正常接触了,但那股过去的阴影,显然一时半会还是挥散不去——我能看得出来,从他面对别人时的神色状态。对此我也能理解——可他终归不能永远被「既视感」的阴影束缚着。”


“后悔过去与担忧未来…只经历一个就够了。”




【未完待续】

改废了😇

绯樱

  好怀念老画风的哀酱啊,老画风的哀简直美爆了😍

  好怀念老画风的哀酱啊,老画风的哀简直美爆了😍

咸阳宫赵处长Pliba

【二编】司辰们注意一下,咱的tag是“重返未来伊索尔德”,不要打错tag了

  关于伊索尔德与牙仙的脸部叠图:

  如同,p1是描线原图混合版

  p2、3分别为个人描线

  随后是以左眼,右眼瞳孔为对准点的线条叠图

  后付使用图片(官网及bwiki)

  我认为可以说两位气质相似,相貌给人的感觉相似,或者长得像,但描图、偷懒等说法显然言过其实。另外9的角色均会经过主美的部分修改(牙仙、爱兹拉均如此),因此不能以“画风相似”而评判抄袭

【二编】司辰们注意一下,咱的tag是“重返未来伊索尔德”,不要打错tag了

  关于伊索尔德与牙仙的脸部叠图:

  如同,p1是描线原图混合版

  p2、3分别为个人描线

  随后是以左眼,右眼瞳孔为对准点的线条叠图

  后付使用图片(官网及bwiki)

  我认为可以说两位气质相似,相貌给人的感觉相似,或者长得像,但描图、偷懒等说法显然言过其实。另外9的角色均会经过主美的部分修改(牙仙、爱兹拉均如此),因此不能以“画风相似”而评判抄袭

谚音

按照自己的想法液化了一下

按照自己的想法液化了一下

AKiRa_-

好消息 快过年啦!坏消息 明天上班😀

好消息 快过年啦!坏消息 明天上班😀

山药教主丶💊

我不知道原作者是谁,如有侵权即删。

我不知道原作者是谁,如有侵权即删。

Feminib

卡维是抽到芙的下午抽到的

卡维是抽到芙的下午抽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