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尽归叶 尽归叶 的喜欢 cloudset.lofter.com
URURU

目录

一切看不到的章节指路置顶,走微博。

除带卡外都是无CP。

本列表可转载。

连载中:

【带卡】势同水火 合集入口

(配图:01 02 03

【佐+卡·粮食向】Vice Versa 合集入口 

已完结:

————中长篇————

【带卡】男朋友风评已被害死怎么破 合集入口

(配图:01

【带卡】世界之敌(含番外) 合集入口

(配图:合集01 02 03 04 05 06 07

【带卡】没有麦田的稻草人 目录及各章节链接

(配...

一切看不到的章节指路置顶,走微博。

除带卡外都是无CP。

本列表可转载。

连载中:

【带卡】势同水火 合集入口

(配图:01 02 03

【佐+卡·粮食向】Vice Versa 合集入口 

已完结:

————中长篇————

【带卡】男朋友风评已被害死怎么破 合集入口

(配图:01

【带卡】世界之敌(含番外) 合集入口

(配图:合集01 02 03 04 05 06 07

【带卡】没有麦田的稻草人 目录及各章节链接

(配图:合集01 02 03

【卡卡西中心】生前身后 目录及各章节链接

(配图:01 02

————系列短篇————

【带卡】幻い夢 01

【带卡】人形劇 01

【带卡】叶えた夢 01

配图:01
————————
【带卡】笼目歌 01

【带卡】小小的手心 01 02 03

(配图:01
————————
【带卡】英雄已死 01

【带卡】亡者的自白书 01

(配图:01 02
————————
【带卡】地狱之光 01 02 03 

【带卡】带土成为火影的日子 01

【带卡/七班】明灯之影 01 02 03 04

(配图:01 02 03

————独立短篇————

【带卡】好爸爸 01

【带卡】温柔乡 01

【带卡】进退两难 01 02

【带卡】オレオレ诈欺  01

【带卡】四战战犯宇智波带土进行劳动改造的第一天 01

【带卡】比良坂怪谈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配图:01 02 03 04 05 06) 

【带卡】我把你当英雄你却想当我爹 01

【带卡】除妖祭 01

【带卡止鼬】一份儿童便当引发的战争 01

【带卡】卡卡西与卡卡西与卡卡西与卡卡西 01 02 03 04 05 06

(配图:01 02

【带卡】泡沫 01

【带卡】交换 01

【带卡】附骨 01

【带卡】Sleeping Beauty 01

【带卡/带土中心】去看海吧 01

【带卡】嘘 01 02 03

【带卡】Make Me Feel Alive 01

【带卡】红莲 01 02 03

(配图:01 02

【带卡】野炊有风险 01

【历代火影/七班】心火相传 #1 #2-1 #2-2

【带卡】两个人的旅行 01

【带卡】心照不宣 01

鸣+卡·粮食向】狐狸与猎犬 #1-1 #1-2 #1-3

【带卡】入埃及记 全文指路置顶微博

【带卡/七班】失忆症 01

【带卡】最后的二十四小时 01

【带卡】关于晓乐队主唱的二三事 01 02 03 04 05 05.5 06(本章走微博)

(配图:01

【带卡】宇智波的赠礼 01

【带卡】黎明之前 01 02 03

【带卡】千鸟的绝响 01 

【带卡】催眠 01

【三忍/旗木父子】独活 01

【卡+鸣·粮食向】面具 01 02 03

【七班中心】与过去相遇 01 02 03

【四+卡·粮食向】后日谈 01 02 03

————译文————

【七班/水门班】活下去的三个理由 01 02 03 04 05

【卡卡西中心】命运的隐星 见可疑的猫猫

【带卡】流血的世界 01

缘更:

【带卡】鱼游入深海 合集入口

(配图:01 02 03 04 05 06 07 08

坑:

【卡卡西中心】黑鸢 01 02 03 04 05 06

(配图:01 02

【带卡】败犬 01 02

(配图:01 02

【带卡】Abyss Gazes Back 01

(配图:01

一点微小的贡献:

带卡本传+博人传+小李忍传出场整理

产粮要产粮!
  大公生日快乐!今年份的缺德...

  大公生日快乐!今年份的缺德生贺图hhhh

  大公生日快乐!今年份的缺德生贺图hhhh

克查

在地上翻滚的帕帕突然之间来了个鲤鱼打挺


在地上翻滚的帕帕突然之间来了个鲤鱼打挺


太阳系デスコ

【不蒋道李】狂热忏悔

对不起我是OOC废物。

歌很好听。但是字数好少,我很难过。

不发喜居,全文会放在notion。

勿上升真人!

——————————————————————————————


咚。咚。咚。

遥远的方向传来脚步声攥紧他的神经,已经是条件反射般地把他从梦境里拽出,清醒的寐意是灰白色的,而现实呢,是暗黑色的。

太熟悉了,那脚步声只可能属于一个人,所以连睁眼迎接的必要都没有。

脚步停在他的床前,而后冰凉的触感爬上他的脸颊,像一条嘶吐信子的蛇逡巡着,带着寒意后呼出的热气,没有声音,但是他知道危险迫近。

一个惊醒,眯着的双眼撑开一条缝。

黑暗中的人影探下身来,濡湿冰冷的唇接触到他的......

对不起我是OOC废物。

歌很好听。但是字数好少,我很难过。

不发喜居,全文会放在notion。

勿上升真人!

——————————————————————————————



咚。咚。咚。

遥远的方向传来脚步声攥紧他的神经,已经是条件反射般地把他从梦境里拽出,清醒的寐意是灰白色的,而现实呢,是暗黑色的。

太熟悉了,那脚步声只可能属于一个人,所以连睁眼迎接的必要都没有。

脚步停在他的床前,而后冰凉的触感爬上他的脸颊,像一条嘶吐信子的蛇逡巡着,带着寒意后呼出的热气,没有声音,但是他知道危险迫近。

一个惊醒,眯着的双眼撑开一条缝。

黑暗中的人影探下身来,濡湿冰冷的唇接触到他的,仿佛凹凸并和的符信,它的归宿就在此。他想说话,被那人封缄,侵犯性地、占有性地、抑或是不容置喙地,从他这里索取一个吻。他被汲取得窒息,伸出手捏紧了那人肩上的衣领,同样是寒冷潮湿的。

……

产粮要产粮!
  给cp准备的无料本封面~然...

  给cp准备的无料本封面~然后上海cp就延迟了~悲~

  给cp准备的无料本封面~然后上海cp就延迟了~悲~

克查

我这回是捅了橘子窝了,各色橘猫任君品鉴。

您能数出来一共几只么?


我这回是捅了橘子窝了,各色橘猫任君品鉴。

您能数出来一共几只么?


有没有饭啊有没有啊有的话来口啊

讨好。


—————————————

p2我流ooc白灰

脑一点蝙蝠侠的隐忍+识时务(

总感觉布鲁斯应该很懂白超喜欢什么,超超虽然依然冷漠.jpg但是确实被取悦到了

(下一秒就被反压do个爽

白灰虐文看多了肝疼…就要宠猫不自觉的白美丽!


—————————————

再摸爷是狗!真消失了

讨好。






—————————————

p2我流ooc白灰

脑一点蝙蝠侠的隐忍+识时务(

总感觉布鲁斯应该很懂白超喜欢什么,超超虽然依然冷漠.jpg但是确实被取悦到了

(下一秒就被反压do个爽

白灰虐文看多了肝疼…就要宠猫不自觉的白美丽!


—————————————

再摸爷是狗!真消失了

鹿易61

金星是太阳系里,是和“地狱”最像的星球。

  

  金星不仅在宗教传说里是坠落到地狱的“路西法”的象征,身上的环境对人类来说如同地狱:

● 平均气温超过460℃,可以把人烤焦

● 时常会下硫酸雨,让人淋个“酸爽痛快”

● 金星大气压堪比地球千米深海压力,五脏六腑都给你压烂

  

  所以,这位小明星的真实身份,可是一只大恶魔!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想去地狱旅游吗?那就到金星身上看看把☆~”

金星是太阳系里,是和“地狱”最像的星球。

  

  金星不仅在宗教传说里是坠落到地狱的“路西法”的象征,身上的环境对人类来说如同地狱:

● 平均气温超过460℃,可以把人烤焦

● 时常会下硫酸雨,让人淋个“酸爽痛快”

● 金星大气压堪比地球千米深海压力,五脏六腑都给你压烂

  

  所以,这位小明星的真实身份,可是一只大恶魔!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想去地狱旅游吗?那就到金星身上看看把☆~”

鹿易61

 有些星啾的腰子勒都勒不动,有些星啾一勒就是个大美鸟🌚 

  

 有些星啾的腰子勒都勒不动,有些星啾一勒就是个大美鸟🌚 

  

夏蟲cypher
君埋泉下泥销骨 我寄人间雪满头...

君埋泉下泥销骨 我寄人间雪满头

  

追白鸟《图我情真》

君埋泉下泥销骨 我寄人间雪满头

  

追白鸟《图我情真》

云霓

我怕来不及

我想抱紧你

我怕来不及

我想抱紧你

月梢

【少爷和我】管家为何那样 下

*少爷和我 节目衍生,纯属虚构。

  

  

  

  

  

  

  *summary:刘波有个好管家,痛并快乐着。

  

  

  

  

  

  

  刘波在街上打听自己的事情,龙傲天在街道拐角看了满眼。

  

  

  “龙少爷,要不然你还是把这些事情都告诉少爷吧,其实少爷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怂包。”

  

  

  “女人,你在玩火。”

  

  

  龙傲天回头看了一眼小李,对方很自觉地比划了一个闭嘴的手势,这个女人虽然很特别,但自己不喜欢任何人来干涉自己的行动。

  而且自己当初多看小李一眼,主要是因为她知道很多的事情。...

*少爷和我 节目衍生,纯属虚构。

  

  

  

  

  

  

  *summary:刘波有个好管家,痛并快乐着。

  

  

  

  

  

  

  刘波在街上打听自己的事情,龙傲天在街道拐角看了满眼。

  

  

  “龙少爷,要不然你还是把这些事情都告诉少爷吧,其实少爷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怂包。”

  

  

  “女人,你在玩火。”

  

  

  龙傲天回头看了一眼小李,对方很自觉地比划了一个闭嘴的手势,这个女人虽然很特别,但自己不喜欢任何人来干涉自己的行动。

  而且自己当初多看小李一眼,主要是因为她知道很多的事情。

  

  

  很多刘波的事情。

  

  

  当龙傲天知道这位保姆从小和刘波一起长大的时候,心里还是产生了一些波动的,有这样一个女生对那那个人如此熟悉,是一个可以了解刘波的好途径。

  不太幸运的是自己对女人过敏,龙傲天不想靠近任何一个女人,自觉与不自觉的接触都会让龙傲天想起自己的两个妈。

  

  

  亲妈寡言,后妈也寡言。

  

  

  亲妈寡言,因为对家里的一切都无言以对,后妈寡言,因为言多必失——她们俩的寡言导致龙傲天十八岁的时候才知道,所谓的孤儿,原来是自己的亲弟弟。

  于是龙傲天也变得寡言——大概没有人经此一事还能心态平常,他也才意识到自己的天真,那个男人,他的父亲,原来可以把私生子假模假样地当作路上偶遇的孤儿带回家来——恐怕还只有自己当了真。

  可又为什么不能有一天一地一双人,自有记忆起母亲常常独来独往,自己儿时因为因为难得的弟弟做玩伴常常不顾时间,很晚才回到他们的院子,母亲从未说过什么。

  母亲的离世,也平淡得近乎无人知晓——八卦小报甚至认为龙家一直以来都是同一位女主人当家。而那位胞弟的生母,称一句后母也只能算是礼节。

  

  

  当然那时龙傲天也同样不理解,抢另一个女人的男人有什么意思。

  

  

  所以面对小李,龙傲天是犹疑过的,不知道这位“保姆”是否真的只是一位保姆,小李似乎带有刘家仆人的一贯特征,思维简单,很容易相信别人——龙傲天见到刘波之后才意识到,主家的性格影响了家里所有人。

  小李和老管家一样,见到自己也露出了和别的女人类似的表情,就仿佛真的能见微知著,看到自己这张脸就能认定是个好人,于是竹筒倒豆子一般讲了很多刘波的事情——细节到小时候尿床被夫人要求自己洗床单,最后发现这位少爷只是把床单挂在晾衣绳上试图自然风干,忽略了东北的气温,床单结了一层薄冰晚上又受了凉发烧,哈哈哈哈哈——

  

  

  龙傲天看着小李讲到开心处毫不留情面地大笑,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了几分,然后发现他们俩这样对坐着,仿佛也没引起自己的不舒服。

  那时候龙傲天沉浸在这世界上出现了一个女人不会让自己过敏,后来才意识到一切的起因是刘波,讲到刘波的时候,他自己会忘记一切其他的事情,更不用提面前的是个女人。

  小李在保姆做管家许多年,心思虽然比较单纯,但脑袋比较灵光,可能是在大家族的打磨,也可能是在市场上采买的逐渐成长,总之,算是一个还不错的合作伙伴。

  

  

  自己和小李合作的主要事项,是守护刘波,当然,龙傲天对小李换了个说法——是时候报答主家了,毕竟是刘夫人,也就是刘波的母亲把小李带回刘家才过上些好日子的,所以现在有一个守护刘家的机会摆在小李面前,于是这个单纯的女人很快应了下来,全然不知这背后的凶险。

  

  

  

  

  

  

  

  

  

  

  关于欧阳的事情的源头还是怪自己。

  

  

  这座公馆本来就是自己的家产,直到自己十八岁出国留学之前一直如此,后来的变故让他实在无法面对父亲,面对那所谓的胞弟,独自一人出了国。

  龙傲天刻意地忽略任何来自国内的消息,学成归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生活了小二十年的土地处于一片水深火热之中。

  再回到家里的时候,公馆里只剩下自己的好弟弟,父亲去世的事情龙傲天是知道的,当时处于自己学年末的假期,但最终也没有回来——龙傲天直到现在也没能理解自己对父亲的恨意,就那样存在着,无法忽视,无法释怀。

  好弟弟对自己的出现很是殷勤,后妈在父亲去世一年也撒手人寰,那个寡言的女子很年轻,龙傲天看着空荡的公馆心里也有一丝震惊,他已经不太适应和弟弟的亲密关系,只是拿了遗嘱又离开了。

  

  

  遗嘱上写,公馆留给了自己,财产留给了弟弟。

  

  

  龙傲天平淡地看着这几行,上海滩不计其数的产业和一座公馆又有什么可相比的呢。他以为弟弟会在自己回来之后自觉地离开这座房子,然后发现对方伪造了房契把这栋公馆转卖给了刘波——那时刘家的老管家先行到上海置办产业。

  他找弟弟追回了钱款,后又联系上老管家自称自己本就是这公馆的管家,前前后后安置妥当来到了刘波身边——刘家已经在上海有些地位,龙傲天觉得自己这时站出来说这样一个家族被地头蛇骗了似乎不太好。

  

  

  龙傲天不明白自己离开的几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家中虽有矛盾,但毕竟是上一辈人的事情,骗了刘波的毕竟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龙傲天也只当弟弟心里不快,没把事情想得复杂。

  他对这位刘少爷有着不少的同情和愧疚,所以当管家的时候龙傲天习惯性地事事挡在前面,虽然已经与弟弟道不同不相为谋,龙傲天仍旧觉得那个儿时喜欢跟在自己身后跑来跑去的小豆丁无论如何也不会调转枪口正对自己。

  

  

  然而弟弟就是这样站在了对立面,甚至是站在了大多数人的对立面上。

  

  

  刘波被弟弟埋伏的人打中了肩膀,脑袋碰到了地,淤血让对方失了忆,记忆停留在老管家,一切都很突然,龙傲天后来查了很久才知道弟弟其实是冲着自己来的——打伤自己,是弟弟/投/敌/的投名状。

  

  

  误伤刘波是个意外。

  

  

  从那时起龙傲天有些消沉,在老管家和小李的帮助下又回到刘波身边当管家,刘波把伤只当是生意场上的摩擦,自己不知从何说起。

  于是龙傲天被这些意外困扰着更加寡言和封闭,他常常用真心对待别人,结果只剩下自己狼狈地留在原地,消沉的时候用吸/烟来试图解脱,久而久之,胃病也找上门来。

  

  

  其中也有插曲,那次的袭击以误伤刘波被打断,却并不是结束,某个平常的夜晚龙傲天直接被从家里抓走关进了漆黑地下室——什么武打水平也抵不过这样的突然袭击,对方认定自己手里有资源有秘密,尝试各种手段逼供。

  事实上龙傲天什么也不知道,他看着地上蔓延的大片血迹有些后悔——熊猫血没那么好找配型的,自己至少应该把这些跟刘波说个大概,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突然离开,只是刘波身边的一个过客。

  

  

  而昏迷之时他隐约有人问他是否要做个交换以返回人间。

  

  

  龙傲天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不敢相信,他毕竟是个接受了/唯/物/主/义/教/育/又/留/过/洋/的人,实在无法相信这种离奇的事情——最后把一切归结于自己的执念太深,求生欲望比较强烈。

  小李进行了佐证,她和少爷就是在院子里捡到了仿佛从天而降的龙傲天,而自己身上的伤可怖到城里近乎没有医生敢医治。

  然后出现了一个自称是龙傲天朋友的医生,人狠话不多,把龙傲天包了个结实之后挥一挥衣袖留下了医嘱:让刘波抱着自己待一会儿就好了。

  龙傲天听着小李转述这些的时候是真心希望这个女人在胡说八道的,然而刘波十分认真地说,是这样的,当时是死马当活马医的,后来龙傲天康复了他却再也找不到那位医生——刘波把这些东西记那么清楚干什么,怎么没想起点他自己失忆忘记的事情呢。

  

  

  直到这次和欧阳发生冲突之前,生活还算平静,龙傲天也不知道自己付出了什么,而那天久违的胃痛又晕倒在刘波怀里之后,真相如同潮水一般涌入了脑袋。

  

  

  每当龙傲天用真心对待别人却没有换回真心的时候,他会胃痛到昏迷——这是老毛病;交换的代价是在梦中窥见未来,眼睁睁地看着而无法改变的痛苦。

  他被迫地用永恒的无能为力的痛苦,交换了重返人间的机会。这次和欧阳交手后受伤晕倒在刘波怀里,入梦的是一片昏沉,烟雾缭绕,天地无应,什么也看不清。

  

  

  

  

  

  

  

  

  

  

  “傲天,你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小李——该死的!怎么能让少爷亲自去市场买菜呢?”龙傲天接过刘波手里的东西转交给了保姆。

  

  

  “傲天,你有没有什么瞒着我的事情?”

  

  

  “少爷——您失忆了!”

  

  

  “我今天没失忆!”

  “少爷,我为您打造的商业帝国,您不满意吗,我是真心为了您啊!”

  “傲天。”刘波慢慢地说,“我想知道究竟怎么了,商业帝国,我没那么在乎,何况这些都是你的功劳。”刘波把自己连日来的所有疑惑竹筒倒豆子般说了出来,龙傲天沉默了几秒,连小李听到动静都出来询问他们俩是不是吵起了架。

  

  

  “少爷。”龙傲天紧紧盯着对方的一双眼,刘波无辜的表情显然没有做好接受事实的准备,“是您忘了。”

  

  

  忘了小仓库里的箱子是攒出来的/金/条,忘了自己的香水是喜欢的橘子味道,也曾夸自己这套从欧洲带回来西装好看,忘了很多他们相处的细节。

  也忘了很多生意伙伴的真面目,比如欧阳在私下早已经和他们是合作关系,只是明面上装作不对付,而合作的契机则是共同对抗王世昌这个敌人的走狗——国/仇/家/恨/之间,总有轻重缓急。

  刘波失忆之前自己在刘府做了半年管家,龙傲天习惯了自己身边的这位有点天真有点怂的少爷,关系未定但越界的事情不是没做过,随着那人失忆全部归了零。

  所以很多事情从刘波脑子里抹去了,身体还有着肌肉记忆,刘波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从背后探身看自己手里的东西,也能在仓库那晚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姿势倒在自己怀里安稳睡去。

  

  

  龙傲天每一次提醒刘波不要越界,其实都是在提醒自己面前的少爷并不是从前的刘波,很多他俩曾经的谋划,只能自己一个人去做。

  自己所有引以为傲的标准在刘波面前都化作了云烟,放在以前都是不可想象的。

  

  

  “少爷,我可以爱得轰轰烈烈,也可以走得干干净净,这一切都取决于你。”龙傲天深吸了一口气,“但还请不要怀疑我的真心。”

  

  

  刘波显然被自己一番话惊到了,甚至连小李在旁边都顾不上,“傲天、你、没必要,我没有责备的意思,不用编这些——有什么佐证吗?”

  “少爷,你在欲擒故纵吗?”龙傲天看着刘波的表情迅速改了口,“或许,那儿有块胎记?”

  

  

  “啊啊啊——我只是一个本本分分的保姆啊,为什么要让我听到这些——”

  

  

  龙傲天把玩着扇子看着刚刚凑在这里看热闹的小李瞬间跑开。一辈子那么长,等等少爷几年又算什么呢,“我做事从来不考虑后果,这些说了的话也不会收回,请少爷收好。”

  

  

  “那、那些可以放一放。”刘波有些局促,笨拙地转换了话题,“王老板怎么办。”

  

  

  “天凉了,该让王家破产了。”龙傲天推了推眼镜。

  

  

  

  

  

  

*参考文献:《霸总经典语录》

*给孩子一点评论吧~

*激情创作有很多不足,感谢包容~真心感谢大家对这篇的喜爱!