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高领麦架 高领麦架 的喜欢 chilefengmidehuahuaer.lofter.com
🤍宴溪🤍

“爸爸请客!!”“爸爸!!”

晰爹:“就凭我的为人,我一定给你们请客,我又不是没干过这事儿……”

“爸爸请客!!”“爸爸!!”

晰爹:“就凭我的为人,我一定给你们请客,我又不是没干过这事儿……”

冰山航线
“你的歌声婉转入云霞”

“你的歌声婉转入云霞”

“你的歌声婉转入云霞”

高领麦架
  挂了两个晴天娃娃,希望重庆...

  挂了两个晴天娃娃,希望重庆不要再下雨了,我好冷

  挂了两个晴天娃娃,希望重庆不要再下雨了,我好冷

阿谱

补发下狗子~p2也是相当久远的摸鱼了,好像是四年前老妈点的生日贺图哈哈哈。

补发下狗子~p2也是相当久远的摸鱼了,好像是四年前老妈点的生日贺图哈哈哈。

冰山航线
总之大概就是一些草莓味……摸之

总之大概就是一些草莓味……摸之

总之大概就是一些草莓味……摸之

钝初
  是谁爱死这个小狐狸了我不说...

  是谁爱死这个小狐狸了我不说

  那个声明一下:因为晰哥说过声音是他的灵魂 所以我爱他的灵魂(doge

  

  是谁爱死这个小狐狸了我不说

  那个声明一下:因为晰哥说过声音是他的灵魂 所以我爱他的灵魂(doge

  

野羊羊

【杨晰】一盏好茶

 实习生杨×档案馆前辈晰

好久没有写过大漂亮和小漂亮的故事啦!!终于又对他们下手了

  

   高杨的茶已经煮好了好一会了,老师还没有来,有些出神地望向岁月斑驳的窗户外,绿树掩映,夏日的青葱反衬得高杨不够有朝气。窗户下路过奔跑的孩童,吵闹却童真,除开近些年财政富余之处,这些公职机关的建筑似乎都是这样,外观老旧却端庄,内里生机却肃穆。捏紧衣袖的手慢慢放松了,不知道王老师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听说在档案馆是极有威望的学者,各单位争先借调的人才,却在周一上班就迟到。

“嘭”,是锁已经出了些问题的会议室大门被推开的声音,高杨本放松的手指瞬间捏紧了,礼貌站起身刚想问好,却在看清来人的瞬间...

 实习生杨×档案馆前辈晰

好久没有写过大漂亮和小漂亮的故事啦!!终于又对他们下手了

  

   高杨的茶已经煮好了好一会了,老师还没有来,有些出神地望向岁月斑驳的窗户外,绿树掩映,夏日的青葱反衬得高杨不够有朝气。窗户下路过奔跑的孩童,吵闹却童真,除开近些年财政富余之处,这些公职机关的建筑似乎都是这样,外观老旧却端庄,内里生机却肃穆。捏紧衣袖的手慢慢放松了,不知道王老师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听说在档案馆是极有威望的学者,各单位争先借调的人才,却在周一上班就迟到。

“嘭”,是锁已经出了些问题的会议室大门被推开的声音,高杨本放松的手指瞬间捏紧了,礼貌站起身刚想问好,却在看清来人的瞬间怔住了。细细的眼尾上挑,薄薄的嘴唇微抿,走近来一股淡淡的烟草味,不难闻,是适宜而礼貌的男人味儿。高杨一直是个极度清醒的人,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比如此刻,他无比清晰的意识到,一见钟情这种不靠谱的事情降临在了他的身上。

王晰有些疑惑的盯着眼前怔愣的漂亮青年看了一会,好在对方很快反应过来了自己的失礼,礼貌的笑容勾起,漂亮的眼眸含水,“王老师您好,我是新来的实习生高杨。”王晰满意点头,“才研一?可得跟着我好好锻炼,我手下带过的硕博都不少,好好学学。”

“是,这一个月要给王老师添麻烦了,我擅自用办公室的茶具煮了茶,您…”高杨递茶的手顿了下,心下懊悔,来之前只听说这王老师资历颇深,只以为是档案馆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却没想到是个如此年轻,甚至称得上一句漂亮的男人,或许一杯手磨咖啡都比这名贵的茶叶更得人心。

手上一松,茶盏被自然地接了过去,陶醉的轻嗅茶香,再细品一口“冰岛老寨,幽,醇,甜。是精品,档案馆可没有这样的好茶。”被这人笑着轻睨,高杨直觉浑身一麻,面上却不动声色,“父亲常常喜欢研究些茶,家中储货不少,您喜欢,改天再给您带些来。”



王晰踩着点打卡上班,还没靠近会议室,一股醇香就远远钻进鼻子里,带着点惊讶推开门,迎接他的依旧是前一日温雅含情的青年,以及他手边的陶壶。

“今天您来的早了些,茶还没煮好,得麻烦您等上一等了。”

王晰无声片刻,失笑,“小高杨,上班第二天就敢讽刺你的直属领导了啊。”

高杨的笑仍然得体,但漫进了眼睛,“怎么敢,我对王老师当然是尊重敬爱的。”

王晰没有再说话,高杨低头轻轻揭盖,凝神查看,漂亮的眉眼被染上了水汽,继而修长的手指合上壶盖,掌在壶身上,缓慢而流畅的端起茶壶倾手一斜,只余下三分之一的茶汤在壶里。白皙的手指端起茶盏递到王晰眼前,“王老师,品一品?”王晰略过他宽大的手,直直对上高杨被茶香氤氲出水汽的眼睛,眼波流转,眉目深深,带着少年清亮的眸子此刻却有让他直觉危险的深黯,藏着股意味深长,王晰心头一阵悸动,接过杯盏飞快逃开高杨的视线。

“今天是…易武茶?汤水含香,回甘生津,是铜菁河?不对,落水洞?也不是……这第二泡又和第一泡明显不同的鲜…”

高杨眉眼弯弯,“王老师,品出来了吗?”

王晰突然一瞪,“我比你多活的十多年难道是白活的,好茶要细品!”

高杨不言,只是含笑欣赏王晰柔和中藏着锐利的眉毛烦恼地蹙起,全当看不见他不经意飘过来的眼神,坏心眼地拒绝给王老师解围。

王晰心里恨恨,暗道高杨怎么不如昨天第一天实习那么机灵了,也不知道给他个台阶下,瘪嘴妥协,“行了,知道你小高杨厉害,你打败我三十多年的人生阅历了,行了吧?”

  

哄小孩的语气,却带着赌气的可爱。

  

“这是易武新贵蟒蛇菁,好山头提前一年就被订完了,市面上买不到是正常的,王老师也不必妄自菲薄,您品过的好茶可不少了,”顿了下,清亮的嗓音里带了些低笑“人生阅历亦然。”

王晰嗤笑,“你少在那儿讽刺我了,快点工作。”雷厉风行走到角落开始给档案印上年份章,却怎么也压不住那点笑意。


正随手给档案编号,那头高杨轻飘飘的声音进入了耳朵,“王老师怎么也不带婚戒,不怕师母不高兴吗?”语气很淡,听起来似漫不经心,随口一问,他手下动作一顿,“单着呢,连个对象也没有,”迟疑了一会,也似是随口回问,“小高杨这样长得帅的学霸肯定在学校不缺追求者吧?校园恋爱?”

高杨笑了出来,听起来很是愉快,“王老师想多了,一个追求者也没有…不过,王老师是不是在夸我帅呢。”王晰一滞,热意满上耳廓,不肯再开口了。



一开始高杨说要给王晰带茶,他也没当真,只当这小孩只会带个一两天意思意思就得了,毕竟好茶名贵,要是天天这样投喂他,高杨父亲再多珍藏只怕也会气个半死,况且好茶之人对好茶的收藏心理就如同集邮爱好者对限量版邮票的珍视,只怕是舍不得把自己库存对外人大大敞开。只是没想到高杨还真就每天都在带茶,换着花样,从曼松王子山到易武百花潭,从曼糯古茶到老班章,王晰时常想自己被养刁了嘴,以后怕是喝不下办公室的茶包了。

不由带着些嗔怪埋怨着,“你说你只来实习两个月,天天陪我品茶煮茶的,我离不开你了可怎么办,你们这些实习生……”

  

“那就别离开了。”

  

王晰脑子一空,“你说什么?”

“王老师三十几了还没有对象家里不着急吗?”

王晰隐隐有些预感,又不敢确认,只谨慎回答,“是有点着急,但是三十几还年轻,我不——”

高杨打断了王晰,“晰哥,你看我怎么样?”

“你的意思是?”

“实习档案员下线换一个实习男友上线。”


王晰脸通红,他自觉又在这个小了他不少的年轻后辈面前丢了面子,想拿乔,开口却是“那…那不能是正式男友吗?为什么非得实习。”

高杨呆愣了好一会,到王晰都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到羞愤欲死后高杨终于回过神来,爽朗的笑声和往日温和但始终克制着的青年形象完全不同,“我这不是怕王老师您不愿意接受嘛,既然这样,那就王老师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王晰又悸动又觉得丢人,转身就想走但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拦腰箍住,“别不理我啊,男朋友。”

他回头瞪身后人一眼,瞪着瞪着却没忍住笑了出来,“知道了,男朋友。”

崎仟
这张好像晰哥,谁懂😭😭

这张好像晰哥,谁懂😭😭

这张好像晰哥,谁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